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土耳其篇】( 22 )

塞爾柱土耳其帝國




阿拉伯世界的「哈里發」

開始為突厥的「蘇丹」所取代

十字軍作戰的對象 塞爾柱土耳其人


西元 1000 年左右,一支塞爾柱土耳其人( Seljuk Turks)進入呼羅珊(伊朗東部及北部). 1040 年塞爾柱的孫子打敗另一支突厥人建立的、以阿富汗為中心的伽色尼王朝, 1055 年進入巴格達,迫使哈里發封其為蘇丹,建立起塞爾柱帝國

塞爾柱土耳其人是突厥人的一個分支,原居住在中亞北部地區的大草原上。 西元1000年左右,在酋長塞爾柱率領下,遷移到錫爾河下游,以及咸海和里海之間的草原上。後來,他們繼續向南遷徒,在呼羅珊北部,與伽色尼突厥人發生衝突。

1037年,伽色尼突厥人派兵征討,結果反被塞爾柱人打敗,喪失了整個呼羅珊(呼羅珊是今天伊朗東部及北部的一個地區名)等地區。

塞爾柱的孫子吐格利爾拜格在這裏建立王國,稱塞爾柱王朝。塞爾柱王朝建立後,他們擴張的奢望越來越大。

從1040年幵始向伊朗中部擴張。八世紀以後,伊朗一直是在阿拉伯帝國的統治下。隨著阿拉伯帝國的衰弱,重新強盛起來的拜占庭又取而代之,趁機向東擴張,取代阿拉伯帝國在伊朗的統治。



拜占庭帝國長期的侵略擴張,不僅破壞和削弱了被侵略國家的政治、軍事力量,而且也使自身的力量受到損失,尤其是在宮廷內部,揮霍無度,權利爭奪,皇后掌權,朝政敗壞以及一幕幕奇怪的荒唐的戲劇性變化,使拜占庭帝國在精神和物質方面更加削弱,以致喪失抵抗外來侵略的能力。就在這種情況下,塞爾柱土耳其人從東方大舉入侵,像潮水一樣湧進拜占庭。
  
拜占庭帝國經不住塞爾柱人強大的攻勢,村莊被夷為平地,農民四散奔逃,許多城市洗劫一空。塞爾柱人在他們的首領吐格利爾拜格的率領下,向南蹂躪波斯灣北部的伊拉克一帶和米地亞南部的哈馬丹。

1049年,向西到達已經喪失自衛能力的亞美尼亞地區,削平凡湖以西的阿爾曾,接著向北擊敗卡爾斯城的亞美尼亞人,後來進入凡湖西北的曼西克特城。這個城有堅強的城塞工事,周圍有許多花園包圍,很難接近。塞爾柱人無法突破,就設法運來一個用四百人才能搬動的巨大攻城機。

城裏總督大為震驚,立即掛榜懸重賞,徵求破壞攻城機的勇士。一個來自法蘭克的雇傭兵主動揭榜,要求出征。他裝成一個信使,把一封信綁在長矛尖上,衣服裏藏著三瓶燃料,便騎馬出城,向攻城機衝去。塞爾柱人看到城內出來的這個“信使”,以為是前來投送求降書的,所以未加阻止。

可是未曾料到,當“信使”靠近攻城機時,衹見他迅速掏出燃料瓶,向攻城機投去,然後立即掉頭奔回城。霎時間攻城機大火熊熊。塞爾柱人的攻城機毀壞了,又沒有其他的攻城機械,而城頭守衛的“火力”又十分猛烈,吐格利爾拜格衹好放棄攻城,退出亞美尼亞。

1055年攻克巴格達,驅逐了伊朗布懷王朝,並迫使哈里發授予吐格利爾拜格“蘇丹”(注:意即權威的人。以後其他伊斯蘭國家的統治者也沿用這一稱號)的稱號,控制阿拔斯政權,在這裏建立龐大的塞爾柱土耳其帝國。

塞爾柱土耳其人然後又向小亞細亞進攻,與拜占廷發生衝突. 1071 年兩軍在曼西克特大戰,曼西克特會戰(Battle of Manzikert)是西元1071年7月4日,塞爾柱突厥人和拜占庭帝國在小亞細亞東部亞美尼亞地區進行的一場激戰。拜占廷慘敗.不久,塞爾柱帝國勢力擴充到地中海東岸.此後幾個世紀,小亞細亞宗教伊斯蘭化,民族土耳其化。

由於塞爾柱王朝統治權之確立,東方回教世界始又在一統的主權之下被統一,雖然短暫,卻可認定政治安和的現象。

新的統治者在行政方面,有倚賴波斯帝國的傳統觀念。塞爾柱王朝政治體系的建設者,為波斯宰相尼珊阿穆魯克(Nizam al-Mulk),他實施一種軍事封建制的「伊克達制度」(即采邑制度),對社會安定的貢獻很大。

而11 世紀末,塞爾柱帝國分裂,其中,在小亞細亞形成羅姆素丹國,在東部 12 世紀形成花剌子模國. 1194 年花剌子模滅統治伊拉克的色爾柱侯國





1076年,耶路撒冷轉屬信奉伊斯蘭教的塞爾柱帝國。1095年,教皇烏爾班二世(Urban II)在法國克利孟特(Clermont)公開演講,題目是「聖地與土耳其人」。

他的言辭煽起了群眾的情緒,在他的號召下,成千上萬的人願意前往聖地,要從土耳其人手中奪回耶路撒冷與耶穌之墓。每一個參加的人,都在袖子上綴一個「紅十字」,作為赴聖地的記號,於是形成了一支「十字軍」,要為基督教打聖仗。

1096年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敘利亞、巴勒斯坦沿岸為十字軍所佔領 。

分裂為數小侯國的塞爾柱王朝對之束手無策 。1144年,塞爾柱土耳其人消滅愛德沙十字軍國家。西歐封建主組織第二次十字軍東征(1147一五149)攻擊大馬士革遭塞爾柱土耳其人擊潰。




後來蒙古滅塞爾柱花剌子模後,蒙古西征使一度強大的塞爾柱土耳其帝國分崩離析。

鄂圖曼人也是一支不大的突厥部落, 13 世紀初因蒙古西征西遷小亞細亞,依附於塞爾柱土耳其人建立的羅姆素丹國

1299 年鄂圖曼土耳其( 1299 ~ 1326 年)獨立,這個新國家就被冠以鄂圖曼的名字,稱這支土耳其人為鄂圖曼土耳其人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旗



(※塞爾柱土耳其人skin來自破碎的月灣模組)
[PR]
by cwj36 | 2007-04-26 11:30 | 【土耳其篇】


Safavid Dynasty 薩非帝國



12角深紅色帽 中世紀伊朗(波斯)強權

基澤勒巴什紅頭軍(Red Heads)的崛起




阿拉伯人統治持續到1050年,把大多數人口轉變成伊斯蘭教,並引進新的波斯文和伊斯蘭文化。他們被土耳其王朝打倒,該王朝在1051年時佔領了伊斯法罕。儘管有許多叛亂,土耳其人一直掌權直到13世紀初,被成吉思汗帶領的蒙古人一掃而空。

當蒙古人在14世紀晚期,領袖出現真空期時,帖木兒帝國填補了空白,但是接著就被土庫曼部落、鄂圖曼土耳其人和葡萄牙這樣的歐洲殖民主義者鎮壓。

接著的薩非帝國 (Safavid Dynasty) (1502至1722年) 是偉大的波斯帝國之一。卓越的伊朗王阿巴斯一世和他的繼任人把什葉主義奉為神聖,並且重建了伊斯法罕,但該王朝的衰落因18世紀初阿富汗人侵略而加速走入歷史。

伊朗薩非王朝1502~1736年統治伊朗的封建王朝

薩非王朝起源於一個於14世紀在亞塞拜然非常昌盛的名為Safaviyeh的蘇非教團,這個教團的創立者是薩非·阿爾-定(Safi Al-Din,1252年-1334年),這個教團就是以他命名的。並因以其為王朝名薩非。

e0040579_10274534.jpg薩非·阿爾-定約在13世紀末創立薩非教團於亞塞拜然的阿達比爾,後裔世代為教團的謝赫(“長老”),在什葉派群眾中甚有威信,他們倚靠土庫曼半游牧部落組成基澤勒巴什(Qizilbash 或Kizilbash 意為“紅頭”軍,因頭戴12角深紅色帽,故名)。

1502年,伊斯邁爾一世( Isma'il I 1502~1524在位)領導基澤勒巴什紅頭軍在沙路爾擊敗白羊王朝軍(白羊王朝乃統治階層為伊拉克北邊的土庫曼族群。1378年-1508年之間,該王朝統治伊拉克北邊疆土、亞塞拜然、安納托利亞與伊朗西邊國境等地),攻下大不里士(Tabriz 伊朗西北部城市,是東亞塞拜然省的首府。位於庫赫·塞漢特高原之上。)定都於此,自立為沙阿(沙阿是波斯君主統治者代名詞,神授的宗教與國家的領袖)。

從此開始了薩非王朝在伊朗的統治(1502年—1736年)。自立為王,建薩非王朝

e0040579_861025.jpg伊斯邁爾一世自登基之日起就致力於武力統一伊朗和向外拓展疆土。

他宣布伊斯蘭教什葉派為國教,以圖維繫他屬下來自小亞細亞和敘利亞的各部落,並與東西兩方屬於遜尼派的強敵-中亞的烏茲別克汗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相對抗。

