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蔣中正(右六)率領全體高級將領到中山陵謁陵致敬,告慰國父孫中山先生在天之靈。時為1946年2月18日。

毛澤東生平只拜謁過一次中山陵。那是1953年2月22日,毛澤東到達南京順道遊中山陵

第27航空戦隊司令官市丸利之助

1945年3月26日未明、日本軍硫黄島守備隊は最後の組織的反攻を行い、栗林忠道陸軍中将、市丸海軍少将以下、400名が最後の突撃数百名の残存部隊がアメリカ軍陣地へ総攻撃をかけた。

美國兵揀市丸利之助所有的刀,被新澤西州的古董店排列,不過,市丸的遺物判明通NHK的電視機節目返回著到遺族的原來的

二十年的歲月經過了。在美國一個接一個硫黃島關係的書被出版,那個一冊,理查德·新凸輪的「ioujima」(1965年紐約),有關於市丸提督的刀的記述。是有某歷史學的副教授自己為硫黃島的戰鬥也參戰的人讀這個書,想自己一直以前在新澤西州作為ioujima的戰利品以25美元買的刀不是那個嗎,調查的結果確實市丸中將的刀判明的。

軍刀,到訪問紐約的日本的退伍軍人返回了。是NHK電視機的節目被選擇,在市丸利之助海軍中將遺孀Sue孩子先生下返回的


1911年,墨西哥爆發排華事件,清廷立馬電令大清海軍「海圻號」向墨西哥進發、保護清國僑民,在大清帝國槍炮的威懾之下,墨西哥政府選擇妥協、向清國道歉賠償。
1911年5月13日,墨西哥反政府武裝在弗蘭西斯科•馬德羅(ranciso Madero﹐1873~1913)的領導下,占領托雷翁城,大肆屠殺和洗劫那里的中國商戶,造成300 多名華人當場被殺死,成為震驚世界的流血慘案。同時當時古巴等加勒比小國也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排華騷亂。而1911年滿清政府,搖搖欲墜,即將滅亡。就是這樣一個被帝國主義國家輪番欺淩的帝國,事發之後,清政府馬上向墨西哥政府提出抗議,並聘請國際調查員就屠殺慘案提出賠償要求。並立即電令正在北大西洋海域遊弋的重巡洋艦 "海圻"號,向排華最嚴重的幾個拉美國家進發。

大清帝國駐墨西哥代辦沈艾孫,向墨西哥政府提起交涉,要求懲辦兇手、撫恤死難者家屬、設法保護華僑並給予經濟賠償。並要求墨西哥政府賠償3000萬墨西哥銀元。“海圻”號(英國Armstrong廠建造,1896年下水,1898年完工並於1899年夏抵華。排水4300噸,裝備8主炮兩門(艦首艦尾各有單聯裝主炮一門)、十門4.7炮、十二門47mm炮、三門37毫米炮。馬力17000匹,航速24節。乘員軍官45人,水兵431人)是一艘充滿傳奇色彩的中國海軍軍艦,是中國海軍第一次實現環球航行的軍艦,出訪英美收到特別禮遇。



1911年8 月,結束出訪美國任務後,正在北大西洋海域遊弋訓練的海圻號,在接到清政府電令後即刻趕赴古巴事實威懾,8月中旬,“海圻”號首先駛抵古巴首都哈瓦那,立刻受到古巴華僑的熱烈歡迎。更令官兵們感動的是,每當離艦登岸,一遇僑胞,無論男女老少,都競相請至家中,盛情招待,臨別還贈送各種紀念品。艦隊的到來,讓古巴政府對華僑的態度產生了變化,古巴總統被迫親自拜謁海圻號艦長程璧光特意表示:“古巴軍民決不會歧視華僑。”,簽訂討好華僑的城下之盟。



在“海圻”號停泊古巴的幾天里,清政府向墨西哥發出最後通牒,要求給個滿意的說法,美國表態支持。墨西哥政府這邊,看到大清“大軍壓境”,基本接受了懲兇、撫恤和賠償,雙方開始談判賠償數額,國內電令“海圻”號,不必再訪問墨西哥了。“海圻”號於是取消了進軍墨西哥計劃。

北非戰役,英軍坦克向義大利的反坦克炮陣地衝鋒,數量不多,衝鋒開始時候,義大利人開炮還擊,剛射擊了二三分鐘,突然停止抵抗,舉了白旗,當英國人問及原因,義大利人理直氣壯的説到:“因為我們的彈藥箱沒有撬棍打開,所以我們被迫投降。”


1945/8/13日~南方軍元帥寺內已知大勢已去.招集東南亞各國首領舉行了大東亞共榮圈最後一次大會.西貢會議-言明各地就地解放.(詔書延遲).日軍就地換衣.變裝當地反抗軍..接受命令之隊伍改名換姓井川就是接受命令之部隊..部隊裡有多名台灣人..施軍爝.陳篡地都是..應該是1945啦他加入越盟...東南亞獨立革命很多台灣人參予.印尼獨立的槍枝就是台灣人提供的..
越法戰爭前期幫助過胡志明練兵少校井川省自願成為越南獨立同盟會的軍事參謀與指揮官。井川省在1946年的一場對法戰役中陣

878年,阿爾弗雷德大帝(Alfred the Great)領導下的盎格魯-撒克遜時期韋賽克斯王朝在艾丁頓打敗了格斯魯姆(Guthrum the Old)領導的北歐維京海盜。13年前,當時以「維京雄獅」聞名的維京人在英格蘭北部登陸,短時間內就攻陷了大部分地區。而韋塞克斯是最後一個尚待攻克的王國。

877年的冬季,阿爾弗雷德(Alfred)一邊在薩默塞特郡沼澤地修築防禦工事,一邊集結軍隊準備迎戰。春天來臨之際,他便動身前往艾丁頓(今威爾特郡)。此時的「維京雄獅」已有分裂之象——原先的領袖們(朗納爾·洛德布羅克的幾個兒子)或是已死,或是不在——但格斯魯姆(Guthrum)還是迅即集合起一支強大軍團。阿爾弗雷德將所率軍隊集結為防禦之勢,與這群北歐海盜大戰數小時,在這樣的攻勢之下,維京人不得不潰退到他們在切本哈姆的駐紮地。

隨後,糧盡缺食的維京海盜不得不主動求和,併發誓會回到東安格利亞(East Anglia),再不侵擾韋賽克斯。而格斯魯姆本人則承諾會接受洗禮。北歐海盜后在卡紐特大帝(Cnut the Great)的領導下,最終攻取了英格蘭,可惜其統治並不永久——但無論如何,那時的維京人已改信基督。
丹麥法區(英語:Danelaw),在盎格魯-撒克遜編年史中記載,是歷史上英格蘭中某一塊由丹麥日耳曼人控制並施行丹麥律法的區域。

丹麥區源自於維京人於西元九世紀的擴張,但直到十一世紀才成為一個地理名詞,代表維京人在英格蘭領地。

西元878年,阿爾弗雷德大王在埃丁頓戰役(Battle of Edington)中打敗了維京人,於886年與維京人簽訂合約,確定雙方勢力範圍邊界及一系列雙方所各自擁有的權利,自此帶來 和平,這次兩種文化的碰撞,使得英格蘭產生了盎格魯-諾斯方言。





公元十世紀
丹麥區大約包含15個區域:約克郡;丹麥區五城鎮(Five Boroughs of the Danelaw)包跨萊斯特、諾丁漢、德比 (英格蘭)、林肯 (林肯郡)、埃塞克斯郡 ;東盎格利亞王國包跨劍橋郡、薩福克郡和諾福克郡;東密德蘭包跨北安普敦郡、亨廷登郡、貝德福德郡、赫特福德郡、米德塞克斯和白金漢郡 。






1945年7月26日
HMS蘇塞克斯HMS Sussex 她的特遣部隊遭到2“瓦爾”自殺(三菱99式俯衝轟炸機):一人擊落護航航空母艦阿米爾和第二通過蘇塞克斯。 然而,這後一個反彈,並影響了巡洋艦的船體水線以上,使凹痕。
一對HMS蘇塞克斯,從它可以被識別為一個三菱文51“索尼婭”的一側作出的印記。1945年9月5日上午11:30,HMS 蘇塞克斯進入新加坡港運載海軍少將的標誌塞德里克荷蘭 。 一般板垣徵四郎 ,駐軍在新加坡的指揮官被帶到船上,他在那裡簽署正式投降的軍隊,從而完成操作Tiderace,盟軍計劃奪回新加坡。



1941 325汪偽政府特別此次行動定名為《總理遺臟進京安放典禮》。
褚民誼到北京協和醫院,將孫先生的遺臟取出,帶往天津。抵達南京浦口,汪精衛乘《江綏號》軍艦前往迎接,隨即共赴中山陵園,將肝暫時供奉於孫中先生的靈櫬後面


中国八路軍の歴史で史上最激戦といわれました。
日本側は1940年10月26日岡崎支隊です。
の山西省武郷県関家惱で戦闘です。
岡崎支隊
支隊長 第37步兵團參謀岡崎謙受步兵中佐步兵第225聯隊第3中隊 將校5名,下士官兵150名
步兵第226聯隊第2大隊(大隊長今富光藏步兵少佐) 將校25名,下士官兵792名
步兵第227聯隊第6中隊 將校5名,下士官兵146名
其它部隊 將校2名,下士官兵101名
共計 將校37名,下士官兵1189
多分37師団の参謀岡崎謙受中佐らしいです。
詳しい内容を教えていただけませんか?
「関家惱殲滅戦」は、百団大戦に対する日本側の討伐戦「第二期晋中作戦」(中国側からは第三次攻勢時)において起きたもので、防衛庁の戦史叢書『北支の治安戦』370頁に記載がございます。
日本側は弟三十六師団(雪兵団)の一個大隊(岡崎支隊)で、中国側によりますと、10月30日から31日にかけて彭徳懐の指揮する三個旅ほかの攻撃によって大部を殲滅、救援に駆けつけた敵にも重大な損害を与えたとしています。
これに対して戦史叢書が括弧書きの注記で中国側の主張に異を唱えています。すなわち、岡崎大隊の戦闘参加人員525名のうち戦死61名で、中共軍は救援隊到着前に後退して交戦しなかったとしています。
「殲滅」という表現は誇張かもしれませんが、日本側の戦死11%強というのは中共軍との戦闘としては珍しいほどに甚大な損害を蒙っていると言え、激戦であったことは間違いございません。おそらく中共軍の損害はその倍以上に上ったものと思われます。
“八路軍の歴史で史上最激戦”という表現ですが、これを中共自身が述べたのであれば、たった一個大隊との正規戦がそのように表現されることに、抗日戦の本質が顕されていると言えましょう。

諾斯羅甫「伽瑪2E」型輕轟炸機Northrop Gamma 2E
只有飛機305架,飛行員大概六百多名;日本當時的軍機超過2700架,陸軍就有140個航空中隊,海軍有65個飛行隊。雖然雙方空軍軍力懸殊,但是空軍卻打了好幾場勝戰。

中華民國空軍在1936年購入了九架馬丁139WC型(B-10B的外銷型號),並於1938年5月19/20日夜派遣以徐煥昇(後任中華民國空軍總司令)為首的兩個機組駕駛該機前往日本九州一帶撒布傳單。馬丁B-10轟炸機在出場時曾是世界上最為先進的轟炸機,它比雙翼驅逐機要快上1.5倍,並比當時其它的戰鬥機都飛的快。

A-12攻擊機
A-12在抗戰爆發時裝中國空軍第9大隊,初期用於支援華北戰場但不久中日兩軍在上海進行淞滬會戰,第9大隊的A-12進駐浙江曹娥,8月15日正當上彈準備出擊之際,日軍13架九四式俯衝轟炸機突然來襲,結果變成俯衝轟炸機對俯衝轟炸機的空戰,在空戰中日機被擊落4架而國軍的A-12被擊落1架,中國空軍小勝,而在地面上被炸毀4架,另一架在起飛時失事損毀,空襲後國軍完好的A-12原要飛去長興機場,但一架A-12又在起飛時墜毀,其餘在途中又遇上9架敵機而又有一架被擊落,經此一役,國軍的A-12死傷慘重而唯有撤退去河南許昌。

8月25日,國軍的A-12原要用炸彈攻擊沿長江登陸的日軍運兵船,但由於炸彈未能及時運到,唯有祇用機槍掃射日軍但戰果甚差,反而有兩架被日艦的防空炮火擊落,其餘多架受傷。

9月開始,國軍的A-12支援華北戰場,11月炸毀漳州鐵橋以解安陽之危,之後轉戰南京,之後由於A-12使用頻繁而損傷太多,故退出戰線改為飛行訓練用機,1938年8月21日,3架第12中隊的A-12在武漢上空作飛行訓練突然遇上日機來襲而慘被擊落。

47架

A-16攻擊機是美國諾斯洛普公司由裝備A-16的第一和第二大隊奉命轟炸在上海的日軍據點和在長江的日艦,8月14日早下,第二大隊的A-16掛上延遲引信的炸彈轟炸在吳淞口的日艦但並無炸中,另外第一大隊的A-16則轟炸日軍的公大機場和滙山碼頭,下午國軍的A-16再次出動去轟炸公大紗廠(已被日本人改為軍事基地),


Hs 123俯衝轟炸機

汪精衛〈梅花絕句〉:梅花有素心,雪月同一色;照徹長夜中,遂令天下白。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1944年6月20日得克薩斯州薩姆·休斯頓基地被編成了的
巴克納支持麥克阿瑟
海軍作戦部長兼合衆国艦隊司令長官恩斯特·金恩積極支持台灣攻略

太平洋艦隊司令長官尼米茲總括意見美軍參謀首長聯席會議(Joint Chiefs of Staff)決定中止台灣攻略


第10軍。「琉球派遣隊」とも呼ばれ、指揮系統上は「第56任務部隊」とも呼称された[1][2]。
美第10軍團司令巴克納Simon Bolivar Buckner在

戰役結束前4天,巴克納將軍於視察他在前線的部隊時不幸被日軍炮火殺死。他是在戰爭期間陣亡的最高級別美國軍官。翌日,另一位將領,克勞迪烏斯·米伊斯利準將,不幸被機槍射殺。約瑟夫·史迪威

(陸軍,海軍聯合司令部),[1]包括第1, 第2和第6水師和第7, 第27, 第77和第96集團軍步兵師。

第10軍全体の基礎兵力は、陸軍は約102,000名を数え、これに支援部隊など約38,000名と工事などに従事する9,000名が随伴していた[6][15]。海兵隊は88,000名、海軍はシービーと医療班を中心とする18,000名がおり

第10軍は沖縄戦開始の時点で182,821名の兵員を有していた[16]。18万の大軍を束ねる第10軍司令部はバックナー中将をはじめ


さて、上の写真は韓国人が「日帝の蛮行」として上げる写真の一つである。韓国人が上げる写真では説明文が消されているが、本物には上のように説明文が付けられている。


1945年6月19日清晨,關押25名美國飛行員的台北福住町的「台北刑務所」(中華電信總部),14名被俘的美國飛行員,在經過形式性的審判後,被以「轟炸平民」的罪名處決。

2個月後日本宣布投降,仍關押在台北監獄的11名外籍飛行員終能逃脫性命返鄉。






1938年9月11日,江西南浔线附近,日军在查看中国军队设置的竹签障碍。1938年9月17日,江西瑞昌市马头镇,中国军队防御日本海军进攻的竹箭。

Lieutenant Ikegami leader of the skull squadron it his horse (manchuria 1933)

沖繩島戰役(沖繩戰役、沖縄戦,代號為「冰山行動」 codenamed” Operation Iceberg” ), 是在琉球群島中沖繩本島進行的一場戰役、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太平洋戰場中規模最大的兩棲登陸行動。為期82天的戰鬥從1945年4月初開始直至6月中結束。



HMS Indefatigable
比較不為人知的是,英國海軍的飛機也曾經在台灣上空參加「對日抗戰」,而且還有飛行員死於台灣。
這場空襲是「冰山烏龍行動」(Operation Iceberg Oolong)的一部份,冰山烏龍行動是俗稱沖繩島戰役的代號,盟軍的主要目標是奪取沖繩群島,進而控制所謂的南西諸島(Nansei Shoto),做為進攻日本本土的跳板。



