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朝鮮Total War】( 36 )

1598年 11月 順天倭城戰役

1598年 11月 順天倭城戰役
征韓大將小西行長
在朝鮮的最後一戰


e0040579_22101660.jpg


e0040579_166685.jpg16世紀末,豐臣秀吉在其「慶長之役」時下令日本軍在朝鮮半島南岸各地以建築倭城群布陣。

倭城群之中最西端就是於1597年11月在朝鮮全羅道光陽湾順天沿岸所建的順天倭城。

早在1597年11月, 在宇喜多秀家藤堂高虎 的「突貫工事」(24小時施工)幫助下,短期間內完成築城。

這座由小西行長在光陽灣一座半島上築起一座石垣城, 三面環海, 只有西面連接陸地。

其石牆沿東側丘陵到海岸突出小山內築三層天守, 堅固無比, 易守難攻。

外郭與本城之間海灣有海港, 據『宇都宮高麗帰陣物語』記載「可容納大小船隻600餘隻。」,但壞處是海港週邊的海域非常平淺容易觸礁,要得到來自海上的救援很困難,因此日軍曾提出放棄這個城的方案。

不過,這個棄城方案被豐臣秀吉否決。

新城完成後,小西行長松浦鎮信有馬晴信五島玄雅大村喜前等5將13000餘人駐紮此城。

1598年秋、明・朝鮮連合軍發動全面性朝鮮半島南岸倭城群攻略計劃,分東路軍、中路軍、西路軍、水軍4軍編成開始南下試圖一舉掃蕩日本軍。

明・朝鮮連合軍 西路軍

e0040579_1514549.jpg西路軍與水軍以順天為攻撃目標。

西路軍以明朝劉綎21900人、權慄率朝鮮軍5928人組成。

水軍由陳璘率領明水軍19400人(實際數量不詳,看人數應在200艘以上 )、李舜臣率朝鮮水軍7328人(80艘戰艦)中韓聯合艦隊。

劉綎有「劉大刀」之稱,因征討緬甸莽應里而成名,並招撫孟養木邦孟密、隴川各土司。

曾參與平定楊應龍叛亂的播州之役。

明・朝鮮連合軍可說精銳盡出。

劉綎部隊中甚至還有很多外國兵,朝鮮官員李恆福曾記載:「(劉綎)令所率暹羅、都蠻、小西天竺、六番、得楞國、苗子、西番、三塞、緬國、播州、鏜鈀等投順人列立於左右,次次各呈其技,終日閱視。」

劉綎說:「我自十三歲時從父親領兵征戰,橫行天下。將外國向化者作為家丁。今所統率雖只五千,水陸之戰皆可用,倭賊不足畏也。且我慣於倭戰,熟知其情。」

朝鮮《再造藩邦志》里記載:「(劉綎)領川蜀兵五千人,其中有海鬼數十名,其種出南番,面色深黑如鬼,能潛行海底。」

除了日本降兵、暹羅兵,劉綎軍中甚至還有黑人士兵。

1598年8月、西路大将劉綎權慄由漢城出發經水原南下全羅道。

慶長3年8月18日(1598年9月18日)豐臣秀吉病逝。

死訊全被秘匿,朝鮮派遣軍並不知悉。

劉綎派使者到水軍大本営古今島聯絡水軍要求共同合擊之事。

9月19日, 陳璘李舜臣統領明朝聯合艦隊駛入順天 的出海口光陽灣。

這次聯合艦隊傾巢出動, 不但包括「可怕的」李舜臣80多艘朝鮮戰艦首次參與海上陸擊, 加上數百艘從大明 馳援而來的戰船, 順天倭城守將小西行長看到如此大陣仗內心嚇得心驚膽戰。

劉綎的詭計

在攻城之前,由於看此城頗難攻陷,明、朝鮮軍竟耍起謀略,提議「假和議真抓人」的陰謀,欲誘捕小西行長

9月18日、劉綎的和議書状送達小西行長面前「明日、在順天舊城付近會見講和。為解你疑慮,我將親自單騎在途中迎接你」(明日、順天旧城付近で会見し講和を結ぶべし。そのため、私は自ら単騎で途中まで貴公を迎えにゆこう)。

傻傻的小西行長可能認為大軍壓陣,談一談撤離順天也好,竟然相信劉綎準備前往會面。此時松浦鎮信跳出來勸阻說:「中國人虛偽多詐,如果去必定危險,上次在平壤不是也被欺騙?」(唐人は嘘偽りが多く、行けば必ず危うい。かつて平壌でも騙されたではないか)。

小西行長不聽勸諫,執意前往。

19日,劉綎在会見場所途中的道路周囲佈置伏兵、派了個假裝「劉綎」的影武者站在會面地點準備「迎接」小西行長

小西行長為表示和平,還脫下盔甲穿著便服前往會面。

劉綎權慄見一位日軍大將騎馬緩步出城,心中竊喜不已,只待 小西行長即將與假「劉綎」相對坐下, 只等 劉綎 一聲令下, 伏兵齊出, 捆綁「倭酋」。

但此時伏兵突然發動(一說明軍突然開炮),由於時機過早,小西行長見苗頭不對急速逃回。

劉綎眼見計謀失敗,開始發動水陸攻城戰,正攻順天倭城。

攻城

e0040579_7243652.jpg


19日午後、明・朝鮮陸軍開始向順天倭城進攻、海上明・朝鮮水軍也開始砲擊。

明・朝鮮水軍冒著如雨點般的子彈和火炮, 努力向岸邊靠攏, 企圖以艦炮擊碎日軍的壕溝和城牆。

到20日、21日之間明・朝鮮水軍欲更靠近順天倭城發炮,但在日本軍鐵炮與大筒反擊退去,明將水師遊撃李金負傷。

西路明・朝鮮連合軍 劉綎缺乏攻城工具,一時攻城中斷,開始製造更多雲梯、飛楼、防車、防牌等攻城器具。

攻城器具完成後,10月2日、明・朝鮮軍水陸両面又開始総攻撃。

明・朝鮮連合軍在地上非常壯觀的連成一排攻城雲梯、飛楼攻上外郭、

但在日本軍城內激射而出的鉄砲反撃下,死傷者愈來愈多。

此時,小西行長日本軍突然殺出城來,一陣砍殺,斬死聯軍800人、並放火燒毀攻城器具,明・朝鮮連合軍狼狽敗退。

明朝聯合艦隊在海上攻撃與順天倭城射擊戰中落敗也被撃退,朝鮮水軍蛇渡僉使黄世得戰死。

薺浦萬戸朱義壽、蛇梁萬戸金聲玉、海南縣監柳珩、珍島郡守宣義卿、康津縣監宋尚甫皆負傷。

陳璘水師夜襲 觸礁

10月3日,劉綎陳璘研議決定在夜間派出水陸別働隊共同夜襲。

陳璘率領聯合艦隊水軍在晚上8時左右趁漲潮時在夜半迫近城下向日本軍攻擊。

陳璘打算徹夜攻擊, 全然不顧李舜臣數次向其警告退潮擱淺的危險。

正當陳璘水軍引潮迫近順天倭城時,當初 順天倭城築城時考慮的「壞處」變成「好處」,明水軍23隻,果然, 待得潮水一退, 明軍戰艦退走不及,擱淺在岸上動彈不得。(朝鮮『宣祖実録』與李舜臣的『乱中日記』記載沙船19隻、號船20餘隻)在淺灘觸礁擱淺。

小西行長嚇了個大跳, 以爲明軍派出海軍陸戰隊冒死登陸了!

宇都宮國綱松浦鎮信下令全軍突擊, 與擱淺在岸上的明軍展開白刃戰。

這些明軍水手退不回海上,本來就在著慌,陳璘被殺的一陣大亂。

正在危急間, 李舜臣帶著部下戰艦冒死前來營救陳璘明軍。

明・朝鮮連合軍死傷慘重,被捕虜者不少,夜襲部隊只有140餘人生還,朝鮮水軍安骨萬戸禹壽被弾丸撃斃。

陳璘撤到了小艇上,嘆出一口氣,說道:「李舜臣將軍的救命之恩,我永世不忘!」

日軍挑了其中2艘戰艦外,其他明朝戰船全被燒毀。

小西行長逃出順天倭城後,將2艘明國戰艦陳列在大坂城外的一條河裏讓民衆觀賞,以羞辱明軍。

翌日4日明・朝鮮水軍繼續攻撃、但小西行長仍穩穩的守住城並予撃退。

由於3日、4日水陸軍攻撃損失過大。

劉綎開始按兵不動,這時傳來東方泗川倭城攻撃戰,明朝中路軍董一元島津義弘軍團大敗而潰逃的敗報。

順天倭城作戰失敗

到了10月7日、劉綎開始撤圍順天倭城,留下1萬明軍在古順天舊城、劉綎撤退。

同時水軍海上封鎖也解除,明朝聯合艦隊撤回水軍大本営古今島。

明軍在退路上丟棄兵糧、被日本軍視為戦利品接收。

明、朝鮮西路軍、水軍順天城攻略作戦以失敗告終。

在1598年9月末到10月初,明、朝中路軍泗川倭城攻撃(泗川の戦い)與明、朝東路軍蔚山倭城攻撃(第二次蔚山倭城の戦い)3路大攻勢全部敗陣。

明・朝鮮連合軍在順天城攻略失敗後,只在遠處監視順天倭城。

直到10月15日日本軍方正式發佈豐臣秀吉死訊從朝鮮全面撤退命令。

搶救小西行長

劉綎陳璘得到日本軍準備撤退情報再度封鎖順天倭城。

小西行長被圍,糧盡援絕,於是派人向中朝將領贈送槍劍寶物,請求給他一條生路,退兵回國,被李舜臣嚴詞拒絕。

小西行長劉綎提出給予人質、順天倭城與財寶與功勳用首級換取無血撤退。劉綎同意。

但是打通陸軍劉綎,水軍的陳璘仍然封鎖順天倭城並要求小西行長將隣接的南海倭城交出為條件。

交渉成立後,陳璘水軍還是沒撤退,明軍將領言而無信,小西行長等人對撤離朝鮮開始感到恐慌。

知道小西行長等孤立在順天倭城,夠義氣的島津義弘立花宗茂在11月19日為順天城救援急速編成一隻以陸軍為主力的雜牌水軍準備前往救援順天倭城。

察知日本島津艦隊將來的陳璘明水軍與李舜臣朝鮮水軍埋伏以待,16世紀末朝鮮戰爭最後大規模海戦「露梁海戦」爆發。

e0040579_8234346.jpg


小西行長松浦鎮信有馬晴信五島純玄大村喜前等五人趁此戦役間隙脱出成功,落跑到釜山而逃回日本。

劉綎後來在1619年薩爾滸之戰艾伯達里岡戰役中戰死。

1619 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薩爾滸之戰

e0040579_16511315.jpg: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16 15:14 | 【朝鮮Total War】

擊退碧蹄館勝利軍團-宇喜多秀家軍
締造幸州大捷
朝鮮陸上軍神 權 慄(Gwon Yul )


