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古羅馬資料區-( 185 )

亞馬遜女戰士傳說


亞馬遜——傳說中的國度

RTW遊戲北方有此傳說中 亞馬遜女戰士。(叛軍係)

世界上真的有亞馬遜女戰士存在嗎?她們是否居住在亞馬遜河流域?這是個有趣的問題。首先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就是古希臘神話中確實有亞馬遜女戰士存在,不過她們當然不是居住在亞馬遜河流域。

根據古希臘神話傳說亞馬遜一族是一個迷一樣兇悍的女性國度,她們一族發源於小亞細亞的峽谷和森林之中。亞馬遜人的首都是尤克森沿海地區的特彌斯庫拉(即今天土耳其共和國黑海沿岸的特爾密地區)。根據習俗,男人是不能進入亞馬遜人的國境的,為了傳宗接代亞馬遜人每年都會到訪高加索的戈爾加利安斯部落召開聯姻盛會,在聯婚盛會上生下來的女嬰都會交由亞馬遜一族養大成人。但在聯婚大會上誕生的男嬰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們一生下來就會被殺死或送回父親身邊。

亞馬遜人有兩個女王,一個負責戰事,另一個則負責政務,並一同管理整個國家。希波呂忒彭特西勒亞這兩個亞馬遜人的女王,經常出現在希臘的神話之中。相傳每一個亞馬遜女戰士長大成人時都會燒掉或切去右邊乳房,以便投擲標槍或拉弓射箭。亞馬遜人在女王的統治下,崇信戰神阿瑞斯,因為她們相信自己是戰神的後代;此外,她們也崇信狩獵女神阿爾特彌斯。戰爭、狩獵、簡單的農業和訓練年輕的亞馬遜女戰士構成了她們全部的生活。

絕大多數的亞馬遜戰士都是在馬背上作戰,精於騎射,作戰也成了她們用以謀生的工具了,有不少亞馬遜人以雇傭兵的身份出現在世界各地的軍隊中。

亞馬遜女戰士不只負責保衛國家,而且還入侵相鄰的國家。亞馬遜軍隊有騎兵和步兵,她們打使時手持有新月圖案的盾牌,主要武器是弓箭其次還有長矛、戰斧等。亞馬遜人兇猛善戰,同古希臘的戰士們發生過無數次血腥的武裝衝突。關於亞馬遜女戰士的故事一直是古希臘藝術家們最喜愛的主題之一,今天保留下來的涉及亞馬遜部族的古希臘圖畫或雕刻中,大部分都是戰鬥場景。在古希臘的神話傳說中,只有三位最著名的英雄曾經擊敗過亞馬遜人,他們分別是大力神赫爾克裏斯忒修斯阿喀琉斯
  
其中大力神赫爾克裏斯征服亞馬遜人的故事流傳最廣:某一日赫爾克裏斯接到一條神諭,上面說身為希臘最偉大英雄之一的赫爾克裏斯在完成國王歐律斯透斯交給他的十項任務後,便可升格為神。其中第九項任務便是奪取亞馬遜女王希波呂忒的腰帶,這條腰帶是戰神親自贈與希波呂忒的,象徵著女王的權力。

當女王見到赫爾克裏斯之後,她馬上被這位希臘英雄的俊美外表所震懾,甘心交出腰帶,但宙斯的妻子萬神之母赫拉憎恨赫爾克裏斯,她變身為亞馬遜人散播謠言說有一個外鄉人要奪去她們的女王。於是亞馬遜女戰士傾巢而出,與赫爾克裏斯決一死戰。首先出戰的是暴風艾拉,她因跑得如旋風一樣的快而得名,但希臘人更快,他追上去將艾拉殺死。

第二個亞馬遜人剛一出手就倒下了。第三個叫做普洛托厄,雖然她有七次單挑勝利的戰績,但海格力斯還是殺了連她在內的九個女戰士。發誓一生不嫁的阿爾卡珀也倒下了,她並沒有在她短暫的一生中違背誓言。當亞馬遜人無敵的軍隊領袖墨拉尼珀被俘後,亞馬遜人潰散了,而希波呂忒也獻出了一早就許諾了的腰帶。

好色的忒修斯與亞馬遜人的戰爭充分體現了亞馬遜人堅定無畏的性格。忒修斯是雅典國王,在他的早期冒險生涯中曾經到達亞馬遜河岸,受到好戰的亞馬遜人的熱情招待。忒修斯對亞馬遜女王安提奧珀一見傾心,但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安提奧珀絲毫也不受雅典國王的誘惑。於是忒修斯乾脆採用卑鄙的手段將亞馬遜女王安提奧珀騙到雅典並與強行成親。亞馬遜人認為雅典人使她們蒙受了奇恥大辱,就暗中準備報復。

有一天,愛琴海上突然出現了亞馬遜人的船隊,她們登陸圍城,並迅速攻進雅典,在雅典市中心紮下營盤。被幽禁的安提奧珀女王立刻同自己的侍女一起裏應外合的攻擊希臘人,在混戰中女王壯烈犧牲。雅典部隊同亞馬遜部隊長久對峙,互有勝負,最終不得不締結和約,亞馬遜人離開雅典退回故鄉。戰爭結束後心中有愧的雅典人為了悼念安提奧珀這位英勇的亞馬遜女人,為她修建了一座高大的紀念石柱。

