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土耳其篇】( 22 )

e0040579_21584157.jpg阿尤布家族原屬庫爾德(Kurd)族。
西元1169年阿尤布家族首領納西爾一世al-Nasir I(俗稱薩拉丁Saladin) 割據埃及部分地區(當時埃及由法蒂瑪Fatima政權統治),是為阿尤布家族統治之始。薩拉丁迅即推翻法蒂瑪(綠衣大食),統一埃及。

埃及之阿尤布王朝在約為新興的馬穆魯克(Mamluk)政權推翻。其餘各領地的阿尤布王朝亦先後為當地地方政權或蒙古入侵者(即伊兒王國)所滅。阿尤布這個王朝壽命不長,只延續到西元1250年。

此後薩拉丁繼續將勢力擴張至葉門、敘利亞和伊拉克等地,並擊退十字軍之入侵,成為西亞北非地區強國。但阿尤布家族的統治未及一代即開始分裂,除了其主支繼續統治埃及外,稍為遠離埃及的領地(包括也門、阿勒頗Aleppo、大馬士革Damascus、梅雅法里金Mayyafariqin、希斯恩.凱法Hisn Kaifa)先後脫離中央政府,另立政府。

薩拉丁死後,阿尤布王朝一度由薩拉丁其子弟瓜分,阿尤布王朝朝陷於分裂狀況,但不久被薩拉丁的義弟阿迪勒一世重新統一。

阿迪勒一世(al-Adil I)在位期間(約1183-1186)一度重新統一大部分領地,但為時不久便再度陷入分裂。

薩拉丁的子孫一代不如一代,到十三世紀初葉完全成為阿巴斯帝國(黑衣大食)的附庸。

法國卡佩王朝第九任國王路易九世於西元1248年延續到1250年,以傾國之力發動第七次十字軍東征出擊,據說有14萬大軍,1800多軍艦,目標是薩拉丁後人蘇丹薩利赫統治下的埃及。但在占領了達米埃塔港之後,就遇上瘟疫襲擊,使得元氣大傷。

十字軍進攻開羅途中,前來迎戰的埃及蘇丹薩利赫(as-Salih)突然在軍中病死,路易九世十字軍形勢似乎大好,但由奴隸組成的埃及馬穆魯克近衛軍在薩利赫的愛妾珍珠小枝率領下仍然打敗了疲憊的十字軍,路易九世御弟阿圖瓦伯爵捐軀,路易九世本人也“光榮地”淪為階下囚,交納了80萬金幣的罰金後才獲釋。此戰對埃及的歷史影響更大,阿尤布王朝因此覆沒,開始了“馬穆魯克奴隸王朝”的統治。

西元1250年,阿尤布王朝蘇丹薩利赫(as-Salih)病逝,突厥籍馬穆魯克將領阿依巴克(艾拜克 Aybak)殺掉了年幼的繼承人,娶了薩利赫的遺孀為妻,從而創建埃及馬穆魯克政權。阿尤布王朝滅亡。

而阿尤布王朝賴以生存的馬穆魯克(白人奴隸)軍隊是當年由薩拉丁一手組建。馬穆魯克是阿拉伯語「奴隸」的意思。從公元九世紀起,阿巴斯帝國的哈里發們開始從小亞細亞和高加索地區購買奴隸,經過嚴格訓練以後,組建成騎兵部隊,由哈里發直接指揮,用以抗衡擁兵自重的阿拉伯各部落首領。

後來阿拉伯各地的蘇丹紛紛效仿,組建自己的馬穆魯克部隊。馬穆魯克士兵雖然是奴隸身份,但由於深得主人的器重,待遇優厚,收入頗豐,馬穆魯克將領往往能夠進入政壇高層擔任職務。

阿巴斯帝國(黑衣大食)的巴格達哈里發拒絕承認這阿依巴克竊國大盜,同阿依巴克馬穆魯克政權發生多次武裝衝突。

西元1258年蒙古西征軍攻滅阿巴斯帝國,巴格達慘遭屠城厄運,使得開羅成為伊斯蘭世界的中心,而埃及馬穆魯克王朝從此登堂入室,成為伊斯蘭世界的頂樑柱。
[PR]
by cwj36 | 2006-11-14 21:49 | 【土耳其篇】

「真理之正義」- 薩拉丁




領導伊斯蘭對十字軍發動聖戰جهاد英雄


薩拉丁


صلاح الدين يوسف ابن ايوب




..

..

