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WW2專區】( 104 )

烏龍山要塞與徐源泉

烏龍山要塞與徐源泉

1937 年12月8日,唐生智發佈「衛參作字第28號命令」。中國外圍軍隊縮入第2防線雨花台、紫金山、烏龍山。

日本第13師團派出山田支隊(山田栴二)攻下鎮江後,由北進攻南京烏龍山要塞

e0040579_20172256.jpg


原本防守烏龍山要塞的徐源泉第41師(師長丁治磐)、第48師(師長徐繼武)的部隊在南京城外圍,被先被派守棲霞山,後被派守烏龍山。

只有不到1萬兵力的山田栴二看到要攻擊有2個師數萬兵力的烏龍山要塞,不禁眉頭深瑣.....

但是奇蹟出現了~12月12日,唐生智突然下令各部撤離南京。

固守烏龍山要塞的徐源泉第2軍團本應最後撤退,但徐源泉卻於當日即率其第41師和第48師從周家沙和黃泥蕩碼頭乘坐其預先控制於該處的民船最早渡至江北,經安徽飛奔江西而去,是南京保衛戰第一個跑的中國軍隊。

山田栴二由於第41師第48師擅自渡江逃跑,日本騎兵第17大隊才發現烏龍山要塞竟然沒有中國軍防守,山田栴二大喜,命令佔領烏龍山要塞。

e0040579_1128655.jpg南京之戰第一個逃跑的徐源泉翌年1月,任第26集團軍總司令兼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參加徐州會戰、武漢會戰。武漢會戰之際,負責北方戰線,但擅自撤退而違反軍紀,將蔣介石、李宗仁激怒,一度被羈押在西安。後獲釋,屬下軍隊在武漢會戰中被日軍殲滅。

國共內戰~國民黨一敗塗地,徐源泉隨之逃到台灣,繼續任立法委員,並且還任湖北同鄉會理事長。

1960年11月11日,因腦溢血在台北市去世,享年75歲。
[PR]
by cwj36 | 2017-01-05 11:29 | 【WW2專區】

S7型魚雷艇與歐陽格

S7型魚雷艇與歐陽格

1932年一·二八事變之後蔣介石為了培養自己的海軍幹部以與閩系抗衡, 在軍政部下自設與原海軍系統無關的海軍學校電雷學校,校長為歐陽格。

1936年電雷學校向納粹德國訂購了當時精銳的3艘S7型魚雷艇,歐陽格和閩系海軍的矛盾愈演愈烈,到1936年底也達到了高峰。

e0040579_11192152.jpg


西安事變發生時,歐陽格害怕閩系海軍部部長陳紹寬乘機消滅電雷學校,甚至把槍支配發給學生,實行緊急戒嚴。

1937年5月S7型魚雷艇交貨成軍。該艇的排水量有約30、45、54、59和80噸多種說法,艇長32.4米(92英尺)、寬4.9米(14英尺)、吃水1.2米(5英尺)。3部柴油主機,3軸3槳3舵,最高航速34.5節。裝備2具533毫米(21英寸)魚雷發射管和1門20毫米高射機關炮。乘員14~21人。

