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カテゴリ:【東寧王國 Total War】( 5 )

東寧王國 Total War

東寧王國建國祭
1664 台灣 東寧王國


e0040579_1723281.jpg


鄭森公「開國立家」「建都承天府」「立萬世不拔基業」

e0040579_7302315.png

17世紀稱霸東亞海域-臺灣國古戰艦




入侵(中國人稱為收復)荷屬台灣的漢和混血兒「鄭成功」的漢文名字是"鄭森"。
明末唐王賜名"朱成功"
所以百姓稱他為"國姓爺"

清朝不承認他的政治正當性~
所以清代文獻裡都貶稱他為-「鄭成功」,在「鄭成功」的前面都有加料的如「逆賊鄭成功」、「海賊鄭成功」~而日後台灣人也傻傻跟清朝政權叫-「鄭成功」~

滿州人稱為「臺灣」真正的奧義是有專家學者提供的,當時還沒征服「東寧」時,以貶詞「鄭成功」稱呼不承認獲得明朝皇姓的「朱成功」(鄭森),以賊居之島稱呼「臺灣」。

「臺灣」2字比劃這麼多,不知其中邪惡奧義者,還以為是此稱呼是如何的端莊典雅哩.罵人又不帶髒字..lol

武力解決時打架沒好話,嘴炮先行,「臺灣」其實是指那一群明朝低等人類,跑到一個蠻荒島嶼港灣。

《左傳·昭公七年》:「人有十等。下所以事上,上所以共神也。故王臣公,公臣大夫,大夫臣士,士臣皁,皁臣輿,輿臣隸,隸臣僚,僚臣僕,僕臣臺……若從有司,是無所執逃臣也。逃而舍之,是無陪臺也。」

宋 王安石 《和微之登高齋》:「 魏王 兵馬接踵出,旗纛千里相搪挨。當時謀臣非不眾,上國拔取多陪臺。」

清 俞正燮 《癸巳類稿·僕臣臺義》:「僕則三代奴戮,今罪人為奴矣。謂之臺者,罪人為奴又逃亡,復獲之則為陪臺。」

臺乃臣之臣,末等奴隸。泛指微賤罪隸。

鄭森軍隊沒有足夠的給養使用流寇戰法,依靠行動迅速、軍容浩大震懾毫無準備的州縣,迫使他們自動投降,然後堅壁清野,掠奪浮財和物資,棄空城而去。

清軍駐防部隊趕到時,只剩下必須救濟的飢民,使得民心盡失~南京之役兵敗後,中國沿海也漸漸混不去了 因此決定尋找新的根據地,一是菲律賓 二是台灣。

鄭森比較起來認為台灣荷蘭人兵力較弱~從印尼來援又遠~台灣漢人外勞又多~就決定入侵荷屬台灣。

鄭森剛開始以明朝正朔起兵,當然是事實,但是往後的發展有了極大變化。

雖然鄭森宣稱「反清復明」,但是鄭森早在來台之前就和清廷有過6次談判。

清廷起初以賜地、封爵來招撫鄭森,鄭則要求把福建全省及廣東和浙江的5個府交其屯兵籌糧。但清朝堅持要剃髮結辮。

在清方數度想中斷談判時,鄭森曾放低姿態,不僅親自列陣接下清朝敕印(1651年),且派使進入清營餽贈禮物,要求再議。

鄭森還表示清廷若接受其條件,他可奉清朝正朔。

鄭森與清朝的談判都未經他所奉為正朔的南明永曆皇帝的授權與許可,甚至當永曆皇帝命令鄭森出兵共擊清軍時,鄭森卻仍按兵不動,未出兵援助困處西南的永曆帝。

1661年,延平郡王鄭森驅荷開臺,作為反清復明根據地,首先將臺灣命名為「東都明京」,仿照中央政權制度,設承天府,下轄天興、萬年二縣,已初步展現建立延平王國的企圖。

至其子鄭經繼位,更進一步改「東都明京」為「東寧」,廢承天府,而有了獨立建國的雛形。

這種棄絕明朝之舉,非常明顯.....到鄭森死後,1667年滿清派遣總兵孔元章到臺灣見鄭經議和,鄭經回應:「臺灣遠在海外,非中國版圖,且先王在日,亦只差削髮二字,依朝鮮則可,先王之志不可墜」

因此「鄭成功」不是什麼"中國民族英雄"~他遙奉明朝正朔,仿日本幕府模式(永曆帝類似日本天皇地位),「反清復明」只是口號,在東亞貿易網與荷蘭、日本、西班牙、英國等爭雄,是「棄絕中國,東寧建國」真正的"台獨英雄"~

不過「鄭成功」雖然是漢人「棄絕中國,東寧建國」的"台獨英雄",卻也是臺灣平埔族視為滅族的劊子手!