朝鮮中期的文臣、名將——權慄(1537-1599)將軍。權慄祖籍安東,字彥慎,號晩翠堂、暮嶽,諡號忠莊。

1582年(宣祖15年)以丙科考取式年文科,任承文院正字,經典籍,1587年升至全羅道都事,翌年任禮曹正郎、戶曹正郎、鏡城判官。

1592壬辰倭亂開戰~日本軍全面入侵李氏朝鮮。

e0040579_5364618.jpg日後與李舜臣(이순신)齊名的朝鮮名將權慄當時任職於李氏朝鮮義州牧使(市長)。

1592年7月8日小早川隆景(毛利元就的三男)在進軍至朝鮮京城後南下全羅道攻略,但於7月8日遭到朝鮮名將權慄於梨峙的反擊而大敗。

當時任全羅島巡察使的權傈打敗3萬餘名日軍。

為了奪回首爾(漢城),在水源禿山城佈陣,成為慶畿、忠清、全羅三道的總指揮。

明將李如松收復平壤後,一路直下準備奪回漢城。

而南方權傈的軍隊也齊聚幸州山城準備助攻漢城。

幸州位於漢城西北只有28里,本是漢城西方重要的屏障,也是從漢城西進的必經之地,此外,控制了幸州也等於控制了附近水路,漢江在此處北轉接入臨津江,明朝聯軍可以從此處延漢江逆流而上直撲漢城。

e0040579_21565286.jpg


但是1593明軍與日軍大戰於碧蹄館....宇喜多秀家軍團大敗李如松明朝聯軍。

明軍兵敗碧蹄館李如松往後撤退......放棄了收復漢城的企圖。

1593年2月10日之後日軍第六軍團主力宇喜多秀家並沒閒著,集中所有主力,轉攻京城西北方幸州山城。

此時權傈總兵力僅有9000人而且尚未集結完成。

而日方集合小早川秀包小早川隆景黒田長政小西行長石田三成吉川廣家合計約3萬兵力。

朝鮮再三請求明朝出兵漢城,但李如松已經渡過臨津江,叫他再渡河,他可是千萬個不願意啊~

幸州是一座山城,濱臨漢江,三面環水,東側又有昌陵川保護,附近遍布沼澤,西北有一面陡坡,易守難攻,權慄在短短1個月內將幸州山城要塞化。

更重要的是,幸州城俯瞰碧蹄館至漢城之間的要隘,扼守著日軍北上或明軍南下的咽喉,戰略位置之重要不言而喻。

宇喜多秀家軍團

權慄急率2700名義兵把守幸州,等待其餘南方援軍前來。

1593年(文禄2年)2月11日、權慄派出偵察部隊往漢城方面偵察遭遇日本軍,偵察部隊損失89人。

權慄知道日本大軍已經全面進攻幸州山城,已經有「死的覺悟」。

e0040579_7254698.jpg權慄在險峻難攻的城外狹窄坡道挖了戰壕,並豎起2道柵欄。

戰鬥非常激烈,宇喜多秀家鐵炮隊猛烈攻擊像難民營的破爛堡壘幸州城。

日軍第1陣是小西行長的第一軍團,為雪平壤戰敗之恥,攻城攻的特別賣力。

小西行長衝向柵欄時遭權慄發射火箭、擂石、滾木齊下,小西行長遭到痛擊,身受重傷下令撤退。

第2陣石田三成接著再攻,也遭權慄擊退,石田三成還被朝鮮婦女拋擲的草灰包擊中面部受傷。

在這次的戰爭中朝鮮婦女們把長裙做成套裙,在裙幅裏裝滿石頭與敵人鬥爭,「幸州裙子」名稱就是從這裏由來的。

接下來第3陣是黑田長政攻擊。

黑田長政不再盲目地發動衝鋒,而是將鐵炮隊調至隊伍最前面,為後面的大軍打開缺口。

鐵炮隊妄圖以弧線把子彈送入朝軍陣中。

可這樣一來落下的子彈變得毫無威力,大半乾脆飛過朝軍頭頂,落到城後的漢江裏。

黑田軍一通亂射,毫無斬獲,只得收兵。



擔任第4陣的總司令宇喜多秀家氣得七竅生煙。

碧蹄館數萬明軍都擊敗了,區區2000多人的朝鮮軍又怎可能讓他打不下來?

宇喜多秀家決定親領第4陣,一定要拿下幸州。

主將出馬,日軍士氣複振,又燃起了拼命的鬥志,前赴後繼,奮力攻城,竟突破了第一道柵欄,衝到第二道柵之前。

朝鮮軍大駭,以為日軍已經破城。

e0040579_21293119.jpg

(現代幸州山城空照圖)


一些士兵掉頭就跑。正在後面督戰的權栗大怒,立斬了幾名逃兵。

其餘士兵不敢再退,弓箭火矢再度向日軍身上招呼。

e0040579_21343771.jpg宇喜多秀家身中兩箭,幸好盔甲厚沒生命危險但血流如注。

日軍急忙護著宇喜多秀家退出戰線,在身後又留下數百具日軍屍首。

朝鮮兵往幸州本城退繼續抵抗.......

吉川廣家作第5陣攻擊,進入攻城戰鬥,打算以火攻燒死山上的朝鮮軍。

這時朝鮮軍已經快沒有箭矢了,權栗在日軍還沒來得及點火,就被朝鮮軍挖破漢江引漢江之水淋了個落湯雞。

吉川廣家計窮撤退,自己身上又中箭,幸好具足做的好,沒什麼傷。

e0040579_20143040.jpg第六隊主將是在碧蹄館立下大功的小早川隆景

儘管這位老將指揮有方,也只能在第二道柵欄上開個小口。

朝鮮軍士兵一擁而上,以自己的血肉之軀頂住這個缺口,日軍仍是一籌莫展。

這時權傈首次使用了韓國自製(非明朝貨)的祕密多管對陸火箭武器-「神機箭」(Singijeon),朝鮮又稱「火車圓銃」對付日軍。

一大搓飛天火箭射向第6陣小早川隆景陣中,一箭箭爆炸發生,搞的碧蹄館勝利之師,雞飛狗跳,連忙撤離。

朝鮮勝利 日軍撤退

e0040579_21595355.jpg


幸州城內的僧人、婦女均參加了守城戰,權傈與朝鮮義兵憑著高昂的士氣和險峻的地勢,並在京畿道水軍李蘋將軍10隻船帶來了數萬支弩箭。

朝軍歡聲雷動,水陸夾攻,最後成功擊退了敵人,而8000朝鮮援軍已接近幸州城。

日軍第六軍團主力,統帥宇喜多秀家,日將小西行長石田三成吉川廣家負傷,久攻不下又怕遭中朝聯軍夾擊,放棄了第7次總攻擊,灰頭土臉的宇喜多秀家撤圍幸州山城。

在這場戰役中,日軍有1000多人戰死,受傷2000多人,日軍鳴金收兵後,幸州城內終於鬆了口氣。

為了洩憤,權栗下令出城將日軍留下的屍首肢解,並將首級殘肢插在木柵的尖頂上示眾!

朝鮮軍的怨恨與殘忍令人膛目結舌。

朝鮮守軍獲得勝利,但也付出相當大的傷亡,而且幸州山城已經殘破不堪,無法在抵擋下一次攻擊,權慄害怕日軍再次進攻,便主動毀壞營柵,撤往臨津和都元帥金命元會合。

權傈率領軍民奮力擊退了3萬日軍,這便是壬辰倭亂朝鮮軍三次大捷(晉州大捷、閑山島大捷、幸州大捷)之一的幸州大捷。

朝鮮軍都元帥

壬辰倭乱(文祿之役)後1597年12月21日權慄任朝鮮軍都元帥、主導朝鮮軍主導的指揮。

丁酉再亂(慶長の役)開戰後,日本軍準備攻撃朝鮮水軍、水軍総司令官元均作戰準備消極、遭到權傈施以鞭刑促使他準備作戰。

1598年權 慄 後來都配合中國「抗日援朝」軍明將楊鎬麻貴等合圍日軍加藤清正根據地蔚山城,爆發蔚山大會戰與順天城戰役,但天朝天兵天將攻擊全部失敗。

1599年已63歳權慄將軍謝世後,為歌頌他的功績,朝鮮朝廷追贈他為領議政,同時追封為永嘉府院君。

海上李舜臣●陸上權慄조선‎-TOTAL WAR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15 05:35 | 【朝鮮Total War】

1592 彈琴台(탄금대)戰役
朝鮮的「長篠之戰」十萬精兵, 一敗塗地


e0040579_4121735.gif文禄元年(1592年)4月12日(旧暦),豐臣秀吉發動「文禄之役」,韓國人稱「壬辰倭亂」(임진왜란)日本侵略軍在釜山上陸,日本軍翌13日攻撃開始,釜山鎮戰役後釜山淪陷。

漢城朝廷, 由左議政金命元被欽點為都元帥, 坐鎮漢城 (現在首爾)之內, 節制全國各路兵馬。

在他之下設三道巡邊使, 由北道兵馬節度使申砬(신립)出任,負責慶尚、全羅 和忠清 三道防務。

申砬下設慶尚道巡邊使由54歲的老將李鎰擔當專督慶尚道的軍事。

申砬李鎰 都是在與女真族作戰中立過大功的有名猛將。

日本軍連戰連勝,釜山鎮之戰,朝鮮守將鄭撥戦死、東莱城之戰宋象賢戦死、尚州之戰李鎰敗走。

1592年4月中旬,慶尚道巡邊使李鎰兵敗逃回天然要衝草梁道與申砬會合。

申砬率領的當時朝鮮最精銳的京軍南下禦敵,他認為自己8000人部隊大多是騎兵, 草梁道崎嶇難行,不利騎兵運動,放棄草梁道並招回防衛鳥嶺関的邊璣防守忠州城。

猛將申砬知道日軍配有許多鐵炮,但他認為日軍鐵炮這玩意中看不中用,只要朝鮮騎兵以疾風之勢必可衝垮日軍。

雖然自矜於朝鮮軍騎兵威力, 申砬也深深明白忠州是漢城之前的最後一道防線。



如果此戰戰敗,日軍將能一往無前, 長驅直入至朝鮮首都。

背水一戰

申砬 決心在忠州城 西北約3公里之外的彈琴台( 탄금대)佈陣迎敵,激發朝鮮軍士氣與決死一戰之心。

李鎰又反對在這無險可守平原廣野之地與日軍決戰,李鎰見識過日軍鐵炮輪射的威力,在平原使用騎兵是一大失策,但他馬上遭到申砬斥責.....本判軍法斬首後改列入士卒之列帶罪從軍~

彈琴台, 因新羅真興 時期「樂聖」于勒曾在此彈奏伽倻琴 而得名, 山水交融, 是一塊風景優美的寶地。

但是, 作為戰場,此處卻是一個絕地。

彈琴台之北, 是漢江 , 西側, 是漢江支流達川江的 斷崖絶壁。江邊水草豐茂, 但人馬皆不能行。

朝鮮騎兵一旦在此佈陣, 就絕無後路可退, 只有往前殺敵一途,不成功便成仁了。

4月28日小西行長 率18,700人向 忠州城 和申砬所在的駐地彈琴台進軍。

小西行長派大村喜前監防忠州城動態。

朝鮮的「長篠之戰」

小西軍 分三路出擊: 中路, 小西行長 本隊 7000, 右翼松浦鎮信 3000, 左翼 宗義智 5000, 有馬晴信 和 五島純玄 3700人為預備隊。

日軍鐵炮兵在前,長槍步兵在後, 向申砬在彈琴台的部隊合圍。

忠州彈琴台附近平地許多植生的草長的又高又密集,日軍移動可以得到隱蔽效果。

e0040579_12571489.png


申砬一開始以弓矢與日軍火縄銃對射,結果弓矢不敵鐵炮.......