參與作戰的英國海軍是英國太平洋艦隊(British Pacific Fleet),他們的任務是攻擊日軍在先島諸島(Sakishima Gunto)上的機場,以牽制日軍飛機抵抗盟軍行動的能力。在台灣以東的太平洋上列出了与那国島(Yonaguni)、西表島(Iriomote)、石垣島(Ishigaki)、宮古島(Miyako)等島嶼納入美軍第5艦隊的指揮系統,從烏里西啟航前往作戰位置。雖然名為特遣艦隊,第57特遣艦隊的規模其實只相當於美國海軍的特遣群(Task Group)。以下是第57特遣艦隊在3月23日當天的組成,攻擊主力是第1航母戰隊(1st Aircraft Carrier Squadron),共有不屈號(Indomitable)、勝利號(Victorious)、卓越號(Illustrious)、不倦號(Indefatigable)等四艘航艦


英國的作用是中和機場上的先島群島 ,沖繩島之間台灣 ,自3月26日

雖然沖繩島登陸作戰部份大都由美軍承擔,英國太平洋艦隊BPF(美國海軍番號第57特混艦隊Task Force 57)提供了盟軍大約25%的空中力量(450架飛機),它包括許多船舶,總共50艘艦艇,其中17艘是航空母艦。儘管所有的航空母艦是由英國提供,然而 整個艦戰鬥群則是由英國、加拿大、紐西蘭和澳大利亞等國的船隻與人員所組成。他們的任務是攻擊及壓制日本先島群島(日本對琉球列島西南部份的宮古群島、八重山群島和「尖閣諸島」-台灣稱釣魚台列嶼、中國稱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總稱)的機場,並提供空中掩護以應付日本的神風 ( Kamikaze ) 特別攻擊隊。「冰山行動」

該作戰從3月26日開始至4月10日結束,算是圓滿的完成交付任務給美國艦隊,日本自4月6日上午開始也開始發動海軍「菊水一號作戰」及陸軍的「第一次航空總攻擊」命令940架,陸軍使用887架各式戰機發動自殺攻擊。

那麼自4月10日開始,英國艦隊把作戰方向轉向台灣北部機場,執行另一項子任務 ─ "Operation Iceberg Oolong"「冰山烏龍行動」(Operation Iceberg Oolong)

英國機動艦隊新竹郡及Matsuyama.松山兩座機場


英國的作用是中和機場上的先島群島 ,沖繩島之間台灣 ,自3月26日

它攜帶的炸彈沒有引爆,這有限的人員傷亡21人死亡,27人受傷。[39]船舶的損壞是最小的,並在飛行甲板是恢復運行三十分鐘後
1945年4月1日、沖縄戦での作戦の支援中に日本軍の特攻機が突入し21名の戦死者を出したが、装甲甲板のおかげで5時間後には航空機の運用が可能となった。
日本自殺飛機的俯衝,撞甲板和“反彈”關

1945年5月31日 台北大空襲,當時台北為日屬台灣台北州;此空襲為二戰中最大規模的盟軍攻擊,雖然美軍事先已用空照圖來標明轟炸目標物,但仍造成三千餘名台北市民當場死亡,傷者及無家可歸者更達數萬人以上。


青木泰二郎
1942年(昭和17年)4月25日に「赤城」艦長に就任。しかし就任2ヶ月に満たない同年6月5日、ミッドウェー海戦において「赤城」は被弾・炎上。青木は沈没まで指揮をとり、乗組員の退艦を図った。帰国後7月14日付けで予備役に編入されたが、召集を受け海南警備府附となる。
遭美國海軍3架SBD式俯衝轟炸機

岡田次作
1941年(昭和16年)9月、空母「加賀」艦長と、艦橋のそばにあった航空機用ガソリンを満載した給油タンク車に命中した一発は大爆発を引き起こし爆風で基部を除いた艦橋を吹き飛ばした[93]。加賀の艦長の岡田次作大佐以下幹部のほとんどが戦死

柳本柳作「蒼龍、万歳」
蒼龍號是日本海軍第一艘近代空母。相較之下,赤城號、加賀號雖然體型龐大,不過也是歷經數度改裝才成為太平洋戰爭中的現代化外貌,而這種現代化外貌就在蒼龍級上確定,可以說日後的日本空母都是以蒼龍級為基本而發展出來的。
1937年(昭和12年)12月1日- 任 海軍大佐・水上機母艦「能登呂」艦長

柳本柳作「斃而後已」來自

西漢·戴聖《禮記·表記》:「鄉道而行,中道而廢,忘身之老也,不知年數之不足也,俯焉日有孳孳,斃而後已。」

太平洋戦争勃発直前に空母「蒼龍」艦長を拝命しハワイ作戦、ウェーク島攻略作戦、インド洋作戦等の一連の作戦に参加する。しかしミッドウェー海戦で米軍急降下爆撃機から投下された爆弾三発が「蒼龍」に命中し大破炎上、沈没直前に総員退艦命令を発令するが、柳本自身は退艦を潔しとせず艦橋に残った。「蒼龍」沈没により戦死認定を受け、翌年戦死公表と同時に海軍少将に特別進級した。

在艦員們都離艦後,柳本艦長自己留在了燃燒著大火的航空母艦艦橋上。飛行長 楠本幾登中佐(海兵52期推選海軍相撲冠軍 阿部忠一兵曹返回航空母艦去把艦長勸出來,並對他說:“如果艦長不肯下來,你就用強制的辦法,以你超人的力量把艦長背到安全的地方。”

阿部爬上“蒼龍”號艦橋時,發現柳本艦長手握著軍刀,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兩眼一眨不眨地凝視著前方。

阿部走到艦長跟前,說:“艦長,我代表您的全體艦員,到這來接您到安全的地方去。他們都在等著您。請您同我一塊兒到驅逐艦上去吧。”

柳本絲毫不理會阿部的請求。阿部走上前去,想把艦長背到等待著他們的小船上去。但是,柳本嚴峻的面孔使阿部停下了腳步。他無奈地流著眼淚轉身走開了。在離開艦橋時,他聽到了柳本艦長唱起了日本國歌。那聲音是那麼的悲壯,淒涼。

19點13分,“蒼龍”號幸存的艦員們在近旁的幾艘驅逐艦上看著“蒼龍”號最後在海面上消失。和軍艦一齊沉沒的有艦長以下718人。


柳本はその後最後に退艦する乗組員を艦橋から見送った後、「蒼龍、万歳」を連呼しながら炎渦巻く艦橋に飛び込んでいったという。

乗員達はブリッジに残る柳本を顧みて業火の中の壮絶な姿が印象的だったという。

飛行長 楠本幾登中佐(海兵52期)は、
相撲の心得のある乗組員に、


該艦是四首航空母艦中最初被擊沉的一隻。
1941年(昭和16年)10月6日- 航空母艦「蒼龍」艦長
1942年(昭和17年)6月5日- 戦死 享年48蒼龍と運命を共にした柳本艦長以下准士官以上35名、下士官兵683名、計718名が戦死

內容描寫八年抗戰時國民黨空軍大隊長高志航及閻海文、劉粹剛、沈崇海等空軍英雄悲壯犧牲的事蹟。筧橋驅逐機第四大隊隊長高志航,素以訓練嚴格,作戰勇敢著稱。在抗戰期間高志航率大隊痛殲日本來犯航空隊。大隊飛行員個個英勇奮戰,視死如歸。沈崇海以戰機撞擊日本軍艦出雲號而壯烈犧牲;閻海文因墜落日軍陣地,為免受辱而拔槍自盡;劉粹剛則獨立應戰而與敵人同歸於盡。高志航一人擊落六架敵機,首創殲敵紀錄。筧橋的英烈們首戰告捷。而後日軍又從空中來犯,高志航率戰鬥機從蘭州起飛,在周家口擊斃日本空軍將領原田浩後壯烈犧牲。



高橋赫一1906年(明治39年)11月29日在徳島県出生。旧制徳島中学校(現・徳島県立城南高等学校)より海軍兵学校56期で入校。

1932年(昭和7年),高橋赫一南郷茂章野村了介3人興奮的霞浦航空隊舉行編隊飛行往館山的畢業飛行,不料因為天氣惡劣,教官命令「飛行中止」。

高橋赫一等3人可不依,一生一次的畢業飛行被取消,不久,3架教練飛機悠悠地在烏雲中往館山飛,看到他們違抗命令的教官氣到眼睛睜的大大顆。

e0040579_255245.jpg


1941年(昭和16年)12月8日的珍珠灣攻擊時,高橋赫一擔任空母「翔鶴」飛行隊長,兼任「翔鶴」的九九式艦上轟炸機26架的第15攻擊隊的隊長,與

坂本明率領瑞鶴」的九九式艦上轟炸機25架的第一六攻擊隊的第二集體俯衝轟炸隊

、信号弾1発で村田重治率いる雷撃隊が展開行動を起こさないのを見て淵田美津雄は合図を見逃したと誤解しもう1発信号弾を発射、艦爆隊指揮官である翔鶴飛行隊長高橋赫一海軍少佐はこれを合わせて信号弾2発と誤解し先行した

根據計劃,淵田打一發信號彈表示突襲,打兩發即表示敵人有所準備,實行強攻。

在看到一發信號彈後,村田的魚雷機將開始向下滑翔。

與此同時,板谷茂少佐の率いる43機の制空隊的戰鬥機加速向前,控制領空。因此飛速較慢的魚雷轟炸機可以在沒有任何障礙的情況下徑直飛向目標,俯沖和高空轟炸機將緊隨其後。

但是如果日本人面前的敵人有所戒備,魚雷機將等到俯衝和高空轟炸機把美國炮火引向戰艦上空,再由戰鬥機掩護投擲致命的魚雷。

3點零9分,淵田確信可以突襲,便拿出信號槍,打出一顆信號彈。

但淵田發現,板谷茂少佐の率いる43機の制空隊所率領的制空戰鬥機隊毫無展開的跡象,無奈他又朝制空戰鬥機隊方向打了一發信號彈。

偏偏在這時俯沖轟炸機隊的高橋赫一發生了誤會,他認為是打了2發信號彈,便立即帶領俯沖轟炸機朝福特島和希卡姆機場猛撲下去。

魚雷轟炸機隊的村田目睹了所發生的一切,他雖然知道高橋赫一判斷失誤,但是別無選擇,為了擺脫高橋可能給他帶來的幹擾和妨礙,他只有率領其魚雷機隊以最快的速度沖向目標。

然而,高橋赫一還是趕在了前邊。這樣這場襲擊就是以炸彈攻擊而不是預定的魚雷攻擊開始。

淵田看到他和源田、村田如此煞費苦心制定的精確戰鬥計劃,由於沒有估計到的因素——人的誤差而落空,氣得咬牙切齒。然而,他很快就發現進攻的順序無關大局,成功已經在握。


對珍珠港有一些了解的朋友們, 想必都知道那位看到兩發信號彈,就直接帶領部下往下衝的那位隊長,也就是翔鶴的飛行隊長--高橋赫一少佐。

在珍珠港攻擊行動結束後不久,航艦部隊暫時回到日本的時候,高橋回到九州中津市的老家,這時他的第二個兒子武弘剛出生一個月,並且患上嚴重的肺炎。當時的醫藥技術不如現代,醫生拜託高橋到航空隊隊上拿一劑特效藥回來。(戰機機師在醫療與配食的待遇都比較好,以高橋身為少佐飛行隊長的身分,要拿一份特效藥並不會太難)

但是高橋的回答是:「那是為了天皇陛下的將兵的東西,如果是為了私人,即使只拿一份也是不可以!」當場拒絕了醫生的請求。不久後武弘就去世了。 高橋在武弘入棺的時候大叫:「下次也要生在我們家喔!!」

幾個月後的珊瑚海海戰中, 高橋帶領手下的機群前往攻擊美國航艦列克星頓號,不幸被美軍戰機擊落陣亡。 戦果確認と友軍機との集合待ちのため上空を旋回中、米軍のF4F戦闘機に撃墜された。戦
[PR]
by cwj36 | 2014-10-30 16:58 | 火之城

Bubble Pop

天氣不良,也是由於機體的故障,本領不足等被崇拜「戰神」飛起的自殺式攻擊機的其中一定數的東西不得不被迫降落·歸回事那個一個。陸軍福岡第六航空軍の参謀、その麾下の振武隊の隊員たち
的を果たせず引き返してきた特攻隊員たちは、帰還を許されず、再出発のための精神教育の施設に隔離・収容された 寮に入る前、倉澤参謀に
言われました。外出はおろか
手紙も電話も禁止され外部との
接触の手段の一切を断たれたのです。
つまりは監禁ということで
罪人扱いをされたわけですよね被痛罵的腰腿不出眾誠然被打了。據說朋友的其中不忍耐斷自殺的人也在。この振武隊編成表によって特攻隊員1276人中605人が生還していた(ただし、これは待機特攻隊分も含まれる)ことが明らかになる。
元第六航空軍 倉澤清忠陸軍少佐の証言「因為讓多的隊員出擊,對恨被看作沒辦法,因為也招致著遺族反感,不明白什麼時候被報復,夜晚也放心不能睡。到80歲為了自我防衛,往手槍裡裝實彈隨身攜帶,家手沒隔開軍刀。」

日本海軍因戰況急轉直下戰力被大量消耗,面臨急速增員需求,開始計劃動員殖民地青年加入海軍。因此,於1943年5月11日,由日本通過閣議,宣佈在台灣及朝鮮兩地同時實施「海軍特別志願兵制度」,並訂於該年8月1日正式施行。總計日方在台灣共徵募了六期的海軍志願兵,除第一期招募1,000名外,其餘二至六各期各為2,000名,共11,000名,戰死者560名大都是1.2期士兵。

台灣海軍志願兵由高雄海兵團結訓後,分別被派入駐守臺灣的各部隊,或被派遣到菲律賓、日本、新加坡、海南島等海外地區。

派往菲律賓的第一期台灣海軍志願兵中,有部份人員加入馬尼拉第三十一航空隊、三十一警備隊、或配屬駐守在民答那峨島的第三十二特別根據地隊之三十三警備隊等部隊。

1944年6月,日軍因菲律賓海海戰失利,馬里亞納群島隨之陷落,盟軍旋即於該年9月15日,登陸摩羅泰島(Morotai)、帛琉群島(Palau)等地,並於攻佔的島嶼建立航空及海軍前進基地。

自10月10日起,盟軍航空母艦部隊即發動持續長達一星期的空襲行動,以作為入侵雷伊泰島的前奏,空襲的主要目標為台灣(即前1944年10月12日至17日間,對台灣各重要城市實施空襲)、呂宋和琉球等地域。繼而在10月20日,登陸雷伊泰島,揭開反攻菲律賓的序幕。

由於馬尼拉遭受密集轟炸,入駐當地的部份人員陸續被轉往他地。例如第一期海軍志願兵陳火傳、黃東焜等人,在海兵團結訓後,被派入駐守於馬尼拉的第三十一航空隊,1944年10月中旬,盟軍登陸雷伊泰島之際,即隨著部隊移往印尼爪哇島(Java)。

據陳氏回憶在撤退過程中,第三十一航空隊前兩批出航的船隻均被盟軍潛艦擊沉,造成半數人員陣亡,第一期海軍志願兵彭錦輝也是其中的戰死者。[陳氏則隨第三批船團出發,途中亦遭受攻擊,其所乘之船先航向新加坡避難,再前往目的地印尼。

e0040579_2338810.jpg

李登輝過去曾接受日本「週刊新潮」記者的訪問時說他哥哥「岩里武則」的李登欽,被派到馬尼拉,在日軍從馬尼拉撤走之際戰死,

海軍志願兵となった李登欽さんは、記事が掲載された翌10月、高雄の左営にある「台湾総督府海軍兵志願者訓練所」に入所し、1944年(昭和19)4月には左営海兵団へ。そして7月には海軍の機関兵として南洋へ出発し、翌1945年(昭和20年)2月15日、ルソン島マニラ市で散華され「海軍上等機関兵 岩里武則」として靖国神社に祀られています。

e0040579_0173665.jpg

1944年11月10日凌晨,護國丸the Gokoku Maru事故
海軍徵用的商船改裝成特設巡洋艦的護國丸,
300名台灣海軍志願兵登船。驅逐艦響成為護國丸的護衛艦,由基隆啟航,前往目的地吳港。11月8日,響突然以旗語通知護國丸,船上爆發痢疾疫情,必須先至佐世保,會通知其他船艦前來護航,於是護國丸便獨自航行。同日,福島基地和大島燈塔監視哨都有發現敵軍潛水艇的報告,並由護衛艦擊沉其中一艘。9日,一架偵察機發出通知,在濟州島與朝鮮間有敵艦出沒,水野艦長當即下令改變航向,往佐世保前進。9日下午,兩艘接替響的護衛艦與護國丸會合,但因兩艘船的航速太慢,至晚上10時後,護國丸又成為獨自航行。護國丸除了以「之」字型的方式由台灣往日本前進,

