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カテゴリ:【明 Total War】( 7 )

Total War 明朝

e0040579_1038390.gif


入侵蒙古

蒙古國的反攻復國-北元

鄭和下西洋

控制烏斯藏

入侵朝鮮

e0040579_757585.png


入侵越南

1406 越南的明據時代-明與大虞戰爭
1418 藍山蜂起(Khởi nghĩa Lam Sơn)-安南國獨立建國

禁海令

倭寇的真相
1624 明荷澎湖大戰-台灣成為荷蘭殖民地之役

萬曆三大征

寧夏之役
朝鮮之役
播州之役

入侵女真

1619 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薩爾滸之戰

西域

東察合台汗國
1404年要"征服明朝"卻突然暴斃的帖木兒大帝

明緬戰爭

闖王

e0040579_10244183.jpg


其他

明朝軍隊主力火器 三眼銃
蜈蚣船
明成祖朱棣的朝鮮妃子
[PR]
by cwj36 | 2014-09-15 10:13 | 【明 Total War】

倭寇的真相

海賊起義-倭 寇
e0040579_354872.jpg

16世紀被誤會的明朝「外患」倭寇
明朝人民反禁海令貿易限制的中國東南海岸線「內亂」


16世紀明朝嘉靖年間(1522年至1566年)日本戰國時代,各戰國大名如火如荼的互相爭戰中,而明朝沿海地區人民生活困頓,許多商人出身的中國人投入武裝走私一途反明朝禁海令貿易限制,他們將「企業總部」設在日本平戶,打破明朝禁海令,而進犯母國沿海諸省以武力「打開市場」進行貿易,這些「假日本人真中國人」被稱為「倭寇」。

明朝官員謝傑對這些中國海賊無奈的說出:「海濱人人皆賊,有誅之不可勝誅者。」

王直、徐海、毛烈、陳東、葉明(葉麻)、鄧文俊、林碧川、沈南山等中國武裝貿易商,襲用倭人服飾旗號,梳著日本髻,乘坐題有八幡大菩薩旗幟之八幡船,侵擾中國東南沿海地區,掠奪大量財物,並與其祖國政府軍戚繼光俞大猷等戰鬥。

張廷玉所著《明史‧第二百一十卷外國三》裡就記載「大抵真倭十之三﹐從倭者十之七」﹐即真正的日本海盜大概只佔三成,甚至更少。

而朝鮮正史《世宗實錄》亦記載,入侵朝鮮的倭寇也不是日本人,是自己人,「然其間倭人不過一二而本國民假著倭服成黨作亂」。

也因如此,戚繼光對於「倭寇」的勦伐也就不是什麼抗日民族英雄,查遍了史書﹐沒有找到戚繼光殺過一個日本人的記錄。

他殺的其實都是中國人,屠殺「因為明朝海禁而被迫為盜的明朝平民」的劊子手。

嘉靖時邊防政論家唐樞指出:「非倭夷敢自犯中華,乃中國自為寇也。」

這群名為「倭寇」的中國海賊團也是明朝最後衰敗滅亡的主因之一。

一直到今日的中華民國教育下台灣歷史課本,也還繼續說著同樣的謊言-「倭寇是日本人」。


emoticon-0171-star.gif:明朝ECFA:朝貢的勘合貿易
emoticon-0171-star.gif:寧波之亂
emoticon-0171-star.gif:十六世紀倭寇 80%都是中國漢人
emoticon-0171-star.gif:倭寇不只燒殺擄掠也做正當貿易
emoticon-0171-star.gif:日本戰國時代的國際自由港-平戶
emoticon-0171-star.gif:松浦隆信
emoticon-0171-star.gif:中國倭寇王- 王直
emoticon-0171-star.gif:戚繼光抗假倭(中國人)算是中國「民族英雄」?
emoticon-0171-star.gif:1588豊臣秀吉海賊停止令
emoticon-0171-star.gif:倭寇大本營-台灣顏思齊艦隊
emoticon-0171-star.gif:臺灣魍港-林鳳入侵西屬菲律賓
emoticon-0171-star.gif:鄭芝龍的崛起
emoticon-0171-star.gif:戚繼光鴛鴦陣遇到真正的日本戰陣會怎樣?
[PR]
by cwj36 | 2013-07-22 07:31 | 【明 Total War】

朝鮮屈辱史-明成祖朱棣的朝鮮妃子

明成祖朱棣的朝鮮妃子

西元1408年(永樂6年),中韓混血兒明成祖朱棣(朱元璋與朝鮮貢妃所生)派内使宦官黃儼等人出使朝鲜,給了些禮物,要求朝鮮廣選美女,獻給北京,以充後宮。

這是明朝沿襲元朝的舊習向朝鲜勒索的「別貢」之一(明朝要朝鮮提供處女、火者(宦官)、海青鷹子等),給朝鮮帶來沈重的負擔。

於是朝鮮國王太宗李芳遠下令禁止婚姻嫁娶,大選美女,以備進獻。

當時,朝鮮國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沒有人願意把自己的女兒送到北京給朱棣玩。

因此選上來的都是些不漂亮的一般女子。黃儼自己看了很不滿意,便責令朝鮮王廷重新挑選。

朝鮮王廷只得分遣各道巡察司加大選拔力度,同時通告各地方官府,凡大小守令、品官、鄉吏、日守兩班、鄉校、生徒、百姓各戶之女,要未開苞且有姿色,一律選送上來。

倘或躲藏或用針灸、斷髮、貼藥等方法逃避挑選的,一律國法處置。

通過這一強制手段,總算選出了一批美貌秀女,黃儼等人親自過目後,從中挑選中5名,第1名便是18歲的權氏,其次是任氏(16歲)、李氏(16歲)、呂氏(16歲)、崔氏(14歲),她們離開家鄉時,父母、親戚哭聲載道。