以下內文中稱「鄭成功」者只是因為積習(奴性)難改~SORRY SORRY~正名鄭森~特此致歉!

e0040579_9562375.jpg


台灣史上漢人建立的第一個台灣國王朝-東寧王國
台獨始祖-鄭森
1647 鄭森向日本幕府乞兵抗清
英勇抵抗軍鄭森入侵的荷蘭末代臺灣總督-揆一
荷蘭在臺灣的第一戰將-貝德爾(Thomas pedel )
1661 東寧王國 開國海戰-臺江內海大海戰
1661 鄭森滅族式暴行-平埔族大屠殺
1662 鄭森征菲律賓國書
1662 兄弟爭位-鄭經VS鄭襲
1668 荷蘭最後在臺灣-巴爾塔沙.博多艦隊
1674 東寧王國在臺灣-鄭經西征
1681 東寧之變
1683 滿清入侵臺灣-叛將施琅
東寧王國遷移菲律賓計劃

e0040579_18132858.jpg


其他:

最早擊敗白人艦隊的亞洲人-鄭芝龍
東寧王朝特種兵-鐵人部隊
東寧王朝特種兵-藤牌部隊
東寧王朝烏鬼軍-台灣最早的外籍傭兵
玄天上帝和媽祖
鄭經與英國人
馮錫範死守論與劉國軒降清論
建國與流亡-鄭成功與蔣中正
台南都 鄭森公文物館
東都明京-普羅民遮城

375年前 The Kingdom of Tungning

「東寧建國,別立乾坤」


寶島壯麗,物產豐隆,臺灣世胄,遠東稱雄。
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脫亞入歐,促進建國。
獨立維艱,緬懷諸先烈,勝選不易,莫徒務近功。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自由~民主~臺灣國。


e0040579_322382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4-14 11:39 | 【東寧王國 Total War】

1674東寧王國在臺灣-鄭經西征

愛乳母 也愛江山~
面對侵華滿皇康熙鼎盛的國勢
挺直腰桿
「東寧建國,別立乾坤」-鄭經
臺灣東寧國王西征中國
Kingdom of Tungning


e0040579_1250227.jpg


鄭經(Cheng Ching 1642年10月25日-1681年3月17日),字賢之、元之,號式天,乳名錦,因此暱稱「錦舍」。為延平郡王,大明招討大將軍,台灣的統治者,鄭森(成功)長子。

即位後稱自己為嗣封世子,被英國人稱為台灣國王。

鄭森進攻台灣時,讓鄭經留守廈門,鄭經卻趁此機會,和弟弟的乳母陳昭娘發生婚外情,並且生了兒子鄭克臧

在當時華人的觀點,和乳母發生性關係被當作是亂倫。

因此鄭森命令鄭經,將那位乳母處死,鄭經卻暗中將她藏起來。

這件事後來被唐顯悅告發(他是鄭經正室——唐氏的祖父),鄭森一向執法嚴厲,鄭經違抗命令,使得鄭森相當生氣,他告訴防守金門、廈門的鄭泰、洪旭,要處死鄭經。

鄭泰、洪旭不肯執行鄭森的命令,使得台灣和金門、廈門呈現緊張關係。

1662年6月23日,鄭成功去世,在台灣的黃昭以鄭經得罪鄭成功,沒有資格繼承鄭氏王朝,聯合其他將領,擁立鄭成功的五弟鄭襲代理招討大將軍。

消息傳到廈門,鄭經宣佈自己為嗣封世子,鄭氏王朝因此分裂為二 。

此時鄭經為了解除清軍的威脅,提出將鄭氏王朝加入清朝的朝貢體系,但仍保留政府、軍隊,派使者前往北京和康熙帝交涉。

鄭經利用和清朝停戰的機會,於12月11日進攻台灣, 從禾寮港上岸並和黃昭戰鬥,黃昭被流箭射死,其餘軍隊向鄭經投降。

鄭經勝利後進入安平,處死幾位鄭襲的心腹,並將鄭襲帶回廈門,結束這場爭奪戰。

1663年一月,鄭經發現鄭泰和黃昭有書信聯絡,和清朝談判又是由鄭泰負責,鄭經開始懷疑他的忠誠,因此將鄭泰監禁,鄭泰的弟弟和兒子都投靠清朝。

而鄭氏王朝內鬥又再發生,使得人心開始不穩,許多將領陸續降清。

鄭經入台當年,旋即將東都改為東寧,並將原來的天興縣、萬年縣升為「州」。他對人家說,他不是不能戰,而是「不欲重苦沿海吾民,故效張仲堅(傳奇小说中的人物名,隋末人又稱虬髯客“有海船千艘,甲兵十萬,入 扶餘國 ,殺其主自立。”)遠絕扶餘,不與中土爭衡。」

1666年,鄭經所倚重的佐臣陳永華,在和鄭經的一次談話中也說到:「清朝亦知我們株守而無西意」(江日昇,《台灣外記》)。從談話中可知鄭經此時只有「株守」台灣之意,沒有西征的意圖。

1669年鄭經在給滿清的官員率泰的書信中說到:「曩歲思明﹝鄭成功改廈門為思明﹞之役,…全師而退,遠絕大海,建國東寧,別立乾坤,自以為休兵息民,可相安於無事。」(川口長孺,《台灣鄭氏紀事》)其中「東寧建國,別立乾坤」一句為日後臺灣建國人士尤為讚許。

荷蘭雖然被鄭成功擊敗,卻企圖奪回台灣;恰好康熙帝之前拒絕了鄭經的條件,也有意趁鄭氏王朝人心不穩,發動攻擊,荷蘭便和清朝結盟對抗鄭經。

11月18日,清荷聯軍進攻金門、廈門。

戰鬥中鄭軍雖然一度壓制清軍,但武裝難以和荷軍對抗,人數過少也無法持久作戰,鄭經決定放棄金門、廈門兩島,退往銅山島。

清荷聯軍戰勝後,荷軍統帥博多(Balthasar Bort)不斷催促清軍進攻台灣;但清朝傾向將鄭經招降,避免荷蘭佔領台灣,造成新的海上威脅, 雙方合作破裂,博多單獨進軍台灣。