護國丸航行至九州外海古志岐島燈塔(位於五島列島、宇久島東方,今長崎縣北松浦郡宇久町)海域附近時,

被魮魚號Barb發現護國丸沒有護衛艦,伺機準備攻擊。3點39分,魮魚號發射4枚魚雷,護國丸滿舵轉向閃過2枚,另2枚命中,船身立刻左傾並開始下沉。

事後清點船員名單,行蹤不明者計有包含指揮官水野孝吉在內的47名士官兵、60名船員、2名軍人、3名軍屬,以及212名台灣海軍志願兵,共計324人。這也是台灣海軍志願兵在戰爭中犧牲最為慘烈的一次。

事故發生後,日本海軍就沒有再將台灣海軍特別志願兵載離台灣的記載,一直到日本投降。據戰後統計資料,戰爭結束時在日本的臺籍軍人共有6,801人,其中臺灣海軍志願兵估計約有380餘名

1945年1月3日,盟軍海運部隊再由雷伊泰灣出發,該月9日在呂宋島仁牙因灣(Lingayen Gulf,位於馬尼拉以北110哩)沿岸登陸,至2月3日時盟軍已進入馬尼拉市區。[27]當年被派至馬尼拉海軍第三十一警備隊擔任機槍手的第一期台灣海軍志願兵田耀勳表示,進入部隊後不久,便被編入陸軍加美地(Cavite,位於馬尼拉西南方35公里處)分遣隊,派往戰線支援作戰,任務結束歸隊時,位於馬尼拉的本隊已遭盟軍攻佔。田氏回憶,當時步行10餘日,沿途沒有見到任何日軍,最後才找到已退至山區僅剩不到千人的海軍殘部。

由此可知,駐防馬尼拉的日軍,除已事先撤離的單位外,其餘留守的部隊亦抵擋不住盟軍猛烈進攻。1945年3月中旬過後,馬尼拉港已經可供盟軍船隻使用,此時呂宋島上殘餘的日本軍隊退入山區,分裂為無組織的小群,受到菲律賓游擊隊和盟軍部隊的追剿,盟軍自此已獲得菲律賓的戰略控制。

其後,盟軍展開對呂宋南部的清剿工作,並掃蕩雷伊泰以南的島嶼,欲在的民答那峨西南的三寶顏半島(Zamboanga Peninsula)南端沿著蘇祿群島(Sulu Archipelago)建立安全的航空基地。

日本海軍第三十二特別根據地隊第三十三警備隊,為當時駐守民答那峨島的部隊之一,位在三寶顏的本隊約有1,200人,另有分駐於蘇祿裘洛島(Jolo)、塔威塔威(Tawi-Tawi)、巴絲蘭(Basilan)等3個派遣隊共650人。

1945年3月8日,盟軍向民答那峨島三寶顏半島推進,10日在砲擊的掩護下登陸。

隸屬該隊的第一期台灣海軍志願兵張丁福、劉智榮即曾參與抵抗盟軍的登陸作戰,而張氏指出至3月底時,部隊便已被盟軍打散。

由於日軍各陣地遭受盟軍熾烈的炮擊,當地駐軍在3月22日撤退,6月30日盟軍宣告在民答那峨的任務完畢,大規模的戰鬥亦至該日後停止。此時民答那峨島上殘餘的日軍均已遁入山區,隨後因饑餓和疾病造成大量人員死亡。

據統計,在太平洋戰爭期間日本於菲律賓派駐約17萬人的軍隊,戰爭結束時只有5萬人倖存,人員傷亡數字突顯了菲律賓戰線的慘烈戰況。派遣至菲律賓戰區的台灣海軍志願兵,共有157人戰歿,僅就菲律賓戰線的戰亡人數,即占1,000名第一期台灣海軍志願總人數約15%。

台灣海軍志願兵有戰鬥力,以第一期台灣海軍志願兵劉智榮、張丁福所屬50名第一期海軍志願兵的第33警備隊為例,原由1,200人組成的部隊,戰後只有193人生還,其中50名人最後僅23人生存。

僅此單一部隊便逾半數陣亡,反映出台灣海軍志願兵中被派遣至東南亞戰地,尤其在菲律賓戰線者的慘重犧牲。


台灣海軍志願兵之中,亦有人員被派入在台灣的各震洋特攻部隊,並擔負後勤的整備工作。例如第五期海軍志願兵鄭星德被派至海軍第二十五震洋隊。同為第五期的陳金村,則被派入駐紮於高雄的第二十一震洋隊整備班。投入臺灣本島的防禦作戰四期海軍志願兵水兵結訓後更悉數編入陸戰隊
[PR]
by cwj36 | 2013-06-08 20:20 | 火之城

徐蚌會戰(即淮海戰役)後,解放軍準備大舉南下,「打過長江去,解放全中國!」口號響徹雲霄。当时的国民党军官许锡缵就是获取长江防御计划的主要地下工作者之一

國軍認為若解放軍強渡長江,可以憑藉海、空軍優勢在長江遮斷解放軍後續渡江部隊,集結在(南)京、滬、杭等要點的部隊可憑藉鐵路、公路以及水路迅速機動至解放軍渡江戰場達到將其殲滅的目的。

利用這段時間整訓士氣低落二線編練兵團。

湯恩伯擔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部總司令,負責統一指揮蘇南、皖南、浙江等地防禦,直接擔任長江防禦的是18個軍,


湯恩伯倚靠日本人從中國審判戰犯軍事法庭審判時期就開始,當時湯恩伯任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時請教拘禁中的日本侵華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官岡村寧次如何固守長江天險,岡村寧次根據自己長期以來對長江下游軍事要地的研究,操起教鞭在地圖上,指指點點,滔滔不絕地陳述了有關防守長江的意見。

湯恩伯頻頻點頭,他的參謀人員,則一一用筆記下。談話約1個小時。

1949年元旦,湯恩伯攜帶禮品,向岡村寧次祝賀66歲生日,並再次與之交換了關於江防的戰略戰術。1949年1月21日蔣介石下野後,李宗仁接任代總統就開始向共產黨展開[求和]的動作,進而想達到[隔江而治]南北朝再現的目的

從宜昌至上海間共約1800公里,一共部署115個師約70萬兵力,
全部防線共分兩段,中間以江西省[湖口]為界,西段防線從宜昌到湖口1000多公里,由白崇
禧集團40個師約25萬兵力防守,東段防線湖口往東至上海間800多公里,由湯恩伯集團75個
師約45萬兵力防守,另外在江面上出動海軍第二艦隊全部及第一艦隊的一部共26艘軍艦56
艘炮艇,組成長江艦隊,由海軍副司令林遵指揮,沿江往返巡視,空軍則出動第四軍區所屬
各型飛機58架,支援作戰,整個長江防線雖號稱[銅牆鐵壁],但也暴露出國民黨將部隊集中
放置於南京.上海京畿所在的長江中下游,而忽略了長江上游的重要性,如此決策在國民黨
內部發生嚴重的衝突,國防部作戰廳長蔡文治與湯恩伯近而發生了嚴重爭執,湯恩伯出示
了蔣介石手諭,蔡文治不得不聽從,蔣介石將大軍集於京畿一帶,最主要目的是要確保上海
中央銀行庫存黃金和重要物資能安全的運送至台灣。



1949年4月20日18時,解放軍第三野戰軍第7、9兵團組成的中線集團率先發起渡江作戰,21時,第9兵團第25、第27軍和第七兵團第24、第21軍組成的第一梯隊渡江登陸,標誌渡江戰役正式「打響了」。

1949年4月21日夜,解放軍第二野戰軍和第三野戰軍以木帆船為主要渡江工具,開始強渡長江,實施有重點的多路突擊的方法,一舉越過湖口至江陰間的長江防線,解放軍登上灘頭陣地,突破國軍防禦,國軍的多次反擊被打退。解放軍先後爭取了國軍江陰要塞守軍和中華民國海軍第二艦隊倒戈,控制了江面,從灘頭向縱深發展,多路穿插分割國軍防線。

不過,江陰要塞叛變,湯恩伯狼狽而逃....

[京滬鎖鑰]之稱的[江陰要塞]譁變後,全區就籠罩在共軍的炮火之中,此時英國的[紫石英號]等艦從
上海駛來,協同國民黨海軍艦隻企圖阻止解放軍過江,經反擊,被擊傷擱淺於鎮江附近,沒
多久林遵率長江艦隊[起義]投共,長江東線國軍陸續潰退,至4月22日夜,人民解放軍三個
集團過江的部隊已達30萬人,並且迅速向縱深地帶猛進,國民黨軍不戰而潰,人民解放軍
渡江部隊對蕪湖.南京.鎮江地區的國軍構成了鉗形夾擊之勢,湯恩伯向蔣介石報告後,立
既下令放棄南京,兵分兩路紛往上海.杭州兩地撤退,往杭州一路撤退的國軍共有七個軍,
沿途被共軍不斷襲擊,以至潰不成軍,連同別路南逃的國軍,在解放軍三個圍殲戰中,共被
圍殲了20多萬部隊,共軍部隊直打到閩浙邊區才稍微停頓。

國民黨的長江防線經不起共軍的考驗,維持不到短短三日既全面潰絕,整個江防部隊被殲滅了20多萬人,損失過半,約有20萬軍隊退守上海,其餘4萬多人散進閩浙一帶,國民黨江淮一帶只剩上海孤城一座。

第三野戰軍第8兵團所屬第35軍占領總統府24日晨,毛澤東為新華社撰寫新聞,宣布國民政府「已於昨日宣告滅亡」[14][15]。南京市人民政府後來將4月23日定為「南京解放紀念日」。

中華民國政府被迫放棄南京,京滬防線由南京轉移至上海,當時國軍連連戰敗,鬥志全無,但是駐防在上海月浦一帶劉玉章率領的52軍發揮以寡擊眾的高度戰力,只以15個連的兵力,硬頂住解放軍第三野戰軍10兵團28軍,29軍排山倒海般的攻勢,結果創造了國共內戰後期少有的勝戰-「月浦大捷」。

湯恩伯在祝捷大會上說道:「月浦大捷證明國軍在上海修築的陣地是銅牆鐵壁,堅守陣地的部隊是國軍中最精銳的部隊,裝備精良,士氣旺盛,共軍這一次並不是戰無不勝,第52軍前方大捷說明只要我們團結一致,就有信心確保上海安全!」

但是劉玉章與第52軍的戰術勝利無法扭轉中華民國政府戰略上的失敗,上海戰役在5月27日以共軍勝利收尾,第52軍以海運撤至舟山。

湯恩伯指揮京滬杭警備總司令部主力8個軍(第21、第51、第52、第54、第75、第123軍守浦西,第12、第37軍守浦東)退守上海,並以中華民國海軍海防第一艦隊和空軍協助防守。

防禦重點在於吳淞、高橋與上海市區,保障出海通路。解放軍渡江戰役總前委計劃以第三野戰軍第10(第26、第28、第29、第33軍)、第9兵團(第20、第27、第30、第31軍)8個軍發起上海戰役,同時,第三野戰軍第7兵團繼續向浙江進軍。

共軍包圍上海整整一星期,5月24日晚上,國民黨軍指揮官湯恩伯下令,讓蔣介石嫡系的52軍先上船,留下21師接替防務,來面對共軍的強力攻勢。

25日,國民黨228屠臺派遣軍21師師長王克毅丟下部隊,逃了!

21師被棄留在戰場上,大部份被殲滅,26日解放軍包圍21師所剩無幾的殘部,倖存的士兵列隊投降。

「人民解放軍橫渡長江,南京的美國殖民政府鳥獸散。」
[PR]
by cwj36 | 2012-05-23 10:52 | 火之城

ATSUSHI-我願意

e0040579_22231565.png朝鮮曾在古代長期自稱「小中華」,朝鮮王朝《成宗實錄》稱:「吾東方自箕子以來,教化大行,男有烈士之風,女有貞正之俗,史稱小中華」。

代表朝鮮不敢僭越中國天子,才自稱「小中華」(意為「中華第二」)而不自稱「中國」(中國意為「中心之國」,

16世紀時朝鮮人接受儒家文化是社會的主流文化,深受辨別夷夏、吃人的禮教與嫡長子繼任制度影響,視日本為「禽獸之國」,女真為「夷狄」。

據說日本為「禽獸之國」乃因豐臣秀吉竄了主家織田氏,違反君臣倫常,男女還共浴,故為禽獸之國。

朝鮮被廢黜的所謂「暴君」光海君李琿,他是朝鮮宣祖的庶二男、後宮恭嬪金氏之子庶長子是臨海君李珒

光海君李琿就深儒家文化之苦,壬辰倭亂期間光海君受命權攝國事,擔任撫君司代替宣祖赴前線撫軍,表現出色,得到許多義軍領袖和百姓的支持領導抗日有功。

他老爹宣祖14年來一直向明朝申請冊封世子,而明廷5次拒絕冊封光海君,明朝以駁非嫡又非長子駁回,這在朝鮮歷史上史無前例,令光海君顏面盡失。

繼位後,大明禮部仍拒絕冊封光海君為朝鮮王。

在禮部的詢問下,使臣李好閔聲稱庶長子臨海君患有精神疾病,自願讓位於光海君

明朝禮部於是派遣了2名使臣親自前往漢陽拜訪臨海君求證。朝鮮使用大量白銀賄賂了使臣,終使禮部同意冊封。

光海君為穩定王權殺死兄弟臨海君、臨海君、永昌大君。軟禁仁穆大妃。這在中國、土耳其皇家歷史上骨肉相殘,是很平常的事,明朝明成祖也是殺姪子奪權的傢伙。

豐臣秀吉於1592年發動侵朝戰爭,戰後結束,朝鮮廢墟千里,十室九空,李家封建國家已經處於崩潰的邊緣。

由於戰爭的消耗,國家已提供不出宮室和各級官府的所需費用,便把部分土地的收租權賜予王子和公主,謂之宮房田;又允許各級官府自行屯田,謂之衙門田。這就造成權貴瘋狂擴張土地,自耕農的土地迅速減少,動搖了朝鮮封建社會的經濟基礎,李朝統治逐漸衰落下去。

光海君即位,立即在京畿實施“大同法”。過去,朝鮮王朝以戶數為征稅依據,大同法實施後,改以土地面積征稅,將收益與納稅直接結合。簡而言之,豪族、官僚等大地主,負擔的稅額最高,而過去遭受兩班官紳橫征暴斂的小戶農民,則因此而獲得解救。大同法增加朝廷財政收入,紓解了民困,卻打擊了兩班貴族的利益。雖然遭受官紳的大力抵制,光海君仍然堅持大同法,此後又經過整整100年的不懈努力,大同法才最終在全國範圍內施行。而當年大同法的試驗地是大地主集中的京畿,光海君所承受的壓力自然不難想見

由於大同法按照土地面積征收稅米,當然減輕了無地或者少地的農民的負擔,但對地主階級而言,卻減少了土地收入,故而強烈抵制。朝鮮大同法從1608年開始推行,整整經過100年時間,直到1708年才逐漸推廣到全國對此,李朝統治者朝鮮仁祖(1595年-1649年),推廣實施了大同法。


民政では大同法を導入するなどの改革を行い、戦乱で疲弊した国内の建て直しを図った。→得罪貴族
従来の貢納制は貢納請負業者の中間搾取など幾多の弊害があったので,貢物を米穀で統一して徴収する大同法が李栗谷らによって主張されていた。


在外交方面,1609年光海君與日本江戸幕府和議,簽署己酉約条,朝鮮士大夫認為與禽獸仇敵的日本和議,真是不仁不義,江戸幕府篡奪豐臣政權,君臣不義,禽獸啊禽獸啊


e0040579_23334774.jpg

對正在崛起的女真「夷狄」,光海君擬採等距外交,對明朝與大金(後金)國都保持友好的兩面外交,這對夾在兩大強權中,最為有利,但朝鮮士大夫不忘明神宗「再造之恩」,認為應該站在明朝那邊,怎可與「夷狄」交好。「大小中華」應聯手抵抗女真「夷狄」

