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古羅馬資料區-( 185 )

羅馬第十軍團

羅馬第10軍團
Legio X Equestris 「騎士」


e0040579_326792.jpg


羅馬第十軍團(Legio X )這個軍團外號“Equestris”(騎士),西元前61年由凱撒在西班牙任執政官時組建的,在高盧戰爭中作為凱撒的私人護衛軍團。

羅馬第十軍團以公牛作為其標誌,因為設立軍團的該月份代表性動物是公牛,此軍團算是凱撒的子弟兵。

凱撒領導過的軍團除了第5雲雀軍團、第11海神軍團和第12閃電軍團分別用大象、海神、與閃電作為標誌外,其餘全是公牛,公牛是宙斯的象徵。

“Equestris”的外號和當時凱撒的對手,日耳曼首領阿里奧維司都斯(Ariovistus)有關。

阿里奧維司都斯驍勇善戰,但過於狂傲野蠻。

他攻陷高盧之後,以嚴酷暴政施加於被征服者,招惹眾怒。

高盧人民忍無可忍,派信使到羅馬祈請外援,此正合羅馬的帝國征服計劃,凱撒因此以“解放者”的身份進軍高盧。

當時阿里奧維司都斯知道凱撒不信任高盧騎兵,而羅馬人只有騎士階級才會組成軍團中占少數的騎兵隊,就在開戰前的談判時堅持護衛必須為騎兵。

凱撒便集合了所有戰馬,分發給十軍團。有個中級指揮官開玩笑說凱撒把他們全都提升為騎士階級。

所以羅馬第十軍團的外號是“Equestris”(騎士),但主體還是步兵,不過比其他軍團來說,騎兵數量算不少了。

十軍團是凱撒最為信任的軍團,參加了高盧戰爭中所有的重要戰役。

e0040579_93942100.gif


在在西元前57年的桑布爾戰役(Battle of the Sabis),第十軍團火速渡河,從後方襲擊圍困羅馬第7與第12軍團的高盧部隊,成功地扭轉了戰局。



在西元前52年阿萊西亞攻防戰中,高盧首領維欽托利,把城門打開,率領一萬騎兵出擊。凱薩立刻下令投入第十軍團前往迎擊,讓阿萊西亞守軍與高盧援軍裡應外合的戰略目標被阻止。

e0040579_143178.jpg


西元前48年,著名的法薩盧戰役爆發,開戰前第十軍團首席百夫長(PRIMUS)蓋烏斯‧克勞斯帝努斯(Gaius Crastinus)對他的120名士兵說道:

「弟兄們,儘管跟隨我前進,為我們的統帥奮戰到底,當我們打贏這一仗,凱撒的名譽就可以恢復,而我們也可以回到故鄉了。」

克勞斯帝努斯發現凱撒在一旁聆聽,便對著凱撒喊到:

「今天 !統帥,不論生死,我會讓你為我感到光榮。Today, general, I shall earn your gratitude whether I live or die」

克勞斯帝努斯是高盧戰爭初期,赫爾維第人(Helvetii)企圖穿越阿拉爾河時發動攻擊的先鋒部隊。

他被凱撒認為是表現最好的士兵,被第十軍團首席百夫長。

凱撒自己按照習慣站在右翼戰鬥力最強的第十軍團中,在該軍團附近埋伏了最勇敢的3000名步兵。

龐培的騎兵處於優勢,包圍了第十軍團。凱撒對埋伏的3000兵發出信號,這些步兵立刻衝出來,舉著長矛,向騎兵的臉上刺去,騎兵紛紛狼狽逃離。



克勞斯帝努斯率先奔出戰列,往龐培大軍衝去,凱撒率領第十軍團擊潰了龐培軍的左翼。龐培的軍隊一下子便潰不成軍,節節敗退,凱撒終於獲得全盤勝利。

不過,首席百夫長克勞斯帝努斯戰死,臉部被劍鋒劈擊而陣亡.........

凱薩擊敗龐培後,十軍團一度解散,士兵們分到了今天法國南部的土地。

凱撒被刺殺後,雷必達重新征召了該軍團參加為凱撒報仇的腓立比戰役(Battle of Philippi),戰後,騎士十軍團一度改名為為 「維納斯十軍團」(LEGIO X Veneria )

後來軍團追隨馬克安東尼。還跟隨馬克·安東尼遠征帕提亞。

e0040579_4381216.jpg直到在亞克興之戰,馬克安東尼失敗後,十軍團向屋大維投降。

西元前45年屋大維解散了該軍團,然後把集合其它軍團幹部,重新組建了十軍團,並命名為Legion XGemina(日耳曼尼亞)軍團。

西元70後,日耳曼尼亞巴十軍團被派往鎮壓巴達維亞叛亂(Revolt of the Batavi),並駐紮該地防止日耳曼部落部的起義。

西元2世紀時,日耳曼尼亞巴十軍團一度成為皇帝的禁衛軍。

e0040579_23265723.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03 03:26 | -古羅馬資料區-

巴克特里亞 (Bactria)

巴克特里亞 Bactria

e0040579_115286.png


e0040579_20124695.png巴克特里亞(Bactria)位於中亞,西元前三世紀馬其頓帝國佔有其地。

希臘後裔的巴克特里亞總督起兵反叛建立 巴克特里亞(Bactria),中國史籍《史記》﹑《漢書》﹑《山海經》稱該地區為「大夏」,但未證實,東西方學術界尚未達成共識,中國文獻中的「大夏」比較可能指「吐火羅」(Tokhara)。