最廣為人知的有關亞馬遜女戰士的故事,要算是古希臘的英雄史詩中所記載的了。偉大的詩人荷馬用了很多筆墨去形容亞馬遜女戰士的英姿,令她們的故事流芳百世。在偉大的古希臘巨著《荷馬史詩》中描繪的特洛伊戰爭中,阿喀琉斯與戰神阿瑞斯的女兒、亞馬遜女王彭忒西勒亞之間的戰鬥的那段描寫,更是生動地再現了亞馬遜女戰士無畏的精神和她們嫵媚動人的一面。

當時希臘人與特洛伊人之間的戰爭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特洛伊人因為他們的英雄赫克托耳的戰死而陷入絕望之中。此時,十二位亞馬遜女戰士在女王彭忒西勒亞的帶領下趕赴特洛伊城,幫助他們一起對抗希臘人。亞馬遜人之所以加入這場戰鬥,一方面是因為亞馬遜民族天性喜愛戰爭和冒險,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女王彭忒西勒亞曾經在無意中犯下罪孽,誤傷了自己的妹妹希波呂忒,她希望借此次遠征平息復仇女神的怒火。彭忒西勒亞斯親自挑選了十二名女英雄前往特洛伊,這十二位女英雄雖然楚楚動人,但比起女王彭忒西勒亞依然遜色許多。

到達特洛伊後的第二天,彭忒西勒亞穿上父親阿瑞斯送給她的金光閃閃的鎧甲,束緊脛甲和胸甲,佩上用白銀和象牙製成的劍鞘,拿起盾牌,戴上有著閃亮的黃金羽飾的頭盔,左手提兩根長矛,右手握一把不和女神送給她的雙面斧,騎上風神波瑞阿斯的妻子送給她的快馬,閃電般地沖向希臘人的陣營。在她的帶領下,亞馬遜女戰士連斬摩利翁等七位希臘英雄,幾乎將希臘軍隊全數殲滅。

危急之時,希臘英雄阿喀琉斯趕來加入了戰鬥,經過一番激烈的廝殺,阿喀琉斯將彭忒西勒亞刺于馬下。當他摘下彭忒西勒亞的頭盔時,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儘管女王的臉上沾滿血跡與塵土,但她在死後容貌依舊嫵媚動人。阿喀琉斯後悔不已,呆呆地站在那兒,目不轉睛地看著被自己殺害的女王,陷入深深的悲傷之中。而天上的戰神阿瑞斯對女兒的死更是悲痛無比,他發出隆隆的雷聲,閃電般地朝大地沖了下來,如果沒有宙斯的阻止,希臘人將遭到毀滅的打擊。

希臘人和特洛伊人都對彭忒西勒亞的死感到難過,希臘人將她的屍體交還特洛伊人,特洛伊人將女王的屍體與許多珍貴的陪葬品一同火化,並用香甜的美酒澆熄餘燼,拾起她的骸骨,放入金箱,與戰死的其他十二名亞馬遜女戰士一同埋葬在城內塔樓附近的拉俄墨冬國王的墓穴中。




希臘人曾認為亞馬遜族有一支是在南高加索的科爾卡斯一帶的緒提安人。更有人認為在非洲也有亞馬遜族的支族。但不管怎樣,亞馬遜人在希臘人眼中都是蠻族之一。但從以上這些傳說中我們可以看到,亞馬遜人的英勇善戰並非野蠻兇狠,她們恪守著自己心目中的美德,決不背信棄義,顯得高貴而不失熱情,威嚴而不失嫵媚。在古代的圖畫和雕刻中也有許多她們在戰場上為拯救自己的戰友而不惜獻出自己的生命的場景。關於亞馬遜女戰士的傳奇在早期的希臘歷史的記載中出現得很頻繁。但大致在進入西元後,在蓬圖斯地區就很少有她們的出現了。

古希臘人敬佩亞馬遜人,但當古希臘史學家們找到了傳說中亞馬遜人生活的特爾蒙頓地區,卻連亞馬遜女戰士的頭髮也沒找到一條的時候,希臘人猜測是宙斯之子偉大的英雄海格力斯已經將她們屠殺殆盡或者將她們驅逐到了其他地方。所以在後來的神話傳說中,亞馬遜族總是不斷地走在背井離鄉的漫漫遷徙路上,但她們總是住在希臘文明世界的邊緣,時隱時現的在希臘不朽的文學作品中一再浮現。

在古希臘文明的輝煌時期過去之後,似乎很少再聽到她們的故事了。但亞馬遜女戰士的傳奇卻未到此終結。西元十六世紀,當西班牙人征服了新大陸後,深受希臘神話薰陶的歐洲人卻在當地土著那裏聽到很久以前從遙遠的地方渡海而來的英勇女戰士的傳聞:她們登陸美洲大陸後,在極短時間內征服了整個墨西哥高原。在那裏這些女性征服者們建立了一個叫“女人之地”的國家。

