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カテゴリ:【教皇、騎士團篇】( 32 )

Excommunication

Excommunication 絕罰

e0040579_2065588.jpg

[PR]
by cwj36 | 2016-01-25 20:07 | 【教皇、騎士團篇】

教皇的異端屠殺-征伐阿爾比派十字軍

Albigensian Crusade
「只管把他們統統殺光,
讓上帝去分辨誰是他的子民。」
反貪腐的「異端」-阿爾比教派悲歌


第三屆拉特朗大公會議(1179年)開始對阿爾比派教派信仰上進行立法,成為後來十字軍對阿爾比派(Albigenses)鎮壓的法律依據。

阿爾比派教派在信仰上不同於傳統的基督教正統信仰,而是吸收了摩尼教的許多觀念和儀軌。

阿爾比派(卡塔爾派)(Cathar)

e0040579_345464.jpg這一派信徒譴責世俗,自稱是純潔的所以又稱“清潔教派”(Cathari)。

本是巴爾幹半島上 的一個教派,他們反對神職人員稱為"完人",反對神職人 員擁有財產,這些教派在信仰上不同於傳統的基督教正統信仰,而是吸收了摩尼教的許多觀念和儀軌。

因以法國阿爾比城(Albi)為主要活動基地,故名阿爾比派。

其淵源可追溯到3世紀的摩尼教

在東歐以7世紀亞美尼亞的保羅派和10世紀保加利亞的鮑格米勒派為代表;在西歐以阿爾比派為代表。這些教派都強調持守“清潔”(希臘文Katharos),反對腐化,因而得名。

大約於1145年傳入阿爾比,後傳遍蘭多克省(Languedoc)。

12、13世紀,阿爾比派盛行於法國南部和義大利北部。

相信善惡二元論厭世的摩尼教;認為有兩神—善神和惡神,一切皆兩神衝突的結果,善神造靈魂,惡神造肉身,肉身束縛靈魂;堅持極端嚴格的道德教義,摒棄婚姻、生育、飲食、戰爭以及崇拜時的一切物品,拒絕使用一切動物品。

阿爾比派認為基督不是上帝,而只是最優越的受造者,是具有肉身幻影的天使,故他的肉身並不具有實體,既沒有死亡,也無升天;基督的救贖事工僅僅蘊涵於他的教導中。

聖靈也是受造者,是眾靈(包括天使和人的靈魂)的首領;反對天主教會的儀式和組織,不承認教會的權力,譴責教會聚斂財富,斥教宗為魔鬼,號召打倒天主教會和隱修院。

阿爾比派拒絕聖餐,認為一切物質皆惡。

將教徒分為兩等:“完人”,即接受聖靈的洗禮並嚴格遵守道德生活的人,以及普通的“信徒”。

因此與當時羅馬教會的神職人員的行為有強列衝突,但深得反貪腐的基層人民支持。

自1165年以降的大公會議均譴責該派,但阿爾比派傳佈廣泛。

教宗英諾森三世(InnocentIII)曾試圖以通信和派遣使節的方式遏制該異端的發展,但是受到阻礙。

阿爾比派在法國南部圖盧茲郡受到貴族的同情,反對羅馬教庭。

e0040579_3423930.jpg1208年,教宗使節卡斯特爾諾的彼得(Peter of Castelnau)在圖盧茲伯爵府中被殺,雙方矛盾激化。

教宗英諾森三世發起聖戰,並宣佈凡參加討伐異端的十字軍 都不受國家法律約束,他們過去及將來所犯的罪都得到教 會赦免,所欠的債不用付息。

法國北部貴族垂涎南部的財富,紛紛加入。

其時法王腓力二世僅同意讓諸侯接受徵召,未親自參與組織十字軍加以討伐。

1179年教皇亞歷山大三世宣佈阿爾比派「異端」,動員西歐各國對異端的暴力 鎮壓。

1213年,阿爾比派遭到決定性的戰敗, 十字軍大肆屠殺劫掠法國南部。

在他們攻入比塞埃城時, 感到無法區別誰是異端份子,隨軍的教皇特使便指示說: 「只管把他們統統殺光,讓上帝去分辨誰是他的子民。」

這次暴力鎮壓經歷20年(1209-1229),許多富庶的城市 化為廢墟,田園荒廢,經濟破壞,阿爾比派及法國南部的貴族勢力都被摧毀。

經過20年的戰爭(1209-1229),於1229年雷孟七世(Raymond VII)簽署摩城條約,雙方敵意結束,後又發生數起叛變,在其領導人物處以極刑後被殘酷鎮壓而失敗。

其中最後也是罪血腥的一次發生於1245年的蒙茨格爾(Montségur)城堡攻防血戰,蒙茨格爾被十字軍攻破有220名拒絕放棄他們的信念成為火燒烈士 。

1233年教宗格列高利九世指派多明我修會的宗教裁判所最終滅絕該派,至14世紀末期,該派消失。

征伐阿爾比派十字軍是中世紀教皇犯下罄竹難書的異端屠殺中一樁最為殘酷、野蠻事件,十字軍經過多年流血犧牲,並在法國燦爛文明遭到破壞的代價下,才取得勝利。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1-06 19:20 | 【教皇、騎士團篇】

宗教裁判所(Inquisition)

中世紀的宗教白色恐怖-
宗教裁判所


e0040579_218125.jpg宗教裁判所(或稱異端裁判所),是在西元1231年天主教教宗額我略九世(又譯格列高利九世 原名Ugolino di Conti,1227年—1241年8月22日在位)決意,由多明我會(天主教托缽修會之一)設立的宗教法庭。

此法庭是負責偵查、審判和裁決天主教會認為是「異端」(Heresy)的法庭,曾監禁和處死異見分子。

在宗教裁判所成立之前,教會反對「異端」的任務通常由主教調查,並交由世俗法庭予以制裁。

第三屆拉特朗大公會議(1179年)開始對此進行立法,成為後來十字軍對法國南部阿爾比派(Albigenses)鎮壓的法律依據,阿爾比派講究清廉,為當時貪腐的教廷所不容,嚴重影響法國國王與教廷的金融土地利益。

額我略九世認為地方主教鎮壓異端不力,通令建立直屬教宗的「宗教裁判所」或「宗教法庭」。

宗教裁判所的原始目是為了鏟除教廷的收入與放貸與土地的障礙,說穿了就是黑心宗教團體為了錢,執行了以「異端」之名的450年屠殺與掠奪。

宗教裁判 所一般設在修道院內,審訊秘密進行。

宗教裁判所所制訂 的審訊條例:有兩人作證,控告便能成立。

很多歐洲的神鬼傳說與故事(女巫、 狼人、 吸血鬼之類),都是宗教裁判(Inquisition)這時期的審判藉口。

證人如果撤回證詞,就按異端同謀犯處理,被告如不認罪,可用刑。

被告不僅自己認罪,還須檢舉同案犯和異端嫌疑犯為異端辯護者應受罰絕。

被告認罪之後,如果翻案,按「異端」處理,財產土地沒入。

最初,宗教裁判所建立在地方主教區,由主教掌握。

由於主教有時不在自己的教區抑或公務纏身無暇顧及,導致當時的宗教裁判所效率低下。

於是教宗額我略九世在13世紀30年代發佈通諭,建立直屬教宗管轄宗教裁判所。

1252年,教宗依諾增爵四世進一步批准宗教裁判所可以在審訊用刑。

e0040579_214738100.jpg


可用刑罰包括沒收全部財產、鞭笞、監禁、終身監禁及火刑。

由於有權搜捕嫌疑犯及同伙,這使得人人自危。

宗教裁判所大駕光臨,有時是3人一組突擊巡查。

主教到了一地,會召集軍民或修士訓話:妄信了異端的人,請自己站出來承認。

一些傻瓜真的站出來,承認自己最近看了例如一些「不好的」書籍。

裁判所會請他進教堂,給他一個月寬限期,叫他做兩件事;第一是懺悔,從此不再接觸「異端」書籍,第二是供出他所知道的其他讀過或認識提供此書的所有人。

主教會寬恕第一個認罪的人,只要他供出其他許多個,開始連帶抓人。

裁判所只對數字有興趣,把他供出來的人都捉來,再從他們的口中逼供更多人的名單。

e0040579_21412041.jpg宗教裁判所不愛用流血的刑具,用刑時盡量不流血,像夾手指、用一種叫穿 Rack的木床:人躺下來,四肢綁牢,床板下有一個大齒輪,一扯動就把四肢的骨骼拉長,直到他認罪與告密。

