帝國:全軍破敵-普魯士




(1701年至1918年的普魯士國旗)



普魯士(Prussia)是歐洲歷史地名,一般指17世紀至19世紀間的普魯士王國。

從法理上說,普魯士這塊地方並不屬於德意志神聖羅馬帝國的疆界範圍,只是因為後來布蘭登堡選帝侯合併東普魯士,普魯士王國作為整體才成為德意志帝國的一部分。

在中世紀早期,普魯士這塊地方是蠻荒之地,古代的居民為古普魯士人,所使用的普魯士語屬於波羅的語族,與拉脫維亞人和立陶宛人屬於同一種族。

10世紀時候,布蘭登堡就已經由薩克森公爵獅子亨利建城,此後在不同的家族之間繼承和易手。12世紀時,德國人的殖民運動開始進入波羅的海東岸地區。

1170年,波美拉尼亞的索比斯勞公爵在普魯士地區建立了第一個殖民地,即但澤附近的奧利瓦修道院,1224年該修道院被普魯士人焚毀。

1226年,波蘭國王之子、馬佐維亞公國首領康拉德公爵(條頓騎士團成員)的領地也遭到普魯士人襲擊,以此為契機,條頓騎士團在普魯士地區發動了為時近200年的東征運動,先後建立托倫、馬林堡、庫爾姆、埃爾平等要塞,普魯士成了條頓騎士團的地盤,德意志人、波蘭人、立陶宛人和歐洲其他民族紛紛前來移民。

條頓騎士團迫使其皈依基督教,使用德語。16世紀後,普魯士人同化於德意志等民族,所使用的普魯士語也逐漸消失。

條頓騎士團統治下的普魯士地區在名義上屬於教宗領地,但教宗只享有名義上的宗主權。為了吸引定居者,條頓騎士團依據漢薩同盟法律,在其領土上興建了一系列自由市。

1379年條頓騎士團加入漢薩同盟。

1370年波蘭王室絕嗣,1386年波蘭國王的女兒海德維希嫁給立陶宛大公,波蘭與立陶宛聯合,此後對扼守其出海口的條頓騎士團發動了一連串的進攻。

1410年7月15日,條頓騎士團在著名的坦能堡大戰中慘敗於波蘭國王,此後騎士團與波蘭、立陶宛的戰爭一直處於下風。

1466年結束戰爭的《托倫條約》(Dorn)規定,騎士團除賠款600萬格羅申外,還要將普魯士一分為二,西普魯士併入波蘭王國,東普魯士仍由騎士團統治,要對波蘭國王稱臣,成為波蘭的附庸國。

1512年,來自布蘭登堡霍亨索倫家族的阿爾布萊希特(Albrecht)被選為條頓騎士團總團長,他是布蘭登堡選帝侯的近親。

在馬丁·路德的影響下,1525年他宣佈改信路德宗,從而切斷了與騎士團名義宗主羅馬教廷的聯繫,隨後宣佈解散騎士團,改為普魯士公國 (Ducal Prussia) ,阿爾布萊希特自任普魯士公爵,成為臣服於波蘭最高權力之下的世俗君主。

1618年,阿爾伯特之子阿爾伯特·弗里德里希死後無子,普魯士公國遂由其長女之夫、布蘭登堡選帝侯國的約翰·西吉斯蒙德(屬霍亨索倫家族)繼承,建立了布蘭登堡-普魯士公國。此舉為霍亨索倫王朝日後發展奠定了基礎。

1660年的瑞典-波蘭戰爭中,布蘭登堡大選帝侯腓特烈·威廉取消了波蘭對普魯士的宗主權,並建立起中央集權的政治制度。

e0040579_965544.jpg三十年戰爭之後,布蘭登堡開始經營一支小型的軍隊。1655年第一次大北方戰爭爆發,布蘭登堡一開始作為瑞典的盟友參戰,擊敗波蘭,從此布蘭登堡擁有東普魯士的完全主權,不用再向波蘭國王稱臣。

1672年,法荷戰爭和第三次英荷戰爭爆發。瑞典是英法的盟友,而布蘭登堡軍隊則是神聖羅馬帝國軍隊中的一支。

1640年繼位的布蘭登堡選帝侯腓特烈·威廉一世在Fehrbellin戰役中擊敗瑞典,從此號稱「大選帝侯」。1688年「大選帝侯」腓特烈·威廉病死,傳位與子選帝侯腓特烈三世。

18世紀伊始的1701年,布蘭登堡大選帝侯腓特烈三世(Friedrich III,腓特烈·威廉之子)支持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向法國波旁王朝宣戰,藉以換取國王稱號。

1月18日,腓特烈三世在柯尼斯堡加冕成為普魯士國王腓特烈一世(Friedrich I),自此,普魯士作為一個王國才正式存在,並從此展開了普魯士王國200多年的顯赫歷史。

e0040579_1252150.jpg由於繼承了條頓騎士團的軍事專制傳統,普魯士的軍隊向來以紀律嚴明、教育素質高著稱,尤其是腓特烈二世(即腓特烈大帝)以驕勇善戰著稱。他在1740年繼承王位,即位7個月之後即進攻西里西亞,從而引發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

通過戰爭,腓特烈二世樹立了「軍事天才」的個人榮譽,並將普魯士變為一個軍事國家。腓特烈二世同時還從伏爾泰那裡接受了啟蒙主義思想,改進司法和教育制度,鼓勵宗教信仰自由,並扶植科學和藝術的發展。

到1786年腓特烈二世去世時,普魯士已經成為歐洲強國之一,其行政機構的高效率和廉潔為歐洲之首。

腓特烈二世的侄子腓特烈·威廉二世繼承王位後,先後購買了安斯巴赫侯國和拜羅伊特侯國,並對波蘭進行了第二次和第三次瓜分。

e0040579_921356.jpg法國大革命後,普魯士參加反法同盟,但敗於法軍,被迫在1795年同意法國兼併萊茵河以西的普魯士領土。

其子腓特烈·威廉三世(1797年即位)於1806年10月參加反法戰爭,隨即在耶拿敗於拿破崙,被迫逃往柯尼斯堡。

1807年普魯士和法國在涅曼河的提爾西特締結和約,普魯士割讓16萬平方公里土地,包括普屬波蘭的絕大部分領土(第二次、第三次瓜分波蘭所得,以及第一次瓜分波蘭所得領土的南半部),以及易北河以西的全部領土,並賠款1.3億法郎。

1806年慘敗後,普魯士首相卡爾·施泰因開始推行改革,其措施包括讓公民參與政治以喚醒其民族主義情感;釋放農奴;實行地方自治;改組中央政府機構等。

1809年在柏林創辦了腓特烈·威廉大學(柏林大學),同時格哈德·馮·沙恩霍斯特開始對普魯士軍隊進行改革。此後普魯士的愛國主義情緒高漲。

1812年冬,拿破崙軍隊自俄國敗退,普魯士遂於次年再度參加反法同盟,於1813年3月17日對法國宣戰,10月24日,普、奧、俄三國聯軍在布呂歇爾格奈森瑙指揮下在萊比錫大敗法軍。1815年普軍在滑鐵盧再度擊敗法軍。

根據維也納會議的領土調整,普魯士疆域自默麥爾河延至萊茵河,成為德意志邦聯內德語居民占優勢的唯一強國,以及歐洲列強之一。

由於普魯士在短短二百年內崛起並統一德國,建立了德意志第二帝國,所以普魯士有時也是德國近代精神、文化的代名詞。。(維基百科)
[PR]
by cwj36 | 2013-06-17 17:34 | 【腓特烈Total War】

腓特烈大帝 Total War



窮兵黷武 無堅不摧

普魯士之鷹






「條頓騎士團 (Teutonic Knights)」領地→普魯士公國→勃蘭尼堡馬克( Mark of Branibar)→勃蘭登堡( 十二世紀 Brandenburg)→霍亨索倫家族(Hohenzollern)勃蘭登堡—普魯士邦(勃蘭登堡大選帝侯)→1701年普魯士王國

原係神聖羅馬帝國裡的諸侯國普魯士腓特烈大帝在國內實施「權大於法」的統治,在國際上則奉行「強權即公理」的準則。

腓特烈大帝在戰場呼喊著:「不要在乎身旁倒下的同伴!前進前進!用你們的刺刀讓那些懦夫們心生膽怯!前進前進!用你們子彈讓他們畏懼你們勇氣!前進前進!你們是最強大的士兵!!」

腓特烈大帝信奉「國家利益至上」,大力推行重商主義政策,從而為普魯士帶來了龐大的財源 ,從而也將普魯士帶上了強權之路。

腓特烈大帝曾說:「假如你喜歡別人的領土,那你就把它拿過來。而替掠奪辯護的法學家總是可以找到的。」

普魯士透過戰爭手段擴大了自己在神聖羅馬帝國內部的領地,強化了自己在帝國內部的強權地位,終於形成了帝國內部普奧爭霸的局面,普魯士(霍亨索倫家族)也和奧地利(哈布斯堡家族)一樣成為歐洲政治多極化中的一極。



v:腓特烈大帝 Total War

:「JOIN WTFM NOW~」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1-03 16:38 | 【腓特烈Total War】


17世紀歐洲陸戰之神腓特烈大帝的老爸~
腓特烈·威廉一世 Friedrich Wilhelm I
他雖然窮兵黷武~又喜歡"大個子"!
但他卻從沒有真正打過一次仗



e0040579_9211721.jpg腓特烈·威廉一世(Friedrich Wilhelm I,1688年8月14日-1740年5月31日),布蘭登堡選侯普魯士「裡的」國王(König in Preußen),綽號「軍曹國王」(Soldatenkönig)。

腓特烈一世(Friedrich I)第2次結婚所生之次子(長子腓特烈·奧古斯特(Friedrich August,1685年10月6日—1686年1月31日),早夭。) ,腓特烈二世之父。

他的父親腓特烈一世成功地使普魯士變為一個王國,而他本人則大大加強了這個王國的軍事力量。


(:這麼多腓特烈會搞混吧!

腓特烈一世腓特烈·威廉一世腓特烈二世(大帝)。

普魯士武力兼併了所謂的波蘭-普魯士(西普魯士)後。從此腓特烈二世自稱「普魯士之國王」(König von Preußen),而不是像其兩屆前任,稱自己爲「普魯士裏的國王」(König in Preußen)。)

腓特烈·威廉一世是布蘭登堡選帝侯兼普魯士公爵腓特烈一世與漢諾威選侯恩斯特·奧古斯特的長女索菲·夏洛特的次子。

在他13歲時,他的父親得到了國王的稱號,他成為了普魯士王儲。他曾參加了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1713年2月25日,父親腓特烈一世去世,他即位成為國王。

腓特烈·威廉一世剛登基,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結束。4月11日普魯士與法國簽訂了《烏得勒支和約》,得到了格爾登上區,和法國、瑞士邊境附近的納沙泰爾、瓦倫金兩個侯國。

腓特烈·威廉一世實行極端的軍國主義政策。他大大加重賦稅,把普魯士軍隊從3.8萬人增加至8.3萬人(占人口的百分之四),由此普魯士成為歐洲第三軍事強國。

腓特烈·威廉一世在位時,與奧地利、英國關係冷淡,只與法國結盟。

腓特烈·威廉一世的普魯士參加了反對瑞典霸權的大北方戰爭,但所得甚微。只是由於彼得大帝的俄羅斯打敗了瑞典,腓特烈·威廉一世得到了直到奧得河河口的波美拉尼亞。

腓特烈·威廉一世是一位性格嚴厲窮兵黷武的戰士國王,他以極其粗暴的軍人作風對待臣民,把軍事訓練的嚴酷推向極至,但是也為普魯士日後的擴張準備了堅實的軍隊和經濟基礎。

腓特烈·威廉一世時期普魯士軍紀嚴格,校閱軍隊成了他最大的消遣。

e0040579_8561116.jpg1733年,實行分區徵兵制,並強迫農民當兵,提供半數的兵源,另一半為外國雇傭軍。

他還有一個巨人擲彈兵團﹝Potsdam Giants 或Potsdamer Riesengarde" ("giant guard of Potsdam 又有"Lange Kerls" ("Long guys"大個子.之稱﹞:他派人從歐洲各地綁架身高偉岸的平均216CM的巨人,編入一個特殊的擲彈兵團,從北海到地中海整個歐洲身高特殊的巨人都有可能被他騙去或者搶去。巨人擲彈兵團主要作用是做為王國儀仗隊用。