兇悍的申砬便率領部下騎兵衝向敵陣(一說下馬衝鋒),擴大騎兵馬匹間距,以防遭鐵炮貫穿造成騎兵衝鋒時的損失。

突然小西軍數千挺火縄銃從草叢中冒出一齊射擊, 鐵炮的威力不但子彈能夠輕易穿透皮厚肉硬的馬匹, 震耳欲聾的槍聲和耀眼的火光閃動也使得馬群受驚逃竄, 朝鮮騎兵陣勢於是大亂。

e0040579_12573098.jpg


衝在前面的朝鮮軍戰馬紛紛悲鳴倒地, 後繼的騎兵疾行之勢頓緩, 立刻又遭到日軍鐵炮三面而來的轟擊。

朝鮮軍士卒大駭, 紛紛向後逃去。

申砬再度重整部隊,再度發動突撃、仍然受到鐵炮集中射撃‧朝鮮軍屍橫遍野, 殘存的兵將們開始不顧一切逃向身後的河流, 企圖遊到對岸逃命。

日軍步兵緊跟著一擁而上,追殺殘敵。是役, 日軍斬首3000。

朝鮮軍士卒溺斃更是不計其數, 屍首塞滿了江面。

義州牧使 金汝岉, 忠州牧使 李宗張皆臨陣戰死。

申砬投河




e0040579_12584024.jpg好不容易殺出一條血路逃出的申砬深知今日一敗塗地, 自己再無面目見 漢城 的主君和父老。

向部下交代遺言後, 申砬一躍跳入漢江, 任由滾滾江水把自己拖入江底, 享年46歲。

有兩位忠心的部下也隨著將軍跳河,一同自殺殉國。

李鎰 從 彈琴台東側逃出, 向漢城飛奔報訊。

鬥志全無的忠州城守軍也隨即棄城潰散,嚇得朝鮮十萬精兵撤逃。

忠州大敗,抗女真名將 申砬戰死 ,小西行長僅損失 500人,漢城已無法防守。

李氏朝鮮國王李昖 放棄漢城,王室與朝廷連忙往平壌避難。

「變初, 以申砬爲都巡察使, 領大軍, 禦賊于鳥嶺。 砬不爲據險把截之計, 迎入於平原廣野, 左右彌滿, 曾未交鋒, 而十萬精兵, 一敗塗地。 遂使京城不守, 乘輿播越, 痛哉

—宣祖実録」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09-14 12:49 | 【朝鮮Total War】

1593 碧蹄館戰役

16世紀...
明神宗之「抗日援朝」
李如松軍團 vs 宇喜多軍團
1593 碧蹄館血戰
李如松 大敗逃


e0040579_17261466.jpg16世紀末,臺灣的鄰國,中日韓三國爆發大戰,日本太閣豊臣秀吉發動文祿之役入侵朝鮮,明神宗派軍「抗日援朝」,李如松(明朝遼東總兵李成梁之長子),率43000餘兵渡鴨綠江,打敗日將小西行長,獲平壤大捷。

日本平壤援軍大友義統,半途撤退。

李如松軍團攻下平壌後,明軍以連戰皆捷,頗有輕心,此時有謠傳「日本軍之精鋭在平壌壊滅,駐防漢城(今名 首爾)的皆是弱兵」的情報,而且日軍準備棄王城而遁。

據「宣祖實錄」記載,日軍在漢城大肆捕殺有間諜嫌疑的朝鮮男子,以防明軍來襲前在漢城造反。

李如松不疑,1593年1月26日便率本部直趨碧蹄館(位於現在朝鮮京畿道高陽市德陽區碧蹄洞一帶 Battle of Byeokjegwan)。

日朝開戰開始3個月後、日本還在為緒戰勝利歡欣鼓舞,小西行長打下平壤,加藤清正攻至明朝邊境進入滿州,還以為這年內就能「入唐」的時候,石田三成便以總監軍身分來到朝鮮。

在渡海不久,石田三成便留下了頗富意味的書信。

書信中寫到三成憂慮無計畫擴大戰線的日本軍,這樣下去補給不能繼續,朝鮮土地上將不存在日本人。

於是他招集諸將,要求縮小戰線與安定民心。

但在緒戰大勝的諸將聽不進去,連之後與石田三成一起主張講和的小西行長,在此時都主戰。

石田三成被孤立,日本軍的戰線也會散掉。三成的預言成真。朝鮮之役日軍第一次危機來臨。

越過凍結的鴨綠江,明朝的援軍4萬人到達。

平壤的小西軍被擊破,日本軍的前線有整個崩潰的危機。

將日本軍由這個危機拯救出來的,是石田三成的戰略。他在此時提出放棄前線不易補給的據點,集結大軍到漢城週邊,迎擊明朝軍隊。

但對諸將來說,要放棄自己打來的城可不容易。尤其對於小早川隆景,因為他守的「開城」位於要衝,放棄等於放棄整個北朝鮮,他特別反對撤兵。

但開城面對大河,容易被斷絕補給路。

石田三成便向隆景一一說明補給困難度、現在兵糧數、敵我兵力差,讓小早川隆景明白不可能在開城進行長期戰,並且為了反擊而退卻回漢城北方集結。

石田三成主張全軍堅守漢城,憑借城防工事死守,並等待咸鏡道加藤清正前來會合。

小早川隆景反對說:「奉行大人被明朝軍勢嚇到了是吧!」

小早川隆景等第六軍將領則高呼出城與明軍決戰,石田三成的意見也隨之被棄置。

e0040579_12525674.jpg


碧蹄館戰役 日本・明両軍編成:

日本軍第六軍團

本隊大将-宇喜多秀家・先鋒隊大将-小早川隆景

先鋒隊

一番隊-立花宗茂-3000人
二番隊-小早川隆景-8000人
三番隊-小早川秀包-5000人
四番隊-吉川広家-4000人

本隊

五番隊-黒田長政-5000人
六番隊-石田三成-5000人
七番隊-加藤光泰-3000人
八番隊-宇喜多秀家-8000人

漢城守備隊-小西行長・大友吉統

明朝連合軍

大将-李如松1000三眼神銃親兵
先鋒-査大受・李寧・-10000人
左軍-李如梅 1000
中軍-李如柏 1000
右軍-張世爵 1000
援軍-楊元 5000
高彦伯(朝鮮軍)-43000人

碧蹄館之戰日軍約有4萬兵力,但是實際上加入作戰只有2萬餘,剩下2萬在京城守備。

明軍應該也是約2萬餘,而朝鮮軍有說是2萬或10萬,日本則誇張到明朝連合軍有「15萬」之多。

1593年1月26日,日軍立花宗茂小早川隆景早已在碧蹄館埋下伏兵.....

碧蹄館在現在南韓京畿道高陽市徳陽區碧蹄洞一帯,李氏王朝時代是招待明朝使臣來朝鮮休息準備入漢城的招待所,日本也準備在此「招待」明軍。

礪石嶺伏擊

e0040579_12532311.jpg


AM02:00~06:00明軍先鋒查大受2000騎兵趁天色未明,經過小丸山、 望客硯...前進至礪石嶺口

AM:06:00左右,明軍先鋒查大受行經礪石嶺,日後日本稱之為「碧蹄館的英雄」第六軍團的日將立花宗茂(武神、西國無雙)與高橋直次率3200伏擊明軍前鋒查大受2000騎兵,配合叢林奇襲和包圍施壓導致明軍大敗。

立花宗茂所部騎兵和鐵砲混合500人迎敵,鐵砲列陣殺敵又重重打擊明軍前鋒查大受所部。

明朝連合軍第二軍

後明朝第二軍李寧李如梅李如柏等約3000兵力,後又追加3000騎兵計6000以及佛郎機火砲戰車、集束火箭神機箭、大量三眼火銃等火砲來援查大受

立花宗茂部將十時連久內田統續因追擊查大受深入敵陣...

十時連久以「投槍乘入戰法」的方式擊落數騎明兵,投完後又拔刀驅馬殺入敵陣斬落了5、6個明國騎兵,十時連久內田統續的500兵力就有如穿透石塊的細針一般突入明軍查大受所率的2000軍陣之中,面對倍數於己的敵軍,毫無懼色。

e0040579_12534245.jpg


即使明軍有第二軍李寧來援約6000兵力和火器助陣,十時連久扔然正確的判斷明軍的動向,打算先以正面破敵引誘左右夾攻的明軍呈一路追擊後在迴轉奮力突破和小野鎮幸700人的中備軍交替。

因此十時連久在正面突破,前進到了山谷望客硯下,這時的十時連久則已負傷多處,浴血奮戰之時連頭盔的裝飾物也被擊斷,這時小野鎮幸終於越過明軍火器的爆風和十時連久會合。

就在成功撤退之際十時連久又擊落敵方一名騎兵之時,卻被明將李如梅趁機以毒箭射中右胸。

然而十時連久再此時又奮力擊退想進一步攻擊自己的敵兵並繼續撤退,卻不及箭上的毒已迅速擴展全身,回不了本陣的十時連久就這麼戰死在荒亂的戰場中。

立花宗茂率本隊繞到明軍側面,明軍誤以為是大部日軍援軍來援,遂遭到立花宗茂側面突擊,和小野鎮幸的互相包夾而潰走,然而立花宗茂的武者奉行池邊永晟卻戰死。

明朝連合軍敗退重整,歷時約5小時,碧蹄館前哨戰結束。

望客硯 爭奪

主軍李如松得知先鋒已經交戰迅速展開為鶴翼之陣,在礪石嶺北方的望客硯先鋒查大受、第二軍軍勢後於望客硯準備重整40000軍陣。

AM10:00此時,突然日軍先鋒小早川隆景毛利元康小早川秀包吉川廣家(約17000)等出現在望客硯。

e0040579_12535858.jpg


後面還有日軍本隊宇喜多秀家黑田長政(20000)進軍,措手不及兩軍已犬牙交錯,無法及時退兵。

明軍以騎兵為主的編成、碧蹄館狭隘渓谷地形不利騎兵的機動、戰鬥前夜又下雨地上泥濘不堪,更不利騎兵行動,日本鐵炮猛烈射擊,明朝騎兵紛紛落馬.....

於是李如松且戰且退,往北方高陽市的出口惠陰嶺撤退。

小早川隆景追至碧蹄館口,馬上又率全軍返回小丸山 望客硯。

AM11:00立花宗茂在碧蹄館周圍和小早川會合後才以3000兵力為先鋒,於小丸山佈陣,總大將宇喜多秀家則在小丸山右方的望客硯設立本陣,先鋒大将小早川隆景隊在本陣左後側,小早川秀包、毛利元康等大隊防衛本陣右後側。

立花宗茂在奮戰了一個早上後於中午時刻休息,並在敵對的明、朝鮮軍陣前悠哉悠哉的吃著起飯團來。

明軍三面陣形

AM12:00,心有不甘的李如松再度重整軍勢後佔人數優勢的明朝連合軍以左・右・中央的三面陣形開始以雷霆之勢殺氣騰騰從碧蹄館進逼日軍。

且明軍配置佛郎機火砲戰車、集束火箭神機箭、三口子母炮準備進入射程內轟垮日軍。

碧蹄館戰役的日本武士們如此描述明軍火器:「共有三個槍口,三個槍筒相連。可自由選擇發射一次或三次。騎兵手拿長柄火槍。柄長六尺有餘,帶有長約一尺的槍身,其上插有刀刃,故槍身分為兩部分,一旦靠近武士就會開槍。他們的衣服外層是紅色的毛氈,裡層用鐵鏈連著一塊被切割成大約三寸四平方米大的鋼片,有著像道服一樣長長的下擺。盔甲是用磨白的鋼制成,護臂也是鋼制,刀槍不入。」

當時明軍北方火器部隊陣式常是單發鳥銃、佛郎機大炮在前,而三眼統、火箭在後,騎兵則弓箭、三眼大炮連環疊用。

配備勤務兵(奇役),裝火藥人員,保證火器最大威力的發揮。

而朝鮮火器部隊則更差,使用單發的「勝字銃筒」。

當時代先進的單發鳥銃,明軍因對抗北方女真蒙古騎兵,常擋不住騎兵的衝鋒,而且北方地區天氣嚴寒、風沙大不適合使用鳥銃。

而三眼銃的齊發3彈能更好的殺傷既將衝過來的敵軍,還能當作短矛或插刀拒敵騎,這是明軍在北方軍中仍舊配備射程短與精確度差的三眼銃原因。

e0040579_206752.jpg


但是鳥銃稀少的明軍以此與日本鐵炮對射則吃大虧...............

先鋒8000人小早川隆景軍前往碧蹄館迎戰李如松15000人査大受李寧先鋒部隊.......

日軍示弱合圍戰術

中央軍的毛利小早川隆景軍採用「示弱合圍戰術」,並使用島津氏得意技「釣り野伏せ」偽裝退却,引誘明軍追擊。

小早川隆景軍(8000人)在先陣中又分成二隊:

1.粟屋景雄隊(3000人)
2.井上景貞隊(3000人)

日軍以明軍先鋒査大受攻擊正面的3000人粟屋景雄隊當誘餌,大隊人員一個接一個車輪戰假裝「抵抗的很激烈之狀」陸續偽裝退却抵抗並引誘明軍前進。

井上景貞隊則迂迴反包夾明軍先鋒,造成明軍先鋒的大混亂。

粟屋景雄隊在表演「退却」時......