3艇運抵中國後,編入電雷學校快艇大隊「岳飛中隊」

,分別命名為岳22、岳253和岳371。

岳22艇長為齊鴻章,嶽253艇長為黎玉璽(1937、8、13~1938、7、6),嶽371艇長崔之道

1937年12月5日,由於上海戰線崩潰,日軍由陸路直取江陰要塞,作為河防的江陰要塞無法有效抵禦來自陸上的攻擊,隨即失陷。

歐陽格、徐師丹突圍前往南京,於下關中央銀行重新設立司令部。

快艇部隊重新至湖口、馬當集結。

12月,日軍進攻南京,歐陽格率文天祥中隊協助守城,但日本海軍並未投入戰鬥,因此快艇部隊無用武之地。

12月13日,日本海軍也逆流而上抵達下關江面,電雷快艇部隊怕先被日機轟炸~未及掩護南京陸軍渡河就快速「奉令撤退」一溜煙就飛航至鄱陽湖星子縣姑塘待命。

1938年2月,在馬當(在江西的軍事要塞)封鎖線上,歐陽格的魚雷快艇,無法阻止馬當全線潰敗,封鎖線被敵突破。連續的失利,使蔣介石大為惱火,歐陽格遭到撤職。

1938年6月28日,海軍部部長陳紹寬下令以作戰不力的罪名逮捕歐陽格,電雷學校也因抗戰各軍校內遷整合而停招併入其他海軍院校中。

審理期間,歐陽格否認作戰不力、不戰而退、貪污等指控,但最終仍以貪污罪名於1940年8月在重慶遭處決。

e0040579_11204935.jpg


後來國共內戰海軍大量投共,蔣介石派桂永清大肆捕殺閩系海軍,使電雷系成員再度復活,在台灣最得意的是黎玉璽。

黎玉璽的回憶錄出版後,因其戰績被指吹牛過份,在中國網絡上引起一片嘲諷,人送外號「鐵嘴水上漂」。

廣播、電視主持人黎明柔的祖父就是黎玉璽,黎玉璽在2003年2月19日病逝,黎明柔日前竟打行政訴訟官司控告國防部,主張自己有權代表黎家領取祖父的撫卹金,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判黎明柔敗訴。
[PR]
by cwj36 | 2017-01-05 11:18 | 【WW2專區】

1937 敵中突破

敵中突破


12月12日下午,南京城的光華門被敵攻破,軍心搖動,守城司令唐生智乃下令各部按照計畫突圍。66軍全軍上至軍長葉肇,都從太平門突圍到達安徽寧國集中。

當時只有這66軍廣東軍團按“大部渡江、一部突圍”的原則,依指示突圍,

e0040579_17402723.jpg


謎之88師音:「這些廣東鄉巴佬真的按照唐生智的白痴計畫突圍~這不是去送死?」
謎之87師音:「咱們黃埔嫡系軍才沒那麼傻~上級先跑大家自由活動」

當晚20時許66軍與83軍自備民裝,從太平門出城,計畫從在太平門、紫金山東北岔路口、馬群等地正面衝破日軍中島今朝吾的16師團(代號垣)。

日本16師團看見有大批中國軍隊竟勇敢地衝出南京城「夜襲」,對圍城本感到有點無聊的中島今朝吾下命「迎擊」。

但中國軍隊的「夜襲」似乎更像逃跑~毫無攻擊章法~連軍服都有人在脫掉變裝~

在日軍一夜掃蕩下,66師的司徒非(66軍160師少將參謀長)、黃紀福(66軍159師477旅上校副旅長)、蔡如柏(66軍160師956團上校團長)、羅策群(66軍159師少將副師長)陸續陣亡。

中國軍約僅3000人突圍逃出~

作為66軍長的葉肇在突圍過程的混戰中,與部隊失散,身邊僅剩十幾人。葉肇只好與參謀長黃植南喬裝成難民躲入一群老弱婦孺之中,一路狂奔。

逃了幾里路,不幸被一隊日軍包圍了。幸好這股日軍是來拉夫的,他們把相對年輕的葉肇和黃植南抓去做了挑夫,讓兩人輪流挑一個沉重的彈藥擔子。

然後葉肇與黃植南伺機逃脫,潛入上海外國租界,再乘輪船經香港回到廣州,後轉去湖南防地。

12月13日正午中島今朝吾用配刀試斬了中國俘虜(中島今朝吾陣中日誌:「本日正午高山剣士来着す 捕虜七名あり 直に試斬を為さしむ。」、指示部隊對這群想逃跑的的中國軍隊「大體上不保留俘虜。(大体捕虜ハセヌ方針)」。

1938年9月,66軍再編成的葉肇在萬家嶺與第4軍余漢謀、第74軍俞濟時十多萬大軍圍攻孤軍深入的日軍106師團(師団長:松浦淳六郎中将)所屬青木敬一7000多人的支隊。

日本軍部下令各路日軍前往拯救青木敬一。

薛岳「天爐戰法」,煞時變成「北港香爐」,薛岳宣佈「見好就收」,自軍逃之夭夭....