日後其子腓特烈二世一上臺,就解散了父親的怪癖巨人擲彈兵團(但留一個中隊作儀仗護衛紀念腓特烈·威廉一世)。

身材高大的女人也不安全,常常被收集來與這些巨人配對,以產生下一代巨人。

1709年普魯士東部發生鼠疫,人口驟減。腓特烈·威廉一世重新移民,使東部再度繁榮。1719年,他解放自己領地上的所有農奴,廢除世襲租佃制度。他提倡重商主義,發展工業。1717年實施全國小學義務教育。

(:1717年普魯士就實施全國小學義務教育...臺灣要到等到日治時期1943年,台灣地區公學校正式改為6年制的「國民學校」,當時全台灣的6-12歲義務教育普及率高達七成以上,進入文明國家之列。)

腓特烈·威廉一世鄙視學問,他在普魯士禁止法國文學、拉丁文和音樂。由於他生活簡樸吝嗇,又捨不得在經濟文化建設上花錢,人稱「乞丐國王」。

由於腓特烈·威廉一世對王太子腓特烈二世(史稱腓特烈大帝)過分苛刻,禁止他接觸法國文學、拉丁文和音樂,反對兒子與英國王室聯姻,經常對兒子進行體罰,造成了父子關係緊張。

(:學法文掛狗牌罰5元喔....CCCC)

1730年腓特烈二世嘗試和朋友漢斯·赫爾曼·馮·卡特企圖逃亡英國未遂被捕,卡特被處決,自己也險些喪命。

腓特烈·威廉一世身高二米有餘,體重一百多公斤,平時暴飲暴食,煙癮極大。他於1740年5月31日在柏林心律衰竭去世,終年51歲。

腓特烈·威廉一世去世時,給普魯士留下了一筆可觀的“財富”:1000萬塔勒(Taler)的錢,和一支訓練有素、戰鬥力冠絕歐洲的軍隊。

腓特烈·威廉臨終彌留之際,當他聽到神父佈道「人赤條條地來,也赤條條地去」的時候,還能從病榻上掙紮起來說「不,我要穿上我的軍服」。

他的兒子腓特烈二世-日後的腓特烈大帝,將使普魯士成為歐洲最強大的國家之一。



「不,我也要穿上我的軍服~^^」...................................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10 08:44 | 【腓特烈Total War】



普魯士軍歌欣賞:

【YouTube】♪ Jörg von Frundsberg♪



1713年10月20日,神聖羅馬皇帝卡爾六世擔心自己沒有男性子裔,再加上他的兄長約瑟夫一世都無男性子裔,於是預製了《1713國事遺詔》。遺詔內容大致如下:

(1)在卡爾逝世後,奧地利大公、波希米亞和匈牙利國王以及哈布斯堡家族首領之位,由他的長子/女繼承;

(2)至於神聖羅馬帝位,由於不准女性繼承,若卡爾沒有兒子,他的長女婿將成為帝位繼承人。

洛林公爵家族與哈布斯堡王室的關係十分密切,哈布斯堡君主費迪南三世將其中一位女兒艾林諾公主,許配與當時的洛林公爵卡爾‧利奧波德,他們倆便是洛林公爵弗朗茨的祖父母。

e0040579_17564784.jpg卡爾六世在他的長女瑪麗婭‧特蕾西婭公主出生後,便將洛林公爵的次子弗蘭茨‧斯蒂芬(其長兄不幸夭折)帶到維也納,與瑪麗婭‧特蕾西婭一起長大,並於1736年結婚。

1740年10月20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卡爾六世逝世,並無遺下男性後嗣,而根據卡爾六世於1713年所頒佈的《1713國事遺詔》,其長女瑪麗婭·特蕾西婭有權承襲其奧地利大公之位,而瑪麗婭·的夫婿弗蘭茨‧史蒂芬(弗朗茨一世 Franz I)則可承襲其神聖羅馬帝國帝位。

可是,法國、西班牙、普魯士、巴伐利亞、薩克森、撒丁、皮埃蒙特、那不勒斯王國並不承認《1713國事遺詔》,而德意志三大諸侯國 - 普魯士,巴伐利亞和薩克森更極力協助瑪麗婭·的表姐夫,巴伐利亞選帝侯卡爾·阿爾佈雷希特登上神聖羅馬帝國皇位(是為卡爾七世)。


....

卡爾七世(腓特烈大帝支持).....................弗蘭茨·史蒂芬(瑪麗婭·特蕾西婭的老公)


(:簡單的說就是奧國瑪麗婭就是要他老公當神羅皇帝,好恩愛啊~娶到這種老婆真旺夫~我們家阿烈卻支持瑪麗婭表姐夫卡爾七世,實則是實現想吞掉奧地利的西里西亞的野心啦!)

至此,戰爭已不可避免,因此反奧陣營裡最積極的一方,普魯士在1740年12月16日正式向奧地利宣戰。

奧地利則聯合英國、波希米亞、匈牙利、荷蘭、西里西亞及俄國,抵抗反奧陣營的入侵。以兩次西里西亞戰爭為骨幹並且長達8年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正式爆發。


歐洲歷史上的一代名將

腓特烈大帝的初陣-莫爾維茨會戰


第一次西里西亞戰爭戰事爆發初期,奧軍在各處均處於不利位置。

1740年12月,腓特烈大帝施維林元帥率領八萬普軍南下突擊西里西亞,短期之內毫無防禦準備的奧地利駐軍被擊潰,首府佈雷斯勞(Breslau)陷落,只有尼斯堡(Niesse)等幾個孤立堡壘仍然堅守。

但是圍城戰向非普軍所長,腓特烈率兩萬普軍屯兵尼斯堡堅城之下,準備長期圍困。

1741年4月,奧地利元帥奈伯格(Neipperg)領兵近兩萬,突然從西里西亞東面的摩拉維亞境內發起進攻,來救尼斯堡,由此在莫爾維茨村引發莫爾維茨會戰(Battle of Mollwitz)。

奧軍突然發起反攻的時候,正值普軍主力圍城陷於僵局,分散兵力四齣搜集草料給養之際,更糟糕的是,整個冬季,佔領西里西亞的普軍都沒有採取任何鞏固新佔領區的措施,因此奧軍可以沒有任何障礙長驅直入。

腓特烈施維林緊急收攏普軍主力的時候,奈伯格元帥的機動技巧更勝他們一籌,搶先進至尼斯堡城下解圍,自己背靠堅城,反而把原本圍城的普軍隔絕在尼斯河對岸。




4月10日,腓特烈完成緊急集結,率21,600普軍,以5路縱隊向尼斯堡城下的奧軍19,000人進攻。腓特烈一生戰役基本都是處於兵力劣勢,善於以少勝多,但這次是他為數不多的兵力對比佔據優勢的會戰之一。

步兵上普軍精兵16,800人對奧軍1萬素質良莠不齊的步兵,但是在騎兵上,奧地利的8,000精騎對普軍4,000人佔有優勢。普軍在步兵與火炮上佔優,而奧軍則在騎兵上佔優。

因為缺少優秀騎兵的緣故,戰前普軍偵察不力,腓特烈事先並不清楚奧軍主力的具體位置,因此過早將行軍縱隊展開成橫隊作戰隊形,而敵軍還在遠處,這樣就喪失了戰術上先發制人的優勢。

雙方陣線呈南北展開,普軍在東奧軍在西,兩軍的北側翼突前。中午1點半,奧軍左翼羅默爾(Romer)騎兵師4,500人首先發動進攻,很快擊潰普軍右翼頂端的2,000騎兵,腓特烈本人親自趕往也不能阻止右翼敗退 之勢。

接著,奧地利騎兵又進攻普軍左翼,在激烈的戰鬥中,奧地利的羅默爾和普魯士的舒倫堡(Schulenberg)兩位騎兵將軍全都陣亡。

短兵相接的慘烈戰鬥,和兩翼的暫時挫敗,把初次指揮大戰的腓特烈嚇得不輕,下午4點,他把指揮權交給施維林元帥,自己帶少數近衛退出戰場休息,以為自己的第一次戰役已經這樣不光彩地一敗塗地。

(:腓特烈大帝初陣~指揮作戰打不好,撒手不管,丟給別人,竟自個兒跑去QK啦!!!XD)

但是他沒有想到,普魯士步兵的素質在不利的戰場形勢下發揮了關鍵作用:施維林指揮步兵巋然不退,擊退奧地利騎兵和步兵一次又一次進攻,最終是普魯士軍隊的紀律和意志力和施維林的指揮,為腓特烈贏得了這艱難的第一場戰役的勝利。

作為後來歐洲歷史上的一代名將,腓特烈的初陣贏得並不太光彩。普軍在步兵與火炮上佔優,而奧軍則在騎兵上佔優,雙方激烈交戰,最後奧軍因不敵普軍的猛烈炮火,被逼撤退。

奧地利步兵主力戰鬥力不強,最終不得不承認失敗,撤出戰場。是役普軍損失4,850人,奧軍損失4,550人,幾乎相等。

莫爾維茨會戰後,法國、巴伐利亞、 薩克森和西班牙紛紛加入普魯士陣營,英國則跟奧地利結盟以打擊法國。

但是普魯士反而進入休整,因為腓特烈的目的是吞併西里西亞,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他沒有興趣為巴伐利亞公爵夫人的繼承權或捲入法奧的世仇之中。

而奧地利,也急於把奈伯格元帥的軍團用於抵抗法國和巴伐利亞,所以普奧之間達成秘密休戰協議。

1742年1月,奧軍主動進攻巴伐利亞,以逼使巴伐利亞退出戰爭,並從而進逼波希米亞。腓特烈親率普、法、薩克森三國聯軍共3.4萬人進逼至奧地利邊境,在解除巴伐利亞與波希米亞的危機後,普軍調兵北向。

奧地利洛林親王便率3萬奧軍拊其側背,從摩拉維亞方向抄後路向腓特烈進攻,於是1742年5月17日爆發查圖西茨會戰

查圖西茨會戰(Battle of Chotusitz)
1742年5月17日


這次會戰奧地利常敗洛林親王-查理·亞歷山大登場!必須介紹一下:

e0040579_18503455.jpg洛林親王查理·亞歷山大,(Prince Charles Alexander of Lorraine ,1712年12月12日— 1780年7月4日),又名卡爾,利奧波德·約瑟夫洛林公爵之子, 弗朗茨一世之弟,當弗朗茨一世與瑪麗婭·特蕾西婭結婚後,查理於1737年加入帝國服務。

他曾參與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擔任指揮官卻在查圖西茨會戰霍亨弗里德堡戰役被腓特烈大帝擊敗。又在1746年的Battle of Raucoux與法軍對敵中吃敗仗。

後來擔任奧地利屬尼德蘭總督,。

在七年戰爭中率領奧地利軍參與布拉格戰役,第三次敗在「軍事天才」腓特烈手上,又在Battle of Breslau小挫。

他最後 一次與腓特烈大帝交手是洛伊滕會戰。他在奧軍以慘敗收場後被撤換。洛林親王後來於1761年加入條頓騎士團,直至1780年死去。

(:可憐的洛林親王每次都被腓特烈K......lol)

查圖西茨會戰開始,普魯士的戰前偵察仍舊不好,腓特烈曾經判斷奧軍將從南面進軍,只有7、8千人。

而實際上,奧軍主力28,000人從北面進逼普軍副司令,小安哈特-德紹親王利奧波德二世率領的普軍2/3兵力。

偵察不力使得普魯士在開戰的時候有被分割消滅的危險,所幸腓特烈最終查知真實的戰場形勢,應對極為迅速,5月17日凌晨5點強行軍向副司令小利奧波德親王所部靠攏,7點半搶在奧軍進攻之前會合。

