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朝鮮Total War】( 36 )

1592 釜山浦海戰

1592 釜山浦海戰
李舜臣「不敗神話」裡的敗筆
鄭運戰死


e0040579_19461513.jpg


(釜山浦)


e0040579_835789.gif自從日軍佔領釜山之後,大批的日軍及物資便源源不絕的從對馬與九州的名護屋城送來,經由釜山送抵在朝鮮各地作戰的日軍。

為了切斷日軍的補給拯救全面潰敗的朝鮮陸軍,朝鮮水師的指揮官李舜臣計劃主動出擊佔領釜山。

安骨浦海戰後,朝鮮水軍一直在進行著戰船的建造工作和同全羅道左水營協同作戰的訓練。

8月21日,朝鮮水軍得知日軍水軍自金海出動的消息後,全軍立即向日軍撲去。

1592年8月24日李舜臣李億祺率左水營從(麗水出發,隔天蛇梁洋在與元均會合總數達到戦船74隻、挾船92隻,總共166隻。

這是當時朝鮮水軍總兵力,全部出擊~

李舜臣於25日發現了日軍船隊。26日,朝鮮水軍在東萊的長臨浦將這隊日軍船隊共6艘戰船全部擊沉。

李舜臣對部下宣佈:「釜山為日軍之根本。如進擊而奪之,則日軍必敗。」

因此,在長林浦海戰後,朝鮮水軍未作停留,繼續向釜山方向進發。

鄭運認為向日本大本營釜山進攻,太過冒險,但李舜臣連戰連勝,不聽鄭運的勸阻。

李舜臣並聯絡全羅義軍出兵突擊釜山,李舜臣還提供朝廷下賜的軍馬給義軍。

自從閑山島、安骨浦這些敗戰的結果,輸送用日本水軍船也裝備「大鉄砲」,日本軍勢力範圍內的倭城與砲台(鉄炮塚)也都裝備「大筒」與「大鉄砲」,豐臣秀吉下令轉換戰術:「出撃時避免海戰,陸海軍共同在沿岸防備」。

28日李舜臣東萊長林浦偵察洛東江上流(現在金海及與亀浦附近)發現許多日本船,但洛東江江口狹隘,戰鬥不便停住了攻擊。

9月1日李舜臣艦隊經過西平浦、多大浦、絕影島後抵達釜山海域。

此時釜山倭城日本水軍的船艦470隻,且已做好防禦的準備

e0040579_19412495.jpg


釜山倭城有內外兩城,臨海之外城稱「小西城」,亦稱「丸山城」。靠山之內城稱為「小早川城」。

朝鮮稱這些倭城為「土窟」、「賊窟」、「賊壘」

「丸山城」與「小早川城」兩城相距10町餘(1町=60間,約109.09公尺。),東西相望,文祿之役時由毛利輝元毛利秀元負責營建並擔任守備。

「丸山城」在東川入海河口右岸甑形丘陵上,標高34 公尺。

外郭東西約5町,南北最寬處約3町半,最窄處約1町餘。東南是斷岩,北面向西有壕溝環繞,西南部分成扇形向西突出。

南接海岸,即釜山灣,船隻可直抵城下。

「小早川城」則在高遠見山東部餘脈,標高130 公尺,是一獨立高地。此城東西狹南北長,地勢險峻。

日軍營建釜山倭城,目的是作為豐臣秀吉渡海至朝鮮時的大本營。其利用地形建構,堅固且規模宏大。

1597年2月時小西行長再修築過一次。

e0040579_1473985.jpg


藤堂高虎九鬼嘉隆脇坂安治加藤嘉明的水軍避免與李舜臣正面交鋒,除配備「大筒」與鐵炮的戰船列在內圍防衛外,船手都登陸躲避。

李舜臣派出龜船突擊將李彦良、鹿島萬戶鄭運、前部將李純信、 中衛將權俊申浩準備展開長蛇陣衝進敵船陣。

日本陸軍也匯合日本艦隊在周圍山區和海岸開始反擊朝鮮艦隊。

一時艦上、丸山城上、山上發射火炮如雨而下.......

日軍的大炮在釜山為擊沈李舜臣戰船,不惜也擊沉了自己的空船。

e0040579_19305942.jpg


(突入釜山浦的李舜臣戰隊)


朝鮮水軍攻襲失敗遭遇日軍的強大反擊,勇往直前的鹿島萬戶鄭運被一炮擊中船指揮部當場被擊殺,其他各艦遭到「彈洗」,部將尹思功及以下數名將領陣亡。

朝鮮方面記載僅有「6人戦死與25人負傷」。

眼見釜山倭城日軍防衛火力強大,李舜臣趕緊呼叫攻擊部隊後退......