伊斯邁爾一世本人是什葉派,他下令什葉派為國教,違反者要被處死刑。他強迫所有地方人民轉換他們的教派。遜尼派的神學者不是被殺就是逃亡。

伊斯邁爾招募什葉派的宗教領袖,使用封地和錢財來收買他們的衷心,實際上是將他們轉化為宗教貴族和政府的延伸。雖然薩非王朝本來來自於蘇非主義,但是蘇非主義也被禁。這是1171年法蒂瑪王朝沒落後什葉派第一次在伊斯蘭國家裡獲得這樣的地位。在此後數世紀中,這個宗教分歧即成為了伊朗內部的團結力量,也成為了遜尼派鄰國進攻的藉口。

此後10年間,伊斯邁爾一世致力於征服伊朗全境,進而向外擴張。

1503年—1508年經廣泛戰爭幾乎征服整個波斯、亞美尼亞和伊拉克大部。1510年,伊斯邁爾一世與另一位中亞征服者,烏茲別克汗國汗昔班尼激戰於呼羅珊(今伊朗東北部),獲勝(昔班尼汗於是役陣亡)。

伊斯邁爾一世向西推進的行為終於導致他與鄂圖曼帝國的衝突。1514年在查爾迪蘭戰役(Battle of Chaldiran)中,依靠駿馬利劍的部落軍可以摧毀中世紀式的堡壘,卻奈何不了擁有火槍大炮等先進武器的鄂圖曼土耳其軍隊。

1514年鄂圖曼蘇丹塞利姆一世突襲薩非王朝,薩非的軍隊被迫撤退。當時薩非軍隊使用刀劍和弓箭作為武器,而鄂圖曼軍隊則裝備有火槍和大炮。

1514年8月23日在大不里士以西查爾迪蘭兩軍交鋒,薩非紅頭軍隊大敗,許多高級薩非紅頭軍將領陣亡。

但薩非軍在撤退時採取樂焦土政策。雖然鄂圖曼軍隊得以入駐大不里士,但是他們無法繼續向波斯高地進兵追逐薩非軍隊,年冬他們被迫撤軍。

伊斯邁爾一世被鄂圖曼帝國蘇丹塞利姆一世(Selim I )擊敗。

伊斯邁爾一世之子塔赫馬斯普一世在位時(1524~1576) ,東西兩強鄰多次入侵下,鄂圖曼土耳其蘇萊曼大帝先進的火槍炮部隊攻入美索不達米亞領土喪失,大不里士屢被佔領,塔赫馬斯普一世遷都卡茲文

e0040579_8571375.jpg直到阿拔斯一世(Abbs I the Great 1569—1629年)即位後,國勢漸強,逐漸達於全盛。

阿拔斯一世雇佣了一位英國將軍來重組他的軍隊,使它變為一支受薪的、訓練良好的、類似於歐洲正規軍的軍隊。他引入了火藥。

他首先向烏茲別克開戰,於1598年重占希拉特和馬什哈德。然後他開始對鄂圖曼土耳其回擊,到1622年他得以重占巴格達、伊拉克東部和高加索省份。

1602年他將葡萄牙逐出巴林,在英國海軍的幫助下於1622年重占波斯灣中的荷姆茲。他擴大了與不列顛東印度公司和荷蘭東印度公司之間的貿易關係。這樣一來阿拔斯對內也得以擺脫了對紅頭軍的依賴,加強了中央政府。到1623年,阿拔斯一世已經統治著一個西至底格里斯河,東至印度河的龐大帝國。

鄂圖曼帝國與薩非王朝之間對伊拉克富饒的平原的爭奪戰持續了150年。伊斯邁爾一世於1509年佔領巴格達,但是1534年鄂圖曼蘇萊曼一世就奪回了巴格達,1623年薩非王朝阿拔斯一世再占巴格達,但是1638年鄂圖曼穆拉德四世再次奪回。

1639年雙方在席林堡(Qasr-e-Shirin)簽署了一個條約來確定伊朗與土耳其之間的邊界。直到今天伊朗西北與土耳其東南的邊界依然是當時確立的。中世紀的伊朗薩非帝國達到了國力的顛峰。

1609年到1610年薩非王朝與庫爾德人之間爆發了一場血腥的戰爭。這場戰爭的原因是伊朗西北烏米耶湖附近地區的一座城堡。當地的庫爾德人酋長試圖在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薩非王朝之間保持獨立,他重建這座城堡被薩非王朝看作是一個獨立的姿態,因此威脅到了薩非王朝對其西北地區的統治。

許多其他庫爾德人首領(包括馬哈巴德的酋長)也開始從伊朗獨立。從1609年11月到1610年夏薩非軍隊對這座城堡進行了長久和血腥的圍困戰後城堡失陷。阿拔斯下令對血洗整個省份並將許多庫爾德部落遷往呼羅珊。直到今天在呼羅珊地區還有近170萬庫爾德人,他們是當時被迫遷居的庫爾德人的後裔。

由於阿拔斯特別怕人刺殺他,他對他自己家裡被懷疑的人非常殘忍,這些人不是被殺就是被弄瞎。他的一個兒子被因此處死,兩個被弄瞎。由於他的另兩個兒子在他生前都死了,阿拔斯一世於1629年1月19日逝世時沒有男的繼承人。

到了17世紀,除了薩非帝國的兩個傳統敵人,鄂圖曼帝國和烏茲別克外,伊朗還獲得了兩個新的強敵。俄羅斯的莫斯科公國在16世紀里擺脫了金帳汗國的統治,開始將其勢力伸向高加索山脈和中亞。在東邊,印度的莫臥兒帝國向阿富汗發展,佔領了坎大哈和希拉特。

除阿拔斯二世外阿拔斯一世後的沙阿全部都非常弱。1666年阿拔斯二世之死標志著薩非王朝結束的開始。

從18世紀初起,各地不斷發生起義,1709年阿富汗的吉爾扎伊部落佔領坎大哈﹔1720年該部落首領馬赫穆德入侵伊朗東境,兩年後圍困首都伊斯法罕,蘇丹侯賽因一世(1694~1722在位)率眾投降,其子塔赫馬斯普二世(1722~1732在位)在伊朗北部自立為王,集結兵力抗敵。

e0040579_1950451.jpg1726年,呼羅珊的阿夫沙爾(Afsharid)部落首領納迪爾率部支援薩非王室,最後阿夫沙爾王朝的納迪爾沙阿(Nadir Shah),本來是一個呼羅珊紅頭部落的奴隸,但是上升為土匪軍事領袖,得以將阿富汗人逐出。

原為土匪頭子的納迪爾成為伊朗的軍事強人並開始向外擴張,他的軍隊一直攻到德里,但是他沒有鞏固他的波斯基地,結果使得他的軍隊力量耗竭。

太美斯普二世時期他已經成為了伊朗的實際統治者,1736年他在年幼的阿拔斯三世死後自己登上了王位,建立阿夫沙爾王朝(紅頭王朝)。

納迪爾沙阿是一個傑出的統帥和無情的征服者。他依靠紅頭部落和庫爾德人的戰鬥力推行侵略政策,結果在中亞建立起龐大的帝國。

他征服了阿富汗,擊退了烏茲別克人的入侵,強迫亞美尼亞、亞塞拜然、喬治亞、達吉斯坦、阿富汗、希瓦汗國和布哈拉汗國的王公們向沙阿的權力稱臣(有一些地區被直接合併)。

1737年-1738年,納迪爾沙阿在對印度的遠征中蹂躪了印度西北部諸省,並且攻佔和洗劫了德里。他還偷走了蒙兀兒帝國沙賈漢的孔雀寶座。

利用從遠征中掠奪來的財富,他在伊朗大興土木,鼓勵文化,使伊朗又呈現出其在薩珊王朝統治的黃金時期的繁榮景象。

納迪爾沙阿在其統治後期變成了一個暴君。他的政府徵收各種苛捐雜稅,導致國內的叛亂層出不窮。納迪爾沙阿于1747年在呼羅珊被一夥密謀叛變的封建主刺殺。

1747年納迪爾沙阿被刺殺後薩非王朝又被立為伊朗沙阿,但是這個短時間的目的只不過是為了為後來篡位的桑德王朝(Zand DYNASTY)提供一個合法的過渡藉口。

1760年伊斯邁爾三世短暫的傀儡統治就結束了,卡裡姆汗(Karim Khan Zand 伊朗桑德王朝第一代統治者)覺得他的力量已經足夠鞏固,他正式登基,結束了薩非王朝。波斯伊朗進入桑德王朝時代。
[PR]
by cwj36 | 2007-03-13 08:15 | 【土耳其篇】


塞爾維亞基督教聯軍 vs 鄂圖曼土耳其

塞爾維亞刺客 歐比利克(Miloš Obilić )詐降

土耳其蘇丹 穆拉德一世 被刺斃命

628 塞爾維亞國家民族紀念日


塞爾維亞人(Serbs)即為南支的斯拉夫族人,約於西元七世紀時進入今日的南斯拉夫地區,各部落由酋長(zupan,或譯成祖潘)各自統治。在西元八至十一世紀之間,塞族各部捲入保加利亞與拜占庭兩帝國的爭霸,並於此時接受東正教的洗禮。