希臘人的巴克特里亞並不是華文所謂的「大夏」,因吐火羅、大月氏人種的入侵、政權更迭而漸漸被研究。

希臘-巴克特里亞王國包括巴克特里亞與粟特(Sogdia 現代撒馬爾罕 中國唐朝安祿山是粟特人)地區。

巴克特里亞諸王均推行希臘化政策,使這一地區深受希臘文化影響,希臘人雕刻諸神的傳統也引入中亞犍陀羅地區。

e0040579_17132059.jpg


ROME2派系巴克特里亞採用巴克特里亞歐克拉提德斯王朝的大金幣上的歐克拉提德斯一世「牛角和耳朵」頭盔為代表。

西元前 3世紀中葉希臘殖民者在中亞建立的奴隸制國家﹐又稱“中亞希臘王國”﹐首都薄知(巴克特拉 今阿富汗巴爾赫)。

「巴克特里亞」是古希臘人對今興都庫什山以北的阿富汗東北部地區的稱呼。

這一地區是古代中亞﹑南亞﹑西亞的交通樞紐﹐原為波斯帝國的一個州,原居民屬東伊朗族。

巴克特里亞的興起與衰落,在馬其頓王亞歷山大大帝征服此地後,即以此為其東方領地的統治中心。

塞琉古王朝統治中亞時﹐更將大批希臘人和馬其頓人移居此地。

西元前255年,巴克特里亞總督狄奧多圖斯一世(Diodotus I Soter 約西元前256~前248在位)趁帕提亞人反叛塞琉古王朝之機,也宣告獨立。

約西元前230年,索格狄亞那總督歐歐西德莫斯一世奪得王位。

西元前208年,塞琉古國王安條克三世向東進軍,在阿利烏河戰役打敗歐西德莫斯軍隊,並圍攻巴克特里亞都城薄知(Bactria),但不能攻下。

西元前206年,雙方取得協議,安條克三世承認大夏王國獨立並把女兒許配給歐西德莫斯一世之子德米特里一世,但須與帕提亞一樣向塞琉古納貢。

西元前190年馬格尼西亞戰役戰後塞琉古戰敗元氣大傷,使羅馬的政治霸權擴張到地中海東部。

原先被安條克三世所征服而從屬的國家,紛紛宣布獨立,巴克特里亞也不再臣屬於塞琉古。

e0040579_1635832.jpg巴克特里亞德米特里一世 ( 約前200~前185在位)即位後,將喀布爾、犍陀羅和旁遮普等地納入王國的版圖。

至西元前2世紀70年代時,王國的版圖東起印度恒河中游流域,西達波斯沙漠,南抵孟買灣,北界錫爾河,勢力鼎盛。

德米特里一世穿著大象頭皮帽,象徵他征服印度。

但就在這時,監領興都庫什山以北地區的歐克拉提德一世發動叛亂,在巴克特里亞稱王。

從此,王國以興都庫什山為界,分裂為南北二朝,互相攻戰不已。

西元前168年,北朝歐克拉提德一世期間與帕提亞米特里達梯一世戰爭中再失去包含木鹿等王國西部,被分裂後的巴克特里亞王國越趨衰弱,而後北方游牧西徐亞民族和大月氏先後入侵而於西元前125年左右,巴克特里亞王赫利奧克勒斯一世(Heliocles I)戰死,巴克特里亞王國亡國。

大月氏雖然佔據巴克特里亞一個多世紀,他們在一定程度上已經希臘化,大月氏也被稱為「Tókharoi」。

北朝歐克拉提德王族成員的向東遷移遷都喀布爾山谷,一些勢強的總督或將軍乘機割據一方,國勢轉衰。

南朝的米南德一世(Menander I 希臘語: Μένανδρος ο Σωτήρ),建立一個龐大的印度-希臘王國。

e0040579_16412614.jpg


米南德一世(Menander I Soter 西元前165或155-130 年),希臘地理學家 斯特拉波寫道,他「比亞歷山大大帝征服了更多的部落。」,並成為佛教的守護神(Greco-Buddhism)。

米南德一世之後帝國內爭不斷,但是靈雲一世(Strato I)、赫利歐雷思二世(Heliocles II Dikaios) 、狄奧斐盧斯(Theophilos)、米南德二世(Menander II ),他們的硬幣都有佛法王(Maharajasa Dharmika)的稱號,。

米南德二世甚至已經是佛教徒,希臘佛教藝術精神的發展,影響了佛教教義形成大乘佛教 ,代表佛教的兩個主要分支之一,大乘佛教東傳至台灣國、中國 、 韓國 、日本和越南 。

西元前90-70年間,西徐亞民族和大月氏再度發動對印度-希臘王國的侵略, 犍陀羅 與西旁遮普淪陷。

北印度的印度-希臘王國存活至西元10年左右末代國王靈雲二世(領土僅剩東部旁遮普)被西徐亞人馬圖拉總督 拉鳩威魯亞( Rajuvula )滅亡。

拉鳩威魯亞的兒子蘇達霎(Sodasa)又向入侵的印度-帕提亞國王孔德勒斯(Gondophares)稱臣。

大月氏在巴克特里亞所建立的貴霜王國國王丘就卻與他的兒子閻膏珍的在西元20年東擴過程中消滅印度-帕提亞王國。

這個區域霸權後來被大月氏所建立的貴霜帝國(The Kushan empire )所取代。

e0040579_1761193.jpg


(希臘佛教)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19 16:31 | -古羅馬資料區-

e0040579_1634539.png




無敵「不敗者」
巴克特里亞 德米特里一世


e0040579_810159.jpg自從西元前246年,塞琉古帝國巴克特里亞總督狄奧多圖斯一世(Diodotus I)叛離塞琉古帝國,宣布獨立,建立巴克特里亞王國。

狄奧多圖斯一世之後的狄奧多圖斯二世遭到歐西德莫斯一世(Euthydemus I 當時的巴克特里亞王國粟特總督。)篡位並被謀殺,歐西德莫斯便開啟巴克特里亞的「歐西德莫斯王朝」。

德米特里一世(不敗者)(Demetrius I of Bactria希臘語:Δημήτριος ;約前222年—約前180年),是巴克特里亞的國王。

他是歐西德莫斯一世之子,約在前200年時繼承王位,之後他征服廣大的地區,包括橫跨今日東伊朗、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並把希臘文化帶到離希臘本土很遠的印度,亦可視為印度-希臘王國的開拓者。

德米特里在戰場上可能從未吃過敗戰,過世後在後來的君主阿加托克利斯時冠上無敵「不敗者」(希臘語:ANIKETOS)的稱號。

安條克三世的女婿

德米特里一世的父親歐西德莫斯一世在前210年左右遭到塞琉古國王安條克三世的進攻,儘管歐西德莫斯一世率領一萬騎兵在阿利烏河戰役(Battle of the Arius 今日的哈里河)迎戰。

安條克三世作戰其中一個特點就是他經常只顧帶領著精銳部隊、騎兵和敵人作戰,把他自己龐大數量的大軍拋至腦後。

e0040579_8574936.png波利比奧斯記載,當時安條克三世率領的先遣部隊中有10,000名精銳「輕盾兵」(peltast),這10,000名「輕盾兵」就是ROME2塞琉古派系的高達$ 1,010元近戰數據達62的「「皇家佩爾塔司(Royal Peltasts)」 。

安條克三世又一馬當先,置大軍於腦後與正渡河的巴克特里亞騎兵遭遇,安條克三世牙齒被打掉幾顆,深陷危機之中,幸賴一支騎兵前來援助,歐西德莫斯一世不敵失去他最精銳的騎兵,死傷過半敗逃......