奄奄一息的青木敬迂迴攻擊部隊,最後抱持「絕命絕體」的決心衝破葉肇的第66軍,突圍逃出萬家嶺。

讓敵軍脫逃卻厚臉皮的薛岳在正為武漢快要丟掉而焦頭爛額的蔣介石上報「大捷」,中國方面史稱第106師團「剩餘1500人」突圍,宣傳單位更加油添醋全殲了「日本整整2個師團(含106師團、101師團)」,謂之為「萬家嶺大捷」。

蔣介石還稱被奄奄一息的日軍衝破防線的葉肇為「國之干城」。

e0040579_11132619.png


1949年葉肇舉家赴香港,後赴台灣定居,1953年在台灣逝世,終年61歲。
[PR]
by cwj36 | 2017-01-05 11:14 | 【WW2專區】

1937 南京自治委員會

南京自治委員會

1937年12月23日「南京自治委員會」成立(謎之音:通常前面會被中國方加上偽字),由儒、釋、道、耶、回五教合一的南京紅卍字會會長陶錫三擔任會長。

e0040579_118239.jpg


據該南京紅卍字會1945年的《民國二十六年至三十四年慈善工作報告書》及所附埋屍統計表記載,從1937年12月22日至1938年10月30日,在城內收埋1793具,城外收埋41330具,其中女屍75具、孩屍20具。

1938年元旦南京安全區湧出3萬多名民眾手拿與日本太陽旗與中國五色旗出來祝福南京自治委員會成立(通常加上偽字)「発會式」。

e0040579_1184170.jpg


謎之音a:「不知道日本有沒有給走路工費?」
謎之音b:「不是有南京大屠殺?怎麼還有這麼多人開趴!」

e0040579_1192479.jpg

該委員會譴責國民政府的苛政及與該政府斷絕關係、廢除國民黨一黨専政、維護東洋平和、防共政策、排除抗日、排日思想、矯正對歐美依存観念。

南京自治委員會(通常加上偽字)至1938年3月28日被梁鴻志為首的「維新政府」(通常加上偽字)取代,僅存在了三個多月。
[PR]
by cwj36 | 2017-01-05 11:09 | 【WW2專區】

20世紀中「臺湾軍」橫掃中國上海羅店鎮、南京、武漢、海南島、 南寧各地~

這裡所謂「臺湾軍」兵源大多來自日本九州福岡、鹿児島來台灣的日本人駐屯軍~所以不是台灣當地人組成的部隊~。

e0040579_7233511.jpg


在本間雅晴作詞台湾軍の歌歌詞中的「太平洋の空遠く,輝く南十字星(じゅうじぼし)....胡寧(こねい)の戦(いくさ)武漢戦(ぶかんせん)海南島に南寧(なんねい)に,弾雨の中を幾山河,無双の勇と謳われて ,精鋭名あるみんなみの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1937年8月13日之前蔣介石偷偷摸摸派第88師第523團換穿保安隊制服進入閘北一帶先期秘密進駐、佈防、構築工事,入侵之後發動60萬大軍圍攻上海租界日本區以及在港的海軍陸戰隊(總兵力約4000)。

被打的措手不及的日本因兵力不足,緊急增調退伍老兵組成大叔級「特設師」(如編號101 、114)與臺灣駐屯軍前往支援上海。

9月7日,臺灣軍以臺灣守備司令部下轄的第1聯隊( 佐藤要)、第2聯隊(高橋良),臺灣山炮兵聯隊(中島要吉)及新組建的臺灣第1、第2衛生隊,臺灣臨時汽車隊,臺灣第1、第2輸送監視隊合編為「重藤支隊」,以重藤千秋少將 (日本福岡縣人)。為支隊長,總員額約1萬人。9月9日,重藤支隊正式劃歸上海派遣軍。

e0040579_7245793.jpg


重藤支隊在川沙鎮附近貴陽灣登陸配合日本第11師團(山室宗武)強攻上海重要據點羅店鎮,重挫中國軍陳誠土木系軍。

9月14日上海北郊中國軍開始退往吳福線工事,重藤支隊緊追,但是吳福線碉堡大門緊鎖,拿鑰匙的當地鄉長早就溜之大吉。

德國人規劃的吳福防線像紙做得一樣脆弱~又沒充足的糧食和水源,所以中國軍未抵抗就胡亂棄守撤離號稱能堅守3個月的「東方興登堡防線」。

11月休整一下的重藤支隊兵鋒直達常熟郊區的唯一制高點虞山,由於中國第44師(陳永)棄守,9月18日夜重藤支隊佔領虞山,羅卓英急忙調集援兵要奪回虞山,命令中國44師228旅攻擊虞山東側,11師(彭善)31旅及第32師全部攻擊虞山南側。

e0040579_7254852.jpg


(重藤支隊佔領虞山)


寡兵的重藤支隊在祖師廟,尚湖北岸湖甸村、花園浜等實施運動戰,搞的中國軍隊人仰馬翻~以為奪回虞山。

數萬中國軍隊圍攻重藤支隊~但此時其他防線都被日軍突破~在常熟的中國第15集團軍見局勢不妙~又準備集體逃跑!

