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提柯馬其頓 Total War

馬其頓安提柯王朝
e0040579_213847.png


西元前323年亞歷山大大帝於巴比倫逝世後,因亞歷山大各將領之間角逐爭雄,使帝國迅速瓦解,爆發繼業者戰爭。

同時,希臘各城邦也趁著這個機會脫離馬其頓的控制,使一些新的城邦聯盟先後建立。

而在亞歷山大逝世後,馬其頓本土和希臘的統治權掌握在攝政安提帕特手中,當安提帕特在前319年死後,他的兒子卡山德於前309年密令格勞西亞斯毒殺了年僅十三的亞歷山大四世,建立安提帕特王朝。

同時在小亞細亞的安提柯一世幾乎掌握亞歷山大帝國的東部大部分(安提柯一世獲得了安納托利亞作為最初的根據地),並在前306年入侵埃及的薩拉米斯戰役中戰勝了托勒密一世的軍隊。

安提柯一世與其子德米特里一世開始使用國王的稱號。

安提柯一世咄咄逼人的軍事行動促使托勒密(統治埃及)、塞琉古(統治巴比倫)和利西馬科斯(統治色雷斯)以及其他將軍們聯合起來。他們組成一個同盟抵抗安提柯的侵略。

所以安提柯一世在前301年的伊普蘇斯戰役遭到其他繼業者聯合攻擊而戰死沙場,他的兒子德米特里一世逃回希臘,並在那裡重整旗鼓。

卡山德逝世後,他的長子腓力四世登基後不久便得病而死,次子安提帕特一世因母后帖撒羅妮加溺愛幼子亞歷山大五世的關係而謀殺母親。

亞歷山大五世為了幫母親報仇而爆發內戰,並把安提帕特一世逐出。

心有不甘的安提帕特最後引進皮洛士德米特里一世的勢力企圖擊敗對方,最後德米特里一世殺了亞歷山大五世,並把安提帕特一世驅逐,安提帕特一世最後被利西馬科斯處死。

儘管日後安提帕特王朝成員中的安提帕特·厄特賽阿斯後來再被舉為馬其頓國王,但不久就被廢位,安提帕特王朝終結。

之後,德米特里一世,掌握馬其頓本土政權。

德米特里一世擔任馬其頓國王期間,他性格依舊傲慢自大,揮霍無度,馬其頓人對他的不滿日益增加,加上德米特里一心想奪回他父親的失土,他瘋狂的擴軍,並建造龐大的艦隊。

先前的敵人們驚覺了德米特里一世擴軍行為,他們再度聯合起來。

他們勸誘伊庇魯斯國王皮洛士毀掉與德米特里一世的和約。隨後,利西馬科斯皮洛斯雙雙入侵馬其頓,而馬其頓士兵也紛紛背離德米特里一世

德米特里一世不得不放棄馬其頓,命他兒子安提柯二世統轄希臘本土的軍隊,自己率領一支艦隊孤注一擲入侵小亞細亞。

然而其他希臘化統治者再度聯合起來,德米特里一世因而在小亞細亞被塞琉古的軍隊包圍戰敗,他被俘監禁而死,隨即失去馬其頓的統治,而德米特里其子安提柯二世率領其餘部退回希臘繼續作戰。

皮洛士利西馬科斯瓜分了馬其頓,但這兩人很快就起了紛爭,結果利西馬科斯皮洛士驅逐,佔領整個馬其頓本土。

西元前282年,東方的塞琉古一世利西馬科斯開戰,並在隔年在呂底亞的庫魯佩迪安戰役擊殺了利西馬科斯

塞琉古隨即渡過海峽來到歐洲,準備接管色雷斯和馬其頓。

然而,托勒密一世之子托勒密·克勞諾斯刺殺了塞琉古,奪取了馬其頓王位。

安提柯二世當時準備趁著這個機會奪回他父親的馬其頓王位,並率軍往北進軍,但遭到托勒密·克勞諾斯擊敗。

托勒密·克勞諾斯的威風只有一時,前279年冬季,北方從高盧遷移的塞爾特人大批大批往馬其頓入侵,托勒密·克勞諾斯在戰場上戰死,開始了馬其頓兩年無政府狀態。

在肆虐馬其頓後,高盧人繼續南侵希臘半島,當時安提柯與其他希臘各勢力連手抵禦蠻族入侵,僅管那時是埃托利亞同盟才是擊敗敵人的主力。

前278年,一支主要是埃托利亞為主的希臘聯軍在溫泉關和德爾斐擊敗蠻族,使他們傷亡慘重,蠻族被迫撤退。

另外,安提柯二世與塞琉古公主菲拉結婚了,安提柯二世因此與塞琉古帝國關係越趨友好。

e0040579_1001382.jpg


前277年,安提柯二世打敗了自高盧侵入希臘的凱爾特人,這為他爭奪馬其頓王位增添了砝碼。

前276年安提柯二世真正獲得了對馬其頓的全部統治權,被視為安提柯王朝的真正創建者。

安提柯王朝,統治馬其頓王國百餘年之久,直到羅馬共和國征服馬其頓為止。

e0040579_18471640.png


決定亞歷山大死後的三國志-加拉太人入侵
BC306 薩拉米斯戰役
BC305 羅德島圍城戰
BC301 伊普蘇斯戰役
卡山德的馬其頓王
德米特里一世的馬其頓王
托勒密·克勞諾斯的馬其頓王
皮洛斯的馬其頓王
利西馬科斯的色雷斯霸業

e0040579_222741.jpg

安提柯二世
BC222 塞拉西亞戰役

e0040579_9275480.jpg


第一次馬其頓戰爭

腓力五世的雄飛

第二次馬其頓戰爭

BC197 庫諾斯克法萊戰役

第三次馬其頓戰爭

第三次馬其頓戰爭導火線
第烏姆夾擊戰略
BC168 彼得那戰役

第四次馬其頓戰爭

BC148 彼得那戰役

其他

西元前2世紀的馬其頓方陣為何會敗於羅馬?
Thureophoroi
同伴步兵:帔織黑汰利司 (Pezhetairos)
白盾兵:盧卡皮德

阿格瑪
亞該亞同盟
維爾吉納太陽
馬其頓皇家墓地
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弗拉米寧

安提柯二世(Antigonus II Gonatas)→德米特里二世(Demetrius II Aetolicus)→安提柯三世(Antigonus III Doson)→腓力五世(Philip V of Macedon)→珀爾修斯(Perseus of Macedon)

e0040579_6334720.pn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11-07 18:17 | 【Total War 馬其頓】

白盾兵

Leukaspides
白盾兵 盧卡皮德


e0040579_20272.jpg


白盾兵(Leukaspides 希臘語:Λευκάσπιδες),是組成希臘化時代馬其頓安提柯王朝的步兵兵團,它可能與銅盾兵一同組成馬其頓的重裝方陣。

白盾兵在西元前220年代安提柯三世對付斯巴達克里昂米尼三世(Cleomenes III )時而聞名。

e0040579_18563194.gif


在前168年的彼得那戰役後,羅馬人在戰利品中有提到白盾兵的盾牌。
[PR]
by cwj36 | 2014-07-24 02:01 | 【Total War 馬其頓】

BC168 彼得那戰役

BC168 彼得那戰役
Battle of Pydna
馬其頓方陣的終章


e0040579_853423.jpg


西元前168年6月22日下午3時,在現在希臘北部彼得那的卡泰里尼(Katerini)附近,保盧斯羅馬軍團與珀爾修斯(Perseus of Macedon)的馬其頓軍團在此隔著勞卡斯河對峙中.....

