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re was lost at Mohács"
「在摩哈赤所失去的遠比現在的多」
匈牙利日趨沒落的歷史轉折點-摩哈赤戰役
匈牙利國王拉約什二世脫逃時淹死!




e0040579_2154754.jpg第一次摩哈赤戰役(匈牙利語: mohácsi csata or mohácsi vész、土耳其語: Mohaç Savaşı或Mohaç Meydan Savaşı)發生於1526年8月29日,雙方為匈牙利兼波西米亞國王拉約什二世(II. Lajos 或Louis II of Hungary )率領的匈牙利軍隊及由蘇萊曼一世率領的鄂圖曼土耳其軍隊。

匈牙利已經長期對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於南歐的擴張。

匈牙利國王拉約什二世透過於1522年與奧地利的瑪利亞聯姻令王國與哈布斯堡王朝關係更加密切,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也知道必需打破這個初期的聯盟,在拉約什二世拒絕維持和平的提議之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決意出兵干預。

拉約什二世向教皇國 與其他基督教國家,克羅地亞王國、波希米亞、巴伐利亞、波蘭王國,還包括查理五世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求援。

各國都同意派兵援助匈牙利。

e0040579_1595128.jpg在1526年6月,一支鄂圖曼土耳其遠征軍越過多瑙河攻擊匈牙利本土。

匈牙利布達戰前會議犯了一個嚴重的戰術錯誤,決定不必等到援軍前來 ,選擇摩哈赤附一個開放但不均勻的沼澤平原做為戰場。

布達 ( 匈牙利語 : Buda )是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西部地區,與城市的另一部分佩斯隔河相望。

匈牙利軍隊被分成三個主要部分:

薩普雅·約翰(John Zapolya)的川西凡尼亞軍團負責守衛喀爾巴阡山脈南部的的關口,而軍隊主力由國王拉約什二世親自指揮,而其它較小規模的軍團則由克羅埃西亞伯爵克里斯托夫·法蘭高賓(Christopher Frankopan)指揮。

由於王國地理位置的關係,土耳其軍隊直至在度過巴爾幹山脈的時候才確定最後的攻擊目標是王國首都。

但在這時候薩普雅·約翰的川西凡尼亞軍團比土耳其軍隊離開布達(現布達佩斯市西部城區,當時匈牙利王國首都)更遠。

之後有文獻指出因薩普雅·約翰(John Zapolya)的軍隊未能及時抵達,所以必須承擔部分國王的缺失...

匈牙利軍隊所選擇的戰場是多瑙河下游一片廣闊但崎嶇的平原,包括一些沼澤地。

鄂圖曼土耳其軍隊之前幾乎沒有遇上任何抵抗。

拉約什二世於佈達等待開戰的時候,鄂圖曼土耳其軍隊已經圍攻數個城鎮並越過薩瓦河及德拉瓦河。

拉約什二世集合了大約26,000名士兵,組成士兵大多是西班牙,日耳曼,捷克和塞爾維亞傭兵,而鄂圖曼土耳其軍隊則有大約50,000–60,000人。

匈牙利軍隊列鉗形攻勢 陣勢,以取得地理上的優勢希望將鄂圖曼土耳其軍隊逐個擊破。

1526年8月29日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附近的摩哈赤激戰,真正的戰鬥只進行了2~3小時。

起初蘇萊曼一世的軍隊先鋒-魯米利亞軍團,行進到戰場之內,被由柏爾·杜蒙尼(Pál Tomori)所率領的匈牙利軍隊伏擊,戰局朝向匈牙利軍隊預計的有利情況發展。

但當鄂圖曼土耳其軍隊主力於中午抵達後,戰局迅速逆轉,土耳其火砲和步槍齊射,使得老式的重裝甲騎士與步兵死傷慘重。

有一段時間蘇萊曼一世自己非常危險,匈牙利軍隊的箭擊中了他的盔甲。

由於未有及時增援,所以延誤戰機,匈牙利軍隊的進攻變成不能挽回的潰散。柏爾·杜蒙尼試圖阻止逃亡士兵時陣亡。

匈牙利軍隊未能持續進攻,那些未有逃走的士兵被殺和俘虜。

拉約什二世逃離戰場,但他隨後從馬上跌下來,跌到沼澤之中因盔甲太重而淹死。

多於16,000名匈牙利士兵於最初的戰鬥中被殺,鄂圖曼土耳其軍隊只損失少量兵員。

多於1000名匈牙利貴族被殺。

e0040579_1535275.jpg蘇萊曼一世是一個見利忘義的人,他指令不留下任何一個戰俘的活口。

兩日後他於他的日記中寫到: 蘇丹得到大臣及酋長們的效忠,屠殺2,000名戰俘,血流成河。

這次勝利並未令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得到想要的自身安全。

戰爭意味著獨立的匈牙利王國的結束,但土耳其軍隊於九月撤退.......

牙利王國剩餘領土被拉約什二世的妻舅,哈布斯堡王朝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一世(斐迪南一世是卡斯蒂利亞國王腓力一世與其妻卡斯蒂利亞女王瘋女胡安娜次子)奪取,並透過與上任匈牙利及波希米亞國王烏拉斯洛二世簽訂的條約繼承這片土地。

奧地利控制匈牙利北部三分一土地和現今的克羅埃西亞北部,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則得到匈牙利西南部和半獨立的特蘭西瓦尼亞的宗主權,利用這些據點入侵東面仍然獨立的匈牙利貴族及西北面的奧地利領地,後來更導致1529年鄂圖曼土耳其軍隊圍攻維也納,是為「維也納之圍」。

這場戰役有時會與14世紀發生的尼科波利斯戰役(Battle of Nicopolis)和克雷西會戰比較,較緩慢的匈牙利重盔甲騎士普遍受到較大損失,但配備輕盔甲的鄂圖曼土耳其騎兵則較少損失。

對於在東歐得到這個穩當的基地,鄂圖曼土耳其軍隊有效率的輕騎兵及火炮將能不斷對中歐進攻整整一個世紀。

它們對匈牙利的影響,始於鄂圖曼土耳其支持薩普雅·約翰(Szapolyai János)對抗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斐迪南一世,直至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簽訂卡奴維茨條約(Treaty of Karlowitz)割讓匈牙利為止。

於摩哈赤的失敗對很多匈牙利人來說是決定性的,是匈牙利日趨沒落的歷史轉折點,並成為了匈牙利民族的一個創傷。

隨後200年間哈布斯堡王朝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兩大帝國的戰爭,匈牙利成為一個永久的戰場。

兩方軍隊來回移動,進而摧殘蹂躪匈牙利。

對於這個日子,直至400年後的今日都仍然提醒匈牙利民族他們對於任何困境都仍然堅毅不屈。

現時匈牙利人一但遇上困境,他們都會說「在摩哈赤所失去的遠比現在的多」,藉此勉勵自己面對困難。(維基百科)

歷史戰役體驗下載:1526年摩哈赤戰役
[PR]
by cwj36 | 2015-05-10 22:29 | 【匈牙利、波蘭篇】



匈牙利(Hungary)人是「匈奴後裔」?

