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馬其頓戰爭導火線

馬其頓安提柯王朝
末代國王
珀爾修斯的野望


e0040579_11492552.jpg


西元前188年的第二次馬其頓戰爭和約,羅馬的初衷是希望從此使希臘分裂,並使亞洲保持權力平衡,可是不久和約即產生裂痕。

首先,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Eumenes II)與比西尼亞國王普魯西亞斯交惡,接著又與馬其頓的腓力五世發生爭吵。

羅馬人認為歐邁尼斯二世企圖擴展自己的權力,就決心援助他的兄弟阿塔羅斯二世以阻止他膨漲,但最終失敗。

其次,呂西亞人反抗羅得島的統治,而羅德島的海上勢力擴張也使羅馬認為它對愛琴海地區是一種經常性的威脅。

其三,阿托利亞人之間又不斷發生爭執,由於斯巴達勉強加入亞該亞同盟,更是經常成為引起摩擦的因素。

一旦發生糾紛,這些國家又經常到羅馬去告狀,羅馬累次派遣大使或是代表團加以調查,但結果卻少有成就。

腓力五世本來就從未放棄重獲霸權的希望,認為羅馬的勢力已經衰落,開始藐視它的權威,在西元前187年或西元前186年占領了色雷斯海岸城市埃努斯和馬羅尼亞(即今伊諾斯和馬羅尼亞)。

此舉足以威脅赫勒斯滂——通往亞洲的最近通路——所以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感到驚慌。

西元前185年,羅馬派代表團去調查並提出報告,裁決要求腓力五世撤出他留在埃努斯,馬羅尼亞和色薩利等地的駐軍。

害死德米特里事件

這使腓力五世極其憤怒,說他的運氣不見得就完了,但因為他對戰爭並無準備,所以只好忍怒撤兵。不久,為了爭取時間,他派幼子德米特里(Demetrius)到羅馬去向元老院訴苦。

德米特里在羅馬並非生客,他曾以人質身份在那裡住過好幾年。羅馬人對他表示極熱烈的歡迎,待以殊禮,目的是想分化馬其頓王族。弗拉米尼努斯甚至向他獻媚說羅馬不久將擁立他為王。

結果是他回到馬其頓時,因為帶回了最有利的答覆,所以受到人民的熱烈歡迎。人民認為由於腓力五世的挑撥,馬其頓與羅馬之間已經走到戰爭邊緣,因為德米特里的斡旋才重獲和平。

這使他的哥哥珀耳修斯(Perseus of Macedon)極為妒嫉。他偽造了一封假信,說是弗拉米尼努斯寄來的,威脅他父親,終於毒死了德米特里

這是西元前181年發生的事情。不久腓力五世就識破了這個陰謀,知道自己受騙了。

他受到良心譴責,加上他的左右寵幸也紛紛投靠珀耳修斯

腓力五世對珀爾修斯相當氣憤,並改立同宗的艾克格拉底之子安提柯為王國繼承人。幾個月後腓力五世逝世,儘管安提柯是新任繼承人,但珀爾修斯在國內卻擁有很大勢力,珀爾修斯立即奪取王位並處死安提柯,於前179年當上了馬其頓國王。

西元前179年,珀爾修斯繼承王位,雖然他決定繼續父親的敵視羅馬政策,但他的第一步卻是要求與羅馬續訂同盟條約。羅馬同意之後,他就設法增強對色雷斯的控制。

同時他也想解決土地問題,這是許多年來希臘境內禍亂的根源。平民主義已十分猖獗,主要是因為羅馬使希臘各國之間已不再能夠發生傭兵性質的戰爭。

過去這些貧窮非法之徒,尚有當兵的路可走,現在只好做土匪,搶劫富人財產。富人為了自保,只好尋求羅馬的保護。

珀爾修斯對一切“革命”份子都準備加以收買。他不僅在馬其頓頒布赦令,使破產者可以獲利,而且發出普遍號召,歡迎一切由於政治或債務等理由逃亡在外的希臘人到馬其頓來,並允諾完全恢復其過去的地位和財產。

在希臘北部早已蠢蠢欲動,現在就引出燎原之火。

這種如火如荼的局面使羅馬元老院大為恐慌,立即派代表團到馬其頓進行調查,但只得到馬其頓的冷眼。

歐邁尼斯二世刺殺事件

最後在西元前172年,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到羅馬去,在元老院陳訴珀爾修斯的侵略意圖。

歐邁尼斯二世當時懷疑珀爾修斯的舉動可疑,他親自向羅馬元老院控訴:

歐邁尼斯二世說「 他(珀爾修斯)儲存了可供30,000名步兵和5,000名騎兵十年之用的穀物,所以他在食物供應上有很大的自由,不受他本國土地收成好壞的限制,敵國的農村狀況也對他沒有什麼影響。

擁有那麼多財富的他,除了他供給現有馬其頓軍隊俸祿之外,還可以同時支付10,000名雇傭兵的費用。

每年他的王室所屬的銀礦還可以提供大量的財政收入。他還在軍械庫存放了大量的武器,足夠現有軍隊之三倍數量的士兵打仗所需。他另外還控制了色雷斯的人力.......以防馬其頓的人力萬一不能滿足所需。 」

當時,羅德島的大使也在座,他起來攻擊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說他在亞洲採取的政策與珀爾修斯在希臘的完全相似。