他知道「釜山奪還」的目標是無法達成,將艦隊排成一列,向最外圍日本空船開炮,在報告聲稱破壊128艘船後,往加徳島移動。

「據說」朝鮮義軍攻打釜山倭城附近的日軍,還打死3800名後撤離。

e0040579_1932615.jpg


(李舜臣炮擊外圍日本空船)


引用朝鮮的官方『宣祖修正実録』和日本大名之間的軍事文書,可以發現,釜山浦海戰其結果是日本的戰略勝利,也就是日軍成功地控制了釜山海灣,確保釜山和日本之間的補給線。

在朝鮮『宣祖修正実録』記錄:「李舜臣等攻釜山賊屯、不克。倭兵屢敗於水戰、聚據釜山、東萊、列艦守港。舜臣與元均悉舟師進攻、賊斂兵不戰、登高放丸。水兵不能下陸、乃燒空船四百餘艘而退。鹿島萬戶鄭運居前力戰、中丸死。舜臣痛惜之。 『宣祖修正実録』(宣祖二十五年八月戊子條)」

不過,李舜臣報告燒空船128艘被「修正」為誇張的400艘,這也是李舜臣「不敗神話」裡的敗筆,佔領釜山的失敗也是李舜臣在釜山海域第一次出現也是最後的一次,火力強大的釜山成為日本軍「安泰之地」。

此釜山浦海戰之後李舜臣不敢再輕言出擊,而轉為攻擊沒有戰船防護的運輸船團。

釜山安全之後,日本試圖控制釜山以西區域,發動晉州之戰想入侵全羅道,企圖搗毀李舜臣的水軍大本營。

日方記載有大砲的日本戰船遇到李舜臣不再敗到一榻糊塗,如熊川海戰是「砲矢交發,勝敗不決」的狀態。「(脇坂)安治、(加藤)嘉明、(九鬼)嘉隆屯於熊川,久與虜船相持,砲矢交發,勝敗不決。」(據〈安治碑陰〉、《藩翰譜》)

e0040579_1535183.jpg


e0040579_6501021.jpg由於李舜臣得到的成果不多,也找不到防衛弱的日本運輸艦隊,李舜臣連出擊回數也激減,業績直直落,本來屬於「營業一課」,遭到政客們輿論攻擊,淪為「庶務二課」。

3月和議開始,當時擁有作戰權的明朝為順利進展與日本的議和交涉,竟給朝鮮陸軍和水軍下達了停止戰鬥的指示。

李舜臣在休戦交渉期的1594年3月以水軍攻撃巨濟島(第二次唐項浦海戦)遭日本軍撃退,妨害明朝與日本和平交渉與交戦禁止令,引起朝鮮朝廷震怒。

同年9月到10月李舜臣朝鮮陸水軍又攻撃巨濟島作戦被福島正則島津義弘撃退(場門浦・永登浦海戦)。

一再抗命的李舜臣,終於惹毛朝臣與宣祖李昖李舜臣被捕,並被押解到首都漢城嚴刑拷打。

據《宣祖實錄》記載,怕沾上殺害忠良污名的宣祖李昖一直慫恿朝廷大臣們同意他做出的罷免李舜臣的職務以及宣告處於他死刑的決定。

朝廷大臣們卻不上當,負責審問的判中樞府事鄭琢建言:「李舜臣乃世之名將,殺之可惜。 現在國家多事,不若讓他戴罪立功。」朝議准奏。

李舜臣死罪可免,罷官免職「白衣從軍」,編入前線權慄元帥軍中充一小卒。

李舜臣得力助手鄭運在釜山浦海戰之死,讓李舜臣非常難過。

南韓從德國HDW廠購入的張保皐級潜水艦SS-067以「鄭運」(Chong Un)命名。

e0040579_7192396.jpg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8-08-29 18:15 | 【朝鮮Total War】

조선‎-TOTAL WAR-小西行長

露梁海戰大逃亡
不能切腹自殺的
日本基督教武將小西行長


e0040579_0272847.jpg


天主教大名設計出名小西行長的家徽「中結祇園守」,存在於中心部的筒正交叉所以好像也被把這個用於十字架作爲時診斷的隱蔵天主教的家徽。

小西行長,幼名彌九郎。父親是小西隆佐,幼名彌九郎。基督教洗禮名是奧古斯都(アウグスティヌス‎)。

e0040579_8453987.jpg本來是跟隨父親在堺市經營藥草生意,但是之後受到宇喜多直家賞識,成為了武士,之後在直家死後,帶同宇喜多秀家從屬於織田信長,而小西行長也成為了羽柴秀吉的部下。

於1587年在秀吉進行九州征伐,代替失敗的佐佐成政討伐肥後國的一揆眾,最後戰勝,被分封肥後國二十四萬石,後來築起了宇土城,作為自己的據點。他領地一帶估計有十萬基督徒。

天正十年織田信長死後秀吉擊敗柴田勝家登上天下人的寶座,小西行長在他麾下擔任水軍將領,之後官拜從五位下攝津守,被賜豐臣姓 。

統一日本後的豐臣秀吉對中國產生野心,遣使命令朝鮮借道讓他進軍中國,但卻被朝鮮王李一嚴正拒絕,秀吉大怒發兵攻打朝鮮,秀吉將 先鋒分為三隊,第一隊小西行長一萬八千人,第二隊是加藤清正二萬 二千人,第三隊為黑田長政一萬一千人。