中國44師與11師等猛攻重藤支隊7日不下,變成「堅守」了7日並吹噓成「痛擊」了日軍!!

19日重藤支隊占領常熟,與第9、第16師團一部11月25日攻克無錫,重藤支隊得以從無錫出發,經滬寧線西進。12月5日,重藤支隊占領丹陽,同日,占領句容。

2天後,軍部調重藤支隊等三支部隊組成第5軍,準備在華南沿海登陸。

因此,重藤支隊沒有參加對南京的總攻。

南京陷落後,蔣介石在武漢重組行營,12月22日,日本軍部決定推遲在華南登陸的時間,重藤支隊遂歸臺休整,並以臺灣為訓練基地,為同緯度亞熱帶地區作戰準備。

但是蔣介石與日本秘密和談破局,臺灣軍重藤支隊再劃歸華中派遣軍,波田重一代替重藤千秋出任支隊長出征武漢。

臺湾軍波田支隊編成於1938年(昭和13年)2月22日,下轄臺灣守備隊司令部,臺灣步兵第一、第二聯隊,山砲兵聯隊,由波田重一中將(広島県出身)率領,故稱波田支隊,兵力約8000人。

1938年7月4日,日本大本營為了整頓武漢作戰的態勢,因此新編成中支派遣軍第11軍,司令官為陸軍中將岡村寧次,波田支隊編入第11軍的戰鬥序列。

波田重一率領由臺灣混成旅組成的波田支隊,在海軍協助下,作為11軍漢口攻略戰的先鋒,襲安慶,奪馬當,占九江,沿途一路斬關奪隘,擊退了數倍的中國對手。

中國國民政府軍派遣第98軍193師385旅旅長馬驥率加強旅7200名官兵駐防半壁山,扼守武漢東邊門戶。

在半壁山一線炮臺布各種炮40門,重炮布於山之西側,以控制「楚江鎖鑰」田家鎮。

全旅官兵同仇敵愾,簽名宣誓「願與半壁山共存亡」。

9月,勢如破竹的台灣軍波田支隊,進攻半壁山要塞。日本並派出軍艦對半壁山陣地連續炮擊、飛機輪番轟炸,中國守軍陣地炮臺巨大的條石和石柱被炸得粉碎,步兵掩體被夷平,半壁山頂被削去一截。

武漢衛戍總部另派陳誠所屬第54軍李芳郴第18師附山炮及小口徑高射機槍連支援守備半壁山。

9月29日,田家鎮要塞陷落,協同作戰的炮兵幾乎損失殆盡,日軍一路沿長江繼續西犯,波田支隊夾擊半壁山要塞。

李芳郴第18師奉有死守半壁山命令,但他獨自一人,卻乘坐一個小划子,渡過網湖,逃向了陽新城。

當晚,第18師的官兵,便發現自己的主將消失了。

“願與半壁山共存亡”的中國第98軍193師385旅旅長馬驥見狀也立即逃走了。而丟下部隊,獨自一人逃跑的李芳郴因作戰失利被撤職關押。

波田支隊佔領半壁山要塞,打開了武漢的門戶。18師殘軍幾乎被殲滅。

e0040579_7281375.jpg


(波田支隊佔領半壁山要塞)


1991年9月26日,棄師逃跑的李芳郴病逝於台灣台北。

1939年12月18日凌晨中國軍以人海戰術開始反攻昆崙關、羅塘、同興等並佔領。

徐庭瑤上將第38集團軍、杜聿明第5軍鄭洞國的榮譽第一師和戴安瀾的第200師(蘇聯坦克裝甲師 装備T-26軽戦車、CV-33))10多萬軍隊還有中俄連合航空隊 (戦闘機・爆撃機:約100機)配合攻擊。