還有,在馬達尼納和馬蒂尼諾島上(即今西印度群島中的瓜德羅普島)也有著女人島的傳說,據記載,西班牙征服者胡安•德格裏哈爾瓦也於1518年登上此島並記錄在發現十多名“具有非凡膽量,十分健壯但又身手矯健”女子的蹤跡,他特別提到的是這些女子都只有一個乳房或沒有。

1530年8月8日,西班牙人努尼奧在給國王的報告書上提到在墨西哥的米卻肯發現一個女人國,“她們一年中只有一段時間同鄰居交往。此外,她們要是生下男孩就殺掉,女孩則保留下來。”又說,“她們的皮膚遠比當地其他婦女白皙”西班牙為此多次派出探索隊,但不是一無所獲,就是莫明其妙的全軍覆沒。然而,亞馬遜女戰士的傳說卻一直在美洲大地上流傳,“加利福尼亞”這名也正是指記載中亞馬遜島國之名。有趣的是,在利比亞西南部費贊山區一處寸草不生的荒漠中,人們發現了一幅非常古老的壁畫,上面刻畫著一位女性,戴著與希臘傳說中的亞馬遜人相同的頭盔,手中握著亞馬遜人最常用的武器——弓箭。這是否意味著亞馬遜部族是走出非洲的原始部落之一?

根據最新的研究表明,有關亞馬遜女戰士的神話可以追述到古代亞洲一些專為服待某位神祉而武裝起來的奴隸女兵。但最接近現實的解釋則是在古希臘,人們把一些有關那些在西南亞的一些母系氏族,和一些比希臘女性生活得更堅苦的部落女性的花邊新聞,加以誇大和想像的結果。但無論如何,在西方世界亞馬遜女戰士的神話傳說依然是最膾炙人口的神話傳說之一。

土耳其黑海邊也發現疑似亞馬遜女戰士的古墓。據黑海山松省國立博物館官員表示,該省泰梅市郊濱海的西梅尼特湖,出土大批骸骨與石器,考古學家懷疑與傳說中西元前十二世紀居住在黑海邊的亞馬遜女戰士有關。據希臘神話記載,黑海一帶曾居住一群勇猛強悍的亞馬遜女族,常擄掠鄰近部落的男人為奴隸,並在與男奴生下子女後將男人殺死……

流浪的女戰士早已在歷史長河中湮沒,數千年之後人們才循著她們的足跡試圖驗證那些古老而富有魅力的傳說。
[PR]
by cwj36 | 2005-10-05 18:14 | -古羅馬資料區-

費邊戰術

遷延者費邊戰術

e0040579_21271139.jpg「羅馬之盾」費邊(Fabius)
Quintius Fabius Maximus
古羅馬統帥,五任執政官(西元前233、前228、前215、前214、前209)。

第二次布匿戰爭初期,羅馬軍隊在特拉西梅諾湖之戰(西元前217)中失敗後,費邊被選為獨裁官,全權指揮戰爭。

漢尼拔在特拉西梅諾湖戰役之後並沒有進軍羅馬,而是縱兵蹂躪義大利各地,以瓦解羅馬對義大利的統治。

費邊根據客觀的軍事形勢,儘管羅馬缺乏足夠的資源勝利,但是漢尼拔軍隊的策略目的只有羅馬陷落才可能成功。

針對迦太基統帥漢尼拔遠離後方,孤軍深入義大利的特點,採取遷延戰術,即避免正面決戰,但即使當他的軍隊在義大利最富有的坎帕尼亞地區破壞掠奪時,費邊仍只是保持距離地尾隨著,始終不與他進入決戰。

費邊利用熟悉地形的優勢在山區與敵人周旋,消耗迦太基軍。

使迦太基軍隊如果決意進攻羅馬,就必須放棄地中海港口。

同時羅馬還不斷小規模騷擾南義大利,干擾敵人補給線,效果良好。這種戰術以後就被稱為「費邊戰術」,對歷史影響巨大。

縱容漢尼拔的結果是農村地區受到迦太基軍嚴重破壞,因此這種策略必然導致農民的強烈不滿。

因此費邊的游擊戰術引起了羅馬人的不滿,他們想借兵力優勢迅速打敗迦太基人。

因此遭到速勝派的譏諷,稱之為遷延者(cunctator,拉丁文音譯“康克推多”)。

費邊去職後,西元前216年元老院派執政官保盧斯(其子為後來羅馬馬其頓征服者Lucius Aemilius Paullus Lepidus Macedonicus )和瓦羅接替費邊,在坎尼進行決戰,就是著名的坎尼戰役。