羅馬未加理會,但並非完全忘記歐邁尼斯二世的野望,元老院對歐邁尼斯二世還是待以殊禮。

歐邁尼斯二世獲得這次外交勝利回國。在德爾斐,他順便去祭奠阿波羅,珀爾修斯雇用刺客在那裡企圖謀殺這向羅馬說馬其頓壞話的人。

歐邁尼斯二世遭刺客襲擊,險些斃命。

羅馬因為馬其頓王珀爾修斯這些「不友善」的舉動,觸發羅馬發動第三次馬其頓戰爭的借口。
[PR]
by cwj36 | 2012-07-16 10:57 | 【Total War 馬其頓】

BC197 庫諾斯克法萊戰役

BC197 庫諾斯克法萊戰役
Battle of Cynoscephalae


e0040579_855419.jpg


腓力五世的野望

西元前216年入侵至義大利半島的迦太基將軍漢尼拔向馬其頓腓力五世同盟,準備一同對付羅馬,加上腓力五世早就對羅馬勢力範圍中的伊利里亞虎視眈眈,馬其頓和羅馬間因此爆發第一次馬其頓戰爭。。

馬其頓軍隊在戰爭中表現得十分英勇,他們幫助腓力五世在與地中海地區的超級強國羅馬的鬥爭中獲得了勝利。

腓力五世成功地迫使羅馬從伊利里亞撤軍,其結果是這些地區又成為了馬其頓的勢力範圍,腓力五世很快的把注意力轉移到希臘其他地區,爆發了克里特戰爭。

前203年埃及國王托勒密四世(篤愛父親的人)去世後,安提柯王朝的馬其頓國王腓力五世與塞琉古國王安條克三世(大帝)結盟,圖謀瓜分年幼的托勒密五世的領地。

安條克三世於是向埃及發動第五次敘利亞戰爭(前201年—前195年)。然而在前201年,安條克三世腓力五世的聯軍在開俄斯戰役中敗北。

更為不妙的是,腓力五世安條克三世的行動引起了羅馬的不安,後來終於導致羅馬人直接介入。

前202年羅馬擊敗迦太基也結束第二次布匿戰爭,並把注意力轉移到東方的希臘世界來,羅馬為了制止,安提柯王朝的馬其頓國王腓力五世擴張,開始干涉克里特戰爭和希臘內部的事務。

羅馬元老院決定徹底毀滅這個希臘半島上最後的軍事強國。

前200年,羅馬並以腓力五世拒絕結束與羅馬盟友戰爭為由,向馬其頓宣戰,爆發第二次馬其頓戰爭。

羅馬軍隊於亞得里亞海東邊的阿波羅尼亞登陸,並在隨後幾年內侵犯西馬其頓。

西元前199年的春天,羅馬統帥加爾巴(Publius Sulpicius Galba )擊敗腓力五世,並差點讓他喪命,但他試圖與腓力五世和談被元老院派來塔浦魯斯(Publius Villius Tappulus)替換,塔浦魯斯也只是玩穿梭外交,拉攏馬其頓的敵人來進行防堵馬其頓的擴張......

弗拉米寧

在戰爭前兩年羅馬在軍事上甚少進展,直到前198年提圖斯·昆克蒂烏斯·弗拉米寧(Titus Quinctius Flamininus)接手羅馬軍統帥權後,局勢開始變化。弗拉米寧能說流利的希臘語的「希臘通」,並且是希臘文化的偉大崇拜者。

(西元前183年,弗拉米寧被派往比提尼亞王國企圖捕捉漢尼拔 ,但漢尼拔自殺)

西元前198年阿烏斯戰役,腓力五世謹慎的在阿烏斯河谷中安置了投射機具和投射部隊,這造成羅馬人不少損傷。

弗拉米寧最後透過迂迴的方式,越過馬其頓的防線,從側翼突襲馬其頓軍,擊跑了腓力五世,並使羅馬軍可以打開色薩利的大門,進入該區。

羅馬資深執政官弗拉米寧在阿烏斯戰役(Battle of the Aous)勝利後,前往底比斯過冬,並使亞該亞同盟加入羅馬陣營。

弗拉米寧 率領的軍隊除了羅馬軍團和羅馬附屬部隊外,還包含埃托利亞同盟的部隊和其他同盟軍。

弗拉米寧在前197年春天朝斐賴進軍,一路上攻陷許多城鎮,企圖引出腓力五世的主力來進行決戰,而腓力五世此時正在拉里薩,得知消息後率軍前往應戰,兩軍在斐賴附近的小丘發生小規模騎兵戰,馬其頓騎兵遭到擊退,之後兩軍各自在庫諾斯克法萊附近尋找軍糧來源。

e0040579_12564688.jpg


狗頭 庫諾斯克法萊

e0040579_1242557.jpg


色薩利 地區的庫諾斯克法萊為一座小丘陵,在希臘語中指的是像狗頭似的。

因兩軍各在山頭的兩側,並未發現對方的行蹤。

弗拉米寧的軍隊包含兩個滿額羅馬軍團和10,000名義大利同盟軍、4,000名希臘方陣步兵(Phalangites)、埃托利亞的2,000名希臘輕裝步兵(psiloi)、2,600名羅馬同盟騎兵以及雇傭的克里特弓兵,弗拉米寧的軍隊還包括20頭努米底亞國王馬西尼薩所送來的戰象。

腓力五世的軍隊則由16,000名希臘方陣步兵、1,500克里特弓兵、4,000名希臘輕裝步兵、2,000名色雷斯輕裝步兵、2,000名伊利里亞士兵和2,000騎兵所組成。

羅馬左勝右退

e0040579_12431432.jpg


戰役前夕曾下過一場大雨,當日早上在兩方軍營間的地區和山丘上因而彌漫一場大霧。儘管如此腓力五世仍舊下令進軍,但因大霧關係使得視線不良,腓力派遣一小隊輕裝步兵登上山丘偵查。