直到十一世紀之時,散居各區的塞爾維亞人漸漸形成東、西兩個國家。西邊之國以斯庫塔里湖(Scutari Lake)為中心,約在今日的蒙地內戈羅及赫塞哥維那附近,稱為齊塔(Zeta)。東邊的國家位於內陸山區,即在今日的塞爾維亞一帶,叫做拉西亞(Rascia)4。十二世紀初,塞爾維亞的政治中心逐漸轉一到拉西亞,1169年之時,拉西亞的「祖潘」史帝芬.尼曼亞(Stephen Nemanya,1169-1196)起而將兩區統一,建立了塞爾維亞王國,此時期又稱為尼曼吉德王朝(Nemanjiid Dynasty)。

塞爾維亞的強盛是在史帝芬‧杜山(Stephen Dusahan,1331-1355)的統治下實現的,他利用拜占庭帝國內部紛爭、匈牙利與威尼斯之不合以及保加利亞王國之敗於塞爾維亞,巴爾幹半島權力真空的機會。

先後將馬其頓、阿爾巴尼亞、及希臘北部吞併,將其領土推到愛琴海與愛奧尼亞海,成為當時巴爾幹半島上最強大的帝國。

杜山並於1346年自封「塞爾維亞、希臘人、保加利亞人與阿爾巴尼亞人之帝」(Tsar of the Serbs, Greeks, Bulgarians and Albanians),之後更進一步的想染指君士坦丁堡。1355年,杜山因熱病猝死,雄心因而未能實現。塞爾維亞王國在其子烏洛什(Stephen Urosh,1355-1371)繼承後不久便開始分裂,尼曼吉德王朝也宣告終結。

塞爾維亞雖又回到部落時代,但杜山建立的帝國卻成為日後塞爾維亞民族歷史光榮的象徵,直到今日。

當杜山將矛頭指向君士坦丁堡之際,為了對付賽爾維亞的進攻,拜占庭帝國因而在1345年與1349年兩度向土耳其人求援。未料土耳其人應邀於1354年來到巴爾幹半島之後,認為這是一個好機會而意圖擴張,種下無窮的禍害。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於1361年取得利亞諾堡作為新都之後,蘇丹穆拉德一世(Murad I)便將下一個目標指向塞爾維亞

e0040579_1745941.jpg塞爾維亞因杜山之死處於分裂之勢,無力阻擋土耳其人的北上。烏洛什去世後,土耳其人更吞併掉塞爾維亞的南部,此時的希望只有放在北方的拉薩爾一世(Lazar)身上。

拉薩爾邀集了半島上其他基督教邦國波士尼亞、保加利亞、克羅埃西亞等共組聯軍對抗,雙方於1389年6月28日在當時塞國首都北部的科索夫平原決戰,

1389年﹐塞爾維亞和波斯尼亞聯軍在科索沃盆地同入侵的奧斯曼土耳其軍隊進行的會戰。是年﹐土耳其蘇丹穆拉德一世率軍約3萬人侵略塞爾維亞﹔塞爾維亞大拉薩爾一世率塞爾維亞﹑波斯尼亞等國聯軍約2萬人奮起抗擊。

e0040579_17311297.jpg6月28日﹐兩軍在塞爾維亞南部科索沃盆地展開激戰。開始時塞軍英勇奮戰,一度迫使土軍後退,並在戰鬥正酣時派封建主米洛什‧歐比利克(Miloš Obilić或柯比利克)假裝投降潛入對方帳幕將穆拉德一世殺死,引起土軍混亂。

穆拉德一世之次子巴耶塞特一世接替其父指揮土軍作戰。塞軍進行了英勇的抗擊,終因寡不敵眾而失敗,拉薩爾一世和許多將領被俘遇害。

結果聯軍徹底失敗,拉薩爾一世戰死,塞爾維亞成為土耳其的附庸。

70年之後(也就是1459年)塞爾維亞正式被吞併,落入土耳其的統治長達350年之久。

科索沃之役,被南斯拉夫特別是塞爾維亞人視為抗敵衛教保鄉的神聖戰爭,由於過度的渲染,使其成為一個神話性的傳奇。

他們堅信「聖維塔士」(St. Vitus)曾在戰場上顯聖,協助塞爾維亞人抵禦敵人,因此將6月28日列為國家、民族性的紀念日,十分重視。
[PR]
by cwj36 | 2007-03-11 17:31 | 【土耳其篇】



e0040579_2072547.jpg鄂圖曼(奧斯曼)土耳其人(簡稱土耳其人)為突厥人的一支,原居中亞,信奉伊斯蘭教。

13世紀初遷居小亞細亞,副屬於魯姆蘇丹國,在薩卡利亞河畔得到一塊封地。

1293年酋長鄂圖曼一世(Osman I,1259-1326)乘魯姆蘇丹國瓦解之際,打敗了附近的部落和東羅馬帝國,自稱埃米爾,獨立建國。

穆拉德一世(Murad I,1359-1389年在位)時,改稱蘇丹。1324年,他們奪取東羅馬帝國的布魯薩,並定都於此。從此被稱為鄂圖曼帝國,這支土耳其人也被稱為鄂圖曼土耳其人。

鄂圖曼一世之子奧爾汗統治時期(1326年 - 1360年在位),建立了常備軍,並且吞併了羅姆蘇丹國的大部分地區。1331年打傷了東羅馬帝國皇帝,攻佔了尼西亞城;1337年奪取尼科美底亞,將東羅馬帝國的勢力逐出了小亞細亞。奧爾汗改稱「總督」(Bey)。

1349年,奧爾汗用2萬騎兵打敗了塞爾維亞,佔領亞得里亞堡,並遷都於此,改名「埃迪爾內」。

1360年,穆拉德一世(Murad I)即位後立即著手組織對巴爾干的征戰,因為此時的巴爾干形勢對自己十分有利。拜佔庭帝國日薄西山,治權不超過君士坦丁堡及其附近一隅土地;巴爾干的重要國家塞爾維亞面臨分裂,保加利亞自1330年被塞爾維亞戰敗後元氣未復;在地中海東部和海峽地區有巨大經濟政治利益的威尼斯和熱那亞經常處於明爭暗鬥之中。

1363年,穆拉德一世攻佔埃迪爾內,接著又佔領保加利亞的普洛夫迪夫。驚恐之下,匈牙利、塞爾維亞、保加利亞、瓦拉幾亞組織聯軍反擊,但在1364年的馬查河戰役中被人數處於劣勢的鄂圖曼軍隊擊潰。

此後的東南歐各國更抵抗不住土耳其人的攻勢,節節敗退。1389年6月,6萬鄂圖曼軍隊同由塞爾維亞、波斯尼亞、匈牙利、瓦拉幾亞、阿爾巴尼亞、波蘭、捷克人組成的10萬聯軍在科索沃原野(塞爾維亞東南部普里什蒂納城附近)進行決戰。

戰役開始,塞國的拉扎爾公爵率軍緊逼土軍,酣戰之際,塞國封建主米洛奇·奧比利奇潛入敵營殺死穆拉德一世,其子巴耶塞特接替指揮。戰鬥異常激烈,最終以聯軍慘敗而告終,許多將軍被俘並遭殺害。

科索沃戰役結束了多瑙河以南地區對土耳其的抵抗,塞爾維亞淪為鄂圖曼附庸。穆拉德在位30餘年,使其國土面積擴大了5倍。

他是一位卓越的軍事家,組建了一支紀律嚴密、生氣勃勃的軍隊,在向西擴張中幾乎所向無敵。同時,他也是一位政治家,用聯姻等手段擴大了在亞洲的領土。他為日後土耳其的進一步擴張奠定了基礎。

他的兒子巴耶塞特一世即位後,把擴張的主要精力轉向東方,數年之內疆土已達幼發拉底河上游。這時,西方國家的封建主和教會意識到東方“異教徒”的威脅,開始發出團結抗敵的呼聲。

1396年,他們組成了一支龐大的十字軍,參加者除匈牙利國王西吉斯蒙德領導的匈軍、瓦拉幾亞和波斯尼亞軍隊外,還有來自英、法、意、德、捷等國的騎士,總數在6—10萬之間。

十字軍分兩路進攻鄂圖曼國土,9月初在尼科波爾(尼科堡戰役)會合,準備攻佔該城。24日,土軍在此以南4—5公里處佔領陣地,把步兵配置在高地上,並以木柵掩護,輕騎兵在步兵之前,重騎兵位於高地之後。十字軍紀律敗壞,傲慢輕敵。

法國騎士不待整個軍隊做好戰鬥準備就向土耳其弓箭手展開猛攻。土弓箭手故意後撤,將法國騎兵引入步兵陣地,使其遭受重大損失。

爾後,土重騎兵由兩翼夾擊法國騎士,將其擊潰,接著又各個擊破其餘部隊,大敗十字軍。被俘的近萬基督徒除重金贖回24人外均被殺害。尼科波爾戰役鞏固了鄂圖曼在多瑙河以南的統治。

1393年起,鄂圖曼開始對君士坦丁堡持續圍攻,迫使拜佔庭帝國同意在城內修建穆斯林區、清真寺,任命伊斯蘭法官,對鄂圖曼的年貢增加到1萬金幣,鄂圖曼在君士坦丁堡近郊有駐軍權。

此時正大力擴張的帖木兒與鄂圖曼人在小亞細亞相撞。1402年在安卡拉(Ankara)會戰,鄂圖曼軍隊大敗,國王巴耶塞特和一個兒子被俘。從此鄂圖曼土耳其在亞洲的勢力受到沉重打擊,並為爭奪王位發生內戰。