因此查圖西茨戰役是兩軍主力的一場遭遇戰。時間緊迫,普魯士軍隊沒有時間充分展開隊形,腓特烈的策略是,讓兩翼的騎兵率先發動進攻,以爭取時間,把步兵列成陣線。

實戰序列,普軍在北奧軍在南,普魯士右翼布登布羅克中將的35個騎兵中隊,然後是腓特烈親領23個營步兵,隱藏在一列小丘後邊,奧軍看不到他們。

戰線中段是吉茨中將的12營步兵,以查圖西茨小鎮為支撐點進行防禦,再向左是瓦爾道中將的35中隊騎兵。

整個戰線中段和左翼(吉茨和瓦爾道的部隊)由小利奧波德親王統一指揮。實際上,這個序列是後來才形成的,開戰之初,普軍兩翼騎兵發動攻勢,為步兵爭取時間,起初普魯士右翼的騎兵攻勢進展順利,突破了奧地利防線,但是巴登布魯克中將沒有能及時發展這個突破,反而停下來休整,重新編組隊形,給了奧軍一個組織反擊的機會。

在奧地利主力的反擊之下,普魯士騎兵被逐退,上午9點半被趕出戰場。在左翼,瓦爾道將軍的運氣好一些,經過激戰,不僅突破奧軍戰線,而且向戰線中央迂迴。

比兩翼所發生的激戰稍晚,奧地利洛林親王集中中央步兵主力,向普軍支撐點查圖西茨小鎮猛攻,利奧波德親王也集中力量死守,吸引奧軍攻勢。

上午9點,小鎮在猛攻之下失守,但是普魯士軍隊沒有崩潰,而是稍稍後撤,在鎮外又組織起一條防線,顯示出頑強和鎮靜的素質。在這個過程中,奧地利主力漸漸地被吸引到小鎮周圍,猥集一團,完全沒有察覺到側翼隱蔽的腓特烈所率普軍。

10點半左右,當腓特烈看到時機成熟,命令所部23個營步兵向奧地利中央卷擊。普魯士生力軍就像在訓練場上一樣,排著整齊的隊形,和著軍樂鼓點,以縱隊接敵,左轉成橫隊,排槍齊射。

在那個單支槍械火力和精確度不高的年代,排槍齊射密集火力的殺傷效果是驚人的,奧地利中央主力受到奇襲,幾乎立即土崩瓦解,再加上迂迴戰場的普魯士騎兵的打擊,30分鐘之內,這場戰役勝負已決。

普魯士損失4,800人,奧地利損失6,330人(各方資料對死亡人數數字有很大出入),腓特烈獲得了由自己指揮的第一場大戰役的勝利。

(:我們阿烈~終於長大啦~會自己指揮作戰...CCC)

因為和上次勝利之後一樣的政治和戰略理由,腓特烈並不想對奧地利窮追猛打。反而跟瑪麗婭·特蕾西婭達成停戰《柏林和約》,奧地利承認普魯士吞併西里西亞,普魯士則單獨退出戰爭,結束了第一次西里西亞戰爭,留下英法奧巴伐利亞各方繼續奧地利王位繼承戰。

奧地利並不甘心於這種屈辱的議和條約,因此便與英國、漢諾威、黑森、荷蘭結盟進攻反奧陣營除普魯士外的其他盟國。

1743年6月,以英軍及奧軍為主幹的聯軍約4萬人,由英王喬治二世與奧地利的奈伯格將軍統率,向阿沙芬堡進軍,與由諾阿耶元帥統率的法軍約6萬人在德廷根戰役(Battle of Dettingen)中大敗法軍。

(:奧地利不敢惹我們阿烈^^英王喬治二世是直至現今為止,為有英國國王御駕親征記錄的一位。德廷根戰役之後的英王再也沒有參戰了!)

不甘忍受屈辱和約的奧地利迅速地在停火期發動外交戰,南尼德蘭、荷蘭省、薩丁尼亞成為了奧地利的新盟友,薩克森倒戈到奧地利這一邊來,而英國基於抑制法國的國策立場,則承諾願意給予瑪麗婭‧特蕾西婭更多經濟上的援助。

腓特烈也加強對法國盟友的外交工作,確保路易十五願意繼續在下一場戰爭中站在普魯士這邊,並且派出規模比第一次西利西亞戰爭更龐大的生力軍投入奧地利戰線。

普魯士不願見到任何一方獲得全勝,尤其害怕奧地利獲勝之後,會回頭追討西里西亞,因此於1744年重新加入戰爭(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

8月17日,普魯士再度施展突襲攻勢,這次普魯士兵分三路:施維林元帥一路16,000人,利奧波德二世15,000人,自率主力4萬人以齊騰的1,300驃騎兵為先鋒,三路大軍採向心攻擊姿態,從西里西亞出發,大敗薩克森(上次戰爭的盟友,現在倒戈) ,再指向西里西亞正南方波希米亞的首都布拉格

1744年9月16日攻佔布拉格,繼續以62,000人的主力向維也納進軍,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正式揭幕。與上次一樣,奧軍因普軍的突然襲擊而在最初的數個月被其大敗。

奧軍只得轉打消耗戰,奧地利軍總司令洛林親王率5萬人回援,採取堅壁清野的方針派兵偷襲普軍的補給線,以截斷其彈藥及糧食供應,使腓特烈在波希米亞境內遭遇後勤補給困難,威脅腓特烈後路並成功消滅普軍近1.2萬人,約佔其軍隊總數的五分之一。

當腓特烈緩慢回撤至布拉格附近的時候,曾經想引誘卡爾出來決戰,但是10月份已經天寒地凍,查理親王又會合了薩克森盟軍,兵力增加至10萬人,於是腓特烈承認戰略上已無利可圖,準備緩慢撤回西里西亞。

但是他這次又犯了一個錯誤:過於貪圖在波希米亞得到的土地,捨不得撤走分散各個要塞的守軍。

結果普魯士野戰軍一撤,這些據點被奧軍逐一拔除,總共白白損失了3,000人。當普軍分路渡過易北河撤回西里西亞境內的時候,因為傷病和逃散,普軍一仗未打就損失了一半力量。

經過這次戰略挫折,腓特烈認識到,因為普魯士本身人口有限,軍中很多是德意志其他邦國的雇傭兵,這樣的軍隊,必須要有鐵的紀律才能凝聚成戰鬥力,而且絕不能分散使用。只准集中,不准分散,這是腓特烈後來一直記取的一個教訓。

【YouTube】普魯士軍隊鐵的紀律-體罰

1744年11月26日,普軍因欠缺彈藥及糧食供應,只得退出布拉格,撤至西里西亞,轉為戰略防禦,儘管戰略上受了一次挫折,但是腓特烈在戰場上並沒有失敗,他將計就計,裝做向西里西亞首府佈雷斯勞撤退,引誘洛林親王走出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的山地,追擊到西里西亞的平原上,以便以一次乾淨俐落的戰役徹底擊敗奧地利。

至1744年冬季為止普魯士軍在不斷撤退的過程中,苦於奧地利騎兵的小股襲擊和寒冬的降雪,卻無法發起大規模的決定性會戰給予奧地利軍痛擊。

1745年初,奧軍擊敗法軍和巴伐利亞軍,並於該年5月,攻至西里西亞。

1745年5月11日,法軍於豐特努瓦戰役(Battle of Fontenoy)中擊潰英國、漢諾威與荷蘭聯省共和國的同盟軍,獲得壓倒性的大勝,並且奪取了比利時的控制權。這時候的菲特烈對於法國盟友的怨氣與不滿也逐漸達到最高點。

5月26日, 普軍約5.9萬人在西里西亞的霍亨弗里德堡埋伏。6月4日清晨,霍亨弗里德堡戰役爆發(Hohenfriedeberg)

霍亨弗里德堡戰役
(Battle of Hohenfriedberg)
1745年6月4日


1745年戰局開始,洛林親王果然率領6萬奧軍入侵西里西亞,腓特烈先故意示弱,向佈雷斯勞方向撤退,6月3日晚9點,突然殺一個回馬槍,命令軍隊以強行軍連夜接敵,6月4日凌晨秘密運動到奧軍營地附近,命令部隊就地休息兩小時,,腓特烈他本人也裹著斗篷在露天和衣而臥。

凌晨2點普軍再次出發,揭開霍亨弗里德堡戰役的序幕。

6月4日凌晨4點,在黎明前的黑暗中,普軍由東南向西北方向的奧軍發起進攻。普魯士右翼騎兵太急於求成,反而把奇襲發展成了一場混戰,但是在左翼和中段,普軍獲得完滿的成功。

在中段,利奧波德二世親王的21個步兵營排著整齊的橫隊,冒著奧地利炮火勇敢無畏地前進,忍受著傷亡,一槍不發,一直走到火槍瞄準的有效射程以內,隨著一聲令下,排槍齊射,他們的火力是如此地具有毀滅性,據說第一排齊射就打倒了敵軍的50%。

(:50%!!!!奧地利兵難道都不會躲?)

普魯士戰線南段的騎兵由齊騰少將拿騷(Nassau)中將指揮,要以6,000人對付奧地利的7,000騎兵,而且中間要越過一條河流障礙。

但是齊騰率領普魯士騎兵精銳中的精銳,貝葉斯(Bayeuth)團10個中隊衝鋒,20分鐘之內,就拿下9門大炮,67面軍旗,俘虜2,500人,自身僅僅94人陣亡。

這場騎兵戰鬥,能夠在關鍵的時刻關鍵的地點發起決定性的一擊,這標誌著普魯士騎兵的成熟,腓特烈在戰爭間隙的兩年間,對騎兵建設所付出的努力,終於見到了成效。

霍亨弗里德堡戰役是一場乾淨漂亮的奇襲,早晨9點戰鬥已經結束,普軍以少數的傷亡換取奧軍五倍的損失,獲得無可爭議的勝利。

此戰之後,洛林親王緩緩向南退入波希米亞境內,腓特烈達成了解除西里西亞威脅的戰略任務,向波希米亞追擊了一段距離,劃一個順時針的大圈,主動撤回西里西亞,準備談判結束戰爭。

但是奧地利軍隊卻於9月29日夜突然發起另一次索爾戰役(Soor)。

1745年9月30日,奧薩聯軍在索爾戰役再度與普軍決戰,但又被普軍擊敗。

奧地利經過兩次西里西亞戰爭,四次大戰役全部失敗,但是瑪麗婭·特蕾西婭大公的抵抗決心仍然堅韌不拔。

1745年,被腓特烈諸侯們利用來反對瑪麗婭·特蕾西婭旗幟的卡爾七世在四面楚歌聲中去世,瑪麗婭·特蕾西婭迫使卡爾七世的兒子馬克西米連三世放棄了神聖羅馬帝國皇位繼承要求。

1745年年底,奧地利準備集中主力從波希米亞出發,撇開北面西里西亞的腓特烈大帝,向西北方向,越過薩克森,直接攻擊西方的布蘭登堡本土。

這次,坐鎮首都柏林的「德紹老頭」安哈特-德紹親王利奧波德一世親自出馬,率領留守本土的25,000普魯士軍隊,上溯易北河,迎著奧軍正面東進,在腓特烈領主力趕來增援之前 ,在凱撒斯多夫會戰中大敗31,000奧地利和薩克森聯軍。

這次勝利,徹底打消了奧地利和薩克森與普魯士為敵的信心,為免損失加劇,奧地利、薩克森在衡量得失後只得在該年聖誕日與普魯士簽訂《德雷斯頓和約》。

奧地利以西里西亞全境割予普魯士為代價,換取普魯士承認瑪利亞‧特蕾西亞為奧地利大公,及其夫婿弗蘭茨·史蒂芬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退出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宣告結束。