由於小西行長常年與朝鮮貿易對朝鮮的地理、人文有相當認識,更通曉中韓語言,所以幸運地得到 先鋒第一隊的總大將一職。

征朝鮮時,小西行長率軍在釜山登陸,翌日加藤清正也中午緊接與小西行長會師,藤清正於會師中州進據平壤,但是本就不睦的兩人為戰利品和戰功發生爭吵,加藤清正更一刀劈碎了小西行長視若神明的天主聖像,兩人大起爭端。

1593年,小西行長在平壤遭到明軍李如松軍團的猛烈攻勢而慘遭大敗,退守漢城(今 首爾)

碧蹄館戰役後,戰況僵持,小西行長沈惟敬竟搞假和談欺騙豐臣秀吉與明神宗,被拆穿後,豐臣秀吉得知真相後大發雷霆,差點砍了小西行長的頭。

這時日軍盤踞北韓已有七年之久,在沿海分佈三處,戰線長達一千餘裏。士兵疲於奔命,糧秣供應不足,士氣萎靡不振。豐臣秀吉為支撐曠日持久的戰爭,在國內動眾數十萬,猛增稅收,遭到人民怨恨。久困在北韓地帶的士兵普遍厭戰,與明軍遭遇,往往舉陣奔散,投降的人數與日俱增。

1598年8月18日,豐臣秀吉在極度憂慮中病逝。這個消息傳到朝鮮,原來就相當厭戰的日軍紛紛準備撤退。

1598年11月,加藤清正率兵先逃,中路和西路明軍會同陳璘李舜臣率領的中朝水軍,集中力量,包圍了小西行長,切斷了他和島津義弘的聯繫,準備一舉消滅敵人。小西行長被圍數月,糧盡援絕,於是派人向中朝將領贈送槍劍寶物,請求給他一條生路,退兵回國,被李舜臣嚴詞拒絕。

第一軍團的小西行長被困在全州進退不得,他派人四處求救,找到了島津義弘。中朝聯軍在截獲這一資訊後,馬上制定下周密計畫,打算一舉殲滅這支救援隊,朝鮮戰爭中規模最大的露梁海戰(Battle of Noryang)就此展開。


露梁海戰(Battle of Noryang)



12月15日夜間,島津義弘率五百多隻戰船來救小西行長,在半島東南露梁海面上受到中朝聯合水師的截擊。陳璘遣副總兵鄧子龍偕北李舜臣督水軍千人,駕三艘巨艦為前鋒,向日軍衝擊。

鄧子龍雖年逾七十,仍“意氣彌厲”,率領勇士兩百人,躍上朝鮮戰船,追蹤倭船奮擊,並投擲一種“火球”,延燒敵船,島津海兵死傷無算。正在激戰時,明軍火器誤中鄧子龍戰船,舟中起火,島津艦隊乘機進攻,鄧子龍力戰而死。

李舜臣駕船擂鼓,率龜甲船衝入敵陣,但卻被日軍包圍,李舜臣不幸被流彈擊中(據某些史書記載李舜臣也是遭到明軍火器誤擊),傷勢嚴重,臨終前把軍旗交給侄子李莞囑付不要公佈他的死訊(戰方急, 愼勿言我死)以免影響軍心;命令李莞代替他指揮督戰,直到勝利。

戰鬥到中午,島津水軍大敗,損失戰船450餘艘,小西行長乘混戰中上船逃回日本。戰鬥結束後,陳璘急忙尋找李舜臣共慶勝利,當他聽到李舜臣壯烈犧牲的消息,悲痛地昏倒在船上。

露梁海戰尾聲,立花宗茂作為殿後接應小西行長讓其於日軍成功撤退。然而對日軍而言,此戰的目的僅是救出被圍困在順天的小西行長並撤退回日本,並非求戰勝。




【YouTube】露梁海戰


西軍



在侵韓戰爭中,小西行長擔任水軍兼先鋒部隊,在攻略漢城、釜山等有功績,不過他私下派遣內藤如安向明朝講和,引起了豐臣秀吉的不滿,在西笑承兌勸諫下才能無事,但是此事也與武派加藤清正等人的不滿,引發了關原之戰中原豐臣秀吉部將分裂的導火線之一。

豐臣秀吉死後小西行長與摯友石田三成結為同盟與德川家康及武鬥派家臣對抗,為了拉攏搖擺的小早川秀秋小西行長及和大谷吉繼石田三成長束正家安國寺惠瓊五人連署的誓書安撫小早川秀秋並在豐臣秀賴十五歲成年之前,關白一職由小早川秀秋擔當,同時以播磨一國贈相以為條件。

東西軍關原開戰後四小時,日正中天,已是晌午時份,紮於松尾山的小早川秀秋部隊卻"裏切"發動叛變投向德川家康,對大谷吉繼發動攻擊加上隨他叛變的赤座直保等人。

到下午一時,大谷吉繼部隊被消滅,大谷吉繼部隊被殲引起小西行長部隊的 嚴重混亂,任憑小西行長又鼓勵又厲叱,仍無法消除手下兵士不安的心理,最後在東軍部隊圍勦下,小西行長兵敗逃往伊吹山。