然後裁判所會把人犯移交當地普通法庭。

由普通法庭「依法」判處他火刑

因此,理論上,宗教裁判所沒有直接殺過一個人。

第一個告密而得到寬恕的那個,可以重回教堂,但從此在每個星期天的彌撒時,在信徒面前脫下上衣血淋淋地自我鞭打背部。

齋戒的日子,他要在全城巡遊示眾,百姓唾罵他,向他吐口水。

e0040579_2244125.jpg宗教裁判所前後共經歷約500年,15世紀以後,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最為殘暴於1478年由西班牙伊莎貝拉女王(Isabella)要求教宗思道四世准許成立,用以維護天主教的正統性,以殘酷手段懲罰異端,經教宗思道四世指責,直至19世紀初始取消。

西班牙宗教裁判(Spanish Inquisition)的450年,從1483年至1820年,共有38萬人被裁定成異端,被火刑處死的人達10萬。

已去世若望保祿6世教宗,曾向全世界為宗教裁判所的歷史罪孽公開懺悔,說:「我們錯了。但成千上萬的無辜者,都已在火柱上化作飛灰,連天文學家哥白尼伽利略,也差點成為烈焰中的冤魂。」

宗教裁判所存在的幾個世紀中,以宗教為名進行了許多不當的審判。

宗教裁判所限制了中世紀的西歐思想文化的發展,卻鞏固了教會的權威。

另一方面,宗教裁判所與十字軍一樣,為天主教歷史留下污名。

額我略九世的宗教白色恐怖-宗教裁判所從前任英諾森三世創立的用火刑燒死異教徒的做法沿襲下來,火刑柱後來成為無數堅持真理不盲從教廷的志士的殉難標誌。

e0040579_21433585.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3-20 06:30 | 【教皇、騎士團篇】

中世紀的贖罪券(indulgence)

馬丁路德95條論綱36條:
真誠悔過的基督徒,就是不購買贖罪券,也能夠獲得全面免除罪罰的權利 。





贖罪券(indulgence)的來源,是由於歐洲中世紀的羅馬教會,對於犯不至於死罪的人,給予補贖的機會,可以減免今生或“煉獄”的時間。補贖的方式,除告解之外,還有善功,賙濟等。

到教皇烏爾班二世(Pope Urban II),於1095年,發動第一次十字軍運動,參軍的人,應許可以獲得減免罪罰。 教會能夠減免罪罰的理論根據,是以為教會掌握要“功德庫”,儲存基督無限的恩功,和殉道聖徒的多餘有限善功,可以撥給信徒,以抵減他們犯罪應得的刑罰。

「贖罪券」(Indulgence)是教會歛財的方法,也是促使馬丁路德改革的導火線。

贖罪券是在十字軍東征期間,為了籌措軍費而發賣的物品,後來成為教廷斂財的工具。

教徒透過購買贖罪券,來求得自身罪惡的減免,因此,贖罪券與罪罰的赦免有密切的關係。

馬丁路德宗教改革時的教皇是利歐十世(Leo X,1513-1521),出身弗羅陵斯豪門麥迪琪(Lorenzo de Mecici)的兒子,生活豪侈淫佚,而喜愛藝術。

1517年因興建聖彼得大教堂為藉口,而以售賣贖罪券為籌款的財路。

說是有罪的人,只要花錢買了「贖罪券」,死後靈魂就可以升入天堂。

為了增加銷售量,贖罪券教士宣傳說:「錢幣落入錢櫃底響叮噹,靈魂瞬間脫離煉獄升天堂,你的親人就從煉獄的火焰中出來了。」,說什麼 「多買贖罪券不僅可以預先豁免今後犯的罪行,而且可以替已死的人買贖罪券,好讓死者的靈魂儘快脫離煉獄、升入天堂。」這樣贖罪券無形中就成了犯罪通行證。

更 有一名無恥的推銷員,對他的顧客說:“你投下銀錢,現在我看見你父親的左腿已經邁出煉獄的火焰,只剩右腿還在火裡面;再繼續加錢吧!”那人說:“不必了。我父親並沒有右腿!”

當威丁堡附近的一些人來找馬丁路德行告解時,路德告誡他們需要悔改才能得赦免;當其中一部分人拿出贖罪券炫耀時,馬丁路德拒絕為他們做赦罪禱告。

同時他接獲作為教宗在神聖羅馬帝國最高代表即駐美因茨的樞機主教阿爾佈雷希特·馮·布蘭登堡用於教唆兜售贖罪券的秘密諭示(Instructio Summarium)。

後者因為賄買布蘭登堡選帝候兼駐馬格德堡大主教(轄路德所在的維滕堡)的資格而債臺高築﹐而急需用搜刮信眾得來金錢的一部分中飽私囊。

此人的言論以及教唆銷售贖罪券的這種卑劣的詐騙行為,引起了他的懮慮和憤怒。馬丁路德認為,人只要虔誠信仰上帝,因信心而稱義﹐死後靈魂就可得救,「既然已經認識上帝的意思,就不需要問別人」,也不需要由教士舉行儀式。

馬丁路德主張「從頭到腳」改良教會﹐取消教階和教會的煩瑣儀式,建立「廉儉教會」。馬丁路德的這些主張在這九十五條論綱中得到初步體現。教宗知道此事後,下令切責馬丁路德,又派代表到巴伐利亞的奧格斯堡。馬丁路德當著教宗的代表面前,否認其統治基督教的權力,又替約翰·胡斯辩護,痛斥那些下令把他燒死的人。馬丁路德的宗教改革,就是針對贖罪券的濫用。

1517年,馬丁路德在寫了95條條款,就是針對贖罪券的濫用。

到1562年,因為更正教和羅馬教都對贖罪券不滿,天特大公谷騰堡(Johannes Gutenberg, c.1390-1468)約於1450年左右,發明了活字印刷機。

羅馬教廷的贖罪券曾給印刷業帶來生意;馬丁路德的著作,也藉著印刷機得以廣傳。

威丁堡大學任教的馬丁路德以拉丁文發表了反對贖罪券發售及贖罪券無用的「九十五條論綱」,並在1517年貼於威丁堡教堂門上,揭開宗教改革的序幕。

西元1562年天特會議(The Council of Trent)決定停止贖罪券的發行。
[PR]
by cwj36 | 2013-03-20 06:23 | 【教皇、騎士團篇】

條頓騎士團-Teutonic Order




條頓騎士團(拉丁:Ordo Domus Sanctae Mariae Teutonicorum;德:Deutscher Orden;英:Teutonic Order)

條頓騎士團與聖殿騎士團、醫院騎士團並稱為三大騎士團。條頓騎士團是十字軍東侵時﹐於12世紀末由德意志封建主在巴勒斯坦創建的。

e0040579_14375497.jpg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期間,來自德意志地區的騎士多次獲贈土地和城堡(1195年4月,香檳區的亨利伯爵贈提爾(Tyre, 今黎巴嫩境內)作為據點,1196年3月再贈其在雅法(今特拉維夫附近)的封邑;另有德皇亨利六世在1197年年贈送義大利和西西里的教堂,修道院和醫院),逐漸在耶路撒冷地區形成勢力。