立花宗茂高橋直次(3000人)從小丸山溜到李如松右側。

小早川秀包毛利元康筑紫広門(5000人)從望客硯溜到李如松左側。

日軍合圍之勢形成。

e0040579_1254198.jpg


此時因地形關係,明軍這邊竟然下起雨來,明軍火砲無用武之地。

立花宗茂見機不可失率部出擊,立花軍立花成家的金兜鐵砲隊200人列隊齊發~~明軍霎時血肉橫飛,將明軍右翼射的混亂。

e0040579_11114482.jpg


※:戰國頭盔-桃型兜

小早川秀包、毛利元康、筑紫広門(5000人)也殺向李如松左側。

中央的小早川隆景本隊也正面開始反撃明軍前衛並以撃破,往李如松本部迫進。

日軍開始3面包圍的殲滅戰。

李如松殲滅戰突圍

立花宗茂軍將明軍打成二截,造成明軍大混亂,立花金兜鐵砲隊先鋒隊長安東常久與小早川部将井上景貞一路殺到明總指揮官李如松面前,護衛李有昇拿盾抵擋護主身亡。

安東常久繼續殺向李如松,兩人與展開PK戰。

又是李如松之弟李如梅這時在旁瞧見,連忙彎弓搭箭射向安東常久安東常久陣亡。

明史中有載:「一金甲倭搏如松急」中的金甲倭將便是這位立花家武士安東常久

李寧祖承訓李如柏查大受王問方時輝,朝鮮軍高彥伯等與立花宗茂所將小野鎮幸小川成重天野源貞安東幸貞森下釣雲安東常久內田統續展開激烈廝殺。

總指揮官宇喜多秀家再投入吉川広家隊、戸川達安隊,務必殲滅李如松

李如松3面被圍,眼看大勢不妙趕緊下達突圍命令,李如松的1000親衛從腰間拔出三眼神銃,兩手各一把,扣動扳機後,火繩“滋滋”點燃。

e0040579_3353310.jpg


「三眼銃」全長約120釐米,共有3個槍管,槍頭突出,全槍由純鐵打造,射擊時可以輪流發射。

平射距離可達40至50尺。

子彈也不是明軍已普遍採用的銅殼定裝彈,而是類似於佛朗機子母銃的子銃那種的開花彈,內裝火藥,摻有鐵砂鉛丸。

子彈發射完畢後,亦可作為近戰鐵鎚武器。

明軍的「三眼銃」射向銃圍攻日軍中,日軍週邊明軍打完便退到內圍,內圍的士兵衝出來繼續射擊,退入內圍的士兵從火藥袋裏掏出火藥和彈丸繼續裝藥壓彈射擊,這樣幾輪下來,日軍強攻受阻。

李如松連換2座騎都被擊斃,日軍向坡地上的明軍發起潮水般的攻擊,明軍向北的數次突圍都被日軍的長槍兵擋了回來,明軍三眼銃打完後,又倒轉銃頭握著銃杆向日軍砸去。

李如松李如柏護衛下的遼東鐵騎硬是殺出一條血路突圍而去。

李如松大半部眾仍在包圍的危險狀況中...........

e0040579_1255156.jpg


楊元解圍

幸賴明軍楊元率5000人火軍(火器装備部隊)精銳來援,奮勇衝破日軍,破日軍而入,解救被圍明軍,李寧的砲營發砲轟擊日軍援護明軍撤退。

此時立花宗茂突出軍勢猛烈追擊,部將戶次鎮林在追擊李如松時戰死,小早川隆景追擊到碧蹄館北方之恵隠嶺,因為明軍援軍的到來方始退軍。

後援的大批朝鮮軍看到「偉大的」天朝天兵天將,竟狼狽地敗逃而歸,無不愕然!難以置信。

大難不死的李如松在碧蹄館週邊配備強大神機箭和箭樓防禦工事,抵住日軍攻擊。

雙方僵持到3月,李如松利用日軍防備上的疏忽,派遣副將查大受率領一幫敢死隊,潛入敵後,一把火將龍山的日軍糧庫燒了個精光,也號稱「大捷」。

隨後李如松命令明軍撤退至臨津江後,喪失了收復京城的機會。

明軍撤退 日軍勝利

翻開日本的史書,碧蹄館之戰作為日軍「以寡擊眾」(日方稱此役明朝連合軍高達15萬)的大勝利,贏得守備京城成功的戰果,歷來都是大筆特筆的。

明史/卷20 "李如松進攻王京,遇倭於碧蹄館,敗績。"


此戰極其兇悍的立花宗茂軍於二次的突擊中,侍大將十時連久,一族之旗本武士戶次鎮林、旗奉行池邊永晟、金甲隊先鋒隊長小野成幸安東常久、與力眾小串成重及小野久八郎戰死,此役日軍陣亡將領幾乎都是立花家的家將,包含雜兵損失近500兵力。

立花宗茂的武士刀砍到歪掉,馬鞍都是血......

秀吉給予感狀,褒稱立花宗茂為「天生的勇士」(生一本の勇士)。

碧蹄館戰役雙方從死傷幾百人到2萬人等數據都有,據李如松自己的揭報稱:「當陣斬獲首級167顆,內有賊首7名,系遊擊沈惟敬通事張大膳辨驗明的,奪獲倭馬45匹,倭器91件……查計陣亡官兵李世華、賈待聘等260員名,陣傷官兵49員名,射打死馬276匹。(《經略復國要編》之《敘恢復平壤開城戰功疏》)」

李如松還向朝鮮平安道都體察使柳成龍嚷嚷日軍總兵力高達20多萬,所以才戰敗,他要撤回臨津江北岸。

柳成龍憤怒的說:「倭軍何有20萬?這樣就逃實在荒唐!」

日方各種記載,皆稱己方損失不過數百人,而明軍被討取首級者有數千人之多,其中《日本戰史 朝鮮役》記作斬首6000。

《日本外戰史》、《朝鮮征伐記》、《朝鮮軍記》、《日韓古迹》等皆作斬首10000以上。

最誇張的滿清編寫者則說日軍「諸營上軍籍,死亡殆2萬」。

儘管說法不一,但是明軍的李如松部在此慘遭重創,自此一蹶不振則是統一結論的。

《明史》「李如松傳」說:「及碧蹄敗衄,如松氣索,應昌(總督宋應昌)、如松急欲休息,而倭亦芻糧並絕,且懲平壤之敗,有歸志,於是惟敬款議復行。」

碧蹄館戰鬥中,立花宗茂小早川隆景宇喜多秀家部破李如松明軍。

明軍的騎兵部隊在鐵炮隊的面前遭到了毀滅性打擊。

北韓的教科書把此戰(벽제관 전투)記為李如松「大將驕傲以致失敗」

遭此慘敗的李如松,因親兵死傷甚重,加上明軍北兵與南兵之爭日烈,徹底失去了繼續戰鬥下去的欲望,從此再沒有採取任何積極的動作。

碧蹄館之戰的最大結果就是朝鮮使用焦土作戦,朝鮮方往北撤時,搶光燒光自己國人的糧食,致使淪陷區數百萬人民餓死,並迫使明政府又開始了與豊臣秀吉講和結束「文禄の役」。

李如松於1593年(萬曆21年)12月班師回中國,加太子太保,中軍都督府左都督。

文禄之役後、日本與明朝和平交決裂,1597年1月,日本再度發動慶長之役.....

1597年4月,李如松升遼東總兵,因為應付遼東的蒙古人入侵並沒有派往朝鮮參戰。

次年1598年4月,韃靼土蠻犯遼東,李如松率輕騎進追擊,遇到韃靼遊獵聚會,聚集數萬人,李如松3千餘人不敵身亡,卒年50。贈少保寧遠伯,立祠諡忠烈。

1597年8月13日,明將楊元的3000人在全羅道南原城遭宇喜多秀家56000人圍攻孤立無援,楊元突圍後被明廷處死。



e0040579_16511315.jpg: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09-07 21:54 | 【朝鮮Total War】

勝字銃筒

勝字銃筒

16世紀末的朝鮮戰爭,李氏朝鮮陸海軍上的輕型投射武器一般都以弓箭為主要印象。

e0040579_201467.jpg


但是李氏朝鮮有許多火器的,除多管火箭「火車圓銃」神機箭外,還有天字銃、地字銃、玄字銃(大號火铳)、黃字銃(大號火铳)、勝字銃筒等武器。

其中使用「勝字銃筒」算是李氏朝鮮的鐵炮隊主力。

e0040579_0344527.jpg


說到「勝字銃筒」要先提到明代制式的早期輕型火器-單發步槍,其鑄造精良,設計精巧,和元朝的火銃比較,所需火藥大大減少。

單發步槍在明代中期作為標準武器,曾生產達9萬多支,1449年明軍主力在土木堡遭遇慘敗,幾乎全軍覆沒,明英宗也被俘,蒙古瓦剌首領也先所率攻打北京時,明軍在北京保衛戰廣泛使用。

e0040579_206752.jpg


朝鮮宣祖時代的朝鮮朝廷也引入明代火器,持續火薬兵器的開發。

從單發步槍仿造出直射型的單發「勝字銃筒」,它的効用性被認可產生勝字銃筒派生型和升級型被開發了。

有大、中、小、牛、星、次等各種「勝字銃筒」型號與多管變型 如三眼銃(寶物 第884號)、五連子砲等。

不過「勝字銃筒」實際上就是個單管噴子,就是往一個跟水管子似的破鐵管裡放點黑火藥和些微個小鐵子或鐵砂,點燃火繩,轟的一聲巨響,黑煙彌漫,射程約20-30米遠。

e0040579_17335230.jpg

승자 총통(勝字 銃筒- 보물 제 648 호, 개인용 소화기(小火器)


到了16世紀末「勝字銃筒」仍舊是李氏朝鮮的鐵炮隊主力。

比同時期的日本使用的火縄銃,準確度與射程都落後許多。

宣祖23年(1590),對馬的宗義智曾獻上日本鳥銃給朝鮮,宣祖王把火縄銃交給兵器製造保管役所軍器寺保存,這是火縄銃最早傳入朝鮮的記載。

由於朝鮮官吏們對於火縄銃火薬兵器性能沒有太注意,因為這玩意兒很貴,直到日朝開戰,朝鮮擁有的鳥銃不到50把。

e0040579_1971739.jpg


16世紀末的朝鮮戰爭(文祿・慶長之役、壬辰倭亂)爆發後,朝鮮軍被日本侵略軍連戦連敗,尤其是野戰被日本鐵炮打到潰不成軍。

為躲避日本鐵炮的威力,朝鮮軍展開守城之戰,如晋州城、幸州城、南原城等都有激烈攻防戰。

日本軍會以散兵方式先接近城池再施以火縄銃500米以上的最大射程攻擊。

此時朝鮮兵會使用「勝字銃筒」應戦,但命中率很低,還不如大量使用弓箭。

到了1597~1598年間,明朝派遣大軍抗日援朝,在攻擊日本倭城時,遭日本鐵炮攻擊,而無法攻破。

朝鮮名臣柳成龍所著『西厓集』裡記錄:「保護城池和險要,攻擊堡壘,可用堅固大炮,不過,交戰的銳利武器,還是鳥銃。 日本鳥銃是比我國(朝鮮)擁有的勝字銃筒威力的5倍,是弓箭的10倍。」

e0040579_17343062.jpg韓國最近在珍島發掘出推測為朝鮮時代鳴梁大捷時使用過的銃筒。

發掘的3件銃筒長度大約58釐米,最大直徑為3釐米左右,樣式和大小差不多。

銃的前端刻有“萬曆戊子/四月日左營/造小小勝字/重三斤九/兩/匠尹德永”等銘文。

簡單來說該銘文的意思就是萬曆(明朝萬曆皇帝的年號)戊子年(1588年)4月在全羅左水營裏製造的「小小勝字銃筒」,重量為三斤九兩(2公斤左右),製造人是工匠尹德永

3件銃筒的銘文中的“小”和“勝”兩字之間都刻有在漢字中表示同一個字的口訣符號“エ”或“〃”、“マ”等,由此可知文物的名稱是「小小勝字銃筒」,類似鋼筆手槍層次的小火器。

朝鮮中期曾開發的個人用火器的勝字銃筒類中,勝字、次勝字、別勝字、小勝字銃筒等在文獻中有記載過。

此次發掘的小小勝字銃筒雖然未記載在文獻記錄中,但據推測因銃口直徑比小勝字銃筒還略小。

李氏朝鮮的朝鮮将帥們在壬辰倭亂戰後向國王報告,一致提出「弓矢贏不過火縄銃」的重大結論,之後明朝與朝鮮朝廷大量拷貝擄獲的日本製火縄銃來增強國防。

e0040579_19283856.png


e0040579_17212559.gif
:「널리 인간 세계을 이롭게 하라」
[PR]
by cwj36 | 2010-02-17 00:52 | 【朝鮮Total War】