逃往伊吹山東面的糟賀村的小西行長與當地農民林藏主會面,他深知自己絕無成功逃走的希望,於是林藏主便勸小西行長切腹以彰武士精神, 但是小西行長以基督教教義不許自裁為由而拒絕,反勸林藏主縛捕他以 獲獎賞。

9月19日林藏主將小西行長交至其領主竹中重門手中,竹中重門立即將小西行長送交至德川家康在草津的陣地,林藏主則獲賞賜黃金十枚。

10月1日,小西行長連同石田三成安國寺惠瓊三人遊街示眾,隨後於 京都六條河原斬首,在三條河原梟首示眾,享年四十三歲。
[PR]
by cwj36 | 2007-04-23 08:45 | 【朝鮮Total War】

破大明朝、朝鮮聯軍-小早川秀秋

e0040579_1275827.jpg小早川秀秋

豊臣秀吉之妻北政所(寧寧)的哥哥木下家定之第五子,出生後便過繼給秀吉做為養子。

當時日本之天下人的豐臣太閣的第二順序繼承人。

日本各種書籍中找到這樣的記載“此人資質駑鈍”、“暗愚之輩”,關原戰場上,立場更是搖擺不定。

關原之戰(Battle of Sekigahara 関ヶ原の戦い)時德川家康開炮逼小早川秀秋表態,猶豫不決的小早川秀秋竟背叛了西軍~表現像個膽小瘪三的樣子。

小早川秀秋可是日本征朝鮮陸戰決定性的蔚山大會戰戰勝中韓聯軍之大將。

慶長三年,隨著日本豐臣政權與中國大明王朝談判的最後破裂,盛怒之下的秀吉再次下達對朝鮮的討伐令,依舊以文祿之役的八陣合計十四萬一千餘人發動對明軍的瘋狂攻勢,也就是日本史料上記載的“慶長之役”。

e0040579_12181539.jpg小早川秀秋就是在這種情況,被任命為西路軍的總指揮官,率領六萬四千人的大軍,向全羅道挺進。

同時,秀吉的另一位養子,宇喜多秀家率領東路軍四萬餘人自東向西,目標是忠清道。

西路軍的先鋒隊是日本名將加藤清正,他在八月中旬功陷黃石山,進入全州,八月底攻克公州,兵鋒直指京都。

但緊接著,在稷山之役中黑田長政部為明軍所挫,日軍的補給也已經進入底線,西路軍被迫開始鞏固陣地。與此同時,明軍為了挽回顏面,發動了聲勢浩大的蔚山戰役

西元1597年(萬曆二十五年)十一月,明軍兵分三路,分別以楊鎬李如梅率明軍步騎一萬二千人,朝鮮軍四千;麻貴李芳春率明軍一萬一千,朝鮮軍三千;高策率明軍一萬一千,朝鮮軍五千。

楊鎬麻貴率軍夾擊孤軍突出的西路軍,高策負責牽制東路宇喜多軍的行動,決心通過一次大規模的會戰,徹底結束連綿數年的朝鮮之征。

直到十二月二十日,一切均如明庭預料般的順利,本來就無心戀戰的宇喜多秀家東路軍,很快就放棄了宣寧一帶的陣地,小西行長先退守全州,再敗退南原。

而在西路,加藤清正(秀吉麾下的頭號大將)雖然擁有1萬五千人的兵力,並如願與明軍正面野戰,但仍然不敵楊鎬的萬餘明軍,被迫放棄了慶州,退到了堅固的蔚山城與毛利秀元(西國頭號大名毛利家的軍師)協防死守,同時向小早川秀秋的本隊提出增援的請求。

小早川秀秋竟然對來求援傳令兵說叫加藤清正毛利秀元就戰死在那裏吧!。”無視於麾下將領們的苦苦哀求。

e0040579_1282811.jpg蔚山的圍城戰整整進行了十日,雖然加藤清正仍擁有近萬人的軍隊,在數量上與楊鎬部相若,但被打到膽寒的日軍完全不敢出城與明軍交手。

由於朝鮮的特殊地形,明軍沒有攜帶重炮,而野戰炮在攻城戰中無法發揮作用(明軍的野戰炮是典型的霰彈炮,將火藥和大量鐵釘、鐵砂倒入炮口,具有近距離的絕對殺傷力),強攻數日不下後,為避免太大的傷亡,楊鎬採用了部下提出的斷水源的計策。

就在斷水八日後,加藤軍行將崩潰的前夕,小西行長黑田長政島津義弘率領援軍五萬陸續趕到。戰場形勢立刻發生變化,明軍由攻勢轉為守勢。

尤其是小早川秀秋率領輕騎一夜強行軍八十餘里,長途奔襲的小早川軍奇跡般的在淩晨出現在明軍的背後。

久戰之下,士氣渙散的楊鎬部遭在突如其來的襲擊下,中韓聯軍軍勢大亂,一路潰退三十里路才得以收拾部隊。但在與麻貴部會合後,再次被銜尾追擊的小早川軍擊潰。

此役中韓聯軍苦戰失利,明軍傷亡1萬1千餘人,其中陣亡7千餘人,傷4千餘人,朝鮮軍傷亡近4千人。但破大明朝、韓國聯軍的小早川秀秋被人密告不支援友軍,為化解日軍內訌被豐臣秀吉調回日本以示懲戒。