雙方約定都可以從勞卡斯河取水,雙方都在兩岸設置自己哨兵互不干涉。

突然有一匹羅馬方面的馬脫韁,跑向對岸,後面有3個人跟著追,此時河水深度剛剛沒膝蓋。

同時,馬其頓方面有2名色雷斯士兵想去捉這匹馬,結果被打死1個。

於是這隊色雷斯兵約8百人,可能是馬其頓軍前哨,就被激怒,開始干擾羅馬兵在河中的汲水行為。羅馬方面當然不肯示弱,立即對抗,雙方馬上發生小戰。喧鬧聲把沒穿戰袍的保盧斯引出帳外。

保盧斯第一軍團的副將納西卡報告說:「珀爾修斯也領軍出營,正在布陣。」

e0040579_19273255.jpg


馬其頓佈陣

e0040579_9122121.jpg馬其頓軍總數有44,000名士兵,其中21,000名士兵組成馬其頓方陣,騎兵約4,000名(其中奧德里西亞Odrysian國王科提斯四世(Cotys IV )帶領的1,000名精銳色雷斯騎兵)

中央馬其頓方陣前方是「白盾兵」(盧卡皮德leukaspides )方陣,這是馬其頓的青年精兵。

後部是是由重裝的「銅盾兵」(查爾卡斯皮德斯Chalkaspides)方陣組成。

方陣左邊是精銳的禁衛營「阿格瑪」(Agema)輕盾兵,保護方陣的側翼。

輕盾兵(Peltasts)、傭兵、色雷斯步兵組成左右兩翼,騎兵佈署於兩翼最外側。

珀爾修斯率領騎兵衛隊(household)於右翼,指揮右翼的重裝騎兵、色雷斯騎兵、奧德里西亞騎兵、。

首先前進的是色雷斯步兵,照納西卡的說法,他們的外表是很可怕的。

士兵身材都很高大,穿著夏裝,在白色衣服和閃閃發光的脛甲防盾下顯出黑色皮膚。

他們右肩背著沈重的戰斧。在色雷斯人後面是傭兵,他們的裝備五花八門,各自不同,帕尼亞人也混在他們中間。

第三部分是「白盾兵」方陣,這是馬其頓的青年精兵,他們的鮮紅軍衣和甲胄發出鮮明奪目的光彩。

他們擺好隊形之後,接著就是重裝步兵擺出的「銅盾兵」方陣,攜著青銅盾牌,從背後的營地中湧出。

他們喊聲動地,盔甲鮮明,薩里沙長槍尖散發可怕的光芒。

彼得那戰役首先要釐清的,馬其頓軍事系統不只“方陣”系統,而是一個綜合武器系統。 雖然方陣的設計是在軍隊的重心。

e0040579_18563194.gif


羅馬佈陣

羅馬全軍擁有38,000名,其中33,400名是步兵,其中含兩個羅馬軍團約15,000名步兵和騎兵。

第一軍團指揮官:保盧斯
第二軍團指揮官:阿爾比拉斯(Lucius Postumius Albinus)

兩個羅馬軍團居於中央,拉丁盟軍在右,希臘盟軍在左,騎兵位於兩翼。

其中右翼22頭戰象,最初控制在後方,以後加入了羅馬右翼方面作戰佈署,這些戰象是羅馬盟國努米底亞提供的。

羅馬標槍兵佈於全軍最前緣。

急攻

珀爾修斯的攻擊速度快得出人意料,馬其頓全軍就已經渡過了勞卡斯河,向阿羅克拉斯山麓前進。

看到「白盾兵」方陣前面伸出的長矛有如刺猬一般,連保盧斯都不免有點驚恐,因為他也沒見過這樣可怕的場面。

e0040579_2341352.jpg


保盧斯晚年常常提起當年馬其頓軍的景象,並說當時馬其頓林立般的長槍帶著無堅不摧的氣勢,令人感到無比的驚愕和恐怖。

珀爾修斯的攻擊發生的太突然,保盧斯雖然連穿盔甲和頭盔的時間都沒有,可是他表面還能故作鎮靜,他的頭部和全身都沒有保護,開始擺列他的戰線。

羅馬方面的最初反攻由皮里格尼亞人(Pelgnians)的部隊開始,他們處在羅馬戰線右端,因為他們無法攻入敵人用長矛組成的墻壁,他們的指揮官薩維努斯抓住一面軍旗投到敵軍中間,促使士兵去搶回軍旗。

這樣引起一場混戰,最後皮里格尼亞部隊還是被擊潰了,漫無秩序地向阿羅克拉斯山上逃走。

這似乎又帶動著羅馬全線都向後退,於是羅馬第一軍團、第二軍團全軍都想退回山坡。

逆轉

接著,因為地形漸漸變得對馬其頓方陣不利,於是其正面就開始彎折破裂,終於出現了缺口。

一方面由於地形高低不平,另一方面由於正面的長度太寬,所以企圖占領高地的士兵,雖然不願意但卻必須與占領低地的部隊分隔開來。

這對羅馬人而言可以說是太幸運了,因為珀爾修斯畢竟不是亞歷山大大帝,亞歷山大絕不會讓方陣步兵追上山地。

在這個緊急關頭,珀爾修斯不應把方陣向山坡上推進,而應該揮動全部騎兵和輕裝部隊向已經動搖的敵人追擊,並在他們掩護之下重新整理方陣正面。

保盧斯把第一軍團兵力分開,命令他們迅速插穿敵方的一切裂縫缺口中,並立即展開接近戰鬥。於是進行的就不僅是一個單獨會戰,而變成許多獨立和連續的戰鬥。

保盧斯把這個命令傳達給他的軍官,軍官們又轉達給士兵,不久他們就絞在敵人陣線之內,他們從側面和後方攻擊敵人,這是敵人的盾牌保護不了的。

這樣一來,「白盾兵」(leukaspides )方陣的力量和優點全然喪失,結果就完全被擊潰了。

由於追擊皮里格尼亞部隊,在馬其頓軍的中央部分左方與左翼右方之間,還出現了另一個大空洞。

所以馬其頓左翼已經上前了;而中央部分尚在與羅馬的兩個主力軍團交戰,當然就落後了。

保盧斯命令各支隊化整為零楔入那些小型空洞後,他又親率第一軍團衝入馬其頓傭兵與方陣之間的大缺口中。

這樣就切斷了敵軍陣線,他背對傭兵面向「銅盾兵」重裝方陣。

同時,阿爾比拉斯(Lucius Postumius Albinus)也率領第二個軍團向輕裝步兵攻擊。

e0040579_8314313.jpg戰象和聯軍的騎兵就趨前攻擊已經孤立的馬其頓傭兵,但卻未獲成功,接著拉丁聯軍也向前進攻,才迫使敵軍左翼退出戰場。

而最關鍵的馬其頓騎兵,此時竟紋風不動..........沒有發揮「錘子和鐵砧」戰術,這也是後來有些軍事學者認為彼得那戰役中馬其頓真正失敗的主因,甚至有人懷疑馬其頓貴族組成的同伴騎兵「叛變」。