此時的女真尚未對世仇朝鮮發起報複,然而朝鮮卻不可避免地遭戰火殃及。

明廷向朝鮮光海君頒下旨令,命朝鮮君臣「簡練兵馬,聽候調發「。只是,此時的朝鮮朝廷已經無法以成化年間的矯健姿態,毅然派兵協助明朝鎮壓女真。

光海君接到調遣的命令,表面上稱「今值王師大舉,願執殳前驅」,而實際上卻極不情願拿苦心經營的少數軍隊在異國的土地上放血。

另一方面,敏銳的光海君不可能沒有算計過後金崛起的可能性,靈活處理今後在後金與明朝之間的傾向,理應是影響出兵決策的重要因素。

(「再造の恩」)局光海君は姜弘立を将軍として軍を送り出した。しかし1619年、明の後金討伐軍は後金軍に大敗し(サルフの戦い)、後金軍に包囲された朝鮮の援軍は降伏して捕虜となった。この後、朝鮮と後金は互いに国書を交わすこととなり、光海君は明と後金の双方との外交関係を維持する中立外交政策を採った。與夷狄和議

朝鮮國內輿論激憤,姜弘立等降將為千夫所指,降將的家眷被拘押。

光海君回書努爾哈赤,稱“明與我國有如父子”、“蓋大義所在,不可拒也”,但願意與後金“各守疆圉,複修前好”。

後金與朝鮮之間進行多次書信交涉,後金暫時無暇發動對朝鮮的攻勢,大力籠絡朝鮮使其中立,光海君則表面多次申明與明朝的宗藩之誼,實質按兵觀望。

朝鮮與後金的來往引起明廷的疑心,光海君則急忙派出使臣辯誣,駁倒明朝徐光啟向朝鮮派遣監護的主張。光海君左右逢迎,使朝鮮有驚無險地渡過了明、金相爭的關頭。


從朝鮮外部作宏觀觀察,可以發現光海君的外交策略頗合時宜。

薩爾滸戰役後不久,後金順勢占據明朝遼東的大片土地,朝鮮與明朝的陸路聯系被徹底隔絕。

西元1621年,後金軍攻陷瀋陽城,至此,遼東的遼陽、沈陽兩大重鎮全部淪陷,明朝在關外遂無有效的控制可言。

不過,光海君注定與時代格格不入,他務實穩健中立的立場,也引起群臣的不滿。帶來一連串的不良影響,對夷狄妥協的態度直接動搖了光海君政權的正統名分。

與此同時,光海君在國內的種種政治,結果毀譽參半。大北派的存在,通過與那個無言的壓力各種各樣的干涉不按照光海的意的決定屢次也被進行了。

仁祖反正
西元1623年3月12的晚上,本來失勢的西人黨發動政變,1300名逆反之眾從東北入漢陽城,訓練都監的2000名士兵倒戈相向,兵不血刃地推翻了光海君的政權。叛亂主謀綾陽君李倧登基,是為「仁祖」

仁祖以仁穆大妃的名義下頒布懿旨,宣判光海君的罪行,冠以「戕兄殺弟」、「幽廢嫡母」、「忘恩背德」、「 輸款奴夷」等36の項目に達する自らの罪名,

《朝鮮王朝實錄·光海君日記》187卷, 15年3月 14日
大王大妃命廢王, 爲光海君, 祬爲庶人, 策命今上嗣位。 其敎曰,昭聖貞懿王大妃若曰: 「天生烝民, 樹之後辟, 蓋欲使敍彝倫、立經紀, 上奉宗廟, 下安黎庶也。 宣祖大王, 不幸無適嗣, 因一時之權, 越長少之序, 以光海爲儲貳。 旣在春宮, 失德彰著, 宣祖晩節, 頗有悔恨, 及至嗣位之後, 反道悖理, 罔有紀極。 姑擧其大者, 予雖不德, 祗受天子之誥命, 爲先王之配體, 母儀一國, 積有年載, 夫爲宣廟子也者, 不得不以予爲母, 而光海聽信讒賊, 自生猜隙, 刑戮我父母, 魚肉我宗族, 懷中孺子, 奪而殺之, 幽廢困辱, 無復人理。 是蓋逞憾於先王, 又何有於未亡人? 至戕兄殺弟, 屠滅諸姪, 㩧殺庶母, 屢起大獄, 毒痛/痡無辜, 撤民家數千區, 創建兩闕, 土木之功, 十年未已。 先朝耆舊, 斥逐殆盡, 惟姻婭、婦寺逢惡從臾之徒, 是崇是信, 政以賄成, 昏墨盈朝, 輦金市官, 有同駔驓。 賦役煩重, 誅求無藝, 民不堪命, 嗷嗷塗炭, 宗社之危, 若綴旒然。 不唯是也, 我國服事天朝, 二百餘載, 義則君臣, 恩猶父子。 壬辰再造之惠, 萬世不可忘也。 先王臨禦四十年, 至誠事大, 平生未嘗背西而坐。 光海忘恩背德, 罔畏天命, 陰懷貳心, 輸款奴夷, 己未征虜之役, 密敎帥臣, 觀變向背, 卒致全帥/師投虜, 流醜四海。 王人之來我國, 拘囚覊縶, 不啻牢狴, 皇勅屢降, 無意濟師, 使我三韓禮義之邦, 不免夷狄禽戰之歸, 痛心疾首, 胡可勝言? 夫滅天理、斁人倫, 上以得罪於皇朝, 下以結怨於萬姓, 罪惡至此, 其何以君國子民, 居祖宗之天位, 奉廟社之神靈乎? 玆以廢之。 綾陽君某, 宣祖大王之孫定遠君某第一子也, 聰明仁孝, 有非常之表, 宣廟奇愛之, 養於宮中, 命名之意, 厥有微旨, 憑幾之際, 握手歔唏, 屬意深重, 異於諸孫。 今者奮發大義, 討平昏亂, 脫予囚辱, 復予位號, 倫紀得正, 宗社再安。 功德甚懋, 神人所歸, 可卽大位, 以繼宣祖大王之後, 冊夫人韓氏爲王妃。 故玆敎示, 想宜知悉。」


光海君被西人黨羞辱後被當場用石灰熏瞎了雙眼,並將光海君貶為庶人,流放至江華島,1627年因後金入侵,移置喬桐島,1637年再次因後金來犯,移置濟州島。


e0040579_22195989.jpg

1641年,光海君在流放地逝世,享年67歲。

而世子李祬和世子妃在「仁祖反正」後,則被流放江華島。不出一年,忍受不了屈辱的流放生活,多次自殺未遂的李祬夫婦從親手挖的地道中潛逃被捕,3天後就被“念及親情”,“大恩大德”的堂兄弟——朝鮮仁宗法外開恩,奉旨自縊了,賜自盡,光海君一脈斷絕。

數月之後,失子之痛和流放的艱辛又帶走了光海君的王妃柳氏(被廢降級為「文城郡夫人」)。

仁祖登位後掌權的西人黨卻支持宗主國明朝對抗滿清,拒絕與後金互市,斷絕了大金貿易收入來源。1627年滿清面對明朝與朝鮮的夾擊,決定向較弱的朝鮮開刀。清天聰元年皇太極與貝勒阿敏親自領兵入侵朝鮮,史稱丁卯胡亂,朝鮮軍隊不敵清兵,仁祖與群臣逃往江華島,結果朝鮮與滿清議和,約為兄弟之邦,朝鮮並向滿清歲貢。

丁卯胡亂發生時,擔心光海君被清人利用,東山再起,仁祖讓年老多病的光海移置喬桐島,

由於朝鮮不滿,依舊不臣服,皇太極於1636年再次派兵入侵朝鮮,韓國稱為丙子胡亂,清兵勢如破竹,直搗朝鮮首都漢陽(今首爾),仁祖逃至南漢山城被清軍所圍,訂下極其苛刻的和約,朝鮮成為滿清的藩屬國,與明朝斷絕關係,

1637年最終將光海君發配到了萬頃蒼茫中的孤島濟州。

4年後1641年,這位一生多爭議的君王在貧病中離開了帶給他巨大權勢和更其巨大的痛苦的塵世,走完了跌宕起伏的多舛人生。

墻上留下“故國興亡無處問”的詩句,聞者無不唏噓。

遺言要葬在母親成陵。

e0040579_22122744.jpg


京畿道的东北部南楊州市の真乾面松陸里に位置している。史跡第363号に指定されている。妻子柳氏

朝鮮二戰結束恢復獨立後則開始注重本土化、同時也積極現代化,中國文化的影響力逐漸沒落。如首都的中文名稱更從原來的漢城改為首爾(韓文「서울」的音譯),並且逐步棄用漢字。
[PR]
by cwj36 | 2012-03-31 14:08 | 火之城

历时156天



断作戦
e0040579_558195.png1944年4月,蔣介石頭決斷再出兵緬甸,5月11日夜半,以衛立煌為總司令官率領16個師組成中国軍雲南遠征軍,渡過怒江發動清除阻斷滇緬公路的日軍(滇西緬北戰役)。日军司令部意识到龙陵一发而动全局的重要地位,决定放弃缅北战线,抽调战略预备总队的第二和第四十九师团增援龙陵的日军第五十六师团。在解除了龙陵周边的危险后,于8月26日发动了旨在击溃公路沿线我军,解救松山、腾冲之围,继续巩固被切断的滇缅公路的代号为“断作战”的进攻战。

于是,在“断作战”未提出前,松山祐三向第三十三军提出强烈意见,要求第五十六师团率先投入作战,先解龙陵之 围,然后贯穿突破到松山;待第二师团到达后,尾随在后面扫荡残敌就是了。但是,第三十三军担心第五十六师团孤军作战,救援不成反陷进去被吃掉,一直没有采 纳他的意见,仍令其研究与第二师团并肩作战的攻势要领。
守備的雲南的日本第56師團,凝固騰越,拉孟,平戛,龍陵等地的要衝果斷的反擊,但是中國軍以壓倒性的兵力包圍了各地的守備隊。

1944年7月「断作戦」(威作命甲第101号)是日本陸軍在英軍和中國軍的攻勢而丟失緬甸北部之後,日本大本営作戦班長與支那派遣軍總司令部第三課長参謀兼任第33軍参謀辻政信大佐為持續遮斷英美對中國的物資援助管道援「援蒋ルート」滇緬公路的中國雲南省作戰計劃。

1943年11月24日,辻政信以支那派遣軍司令官畑俊六大將的名義,在浙江奉化溪口鎮舉行了一次公祭蔣母的儀式。対蒋介石政権講和を東條に進言、辻自らによる重慶乗り込み講和交渉しようとしたが陸軍首脳の反対にあい講和は失敗した。

辻政信以個人名義對水上源藏少將發出死守密支那命令,水上指揮步兵第114聯隊在密支那與中美聯軍展開死戰直到1944年8月3日被攻陷為止。水上獨自將死守命令壓下,下令殘存的守軍突圍撤退,水上本人則在部下全部撤退後舉槍自盡。水上的副官回到軍團司令部準備報告戰況時,辻政信一邊大罵「不是叫你們死守嗎?為什麼你們還有臉回來!」一邊痛毆他,最後是在旁的其他師團長看不下去而制止

辻は状況報告をしようとした水上の副官を「死守せよと言ったのに、おめおめ生きて帰りおって」とすさまじい勢いで殴打した。あまりにも激しい暴力で居合わせた師団長が止めに入るほどだった。既に第15軍が壊滅して劣勢の日本軍であったが、15倍の英印軍、および米式装備の中国軍に対する遅滞戦闘を実施した。


中國第一次

為堅持阻斷滇緬公路,日本緬甸方面軍將第18、第56師團組成為「第33軍」以反撃雲南遠征軍。並派遣第33軍救援在雲南的日本第56師團各處的守備隊。歩兵第113連隊の主力を拉孟に、同連隊第3大隊を龍陵に、歩兵第148連隊を騰越に配置した。

日軍33軍團第56師團團長松山佑三,參謀長川道高士雄親臨龍陵指揮。56師團146聯隊一部,148聯隊第3中隊,18師團114聯隊一部,229聯隊一部,56工兵連隊,56炮兵聯隊共8千多日軍作戰于龍陵。戰略對峙期間,日軍田島大尉進駐龍陵,組閣龍陵縣僞政府,任趙鵬程爲僞縣長。

龍陵にいたのは、日本軍、第53師団(安兵団)の一部と、第56師団の主力、第2師団(勇兵団)でした。

在中國遠征軍分路進擊松山、騰沖的同時,負責右翼攻擊任務的宋希濂第11集團軍即從第2軍和第71軍中抽出精銳部隊,共同組成突擊隊,繞過松山側翼直插龍陵,

於6月6日兵分三路向駐守龍陵縣城一線的日軍發起了猛烈進攻,經過兩個晝夜的激戰,截斷了龍陵與芒市之間的公路聯繫,並肅清了龍陵城外大部分據點中的據守之敵。

6月8日晨,第71軍87、88兩師主力部隊開始向日軍重兵防禦的龍陵東南郊敵陣進擊,力圖搶佔猛嶺坡,日軍也拚死搶奪被遠征軍攻佔的陣地,異常激烈的戰鬥打成了拉鋸戰,猛嶺坡陣地9次易主,

第88師263團最終以團長傅碧人負重傷、全團官兵傷亡500多人爲代價,直到下午5時才將該陣地完全攻克。

此後兩天中,遠征軍將士在猛嶺坡大捷的鼓舞下,分路向龍陵城外的日軍發起猛攻,87師攻克赧場、大壩、文筆坡和龍陵老城,克復龍陵以東的公路要點;88師攻克廣林坡、老東坡、風吹坡、三關坡;新33師攻克雲龍寺。

到6月10日,龍陵城郊的所有高地都被遠征軍克復,三個師的雄兵對城內日寇重重圍困,攻城在即,殘餘日軍只得退回到城內堅固工事中負隅頑抗。 

眼看在龍陵苦心經營的核心據點即將失守,週邊日軍立即組織大股力量增援,一心解龍陵之圍。

6月13日,正當遠征軍著手攻打龍陵縣城之際,駐守騰沖宫原大队(第一四八联队第三大队的2000多名日軍南進馳援龍陵,駐守芒市的1000多名日軍也沿滇緬公路北上,駐守象滾塘的500多名日軍也急速東進龍陵,同遠征軍發生了激戰。

在日軍精銳部隊大軍壓境的情況下,遠征軍第71軍主力部隊被敵軍從中截斷,腹背受敵的87師傷亡慘重、險遭覆沒。


迫于情勢,遠征軍只得於16日退回到城郊一線,保存實力準備再戰,遠征軍首攻龍陵因此功敗垂成。

老蒋打电话来说,你们已经得到了龙陵,为什么不守住?必须反攻龙陵,完全攻克。如果你们继续放弃,要军法从事。”蒋介石电令:“饬长官部追查放弃龙陵系何人下令。”

第87师师长张绍勋急了,竟开枪自杀一枪打偏了,没死。”陈宝文说:“宋希濂(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去看张绍勋,把他送到后方去医治,让第八十八师副师长黄炎接管第八十七师,同时又调特务连到勐冒村的大桥上架起机关枪,防止部队向后退。”

從6月16日夜起,駐守在龍陵縣城附近各據點中的5000多名日軍經常在坦克的掩護下,沿滇緬公路兩側向遠征軍發起突襲,雙方傷亡都十分慘重。迫于情勢,遠征軍只得於16日退回到城郊一線,保存實力準備再戰,遠征軍首攻龍陵因此功敗垂成。

e0040579_2304767.jpg


蚌渺会战

二十二日,在缅北指挥中美联军作战的史迪威迭电要求追查“失守”龙陵责任者,被逼得大为恼火的蒋介石,给保山 远征军司令长官部发来严电,并在卫立煌的名字后面挂上了宋希濂、霍揆彰两个集团军总司令,内云:「……以优势兵力进攻弱势之敌,不特进展迟缓,且龙陵竟因 少数敌之反攻得而复失,实有损国军荣誉」,并明令「如有作战不力,着由卫长官依法严惩」。

在此危急关头,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严命第十一集团军总 司令宋希濂集结主力,全力反击黄草坝正面的日军,必须确保黄草坝一线,不许后退半步!