歐西德莫斯之後退回都城都城薄知(Bactria)據守,經過3年的長期圍攻,安條克三世依舊無法奪下這座城市,雙方因此展開談和。

歐西德莫斯以除掉反叛塞琉古帝國狄奧多特王朝的功勞和他抵禦北方遊牧民族的侵略,保護中亞希臘人的安全為由,所以請求安條克三世應該把巴克特里亞做為他的獎賞。

安條克三世此時也因為長期圍攻不下而煩惱,他正需要一個合理的藉口來結束這場戰事,因此就同意歐西德莫斯的和談提議。

約在前206年,雙方取得協議,歐西德莫斯一世派遣德米特里與塞琉古簽約。安條克三世相當欣賞德米特里的儀容、談吐....

波利比奧斯記載:「歐西德莫斯最後派遣他的兒子德米特里前去簽署最終的和約,安條克三世對年輕王子相當滿意,不論從外表、言談、禮儀來看德米特里都符合王室能力需求,因此首先承諾把自己女兒許配給德米特里,第二才承認歐西德莫斯的國王地位。」

內文中,德米特里被稱為年輕的王子(希臘語:νεανίσκος),推測可能在16歲左右,因此反推他約在前222年前後出生。

入侵北印度

e0040579_16412614.jpg


歐西德莫斯一世西進受挫,在位的最後幾年(西元前200年 - 公元前195年)可能就是巴克特里亞轉而對南亞印度入侵的開始。

德米特里一世約在前180年間開始入侵北印度,趁著孔雀王朝因其將軍弗沙密多羅·巽伽(又稱差友王)的原因面臨崩解,弗沙密多羅·巽伽之後建立摩揭陀王國的巽伽王朝,孔雀王朝在外交上與希臘人有所結盟,很可能與巴克特利亞的希臘人有同盟關係,巴克特里亞軍隊可能是為了保護印度的希臘裔移民才入侵印度。

德米特里一世很可能在王子時就先著手收復興都庫什山脈以南的阿拉霍西亞行省,此區住著很多希臘人,但之前塞琉古帝國把它割給孔雀王朝,根據卡拉克斯的伊西多爾的《帕提亞驛程志》中提到當時阿拉霍西亞許多希臘殖民城市都以德米特里阿斯命名,很可能是由德米特里一世建造的。

而在阿富汗的阿伊·哈努姆發現一段刻在石頭上的銘文,上頭也提到德米特里在他父親統治時就已獲得一連串的勝利。

而這場希臘南征行動可能遠徵到東印度,斯特拉波記載當時希臘人遠徵到恆河和孔雀王朝的首都華氏城:「那些在巴克特利亞獨立的希臘人,在這個富饒的國度很快的變得相當強盛,主宰的領土不僅包含阿利亞,還遠至印度。就像阿提米塔的阿波羅多羅斯所說的,他們降服的部族超過亞歷山大時所降服的,尤其是米南德,有些部族是他親自降伏;其他的部族是在德米特里時,他是巴克特里亞國王歐西德莫斯之子。」

而印度史料也記載希臘人入侵到色給德、般庶(Panchala)、馬圖拉和華氏城。

印度羯陵伽國王迦羅衛羅(Kharavela)的訶提袞帕銘文(Hathigumpha inscription)也提到希臘國王德米特里和軍隊出現在東印度,可能最遠到達華氏城以南70公里處的佛教聖地王舍城,並宣稱德米特里最終因聽聞迦羅衛羅於南方軍事告捷而撤退。

然而入侵到華氏城的那場征服行動普遍是認為在後期君主米南德一世時發生的,德米特里一世可能僅征服到今日的巴基斯坦區域,而剩下的是後來的其他希臘王公所完成的。

普遍認為德米特里一世的統治中心在塔克西拉,因為在那裏的考古遺址發現許多他的錢幣。而德米特里在印度西北部所開拓的疆土,印度-希臘王國一直統治到約前20年才因塞克(Sacae)入侵才結束。

關於德米特里一世逝世的原因不清楚,僅能推論在前180年以後國家似乎由一連串統治者把持,這些統治者有許多個,可能是共同執政者,甚至更可能王國因步入內戰而暫時帝國分裂。

德米特里一世的大象肖像

同樣稱為「德米特里」的大夏和印度的希臘國王至少有兩到三個,飽受爭議的德米特里二世很可能是德米特里一世的親屬,然而有關德米特里二世的資訊僅能靠錢幣上的發掘得知。

相當多的史料記載巽伽王朝迫害佛教徒,然而在印度-希臘的國王治下佛教蓬勃發展,近代歷史學者W.W. Tarn認為希臘人入侵印度並不是僅為支援孔雀王朝,還為了保護當地的佛教信仰,以免受到巽伽王朝的宗教迫害。

巽伽王朝壓制佛教,致力復興婆羅門教。

然而巽伽王朝的宗教迫害尚有爭議,同一時期的歷史學者如羅米拉·塔帕(Romila Thapar)等認為在那一些迫害記載,很可能是佛教傳道者過於誇大宣傳的結果,羅米拉·塔帕認為希臘人入侵南亞純粹是為了經濟上的考量,德米特里是一個傳奇,以及一個謎。。

同樣署名「德米特里」的錢幣共有四種款式,其中雙語款式有著希臘文和佉盧文並存的,應該是之後的德米特里二世錢幣,而另一種國王戴著王冠的錢幣就應該是早期的德米特里一世錢幣。