這5位朝鮮淑女入明宮後,權氏被冊立為賢妃、任氏為順妃、李氏為昭儀、呂氏為婕妤、崔氏為美人。

權氏尤其受明成祖朱棣寵愛。明史稱其「姿質穠農粹,善吹玉簫。帝愛憐之,七年封賢妃。」

永樂8年,朱棣帶著權賢妃,北征蒙古凱旋班師回朝走到山東臨城時,善吹簫最得寵的朝鮮權賢妃突然暴薨,朱棣痛心不已,認為是有人謀殺。《李朝世宗實錄》

永樂11年(1413年),朱棣重新查處此事,認定是與權賢妃同梯入宮但不受寵愛的呂婕妤因嫉妒之心爭風吃醋謀害權賢妃

朱棣將她嚴刑拷打後被綁在烙鐵上,像烤羊肉那樣烤,被折磨了一個月才讓她斷氣。這次,包括呂婕妤在內,有數百名宮人遭殺。

永樂15年,朱棣又派黃儼向朝鮮強索處女。黃儼又以中奉善大夫宗簿副令黃河信17歲之女為首選。

回到北京發現黃氏不是處女。經審問,黃氏交待,曾與姐夫金德章鄰人皂隸私通。

朱棣得知黃氏非處女後勃然大怒,認為朝鮮犯欺君之罪,要嚴懲朝鮮太宗李芳遠

不過這種事實在不太光彩,後來就不了了之。

永樂7年,黃儼對李朝太宗李芳遠國王說:「若得絕色,即必托他事以奏故也。」,也就是不要把朱棣要女人的事明明白白寫在國書上。

永樂19年(西元1421年),明朝宮內廳發現朝鮮宮女與太監私通案「呂魚之案」,他們結為「對食(夫妻)」關係,這在皇宮內其實很常見,朱棣知道後並未責怪他們,但他們害怕,雙雙上吊自盡了。

朱棣讓人把相關侍婢全部抓起來審訊,問這是怎麼回事情。

女人哪能受到大刑,為求速死,不少人便謊稱要行刺皇帝。

結果,不只這些侍婢被殺,還連累了2800宮女被殺,即朝鮮史書所稱的「凡連坐者二千八百人」。

行刑時,朱棣還親自去屠場視察。

有一名大膽的宮女死前罵道:「自家衰陽,故私年少寺人,何咎之有!」(你那裡自己不行(陽痿),宮女才與人私通的,何罪之有?)

歷史學者認為朱棣有性侵犯傾向,原來他也有「性無能」,為掩飾所以特別表現出好色與殘暴。

永樂22年(1424年)7月18日,朱棣北征蒙古韃靼部班師返京時病死,明仁宗朱高熾繼位。

朱棣駕崩後,活人殉葬的有30餘位宮女(殉葬女稱「朝天女」),其中包括朱棣的16位嬪妃全數懸樑吊死,其中朝鮮選獻的2名女子尤為淒慘。

一位是韓氏,諡號封「康惠莊淑麗妃」,弟弟韓確朝鮮王朝大臣,韓麗妃在永樂19年的「呂魚之案」受到牽連,曾被關進冷宮並斷絕飲食多日。守門太監可憐她,偷偷送來食物,她才沒有被餓死。韓麗妃的婢女們都被殺害。

另一位是崔氏,朝鮮中軍副司正崔得霏的女兒,諡號封「康靖莊和惠妃」,「呂魚之案」時崔惠妃因當時在南京且正生病,得以倖免。

當明仁宗朱高熾進來向她們辭決時,韓麗妃突然精神崩潰,她苦苦哀求新皇帝放自己回國,說家裡還有老娘需要奉養。

朱高熾聽到淒慘的哭聲震動宮殿,頭也不回的走了.....

韓麗妃臨死,乳母就在身邊送別,韓麗妃淒厲喊道:「娘,吾去!娘,吾去!」話音還沒落,就被太監一腳踢開木凳床……五官變形,很快窒息而死。

明朝直活人殉葬制度沿從朱元璋襲至朱棣朱高熾(仁宗)、朱瞻基(宣宗)、朱祁鈺(代宗),直到朱祁鎮(英宗)才命令廢除。

而明朝向朝鮮索取貢女,一直到最荒淫的朱厚照(武宗)暴斃時才停止.........結束了朝鮮父母對女兒被逼去取樂明朝色皇帝的恐懼與惡夢.....男女可以安心結婚了!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10-27 11:08 | 【明 Total War】

1619 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薩爾滸之戰

「七大恨」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
「女真族的拿破崙」努爾哈赤
各個撃破經典戰法
薩爾滸之戰(Battle of Sarhu)
大破明軍


e0040579_20564094.jpg


西元17世紀初時,今日台灣西方的鄰國,中國明朝與從屬的建州左衛滿獨份子爆發獨立建國戰爭。

西元1583年努爾哈赤25歲的時候,他的祖父和父親在一次戰亂中,被明朝的軍隊殺死。

1586年(明萬曆14年)努爾哈赤襲封為指揮使,以祖、父遺甲13副,相繼兼倂海西女真部,征服東海女真部,統一了分散在滿洲各地的女真各部。

西元1616年(明萬曆44年),原臣服於中國明朝的建州左衛滿獨份子努爾哈赤統一建州女真各部,在赫圖阿拉(興京 今中國遼寧省新賓縣西永陵鎮老城)稱「覆育列國英明汗」,國號「大金」(中國史稱後金),成為大金國大汗。