匈牙利(Hungary Magyarország)有一些自稱是「匈奴後裔」的人,他們要求官方承認其少數民族地位,但被駁回。

匈牙利人是歐洲唯一不屬於印歐民族的群體。

目前,在匈牙利史學界有關匈牙利人(也稱馬扎爾人)來歐洲定居後的歷史基本沒有什麼爭議:一支來自東方的遊牧民族長年向西跋涉,一位傑出的部落領袖阿爾帕德大公把7個主要部落聯合起來,西元896年大舉進入歐洲中部的喀爾巴阡盆地(現匈牙利)

西元1000年,阿爾帕德家族的後代聖·伊斯特萬建立了匈牙利王國。

為了紀念這一歷史,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英雄廣場上有一座氣勢宏偉的紀念碑,7位古代騎士組成了精美的青銅群像(Seven chieftains of the Magyars)。

7位騎士的裝束與古代歐洲騎士的不同,有東方遊牧民族的特點。

e0040579_1332131.jpg


那支來自東方的遊牧民族是匈奴人嗎?

對於匈牙利人到歐洲定居前的歷史,現在仍存有很大爭議。

西元4至5世紀時,匈奴鐵騎一度佔據過喀爾巴阡盆地。

現在,許多匈牙利男子還使用“上帝之鞭”匈奴王阿提拉的名字。

19世紀前,匈牙利史學界普遍認為自己的民族與匈奴人是親戚。

19世紀上半葉,著名的匈牙利學者克勒什·喬莫·山多爾前往中亞和中國尋根。

但到了奧匈帝國成立(1867年)前後,情況發生了變化。由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支持的“芬蘭—烏格爾”歷史學派的觀點被官方採納。

這一歷史學派依據語言學研究成果認定:匈牙利語屬芬蘭—烏格爾語系,由此確定匈牙利人的祖先同芬蘭—烏格爾民族較親近,與匈奴人沒有關係。

現在,由匈牙利科學院支持的官方歷史結論也認為,「匈牙利人的祖先最早來自歐亞大陸交界地帶烏拉爾山麓附近的一支遊牧民族,他們不是匈奴人,也不是匈奴人的親戚。」

9世紀末,一支叫“馬扎爾”的亞洲遊牧民族再次重演了“匈奴式”的西征,於西元896年在多瑙河盆地定居下來。 進入歐洲攻城略地。

不斷發動入侵西歐的戰役,義大利、德國、法國、西班牙的許多地區都被馬扎爾人的鐵蹄踐踏,所到之處,盡成焦土。

歐洲人大為驚恐,以為歷史上的「匈奴又回來了」。

由於恐慌及誤傳,馬扎爾人在歐洲的居住地(潘諾尼亞)被歐洲日耳曼人對匈奴人閃電占領多瑙河刻骨銘心,故稱這片谷地為稱作“匈奴之地”。

「匈牙利」(意思是匈奴之地)的地名就是這樣來的,此後馬扎爾人就被稱作「匈牙利人」。

現在,匈牙利以馬扎爾人為主,依據1993年實施的有關少數民族的法律,官方正式承認國內的13個少數民族,如斯洛伐克人、德意志人、吉普賽人等,沒有“匈奴人”。

在歷史進程中,大量匈奴人留在匈牙利,與馬扎爾人長期通婚已難分彼此;但在文化上、史冊上,馬扎爾族是匈牙利的唯一正出。

但在匈牙利仍有不少人認為自己就是「匈奴後裔」,要求官方承認「匈奴族」的合法地位。

據這些「匈奴後裔」認為當年匈奴王阿提拉去世後,曾強悍一時的匈奴人迅速潰敗,但他們並非徹底從喀爾巴阡盆地消失,有一部分人留了下來。

後來,阿爾帕德率領部落進入這個盆地定居時,所帶隊伍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匈奴後裔」。

「匈奴後裔」為了獲得承認,徵集了2500個簽名,並得到匈牙利全國選舉委員會的確認。

他們的倡議合法地進入國會議程。國會負責人權、少數民族事務的委員會拒絕了這項倡議,但「匈奴後裔」認為事情並未結束,稍後將向憲法法院提起上訴。

據自認為匈奴的人估計,匈牙利目前約有10萬名「匈奴後裔」。

e0040579_1153535.jpg


據匈牙利官方認為「匈奴族」並不存在,理由是那些倡議者在文化、語言和宗教三方面缺乏特性,他們拿不出有力的證據證明自己是誰。

不過,分析人士認為,「匈奴族」爭取名分的幕後動機可能是看準了匈牙利政府對少數民族給予的財政津貼。

為壯大聲勢「匈奴族」開始舉辦「克魯塔吉」(Kurultaj)節慶活動,這是匈牙利「匈奴族」聲稱與古代遊牧民族匈奴有親戚關係的後代舉辦的節慶活動,這個活動每年吸引數萬名亞洲和高加索一帶匈奴後裔前來共襄盛舉。

活動內容包括賽馬、射箭、音樂會,民族舞蹈等。克魯塔吉原意為「部落聚會」。

許多與會者都打扮成遊牧民族,這個盛會吸引來自20個國家代表一同參與,這些國家包括匈牙利、蒙古、土耳其、烏茲別克斯坦、蒙古、俄羅斯、日本、哥薩克等等國。

咦!!!日本也參加?

日本人也是匈奴後裔裔是有科學根據的。

在蒙古國北部額金河(Egiin Gol)發現2000年前的匈奴古墓,根據對古墓中219具屍體的DNA檢測,發現匈奴的基因成分與現代日本人的基因高度匹配。

DNA檢測也顯示歐洲匈人(Huns)和中國的匈奴(Xiongnu)毫無關係。

但是「克魯塔吉」(Kurultaj)節慶活動可不管這麼多,所有與自認有匈奴後裔關係的國家都歡迎在克魯塔吉節派代表參與。



KURULTAJ官網
[PR]
by cwj36 | 2010-05-14 11:02 | 【匈牙利、波蘭篇】

1331 帕洛希戰役

Battle of Plowce 1331/9/27



e0040579_17362891.jpg經過連番慘敗仍不改侵略本性的條頓騎士團7000人在迪特里希•馮•阿爾滕堡(Dietrich von Altenburg)大團長領軍下於1331年秋季對波蘭發動閃擊戰。

西元1331年9月27日,阿爾滕堡團長帶領1/3的條頓騎士先遣部隊離開小農鎮 帕洛希(Plowce)

狡猾的波蘭國王瓦迪斯瓦夫一世(Władysław the Short) 與其子卡齊米日三世(Casimir III of Poland)率領5000人埋伏突襲行軍中的條頓騎士團。