1664年1月19日,博多率領約800荷軍在打狗上岸。

鄭經知道消息,提出將南澳島讓給荷蘭,作為雙方締結同盟對抗清朝的條件。

博多堅持要奪回台灣,不肯接受,繼續和鄭軍僵持,但他也無力攻下台灣,最後於3月1日返回巴達維亞。

不久鄭經拒絕了清朝的談和,但因為軍隊缺糧、人心也開始不穩,放棄銅山島而前往台灣。

鄭清談判破裂,使得荷蘭打算再次進攻台灣,荷軍於8月佔領基隆當做據點,並且遊說清朝派兵。

1665年四月,清荷聯軍進攻澎湖,卻在中途碰到颱風,損失很多船隻,只得撤退。

清朝也因此放棄進攻台灣,恢復和鄭氏王朝談判,但在1667年及1669年的兩次談判,都因鄭經不肯薙髮而沒有結果。

清軍威脅解除後,鄭經致力於台灣的平定,於1666年進攻基隆,雖然沒有攻陷,但荷軍終究認為基隆難以防守,於1668年棄守,荷蘭從此放棄奪回台灣。

鄭經退守台灣後,試圖透過貿易來提升國力。因為清朝實施遷界令,他接受陳永華的提議,賄賂清朝將領進行走私。

由沿海流民負責轉運貨物,當時台灣的漢人男多女少,甚至進行婦女的人口交易。流民也負責替鄭軍據守島嶼。

德川幕府是東寧王國重要的貿易夥伴,台灣大量輸入日本的銅、鉛、盔甲,以支援戰爭的需要,雙方的貿易量在1665年到1672年達到高峰, 而為了加強鄭、日的貿易關係,鄭經允許日本商人住在基隆。

:「臺灣王鄭經智勇雙全,比我們太閣豐臣秀吉還厲害~」

英國東印度公司也因鄭經的邀請前來台灣,雙方於1672年簽訂通商條約。

鄭經因此透過英國獲得火藥和兵器,英國人也幫助鄭軍訓練炮兵,鄭經還借用英國炮兵打戰。

鄭經也於1670年和1671年兩次準備派艦隊征討馬尼拉,但因為三藩之亂鄭經率軍西渡福建支援耿精忠而沒出兵菲律賓。

鄭經也自稱「東寧國主」,西洋人稱他叫做「The king of Tyawan」,1670年英人東印度公司負責人Henry Darces上書鄭經,稱呼他「Your Majesty」(陛下)。

到了1674更定官制後,鄭經的屬僚不再自稱「卑職」,而都改稱「臣」了。鄭經甚至不再如鄭成功時期那樣對明朝宗室、遺老的禮遇,而停止供應他們的生活費,使得明朝寧靖王淪落到竹滬(今高雄縣岡山一帶)開墾。

鄭經西征

1674年4月21日,耿精忠響應吳三桂發起的三藩事變,以提供戰船給鄭經,請求鄭經出兵,鄭經答應。

五月,鄭經從台灣出發,抵達廈門,要求耿精忠將漳州、泉州交給鄭經。

耿精忠這時已經擁有整個福建,認為鄭經兵力太少,早已取消和他共同作戰,拒絕鄭經的要求。

鄭經於是佔領海澄、同安,耿精忠則以斷絕和鄭經貿易作為報復,雙方開始交惡。但是泉州、漳州、潮州陸續投靠鄭經,耿精忠見鄭經聲勢逐漸高漲,向他交涉,希望將泉州交還,鄭經不允許。

e0040579_12524431.png耿精忠決定用武力奪回泉州,鄭經派劉國軒於塗嶺(今泉港區塗嶺鎮)擊退耿軍,接著又為了爭奪漳浦而發生戰鬥。

直到1675年一月,耿精忠履行之前的約定,提供5艘戰船給鄭經,並以楓亭(今仙遊縣楓亭鎮)為界線,北方屬耿精忠、南方屬鄭經,雙方才停止鬥爭。

鄭經雖於之前兩次擊退廣東的清軍,仍然有潮州的轄縣不肯服從。與耿精忠和解之後,鄭經打算南征潮州,他先派劉國軒擊敗尚之信,自己率軍抵達海澄。

這時漳州守將黃芳度私底下和清朝聯繫,鄭經懷疑他的忠誠,要他出城和自己見面、或者是派兵一同進攻,這兩項命令黃芳度都不服從,並於六月舉兵反抗。

鄭經親自包圍漳州,於11月22日將漳州攻陷,迫使黃芳度投井自殺。為了報復黃梧破壞鄭家祖墳,鄭經車裂黃梧、黃芳度的屍體,黃芳度留在漳州的族人都被處死。

1676年尚之信再次遭鄭軍擊敗,只得加入三藩反清陣營,並將惠州割讓給鄭經

這時鄭經已經擁有漳州、泉州、潮州、惠州四座首府,但附近都是盟友,沒有清軍的領土讓他奪取,因此容易因領土爭奪和盟友起衝突。

五月,耿精忠打算會合吳三桂進攻江南,徵召汀州總兵劉應麟出師,劉應麟不願派兵,暗中聯絡鄭經,攻下汀州。

這件事造成鄭、耿同盟再次破裂,耿精忠面臨鄭、清包圍,只好向清朝投降。少了耿精忠,鄭經必須直接對抗清軍主力,他先派3萬人進攻福州,卻於11月20日在烏龍江被清軍擊敗,其他領地也相繼失守,鄭經只得退回廈門。