坎尼之戰中,羅馬軍大敗。

費邊其穩健戰術才為人們所理解。

西元前215年,費邊當選執政官,率軍襲擊被漢尼拔佔領的義大利城市。實行堅壁清野,漸次消磨其鋒芒,使迦太基軍陷於困境。

西元前214年,費邊又去西班牙、西西里等地指揮對迦太基人的進攻,以切斷漢尼拔的後援。

西元前209年,費邊攻克漢尼拔在義大利半島南部的立足點塔倫特姆,凱旋班師。

西元前204年費邊雖然給了大西庇阿「有限的批准」進攻北非。他最後也沒有看到大西庇阿在紮馬會戰勝利,他大約在漢尼拔返回非洲的同時去世。
[PR]
by cwj36 | 2005-09-18 21:28 | -古羅馬資料區-

e0040579_14343696.png


e0040579_357446.jpg芝諾比阿
Zenobia 全名Septimia Zenobia
卒於西元274年以後。

芝諾比阿在未當巴爾米拉(敘利亞中南部)攝政王之前,沒沒無聞,歷史學家對她無任何著墨文章,甚至不知道她們的來歷,只知道她的父系來自希臘人種,母系來自閃族人種阿拉伯人(兩個偉大人種的混合,不像埃及豔后克利奧帕特拉七世單純的希臘人種)。

芝諾比阿能操多種語言(希臘語、拉丁語、阿拉伯語、阿拉米克、波斯語),天賦極高,長相俊美,身材高挑,喜著軍裝打扮,有亞馬遜女兵的神勇,也有埃及豔后克利奧帕特拉七世的政治雄心,因緣際會,芝諾比阿管理巴爾米拉(Palmyra)王國。

芝諾比阿的丈夫奧登納圖斯 (Odenathus),管理巴爾米拉王國時間在西元252—267年間,當時羅馬皇帝為P.L.瓦勒里安(Valerian),當波斯薩珊國王沙普爾一世(Shapur)進犯敘利亞時,羅馬與波斯薩珊帝國發生戰爭,羅馬敗戰且皇帝被俘虜,奧登納圖斯 出兵報復。

戰爭過後,羅馬帝國把此地區歸奧登納圖斯 的統治之下,稱謂為羅馬東方的統制君主(Dux and Corrector of the whole East)。

奧登納圖斯 與大兒子西羅鄧(Herodian)二兒子黑鑾(Hayran)在西元267年,一齊被刺殺在Homs(敘利亞境內),芝諾比阿馬上扶持小兒子瓦巴拉圖斯(Vaballathus)為巴爾米拉國王....

雖然瓦巴拉圖斯只有10歲,由芝諾比阿當攝政王,而且給予兒子瓦巴拉圖斯,他父親的稱謂-「羅馬東方的統治君主」。

巴爾米拉的名字為希臘文,因為巴爾米拉週圍種滿棕櫚樹(椰棗),巴爾米拉為沙漠中的綠洲都市,方圓2.3百公里內最大的水源處,控制著美索不達米亞平原至地中海的交通要道,也是絲路必須停靠的運補(水源)城市,扮演東西交通重要的角色,(到目前為止,巴爾米拉的椰棗品質為敘利亞最好的)。

在羅馬帝國時代一直把巴爾米拉做為帝國的前哨同盟國,因為巴爾米拉的地理位置為羅馬帝國與波斯帝國的緩衝區中間,羅馬帝國亦因巴爾米拉的地理地位,在不同時期賦予巴爾米拉居民不同的尊榮地位,所有的措施都是做為羅馬帝國邊陲的安定所設置,如塞弗留思(Severus)皇帝因娶Homs太陽神殿大祭司的女兒而特別照顧巴爾米拉。

西元212年,塞佛留思皇帝的兒子卡拉卡拉(Caracala)接位,給予巴爾米拉人民為羅馬的殖民地。(羅馬的殖民地,在羅馬的體制下,享有羅馬公民同樣的權利)

巴爾米拉人與羅馬人為同盟,且為羅馬帝國組成的一份子(羅馬公民身分才享有選舉執政官,或護民官的權利)我們可以知道羅馬帝國是如何看重與借重巴爾米拉。

因與羅馬帝國同盟,水源、交通要道、商業的發達,巴爾米拉就此發展起來,東西南北大道、巴爾(Baal)神殿、人民集會所、劇場、市場、法院、關稅局、浴室,所有公共設施均非常齊備,大城市的氣勢,巴爾米拉真是沙漠城市中的明珠,非常難想像在沙漠中能創造出如此雄偉、巨大、燦爛、輝煌的城市。

芝諾比阿在先夫遇刺後,扶持小王子為國王,自己當攝政王,整軍建武,準備擴充版圖,巴爾米拉的弓箭隊可媲美特洛伊的弓箭隊,沙漠中的子民比別的民族有更大的耐力,沙漠惡劣的環境更能加強彼此的凝結力與向心力。

西元268年春天,空前龐大的日耳曼聯合海軍從第聶斯特河口揚帆出港,穿越整個黑海,向愛琴海進發。

日耳曼蠻族軍沿小亞細亞海岸南下勢如破竹。

在這危急時刻,挺身而出迎是在一年前剛失去了丈夫的“東方女王”芝諾比阿

經過小亞細亞半島上幾次血腥的較量,蠻勇的日耳曼步兵終於輸給了巴爾米拉騎兵,被迫狼狽不堪地撤回海上。

在把東地中海上幾乎所有的島嶼搜刮了一遍以後,他們趁著秋風未起,向自己位於黑海北岸的根據地撤退了。

經此一戰,敘利亞巴爾米拉女王-芝諾比阿威名大振,羅馬帝國在亞洲的版圖喪失殆盡。

e0040579_8412554.jpg西元268年,芝諾比阿宣布獨立於羅馬帝國,出兵征服埃及,打開至紅海的貿易路線,進犯至小亞細亞的博斯普魯斯,控制絲路上主要的城市。