掩藏在帕洛希小鎮左邊森林的卡齊米日三世波蘭太子軍首先發動攻擊。在三個小時戰鬥中條頓騎士被擊退,卡齊米日三世解救56個波蘭騎士與許多波蘭俘虜。

然而,駐守在在帕洛希鎮的條頓軍聽見戰鬥的聲音,也衝出來援助。雙方又開始血淋淋的戰鬥持續直到黑暗。

這場混戰並沒有清楚的勝敗,雙方死傷約4000人,波蘭軍死傷較慘重,但條頓騎士團被迫從帕洛希撤退回到托倫(Toruń)。而波蘭軍也沒有追擊。

帕洛希戰役(Battle of Plowce )對波蘭是很重要的戰役,此役表現出波蘭能抗擊日耳曼人的武力侵略。

波蘭人最終將迫使條頓騎士團坦能堡會戰(Battle of Grunwald )後屈辱的臣服於波蘭國王。

「瓦迪斯瓦夫一世外號矮子...lol」..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13 16:28 | 【匈牙利、波蘭篇】

黑軍(Fekete sereg)

黑軍 Fekete sereg




(匈牙利節慶 黑軍裝扮遊行)

匈牙利黑軍((匈牙利語 Fekete sereg ,The Black Army)─命名是因為其軍團穿著一整套的黑色鎧甲而得名。

匈牙利國王匈雅提·馬加什一世(Hunyadi Mátyás I)平定了貴族們的叛亂後,組織獨立於大貴族的雇傭常備軍團「黑軍」,以抵禦外敵入侵。

這是自羅馬帝國時期以來,公認的第一個在歐洲不是靠徵兵和定期支付薪水的雇傭常備軍。

一般認為匈牙利黑軍自1458年成立至1490年解散。

e0040579_1119449.jpg黑軍軍隊由8000至10000名雇傭兵所組成(後來增加到30000人),這些士兵的主要來源是由波希米亞、日耳曼、波蘭和匈牙利人的加入。

軍團主要的部隊為步兵隊、火砲隊和輕、重型騎兵隊。重騎兵的工作是保護輕裝甲步兵和砲兵,讓對其他部隊可以隨意攻擊敵人。

1458年,匈牙利推選匈雅提·馬加什一世作為君主,他的父親匈雅提·雅諾斯(Hunyadi János)是著名的匈牙利攝政王。

由於在匈雅提·馬加什一世的統治期間,匈牙利經濟蓬勃地發展,使得王國足以召集一隻強大的專業軍隊-「黑軍」,這是匈牙利在歐洲史上前所未有的輝煌時刻。

但隨著匈雅提·馬加什一世的去世,繼任的烏拉斯洛二世(Vladislaus II)無法繼續支付這隻軍隊的費用,黑軍也隨之解散。

({WTFM}-gorillak0404 提供)

:「黑軍~黑軍~gogogo~」..............................................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13 11:11 | 【匈牙利、波蘭篇】

e0040579_619331.jpg
匈雅提‧雅諾斯(Hunyadi Janos 1385~1456),匈牙利歷史上的民族英雄,人稱白騎士。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反抗力量的領導者之一。

1442年,他被國王烏拉斯洛一世(Uladislaus I,瓦迪斯瓦夫三世(Władysław III Warneńczyk)任命為特蘭西法尼亞(Transylvania)總督並且在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軍隊的作戰中贏得了一系列的勝利。

1444年11月10日,烏拉斯洛一世在抗擊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瓦爾納戰役中陣亡。

匈牙利貴族決定讓拉迪斯勞斯五世(1439年奧斯曼帝國蘇丹穆罕默德二世派軍隊入侵匈牙利,阿爾佈雷希特二世在抵抗入侵的戰爭中死於匈牙利境內的內斯梅里。迪斯勞斯五世是阿爾佈雷希特二世 Albrecht II的遺腹子)繼承王位。

1444年、ヴァルナの戦いでオスマン帝国に大敗、ポーランド王でハンガリー王を兼ねたヴワディスワフ3世(ウラースロー1世)が戦死する。

匈雅提フニャディは、敗戦の責任を追及され、死刑の判決まで受けるが、それまでの功績が認められ、司令官の職を解かれて領地に逼塞させられる。

在經過了這一動盪的時期後,匈雅提於1446年被匈牙利議會選為攝政王。

而新國王——年幼的拉迪斯勞斯五世(Ladislaus V,於1444年登基) 一直被他的監護人——神聖羅馬皇帝腓特列三世(Frederick III) 所控制。

直到1453年,拉迪斯勞斯五世開始擬定自己的憲法。匈雅提馬上成立了攝政政府並且投入自己全部的精力來對抗土耳其帝國。

他在教皇卡利克斯圖斯三世(Calixtus II) 的支持下發動了一次基督教聖戰——十字軍東征。

  1456年,匈雅提聖•約翰•卡皮斯特蘭(喬凡尼 St. John Capistran)聯合在貝爾格來德大敗鄂圖曼軍隊,從而結束了土耳其人對該城70年的統治。在貝爾格萊德戰役中大敗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的10萬大軍。

e0040579_1504950.jpg匈雅提是匈牙利歷史上傑出的軍事將領,他面對強大的土耳其人,多次以弱勝強,阻擋了土耳其帝國對歐洲腹地的入侵,改變了歐洲的歷史進程。

在拉迪斯勞斯五世在位的大部分時間裏,匈牙利的實際統治者是匈雅提,後者成功地領導了一系列抵禦土耳其帝國入侵的戰役。

拉迪斯勞斯五世身邊的重臣采列伯爵烏爾裏希二世(國王的叔叔)與匈雅提素來不和。

匈雅提於1456年死於鼠疫後,他誘使國王任命他接替匈雅提的職務。

然而匈雅提家族卻悲慘的被匈牙利貴族所仇視,國叔烏爾裏希二世企圖謀殺匈雅提的兒子匈雅提‧拉斯洛,匈雅提‧拉斯洛為了報復在1457年由於暗殺烏爾裏希而被拉迪斯勞斯五世下令處決。

年僅17歲的拉迪斯勞斯五世愚蠢地將匈雅提‧拉斯洛斬首,結果引起了一場政治風暴,他因此不得不逃往布拉格。

:「鼠疫殺死英雄」........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04 01:57 | 【匈牙利、波蘭篇】

匈雅提·馬加什一世

e0040579_292019.jpg匈雅提·馬加什一世(Hunyadi Mátyás I,1443年2月24日-1490年4月6日),匈牙利國王(1458年-1490年),1469年起為波希米亞的對立國王。

匈雅提·馬加什生於1443年,匈牙利攝政王匈雅提·雅諾斯的次子,生於特蘭西瓦尼亞的科羅茨瓦爾(今羅馬尼亞克盧日)。

匈雅提·雅諾斯死後,匈牙利爆發了貴族反對哈布斯堡王朝國王拉迪斯勞斯五世的叛亂。

1457年11月23日,年僅17歲的拉迪斯勞斯五世在布拉格死於白血病,拉迪斯勞斯五世死後,一些地位較低的貴族和佩斯人民都支持時年14歲的馬加什成為匈牙利國王。大貴族們認為年輕的國王便於控制,也支持他成為國王。