同時弗拉米寧也派遣一小隊羅馬標槍兵(Velites)和騎兵登上山丘偵查,於是雙方偵查部隊在山頭上發生遭遇戰,羅馬方漸漸不敵,知道狀況的弗拉米寧立即派遣2,000名步兵和500名騎兵前往增援,迫使馬其頓士兵逐漸撤離山頭。

腓力五世也派遣更多增援部隊,並把他的馬其頓騎兵和色薩利騎兵送去增援,成功擊退羅馬士兵並且迫使羅馬士兵撤離山頭,腓力五世的騎兵一路追擊羅馬軍直到羅馬軍的埃托利亞騎兵來支援才停止。

腓力五世儘管不太想把方陣送往崎嶇、不平的山區,但為了擴大戰果,下令大軍登上山頭,並令右翼8,000名方陣先朝羅馬軍方向進軍。

戰敗的羅馬軍分隊回到主力部隊後,弗拉米寧重整陣列。

同時馬其頓右翼越過山頂,與先前的山頂上的輕裝步兵和騎兵會合,腓力五世把那些部隊配置在最右側。

此時大霧已經逐漸散去,弗拉米寧觀察到馬其頓左翼進軍方向的地勢過於崎嶇,可能會使馬其頓方陣在進軍時產生空隙,於是先命右翼部隊待命,來作為預備隊,並在右翼前沿配置戰象,而弗拉米寧親自率領左翼部隊進軍與馬其頓軍右翼交戰。

腓力五世了解目前左翼崎嶇的地勢對他不利,於是下令他的右翼部隊朝山坡下的羅馬軍衝鋒。

因為馬其頓軍從高處往低處攻擊而較有地利優勢,迫使羅馬軍左翼逐漸往後撤離。

弗拉米寧知道自己的行動必須盡快,下令羅馬左翼盡可能穩住陣腳,自己連忙率領右翼部隊準備突襲。

羅馬軍右翼的轉攻

e0040579_1243308.jpg


這時馬其頓左翼剛越過山頂,尚保持行軍隊形且較為混亂,同時也未組成方陣的戰鬥型態。

弗拉米寧趁這個機會命令右翼大象在前,命右翼全軍朝馬其頓左翼發動突襲,在這突然的打擊下馬其頓左翼全面崩壞,士兵倉皇逃亡。

這時羅馬軍的左翼在馬其頓右翼打擊下戰況危急,羅馬軍右翼的一位軍事保民官見到自軍左翼的不利情況,自發下率領羅馬右翼20個中隊(Manipulus)朝馬其頓右翼後方攻擊,而因為馬其頓式方陣無法立即轉變正面方向來應付突來的威脅,使得方陣陣型破裂,在兩面攻擊下馬其頓右翼遭到擊破,馬其頓全軍全線崩退。

弗拉米寧一路追擊敗兵,但仍讓腓力五世逃走,羅馬聯軍獲得戰役勝利。

戰後

馬其頓軍此戰陣亡至少8,000名士兵,並有5,000名被俘,但波利比奧斯記載弗拉米寧在追擊腓力五世時,對已投降的馬其頓士兵盡情殺戮,使得馬其頓方喪生數達到13,000名。

而羅馬聯軍損失1,000名,其中羅馬軍團總陣亡700名,然而這方面傷亡記載不是很可靠,但可確定馬其頓損失相當慘重。

戰後雙方在坦佩谷舉行和談,並在那裏簽訂和約,結束第二次馬其頓戰爭。

腓力五世同意將會把馬其頓駐軍從所有希臘城邦撤離,並且放棄所有最近征服的色雷斯和小亞細亞領土。

會中埃托利亞同盟要求從馬其頓上獲得領土甚至希望馬其頓被完全拆除,但這事遭到弗拉米寧否決。

馬其頓霸權被遏止,但是馬其頓王國被保存,弗拉米寧扶植希臘和伊利里亞 做為緩衝國。這使得埃托利亞同盟、亞該亞同盟都非常不滿,

當條款送到羅馬確定批准時,羅馬元老院再增加額外條款:馬其頓要付出1,000塔蘭同的白銀賠款和交出大部分艦隊及解散大部分陸軍,還要送出腓力五世的二兒子德米特里到羅馬作為人質。

前196年的科林斯的地峽運動會(Isthmian Games )上,弗拉米寧知道希臘人熱愛「自由」,他宣告了所有的希臘城邦將獲得自由,而且羅馬不會在希臘駐軍,當場所有希臘人歡聲雷動。

在一片自由的歡呼聲中,希臘世界其實已經落入羅馬人手中.....然而,羅馬軍團並沒有完全撤離,他們在原本屬於馬其頓重要的戰略城市科林斯 , 哈爾基斯和德米特里阿斯(Demetrias)駐軍 ,直到前194年。

第二次馬其頓戰爭結束後,馬其頓被迫與羅馬同盟,疆界回到古早的邊界,結果馬其頓在希臘的勢力遭到徹底粉碎,喪失地中海大國的地位。

在軍事上,庫諾斯克法萊戰役和之後的彼得那戰役証明馬其頓方陣雖然在開闊地形優於羅馬軍團,但在適應戰場上,高機動的羅馬軍團中隊戰術比馬其頓方陣更具實戰性,也代表亞歷山大時代的馬其頓方陣戰術將被羅馬中隊戰術所取代。

腓力五世後來將他支持羅馬人的兒子德米特里處死。

太子珀爾修斯一直很妒忌德米特里在當人質的成功,於是他聳恿父親將這個「可能的篡位者」毒殺。
[PR]
by cwj36 | 2012-03-23 02:04 | 【Total War 馬其頓】