巴爾米拉成為東西方絲路最重要的一站,甚至巴爾米拉的商人航行於幼發拉底河與印度洋之間,儼然是一貿易、經商、武力大國。

製作錢幣,稱謂自己為奧古斯都芝諾比阿(Septima Augusta Zenobia),自己的小孩為凱薩皇帝(Emperor Czar Wahab Ellatt),不僅出兵於羅馬帝國的屬地,而且用了奧古斯都與凱薩的封號,此舉動不只是脫離羅馬帝國,而且是公然的向羅馬帝國挑戰,羅馬帝國皇帝孰可忍孰不可忍。

羅馬執政當局警告芝諾比阿勿用凱薩與奧古斯都的封號,也想透過談判解決羅馬與同盟國巴爾米拉的緊張關係.....

但巴爾米拉芝諾比阿正是意氣風發,大展鴻圖,自恃弓箭隊強大,而且地處在沙漠中的地理位置,羅馬軍隊奈何不了,不把羅馬的警告當做一回事,兩軍終於爆發大戰。

西元272年夏天兩軍會戰(Battle of Immae)之地為安塔基亞( 安提阿 )郊外的歐羅登斯河(Oronetes敘利亞境內)平原。巴爾米拉部隊主力為重裝騎兵,而羅馬則為輕騎兵。

羅馬軍以誘敵的戰術,佯裝懼怕對方而逃入河中逃逸,巴爾米拉趁勢挺進之時,理伏在山丘後方的羅馬部隊一湧而上,反倒以三方面包圍巴爾米拉的重騎兵。以波斯傭兵為主力的巴爾米拉部隊,損失與逃跑的兵額約為戰前的三分之二。

芝諾比阿女王只能將戰線後退,將殘餘兵力調往南方二百公里的艾梅沙 。

第二場會場,則是在艾梅沙城(Battle of Emesa)外展開

巴爾米拉仍以重騎兵為主力,主動攻進羅馬陣式之中。但奧勒良在這場會戰中則以步兵迎向敵方的騎兵。

羅馬步兵接受命令維持陣形不動,直到巴爾米拉的騎兵靠近,以木棍向下擊打馬匹的腳,讓騎兵戰士墜馬,羅馬人再以短劍殺死。

戰敗的芝諾比阿只能穿越沙漠,回到巴爾米拉本城。

芝諾比阿回到巴爾米拉固守,雖然巴爾米拉有堅固的城牆,且有精湛的弓箭隊。

但羅馬皇帝奧勒良(Aurelian)用圍城的戰略作戰,切斷巴爾米拉一切的外援,不以急攻為原則,慢慢的巴爾米拉城內陷入恐慌,不安的氣氛在蘊釀中。

芝諾比阿女王暗中聯絡波斯薩珊帝國來解圍,最後,奧勒良動員了所有東方行省的資源加入後勤工作,帕爾米拉的情勢不斷惡化,最後城破,瓦巴拉圖斯被俘。

城破之前,女王帶著重臣打算逃往波斯,芝諾比阿也在幼發拉底河畔被羅馬軍人俘虜,芝諾比阿一被俘,帕米拉民心瓦解,羅馬軍隊長驅直入,芝諾比阿的巴爾米拉帝國不再。

後來芝諾比阿下嫁給了一位元老院議員以存活,西元273年在沒有她領導的第二次叛亂中巴爾米拉帝國被消滅。

e0040579_3592486.jpg芝諾比阿女王自稱是埃及豔后克利奧帕特拉七世第二,就如同鐵木兒自稱是鐵木真成吉思汗的後代一樣,其實兩者均沒有血統關係,而是以此名號作為號召,提高自己的知名度。

克利奧帕特拉七世已死了兩千年,但隨著古代世界七大遺址,亞歷山大港口在1997年海底找到的法羅斯燈塔的殘片出土,非談到克利奧帕特七世不可,她夢想建立一大帝國(地中海的羅馬帝國世界),雖然得借助男人的力量不可(實際上也曾經借用過),但畢竟只是夢想。

而芝諾比阿女王,卻是靠自己的力量建立起大帝國(由地中海至印度洋),短短的幾年中,夢想就實現,但在歷史的紀錄中,太短暫了,如曇花一現,悲劇性的收尾是壯觀,但太快速,來不及咀嚼就已消失。

當羅馬元老院元老在嘲諷羅馬皇帝奧勒良(Aurelian)何以”征服”一個女人統治的國家需要用如此的勝利凱旋歸來儀式時,奧勒良回答說:「如果你們知道芝諾比阿是個怎麼的女王時,你們就不會嘲笑,我何以用如此盛大的凱旋儀式。」