匈雅提·馬加什於1458年1月20日被選為匈牙利國王。而這時的他被新上任的波希米亞國王伊日·波傑布拉德扣為人質,直到馬加什娶了波傑布拉德的女兒才將其釋放。

15歲時,他正式登基稱王。在位期間,貴族叛亂仍在繼續,他於1463年平定叛亂,並使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三世正式承認他為匈牙利國王。

成年後,馬加什留學義大利,並將義大利文藝復興的文化成就推廣到匈牙利,建立歐洲15世紀最大的收藏曆史記錄、哲學和科學成就的圖書館科爾文納圖書館(Bibliotheca Corviniana)。

馬加什懂得匈牙利語、羅馬尼亞語、克羅埃西亞語、拉丁語,後來又學會了德語以及捷克語等許多斯拉夫語。

馬加什平定了貴族們的叛亂,組織獨立於大貴族的雇傭常備軍「黑軍」(fekete sereg),以抵禦外敵入侵。這時的匈牙利是歷史上面積最大的。

馬加什多次打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瓦拉幾亞大公弗拉德三世向其稱臣。1468年對捷克作戰,1478年佔領摩拉維亞和西里西亞等地,獲得捷克國王的稱號。

1485年他打敗了神聖羅馬帝國腓特烈三世皇帝,佔領奧地利的一半地區和首都維也納。

馬加什一世於1490年去世,他只有一名私生子亞諾什,私生子不能繼承王位。亞蓋隆王朝的波希米亞國王烏拉斯洛二世繼承了他的王位。從此,匈牙利日漸衰落。
(維基百科)

:「私生子不能繼承王位.@@.....」........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04 01:48 | 【匈牙利、波蘭篇】




背海一戰 1444瓦爾納戰役

匈牙利國王死亡東征


e0040579_6123215.jpg1444年11月10日爆發的瓦爾納之戰無疑具有深遠的歷史影響,時至今日,巴爾幹半島及東南歐地區仍然流傳著古老的傳說,它們的主角就是那位年輕的殉道者-波蘭兼匈牙利國王烏拉斯洛一世(匈牙利語:I. Ulászló 或Vladislaus III of Varna )。

作為中世紀歐洲的最後一次十字軍運動,同時在鄂圖曼土耳其軍隊肆虐歐洲大陸之始,瓦爾納之戰(Battle of Varna)成為捍衛自由和主權的基督教國家浴血戰鬥的縮影。

  教皇尤金四世(Eugene IV)給此次反擊奧斯曼帝國的軍事行動施以祝福,無論是否完全出於宗教目的,支援此次十字軍確實可以加強天主教會甚至其個人在巴爾幹地區的影響力,尤金四世拿出自己收入的五分之一作為軍資,用以武裝一支十字軍部隊,並且從威尼斯,徵募到戰船22艘,這支艦隊將負責保衛海峽安全的重要使命(事實上它們沒能發揮什麼作用)。

由特蘭西瓦尼亞的匈雅提(Hunyadi János)指揮的首次戰役行動在軍事和政治兩方面都是成功的,基督教軍隊相繼攻克了Nish, Pirot,索非亞等城市,但是隨著冬季的降臨,天氣情況變得愈加惡劣,巴爾幹山間的道路均被冰雪覆蓋,食物與草料日益短缺,軍事行動也不得不提前中止。

一同出征的國王烏拉斯洛一世在首都布達受到英雄般的歡迎,可是其鄰居保加利亞仍在遭受土耳其人的蹂躪,防禦要塞一個接一個的失守,那些曾經幫助過基督徒的村民也受到土軍的虐待。

與此同時,在1444年的6月12日,蘇丹穆拉德二世(Murad II)與烏拉斯洛一世的使團在安德里亞堡簽訂和約,根據和約條款,塞爾維亞和瓦拉幾亞將維持現狀,匈牙利可以繼續控制這兩國領土上的若干戰略要地。

  8月1日,烏拉斯洛一世在Segedin認可了這一有利的和約,不過教皇特使-紅衣主教的思想工作使事態發展產生了突變,年輕氣盛的國王於8月4日再次向土耳其宣戰,並在6天後發佈了重新動員軍隊的命令,組織反對土耳其人的十字軍。

烏拉斯洛一世在匈牙利建立的統治帶來了與奧斯曼帝國發生衝突的危險。鄂圖曼的穆拉德二世(Murad II)覬覦匈牙利已久。

  新徵集的十字軍擁有16000騎兵以及2000輛號稱中世紀坦克的戰車,兵員成分複雜,其中有匈牙利人,波蘭人,捷克人,以及來自特蘭西瓦尼亞的羅馬尼亞人等等,他們將按事先制定好的路線行軍。

儘管從貝爾格萊德到Tsarigrad的路線是最近的,但是十字軍仍將按照計畫首先南下多瑙河,然後穿越保加利亞東部地區,接著沿黑海海岸行軍,最後再與基督徒的艦隊(包括西方國家和拜占庭的船隻)一起聯合行動。

  計畫的制定事出有因,首先,巴爾幹地區的道路狀況惡劣,作為基督教軍隊主力的戰車很難或者根本無法在其上通行,此外,塞爾維亞暴君喬治 布蘭科維奇(George Brankovich)的行為反覆無常,為了減少不必要的麻煩,繞過他的領地還是比較明智的。

  儘管出征的日子定在9月1日,但是大軍直到9月下旬才動身出發。9月18日到22日間,十字軍在Orshov附近渡過多瑙河,其戰車部隊則在Tournu Severin附近渡河。隨後十字軍途徑早先被土軍佔據的Vidin和Nickopol,由於時間緊張,十字軍並沒有心思佔領它們,而是將這兩座城市付之一炬,鄰近村莊的保加利亞人紛紛前來加入烏拉斯洛一世的大軍。

  在Nickopol紮營休息期間,一個新的盟友不期而至,他就是瓦拉幾亞的統治者–著名的弗拉德 德庫拉(Vlad Dracul)伯爵,由於季節和軍隊實力等方面的原因,他對十字軍的前景並不抱很大希望,弗拉德 德庫拉勸說軍隊的領導者儘快撤軍,等集結到足夠數量的軍隊後再出征。

紅衣主教(Chezarini)馬上批判德庫拉伯爵的不虔誠,德庫拉只好作出妥協,他留給聯軍一支由他兒子率領的4000瓦拉幾亞輕騎兵以及2個有經驗的嚮導(他們對巴爾幹地區的道路情況十分瞭解)。

  這位德庫拉伯爵還特地送給烏拉斯洛一世2匹快馬,以便他在形勢危急時能夠迅速脫逃。大概也就是在這段時間裏,一支來自西烏克蘭的軍隊(該地區其時屬於波蘭)也加入了十字軍的佇列。