較有意思的其它有著大象的德米特里一世錢幣,包含兩種款式,其中就是德米特里一世頭戴大象頭飾的肖像,這肖像如同亞歷山大大帝所發行的錢幣一樣,象徵征服印度。

另一種就是正面有一頭欣喜的大象,並以皇家串珠在錢幣邊緣裝飾,然而這只有用在國王肖像時才使用這個裝飾。

大象是佛教和釋迦牟尼的象徵之一,可能代表德米特里一世所帶來佛教的勝利,希臘-印度王國的開端。

e0040579_821025.jpg


錢幣反面是雙蛇杖(caduceus),其呈現出兩條相爭的蛇最終和解,象徵希臘人和印度人和平相處,也可能象徵印度教和佛教互相和睦。除此之外,雙蛇杖也是希臘神話中醫神阿斯克勒庇俄斯的象徵之一。

然而,也有另一個論點是大象是希臘人在印度的首府塔克西拉的象徵,甚至大象可能象徵著印度,其實硬幣與佛教關連的論點都有爭議。(來源 維基綜合)

e0040579_17244993.gif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17 09:07 | -古羅馬資料區-

彌蘭陀王-米南德一世

e0040579_1634539.png


巴克特里亞 彌蘭陀王
米南德一世




e0040579_12165626.jpg米南德一世(Menander I 希臘語: Μένανδρος ο Σωτήρ 西元前165–西元前130),或譯彌蘭陀王 ,為歐西德莫斯(Euthydemus )王族系統的巴克特里亞王國君王,建立一個龐大的印度-希臘王國。

文獻中有記載米南德一世是第一個印度-希臘君主皈依佛教,並成為佛教的守護神。

西元前326年,亞歷山大大帝率領馬其頓軍隊攻入西北印度控制今日阿富汗東部和巴基斯坦部份的犍陀羅 地區之後,印度開始受希臘人的統治,但同時也帶來東西方文化、經濟、藝術、民風的交流。

自從德米特里一世(不敗者)(Demetrius I of Bactria)開拓了「印度-希臘王國」的基礎,巴克特里亞王國勢力大舉入侵印度。

西元前230年左右監領興都庫什山以北地區的歐克拉提德一世發動叛亂,殺死國王安提瑪科斯一世,在巴克特里亞稱王。

從此,巴克特里亞王國以興都庫什山為界,分裂為南北二朝,互相攻戰不已。西元前130年開始巴克特里亞本土受到北方遊牧部落大月氏(Yuezhi)入侵而亡國 。

北朝歐克拉提德斯王朝成員仍殘留於西北印度殘喘.....

到了西元前2世紀後半,南朝歐西德莫斯裔的米南德一世,將北朝巴克特里亞歐克拉提德王朝勢力逐出北印度,便以舍竭城(錫亞爾科特Sagala)為首府,建立了希臘人在西北印度的王國。

他的領土覆蓋東部劃分希臘帝國巴特克里亞 (今ولایتبلخ或巴克特里亞省 )的領地,並延伸至印度(現代區域的西北邊境省 ,在巴基斯坦旁遮普省和旁遮普邦 ,哈里亞納邦, 喜馬偕爾邦的部分和查謨地區在今印度)。

e0040579_16412614.jpg


e0040579_1620232.jpg


印度古代經典往世書裡的伽爾吉本集記載,當時的希臘人甚至攻破巽伽王朝(Sunga Empire)首都華氏城(Pāṭaliputra 巴連弗邑,今天印度東北部的巴特那)的城牆,但因內戰等因素迅速撤回本國。

鼎盛時期,其疆域及於西北印度5河一帶,包括迦濕彌羅及阿富汗的喀布爾,使西北印度深受希臘文化的影響。

米南德一世征服的印度地區比亞歷山大大帝時的印度版圖更遠更遼闊,使希臘人成為印度的主宰。

米南德一世,當時是一位年輕、博學、善辯、聰明、仁慈的國王,具備法律、哲學、瑜伽、算術、音樂、醫藥、歷史、詩歌、交通等種種世間的學問。

此外,米南德一世也擅長戰爭、天文、巫術和符咒之術,雄辯滔滔,喜歡與人「鬥嘴鼓」論議。同時,他還以無可匹敵的英勇和謀略而著稱於世,當代印度人稱他為「全印度最偉大的君王」。

米南德一世在政治上的勝利,帶來四境安和,天下太平。

當他聽說有一位學養修證兼具,並已證得阿羅漢果的那卡塞納( Nagasena亦譯那先)比丘正遊化舍竭城,即刻派遣大臣,迎請尊者到宮中共論經法。

那卡塞納( Nagasena)比丘,是雪山山麓羯蠅揭羅村( Kajangala )婆羅門之子,幼年就學會了三部吠陀經。

那卡塞納的「Naga」是眼鏡王蛇 , 蛇或龍的 梵文。「sena 」是軍隊的意思。 因此也被翻譯為「龍軍」的名字。

那卡塞納稍長,深感婆羅門教學的不足,而出家為僧。

那卡塞納比丘博學睿智,語言豐富,雄辯巧妙,任誰也難以匹敵,因此,他的聲望威德普受人民的尊敬。

e0040579_16363267.jpg


e0040579_1256147.jpg米南德一世的信奉佛教,是在與那卡塞納比丘的一番議論之後。

佛教史上著名的聖僧那卡塞納比丘與彌蘭陀賢王之間的智慧議論,收錄於北傳《那先比丘經》及南傳小部經典《彌蘭陀王問經》。

彌蘭陀王問經闡述了輪迴業報論、涅槃解脫論、靈魂觀、佛身觀等一系列佛教理論問題。

關於輪迴業報,此經認為,「人生死如車輪,展轉相生,無有絕對」,而人所作的善惡諸業,「如影隨身」,人的窮通壽夭「皆是前世宿命」所定。

這一部經在佛教文學史上極為重要,那卡塞納比丘在回答米南德一世的問題上,關於緣起、無我、業報、輪回、涅槃、善事等佛教基本教義,均以各種善巧的譬喻說明,使米南德一世歡喜地信服了佛教的真理。