雖然將昆崙關日軍裡三層、外三層圍困得水泄不通,但日軍第5師團第21旅團三木吉之助的2,861名(含歩兵第42連隊、松本大隊)日本士兵仍然牢牢的死守崑崙關。

12月20日晚,第5師團第21旅團中村正雄少將率部準備增援昆崙關的三木支隊,當中村正雄率軍趕到五塘、六塘一帶時,遭到了早已等候在此的新編第22師邱清泉部的伏擊。

正當歩兵第21旅團中村正雄陷入重圍,這時台灣軍(*台湾歩兵第1連隊 - 連隊長:林義秀大佐台湾歩兵第2連隊 - 連隊長:渡辺信吉大佐)出現,中村正雄得到臺灣軍援兵後,立即組織反擊,兇悍的台灣混成旅團一舉突破了邱清泉新編第22師的六塘防線,直撲七塘。

但中村正雄在突擊中腹部中彈傷重死亡,21旅團本部無法接援三木聯隊。

南寧的今村均第5師団長絕望之際,他仍舊給援軍無法靠近的三木聯隊,發去了鼓勵電報:

「貴部隊連日英勇奮戰,深表感謝。援軍定會與貴部會合,只要一卒尚存,就要絕對發揮軍旗的光榮,血戰到底。」

擊退2次中國軍進攻的三木吉之助只剩1千餘人少數兵力,仍頑強抵8萬6千多的中國前鋒攻擊部隊。

最後三木吉之助大佐也在「天皇陛下萬歲」聲中陣亡,三木2,861人聯隊在損失1,761人(損耗率約45%)後撤退。

最扯的是中國辛辛苦苦奪回崑崙關在戰役結束後,曾被擊退的日軍歩兵第21旅團殘部與臺灣軍「報復性」的奪回佔領,因日本兵力不足棄守。

直到同年2月24日,中國守軍才真正確定據守崑崙關戰略要點。

崑崙關在戰役結束18天之後,即2月22日,蔣介石在柳州主持台開桂南會戰總結會。

會上蔣介石因為中國軍這麼強大的兵力卻表現實在太爛~給予白崇禧(總指揮 指導不力,由一級上將降階為二級上將)、陳誠(中央監督大員指導不力,由一級上將降階為二級上將 )降薪留職處分。

第38集團軍總司令徐庭瑤上將以下8個將軍撤職查辦。

會戰後懲處作戰不力將官數目也是中國抗日戰史中首位,共12名將級軍官遭受降階或革職之處份。

此事國民黨戰史一直隱瞞。事實上連蔣介石都感到羞恥的一仗。

奇怪的是現在中國當局卻把此「精銳盡出」、「以多欺少」還打這麼久這麼爛之役誇大到好像很榮耀,甚至於開始神話般的鐵血昆崙關宣傳...lol
[PR]
by cwj36 | 2016-12-29 07:26 | 【WW2專區】

德國1號戰車

12月初中國最高統帥的蔣介石決定留下中國裝甲兵團第3連約15輛德國1號戰車「拱衛京畿」。

當時屬高科技的德國1號戰車能發射德制鋼芯穿甲彈,完全能夠擊穿日本94式輕裝甲車,或從側面擊穿日本89式中型坦克。

德國1號戰車的裝甲厚度為13毫米。94式的6.5毫米小口徑機槍,從任何方向都不可能擊穿德制1號坦克。

在巷戰中沒有意外可以完封日本戰車~這是蔣介石難得英明的決定!!!

而且德國1號戰車根本不用開火,可以輕鬆地將日本戰車撞翻。

但德制1號戰車與日軍94式輕裝甲車在南京從未交手。

12月12日,孫元良的中國88師棄守中華門陣地,被日軍突破,戰車隊一時竟接不到命令要如何因應,找衛戍司令長官部也無人負責。

戰車連長趙鵠振見上自衛戍長官部下至各軍師情況均極混亂,即自動撤到下關碼頭,準備找船舶渡江。

這時南京守城德國1號輕戰車最大的戰果是疾駛從往下關碼頭方向撤退的中國士兵身上碾過去.....