基督教聯軍繼續向前,依次通過Oryakhovitsa (現在稱Gorna Oryakhovitsa),Shumen,Novi及 Pazar等地,大量嚴陣以待的土耳其衛戍部隊就在前方,烏拉斯洛一世於是給他們出示了教皇的諭令,規勸這些土軍主動投降。

諭令這樣寫道:


“你們這些毫不尊重基督教信仰,佔領了Shumen, Makhorach (Madara), Petresh, Varna, Kavarna, Galata及Misia省其他要塞的土軍士兵們,你們這些奴役為了遵循上帝旨意而拒絕東正教祭禮(ritual),並於近來歸於尤金四世領導下的西方教會的希臘及保加利亞基督徒的士兵們,我們忠告並命令你們立即恢復這些基督徒的自由,為了他們的自由,我們離開波蘭和匈牙利的家鄉來到這裏,在上帝的護佑下,我們一定可以走得更遠!十字軍戰士的雙手將與那些服務於上帝和天主教會的人民的手握在一起!你們最好將上述要塞歸還我們天主教會,並且撤回到加里波利和亞洲,回到你們古代的聚居地Anadol…。

如果,在收到這篇諭令以後,你們仍然選擇對抗,那麼神勇的十字軍將擊敗你們,我們會命令士兵進行洗劫和屠殺。正如我曾經發過誓…在上帝的幫助下打擊異教徒以及異教徒的國王穆拉德…作為我們的以及整個基督教世界的敵人,我們將追趕並打擊你們。”





這些基督徒瘋啦!我穆拉德二世又不是嚇大的~


  土耳其人當然不會理睬教皇的諭令,戰火於是燒遍Madara, Provadia以及Petrich(Petrich是保加利亞Razdelna市的中心要塞),一直蔓延到最後的瓦爾納(Varna)。不過也有要塞如Galata,Makropolis,Evksinograd,Vinitsa等是主動交出城門鑰匙的,雙方沒有發生戰鬥。

  當蘇丹穆拉德二世得知烏拉斯洛一世率軍行進於荒無人煙的多瑙河河谷地帶時,馬上招募了40000名亞洲士兵,土耳其人花費大量金銀收買了一些熱那亞船隻,在完全保密的情況下,土軍士兵從Pera登船並成功渡過海峽。在東色雷斯地區,蘇丹穆拉德二世與羅馬尼亞軍隊會合,借道Aitos前往瓦爾納戰場。

  11月9日,烏拉斯洛一世國王的基督教聯軍在瓦爾納城堡的城牆下紮營,晚上傳來消息,說是有一支龐大的蘇丹軍隊已在Frangen高地的山腳下佔據了有利位置。儘管土軍可能已佔有地利,但大部分聯軍軍事委員會的成員還是選擇出戰,匈雅提於是被任命為指揮官。

烏拉斯洛一世憂慮的是敵軍三倍於己的數量優勢,而且由於背後就是大海,他們將無法實施側翼機動,甚至連撤退都沒有足夠的空間,最後,十字軍還是用了整晚的時間來準備第二天的戰鬥。




  根據目擊者和歷史學家們的說法,基督教聯軍在戰場上排成一個拱形,其一端是湖泊,另一端在Planova,由於沒有統一的指揮,五支分遣隊彼此孤立,十字軍的右翼顯得較為薄弱,在它們後面部署著作為預備隊以及著名的捷克戰車。

戰線中央部分則是烏拉斯洛一世國王親自指揮的2支軍隊,匈雅提將善於機動的瓦拉幾亞騎兵作為預備隊使用。聯軍左翼由Mickhai Silagi指揮的5支匈牙利軍隊組成。

  土軍的戰線分成若干排,其中第一線擁有兩翼的掩護,左翼是斯帕西騎兵(spahi,相當於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騎士)和提馬爾貴族槍騎兵(timariot),部署在Frangen山的斜面上,在第一線正前方,akandjiite和azebite率領的左翼部隊的正面對著南方,他們位於最前方的目的就是搶先向敵人發動攻擊!左翼的總指揮是Karadzha帕夏。

右翼由Daud帕夏指揮,包括羅馬尼亞的斯帕西騎兵以及提馬爾貴族槍騎兵,他們被部署在Kadakaoi農場以東,靠近Topoli村的地方,緊隨兩翼的是另外大約3000名斯帕西騎兵。位於兩山(即Murad和Sandzhak這兩座小山丘,後者現改稱Vladislav)之間中心地帶的是10000名土耳其近衛軍組成的方陣,他們的首要職責是保護蘇丹的生命安全,中軍之後是土軍營地,裏面有帳篷,給養和駱駝等。

  土軍的作戰思想就是包圍十字軍並切斷其從陸上撤退的所有線路,土軍左翼的akandjiite部首先發起進攻,不過Talotsi率領的基督教軍隊擊退了部分土軍並開始追擊,另2支基督教軍隊也加入了追擊,這無疑是戰術上的重大失策,土軍左翼的斯帕西騎兵(來自Anadol)抓住機會,狠狠打擊了基督教聯軍的右翼,潰散的聯軍士兵們一窩蜂湧向海邊,結果不少人就被殺死在那裏。

  在這樣一個緊要關頭,匈雅提烏拉斯洛一世一起率軍攻擊那些正在搶劫死人身上財物的Anadol斯帕西騎兵,Anadol騎兵先是被擊敗然後倉惶回撤,參與進攻的瓦拉幾亞人居然繞過土耳其近衛軍的陣地,闖入土軍大營,不過他們很快就被土軍擊敗並逃離戰場。

  此次進攻得手後,匈雅提以及烏拉斯洛一世一起返回聯軍中央,土軍數量上的優勢依然是個巨大的威脅,匈雅提在前往聯軍左翼之前告誡烏拉斯洛一世,現在戰場形勢瞬息萬變,勝負隨時可能易手,千萬不要搶在我回來之前發動任何攻勢。

匈雅提指揮精銳的匈牙利騎士發動了雪崩般的進攻,土軍的騎兵建制已經被基本打散,土軍開始被恐慌所籠罩,事實上,很多土耳其軍人認為他們已經輸掉了這場戰鬥。

e0040579_5485299.jpg烏拉斯洛一世被眼前的場景所鼓舞,他沒等到匈雅提歸來,便親率500名騎士組成的衛隊向由10000名近衛軍組成的方陣發起衝鋒!

烏拉斯洛一世的這次攻勢看起來相當兇悍,很快他便殺到近衛軍方陣的最後一排,蘇丹的指揮部已近在眼前!不過此時的他已陷入重重包圍

  烏拉斯洛一世衝向蘇丹,眼看就將實現曠古奇功的時候,一名土耳其近衛軍殺死了他的戰馬,摔倒在地的國王緊接著被砍下了頭顱!