米南德一世:「可敬的那卡塞納比丘,你見過佛陀嗎?」

那卡塞納:「沒有,陛下!」

米南德一世:「那麽你的老師見過佛陀嗎?」

那卡塞納:「沒有,陛下!」

米南德一世:「這麽說,就沒有佛陀了?」

那卡塞納:「但是,陛下見過喜馬拉雅山的烏哈河嗎?」

米南德一世:「沒有」

那卡塞納:「陛下的父親見過嗎?」

米南德一世:「沒有」

那卡塞納:「那麽,陛下!是不是因此就沒有這條河?」

米南德一世:「那條河是有的,雖然我和我父親都不曾見過,但它還是存在的。」

那卡塞納:「對極了!陛下!雖然我和我的老師都沒有見過佛陀,但還是確有其人。」

米南德一世,動了腦筋又想到另一個難題,他問:「你們佛教徒常常講:人們第一快樂就是證悟涅槃,達到不生不死不滅的境界。那卡塞納比丘啊!你已經證悟涅槃了嗎?」

那卡塞納謙恭合十:「慚愧,還沒有!」

米南德一世得意地問:「既然沒有證驗過,那麼,你怎麼知道有涅槃的境界呢?」

那卡塞納不直接回答,反問米南德一世:「陛下,假如現在我拿一把大刀把您的膀子砍掉,你痛不痛啊?」

米南德一世變色說:「當然痛!哪有膀子砍斷了不痛的!」

那卡塞納追問:「您的膀子又沒有被人砍斷過,您怎麼知道痛呢?」

米南德一世答:「我看過別人被砍斷膀子的痛苦情狀,我當然知道痛啊!」

那卡塞納微笑致意道:「陛下啊,我也同樣地看過別人證悟涅槃時候的快樂,所以我當然知道涅槃境界的美妙啊!」

米南德一世這個疑難又再次被駁倒,還是不服,便絞盡腦汁,第三次發問:「你們出家人奉信慈悲為懷,你怎麼去原諒你的仇敵呢?」

那卡塞納開顏笑了:「陛下,如果您的腿上長了一個膿血瘡,您會把腿子砍掉嗎?」

米南德一世:「不會!」

那卡塞納:「那麼,陛下您怎麼辦呢?」

米南德一世:「細心地清洗它,給它敷藥,時間久了,瘡就好了!」

那卡塞納:「是了!仇敵、壞人就像一個膿瘡,不去照顧、醫療,就會蔓延惡化,所以必須用法水去清洗,使他們棄邪歸正,改過自新,這個跟大王陛下您護持腿上的膿瘡是同樣的道理!」

米南德一世:「眾人為何不平等?有高矮胖瘦、貧富、美醜、貴賤等等之分?」
那卡塞納:「樹木為何不平等?所生的果實有甜、酸、苦、澀?」
米南德一世:「種子不同」
那卡塞納:「人之所以不同是因為業,業就像種子不同,結的果也不同。」

米南德一世:「智慧住在何處?」
那卡塞納:「無處所。」
米南德一世:「這樣說來,就沒有智慧了。」
那卡塞納:「陛下,風住於何處?」
米南德一世:「無處所。」
那卡塞納:「這樣說來,就沒有風了。」

米南德一世點頭稱善,仍然不能心服口服,想一想又計上心來:「你們常常勸人要修來生福,你們既沒有經歷過死亡,怎麼知道人死之後還有來生呢?」

那卡塞納回答:「這就好比柳柑,果實成熟了以後掉在地上,果肉腐爛了,可是種子卻埋在土壤裡,一等到時機成熟,就會萌芽、成長,茁壯為一棵柳橙樹。人的身體只是四大暫時的假合,等到幻境破滅,軀體也就死亡了,可是業識卻能不斷生死流轉,就像柳橙的種子一樣地在六道輪迴中生生不息,不止有一個來生復甦,而且有無限個來生。」

據南傳經典記載,米南德一世那卡塞納比丘共辯論了304個問題,但當中卻只有262個問題被記錄下來。

兩人進行了3日的論辯後,那卡塞納比丘終於令米南德一世敬服而皈依三寶。

皈依三寶後的米南德一世,建了一座名為“彌蘭陀精舍”的寺院,供養尊者那卡塞納

他更本著佛教慈悲平等的思想治國,得到人民的尊敬與愛戴,使希臘人紛紛改信佛法,鑄造貨幣,流通極廣,幣上繪佛門輪寶,並隨刻Dharmikasa”,意為“ 佛法的追隨者“(偉大的印度佛教國王阿育王的也是稱為Dharmaraja之王)

e0040579_16195616.jpg


據說,他晚年讓位給兒子,自己出家為僧,證得阿羅漢果。西元前130年他去世圓寂之後,遺骨舍利分散到全國各處。

米南德一世死後,印度-希臘王國也國勢轉衰,內訌外患接踵而來.............

印度-希臘王國滅亡

西元前90-70年間,西徐亞民族和大月氏再度發動對印度-希臘王國的侵略, 犍陀羅 與西旁遮普淪陷,領土僅剩東部旁遮普。

直到最後的希臘國王靈雲二世(Strato II )在西元10年左右被馬圖拉總督 拉鳩威魯亞( Rajuvula 印度-西徐亞人)所殺,印度-希臘王國滅亡。

拉鳩威魯亞的兒子蘇達霎(Sodasa)又向入侵的印度-帕提亞國王孔德勒斯(Gondophares)稱臣。

大月氏在巴克特里亞所建立的貴霜王國國王丘就卻與他的兒子閻膏珍的在西元20年東擴過程中消滅印度-帕提亞王國。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16 16:25 | -古羅馬資料區-

巴斯塔奈 (Bastarnae)

巴斯塔奈 Bastarnae

e0040579_4443743.png巴斯塔奈(Bastarnae)是一支古老的日耳曼部族,在西元200-300年的時候居住在喀爾巴阡山跟聶伯河之間(位置相當於現在的摩爾多瓦共和國跟南烏克蘭的西部)希臘羅馬的作家寫到,有一支叫做培西尼(Peucini)的巴斯塔奈人的分支,佔領了多瑙河三角洲的北方。

在西元前179年的賽爾提克敘述中,巴斯塔奈"在語言、生活習慣跟居住習慣方面都像是日爾曼人"直到西元一世紀。到了三世紀被他們鄰近的薩爾馬提亞人(Sarmatians)同化,變成了半游牧民族,並且沒有留下能供考查的住所。