高麗國抵抗蒙古義勇軍
「別抄」是精鋭部隊的意思



三別抄軍的建立

高麗(公元918年-1392年)因其統治者姓王,故又稱為王氏高麗,是朝鮮半島封建王朝之一。918年後高句麗國弓裔王的部將王建推翻弓裔建立高麗國,定都於自己的家鄉開京(即今開城)。

元明混亂之際,1392年高麗國欲趁機收復原高句麗遼東國土(今中國東北)時,被李氏朝鮮政變篡位所取代。

高麗國自稱繼承高句麗。「高麗」的名稱源於「高句麗」。高麗的英文名「Goryeo」源於高句麗的英文名「Goguryeo」。

歷史上,於西元918年建立的高麗王氏王朝在軍事上實行與中國唐朝初期相似的府兵制。政府將一定田地的使用權授予“良人”(類似自耕農的階級),而“良人”在持有田地使用權時須服兵役,退役則還田。這種“良人”就是充當府兵者,其田地稱“府兵田”。

13世紀初,高麗的兼併土地現象嚴重,國家所佔有的田地數量已不足以維持府兵制,出現了無兵可用的情況。此時國家實權的掌控者崔氏家族臨時招募兵馬,組成“別武班”,也就是後來的“別抄軍”。

後來,別抄軍分為左右兩支,再加上從蒙古逃回的神義軍,合稱“三別抄軍”。

《高麗史節要》對此記載道:

初崔瑀以國中多盜聚勇士、毎夜巡行禁暴、因夜別抄。
及盜起諸道分遣別抄以捕之。其軍甚衆、遂分左右。
又以國人自蒙古逃還者為一部、號神義軍。是為三別抄。
権臣執柄以為爪牙、厚其俸祿。或施私恵。又籍罪人之財而給之。

別抄軍本是高麗權臣崔瑀的私兵軍團。

三別抄軍抗元

1231年8月,蒙古藉口使節被殺,派大軍渡鴨綠江侵入朝鮮。兵鋒所至,廬舍為墟,殺掠人民,不可勝計。當時,府兵制已破壞,國家無可用之兵,若有急需則臨時募兵,稱別武班,後稱別抄軍。

許多地方的農民、奴婢,自動組織起來,請纓殺敵。龜城軍民堅守城池4個月,擊退蒙古軍的6次進攻。

1231年蒙古入侵高麗以來,高麗的實際統治者崔瑀挾王室與蒙古軍進行周旋。但由於蒙古的力量強大,最終崔氏家族的崔瑀向敵人乞和,並遷都至江華島

1258年,崔氏政權被推翻,“復政于王”,但由於當時的農民運動激烈,王室也害怕人民,準備投降蒙古,從江華島還都開京。並解散守備江華島的三別抄軍(左別抄、右別抄和神義軍)。

守備江華島的三別抄軍,抵制王室的投降活動,毅然舉行起義。起義軍主力南下珍島(今全羅南道),繼續抗敵,受到各地人民的熱情支持。

史書記載:“三別抄反,據珍島,勢甚熾,州郡望風迎降,或往珍島謁見。”聯合西南各地農民義軍,據險抗戰。

他們控制了南海一帶,給蒙古侵略者以沉重打擊,並且破壞了蒙古企圖利用南海作為侵略日本前沿根據地的計畫。高麗王室無恥地顧民族利益,聯合蒙古軍鎮壓自己的人民。

珍島三別抄軍首領、裴仲孫,原乃高麗權臣、原三別抄首領林衍之部屬。高麗遷都江華島後,1270年(至元五年)夏,蒙古為攻打日本或南宋而強迫高麗建造四千石的海船一千艘。

蒙古的橫蠻與高麗王室對敵人的恭順引起高麗朝野的極大不滿。高麗三別抄軍首領裴仲孫等擁立王植庶族王溫為國王。

1271年年初,蒙古高麗安撫阿海等抄略珍島,進而圍困珍島,蒙古軍跟三別抄軍戰鬥時曾用新發明的火炮襲擊敵軍,在珍島展開的10天戰鬥中三別抄軍陷入危機,他們曾作宮殿用的龍藏寺大伽藍被燒為灰燼。

後來,王溫被俘當場砍下頭顱,裴仲孫在戰鬥中死於南道要塞。

珍島陷落後,三別抄將領金通精率領餘部退往耽羅(濟州島)。金通精率領殘余部隊,前來濟州與李文京部隊會合,在缸坡頭里建筑土城,繼續對抗蒙古的入侵。

內城是外圍約700米的方形石城,外城則是利用山坡、溪流等地勢建筑的外圍15里的土城,東西南北各有城門。

直到1273年4月,高麗蒙古聯軍攻陷土城,耽羅陷落,金通精等被擒殺。歷時3年的高麗三別抄義軍英勇抗戰終於失敗。


高麗內部對蒙古的入侵存在兩派。文派反對與蒙古交戰,而以崔氏家族為首的武派則堅持繼續抗蒙。1258年崔氏政權首領被文派殺害後,蒙古與高麗達成和平協議,同意保留高麗的國家主權和傳統文化,高麗首都則遷回開城。

蒙古忽必烈即位後,高麗成為其藩屬,1280年,蒙元為攻打日本在高麗建立征東行省

在王京(今朝鮮開城)設達魯花赤管理征東事務及監管高麗國政;高麗忠烈王王椹後成為第一個在元朝機構里兼任達魯花赤的高麗國王。

高麗君主從忠烈王開始娶蒙古公主為妻,高麗君主繼承人按照約定,必須在元大都以蒙古人的方式長大成人後,方可回高麗。

(忽必烈):「朝鮮不屬於中國,倒是中國自古屬於蒙古啦!lol」
[PR]
by cwj36 | 2009-08-29 10:33 | 【朝鮮Total War】

皇太極入侵李氏朝鮮
朝鲜李淏「三田渡屈辱」
反清復明計劃


李氏朝鮮(諺文:이씨조선,朝鮮漢字:李氏朝鮮,1392年-1910年),國號為朝鮮國,是朝鮮半島歷史上的一個封建國家。君主的本貫是在高麗王國發動政變的太祖李成桂之全州李氏。

朝鮮國曆經27代君主共5百餘年,其國土大體上相當於現今朝鮮與韓國的總和,北方以鴨綠江和圖們江與中國為界。

1619年,明朝討伐後金的努爾哈赤,朝鮮王朝也發兵1萬3千人協助。

結果明朝在薩爾滸戰敗,朝鮮軍主帥姜弘立向後金投降。

此後,奉行現實主義朝鮮君主光海君畏懼後金的實力,對於明朝和後金兩者之間持中立的外交政策。

1623年,由於光海君殺害親兄弟臨海君永昌大君,又廢除仁穆大妃,引起朝野不滿,本來失勢的西人黨發動政變,推翻光海君另立仁祖李倧(조선 인조)為王,史稱「仁祖反正」。

西人派上臺後,奉行反後金親明的政策,停止了與後金的貿易。

同時,明朝的將領毛文龍以朝鮮的鐵山城為根據地,不斷襲擊後金,這又給後金入侵朝鮮一個藉口。

1624年,朝鮮將軍李适發動叛亂,推翻仁祖,擁立興安君李瑅為王。不久被仁祖鎮壓,李适被殺。

李适的支持者韓潤鄭梅等逃往後金,勸說努爾哈赤討伐朝鮮。

努爾哈赤也做好了進攻朝鮮的準備。但因代善的反對,努爾哈赤暫時取消了這一計畫。

1626年9月30日努爾哈赤病逝。第八子愛新覺羅·皇太極繼承汗位。

丁卯胡亂 (정묘호란)

1627年,後金皇太極以朝鮮「助南朝兵馬侵伐我國」、「窩藏毛文龍」、「招我逃民偷我地方」、「先汗歸天……無一人吊賀」四項罪名,對朝鮮宣戰。

派遣阿敏濟爾哈朗阿濟格岳託碩託等將,領3萬人,以姜弘立韓潤鄭梅等為先導,大舉入侵朝鮮。

此時朝鮮剛剛經歷壬辰倭亂,尚未恢復國力。後金先攻陷安州,節度使南以興自焚死,明朝的援兵都司王三桂陣亡。

後金隨後攻破了義州、郭山、淩漢、山城等地,平壤、黃州守軍不戰而潰。後金騎兵直抵中和,向毛文龍部發起攻擊,毛文龍戰敗,退往皮島(今朝鮮椵島)。

阿敏認為皮島隔海相望,沒有水師,無法進攻,而義州則被後金輕易攻取,說明朝鮮防禦力量很弱,足以取勝。

因此,後金把進攻目標轉為朝。

阿敏率領大軍南下,一面放兵四掠,一面以待朝鮮請和。

李倧得到後金大軍南下、定州失守的消息,驚恐萬狀,將後妃送到江華島避難。阿敏部將乘勝前進,先後攻佔安州、平壤,至中和乃停止前進,駐營安紮。

此時李倧也已逃往江華島,並命使臣到後金營中投書求和。

雙方經過一個多月的談判,

此時,皇太極擔憂明朝會趁機襲擊後金,主動向朝鮮提出議和。

朝鮮立即表示願意談判。不久,雙方在江華島達成協定:

1.後金為兄國、朝鮮為弟國,雙方訂立兄弟國的盟約。
2.朝鮮停止使用明朝天啓年號。
3.朝鮮遣王子李玖赴後金為人質。
4.後金、朝鮮互不侵犯對方的領土。

3月初3,李倧率領群臣和後金代表南木太等八大臣在江華島焚書盟誓。

雖然阿敏在盟誓上署名了,但是對朝鮮誓文不滿意,便令八旗將士分兵擄掠三日,使朝鮮京畿道海邊一帶“盡成空壤”。

隨後後金撤軍到平壤,奉皇太極命令不再後撤,揚言“大同江以西,不可復還”,又逼迫朝鮮簽訂了平壤誓約,在中江、會寧開市、索還後金逃人、追增貢物。

這次入侵,在朝鮮歷史上被稱為“丁卯胡亂”。

丁卯胡亂之後,後金和朝鮮的兄弟關係並不和睦。後金軍一退,朝鮮馬上向明朝“疏奏被兵情節”。

崇禎帝在答詔中對朝鮮被迫與後金媾和的行為表示諒解,同時表彰朝鮮「君臣大義,皎然日星」。

1629年,毛文龍部有貪功,冒餉、不肯受節制,難以調遣等問題,又與皇太極「通敵書信」。

袁崇煥派遣官員至皮島管理兵餉核查銀錢帳用,而遭到毛文龍抵制,因此招致袁崇煥更決意誅殺毛文龍

袁崇煥宣佈「十二大罪狀」,設酒宴誘殺桀驁不馴的毛文龍,為朝鮮除去一害,朝鮮致書袁崇煥表示感謝。

在「仁祖實錄」記載:「毛文龍參將曲承恩,率兵千餘,自椵島向理山等地,侵略居民,江邊一帶騷然」,原來毛文龍除了抗後金,平時沒事時也搶劫朝鮮人財物,又向李朝無度索求錢糧也是朝鮮的沈重負擔,被視為一大禍害。

而朝鮮在與後金的交往中,朝鮮又多次表現出厭惡、不情願的情緒。

邊境開市,被朝鮮以邊地殘破、百姓乏食為由一再拖延,定期交納的貢物,朝鮮也找一切機會削減其數額。

明朝孔有德自山東叛逃後金,皇太極命朝鮮助以糧餉,朝鮮非但拒絕,而且還幫助明朝追殺。

皇太極一度對明朝採取和平攻勢,要朝鮮從中調停,朝鮮看出後金求和之意不誠,加以辭拒雙方關係日益僵化。

在儒家思想的影響下,不少朝鮮大臣認為明朝助朝鮮擊退日軍,朝鮮理當與明朝交好抗擊後金。

因此朝鮮拒絕廢除明朝年號,並依舊保持與明朝的關係。

這為後來1636年後金的再次入侵「丙子胡亂」埋下了伏筆。

e0040579_1393911.jpg


丙子胡亂 (병자호란)