直到穆罕默德二世即位(1451年)後,鄂圖曼土耳其中興。他做了兩年的準備後,于1453年開始圍攻君士坦丁堡。穆罕默德二世率30萬大軍進攻君士坦丁堡

經過53天激烈的戰鬥,在5月29日終於攻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遷都君士坦丁堡,隨即更名為伊斯坦堡,東羅馬帝國滅亡。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奪下君士坦丁堡之後,威望在回教國家中急劇上升,影響力日益增加。此後30年間經由不斷擴張領土的戰爭,1463年征服波士尼亞;1478年臣服克里米亞汗國

1479年征服阿爾巴尼亞,使塞爾維亞、摩利亞、瓦拉幾亞、波斯尼亞、阿爾巴尼亞先後併入帝國。在亞洲地區,也兼併了許多地方,統一了安納托利亞高原。

西元1512年蘇丹塞利姆一世(Selim I )即位,繼續擴張領土,於查爾迪蘭戰役(Battle of Chaldiran)與伊朗薩非王朝( Safavids)交戰獲勝。兩年後塞利姆又率領14萬大軍、300門大炮進攻波斯,在查爾迪蘭與波斯騎兵決戰,波斯戰敗,土耳其因此佔領大不里士,次年又奪取庫爾德斯坦地區。這兩次戰役鞏固了鄂圖曼帝國東部邊界。

西元 1516年6月塞利姆率艦隊襲擊敘利亞沿海,8月24日在阿勒頗附近的達比克草原與埃及決戰,埃及蘇丹馬穆魯克死亡。

此役之後,土耳其陸續佔領阿勒頗、大馬士革、耶路撒冷、加沙等地,於西元1517年1月底進入開羅,消滅了馬穆魯克王朝。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努比亞地區全部併入鄂圖曼土耳其的版圖。

征服埃及的結果,土耳其取得埃及和紅海兩岸的領土,掌控了印度到地中海及紅海的商路,鄂圖曼帝國的蘇丹在回教穆斯林中取得至高無上的威望,從塞利姆一世開始,土耳其蘇丹即自稱哈理發,居於回教世界的領袖地位。塞利姆一世為維繫其地中海的海上霸權,在金角灣興建新船廠建造150艘兵船。

隨後麥加、麥地那也相繼被佔領,蘇丹自稱是「兩個聖城的僕人」,成為穆斯林世界的首腦哈里發。

蘇萊曼一世(1520年 - 1566年在位)時期,國力達到鼎盛。蘇萊曼一世被尊為「大帝」。

1521年,佔領貝爾格勒;1529年圍攻維也納;1555年進占兩河流域。到1574年,勢力達到黎波里、突尼斯和阿爾及利亞。版圖包括巴爾幹半島,小亞細亞,南高加索,庫爾德斯坦,敘利亞,巴勒斯坦,阿拉伯半島部分地區及北非大部,形成地跨亞,非,歐三洲的大帝國。

由於鄂圖曼土耳其的擴張,戰事不斷,打斷了東西方之間的貿易,使得西歐往東方的交通不時受阻。而帝國向過境商人征高額稅收,是原產東方的香料、茶葉等商品價格昂貴的原因之一。

豐厚的商業利潤是西歐各國尋找去東方的新航路的主要誘因之一,從而導致了地理大發現的到來。

蘇立曼一世之子塞利姆二世綽號「酒徒」,能力平庸。國勢開始衰落。「婦人蘇丹制」(1570∼1578),政權由宮中后妃執掌。 1571,土耳其海軍遭「神聖同盟」軍擊敗。

17—18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奧地利帝國,俄羅斯帝國交戰迭遭失敗,勢力轉衰。1695年—1878年9次的俄土戰爭又失去大片土地。

19世紀初,境內民族解放運動興起,巴爾幹半島諸國先後獨立;英,法,俄,奧爭奪帝國領土。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參加同盟國方面作戰,失敗。戰後又遭列強宰割。1919年凱末爾(凱末爾·阿塔圖爾克)領導的民族抗戰運動爆發。

1921年1月 ,大國民議會通過根本法,改國名為土耳其。1922年11月1日,廢除蘇丹制,結束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歷史。

1923年10月29日建立土耳其共和國




v土耳其TURKEY

[PR]
by cwj36 | 2007-03-07 20:07 | 【土耳其篇】

贊吉王朝





大塞爾柱土耳其帝國由於王位繼承制度仍保留草原民族的習慣──分割繼承,於是產生了週而復始的突厥王公爭立,一連串的內戰,終致帝國的分裂:小亞細亞的塞爾柱土耳其王國(羅姆蘇丹國)、米底亞的塞爾柱土耳其王國、敘利亞的塞爾柱土耳其王國與摩蘇爾的贊吉王朝便紛紛成為了分裂後的突厥王國。

其中,據有帝國中樞(巴格達)的米底亞的塞爾柱土耳其王國首先為花剌子模王國所滅,而敘利亞的塞爾柱土耳其王國則在一連串的王公內鬨中,為贊吉王朝所吞併。

贊吉王朝的建立者為贊吉 (Zengi),他是個突厥人,以「阿塔貝克」(意譯為「仲父」或「父相」,阿塔意為父親,貝克則為突厥的高級長官)為名,"輔佐"(實際為控制)敘利亞的突厥蘇丹。

在第一次十字軍到第二次十字軍之間,贊吉成為伊斯蘭世界反十字軍運動的主要領導人,也是頭一位整合伊斯蘭世界抗禦十字軍入侵的領袖,他統治了今敘利亞與黎巴嫩地區。

其子努哈丁(Nūr al-Dīn )則是第二次十字軍的對手,他以聖戰為號召,聯合眾伊斯蘭領袖抵抗十字軍的入侵,並派遣部將夏庫與夏庫的姪子薩拉丁前往征服什葉派的埃及(法蒂馬王朝),此後薩拉丁逐步在埃及站穩腳跟,建立起阿育布王朝

努哈丁‧贊吉( 1118-1174),一般被稱為「努哈丁」,其意為「宗教之光」,是加諸在努哈丁的綽號,也是西方史書對他的稱呼,但其本人終身未採用的這一個稱號,而是使用他的本名:「馬哈茂德」。

努哈丁,是統治摩蘇爾、阿勒坡與大馬士革阿塔貝格埃馬德丁‧贊吉(Imad ad-Din Zengi)的次子,在1146年贊吉酒宴後將就寢時被奴隸刺身亡後,他與其兄薩發丁‧葛茲一世(Saif ad-Din Ghazi I)分別繼承了其父的領土,努哈丁因此成為了大馬士革與阿勒波的阿塔貝格,而其兄薩發丁則成為了摩蘇爾的阿塔貝格。

努哈丁一繼位,馬上就投身於伊斯蘭世界的聖戰。他迅速地對安提阿公國發動戰爭,並佔領了北敘利亞的幾座城堡,同時他也擊退了埃德薩伯爵喬斯林二世的攻擊(早在1144年贊吉已攻下埃德薩,喬斯林二世此次的進犯便是為了收復失土而來)。努哈丁很快地認識到對十字軍的戰爭將是一場漫長的戰事,因此他運用了宗教的力量來號召各地的伊斯蘭頭人響應這場聖戰,努哈丁因此成為伊斯蘭世界首位能統合各地的軍事領袖。

由於贊吉與努哈丁父子的一連串軍事勝利,引起了西方人不小的震撼,因此迅速地組織了第二次十字軍,企圖打退努哈丁的進攻,並且收復「失土」(埃德薩伯國與部分的安提阿公國領土)。然而,此次十字軍卻遭到的慘烈的失敗,幾乎整個敘利亞都落入了努哈丁的贊吉王朝之手。

但,幸運的是,東羅馬帝國也趁機將領土收復到與敘利亞一帶,從而使的一時之間,敘利亞的局勢猶如恐怖平衡一般,三者(伊斯蘭方面的努哈丁、十字軍的耶路撒冷王國與東羅馬帝國)彼此牽制,誰也不敢輕啟戰端。

努哈丁雖然是遜尼派的忠實信徒,但他認識到聖戰如要取勝,必須爭取所有穆斯林的支持,因此當1163年什葉派的埃及法蒂瑪哈里發遭到十字軍侵襲時,他毫不猶豫地派出他的心腹大將夏庫前往支援(此時年輕的薩拉丁也隨同前往)。當夏庫成功地將十字軍驅逐出埃及後,夏庫成為了埃及實際的統治者,但不久便病故,其位便由其姪薩拉丁出任。

薩拉丁繼任之後,雖然名義上仍是努哈丁的屬臣,但其獨立的傾向卻越來越強烈。努哈丁幾次徵召薩拉丁前來,薩拉丁都託辭拒絕了;努哈丁幾次要求薩拉丁將法蒂瑪王朝末代哈裏發阿迪德廢黜,但薩拉丁基於自身的地位與和阿迪德的友誼,而藉故推拖,直到面臨到努哈丁的軍事威脅時,他才趁阿迪德病重將亡之際,將之廢黜。

1174年,努哈丁終於對於薩拉丁的不聽調遣,感到不耐,於是決定興兵征伐薩拉丁。然而,努哈丁卻因嚴重的咽喉炎,導致不斷出血,最後在藥石罔救之下,病逝。

薩拉丁更在努哈丁死後,接收了大部分贊吉王朝的故土,並成為了伊斯蘭世界反十字軍的盟主。至於,在小亞細亞的塞爾柱土耳其王國(羅姆蘇丹國),則逐漸分裂為諸多的小突厥侯國,在一輪又一輪的混戰之中,被各王公所傾覆了。