1198年3月5日,條頓騎士團成立於阿克(Acre, 今巴勒斯坦境內),其後一直以阿克作為總部至1291年。

1199年9月19日,教宗英諾森三世頒佈訓令,規定條頓騎士披聖殿騎士一樣披風(白色披風,上繡紅色十字和寶劍),戴黑色十字章,執行醫院騎士團一樣的團規。

13世紀初,隨著醫院騎士團和聖殿騎士團對立加劇,醫院騎士團拉攏條頓騎士團以對抗控制著耶路撒冷地區主要軍事據點的聖殿騎士團,其間條頓騎士團從醫院騎士團手中獲得馬加特堡。

1210年,赫爾曼‧馮·‧舒爾茨(Herman von Scholz, ?-1239)擔任條頓騎士團團長,條頓騎士團在其指揮下在耶路撒冷地區獲得一定的勝利,並參與第五次十字軍東征,進入埃及。

第五次十字軍東征僅是冒險行為。教宗奧諾銳三世 (Honorious III)再度倡導第五次十字軍,佩來糾紅衣大主教 (Cardinal Pelagius) 為教皇代表,前十字軍首領約翰.伯銳尼 (John of Brienne) 統領。匈牙利,荷蘭,日耳曼,挪威,丹麥,各先後響應。

赫爾曼‧馮·‧舒爾茨(Herman von Scholz, ?-1239)調動條頓騎士團,齊集於阿克,進攻埃及。首先包圍達米艾塔(Damietta)。但在幾個月的戰爭中,疾病困擾著十字軍。適逢此時,穆斯林蘇丹阿迪爾死了。1219年11月,達米艾塔失守。十字軍終打開了勝利之門。

此時埃及新蘇丹提議倘若十字軍歸還達米艾塔,則出讓巴勒斯坦大部分,十字軍拒絕,以一年半的時間,等待神聖羅馬皇帝腓特烈二世的援軍前來支援,但希望落空,始進軍開羅,穆斯林軍隊藉尼羅河水截斷十字軍的路,並包圍十字軍。

1221年的尼羅三角洲曼殊拉法戰役(Battle of al-Mansura)遭阿尤布王朝馬穆魯克騎兵擊潰,擔任後衛的聖殿騎士團全軍覆沒,條頓騎士團受到重創,赫爾曼與聖殿騎士團團長一同被俘。

兩個總團長一起做了俘虜;埃及收復了達米艾塔(Damietta),十字軍逃離埃及。



在赫爾曼擔任團長期間,條頓騎士團獲得教廷頒發的贖罪證(1216年2月18日),以及教宗烏諾利斯三世授予的113項特權(1221年1月9日)。

1225年,第五次十字軍東征失敗後,教宗格里高利五世命令"德意志的騎士,將普魯士人皈依到基督教世界來"。1226年,條頓騎士團與德皇腓特烈二世達成協議,獲得普魯士境內的所有貴族特權。

1234年,條頓騎士團贏得瑟格納戰役的勝利,教廷控制普魯士全境,將之租借給條頓騎士團,但直到1285年,條頓騎士團才最終征服普魯士地區,迫使普魯士人改宗天主教。

其間,1237年4月合併利沃尼亞的寶劍騎士團,並於1241年初開始進軍諾夫哥羅德公國

1241年4月9日,條頓騎士團作為主力與波蘭聯軍在利克尼茨戰役中被蒙古軍擊潰,重騎兵全軍覆沒。

蒙古軍因窩闊台去世從歐洲退潮後,條頓騎士團重新招募整編,1242年4月5日,1萬2千名條頓騎士團部隊(包括丹麥和波羅的海沿岸各地的騎士和民兵)與諾夫哥羅德公國亞歷山大·涅夫斯基指揮的1萬5千至1萬7千人的俄國軍隊展開楚德湖戰役

條頓騎士團以重騎兵作為前鋒和作戰主力,其後是步兵,兩翼和後方有輕騎兵,俄軍則以弗拉基米爾騎兵和裝備有弓箭、鐵矛和投石器的輕步兵配置在中央,諾夫哥羅德的精銳步兵在兩翼,亞歷山大·涅夫斯基的親衛隊和貴族騎兵隊作為預備隊埋伏在左翼後側。

最終條頓騎士團重騎兵由於行動不便以及冰層開裂等原因遭到慘敗,損失超過1萬人,再無能力向俄國腹地進軍。楚德湖戰役也被稱作冰湖大戰

1291年5月18日,埃及回教強權馬穆留克騎兵攻陷阿克,條頓騎士團總部遷往威尼斯

e0040579_14382016.jpg1320年,條頓騎士團團長在希臘南部摩里亞半島被當地人殺死。1391年,條頓騎士團在摩里亞戰役中失敗,被逐出摩里亞半島。(1500年,條頓騎士被土耳其人徹底逐出希臘。)

1346年,條頓騎士團從丹麥人手中奪取愛沙尼亞,控制了波羅的海東岸的全部出海口。1410年7月15日,條頓騎士團與波蘭、立陶宛、俄羅斯聯軍進行坦能堡戰役(又稱格林瓦爾德戰役),條頓騎士團再次敗北,包括總團長在內的全部指揮官陣亡,從此一蹶不振。

15世紀條頓騎士團介入波西米亞(如今捷克的一部分)戰爭中,義軍躲在大蓬車的後面用火槍射擊,又擊敗了十字軍條頓騎士團。

1525年,條頓騎士團最後一任總團長、霍亨索倫家族的阿爾伯特宣佈辭職,將東普魯士的條頓領地改組為普魯士公國,並改宗路德宗新教,使普魯士成為以新教為國教的第一個國家,近代普魯士國家誕生了。

18世紀,勃蘭登堡邊疆伯國和普魯士合併後,升格為普魯士王國,並迅速成長為歐洲大陸的頭號軍事強國。

至於條頓騎士團,在普魯士公國成立後,實際上已經解散,雖然條頓騎士團這個名號被一直保留到了19世紀,但這和曾經強盛的條頓騎士國家已經沒有關係了。

條頓騎士團組織最後於1809年被拿破崙解散。

16世紀中葉,作為條頓騎士團的分支,立窩尼亞寶劍騎士團尚保留領地與獨立地位﹐1558年,沙俄伊凡四世(伊凡雷帝)發動立窩尼亞戰爭。

1560年8月,騎士團主力被俄軍擊敗,總團長菲爾斯滕堡被俘。1561年11月,新任騎士團總團長克特雷爾同波蘭國王西吉蒙德二世在維爾紐斯簽約,把立窩尼亞交給波蘭—立陶宛,騎士團還俗,並在庫蘭建立了一個公國,從屬波蘭和立陶宛。立窩尼亞寶劍騎士團騎士團解體。

(條頓騎士團團長旗)