德國1號輕戰車一路狂飆碾死撞斃士兵無數~中國退兵莫不破口大罵這「喪盡天良」的戰車隊。

到下關後,戰車隊與第36師開始搶小火輪船,只找到4隻木拖船將戰車裝上,又向第36師的一個營長借到一隻小貨輪;正在拖著木船過江之際,突然又有一艘小火輪追來,36師不准這小火輪運送還在岸上4輛戰車渡江。

e0040579_23335095.jpg


雙方經過激烈爭執,因小火輪上第36師的官兵較多,竟把繫拉戰車拖運繩索砍斷。

載運德國1號戰車的木船既無舵又無槳,不能掌握方向,只有聽任江水衝擊,順流而下。

有的木船在沙灘上擱淺,有的一直衝到江陰附近,所載德國1號戰車沉入江中,戰車兵隻身脫險逃回。

後來日軍山田支隊在下關碼頭俘獲無法撤退的4輛德製1號輕戰車~大聲歡呼拍照!!!
e0040579_23313162.jpg

中國裝甲兵團少將團長杜聿明日後說:「這一連戰車就是這樣毫無意義地斷送了」。
[PR]
by cwj36 | 2016-12-08 23:31 | 【WW2專區】

ヤッチマエ

e0040579_436319.jpg長 勇(ちょう いさむ、1895年1月19日 - 1945年6月23日)は、日本の陸軍軍人。最終階級は陸軍中将。
同年12月朝香宮鳩彦王指揮下の情報主任参謀として、南京攻略戦に参加。
掃蕩戦松井司令官専属副官 角良晴少佐証言


1. 12月18日、場所:下関
2. 第6師団から「下関に支那人(ママ)約12、3万人がいる」との報告がある。
3. 長勇中佐は「ヤッチマエ」と命令。同中佐は「支那人(ママ)の中には軍人が混じっております」という。
4. 約1時間後、第6師団から、再び「支那人をどうするか」との問い合わせがあり、長中佐は前回同様、「ヤッチマエ」と命じた。
5. 第6師団参謀長 下野一霍大佐が「下関の支那人(ママ)大虐殺は師団長の意図ではなく、軍の命令であった」と回想録に述べられているはず。

徳川義親 友人の藤田勇が、長勇中佐から聞いた話 (「最後の殿様」に収録)
1. 揚子江沿いに逃げる「女、子どもをまじえた市民の大群が怒濤のように逃げてゆく。そのなかに多数の中国兵が紛れ込んでいる」
2. 長中佐は、兵士に機関銃によるいっせい射撃を命じ、「大殺戮となったという」
3. 藤田は、長中佐に『「その話だけは誰にもするなよ」と厳重に口どめしたという』

揚子江沿著逃跑的「混雜女人,孩子的市民的大群像怒濤一樣地逃跑。其中大量的中國兵混進著」
2. 長中佐,下令士兵機槍射擊,「據說成為了大屠殺」


長勇中佐は「ヤッチマエ」と命令。同中佐は「支那人(ママ)の中には軍人が混じっております」という。



「ヤッチマエ」日文口語是幹掉,做掉的意思。日軍司令部再發出站不起來的中國年輕人全部殺死(日本軍司令部で二度と足腰の立て得ないようにするために若人は皆殺すのである。 )

長勇と言えば日本軍人の中でも極悪中の極悪人沖繩防衛日軍虐殺了沖繩縣民日本軍による住民殺害最後の命令が「最後の一兵まで戦え」

e0040579_4454054.jpg


近處是參謀長:長勇,遠的是司令牛島滿,兩人腹部無切腹痕跡氰化鉀氰酸服毒自殺舉槍自殺
1945年6月23日(一說22日),長勇與牛島滿一起,在沖繩島摩文仁之丘洞窟内的司令部中自殺。
[PR]
by cwj36 | 2016-12-01 04:15 | 【WW2專區】

蕭山令

南京憲兵 蕭山令少將之死


e0040579_18312054.jpg1937年南京保衛戰時南京憲兵由司令部參謀長蕭山令少將,以代理司令名義指揮在京憲兵,而守城指揮官唐生智為求憲警協調密切,並派蕭山令兼長警察廳長、戰時南京市長、代理南京警備司令、防空司令等職。