在這些突厥王公之中,又以位於小亞細亞西北一角的鄂圖曼侯國最為重要。鄂圖曼侯國在逐步吞並小亞細亞的諸突厥侯國與巴爾幹半島後,逐步壯大,建立起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
[PR]
by cwj36 | 2007-01-29 14:20 | 【土耳其篇】


Ottoman軍回師疲憊急行軍+叛變

土耳其"閃電"慘敗於狡猾帖木兒之手~


安哥拉之戰(Battle of Angora),指1402年鄂圖曼帝國和帖木兒帝國之間發生於今土耳其安卡拉(舊譯安哥拉)附近的戰役。

巴耶塞特一世(Bayezid I.)因為征服了大半個巴爾幹而令歐洲人談之色變。

e0040579_9192141.jpg鄂圖曼帝國蘇丹巴耶塞特一世(在鄂圖曼帝國歷史上被稱為閃電)巴耶塞特一世即位後,在1396年尼科堡戰役中大敗歐洲聯軍,鞏固了鄂圖曼在多瑙河以南的統治。

更進一步迫使拜占庭帝國同意在城內修建穆斯林區、清真寺,任命伊斯蘭法官,對鄂圖曼的年貢增加到1萬金幣,鄂圖曼在君士坦丁堡近郊有駐軍權,此時的巴耶塞特一世可以說氣勢高漲到了極點。

但是很不幸的,由於他把擴張的主要精力轉向東方,數年之內疆土已達幼發拉底河上游以至於終於觸怒了另一位偉大的征服者--帖木兒,於是一場悪戰無法避免。

1399年,帖木兒侵入土耳其的安納托利亞(小亞細亞中部,現土耳其亞洲部分)並在1402年春又連克數城,其中包括了安哥拉東方的瑟瓦斯

土耳其蘇丹巴耶塞特一世為保衛都城,率軍7萬在距離瑟瓦斯150公里處利用山林地設防,企圖以降低帖木兒騎兵的機動優勢與帖木兒軍主力騎兵作戰。

然而,巴耶塞特一世顯然是太過天真了,帖木兒非但不上當,反而率領著15大軍(有戰象32匹)避開不利騎兵機動的山林地,從南面逼近安哥拉(今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並將其包圍,打算诱殲土軍於平原。

土耳其軍大驚,被迫放棄預設的陣地回師馳援。得知土軍回師後,帖木兒立刻解除對安哥拉的包圍,並作短距離轉移後設營固防。

e0040579_9265270.jpg1402年7月,兩軍在安哥拉附近丘布克交戰。土軍將軍隊主力配置於中央;相反的帖木兒則將軍隊主力配置於兩翼,並留有預備隊。巴耶塞特一世率領的軍隊則是由他所征服的各族中征集而來的。拂曉時分,帖木兒輕騎兵發動進攻,會戰於焉展開。

帖木兒軍約15萬人以逸待勞,土耳其軍經急行軍而精疲力竭,交戰開始便陷於被動,帖木兒憑藉兵力多與機動力強的優勢,以重騎兵連續攻擊,又充分發揮了戰象的作用,打亂土軍左翼,並實施迂迴包圍。

另一方面,沒想到由於土軍中的突厥人對帖木兒十分欽佩,土軍右翼韃靼軍(約1.8萬人)陣前倒戈,原小亞細亞各埃米爾國的軍隊也紛紛倒戈,土耳其軍潰敗。





巴耶塞特一世在逃跑中不幸與他一個兒子一起被俘,其他的兒子們,都逃脫了,並逃往塞爾維亞,巴耶塞特一世被關在四周有鐵欄的轎子隨軍而行,在夜間帶著鎖鏈過夜,白天被裝在囚籠裏面,用兩匹馬馱運。伊本•阿拉伯沙對於阿拉伯語qafas(鳥籠)這個名詞發生誤解,以致編出一個故事,說巴葉濟德被關在鐵籠裏。這就是後來被誇張的“鐵籠”的故事,巴耶塞特一世遭此挫折和屈辱,幾個月後便死於阿克謝希爾的牢中。

帖木兒命諸埃米爾復位後率軍繼續西進。安哥拉一戰,土耳其軍幾乎全軍覆沒,鄂圖曼帝國內部危機加深,巴耶塞特一世諸子為爭奪王位而內戰不已,被迫推遲了對拜占廷及歐洲的擴張,已經奄奄一息的拜占庭帝國意外地得到了多生存幾年的機會(直到1453被鄂圖曼帝國的蘇丹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為止)。

這場安卡拉之戰會戰,整場戰鬥從早上六時許一直打到夜幕降臨,雙方總共投入近100萬兵力參戰。帖木兒利用圍魏救趙的方式,扭轉了本來不利於他的局面,反誘使土軍轉入對其本身不利的平原作戰,但他在差不多滅亡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之際突然轍軍。

帖木兒企圖重建蒙古帝國,不斷向外擴張,之後征服察合臺汗國全境。可惜在企圖出兵中國前夕,卻不幸病死,終留下帖木兒個人遺憾...

有些當時的報告指出帖木兒將巴耶塞特拘禁於監牢內,作為戰利品看待。同樣地,關於巴耶塞特牢獄生涯的故事有很多,包括有一個故事描述帖木兒將巴耶塞特當作腳凳使用。

另一篇文章更描述帖木爾要巴耶塞特一世的塞爾維亞妻子於他的朝臣面前裸體地跳舞。
但是,這些描述都被認為是不真實的,帖木爾的朝臣寫到巴耶塞特一世受到極佳的照料,帖木爾甚至為巴耶塞特一世的死而哀痛萬分。

同樣地,帖木兒自己和其它的統治者的歷史也證明帖木兒遵守他的諾言,他聲言會致力令巴耶塞特重新登上鄂圖曼帝國皇位。但一年後巴耶塞特逝世— 有些文獻指巴耶塞特是猛撞“鐵籠”的鐵棒自殺而死。

巴耶塞特一世死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陷入了長達數十年的皇位爭奪內戰。
[PR]
by cwj36 | 2006-11-29 08:32 | 【土耳其篇】


鄂圖曼土耳其「閃電」「霹靂」「雷神之鎚」


巴耶塞特一世大破匈牙利之役-尼科堡戰役

(Battle of Nicopolis)



西元1389年,在科索沃會戰中,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軍擊敗巴爾幹各國聯軍,從而最終獲得了多瑙河以南的控制權。標誌著以塞爾維亞為首的對鄂圖曼土耳其人擴張抵抗的基本終結,從此防禦歐洲的重任就落到了傳統東歐軍事強國匈牙利的肩上。

此後匈牙利人堅守多瑙河一線135年之久,1396年尼科堡戰役(Battle of Nicopolis)就是這一場曠日持久戰爭中的第一次大規模戰役。

在科索沃戰役中穆拉德一世(Murad I)1389年6月在科索沃之戰中被潛入軍中刺客暗殺。接替陣亡的穆拉德一世(Murad I)即位的鄂圖曼新君主,「閃電」巴耶塞特一世(Bajazet)

e0040579_6201543.jpg巴耶塞特一世(左圖 土耳其語:Bayezıt, 又稱Yıldırım, 「閃電」; 阿拉伯語: بايزيد الأول; 大約1354年–1403年)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蘇丹,他的執政時期是從1389年到1402年。他於他父親穆拉德一世被暗殺之後登上蘇丹寶座,並立即將其弟弟Yakub處以絞刑,以防止他籌劃政變。

匈牙利國王,盧森堡大公西吉斯蒙德(Sigismund of Luxemburg)。在得到西方的十字軍援助之後,西吉斯蒙德在1396年發動了第二次保加利亞戰役。

西方聯軍跨過多瑙河,攻克了Widdin 和Rahova,殺光駐守的土耳其軍隊,然後向中保加利亞最大的城市尼科堡(Nicopolis)前進。然而之後西方聯軍緩慢的速度使得土耳其人有充足的時間做出反應。

巴耶塞特一世命令其駐歐洲軍隊在亞洲主力到來前不得擅自出擊,他自己則召集亞洲軍隊跨過達達尼爾海峽並最終在軍事重鎮安德里亞那堡(Adrianople)集結起自己的全部力量。之後巴濟紮得率領軍隊通過強行軍逼近了尼科堡,當西吉斯蒙德的偵察騎兵發現土耳其人的時候,他們距離尼科堡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

西歐基督教聯軍包括了來自西方的眾多十字軍,其中主要來自法國,也有不少來自德國,義大利和波蘭,甚至還包括少量的英國騎士。十字軍騎士大約有6000人。而西吉斯蒙德則拿出了匈牙利軍隊的主要精銳部隊,50000到60000騎兵是一個可信的數字。

巴耶塞特一世的土耳其軍隊以及塞爾維亞盟軍的總兵力可能與之相差不大。

巴耶塞特一世在抵達尼科堡以後,選擇了防守的態勢。他對地形非常熟悉,選擇了尼科堡以南4英里的一處高地,在陣地的兩翼都有可以隱藏預備隊的溪穀。巴耶塞特一世在主力的前面設下了三道防線:

第一線-是雜牌的輕裝弓箭騎兵,弓騎兵的後面是大量削尖的木樁組成的工事,而木樁的後面是大批的雜牌輕步兵弓箭手。

第二線-在第一線防線的後面,是鄂圖曼土耳其人的主力封建騎兵。

第三線-西帕希騎兵和塞爾維亞重騎兵分別隱蔽在主力騎兵的兩翼作為預備隊。

巴耶塞特一世的計畫是用前面的那些雜牌軍作為誘餌引誘西方聯軍騎兵進攻,當對方在混戰中受到損失並且次序陷入混亂的時候再用自己嚴陣以待的主力騎兵從三個方向發起反攻從而決定勝局。這個計畫充分表現了巴耶塞特一世老練沈著謀定後動的用兵風格