此時,中央方面,保盧斯的軍團的大象發揮作用已經衝散了的重裝「銅盾兵」方陣。

經過了相當的長距離戰鬥,於是敵人產生動搖,最後終被擊潰,薩里沙長槍紛紛被丟棄。

馬其頓全軍全面潰敗,僅有羅馬軍左翼的馬其頓3,000名阿格瑪輕盾兵死戰不退,直至戰死為止。

這此戰役以羅馬軍大勝作收,從戰役開始到分出勝負僅不到一小時就結束了,剩下直到日落的時間都讓羅馬軍用來追擊用。

看到會戰已經失敗,珀爾修斯就率領幾乎毫無損失的騎兵逃回皮拉,再退到安菲波利斯。

珀爾修斯指揮太糟糕,可以用「慘不忍睹」來形容,殘存步兵紛紛指責帶著騎兵逃跑的國王實在是「怯懦」。

會戰後的屠殺頗為驚人。依照李維記載,馬其頓軍被殺2萬人,被俘6千人;在追擊中又俘獲5千人。追擊距離達14哩。

羅馬方面的損失據說在100人以上,大部分為皮里格尼亞人,負傷人數較多。

戰後清算

獲勝之後,羅馬元老院決心把所有有問題的國家,無論敵友,都一勞永逸的解決掉,使他們永遠喪失叛變能力。

馬其頓的國號被取消,重新組織了四個聯邦式的「一國四治」共和同盟,每個同盟都禁止與其他同盟通婚,也不准在國外置產。

所有王國都被解除武裝,把一切小康階層以上的人,包括所有官吏在內都送往義大利,過著俘虜生活。

在希臘各城市中都開始追訴審問“叛逆”,因為到處都可以找到馬其頓人和曾經在珀爾修斯軍中服役的人,這些人都一律被“清算”。

不僅對支持馬其頓的埃托利亞同盟給予這種懲罰,甚至與羅馬同盟的亞該亞同盟也得不到信任,把1000多有聲望和地位的亞該亞同盟也作為人質遣送到義大利。

西元前168年,伊庇魯斯也一樣,伊庇魯斯並未幫助珀爾修斯,羅馬的這次活動是古代戰爭中最殘忍的劫掠之一。

根據普魯塔克的記載,保盧斯以羅馬當局的名義沒收了許多馬其頓人的財產,然而實際上這些財富中有很多被他侵吞了。

在他於前167年返回羅馬時,他的軍團因為戰利品分配問題幾乎發生嘩變。

為了安撫這些士兵,保盧斯下令攻打伊庇魯斯。

保盧斯命令洗劫了伊庇魯斯70個城鎮,把15萬伊庇魯斯人賣為奴隸。

戰後,珀爾修斯因為此場無能怯懦的表現,讓馬其頓人對他非常不滿,還有人指責他戰敗竟然不自殺。

e0040579_716467.jpg


珀爾修斯在眾叛親離之下投降保盧斯,並被帶往羅馬城,出席保盧斯的凱旋式,餘生都被關押著。

安提柯王國被解散,切割成4個共和政體。整個的希臘世界都裂成了碎片,屈服在羅馬的膝下,從此希臘世界之所以尚能得保任何獨立性的原因,也都完全是出於羅馬的恩賜。

羅馬對廢王珀爾修斯與其妻敘利亞的塞琉古四世的女兒勞廸絲(Laodice V )關在一起,他們夫妻關在被義大利中部的阿爾巴富森斯(Alba Fucens)。

珀爾修斯在軟禁期間學會了說拉丁語,還學得了一身金屬雕刻的好手藝,並成為公證人(Notary public 職責是記錄公眾訴訟,抄寫公文,供應裁判與法律形式,並註冊裁判的法令和判斷。 )於西元前166年去世。

2005年6月,義大利文化部發表在瓦萊里婭大道附近馬利亞諾'Marsi(拉奎拉)發現他的墳墓。

前146年,馬其頓四個共和政體被解散,馬其頓正式成為羅馬帝國的馬其頓行省。

學者蒙森的評論說:「亞歷山大大帝的帝國從此消滅無餘了,他曾經征服東方並使其希臘化。現在距離他逝世已經144年,才終於完結了。」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5-21 08:24 | 【Total War 馬其頓】

阿格瑪 (Agema)

ROME2的「皇家佩爾塔司」
Royal Peltasts
正名「阿格瑪」(Agema)


現代希臘總統衛隊,稱為「埃夫佐尼」 (Evzones),他們最初來自伊庇魯斯的武裝反抗軍。在巴爾幹戰場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中表現傑出而聞名於世。

他們身著與眾不同的「富斯塔內拉(Fustanella)」白褶襉裙制服。

e0040579_11122089.jpg


e0040579_10135565.png而古代希臘化世界領袖的衛隊稱為「阿格瑪」(Agema),也就是ROME2的「皇家佩爾塔司(Royal Peltasts)」。

「佩爾塔司(Peltasts)」希臘語字面上的意思是一個包或一個支隊,亦可翻譯為「輕盾兵」。

在伯羅奔尼撒戰爭(西元前431-404年)的時候,除了北部希臘的種族以外,希臘各主要城邦都還是不重視輕型部隊。

在西元前426年,在第摩西尼斯(Demosthenese)所率領下的雅典人,卻為艾托利亞(Aetolian)人的標槍兵所擊敗了,他們拒絕從事肉搏戰,只是從遠距離外,用標槍(Javelins)來擊潰雅典方陣。

由於這種游擊機動戰的壓迫,軍事改革遂無可避免,於是在西元前四世紀的初期,雅典的將軍伊菲克拉特斯(Iphicrates),最知名的就是對古希臘輕盾兵進行改革(Iphicratean reforms),他訓練成功了一支真正輕型的步兵,稱為「佩爾塔司(Peltasts)」,他們主要組成是色雷斯傭兵。

他們受過迅速輕裝及機動為主運動戰的訓練。他們穿著棉胎或皮質的短衣,攜帶著防盾、標槍、和刀劍。

在西元前390年,他的「佩爾塔司(Peltasts)」殲滅了一個斯巴達著名的重甲步兵營(Mora 600人),足以證明他們的價值。

亞歷山大大帝時代,精銳部隊組成持盾禁軍(hypaspists 持盾重甲)共有3000人,「佩爾塔司(Peltasts)」則為擅長散兵,並經常用於保護重裝步兵方陣的側翼。

「佩爾塔司(Peltasts)」都拿著刀劍,以及3支標槍。 當面對來自波斯騎兵的威脅時,他們散開了他們的行列,在波斯騎兵通過同時,他們投擲標槍擊殺騎兵。

而當面對重甲步兵方陣時 ,「佩爾塔司(Peltasts)」近距離投擲標槍攻擊方陣。如果重裝步兵前進攻擊時,「佩爾塔司(Peltasts)」他們會逃跑,特別是在地形崎嶇不平地形非常有利游擊戰。

當與其他類型的輕型部隊戰鬥時,「佩爾塔司(Peltasts)」又有在混戰中使用盾牌,劍,頭盔的優勢。並且因為輕裝備因此可以進行強行軍。

e0040579_1094425.jpg


後來在馬其頓「佩爾塔司(Peltasts)」取代持盾禁軍(hypaspists),選拔精英份子稱為「阿格瑪」(Agema),尤其是在馬其頓的腓力五世珀爾修斯時代,「阿格瑪」(Agema)就是皇家禁衛軍。

西元前168年, 彼得那戰役(Battle of Pydna),珀爾修斯的馬其頓軍全面潰敗,僅有左翼的馬其頓3,000名阿格瑪輕盾兵死戰不退,直至戰死為止。

「阿格瑪」也是塞琉古帝國 、托勒密王國、巴克特里亞國王的步兵警衛營。

e0040579_5293161.png不過 東部的「阿格瑪」衛兵穿著重甲(青銅板),戴 弗里吉亞 (或色雷斯 )頭盔和阿凱盾,仍然是長槍與方陣形式。

塞琉古「阿格瑪」全名稱是「 重甲步兵阿格瑪」(The Agema of the Hypaspists),據波利比奧斯記載,當時塞琉古帝國 安條克三世東征時,率領的先遣部隊中有10,000名精銳「輕盾兵」(peltast)。

據說這10,000名「輕盾兵」就是安條克三世改革銀盾兵成為「阿格瑪」 。但有許多研究學者並不這麼認為.......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24 12:25 | 【Total War 馬其頓】

帔織黑汰利司 (Pezhetairos)

帔織黑汰利司
Pezhetairos
同伴步兵
Foot companions


e0040579_21105926.pngROME2裡的 $1060價格的「Foot companions」,字面意思是「腳的同伴」,他還個名稱「帔織黑汰利司」(Pezhetairos)。

「Pez」是pezos表示“用腳的戰士”或“步兵”,「hetairos」意思是"同伴、朋友、戰友"。亦有譯為「同伴步兵」。

「帔織黑汰利司」 是馬其頓軍隊中的重裝步兵,原是馬其頓王國的國王御林軍,後來在亞歷山大大帝(其實是亞歷山大三世 西元前356年-前323年)即)時演變成馬其頓方陣重裝步兵,是馬其頓軍的主幹,此名稱持續在繼業者國家出現。