1636年丙子,皇太極正式由汗改稱皇帝,改國號大清,族名滿洲。他事先將此事通報朝鮮,希望朝鮮參與勸進。

朝鮮聞訊大嘩,積累近10年的憎惡、羞辱情緒一併迸發。朝鮮臣僚紛紛痛切陳詞,“使彼虜得知我國之所秉守,不可以幹紀亂常之事有所犯焉。則雖以國斃,可以有辭於天下後世也”。

在一片慷慨激昂的氣氛下,仁祖拒不接見後金使團,不接受其來書。

後金使團憤然離開漢城,沿途百姓“觀者塞路,頑童或擲瓦礫以辱之”。

該年四月,皇太極在瀋陽正式舉行稱帝大典,朝鮮使臣羅德憲李廓拒不下拜。皇太極非常氣憤,認為這是朝鮮國王有意構怨,決定舉兵再征朝鮮。

該年12月2日,皇太極親自統帥十萬大軍親征朝鮮。

清軍渡江後,揚野戰之長,舍堅城而不攻,長驅而南,僅僅十二天便抵達王京城下。

京畿之內“上下惶惶,罔知所為,都城士大夫,扶老攜幼,哭聲載路”。

仁祖李倧再次將王妃、王子和大臣妻子送往江華島避難,自己則率領文武百官退守南漢山城等待各路勤王軍的到來,同時派出崔鳴吉等人赴清營談判,拖延時間。

皇太極見朝鮮君臣求和之切,毫無鬥志,乃對其迫降,下令清軍包圍南漢山城,伐木列柵,繞城駐守,山城內糧草斷絕,不得不殺馬充饑。各路勤王軍隊也被清軍擊敗,朝鮮君臣只有坐困孤城。

見朝鮮方面還在糾纏於出城投降的細節,不耐煩的皇太極下令用火炮攻城,同時清軍又攻佔了江華島,俘虜王妃、王子、宗室76人,消息傳來,見大勢已去,李倧只好求和。 此役為朝鮮歷史上著名的“丙子胡亂”。

清軍據估計俘虜50萬人進入滿州當奴隸。

三田渡盟約

1637年正月30日,歷經45日的抗戦之後李倧率領群臣出南漢山城,徒步前往漢江東岸的三田渡清營拜見皇太極,以極屈辱之伏地「三跪九叩頭」之禮向皇太極請罪。

在三田渡地建立「大清皇帝功徳碑」。

皇太極降旨赦之。雙方築壇盟誓,朝鮮去明年號,繳納明朝所賜誥命敕印,奉清朝正朔,定時貢獻,並送質子二人。

此外,朝鮮朝廷中主戰最堅決的洪翼漢尹集吳達濟三人被清軍索要,在瀋陽就義,號稱“三學士”。

丙子虜亂之後,朝鮮成為清朝的附屬國。

具有高度發達的儒家文明、以「小中華」自居的朝鮮淪為落後的山林狩獵民族建立起來清朝的藩屬國,在當時的朝鮮是令君臣黎民都痛心疾首的事情,丙子虜亂對朝鮮社會、文化的衝擊非常大。

國王和兩班的權威一落千丈。

清朝的征索也加重了朝鮮的負擔。經濟掠奪、政治欺壓、文化差異,使得終朝鮮之世,思明反清的情緒一直都是社會思潮的主流。

朝鮮李朝孝宗忠宣大王李淏,早年跟他哥哥朝鮮昭顯世子李澄一起,曾經被入侵朝鮮的皇太極擄到盛京當了很久的人質。

1644年,明朝滅亡,清朝入關,定鼎中原。

11月9日,清朝攝政王多爾袞在北京紫禁城武英殿召見作爲人質的昭顯世子李澄(李淏的哥哥,當時的朝鮮王儲)和鳳林大君(李淏),說“未得北京以前,兩國不無疑阻。

今則大事已定,彼此一以誠信相孚。且世子以東國儲君,不可久居於此,今宜永還本國。鳳林大君則姑留與麟坪大君相替往來……”。同時,清朝還宣佈減少朝鮮的歲貢幣物。

1645年3月,久居滿清做人質的昭顯世子返回漢城,隨行清使勒令朝鮮仁祖李倧出城迎接“天使”到來。忠於明朝的朝鮮兩班朝臣士大夫對此心生忌恨。

5月21日,昭顯世子李澄被宮人在餌餅中下毒,暴斃於昌德宮中。李倧雖心知肚明,但是諱言此事,怕多爾袞深究,向清朝上報“世子病亡”。

6月7日,被多爾袞釋放的鳳林大君李淏(조선 효종)回到漢城。

昭顯世子在清廷爲質近十年,曆盡艱險,親眼目睹了明亡清興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積累了處理朝清關係的豐富經驗。

多爾袞對其逝世“深爲驚悼”。

雖對其暴斃覺得可疑,但是在朝鮮使臣衆口一詞的“確係病殪”的說辭下,也不得不信。1645年11月14日,清朝冊封李淏爲朝鮮世子。

明朝滅亡後,李朝王室一直進行各種追思活動。仁祖不忘宮中焚香望闕之禮。

朝鮮李朝視清朝爲犬羊夷狄,私下稱清帝爲「胡皇」,稱清使爲「虜使」。除對清朝的公文賀表之外,一切內部公文,包括王陵、宗廟、文廟祭享祝文,仍用崇禎年號。朝鮮《仁祖莊穆大王實錄》,在明亡前用崇禎年號,在明亡後用干支紀年和國王在位年號。

至於私人著述,直到清末,仍有人書寫崇禎年號,以至竟然有“崇禎二百六十五年”的紀年。歷代封建統治者和儒家最看重的“正朔”問題,朝鮮就是這樣處理的。

聯合臺灣、日本、俄羅斯、南明攻打清國計劃

時朝鮮君臣認為,「我朝三百年來,服事大明,其情其義,固不暇言。而神宗皇帝再造之恩,自開闢以來,亦未聞於載籍者。宣祖大王所謂義則君臣,恩猶父子,實是真誠痛切語也。」

李朝孝宗李淏則以雪其父親向皇太極「三跪九叩頭」之恥與光復大明天下為己任,倡議北伐。

他對大臣說:「群臣皆欲予勿治兵,而予固不聽者,天時人事,不知何日是好機會來時。故欲養精兵十萬,愛恤如子,皆為敢死之卒,然後待其有釁,出其不意,直抵關外,則中原義士豪傑,豈無回應者! 」

李朝君臣確信「胡人無百年之運」的儒家格言,將地震、彗星等自然災害視爲清朝滅亡的徵兆,對南明政權、吳三桂和三藩分裂勢力、臺灣鄭成功、準噶爾蒙古等反清勢力寄以厚望,準備派使臣渡海聯絡,策劃夾擊清朝。

臺灣鄭氏多次請日本聯合出師伐清復明,朝鮮對日鄭聯合樂觀其成,甚至建議「假道朝鮮,出送援兵」(《仁祖大王實錄》二十四年十二月甲午)。

李淏的兒子顯宗李棩和孫子肅宗李焞,對聯日伐清之事也很積極。

1650年,李淏向清廷奏報「日本近以密書示通事,情形可畏,請築城訓練爲守禦計」,企圖以防禦日本爲由擴軍買清國火銃砲備戰。還越過黑龍江欲聯合俄羅斯派兵南下參與討伐清朝。

清朝警覺到朝鮮、日本、臺灣、南明、俄羅斯聯手組成軍事同盟的危險,於是派遣密使前往朝鮮核實情況。

結果查明朝鮮與日本竟素來和睦(對日朝鮮通信使),奏摺不實,順治皇帝下詔斥責朝鮮國王李淏,罷其用事大臣。這就是朝鮮歷史上有名的“六使詰責”事件。

1659年己亥5月4日,孝宗大王李淏去世於昌德宮之大造殿,在位10年,終年41。清朝賜諡號為忠宣。

朝鮮自仁祖之後不用清國所賜諡號,自上諡號為宣文章武神聖顯仁。

1683年,清朝入侵臺灣東寧王國,南明殘存勢力滅亡,影響滿清、朝鮮、日本關係的不確定因素消失。作為實際行動綱領的朝鮮北伐計畫,壽終正寢。

1704年甲申,明朝滅亡六十周年,李朝肅宗自宜春門詣禁苑壇,乙太牢祭祀崇禎皇帝。又命漢城府在後苑春塘台設“大報壇”,祭祀神宗皇帝。“大報”出於《禮記》郊特牲,是郊天之義,而兼有報德之意。

1749年(乾隆十四年)又以明朝太祖、神宗(萬曆)、毅宗(崇禎)並享大報壇,並於三帝即位、忌辰日行望拜禮。這種祭祀活動每年進行,直到李朝末年。
(網整)
[PR]
by cwj36 | 2009-08-28 23:18 | 【朝鮮Total War】

Goguryeo 千年之國
「大莫離支」淵蓋蘇文
연개소문 TOTAL WAR
朝鮮半島的抗唐民族英雄


e0040579_805640.jpg高句麗自始王朱蒙22歲即位,統治國家19年,40歲亡故。高句麗的24代王長壽王第三次遷都於平壤,致力於統一朝鮮三國。

高句麗強盛時期,其勢力範圍包括了中國吉林省的東部、遼寧省東北部和朝鮮半島的北部。

高句麗以強盛之國持續近1,000年,到668年由於內部的爭權奪利、叛徒們的背信棄義和外敵唐朝與新羅的侵略,而淪亡。

隋朝建立後,由於高句麗對於隋朝的封貢關係的要求採取對抗態度,隋朝對高句麗進行四次大規模的軍事征伐,可是都被高句麗打的灰頭土臉。

對高句麗的連年征戰不僅使隋國力銳減,也使隋煬帝喪失民心。

不僅農民起義,而且隋的將領也相繼叛變。

618年,宇文述的兒子宇文化及大將發動兵變,殺死了隋煬帝。李淵廢掉隋帝,隋滅亡。不過隋對高句麗的連年征戰也嚴重消弱了高句麗的國力。

到了高句麗第27任君主榮留王高建武(고건무 在位時間618年—642年)於618年,隋朝滅亡和唐朝建立之年登基。

榮留王對唐朝和百濟,都實行和解政策。

榮留王晚年和他的大臣們想計劃除掉一些高句麗內部頗有勢力的將領,並準備第一個幹掉對其王位最有威脅的淵蓋蘇文

不料榮留王的計劃被淵蓋蘇文得知。

e0040579_8101277.jpg淵蓋蘇文邀請榮留王和他的大臣們視察他的軍隊,並設盛宴款待。

在宴席上淵蓋蘇文殺死了榮留王的百名大臣,後又闖入王宮殺死榮留王並分屍,而且沒有給榮留王舉行葬禮。

之後淵蓋蘇文自封自己為「大莫離支」(即最高攝政),立榮留王的侄子高寶藏為王並攝政。

史載,淵蓋蘇文“貌魁秀,美須髯,冠服皆飾以金,佩五刀,左右莫敢仰視。使貴人伏諸地,踐以升馬。出入陳兵,長呼禁切”。

淵蓋蘇文攝政初期曾試圖與唐朝謀好。

他支持用道教取代佛教,並在643年派人到唐朝索要8部道經。

一些歷史學者認為淵蓋蘇文的這一做法是為準備日後與唐的戰爭拖延時間假裝安撫唐朝,因為淵蓋蘇文要吞併新羅的企圖使唐朝與高句麗的衝突不可避免。

高句麗花費了巨大人工物力,在沿唐邊境修築了高麗長城以防唐寇入侵,自夫余城(今吉林四平市以西)至渤海,長千餘里,十六年修成。

唐朝第二代皇帝唐太宗李世民「大中國主義大頭症」發作,則以高句麗據有的「遼東」(當時的「遼東」的概念略同於漢朝四郡的範圍,即中國東北遼河以東地區以及朝鮮半島的北部)為「舊中國之有」,而今「九瀛大定,唯此一隅」,決心將對高句麗的征伐作為中國"統一"戰爭的最後部分

e0040579_16552248.gif
:「套句本黨大頭症專門語,也就是"朝鮮自古就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啦!」