而南京保衛戰從1937年12月4日、中日雙方在城外淳化鎮與湯山一線正面接觸,至12日戰鬥已成尾聲,13日南京城陷。

由於唐生智先誓言與首都共存亡,結果在日軍攻城日緊之時,匆促下達撤退命令即棄城而走。當時南京城一面臨江,三面已成日軍合圍之勢,致使作戰部隊在撤退途中,泰半壅塞於挹江門與下關渡口之間,由於安排無當,渡江船隻無著,致使撤退時國軍部隊有自相殘殺而死,人員擠壓踐踏殞命、或渡江中失足落海等悲慘情事不一而足,當時渡江情景慘絕人寰,部隊能維持建制者已無,散兵游勇遍布江岸。

據國民黨自己的戰報(歷史檔案館館藏當時憲兵司令部南京保衛戰中之戰鬥詳報),中敘述南京憲兵奉撤退命令轉進下關渡口時蕭山令與部屬帶著南京僅存的銀圓,跑到鐵道部附近,即遭友軍36師之阻止,此時,中國退軍也紛沓而至,擁擠不堪,槍聲四起,血肉橫飛,於是隊伍為之散亂,行裝為之全失。

蕭山令與36師督戰隊交涉,方許通行,至海軍部門前又36師被所阻。

蕭山令本部所屬團營益形混亂,致能至下關江邊南京憲兵者為數甚少,此時,江中已無船可渡,蕭山令乃扎木筏渡江。

依據當時憲兵特務營營長張法乾回憶,蕭山令以木板渡江,因副官攜帶銀元過重,遂連同衛兵沉入江中。

戰後蕭山令被列入警察廳殉難名冊,而作戰事蹟中,所謂殉難原因卻是「堅持大義沉江殉節」。
換言之,蕭山令當時雖為南京城憲兵指揮官,卻非於作戰殉職而是死於撤退「轉進」中。

什麼蕭山令「抵抗日軍騎兵不願被俘受辱,於挹江門飲彈自盡」或「遭日本江上汽艇機槍掃射中彈受傷,義不受辱,拔槍以最後一彈自殺殉國」~全是「創作」。

雖然事實是蕭山令副官攜帶銀元過重,遂連同衛兵沉入江中的鳥是溺斃~但為宣傳,中華民國政府追贈蕭山令為陸軍中將。

1984年7月,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加碼追認「攜帶銀元過重溺斃而亡的蕭山令」其為革命烈士。2014年9月1日,蕭山令被列入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公佈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e0040579_005195.jpg

中國南京憲兵摩托車營
[PR]
by cwj36 | 2016-11-30 18:50 | 【WW2專區】

2015年8月25第一本以英文撰寫非小說類「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The Rape of Nanking: 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一書的已故作者張純如(2004年自殺),獲馬英九總統頒發「褒揚令」,由其雙親代表接受。

「褒揚令」是依法表揚表彰對國家有巨大貢獻之國民所發之正式文告。

張純如虛擬傳記小說書中有一張著名的照片,底下文字註明:「日軍在中國擄走數以千計的婦女,她們中的很多人被強姦或被逼做慰安婦。」

e0040579_20141544.jpg


其實這張照片是南京被日軍攻破前數周出版的《朝日畫刊》裡日本隨軍攝影師戰爭宣傳的照片,拍攝地點應在寶山縣。

原來的文字說明是:「婦女孩子們忙完田裡的活兒,在日軍保護下回家。」

而張純如截圖的手法是,掐頭去尾,保留3個日軍的2個;並故意使照片顯得模糊,讓人無從辨認充滿笑容的孩子臉上的表情;中間也有笑容的日軍士兵的姿態,很容易讓人產生「押解人犯」的聯想。

張純如在這本書中這樣寫道:「由於軍隊禁止強姦敵軍女性的政策,所以很多士兵在強姦女性後將他們殺害。」

e0040579_20195392.jpg張純如的虛擬傳記小說「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與廣田弘毅的電報所附的《曼徹斯特衛報》駐華記者田伯烈(人在上海卻能估計南京死亡人數)所估計「30萬人遭屠殺」的報導,使「南京大屠殺」愈來愈火紅,愈炒愈熱~證人還不斷冒出~

而1997年7月,張純如張寫此書時只在中國待了25天,中文都不太會,日本是去都沒去過,就寫出她那本驚世駭俗漏洞百出的「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大作。

其中掀起學術界滔天巨浪的便是她率先披露了日本外相廣田弘毅(甲級戰犯中唯一被判死刑的文官)的電報,這封電報「被美國情報局截獲」,內容說是「毫無疑問南京已經死了30萬人」,日本的外相「親口承認」了,這不是鐵證如山嗎?