亞歷山大大帝時,幾乎所有馬其頓方陣都是「帔織黑汰利司」,因為他們手持超長槍可以抵擋馬背上的敵人衝鋒,也可以在兵器的長度優勢上對抗其他步兵,因此可以有效對抗敵人的騎兵和步兵。

在馬其頓王國早期,「帔織黑汰利司」是王國的精銳步兵團,據古代記載這支部隊由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一世(西元前498年至前454年在位),所創建,腓力二世(Phili II)在位期間被突顯出來,特別是當他們扮演如此重要的角色,腓力二世年輕時曾在希臘城邦底比斯做人質,跟隨斜邊戰術大師埃帕米農達學習底比斯戰術軍備,據說「帔織黑汰利司」也是學習底比斯的戰術。

隨著腓力二世軍事改革,馬其頓方陣作戰方式引進軍中,並且成為軍隊主幹。

在一些古代文獻的殘篇中,說「帔織黑汰利司」來選自馬其頓全境,並且選拔體格高壯之人,作為國王禁衛軍團,這顯示這時「帔織黑汰利司」是作用等同亞歷山大時期的持盾衛隊一樣,是國王禁衛步兵,作戰方式應與南方希臘城邦的希臘重裝步兵無異。

「帔織黑汰利司」的主要武器是薩里沙長槍,這是一種相當長的長矛,由韌且彈性的山茱萸木所製造,遠比古典希臘重裝步兵的多律長槍還長很多。

也因為使用這種長矛的緣故,它可以讓前五排士兵的槍頭超過方陣前緣,可以遠遠的就刺到敵兵,也讓馬其頓方陣有著更多的槍頭來攻擊,這些優勢幾乎使他們在方陣正面上銳不可當。

因為薩里沙長槍又長又重,需要兩隻手來使用,因此古代文獻記載馬其頓方陣步兵的盾牌使用較略小約60多公分的輕盾(pelta)。

其輕盾持在步兵左手前臂上,盾牌還用一條帶子懸掛在脖子上,使左手可以騰出來幫助持槍。另外,薩里沙因為太長,以至於單兵作戰時不利揮舞,它必須組成方陣才有威力。

對於他們側翼或後方的攻擊,他們很少有機會能作出回應,必須靠其他劍兵輔助防衛。

它們也很笨重,但是建立了幾乎無法攻克的方陣。五列戰士形成了長矛之墻,保護更多的前方隊列,比傳統的重裝步兵方陣創造了更大的殺敵區。

在防禦上,馬其頓方陣不僅可以承受並擊退任何步兵或騎兵的正面衝鋒,還能夠擋下射入的弓箭,因為後排士兵的長矛一直豎立著,直到需要使用之時。

弓箭被豎起的長矛所擋住,落到地上,然後在戰場上支援槍兵的克里特島弓箭手會重新使用它們。

然而,在一些場合如攻堅戰、追擊戰、或在巴克特里亞和粟特的掃蕩戰,不適合使用薩里沙,他們可能裝備傳統的長槍,或是標槍,來因應戰鬥需要。

文獻中沒有特別說明他們穿哪種鎧甲,很可能穿著亞麻胸甲。

腓力二世繼位後初期,腓力二世率領約10,000人的軍隊對抗入侵的伊利里亞人,在這場戰役中提到的步兵精銳很可能是「帔織黑汰利司」,並且主導了戰役勝利。

很可能是這個時期腓力二世把禁衛軍團名字改成持盾衛隊,「帔織黑汰利司」這個稱號給馬其頓方陣步兵,如果是這樣,那「帔織黑汰利司」在前338年擊敗希臘聯軍的喀羅尼亞戰役出場。

另外,也有一種可能是亞歷山大大帝在東征前才更改名字,把原先禁衛軍的名字來榮譽馬其頓步兵,使馬其頓方陣步兵擁有「戰友(hetairos)」的殊榮。

無論如何,當亞歷山大(再強調一次其實他是亞歷山大三世)渡過海峽來到小亞細亞時,持盾衛隊是禁衛軍團,而「帔織黑汰利司」是馬其頓重裝步兵。

亞歷山大大帝一開始的大軍中有12,000名馬其頓步兵,扣除3,000名持盾衛隊,那剩下9,000名應是「帔織黑汰利司」。

「帔織黑汰利司」參與亞歷山大各大小戰役,擊敗各式部隊,征途從小亞細亞、埃及、美索不達米亞、伊朗高原、甚至遠達印度。

傳統認知上「帔織黑汰利司」在戰術上的角色偏向防禦性,他們被認為是堅固的戰線,主要是釘住敵人、限制敵人行動,並用方陣如刺蝟般的長槍來挫措敵人士氣,這時再配合重裝騎兵,向敵人特定部份或暴露的側翼而作決定性打擊,這就是所謂的「亞歷山大錘砧戰術」,如前331年高加米拉戰役。但不可否認「帔織黑汰利司」在一些戰役中亦擔當攻擊任務。

e0040579_10285983.png馬其頓的安提柯王朝時代,已經不使用「帔織黑汰利司」稱號,安提柯王朝的主力長槍兵叫「銅盾兵」(Chalkaspides 查爾卡斯皮德斯方陣 重裝步兵 銅盾 Bronze Shield Pikemen $730)與「白盾兵」(leukaspides 盧卡皮德方陣 青年精兵,鮮紅軍衣和甲胄)。

白盾兵在前220年代,安提柯三世對付斯巴達克萊奧梅尼三世時而聞名。

西元前168年,彼得那戰役(Battle of Pydna),銅盾與白盾兵組成的馬其頓長槍方陣被羅馬短劍擊敗,安提柯王朝滅亡。

但是在ROME2中,馬其頓的安提柯王朝主力長槍是「帔織黑汰利司」(Foot companions),「銅盾兵」則屬於龐度斯(Bronze Shield Pikemen )。

龐度斯的主力長槍的確也叫「銅盾兵」。

最後再再強調一次亞歷山大大帝其實是「亞歷山大三世」。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29 01:10 | 【Total War 馬其頓】

BC305 羅德島圍城戰

BC305 羅德島圍城戰
「圍城者」德米特里一世


e0040579_10421189.png

e0040579_15571850.png羅德島(Rhodes)是愛琴海上的一個島嶼,位於佐則卡尼薩群島的最東端,愛琴海地區文明的起源地之一。

按照希臘神話羅德島產於海中。

海神波塞冬是島的保護人,他不在的時候他的女兒海仙女羅德照管羅德島。

而另一說法,羅德島的名稱來自於古希臘語中的Ρόδον(玫瑰),當時指的是今天的朱槿。

ROME2派系羅德島使用希臘神話「馬頭魚尾怪」(Hippocamp)為代表,「馬頭魚尾怪」是尼普頓(Neptunus 其實也是波塞冬的羅馬名字)海神的坐騎。

e0040579_1629319.jpg


波斯人曾入侵和佔領了羅德島,但他們在西元前478年雅典的幫助之下又擊敗了波斯軍隊。

羅德島參加了雅典提洛聯盟 。 當西元前431伯羅奔尼撒戰爭爆發時,羅德島基本保持中立,但它仍然是聯盟中的一員。

戰爭一直持續到西元前404年,但這個時候已經羅德島完全從衝突撤回,羅德島決定走她自己的路....

西元前332年羅德島臣屬馬其頓亞歷山大帝

e0040579_10251323.jpg在亞歷山大死後,他的將軍們搶奪控制權.....羅德島也捲入繼業者戰爭之中.....