目前敘利亞國家500元的紙幣上就有她的肖像。
[PR]
by cwj36 | 2005-09-16 08:58 | -古羅馬資料區-

阿拉里克劫掠羅馬城



410 Sack of Rome
劫掠羅馬城


西羅馬瓦倫斯皇帝在上臺後,西哥德內部發生內訌,阿塔納里克(Athanaric)與菲列迪根(Fritigern)互鬥。

菲列迪根向西羅馬求援,好戰的瓦倫斯皇帝很快就發動了兩次對西哥德人的攻擊。

經過為期3年的戰爭,雙方兩敗俱傷,瓦倫斯被迫提出談判。

西哥德阿塔納里克答覆說,他樂意和談,但按照祖先立下來的規矩,「他不可以踏上羅馬帝國的國土一步」。

瓦倫斯自然也不願意冒著生命危險去西哥德人的領土和談,經過多次交涉,雙方約定,在兩國邊境的中點見面。

西元369年9月,羅馬──西哥德的元首高峰會在多瑙河上的一條船上舉行。

瓦倫斯皇帝以為阿塔納里克是正式的西哥德國王,但其實他只是當時幾位哥特領袖們的全權代表。

雙方都不直接與對方談話,而是坐得遠遠的,通過衛兵和翻譯交流資訊。最後他們達成了口頭協定:雙方立即停戰,交換戰俘,阿塔納里克停止迫害基督徒,羅馬帝國恢復支付給西哥德人的歲幣。

整體來說,這是一個對西哥德人比較有利的條約。

最後瓦倫斯阿塔納里克親切地握手──嚴格地講,並不是握手,而是互相握著手腕,這是當時流行的習俗。

羅馬帝國支付給西哥德人的歲幣都是純金的硬幣,其中包括西方古代史上創記錄的幾塊巨型金幣,比成年人的手掌還要大,重達412克,這就是和平的代價。

但不幸的是,它能維持住的和平時間極其有限,因為那個即將誘發民族大遷徙狂潮的幽靈,此刻已經開始徘徊在亞歐大陸之間的茫茫草原上了。

匈人西侵,於是同日耳曼人相遇。

日耳曼人遍佈於羅馬帝國疆界以北,最東端的是屬於東日耳曼人的哥德人,此時哥德人正由其傑出領袖——被稱為「哥德人的亞歷山大」的赫爾曼納里克(Herm anaric)領導,在南俄草原上稱霸。

然而,他們卻根本不是馬勁矢疾的匈人的對手,西元374年,兩軍相遇,哥德人一敗塗地,赫爾曼納里克絕望自殺,哥德人一部分加入匈大聯盟,一部分瘋狂向西潰逃,由此,便掀起了西方民族大遷徙的序幕。

東哥德人覆滅的消息,使長期佔據著達西亞平原的西哥德人大為震驚。

西元376年底的某一天,也被匈人擊敗的西哥德瑟文吉人(Thervingi)領袖阿塔納里克菲列迪根(Fritigern)各率領最後一批西哥德人,踏上了淒涼的南渡之旅。

這雖然違背了他當年「永不踏上羅馬帝國的國土一步」的誓言,但在匈奴軍鐵蹄日益逼近的逼迫下,他的確別無選擇。

敵人推進的速度如此之快,以至於他們無法帶走自己大部分的行裝。

包括羅馬帝國當年進貢給西哥德人的大批金幣在內,無數的財富被忙於逃命的他們就地掩埋。

也許他們以為,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重返家園,起出這筆誘人的鉅款。

但歷史給他們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除了少數外交官員和人質以外,永遠都不會再有一個西哥德人踏上多瑙河以北的土地。他們壯麗而血腥的未來,既不在他們的故鄉達西亞,也不在他們即將前往的巴爾幹半島,而在遙遠的西方。

阿塔納里克率領族人遷移特蘭西瓦尼亞(羅馬尼亞),在逃亡的人群中,有一名年方6歲的貴族男孩,他的名字叫做阿拉里克(Alaric)。

34年之後,他將率領自己的族人攻佔世界之都-永恆之城羅馬,成就一代霸業。

而他們當年在逃難前匆忙掩埋的這批財富,要過足足1500多年,才能以文物的身份重見天日,給無比詫異的後人講述這個已絕滅的民族往日的輝煌。

殘存的哥德人把前所未有的恐怖一路帶向西方,洶湧的多瑙河將其一分為二,羅馬皇帝瓦倫斯允許菲列迪根率領族人渡河進入羅馬帝國內部避難,但是西哥德人遭到羅馬人歧視與迫害。

菲列迪根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發動起義反抗羅馬人的殘酷掠奪,將前來鎮壓的皇帝瓦倫斯也燒死在一所茅屋裏(西元378年阿德里安堡之役),然而匈人的威脅仍然十分嚴重,為了更好的自我保護。

395年狄奧多西一世卒,羅馬永久分裂為東羅馬帝國(俗稱拜占庭帝國)和西羅馬(Western Rome)帝國兩部分。

西羅馬軍事長官斯提利科(Stilicho)掌握西羅馬政權。

e0040579_534599.jpg
斯提利科是汪達爾人,他的這種蠻族出身使得不少蠻族雇傭軍集結在他手下,成為西羅馬帝國攝政,曾輔佐羅馬皇帝狄奧多西一世之子霍諾留(Honorius)。