統治神聖羅馬帝國與奧地利的哈布斯堡-洛林王朝正式建立,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至此完全結束。

:『最後還不是我老公當皇帝~哇哈哈哈~~可惡的腓特烈!』



「Maria UP~Maria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8 14:07 | 【腓特烈Total War】



普魯士軍歌欣賞:

【YouTube】♪Die Trommel Schägt und schmettert ♪

Battle of Soor

普魯士腓特烈大帝斜線式戰術





vBattle of Soor

索爾戰役(Battle of Soor),是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在1745年9月30日的戰役。以普軍勝利作結。

索爾戰役更是普魯士的腓特烈大帝(腓特烈二世 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der Große,1712年1月24日-1786年8月17日【YouTube】:腓特烈大帝頌)第一次試圖把經過自己思考和設計的斜線式戰術付諸實施的試驗戰。

戰後腓特烈寫出了他最重要的軍事理論著作《戰爭原理》(有譯為軍事教令)。這本書集中體現腓特烈對自己早期戰爭經驗的總結和思考,不僅僅是行而上的戰爭理論,而且貼近實際,是當時最好的戰爭實踐指南。

普魯士的腓特烈大帝發現從瑞典國王古斯塔夫發揚光大的線式戰術開始,歐洲軍隊為了充分發揚火力,採取橫形陣,威力固然大大提高,但是也存在分散使用兵力的弊病。

為了發揚火力,橫隊隊形是必須的,但是如何在保持橫隊的同時,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呢?於是他就「重新發明」了古希臘伊巴密濃達斜線陣形,將它運用於現代,並在索爾戰役中取得輝煌成果,令得此陣式名揚天下,各國更紛紛模仿。

1740年10月20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卡爾六世逝世,並無遺下男性後嗣,歐洲兩大陣營為爭奪奧地利王位,並在奧地利獲取利益而引發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1740年—1748年)。當中包括了第一次西里西亞戰爭和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

索爾戰役就發生於第二次西里西亞戰爭中,普軍在霍亨弗里德堡戰役乾淨漂亮的奇襲中大敗奧軍。

此戰之後,奧地利洛林親王率39,300人大軍緩緩向南退入波希米亞境內,腓特烈大帝達成了解除西里西亞威脅的戰略任務,向波希米亞追擊了一段距離,劃一個順時針的大圈,主動撤回西里西亞,準備談判結束戰爭。

但是奧地利軍隊的恢復能力是驚人的,洛林親王元氣已複,於9月29日夜突然發起索爾戰役,計劃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以夜襲還以顏色。

索爾戰役,奧地利軍4萬人,確實出其不意地抓住了腓特烈22,000人的普軍,於夜間進軍,完全包圍普軍營地。但是奧地利人沒有馬上發起進攻,可能是怕暗夜之中混戰,不利於發揮數量優勢吧。

1745年9月30日早晨5點,腓特烈才接到報告,獲知已入奧軍包圍圈,緊急集合部隊出營列陣迎戰,8點鐘,普軍陣線已經列好,井然有序之中竟然看不出受到奇襲的慌張。不能不說普魯士軍隊的素質確實高過奧地利一籌。

e0040579_1323519.jpg這次索爾戰役,是腓特烈第一次試圖把經過自己思考和設計的斜線式戰術付諸實施。

腓特烈在這次戰役中,以加強的右翼首先發起衝擊,普軍步兵冒著奧軍炮火,在戰場上行進600步,就像在訓練場上一樣,然後以排槍齊射壓倒敵方火力,發起衝鋒,一舉佔領奧地利炮兵陣地。

按照腓特烈的腹案,中央和左翼本來是要回縮的,但是受右翼成功的鼓舞,左翼也自發地發起衝鋒,而奧地利軍隊雖然人多勢眾,素質卻不如普軍,此時陷入全線退卻。

索爾戰役標誌著腓特烈斜線式戰術思想付諸實踐,雖然這次的運用還不那麼完美,但是仗畢竟是打勝了,而且是在極為不利的條件下大獲全勝。

奧地利損失7,444人,普魯士3,911人,在激戰中,腓特烈本人留在後方的營帳、馬匹、隨身錢物、甚至餐具和他的長笛都被奧軍奪取。這一仗,可以算是險勝。

線式戰術在這場戰爭裡開始顯得有心無力,普軍對其進行了改革,腓特烈大帝發明的「斜線式戰術」的新型線式戰術,使得攻擊力大增,並成為日後戰爭的主要戰術之一。

不久以後普魯士舊陸軍在拿破崙戰爭中慘敗在新式法軍手下,所以現在的人們,尤其是熟悉拿破崙戰爭的人們,可能對腓特烈創立的斜線式戰術陣形有所誤解。

斜線式戰術的精髓,並不是一種單純的陣形,而是一種戰術思想。

歐洲火鎗戰術從瑞典國王古斯塔夫開始,歐洲軍隊為了充分發揚火力,採取橫隊隊形,威力固然大大提高,但是也存在平均使用兵力的弊病。

為了發揚火力,橫隊隊形是必須的(這是兵器發展的客觀限制,當時不可能採取後來拿破崙戰爭時的縱隊隊形) ,但是如何在保持橫隊的同時,最大限度地集中力量呢?於是他就“重新發現了伊巴密濃達的斜線陣形,將它運用於現代。

從實質上講,所謂斜線式戰鬥佇列,實際上就是“集中兵力於決定性地點”這個普遍原則在那個時代的具體運用。

這個實質,只有發明人腓特烈大帝本人深諳其中三昧,後來的各國紛紛模仿,卻不得其思想精髓,結果把它變成了教條。

1785年普魯士在西里西亞一年一度的秋季大演習,英國王弟約克公爵,美國獨立戰爭中出名的康沃裏斯將軍(Cornwallis) ,拉法葉特侯爵都來參觀,並向腓特烈大帝致敬。

當時腓特烈指揮的普魯士軍隊的操演方法,成為全歐洲軍界競相模仿的樣板,卻沒有幾個人懂得這種訓練的真正目的。

e0040579_13321948.jpg各國軍隊都在操場上模仿普軍訓練,卻無法理解腓特烈軍事思想的精髓,老國王在訓練場上禁不住掩口偷笑“天下英雄入我轂中矣” 。

他也許笑得太早了:因為普魯士自己的後一輩將軍們,也不真正領會他的思想,把他的斜線式戰術變成了僵化教條。真正理解他,學到他的精髓的,是普魯士未來的死敵,拿破崙

拿破崙戰爭中,死抱著斜線橫隊戰術不放的普魯士軍隊,慘敗於耶拿和奧爾施泰特會戰的教訓。

如果那時腓特烈大帝還活著的話,他本人是絕不會這樣運用戰術的。

腓特烈大帝死後20年,拿破崙在耶拿戰役中大敗普魯士軍,來到他的墓前,用馬鞭指著他的墓碑對屬下的將領們說:

「要是他還活著,我們就不可能站在這裏了。」


斜線式戰術現今是陸軍的基本陣式之一,尤其用於裝甲部隊,坦克。此陣式亦受戰機及防暴警察所採用。(網整)



「腓特烈大帝~My Teacher」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8 13:14 | 【腓特烈Total War】



普魯士的戰略絕境
普魯士速勝的唯一希望破滅
無法阻止法國和俄國參戰
腓特烈大帝包圍網形成


先聽首普魯士軍歌:

【YouTube】♪Wir Zogen In Das Feld ♪

e0040579_1363411.jpg七年戰爭(1756年—1763年)是歐洲兩大軍事集團同盟(英國-普魯士同盟法國-奧地利-俄國同盟)為爭奪殖民地和霸權而進行的一場大規模戰爭。

七年戰爭是法國革命戰爭前歐洲所有主要大國(土耳其除外)都捲入的最後一次大衝突。其中,英、法衝突可理解為在1756年以前即已經在北美和印度爆發的殖民鬥爭的繼續。

故嚴格地說,七年戰爭是1756∼1763年的普奧戰爭。戰爭主要是由於奧地利企圖收回普魯士所奪取的西里西亞而引起的。

夾著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的普奧舊恨~奧地利女大公瑪麗婭·特蕾西婭,從來也沒有忘記臥薪嚐膽,他的首相柯尼次(Kaunitz)親王成功地聯合俄國女沙皇伊莉莎白·彼得羅芙娜,和法王路易十五,漸漸給普魯士的脖子套上外交絞索,積極準備收復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喪失的西里西亞

腓特烈看到形勢日益嚴重,決定與其坐等戰爭降臨,不如對奧地利發動先發制人的打擊。七年戰爭由此展開。

七年戰爭展開戰火序曲,1756年8月29日,普魯士先發制人,大舉進攻西里西亞和布蘭登堡本土之間的薩克森,一個月之內佔領首府德雷斯頓,然後南下入侵奧地利的波希米亞,在那裏等待奧軍總司令布勞恩(Browne)元帥到來。

1756年10月1日,28,500普軍背易北河向西列陣,迎戰布勞恩元帥的34,000奧軍,爆發了羅布西茨戰役(Battle of Lobositz)。

布勞恩的意圖,是利用地形隱蔽主力,繞過普軍偷渡易北河,以救援被普魯士占領的薩克森領土。

但是普魯士中央步兵主力和近衛騎兵的猛烈進攻,使奧軍無法脫身。奧軍數量上佔有優勢,普魯士軍隊一次又一次進攻被擊退,他們依靠素質優勢彌補數量的不足,每一次被擊退,都能夠有秩序地撤下來重新編組,再發動進攻。

到下午,普軍強攻終於拿下奧軍防禦支撐點羅布西茨村,但是奧軍擁有充足的後背力量,戰線仍然穩定。

腓特烈大帝召開會議,大多數將領主張撤退,唯獨布倫斯威克的斐迪南親王提出反對意見,力主堅持。結果奧地利軍隊沒有那麼堅強,在大雨中撤出了戰場,承認失敗。實際上此役雙方損失相當。

布拉格戰役(Battle of Prague)



取得羅布西茨戰役的戰術成功之後,腓特烈向北趕回薩克森,蕩平剩下的抵抗,結束了1756年的戰局。

1757年,法國和俄國如約加入戰爭,這樣在戰略形勢上,普魯士北邊靠海,東有俄軍,西有法軍,南有奧地利。

腓特烈計畫在法國和俄國軍隊走上戰場之前,先以乾淨俐落的勝利擊敗奧地利,而奧地利退出就意味著法俄兩國也沒有了參戰的動力。

因此1757年,腓特烈集中11萬大軍,分四路,由他本人、莫里茨親王施維林元帥、和中將貝費恩公爵指揮,從薩克森出發,大舉入侵波希米亞。

然後四路變兩路,他和莫里茨會合在易北河西岸,貝費恩公爵會合在易北河東岸,兩軍夾易北河南下,進攻布勞恩元帥呈弧形防禦的11萬奧軍。

這個戰局甚為關鍵,因為這是普魯士在七年戰爭中速勝的唯一希望。

奧軍布勞恩元帥看到普魯士鋒芒正盛,謹慎地收攏部隊向後撤退,與趕來增援的洛林親王會合,集中6萬人,在波希米亞首府布拉格城東站穩腳跟,列陣等待腓特烈到來。奧軍會師以後,以洛林親王為總司令。

e0040579_1373481.jpg普魯士一方,腓特烈留凱斯元帥率3萬人監視布拉格城,自己與易北河對岸的施維林元帥會師,集結65,000普軍, 由北向南逼近奧軍主力尋求會戰。

5月6日,普奧兩軍主力共12萬人以上迎面碰撞,開始布拉格戰役。一向謹慎的奧軍這次尋求會戰是因為他們佔有地利,奧軍陣地在高地上,下面地形很差,基本無法發動正面強攻。普軍於是向東面,施維林元帥指揮的左翼集中兵力,試圖迂迴,奧軍也向這個方向增援。