前306年,馬其頓在小亞細亞的統治者安提柯一世(馬其頓本土由卡山德統治)安提柯一世入侵埃及的薩拉米斯戰役中戰勝了托勒密一世的軍隊。

前305年,安提柯一世以先前羅德島拒絕加入與埃及托勒密戰爭為由,命兒子德米特里一世率領大軍圍攻羅德島(Siege of Rhodes)。

當時羅德島是擁有強有力的海軍的商業中立國家,並與托勒密一世有著密切的貿易與結盟關係。

托勒密一世派遣塞琉古(此時塞琉古正流亡埃及)率領一支100艘船隻的艦隊駛往愛琴海,支援羅德島。

德米特里一世艦隊擁有200隻戰船與150隻補助船,其中許多是海賊船。

他們艦隊略奪近1000艘商船以上的利益。

為了攻城,德米特里興建許多前所未見的攻城武器,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破城者」攻城塔。

e0040579_138548.png


e0040579_2381835.png「破城者」(希臘語:ἑλέπολις , Helepolis),是一超巨型攻城器具。由色薩利的波呂伊多斯(Polyidus)所發明,後來經過馬其頓安提柯王朝德米特里一世和雅典的埃披馬格斯(Epimachus)改良而成。

「破城者」攻城塔本身是個龐大的錐形塔樓,每一面130英尺(41.1米)高,65英尺(20.6米)寬寬,必須用人力來把它推進戰場。

它底座安置8個巨輪,每個輪子高3.6米,並且都有輪腳,使攻城塔也能橫向行動。為了使它防火,在攻城塔的3面(正面,左面,右面)都包覆著鐵板。

e0040579_1027726.jpg塔內分成9個樓層,樓梯分成兩個寬敞通道,一道讓人向上爬,另一道向下。

整棟攻城塔重達160噸,每樓層加共需3,400人在內運作,其中轉動巨大絞盤,使絞盤透過帶子來改變輪子方向就需要200人,而還需要更多其他人在後面推攻城塔。

輪子的輪腳使破城者攻城塔能橫向移動,這樣整座器具就能移動到想要的攻擊位置,並且塔內裝有投石器和弩砲,保持攻城塔移動時還能對城牆進行火力壓制,保護後面推攻攻城塔的人們。

「破城者」攻城塔具有可怕的重型投射武器,其內部第一層有兩座能投射82公斤的投石機,和一座能投射27公斤的投石機。

在第2層有3座27公斤的投石機,其後上面5層每層有著兩座能發射14公斤的小型投石機。

另外,可由內部機械控制的遮門來保護這些投石機的砲口,這些遮門由獸皮包覆,獸皮內填充羊毛和海草的混合物,使其防火,因此砲口可以安全地對敵人的城牆狂轟亂炸。

在攻城塔最上面兩層,士兵可以用每層兩座的輕型弩砲掃除城牆上敵人。

Helepolis

德米特里一世的陸軍在羅德島城南方登陸,建造比薩拉米斯戰役(賽普勒斯島)時更巨大的「破城者」, 當「破城者」推向羅德島城牆時,羅德島人把所有火力集中起來,拚命把攻城者外牆的防火鐵板擊落,他們成功擊毀一部份,並打算用火球攻擊。

德米特里一世擔心他巨大的攻城塔會被燒毀,命令它後撤去修復。

德米特里一世命人把羅德島人發射的石矢聚集起來,推測他們的庫存量。

他相當驚訝羅德島人能在短短時間內搞出一堆石矢。

當破城者修復後,古羅馬學者提供了接下來的記載,德米特里一世又發動新一波攻勢,當攻城塔再一次推向羅得城牆時,羅德島人乞求城內的工程師迪奧吉納圖斯(Diognetus)想個辦法解決這個龐然大物。

在夜色掩護下,迪奧吉納圖斯命羅德島人在自己城牆敲一個小洞,溜出城外,並預期日後攻城者攻城塔攻擊時會經過的區域,用渠道導入大量的水、淤泥、泥水,並把地形偽裝起來。

迪奧吉納圖斯的計策很成功,這座攻城塔果然在攻城時經過該區塊,它的輪子就陷入泥潭裡動彈不得。

德米特里一世這場圍城戰最終失敗,他放棄了圍攻,並與羅德島簽署了一項和平協訂,根據這個羅德島和平協訂約定了羅德島在馬其頓與托勒密的戰爭的中立,托勒密不能使用的羅德島海軍力量。

結束圍城後,遭到破壞的攻城塔還其他攻城武器被遺棄在戰場上,羅德島軍將馬其頓攻城武器的金屬板甲和士兵拋棄的兵器集合繳獲的青銅武器12.5噸,把金屬部分通通重新溶化,戰利品賣掉,歷時12年之久以這些金屬和資金建造了羅德島守護神「太陽神赫利俄斯的青銅巨像」(Colossus of Rhodes),來慶賀這場戰爭勝利,這座雕像之後被列為古代世界七大奇觀之一。

按照希臘神話羅德島產於海中。海神波塞冬(宙斯的哥哥)才是島的保護人,他不在的時候他的女兒海仙女羅德照管羅德島。

宙斯在分封他的領域的時候太陽神赫利俄斯正在巡視天穹,普照大地,因此宙斯將他忘了。

赫利俄斯回到奧林匹斯山的時候宙斯本來打算重分他的領域,但是赫利俄斯宙斯說,宙斯只要將他在巡視天穹的時候看到的一座美麗的小島分給他,他就滿意了,因為他愛上了這島的海仙女羅德

因此太陽神赫利俄斯成為羅德島守護神。

e0040579_1472686.jpg


在這場戰爭中,德米特里一世不僅建造驚人的破城者,他還建造超巨型破城槌,它長54.8公尺,需1,000人操作。

此外,他還有長鑽頭的巨型機具,可以用來鑽破城牆。也因為這場戰爭德米特里一世展現前所未見的巨型攻城器具,而被希臘人稱為「圍城者」(Poliorcetes)。

羅德島太陽神巨像(The Colossus of Rhodes)是古代七大奇觀中最為神秘,因為它只有66年的生命便因西元前224年毀於一場地震而倒下,至今考古學家仍未確定它的位置及外觀。

至於太陽神赫利俄斯巨像的姿勢,到底站立?坐下?或是駕著馬車?至今仍無人知曉------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8 02:38 | 【Total War 馬其頓】

利西馬科斯的色雷斯霸業

利西馬科斯的色雷斯霸業

e0040579_18273199.png


利西馬科斯(Lysimachus 希臘文:Λυσίμαχος,約前360年—前281年)是亞歷山大帝的馬其頓官員及「繼業者」,及後成為色雷斯及小亞細亞國王(前306年)。

利西馬科斯來自馬其頓的佩拉,是阿加索克利斯之子。在與波斯帝國的戰役中,他是亞歷山大的近身護衛官,在印度時表現出色。

亞歷山大死後(前323年),他被指派到色雷斯及切索尼斯(南克里米亞;現今加里波里半島)政府。在頗長一段時間裡,他主力與奧德里西亞國王(Seuthes III)對戰。

前315年,他參與卡山德托勒密塞琉古對付安提柯,卻又要兼顧色雷斯及斯基泰族的抵抗。

前309年,他在連結切索尼斯與大陸的戰略性要塞上建立利西馬其亞(Lysimachia)。眼見安提柯稱王,他也就自立為王(basileus 巴賽勒斯)。

前302年,第二次與卡山德托勒密塞疏古訂盟,利西馬科斯得到卡山德派軍增援,只遇上小小阻撓便進入了小亞細亞。

赫拉克西亞聯姻

在這一年冬天,利西馬科斯暫時收兵,在赫拉克西亞(Heraclea Pontica現今土耳其北岸一度古城)附近過冬,並與那裡的赫拉克西亞王遺孀阿瑪斯特里斯(Amastris)政略結婚。

阿瑪斯特里斯是波斯公主先與赫拉克西亞王狄奧尼修斯結婚育有2子(Clearchus II和Oxyathres),狄奧尼修斯死後改嫁利西馬科斯成為她第二任妻子(第一任是馬其頓貴婦尼西亞,攝政 安提帕特的女兒)。

塞琉古在前301年聯同利西馬科斯在伊普蘇斯一役打敗安提柯安提柯戰死。

安提柯領土被塞、利二人瓜分,利西馬科斯分得小亞細亞大部份的土地。

e0040579_18171063.jpg


(利西馬科斯全盛期領域)


與埃及聯姻

有感於塞琉古日趨強大而具威脅,利西馬科斯托勒密結盟,並娶托勒密女兒阿爾西諾伊二世為第三任妻子。

阿瑪斯特里斯利西馬科斯離婚及返回赫拉克西亞。

馬其頓爭霸

前297年,當安提柯之子德米特里一世因發動戰爭而不在小亞細亞時,利西馬科斯乘機奪取他在小亞細亞的城鎮。

這時馬其頓安提帕特王朝爆發兄弟鬩牆,安提帕特一世與弟弟亞歷山大五世互鬥.....