條頓騎士團全盛時期,控制了東西普魯士,整個波羅的海東岸,包括愛沙尼亞,拉托維亞和立陶宛的大部分地區,以及在南部義大利、希臘、西班牙、法國的屬地。

條頓騎士團戰爭影片



條頓騎士大事年表

1143 教皇克里斯蒂安二世將德國人的醫院置于醫院騎士團的控制下。
1187.7.4 哈廷戰役,十字軍慘敗,耶路撒冷被包圍。
1187.10.4 耶路撒冷陷落。
1190 第三次十字軍東征開始,德國紅胡子腓特烈一世,英國獅心王查理一世,法國腓力二世,出兵圍攻阿克 。
1190.9 德國人得到許諾,攻佔阿克後可以在耶路撒冷重建醫院 。
1191.2.6 教皇克萊芒三世允許了德國軍事修會的教規。
1191.7.12 十字軍攻陷阿克。
1195.4 香檳區的亨利伯爵為條頓騎士提供Tyre作為據點(在今日的黎巴嫩)。
1196.3 亨利伯爵將雅法的封邑贈與條頓騎士。
1196.12.21 教皇克里斯蒂安三世宣布將聖瑪麗醫院置于教廳的保護。
1197.5.20 德皇亨利六世將意大利貝雷塔的一座醫院贈與條頓騎士 。
1197.7.18 亨利六世將西西里的一座教堂和修道院贈與條頓騎士。
1198.3.5 在阿克的大教堂,條頓騎士團正式成立。
1198 條頓騎士團獲贈阿克的聖尼古拉斯塔。
1199.9.19 教皇英諾森三世規定條頓騎士披聖殿騎士一樣的白披風,執行醫院騎士團一樣的團規。
1202-1204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目標是君士坦丁堡。
1204.4 君士坦丁堡陷落,被洗劫一空 。
1205 威廉‧肯普利特爵士率領500名條頓騎士,在康多拉的一次遭遇戰中,擊潰5000名希臘民間武裝。
1206 馬加特堡從醫院騎士團移交到條頓騎士團。
1210.10.3 赫爾曼‧馮‧舒爾茨成為條頓騎士團團長。同一天,約翰‧布理尼加冕成為耶路撒冷拉丁王國國王 。
1211 條頓騎士團攻佔伯贊 。
1212 亞美尼亞國王利奧一世將阿登曼德納的領地贈與條頓騎士團;
1215.11 教皇英諾森三世召開第四次拉特蘭宗教會議,準備新的十字軍東征;
1215 腓特烈二世加冕成為新的德國皇帝;
1216.2.18 條頓騎士團得到教廳頒發的贖罪證;
1216.12 總團長赫爾曼回紐倫堡述職,與德皇腓特烈二世第一次會面;
1217.2 德國在西西里的所有資產移交給條頓騎士團;
1217-1221 第五次十字軍東征;
1218.5-8 十字軍在埃及登陸,薩拉丁(1199-1218在位)逝世,其子卡米爾(1218-1238在位)繼任哈里發,條頓騎士團攻陷達米埃塔;
1218-1219 耶路撒冷王國國王約翰企圖與卡米爾甦丹達成協議,用和談手段收回耶路撒冷,遭所有主教和騎士團的反對;
1220.2 總團長赫爾曼陪同約翰國王到阿克。
1220.10 教皇烏諾利斯三世為腓特烈二世加冕,神聖羅馬帝國建立 。
1221.1.9 烏諾利斯三世授予條頓騎士團113項特權,三大騎士團從此並立。
1221.4 總團長赫爾曼陪同巴伐利亞公爵與其他貴族,抵達達米埃塔 。
1221.8.30 曼殊拉法戰役,十字軍在埃及打敗,被迫投降。擔任後衛的聖殿騎士團全軍覆沒,其總團長與赫爾曼一起被扣做穆斯林的人質。
1225 條頓騎士團被匈牙利國王安德魯二世驅逐出境,向普魯士求援。
1226 條頓騎士團獲得普魯士境內的所有貴族特權。
1228.2.18 腓特烈二世與卡米爾甦丹達成和約,收回耶路撒冷 。
1228.3.12 赫爾曼寫信告知教皇格里高利四世和約的內容。
1228.3.18 腓特烈二世在聖墓教堂加冕,成為耶路撒冷王國的國王。
1231 條頓騎士團赫爾曼支隊回到普魯士 。
1234 條頓騎士團贏得瑟格納戰役的勝利,教廳重新控制普魯士全境,將之租借給條頓騎士團。
1235.9 匈牙利國王安德魯二世去世,其子貝拉四世即位 。
1237 腓特烈二世發起第二次倫巴底戰役。
1237.4 利沃尼亞南部的條頓騎士團于寶劍騎士團合併。
1238 腓特烈的第三次倫巴底戰役,赫爾曼臥病在床。
1239.3 赫爾曼病死;腓特烈二世被開除教籍。
1241.4.9 利克尼茨戰役,三大騎士團在內的德國與波蘭聯軍五萬人被蒙古軍擊潰。
1242.4.5 楚德湖戰役,1.2萬條頓騎士團在冰湖上損失慘重,被1.6萬俄軍擊破。
1244 穆斯林再次攻佔耶路撒冷。
1257 格魯尼亞的周里安爵士將西頓山南部的泰倫堡贈與條頓騎士團。
1258.10.16 三大騎士團在阿克簽署相互諒解文件 。
1260 馬木留克騎兵在艾因賈魯(Ain Jalout)戰勝蒙古遠征軍。
1263.5 穆斯林贏得貝巴斯戰役,條頓騎士團在西頓附近的領地全部喪失。
1290 普魯士的騷亂結束。
1291.5.18 馬木留克騎兵攻陷阿克,醫院騎士團、聖殿騎士團將總部遷往塞浦路斯,條頓騎士團則遷至威尼斯。
1309 醫院騎士團總部遷至羅德島,條頓騎士團遷至普魯士 。
1320.9.9 條頓騎士團第二任團長在希臘南部摩里亞半島被當地武裝殺死 。
1383 醫院騎士團與條頓騎士團為伯羅奔尼撒半島的主權發生爭執 。
1391 條頓騎士團被逐出摩里亞半島。
1402 摩里亞戰役失利的責任者被召回紐倫堡受審。
1410 條頓騎士團在第二次田納堡戰役中再次敗北,宣告破產。
1433.5.21 總團長約翰‧尼克拉斯多夫在羅馬控訴拜佔庭人的入侵 。
1435.4.27 騎士團的代表在巴塞爾會議上要求歸還摩里亞半島 。
1500 土耳其攻陷摩旦,將所有的威尼斯人和條頓騎士逐出伯羅奔尼撒半島。
1525 條頓騎士團最後一任總團長、霍亨索倫家族的阿爾伯特宣佈辭職,將東普魯士的條頓領地改組為普魯士公國;條頓騎士團名存實亡。

1809年 條頓騎士團名號被拿破崙正式解散

但條頓教團在拿破崙的伸手可及的距離外面的奧地利繼續存在。1804年,開始由哈布斯堡王朝的成員領導,直到1923年大團長,奧地利的大公爵猶根(Archduke Eugen of Austria)的辭職。

在1929條頓人騎士被轉換了成純粹天主教宗教精神組織和改名為 : 德意志教團或日耳曼教團 (Deutscher Orden)。

在奧地利由納粹日耳曼合併以後,雖然納粹為宣傳目的使用了中世紀條頓騎士團的圖像,條頓教團在1938-1945年大德意志帝國(the Großdeutsches Reich)期間被壓制著。

教團在意大利也繼續存在,然而, 1945年和在日耳曼和奧地利的一樣被重新的改組。

在1990年代結束前,教團發展成為一個慈善組織和整合了許多的診所。

它在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疆土贊助考古挖掘和旅遊業項目。 自1996年以來在德國巴登莫津深 (Bad Mergentheim)他們的舊城堡,是從1525-1809年大團長的總部,建立了一個條頓騎士團的專門博物館。

在2000年,日耳曼教會宣告條頓教團破產,隨後它的高階管理層解散了。

:「JOIN WTFM NOW~」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0-30 14:36 | 【教皇、騎士團篇】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1204 搶劫君士坦丁堡



十字軍與威尼斯共和國狼狽為奸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
1202年—1204年
搶劫君士坦丁堡


e0040579_0153787.jpg


1198年,初登大位的羅馬教皇英諾森三世號召發動新的十字軍戰爭(英諾森三世出身於義大利孔蒂家族,據說這個家族至今為教會貢獻了九位教皇),但是君主們並沒把教皇的“聖諭”當回事。

當時英國和法國這一對老冤家彼此正打的死去活來的;德國人早就看不慣教皇的頤指氣使,此時也正熱衷於搶奪教皇手裏的權力;而且,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失敗,也使西歐的君主們喪失了對穆斯林再一次發動戰爭的興趣。

然而事情的發展在1199年出現了轉機。法國中北部紐利的一位教士富爾克的一次繪聲繪色的佈道演講,使聆聽演講的基督徒熱情高漲,他們索性借一次騎士比武大會將十字軍組建起來。

大會主辦者叫蒂博三世,是一位香巴尼的伯爵,他也因此成為十字軍的首領。不過這位伯爵次年就死了,來自義大利蒙費拉的伯爵博尼費斯頂替了他的空缺。

博尼費斯的家族有一些人是東方十字軍的幹將,在第三次十字軍戰爭中的那個康拉德是他的兄弟,前耶路撒冷王國國王鮑德溫五世是他的侄子。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Fourth Crusade)既定的攻打目標是埃及薩拉丁,可是最終倒楣的卻是拜占廷帝國