西吉斯蒙德也是一位有能力的統帥,他的計畫是先用自己的弓箭輕騎兵進攻,在掃清道路並且確定奧斯曼主力位置以後再投入己方強大的重騎兵。

從事後的發展來看,這個計畫頗有成功的可能。原先負責偵察任務並且在戰前發現土耳其軍的瓦拉濟亞(Wallachia)王子自告奮勇率領輕騎兵打頭陣,這正與西吉斯蒙德的計畫不謀而合。

然而狂妄自大的法國騎士們拒絕了這個合理計畫。法國騎士聲稱他不遠千里跑道這裏來不是為了當後衛的。

法國人煽動說:“國王(西吉斯蒙德)是想獨佔第一擊的榮譽”,並且立即命令自己的掌旗官率隊出發,多數法國騎士都跟著走了。

最終法國騎士丟下其他軍隊獨自走上了戰場,而被氣壞的西吉斯蒙德也顯然沒有緊緊跟上去的意思。這樣在戰鬥開始前,西方聯軍就自己先來了個內訌。

勇猛的法國騎士直接向鄂圖曼土耳其軍隊的第一道防線發起了進攻。第一線的土耳其弓騎兵在發射了兩輪箭雨之後就向左右兩側撤退,露出了之前由於視線被擋而一直沒有被發現的第二線木樁工事以及工事後面的第三線步兵弓箭手。運動到兩翼的輕騎兵則迅速組成兩個戰鬥群包抄法軍的側翼。

在偉大騎士精神的鼓舞下,勇敢(或者說魯莽)的法國騎士直接向那些正指向戰馬胸部的尖利木樁發起了衝鋒。

許多騎士直接被釘死,更多的則被弓箭射倒,受傷的人不計其數。然而大部分騎士還是衝過了這些木樁(大約是從間隙穿過或者越過,也可能挑開了一部分木樁)。雖然衝過去的騎士完全失去了隊形,還是把第三線的土耳其輕裝弓箭手殺的四處逃竄。只怕這些本以為躲在木樁後面能很安全射箭的雜牌軍們做夢也想不到還有瘋子能這麼硬衝過來。

大約巴耶塞特一世也沒有想到幾千名法國騎士就突破了自己的三道防線,不過誘餌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如今的法國騎士們不但傷亡慘重,隊形混亂,而且處於背對木樁的不利境地。抓住這個有利時機,位於主陣地的奧斯曼主力——-封建騎兵發起了衝鋒,於是雙方展開了一場殊死的肉搏。一方的長矛和長劍對上另一方的長矛,釘頭錘和彎刀,誰也不肯後退一步。最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儘管承受了慘重的傷亡,法國騎士卻擊退了這次進攻。

然而尚未等他們有時間喘口氣重新組織一下,巴耶塞特一世又派出了自己最後的王牌。一直隱蔽在側面,身披鎖甲的西帕希近衛重騎兵向已經精疲力盡的法國人發起了側面攻擊。表現搶眼的法國十字軍劫數難逃,被徹底打垮。

許多人戰鬥到最後,其中包括許多法國貴族將軍。另外一些人則被從受傷或者是疲憊的戰馬上打落成為俘虜。只有極少數逃脫。

整個戰鬥過程中,西吉斯蒙德率領的基督教聯軍主力都沒有參與。可能因為戰鬥過於迅速,更大的可能是被激怒的國王決心讓法國人自生自滅,然後獨立進行自己的戰鬥。戰後法國人大罵匈牙利人是“叛徒”和“膽小鬼”,當然這個指責沒有道理,因為是法國騎士自己丟下主力前進,而匈牙利人在晚些時候勇敢的進行了自己的戰鬥。

不過平心而論,不到6000人的法國騎士與10倍於己整個鄂圖曼土耳其人軍隊(除了土耳其人的盟軍塞爾維亞重騎兵)進行了交戰。直到巴耶塞特一世拿出西帕希近衛重騎兵後方才落敗,確實顯示了強大的實力。除了訓練有素外,先進的鎧甲可能是更主要的原因。另一方面,西吉斯蒙德雖然是不錯的統帥,卻缺乏王者的氣度。如果他能不計前嫌的緊跟在法國人後面發起進攻,只怕戰役結果將會改寫。

西吉斯蒙德率領匈牙利騎兵向戰場開進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受傷和無主的戰馬迎面而來,從而昭示了前哨戰的悲劇。

西吉斯蒙德並沒有退縮,而是率部奮勇投入了戰鬥。實際上這時候的局勢對西方聯軍並不算糟糕。土耳其人的三道防線都被擊破,原先隱蔽的西帕希近衛騎兵作為一支伏兵的作用也已經不復存在。奧斯曼軍隊只能匆忙重新集結起來準備面對兵力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基督教聯軍主力。

西吉斯蒙德的匈牙利騎兵直接從正面發起攻勢,輕易的打垮了勉強集結起來的雜牌輕步兵弓箭手們,然後與鄂圖曼騎兵(應該包括主力封建騎兵以及西帕希近衛重騎兵)正面交戰。

激戰正酣之時,匈牙利軍隊突然遭到大批身披鎖甲重騎兵的側翼突擊。這當然是巴濟紮得留下的最後一支伏兵,即Stephen Lazarevitch率領的塞爾維亞重騎兵

e0040579_913544.jpg西吉斯蒙德的軍旗倒下了,匈牙利人潰逃了,最先逃跑的是率先請戰又率先逃跑瓦拉濟亞王子。匈牙利軍隊逃回營地,然後直奔停泊在多瑙河邊上的補給艦隊,人人都想著逃命,幾乎是一潰千里。

西吉斯蒙德被扔上一艘加里船,順多瑙河而下來了個出黑海逃往直達君士坦丁堡,戰前強大的匈牙利軍主力在一天中煙消雲散。

尼科堡戰役是長達百年的土耳其—匈牙利之戰的第一幕,本來也完全可能成為最後一幕。因為匈牙利軍隊的精華在尼科堡幾乎全軍覆沒。

若非巴耶塞特一世「重亞輕歐」對亞洲事務的異常興趣,匈牙利的乃至整個基督教東歐的前景都將十分黯淡。然而巴耶塞特一世似乎更關心征服小亞細亞的那些塞爾柱突厥酋長們。而他的東方擴張最終給自己帶來了災難。

巴耶塞特一世激怒了東方更加強大的帖木兒帝國,因為前者收容了後者的敵人並且入侵了其在亞美尼亞的勢力範圍。

1402年在安卡拉戰場上,兩大強權「閃電」巴耶塞特一世帖木兒軍隊相遇。開始「閃電」巴耶塞特一世戰敗不幸的終章。造成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陷入了長達數十年的內戰。
[PR]
by cwj36 | 2006-11-29 06:20 | 【土耳其篇】


滅亡千年拜占庭帝國之「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大敗逃

匈牙利絕地大反擊-貝爾格萊德圍城戰大奇襲


貝爾格萊德之圍,指1456年鄂圖曼帝國圍攻匈牙利要塞貝爾格萊德的一次戰役,匈牙利軍隊在名將匈雅提的帶領下打敗對手。

在1453年攻陷東羅馬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之後,鄂圖曼帝國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繼續向東歐擴張,集中力量征討匈牙利王國,這時他面對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匈牙利王國東部邊境要塞貝爾格萊德(當時稱為N ndorfeh rv r)。

西元878年現名為貝爾格勒以「貝爾格萊德」(Beligrad,意為白色之城) 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文獻中。

e0040579_619331.jpg匈雅提(John Hunyadi 左圖1387-1456)人稱白騎士

匈雅提在支持波蘭國王兼任匈牙利國王後,被任命為總督,抵抗奧斯曼土耳其人的進攻,1442-1443年多次重創土耳其軍隊。

但在1444年的瓦爾納戰役中失敗,國王陣亡。匈雅提任匈牙利攝政。

1456年統帥匈牙利、波蘭、捷克和德意志騎士的聯軍3萬人抗擊土耳其,在貝爾格萊德戰役中大破蘇丹穆罕默德二世的10萬大軍,隨後深入東南歐受挫。匈雅提是匈牙利歷史上的著名將領,他面對強大的土耳其人,多次以弱勝強,長時間的阻擋了奧斯曼帝國對歐洲腹地的入侵,改變了歐洲的歷史進程

當時負責守衛要塞的匈雅提,他在之前二十年裏與鄂圖曼土耳其軍隊多次交手,此次貝爾格萊德之戰恰是他期望已久的一次攤牌。

貝爾格萊德圍城最終演變成激戰。期間,處於守勢的匈雅提 發動了一次出其不意的逆襲,直搗土耳其軍營,使形勢發生戲劇性逆轉,最終迫使受傷的穆罕默德二世放棄包圍,全線撤退。貝爾格萊德一役“挽救了基督教命運”。

1455年底,匈雅提和他所有敵人公開和解之後,開始準備作戰。他盡其所能的儲備和裝備城堡,並在城堡中留下一支由他的妹夫西拉吉米哈利和長子匈雅提拉斯洛(Laszlo Hunyadi)指揮的強大衛戍部隊。