安提帕特一世驅逐亞歷山大五世亞歷山大五世向伊庇魯斯國王皮洛斯和佔據雅典的德米特里一世求援。

皮洛斯亞歷山大五世復位,亞歷山大五世因此向皮洛斯割讓了邊區的幾個省。

不久德米特里一世也來了。根據記載,已經沒有什麼報償能付出的亞歷山大五世企圖謀殺德米特里,結果反為德米特里所殺,並把安提帕特一世驅逐。

逃到色雷斯的安提帕特一世最後也被利西馬科斯處死。安提帕特王朝滅亡。

在前294年,利西馬科斯承認德米特里一世為馬其頓統治者,並締結和約。

利西馬科斯試圖將勢力擴展到多瑙河對岸,但卻被蓋塔(色雷斯一族)國王所擒,結果在友善的條欵下獲釋。

之後,德米特里一世曾對色雷斯構成威脅,但因比奧蒂亞的迅速興起及伊庇魯斯國王皮洛斯的攻擊而消彌,德米特里一世入侵小亞細亞被塞琉古俘虜。

前288年,德米特里一世留守馬其頓的兒子安提柯二世軍團肅清托勒密的勢力和他支持的叛軍時,皮洛斯占領了馬其頓的西部,利西馬科斯分到了馬其頓東部。

皮洛斯得到利西馬科斯首肯,皮洛斯登上馬其頓王位,但又在前285年利西馬科斯直接對皮洛斯的部分軍隊行賄。

這些軍隊原先屬於德米特里一世,有著馬其頓人傳統的自豪感,只是厭倦了德米特里的傲慢作風,並不願意真正為皮洛斯這個伊庇魯斯人效力,現在得到了賄賂,又倒戈投向利西馬科斯

眼看側翼叛變而面臨被包圍的危險,皮洛斯只好求和,以保留馬其頓最西邊的幾個城市。利西馬科斯成了馬其頓唯一的國王。

家變

因家庭糾紛所致,利西馬科斯晚年並不怎麼好過。

在赫拉克西亞的前妻阿瑪斯特里斯被她兩個兒子淹死謀殺;利西馬科斯處死了他們。

回國後,妻子阿爾西諾伊要求他把赫拉克西亞作為禮物送給她,雖然利西馬科斯曾應允解於這座城市,但還是答應了阿爾西諾伊的要求。

阿爾西諾伊為求讓自己的兒子繼承王位,陰謀陷害利西馬科斯的長子阿加托克利斯(其妻利桑德拉是阿爾西諾伊的姐姐)。

他們誣告阿加索克利斯私通塞琉古以圖奪取王位,太子阿加索克利斯因而被處死。

利西馬科斯這一令人震驚的行徑激起很大的義憤。多個亞洲城市起義,而他最信任的朋友亦離棄他。

庫魯佩迪安戰役

太子妃利桑德拉(Lysandra)與當時流亡色雷斯的哥哥托勒密·克勞諾斯(都是歐律狄刻生的)逃到塞琉古,請求國王塞琉古一世發兵援救,成為塞琉古一世干涉埃及與色雷斯事務的藉口。

塞琉古馬上進侵利西馬科斯在亞洲的國土。

前281年,利西馬科斯橫渡達達尼爾海峽 (赫勒斯滂海峽)進入呂底亞,並在關鍵性的庫魯佩迪安戰役(Battle of Corupedium 靠近現在的薩迪斯Sardis地方)中被赫拉克西亞士兵的標槍擊中陣亡。

e0040579_1921924.gif


庫魯佩迪安戰役戰鬥過程,幾乎沒有史料記錄。

他的屍體由一條忠心的狗守護著,好幾天之後才在田野間尋獲,遺體其後交回給他的兒子亞歷山大,並葬在利西馬其亞(Lysimachia)。

不久當塞琉古準備接管色雷斯和馬其頓時被托勒密·克勞諾斯刺死,色雷斯、馬其頓落入托勒密逃亡的長子托勒密·克勞諾斯手中。

之後色雷斯落入安提柯二世的控制,隨著第三次馬其頓戰爭的結束,在接下來的一個半世紀里,色雷斯成為了羅馬的附屬國。多個派系在羅馬皇帝的支持下輪流掌權。

據歷史記載,色雷斯人形成於4000年前,是巴爾幹半島最早的居民之一,他們居住在現在的保加利亞、羅馬尼亞、馬其頓、土耳其和希臘等地,後來由於羅馬帝國的頻繁入侵,色雷斯人漸漸消亡。

巴爾幹國家的考古發掘證明,色雷斯文明從高加索地區一直延伸到西南歐。現代保加利亞版圖被看作是古代色雷斯文明的搖籃

西元45年撒帕伊亞人的色雷斯國王羅伊米塔爾克斯三世(Roimitalkes III)被其妻謀殺之後,西元46年色雷斯正式成為羅馬的一個行省。
[PR]
by cwj36 | 2013-05-03 23:17 | 【Total War 馬其頓】

馬其頓皇家墓地

e0040579_3355676.jpg


在1977年希臘考古學家安德洛尼卡在維爾吉納(Vergina)稱為「大古墳」 的一座小山找尋古墳,結果裡面發現有4個墓室,安德洛尼卡聲稱,這些是馬其頓國王的皇家墓地。

維爾吉納是現在希臘北部的一個小鎮。

這裡最早由法國皇帝拿破崙三世於1861年贊助開始發掘考古活動。

e0040579_3121981.jpg


上圖1號墓主不詳,也沒有發現有價值的東西,但是它的牆壁上發現了一個奇妙的牆畫,冥王星綁架珀爾塞福涅(希臘神話中的女冥神) 。

e0040579_2584733.jpg


上圖2號墓首先認為是亞歷山大大帝父親腓力二世(Phili II),裡面有許多重大發現與寶物,發現2個「維爾吉納太陽」小棺材(Larnax 嚴格來說是骨灰盒),但西元2000年經過骨學分析,該墓可能屬於亞歷山大大帝同父異母的弟弟-腓力三世與王后歐律狄刻二世 (Eurydice II of Macedon)。

他們被亞歷山大大帝的老媽奧林匹亞絲(Olympias)處死。

e0040579_2254846.jpg


上圖3號墓據考察可能是亞歷山大大帝兒子亞歷山大四世 之墓。

西元前309年,控制馬其頓的卡山德毒殺13歲的亞歷山大四世和他的母親,使亞歷山大大帝絕嗣。

e0040579_3212137.jpg


上圖4號墓有4個希臘多立克柱。

它建於西元前4世紀,遭到嚴重盜墓破壞,考古學家認為,該墓可能屬於安提哥二世

西元前276年安提柯二世真正獲得了對馬其頓的全部統治權,被視為安提柯王朝的真正創建者。

2005年6月,義大利文化部發表在瓦萊里婭大道附近馬利亞諾'Marsi(拉奎拉)發現馬其頓末代國王珀爾修斯的墳墓。
[PR]
by cwj36 | 2013-05-03 02:26 | 【Total War 馬其頓】

維爾吉納太陽

Vergina Sun

e0040579_462248.png


ROME2馬其頓派系標誌為「維爾吉納太陽」(Vergina Sun)。

e0040579_2142358.png西元1977年在希臘北部馬其頓地區的維爾吉納(費爾吉納) ,考古學家安德洛尼卡挖掘發現了一個金色的小棺材(Larnax 嚴格來說是骨灰盒),判定是古代馬其頓王國的國王的墳墓。