鄭經戰敗後,試圖堅守廈門。他派出將領防守福建、粵東、浙南沿海的島嶼,穩定軍心,等到劉國軒返回廈門,鄭經任命他統帥大軍,準備反攻閩南。

1678年3月10日鄭經派遣劉國軒先攻下江東橋,切斷漳州、泉州的聯繫,經過約3個月的包圍,於7月28日攻陷海澄,但接下來在漳州、泉州一帶的戰鬥,都沒取得決定性的勝利,戰況出現僵局。

十二月,清朝再度恢復遷界令,北從福州、南到詔安的沿海都設立要塞, 並且蓋圍牆當作界線,使得東寧王國的商業活動大受打擊,無法再透過賄賂清將進行交易。

經過多年的征戰,東寧王國的財務已經嚴重透支,軍隊又缺乏補給,鄭經只得放棄在中國東南沿海的所有據點,鄭經於1680年4月10日退回台灣,並將國事都交給兒子鄭克臧處理。

1681年3月17日,鄭經於承天府去世,享年四十歲。鄭經死後,重臣馮錫範聯絡鄭經諸弟,以鄭克臧非鄭氏骨肉為由,絞殺鄭克臧,立年僅十二歲的鄭經二子鄭克塽繼任。(東寧之變)

(維基百科)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TAIWAN is nothing,it's everything!

寶島壯麗,物產豐隆,臺灣世胄,遠東稱雄。
毋自暴自棄,毋故步自封,脫亞入歐,促進建國。
獨立維艱,緬懷諸先烈,勝選不易,莫徒務近功。
同心同德,貫徹始終~~~自由~民主~臺灣國。

[PR]
by cwj36 | 2013-06-22 16:36 | 【東寧王國 Total War】

最早擊敗白人艦隊的亞洲人-鄭芝龍

臺灣神鬼奇航時代
「荷屬臺灣」入侵明帝國~
1633年金門料羅灣大海戰


e0040579_1091854.jpg鄭芝龍(1604年-1661年),號飛黃,小名一官,有飛虹將軍的稱號,中國福建泉州府南安石井鄉人。

明朝末年以中國南部及日本等地為活躍舞台的商人兼海盜,以所經營的武裝海商集團——一官黨著稱,發跡於日本平戶藩,為台灣東寧王國開創者鄭森(鄭成功)的父親。

在西方文獻中,則以「Iquan」(一官)聞名於世;「Quon」、「Iquon」、「Iquam」、「Equan」所指均為其人。

他曾受天主教名洗禮天主教名尼古拉(Nicholas),同時信仰海神媽祖與佛教道教的摩利支天菩薩 ,在日本,還參拜過神道的八幡神。

鄭芝龍於1624年將基地從日本遷到台灣笨港(今台灣國雲林北港附近),此後不久,荷蘭人登島,驅逐了以臺灣島為基地的其他勢力。

鄭芝龍遂攜妻子定居於大陸沿岸,擁有當時福建沿海實力最強大的一支武裝勢力及商業團隊,橫行於台灣海峽,並於1633年於福建南金門沿海擊潰荷軍艦隊,予明朝控制海路各國商船舶靠費用,鄭芝龍也因此迅速富可傾國。

1628年(明思宗崇禎元年)工科給事中顏繼祖奏摺寫道:「海盜鄭芝龍,生長於泉,聚徒數萬,刼富施貧,民不畏官而畏盜。」

同年鄭芝龍自台灣率領十八芝進攻泉州,大破明朝福建艦隊,北京震動。

崇禎初年福建總督招安海盜,鄭芝龍奉招歸附明朝政府,1628年,接受福建巡撫招安,為明廷守備沿海以防海盜和荷人進攻,官至都督總兵官。

荷蘭第四任長官普特曼斯在統治台灣時獲得大量的生產利益,此時便看到了荷蘭人更大利益的所在。原本佔領大員的主要目的,就是想以大員(台灣)做為對中國貿易的跳板或中繼站。

現在目的達成也獲得相當的利益,但一想到若能獨佔中國市場將可獲得無可比擬的美景,頓時得桑望蜀,利令智昏。

因此決定要中國對外貿易全由荷蘭人壟斷,禁止西班牙人、葡萄人介入與中國交易。如此荷蘭人才可壟斷。因而普特曼斯向巴達維亞的荷蘭東印度公司陳明獨佔的利益後,巴達維亞立即批準並以最強大的武力為支援,決定對中國蠻橫動武,以達成獨佔。

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看到了龐大的利益在眼前不惜對中國開戰迫使中國禁止西班牙人和葡萄人從中國採購。

這件事若向西、葡兩國開戰則勝負難預料,若攻擊中國以先進的大砲武器,性能優異的快速戰艦則十拿九穩。所以派了戰艦大划船十一艘

Jacht
Bredam
Weiringen
de Fluyt Warmondt
Texcel
Weesp
Couckercke
Catwijck
Zeeburch
Kemphaen
Salm

交由普特曼斯指揮,另有旗艦密德堡及一艘戎克船打狗號(Tavcoya)。

1633年7月7日荷艦隊進兵南澳,佔廈門。12日,艦隊司令普特曼斯將艦隊分成兩隊,Jacht、Texcel、Couckercke、Catwijck、Kemphaen到廈門灣右側,Salm、Zeeburch及戎克船打狗號到廈門灣北側,攻擊鄭芝龍在廈門灣內正在整修的船隻。