石田三成還建議豐臣秀吉小早川秀秋切腹自殺,幸德川家康說情而免一死。

這可能導致小早川秀秋在關原之役關鍵時刻背叛西軍的重大原因。

在關原之役戰後,對西軍背叛的指責,甚至是對小早川秀秋的人身攻擊,精神受措,小早川秀秋沉迷於酒色當中。

不久,小早川秀秋的精神開始不正常,以為看見大谷吉繼的靈魂。

最後,在沒有子嗣繼承下病死,小早川氏正式滅亡。是德川政權以來第一個因為沒有子嗣而改易的氏族。

海上李舜臣●陸上權慄조선‎-TOTAL WAR
[PR]
by cwj36 | 2007-04-22 12:08 | 【朝鮮Total War】

朝鮮宣祖李昖「首都奪回計劃」
抗日大反攻
臨津江、龍仁大慘敗


漢城失守

在彈琴台之戰,朝鮮國第一強將申砬戰死後,朝鮮主力被小西行長消滅,朝鮮軍士氣全無,朝鮮宣祖李昖「以空間換取時間」,從漢城(首爾)逃往開城。

負責漢城首都防衛的都元帥金命元只有1000多人在漢城濟月亭佈防。

1592年5月2日,日本軍數萬軍勢逼近漢城,金命元戦意喪失,丟棄火炮往臨津逃跑,副元帥申恪也逃入山巒跑往京畿道北部的楊州。

漢城府防衛留都大将李陽元,聽到金命元申恪逃跑,也放棄都城往楊州撤退。

宣祖李昖的逃離,遭到京城民眾的痛罵.........

成為無政府狀態的首都,人民開始暴動放火掠奪,搶劫景福宮,先焚燒存有公私奴婢文籍的掌隸院、刑曹二處官衙,然後進入內帑庫爭搶寶物。

暴民並在景福宮、昌德宮、昌慶宮中舉火,將歷代寶玩以及文武樓、弘文館所藏書籍、春秋館所藏曆代實錄、《承政院日記》、以及前朝文獻史稿「燒盡無遺」。

當時葡萄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也有「漢城民眾絲毫沒有感到恐懼和不安,反而是帶著親切和誠意向士兵們分發食物,打著手勢招呼著問有什麼必要品缺乏的嗎,看見是日本人的便送上食物」這樣的記載。

日本軍無血占領漢城。

5月4日、驚慌失措的宣祖李昖在平壌「行幸」,重新整頓敗軍,向各道下達勤王詔令。

日本軍待在漢城10日以上,讓朝鮮軍有時間重整防御態勢。

朝鮮軍隊將物資全部用船運往臨津江北岸,其餘無法運送的盡數燒毀。南岸民屋也一起燒毀,又將船只全部聚集到北岸,朝鮮實行了焦土政策,讓日本軍無法得到渡河的任何資材。

宣祖李昖以為了京畿道和黃海道持續募兵這樣的理由,寬恕金命元放棄首都的罪,命令他去臨津江固守。

金命元在京畿道和黃海道徵兵,加上咸鏡北道兵使申硈李薲李薦邊璣等約千人合流,總算有了諸将20名、兵力達7,000名的程度。

5月12日金命元乘船往江南出撃,於碧蹄等地以伏兵遊撃日本巡邏隊,成功斬殺了一些,讓金命元有了一些抗日自信。

還有,從楊州方面返回的李陽原李鎰申恪金友皐等逃跑諸將帶領士兵5,000名,也到大灘駐屯著,朝鮮軍總兵力已有12000人。

日本第2軍加藤清正變換為先鋒,5月10日左右,離開漢城出發,經過坡州,到達了臨津鎮,不過,臨津江水位深而且江流也快,找不到船無法渡行,對岸還是敵人的防備,只好停在臨津江南岸。

隨後小西行長的第1軍、黑田長政的第3軍也隨之而來。

北進的日軍都抵達了臨津江,但是由於朝鮮方面的渡河防止政策而無法渡河,被迫停下了腳步。

為此,小西行長開始對朝軍進行和平交涉,提出了「假途伐明」的要求,但被朝鮮軍拒絕。

e0040579_11183224.jpg


臨津江之役

這時宣祖李昖為放棄漢城是不是過急而感到懊悔,想要洗刷丟掉京城的汚名。

1592年5月7日-8日間,朝鮮水軍將領李舜臣在玉浦、合浦、赤真浦海戰擊敗日軍,日本水軍在面對朝鮮水軍靈活機動的殲滅戰術的時候,固守跳船接舷戰戰法,被李舜臣遠射程的炮擊,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奉勤王詔令的全羅道巡察李洸率領全羅道、忠清道5萬援軍北上,準備包圍漢城。