意识到事态严重的宋希濂紧急调整部署迎敌:令第八十八师确保龙陵东南 既得据点;以第八十七师控制于黄草坝及其西南公路两侧高地,第六军新三十九师两个团及第七十一军搜索营担负其右翼警戒;

同时令第二军军部及其第七十六师主 力位于蚌渺附近,协同第八十七师侧击龙陵东犯之敌。

六月二十六日深夜下达的第二一七号作战命令,松山祐三将这次攻击命名为“蚌渺会战”,称:

  “一、此次蚌渺会战系对敌第十一集团军主力决战;

“二、兵團以舉全力獲此一戰之決勝,一舉解決今後之作戰。各隊應覺悟,蚌渺會戰之勝敗,攸關兵團之存亡,務竭死力向勝利之途邁進;

  “三、松井部隊代表龍兵團(第五十六師團代字)之命運,應於敵主力集結之前,迅速擊滅當前之敵。”

  總之,松山祐三這次是不惜孤註一擲,冀望第五十六師團生死存亡於所謂“蚌渺會戰”。

為此,他從芒市親臨龍陵督戰,並且在作戰命令最後一條特別註 明“余在龍陵”,令全線日軍壓力頓增。而遠征軍已毫無退路,只能在此戰求得決定性勝利,可以說成敗利鈍,在此一舉,所以戰鬥慘烈自不待言。

第71軍遭到擊退

第五十六师团长松山祐三听了返回的川道参谋长的汇报后,半晌无语。“知道步兵战斗力已达极限,遂决意停止攻击,命令各部队秘密与敌脱 离,返回龙陵”。

  七月二日夜,松井秀治沮丧地率日军悄然撤出阵地返回龙陵。经清点部队伤亡惨重,有的中队已减员至不到二十余人。{63}那一刻,松井已经预感到,也许再也没有机会挽救松山的——拉孟守备队了。


中國第二次圍攻

7月13日,第71軍又集結了87師、88師、榮譽1師、新28師、新39師五個師的30000兵力,從東、北、南三面向龍陵縣城一帶的日軍據點發起第二次圍攻,再度佔領了赧場、長嶺崗、猛嶺坡、廣林坡、三關坡等日軍陣地,控制了龍陵至芒市、騰沖的公路。

但因松山尚未克復,各類軍需物資無法通過滇緬公路運抵軍中,造成圍攻龍陵的部隊給養困難,

八月二十三日傍晚,小室鐘太郎向第五十六師團發去電報,稱:“龍 陵連日來日夜遭受優勢之敵空、地協同猛攻,即使奮戰,也只能再堅持兩天

8月26日 師団長は芒市に到着市、第56師団の松山中将と連絡を取った


且日軍爲了儘快打通芒市至龍陵的公路,向龍陵增派了第56師團、第2師團主力15000多人,向遠征軍發動了瘋狂反撲,在敵人炮火的猛烈攻擊下,駐守龍陵城外的新39師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37師也遭受重創,其死守陣地的117團3營將士全部殉國,不少陣地重新陷落敵手。

日军依靠城内的地堡,与中国军队展开巷战。爆破筒经过一个月血战,远征军将城内日军逼退至城南一角。

8月26日深夜,从缅北秘密转移至芒市的日军第二师团加上第五十六师团主力共15000余人,突然向龙陵外围远征军阵地发起猛攻,日军的疯狂反扑下,驻守龙陵城外的远征军新三十九师所剩官兵不到百人,新三十七师死守阵地的一一七团三营官兵全部殉国。

八月三十日,辻政信大佐在芒市起草下達了“第三十三軍攻勢命令”,要旨為:

  一、拉孟、騰越、平戛各守備隊面對優勢之敵的長期猛攻,仍孤軍死守陣地。又,龍陵守備隊自八月中旬以來,正遭受來自拉孟、平戛之敵的重壓;

  二、軍決定迅速擊破龍陵周圍之敵,前出到怒江一線,首先救出拉孟守備隊,繼而營救騰越、平戛守備隊……

  為此,除了原有的第五十六師團外,還將曾在瓜達卡納爾島遭美軍重創、剛轉隸到緬甸方面軍的第二師團{68}調了過來,再加上第四十九師團的一部為預備隊,拼湊出約十五個步兵大隊及部分炮兵,共計約兩萬兵力,開始在芒市集結。

  辻政信要求:九月三日拂曉攻勢開始。
第五十六師團長松山祐三對此心知肚明,連日來不斷收到松山、騰沖的告急電報,讓其焦頭爛額。而遲遲不能到達戰場的第二師團,更是讓他惱火。他感 到,按辻政信的作戰計劃,等第二師團到達後再行並肩發起攻勢,肯定為時已晚。況且第二師團是以支援的立場來參戰的,而第五十六師團是急於“從火中救出愛子 ”而作戰,此時與其說需要兵力,不如說更需要“感情”投入和把握戰機。他深信,像營救拉孟、騰越這樣困難的作戰,沒有“血緣關系”的部隊是辦不到的。


8月30日 「第2師団は右一線となり、公路(芒市-龍陵-拉孟)東側小松山南地区において攻撃準備し、

9月 1日  勇)竜稜に勇兵団と龍)兵団の援軍到着 雲南遠征軍に攻撃開始し、一進一退のすえ敵を撃破

9月3日より龍陵東側の敵を撃破し龍陵東北側に進出すべし」
歩兵第29連隊(三宅健三郎大佐
歩兵第16連隊(堺連隊)はかろうじて二山の一角を占領した。


9月10日,中国军队被迫再次放弃龙陵县城与城外据点。

因將士傷亡慘重,遠征軍只得於9月10日再度退回到龍陵城北近10公里的赧場一帶堵擊,第二次進擊龍陵宣告失敗。

第3次

9月7日,第八军攻克松山;9月14日,第二十集团军攻克腾冲。为早日拿下龙陵,蒋介石下令机械化部队第五军第二○○师从昆明火速开赴龙陵前线。

  9月中旬,中國遠征軍圍攻松山、騰沖的戰鬥都取得了全面勝利,左、右兩翼主力部隊相繼彙聚龍陵。松山腾冲日军残余全数被歼。中国远征军几乎全部正向龙陵开来……

時逢8月22日,蔣介石將宋希濂調離龍陵到重慶受訓,原因是蔣介石在重慶已發佈龍陵光復的新聞,結果殘敵尚未肅清。

宋希濂職務由副總司令黃傑將軍代理,遠征軍對圍攻龍陵的戰略進行了調整,一面進襲龍陵至芒市之間的交通陣地防止敵兵增援,一面集中了10個師的強大兵力,

10月29日拂晓,远征军集中近10万人,在300余门大炮与美军飞机的配合下,对龙陵县城发起第三次总攻。

本来就快要到强弩之末的日军一听到这个消息,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于腾冲收复当天的9月14日迫不及待地草草收兵。借调到滇西的日军第二和四十九师团期限已到,又再次调走以应付驻印军在缅甸的攻势。一时间本来还应该继续坚守的日军龙陵守备队再也沉不住气了,纷纷卷铺盖逃跑,龙陵城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可惜远征军和美军顾问团没有及时察觉日军内部的这一慌乱而乘机发动攻势,失去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这位据守龙陵的小室中佐,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工兵科(陆士三十二期),后留校任教官。一九三三年夏曾在诺门罕清理战场,为上万名阵 亡日军收尸,关东军此战之惨败给其心理留下了浓重阴影。他本是第五十六师团所属的工兵联队长,松山阵地即为他所设计,搞搞工兵本行还可以,只是因军阶最高 才被委任担负了龙陵城防之责;而龙陵的“大杂烩”部队来自三个师团,多数不是自己的部下,对逼迫他们死战他缺乏信心。自第一次反攻失利后,第五十六师团主 力撤到了芒市,奉命留守龙陵的日军都感到是被赤裸裸地抛弃了,小室钟太郎在官兵的目光中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獨斷撤退下達 不過被,第2師的岡崎師團長阻止

龙陵守备队长小室钟太郎,独自走出守备队掩体,在龙陵城南的双坡切腹自杀,日军群龙无首,四面楚歌。

9月10日,何紹周致電軍委會,提請敘獎第8軍參謀長梁筱齋、第82師副師長王景淵、第103師師長熊綬春。

9月14日,第20集團軍攻克騰衝。日軍第33軍司令官本多政材決定終止對龍陵攻勢,令第2師團斷後,指揮龍陵守備隊留守,以掩護松井部隊救援平戛日軍。

9月18日,龍陵守備隊長小室鐘太郎因擅自後移防線遭斥責,切腹自殺。


於10月29日向龍陵城區發動了第三次總攻。經過爲期5天的激烈戰鬥,終於在11月3日將據守龍陵的日軍大部殲滅,奪回了龍陵這個至關重要的戰略要塞。卫立煌致电蒋介石:“残敌仅余四五百由小路突围向芒市逃窜,我正追击中。”

緊接其後,遠征軍派出第88師沿途追剿向芒市方向逃竄的殘敵,連續攻克團坡、張金坡、南天門、放馬橋一線的日軍陣地,到了11月11日,龍陵全境均回到了中國人民手中。10.29,遠征軍各部在炮兵、空軍協同配合下向龍陵守敵發起第三次總攻。11.3,國民革命軍收復龍陵,日軍沿滇緬公路向芒市潰逃。



  “三戰龍陵”戰役,系整個滇西反攻戰中規模最大、耗時最長的要塞爭奪戰。在長達4個多月的戰鬥中,中國遠征軍先後投入了11.5萬人兵力,經過三次拉鋸爭奪,歷經大小戰鬥數百次,共殲滅日軍1萬多人(除400餘名殘敵突圍後潰逃芒市外,其餘被全殲),而中國遠征軍爲此付出的傷亡代價則爲29803人。龍陵戰役是滇西反攻作戰中,耗時最長,犧牲最大的攻堅戰,但也是滇緬抗戰中殲滅日軍最多的戰役。

  根據國民政府1945年12月《滇西戰役統計表》及《抗日戰爭期間滇西損失統計》報告:滇西抗日反攻戰役中,我軍共投入兵力16個師16.2萬人,其中,龍陵爲12個師11.5萬人,占71%。全役歷經236天,其中,龍陵156天。全役我軍傷亡官兵50474人,其中,龍陵傷亡29803人,占59%。全役斃敵25393人,其中,龍陵13200人,占52%。全役損失折關金幣73941996萬元,其中,龍陵損失67711768萬元,占91.59%。


  克復龍陵後,日軍賴以盤踞滇西的強固陣地均被掃除,日本侵略者被驅趕到了芒市一線(今德宏州境內)的一馬平川之地,自此再無險可守。

很厉害啊,中国远征军对付56师团,死了67000人,56师团只死了7000人けビルマを南下し、さらにタイ領内に移動を進める中で終戦を迎えた。

9/15 第56師団、龍陵戦線を離脱し平戞守備隊を救出するよう下達される。本多軍司令官、芒市に帰還
,,但是拉孟和騰越的救出不能。9/22 第56師団、平戞守備隊を救出 

太平洋方面的戰局惡化,斷作戰的目的,從堅持緬甸渠道隔斷的堅持,變成了爭取時間的撤退戰。1944年10月,中國遠征軍在滇西轉入總攻。11月上旬中國遠征軍攻克龍陵。12月15日,駐印軍攻克八莫。1945年1月,中緬國軍會師南坎。
[PR]
by cwj36 | 2011-11-15 14:08 | 火之城

九州大名大友宗麟從葡萄牙傳教士的手裡,輾轉購得佛狼機(フランキ)大砲。大友家拿到威力強大的大砲後,因為它發射時的巨響有如天崩地裂,而命中處草木不存,遂把它命名為「國崩大砲」(国崩し)

日本戰國時代的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島津軍入侵大友領.............

按圖放大
















[PR]
by cwj36 | 2011-03-04 19:25 | 火之城

英國「曙光女神號」 (HMS Aurora)在1936年9月在英國樸茨茅斯建成下水,排水量5270噸,是當時世界一流的現代化巡洋艦。

二戰中,作為英國皇家海軍地中海艦隊的旗艦,參加過大西洋、地中海的多次海戰,戰功顯赫,他擊沈的德義2國巡洋艦和驅逐艦就有11艘。二戰結束後,1945年8月英國政府與中華民國政府達成協議,為抵償在香港損失的代為保管之中國海關緝私船艦1945年8月決定將該艦作為贈與中華民國政府的船艦。1946年11月9日國民政府派出的接艦官兵(領隊鄧兆祥)從上海出發,1946年12月13日抵達英國,展開訓練。1948年5月19日在樸茨茅斯港舉行軍艦交接儀式[2],赴英國接艦領隊鄧兆祥擔任艦長。本艦在接收前曾由蔣中正親自從「金陵」、「大同」、「重慶」三名中圈選出艦名「重慶」以示慎重。

桂永清1946年,任海軍副總司令,並兼代總司令,1948年真除總司令。桂永清對海軍中閩侯籍將校軍官開展徹底整肅刷洗甄別,搞得海軍人心惶惶。海軍精英們紛紛眾叛親離,1949年發生了幾千海軍官兵連同幾十艘艦船投向了中共。桂永清只好厲行軍法、對投共未遂的甚至大批「莫須有」的大開殺戒、甚至是誅連親友,來向上峰交差。


1948年5月,英國政府把該艦贈交中國政府。艦長鄧兆祥黃埔海軍學校第十六期。1930年前往英國留學,就讀於格林威治皇家海軍學院、英國海軍魚雷學校。1934年回國後,歷任海軍水魚雷營營長、海軍第二艦隊司令部參謀、1945年任長治號軍艦艦長,1948年出任中華民國海軍最大的巡洋艦重慶號的艦長。

8月13日該艦抵達上海吳淞口,改名為「重慶號」,成為中國海軍有史以來裝備最新、火力最強的一艘主力戰鬥艦。

回國不久的重慶艦就參加了內戰,1948年11月該艦參加了掩護國民黨軍隊從葫蘆島、煙臺、營口等地撤退的行動。

淮海戰役後,該艦受命調防長江,停泊於上海吳淞口。在中共黨員畢重遠領導下,1949年2月24日艦長鄧兆祥率全艦547名官兵起義。“重慶”艦平安抵達解放區港口後,3月5日鄧兆祥率全體官兵致電毛澤東主席、朱德總司令:宣誓重慶號全體官兵,不再助紂為虐,要報效人民,加入人民解放軍。

塔山是塔山堡的簡稱,意指一座有塔有山的士兵堡壘,然而塔山並沒有塔也沒有山。塔山只是一個在錦西以東大約有一百戶人家的小村莊,距離錦州15公里,距錦西4公里,唯一的重要之處就在於去往錦州的道路直接從塔山穿過。海军第3舰队:司令马纪壮率部协同

1948年10月, "重慶"艦在秦皇島外海準備接運蔣介石赴東北錦州觀戰, 並以該艦6吋巨砲轟擊塔山共軍.