將近中午,普軍發動進攻,但是由於戰前對地形偵察不清,普軍以為進攻方向正面的一片平坦草地,實際是乾涸的魚塘,結果第一梯隊陷入乾魚塘的沼澤泥地之中,被奧軍反攻,兩個整團潰散。

為了穩定局勢,施維林老元帥親自舉起一桿倒下的大旗,帶領隊伍反衝鋒,沒有跑出幾步,就被奧軍炮彈擊中頭部胸部,當場陣亡。

主戰場上普魯士左翼進攻失敗,施維林元帥陣亡,陷入危機之中。但是奧地利軍隊反攻中的一個失誤被普軍及時抓住,成為戰役轉捩點。





奧軍右翼乘勝追擊,卻在反攻中與中央脫離了接觸,戰線當中出現空洞,腓特烈反映極為敏銳,立即投入中央22個步兵營,反過來包圍了得勝以後過度伸展的奧軍右翼。

與此同時,普軍齊騰中將率領的25個驃騎兵中隊從戰場週邊迂迴到奧軍中央背後,於中午時分發動奇襲,卷擊奧軍主力,普軍戰線正面曼施泰因少將的師也同時發動進攻。

奧軍大敗,下午4點向布拉格撤退,損失8,800人,奧軍總司令布勞恩元帥受致命重傷,不久死去。

這次布拉格戰役規模空前,普魯士傷亡也不輕,損失14,300人,陣亡2名少將,1名中將和1位元帥。

布拉格戰役之後,奧地利野戰軍撤退,布拉格被圍困。

維也納改派戰爭會議主席,老資格的道恩(Daun)元帥出任總司令,此後,道恩在整個七年戰爭中,都是腓特烈大帝最大的對手。

腓特烈在布拉格戰役大勝之後,以為奧軍主力已經一蹶不振,自率主力圍攻布拉格,僅僅派中將貝費恩公爵帶24,000人監視道恩元帥的奧地利野戰軍,將奧軍趕到遠處。

沒有想到奧地利人恢復的能力是驚人的,道恩在6月間就率全軍反攻,腓特烈先是自帶一支小部隊,馳入貝費恩公爵軍中主持,又急調布拉格城下的安哈特-德紹親王莫里茨來援。腓特烈的基本判斷是,奧地利經過連番挫敗,這次是迴光返照,戰鬥力不強,只要再給它一個打擊,奧地利就會屈膝投降。

基於這個過於樂觀的判斷,1757年6月18日,腓特烈率35,000普軍,進攻道恩元帥堅固設防的53,000人,打響科林戰役

科林戰役(Battle of Kolin)


戰前的軍事會議上,貝費恩公爵和齊騰都不主張貿然發動進攻,而莫里茨親王主張打。腓特烈決定發動戰役。科林戰役中,普軍是以行軍姿態處於一條東西向的大道上,奧軍在大道南邊佔領高地掘壕固守。

腓特烈的計畫,是以行軍前鋒(向南展開以後是左翼)齊騰的騎兵和許森(Hulsen)少將的步兵向東延伸,迂迴到奧軍右翼頂點發動進攻。

但是當他看到齊騰進展順利,改變主意,不讓中央莫里茨的主力跟隨齊騰迂迴,而改為就地發動正面進攻,普軍後衛曼施泰因師也同時投入戰鬥。

這樣,造成齊騰的迂迴兵力不足,被奧軍右翼站住腳跟,騎兵旅長Krosigk少將身中兩刀一炮陣亡,上校塞德利茨挺身而出接替指揮,終於打開突破口。

但是普軍是向上仰攻,數量上又處於劣勢,陷入苦戰之中。戰至近晚,普軍投入最後的預備隊,貝費恩的8個營,但是沒有料到道恩元帥也正在此時投入強大的預備隊反攻,晚8點,普軍被擊退回到大道。幸虧天色已暗,否則災難會更大。普軍損失 14,000人,布拉格解圍。

這次戰役非常艱苦,腓特烈又犯了當年第一仗莫爾維茨會戰的毛病,在作戰過程當中把指揮權交給莫里茨,自己退出戰場休息。

科林戰役是腓特烈軍事生涯打的第一個敗仗,在此之前,他屢戰屢勝,未嘗一敗。

這次戰役,從軍事上總結,腓特烈過於低估了敵人,當初在布拉格戰役大勝後,沒有窮追不捨,而是停下來圍攻堅城,給了奧軍喘息之機。

而戰役中,又沒有撤出圍城的大軍,僅憑部分兵力輕率發動進攻。戰役過程中,又改側翼迂迴為正面強攻,實際上奧軍數量占優勢,又占地利之便,強攻是最不足取的方法。主要原因,腓特烈過於自信及輕敵。

科林戰役雖然不大,但被認為實為七年戰爭最關鍵的戰略轉捩點,因為此役之後,腓特烈已經不可能在法國和俄國參戰之前迫降奧地利。且普魯士損失精兵約3萬人。

戰略上合圍之勢已成,速勝希望破滅。此後輝煌的羅斯巴赫會戰洛伊滕會戰,在戰略上也無法改變普魯士的絕境。

這些戰役普魯士損將又折失精兵約3萬人。腓特烈處境更是寫雪上加霜!!

(維基)




「腓特烈戰略失敗,但戰術一流ㄝ」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8 13:05 | 【腓特烈Total War】

Frederick the Great
腓特烈大帝最輝煌的戰績
羅斯巴赫會戰&洛伊滕會戰
普魯士的一個永遠的軍事神話~從此誕生!!!


腓特烈大帝普魯士大軍

七年戰爭中,普魯士腓特烈大帝遇挫愈強,以驚人的毅力和頑強以普魯士一個小國之力,獨抗法、俄、奧三大強國,其瘋狂程度,可與瑞典國王查理十二世或者希特勒相媲美。




普奧爭奪西里西亞(Silesia)


在中世紀,西里西亞(Silesia)最先屬於波蘭皮亞斯特王朝,後來為波希米亞王國奪得並成為神聖羅馬帝國的一部分。1526年起,它隨著波希米亞王國歸於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統治。

1742年,普魯士的腓特烈大帝在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取勝,從奧地利獲得西里西亞的大部分。這些地區後來組成了普魯士的西里西亞省。

1945年之後,西里西亞絕大部分併入波蘭

七年戰爭中腓特烈大帝歷經1756年10月1日的羅布西茨戰役(Battle of Lobositz)的勝利。

又在1757年5月6日布拉格戰役(Battle of Prague)大勝後,腓特烈大帝過於自信及輕敵於1757年6月18日科林戰役(Battle of Kolin)戰敗,普軍損失 14,000人。

科林戰役是腓特烈軍事生涯打的第一個敗仗,在此之前,他屢戰屢勝,未嘗一敗。

科林戰役後普魯士戰略形勢極為危險嚴峻。整個歐洲都在向普魯士進逼。

「腓特烈大帝包圍網」
人人喊打普魯士
法、奧、俄、瑞等歐陸列強集結四十餘萬大軍
從四面八方朝普魯士壓進


普魯士本土正南的薩克森、西里西亞有奧地利主力,與腓特烈的普軍主力對峙,正東有8萬俄軍進攻東普魯士,由普魯士列瓦爾德元帥擋住,但是普軍卻於9月大耶格爾斯多夫戰役慘敗於阿普拉什金元帥的俄軍。

戰鬥中,俄軍著名統帥,當時的旅長魯緬采夫嶄露頭角。但俄軍取勝後,沒有發展勝利。

所幸阿普拉什金也吃了不少虧,再加上補給困難,戰後反而向後撤,他本人因此被女沙皇解除了指揮職務。

黎塞留公爵元帥的法軍在8月迫使英國王子威廉·奧古斯都 (坎伯蘭)(Cumberland)公爵指揮的英國漢諾威聯軍投降,腓特烈的盟國英國遠征軍至此打包回府,柏林以西漢堡——不萊梅——漢諾威方向門戶洞開。

所幸法軍作戰並不積極,黎塞留本人是個花花公子,浪費了乘勝前進的機會。

腓特烈向西方向派去布倫斯威克的斐迪南親王,從此以後,斐迪南一直獨當一面,僅憑著一支小小的各國聯合部隊,化解西方方向法軍的所有進攻,西方向在1757年以後,再也沒有成為腓特烈的麻煩。不能不說,布倫斯威克親王斐迪南元帥是腓特烈大帝手下真正的帥才。

另外在西南方向,黎塞留的副司令,法國將軍蘇畢茲親王 (夏爾·德·羅昂)(Soubise)會合了德意志諸侯聯軍(他們是集合在奧地利皇室神聖羅馬帝國旗下的),總兵力6萬以上,穿過薩克森前來夾擊腓特烈。

雪上加霜的事還在後頭,瑞典的第一波遠征軍已經在裝船待發,預計會投入兩萬精兵加入歐陸的戰局以共抗普魯士。

腓特烈現在是四面楚歌,只是他佔有內線作戰優勢,希望可以利用各路聯軍配合上的失誤,集中兵力快速各個擊破。

面對四方大軍雲集,腓特烈大帝留下貝費恩公爵的41,000人,命令他在西里西亞境內進行防禦,牽制住奧地利道恩元帥的10萬大軍。自己帶少量普軍,以塞德利茨為騎兵總指揮,星夜趕去迎擊西南方向的蘇畢茲。

同時,腓特烈給西方的法軍黎塞留元帥送去一筆賄賂,買得他按兵不動,將斐迪南親王的部隊也抽調回來集中。

正當蘇畢茲和腓特烈之間的大戰將要開始的時候,突然傳來一個消息:奧地利道恩元帥分出哈迪克(Haddik)中將的一支3,400人的小部隊,偷襲柏林得手,腓特烈連忙去救,所幸哈迪克只佔領柏林一天就撤退了,腓特烈反正趕不上救援,又回到羅昂親王指揮的聯軍正面。

聯軍41,000人對21,000普軍,幾乎佔有2比1的優勢,法國蘇畢茲親王決定發動進攻,以求一戰定乾坤。

1757年11月5日,羅斯巴赫會戰開始

(Battle of Rossbach)





VS

腓特烈大帝 大戰 蘇畢茲親王(法)


羅斯巴赫是為數極少的腓特烈取守勢的戰役之一。

戰場在薩爾河(Saar)北面,普軍防線成南北走向,面向西方。聯軍上午上午11點走出營帳,列3路縱隊向東行進,意圖是插入普軍陣地和薩爾河之間。

因為普軍人數占絕對劣勢,聯軍統帥部判斷腓特烈有可能後撤避免會戰,下午腓特烈判明法軍進攻方向之後,才命令軍隊收拾營帳準備迎戰,而法軍正好以為普軍開始撤退,加緊以縱隊前進接敵。

實際上,腓特烈計畫以陣線右翼(北端)前面的一列小山丘為掩蔽,悄悄集中兵力於右翼,把左翼回縮,將法軍引誘到普魯士陣地南端和薩爾河之間的陷阱,加以殲滅。

法軍還蒙在鼓裏,三路行軍縱隊還沒有等到展開,就遭到普魯士前鋒塞德利茨(Friedrich Wilhelm, Freiherr von Seydlitz ,1721年2月3日—1773年8月27日)4,000騎兵的迎頭痛擊,先鋒被擊潰。

但是塞德利茨初戰告捷並不窮追,收攏部隊,因為法軍畢竟勢大,一旦把敵人擠壓得太緊,反而容易形成僵持。

真正的打擊來自普魯士步兵主力,他們已經完成了旋轉運動,把向西的正面改為向南,在高地上18門重炮掃射的掩護下,腓特烈的弟弟,普魯士亨利親王率領7個步兵營殺進亂成一團的法軍,而經過休整的塞德利茨騎兵同時迂迴到法軍背後,把戰鬥變成一場屠殺。

e0040579_1251359.jpg當時參戰的法國騎兵軍官所記載的:“我們還沒有能夠佈成隊形,普軍的全體騎兵就衝上來了,好像一面堅固的牆壁,以極高的速度推進。他們的右翼攻擊奧國騎兵,這還是在縱隊之中,能夠立即應戰的人員還不到3~4個中隊。他們的左翼則向我們(法軍)進攻”。