腓力五世的雄飛

腓力五世的雄飛
第一次馬其頓戰爭


e0040579_3412615.jpg


西元前239年,馬其頓王國安提柯二世死後由德米特里二世(Demetrius II Aetolicus)繼位(前239年~前229年在位)。

德米特里二世在其父仍在世時,他就已經是一名出色的將領了。

西元前260年,德米特里二世在德爾迪亞打敗了伊庇魯斯國王亞歷山大二世的軍隊,從而拯救了整個馬其頓。

前239年安提柯二世去世後,德米特里二世登上馬其頓王位。

他很快發現,在希臘世界他面對著兩個強大的敵人:「埃托利亞同盟」和「亞該亞同盟」,兩者都是由很多獨立城邦組成的軍政集團。

更為不妙的是,這兩個通常是敵對的同盟現在為了抗衡強大的馬其頓而聯合起來了。

德米特里二世在與這個聯盟的戰鬥中取得了一些勝利(奪取希臘中心地帶皮奧夏beotia),但是後來在伊庇魯斯發生的革命大大削弱了他的地位。

伊庇魯斯的君主政權(是德米特里二世的天然同盟者)在革命中被推翻,代之以一個城邦共和國。

在北方,德米特里二世面臨著蠻族入侵的威脅。

前229年,一支說印歐語系語言的蠻族部落達爾達尼亞人侵入馬其頓。德米特里二世在與他們的戰鬥中遭到慘敗,不久就去世了。

安提柯三世奪位

在他死後,由於他的兒子腓力五世(Philip V of Macedon)極其年幼(九歲),國家的政權實際上落入了他的堂弟安提柯三世(永遠許諾的人 Antigonus III Doson)的手裡。

馬其頓貴族都轉向安提柯三世,其後他以攝政王名義娶腓力五世的母親的菲利普,克麗絲(Chryseis)結婚,實際上成為馬其頓的國王。

安提柯三世希望實現馬其頓獨霸希臘的圖謀,頻頻向希臘最有勢力的城邦聯盟「亞該亞同盟」伸出橄欖枝。

與此同時,斯巴達在其銳意改革的國王克里昂米尼三世的統治下,拒絕承認馬其頓對各城邦具有最高權力。

e0040579_2115260.gif這一做法可能反映了許多城邦的意願,但克里昂米尼三世的軍事活動也讓「亞該亞同盟」深感擔憂。

克里昂米尼三世多次打敗「亞該亞同盟」;在這種情況下,亞該亞人完全倒向安提柯三世,為他插手希臘事務提供了機會。

前222年,安提柯三世與「亞該亞同盟」的聯軍在塞拉西亞戰役中擊潰了斯巴達軍隊,迫使克里昂米尼三世逃亡去埃及。

安提柯三世在佔領斯巴達後徹底廢除了一切改革。他讓被克里昂米尼推翻的監察官(所謂五人議事會)重新上台。

通過這次勝利,他使整個希臘——包括「亞該亞同盟」——再度臣服於馬其頓。

前221年安提柯三世與西北方的伊利里亞(Illyian)的軍隊作戰中,因生病(血管破裂)而死。

腓力五世登場

腓力五世以17歲之齡繼任為馬其頓國王。腓力五世也是野心勃勃,致力於擴張馬其頓的勢力。

e0040579_2124347.jpg


西元前217年,在腓力五世努力下達成諾帕克特斯和約,結束馬其頓和「埃托利亞同盟」之間的衝突,除了雅典、羅德島和帕加馬以外,馬其頓的勢力再度遍及全希臘。

腓力五世並把矛頭轉向伊利里亞.......

同年冬季,腓力五世建造100艘船的艦隊,艦隊組成主要是體積小,重量輕的楞波斯戰船(Lembus),這是一種快速和可操作性的的槳帆船,可載有50名戰士 ,這本來是伊利里亞海盜所使用的快船,這時的馬其頓海軍缺乏經驗和培訓。

e0040579_334273.gif


(楞波斯戰船 Lembus)


藉由這種船隻,腓力五世希望可以迴避和逃遁遠離羅馬艦隊的截擊,並一心設想著羅馬艦隊此時應該在西西里西部的利利巴厄姆海軍基地,對付漢尼拔

時,腓力五世還沿著阿普沙斯河(Apsus)和士昆賓河(Shkumbin)河谷擴展疆域,直到領土與伊利里亞相接。

腓力五世計畫首要目標是先佔領伊利里亞沿岸,再征服沿岸到馬其頓本土連結的地區,並利用那些新獲得的土地連結起來,提供一條最短的路線來橫渡狹窄的海峽,進軍到義大利半島。

e0040579_3104863.jpg


(腓力五世-由伊利里亞入侵義大利計劃)


腓力五世率領艦隊奪取伊利里亞沿岸,當馬其頓艦隊到達沙占島(Sazan)附近時,腓力得到一份報告,上頭說有數艘羅馬五槳座戰船(quinqueremes)正駛向阿波羅尼亞,腓力認為整個羅馬艦隊正駛往過來對付他,腓力五世被迫逃離艦隊,從陸路退回馬其頓本土。

其實羅馬人只有一個中隊約10艘船,馬其頓艦隊就倉促撤退,腓力五世返回到馬其頓,確實也沒有什麼損失,但是感到相當恥辱。

前216年當傳來羅馬人在坎尼會戰遭到漢尼拔的慘重攻擊後,腓力五世派遣大使前去漢尼拔在義大利的營地,雙方締結對抗羅馬人的聯盟。

腓力五世的大使從漢尼拔的營地回程時,與漢尼拔的使者在阿普利亞南方海濱被羅馬巡邏的艦隊司令普布利烏斯·瓦萊里烏斯·弗拉庫斯逮到,而一封漢尼拔寫給腓力五世的信也落入羅馬手中,

馬其頓與迦太基聯盟這事使羅馬人大大震驚。

在西元前214年夏末,腓力五世再次嘗試海上入侵伊利里亞,這次率領120艘Lembus級船艦隊出擊,卻被圍困的阿波羅尼亞。

腓力五世燒毀了他的艦隊,留下了許多軍隊自己突圍,馬其頓軍成千上萬的死亡或被俘.......