培西尼在西元前一世紀左右因為反抗羅馬而與羅馬軍團發生戰鬥,而且並沒有成功,羅馬拓展到了默西亞省,這個地方位在多瑙河的南岸,他們跟羅馬或許在西元一世紀早期訂有友好協定,但是培西尼還是有一些小規模的入侵直到西元180年代。

根據記載他們跟盟友薩爾馬提亞人和達契亞人一起入侵羅馬帝國的領土。

到了三世紀中期,他們跟一些多瑙河下游的歌德部族對羅馬帝國的巴爾幹半島進行大規模的入侵並造成嚴重的損害,之後他們在三世紀晚期就在帝國內定居了下來。

名稱由來

我們並不確定這個部族名稱的由來,一個可能性是由原始日爾曼語的巴斯塔吉(bastjan)意思是「綑綁或是綁緊」,所以有可能原意是一個聯盟或是部族聯合,另一個可能是從波斯文的奴隸衍伸而來。

羅馬學者覺得他們是起源是賽爾提克語,在西元前180年的一段敘述中說"他們語言跟風俗跟斯克迪斯其(Scordisci)差不多",他們也稱呼他們的君王為「Cotto」.這個字可能是來自於賽爾提克語的。

到了西元一世紀,學者門認為他們在習俗跟語言上都是日爾曼人,但到了西元三世紀,卻又把他們分到西徐亞人(scythian)的一支,這可能是因為他們跟薩爾馬提亞人通婚,也有學者不把他們歸類為賽爾提克、日爾曼或是薩爾馬提亞人"巴斯塔奈就是巴斯塔奈。"

學者門認為巴斯塔奈人的故鄉在維司瓦河(波蘭中部),之後他們在西元前二世紀往東南方遷徙到達黑海濱。

希臘學者斯特拉波描述巴斯塔奈人領土介於多瑙河跟第聶伯河之間,下面分為阿莫尼(Atmoni)西多尼(Sidoni)跟培西尼(Peucini)'培西尼這個名字來自於他們居住於多瑙河三角洲的一個大島Peuce。

近代學者認為,在西元二世紀左右巴斯塔奈人分裂成兩個族群,一個比較大的族群定居在喀爾巴阡山的東北麓,而比較小的族群(培西尼)定居在多瑙河三角洲的北部,羅馬帝國北部的默西亞省則位在多瑙河三角洲的南部。

與羅馬的衝突

馬其頓王菲利普的盟友(西元前179-8)

巴斯塔奈人第一次出現在歷史上是西元前179年,他們有六萬人跨過了多瑙河,包括步兵騎兵跟貨車和老弱婦孺,而馬其頓王腓力五世 (亞力山大部將安提柯一世的後裔)邀請他們進入帝國成為長期的盟友,當時的馬其頓正在第二次馬其頓戰爭(西元前200-197年)慘敗給羅馬後,領土跟兵員都大量的縮減。

在之後的20年中,羅馬唆使北方的達達尼(Dardani)人部族不斷的攻擊馬其頓,而馬其頓軍太弱小,無法進行有效的反擊。

因為早期跟巴斯塔奈人的友誼,他制訂了一個戰略使他重新奪回了在希臘的失土而且從羅馬手中脫離獲得政治上的獨立,他計畫把巴斯塔奈人安置在原本達達尼人定居的達達尼亞(Dardania),來確定這個區域的穩定跟征服。

e0040579_1001358.png


第二步腓力五世 計畫運用巴斯塔奈人從亞得里亞海岸進攻義大利,雖然他意識到巴斯塔奈人很難做到漢尼拔在40年前達到的效果,甚至有可能被羅馬人完全擊敗,但是他希望巴斯塔奈人可以拖延羅馬一陣子好讓他能奪回他在希臘的領土.

但是腓力五世 這時已經高齡60歲,他在巴斯塔奈人到達前就去世,不過巴斯塔奈人依然取道瑟雷斯.在那邊因為食物的短缺跟價格談不攏,導致巴斯塔奈人在普羅夫迪夫這個地方停下他們的腳步並展開了大規模的劫掠。

當地的色雷斯人帶著家當逃到當奴卡山(Mons Donuca)瑟雷司的最高峰,一大批巴斯塔奈人追趕他們但是卻被擊退,之後還受到雷颮的侵襲,又受到瑟雷斯人的伏擊,逼的他們只好退回馬車,至此只有一半約三萬人的巴斯塔奈人決定繼續前往馬其頓,其他人則決定折返。

菲利普的兒子珀爾修斯.為了從羅馬控制中獨立,他派這些巴斯塔奈人在冬季進入達達尼亞,這可能是為了後續戰役的需要,不過他們的營地卻被達達尼人攻擊,巴斯塔奈人輕易的擊敗了攻擊者。

3萬巴斯塔奈人並一路打到開始圍攻達達尼人的首都,但是此時他們隱蔽在山中的營地卻遭到另一部份敵人襲擊,在損失所有行李跟補給後,他們只好選擇撤退回家,大部分都在他們徒步跨越結冰的多瑙河的時候死亡,儘管元老院收到達達尼人警告關於巴斯塔奈人入侵的消息,他們還是決定承認馬其頓為獨立國家,

之後在西元前171年羅馬再度跟馬其頓宣戰,並在西元前168年的彼得那戰役(battle of Pydna)中完全擊敗了馬其頓軍,巴斯塔奈人也在敗軍之列,

羅馬並在西元前167年,把馬其頓分為四個傀儡州郡,21年後羅馬又把他改制為馬其頓省.