塞德利茨(左圖)的騎兵就像是一把風快的鋼刀一樣,普魯士騎兵在這一大堆尚未展開的敵軍當中,來回衝鋒了4次之多,驅逐著敵人向弗萊堡潰退。

炮兵在會戰中發揮了至關重要的作用。當戰鬥還在進行的時候,炮兵便向潰逃中的聯軍步兵開火。

在炮兵的掩護下,普魯士軍隊的7個步兵營,快步前進,支援騎兵,向領先的敵軍發動了具有決定性的攻擊。

據當時聯軍的一名龍騎兵形容說“那些炮兵使我們整行的被撕開了,普魯士的火槍兵變成了可怕的劊子手”。

當聯軍步兵被逐回之後,前後擠成了一團,炮火又再度打擊在他們的背上,使他們落荒而逃。

在激戰中,德國北方騎兵用方言喊出的呼號「Gah To」,竟然被法軍錯聽成法語「蛋糕」的諧音,官兵更加摸不著頭腦。

羅斯巴赫戰役下午3點半才開火,但是一個半小時之內,法軍已經潰不成軍,死傷3,000人,被俘5,000人(其中包括8位將官和300名軍官),繳獲火炮67門、7對國旗、15面軍旗而大獲全勝。

而普魯士的損失,僅僅是165人陣亡,376人受傷。塞德利茨中將也在受傷之列,回國修養,沒有能參加下一場洛伊滕會戰

羅斯巴赫戰役是一場一邊倒的勝利,腓特烈大帝以運動、集中、奇襲,然後再以斜線式戰術打擊。經此一戰,路易十四朝和路易十五朝早期法軍勇敢善戰的形像被毀壞殆盡,路易十五竟然還在戰後授予戰敗的蘇畢茲親王法國元帥軍銜,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1757年12月5日 洛伊滕會戰

(Battle of Leuthen)





VS

腓特烈大帝 大戰 洛林親王(奧)


羅斯巴赫戰役之勝並不能改變科林戰役之後普魯士戰略上的劣勢。

就在腓特烈大帝奔向西南打擊法軍的時候,他留下來守衛西里西亞的貝費恩公爵,連續大敗於道恩元帥(Dhaun)和 洛林親王查理·亞歷山大(Prince Charles Alexander of Lorraine )的奧軍主力,西里西亞首府佈雷斯勞陷落,全境幾乎被佔領,貝費恩公爵本人被俘。

腓特烈大帝留下斐迪南親王少量部隊擋住西方向法軍北返,儘管他在西里西亞已經沒有可以立足的基地,但是腓特烈以奇襲突然佔領奧軍在Neumarket的補給中心,出乎奧地利統帥部的意料。

他們以為腓特烈在羅斯巴赫戰役之後,應該進營地過冬了。奧軍洛林親王道恩元帥有65,000人。

而奧軍統帥洛林親王戰場上的紀錄一向不佳,因而不可能建立起自信。1742年在喬圖西茨、1745年在霍恩弗裏德貝格和索爾、1757中在布拉格,他都戰敗了。

腓特烈大帝儘管疲於奔命,但是仍然信心十足地以39,000普軍,尋找奧軍主力決戰,因為腓特烈錯以為奧軍只有35,000。1757年12月5日,洛伊滕會戰展開。

因為缺乏糧草,槍彈也不夠,被服補給甚至要從敵軍和路過的農家中搜括;再加上隊伍中收納了之前參與過布賴斯勞防衛戰的散兵遊勇,聽聞到奧地利人有八萬以上的大軍,許多普魯士官兵都產生了動搖,以致於必須要派遣軍官把守營門和道路,才能阻攔不斷出現的逃兵和漫延的恐慌情緒。這是過去的普魯士軍隊中未曾見過的絕望景況。

在行軍往洛伊滕途中,抓獲了幾名逃兵,於是腓特烈下令要親自訊問他們。

腓特烈問:「你為什麼離開我?」

自認難逃一死的士兵乾脆誠實回答:「陛下,說實話,您看我們現在的慘況,這是不可能打贏的。」

腓特烈於是哈哈大笑,並這麼回答:「好吧,今天讓我們再打一次,如果我又輸了,明天我們大家就一起逃走吧。」

奧軍擁有84個步兵營和144個騎兵中隊,佔領一條南北走向的防線,面對西方。左手和背後有一條小河。

奧軍中央以洛伊滕村為支撐點,左翼由Nadasti將軍指揮,跟小河之間有一段距離。右翼由Luchesse將軍指揮,左右兩翼頂端相距近6英里,調動兵力不便。

腓特烈有48個營24,000步兵,128中隊共12,000騎兵,總兵力僅僅39,000人,但是他擁有一個優勢:比奧軍熟悉地形,因為數年前普魯士曾經在這同一片地方舉行過秋季演習。

腓特烈知道,在奧軍右側(北側)前方,有一片高地,叫波爾諾(Borne)山,可以用來遮蔽敵人視線,秘密機動部隊,準備對奧軍左翼到小河之間的空隙實施打擊。

腓特烈命齊騰將軍從西北向東南進入戰場,前鋒橫越奧軍防線面前,在前哨戰中擊潰奧軍騎兵5個團,佔領波爾諾高地,掩護主力從高地後面隱蔽繼續向南行軍,向奧軍南側左翼集結。

e0040579_12521424.jpg塞德利茨中將在羅斯巴赫戰役受傷後由齊騰將軍(Hans Ernst Karl Graf von Zieten)(左圖)接任普魯士騎兵隊,齊騰身材瘦弱,而且酗酒,性如烈火脾氣暴躁,但是戰時卻是有膽有識的一員勇將。他的纍纍戰績以腓特烈麾下第一得力戰將的身份載入史冊。

因為波爾諾高地在奧軍北翼當面,右翼指揮官諾斯蒂茨將軍(Luchesse)把當面展開的普軍掩護兵力當成主力,誤判普軍主攻方向在北,連番向洛林親王道恩元帥告急,洛林親王將9個營預備隊從南方調到北方,進一步削弱了自己左翼。

Der Choral Von Leuthen - Battle 1/2 Engagement

普軍主力從容集中,並迂迴了奧軍左翼頂點,下午一點,齊騰的騎兵和莫里茨親王的步兵,突然打擊在納達斯提(Nadasti)將軍的身上,從南向北捲擊。

納達斯提將軍措手不及,一面向總部告急,一面試圖發動騎兵反攻,但是被普軍步兵擊敗,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納達斯提的奧軍左翼被碾碎,洛林親王不得不以中央的洛伊滕村為軸,將南翼收縮,整個防線由向西旋轉成向南。

下午3點半,戰役第二階段開始,洛伊滕村的攻防成為焦點,奧軍憑藉數量優勢死守,大量兵力擠壓猥集在洛伊滕周圍,普軍莫侖道夫(Mollendorf)近衛旅經過苦戰,以數次衝鋒佔領該村,但是奧軍稍稍向北退後,繼續頑強防禦,普軍苦於無法從村裏衝出,戰局有陷於膠著的危險。

下午4點,戰役進入第三個決定性階段。原來奧軍北翼的諾斯蒂茨將軍,帶騎兵主力70個中隊完成集結,位置在中央洛伊滕村以西,面向南方,準備向洛伊滕附近的普軍步兵主力左翼發動強有力的反攻。

但是他們不知道,他們的位置,正好夾在洛伊滕村和更靠西的普魯士德里森(Driesen)中將40中隊騎兵之間。

當奧軍騎兵發起反攻的時候,普軍騎兵馬上從外翼發動側擊,頓時奧地利騎兵進攻隊形大亂,諾斯蒂茨將軍陣亡。

夜幕快要降臨時,奧地利軍隊受到重創,趨於瓦解,但還沒有徹底潰敗

奧地利軍隊企圖在薩拉(Sahra)-裏薩(Lissa))軸線上建立第二條防線,頂住普魯士的猛烈進攻,進行最後一搏。但是這條戰線還沒形成就扭曲、崩潰了。

Der Choral Von Leuthen - Battle 2/2 Attack

得勝的普軍騎兵繼續向中央奧軍主力發動側擊,而腓特烈本人和齊騰將軍率領驃騎兵,迂迴到奧軍主力背後,整個奧地利防線中央和左翼被完全毀滅,在洛林親王大喊:"I can't believe it!"中,奧地利大軍崩潰。在普魯士騎兵的追擊下,整個奧軍部隊倉皇後退,經施韋德尼茨河上的4座橋潰逃。

腓特烈乘勝發動堅決的追擊,第一次把戰場勝利發展成戰略上的追亡逐北。普軍雖然大戰後非常疲憊,但是士氣高漲,連夜喊著口號行軍。

此役普軍傷亡約6,300人,而奧地利在戰場上損失了22,000人,其中12,000被俘,戰後腓特烈麾下第一得力戰將-齊騰指揮騎兵窮追不捨,又俘虜奧軍2,000人。

此外,整個西里西亞被收復,佈雷斯頓的奧地利守軍17,000人也向腓特烈投降。

總共算起來,腓特烈大帝洛伊滕戰場上消滅的奧軍,在4萬人以上。這場不該勝而勝的會戰,擊敗了三倍敵軍的傳說,不僅使得腓特烈的地位上升到全歐洲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英雄」級高度,更成功地挽救了普魯士本該滅亡於1757年底的最後命運。

奧軍統帥洛林親王戰敗被解職指揮權由道恩元帥接任。

e0040579_12541077.jpg軍事史家把羅斯巴赫戰役是腓特烈斜線式戰術完美的表演之一,今天被美國西點軍校選作那個時代的經典戰役,以大模型重現在它的軍事博物館陳列中。

也是當年法皇路易十四時代蒂雷納大孔代屢次入侵德意志,予取予求的時代,給德意志諸邦留下痛苦的記憶,而這次勝利大大振奮了德國人的民族精神。

洛伊滕戰役許為腓特烈大帝軍事藝術的巔峰之作,就像拿破崙的奧斯特里茨戰役一樣。也是德國閃擊戰(Blitzkrieg)從此役普魯士參謀部的戰術Fire and Infiltration(開火滲透)構思戰術的原型。

也有評家把發生在1個月之內,互相有內在聯繫的羅斯巴赫洛伊滕兩大會戰,看成一個整體的大戰役。僅憑這兩場會戰,腓特烈大帝就完全奠定了其作為古今最偉大名將之一的地位。

後世拿破崙評價腓特烈大帝的時候說:「越是在最危急的時候,就越顯得他的偉大,這是我們對於他能說的最高的讚譽之詞」。(網整)

腓特烈大帝



「腓特烈大帝~My Teacher, But I am not gay」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8 12:51 | 【腓特烈Total War】

腓特烈大帝轉戰東南1758


1758年是腓特烈疲於奔命的一年
腓特烈打完東線俄軍
再打南線奧軍


羅斯巴赫會戰和洛伊滕會戰雖然勝利,但是仍然無法改變普魯士大戰略上的孤立形勢。1758年在西線,斐迪南(布倫斯威克親王)指揮10萬人軍團獨自抵擋法軍,但是大多數是德意志幾個盟邦(主要是漢諾威和布倫斯威克)和英國的人馬,僅僅佔用極少量的普魯士軍隊。

年初2、3月間,斐迪南把法軍向西趕過威悉河(Weser),法軍總司令黎塞留公爵元帥被解職,由克萊蒙特元帥(Clermont)接替。斐迪南親王在這次作戰之後被授予普魯士元帥軍銜。

在西南,腓特烈的三弟普魯士亨利親王也獨當一面,鎮守薩克森,與腓特烈主力遙相呼應。

但是在東方,形勢越來越危急:俄軍總司令換成Fermore,擁兵43,500人,腓特烈派多納中將(Dohna,後成為元帥)接替列瓦爾德元帥的職務,但是以26,000人的兵力根本無法完成擋住俄軍的任務。因此今年腓特烈的戰略重點,就轉向東線的俄軍。