..

e0040579_18493858.jpg薩拉丁 尤素夫 阿尤布
(阿拉伯語:صلاح الدين يوسف ابن ايوب;薩拉丁意為「真理之正義」- The Righteousness of the Faith;英文:Saladin,全稱Salah al Din Yusuf Ibn Ayyub,1137年或1138年-1193年)是埃及阿尤布王朝開國君主(1174年 - 1193年在位),他也因在阿拉伯人抗擊十字軍東征中表現出的卓越領袖風范,騎士風度的軍事才能而聞名基督徒和穆斯林世界,在埃及歷史上被稱為民族英雄。

薩拉丁出生在底格里斯河邊提克里特一個庫爾德人的家庭,之後被送往大馬士革完成學業。他在阿拔斯王朝(黑衣大食)努爾丁的朝廷裡服務了十年,並以他對遜尼派經文的興趣而聞名遐邇。

1160年代他的叔父謝爾庫赫被努爾丁國王派去和埃及法蒂瑪王朝(綠衣大食)哈里發作戰,在追隨他叔父學習軍事指揮之後,薩拉丁最終取代了法蒂瑪王朝和他叔父在1169年成為埃及的總督,同時也繼承了為埃及抵禦耶路撒冷的拉丁國王阿馬爾里克入侵的艱苦任務。

  1168年,十字軍耶路撒冷國王阿馬爾里克率兵進攻埃及。應埃及的請求,阿拔斯王朝派施爾科和薩拉丁叔侄馳援。1169年1月,獲勝的施爾科被法蒂瑪王朝哈裡發阿迪德任命為宰相。兩個月后,施爾科暴斃身亡,他所率領的敘利亞軍隊陷入爭吵之中。阿迪德選擇薩拉丁繼任宰相。

  1171年,薩拉丁在埃及站穩腳跟,開始籌劃改變埃及什葉派佔主導的局面。他將什葉派的法官換成遜尼派,清除埃及本地的將領。

起初薩拉丁的權力基礎很不牢靠,沒有人認為他可以在埃及待得長久。因為前些年已經有過多次權力更迭,勾心鬥角的宰相們扶植了一長串的小孩哈里發(幼帝)。

同樣,作為一支外國軍隊的領導人,他也控制不了埃及的什葉派軍隊,後者長期效忠於如今失去權勢的哈里發。當哈里發於1171年9月死去後,

9月10日,他在開羅的清真寺裡開始以阿拉伯帝國第二王朝哈裡發阿拔斯的名義講道。第二天,他在開羅舉行了盛大的閱兵,共有147個方陣接受檢閱。史書記載:“看過的人都認為,沒有一個伊斯蘭的國王擁有可與之匹敵的軍隊。”兩天後,法蒂瑪王朝的末代哈裡發阿迪德病逝,法蒂瑪王朝就此終結。

薩拉丁在近衛軍支持下發動政變,由穆斯林教長們宣佈成為巴格達的阿拔斯王朝哈里發,建立了阿尤布王朝,自立為蘇丹。

當時薩拉丁統治著埃及,但在名義上還附屬於強大的贊吉王朝努哈丁,後者在過去一直被視為阿拔斯王朝哈里發。

1174年春,他的宗主努哈丁派人到埃及清查賬目、收繳貢賦。薩拉丁向努爾丁的使節出示了整個軍政機構的詳細賬目,表示維持這樣一個機構需要大量的金錢,因此無法向努哈丁繳納貢賦。

惱怒的努哈丁准備對薩拉丁發起進攻,卻突發急病去世。薩拉丁擺脫了贊吉王朝宗主的陰影,並取而代之,成為抗擊十字軍的領袖

1099年十字軍攻下了聖城耶路撒冷,建立耶路撒冷王國,十字軍在沿途建立的一系列基督教國家,名義上均附屬于耶路撒冷王國。

為了鞏固和治理占這些地方,教皇還批准成立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及條頓騎士團。
  
  對於1099年7月15日破城之日的耶路撒冷的異教徒來說,那是一個噩夢,信奉上帝的基督徒們一旦武裝起來上戰場,和世俗的暴徒並無任何區別,可能以上帝和正義之名行惡還有了一份免受良心譴責的光環,因為行惡時是以上帝的名義,並且有“刀劍不染血的人要受詛咒“的咒語。城破之後的聖城,到處都是對平民的殺戮和搶劫,伊斯蘭的異教徒人頭滾滾,僅在阿克薩清真寺,就7萬無辜異教徒的平民被屠殺,無一生還。7月15日的耶路撒冷,在十字軍的蹂躪下是個人間煉獄。

1186年冬,耶路撒冷王國的實力人物之一,擁有法國公爵頭銜雷蒙三世(Raymond III),像他以前習慣做的那樣,又一次像個盜賊一樣搶劫了一支自開羅到大馬士革的埃及商隊。並曾兩次撕毀他與薩拉丁定下的和約。