小棺材上有太陽的象徵與16條射線,後來稱為「維爾吉納太陽」(亦稱維吉納之星 Star of Vergina),一開始推測屬於亞歷山大帝的父親-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

西元2000年經過骨學分析,該墓可能屬於亞歷山大大帝同父異母的弟弟-腓力三世的。

他是國王腓力二世與拉里薩(Larissa)的菲莉涅(據說是色薩利的一個舞者)所生的兒子,算是亞歷山大大帝同父異母的哥哥。

e0040579_6512446.jpg


出世時名為阿里達烏斯(Arrhidaeus),登基後取名「腓力三世」。

亞歷山大大帝死於巴比倫後,他被在亞洲的馬其頓軍隊宣稱為國王。但他只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國王及一個又一個將領(安提帕特、波利伯孔、卡山德)的人質。

他被亞歷山大大帝的老媽奧林匹亞絲(Olympias)處死,卡山德擊敗奧林匹亞絲後,將腓力三世以最高榮譽舉行國葬葬在維爾吉納。

另一個「維爾吉納太陽」小棺材,只有12條射線,被埋葬在前廳,確定是腓力三世的王后歐律狄刻二世 (Eurydice II of Macedon)。

奧林匹亞絲命人送給年輕的王后歐律狄刻一把劍、一副繩索和一杯毒藥,要她自己選擇合適的死法。

她卻寧願選擇自己上吊自殺,結束性命。

經過這對馬其頓皇室夫妻小棺材的這個發現,「維爾吉納太陽」成為馬其頓政治符號。但是其意義目前還不清楚。

考古學家們並不同意,太陽一定是馬其頓皇家的象徵,因為這類太陽在西元前6世紀以後的整個希臘化地區都非常普遍。

它被廣泛應用於古代馬其頓藝術 尤其8條射線「維爾吉納太陽」的經常出現在那個期間馬其頓硬幣和古希臘重裝步兵盾牌上。

1977年以前「維爾吉納太陽」被視為一個簡單的裝飾符號。

後經安德洛尼卡的發現,「維爾吉納太陽」符號才開始變成古代馬其頓專門的記號。

再次強調別被任何有關亞歷山大帝電影或遊戲所影響,「維爾吉納太陽」就是代表馬其頓唷~

據後人描述,該「維爾吉納太陽」有「全世界民族皆在一個太陽普照之下」之象徵,即「天下一家」、「四海之內皆兄弟」之意涵。

西元1991馬其頓共和國獨立初期時,國旗上曾使用「維爾吉納太陽」(即16道光芒的太陽)圖案,由於該圖案源於古希臘時期的馬其頓國,希臘認為馬其頓共和國無權在國旗上使用(希臘的馬其頓區有16道藍色維爾吉的太陽區旗),希臘實行經濟封鎖,重創馬其頓共和國對外貿易。

e0040579_646108.jpg


馬其頓共和國只好妥協,改為8道光芒的太陽旗。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07 07:20 | 【Total War 馬其頓】

Macedonian phalanx
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484040.gif


馬其頓方陣最早是由亞歷山大的父親腓力二世(Phili II 西元前359年-前336年任馬其頓國王)所創的陣型。

後來定型以16乘16共256名手持3.6米長的薩里沙(Sarissa)長槍及盾牌的步兵所構成的陣形。

薩里沙呈葉形的槍尖部份即約有50公分。其尾部裝有銅釘(butt-spike)使重心後移保持平衡,當槍尖折斷時,可迅速用槍尾繼續作戰。銅釘也可以釘在地上來抵抗敵人步兵衝鋒。

整支薩里沙長槍約重8公斤,又薩里沙長槍相當長,需要一個金屬環把兩根普通長槍相接而成。需要雙手握持,

盾牌(aspis ),直徑只有60公分,並用皮帶掛在脖子上,把盾牌固定在左手臂處,左手可以騰出來幫助持槍。馬其頓方陣步兵還配有小短劍以供近戰輔助用。

薩里沙長槍設計如此長,主要是步兵組成方陣後,可以用此槍輕易對付其他步兵相對較短的兵器。

薩里沙長槍組成的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4112695.gif


前5排:矛頭都可以攻擊敵人,因此每列正面前都有五個矛頭,就算敵人躲過第一支矛頭,後面仍有四支等著他。

中5排:士兵把矛架在前方士兵的肩膀上使長槍傾斜,一來準備替補前方戰友,二來也可以阻擋箭矢標槍。

後6排:士兵則把薩里沙長槍直立於地上,作阻擋箭矢標槍用。

由於盾牌固定在左手臂,方陣右翼的士兵沒有防衛盾牌,因此在戰鬥中,左邊方陣往往會漂往右邊方向桶。

所以最有經驗的士兵經常被放置在右邊的方陣,以避免方陣往右邊漂移問題。

薩里沙長槍缺點太笨重,當側翼受到攻擊時沒法迅速回應。然而這可以藉由精實嚴格的訓練來加速變換陣形的速度。

在亞歷山大大帝時期,持薩里沙的馬其頓士兵可以快速舉起超長槍,整齊劃一來改變槍頭方向,且靈活變換各種陣形。

在繼業者戰爭中,持薩里沙的銀盾兵就展現過,當側翼受到敵人騎兵威脅時,經驗豐富的薩里沙方陣可以快速轉換方陣槍頭方向,使敵人騎兵不敢攻擊。

馬其頓方陣正面,理論上堅不可摧的

馬其頓方陣側翼是弱點,通常方陣需要依些輔助兵種來保護側翼,如騎兵、輕裝步兵(peltasts)等。

騎兵成楔形,並駐紮在方陣的最右邊與左右最外側。

前線有弓箭手、投石器 等,方陣進行急行軍時,每十個人還有一個僕人幫忙方陣前進速度。

e0040579_9275480.jpg


西元前2世紀安提柯的馬其頓方陣

繼業者戰爭之時,一些學者認為因為各繼業者都使用薩里沙的軍隊,而把薩里沙長槍拉得更長約4.3米至5.5米,甚至達到6.4米(21英尺),遠長於亞歷山大時期,方陣的機動能力更為減低。

後來,希臘城邦聯盟也紛紛放棄原有的作戰方式,改用薩里沙長槍。在這段時期,薩里沙戰術中的多兵種作戰逐漸衰退,越來越依賴重步兵對決。

尤其到了馬其頓安提柯王朝腓力五世(Philip V )時代,騎兵只占次要地位,而重裝步兵方陣已成為決定性部分,這種回到重裝步兵決戰思想的主要原因,可能是由於馬其頓地形多山的緣故。

安提柯軍的騎兵比例遠低於亞歷山大時期,在亞歷山大時期騎兵和步兵比是1:6,但在安提柯王朝後期比例變成1:20。

但須知道西元前4世紀腓力二世時期的軍隊騎兵比例與西元前2世紀的安提柯腓力五世時代是類似的,且亞歷山大需要如此高的騎兵比例是因為長程遠征需要,東方有非常廣大的距離需要巡防。

尤其在伊朗地區,亞歷山大需要能快速且機動的部隊來掌控整個廣大地區,這也是相當重要的關鍵。

然而,安提柯王朝的指揮官並不用面對騎兵為主體的敵人,且希臘城市距離較短且多山的環境下,騎兵不需要如此多,而使他們反而偏向用較重裝步兵作戰。

再說羅馬騎兵也是輔助羅馬步兵側翼的性質,不是特別強大難以應付。

但不幸的在西元前197年腓力五世在庫諾斯克法萊戰場上戰敗,騎兵來源的色薩利騎兵因為羅馬人把一部分色薩利給予他們的盟友埃托利亞同盟,並且讓色薩利脫離馬其頓控制,使安提柯王朝缺乏足夠的騎兵數量。