海防第三艦隊

護航/巡防艦(太倉), 營口


巡邏/掃雷艦(永嘉), 永康


驅潛艦(洪澤)


登陸艦艇美宏, 美頌, 聯珠


運輸/油艦崑崙, 四明




e0040579_15145955.jpg10月6日,他乘“重慶號”巡洋艦登上葫蘆島,在茨山第54軍軍部召開國民黨駐錦西、葫蘆島部隊團以上將校軍官會議。

就在四縱向塔山地區開進的時候,10月6日上午九時,葫蘆島外駛來了國民黨海軍最大的巡洋艦“重慶”號。在海軍總司令桂永清、陸軍大學校長徐永昌、第十七兵團司令官侯鏡如、聯勤總部參謀長呂文貞等人的陪同下蔣介石親臨葫蘆島部署援錦作戰。

蔣介石在艦上接見了駐守錦西地區的第五十四軍軍長闕漢騫、衛立煌派到葫蘆島的東北“剿總”副司令官陳鐵、範漢傑派駐葫蘆島的冀熱遼邊區副司令官唐雲山等將領。

下午13時,在葫蘆島上的第五十四軍軍部,蔣介石召集高級將領會議。進入軍部的時候,看見墻上掛著闕漢騫軍長寫的一副對聯:“養天地正氣,法古今完人”,蔣介石哼了一聲,沒人知道他是什麽意思。

與將領們研究完有關塔山作戰的問題後,蔣介石又召集了錦西、葫蘆島守軍團以上軍官會議。這個會議開得很特別,蔣介石上來就問各位帶了《剿匪手冊》沒有與會者個個面露窘色。

於是,蔣介石從自己的衣兜里拿出來一本。這本十幾年前由他親自主持編撰的小冊子,意在教導國民黨軍官兵如何消滅共產黨武裝,國民黨軍中稱之為蔣介石的“聖經”——蔣介石一字一句地讀起來,並不斷地停下來進行解說,最後才提到即將開始的作戰:“當前這一仗有決定性的意義,必須打好。打敗了,什麽都沒有了,什麽都完了,連歷史都要翻轉過來。你們以前跟著我革命、抗日的光榮成就便將化為烏有,個人的前途也就只有毀滅。”

散會之後,蔣介石走到院子里,端坐在一把椅子上,和與會軍官們一一合影——幾十位軍官輪流站在身後拍照,蔣介石面無表情地一動不動。

此時,增援錦州的部隊陸續到達,因為部隊來自不同戰區,作戰指揮官問題弄得十分複雜。蔣介石堅持讓侯鏡如指揮,他對大家說:「這是第十七兵團司令官侯鏡如,我這次帶他來,要他在葫蘆島負責指揮,你們要絕對服從命令。這一次戰爭勝敗,關系到整個東北的存亡,幾十萬人的生命,都由你們負責。你們要有殺身成仁的決心。”但是,侯鏡如堅持說自己的部隊還沒來,他要先回唐山(第十七兵團部)去接部隊。

蔣介石只好命令第五十四軍軍長闕漢騫暫時代為指揮——無法理解蔣介石為何在大戰來臨前煞費苦心地更換將領,任命侯鏡如,意味著將錦州的範漢傑和沈陽的衛立煌派來的指揮官統統放在了一邊,他應該知道如此鉤心鬥角將會導致什麽樣的後果。

e0040579_15155216.jpg

所謂的陸、海、空三軍協同作戰,只是徒具形式,或者說只是喊一喊而已。

國民黨少將惠德安就曾在他的回憶錄中批評過海軍總司令桂永清的指揮。

塔山戰役的後幾天中,重慶號應該近岸選定錨位,以便協助岸上的陸軍攻擊。但海軍戰艦卻是出工不出力。以重慶號吃水深度過大為由而遠離戰場。惠德安認為,這個理由實在是無稽之談


桂永清他是黃埔一期陸軍出身,被海軍同仁們譏笑為旱鴨子,沒有海軍經歷,對塔山陣地周邊的海水的海域深度,包括這些設施情況,並沒有深入的了解。而當時重慶號上這些官兵們本身他們很多都是抗戰勝利前後被派到英國去學習海軍,為了振興海軍而參加國民黨部隊的,他們本身不願意打內戰,尤其不願意骨肉相殘,

所以他們到了葫蘆島港之後,就聯合起來,欺騙海軍總司令桂永清。說這塔山附近海域吃水量淺,吃水量淺,如果重慶號這麽大一艘5000多噸排水量的大型軍艦到那個地方容易擱淺。

e0040579_15141128.jpg
10月12日,国军第3舰队旗舰重庆号轻巡洋舰也动用152MM大炮开炮轰击,但是由于这艘舰吃水深,也害怕陆地上四野的远程加农炮轰击,因为东炮群的90式75MM野炮和92式105MM野战加农炮刚开炮第一发炮弹就打在了距离重庆号仅仅200米的地方,第2发炮弹打在了重庆号和灵莆号的中间。

这下子,立刻就把这2艘舰给吓跑了。

重庆号整个战役就是打了20发炮弹就撤了,因为害怕四野远程大炮,也是因为重庆号主炮炮弹也很缺乏。

这2舰一走,其他2舰看看也没有炮校飞机,也没有观察所,命中率不用想。自己那小炮对于8公里的坚固阵线也没有什么用处,自己也就撤了。

從東北歸來的蔣介石在塘沽新港離開"重慶"號登岸, 搭專列赴北平. 對於這次"重慶"號的表現甚不滿意.

兩天后,外出偵察的飛機在煙臺港灣發現“重慶”號,該艦已落入解放軍之手確定無疑。

蔣介石得訊,肝火驟生,大罵桂永清無能。桂永清急得涕淚漣漣,不斷用無線電發出資訊,苦苦哀求鄧兆祥:“只要你們回來,不管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重慶”號叛而復歸的幻想破滅了,桂永清隨即召集海軍艦長會議,商議討伐“重慶”號。他的討伐提議,竟沒一位艦長附和其計。

冷場良久,“逸仙”號艦長道出原委:“我們遇到‘重慶’號不但打不贏,連碰都不敢碰,只有遠遠避開,跑慢了還不行。”的確,“重慶”號是國民黨海軍中最現代化、最具戰鬥力的戰艦,誰願以卵擊石呢?據聞各艦艦長一致提出,必須求助美國飛機炸沉“重慶”號,否則各艦拒絕出海執行任務。

3月3日,停泊在煙臺的“重慶”號遭到四架蔣軍飛機的轟炸。鋻於煙臺港距蔣統區較近,防空力量薄弱,難以給“重慶”號有力的庇護,同時燃料、食品和淡水的供應都不方便,畢重遠提議將“重慶”號開往各種設施比較完備的葫蘆島。膠東軍區向中央請示後,批准了這一建議。

夜幕降臨之後,“重慶”號悄然起動,直駛葫蘆島。當次日蔣軍飛機再到煙臺海域之際,“重慶”號又銷聲匿跡了。

重庆号”巡洋舰起义后,海军当局不敢报告蒋介石。只能通过电台呼叫邓兆祥。但是邓兆祥不予理会。4天以后海军当局才决定向蒋介石报告。蒋得知“重庆号”叛逃北去大为震怒。

立即向国民党空军下达死命令,必须将其炸沉。但此时国民党空军已经把在华北的作战飞机全部南撤到台湾,于是临时从台湾新竹基地派遣第八轰炸大队4架轰炸机执行这一任务。在狂轰滥炸下,重庆舰1949年3月21日被炸沉于辽西葫芦岛。

(第二艦隊叛乱事件)、中国人民解放軍海軍籍で「黄河」と改名されて就役した。その後3月4日に葫蘆島に移動したが、連日にわたった国府軍の爆撃により命中弾多数を受け、3月20日1時に葫蘆島港内で自沈した。隨後中華民國海軍陸續有永興艦等六十餘艘艦艇跟進叛變。

海軍中的閩系成員,對國民黨的忠誠皆有問題,於是派情報人員至各艦艇誘捕相關人員,就近拘禁在海軍陸戰隊集訓隊或各艦艇上。出身福建省的海軍成員,不分軍階,人人自危。5月,針對海軍官校校長魏濟民及海軍官校進行整肅,畢業班39、40、41年班的學員幾乎皆遭到逮捕,許多人因不明原因遭處死,或從此下落不明。根據訪談,有見證者指出,當年甚至有人被以麻袋捆綁後直接投海。「崑崙」號艦長沈彝懋,連同沈在海軍官校讀書的兒子沈白一起被槍決。馬尾海軍學校最後兩屆畢業生,共三個班,兩個航海班,一個輪機班,全部士官生都被投進了監獄;在廈門撤退時,不少人在禾山海灘被「倒栽蔥」,即將人插入海灘上的淤泥中,這是桂永清在海軍中發明的一種處決犯人的新招;又在台灣海峽將一批人裝袋沉人海底;其餘活口都被帶到台灣長年關在當年日軍在鳳山留下的專關犯人的山洞裡。

與重慶艦艦長鄧兆祥有牽連的海軍官兵,不論前後期學長學弟,或學生或曾為下屬,只要有略為沾邊,一律誘捕蔣命桂永清(原為陸軍中將)空降至海軍「肅清匪諜」,開始大舉清洗。因桂永清在海軍內並無自己人馬或親信,故先找來原屬胡宗南系統(黃埔軍校第七分校,位於西安王曲)的陸軍將領大舉重建海軍陸戰隊。為了誘騙有反蔣介石或者有親共產黨舉止(當時抓捕的理由為:反蔣介石=共產黨,對時政不滿=共產黨,反國民黨=共產黨)的海軍官兵受縛,便以「集訓」、「訓練」、「招待」的名義而臨時創設了集訓隊或招待所或訓練營,一方面也可掩人耳目。

1949年7月,在鳳山工協新村成立鳳山招待所,用以拘禁相關人員。1950年,在員林鎮成立反共先鋒訓練營,由少將阮成章指揮台灣工作隊,對有嫌疑的海軍成員進行思想改造。

據倖存者之一秦慶華將軍所言,原本桂永清要將涉案人等帶到江南造船廠船塢集體炸死,後因蔣經國建言海軍是專業兵種,培養不易,可以思想改造利用之,因而不少海軍軍官逃過死劫。
陸戰集訓隊、鳳山招待所、左營大街三樓冰茶室

反共先鋒營入營者必須刺上「反共抗俄」、「殺朱(朱德)拔毛(毛澤東)」等刺青
[PR]
by cwj36 | 2011-01-24 18:36 | 火之城

(施工中)
WW2 在中國戰場上的日本軍
日本第5師團
代號 :「鯉」
Unbreakable Sword 鋼軍


(施工中)

鯉兵団 Koihei-dan


第5師団(だいごしだん)は、大日本帝国陸軍の師団の一つ。

1873年(明治6年)に設置された広島鎮台を母体に1888年(明治21年)5月14日に編成された。島根・広島・山口出身の兵隊で編成され衛戍地を広島とする師団である。

なおマレー作戦後の1942年(昭和17年)にフィリピン攻略の増援として、歩兵第9旅団司令部及び歩兵第41連隊基幹の河村支隊を編成、その後歩兵第41連隊(福山)は、堀井富太郎少将指揮の南海支隊に編入され、第5師団は三単位師団に改編された。

1894年(明治27年)7月の日清戦争では他の師団に先駆けて大島義昌少将指揮の大島旅団を編成し派遣した。大島旅団は京城南方で清国軍と交戦した。

この戦闘は僅か1日で決着がつき日本軍の勝利であったが、これは明治維新以後初めて日本の軍隊が外国軍と交戦したものである。旅団はこの後平壌攻略戦・鴨緑江渡河作戦・牛荘の戦いに参加した。

北清事変では義和団鎮圧に出動し、8か国連合軍の中核となった。

日露戦争では沙河会戦・奉天会戦に参加し、1911年(明治44年)から2年間、満州駐剳を命ぜられ、1919年(大正8年)にはシベリア出兵に参加する

太原會戰

平型關戰役

1937年9月中國16萬國共聯軍"抵抗"2萬日軍~殺敵3千自損4萬的大敗戰。

1937年七七事變後,日軍以河北省境為據點(東冀、津平),攻擊綏察、山西、豫北、山東。9月,時任關東軍參謀長的東條英機決定派遣關東軍察哈爾派遣兵團,並聯合華北方面軍板垣征四郎日本第5師團,為獲取煤炭等戰略物資,和保障平漢線南下作戰的安全,進犯山西。

日本第5師團攻佔河北省陽原、蔚縣後,攻向山西渾源、靈丘,企圖突破平型關、茹越口,與察哈爾派遣兵團進行戰役協同,殲滅中國第二戰區主力,打通晉北,從右翼迂迴,與華北方面軍主力協同,擊敗平漢鐵路沿線的中國第一戰區主力。

日軍在平漢線北段的進展,是與平綏線互相策應的。目的是想取石家莊攻娘子關,冀希與同蒲路南下的日軍會合,再攻山西的心臟太原。

日軍步炮聯合,由日本板垣第5師團步兵第21旅團長三浦敏事少將率領的第42聯隊第2大隊、第11聯隊第1大隊、第21聯隊第3大隊附一個野炮大隊的兵力進攻。同時第21聯隊隊長粟飯原秀大佐率兩個步兵大隊附炮兵兩個中隊,從渾源出發南下向平型關側後進攻。

山西地區是中國第二戰區司令官閻錫山的地盤,集合15萬軍隊聯合共產黨8路軍約16萬欲阻止日本第5師團的前進,9月20日,日軍第5師團第21旅團攻佔靈丘。

22日,攻佔平型關西北的「東跑池」制高點。坂垣第五師團21旅在團城口與第十七軍高桂滋84師部展開持續血戰。

共產黨8路軍第115師林彪部偷襲日軍第5師団輜重隊,為平型關戰役中的一段小插曲 。根據中國共產黨史稿「滅坂垣師團輜重隊一千多人,擊毀汽車八十餘輛...我軍傷亡六百餘人。平型關戰鬥是抗戰以來中國軍隊的第一次勝利,打破皇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不過八路軍在左翼雁門關一帶協防,並無參加作戰。當板垣第5師団進攻時,林彪早已率部躲到山區。

日軍輜重隊(補給) 只1000多人, 多數徒手少數步槍, 在蔡家峪落後(不是在平型關), 林彪得知後,以115師一萬多人的兵力突擊此補給隊,加油添醋 號稱 “大捷”。

27日,日軍混成第15旅團攻佔繁峙縣北、雁門關以東的茹越口長城陣地,28日中國守軍第203旅反衝擊失敗,旅長梁鑑堂陣亡。中國獨立第2旅受命搶佔茹越口側翼的五斗山,被日軍擊垮西撤代縣。

當日深夜,閻錫山得知五斗山反擊失敗,深恐日軍切斷其經峨口至五台山的退路,遂命令內長城防線各部向南轉移至忻縣、忻口間組織防線以保衛太原。中國守軍從內長城防線撤退後,東面的日軍第21旅團進入大營鎮

中國16萬國共聯軍"抵抗"2萬日本鋼軍第5師団日軍~殺敵3千自損4萬,防線全面崩潰。就只有中國共產黨吹噓為林彪部偷襲日軍第5師団輜重隊為「平型關大捷」

1937年 忻口戰役



忻口戰鬥又稱忻口戰役。發生於1937年10月11日-11月2日,地點則是在中國山西北部雁門關內的軍事重鎮,太原的北部屏障。

戰鬥起始時間為10月2日,總攻擊則發動於10月11日。

該戰鬥攻擊部隊為日軍板垣征四郎率領的第5師團和日軍察哈爾派遣兵團等。守軍為衞立煌、等國民革命軍將領率領的10個師以上兵力,人數達18萬以上。

經過將近1個月會戰,郝夢齡軍長(中國犧牲的第一位軍長),劉家麒師長陣亡,中國守軍則隨即於11月2日退守太原。

該戰役是太原會戰系列戰役之一。閻錫山損失慘重。

中國第十四集團軍趕來晉北,連續衝殺,戰鬥力漸不能支。加之,晉東告急,太原告警,第二戰區遂作出新的部署。

此時,戰區司令傅作義回太原組織城防,令楊愛源去晉南組織防禦,衛立煌下令部隊停止反擊,請求增兵。

11月2日夜,奉令撤離忻口陣地,向太原撤退。11月8日夜,太原城北為板垣征四郎日軍突入,經過激烈巷戰,傅作義率守軍二千餘人向西山突圍,太原失守。

徐州會戰

臨沂、台兒莊會戰

板垣征四郎 VS 張自忠



張自忠不是被板垣征四郎所殺

由於1978年中國抗戰電影「英烈千秋」(演員苗天飾演板垣征四郎)關於中國名將張自忠之死,有所誤導,幾乎很多人以為張自忠是死在板垣征四郎之手。



(超誇張神化的「英烈千秋」張自忠陣亡結尾)



南瓜店5月16日、張自忠集団軍司令部から発信される無線電信からその位置を掴んだ第11軍は、付近の山地を攻撃中の第39師団に位置を通報した。歩兵第231連隊の第11中隊第1小隊(長:松本治雄少尉)は、高地の稜線上の敵を攻撃しながら斜面を進撃中、偶然にも地隙に潜んでいた中国軍高級将校の一団と遭遇[5]、手榴弾を投擲した直後に突入して多数の将校を潰滅した[6]。このとき押収した書類や私物類から、これが第33集団軍司令部であったと判明し、捕虜にした当番兵の証言や専田盛寿大佐(第39師団参謀長)の検死から張自忠将軍の戦死が確認された[7]。将軍の遺体は中国側に引き渡すことになり、日本軍は丁重に埋葬し護衛兵だった捕虜にその旨を伝えて釈放した。その晩、数百人の中国兵が墓を夜襲して遺体を運び去って行った11軍在作戰時截收到33集團軍部發送無線電的訊號,要求第39師團對其戰區的周遭進行搜索。第39師的步兵231 連隊第11中隊第1小隊(隊長松本治雄少尉)在高地稜線抄入國軍側翼發動攻擊時,偶然發現在山地的一處凹地發現一群國軍高級軍官,因此投擲手榴彈後發動突擊將這批軍官擊殺。在收繳相關文件之後才發現這是33集團軍部,而在國軍俘虜的證詞以及39師團參謀長専田盛壽上校的驗屍下確認被擊殺的軍官中包括集團軍長張自忠,不過日軍並未將其遺體還給國軍,而是就地掩埋,並釋放俘虜傳遞訊息,當天晚上,數百名國軍夜襲墓地將張自忠遺體奪回。


1940年5月16日下午4时,張自忠衛士傷亡殆盡,自己身中六彈

張自忠殉國經過不是電影英烈千秋的自殺而是被殺,也不是被板垣征四郎的第5師団所殺,而是第39師團村上啓作的歩兵第231連隊の第11中隊第1小隊(長:松本治雄少尉)は第四支隊的藤岡一等兵刺死。