這使得性格寬厚的薩拉丁也很憤怒,因為埃及人是他的子民,他先是禮貌地向耶路撒冷國王居伊提出抗議,要他們釋放商人和歸還貨物。不知死活的雷蒙三世則輕蔑地說,讓薩拉丁去找穆罕默德要,言下之意就是讓他去見鬼吧!薩拉丁勃然大怒,發誓一定要親手宰了雷蒙三世這個無賴。

聖城耶路撒冷本來就是他的目標,這次剛好給了他一個充足的籍口。


之後,薩拉丁征服了敘利亞和兩河流域的大部分。並且對十字軍發動聖戰,在1187年哈丁戰役(Hattin)這場惡戰中,十字軍全軍覆沒,聖物落入薩拉丁這個異教徒手中,“聖殿騎士團”的大頭領裏德福特的傑勒德被俘,醫院騎士團長阿卡主教陣亡,耶路撒冷國王居伊和雷蒙三世也被俘。

但死於三個月後。十字軍慘敗後,耶路撒冷王國諸城唾手可得,10月4日,薩拉丁輕而易舉地收覆耶路撒冷聖城,就像他建立他的薩拉森(阿拉伯民族的泛稱)大帝國一樣,輕鬆而又如奇跡一般,他完成了伊斯蘭歷史上最偉大的一次壯舉。

過薩拉丁畢竟是穆斯林的君主,在宗教信仰上畢竟與羅馬教廷有著不可調停之處。
他惟一痛恨的是由羅馬教皇成立的“聖殿騎士團”成員,也就是傳說中的聖騎士、遊俠,他把這些人視為信仰上的仇人,難以寬容,其中有些不願意淪為異教徒奴隸的普通士兵也自願加入聖騎士的行列求死。最不被寬容的是雷蒙三世公爵,薩拉丁遵守誓言,親手宰了他。

他的秘書伊本沙達德在他的傳記裏就記載過薩拉丁一些日常細節,比如說有一次,一個冒失的老騎兵在薩拉丁很疲憊時呈給他一封士兵的申訴信,薩拉丁告訴他暫時不想看,可那冒失鬼固執地要他看,還把書信硬遞到薩拉丁的面前,薩拉丁無奈只得把信看完。急性子的老騎兵接著要求他馬上簽寫。

薩拉丁身邊沒有墨水,墨水在軍帳的另一頭,於是他示意老騎兵去拿過來,可這個完全不通人情世故的老兵卻示意讓他的國王自己過去拿。薩拉丁也不以為忤,淡淡一笑,自己爬過去拿了墨水給老兵簽了字。

秘書伊本.沙達德對此看在眼裏,非常吃驚,誠懇地讚美薩拉丁的善良,薩拉丁只是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聖城耶路撒冷陷落,也使歐洲人大驚,並引發了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結果獅心王理查和薩拉丁議和。



1193年2月20日,薩拉丁在大馬士革感染了傷寒。他精神恍惚,神志不清,隻是偶爾清醒一會兒。恐懼開始在大馬士革傳播開來,人們都盯著薩拉丁的親信大臣法迪勒的臉色,以判斷薩拉丁的病情。3月3日深夜,阿拉丁病情惡化。法迪勒卻不能整晚陪著他,因為如果他沒有像往常那樣晚上從薩拉丁的城堡回家,大馬士革立刻就會陷入猜測和混亂之中。4日清晨,一位宗教學者在薩拉丁的床前誦讀《古蘭經》。

當唸到“祂是我的主,除祂之外,絕無應受崇拜的。我只信托祂”時,薩拉丁臉上露出平靜的微笑,溘然長逝。

薩拉丁為人慷慨,從不吝惜錢財。他去世的時候,只留下1枚金幣和47枚銀幣。

他的敵人卻發現,他的慷慨也是一種武器。提爾(黎巴嫩南部城市)的威廉說:“薩拉丁睿智、勇敢、慷慨無比。正因為如此,我們有遠見的貴族都不相信他。要贏得下屬的心,沒有什麼比慷慨的賞賜更有效的手段了。”

薩拉丁非常懂得財富的價值,他用埃及的財富征服了大馬士革,用大馬士革的財富征服了阿勒頗,用阿勒頗的財富征服了耶路撒冷。

薩拉丁不僅是伊斯蘭的英雄,在西方也被視為騎士精神的楷模。為了紀念這位浪漫的英雄,普魯士皇帝為大馬士革薩拉丁墓贈送了一座大理石棺。


Jihad~擊毀十字軍惡魔


Salah al-Din




嶄新世界
[PR]
by cwj36 | 2006-11-11 18:26 | 【土耳其篇】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