當烏拉斯洛一世戰死的消息傳入本已不太穩定的聯軍陣營後,恐慌無可避免的產生了,慌張的士兵們開始撤退,匈雅提試圖通過組織一次反擊來穩定軍心,可惜一切都已無可挽回了。

  敗退的十字軍花了好幾天的時間返回匈牙利。在土耳其追兵的不斷打擊下,很多基督教士兵慘死在歸國的途中,烏拉斯洛一世的軍隊大約有一半(10 000人左右)戰死沙場,異教徒們的損失則是基督徒的2倍。

  在參考了倖存者H.Mergest的回憶後,歷史學家Shkorpil兄弟判斷那位勇敢的國王應被葬在St.Panagia教堂,根據其他作者的說法,烏拉斯洛一世其實並未戰死,只不過在戰鬥結束後遁離了塵世。

為紀念戰死在1444年11月11日的那些基督教士兵,儘管當時還處在土耳其人的控制下,保加利亞人在波蘭-匈牙利國王(後來人們稱其為Varnenchik,以示敬仰之情)倒下的地方樹起了十字架。

 e0040579_5531572.jpg 後人製作的象徵性的棺木。由於在瓦爾納慘敗後,烏拉斯洛一世國王的遺體從來沒有被發現,因此設在波蘭城市克拉科的陵墓是空的。

 此戰的失利葬送了遏止土耳其入侵的最後希望,事實上,一直到250多年以後,在維也納的城牆下,波蘭人才真正遏止了土耳其人的擴展進程,悲慘的保加利亞人則在蘇丹的統治下忍受了4個多世紀的苦難!

歷史戰役體驗下載:M2TW 瓦爾納戰役

置入途徑:
medieval II total war\data\world\maps\battle\custom\
[PR]
by cwj36 | 2008-10-04 00:37 | 【匈牙利、波蘭篇】


火與劍
"With Fire and Sword"
17世紀前期東歐霸主-波蘭翼騎士
Winged Hussar





1683年.........
傳奇般的波蘭翼騎士在最前線首先突破土耳其陣線
擊破鄂斯曼土耳其大軍20萬
波蘭翼騎士大躍動!!
波蘭歷史上的輝煌時代


【YouTube】:Husaria


波蘭的黃金歲月是在16世紀到17世紀前期,當時波蘭與立陶宛合併,成為歐洲的一個大國。首都也遷往華沙。

16世紀,大約在1526年,隨著波蘭的復興,為了對抗東方的韃靼人,波蘭仿照了匈牙利人的輕騎兵(hussar)建立了一支常備部隊:以翼騎兵為主力,裝備了火槍和複合弓哥薩克騎兵為輔助。

翼騎兵的翼飾彷效自土耳其德利騎兵翼飾,但其樣式是波蘭自己的獨創,其主體是一根漆成紅色或者裹著深紅色天鵝絨,並包著銅皮的直木條,在木條上鑽上一排大小適中的洞眼,羽毛就插在這些洞眼裡形成一隻巨大的翅膀。

實際上這種翼飾最確定,也是唯一的作用是建立一種強烈的由視覺上到心理上的衝擊。

包裹在層層鎧甲中的武士,背後插著巨大的翼翅,肩上披著猛獸的毛皮,這些形象都給人以超凡入聖般的感覺,能在觀者心中掀起陣陣漩渦般的情感:驚恐、敬重、敵意或者是羨嘆。

1576年被選舉為波蘭國王的特蘭西瓦尼亞公爵巴托里(StephenBatory)對波蘭軍隊進行了深入而有效的改革。巴托里對翼騎兵部隊改革的结果是建立了一支靈活機動而又具備極高紀律性的新軍。

翼騎兵穿著輕盔、鎖子甲和穿在外面的輕型半身甲,或僅著半身甲和鎖甲護臂、帶有濃重東方風格的專用馬鞍馬鐙,以及長頸馬刺。

馬刀還是翼騎兵主要的近戰武器,但現在除了馬刀之外翼騎兵又常常在馬鞍旁再繫上一把重軍刀,馬鞍前的槍套裡插著兩把輪燧手槍或一把輪燧馬火槍。

長騎槍前端掛上了長長的矛旗,在衝鋒時,無數拍打飄揚著的鮮豔小旗在敵人的眼裡是一幅既壯麗而又可怕的畫面。



在典型的狀況下翼騎兵從375公尺處開始衝鋒。頭75公尺是用走的(walk, stepie)接著的150公尺小跑步(trot, klusem),然後是慢跑(canter, cwale),然後爆發著進入疾馳(gallop)。最後30公尺則是慢跑,完成整個衝鋒的過程。

翼騎兵騎矛的製造方式與中古時代的騎矛不同,翼騎兵的騎矛挖空了中央以減輕重量,而且也比其前身要來得長──許多在5.5公尺以上,但仍然比西方的騎矛要輕便。(有些仍留存至今)在同時,西方的長矛兵矛長度有縮減的傾向。因此翼騎兵能在座騎被刺穿前先刺倒長矛兵。

除此之外還在戰馬前加裝一片擋槍板,防戰馬被刺穿。然後翼騎兵再宰殺沒長矛兵保護且當時效益非常有限的架桿火槍兵。

1656年華沙之役,波蘭強大的翼騎士曾兩度打敗俄羅斯,攻佔莫斯科。並大破援助俄羅斯的瑞典軍。



e0040579_8553452.jpg有歷史學者曾如此形容瑞典軍慘敗的情形

「我們看到了…。翼騎兵們放馬疾馳而來。神啊,真是太震撼了!他們穿過煙硝,馬蹄聲震耳欲聾,猶如上千名鐵匠擊打他們的錘子。我們看到了…。

天啊~聖母瑪莉亞

翼騎兵精銳部隊的騎矛(lance)像麥桿一般折斷,像是被風暴給掃平了,為了榮耀!炮火在他們之前閃爍著!他們衝向了瑞典人!他們衝進了瑞典騎兵當中…。壓倒了他們!他們衝進了敵人的第二團當中──徹底壓倒!抵抗崩潰、瓦解,他們前進之容易,有如在林蔭大道上遊行。他們已經毫不費力的切開了整個敵軍!