當第39師團衝鋒時,藤岡一等兵端著刺刀向敵最高指揮官模樣的大身材軍官衝去,此人從血泊中猛然站起,眼睛死死盯住藤岡。

當衝到距這個大身材軍官只有不到三米的距離時,藤岡一等兵從他射來的眼光中,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竟不由自主地愣在原地。

這時背後響起了槍聲,第三中隊長堂野軍曹射出了一顆子彈,命中了這個軍官的頭部。他的臉上微微出現了難受的表情。

與此同時,藤岡一等兵像是被槍聲驚醒,也狠起心來,傾全身之力,舉起刺刀,向高大的身軀深深扎去。在這一刺之下,這個高大的身軀再也支持不住,像山體倒塌似的,轟然倒地。”

日軍戰地記錄還寫到,張自忠將軍犧牲時著的是便服(※可能還是想逃吧!),他的荷包裏揣著“國民政府”頒發的傷殘證,日軍從中國軍官的遺物,終於認定屍體是張自忠將軍。

立下「華軍第三十三集團軍司令官張自忠被皇軍擊斃之墓」木牌。遺體下葬時,日本官兵集合起來向張自忠行致敬禮。

1938年(昭和13年)3月30日に第2軍に編入され徐州会戦を、同年9月19日には第21軍に編入され華南に転じ広東作戦を戦い、11月29日に第12軍隷下となり華北に戻る。




感状
  歩兵二百三十一聯隊第十一中隊第一小隊
右は小隊長歩兵少尉松本治雄指揮の下に 宜昌作戦に従ひ 各地に転戦し
偉功を奏す 特に五月十六日 師団の大洪山脈内第三十三集団軍主力に
対する掃討戦に方(あた)りては 長山南方山腹を急進し 集団軍総部に
遭遇するや 機を失せず之を包囲攻撃して 総司令官張自忠以下其の首脳を
殲滅し 且多数の重要書類を鹵獲して 爾後の作戦指導に寄与したる所
甚大なり 又五月十九日 白河の敵前渡河に際し 小隊長は将校斥候として
徒渉場偵察の任務を受くるや 周到なる準備を整え 兵二名を率い夜暗を
利用して敢然水中に身を投じ 河中を詳密に偵察し 敵弾雨飛の下 毅然と
して任務を遂行し 遂に好箇の徒渉場を発見報告せり
次で小隊は 渡河部隊の先陣として諸隊を誘導し 猛火を冒して勇躍断崖を
攀登して敵陣に突入し 奮戦力闘以て部隊主力の渡河及爾後の戦闘進展を 
有利ならしめたり 之を要するに 小隊長の旺盛なる責任感 犠牲的精神及
適切なる指揮は 部下小隊の奮闘と相俟て 作戦竝に戦闘に貢献したる所
偉大にして 其の武功抜群なり 仍て茲に感状を授与す
   昭和十五年十月二十日
     第十一軍司令官
       陸軍中将 園部 和一郎 



南寧會戰

崑崙關戰役


安藤利吉1938年(昭和13年)2月 教育総監 5月 第5師団長
11月 第21軍司令官
1939年(昭和14年)10月16日にはふたたび華南の第21軍隷下となった


1940年(昭和15年)2月 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

日本第二十一軍司令官安藤利吉。第二十一軍下轄的第五師團,連同海軍陸戰隊(軍艦70余艘)、空軍(飛機100架)共計約3萬人。

歩兵第11連隊(広島):佐々木五三大佐
歩兵第21連隊(浜田):佐々木慶雄大佐
歩兵第42連隊(山口):吉川章大佐
野砲兵第5連隊:中平峯吉大佐


1939年11月15日,日本軍在北海灣龍門港登陸,攻佔欽州、防城後,以日本鋼軍第5師団 歩兵第21旅團長的兵力於24日沿邕欽公路北犯侵佔南寧。12月4日進佔崑崙關(Battle of Kunlun Pass)。

中村正雄少將接任坂本順少將為第5師団 歩兵第21旅團長,所率領的第5師団 歩兵第21旅團是日本鋼軍第5師団最精銳的骨幹。從日俄戰爭以來從沒戰敗過,是日軍“主力中的主力”、“王牌中的王牌”。

當時任第5師団長的今村均贊譽中村正雄的部隊是「能劈開鋼鐵和頑石」;後來調任末代臺灣總督的前任第5師団 長安藤利吉則說他是「折不斷的軍刀」。

第5師団長今村均中将は現地の住民から「中国軍10万人が前進してくる」という情報を耳にしていたが、南寧北方の山岳地帯を10万の大軍が通過できるはずがないと判断し、これに関心を払わなかった。そして、及川支隊を仏印国境に近い竜州の攻略へ向かわせた12月17日、南寧北東50キロ付近に突出した崑崙関の日本軍陣地に中国軍の大部隊が押し寄せてきた[4][2]。

中國25萬精銳大軍圍殺日本1.7萬人旅團

中國政府急忙調集四個戰區五個集團軍的兵力參加桂南會戰,以確保桂越國際交通線的安全。

南寧の北方は標高300~500メートルの小高地が多く、錯綜した山地帯になっている。道路は、南寧から北上して武鳴へ通じる道路と、北東方向へ延びて賓陽へ通じる「賓寧公路」の2本がある。前者は大高峯隧(南寧北方20キロ付近)が、賓寧公路は崑崙関(南寧北東50キロ)がそれぞれ関門となっている。賓寧公路沿いには、10~20キロおきに小集落が点在している(南寧から三唐、四唐、…八唐、九唐と続き、崑崙関に至る)[

崑崙關戰役開始於1939年12月18日

中國國民黨以精銳之師27個師25萬人去攻日軍一個師團一個旅團-支那派遣軍21軍第5師團第21旅團中村正雄少將的1.7萬人。

中國主攻部隊國民革命軍第卅八集團軍(司令:徐庭瑤上將)10萬人攻擊日軍一個大隊800人扼守的昆崙關。(徐庭瑤上將10萬人竟搞了47天沒有攻下來一個日本大佐800人防守的昆崙關,後遭撤職查辦)

久攻不下的蔣介石決定投入剛整編完成之中央軍第五軍以及其隸屬裝甲兵團(軍長:杜聿明)蔣介石對這支全國唯一的機械化軍視為珍寶,將它劃歸最高統帥部直接掌握,從不輕易投入戰場使用。

12月18日凌晨中國軍以人海戰術開始攻打昆崙關、羅塘、同興等並佔領。

12月19日,日軍又重新奪回了昆崙關、羅塘、同興等要點。

台灣軍出陣解救鋼軍

12月20日晚,中村正雄率部準備增援昆崙關,當中村正雄率軍趕到五塘、六塘一帶時,遭到了早已等候在此的新編第二十二師邱清泉部的伏擊。

正當歩兵第21旅團中村正雄陷入重圍,這時台灣軍出現,中村正雄得到臺灣軍援兵後,立即組織反擊,兇悍的台灣混成旅團一舉突破了邱清泉新編第二十二師的六塘防線,直撲七塘。

雙方在七塘地區你來我往,反覆爭奪,陣地一再易手,殺得天昏地暗。

在台湾軍の歌歌詞中的「太平洋の空遠く,輝く南十字星(じゅうじぼし)....胡寧(こねい)の戦(いくさ)武漢戦(ぶかんせん)海南島に南寧(なんねい)に,弾雨の中を幾山河」,其中「南寧」就是指桂南戰役有台灣混成旅團第一聯隊、 台灣混成旅團第二聯隊參戰。

(*台湾歩兵第1連隊 - 連隊長:林義秀大佐
台湾歩兵第2連隊 - 連隊長:渡辺信吉大佐)

e0040579_3214543.jpg




在中國軍節節阻擊之下,經過數小時強行突破,終於接近九塘,與被圍在崑崙關的三木吉之助的部隊遙遙相對。 中村正雄滿臉纏著繃帶,穿著佈滿血跡的少將軍服,在九塘西面3公里的水橙西北高地上,用望遠鏡觀察敵情。

三木2,861人聯隊

徐庭瑤上將第卅八集團軍、鄭洞國的榮譽第一師和戴安瀾的第二00師10多萬軍隊雖然將昆崙關守敵裡三層、外三層圍困得水泄不通,但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團三木吉之助的2,861名(含歩兵第42連隊、松本大隊)日本士兵死守崑崙關不愧為「鋼軍」。

三木聯隊倚仗險峻復雜的地形,在同興、羅塘、界首,653、600、441高地等要點上,修筑了大批堅固隱蔽的野戰工事,設置了大面積雷場和多道鐵絲網,灼烈的火網將整個山頭封鎖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

羅塘南端高地(441高地),為崑崙關前屏障。這裏的日軍據點,是建立在幾十個碉堡組成的群體之中。除此外還有地堡。據點裏面有重機槍8挺、輕機槍20挺。

地堡左右還有掩體防野堡,掩體中都配備輕、重機槍,相距都不超過200米距離。整個南端據點共有200多名日軍,前後左右,縱橫交叉構成了疏而不漏的火力網。

據點外圈還有三道鐵絲網。戰役之前,安藤利吉視察此據點時,對這裏的防禦體系頻頻點頭,讚揚三木吉之助在山地防禦工事的建造上樹立了良好的典範。三木聯隊官兵上下為此而感到驕傲。

此時,擔任阻擊的中國榮一師第一團和第三團一部分別在六扒、六尋附近和枯桃嶺阻擊陣地上向中村的部隊猛烈開火。

中村正雄拔出指揮刀,向前一舉,命令部隊:

「前進!拿出信心,不要怕犧牲,一定要衝過公路,前進!」

突然間他只覺得腹部一熱,低頭一看,鮮血伴著肚腸湧了出來。中村正雄腹部中彈。

中村正雄的部隊,像潮水一樣湧上公路,但在中國軍隊機槍的點射聲中,成批成批的士兵,和他們的司令官一樣,橫七豎八地相繼栽倒下去。

近在咫尺的中村部隊,無疑給三木聯隊樹起了最後的信心,他們苦苦死守,就是盼望中村到來。儘管三木手下士兵只剩幾百人,不斷有人中彈或因飢餓而倒下,處在四面包圍中,但是他們還是憑藉有利地形作困獸之鬥。

短短的3公里,對增援部隊和防守部隊來說,簡直像萬水千山。當三木吉之助大佐看到公路上到處橫著日本援軍屍體。三木吉之助絕望了。

中村正雄少將之死

中村正雄傷得很重,中村正雄所部的臨時野戰衛生所,就設在九塘附近一家民房之中。抬到這裏後,軍醫立即給他作手術。由於麻藥不足,對他只用了局部麻醉,在麻醉效果不好的情況下,手術已進行了好幾個小時。

他的腹腔已被完全打開,軍醫用手術刀割去了他被子彈打得破碎的腸子,再將剩餘的部分縫合起來。由於腸子斷了幾截,所以手術很麻煩。

最後野戰衛生所陷入國民黨軍隊的包圍之中,野戰衛生所四周槍炮聲大起,機關槍子彈打得院牆“嗖嗖”直響,保衛野戰衛生所的士兵不斷在院門口栽倒。

年輕的醫護兵抓起了靠在牆角的三八式步槍,要往外衝時,被腹部遭子彈打得破碎腸子的中村正雄叫住:

「孩子,按年齡你可以做我的兒子了,我回不到日本了,見不到我日夜思念的家人,雖然我是少將,你只是下等兵,但作為一個日本人生命的價值,都應該像富士山一樣。我不行了,你還很年輕,不要為我到危險的地方去,你要注意啊,一定早日回到日本去……”」

日本軍士們保衛著他們的司令官,手術在槍林彈雨中進行,直到晚上20時30分才做完。

翌日清晨5時18分,當東方的晨光在崑崙關上露出微熹時,日軍第五師團第二十一旅團旅團長中村正雄仍因傷重死亡。

e0040579_238696.jpg


田村山には、砲撃に膚接して千人以上の中国兵が手榴弾を投げながら突入し、やがて白兵戦となった。田村山の守備隊は、これまで20回以上敵攻撃を撃退し残り38人となっていたが、12月24日ついに全員が戦死した。

三木吉之助大佐陣亡

杜聿明第五軍以及其隸屬裝甲兵團,組織了若干支小部隊,在坦克、重炮掩護下,分多路逐步靠近日軍掩體、工事,用連續爆破和交替掩護前進的辦法將日軍據點各個擊破。

擊退2次中國軍進攻的三木吉之助只剩幾百人少數兵力,仍頑強抵8萬6千多的中國前鋒攻擊部隊。

第5軍軍長:杜聿明 (装備T-26軽戦車、CV-33)
栄誉第1師師長:鄭洞國
第200師師長:戴安瀾
新編第22師師長:邱清泉
第99軍(軍長:傅仲芳)、第66軍(軍長:葉肇

還有中俄連合航空隊 (戦闘機・爆撃機:約100機)配合攻擊。

南寧的今村均第5師団長絕望之際,他仍舊給援軍無法靠近的三木聯隊,發去了鼓勵電報:

「貴部隊連日英勇奮戰,深表感謝。援軍定會與貴部會合,只要一卒尚存,就要絕對發揮軍旗的光榮,血戰到底。」

29日,中國榮譽第一師以大刀、鏟刀,一路披荊斬棘,砍開了日軍設下的數道鐵絲網,強攻界首。經過一晝夜浴血奮戰,終於奪取了“高聳巍峨,矗立入雲”的界首高地,打開了昆崙關的最後一道大門。

至此,昆崙關四周天險全部才被第五軍奪取。中國第五軍居高臨下,從北、東、西三面用猛烈火力俯射昆崙關。

12月29日夜、30日凌晨和31日拂曉,邱清泉新編第二十二師的鄧軍林團以戦車伴隨步兵凌厲的攻勢,三度突入昆崙關口。

31日11時20分終於完全攻克了昆崙關。

隨後,新編第二十二師又與榮譽第一師配合攻佔了441高地,肅清了殘餘的日軍。三木吉之助大佐在「天皇陛下萬歲」聲中陣亡,三木2,861人聯隊在損失1,761人(損耗率約45%)後撤退。

1940年2月4日戰役結束。中國軍方面損害,僅第5軍戦死高達約5,600人。其他主攻的中國第66軍與第99軍戦死5,079人、3個軍損害約29,339人。

之後,整個桂南中國軍以近27萬人攻打1.7萬日軍,陣亡13000人,負傷10,000人奪回昆崙關。日軍死傷4000人。

杜聿明第五軍成功殲滅崑崙關之日軍及增援部隊,但因為損傷過重必須後撤整補由桂系友軍接手防衛任務。

日軍歩兵第21旅團與臺灣軍「回馬槍」

最扯的是中國辛辛苦苦奪回崑崙關在戰役結束後,曾被擊退的日軍歩兵第21旅團殘部與臺灣軍「報復性」的奪回佔領,因日本兵力不足棄守。

直到同年2月24日,中國守軍才真正確定據守崑崙關戰略要點。

蔣介石深感恥辱

崑崙關在戰役結束18天之後,即2月22日,蔣介石在柳州主持台開桂南會戰總結會。會上蔣介石給予白崇禧(總指揮 指導不力,由一級上將降階為二級上將)、陳誠(中央監督大員指導不力,由一級上將降階為二級上將 )降薪留職處分。

第三十八集團軍總司令徐庭瑤上將以下8個將軍撤職查辦。

會戰後懲處作戰不力將官數目也是中國抗日戰史中首位,共12名將級軍官遭受降階或革職之處份。

此事國民黨戰史一直隱瞞。事實上連蔣介石都感到羞恥的一仗。

奇怪的是現在中國當局卻把此「精銳盡出」、「以多欺少」還打這麼久這麼爛之役誇大到好像很榮耀,甚至於開始神話般的宣傳...lol

太平洋戦争

さらに翌1939年(昭和14年)10月16日にはふたたび華南の第21軍隷下となり、1940年(昭和15年)2月9日第21軍廃止後新設された第22軍に編入され、北部仏印進駐を担当した。

太平洋戦争開戦前の1940年(昭和15年)10月12日に大本営直轄となり、第5飛行集団とともに九州での上陸作戦演習に参加するなどの上陸訓練の後、1941年(昭和16年)11月6日山下奉文中将率いる第25軍に編入南方作戦に投入された。

そして、12月8日の開戦とともに英領マレーに向けタイ領のシンゴラとバタニから上陸し、翌1942年(昭和17年)1月11日にはクアラルンプールを占領、さらにシンガポール攻略の主力となった。

1943年(昭和18年)1月に第19軍隷下となるが、1945年(昭和20年)2月28日に第19軍は廃止、第2軍隷下となりセラム島で終戦を迎えた。師団長の山田清一中将は8月15日敗戦の報に接すると自らの命を断った。
[PR]
by cwj36 | 2010-07-04 18:31 | 火之城

Steam Napoleon: Total War Demo

響兵團

1945年8月10日張家口日本駐軍驚諤的從廣播中得到日本無條件接受波茲坦公告的消息,頓時士氣低落不知所措,軍官們要求嚴格保密等待最終證實,然而消息還是不徑自走傳開了....