5月13日權徴(京畿道巡察使)上奏日本軍現在疲弊,我方海戰大捷,南方李洸5萬大軍北上,應該展開反攻。

這時宣祖李昖也認為收復漢城雪恥的好機會,催促金命元渡河攻擊,合圍漢城。

但是金命元的12000名士兵分別屯駐於臨津江北岸的5個防禦據點中,金命元認為李洸5萬大軍根本就是數量龐大的烏合之眾,現在渡河總攻擊是錯誤的。

日軍繼續想跟朝鮮為交涉,這期間日軍將臨津江至坡州一帶的兵力全部撤走以打消朝鮮方面的顧慮,臨津江南岸只留下了少數的部隊。

防禦使申硈看到加籐清正密秘撤退,向上面報告交渉是假的,敵方想退却保護漢城才是真的。

權徴再跟宣祖李昖上奏,請求渡河總攻擊,宣祖李昖同意,但是金命元依然不動。

這下宣祖李昖火了,派諸道都巡察使韓應寅在軍議宣達王命,不渡河攻擊則斬。

助防将劉克良提出異議,說渡河是危險的「輕舉妄動」,這惹毛了申硈拔劍做勢要砍殺劉克良

劉克良說:「我不是怕死,怕誤了國家大事。」,憤而離席,率先帶領部隊渡河,這下臨津江北岸的朝鮮軍全渡河總攻擊。

朝鮮軍渡河上岸後,一路圍攻加藤清正的前哨高地,一路李陽原申恪往螃蟹嶺阻敵,朝鮮先鋒騎兵往坡州追擊。

已經前往坡州的加藤清正主力得到急報,馬上回師臨津江南岸。

朝鮮先鋒騎兵在坡州的汶山邑一帶遭到叢林中的日軍伏擊,驚慌失措逃竄,許多騎兵落馬身亡。

由於日軍這一突如其來的反擊,已經渡河的朝軍頓時陷入混亂,劉克良申硈進言撤退,申硈拒絕後戰死,劉克良也隨之戰死,朝鮮軍向四方大潰逃。

被逼到岸邊背水一戰無路可逃的朝鮮軍在日軍「撫で斬」之下跳崖的跳崖,跳河的跳河,在臨津江南岸被日軍全殲。

在北岸坐鎮的金命元韓應寅,見此大慘敗情況相視無語,韓應寅驚嚇到一時休克,此役戰死朝鮮軍達5000人。

同一期間李陽原在楊州附近游擊,副元帥申恪加入到李陽原的部隊中在螃蟹嶺殺死400名所屬不明日軍小部隊,成為此役唯一的勝利。

申恪不追隨直屬上級金命元,讓金命元很不滿,趁機以「不服從之罪」上奏朝廷,宣祖李昖正為大敗惱火,一時不察,下命令處死唯一有戰果的人。

日軍雖然在臨津江一戰中獲勝,但苦於沒有渡河手段,無論如何也無法渡過臨津江,不得不一直等到5月27日知道在臨津江上游獲得船隻以後,於28日渡過臨津江,江防的李薲所部一箭未發就跑了。

29日攻占開城,日軍再度開始北進攻擊。

早已深入朝鮮腹地的日軍部隊,完全無視了日本海軍的慘敗,繼續向前推進。

龍仁大慘敗

而在漢城方面,6月初李洸的5萬大軍來到龍仁,龍仁位於王京以南,是都城的門戶。

軍議時,權慄告誡李洸「倭賊已占據險要之地,勢難仰攻,今主公掃境入援,國家存亡,在此一舉,務必持重以圖萬全,不可與小敵爭鋒,徒傷神威。」

權慄又提出現在應當直渡祖江,以逼臨津,如此則西路自然穩固,而且也可以確保糧道暢通。

要先占據有利地形,然後養精蓄銳,等待朝廷的命令,相機而動。

李洸卻置之不聽,認為日軍已大舉北上,漢城防衛空虛,只有區區1萬人的宇喜多秀家軍隊,現在是光復首都,提振民族士氣的良機,並責備權慄囉嗦又膽小,如果害怕可以不進攻。

當時防守漢城近郊龍仁的是水軍的脇坂安治,本來在九州到釜山之間做海上運輸,後投入陸軍支援,僅有兵力1000人左右。

e0040579_8433873.jpg


(脇坂安治防衛陣地:北斗門山與文小山)


他置兵於北斗門山與文小山,各500人左右,韓日兵力比是50:1。

脇坂安治是「賤ヶ岳の七本槍」之一,在龍仁城的北斗門山上修築小壘,十分堅固。

e0040579_8301866.jpg


6月5日先鋒白光彥李時禮率眾數千,逼近日本人的堡壘,胡亂射箭。

看到日軍很少,兩人遂產生輕敵之意,但是日軍鐵炮厲害,很難再前進。

權慄勸誡說:「小心謹慎,不要輕舉妄動。等待大軍來臨之後,再戰也不遲。」,但是他們兩人不聽,夜襲了大半夜,累個半死,沒有攻下。

朝鮮軍疲憊不堪開始休息,這時脇坂安治竟然發動「反夜襲」。

脇坂軍傾巢而出,朝鮮兵再無氣力迎敵,只得各自逃生。

白光彥等倉皇欲走,被日軍追上,一刀砍死。

白光彥的死,令朝鮮軍士氣大衰,鬥志喪失。

e0040579_11375387.jpg天亮之後,脇坂安治讓「反夜襲」士兵守北斗門山陣地,率領300多士兵名從山谷張旗而下,衝殺在前列的日本野太刀,不要命地衝向朝鮮軍陣。