下個目標:騎兵衛隊,瑞典王的所在之處。而敵人衛隊已經動搖了!」

【YouTube】:Polish-Swedish Wars

1676年,波蘭被迫將烏克蘭割讓給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一時間,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重振雄風,對鄂圖曼土耳其征服的恐怖情緒又開始在歐洲各國彌漫。

1683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宰相穆斯塔法起二十萬大軍向維也納發動了驚天動地的進攻。維也納城中只有一萬餘守軍,危在旦夕,正在危急關頭,波蘭國王索別斯基(John III Sobieski)率2萬大軍日夜兼程趕來援救哈布斯堡帝國。

1683年9月從各國集結的7萬基督教聯軍在傳奇般的波蘭翼騎士領導下在最前線首先突破土耳其陣線,擊破鄂斯曼土耳其大軍20萬。

波蘭翼騎士歷史上的最輝煌時代。

e0040579_856438.jpg1920年,蘇聯騎兵和波蘭騎兵揮舞著馬刀在廣闊的原野上進行了一場歐洲歷史上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後一次大規模的空前慘烈的騎兵會戰。霸氣十足、豪氣衝天、剽悍粗獷的哥薩克騎兵遭到了蘇聯成立之後的第一次慘敗。

而在十幾年後,已不裝著翅膀如演古裝片的英勇波蘭騎兵也遭到了一次慘敗。

1939年,納粹德國閃擊波蘭。在德軍圍殲波軍的作戰中,被圍的波軍顯然還不瞭解坦克的性能,以為坦克的裝甲不過是些用錫板做成的偽裝物,是用來嚇唬人的。

於是波蘭騎兵蜂擁而上,用他們手中的馬刀和長 矛想像著和以往一樣,用它痛宰敵人向德軍的坦克發起猛攻。

當波蘭騎兵舉著雪亮的馬刀像潮水一樣向德軍的坦克集群衝來的時候,德軍都被嚇呆了,竟然忘記了開炮。

德軍很快就清醒過來,毫不留情地用坦克炮和機槍向波軍掃射,用厚重的履帶碾壓波軍。波蘭騎士想像中的戰場決鬥化 成了一場實力懸殊的屠殺,唐吉訶德的笑話被愚蠢地再現。這是歐洲歷史上騎兵的悲壯的絕唱。

其實二戰時義大利媒體加入波蘭騎兵傳說色彩報導,又被德方媒體加油添醋、大吹特吹,想表示波蘭一方有多愚蠢「看,他們波蘭人居然腦殘到拿長槍來衝刺我們的坦克!」。

傳奇化之後又被波蘭方當作證實己方英勇過人的表現,也是自戀宣傳性質居多

「看,我們波蘭人居然神勇到拿長槍來衝刺他們的坦克!」




ww2波蘭騎兵


波蘭有詩云“馬背上高貴的波蘭人,那不是鋼甲坦克,那只是風磨,或是羊群,我請你們去吻貴夫人的手背吧!…………”

v火與劍模組

【YouTube】: Polish Winged Hussar

....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22 08:53 | 【匈牙利、波蘭篇】


匈牙利磨希之役(Battle of Mohi)


波蘭和匈牙利的英勇抵抗,的確遲滯了蒙古人征伐的腳步

歐洲各國能夠免遭蒙古鐵蹄的踐踏

實在應該感謝那些在瓦爾斯塔特和磨希平原獻身的勇士們~



e0040579_22171373.jpg貝拉四世(左圖 匈牙利語:IV.Béla,1206年—1270年5月3日)匈牙利阿爾帕德王朝國王(1235年—1270年在位)。安德烈二世之子。

十三世紀在亞洲北方草原崛起的蒙古民族,在雄主成吉思汗及其子窩闊台的領導下東征西討建立了橫跨歐亞兩洲的游牧大帝國。

一二三五年,也就是成吉思汗死後七年,窩闊台大汗乘滅金朝的餘威,召開蒙古傳統的部族大會---庫理爾台會議,決定由各親王的長子統兵西征,包括了窩闊台的長子貴由,成吉思汗長子速赤的長子拔都,幼子托雷的長子蒙哥(Möngke Khan ),以及所有萬戶長或千戶長等貴族的長子們都得參加遠征,由拔都統帥,所以這次遠征又稱為『長子西征』。

其實這次入侵歐洲的蒙古軍隊主要目標是匈牙利,指向波蘭的一支分遣隊僅僅是為了聲東擊西,分散歐洲的注意力。

擬訂這個計劃的是不是統帥拔都,而是副帥速不台,後者是早年就追隨成吉思汗的老將,他身經百戰,多次領兵征伐中國宋朝,且率兵消滅波斯地區的花拉子模帝國。

在這之前,蒙古征俄羅斯的戰役中,他們驅逐了原居柯帕西山脈的游牧民族庫曼人(欽察人)。這些流離失所的庫曼族便投向匈牙利王要求庇護。匈牙利國王貝拉四世(BelaIV)願意接納他們,但是有一個條件,就是他們得歸依基督教。

匈牙利王的如意算盤是若有超過二十萬的野蠻人改信基督教,貝拉四世在教皇面前的地位也大為提高,此外,他另外一個收獲就是收編了四萬庫曼戰士,這些生力軍都是熟悉蒙古人戰法的人,這樣他的勝算就大些。可是在他宮廷內部也有不同意見,許多匈牙利貴族不信任這些投誠的庫曼人,也深怕因此招致蒙古的報復及攻擊。

果然不出他們所料,拔都果然送來了最後通牒,信上如此說:『你們收容了我們的叛徒庫曼人,他們本是我們的奴僕。立刻停止收容他們,不然你們將成為我們的敵人。』但是貝拉拒絕了,反而立刻派遣專差拿著塗染鮮血的寶劍(一個匈牙利的傳統,表示國難當前的信號)到全國各地號召所有諸侯貴族起兵勤王。

大多數匈牙利的諸侯響應國王的號召,甚至鄰國的諸侯亦有人響應,參與抵抗東方野蠻民族異教徒的入侵。

眾多的諸侯中,奧地利大公爵菲特烈雖然也來助陣,可是他一向和匈牙利王為了爭奪邊界土地而不睦,當他一到匈牙利首都布達城後發現城裏居民並不歡迎客居的庫曼人,就趁機煽動當地人民暴動,起來攻擊庫曼人並且殺死庫曼的克陽可汗,將其首級遊街示眾。

劫後餘生的庫曼人憤怒地離開了匈牙利,在逃往保加利亞的途中一路燒殺搶掠。禍首腓得烈大公爵卻悄悄地溜回奧地利,袖手旁觀這場即將來臨的大戰。

一二四一年二月,駐紮在南俄羅斯的蒙古軍隊拔營出發,渡過了結冰的河流進入中歐。兵力共有七萬人左右,大部份是輕裝的騎兵,少部份是重裝騎兵。在這之前,速不台已經派間諜進入歐洲刺探軍情及歐洲的風土人情。他得知雖然歐洲各國統治者之間為了利益經常互相攻伐,可是上層貴族之間又因互相聯姻而有血緣上的關係,如果遭遇到外來的攻擊,他們還是會守望相助彼此支援。

因此他將蒙古軍分為兩部份,小部份的兩萬人右翼由拜答爾帶領,攔截從北部來援助匈牙利的波蘭軍

大部份的主力部隊由拔都及速不台自己帶領遲數日出發直趨匈牙利。三月十二日,他們順利越過捷克的山脈,再將部隊分出一支南路分遣隊,由窩闊台的孫子卡單帶領,用意在分散歐洲人的注意,讓他們弄不清蒙古軍的戰略意圖。