兩次海上入侵挫敗後,放棄從海路入侵的腓力五世,於前212年再從陸路進攻,這次遠征就很成功,還奪取了萊什。

羅馬人決定要阻止住腓力的攻勢,以免影響義大利的戰局。

他們於前211年派人與「埃托利亞同盟」以及其他希臘城邦如斯巴達等結盟,試圖牽制腓力五世的陸軍,此外羅馬也和小亞細亞的帕加馬王國的阿塔羅斯一世結盟,這更讓馬其頓後背受敵。

羅馬於是主要負責海上攻勢,而陸上攻勢則交給希臘的盟友們負責,如此好把羅馬陸軍調回去對付迦太基人。

前207年,腓力五世擊敗阿塔羅斯一世的艦隊,加上腓力五世策動比提尼亞王國普魯西阿斯一世入侵帕加馬本土,迫使阿塔羅斯一世退回本國。

解決後顧之憂的腓力五世開始猛攻「埃托利亞同盟」,且盟友「亞該亞同盟」將領菲洛皮門(Philopoemen)傑出表現也使戰局對腓力五世越來越有利。

在攻陷「埃托利亞同盟」政治、宗教中心色麻姆(Thermum)後,「埃托利亞同盟」在僵持中決定和談,在前205年於伊庇魯斯附近的腓尼基簽訂《腓尼基和約》規定雙方大致上恢復戰前狀態,而馬其頓獲得伊利里亞南部一小部分,正式地結束這場「第一次馬其頓戰爭」。

此戰馬其頓獲得勝利,儘管所得不多,但腓力五世成功把勢力擴張到伊利里亞。

由於和約的條款不允許馬其頓向西擴張,在西方與羅馬劃分勢力範圍後,腓力五世開始把目光轉移到東方。因原本掌握西地中海制海權的托勒密埃及逐漸衰敗。

腓力五世便與塞琉古帝國安條克三世協議,他們倆決定趁著托勒密五世年幼之刻瓜分其地盤。

腓力五世首先拿下一些色雷斯沿岸城鎮,但此舉引起帕加馬王國和海軍強國羅德島的不滿,因此戰爭可能損害他們與埃及的貿易,腓力五世更向克里特的城邦結盟,還試圖削弱羅德島的經濟,爆發克里特戰爭。

腓力五世接著奪取埃及在愛琴海的領土,更消滅其艦隊,但之後馬其頓艦隊與帕加馬和羅德島聯合艦隊於前201年希俄斯島戰役展開會戰,雖然腓力五世勝利但艦隊受創嚴重。

而隨後腓力五世對小亞細亞進行遠征雖,肆虐帕加馬領土並南下奪取卡里亞,但最後因被帕加馬和羅德島聯合艦隊封鎖而差點補給斷絕。

逃出封鎖後,腓力五世繼續進攻色雷斯沿海城鎮,但腓力五世種種行為引起雅典人不滿,他們加入反馬其頓聯盟,並且與羅德島、帕加馬等大使團一同向羅馬人請求幫助。

而這時羅馬在前202年的札馬戰役擊敗漢尼拔,第二次布匿戰爭獲勝,也防止了腓力五世援助漢尼拔,已經可以全力對抗馬其頓。

e0040579_18471640.png

[PR]
by cwj36 | 2007-10-19 14:11 | 【Total War 馬其頓】

第四次馬其頓戰爭

第四次馬其頓戰爭
Fourth Macedonian War


在西元前168年,彼得那戰敗近20年後,西元前149年,一位傭兵安德里斯庫斯(Andriscus)自稱是珀爾修斯的繼承人(俗稱偽腓力 pseudo-Philip),他前往塞琉古國王德米特里一世 索特(Demetrius I Soter 安條克5世之子 ,塞琉古也有3個叫德米特里的國王)處請求,希望塞琉古能協助他復國,然而德米特里一世卻把他抓住並送往羅馬。

在路上安德里斯庫斯設法脫逃,並逃往馬其頓北方的色雷斯部族庇護,在那裏他得到色雷斯奧德里西亞國王特雷斯三世(Teres III)幫助並得到100名士兵和其他色雷斯部族送來的另外100名士兵。

以這些兵力為基礎,安德里斯庫斯開始準備他的軍事行動,他很快就在戰場上擊敗數個馬其頓共和聯邦的軍隊,這時的安德里斯庫斯的色雷斯軍隊主要是由擲標槍的輕盾兵和一些輕裝騎兵組成。

後來,安德里斯庫斯決定性擊敗普布利烏斯·尤維恩蒂烏斯(Publius Juventius)帶領下的羅馬軍隊,占據了馬其頓並開始自稱是馬其頓「腓力六世 」(Philip VI)。

他短暫統治了馬其頓,到處虐待和勒索人民。(The revolt of Andriscus)