1618年,(大金天命3年,明萬曆46年),努爾哈赤公布名為「七大恨」的討明檄文,起兵反明。

開始後來入主中國的大清帝國序曲。

1619年(明萬曆47年),明朝皇帝朱翊鈞(明神宗)任命楊鎬為遼東經略,率領明軍,分四路合擊,直搗滿獨份子 努爾哈赤的大金國首都大本營赫圖阿拉

明朝遼東派遣軍與為報明朝援韓抗日「再造之恩」的朝鮮援軍「號稱47萬」(實際約14萬)出兵討伐満州,努爾哈赤率領「號稱10萬」(約6萬)満州獨立軍與之對抗。

壬辰倭亂期間,在前線的朝鮮世子光海君李琿就累計了許多作戰經驗,並曾和明將合作,對朝鮮與明朝的軍力相當熟悉。

憑藉軍事情報與對明軍的瞭解,當上朝鮮王的光海君李琿早已預見明軍的失敗,因此不願出兵相助,為保國家社稷,則欲討好努爾哈赤

相反,朝鮮士大夫們對明朝充滿信心,大明與朝鮮之間的君臣之義,加上壬辰倭亂時大明對朝鮮的再造之恩,群臣皆願意無條件支持大明,亦反對與努爾哈赤有任何書信往來。

朝鮮一方派出由姜弘立率領13000名的軍隊,渡過鴨綠江到達遼東「抗金援明」。一方告訴努爾哈赤,朝鮮軍只是出兵不想真打。

李琿此兩面外交也是後來造成李琿遭到廢黜的「罪狀」之一。 (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187卷:光海忘恩背德, 罔畏天命, 陰懷貳心, 輸款奴夷, 己未征虜之役, 密敎帥臣, 觀變向背, 卒致全帥/師投虜, 流醜四海。 王人之來我國, 拘囚覊縶, 不啻牢狴, 皇勅屢降, 無意濟師, 使我三韓禮義之邦, 不免夷狄禽戰之歸, 痛心疾首, 胡可勝言? 夫滅天理、斁人倫, 上以得罪於皇朝, 下以結怨於萬姓, 罪惡至此, 其何以君國子民, 居祖宗之天位, 奉廟社之神靈乎? 玆以廢之。 )

明軍戰略:分進合擊 四路會攻

1.開原總兵總兵馬林率1.5萬人,出開原,經三岔兒堡(在今遼寧鐵嶺東南),入渾河上游地區,從北面進攻。

2.山海關總兵杜松率兵約3萬人擔任主攻,由瀋陽出撫順關入蘇子河谷,由西面進攻。

3.遼東總兵總兵李如柏率兵2.5萬人,由西南面進攻。

4.遼陽總兵總兵劉綎(朝鮮順天倭城戰役敗將)率兵1萬餘人,會合朝鮮軍共2萬餘人,經寬甸沿董家江(今吉林渾江)北上,由東面進攻。

5.總兵官秉忠率兵一部駐遼陽為機動部隊,總兵李光榮率兵一部駐廣寧,保障後方交通。

總指揮官楊鎬(朝鮮蔚山倭城戰役敗將)坐鎮瀋陽指揮。

滿獨軍戰略:各個撃破戰法

明軍作戰意圖事先洩露,使大金預有準備。明軍原擬1619年2月21日出邊進擊,但因天降大雪,改為25日。

同時,限令明軍四路兵馬於3月初2會攻赫圖阿拉。

但四路明軍出動之前,作戰企圖即為大金偵知,因而努爾哈赤得以從容應付。

滿獨份子 努爾哈赤說:「憑爾幾路來,我只一路去」各個撃破戰法,集中兵力一個一個吃掉明國入侵部隊。

大金滿獨軍破明火器對策

八旗軍很清楚明軍的戰略、戰術、裝備,「女真族的拿破崙」-努爾哈赤在明朝當官時曾做到龍虎大將軍,熟悉明軍火器戰法。

e0040579_20351218.jpg


明軍火器步隊常是單發鳥銃、佛郎機大炮在前,而三眼統、火箭在後,騎兵則弓箭、三眼大炮連環疊用。

配備勤務兵(奇役),裝火藥人員,保證火器最大威力的發揮。

北方地區天氣嚴寒、風沙大不適合使用鳥銃,而三眼銃的齊發3彈能更好的殺傷既將衝過來的敵軍,還能當作短矛拒敵騎,這是明軍在北方軍中配備射程短與精確度差的三眼銃原因。

要對付當時代的火器,辦法多的是,「火未及用,刃已加頸」的騎兵快速衝鋒當然一種,但努爾哈赤慣用的做法是—用粗壯的木頭做成一個個遁車,上面覆蓋厚牛皮,命騎兵下馬士兵就躲在車後面慢慢往前推突破明軍火槍塹壕。然後騎兵繞行明軍後面出現再開始掃蕩。

紅夷大炮可以擊毀遁車,前提是打中才行。

至於佛朗機,它的小炮彈能否打穿遁車還是個疑問。

八旗軍的士兵常常就這樣躲避明軍的炮火,直到靠近了再衝鋒。

e0040579_19445182.jpg結果經常是這樣的,明軍的火炮和火銃只夠開火幾次,往往他們還在裝彈時,滿洲人的大刀已經剁上來了。

而拼體力論肉搏,明軍是拼不過滿獨八旗軍。

薩爾滸之戰火器戰鬥經過很簡單,明軍火槍隊在打完所有火藥後,在肉搏戰中全體陣亡。

戚家軍火槍隊和長槍兵(白杆兵)的素質是很高的,一支是明軍最精銳的浙江火器部隊,另一支是最精銳的四川山地步兵。

他們的表現也確實很出色,在八旗軍的瘋狂進攻下,直到彈藥打光才壯烈陣亡。

在作戰中,明軍火槍隊的火器陣列三次被八旗軍衝破,幸虧是長槍兵以死相拼才把對方趕出去。

如果不是長槍兵護衛,明軍火槍隊根本無法堅持到彈藥打光。

明軍的火器,只是看起來兇猛,受到各種因素的制約,它的實際作戰能力很有限,裝填慢,精度差,訓練也很欠缺,因而獨立作戰能力很差,要讓一支這樣的部隊發揮作用,必須有類似西方的長槍兵保護與騎兵穩定陣腳才行。

e0040579_20291033.jpg


薩爾滸之戰

薩爾滸戰役 明軍主力杜松西路軍壊滅

努爾哈赤在攻破撫順、清河之後,鑒於同明軍交戰路途遙遠,需要在與明遼東都司交界處設一前進基地,以備牧馬歇兵,於是在界籓吉林崖(今遼寧撫順市東)築城屯兵,加強防禦設施,派兵守衛,以扼明軍西來之路。

此時,當「女真族的拿破崙」-努爾哈赤探知明軍行動後,認為明軍南北二路道路險阻,路途遙遠,不能即至,宜先敗其中路之兵,於是決定採取「憑爾幾路來,我只一路去」的集中兵力、逐路擊破的作戰方針,將10萬兵力集結於都城附近,準備迎戰。