之後,巴斯塔奈曾隨安德里斯庫斯(Andriscus)也就是俗稱的「偽菲利」(pseudo-Philip),他自稱是馬其頓國王珀爾修斯的兒子與羅馬爆發第四次馬其頓戰爭 (Fourth Macedonian War)。

哥譚王國

巴斯塔奈人與蓋塔人(Getae)和希臘殖民者與西徐亞人組成的聯盟,擊敗羅馬蓋尤斯安(Gaius Antonius Hybrida 馬克·安東尼 的叔叔)在希斯特里亞 。

這個勝利讓蓋塔人布雷比斯塔(Burebista ),這個聯盟的領導者,主宰該地區約10年的時期(西元前60-50年)。

布雷比斯塔 第一次統一了他們的部落,建立奴隸制國家-哥譚王國(Getan kingdom ) 頂盛時期有200,000 戰士,巴斯塔奈人臣服於蓋塔人之下。

他帶領 蓋塔人等掠奪和征服整個中歐和襲擊東南歐,征服最鄰近部落,是蓋塔人最強大的時代。

後來布雷比斯塔遭到暗殺後,哥譚王國瓦解,蓋塔人的王國被劃分成更小的狀態。從事頻繁自相殘殺。 這也使得羅馬屋大維能簡單奪回多瑙河南岸。

在西元2世紀圖拉真的達契亞戰爭時期,達契亞人被證明是羅馬帝國在該地區擴張的障礙。 巴斯塔奈人也參與其中,儘管在一段時間內表面上一直在與羅馬和平。

後來,在 西元 279-280年)。羅馬皇帝普羅布斯將巴斯塔奈人移居到多瑙河南岸。

巴斯塔奈人的最後

在3世紀中期,巴斯塔奈人參與哥德人主導的多瑙河下游的部落大聯盟,在一系列的大規模入侵造成的羅馬帝國巴爾幹行省巨大的損害。

3世紀中後期,大量的巴斯塔奈人直接進入羅馬帝國境內定居。

毫無疑問的巴斯塔奈人也加入匈奴阿提拉侵略羅馬的行列,參加西元451年9月20日,在法國香檳平原平原上,爆發了歐洲歷史上規模最大的一次沙隆(Chalons)會戰。

直到西元453年,當阿提拉去世,與匈奴結盟才結束。 此後,匈奴帝國迅速瓦解,而巴斯塔奈人也從歷史上消失,一說可能安置在多瑙河河口以北。

如果他們可能安置在多瑙河河口以北是正確的,他們可能被東哥德人吸收,歸入第七世紀的保加利亞王國。

巴斯塔奈人被視為好戰,兇猛,嗜血成性,由於分散的部落形式而無法形成持久的政治組織。經常被敘利亞塞琉古、帕加馬(Pergamum)和比提尼亞(Bithynia)等地的希臘化王國招募為僱傭兵。

不過他們也被認為過於昂貴且容易叛變。

希羅多德還記載他們野蠻到能「販賣他們自己的孩子,讓他們的姑娘與任何男性做愛」。

巴斯塔奈人擅長使用色雷斯長柄逆刃刀,结合劍、镰刀和長柄武器的特點,屬於達契亞鐮刀(Dacian Falx)的變型。

e0040579_2356596.jpg


羅馬人為對付色雷斯長柄逆刃刀,又在防具上加上護脛甲(Greave)與馬尼卡護手(Manica )來防衛它砍手砍腳,即使是羅馬軍隊也畏懼這種可怕的武器。

e0040579_22541156.jpg


ROME2派系巴斯塔奈採用多布羅加地區發現約西元前180-150年的巴斯塔奈培西尼AELIS王硬幣「雙頭馬」圖案為代表。(現存保加利亞 卡瓦爾納博物館)

(感謝{WTFM}- DArkSoth-TW 大德翻譯)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15 12:50 | -古羅馬資料區-

戰豬

e0040579_9492841.jpg


戰豬為古代戰爭中被用來作為反戰象武器的豬。

e0040579_51932.png西元前一世紀盧克萊修便討論早期人類使用如獅子或野豬類野生猛獸攻擊敵人的災難性結果。

而根據卡利斯蒂尼於《亞歷山大傳奇》所述,亞歷山大大帝於對抗印度波羅斯王戰象時發明了此項秘密武器

老普林尼記錄:「大象對最小聲的豬隻尖嘯都會感到恐懼。」。

克勞狄俄斯·埃利安 亦記載大象會被尖嘯的豬隻(及山羊)驚嚇,是以西元前275年羅馬人利用尖嘯的豬隻(及山羊)擊退皮洛士的戰象。

普羅科匹厄斯則於《戰爭》書中記載6世紀時埃德薩的守城者曾放出一頭尖嘯的豬以嚇走庫斯老一世的戰象。

e0040579_4165736.jpg而關於稱為燃燒豬、火焰豬或直接稱火豬陣的戰法,波利艾努斯克勞狄俄斯·埃利安皆有記載。

兩位作者皆描述西元前266年安提柯二世於希臘麥加拉(Megara 位於希臘中部和伯羅奔尼撒半島之間)圍城戰時...

麥加拉人把可燃性瀝青或樹脂澆在豬隻上並點燃豬隻讓其向戰象群衝鋒,因燃燒尖嘯著的豬隻而陷入恐慌的戰象殺死了相當多的自軍士兵。

(Roman Incendiary Pigs)

羅馬人是從希臘人那裡學到的使用燃燒豬之法,如果使用具侵略性野豬其實非常昂貴的,為了使焦油在豬身燃燒時的效果更佳,必須保持野豬毛長的茂盛。

為更大的規模使用,節省成本也以家養的豬取代野豬!~只要豬隻被燒的唉唉叫從敵軍方向衝去破壞敵軍編隊與驚嚇大象。

e0040579_10584381.pn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14 12:20 | -古羅馬資料區-

e0040579_10183244.jpg


Subligaculum,拉丁語是圍裙的意思,一種的古羅馬人所穿的內衣。

它像是一條兜襠布短褲,用羊毛或亞麻布製成簡單兜襠布纏在下半身與下體,打個结的形式。男性和女性都可以穿。

e0040579_112445.jpg


尤其角鬥士都穿這種兜襠布短褲上場。

在羅馬還找到了皮革比基尼的 subligacula。

e0040579_10552577.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12 14:14 | -古羅馬資料區-

羅馬消防隊-「薇激雷司」
Vigiles


e0040579_3511337.png羅馬正式編制消防隊是在西元6年的屋大維時代,這是由屋大維從販賣奴隸的商業中抽取4%的奴隸稅,募集消防資金而成立,旨在抑制羅馬常常發生火災發生的消防巡檢,不僅提高了羅馬城居民消防安全意識,更使火災次數明顯減少.。