並在西元前148年安德里斯庫斯於色薩利擊敗另一支羅馬軍隊,並與迦太基結盟,激怒了羅馬。

安德里斯庫斯與亞該亞同盟作戰時遭到挫敗。

接著一支由羅馬梅特魯斯(Quintus Caecilius Metellus Macedonicus)所帶領的軍隊入侵馬其頓,並在第二次彼得那(Pydna) 戰役與馬其頓軍展開會戰。

這場戰役因為安德里斯庫斯的騎兵指揮官帖列斯帖斯(Telestes)叛逃,使得馬其頓軍遭到大敗,畢竟馬其頓的騎兵由上層階級所組成,他們寧願支持羅馬人而不太願意支持安德里斯庫斯

這場戰爭由羅馬勝利告終,安德里斯庫斯逃到到色雷斯,不久被色雷斯出賣送去羅馬處死,馬其頓被納入羅馬行省中。
[PR]
by cwj36 | 2006-06-09 22:02 | 【Total War 馬其頓】

保盧斯的戰略
第烏姆夾擊戰略


第三次馬其頓戰爭爆發後.......

西元前172年年初,羅馬司法官西西里烏斯被派往伊利庫姆,在阿波羅尼亞(即今波利那)——建立了亞德里亞海東岸的橋頭陣地。

如果珀爾修斯採取果敢行動,那麼羅馬將要遭遇危機局面,因為比起第二次馬其頓戰爭爆發時,珀爾修斯的實力遠在其父腓力五世之上。

珀爾修斯財庫裡的金錢足以供養他現有的軍隊再加1萬名傭兵10年。

他儲存的糧食也能支持同樣長時間,各種裝備可供其3倍兵力使用。

他集中的野戰軍共為步兵3萬9千人,騎兵4千人。

可是他缺乏他父親的勇氣,採取了單純防禦戰略,坐候敵人進攻。

直到西元前171年仲夏,羅馬軍在執政官克拉蘇(Publius Licinius Crassus )指揮下,才從布林底西渡海到了阿波羅尼亞。

全軍包括兩個由執政官率領的正常軍團,每個軍團為6千步兵和3百騎兵,另有聯軍的1萬6千名步兵和6百名騎兵。為了與羅馬合作,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Eumenes II)的陸軍和艦隊同時動員備戰。

卡利基努斯戰役

克拉蘇在伊利庫姆留下了一支強大兵力以阻止馬其頓從西面來攻,然後率領其餘部隊從阿波羅尼亞,翻過山脈前進到色薩利的拉利薩。

他向該城進攻時,在卡利基努斯小山附近與珀爾修斯遭遇。

結果羅馬軍大敗,損失步兵2千名,騎兵被殺和被俘各2百名。於是他撤過佩留斯河(即今薩拉布里亞河,流經潭蓓谷地)。

本應趁戰勝的餘威盡量擴張戰果,可是珀爾修斯卻堅持防禦戰略。

他不僅放棄了一切喚起希臘人反抗和發動遊擊戰的設想。

反之,他卻派使節到羅馬去討論和平條件,這個建議立即被拒絕,因為羅馬決不可能剛剛失敗就考慮議和,所以他得到的回答是,惟一可以考慮的就是無條件投降。

西元前170年,克拉蘇的位置由曼西努斯頂替,他再次企圖進攻色薩利,但和前任一樣也被擊退。

接著在公元前169年又換了菲利普斯(Quintus Marcius Phillipus)任統帥,也是個無能之輩。

他奧林匹斯山成功進入馬其頓境內。當他經過隘路到了赫拉克勒烏姆時,才發現部隊缺乏補給。

又是珀爾修斯由於弱怯無能,才使羅馬軍幸免於毀滅。

他一看到敵人進入馬其頓境內,馬上以為一切都完了。在恐怖中他逃到彼得那,下令燒毀船隻,把一切財物沈入水中。

前進四天之後,艦隊已經無法接濟,菲利普斯被迫撤退。

珀爾修斯又恢複正常,從彼得那向南前進,在第烏姆以南占領進佔艾爾皮亞斯河(Elpeus)邊的陣地,那裡可以進行堅強防禦,還設置投石機,菲利普斯只好放棄進攻。

保盧斯

最後在人民壓力之下,羅馬元老院知道決不可再把戰爭重任交給那些不稱職的執政官,因為他們不過以打仗來發財而已。

結果他們再次選舉保盧斯(Lucius Aemilius Paullus Macedonicus)為執政,並把西元前168年的戰役指導權完全交付給他。

他的父親也曾擔任執政,戰死在坎尼,他屬於老貴族世家,且為阿非利加·西庇阿的至親,在西班牙征伐盧西塔尼亞 (Lusitani )和利古里亞都立有許多戰功。

他接受任命時已60歲,據其與同時的波里比阿記載,在當時,他是少數能夠拒絕金錢誘惑的羅馬人之一。

西元前168年春初,保盧斯啟程前往希臘,他一路走得很快,離開了布林底西後五天就到了德爾斐。

他在那裡祭神之後,4天就到了艾爾皮亞斯河。

他到達以後30天戰爭才開始,而羅馬城卻早已宣布戰爭已經結束,而且「珀爾修斯和他全家都為羅馬人俘獲。 」的宣傳。

保盧斯一到就發現軍中正鬧水荒—這說明當時艾爾皮亞斯河正處於枯水季節,他立即命令掘井。

依據李維記載,因為看到山脈那樣高,想到一定有地下水,尤其地面又沒有溪流,更可以證實這點。

果然把地面沙土挖開之後,泉水開始湧出,好像有如神助。這件事使主將的聲譽和影響在士兵心目中大為提高。

第烏姆夾擊戰略

e0040579_1631877.jpg


保盧斯戰略是這樣的:

1.保盧斯主力部隊在正面牽制著珀爾修斯

2.用艦隊威脅他的北面交通線以分散他的注意力。

3.另外派遣納西卡一支強力縱隊,向西越過奧林匹斯山南坡,盡快通過皮蘇(Pithium),取道佩特拉前往第烏姆,從這裡可以直達馬其頓營地後方。

4.然後南北夾擊珀爾修斯

保盧斯指示部將納西卡(Publius Cornelius Scipio Nasica Corculum)用夜行軍方式由希拉克蘭向西,於第三天四更時候占領佩修姆,再繼續向第烏姆以北進發。

納西卡出發後,第二天拂曉,保盧斯就向設在艾爾皮亞斯河河道中央的敵軍前哨陣地發動了第一次牽制性攻擊。馬其頓王在一邊,羅馬執政官在另一邊,都在觀戰。

差不多到中午時分,保盧斯發出收兵信號,這一天的戰鬥就如此結束了。

第二天又同樣演出。

第三天,保盧斯不再進攻,而另派一個縱隊沿河岸向下遊走,好像準備在河口上渡河一樣。很明顯這都是為了吸引馬其頓人的註意力,使其忽視納西卡的迂回運動。

納斯卡利用黑夜掩護從希拉克蘭向西進發,不幸的是,在行軍途中,有個克里特士兵逃走了,他跑到馬其頓營地,把正在進行的情況告訴了珀爾修斯

珀爾修斯一聽說納斯卡正在行軍,立即派了一萬傭兵和兩千馬其頓兵,由米羅(Milo)率領去阻塞通路。

納西卡在山地中與米羅碰上,經過一番激烈戰鬥把他擊潰。

珀爾修斯聽說米羅戰敗,生怕受到前後夾攻,立即溜出這個陷阱,向彼得那方向退去。

彼得那月蝕

珀爾修斯來到彼得那南方的一個小村莊,靠近卡泰里尼(Katerini)附近,並選定一塊相對平坦的地方作為戰場,在這裡也適合他的馬其頓方陣展開。

周邊有兩條小河包圍,即伊森和勞卡斯河,它們雖然已經接近乾涸,但仍可使羅馬人感到相當困難。

馬其頓軍一撤退,保盧斯就知道了,於是也馬上前進,毫無困難的與納斯卡在第烏姆以北會合。

從那裡他們繼續向卡提利尼推進,發現馬其頓軍已在該鎮西南嚴陣以待。

西元前168年6月21日夜晚,納西卡害怕珀爾修斯再度乘著黑夜逃走,主張立即進攻,但保盧斯卻更有經驗,沒有接受。

他的部隊在行軍中已用盡氣力,現在又是仲夏,而他還沒有設防營地可供作戰基地使用,此時冒險會戰實在蠢愚。

羅馬人建築營地時,護民官加盧斯向士兵們宣布說:「明日夜間會有月蝕發生,時間是自第二時到第四時。」為了平息害怕心理,他解釋說這純粹是自然現象,並且說明了理由。

到月蝕真正發生時,羅馬士兵認為加盧斯真的具有識破天機的智慧。

反之馬其頓部隊在心理上產生了極大恐慌,認為這是王國滅亡民族毀滅的預兆!

馬其頓營地叫鬧喧嘩,直到月亮復圓才停止。

西元前168年6月22日彼得那戰役的日期重建也是透過月蝕才確定的。
[PR]
by cwj36 | 2006-04-02 16:34 | 【Total War 馬其頓】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e0040579_23263045.png「希波克拉底的誓言」(Hippocratic Oath)俗稱「醫師誓詞」,形成了醫學道德基礎,至今仍被人推崇。

希波克拉底(西元前460年-前370年)為古希臘伯里克利時代之醫師,被認為是“西方醫學之父”享年九十歲,他使醫學從巫術及哲學中分離出來。

希波克拉底有名的「體液學說」,認為人體是由四種體液構成-血液、黏液、黃膽汁和黑膽汁,四種體液在人體內失去平衡就會造成疾病(現代醫學證實這是錯誤學說)。

他還要古代醫生們發誓,堅守大家認同的醫學道德風氣,不濫用賦予他們的醫學知識和醫學能力。

該「希波克拉底的誓言」還指出,醫生決不能開毒藥,泄露病人信息或者進行人工流產。

他們將避免任何“惡作劇”或者對病人進行性挑逗,不管他們是否收取費用或者身為奴隸

不過,希波克拉底本人從來沒有提到過這類醫學道德的誓詞,他同代的時候也沒有任何類似的文件被發現。

最早提到這份誓詞的是1世紀羅馬皇帝克勞狄一世身邊的一名羅馬醫生,沒有任何文獻提到過這份誓詞,因此該誓詞的來源不明。

有一種說法是這個誓詞是畢達哥拉斯學派的人創立的。但是這個理論,今天基本上沒有人支持了,因為沒有畢達哥拉斯學派從醫的紀錄和論證。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誓言內容:


敬稟醫神阿波羅、阿斯克勒庇俄斯、許癸厄亞、帕那刻亞,及天地諸神聖鑒之,鄙人敬謹宣誓:

余願盡己之能力與判斷力之所及,矢守此約。

凡授余藝者:余敬如父母,為終身同甘共苦之侶;倘有急需余必接濟。視彼兒女,猶余手足,如欲受業,余無償、無條件傳授之。

凡余之所知,無論口授、書傳俱傳之吾子、吾師之子、及立誓守此約之生徒,此外不傳他人。

余願盡己之能力與判斷力之所及,恪守為病家謀福之信條,並避免一切墮落害人之敗行,余必不以毒物藥品與他人,並不作此項之指導,雖人請求亦必不與之,尤不為婦人施墮胎之術。