出乎意料的是,腓特烈當面的奧地利軍主力雖然剛剛經過洛伊滕大敗,又一次極快地恢復戰鬥力。

腓特烈年初本想趁奧軍新敗,再給它一個打擊,一勞永逸地解決它,然後再北上對付俄軍。奧地利宮廷召回洛林親王,由道恩元帥全權指揮奧軍。

機動高手道恩不但沒有讓腓特烈逮住,反而抓住一次機會,伏擊了普軍的一個輜重運輸隊。因為奧軍主力仍然有戰鬥力,而且不是一兩個星期可以解決的,而北面東線形勢越來越險惡,腓特烈不得不在沒有徹底解決奧軍的前提下,留下主力,僅帶11,000普軍星夜北上去面對俄軍。他明白,留給他解除東方威脅的時間,最多僅有4周,而且只許勝不許敗。

1758年8月11日,腓特烈帶11,000普軍脫離南方前線兼程北上,20日與東線的多納中將會合,普魯士野戰軍總數36,000人,插在俄軍Fermore主力和俄將魯緬採夫12,000人的一個軍之間,切斷兩者聯繫。

俄軍Fermor部45,000人已經 開始圍攻奧得河上的屈斯特林(Custrin on Oder)要塞,聞聽腓特烈到來,即解圍退回奧得河東岸列陣等待會戰。8月25日,曹恩道夫戰役開始。曹恩道夫現今波蘭境內。

曹恩道夫戰役(Battle of Zorndorf)
1758年8月25日


曹恩道夫戰役開始時,俄軍陣地面向東南方,右翼突前。腓特烈在東方,隔著一片森林面對俄軍左翼。

普軍開始穿越森林繞過俄軍左翼南下,運動到俄軍正南,集中曼陀菲爾(Manteuffel)和卡尼茨(Kanitz)中將的兩個師,由塞德利茨的騎兵支援,左翼突前,以斜線式戰術攻擊俄軍突出的右翼。普軍其餘右翼兵力由多納指揮。

早上9點,左翼擔任進攻的步兵師出發,普軍大炮開始轟鳴。在行進途中,普魯士左翼與中央聯繫出現空檔,被俄軍哥薩克騎兵攻擊。

等領先的曼陀菲爾師擊退哥薩克的騷擾,投入總攻的時候,預定跟隨在後,加強進攻力量的卡尼茨師走錯了路線,移動到曼陀菲爾師右側發起攻擊,這樣,集中的西路突破演變成寬正面進攻。俄軍的抵抗極為頑強,戰局向不利於腓特烈的方向發展。

腓特烈催促塞德利茨騎兵投入戰鬥支援總攻。塞德利茨立馬於一片高地上,令自己的36個騎兵中隊隱蔽在高地後面按兵不動。他認為戰機不到,急忙投入戰鬥也僅僅是加強正面實力而已,沒有什麼意義。

腓特烈連連下嚴令要塞德利茨出擊,塞德利茨鎮靜地對傳令官說:「戰後我的腦袋是屬於國王的,但是現在,還請國王陛下允許我用它來為國王效力。」

終於,普軍步兵進攻失敗撤退下來,俄軍發動反攻。

塞德利茨認為時機已到,他的三個團縱馬躍上高坡,齊頭並進,打擊在勝利挺進中的俄軍背後,一舉扭轉戰局。俄軍右翼敗退。但是頑強的俄國士兵仍然在全線拼命抵抗,很多地點雙方進入白刃格鬥。

晚8點半天色薄暮,雙方各自退出戰鬥。在對峙幾天之後,Fermore承認失敗,於9月1日有秩序地後撤。曹恩道夫戰役普軍損失12,797人,俄軍損 失18,500人。

腓特烈雖然以少勝多贏得了一次戰術勝利,但是代價過於高昂,而且並沒有癱瘓俄軍的有生力量,俄軍只是暫時後撤而已。

對於普軍慘勝後的腓特烈大帝來說,他沒有乘勝追擊的時間,因為南方戰場又一次告急,他不得不滿足於暫時擊退俄軍,馬上回兵南線對付道恩元帥的奧軍。

在曹恩道夫戰役後,俄軍暫時後撤。南方戰場又一次告急,腓特烈大帝馬上回兵南線對付道恩元帥的奧軍。

腓特烈率領15,000普軍趕回南線戰場,與弟弟亨利親王在薩克森首府德勒斯登會師,僅以3萬人面對道恩元帥的8萬奧軍。

一開始謹慎的道恩拒絕接受會戰,僅僅有限後退,與普軍保持接觸。10月初腓特烈的3萬普軍在霍克齊紮下營盤,而老謀深算的道恩元帥在10月14日乘夜以8萬大軍成4路縱隊偷襲普軍營地,打響霍克齊戰役

霍克齊戰役(Battle of Hochkirch)
1758年10月14日


當時腓特烈大帝還在睡覺,根本未加防範,普軍措手不及。

道恩以勞頓將軍(Loudon)率四個師搶攻,普軍Krockow少將率騎兵反攻陣亡。

凱斯元帥聞報,急忙帶親兵趕往戰場組織抵抗,為普軍主力展開爭取時間,結果凱斯身中兩槍當場陣亡。

另一位普魯士元帥,莫里茨親王也身受重傷,被抬下戰場。因為凱斯和莫里茨的抵抗,普軍爭取到時間,好不容易組織起後衛線,收攏殘兵,交替掩護著撤出戰場。這是普魯士的一場大敗,損失9,000人以上,包括兩位元帥。

凱斯陣亡之後連屍體都沒能搶回,還是奧地利代為埋葬的。

莫里茨親王重傷再也沒有康復,他在戰後被護送回柏林的途中,遇到奧軍攔截被俘,不久才被腓特烈贖回。

霍克齊戰役之後,道恩仍然謹慎,並不積極進攻腓特烈,但是道恩卻是機動高手,腓特烈想繞過道恩,從薩克森東進西里西亞,後來又改變路線突然回軍薩克森,調動道恩,但是每次都被道恩搶先堵在前面。

這些戰役普魯士損將又折失士兵約3萬人。腓特烈處境更是雪上加霜!!

年底道恩回營地過冬,腓特烈也回到西里西亞,結束了1758年戰局。

這一年雖然以失敗告終,但是有賴俄奧作戰不夠積極,腓特烈仍然保住了薩克森和西里西亞兩個省份。



「最後變成在玩躲貓貓?」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8 12:46 | 【腓特烈Total War】

Battle of Kunersdorf
薩爾特科夫、勞頓將軍俄奧聯軍大破普魯士
腓特烈大帝的生平最大慘敗



......&.....

薩爾特科夫&勞頓
We will we will rock you




【YouTube】庫勒斯道夫戰役

1758年的戰況開始逆轉,俄國軍隊對東普魯士發動攻擊,進佔柯尼斯堡,並繼續向布蘭登堡前進,這是普魯士首次面臨兩面作戰的窘境。

在洛伊滕戰役後,奧軍即避免與普軍進行大規模的會戰,以保存主力部隊,逼使腓特烈只得先退回西利西亞,並率領部分軍隊回頭迎戰離柏林僅50哩的俄軍。

索爾恩朵夫戰役(Zorndorf 1758.8.25)中腓特烈原是期望能摧毀絕大部分的俄軍,使其短期間無法再來犯,然而俄軍鞏固的防守,使得腓特烈雖然贏得最後勝利卻也付出巨大的代價,也無法對向後撤的俄軍作進一步的追擊。

戰勝俄軍的腓特烈,一刻也不得閒立即趕往薩克森協防奧軍的進攻。在這個階段中,腓特烈全力避免奧俄兩軍的會合,然而1759年當奧俄兩軍計劃會師奧得河再向普魯士腹地前進時,腓特烈已來不及先各個擊敗了,只得被迫先放棄薩克森回頭對付再度逼近柏林的奧俄聯軍,

七年戰爭的1759年戰局開始,普魯士在各個戰場上有13萬軍隊,而聯軍總兵力接近40萬。年初,亨利親王出奇兵成功地燒毀了奧地利軍隊糧草囤積地,奧地利統帥道恩按兵不動。

7月份的整個戰略形勢是這樣的:西線能力超群的斐迪南親王元帥面對法軍,在Battle of Minden中又獲得一次勝利。

南線腓特烈大帝當面,道恩的奧軍75,000人仍然按兵不動。

東線俄軍總司令換了薩爾特科夫(Saltykov)上將,主力有6萬人。腓特烈自己領兵擋在道恩和薩爾特科夫之間,阻止俄軍南下或者奧軍北上會師。

但是在俄軍當面,多納將軍節節敗退,腓特烈焦躁起來,派威德爾(Wedel)將軍接替,強逼著威德爾以28,000普軍進攻薩爾特科夫的6萬人。

7月23日,威德爾在Battle of Kay(或Paltzig)中失敗,損兵8,300人,東線危急。

腓特烈留亨利親王鎮守原地,警戒道恩元帥,自己帶兵北上,渡奧得河迎擊俄軍。

同時,道恩本人雖然不動聲色,但是他分出24,000奧軍交給勞頓將軍指揮,讓他北上與薩爾特科夫的俄軍主力會合。

勞頓(Loudon)將軍,是奧地利方面,湧現的傑出的青年將才,當年曾經想投入普魯士軍隊,但是腓特烈大帝看錯了他,拒絕接納勞頓為普魯士效命。有點像項羽與韓信的味道。

8月12日,普魯士和俄奧聯軍之間爆發庫勒斯道夫戰役





庫勒斯道夫戰役俄奧軍的防線是東北-西南走向。腓特烈以芬克將軍的一個軍在北方俄軍左翼頂端列陣佯攻,同時集中主力於正東和南方進攻。

但是這次腓特烈的攻勢過於魯莽,戰前偵察不力,他不知道,他所選擇的進攻點,實際上是聯軍防禦最強的部分,而且防線正面有一片池塘,地面鬆軟,不利於作戰。

上午11點半,普魯士主力發動炮擊,60門重炮分成3個炮兵群,猛轟聯軍戰線,俄軍40門大炮被炸毀。普魯士步兵在炮火掩護下,最初一小時進展順利,粉碎聯軍5個超大編制的團,拿下Muhl-Berge突出部。

但是腓特烈不知道,這個突出部後面有一條山谷形成天然障礙,普軍繼續進攻必須越過這條山谷,俄軍就在山谷周圍站穩腳跟,憑險據守。

普軍正面攻不上去,投入騎兵預備隊再攻,騎兵將軍塞德利茨受傷被抬出戰場,

第二任騎兵指揮官符滕堡親王又受傷撤出戰鬥,第三任騎兵總指揮Platen中將變換攻擊點,將主力越過乾涸的池塘進攻,結果陷於鬆軟的地面,俄奧騎兵乘勢在炮火掩護下反攻,普軍陣形大亂,腓特烈的兩匹坐騎倒斃,一發子彈擊中腓特烈胸部,正好打在他的金質鼻煙盒上,腓特烈大帝死裏逃生。



腓特烈大帝:「讓朕死了吧!…我已沒有任何資源了,而且,說實話,我相信一切都輸了,我實在不該在這場毀滅中苟活下來…」

庫勒斯道夫戰役,腓特烈在不熟悉地形的情況下,以劣勢兵力魯莽發動進攻,結果成為他生涯最慘的一次失敗。

腓特烈最常使用的戰術,即是善用普軍機動性佳的特點,在兩軍進行決戰前,腓特烈會迅速地將軍隊主力轉往敵方的側翼,並全力進攻以造成敵軍的混亂,在此種戰術下,既使人數少於對方,但在以主力部隊對付敵軍人數較少的側翼時仍是綽綽有餘。