2月29日,滿獨軍發現劉綎軍先頭部隊自寬甸北上,西路杜松軍急於立功,踏雪冒進,已出撫順關東進,但進展過速,孤立突出時,決定以原在赫圖阿拉南駐防的500兵馬遲滯劉綎,乘其他幾路明軍進展遲緩,集中八旗兵力,迎擊杜松軍。

3月初一,杜松軍突出冒進,已進至薩爾滸(今遼寧撫順東大伙房水庫附近),分兵為二,以主力駐薩爾滸附近,自率萬人進攻界籓(吉林崖)。

努爾哈赤看到有「杜瘋子」之稱的杜松軍孤軍深入,兵力分散,一面派兵增援界籓吉林崖,一面親率六旗兵4.5萬人進攻薩爾滸的杜松軍。

e0040579_752825.jpg


次日,兩軍交戰,將過中午,天色陰晦,咫尺難辨,杜松軍點燃火炬照明以便進行炮擊,滿獨軍利用杜松軍點燃的火炬,由暗擊明,集矢而射,殺傷甚眾。

此時,努爾哈赤乘著大霧,越過塹壕,拔掉柵寨,攻佔杜軍營壘,杜軍主力被擊潰,傷亡甚眾。

大金駐界籓吉林崖的守軍在援軍的配合下,也打敗了進攻之敵,杜松被努爾哈赤之子貝勒賴慕布射殺,杜松陣亡。

明西路軍全軍覆沒。

尚間崖戰役 破馬林北路軍三層塹壕陣

明軍杜松主力被殲後,南北兩路明軍形孤勢單,處境不利。

是夜,馬林軍進至尚間崖(在薩爾滸東北),得知杜松軍戰敗,不敢前進,將軍隊分駐三處就地防禦。

馬林為保存實力,環營挖掘三層塹壕,將火器部隊列於壕外,騎兵繼後。

又命部將潘宗顏龔念遂各率萬人,分屯大營數里之外,以成犄角之勢,構成一個品字形。

並環列戰車以阻擋敵騎兵馳突。

努爾哈赤在殲滅杜松軍後,滿獨軍大貝勒代善率八旗主力轉鋒北上,直攻尚間崖,迎擊馬林軍。

e0040579_20493619.jpg


3月初三,大金軍一部騎兵橫衝龔念遂營陣,接著以步兵正面衝擊,攻破明軍車陣,擊敗龔軍,龔念遂李希泌戰死。

滿獨軍主力進攻尚間崖後,馬林率軍迎戰。

努爾哈赤直奔尚間崖,命「先據山巔,向下衝擊」,馬林一時驚恐,立即命令壕內的精銳步兵出壕援助,努爾哈赤馬林營內與壕外兵匯合,又命「停止攻取山上,下馬徒步應戰」。

滿獨軍大貝勒代善、二貝勒阿敏、三貝勒莽古爾泰各率軍前後夾擊,大敗馬林軍,奪尚間崖,當時明軍鐵炮隊與大砲隊「火未及用,刃已加頸」。

大金滿獨軍以騎兵一部迂迴到馬軍陣後,接著率兵擊破潘宗顏部,大金攻勢猛烈,明軍寡不敵眾,潘宗顏戰死,其死時「骨糜肢爛,慘不忍睹」,馬林二子馬燃馬熠,皆戰死。

馬林敗逃回開原,北路明軍大部被殲。

原本前來支援明軍的海西女真葉赫部貝勒金台石布楊古則「聞明軍敗,大驚而遁」。

艾伯達里岡戰役 破劉綎東路軍長蛇陣

艾伯達里岡戰役快開始時、姜弘立朝鮮軍與劉綎軍後方部隊因兵糧不足而沒與劉綎主力匯合,朝鮮軍停滯在艾伯達里岡以南的富察。

劉綎與楊鎬在朝鮮戰場結下過梁子,楊鎬將各地的募兵、客兵和配合作戰的朝鮮軍,這些最弱又不好指揮的部隊全給了劉綎

劉綎最看重的川浙軍團戚家軍、白桿兵還沒到來,楊鎬就命令他帶這些難搞的軍隊北上......

這時,努爾哈赤已在西北兩路獲勝,立即派扈爾漢阿敏代善皇太極先後出發,日夜兼程趕赴東線,很快在東線集中了3萬多人,“隱伏山谷”,待機而動。

劉綎所率的南路軍因山路崎嶇,行動困難,未能按期進至赫圖阿拉。

因不知西路、北路已經失利,仍按原定計劃向北開進。

為全殲劉綎軍,努爾哈赤採取誘其速進,設伏聚殲的打法,事先以主力在艾伯達里岡(赫圖阿拉南)佈置埋伏,另以少數士兵冒充明軍,穿著明軍衣甲,打著明軍旗號,持著杜松令箭,詐稱杜松軍已迫近赫圖阿拉,要劉綎速進。

劉綎信以為真,立即下令輕裝急進。

3月5日,劉綎先頭部隊進至阿布達裡崗時,改為單列長蛇陣進軍,遭到代善指揮八旗鐵騎勁旅伏擊,從三方向包圍劉綎長蛇陣。

e0040579_75241100.jpg


劉綎雙臂受傷,被削去半個面頰,最後戰死,部屬從把劉綎屍體撐在馬上,假裝主將未死,繼續作戰。

努爾哈赤乘勝擊敗其後續部隊。延遲到達的朝鮮軍姜弘立部以鳥銃(日本式鉄砲)與長槍陣展開防御線迎戰滿獨軍,這時戰場起了大風,姜弘立部開火的火槍煙霧瀰漫遮蔽視線、趁此空隙滿獨軍騎兵漂亮的快速衝鋒突撃朝鮮軍前衛,並且突破。

受到明軍壊滅的打撃、入夜後朝鮮軍本隊只剩3000人。

大金對朝鮮軍招降,無力再戰的姜弘立朝鮮軍向努爾哈赤投降。

知道朝鮮軍投降後,劉綎明軍仍生存的将校們集團自殺,明朝東路軍被消滅。

李如柏 南路軍撤退

楊鎬坐鎮瀋陽,掌握著一支機動兵力,對三路明軍既不能及時策應前隊,也不能掩護敗退。及至杜松馬林兩軍戰敗後,才慌忙調李如柏軍回師。

李如柏軍行動遲緩,僅至虎攔崗(在清河堡東)。

當接到撤退命令時被大金哨探發現,大金哨探在山上鳴螺發出衝擊信號,大聲呼噪。

李如柏軍以為是滿獨軍主力發起進攻,驚恐潰逃,自相踐踏,死傷1000餘人。

李如柏 逃回後自裁。

薩爾滸大敗,損軍四萬餘人,開原、鐵嶺相繼失守.......