匈雅提進而著手組建解圍部隊和一支大約200只輕型戰船的艦隊。由於沒有其他貴族願意支援他,害怕他權力日益增長,更甚於鄂圖曼的蘇丹的威脅,匈雅提只能獨撐危局。

匈雅提的唯一支持者是喬凡尼 (Giovanni da Capistrano),一個極力宣揚聖戰的方濟會的修士。受喬凡尼的影響,許多裝備簡陋(除彈弓和鐮刀之外一無所有)但充滿熱情的農民紛紛聚集在他旗下。

匈雅提軍隊的核心,是一群為數不多、但經驗豐富的雇傭兵,以及一些貴族騎兵。最後,匈雅提募集了一支大約二萬五千到三萬人的軍隊。

然而,在這些軍隊能夠集結之前,穆罕默德二世的入侵部隊(早期統計為16萬人,根據最近研究的統計為6萬到7萬人)業已來到貝爾格萊德。

1456年6月29日,貝爾格萊德之圍開始,此時的匈雅提妹夫西拉吉只有5千到7千人的駐紮在城堡裏的守軍。

穆罕默德二世開始圍攻貝爾格萊德城靠近多瑙河的一側並開始火攻。穆罕默德二世擁有300門大炮,大部分部署在歸降的歐洲拜占庭軍團中,剩下的裝在大約200只戰船上。

他把軍隊分為三部分:羅馬人軍團在右翼,安納托利亞軍團在左翼,穆罕默德二世則坐鎮中央指揮土耳其禁衛新軍,安納托利亞軍團和禁衛軍都是重步兵團。

他的戰船則部署在城的西北巡邏,以防增援部隊,並密切注視西南的薩瓦河,避免匈雅提從左翼包圍重步兵團。穆罕默德二世的輕騎兵駐守在多瑙河東岸,以防從右翼被包抄。城中的不到7千人守軍以及貝爾格萊德的居民,協力抵抗如此強大的軍隊。

當匈雅提受到這個消息時,他正為了這場守衛戰在匈牙利的南部召集更多的輕騎兵。他確實有少數親信貴族支持,但出人意料的是,更積極對抗敵人的是農民

修士喬凡尼被派到匈牙利,任務是鼓吹反對希臘正教之類的異教徒的同時鼓動十字軍對抗土耳其帝國。他終於招集了一個龐大的以農民為主的軍隊,儘管他們缺少正規的訓練和裝備。他協同匈雅提,但是各自指揮各自的軍隊,總數大約有四到五萬人。

數量上占劣勢的守城部隊,寄望於貝爾格萊德難以攻克的城池——它在當時可以算是巴爾幹半島上最先進的城堡。

貝爾格萊德正是塞爾維亞公爵斯提芬拉紮列維奇在安卡拉戰役之後,作為塞爾維亞公國的首都而建設的,以巨大工程把一個拜占庭小城堡變成一個堅固的要塞。

為了抵抗土耳其帝國的入侵,他們使用了拜占庭的先進建築技術,以及阿拉伯人的城堡設計。城堡是以三層防禦盡心設計而成,內部的城堡包括宮殿龐大的主樓,高處有主力軍營把守四個大門並環繞雙層城牆,低處由位於城郊中心的大教堂和一個萊茵河上的港口組成,並由戰壕、城牆和門巧妙的分隔開來。可說是中世紀軍事工程史上最偉大的傑作之一。

圍攻後,匈牙利人又用一個管卡和幾個防禦塔,加固了北面和東面。其中一個叫內波薩的防禦塔,也就是炮塔。1456年7月14日,匈雅提帶著他的船隊自萊茵河上抵達被重重包圍的城堡。

他在當天衝破了土耳其海軍的阻攔,擊沉了3艘大型土耳其軍艦,收穫4艘大型戰船和20艘小型戰船。隨著蘇丹海軍的潰敗,匈雅提終於可以通過水路運輸部隊以及補給相當匱乏的食物了。他們也增強了城堡的防線。

但是,穆罕默德二世並不想在一個星期的炮火攻擊後結束這場圍攻——當有好幾處城牆已經開始破裂。7月21日,默罕默德二世傾巢而出,在日落時發動了一場持續整夜的總攻。圍軍像潮水般衝破了第一層防線,並發動了對主城的攻擊。

在這最關鍵的時刻,匈雅提命令士兵投下塗了焦油的木頭,以及其他燃燒物,然後再點起火。一層火牆馬上把已經衝進內城的土耳其親兵和嘗試進入上層堡壘的士兵攔腰截斷。

被火牆圍住的土耳其士兵與西拉吉的士兵展開搏鬥,並漸漸落於下風。與此同時,匈牙利人堅定對抗那些想要衝向內城的部隊。在內城作戰的土耳其士兵因此盡數消滅;在城外進攻的部隊也受到重創。

當一個土耳其士兵想要把蘇丹的王旗插在碉堡上的時候,一位叫杜戈維奇提圖斯(匈牙利語為Dugovics Titusz)的士兵拉住他並一起跳下了城牆。(因為他為國家貢獻,匈雅提的兒子即匈牙利王匈雅提馬加什在三年後賜予杜戈維奇 提圖斯的兒子貴族之身份。)

第二天發生了難以預料的事。一部分農民十字軍不約而同開始攻擊,使得喬凡尼匈雅提開始意識到,必須正確利用這個形勢。

儘管匈雅提命令部隊不要進攻土耳其的陣地,仍有些部隊從被摧毀的城牆裏出發,佔領一些土耳其的征地,並開始小規模攻擊對方士兵。土耳其的騎兵部隊試圖分散這些騷擾部隊,但沒有成功。又一次基督教徒們將單獨的小起事件升級到了大規模的戰鬥。

剛開始時,喬凡尼試圖命令他的部隊回到城內,但是漸漸的發現自己已經被2000名十字軍圍繞。於是他索性帶領著他們衝向土耳其的戰線,並呼喊著“主會讓戰爭發起也會讓戰爭結束!”

喬凡尼帶領著他的十字軍,跨越薩瓦河襲擊土耳其後軍。與此同時,匈雅提也從城堡內出擊,奮力奪取土耳其軍營的炮壘。

按照歷史編輯者的敍述,匈牙利軍的突襲令土耳其軍感到驚訝,無法鎮定作戰但仍試著對抗。

蘇丹的五千人土耳其新軍試圖制止恐慌並奪回營寨,但當匈雅提的部隊加入戰鬥時,一切對抗都已經沒有意義了。

穆罕默德二世蘇丹本人也殺入戰場並單人殺死了一個騎士,但是大腿中了一箭並失去知覺。戰後,匈牙利騎兵不得不徹夜守在城牆後面,防止土耳其人進行反擊,但是反擊並沒有如期而至。

土耳其軍隊迅速的撤離了,並有140輛四輪馬車載著他們的傷患。穆罕默德二世蘇丹在薩羅納城恢復了知覺。

當他知道他的軍隊全軍撤退,他絕大多數首領都被殺,他的裝備尤其是丟失了大量火炮的時候,這位24歲的蘇丹差點服毒自盡。

這場奇襲令土耳其軍損失重大,軍心渙散。於是,落敗的穆罕穆德連夜帶著剩餘的軍隊撤退到君士坦丁堡穆罕默德二世晚年被其子遣御醫毒死

匈牙利人為這次勝利付出沉重代價:由於軍營中爆發鼠疫,匈雅提在三個星期後(1456年8月11日)死去。

在圍城期間,教皇卡利克斯特三世下令教堂在中午鳴鐘,讓信徒為守城的將士們祈禱。然而在許多地方獲勝的消息比鳴鐘的命令來得早,中午鳴鐘就變成了勝利的紀念。後來教皇並沒有收回這個命令,所以一直持續到今天。

在這次圍城後,塞爾維亞和波士尼亞成為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一部分,但土耳其人也停止了向歐洲的進一步擴展。
[PR]
by cwj36 | 2006-11-29 06:19 | 【土耳其篇】

「立法者」蘇萊曼一世匈牙利大躍進

e0040579_6342219.jpg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傳到蘇萊曼一世(Suleyman I)已經是第十代了,蘇萊曼雖為獨生子,但並未受到嬌縱,而是從小接受了一個皇位繼承人所應有的嚴格鍛煉。

他的父親塞利姆一世是一個天才的馬上君王,在位8年間使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領土擴大了近一倍。在父親塞利姆一世出外征戰之時,蘇萊曼便主持朝政。