其中最前3人日本野太刀一揮,雖然還沒殺死一個人,但氣勢卻嚇壞了數千名朝鮮先鋒軍。

圍攻北斗門山的士氣低落的朝鮮軍見狀,無不心驚膽戰,立即潰散,如山崩潮退,無法遏止。

圍攻北斗門山的大潰逃,讓防守小文山陣地的日本兵也殺出欄腰砍殺朝鮮軍。

面對5萬大軍荒腔走板大敗退,李洸的軍官王景祚,拔劍斬殺退卻的士卒。

但是兵敗如山倒,潰逃的朝鮮兵反而簇擁著王景祚的手臂,沒命地一路狂奔到全州。

脇坂安治見機緊緊追襲。

朝鮮軍拋棄輜重器材,四處奪命而走。

5萬大軍主帥李洸奔回全州,慶尚道巡察使金睟奔向慶尚右道,統將們都扔下士卒,獨自逃命去了。

龍仁之戰,全羅、慶尚兩道5萬之眾,面對不到1000名日本人,朝鮮竟然丟魂奪魄,潰不成軍。

脇坂安治以1:50擊潰朝鮮軍,讓豐臣秀吉稱讚,讓他率領水軍去討伐李舜臣

對危險有非常敏銳直覺的宣祖李昖聞大慘敗悲哀莫名,在群臣哀號聲「陛下,賜臣等去死一死吧!」中宣佈朝廷將再「播遷」。

再度「以空間換取時間」,「內禪」於次男(庶子)光海君李琿,從平壌逃往義州,留下金命元尹斗壽守平壌城。

另一方面,宣祖派人向明朝求救兵,並要求到遼東「内附」借住一下。

宣祖李昖已作逃入明朝遼東,準備「死於天子之國」之計,明神宗知道後非常不悅,但同意從宽奠堡劃出一大塊地區,讓李昖流亡於此。

在群臣「陛下,賜臣等去死一死吧!」一致反對哀號聲中,宽奠堡是明朝與女真爭戰之地,比距離還很遠的日軍還危險,對危險有非常敏銳直覺的宣祖李昖最後決定還是留在義州,不去遼東了。

16世紀的朝鮮戰爭結束後........

明遼東的副總兵李如梅(李如松之弟 碧蹄館﹑蔚山倭城敗將)與宣祖李昖評論日本與女真強弱道:「此賊(女真)精兵七千,而帶甲首三千。此賊七千,足當倭奴十萬。西北雖有韃子(蒙古人),皆不如此賊!....」(朝鮮李朝實錄)

李如梅拍宣祖李昖馬屁瞎打屁,意思是說這7千滿洲韃子那麼強,如同有10萬倭寇的兵力,您宣祖李昖都能對付沒有問題,不用再怕那小日本鬼子來犯~~

宣祖李昖認為女真比倭寇可怕,當時如果傻傻去遼東宽奠堡「内附」,豈不是「九死無生」,留在義州還有「九死一生」的機會。

顯然兩個被日本擊敗的人說完鄙視日本軍的大話後相視而笑~朝鮮與大明天朝聯手「天下無敵」啊~

直到1619 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薩爾滸之戰,「大明朝鮮」聯手又被人打個頭破血流.......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7-03-04 17:49 | 【朝鮮Total War】

朝鮮千里長城

朝鮮千里長城
Cheolli Jangseong




e0040579_15235720.png千里長城是高句麗和王氏高麗在7世紀和11世紀在遼東和朝鮮半島北部修建的軍事防禦工事名稱。

左圖:

紅線:高句麗長城(631年~646年)


藍線:高麗長城(1033~1044)





e0040579_00371.jpg


高句麗千里長城

e0040579_15234090.jpg高句麗成功抵禦隋朝百萬大兵的入侵,為防止隨後的唐朝的進攻,高句麗631年開始在遼東修建軍事防禦系統

工程由高麗權臣淵蓋蘇文監督於647年全線完工。淵蓋蘇文殺死了高句麗榮留王,立高寶藏為王,並攝政。

著高句麗對新羅發動新的戰爭,高句麗與唐朝的關係開始惡化。

645年,唐與高句麗的戰爭爆發,唐太宗李世民親自率兵打高句麗.........