鄭芝龍不料荷人會採用攻擊,因不久前鄭芝龍答應發給台灣方面自由貿易的執照,認為這樣應會使荷蘭人滿意。

所以與海盜劉香在廣東附近會戰完畢後,並未防備荷人來襲,而順勢引兵在廣東靖寇,只將海戰受損的船艦回廈門整修。

7月12日荷蘭海軍與劉香海盜聯合艦隊偷襲廈門,明軍在無防守下大敗,計有鄭芝龍部下十艘船被焚,張永產部下的五艘船亦焚毀,這些被破壞的船隻每艘上面配備有16門、20甚至36門的大炮,可見鄭芝龍的明軍水師實力當時強大到什麼程度。

鄭芝龍在停在廈門的船隊被徹底摧毀。此後,荷蘭軍威大盛,船艦封鎖廈門灣,橫行於鼓浪嶼、金門、廈門之間。

明廷因戰力損失,無力再戰,派員與荷蘭協商,荷蘭人一方面與明廷協商立方面四處略奪。持續騷擾中國沿海一帶,在這亦官亦盜的時代如此行徑荷人並不覺得羞恥。

荷人到處搶奪食物外,還迫使廈門、金門、烈嶼、鼓浪嶼及附近村落每週提供二十五隻豬、一百隻雞、二十五頭牛,否則就再度攻燒。

7月17日起,荷蘭從攻擊河流上游,改為封鎖海面、掠奪船隻。

19日到22日四天中,Zeeburch掠奪一艘柬埔寨船、一艘廣東船,二艘戎克船,其上分別載運鹽和西瓜。Salm及Kemphaen掠奪二艘馬尼拉的戎克船,但其中一艘很技巧的逃走了。

7月26日,明廷指責荷人燒毀大明皇帝的船隻,要荷人賠償戰爭損失,並退回到不屬於中國的大員,貿易方面一定要協商簽約。荷蘭人自恃優勢武力,對獨佔中國市場的大餅指日可望,當然對明近的協商感到不耐煩。

巴達維亞方面擺出戰勝者的姿態,認為一定要迫使中國政府不再與西班牙人、葡萄牙人交易。如果中國不同意就必須再度對中國作戰,直到達成目的。

鄭芝龍對荷人的偷襲廈門深惡痛絕,發揮江湖人的本色,將自己擁有的私人海上武力調集,使用全新的英國大砲,配上有長年豐富海上經驗的老幹部,積極準備戰艦、放火船外,並發出懸賞令:每人給予二兩銀,如果戰事延長,額外給予五兩。

每隻縱火船有十六人,每人須帶木或草,如果燒了紅毛船,給二百兩(由十六人均分),一個紅毛人頭五十兩。

懸賞令所動支的金錢全由鄭芝龍個人負擔,直接發放,不需經過政府官員的層層剝削及延遲。在船艦的準備方面,在海澄、劉五店、石潯、安海共集合三十五隻大戰船,一百隻放火船,及其他大小船隻共四百隻,準備全力與荷軍一決勝負。

台灣長官兼艦隊司令普特曼斯發覺鄭芝龍的介入,頓覺兵力不足,於27日尋求海盜劉香、李國助和Sabsicia等人的協助,要他們與荷蘭人聯合起來對中國開戰,荷人提供大員、巴達維亞及其他要塞之處做自由停泊買賣。

荷軍自攻打廈門只經過22天,到了8月3日荷軍業已感受到鄭軍軍事壓力及懸賞令的恐怖威力。

普特曼斯寫給劉香的信中提到:「……一官屢屢用放火船及兵船企圖於漳州河壓倒我們,我們不時受到損害及恥辱而不得不逃走……」荷軍於是將必要的財貨轉移到吃水較深,不易受到放火船攻擊的密德堡號上,再轉運到澎湖,普特曼斯的海上優勢,因鄭芝龍的出現突然之間消失殆盡。

8月12日,紅毛人企圖登陸,張永產與同安知縣熊汝霖防禦海岸得宜,紅毛人未能得逞。8月14日、18日、19日有海上戰事。

8月24日至27日有颱風,普特曼斯將船隊開到銅山避風,同時再獲得一百名士兵的增援。9月5日,普特曼斯在銅山避風後,不忘強盜本色,攻擊銅山一帶,搶了一些牛、豬、雞。9月8日,又進行掠奪牛、豬、雞。

9月18日,鄭芝龍與劉香有激戰,劉香敗,逃往澎湖。

明帝國崇禎皇帝十分不滿荷蘭人在中國殺人放火掠奪財富,下令派路振飛為巡按查辦,9月22日,福建巡撫鄒維璉接到聖旨懲荷。

9月28日荷蘭人決議再將艦隊開往金門,但又遇颱風,直到十月初。十月六日,普特曼斯與海盜共同搶劫一個島不知島名但有農夫、有米、有動物的島。

10月8日,中國方面有下列記載:「……初六日(陽曆十月八日)……至古雷吉釣灣,見有夷船一隻,近在岸旁,即督昆等帶領衝鋒兵三十餘名喊殺,夷眾忙亂跳水者,下沈者,被我兵殺死無數,搶獲三十餘名,斬級十餘顆……」