此時在東歐的阿塔納里克死去,西哥德人選出新領袖 阿拉里克,在他的率領下,一面躲避匈人,一面摧毀攻入色雷斯和希臘半島,劫掠雅典、科林斯、邁加拉和斯巴達等地。

和亞得裏亞海沿岸的羅馬勢力,迫使東羅馬皇帝阿卡狄烏斯任命他為該地總督。

阿拉里克進而開始把目標指向羅馬本土。

與此同時,有一部分匈人死追一夥由拉達蓋斯(Radagais)率領的東哥德人,深入潘諾尼亞平原(今匈牙利),從而驚動了居住此地的汪達爾人、蘇維彙人和阿蘭人,迫使他們進一步向西遷移,但是卻被帝國邊界的羅馬大軍阻攔,無法衝破。

拉達蓋斯 阿拉里克遙相呼應,東西哥德人準備夾擊羅馬。

在此緊急情況之下,帝國統帥斯提利科(Stilicho)迫不得已,火速招回了萊茵河畔漫長邊境的高盧駐軍,來保衛義大利,這一來,便等於放棄了高盧等省,擠在邊界的諸蠻族遂一擁而入:汪達爾人、蘇維比人和阿蘭人進入西班牙,法蘭克人、阿勒曼人和勃艮第人則在高盧步步推進。

在這一時期,匈人的主體仍在哥特人故地即南俄草原上,進入羅馬帝國的只是極小一部分,但是,已經讓日爾曼人及羅馬人惶惶不可終日了。

阿拉里克此後曾五次攻入義大利。其中401年、 403年兩次進攻均為西羅馬統帥斯提利科所敗,阿拉里克大部分部眾成功逃脫。這場勝利也是最後一個在羅馬慶祝的凱旋了。

斯提利科和匈奴人的關係也很好,406年消滅拉達蓋斯的東哥德人便是與匈奴雙方成功合作的結果,那一年他還將年青的埃裘斯(Flavius Aetius有"最後的羅馬人"之稱,沙隆之役擊敗匈王阿提拉將領)送往匈奴作人質,以徵召更多的匈奴雇傭軍來保衛羅馬帝國。

e0040579_1851291.jpg


408年斯提利科被誣指與 阿拉里克的秘密協議叛國罪處死後,此舉大大激怒了斯提利科麾下能征善戰的蠻族士兵,結果使他們幾乎全加入了阿拉里克的隊伍。

阿拉里克靠飢餓圍城封鎖作為他最有力的武器,開始圍攻羅馬曾勒索黃金、絲綢及三千磅胡椒作為退兵的交換條件、409年又圍攻羅馬,取得贖金後退兵。

雖然在西元402年開始羅馬城已經不再是首都西羅馬帝國 ,首都被轉移到了義大利拉溫納。

但羅馬城還是羅馬帝國的「永恆之城」和帝國的精神中心。

410年第三次圍攻羅馬,在城內奴隸配合下於8月24日攻陷該城。

e0040579_18134825.jpg


阿拉里克向士兵們宣布:攻進羅馬,可以任意搶動3天。

一個雷電交加的夏夜,穿著獸皮的西哥德人吹著牛角號,衝進了羅馬城,3天3夜的洗劫,四面八方的大火,使巍峨的殿宇,壯麗的宮殿化為一片焦木,書籍和文物則被砸爛銷毀。

金質神像和黃金器皿裝滿一車又一車,都被拉走了,生靈塗炭。

歷史學家 杰羅姆寫道:「如果羅馬能被攻下,還有什麼是安全的嗎?」

阿拉里克在城內劫掠三天後率軍南下,企圖渡海前往西西里和北非,因遇風暴未成。回軍途中暴斃病逝。 他的弟弟阿道法斯繼承了西哥德人王位 。

繼任的西哥德人首領阿道法斯採取不同的策略,與西羅馬帝國結盟,並娶狄奧多西一世之女,霍諾留的同父異母妹妹為妻。此後西哥德人不再占領意大利而轉戰高盧、西班牙。

霍諾留得以保證其對意大利本土的統治。

羅馬被大肆焚燒建築﹐民房被毀壞了45000座﹐而宮殿居然有1800座被焚燒淨盡﹐珍寶被搶走﹐所有的金銀財寶和戰俘都成了西哥德人首領 阿拉里克的陪葬品,並敲響了西羅馬帝國的喪鐘!。