由於安市城城主楊萬春的抵抗,唐太宗受阻於安市城無法前行。李世民揚言拿下安市城後坑殺全城百姓。這使得安市城的守衛者更加奮力抵抗唐軍。

唐太宗再從海上派出由張亮率領攻打平壤的軍隊受阻於建安城。

唐軍在安市城的東南構築一個用於進攻安市城的土山。

為此,安市城也不斷加高東南邊的城牆。雙方這樣對峙了60天後,唐軍的土山已經高到可以看到安市城的裡面。

忽然,土山出現了倒塌,並倒在了安市城的城牆上。

安市城的城牆也因此倒塌。而高句麗趁亂搶先進攻佔領了土山,並使其成為安市城防守的屏障。



唐太宗由於楊萬春堅守以及寒冬惡劣天氣被迫只好撤退,無法突破千里長城防線。

該防禦工事北到扶余城(今吉林農安)南到渤海,長約千里。

646年,寶藏王獻給唐太宗兩個美女,表示善意,唐太宗沒有接受。

唐太宗以弓服賜給淵蓋蘇文淵蓋蘇文接受,但不遣使者答謝,唐太宗惱羞成怒於是下詔高句麗削棄朝貢。

高麗千里長城

e0040579_1547344.jpg


1004高麗成宗在清川江和鴨綠江之間修築了6座城堡。之後又恢復了與宋朝的外交來往。

遼聖宗耶律隆緒對此很不滿,要求成宗交出所建的6座城堡。成宗立即回絕。

高麗與遼國的關係也開始緊張起來。此時高麗穆宗被北部戍邊將領康兆殺死,擁立穆宗堂叔王詢為王,即高麗顯宗

1010年,耶律隆緒趁機以為穆宗報仇為由,率40萬契丹大軍攻打高麗一路打入京城開城,因戰線過長契丹遼軍撤退,1018年,契丹再發兵10萬攻打高麗,被姜邯贊水攻大敗。

1020年,高麗顯宗派出使者向遼稱臣,遼聖宗寬容地赦免了他,1022年派出一名使節正式冊封他為王。朝貢關係得以恢復,兩國使節定期交換。

當1031年顯宗去世時,他的兒子與繼承人王欽(德宗,1031—1034年在位)被遼廷冊封為王。

e0040579_15422245.jpg


為防止契丹遼軍長驅直入,西元1033到1044年間,高麗德宗下令在朝鮮半島北部修建長達大約1000里的防禦工事以抵禦契丹和女真的入侵。該工程在靖宗時期完成。

高麗千里長城被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国(北韓)列為48号國寶。

已故南韓總統盧武鉉曾向美國前總統布希說:「中國是在歷史上侵略韓國多達數百次的國家,我們豈能忘記如此刻骨般痛苦的往事呢?」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6-06-18 03:20 | 【朝鮮Total War】

1388高麗兵變-威化島回軍

朝鮮太祖開國記
1388高麗兵變-威化島回軍


1368年,漢獨份子朱元璋推翻元朝,建立明朝。

e0040579_1884955.jpg1388年,明朝擊敗控制遼東地區的元軍,並且試圖佔領元朝雙城總管府屬下的鐵嶺衛(今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的咸鏡南道與江原道交界處),咨文高麗通報此事。

但該地區原為高麗所轄,遂引起了高麗的不滿。

當時執政的大臣是親元派的八道都統使崔瑩,對明朝持強硬態度。

高麗禑王遂聽從崔瑩的意見,任命曹敏修為左都統使、李成桂(元朝斡東千戶所千戶兼達魯花赤吾魯思不花嫡長子。吾魯思不花本是高麗人,名李子春。)為右都統使,征討遼東。

高麗王朝的遼東征伐軍,於同年4月18日從西京出發,5月7日到達鴨綠江的威化島。由於正處於梅雨時節,當晚鴨綠江江水氾濫,難以涉水。士兵不願遠征,多有逃亡者。

李成桂曹敏修商議,認為此時發兵征討遼東有「四不可」,上表朝廷,請求允許撤軍回國:

1.以小逆大。
2.夏月發兵。
3.舉國遠征,倭乘其虛。
4.時方暑雨,弓弩膠解,大軍疾疫。

崔瑩卻以禑王的命令,要求大軍速速進軍。李成桂等人三番五次要求撤軍,但皆被崔瑩拒絕。因此在5月22日,李成桂決定回軍西京,實行「兵諫」。

李成桂的突然回軍使禑王和崔瑩驚慌失措,從西京逃回王城開京(松都),據城自守。



e0040579_1855442.jpg6月1日,李成桂軍到達開京近郊,次日起攻打開京。

最後開京陷落,崔瑩被捕,流放高峰縣。

高麗禑王亦被廢黜,流放江華島。

威化島回軍後,李成桂獨攬大權。

曹敏修的建議下,廢黜禑王,另立王禑之子昌王。

隨後李成桂同明朝談判邊境之事,明朝將鐵嶺衛改置於遼東的奉集堡(今遼寧瀋陽東南奉集堡)。

翌年李成桂又廢黜昌王,年僅8歲的昌王又被殺,李成桂另立恭讓王。

1392年,高麗權臣鄭道傳的輔佐下,李成桂(康獻至仁啓運應天肇統廣勛永命聖文神武大王)廢黜恭讓王自立,將「朝鮮」(箕子所建古國名)、「和寧」(李成桂誕生之地)等號奏請明朝選擇國名,朱元璋旨意答覆:「東夷之號,惟朝鮮之稱美,且其來遠,可以本其名而祖之。體天牧民,永昌後嗣。」

1394年4月,恭讓王被李成桂派人絞死。

李氏「朝鮮王朝」正式開國。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5-08-19 12:13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