10月10日,荷艦受到中國艦的攻擊,海盜馬上救助荷蘭人,並向普特曼斯邀功。

10月15日福建巡撫鄒維璉在海澄誓師,令鄭芝龍為前鋒。

10月17日鄭芝龍報告:「卑職督率船隻扼要烏沙頭,據報夷夾板船九隻,劉香賊船五十餘隻,自南北上,遊移外洋。」

10月18日,荷人見在金門北角有四、五十隻中國船艦,故將船隊靠於金門西南角。

10月19日,荷人收到戰書。

10月20日,海盜劉香將所掠到的二十隻牛送給荷蘭人。

10月22日五鼓之時,鄭芝龍不顧惡劣氣候率軍自頭圍開船,天明時到金門的料羅灣,灣內有荷戰艦九隻,海賊船五十餘隻。所謂擒賊擒王,鄭軍仍決定以攻擊荷艦為主。

一聲令下,鄭軍約一百四十隻船分為二隊,二面包抄一齊攻擊。縱火船的弟兄勇冠三軍,無視荷艦砲火的猛烈及毛瑟槍的密集射擊,一一爬上荷艦Jacht及Brouckerhaven並立即放火,隨著多處著火沉沒。

Stootodijck、Weiringen二荷艦與鄭芝龍的大戎克船相遇,鄭方以英國大砲猛烈攻擊下亦告沉沒。

荷蘭主帥普特曼斯親眼看到鄭芝龍的海上武力,能將引以為傲的荷蘭大型戰艦以一對一的擊沈,心中感嘆萬千,自知武力比不上鄭芝龍。悔恨向明國開戰,不管同在料羅灣內尚有五十隻同盟海賊船的死活,另一方面也顧不得也。下令撤退脫離戰場。

荷軍空前失敗,除了四艘大划船沉沒外,剩下5艘也受重創,戎克船全部著火沉沒。荷軍深受重創,自報83人陣亡。此即是著名的1633年金門料羅灣海戰

戰後中國方面明確的要求是:

1. 荷蘭人到非中國屬地的大員(臺灣)去,不可到中國沿海。
2. 荷蘭人需賠償戰爭損失。
3. 中國人載貨到大員做貿易。亦即荷人無直接與中國貿易的權利。

海戰後荷蘭台灣長官兼艦隊司令普特曼斯無法對上司交待,也無顏面對江東父老。索性辭去艦隊司令之職,自此荷蘭人在海上不敢與明軍對壘30年。再也不敢奢談獨佔中國市場。鄭芝龍的地位也無人可比擬。

1633年金門料羅灣海戰結束後,荷軍大敗,普特曼斯質疑劉香,為何緊要關頭的10月22日不見他的船隻前來協助?

劉香在11月26日回函,稱受到颱風影響無法前往,同時普特曼斯的另一海盜朋友李國助也稱強烈北風襲擊下無法成行。

劉香與李國助一致表示要共同打擊鄭芝龍。

他們與鄭芝龍原屬同道,鄭芝龍現在卻站在官方地位打壓圍剿他們,此氣難消。

況且有事實證明在料羅灣海戰前劉香已數度遭鄭芝龍攻擊,4月17日,鄭芝龍亦將李國助的二隻戎克船擊沉。

普特曼斯雖然懷疑劉香與李國助見風轉舵,但缺乏證據,況且料羅灣海戰時,自己也不顧五10艘同盟的海盜友船獨自逃脫,又想到今後與劉香等仍有合作空間,所以也不想將關係破壞。

明廷在金門料羅灣海戰結束後,十分注意海盜的行動。

12月30日,鄭芝龍積極準備攻打劉香。並多次徵召商船改為戰船,以剿滅海盜優先。

劉香倍感壓力四處逃竄,逃竄時也發揮海盜本質,到那裡便搶到那裡,也搶貿易船隻。再把搶來的貨以低價賣給大員的荷蘭人。

1634年2月21日,劉香在白石島和海豐附近搶奪30隻大戎克船,夜犯潮州惠來縣城,「擄人登舟,發票取贖。」 3月15日,劉香鄭芝龍的部將在漳州河激戰,又掠奪了十二隻滿載的戎克船。

劉香向普特曼斯建議聯合出兵中國及澳門。普特曼斯深知目前荷蘭剛剛戰敗,無力再挑起戰端,所以推稱目前正與中國交涉中,無法聯合出兵。

況且普特曼斯被鄭芝龍狠狠修理後,體認到既然打不倒中國,則應調整方向,向中國示好,才不失荷人原來的亦商亦盜精神。

重建與中國的關係變成最優先,若劉香妨礙到與中國的貿易,普特曼斯亦將視劉香為荷蘭人的敵人。

劉香有感普特曼斯的善變,所以越過了普特曼斯,直接派人到巴達維亞,向荷蘭東印度公司說明聯合出兵中國及澳門之利益。當然巴達維亞不理會劉香的建議,同時也自知戰艦上也比不上明軍。

普特曼斯進一步拒絕海盜劉香前來大員(臺灣),此事令劉香大為光火,去年十月二十二日海戰前,普特曼斯承諾劉香提供大員、巴達維亞及其他要塞供其自由停泊買賣,如今不到半年,荷蘭人就反悔,引起劉香攻擊荷人的念頭,此時又有一位普特曼斯派往澎湖當使者的翻譯Lacco(六哥),向劉香陳述荷蘭人在熱蘭遮城擁有許多財寶,更引起劉香覬覦。