但是,唐太宗的征討雖然重創了高句麗的國力,仍然沒有能夠實現滅亡高句麗或迫使其臣服的目標。

e0040579_844736.jpg隨著高句麗對新羅發動新的戰爭,高句麗與唐朝的關係開始惡化。

645年,唐與高句麗的戰爭爆發,唐太宗親自率兵打高句麗並拿下了幾座高句麗城堡。

不過由於安市城城主楊萬春的抵抗,唐太宗受阻於安市城無法前行。

唐太宗從海上派出由張亮率領攻打平壤的軍隊受阻於建安城(今遼寧營口)。

唐太宗由於楊萬春堅守以及寒冬惡劣天氣和薛延陀入侵唐朝,唐軍被迫返回。

這場漫長抵抗中國侵略的戰爭,實際上是唐帝國對高句麗─靺鞨軍事聯盟之間的戰爭。

在這個聯盟中,已具備國家和政府組織形態的高句麗王朝,顯然在政治上居主導地位。

649年,唐太宗去世後,征討高句麗和淵蓋蘇文成了唐高宗李治的最大心願。

據《資治通鑒》記載,高宗即位後,對高句麗發動過三次小規模戰爭。

660年,唐與新羅的聯軍攻下了高句麗西南的盟友百濟後,唐朝於661年派軍十餘萬渡遼水,平壤道(初為遼東)行軍大總管蘇定方、平壤道大總管劉伯英、與新羅聯軍由百濟故地南北合擊高句麗。

由於鐵勒入侵唐朝,唐軍契苾何力蕭嗣業所部被迫返回。

e0040579_16524659.png


662年,蛇水(Sasu River )之戰,由於援軍補給的延遲,入侵唐軍全軍覆沒。

淵蓋蘇文大勝唐朝將軍龐孝泰淵蓋蘇文殺死了唐朝沃沮道統領龐孝泰和他的13個將領。

不過雖然唐朝的數次入侵沒能滅亡高句麗,但嚴重削弱了高句麗的實力。不過在淵蓋蘇文在世期間,唐與新羅都無法征服高句麗。

對於這場高句麗抗唐空前殘酷的戰爭,史籍上也做了許多生動的記載。

唐軍將領負傷乃至犧牲者比比皆是,士卒填於溝壑者則更不可數計。

西元666年,高句麗抗唐民族英雄淵蓋蘇文去世,高句麗內亂,淵蓋蘇文的三個兒子發生爭鬥,長子淵男生代為莫離支,到前方視察軍情備戰。讓兩個弟弟淵男建淵男產留守平壤。

淵男建淵男產趁大哥不在誣陷他叛逃到唐,並逼高句麗寶藏王通緝淵男生

淵男生走頭無路,只好投靠唐朝。

唐朝派右驍衛大將軍契苾何力為遼東安撫大使,率兵8萬援救淵男生。右金吾衛將軍龐同善、營州都督高侃為遼東道行軍總管,左武衛將軍薛仁貴、左監門衛將軍李謹行為後援。

淵男生投靠唐朝後得到唐重用被授予平壤道行軍大總管之職。

淵男生率領唐朝軍隊攻打高句麗,以期望能奪回大權。

許多高句麗護城將領見到淵男生紛紛放棄抵抗。

淵男生投靠唐朝成為唐與高句麗的戰爭的重要轉折點。由於淵男生為唐朝提供了可靠的高句麗軍事信息,唐朝於是大幅增加了攻打高句麗的兵力。

十二月十八,以李勣為遼東道行軍大總管兼安撫大使,以司列少常伯郝處俊副之,與契苾何力、龐同善率兵15萬并力入侵高句麗。

667年,李勣在推進途中遇到極其頑強的抵抗,推進受到限制,但仍然攻下高句麗新城(今遼寧撫順北高爾山城),由於新城有著極其重要的戰略地位,新城的失守對於高句麗西線戰線來講是毀滅性的打擊........

經過了漫長的冬天,668年春夏,各路唐朝兵力在鴨綠江邊會師。

高句麗發動最後的反擊,唐軍依然繼續推進到平壤城。

高句麗經過了數個月的守城,淵男產被寶藏王委派投降,但淵男建拒絕投降。

同年九月十二,高句麗僧人信誠打開平壤城門,唐軍有機會攻入平壤,淵男建被俘虜投降。

與此同時,在南線由於金庾信的攻勢,淵蓋蘇文的弟弟淵淨土向新羅投降。

就這樣高句麗由於內部紛爭,長年飢荒和唐與新羅南北聯合攻擊下最終滅亡。

唐平高句麗後,分其境為九都督府、四十二州、一百縣,並於平壤設安東都護府以統之,任命右威衛大將軍薛仁貴為檢校安東都護,領兵二萬鎮守其地,試圖控制朝鮮半島。

但由於新羅人的反對,唐朝開始羈縻治理高句麗故地,任命高句麗寶藏王高藏為遼東州都督、朝鮮王。

後來寶藏王因暗中支持高句麗遺民起義被流放。寶藏王的兒子高德武接管了安東都督府。引發新羅與唐朝的戰爭。

新羅最終控制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地區。大同江以北9世紀初,安東都督府被更名為小高句麗,小高句麗後來被渤海國吸收。

朝鮮和韓國學術界認為:在朝鮮半島三國鼎立之時,高句麗一直都是實力最強的國家。但由於唐朝和新羅的夾攻而滅亡。

高句麗滅亡後,原高句麗國境被唐朝及新羅瓜分;之後,高句麗貴族遺裔的粟末靺鞨人大祚榮經過抵抗唐朝的爭鬥在668年建立了震國,713年改名為渤海國,並佔據大部分高句麗的故土。高句麗和渤海前後相繼,與南方的新羅形成對峙,是朝鮮歷史發展的主流和正體。

對於高句麗的歷史歸屬,中國、朝鮮和韓國的現代學者自20世紀後期以來存在較大爭議。

中華人民共和國在1949年自"中華民國"之國內搞獨立建國之後,將高句麗視為朝鮮歷史。

但自20世紀90年代以後,中國的「大中國主義大頭症」又發作,逐漸扭轉了這種觀點變成「高句麗自古也是中国的一部分」,目前已經基本形成高句麗歷史屬於中國歷史範疇,2002年2月大陸社科院及邊疆中心開始對對古朝鮮史、高句麗史、渤海史以及中韓關係史進行全盤研究,而此一研究也引發了中、韓「高句麗」歷史之爭。

中國認為高句麗國家是中國歷史上的地方政權,高句麗民族是中國古代的少數民族的主流觀點,其依據主要是:高句麗民族和國家的形成在中國的歷史疆域範圍內(漢朝四郡)、其後雖然都城遷移到今天的朝鮮境內、但也沒有脫離漢朝四郡的範疇,高句麗滅亡以後又首先成為中國的郡縣。

由於高句麗人大多數融入渤海國,一部分流入新羅並構成現代朝鮮民族的一個來源,持此觀點的中國學者通常不反對朝鮮和韓國將高句麗也視為朝鮮民族和國家的淵源之一。

而朝鮮與韓國在20世紀實現國家和民族獨立之後,分別進行了高句麗史的研究,其共同的特點是認為高句麗是朝鮮歷史上的國家,並且漢朝四郡本來朝鮮之地,高句麗曾經英勇的抵抗過中國的侵略。

朝鮮學者認為,朝鮮史學以只新羅為主體的敘述是錯誤,高句麗新羅百濟—新羅渤海—高麗才是朝鮮歷史的正統,這種史學觀點被認為與朝鮮希望確立半島北方為「正朔」有關。

中國外交部網頁於2004年4月20日以前,在介紹韓國的部份,曾記述著「北韓半島一帶形成新羅、高句麗、百濟三個不同政權」。

但是,中國於2004年4月20日以後,即刪改為「北韓半島一帶出現新羅、百濟等割據政權」,使「高句麗」在韓國史中消聲匿跡。引發韓國人民的抗議。

韓國在建立後的二十年內,主流史學界對高句麗問題均不重視。但是進入七十年代以後,隨著經濟騰飛,國力強盛,興起了「高句麗熱」。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第二十八屆世界遺產委員會會議,中國蠻橫的以高句麗王朝遺址申遺,令南北韓臉上無光,差點引起申遺大戰。

更引發韓國人發表更多如「紙」、「漢字」、「豆漿」、「端午節」、「印刷術」、「渾天儀」、「中醫」、「米酒」、「草鞋」、「火炕」、「孔子是韓國人」等等的「韓國發明」來報復,有些甚至也申請為韓國的世界遺產。

韓國軍方出版的歷史讀物,聲稱要追憶起「我們民族在滿洲原野馳騁的榮光」以及「民族獨立和雄飛的歷史」

也就是現代的韓國人是不會認為高句麗是中国的一部分。

且韓國2000年來遭受中國大大小小無數次的侵略後,近代又遭日本侵略,民族仇恨加上高漲的韓國民族主義出現『中國東北是朝鮮的』也就不足為奇了。(網整)
[PR]
by cwj36 | 2009-07-13 02:11 | 【朝鮮Total War】

Silla-Tang Wars
문무왕 TOTAL WAR
新羅反唐朝運動-
「統戰高手」金法敏驅逐唐朝


七世紀中末期自從新羅從百濟奪取到被高句麗霸佔的漢江流域後,疆域抵達黃海。新羅開始與唐朝結盟共同對付「主要敵人」-百濟和高句麗。

唐朝自從改變唐太宗由遼東地區單路直攻高句麗的戰略,形成了從南、北兩個方向夾擊高句麗的戰略方針。

e0040579_173392.jpg而西元660年新羅武烈王金春秋也聯合唐朝攻滅百濟,668年文武王金法敏(Munmu of Silla 문무왕)又攻滅長期統治朝鮮半島北部的高句麗。

滅亡高句麗後,百濟和高句麗滅亡後,唐朝建立的是熊津都督府,安東都護府等,管理百濟和高句麗的故地。

然而新羅不滿於唐朝對朝鮮半島的控制,防止中國唐朝吞併朝鮮半島。

通過670年到676年的新羅反唐朝運動,新羅金法敏又聯合「次要敵人」百濟和高句麗的遺民,攻擊「主要敵人」-唐朝,中國被迫退出了大同江以南的朝鮮半島,新羅宣稱繼承高句麗,百濟和新羅,要建立了統一的新羅。

西元670年,原高句麗將領劍牟岑扶植高句麗王室安舜(亦有安勝之稱)在百濟故地建立起高句麗復興政權。當時的新羅正忙於抵制唐在朝鮮半島建立「安東都護府」。

於是馬上承認了安舜的高句麗王位,並提出相互聯盟反唐的建議。

新羅金法敏對此非常支持,封安舜為高句麗王並與其結盟共同對付唐朝。

這件事使唐朝和新羅的同盟關係開始破裂,唐朝對此則出兵進行鎮壓。

e0040579_10222971.jpg


安舜劍牟岑發生分歧後,劍牟岑被安舜下令處死。

安舜後被新羅接納,在今韓國益山市建立新羅扶植下的高句麗遺民傀儡政權-「報德國」。

希望「永為鄰國,事同昆弟」,安舜等也表示「願作藩屏,永世盡忠」。

與此同時,新羅開始攻打唐在百濟的「熊津都督府」駐軍。

664年,原百濟太子扶餘隆(660年,新羅及唐朝聯軍攻陷百濟國都泗沘城,扶餘隆和父親扶餘義慈向唐軍投降,被唐軍帶到東都洛陽。)被唐高宗任命為熊津都督府都督,管理百濟故地和遺民。扶餘隆因為百濟、新羅是世仇,害怕受到新羅國的侵略,未敢赴任,只好由唐朝將領劉仁軌檢校熊津都督。