川浙軍團由白桿兵由秦邦屏秦民屏兄弟率領,浙兵的帶隊指揮官是副將戚金馳援遼陽,由白桿兵護衛戚家軍擺出火銃三疊陣,努爾哈赤用遁車推開,滿州8旗衝入鴛鴦陣中肉博,秦邦屏秦民屏兄弟戰死,戚金所屬明朝最強的戚家軍也在渾河邊全軍覆沒。

明廷御史楊鶴交章劾奏楊鎬,總指揮官楊鎬因此下獄,令兵部侍郎熊廷弼代任經略。

崇禎二年(1629年)楊鎬被處決。

滿州「大國崛起」

歷時5天殲滅明軍5萬餘人的薩爾滸之戰大勝後,滿獨份子們建立的大金國於滿州「大國崛起」,此戰之後、遼東明軍對大金全面採取守勢,開原・瀋陽・遼陽陸續落入努爾哈赤之手。

1621年努爾哈赤遷都遼陽,興建東京城。

1625年努爾哈赤的大金國再遷都瀋陽,準備入侵中國。



大金國滿獨份子入關中原後,是為之後的大清帝國。
[PR]
by cwj36 | 2011-09-22 08:21 | 【明 Total War】

明朝軍隊主力火器三眼銃

明朝軍隊主力火器 三眼銃

e0040579_2230987.jpg


e0040579_030324.jpg以為明朝火器很厲害的人,常被左邊圖片執葡萄牙傳入的鳥銃的北京神機營(Shenjiying)所誤導,以為明軍輕火器都使用火繩槍(鳥銃 、鳥嘴銃,日本稱鐵炮)。

當時亞洲日本戰國時代後期、緬甸莽應龍(Bayinnaung)時代才是鳥銃的火器大國,尤其日本據學者研究可能是那個時代世界上擁有鐵炮最多的國家。

e0040579_7374922.jpg明代制式的早期輕型火器-單管銃快槍,曾生產達9萬多支。

1449年明軍主力在土木堡遭遇慘敗,幾乎全軍覆沒....

明英宗也被俘,蒙古瓦剌首領也先所率攻打北京時,明軍在北京保衛戰廣泛使用單管銃快槍禦敵。

明朝嘉靖年間兵部劉天和抄襲土耳其魯密國(鄂圖曼帝國)科技而來的「三眼銃」,漸漸成為明朝軍隊主力火器,除了北京神機營、戚繼光的南方軍隊仿造日本倭銃才有備置鳥銃。

「三眼銃」是一種冷熱兩用兵器,一種銃身由三根管子合鑄,形成品字形,三個管相互之間各不相通,都有自己的火門,分別點火發射,三管共用一銎,安裝一個木柄。

最佳射程30步,約49.05公尺。射擊完畢如有需要進行肉博或擋馬,可以加上刺刀槍頭或直接當大錘槌。

一次鑄造出來的三個孔的直徑相差2毫米以上,三個孔的位置相差更大,孔的軸線也完全沒有保障,像這樣的武器如何瞄準,如何能夠打中目標?所以「三眼銃」不是講究精準度,而在齊射後的亂中度。

當時明軍北方火器部隊陣式常是單發鳥銃、佛郎機大炮在前,而多管的三眼統、火箭在後,騎兵則弓箭、三眼大炮連環疊用。

配備勤務兵(奇役),裝火藥人員,保證火器最大威力的發揮。

戚繼光雖然喜歡鳥銃,但鎮守北方萬里長城時的400人火器陣,三眼統手就佔了320人。

e0040579_15857100.png萬曆34年(1606年)的《兵錄》中談到:


「鳥嘴(鳥銃,日本稱鐵炮)宜南而不宜北,三眼銃宜北而不宜南。

何也?北方地寒風冷,鳥嘴必用手擊,常易為勞。一開火門,其風甚猛,藥信已先吹去;用輾信則火門易壞。

一放之後,虜騎如風而至,又不便執此為拒敵之具。近有制竹鳥嘴銃及自閉火門鳥銃,亦一時之奇,然終是費事。

惟三眼銃一桿三銃,每銃可著鉛子二、三個,伺敵三、四十步內,對真方放;一炮三放,其聲不絕,未有不中者。

虜馬闖至則執此銃以代悶棍,虜縱有鐵盔、鐵甲,雖利刃所不能入者,惟此銃能擊之。

e0040579_1591859.jpg


故在北方鳥銃不如三眼銃也。

南方倭苗多係步戰,其來之勢不如虜馬之急、虜勢之衝;風氣柔和,不在山谷,則在蹊田之內。

鳥銃照定施放,中敵極準;按定班次一上一下,雖三放銃熱不可再放,若每人以布數尺用水打濕,三放之後以布濕銃,可以常放不歇。

有狼筅挨牌之類在前,縱衝來此足拒之。若三眼銃,其桿甚短,其去不遠,對真不如鳥銃之準;執之以禦倭刀,利鈍相懸,人易生畏。

故在南方,三眼銃不如鳥銃之利也。」



第二次朝鮮戰爭(慶長之役)的明朝南軍被北方官員描述為:「臣路上見南兵來到,皆是步軍,所持器械,皆敏捷,多帶倭銃筒,火炮諸具。其人皆輕銳,所著巾履,與遼東北京之人不同。」