1634年(明思宗崇禎7年)4月9日,海盜劉香率領六百名海盜部隊登陸大員,並架設雲梯爬上熱蘭遮城(臺南)。荷人立即反抗,引發一場攻城陸戰。

荷方奮力抵抗,雙方激戰互有損傷,時間一久,對守城的荷方有利,因荷方乘調集一千多名原住民加入戰場,劉香看到大批敵援軍到達,只得退出戰場。

但心有不甘,在海上結集五十隻船進行封鎖大員港及堯港。荷方也知無力以海上武力驅離,莫可奈何。

在這次攻擊中,劉香方面陣亡人數達17人。過後,普特曼斯認知到過去自已的武斷是錯誤的,也覺醒到想藉與海盜合作獲取中國的貿易許可,是極為危險又愚蠢的事。

此外,熱蘭遮城亦加強防禦,屋頂上面海方向新架設了四門大砲。

e0040579_17445834.jpg隔年1635年5月23日,在廣東田尾洋海戰中,鄭芝龍攻擊劉香的乘船,攻打其海盜劉香,其弟鄭芝虎隨征,鄭芝虎「口含鋼刀,手持藤盾牌,船尾繩盪躍」跳至劉香船上格鬥,「格盜殆盡」幾乎殺光劉香手下海盜。卻大意中伏,遭到漁網網住擲入海裡,因而溺斃。

而一代傳奇海盜劉香也無路可逃,引爆炸藥身亡。是役劉香方面戰死達六、七百人,其中包括數名葡萄牙人、日本人。

1636年鄭芝龍被任命為福州都督,掌控了更大的權力,海盜也漸漸消失,同年12月30日,荷人文件中記錄:「中國沿海已無海盜問題,極為安全。大量的廣東商品與絲織品可望於近日抵達大員。」

鄭芝龍此時高達20萬人的軍力,擁有超過3000艘大、小船的船隊,成為華東與華南海洋世界的唯一強權 ,是史上最偉大的海盜。

從這個時候開始,東南海疆唯鄭芝龍之命是從,海上的船隻沒有鄭氏的令旗,不能往來臺灣海峽。荷蘭人的艦隊懾於鄭芝龍的聲勢,也不敢妄動。

史載:「凡海舶不得鄭氏令旗者,不能來往。每舶例入三千金,歲入千萬計,以此富敵國,自築城安平鎮」

此時,鄭芝龍被稱為“閩海王”。荷蘭人在見識了鄭芝龍的厲害之後,改變了對他敵對的態度,與他合作,以求在幾乎完全由鄭芝龍壟斷的貿易中得到一些好處。

1646年(順治三年),鄭芝龍見局面不利,不打算支持南明隆武帝,遂與清朝洽商投降事宜。

1655年,鄭芝龍被彈劾縱子叛國,乃削爵下獄,(1657年),原明鄭將領,提督黃梧上疏,力主叛臣之家族應當逐出京師,乃被命充軍盛京寧古塔,唯未果行。

1660年,福建巡撫佟國器截獲鄭芝龍鄭成功私信,議政王大臣會議遂以「通海」罪名擬定將鄭氏斬監候,改為流徙寧古塔。

1661年(順治十八年)清國順治帝駕崩,十月,輔政大臣蘇克薩哈矯詔令斬鄭芝龍與其親族於京師柴市

到了西元1662年鄭芝龍之子臺灣東寧王國國父鄭森(俗稱 鄭成功)將再次擊敗荷蘭白種人,建國臺灣。

直到1905年日俄戰爭中,日本東鄉平八郎海軍大將指揮的日本聯合艦隊摧毀了俄羅斯艦隊,方才又有亞洲人擊敗白人艦隊的記錄。

「臺獨始祖英雄鄭森公~~~YA」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6-22 16:11 | 【東寧王國 Total War】

1647 鄭成功向日本幕府乞兵抗清

1647 鄭成功向日本幕府乞兵抗清
「大明龍興三百年....
願貴國憐之 乞假數萬之兵」


17世紀,中國明朝末年,中國內亂,「闖王」李自成攻破北京,吳三桂向異族滿清請求援軍入關,中國落入滿人之手,而在東南沿海鄭芝龍等也為明朝再興向日本幕府要求援軍抗清。

鄭芝龍在信中說自己在日本所娶之妻已被封為夫人,其子為唐王駙馬本人則進封為忠孝伯,要求日本派兵援助。

派參將林高趕日本請援兵,並帶去書信,「伏望念平素交通之誼,乞借勁旅三千」、「一戰而金陵平。再戰而燕都復」。

西元1646年(南明隆武二年)9月,鄭芝龍又命黃征明持隆武帝國書並自己書信及彩緞等物,赴日本長崎乞援兵。

德川第3代将軍徳川家光與紀州藩主・徳川頼宣等都多賛成,因為當時仍然有大量的失去主家的浪人,不如輸出這些失業的武士去「進出中國」,以解決日本國內的隱憂。

幕議之中,曾有徳川頼宣提出「派遣總大將一人,小大將十人,大名十人,再配以大兵三四萬人渡海之說」。

井伊直孝的拒絕

e0040579_891947.jpg徳川賴宣徳川義真徳川賴房等御三家均擬出兵,因大老井伊直孝提出應記取豊臣家朝鮮出兵的教訓,頑強拒絕而遲疑難決。

不久獲悉南明隆武帝被殺,鄭芝龍投降,日軍未能成行。

西元1647年,鄭芝龍之子鄭成功轉戰同安、金門等處,屢摧清軍,為南明永曆帝朱由榔封威遠侯。

此時,鄭成功他感到明朝中興有日,就致書長崎轉德川幕府,請討援兵。

鄭成功致長崎譯官之書的日譯被附於使者鄭彩書之下,這在「台灣通史」卷十四的外交志中有記載:


永曆三年,復遣使乞師,寓書曰:「大明龍興三百年,治平日久,人遂忘亂,韃靼乘虛而破兩京,神州悉污腥膻。成功深荷國恩,不敢坐視。故渫血以報仇為念,徘徊閩、浙之間,以義感人,從者頗眾。然孤軍懸絕,千辛萬苦,中心未遂,日月幾何。成功生於貴國,仰望實深。今際艱難之時,願貴國憐之,乞假數萬之兵,則感義無限矣。」是時,日本方行鎖港之策,文恬武嬉,不欲有事國外,幕議不可,唯時饋軍糈以助之。及克台後,日人之在台者,禮之有加。


幕府大老井伊直孝第2度拒絕鄭氏借兵抗清。

生於日本的鄭成功後來只得到日本德川幕府提供「助銅熕(銅制大炮)、鹿銃、倭刀為備。」

鄭成功僅得到一些日本軍需資助,之後鄭成功不死心再度求日本兵助戰反攻大陸,因為大老井伊直孝再度反對,仍然得不到德川幕府的援軍。

e0040579_18352690.jpg



1667年博多的商人伊藤小左衛門二代目資助鄭成功,與朝鮮密貿易違反幕府御禁制武器密輸被處死

鄭氏直至鄭經時期,3代均曾向日本德川幕府請求援軍,日本德川幕府與台灣鄭氏友善,但依然只提供軍需資助,不願海外出兵。

後來1949年又有一個跑來台灣的流亡政權也向日本借兵,中國國民黨的蔣氏,而且還真借到了唷~。

相關連結:

挽救蔣介石的日本將校團1
挽救蔣介石的日本將校團2
蘇聯解密的國共內戰機密

據說一隻白色公貓救了在豪德寺中樹下躲雨的井伊直孝一命,落雷擊中他本來躲雨的樹木。

豪德寺爲了供奉「招福貓児(まねぎねこ)」、在寺裏建造了「招貓殿」裡面安放了招貓觀音。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6-19 09:02 | 【東寧王國 Total War】

1662 鄭成功征菲律賓國書

菲律賓的西班牙總督在西元1603年屠殺菲律賓呂宋漢人2萬300餘人,又在1639年再次集體屠殺漢人,明朝政府均視若無睹,任人宰割,也無力問罪。 

滿清入關後,中國滅亡,早在鄭成功攻打臺灣之前,當時東亞海域的人們就開始流傳鄭成功意圖征討馬尼拉,以及明鄭將出兵荷蘭人大員的消息。

只是這些傳聞一直不確定鄭成功的目標,究竟是臺灣,還是菲律賓。

鄭成功佔領台灣後,鄭成功對在呂宋的西班牙人老是屠殺漢人不滿,計劃遣使招降,如予拒絕,即派兵略取。

當時在呂宋的漢人有數十萬人,人數並不比台灣少,所以在1662年派使多明我會(Dominn kus)羅馬神父李科羅(Victorio Riccio)為代表,(李科羅在1654年自馬尼拉航抵廈門,蒙鄭成功特准,建立教堂,舉行公開禮拜。)攜有鄭成功對呂宋總督(Mararique de Lara)國書一份,威嚇菲律賓呂宋當局,意要出兵協助呂宋漢人。




「大明總統使國姓爺寄馬尼拉總督曼利克。特。喇喇之宣諭:

承天命而立之君,萬邦咸宜效順朝貢,此古今不易之理也。

可惡荷夷不知天則,竟敢虐我百姓,劫奪商船形同盜賊,本當早勒水師討伐。

然仰體天朝柔遠之仁,故屢寄諭示期彼悔罪退過,而彼等遇頑成性,執迷不悟,邀予震怒,遂於辛丑四月率水師親討,兵抵台灣捕殺不計其數,荷夷奔逃無路脫衣乞降,頃刻之間,城池庫藏盡歸我有,倘彼等早知負罪屈服,豈有如此之禍哉。

你小國與荷夷無別,凌迫我商船,開爭亂之基。

予今平定台灣,擁精兵數十萬,戰艦千艘,原擬率師親伐。

況自台至你國,水路近捷,朝發夕至;惟念你等邇來稍有悔意,遣使前來乞商貿易條款,是則較之荷夷已不可等視,決意姑赦爾等之罪,暫留師台灣,先遣神甫奉致宣諭。

倘爾及早醒悟,年俯首來朝納貢,則交由神甫履命,予當示恩於爾,赦你舊罰,保你王位威嚴,並命我商民至爾邦貿易;

倘或你仍一味狡詐,則我艦立至,凡你城池庫藏與金寶立焚無遺,彼時悔莫及矣。

荷夷可為前車之鑑,而此時神甫亦無庸返台,福禍利害惟擇其一,幸望慎思速決,毋遲延而後悔,此諭。

    永曆十六年三月七日  國姓爺」




西班牙人見到這份國書(五月五日,陰曆三月十八日)後大驚,怕漢人會成為明鄭的內應,立即再度集體屠殺在呂宋的漢人,數以萬計。 

事後西班牙人怕鄭成功攻擊,乃命使者隨李科羅來台灣乞和。 

鄭成功知漢人遭到集體屠殺後,大怒即時決定遣兵南征呂宋,但竟一病而歿,再來就是鄭氏王朝內的王位爭奪,無力攻菲律賓。

又滿清入主中國,向來無海權觀念,同時也視漢人為外人,決無加以援手之理,如此無人繼承鄭成功維護海外漢人權益的遺志。

鄭成功一死,西班牙人為慶祝禍患已除,在呂宋的漢人又一次的遭受大規模集體屠殺。

(臺灣人的台灣史)
[PR]
by cwj36 | 2013-05-14 08:12 | 【東寧王國 Total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