其實拜占廷栽在十字軍手裏早已不是第一次,在以往的十字軍戰爭中,拜占廷就曾經屢屢被十字軍順手牽羊。不過這次“牽羊”對它來說卻是致命的。

這次十字軍戰爭名義上是由西方基督教會策動的,但是教會很快就喪失了對十字軍的實際控制權。

十字軍組建好之後,頭領博尼費斯及德國皇帝派人前往威尼斯和熱那亞等共和國,商談請它們派船運兵到埃及事宜。

十字軍之所以求助於它們,就是希望利用他們的大船從海上東征埃及,因為走陸路實在太費時、費力,當然奪回耶路撒冷也在計畫之中;而那些城市商人們也是有錢支助戰爭的。

一些商業城市特別是熱那亞,似乎對與穆斯林打仗並不感興趣,但是威尼斯共和國答應有償地出船運輸三萬三千五百名十字軍和四千五百匹戰馬(代價是八萬五千銀馬克以及分得包括土地在內的戰利品的50%)。

其實埃及當時是這些義大利城邦的重要商業夥伴,讓十字軍把埃及搞成烏煙瘴氣的,義大利商人們當然是不高興的。

1201年,十字軍的人馬如約來到威尼斯,人數比預計的要少一些,然而他們在威尼斯遇到了麻煩。

老奸巨猾的威尼斯瞎眼總督恩裏科·丹德羅,以他們付不出早先答應的巨額船運費用為藉口,拒絕送他們上路,威尼斯人甚至還在利多島設障攔截十字軍。其實威尼斯人是另有所圖的。

在恩裏科·丹德羅和威尼斯人的威逼、遊說下,十字軍決定改變初衷,幫助他們攻下亞得里亞海的港口城市薩拉(即紮達爾,位於今克羅地亞)。

這座港口城市曾經在威尼斯人的管轄之下,不過這時佔有這座城市的是匈牙利人。於是倒楣的匈牙利人又一次成為十字軍的犧牲品。

為了與十字軍拉攏關係,這位元瞎眼老總督甚至還在聖·馬可大教堂舉行過一次參軍(即參加十字軍)表演秀。這樣,以所謂的聖戰為藉口的十字軍這回連最後一塊遮羞布也不要了,索性為威尼斯人當起了雇傭軍,只要雇主給好處,沒有什麼不可以幹的。

十字軍得到回報是,免除十字軍欠下的巨額外債(使用威尼斯的船隻以及在威尼斯吃住的花費),分享戰爭成果。正所謂 “吃人家的嘴短”。

1202年10月,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從威尼斯出發,他們帶了70餘艘戰船和約150艘貨船,由海路向薩拉殺來。殺戒一開就於11月24日輕而易舉地拿下了這座城池。

匈牙利人也是信奉西方基督教的基督徒,它的國王甚至還曾經“舉起十字架”表示宣誓效忠。“舉起十字架”在當時具有特殊的含義,這意味著“舉起十字架”者自願成為十字軍的一員,加入到消滅異教徒的行列。

薩拉的居民將印有十字架圖案的旗幟懸掛在城頭,以及各家各戶的窗外,以此表明他們與十字軍不僅是同一個上帝的子民,而且是同一個教會的信眾。但是這根本無濟於事。

就這樣,十字軍在狡猾的威尼斯人的威逼、利誘之下,上了這些奸商的賊船。雖然威尼斯人以索取巨額欠費為威脅,使這些十字軍不得不充當殺人越貨的流寇,不過威尼斯人給他們以平分戰利品的回報,也足以令負債經營的十字軍們垂涎欲滴了。

十字軍的頭領博尼費斯在打薩拉之前不知何故離開隊伍,跑到斯瓦比亞的一個表兄弟菲力浦那兒,幾年前被推翻的拜占廷皇帝以撒二世的兒子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也在那兒避難。

不知這種巧合是有意的安排還是純粹的偶然。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以替十字軍向威尼斯人返還所有費用為條件,要求博尼費斯幫助他打回拜占廷當皇帝。

對此,博尼費斯感到盛情難卻,因為阿曆克塞·安吉盧斯答應的條件挺優厚,拒絕實在有點兒可惜。

博尼費斯在心裏打起如意算盤,他想奪回兄弟康拉德早先在拜占廷所擁有的領地,這個康拉德曾是早年的拜占廷皇帝曼努埃爾二世的女婿,後來失寵被老婆的娘家人給驅逐了。

另外,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以拜占廷的東方正教歸附於西方基督教為誘餌,請求教皇支持他父子反對篡位的拜占廷皇帝阿曆克塞三世;而且他還搬出在德國當皇帝的姐夫,說和十字軍幫助他回去復位。

博尼費斯和阿曆克塞·安吉盧斯是在科孚島與十字軍匯合的。

當威尼斯人得知阿曆克塞·安吉盧斯和博尼費斯的主意之後,他們欣然支援這個計畫。這些年來威尼斯人時常受到拜占廷的進攻,沒少吃虧,商業活動也受到制約。

教會下面的教士也積極說服十字軍攻打拜占廷。他們認為信奉東方正教的拜占廷與穆斯林關係曖昧,在第三次十字軍戰爭中還與薩拉丁結盟,對十字軍抱有敵意,而且在第二次十字軍戰爭中既不出工也不出力,所以應該讓這個邪惡的國家長長記性。

1203年5月末,十字軍從安德羅斯島向君士坦丁堡進發,6月底,他們的船隊就把拜占廷的艦隊給打垮了,7月初進抵君士坦丁堡的城防要處金角灣。




當十字軍開進到拜占廷的都城君士坦丁堡城下的時候,城內的老百姓並未打開城門夾道歡迎阿曆克塞·安吉盧斯的歸來。

因為與十字軍沆瀣一氣的阿曆克塞·安吉盧斯在國民心中形象太差,他們寧可支持現任的篡權者當皇帝,也不喜歡他這個與可惡的十字軍勾搭在一起的流亡者。

不過現任皇帝阿曆克塞三世表現也實在太差,這個傢伙在十字軍圍攻君士坦丁堡的過程時候,席捲國庫財物,攜眷逃往色雷斯了。

於是十字軍用刀劍把阿曆克塞·安吉盧斯按在君王的寶座上。這樣,一個引狼入室的傢伙搖身一變成了阿曆克塞四世,擔任被廢黜的老爹以撒二世的輔帝。

可是雇別人打仗是要花錢的,阿曆克塞四世的登基使得原本被阿曆克塞三世席捲過一回的國庫變得更加空空如也。

君士坦丁堡人對十字軍的憎恨是顯而易見的,來到城裏的十字軍時常受到敵意的攻擊,而十字軍更是打砸搶的行家裏手。

阿曆克塞四世不得不設法平息混亂,出面請十字軍到金角灣對面安營紮寨。然而即使如此,十字軍仍然進城興起暴亂,直至把君士坦丁堡城區燒去一片,他們還為放火找出一個理由——那裏有一座清真寺

人們當然痛恨阿曆克塞四世這個“拜”奸,一個叫阿曆克塞·杜卡斯·摩祖弗羅斯的臣子索性把阿曆克塞四世給掐死了,而以撒二世不久也死了,於是阿曆克塞·杜卡斯·摩祖弗羅斯自行加冕成了新皇帝——阿曆克塞五世

死了冤大頭阿曆克塞四世,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可不答應,因為他是十字軍的財神爺,他們送他回拜占庭執政就是為了獲取豐厚的報酬。

他這一死報酬豈不沒了著落?於是在1204年春天,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在簽定瓜分拜占廷的協議後開始攻打君士坦丁堡。