馬其頓方陣的槍更長更重,使方陣機動能力進一步退化,加上對步兵的訓練也不夠精實,方陣再也無法展現腓力二世亞歷山大時期靈活的陣行變換。

安提柯王朝組成馬其頓長槍方陣是「銅盾兵」(Chalkaspides 查爾卡斯皮德斯方陣 重裝步兵 銅盾)與「白盾兵」(leukaspides 盧卡皮德方陣 青年精兵,鮮紅軍衣和甲胄)。

馬其頓方陣前5列和最後一列由有充分訓練的士兵組成,中間夾著訓練不充分的人員,他們的任務就是推動前面的人前進。

安提柯王朝騎兵不強大,為保護馬其頓方陣軍團在大戰役時安置輕盾兵(Peltasts)和阿格瑪(Agema禁衛營)保護方陣側翼,在其他狀況他們也可以用來作突襲、強行軍、或特別作戰用。

另外大量的投射部隊猛烈發射標槍和箭矢,也可使馬其頓方陣士氣開始動搖,雖然馬其頓方陣第6排以後的長槍有擋標槍和箭矢的功能,但其實功效不大。

西元前301年的伊普蘇斯戰役(Battle of Ipsus),也是安提柯一世戰死之役。

安提柯一世大戰馬其頓攝政卡山德、色雷斯國王利西馬科斯塞琉古一世聯軍,戰役中利西馬科斯分出一些馬弓手和散兵前往陣線中央,當雙方馬其頓方陣互捅時,猛烈發射標槍和箭矢沒有保護的安提柯軍右翼(安提柯右翼騎兵突破聯軍左翼時被戰象纏住)。

安提柯一世的馬其頓方陣士氣開始動搖,最終崩潰向後逃去。安提柯試圖重新聚集部隊並加強中部對抗敵投射兵種和方陣主力的兵力。

戰鬥開始時他未穿板甲,這一疏失不幸在此時被聯軍一不知名投矛兵準確地投出標槍,正中安提柯一世,當場氣絕身亡。

馬其頓方陣若在平地,對其正面簡直無法攻擊,可是在丘陵崎嶇地區或通過地形破碎地區,將難以保持方陣穩定則很容易潰裂,因為這種長矛要用兩手才能揮動,所以只要秩序一亂,方陣就極易被擊敗。

因此,以前希臘之間的城邦戰爭,他們不會採取一定要攻擊明顯的戰略要點。 許多時候,這兩個對立的雙方會約定找到最合適的一塊平原土地,用方陣來解決衝突。

但是遇到羅馬共和國的短劍軍團,他們可就不會玩跟你約定找到最合適的一塊平原土地來開戰。

e0040579_12564688.jpg


BC197 庫諾斯克法萊戰役

腓力五世的馬其頓方陣在庫諾斯克法萊高地居高臨下,但因為庫諾斯克法萊地形像個狗頭,狗頭2個眼睛是高地,因此腓力五世其實將軍隊分成獨立的左右2部份。

馬其頓左翼主要是輕裝步兵組成,因為地形較為破碎崎嶇。馬其頓右翼是馬其頓方陣佈置在狗頭2個眼睛高地中間平緩的坡地。

羅馬軍右翼雖然打跑了馬其頓左翼輕裝步兵.........

但羅馬軍的左翼在馬其頓右翼打擊下戰況危急, 羅馬三線方陣的青年兵(hastati)與壯年兵(principes)輪流不斷投擲標槍抵擋,一直往後退。

馬其頓重步兵可以不在乎射來的箭支,但卻無法不在乎投槍,沒有人願意設想自己被投槍擊中的情景,即使用盾擋住了投槍,由於投槍的重量,一般也只好拋掉盾了。

羅馬軍右翼的一位軍事保民官見到自軍左翼的不利情況,自發下率領羅馬右翼20個中隊(Manipulus)朝馬其頓右翼後方攻擊......

因為馬其頓右翼的馬其頓方陣因此輕盾兵兵力不足,後方沒有輕盾兵防衛,又無法立即轉變正面方向來應付突來的威脅,使得方陣陣型破裂,在兩面攻擊下馬其頓右翼遭到擊破,致使腓力五世全軍全線崩退。

此役馬其頓右翼並非地形破碎崎嶇的關係,而是馬其頓右翼方陣側後邊沒有防衛,弱點被機動的羅馬軍團逮到而成為戰敗致命傷。

e0040579_365372.png


BC168 彼得那戰役

彼得那附近是一平坦的地形,適合馬其頓方陣施展....

安提柯王朝末代國王珀爾修斯的馬其頓軍團整個方陣以堅固的密集壓縮陣型(synaspismos)跑步向前推進,就像一大排推土機猛烈衝擊羅馬軍團。

羅馬軍團不敵,雞飛狗跳的連忙後退往阿羅克拉斯山上準備逃走。

馬其頓方陣軍團追擊到山下,在這個緊急關頭,珀爾修斯下令方陣向山坡上推進,

一方面由於地形高低不平,另一方面由於正面的長度太寬,所以企圖占領高地的方陣士兵,雖然不願意但卻必須與占領低地的方陣部隊分隔開來。

這下慘了,各個馬其頓方陣變的瀝瀝落落5566,羅馬軍果斷的停下腳步發起反擊,從馬其頓人的空隙中穿插進去,馬其頓方陣又一次被羅馬短劍擊敗。

此役因地形破碎崎嶇的關係,導致馬其頓方陣被羅馬瓦解,但最大的錯誤在珀爾修斯愚蠢的指揮。

西元前2世紀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

e0040579_1304283.jpg


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由銀盾兵(Argyraspides)組成。大概約10000人。彼得那戰役後,塞琉古深受衝擊,開始模仿羅馬軍,建立5000人的羅馬化步兵團('Romanized' infantry)。

搭配塞琉古的馬其頓方陣的兵種非常多樣,有鐵甲騎兵、鐮刀戰車、阿拉伯駱駝弓兵,安條克三世還有一招對付從方陣後面來襲的敵人騎兵,那就是印度戰象預備隊。

因為馬匹非常討厭大象的氣味,聞到大象的氣味會紛紛走避,騎兵便無法衝擊。

塞琉古並有大量雇傭兵,雇傭兵投機性強,他們作戰僅僅是為了獲取金錢,因此雇傭軍在順勢中作戰可能是十分勇猛的,因為可以獲取很多利益;但是一旦戰事不利,他們就會十分膽怯會先陣前逃亡。

BC 190 馬格尼西亞戰役

塞琉古國王安條克三世有些神似高加米拉戰役亞歷山大大帝的錘砧戰術作戰,在馬格尼西亞戰役中率領右翼騎兵成功突破羅馬左翼陣列部隊。

而羅馬盟軍的帕加馬國王歐邁尼斯二世也擊破塞琉古左翼,沒有攻擊塞琉古後方的印度戰象預備隊,返回攻擊塞琉古的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

正當中央方陣形勢越來越不利,但安條克三世卻沒有像高加米拉戰役時亞歷山大大帝趁機攻擊羅馬軍團後面,反而率領騎兵筆直朝羅馬營地進攻。

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內的戰象受不了從四面八方射來的標槍和箭的攻擊開始發狂亂竄,使方陣再也不能保持完整而混亂,尤其方陣側面的步兵部隊被羅馬肅清,在羅馬軍團的總攻擊下整個塞琉古軍開始步向潰敗。

可見摧毀馬其頓方陣,不一定要靠破碎崎嶇的地形。

安條克三世的錘砧戰術(方陣為砧,騎兵為錘)似乎喜歡只做半套,錘子出去就不回來,跟他在西元前217年拉菲亞戰役(Battle of Raphia)中突破埃及托勒密四世左翼,竟一直持續在後追趕埃及左翼敗兵~讓中央銀盾兵馬其頓方陣被消滅如出一轍。

此役其實不應該敗,銀盾兵馬其頓方陣表現良好但是遭到投擲武器的圍剿,抵抗許久才崩潰,可惜安條克三世實在不是亞歷山大

希臘化時代的馬其頓方陣經這3場大戰的失敗,終於結束其風光時代。

e0040579_330194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7-18 03:01 | 【Total War 馬其頓】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