余願以此純潔神聖之心,終身執行余之職務。

至於手術,另待高明,余不施之,遇結石患者亦然,惟使專匠為之。

無論何適何遇,逢男或女,民人奴隸,余之唯一目的,為病家謀福,並檢點吾身,不為種種墮落害人之敗行,尤不為誘姦之事。凡余所見所聞,不論有無業務之牽連,余以為不應洩漏者,願守口如瓶。

倘余嚴守上述之誓詞,願神僅僅使余之生命及醫術,得無上之光榮;余苟違誓,天地鬼神共殛之!



e0040579_2332153.jpg


(12世紀的希波克拉底的誓言拜占庭手抄本)


今天醫學界把這樣的內容修改為適合現代醫學道德情況的描述方法,畢竟治療結石,合法人工流產在現代是允許的。
[PR]
by cwj36 | 2005-12-27 10:21 | 【Total War 馬其頓】

隨著最後幾位爭奪亞歷山大死後繼承者的辭世,這個群雄逐鹿的時代也即將終結了。

不過,最終導致三足鼎立格局形成的在歐洲成立了安提哥(Antigonid) 帝國,在亞洲成立了塞琉古(Seleucid) 帝國和在埃及建立的希臘托勒密王朝 (Greek Ptolemy dynasty),卻是一支外部力量,即「加拉太人的入侵」。

利西馬科斯的色雷斯王國,本來繼承了該地區的傳統政治作用,即是希臘城邦文明、亞洲王朝文明與北方蠻族之間的屏障。

利西馬科斯善於與蠻族人打交道,在近40年中,他成功地保持了北方邊境的穩定。

然而利西馬科斯之死卻使該地區突然陷入了真空,塞琉古本來完全有能力繼承他在這方面的責任,但他隨即也死於托勒密•克勞諾斯的刺殺。

塞琉古的兒子安條克已掌管亞洲多年,也擁有與蠻族人周旋的經驗,然而暫時卻陷於與埃及的領土糾紛而無暇西顧。

於是利西馬科斯的遺產色雷斯地區就落入了行刺者托勒密•克勞諾斯手中。

不幸的是,生長於埃及宮廷的托勒密•克勞諾斯毫無對付蠻族人的經驗,而且時局的發展也不容他去學習了。他立即將面對比萊西馬庫斯、塞琉古或安條克更嚴峻的考驗。

加拉太人是現代學者所謂的凱爾特人(凱撒攻擊的高盧人也是凱爾特人)的一支,在當時的希臘人眼中,他們還是徹頭徹尾的野蠻人。

前281年,當首當其衝的色雷斯向托勒密•克勞諾斯求救時,托勒密•克勞諾斯愚蠢的拒絕了,他本以為自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不料這群入侵者卻遠比他的色雷斯叛民危險得多,色雷斯只好選擇加入了他們的行列。

前279年春,加拉太人的一個首領波爾吉斯攻入馬其頓,倉促應戰的托勒密•克勞諾斯大敗被擒,作了野蠻人的祭品。

此後兩年間,馬其頓陷入內亂,兩個王位爭奪者梅利埃格安提哥納二世•伊提西亞斯相繼被廢黜,第三個,索西提尼斯,則明智的拒絕了王位,僅以將軍自居。

王國的鄉間被蠻族人搶劫一空,但城市由於有蠻族人無法攻破的城牆而得到了保全。

最後索西提尼斯終於通過遊擊戰,將波爾吉斯趕出了王國。

波爾吉斯大獲而歸,豐厚的戰利品大大刺激了其他躍躍欲試的部落首領。次年,另一個叫布倫努斯的首領又來了。

布倫努斯多半不是他的本名,而只是首領的頭銜。

由於馬其頓鄉村已經在上年被搶得差不多了,這次他南下希臘。在塞莫皮萊,他遇到了希臘的保護者安提哥二世組織的城邦聯軍的阻擊。

但這支聯軍還不足以抵擋加拉太人的衝擊。布倫努斯越過希臘中部,直抵德爾菲,蠻族人已經對德爾菲的供奉品垂涎已久了。不過根據希臘人的記載,他們的瀆神行為卻招來了諸神的震怒。

據說,由於雷暴和提前降臨的暴雪,加拉太人損失慘重,布倫努斯自殺身亡,他的部眾不得不退出了希臘。希臘人普遍認為這一次是阿波羅親自出馬打敗了蠻族人。

與此同時,第三支入侵色雷斯西部的加拉太人卻頗為成功,他們找來了船隻,成功的渡過海峽來到亞洲,將陷於混亂中的色雷斯留給了安提哥二世

這支加拉太人在小亞細亞橫衝直撞,所向披靡,直到前275年,塞琉古王安條克一世調來了戰象,終於在戰場上將他們全殲,作為亞洲之王的安條克一世也因此役被尊為“索特”,即“救星”。

加拉太人的入侵造成了馬其頓和色雷斯的權力真空,正好給了安提哥二世復辟的良機。

前277年,他佔領了色雷斯首府萊西馬基亞,並在戰場上擊敗了最後一批入侵的加拉太人,從而確立了自己作為馬其頓新王朝建立者的地位。

5年後,在又一次戰勝了伊庇魯斯的強大國王皮洛斯的挑戰之後,安提哥王朝終於在馬其頓站穩了腳跟。
[PR]
by cwj36 | 2005-11-14 07:43 | 【Total War 馬其頓】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