新皇帝阿曆克塞五世讓他的軍隊到城外列隊,擺出一幅要玩兒命的架勢。阿曆克塞五世的軍隊雖然素質不行,可是人數比對手多的多。

看到拜占廷人在城外黑壓壓展開一大片,十字軍們頓時心虛一大節,甚至連做飯挑水的火夫都把水壺當頭盔扣在頭上站在隊伍裏充數。

就在這個時候,阿曆克塞五世竟然鬼使神差地命令自己的部隊撤回到城裏,真不知他心裏是怎麼想的,可能他自己心虛不敢硬撐。



十字軍開始攻城,阿曆克塞五世果然是一個懦夫,他被嚇的乾脆趁夜扔下城池,步阿曆克塞三世的後塵逃跑了。儘管守軍進行了殊死的抵抗,但還是招架不住敵人兇猛的進攻。

4月13日,十字軍從城牆的缺口打進來,先是佔據西北角一片區域,隨即就放起大火燒出大片的灰燼和瓦礫。與此同時,從海上攻城的威尼斯人也爬上君士坦丁堡的城頭。君士坦丁堡終於失守了。

失守之後的君士坦丁堡迎來了歷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野蠻的十字軍在城裏連續洗劫數日,光熊熊大火就燃燒了三天三夜。

聖索非亞大教堂的金碧輝煌令這些身綴紅十字的野蠻人瘋狂。他們把大門上的金銀裝飾硬是給剝了下來,把鑲有金銀珠寶的聖壇砸碎,為的是得到珠寶,把銅像扔進熔爐鑄成錢幣。

當時拜占庭人對十字軍暴行的描述說:「他們把奉祀上帝的處女用以滿足貪色青年的淫欲。他們不但掠奪皇室財富,毀壞貴族和平民的財物,而且還一定要殘暴地打劫教會,甚至打劫教堂的用具,把祭壇上的銀製品打得粉碎,打劫聖所,並掠走十字架和聖者的遺物。」

他們還把騾馬牽進神聖的教堂馱運戰利品。他們把君士坦丁堡的住宅、宮殿都被踏為平地,就連教士和修女的住屋也不能倖免。

亞歷山大時代最偉大的藝術品之一部分——青銅飾金的四匹駿馬,被威尼斯人從君士坦丁堡賽馬場運走,成了威尼斯聖·馬可大教堂拱門之上的裝飾物(現在遊客看到的是贗品,原品靜靜地躺在教堂內部的存儲間裏。)。

這四匹駿馬在18世紀曾經被拿破崙擄掠至巴黎,擺放在盧浮宮門前不遠處的小凱旋門上;不過法國人在1815年不知何故又把它們還給了威尼斯。

那些隨十字軍而來的教士們,儘管他們脖子上掛著十字架,也爭先奮勇地參與劫掠。

著名的君士坦丁堡圖書館在哄搶中被付之一炬,珍貴的雕刻、抄本化為灰燼。搶劫和破壞過後接著便是屠戮,住在這座城市的基督徒和無辜居民慘死無數。

他們甚至還幹起挖墳盜墓的勾當……就這樣,一座世界上少有的歷史文化名城、原本擁有40萬人口的大都市——偉大的君士坦丁堡,劫後已然是廢墟一片,近千年的文化遺產從此萬劫不復。

君士坦丁堡大劫過後,勝利者開始瓜分拜占廷,這是十字軍與威尼斯人早就預謀好的。

受益最大的是威尼斯人,他們不僅占去拜占庭帝國八分之三的領土,而且愛琴海和亞得里亞海沿岸許多港口被劃在威尼斯商人的名下,他們還得到了克呂特島,甚至在君士坦丁堡最主要的街市區也有他們的國土,按照威尼斯總督的話說,他是:「拜占廷帝國八分之三的君主。從此,威尼斯當上了地中海的商業霸主。

十字軍則以君士坦丁堡為中心建立了一個拉丁帝國。但是財大氣粗的威尼斯人並不信任十字軍頭領博尼費斯,於是佛蘭德斯的伯爵鮑德溫九世,在1204年5月16日被推上這個十字軍拉丁帝國的第一任統治者的寶座。

博尼費斯則跑到希臘東北部建立了一個臣屬的薩洛尼卡王國

此外,十字軍還建有兩個附庸於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國的國家,即雅典公國亞該亞(伯羅奔尼薩斯)公國。

羅馬教皇也不甘寂寞,英諾森三世雖然表面上先是斥責幾句,但是很快就為十字軍的行為找出理由。

他說君士坦丁堡發生的事情是拜占廷人對基督教背教的天譴!

於是新任命的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拿著教皇的委任狀堂而皇之地走馬上任了,西方基督教的神杖終於戳在東方的君士坦丁堡的土地之上。

羅馬教皇負責了拉丁帝國的宗教事務,拜占庭東正教被置於從屬地位。第四次東侵徹底暴露了十字軍運動的真實目的,揭穿了它的所謂“聖戰”的本質。
十字軍強盜的殘暴行徑,拜占廷昔日的繁榮一去不復返了。

拜占廷帝國已經分崩離析,1265年前後的拜占庭帝國這時已經三分五裂了流亡貴族成立反十字軍政權:尼西亞帝國(Empire of Nicaea)、伊庇魯斯君主專制國(Despotate of Epiros)和特拉比松 (Trebizond)三國與拉丁王國同立。

其中拜占廷一些餘黨逃亡到尼西亞建立了尼西亞帝國。人們通常把尼西亞視為拜占廷的繼承和延續,因為它在57年後的1261年8月滅掉了仇家——十字軍的拉丁帝國,重新恢復了以君士坦丁堡為中心的拜占廷帝國,建立拜占廷巴列奧略王朝(1261—1453年)。

當然這與熱那亞人的幫助分不開,因為熱那亞人的商業活動受到威尼斯人和十字軍的排擠,他們於是轉而以海軍和金錢支持尼西亞帝國。

不過由於第四次十字軍戰爭的嚴重衝擊,這個重新站起來的拜占廷帝國以後的日子也是國運日衰,一蹶不振,直至被鄂圖曼突厥人徹底打敗。(網整)

:「十字軍強盜」........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16 12:36 | 【教皇、騎士團篇】

曾擊敗薩拉丁的「痲瘋國王」-鮑德溫四世

鮑德溫四世一生多病
被稱為「痲瘋國王」
16歲時以少數兵力奇襲擊垮~
薩拉丁3萬大軍


鮑德溫四世(Baldwin IV of Jerusalem),(1161年 – 1185年) ,耶路撒冷王國國王,耶路撒冷的阿馬利克一世(AmalricⅠof Jerusalem)與庫爾特奈的阿格尼絲(Agnes of Courtenay)之子,即位於1174年。

鮑德溫在他父親的宮廷中度過了少年時期,很少與母親接觸,師從歷史學家提爾的威廉(William of Tyre),他在那時被發現是一個麻瘋病患者。

鮑德溫13歲時登上王座。在他早年耶路撒冷王國被接連兩任攝政掌管,先是普蘭西的米爾斯 (Miles of Plancy) ,然後是的黎波里的雷蒙三世 (Raymond III of Tripoli)。

作為麻瘋病人,鮑德溫不可能被希望統治很長時間,甚至不可能生下繼承人,

鮑德溫即位初期,王國內分為兩派。

雷蒙三世醫院騎士團西頓的雷納德伊柏林家族托倫的傑弗里等本地騎士為一方,以聖殿騎士團和庫爾特奈(Courtenay)和呂西尼昂家族(Lusignan)等新來的騎士為另一方。

1175年,安條克的雷納德喬瑟林從阿勒頗被釋放回來,也加入了這一方。

患麻瘋病的鮑德溫儘力在兩派之間調停,保持著王國的穩定。

1177年薩拉丁計畫由埃及出征耶路撒冷王國,當時鮑德溫四世已經帶了500名騎士前往亞斯卡隆防守,但卻被薩拉丁的26000名部隊阻撓,跟鮑德溫伴隨出征的是oultrejoirdan的領主雷蒙三世,他在1176年剛從阿勒坡的監獄裡釋放出來,也成為薩拉丁最可怕的對手。