所謂倭銃筒就是日本鐵炮。

南軍哨兵也用三眼銃,不過是當號炮報警用的,戚家軍就是這樣用三眼銃。

e0040579_22345666.jpg《兵錄》所說的「鳥嘴宜南而不宜北」的原因其實有問題:

1‧一放之後,敵人騎兵如風而至?鳥嘴銃裝彈速度雖然慢,但可採用輪流裝彈戰術(三段擊)。

2‧鳥銃手雖不能執鳥銃為拒騎之具,但他卻有長矛手和戰車保護。

3‧鳥銃用輾信則火門易壞?三眼銃也用輾信難道就不易壞。

4‧北方地寒風冷,鳥嘴必用手擊,常易為勞?三眼銃也是用手擊。


中國北方地區天氣嚴寒、風沙大不適合使用鳥銃,而且鳥銃產生黑煙干擾續射視線,有讓敵人騎兵「火未及用,刃已加頸」的危機。

明朝北方軍隊無論是士兵還是將領都對鳥銃存有偏見,不承認鳥銃比火門槍強:「議攻戰之勢,說者謂倭之鳥銃我難障蔽,倭之利刃我難架隔,然我之快槍、三眼槍及諸神器,豈不能當鳥銃?倭純熟,故稱利,我生熟相半,故稱鈍,原非火器之不相敵也。」

同樣的鳥銃武器,日本人操作熟練所以厲害,明軍操作半生不熟,所以認為鳥銃是不行的。

因此北方軍隊少用鳥銃,就是鳥銃操作繁瑣,戚繼光說:「北兵不耐煩劇,執稱快槍三眼銃便利過於鳥銃,教場中打靶,鳥銃命中十倍快槍,五倍弓矢,猶自不服。」。

明朝北兵對鳥銃有偏見的主要原因還有「鳥銃很危險」,由於明政府腐敗,鳥銃的質量得不到保證,一但炸膛後果可想而知。

中國明代火器專家趙士禎(1554~約1611)曾提到:「製銃須用福建鐵,他鐵性燥,不可用。煉鐵,炭火為上。北方炭貴,不得已以煤火代之,故迸炸常多。」

所以除了北京神機營與戚繼光抗擊假倭寇(漢人海賊)時期外,鳥銃並沒有大量配置於軍中。

加上明朝末年因為財務吃緊,且敗仗太多損失過大來不及補充,而鳥銃價格又太過高昂且制造不易,只好用三眼銃應急,因此到了明末時,遼東各鎮幾乎都以三眼銃作為制式裝備,三眼銃愈來愈多,還延伸加長後桿,無論騎兵還是步兵都普遍裝備著三眼銃。

史料記錄崇禎皇帝在李自成攻入北京的時候出宮而走,手中提的兵器就是三眼銃。(網整)

e0040579_3353310.jpg



[PR]
by cwj36 | 2010-10-05 18:26 | 【明 Total War】

1624 明荷澎湖大戰

荷蘭提督雷爾生攻澳門失敗~
為了面子佔領澎湖島
荷將高文律據守澎湖3年
明朝發兵交戰7個月
荷蘭戰敗卻得到臺灣


西元1603年(萬曆三十一年),荷蘭海將韋麻郎(Wybrandt van Waerwijck)率領艦隊到巴達維亞,派出Erasmus和Nassau兩艦至中國沿海,再次與明廷商議打開貿易,但是沒有結果。

韋麻郎就改變方式,試圖以強大的武力打開中國貿易大門。

1604年6月從根據地馬來半島東岸的大泥(Patany)出發,7月中旬到達廣東海岸,先欲取得葡萄牙人佔領的澳門,因葡萄牙人獨佔了中國絲綢、瓷器的貿易,利益極大,所以先攻澳門,但是未能成功。同年八月七日轉到平湖(澎湖),在奸商李錦潘秀等的引導下,乘島上無人防守而侵入佔領。

韋麻郎 以避暴風雨而到達澎湖這件事大肆宣揚,自以為是,決定先佔據澎湖建立城堡當做基地,再以此向明廷交涉開放中國的貿易。

但是他所提的貿易交涉立即遭福建總兵施德正拒絕,都司沈有容下令他及其艦隊自澎湖撤退,韋麻郎不得不退出佔領了一百三十一天的平湖(澎湖)。這是荷蘭人第一次佔領澎湖的經過。

1622年(明天啟元年)4月10日在爪哇巴達維亞荷蘭總督顧恩(Jan Pieterszoon Coen)命提督雷爾生(Cornelis Reyrsz)率領艦隊十二艘遠征澳門,奪取葡萄牙在中國壟斷 的瓷器與絲製品獨佔利益。此時的澳門有葡軍三百人,船艦約四艘。

英國與荷蘭二國並簽訂軍事同盟,將針對葡西兩國的殖民地進行各種攻擊行動,而現在葡西兩國幾乎將全部力量放在南北美洲的廣大土地上,相對地,遠東地區的軍力顯著薄弱。

澳門很有可能是下一個攻擊目標。

荷蘭人的進攻有一百三十六名在澳門登陸戰中陣亡。另有一百二十六名受傷,四十名被俘。此役荷軍大敗,顏面盡失。

在海戰方面,澳門的砲台發揮了力量,有一艘荷艦被被擊沈。

不論海戰、陸戰皆失利,英人憤恨不已,認為荷方洩漏軍情,不肯再與荷軍合作,自行將四艘戰艦帶離。

雷爾生在澳門吃了兩個大敗戰,盟軍亦棄他而去,雖然掌控全國最精華的海軍,卻連一個小小的澳門也吃不下來,只覺得前景一片茫茫,不知何去何從,更不敢回到巴達維亞,因此苦惱異常。

副將高文律(即Kobenloet,或云係荷蘭人職官名稱,待考。有能Governor知事之譯)於是建議艦隊北行,佔據無人防守的澎湖群島。高文律建議並提醒在1604年韋麻郎提督為了開拓與中國的貿易,就曾佔領過澎湖群島。