在之前的羅馬共和國時代,消防隊都是民營組織,西元前53年,命喪卡萊之役的克拉蘇就是羅馬消防隊的老闆,克拉蘇蘇拉執政整肅異己的時代,以低價大量買進被整肅地主的土地,他又控制由500人奴隸組成消防隊威脅房屋地主,不接受他的收購價,克拉蘇就威脅他們不會去救火,威脅得逞後以低價買進再提高租金租出賺取暴利致富。

當消防 民營系統變得無效又有弊病,屋大維仿傚克拉蘇的消防隊編制成立公家的消防隊,分成7 隊 ,稱為「薇激雷司(Vigiles)」 每隊70-80人由一名百夫長指揮,駐於羅馬城周圍。

「薇激雷司(Vigiles)」 ,拉丁文意思是守望者,被暱稱"Spartoli"或“小鬥士”是古代羅馬的 消防隊員,也是夜間警察 。

他們負責處理天黑後發生任何動亂,除了主要任務滅火外,職責包括逮捕小偷和強盜和捕捉逃跑的奴隸 。

「薇激雷司(Vigiles)」 在街道上巡邏,尤其是在夜間的火災預警與瞭望監督。 並配備消防水泵、水桶、鉤(去拉扯隔離易燃燒材料)、鋤頭和斧頭。

消防水泵有專門的消防馬車拖運到災戶水井抽水,它的噴嘴跟現代的高壓青銅旋轉噴嘴設計幾乎一模一樣......

他們還用弩炮擊破燃燒的房屋屋頂和牆壁與建立防火地帶 以阻止大火迅速蔓延。用長推倒鉤和槓桿隔離火焰的蔓延燃燒。

他們甚至有自己的醫療支援,有關4名醫生和自己的的神職人員(victimarii)。

西方神職人員與消防部門合作直到現代,如2001年9月11日紐約世界貿易中心被襲擊,擔任紐約市消防局的邁克爾法倫(Mychal Judge)牧師 對躺在街道上一些屍體躺做最後的儀式 ,然後進入世貿中心北塔應急指揮所的大廳。在那裡,他繼續提供援助和救援人員,傷者和死者祈禱。

但是上午9:59時世貿中心南塔倒塌時,碎片飛濺了出去,射入北塔大堂,正在照顧一個受傷的消防隊員時的邁克爾法倫牧師也死於當場。

「薇激雷司(Vigiles)」不只用水, 還備有錯落有致的被子(centones)以覆蓋法滅火。 甚至有證據證明, 他們還用化學滅火方法投擲醋類物質來滅火。

火災若是高樓層,還有坐墊被攤開在地面,讓人能跳下來。

e0040579_3513317.jpg


在西元64年羅馬發生大火災,燒了5天,羅馬的3分之1被大火摧毀。 年輕的皇帝尼祿親自與「薇激雷司(Vigiles)」 一起滅火。 火災發生後,尼祿開放他的宮殿,讓無家可歸者提供住房,並給予倖存者糧食,以避免飢餓。

但是尼祿卻被他所迫害的基督徒傳播是他命令「薇激雷司(Vigiles)」 去縱火,清除人民的土地以建造自己的宮殿,後世都描述尼祿成為暴君焚城錄的「暴君」。

無論如何,「暴君」尼祿是第一位制定了防火規範的法律,城市發展規劃中要有磚造的防火牆,以避免羅馬發生進一步的大火災。

「薇激雷司(Vigiles)」 是古羅馬一創舉,說明羅馬帝國政府意識到保證消防安全與維護社會秩序穩定在促進預、接警機制、及時發現與撲救火災的重要作用。

e0040579_11245672.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12 14:12 | -古羅馬資料區-

鉛中毒說

歐洲學者杰羅姆(Jerome Nriagu)在1983年出的書-「鉛中毒導致羅馬帝國的衰落」提出此論點。

他認為羅馬帝國的人長期鉛攝入量過高,尤其影響羅馬軍隊的作戰素質導致帝國崩潰。

除了蜂蜜以外,古羅馬人的甜味劑是寥寥無幾的。

他們會在鉛鍋裡做一種甜味的濃果漿,可調甜酒和食物。而煮沸的糖漿裡含有Pb(C2H3O2)2(二價的醋酸鉛)

這種糖漿的主要烹調用途是為葡萄酒調味,但也會用作瓜果和肉菜的添加劑、酸化劑,甚至還被用來餵食動物以使他們的肉更加美味。

糖漿加在加隆醬汁上是當時盛行的調味料。

糖漿又可與蜂蜜、水一起醃製木瓜、甜瓜,有些羅馬婦女也用作美容,在軍隊的儲糧中也常常作為食品防腐劑。

而在鉛製容器煮沸就會浸出鉛,鉛釉雙耳瓶和其他陶器也會釋出鉛毒,除了鉛錫酒器和炊具外,羅馬人還把鉛管用於市政供水和浴場。

以下列表是對羅馬帝國民眾生活中的鉛攝入量的估計:

e0040579_9235092.png


鉛不會快速從人體內排出,而是形成磷酸鹽累積在骨中。這種物質在現存的骨骼中已被檢測出來。

來自明尼蘇達大學的薩拉·比塞爾博士對赫庫蘭努姆發現的古羅馬人骨骼所進行的化學分析發現,鉛濃度達到了84 ppm,這個數據相對於古希臘山洞發現的含3 ppm鉛的骨骼,以及現代美國人和英國人骨骼中20—50 ppm的鉛含量,被認為是很高的。

鉛中毒對羅馬帝國的衰落影響有多大,現在還存在巨大的爭議。

相對於鉛中毒說,一些歷史學者認為是充滿的虛假證明,但是一些歷史學者仍引用其他因素作為羅馬衰亡的更重要原因。

(來源:英文維基)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04 09:42 | -古羅馬資料區-

羅馬雜誌

e0040579_914244.jpg

(凱撒神廟)

服從禮「 Proskynesis」
伊特拉斯坎人
「獸名數目」666
記憶抹殺
古羅馬的一些發明
神鬼戰士 都是吃素的胖子
羅馬帝國與瘟疫
羅馬帝國的衰落-鉛中毒說
奧古斯都‧8月‧Pax Romana
羅馬叛國罪處死場-塔碧亞岩
塞倫賽斯特陪葬小公雞
麥瑟琳娜綜合症
Subligaculum
羅馬公共廁所

e0040579_1101921.jpg


(凱撒墳墓)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1-04 05:13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