高句麗滅亡後,劉仁軌劉仁願回國,熊津都督依然是未敢赴任的扶余隆,代行其事的是百濟人熊津都督府長史難汗、熊津都督府司馬禰軍

671年,新羅拿下泗沘。

「熊津都督府」大多被新羅國兼并。唐高宗再度啟用對吐蕃的大非川之戰戰敗後一度除名的唐朝名將薛仁貴任命為為雞林道總管,負責羈縻百濟的熊津都督府。

到674年,新羅已經從唐朝手中奪回原百濟和高句麗在朝鮮半島上的大部分領土。

唐高宗為對付新羅文武王,扶植文武王的弟弟金仁問為新羅君主,並派劉仁軌領兵攻打新羅。

金仁問23歲時,其父將他派到中國唐朝當人質,並一直都是新羅與唐朝之間的協調人。

唐朝與新羅雙方都大玩扶植傀儡政權遊戲。

文武王金法敏使出「談談打打策略」,675年2月新羅派出謝罪使,金仁問去新羅的途中遇到前來道歉的新羅來使。

金仁問隨後被召回到長安。一時新羅與唐朝出現和平的氣氛。

675年羅唐戰爭再起,劉仁軌大破新羅重鎮七重城,劉仁軌因此戰進爵為公。

從開戰地點路線看,劉仁軌的大軍此時已進入新羅北境,七重城在今漢城附近,離安東都護府轄境不遠。

七重城的失陷對新羅產生了不小的衝擊,據「三國史記」記錄直到買肖城之戰20萬唐軍被金元述擊敗,新羅軍繳獲戰馬3萬3百80匹,買肖城之戰後金法敏可能已經意識到通過戰爭無法使唐軍退出朝鮮半島,準備與唐朝和談。

然而七重城戰後,唐朝當時的戰略重心已經轉移到了西線,吐蕃成為其主要對手。

唐朝很難再派出主力大軍東討新羅,唐廷詔其引兵還。

改任靺鞨人李謹行為安東鎮撫大使,負責討伐新羅。

李謹行率領投靠唐朝的靺鞨人攻打新羅,但都被新羅軍擊退。

e0040579_1218458.jpg


由於新羅的攻勢,加之高句麗與百濟遺民從未間斷的反唐運動和唐朝在與吐蕃戰爭的失敗,唐朝只好退出朝鮮半島。

而經過多年的唐軍與靺鞨軍的戰爭,新羅也疲憊了。

金法敏派出使者,向唐朝進貢並且謝罪。唐朝承認了新羅「多取百濟故地,遂抵高句麗南境為州郡」的事實。

高宗皇帝以這種方式,宣告了戰爭的結束,重新接納新羅為大唐的藩屬國。

但是,武裝衝突並未就此終結,676年,薛仁貴領兵渡過黃海試圖重建熊津都督府,與新羅在錦江河口的伎伐浦海戰(기벌포해전),唐軍先勝後敗,被新羅沙飡(sachan)、施得(sideuk)水軍,斬首4000餘人,薛仁貴狼狽而逃。

677年,新羅贏得高句麗國都平壤。安東都護府從平壤遷至遼東故城,熊津都督府被從泗沘遷至建安故城(今遼寧營口)。

通過戰爭,新羅從唐朝手中奪回了原百濟全部領土和部分高句麗領土。

685年,新羅滅高句麗遺民的報德國,新羅「始備九州」,統一全部完成。

「統戰高手」文武王金法敏兩手策略驅逐唐朝直接統治朝鮮,統治統一的朝鮮半島20餘載,直至681年病故。

繼位的神文王金政明將文武王的遺體在東海火化,以使文武王的靈魂變成海上蛟龍保護新羅免受外敵的入侵。

新羅統一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的全部領土。

735年,唐朝承認了新羅對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領土的控制。唐朝勢力被驅逐出朝鮮半島。

新羅統一朝鮮半島被認為是朝鮮半島歷史上重要的轉折點,為後來朝鮮半島的統一王朝打下了基礎。

羅唐戰爭後,大同江以南地區被新羅控制。

大同江以北的高句麗故地後來由渤海國收復。

892年新羅王族建立「後百濟」、901年建立「後高句麗」,朝鮮半島進入「後三國時代」。

後高句麗武將王建奪取後高句麗政權,建立「高麗王朝」,於935年滅亡新羅,重新統一朝鮮半島。
[PR]
by cwj36 | 2009-07-13 00:05 | 【朝鮮Total War】

控制東亞海上絲路
強國百濟的滅亡.....




百濟是高句麗創始者朱蒙的第三個兒子溫祚王於西元前18年在漢江南岸(今韓國河南市)創建。

百濟是海上的強國,通過海路與中國和日本進行政治和貿易往來,控制東亞海上絲路。

西元660年之前,朝鮮半島是高句麗、百濟和新羅三國鼎立,史稱朝鮮三國。

三國之間的關係很微妙,一會兒是友,一會兒是敵。新羅最初與高句麗結盟以對付百濟和倭国。

隨著高句麗的南下,新羅開始與百濟結盟對付高句麗。

新羅從百濟手中奪到被高句麗霸佔的漢江流域後,疆土抵達黃海開始與中國唐朝結盟對付百濟和高句麗。

此時東亞的歴史情勢是「高句麗-百済-倭国」與「唐-新羅」兩陣營的戰略對抗。

百濟(前18年-660年)(又稱南扶餘)是古代朝鮮半島西南部的國家。 百濟與高句麗,新羅一起被稱為朝鮮三國。

百濟傳到第三十一代王-義慈王年幼時即孝聲遠播,時人譽為「海東曾子」。

641年即位後,開始對貴族中心的政治體制進行改革,強化王權。曾親自率軍進攻新羅,取其數十城。

但因為貴族的內部分裂,與後來窮奢亟慾從「海東曾子」變成好酒色的昏君,使得國政開始混亂。

階伯(韓國語:계백,?-660年)是7世紀前葉至中葉時期百濟的一位英勇將領。階伯興首成忠是百濟三忠臣。

e0040579_1292586.jpg


黄山伐

660年,唐、新羅聯軍進攻百濟,像潮水般的攻入百濟的首都泗沘城

蘇定方率領13萬唐水軍與新羅金庾信率領5萬大軍,海陸2路入侵,百濟國家危在旦夕。

百濟虎將階伯組織了5000名士兵保衛百濟國。

e0040579_11562892.jpg階伯明知必敗無疑,為了激勵士兵的勇氣,出戰前夕,叫來妻子,宣示寧作百濟鬼,不作新羅奴的決心,為免受辱,將妻子殺死,提高軍隊低落之士氣和愛國之情,展現「背水一戰」的決心。(高麗金富軾『三国史記』作)

最初階伯打勝了4場小規模戰鬥,但後來新羅將領金庾信(김유신)率領50000名大軍攻打百濟首都泗沘城(今扶餘郡),他被迫前來阻擊。

兩軍交戰於黃山(今忠清南道論山市 黄山伐),新羅金庾信以「讓盛開的鮮花夭折,歷史才會記住他們的名字」花郎道精神激勵新羅軍,以「人海戰術」付出慘痛代價才衝破以不怕死又以一擋十的階伯的陣地.........新羅的16歲花郎 盤屈官昌先後各自衝進百濟陣營........

盤屈官昌英勇戰死,大大刺激新羅軍像瘋子般殺入階伯的陣地。

階伯在陣地被突破之後...........

率10餘騎親衛衝向新羅武烈王金春秋本陣英勇戰死,所屬5000餘人全部陣亡。

階伯死後不久,泗沘城即被唐、新羅聯軍攻克。

百濟宮女們無法躲開敵軍的追擊,於是退往白馬江邊絕崖跳崖自殺,此自殺崖稱為「落花崖」。

百濟義慈王投降,被迫向蘇定方下跪,且為他斟酒,被押送去唐國長安,不久病死。

e0040579_125122.jpg


(定林寺平濟塔與大唐平百濟國碑銘)


得意揚揚的蘇定方將百濟納入唐朝版圖,唐朝「以其地置熊津、馬韓、東明、金連、德安五都督府,並置帶方州”。五都督府下轄三十七州,二百五十縣完全納入唐朝版圖。」

蘇定方在扶餘 定林寺 五層石塔的第一層塔身上,刻上「大唐平百濟國碑銘」。

因此這塔也叫做「平濟塔」「蘇定方塔」,現在也被韓國人視為國恥的韓國第9號國寶古蹟。

白江口之戰

百濟被滅後,百濟的遺民曾試圖重建百濟。

原百濟家將軍鬼室福信擁立百濟王子扶余豐(日本稱扶余豊璋 百濟的末代國王)為王,聯盟高句麗,並向日本求助。

天智天皇狹井檳榔率軍5千護送扶余豐日本回百濟。

西元662年六月,日本前將軍毛野稚子等率軍2萬7千人進攻新羅,奪取沙鼻歧、奴江二城,使新羅與唐軍的聯系通道受到威脅。

高句麗與百濟復興軍鬼室福信聯合,共同抵抗唐軍。由於地形限制的緣故,唐陸軍的進展始終不大。

突然百濟內部發生聚變,棟梁大將鬼室福信功高震主,不容於百濟王扶余豐,以謀反之罪被殺,百濟國人心思動,其戰力受到極大的削弱。

663年,新羅與唐軍再度水陸並發,圍擊周留城。

e0040579_1210110.jpg


唐將劉仁軌率唐和新羅海軍駛向白江口(白村江、白江、白馬江),企圖朔江北上進逼百濟臨時首都周留城。

白江口(白村江)係高麗半島上的熊津江(今韓國之錦江)入海處形成的一條支流白村江的入海口。可封鎖周留城,切斷日本援助百濟的重要戰略要口。

西元663年8月27日上午,日軍戰船首先開戰,衝向唐軍水陣。

百濟-日本聯軍與唐-新羅聯軍與在海上開戰,史稱「白江口之戰」。

當時參戰的唐朝水軍其組成主力竟是游牧民族-女真族(靺鞨)。

倭国水軍分3波到達........

第一梯次:1萬餘人。船舶170隻,百濟豊璋王護送先遣隊。指揮官安曇比羅夫狭井檳榔朴市秦造田来津

第二梯次:2萬7千人。日本水軍主力。指揮官上毛野君稚子巨勢神前臣譯語阿倍比羅夫

第三梯次:1萬餘人。指揮官廬原君臣

倭国指揮官阿倍比羅夫的日本水師不習慣大規模水戰,而且唐的大型船隊早已先抵達白江口,嚴陣以待日本水師的來到,唐軍採取以發射火箭焚燒日本兵船的戰法。

日本水師也有火箭,並且也拼命發射﹔但對巨船而言,火箭並不是有效的克制武器,因為縱然船隻的一部分著火,也能迅速撲滅。

小型船隻則不然,一旦著火,很快就會燒及全船﹔燒成一團火的兵船,勢必為了逃命被迫到處亂竄。結果又紛紛撞上其他友船,火苗也跟著蔓延。

由於唐軍船高艦堅利於防守,倭軍船小不利於攻堅,雙方戰船一接觸,日軍立刻處於劣勢。日軍的指揮員慌忙下令戰船撤回本隊,其指揮互相計議說:「我等爭先,彼當後退。」遂各領一隊戰船,爭先恐後毫無次序地衝向早已列成陣勢的唐海軍。

唐軍統帥見日軍軍旅不整,蜂擁而至,便指揮船隊變換陣形,分為左右兩隊,將倭軍圍在陣中。

日艦被圍,艦艇相互碰撞無法回旋,士兵大亂,安曇比羅夫戰死。

日將朴市秦造田来津雖然「仰天而誓,切齒而釁」,登上唐艦奮勇擊殺數十唐兵,唐將劉仁軌見狀欲拔佩劍,嘆曰:「匹夫之勇也」又將佩劍插回劍鞘。

朴市秦造田来津被亂箭射死。

日本船隻一艘又一艘地被火焰吞噬。

根據唐的記錄,燃燒的日本船隻達400艘。

“煙焰灼天,海水皆赤。”雖然《新唐書》記載上隻有寥寥幾句,「四戰皆克,焚四百船,海水為丹。」,實際上,這是一場淒烈無比的水戰。

經過5次交戰,百濟-日本聯軍被戰敗。扶余豐逃往高句麗。

686年,在新羅與唐朝的戰爭後,新羅統一朝鮮半島大同江以南包括百濟國在內的全部領土,百濟復國運動結束。

白江口之戰後,倭国在朝鮮半島權益盡失,國防體制、政治體制進行急速變革,倭国的大和朝廷國號改稱為「日本」。

e0040579_17212559.gif
:「晚生幾百年,不然可以擊破唐朝水師的說널리 인간 세계을 이롭게 하라」
[PR]
by cwj36 | 2009-07-12 00:26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