1622年7月11日,雷爾生大軍轉從紅木埕登陸,進入無人防守的澎湖島。七艘軍艦外加戰士九百人,以澎湖為根據地四出掠奪。

在各離島上,荷人強俘了四千多名中國百姓作為奴工,另有戎克船三十艘、漁船六百餘艘。八月起將強擄來的漢人奴工強迫在澎湖本島風櫃尾北邊建築紅木埕要塞(現在的馬公 附近),周圍有120丈,城的面積為180平方公尺。

不僅在澎湖本島同時也於金龜頭、蒔裹、白砂、漁翁、八罩諸島興建類似城堡,要塞城堡大都為方形每邊約56公尺,是標準的荷蘭式方形城堡。城堡四角另築有三個突出的稜堡,稜堡上設置大砲二十九門,以為長久據守之計。

整個要塞利用最原始的土牆築成,歷經三個月於同年十一月建造完成。漢人奴工被虐待過度勞累而死者達一千三百餘人。

剩下未死的漢人奴工二千五百人,加上海盜的掠奪品,皆被雷爾生當作禮物送給巴達維亞荷蘭總督顧恩

這些任意捉來的漢人兩人一綁,強制勞動,等築完城後,再把這些漢人當做奴隸賣到巴達維亞。荷軍在輸送漢人奴隸的途中,全然不顧其生死。

例如,從記錄中得知,從澎湖島上船共有270名漢人,抵達巴達維亞者僅有137名,其他不是忍受不住虐待痛苦而死亡,就是因生病而活活被投入海中;顯見十七世紀歐州人道德觀完全以利益為依歸。

雷爾生佔據澎湖,為了掙回顏面,一方面連絡漢人海盜李旦,並派船艦二艘,鬼鬼祟崇地出現於福建漳州沿海的峿嶼附近,阻擋中國船往來馬尼拉,阻礙西班牙人的貿易,企圖獨霸台灣海峽,以達成海上絲路的龐大利益。

明廷由各州府的報告得知紅毛人在澎湖及海上的各種暴行,並不了解為何紅毛人如此大膽向明廷挑戰,只知深懼紅毛人勢力伸入華南,即下令設法防患未然。

福建巡撫商周祚雷爾生撤出澎湖,雷爾生置之不理。

繼任巡撫南居益知道非以武力驅逐不可,態度轉為強硬,遂召總兵俞咨皋(抗倭名將俞大猷之子)商議對策。

福建巡撫南居益及福建總兵俞咨皋皆採取武力對抗,並採用海上巨寇鄭芝龍來對付紅毛番,以資對抗自已海上武力的不足。

最後決定於1623年(天啟三年)9月5日,施行「海禁」。並在翌年1624年1月2日,下令福建總兵俞咨皋、守備王夢熊,率領兵船至澎湖,登陸白沙島,與荷軍接戰。

俞咨皋率兵二千,欲自白砂灣的東方鎮海港登岸,但船一接近白砂灣,荷蘭軍艦便施以砲擊,若離開,荷艦則不予追擊。俞咨皋苦不堪言,無法將兵士送上岸。

隨即向巡撫建議應另以明軍兵船攻擊荷船,取得海上優勢,好讓大軍可登陸,則驅逐在澎澎的紅毛人當不日可成。

鄭芝龍因荷蘭人以澎湖為基地擴大海盜行為。並搶奪了懸有鄭芝龍令旗的二艘商船而接受明朝招安攻擊荷蘭人。

鄭芝龍採聲東擊西之策看到誘導所有荷艦齊集,即進行攻堅行動,雖然不能一舉將荷蘭軍驅逐出澎湖,但重要的是一種牽制行動,並讓俞咨皋率兵自白砂灣的東方鎮海港登岸。至此聲東擊西之策奏效,明軍得以登陸,再以強大的陸軍向荷蘭施壓。

在中國軍隊的攻擊下,高文律守將率荷軍約1000人大部龜縮于媽宮澳,一部分固守風櫃尾。

為全殲敵軍,福建省巡撫大量增兵(總兵力達1萬人、兵船200艘),于8月從紅木埕、文澳、西衛向荷軍發起總攻。

俞咨皋面對有堅強防禦的荷蘭城塞採用「籃堡進攻法」。

籃堡是用竹木製成約150公分立方的大籃,其內裝砂土、石子,底部常置圓棍以利推動搬運,這是一個超級大盾牌,白天士兵在籃堡後方十分安全,亦可隨時出擊,夜晚將籃堡推動前進,荷蘭人莫可奈何。

『澎湖廳志』記載道:

紅木埕城要塞「 砲樓堅緻如鐵,巡撫南宮益,遣兵攻之,賊首高文律拒守不下,官軍以藥轟之,樓傾下海。」

西元1624年,巡撫南宮益、總兵俞咨皁統率三軍與荷軍苦戰七個月,炸毀紅毛城,終於收復澎湖,奮戰抵抗荷將高文律(Kobenloet)等十二人被補。

此一戰役,明軍共動用兵船二百隻,交戰七月,耗軍費達十七萬七千餘兩,明軍生擒荷軍守將高文律。其餘荷蘭殘兵敗將倉皇逃往臺灣南部。

這樣,中國軍隊雖以雄厚兵力到處壓制荷軍,但荷軍亦堅守城塞,並由海上的艦砲掩護射擊,不肯撤退。

荷將高文律後被被送往北京斬首。

彭島既平,果將高文律等解京,明朝熹宗皇帝還『祭告郊廟,御門受俘,刑高文律等於西市,傳首各邊,以昭示天下』。

明廷為了提早結束戰局,擬定下面的兩個講和條件,出示於雷爾生,若是荷軍放棄澎湖並需拆除城堡。

一. 明廷不干涉荷軍佔領台灣。
二. 默許荷蘭商船來華從事通商貿易。

雷爾生亦提出要求,需將封鎖澎湖的鄭艦撤離,才肯接受明廷提議,將澎湖的城塞和砲台等自動毀壞。

荷蘭於1624年8月26日(天啟四年七月十三日)轉移至「大員」(台灣島),攜同駐台灣第一任長官馬蒂孫克從台江的鹿耳門(現時的安平港口,當時荷蘭人稱為Walvis Been)登陸,開始殖民台灣南部三十八年。
[PR]
by cwj36 | 2008-06-11 09:41 | 【明 Total War】