庫勒斯道夫戰役的失敗,即在於奧俄軍已佔據較高點,由下往上攻的普軍機動性減低,無法出奇致勝,加上普軍人數的劣勢,導致了庫勒斯道夫戰役的挫敗。

普軍死傷逃亡損失慘重,在撤退之後,馬上能集中起來的不夠3,000人,幾天之後,也不過才收攏了18,000人。

此戰腓特烈共損失19,000人,包括6,000陣亡。薩爾特科夫不久晉升俄國元帥。

腓特烈失敗的原因,除了低估對手,戰前偵察不力之外,軍隊素質也很關鍵:經過連番大戰,戰爭開始時紀律嚴明訓練有素的普魯士士兵,差不多全都損失掉了,為了彌補普魯士人力不足,腓特烈不得不把各次戰役中俘虜的德意志各邦(包括奧地利)的士兵補充進軍隊。

普軍素質嚴重下降,這就是普魯士軍隊依靠棍棒和體罰維持紀律的深層原因,當時也是維持軍隊不得已而為之。

庫勒斯道夫戰役是一場腓特烈輸不起的戰役,因為這次失敗之後,薩爾特科夫的俄軍主力、道恩的奧軍主力、奧軍勞頓哈迪克(Haddik)的獨立軍團,成環形雲集在普魯士本土周圍,給腓特烈套上了絞索。

腓特烈本人以為一切已經結束,甚至準備在柏林堅守並戰死。

但是盟國之間的分歧解救了他:薩爾特科夫和道恩之間嚴重不和,俄奧兩軍主力未能在柏林城外會合。

同時,亨利親王的4萬普軍在道恩背後出擊,破壞道恩的交通線,道恩元帥不得不回師應付。

而俄國在這場戰爭中,並不像奧地利那樣有切身的利益,奧軍一撤,攝於腓特烈大帝往日威名,俄軍也覺得犯不著為了奧地利的政治目標火中取栗,於是也撤回奧得河以東,回營地過冬去了。

俄國與奧國似乎都過於害怕腓特烈的軍事天份,害怕被腓特烈奇襲,因此他們並沒有追擊這支破敗的軍隊,轉而趨向於鞏固防守,加上奧俄聯軍的統帥對下一步的行動並無法有一致的看法,所以兩軍就分開各自行動了。

這對普魯士而言,又是一個幸運的發展,腓特烈就稱其為「布蘭登堡家族的神蹟」(miracle of the House of Brandenburg),因為如果奧俄聯軍決定給予普魯士最後一擊的話,他們將輕易地消滅普魯士軍隊並佔領柏林和整個布蘭登堡。

腓特烈尾隨道恩向南,與德勒斯登境內的亨利親王會師,總兵力又恢復到6萬,與道恩的奧軍主力對峙。

時值隆冬,雙方的補給都困難,腓特烈派出芬克(Finck)將軍率一個軍15,000人穿插至敵後,破壞道恩的交通線,同時搜集補給。

老謀深算的道恩元帥,表面上不動聲色,暗中派出32,000奧軍離開大營,分三路悄悄包圍了芬克的部隊,在Battle of Maxen中於雪地裏發動奇襲,11月20日下午,芬克全軍投降,奧地利僅損失934人。

兩星期以後,奧軍又消滅了另一支腓特烈派出來破壞交通線的支隊,殲滅Diericke少將的3個營。這樣的零散損失,都是普軍所承受不起的。

庫勒斯道夫戰役後,不僅腓特烈自己負傷,普魯士本身的士兵及資源皆已陷入嚴重的不足。

腓特烈所受到的身心壓力到此可說是到達了極限,在腓特烈寫給他大臣的信中,他就表達出對戰爭的絕望,「…我已沒有任何資源了,而且,說實話,我相信一切都輸了,我實在不該在這場毀滅中苟活下來…」,腓特烈大帝的絕望使得他命令軍隊向他姪子(即他的繼承者腓特烈·威廉二世(Friedrich Wilhelm II)宣示效忠,而自殺的念頭亦在他腦中揮之不去。

而在普軍重建的過程中,腓特烈的弟弟亨利親王擔起所有軍隊的最高統率權。他使普軍避免被奧軍殲滅。

而腓特烈亦從絕望中重新站立起來,準備要帶領他的國家走向勝利。



「腓特烈大帝的滑鐵盧~」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8 12:45 | 【腓特烈Total War】

1760腓特烈大帝的逆轉勝




e0040579_1213725.jpg

奧地利12萬青年12萬軍

鐵壁合圍3萬普魯士軍

腓特烈大帝愈挫愈強~

1759-1760年的冬天,大概是腓特烈最困難最絕望的一段時間。


腓特烈大帝的逆轉勝!!




1760年戰局仍然是以普魯士的挫敗為開始。

這一年,普魯士在各個戰場的兵力,總和只有11萬,還不如南戰場道恩元帥的奧地利軍隊多。

奧地利道恩元帥兵多將廣,敢於分出兩支部隊,分別由勞頓萊西將軍(Franz Moritz von Lacy)指揮,與主力配合作戰。

..&..

奧地利帝國雙壁-勞頓萊西

奧地利方面,湧現出兩位傑出的野戰指揮官青年將才,一位是勞頓(Loudon)將軍,當年曾經想投入普魯士軍隊,但是腓特烈看錯了他,拒絕接納勞頓,腓特烈大帝在庫勒斯道夫戰役遭到勞頓的痛擊。

另一位是萊西將軍(Lacy) ,道恩的參謀長,霍克奇戰役的計畫者。這兩人都有獨當一面的帥才,而且年輕氣盛,比謹慎的道恩元帥積極得多。

在後來的戰爭過程中,萊西勞頓經常獨立指揮奧軍一部,後來都晉升到元帥軍銜,爬上奧地利軍界最高階梯。但是他們兩人之間後來卻互相嫉妒,水火不容。

6月,普魯士留守西里西亞的Fouque中將1萬2千人,被勞頓消滅,Fouque本人被俘。

同時,腓特烈想甩開當面道恩主力,捕捉萊西將軍4萬人的軍團殲滅之,雖然成功地奪取了萊西的輜重,卻被萊西溜掉了。

8月,萊西、勞頓、道恩三軍大會師,11萬5千大軍以4倍的數量優勢鐵壁合圍,普魯士僅有3萬人。

這一次,道恩必欲置腓特烈於死地而後快。在道恩看來,腓特烈在1比4的劣勢下,應該不敢孤注一擲地接受會戰。

為了不讓腓特烈溜掉,奧軍又分出勞頓將軍2萬4千人,繞道腓特烈背後。正面道恩萊西9萬大軍以泰山壓頂之勢逼近。

他們沒有想到,腓特烈的個性遇挫愈強,硬是要打這一仗,而且是主動採取攻勢!

1760年8月15日 李格尼茨戰役(Battle of Liegnitz)

齊騰騎兵~奇襲勞頓軍團!!!!


歐洲最強「燒帕雞ㄟ」的腓特烈大帝他雖然準備以3萬人進攻12萬奧地利大軍,但是這次沒有硬碰硬的打算。

8月14日夜,腓特烈悄悄地轉移營地,讓道恩主力的打擊撲了個空。

乘奧軍主力和勞頓還差幾英里沒有會合的空隙,讓普魯士騎兵將領齊騰掩護後方,全軍悄悄向南,迎擊勞頓的2萬4千人軍團。

8月15日淩晨3點,也在連夜行軍的勞頓沒有料到會遭遇普魯士全軍,急忙以左翼騎兵發動一次衝鋒,爭取時間,主力佔領陣地,呈向西的弧形,中央內凹。普軍很快擊退了奧地利騎兵進攻,進一步以炮火轟擊奧軍右翼,發展初期勝利。

普軍中央步兵1萬4千人向東進攻奧軍防線中段,本來地形不利,必須仰攻,但是奧軍事先對打這一仗也沒有思想準備,清晨6點,勞頓將軍開始有秩序地向後撤過Katzbach河,道恩元帥的奧軍主力趕到的時候,戰役已經結束,奧軍損失3千人,受到一個意外的挫折,但是並沒有傷及元氣。

李格尼茨戰役之後,齊騰晉升騎兵上將。

1760年11月3日 托爾高戰役(Battle of Torgau)

腓特烈4萬8千人 大戰 道恩5萬3千人


李格尼茨戰役的小挫,讓道恩元帥吃了一驚,也讓經過一年多連續失敗的普軍恢復了自信。

因此,當腓特烈率軍指向西里西亞的時候,道恩儘管仍然在數量上佔有絕對優勢,還是謹慎地撤出西里西亞,採取守勢。

整個8月份,道恩的8萬人和腓特烈、亨利兄弟會合後集結的5萬普軍對峙,雙方比賽機動,沒有會戰發生。但是整個戰略形勢對普魯士仍然嚴峻。

10月,東線俄軍分出Totleben少將切爾尼謝夫(Chernyshev)中將兩個軍共17600人,突擊柏林,一開始被守軍擊退。但是10月7日,萊西將軍率從道恩主力分出的1萬8千奧軍,與俄國遠征分隊會合,再次進攻。

10月9日,柏林投降。腓特烈急忙率軍來救柏林,俄奧聯軍遂放棄柏林,俄軍回到奧得河上的主力營地,奧軍萊西部南下,與道恩主力會師於薩克森境內,共5萬3千人

奧俄聯軍屯兵於奧得河以西,托爾高城下,面向南方擺開陣勢。11月3日,托爾高戰役開始。

腓特烈的兵力有4萬8千人,246門大炮,其中包括181門重炮。

這次戰役,腓特烈大帝的計畫有新的特點:他命令齊騰率1萬8千人(1萬1千步兵和7千騎兵)在南方正面牽制奧軍主力,腓特烈本人率領主力3萬人,分3個縱隊行軍,悄悄從奧軍右翼外側繞到北面,奧軍的背後發起攻擊。

普軍主力清晨6點半出發,中午時分腓特烈自己所在的第一縱隊繞到奧軍陣地背後,但是第二第三縱隊還有大部分重炮沒有跟上來。

奧地利軍中的克羅地亞輕步兵偵察到這個動向,向道恩報告,道恩立即從南方正面分兵向北抵擋,形成一個空心大方陣。

e0040579_12132956.jpg下午兩點,腓特烈為了抓緊時間,不顧迂回部隊還沒有到齊,命令發動攻擊,由於奧軍開始有了準備,炮火猛烈,普魯士第一梯隊10個營擲彈兵,死傷三分之二,退下來,緊接著,第二波攻擊也告失敗。

一直到下午4點半,普軍北方戰線逐次投入兵力,始終未能突破奧軍防線。

腓特烈大帝本人被一槍擊中,子彈穿透幾重棉衣,卻沒有透入身體。

在南方正面,奧軍萊西將軍面對著普軍的齊騰

齊騰本來擔任的是佯攻任務,但是他充分發揮主動性,以一次接一次的衝鋒,緩慢地把萊西推向東北方向易北河邊。

這樣,萊西和背後及右翼的道恩主力間拉開一段距離。

下午4點,齊騰突然兵鋒一轉,向西北方向衝進這個缺口,以本身4個騎兵旅,加上薩爾登(Saldern)將軍的近衛騎兵旅,猛攻道恩主力。

北方許森(Hulsen)將軍率領第二和第三縱隊最後趕到的兵力,也發動最後的突擊,正好與齊騰形成前後夾擊。

奧軍總司令道恩元帥受傷,代司令奧唐納(O’Donnell,愛爾蘭人) 看到陣地已不可守,下令總退卻。

這一戰普魯士取得了勝利,但是代價高昂:奧地利損失1萬5千人,普魯士方面的損失,各種資料估計從16670人到24700人不等,大約總在2萬以上。

後世的評價,拿破崙認為腓特烈在這次戰役中犯了分散兵力的大忌,理應遭受慘重的失敗才對。

克勞塞維茨則認為,腓特烈是在實驗現代戰爭分進合擊戰術中把部隊分為幾個部分,協同作戰的新方法,只不過這次不太成功而已,因為下一次戰役-博克施道夫戰役(Battle of Burkersdorf)中腓特烈將成功運用了這種手段。(網整)

【YouTube】Prussia軍歌



「腓特烈大帝的逆轉勝~」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08 12:12 | 【腓特烈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