就在波蘭聯軍和蒙古右翼軍團瓦爾斯塔特一戰亦稱列格尼卡之役(Battle of Legnica)決戰的同一天,匈牙利國王貝拉四世率領七萬大軍離開布達城北上,迎擊入侵的蒙古大軍。波希米亞國王溫塞斯拉得知瓦爾斯塔特戰役的結局,立刻領軍回國,躲進城堡裏據守。掃清波蘭以後,拜答爾率蒙古右翼兵團南下,去和拔都大軍會師。


拔都速不台已經強渡捷克及匈牙利之間的山口,以每日四十里的強行軍踏雪而來

一經接戰,蒙古人又故技重施,先佯敗撤退,一直退到磨希平原(Mohi),過了沙由河(Sajo),然後隱沒在對岸的密林里面。貝拉四世則停留駐扎在河的西岸扎營,將篷車圍成圓圈作為防護措施。

貝拉率大軍在紹約河西岸築營,匈牙利人將他們的輜重馬車首尾相連,組成一道環形防線,仍然保持著匈奴王阿提拉時代遺留下來的傳統。

第二天,匈牙利軍隊向蒙古人據守的木橋發動進攻,將蒙古守軍擊退,在紹約河東岸又扎營一座。戰局發展如此順利出乎貝拉四世的意料,他並不知道蒙古人是有意退卻,將匈牙利大軍引誘到莫希平原這個理想的戰場。決戰之前,拔都效仿成吉思汗登上高台,企求蒙古人信仰的“長生天”騰格里的保佑,禱告了一天一夜。

1241年4月11日清晨,速不台卻在橋南方的下游找到了可以渡河的淺灘,三萬蒙古大軍在匈牙利大營南面幾公里的地方涉渡紹約河,向匈牙利軍隊發動突然襲擊。


拔都則進攻在東岸扎營的匈牙利先鋒部隊。當歐洲人在睡夢中被驚醒時,發現蒙古人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殺入他們的帳篷裏。僥幸逃脫的紛紛撤退回篷車防線內。

由於蒙古右翼拜答爾軍團尚未趕到,此時參戰的蒙古軍隊只有五萬人。

所以拔都率領兩萬騎兵迂回到西面攻擊匈牙利陣營的右側,而速不台率領三萬騎兵繞了一個更大的圈子,迂回到匈牙利大軍的北面。

貝拉看到右側受到攻擊,就命令匈牙利陣營以右翼為軸心,整體向右旋轉,企圖包抄拔都的兩萬騎兵。貝拉這一戰術機動想法很好,儼然有亞歷山大的遺風,

只可惜匈牙利軍隊不是馬其頓軍隊。匈牙利軍隊從來沒有接受過高速運動中保持隊形的訓練,在移動過程中相互擁擠,亂成一團。正在這時,速不台率領三萬騎兵突然從後面發起攻擊,匈牙利陣營頓時土崩瓦解,四散奔逃。貝拉率領殘軍撤退到紹約河畔的營壘里負隅頑抗。

蒙古大軍將匈牙利人的大營團團圍住,開始向歐洲人展示其精良的攻城器械。蒙古攻滅金國以後,招募了大量中國工匠,制造了許多相當精巧的床弩和投石器,可以拆卸分裝在馬背上運輸。蒙古人用床弩向匈牙利人的大營發射火箭,而投石器將大量石頭、盛滿滾油的瓦罐、煙花爆竹等等拋擲到匈牙利人的頭上,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的匈牙利人驚恐萬狀。

絕望的匈牙利人突然發現蒙古軍隊的包圍圈在西面有一個缺口,一些膽大的匈牙利騎兵率先從缺口突圍,居然毫發無損地逃脫了。這個情形,鼓舞了其他的人,失去理智的匈牙利人于是爭先恐後從缺口奪路而逃。不用說這又是速不台設下的圈套。

突圍的匈牙利人沒跑出多遠,就發現大批蒙古騎兵從兩側跟了上來,將匈牙利潰兵夾在中間,密集的箭雨將這些可憐的歐洲人籠罩,中箭落馬的匈牙利士兵被蒙古人用長矛和馬刀一一了結。莫希平原之戰,七萬匈牙利大軍只有不足一萬人生還。

匈牙利國王貝拉四世在衛隊拼死保護下逃脫。

擊潰了匈牙利不久,南路的蒙古卡單軍團也到來會師。

在過去的數星期中,卡單也沒閑著,他雖然領的是小部份的軍力,可沿途燒殺劫掠,摧毀了無數的村莊及市鎮,包括捷克及羅馬尼亞的幾個大城市。會師後他們繼續向西挺進追擊匈牙利王的殘餘部隊。

可憐的貝拉四世自從沙由河畔的戰場化裝逃脫之後,一路棄甲曳兵向西逃,最後逃入奧地利,被他的世仇奧地利大公爵腓得烈囚禁起來,後來他答應割地賠款,腓得烈才沒有把他綁送給蒙古人。

贖得自由之身後,拔都還是不放過他,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將他逮住。最後貝拉四世逃到亞德利亞海上一個小島才得到安身之處。

使得歐洲人最難忘的是在短短的兩三天之內連接遭受二次如此慘痛的擊敗,波蘭人甚至認為蒙古人不是凡人,而是上天派遣下凡懲戒人類的鬼神。因此,他們稱之為「黃禍」。

蒙古大軍在匈牙利滯留了整整一年,忙于撲滅各地星星點點的抵抗力量。法國國王路易和奧地利大公腓得烈忐忑不安地在多瑙河西岸嚴陣以待,但蒙古人始終沒有來。事實上,蒙古大軍在1242年春天就撤回了南俄草原。

因為在1241年12月,蒙古大汗窩闊台去世,按照規矩蒙古所有的王子們都要出席庫里台大會,選出新的大汗。

拔都是否有征服整個歐洲的計劃後人已經不得而知,但波蘭和匈牙利的英勇抵抗,的確遲滯了蒙古人征伐的腳步。歐洲各國能夠免遭蒙古鐵蹄的踐踏,實在應該感謝那些在瓦爾斯塔特和磨希平原獻身的勇士們。

蒙古大汗窩闊臺去世,侵略者在1242年便全部撤離匈牙利。貝拉四世設法恢復國家在戰爭中遭受重創的經濟與軍事能力(建設城市與城堡)。

1243年—1244年,貝拉四世為爭奪達爾馬提亞的幾座城市與威尼斯作戰。他還在1253年和1260年為爭奪奧地利和施蒂里亞而與波希米亞國王普什米塞·奧托卡二世進行過兩次戰爭(均告失敗)。

在加利奇公爵丹尼爾·羅曼諾維奇在雅羅斯拉夫爾戰役中打敗匈牙利大貴族的軍隊後(1245年),貝拉四世與他長期結盟。1270年貝拉四世65歳去世。
[PR]
by cwj36 | 2006-12-02 22:12 | 【匈牙利、波蘭篇】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