蜈蚣船

蜈蚣船傳來
明朝仿造的葡萄牙多槳船


e0040579_0354142.jpg


明朝火器許多抄襲自土耳其與葡萄牙,其中慶長之役,在梁露海戰中與島津氏水軍作戰的明朝「蜈蚣船」也來自葡萄牙多槳船的「山寨版」。

蜈蚣船,是中國明清時期一種戰船的名稱。因兩側船槳眾多,仿如蜈蚣而得名,而此船是仿造葡萄牙多槳船。

中國明朝嘉靖初年,廣東提刑按察司副使汪鋐奉朝廷之命率軍駐紮南頭古城(深圳市南頭),並上書朝廷學習仿造葡萄牙多槳船的大型戰船,是為「蜈蚣船」。

蜈蚣船為一多漿快速戰船,船長十二丈(36公尺)。豎2至3桅,兩旁架櫓40餘枝,可裝配30門佛朗機炮,並由 300 名櫓手划船高速航行,可作為近海作戰的快艇之用。

明代茅元儀《武備志》:「船曰蜈蚣,象形也。其制始於東南夷,以架佛郎機銃。銃之重者千斤,小者亦百五十斤,其法之烈也。雖木石鋦錫,犯罔不碎,觸罔不焦,其達之迅也。雖奔雷掣電,勢莫之疾,神莫之追,蓋島夷之長技也。」

《殊域周咨錄》卷九「佛朗機」:「佛朗機番船用夾板,長十丈,闊三尺,兩旁架櫓四十餘枝,周圍置銃三十四個。船底尖,兩面平,不畏風浪。人立之處,用板捍蔽,不畏矢石。每船三百人撐駕,櫓多人眾,雖無風可以疾走。各銃舉發,彈落如雨,所向無敵,號蜈蚣船。其銃用銅鑄造,大者一千餘斤,中者五百餘斤,小者一百五十斤,每銃一管,……銃管以鐵為之。銃彈內用鐵,外用鉛,大者八斤。其火藥製法與中國異。其銃一舉放,遠可去百餘丈,木石犯之皆碎」。

《明史》中記載「蜈蚣船,象形也,能駕佛朗機銃,底尖面闊,兩傍楫數十,行如飛。」

蜈蚣船快速靈活又輕便。如遭敵人圍攻,即使槳槽損壞,軍士仍然可以利用流線型的修長船體及強力火炮的優勢迅速突圍。

仿造葡萄牙多槳船的汪鋐為官期間,正逢葡萄牙等國家航海冒險和掠奪他國資源盛行的時代。

1514年(明正德9年),葡萄牙人塞克拉率領葡萄牙海盜商船直接侵佔「屯門海澳」(現在深圳后海灣、內伶仃島及香港青山一帶)的「屯門島」,並在此修築工事,設刑場,製火器,刻石立碑以示佔領,佈置近海作戰的葡萄牙的多槳船。

由於正德皇帝對葡萄牙人有好感而不了了之,直到1521年嘉靖皇帝繼位,由於葡萄牙人常綁架中國小孩賣到馬六甲 ,甚至謠傳葡萄牙人吃中國小孩,明廷 下詔不許佛朗機進貢,態度轉變。

1521年8月底葡萄牙西芒德·安德拉德(Simão de Andrade )繼續擴大入侵屯門海澳,向明軍舟船發炮轟擊,爆發了屯門之役(First Battle of Tamao),是中國第一次抗擊歐洲殖民主義者的戰役。

科埃略(Duarte Coello)及雷戈(Ambrocio do Rego)各帶2艘卡拉維爾帆船前來援助葡人,葡萄牙的多槳船和銃炮比明朝水師厲害,明軍初戰受挫。

e0040579_12382877.jpg明朝海道副使汪鋐通過在葡萄牙船上的中國水手,得到了機銃和蜈蚣船的資料。

「有東莞縣白沙巡檢何儒,前因委抽分曾到佛郎機船,見有中國人楊三、戴明等年久住在彼國,備知造船、鑄銃及制火藥之法。鋐令何儒密遣人到彼,以賣酒米為由,潛與楊三等通話,諭令向化,重加賞賚,彼遂樂從。約定其夜,何儒密駕小船,接引到岸,研審是實,遂令如式製造。」

明武宗正德16年(1521年),汪鋐就使用在楊三戴明等指導下仿製的葡式炮船「蜈蚣船」,大敗葡萄牙人,驅逐在粵葡萄牙出境,鑿沉葡船,奪得大小火銃20多管。

明世宗嘉靖元年(1522年),馬六甲馬來蘇丹也派大使到中國,並警告「葡萄牙有險惡用心」,明朝嘉靖皇帝再度下令兵部抄襲仿造增建葡式蜈蚣船備戰。

葡萄牙殖民者阿豐索·德梅洛(Martim Afonso de Mello 中國史書所載“別都盧”)率300人組成的6艘卡拉維爾帆船船隊入侵新會西草灣,汪鋐又用倣造的蜈蚣船大敗入侵者。

葡萄牙卡拉維爾帆船雖然船身比明朝山寨的蜈蚣船高大,但是寡不敵眾............

葡萄牙隊長迪奧戈·德梅洛陣亡,阿豐索·德梅洛逃往馬六甲 。

這一仗艘被毀,1艘被捕獲等42人被俘,繳獲大小火炮20多門。

經過兩次失敗,葡萄牙人並未放棄,改爲侵擾福建及浙江沿海。但在這之後直到1541年(明嘉靖20年)的20年間,中國典籍中再沒有佛朗機侵擾廣東沿海的記錄。

1553年(明嘉靖32年),葡萄牙人終於獲得了在澳門居留權,以取代「屯門島」成爲在中國的首個落腳點。

清朝鴉片戰爭期間蜈蚣船成為鴉片販子走私鴉片的快艇。
[PR]
by cwj36 | 2006-07-09 04:12 | 【明 Total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