雷蒙三世率領的聖殿騎士團企圖在亞斯卡隆跟鮑德溫會合,卻在加薩遭到包圍。

雷蒙三世敗逃, 薩拉丁處死所俘虜的基督教徒後,隨即往耶路撒冷進發,認為鮑德溫不敢用那麼點兵力來追擊他,他佔領了拿姆拉,並包圍了萊達亞爾薩夫



e0040579_4253534.jpg因為薩拉丁認為鮑德溫的兵力不足以夠成威脅,所以他放縱他的部隊在這片大地上燒殺擄掠!然而鮑得溫跟聖殿騎士們卻逃離困境,沿海岸地區前進,希望能在薩拉丁進入耶路撒冷王國前遇上。

在現在以色列西部沿海平原與中部山區的交接點千年古戰場Gezer,十字軍稱呼蒙吉薩(Montgisard),現在拉姆拉(Ramle)附近,西望一馬平川,東看山巒綿延,直抵耶路撒冷。

蒙吉薩為保衛耶路撒冷的東方門戶,為古今兵家必爭之地,鮑德溫四世薩拉丁在此遭遇。

1177年11月25日,在蒙吉薩一個隘路中薩拉丁3萬大軍遭到鮑德溫四世奇襲。

16歲的鮑德溫四世率領幾以500騎士,80名聖殿騎士(Templar)和幾千步兵襲擊了薩拉丁的30,000人並取得全勝,他雖然患有麻瘋病,薩拉丁的馬穆魯克近衛隊(Mamluk)幾乎全殲,部隊受到重創,傷亡達到20,000人,最後只有不到十分之一的部隊逃回了埃及,幾近全軍覆沒。

e0040579_405151.jpg薩拉丁本人騎上一匹快速駱駝狼狽的逃回埃及。

鮑德溫四世(Baldwin IV),也與伊斯蘭歷史上最偉大的君王之一"薩 拉丁"(Saladin)達成了某種短暫的互不侵犯的協定,使伊斯蘭世界的英雄庫德族人薩拉丁對耶路撒冷王國無可奈何。

由於鮑德溫的病情惡化,騎士們決定給他的姐姐西比拉(Sibylla)找一個丈夫,作為王位繼承人。

他們選擇了蒙特費拉特的威廉,但威廉未能成婚,就於1177年初死了。

1180年,西比拉愛上了一個來東方冒險的法國年輕騎士呂西尼昂的居伊(Guy of Lusignan),二人於復活節完婚。

由於雷蒙三世攝政反對這門婚事,居伊作為王儲,加入了另一派。

e0040579_21451095.jpg鮑德溫國王的病情不斷惡化,他失明了,時常發燒,身體也在腐爛。

1183年,他將攝政權交給了他的姐夫居伊

1183年居伊開始公開不服從國王。

鮑德溫剝奪了居伊在雅法和阿斯卡德的領地,1185年他指定自己年幼的外甥,西比拉和蒙特費拉特的威廉之子蒙特費拉特的鮑德溫(鮑德溫五世 Baldwin V)為王儲,雷蒙三世為攝政,並禁止居伊參與權力,3月鮑德溫四世去世。

鮑德溫四世去世後,耶路撒冷國內圍繞著王位繼承,發生了重大的衝突。

(感謝TW_Alexander翻譯蒙吉薩之役)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8-11-21 21:43 | 【教皇、騎士團篇】

Deus lo vult

Deus lo vult
拉丁文
又可寫成Deus vult、
dieu le veut
因父之名、上帝所願
與 替天行道的意思


e0040579_10125659.jpg西元1095年9月

教皇烏爾班二世( Pope Urban II):

「法蘭克尊貴的人民啊!

邪惡的土耳其人,正向我們東方的基督國度挺進。

基督徒受屠宰和凌辱,聖地受玷圬。

主耶穌的神聖的埋葬所(Holy Sepulchre)變了回教徒的寺廟。

我們的朝聖者,受到滋擾,又被禁止進入聖地。

西方的弟兄,起來抵抗,打一場正義之戰。

窮人、富人,所有人都該效力。

為主而死的,當得救贖。

不要懼怕! 主會帶領我們!

主的旨意呀!( Deus lo vult )」

Deus lo vult 這後來成了十字軍的因父之名 "替天行道"口號。

教宗 烏爾班二世當時應許所有參加聖戰的人可以減少在煉獄中受苦的時間,又應許為此聖戰而犧牲者,殺死回教徒,可以不經煉獄直升天堂。

歐洲各地反應熱烈,成千上萬的人聚集一起,狂熱地喊著:「上帝所願,上帝所願(Deus lo vult )。」,教宗並將布縫的十字架分給每一個願意參加的人,縫在衣服上,於是「十字軍」宗教狂熱就此形成。

e0040579_2020246.jpg

『老大!~我們是要去保護聖地,還是去搶劫?』

『都是(both)~』



e0040579_20154441.gif
:「因父之名 替天行搶~搶錢!搶珠寶!搶女人!!!」......................

e0040579_16511315.jpg
:無限期支持WTFM按讚活動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8-08-01 10:12 | 【教皇、騎士團篇】

1099耶路撒冷大屠殺-聖墓守護者 戈弗雷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
1099耶路撒冷大屠殺


e0040579_16114550.jpg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是教皇應東羅馬皇帝之請而號召來抵抗土耳其人收復聖地耶路撒冷,本著「殺死異教徒,教皇說過,不算謀殺,那是通往天堂的路」的信念,歐洲基督徒組成土匪性質的十字軍開始「收復」聖城耶路撒冷的運動。

依照十字軍首領們和東羅馬皇帝的約定,十字軍收復的領土都該交給拜占廷皇帝,但是十字軍一旦奪取了土地就立即為自己建立邦國並拒絕交還給拜占廷,這種行動愈演愈烈,安條克公國(1098~1268)、埃德薩伯國(1098~1144)和的黎波里伯國(1109 ~1289)等伯國到公國都相繼建立。

e0040579_1644196.png1096年8月15日,布永的戈弗雷(Godefroy de Bouillon)公爵和他的兄弟布洛涅的鮑德溫(Baudouin de Boulogne 後來的鮑德溫一世)率領德意志西部十字軍的隊伍,前往聖地耶路撒冷。

但是在數月之前,出人意料地出現了一支由農民和少量的貴族組成的軍隊。

這支軍隊由一位被稱為隱士彼得的傳道士所率領,急不可待地先踏上前往聖城的征途,他們被稱為「平民十字軍」或「農民十字軍」。

土耳其人稱彼德的十字軍是「活魔鬼」,原因是他們曾為充飢而食人,他們在凱瑞哥頓堡壘被土耳其人擊殺崩解。

「平民十字軍」殘眾後來加入戈弗雷的十字軍中.......

1097年,戈弗雷在多利留姆(Dorylaeum)擊敗魯姆蘇丹國,布洛涅的鮑德溫佔領了埃德薩及其附近地區,1098年6月3日攻陷敘利亞安條克。

十字軍一路對伊斯蘭教徒實行三光政策-殺光、搶光、姦光,無惡不做的往耶路撒冷前進。

1099年6月7日,十字軍終於看到了耶路撒冷的城牆,戈弗雷的4萬十字軍(其中精兵2萬)抵達耶路撒冷城下並將此城圍困,城中土耳其守軍不過千人。

宗教狂熱在此時達到了頂峰,十字軍堅信自己必然光復聖地。

為了表示虔誠,十字軍全體齋戒,並舉行了各種各樣形形色色的宗教儀式。

令他們吃驚的是6月13日的第一次進攻居然失敗了。

原因很簡單,他們攻堅戰素養極差的老毛病又犯了,而且這次沒有人會給他們提供裝備了。

屢戰屢敗的十字軍並不甘心。

為了求得上帝的幫助,他們決定嚴格遵照《舊約》中攻打耶利哥的方法。

他們在7月8日再次齋戒,然後由教士領著,全體赤腳繞城一周,邊走邊大喊大叫。

耶路撒冷裡的伊斯蘭守軍無不瞪大眼睛看著這些近乎"起乩"的十字軍在繞城.......