[PR]
by cwj36 | 2005-09-12 05:42 | -古羅馬資料區-

羅馬帝國不列顛行省

不列顛的“羅馬征服”時期西元前55~54年,羅馬大將軍凱撒曾兩次侵入不列顛。

西元43年,羅馬征服了不列顛,把它改成羅馬的一個行省(Romano-British)。


羅馬人經營「不列顛尼亞」是從凱撒時期開始的。

凱撒在54 BC時登陸不列顛,大軍曾經到達倫敦一帶。

當時,凱撤正在進行高盧的攻略,他跨海而來的目的,只是為了阻絕高盧人撤退到不列顛,並沒有久佔的意思,所以隨後就撤退了。

此後經過了90年,第四任皇帝克勞狄斯才又開始經營不列顛群島。

西元43年 羅馬人再度入侵,克勞狄斯親自到當地視察之後,決定將「不列顛尼亞」納入羅馬皇帝直轄的行省。

之後,羅馬人越過了泰晤士河,掃蕩英格蘭的南部及東北部。當時羅馬的勢力大約到達今日的約克至坎特布里這一線。

當地的部落民族雖然不斷抵抗,但是除了地形因素及羅馬人的戰地政務太差造成進軍的阻礙之外,羅馬軍團在當地實在找不到敵手。

對於習慣義大利溫暖氣候的羅馬士兵來說,在巴斯發現的溫泉,才是真正振奮他們士氣的原因。

必須說明的是,羅馬人在不列顛的戰事為何拖延數十年,與他們的征服政策有很大的關係。

勞狄斯跟凱撒的經略策略是不同的,凱撒征服高盧運用了很高明的政治手法,不但給予高盧人相當多的參政權,而且還反問高盧人,高盧如果不接受羅馬的統治,難道要給日耳曼人管嗎?在這樣的政治號召之下,高盧人對羅馬一直表現得死心塌地。

但是,不列顛原住民向來不擔心日耳曼人的問題,他們自己殺來殺去都來不及了,所以克勞狄斯發現對這樣的民族也不必太客氣。

羅馬人在不列顛當地構築了許多堡壘及防禦工事,現在英國地名有「Chester」的,如曼徹斯特、溫徹斯特…,都是從拉丁文的碉堡「Castrum」演變而來的。

尼祿皇帝時期,皇帝的興趣是在東方小亞細亞一帶。

61 AD不列顛人在女王波狄卡(Boudicca)的領導下全面反撲,殲滅了一整個羅馬第9軍團,羅馬將軍回師將當地人的反抗敉平,之後,羅馬人順勢佔領了整個英格蘭及威爾斯,並將反抗羅馬的祭司們從這兩地驅逐到愛爾蘭。

e0040579_16112620.jpg
(阻隔北方裝備簡單的蘇格蘭部落的進攻的哈德良長城)


在這次叛亂的17年後,羅馬第十一任皇帝、弗拉維斯王朝的圖密善派遣在當地的總督、名將阿格里科拉(Agricola)於78-84 AD率軍北上攻略蘇格蘭。

當時羅馬人在不列顛派駐了三個軍團,其中一個軍團的根據地就在約克,而省會已經遷移到現在的倫敦。

阿格里科拉在陸路派遣軍團突破了愛丁堡至格拉斯哥一線,深入羅馬人稱為「卡雷德尼亞」的蘇格蘭地方,擊潰當地十七個部族聯軍,佔領北方福斯(Forth)與克萊德(Clyde)谷地,囊括了整個蘇格蘭低地,前軍抵達戈蘭匹亞高地。

他也派遣羅馬艦隊從愛丁堡一帶出發,逆時針繞過蘇格蘭北面充滿濃霧的海面,到達蘇格蘭的西部海岸以展示羅馬的軍威。

他甚至計畫派遣一個軍團攻下愛爾蘭,以斷絕不列顛人最後的希望,不列顛征服戰似乎已經到了尾聲。

西元122年,哈德良皇帝為防禦北部皮克特人反攻,保護已控制的不列顛島的人民安全,開始在今英格蘭北面的邊界修築一系列防禦工事,後人稱為「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

哈德良在138年去世後,即位的安東尼放棄了這條邊境,向前推進在北方160公里處蘇格蘭境內新建了一條邊牆,即「安東尼長城」。

這條邊牆長60公里,新建了比哈德良長城更多的堡壘。但安東尼無法征服北部的部落,所以在164年,當馬克奧里略繼位時,放棄了安東尼長城,重新以哈德良長城為邊境。這條邊境一直保持到羅馬軍隊撤出不列顛。

4世紀蠻族入侵不列顛,羅馬放棄了不列顛行省,城牆成為廢墟。

羅馬對不列顛的統治近400年之久,史稱「羅馬征服」(Roman Conquest)時期。

但是羅馬並沒有佔領不列顛全部,而僅僅是英格蘭的大部分。羅馬征服者在其佔領地區修築不少軍用公路,其中有些公路一直保存到現在。

他們修造哈德良長城與城堡和要塞,有些後來發展成為城鎮。他們建立了莊園,使用奴隸,耕種大量土地。

在羅馬統治下,大多數不列顛人淪為奴隸或成為沒有自由的農民。

羅馬的官吏、商人和莊園主對不列顛人進行嚴重的剝削,徵收重稅,引起塞爾特人的仇恨與不斷的武裝起義。

羅馬對不列顛的統治是不鞏固的。到了5世紀,羅馬帝國開始瓦解,對不列顛的統治也於西元410年左右隨著羅馬兵團的撤退而結束 。
[PR]
by cwj36 | 2005-08-25 16:16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