張純如認為這麽重要的證據,中國人好像沒當回事,一定要大大的揭發。

結果西方學者一查,發現廣田弘毅電報只是附加英國《曼徹斯特衛報》記者田伯烈拍的電報報導文,要美國的日本大使館注意此南京方面的「不實報導」與在美國「闢謠」,不是「親口承認」有所謂「南京大屠殺」。

e0040579_2037479.jpg張純如堅持把廣田弘毅電報附加本當「正本」就舌戰西方群儒,說此乃「南京大屠殺鐵證」。

有憂鬱症的張純如說不贏人,就動不動歇斯底里對持異議的西方學者拋出「這些人妄圖為軍國主義翻案」,明明日本政府承認中國平民死亡的人數是300,000怎麼可以在「雞蛋裏挑骨頭」,問題是這招對中國人有用,對西方學者可是根本不吃這一套。

2004年11月9日,張純如於加州蓋洛斯自己的車內用手槍自殺身亡,留下遺書:「我覺得被CIA或是別的什麽組織盯上了,我走在街上被人跟蹤,無法面對將來的痛苦與折磨。」

2007年根據《南京暴行:被遺忘的大屠殺》改編成電影《南京》(Nanking),台灣譯為《被遺忘的1937》上映。

中國南京市還為她製作兩尊雕塑,一座放在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另一座放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院。

e0040579_2022140.jpg



有關南京的3篇日記(拉貝日記, 魏特琳日記, 東史郎日記)從根本上就否定 了南京屠殺30萬平民被殺害的可能性。

德國商人拉貝,曾在1937且10月17日的一封信中提及:「如果他聽說過大約100萬~120萬居民中至少已有80萬人離開了這個城市(南京),那他對現在城裏到處是死一般的寂靜和幾乎空蕩蕩的街道和廣場就不再會感到驚訝了。」
[PR]
by cwj36 | 2016-11-29 20:15 | 【WW2專區】

87師黃埔漢奸少將劉啟雄

1937 南京!南京!
87師黃埔漢奸少將 劉啟雄


劉啟雄,江蘇江寧人,黃埔軍校第2期畢業,在1937年12月的南京保衛戰時任第87師第260旅少將旅長。

南京淪陷時因下關國民黨督戰隊開槍屠殺自己人,第87師士兵無處可逃下,一面走一面罵:『你們都逃了,把我們甩在這裡,還向我們開槍,真令人傷心!他媽的,早知如此,誰肯打仗。』」

87師少將劉啟雄躲入醫院假扮傷員被87師被俘部屬指認被俘。

因為劉啟雄不僅是中國抗戰全面爆發後第一名被日軍俘虜的中國將軍,還是黃埔軍校的天子門生。

劉啟雄長期為國民政府警衛軍效力,屬於蔣介石嫡系中的嫡系。如果能夠善加利用劉啟雄,那將會給中國軍隊,尤其是國民黨中央軍一個沈重的打擊。

1940年發生了轉機。汪精衛的南京偽國民政府成立後,收攏大批失意軍人和地方軍閥。

在此背景下,已經對抗戰前途產生悲觀心理且做了2年階下囚的劉啟雄的內心又重新活躍起來走“曲線救國”的道路,在汪精衛的青天白日旗幟下,為“復興”國家而戰。

劉啟雄找恩師周佛海舉薦,擔任汪警衛軍第2師中將,汪精衛中央軍官學校教育長,進昇中將,

南京淪陷時與邱清泉一起被日軍徵服勞役,他曾做證沒有所謂「南京大屠殺」。

日本投降後,劉啟雄一度拒絕交出南京與重慶談判,經校長蔣介石安撫以「奉命投敵」的理由躲過當漢奸槍斃的罪名,但當過偽軍,不受國民黨重用,只好成為共產黨黨國的開國功臣,享受著退休的待遇。

e0040579_19352423.jpg


當時日軍拍攝劉啟雄被俘照片所書87師261旅是錯誤的~他是260旅
[PR]
by cwj36 | 2016-11-28 19:35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