當然耶路撒冷城牆不會因此而倒塌,不過倒是給十字軍帶來了好運,一支熱那亞艦隊抵達剛剛占領不久的雅法,為十字軍提供了建造器械急需的木材。

耶路撒冷城用巨石砌成的城牆高大雄偉十分堅固,十字軍架木梯攻城未能成功。

於是攻守雙方陷入相持階段。後來,十字軍又用在周圍各地搶劫的木材製造攻城器械——攻城塔。

攻城塔分成多層,塔中埋伏攻城人員,外面覆蓋以堅硬的牛皮,塔下設有攻城槌。

攻城槌由一根巨型樹幹截鋸而成,頭部為羊頭形尖銳器,通過杠杆原理加上人力,槌頭可迅速在堅硬的城牆上撞擊出一個窟窿。

一個多月以後,十字軍使用攻城塔攻城。

十字軍暴行

e0040579_9321134.gif穆斯林守軍也拼死進行頑強的抵抗;他們在牆上用沸騰的熱油潑向攻城塔,並向攻城塔投出火炬,十字軍被燙死和燒死許多。

但是,經過很長時間的攻打,城牆被打開一個缺口,十字軍用點燃的木材放起火來,趁著大火的蔓延,十字軍終於在7月15日中午時分攻進耶路撒冷,經過激烈的巷戰,穆斯林守軍終不能支。

戈弗雷率領的北路軍率先殺進城裡。

在完全控制城市之後,就是一次可怕的洗劫與屠殺。

耶路撒冷陷落,十字軍遂大開殺戒,幾乎發瘋的十字軍見人就殺,耶路撒冷成了人肉加工場。

當時的十字軍比現代的ISIS還殘酷,穆斯林平民,無論男女老幼,大多慘遭殺戮,逃到猶太教堂的猶太人,則是被活著燒死,而原來居住在聖城的基督徒,也難逃十字軍的殺人魔掌......這些十字軍才不管你信什麼教,重要的要有財寶~

僅在阿克薩清真寺,就有1萬(一說為7萬)多異教徒被屠殺,血水漫過腳踝。

十字軍們甚至誇耀說:「自己是在沒膝深的血流中走過聖地的。」

親身參與這一暴行的福爾克里·沙特爾在《耶路撒冷史》中描述到,站在那裏的人,從腳面直到大腿都浸透著死人的鮮血。

在大街小巷和廣場上,到處都是血淋淋的人頭,到處都堆滿人的手腳、四肢。

十字軍暴徒為了搜尋黃金和金幣,又將死人的肚皮剖開查驗,基督暴徒們很快就覺得,一個一個地剖開肚皮顯然太麻煩.........

於是,他們乾脆就一連數日把屍體堆起來燒成灰燼,為的是更容易地從灰燼中尋找黃金和金幣。

十字軍在耶路撒冷四處劫掠,他們還下達了這樣一條命令—

「誰先闖進某家的宅院,誰就是宅院的主人。」

整座城市被洗劫一空,十字軍士兵則一夜暴富……

接下來是十字軍的閱兵儀式,騎兵的馬蹄子在戰鼓聲中踏著異教徒的屍體呼嘯而過。

他們的殘暴震驚了伊斯蘭世界,穆斯林編年史學家毫不留情地將這些從未見過的十字軍,稱作「一群兇狠善戰的畜牲」。

1099耶路撒冷大屠殺歷史學家估計有10萬多人遇害。

e0040579_15562737.png耶路撒冷十字軍屠夫戈弗雷留守和統治耶路撒冷及周圍地區,他拒絕稱國王,而是在聖城裡選了一個自負的稱號,稱為「聖墓守護者」(聖墓衛士,Advocatus Sancti Sepulchri)

戈弗雷拒絕稱國王,是因為耶路撒冷是聖地是朝聖和十字軍遠征的目的地,羅馬教皇和拜占庭皇帝都盯著耶路撒冷,教皇明確宣佈耶蘇戴上棘冠的地方不能有俗人稱王,所以戈弗雷才自稱聖墓守護者,而避免了與羅馬教廷發生衝突。

e0040579_9323271.jpg次年戈弗雷即去世,戈弗雷傳聞被伊斯蘭教領袖派人毒死或死於長期慢性病的藥劑過量,他的兄弟布洛涅的鮑德溫即位為王,稱鮑德溫一世

特立獨行的鮑德溫一世他卻毫不猶豫的宣佈自己為耶路撒冷王。(Kingdom of Jerusalem)

「梵蒂岡耶路撒冷聖墓騎士團騎士」(the Equestrian Order of the Holy Sepulchre of Jerusalem 、Order of the Holy Sepulchre)就是可追溯至1099耶路撒冷大屠殺的戈弗雷
,在1113年得到羅馬教皇的認證。

聖墓騎士團專門保衛聖墓和聖地,直屬於耶路撒冷國王的指揮之下。

M2TW-Kingdoms裡最強步兵-安條克公國聖墓衛士。

耶路撒冷王國滅亡後,直到1945年,羅馬教皇庇護十二世批准聖墓騎士團職責是保護教廷 。

其總部設在靠近梵蒂岡城的羅馬德拉羅維爾宮(Palazzo Della Rovere)。

聖墓騎士團現今已擺脫軍事色彩,僅保留騎士榮銜給全力支持耶路撒冷教會,品德高尚並有卓越貢獻的教友。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8-06-26 09:31 | 【教皇、騎士團篇】

馬爾他大圍攻(GreatSiege)


馬爾他騎士團(前身為 醫院騎士團 )

S.M.O.M 血戰 鄂圖曼土耳其
The Great Siege of Malta 1565





1565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蘇萊曼大帝(Suleyman I)集結當時最大規模193隻艦隊並派出4萬8000人大軍進攻僅6100人防守的攻馬爾他島-「馬爾他大圍攻」。

這場大戰一開始和上次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在羅德島的大戰很相似:馬爾他騎士團苦苦支撐,絕大多數城市都被摧毀,馬爾他騎士團成員有一半戰死。

經3月之轟炸與攻擊,在騎士團偉大英雄瓦萊特(瓊 帕裏斯特 德 拉 瓦萊特Jean Parisot de La Valette)之率領下,就在僅有540位騎士團支撐3個月後眼看要支撐不住時,馬爾他騎士團已犧牲了219 名騎士和 4000名馬爾他民兵,從西班牙來了一支援軍,戰場局勢頓時扭轉。

土耳其軍隊因疾病和食物和彈藥短缺倉惶撤退,損失達到3萬餘人。

馬爾他騎士團但仗著瓦勒他陡峭岸壁的屏障, 540位騎士和5000多名馬爾他士兵竟擊退了土耳其4萬8000人大軍,即歐洲史上有名的「馬爾他大圍攻」(GreatSiege 或Siege of Malta )。

1565年的馬爾他大圍攻之中,統治馬爾他的馬爾他騎士團擊退了鄂圖曼帝國的侵襲。騎士團為防敵人再度來襲,決定興建一個堅固的要塞都市。

e0040579_8314889.jpg1566年3月28日,當時的騎士團總團長瓦萊特為以自己名字命名的瓦萊塔城(Valletta)要塞奠基,並予以命名。

瓦萊塔因而發展成為繁華的市區,當地大部分古色古香的建築都源自騎士團統治時期。為了保衛瓦萊塔城,騎士團在城內建設了一座向海的碉堡,現列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產之一。

馬爾他騎士團在馬爾他大圍攻(Great Siege)這場戰役阻止了鄂圖曼的擴張,也挽救了歐洲的文明。

伏爾泰曾說再也沒有比馬爾他大圍攻更著名的戰役了。

vThe Great Siege of Malta
[PR]
by cwj36 | 2008-06-22 08:29 | 【教皇、騎士團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