1520年,塞利姆一世駕崩,26歲的蘇萊曼繼承大位。

作為鄂圖曼帝國的傳人,首先要靠出色的戰績來樹立威望,蘇萊曼深知這一點。

即位剛越年,蘇萊曼便以10萬大軍北上,以壓倒性優勢奪取了讓他曾祖父穆罕默德二世傷心的貝爾格萊德

貝爾格萊德位於巴爾幹半島的腹地,一直處於匈牙利的控制之下。

貝爾格萊德城牆壁被猛烈轟擊7天破壞,在士兵幾乎沒有損失的情況下奪取了這座要塞,便獲得了進入歐洲心臟地帶的前哨站。



1526年在第一次摩哈赤戰役中,蘇萊曼一世蘇丹重新奪回了穆罕默德二世失去的火炮。

蘇萊曼決心以他的利劍插入基督教歐洲的心臟。

1526年攻入匈牙利(摩哈赤戰役),匈牙利軍隊所選擇的戰場是多瑙河下游一片廣闊但崎嶇的平原,包括一些沼澤地。奧斯曼軍隊之前幾乎沒有遇上任何抵抗。

當匈牙利王路易二世於佈達等待開戰的時候,奧斯曼軍隊已經圍攻數個城鎮並越過薩瓦河及德拉瓦河。

路易二世集合了大約26,000名士兵,而奧斯曼軍隊則有大約50,000–60,000人。

匈牙利軍隊列好陣勢,以取得地理上的優勢希望將鄂圖曼土耳其軍隊逐個擊破。真正的戰鬥只進行了兩小時。

起初蘇萊曼一世的軍隊先鋒,魯米利亞軍團,行進到戰場之內,被由柏爾·杜蒙尼(Pál Tomori)所率領的匈牙利軍隊伏擊,戰局並向匈牙利軍隊預計的情況發展。

但當鄂圖曼土耳其軍隊主力於中午抵達後,戰局迅速逆轉。

有一段時間蘇萊曼一世自己非常危險,匈牙利軍隊的箭擊中了他的盔甲。

由於未有及時增援,所以延誤戰機,匈牙利軍隊的進攻變成不能挽回的潰散。

他們未能持續進攻,那些未有逃走的士兵被殺和俘虜。

路易二世能逃離戰場,但他隨後從馬上跌下來,跌到一條河之中淹死。

多於16,000名匈牙利士兵於最初的戰鬥中被殺,軍土耳其隊只損失少量兵員。多於1000名匈牙利貴族被殺。

蘇萊曼一世指令不留下任何一個戰俘的活口。兩日後他於他的日記中寫到: 蘇丹得到大臣及酋長們的效忠,屠殺2,000名戰俘,大雨如注。

這次勝利並未令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得到想要的自身安全。戰爭意味著獨立的匈牙利王國的結束,但鄂圖曼土耳其軍隊於九月撤退。在此役獲勝之後,匈牙利事實上已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佔領。

【YouTube】:1526年摩哈赤戰役

匈牙利王國剩餘領土被路易二世的妻舅,哈布斯堡王朝的奧地利大公斐迪南奪取,並透過與上任匈牙利及波希米亞國王烏拉斯洛二世簽訂的條約繼承這片土地。

奧地利控制匈牙利北部三分一土地和現今的克羅埃西亞北部,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則得到匈牙利西南部和半獨立的特蘭西瓦尼亞的宗主權,利用這些據點入侵東面仍然獨立的匈牙利貴族及西北面的奧地利領地,後來更導致1529年鄂圖曼土耳其軍隊圍攻維也納,是為維也納之圍

維也納這個“基督教之盾”從此進入了鄂圖曼土耳其的勢力範圍。

蘇萊曼一世以此為跳板,1529年和1532年兩度進攻維也納。



1529 年秋,在征服歐洲東南部大半後,土耳其蘇丹蘇萊曼一世親率20萬人的陸軍、5萬人的水軍、400多艘戰船,乘勝進攻當時既是奧地利首都、又是神聖羅馬帝國都城的維也納。

而維也納守軍僅有1.6萬人。土耳其軍很快從四面包圍了維也納,並切斷了其同外界的水、陸路所有聯繫。

至此,對於這場戰爭,如果單從兵力對比和最初戰場態勢進行分析,雙方的力量確實太過懸殊,守軍的處境極度不利,勝負必然立見分曉。

然而使土軍及蘇萊曼一世始料不及的是,戰局從一開始就打破了他們的希望,並一直朝著不利於他們的方向發展。

這是因為,在維也納守軍中有當時剛被發明、尚屬稀有之物的72支步槍

當土軍官兵剛剛攻至維也納城下時,他們並不知道當時已在歐洲出現的步槍為何物。

就在土耳其先頭部隊的一位指揮官向維也納人叫陣並讓其投降時,突然城上射出了一顆子彈,當場擊斃了這名指揮官。

土耳其人一下被激怒了,立即四面擁上,架起雲梯,開始攻城。

守軍也迅速組織排槍齊射,進行抗擊。

對抗中,土耳其軍隊弓箭的射程不及守軍步槍,射不到守軍所在的範圍,刀、矛等兵器更是無濟於事,致使人數雖多卻難以發揮作用,兵力上具有的優勢無法轉化為實際的作戰效能。

因此,多次的攻城行動不僅均以失敗而收場,而且還付出了相當大的代價。

之後,為扭轉不利的戰場局面,土軍決定用火炮轟城。但隨後幾天的連日大雨使得土軍的火炮無法發射。土軍只好再次改變策略,用地雷轟城。

直到土軍趁夜暗用地雷炸開城墻後,戰鬥才出現了一絲有利於土耳其人的轉機——維也納南城墻被炸開了3個大洞。

埋伏在城外等待時機的土軍趁機一擁而上,擁進城來,眼看維也納城危在旦夕。

然而,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守軍指揮官及時果斷命令,集中所有步槍到被炸開處阻擊。

密集的子彈擋住了土軍的去路。槍聲動搖了土軍勝利的信心,削弱了土軍的士氣。戰壕裏堆滿了土軍的屍體。

面對巨大傷亡,土軍被迫放棄了攻擊。在步槍射擊的掩護下,守軍迅速修補了城墻。戰鬥再次陷入僵局。

在前後連續兩個多月對維也納的圍攻中,土軍始終沒有找到對付步槍這種新式武器的有效辦法。

隨著傷亡的日益增多和軍糧的接濟不上以及聽說敵人的援軍即將趕到,蘇萊曼一世只好下令退兵。

更主要的原因大概是季節的關係,九月秋涼,多瑙河突然漲大水,土耳其軍營被淹,痢疾頓時席捲整個軍營,迫使蘇萊曼一世決定放棄圍城。維也納僥倖‘得救’,但維也納人對土耳其人的恐懼感卻更加刻骨銘心。

維也納人最終以微弱的力量,取得了最初不敢想像的勝利。

蘇萊曼一世1532年再度進攻維也納,在基督教國家的聯合抵抗之下未獲成功,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也未傷元氣,佔領了匈牙利大部分地區。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蘇萊曼一世時帝國達到了國力的顛峰。
[PR]
by cwj36 | 2006-11-29 06:15 | 【土耳其篇】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騎兵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軍事的2大主力,一為配有先進的火繩槍裝備的禁衛步軍的土耳其新軍(Janissary),一為由提馬爾制提供的封建騎兵(Timariots)與西帕希騎兵(Sipahi)。

14~19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一種封建土地賞賜佔有制,即一種封地制。蘇丹烏爾汗(1324~1359在位)時,已經把一部分國有土地賞賜給有功的軍人﹐作為服兵役的補償。

提馬爾制(timar)源於塞爾柱人的伊克塔制和拜占廷人的普羅尼亞(pronia)制,其性質類似西歐采邑制,但二者不盡相同。西方的軍事采邑很容易變為無條件的封建私有財產,提馬爾領地則長期保持了作為服兵役報酬的有條件的土地佔有性質。

提馬爾制的立法條文在14世紀初開始制定,蘇萊曼一世時最終完成﹐領地根據收入的多少,通常分為兩種﹕

1.年收入不足2萬阿克切(小銀幣)的稱“蒂馬爾”,其領主稱“蒂馬爾哲”(Timarci)

2.年收入在2~10萬阿克切之間的稱“澤阿梅特”,其領主稱“扎伊姆”(Zaim)

他們對領地的佔有是有條件的,除本人戰時必須應召參戰外,還根據其領地的收入提供一定數量的封建騎兵。通常每3000~5000阿克切提供1名騎兵的馬匹﹑武器﹑糧食等均由領主供應。領主通常住在領地內,除自營一定的耕地外,還監督土地的使用和農民完納租稅等,國家對他們的領地實施嚴格的監督。

鄂圖曼土耳其他們的騎士制度也是建立在封邑的基礎上,從蘇丹手中接過土地,附帶接受的條件就是戰時必須回應徵召。由提馬爾制所提供的封建騎兵是帝國軍事力量的重要支柱。提馬爾制使國家免於負擔軍費的主要部分,並保證軍隊的迅速動員。

e0040579_63656100.jpg西帕希騎兵軍團又分為輕、重裝騎兵隊。

輕裝西帕希騎兵的軍服是帶刺繡花邊裝飾的短袖長袍,內穿鎖子甲衣,胳膊上套波斯式銅護腕,頭上為皮盔外罩頭巾帽。

蘇丹自己掏錢組建的親衛隊是更兇猛強悍的西帕希近衛重裝騎兵則身披堅固的甲胄。
鎧甲的胸甲、肩甲、腿甲、護腕等都是在鎖子甲上編綴鱗狀甲片,再在甲片上嵌裝銅釘。頭盔是包三色布邊的甲片式金屬盔,帶盔纓和翎飾。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騎兵還徵用塞爾維亞騎兵,其主體是歐洲式的封建重騎兵。塞爾維亞騎兵在巴爾幹地區頗有威名,是巴耶塞特一世在位時代得手下一支強大的力量。不過信仰基督教的塞爾維亞人忠誠值得懷疑,巴耶塞特一世只有在面對匈牙利人的時候才能放心使用他們,因為民族仇恨在這裏會壓倒宗教認同。後來證明,尼科堡戰役中塞爾維亞騎兵是一支完全可以信賴的強大部隊。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騎兵最精銳的部隊當屬六千人的王室部隊(alti boluk),以不同顔色的三角矛旗爲標誌,分成六隊:左右兩翼貴族旗隊(ulufeciyan),左右兩翼外國傭兵(querba),重武器隊(silathar)以及精銳中的精銳--全由領主子弟組成的西帕希騎兵(sipahi oglan)。
[PR]
by cwj36 | 2006-11-27 06:31 | 【土耳其篇】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