不久日軍更得到消息,蘇聯軍隊也在昨日「八月風暴行動」(Operation August Storm 落井下石對日宣戰了。

8月12日,滿洲國雞寧縣麻生區(現中國黑龍江省雞西市麻山區)日本哈達河開拓團在撤離時遭蘇聯軍戰車部隊攻擊,決定集體自殺事件。死者421人。

8月14日上午11時40分,當日本難民在葛根廟丘陵一帶時,遇上有14輛T-34坦克和20輛半履帶車的蘇軍部隊,淺野參事官舉白旗上前,結果被機關槍打死,蘇軍接著就開始對丘陵上的人們開火,坦克還追上來碾壓死者和活人,血肉四處飛舞。蘇軍每次都殺了一陣就先回去,等難民稍為安心就又上來屠殺。

超過2000名的日本難民(9成是婦女兒童)被蘇軍和中國人攻撃,是為「葛根廟屠殺事件」。

8月15日在夏日濃烈的陽光下張家口(張家口為察哈爾省省會)日軍駐地的日軍與第2國民學校的日本學生從廣播聽到了天皇宣布終戰的聲音,戰爭真的結束了。

e0040579_10595316.jpg


張家口接連蒙古和滿洲,距離北京也只200公里,是絕對的戰略要地。

而在8月9日,蘇聯、外蒙連合軍破棄は日蘇中立條約,突破國境往内蒙古入侵。主力是蘇聯機甲部隊與外蒙騎兵隊的混成部隊、兵力42000名、戦車、装甲車合約400輛、迫撃砲等約600門開始襲擊日本駐蒙軍。

以蘇軍先鋒第27摩托化旅,第30摩托化旅和蒙古第7裝甲旅,第3炮兵團為主力的坦克裝甲集群就通過蒙古草原向張家口進軍了。


響兵團

e0040579_10571637.jpg駐蒙日軍在張家口部署的是獨立第2混成旅團(作戰代號響兵團) 只有區區5000名日軍。

但由於太平洋前線作戰激烈,所以第2旅團很多部隊被作為補充兵都抽調走,目前都是現地徵發的僑民新兵為主力,1個步兵中隊只有100人。

獨立第2混成旅團該旅團於1938 年2 月10 日編成,3 月12 日日本大本營下令將其編入駐蒙軍戰鬥序列。

1938 年7月4 日,駐蒙兵團改編為駐蒙軍,並由日軍華北方面軍指揮,該旅團仍隸屬之。

獨立混成第2 旅團下轄步兵第1 至第5 等5 個獨立大隊,每個獨立步兵大隊編有4 個步兵中隊,同時配屬有獨立炮兵隊、獨立工兵隊、獨立通信隊、輜重隊等特種兵。

該旅團歷任旅團長中的阿部規秀中將為共產黨迫擊砲擊斃。

このソ連軍機甲部隊の侵攻状況を、張北北方の偵察飛行中に発見し、駐蒙軍司令部に通報し、

結果、邦人の安全地区への撤退が進捗した。中支派遣第五航空軍直轄独立飛行第五十四中隊の桑原廉敬・陸軍中尉は往事を想起し歌集を編んだ。

以「兇暴」聞名惡名昭彰的俄軍殘害,但張家口外大約4萬日本僑民要通過張家口撤退到關內,所以還未解除武裝的日軍必需有所行動,否則僑民的撤退通道將被截斷,數萬將會落入蘇軍手裡,遭遇難以預料,於是獨立第2混成旅團和大同的獨立第4警備隊立刻進入戰爭狀態。

大阪的獨立第2混成旅團立刻派遣主力4個步兵大隊,1個速射炮中隊和2個野炮中隊,1個工兵中隊到丸一地區構築陣地,準備迎戰。一面派其他2個步兵大隊和1個炮兵中隊警備通向北京的鐵路。

在張家口的在鄉軍人會的永松實一後備役大佐被任命為了指揮官,由現役軍人辻田新太郎參謀36歳輔佐他,但永松實一並不在現場,實際指揮官是參謀辻田新太郎

辻田新太郎静岡県の出身で、陸軍士官学校を出て帶領現地徵召的、30歳を超えた補充兵僑民和新兵組成的獨立第2混成旅團

沒有真貨的職業軍人

在開闊的大草原上迎戰蘇蒙裝甲集群.

日軍在陰山附近開始緊急構築野戰工事,在前方18公里還設立了前哨陣地由步兵1個中隊防禦。

很快蘇聯軍在張北和日軍的増田利喬警備中隊發生了第一次戰鬥,這是戰車第3師團留在這裡擔任偵察任務的1個戰車小隊,他們迅速用無線電報告了這個事情。

根本博


1945 張家口最後の決断

1945年8月15日日本剛宣佈投降,日本大本營對各部日軍下達「即刻停戰,武裝解除受託」命令

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兼駐蒙軍司令官根本博中將與參謀們因為從天氣炎熱,大家隨便躺臥穿內衣在地板上。

突然根本博說:「不管東京會說什麼,這4萬僑民撤回作戰。責任在我自身。如果被問罪,成為戰犯,請把我關到能釣魚能的地方。(其の責任は私一身に在る。もし責任を問はれ,戦犯となったら,魚釣りの出来る所へ収容するよう頼むよ。)」



8月15日夜、駐蒙軍司令官根本博中將在司令部知道了蘇軍已經到了距離張家口只44公里的地方,輾轉反側難以睡覺,他決心為了保護僑民不受到蘇軍的侵害,在撤退的時候連同附近的4萬日本僑民一起帶走向北京和天津轉移。如果遵從大本營的「即刻停戰,武裝解除受託」命令

根本博中將命令張家口27公里外的丸一陣地的守備隊不顧一切的堅定的防守陣地,不准蘇軍通過....

他說:「不需要問理由,入侵陣地的俄軍一律格殺勿論,一切責任由司令官我負責」(「理由の如何を問わず、陣地に侵入するソ軍は断乎之を撃滅すべし。これに対する責任は一切司令官が負う」)

根本博作為司令官為了保護僑民,違背天皇的命令,不怕背上「逆賊」的名聲,就算切腹也要救4萬僑民於水火,命令下達後,一時陣地上的辻田新太郎的日軍響兵団軍心大振。

丸一陣地

e0040579_1121380.jpg



陣地西に布陣

春墾:第5大隊上松友七

第2大隊 齊藤茂
二木隊:二木政幸
増田隊:増田利喬
畑隊


陣地東に布陣

二道邊:混獨8旅33大隊
大野隊:大野富久中尉

第4大隊中川國雄

西野隊
佐野隊


膳房堡

第3大隊岩田三策
宮崎安晴
久保隊
滿洲國皇帝溥儀也在8月17日宣讀《滿洲國皇帝退位詔書》,宣佈滿洲國政府解散,滿洲國正式滅亡。

8月18日,關東軍司令山田乙三下令滿洲地區及朝鮮北緯38度線以北的日軍解除武裝,停止戰鬥。

8月18日抵達張家口附近的蘇軍見日軍準備其通過,於是下令對日軍陣地發動攻擊,當天夜晚蘇軍大規模炮擊就開始了,經過一整夜的炮擊後,坦克裝甲集群42000大軍,坦克與裝甲車400輛,在火炮600門的掩護下,在8月19日一個細雨紛飛的清晨向日軍發動了進攻。

陣地西に布陣した二木政幸少尉隊,渡辺忠治准尉の指揮する重火器小隊のもとに、小隊護衛として派遣されてきたのは准尉の弟、渡辺健治兵長率いる擲弾筒分隊だった。

19日昼過ぎ壕の中で煙草を吸いながら「二人ともこれが最後かも知れんなあ。どちらかが生き残ったら親に、兄弟一緒に戦ったと報告しよう。家名を恥ずかしめぬよう頑張ろうや」と語り合っていた。

渡辺健治戰死




晨霧中引擎的聲音和大地的震動,使日軍清楚的認識到,蘇軍的攻擊開始了,日軍火速進入前沿戰壕,準備應戰。而在鐵絲網和寬6米,深4米的壕溝後面的只是擁有區區幾門速射炮和迫擊炮的2500名日軍嚴陣以待。

陣地上的戰鬥開始了,蘇軍開始猛烈攻擊丸一陣地,日軍機關槍準確的設殺打擊坦克周圍的蘇軍步兵,切斷了蘇軍坦克和步兵的聯繫,隨後前沿日軍放過了蘇軍坦克,等坦克衝過前沿陣地後,一大群的蘇軍步兵不久也到達了丸一陣地前,

這時本防守丸一陣地更先方張北的的増田利喬中尉帶領士兵們突然衝出來和蘇軍步兵白刃近戰,蘇軍毫無防備,被日軍衝入人群中一陣亂殺,頓時驚慌失措四散逃走。

而突入陣地的蘇軍坦克則遭到了戰壕裡的日軍反坦克手雷的攻擊,坦克見勢不妙也只好撤退。

増田利喬白刃戰八處刀傷和貫通槍傷,被周圍的計謀們被在向張家口市內的醫院搬送了。

日軍增援隊也很快到趕了,由汽車牽引的一門90式75MM野戰炮和3輛卡車運送的1個機關槍小隊,趕到猴兒山向蘇軍炮擊,蘇軍的進攻被擊退了。

8月19日,日軍第5大隊也擊退了一只有3輛裝甲車的蘇軍偵察部隊,在擊毀了其中1輛裝甲車後,蘇軍就撤退了。

談判射殺

其間辻田新太郎加藤淳中尉・川村重雄軍曹與俄語翻譯四人準備和蘇軍進行談判,但蘇軍見到打著白旗走來的日軍幾個談判人員後,竟然開槍射擊日軍的談判代表,加藤淳中尉・川村重雄軍曹死亡

日軍前去談判的翻譯人員急忙隱蔽,。「何という軍紀のない敵か」と辻田少佐は激怒
して、軍使たちを引き返させた。

氣的破口大罵,一怒之下把白旗也扯了,停火談判自然也就沒能進行,雙方繼續交火。

八路軍參戰

8月20日,日本僑民開始亂遭遭的帶著盒飯,開始撤退了。

運送僑民的火車緊滿了人正在快速的離開,盡管車廂的溫度高達40度,但是還是讓人感覺很安心。

日軍的卡車在附近給火車補充了大米和壓縮餅乾,糧食不是問題,只是缺乏飲用水,沿途如果有果園火車就立刻停下採摘水果解渴。

沿途一些八路軍在山上向沒有車頂的車廂裡的僑民開槍射擊,到8月21日火車在宣化附近遭到了大股中國遊擊隊襲擊,在另一列火車負責運送軍事物資的山本義一下士官帶領區區20名日軍打退了襲擊的遊擊隊,一路保護僑民通過。

隨後在沿途鐵路保護的獨立混成第2旅團的步兵第1大隊沿著張家口到宣府的40公里鐵路路基冒著遊擊隊的迫擊炮炮彈到處阻擊土鱉的滲透和攻擊,有力的保障了鐵路不被八路軍破壞,確保了撤退40000名僑民和物資的火車沒有一輛火車,一節車廂出現問題。

丸一陣地爭奪

而在張家口外的丸一陣地,戰鬥繼續激烈的進行著,橫田下士官帶領8名士兵爆破了一座木橋來阻止蘇軍的快速進擊,蘇軍122MM榴彈炮和迫擊炮拼命的向日軍射擊,

日軍大部分是6個月前後才被補充進來的新兵,70%的士兵訓練不充分,也沒經歷過現代化戰鬥,更沒有經歷過坦克的炮彈雨的洗禮,最多只是有一點到山區討伐遊擊隊和搶糧食的經驗。

因為害怕被日軍的反坦克手雷收拾,蘇軍的坦克不敢再直接衝擊日軍的戰壕,只是在外圍不斷射擊來掩護步兵衝擊。

打到19日夜,蘇軍步兵突入到了第3中隊的陣地裡。隨後就是恐怖的混戰。

到20日上午,日軍擊退了侵入陣地的蘇軍,但是中隊也陣亡了16名士兵,二木政幸的第3中隊是所有參戰中隊中陣亡士兵最多的中隊。

在炮兵和戰車猛烈的射擊下,200名蘇軍步兵再次衝入了日軍陣地,大隊長齊藤少佐,指揮部隊奮力擊退蘇軍,而在側面想包抄迂回的100名八路軍步兵也被日軍擊退。

下午,丸一陣地右翼最前線的西野中隊的陣地也被蘇軍突破了.

八路軍占領了壕溝和20米外戰壕裡的日軍互相投擲手榴彈。

隨後日軍的擲彈筒開始向八路軍射擊,在擲彈筒的近距離掩護下,日軍綁著白色的衣袖帶子舉著刺刀衝進了壕溝,一場格鬥戰後奪回了陣地,日軍死亡3人後收復壕溝,八路軍死亡6人後逃跑。

經過張家口火車站的日本工作人員驚人的努力,在20-21日僅僅2天就把4萬僑民全部送出了張家口。

而在丸一陣地,日軍從19日清晨到現在已經阻擊蘇軍3天了,人員倒還沒多大損失,只是陣亡了60人,失蹤7人,負傷50人。

但是彈要已經消耗差不多了,而且連續3天3夜不休息的連續作戰,體力透支,很疲憊。

響兵団撤離

20日日軍退到膳房堡で布陣第三中隊:宮崎安晴中尉,20日夜9時頃から敵の射撃が始まったが
敵戦死者が20体この敵陣奪取のための日本軍の損害も大きく、戦死2名、負傷十数名となった


陣地の右(東)四キロ離れた二道辺の春兵団から一個中隊(大野富久中尉以下百名)を応援に回した。このあたりは標高が高く(海抜1561メートル)8月21日早朝冷たい雨が沛然と降る中、午前10時半ころ日の丸峠の永松大佐が待つ陣地に到着した。10分間の休息後、昨日敵に奪われた陣地の奪還に向かう。そして戦死者11名を出す激闘のあと陣地を奪還した。

日軍看到僑民已經脫離危險,沒有必要繼續戰鬥了,參謀辻田新太郎少佐決定脫離戰鬥。

そして辻田少佐の苦悩は、終戦後の戦闘によって責任が永松大佐に及ぶのを恐れ沖森通訳にロシア語で書かせた手紙を司令所に置いて自決を計ろうとした。

しかしその雰囲気を事前に察知していた永松大佐の機転によって間一髪のところで堤准尉が短刀を取り上げ自決を止めた。


21日晚,由二木政幸在陣地上掩護日軍撤退。而蘇軍害怕日軍的夜戰,也沒有敢追擊,日軍順利撤出陣地。

22日,八路軍第12軍分區第10、第40團等部隊經過短期休整後,在分區政委段蘇權指揮下,乘勢又向張家口之敵發起猛攻,再次占領了清水河以東市區,並派出偵察分隊進入清水河以西市區。

11時後,由張家口西北和北面狼窩溝等地後撤的日軍主力,先後進到張家口東部市區,與攻入市內的第12軍分區部隊在火車站、油脂公司等地展開激烈的爭奪戰。

第40團被日軍殺個大退敗,未能阻止其向北平和大同方向撤退。

23日,張家口日軍基本撤走,剩下偽蒙軍和偽警察大隊龜縮到清水河以東德王府周圍。第10、第40團在剛到達的第20團及蔚涿支隊的配合下,繼續圍殲頑抗的偽蒙軍。至15時,全部占領了張家口和萬全城。與此同時,策應作戰的部隊亦先後收複涿鹿、尚義、康保、崇禮等縣城。这一胜利,使晋察冀与晋绥解放区联成一片,并为进军东北创造了条件。

一路行軍26日到達南口,高高興興的日軍經過6天行軍200公里8月27日在長城腳下八達嶺關口的青龍橋村遇見了駐蒙日軍參謀總長中川參謀總長的熱烈歡迎,日軍備感激動。

這個戰鬥的指揮官辻田新太郎直到平成十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才去世,享年96歲。

在8月24日下午,滿載日本僑民的火車也順利的到達了天津,當地日軍包括後來從丸一陣地作戰撤退到這里的日軍都向登陸天津的美軍繳了械。

但是為了為僑民提供衣物,繳械後的日軍還是偷偷的跑到倉庫里拿大米和毛毯,看護的美軍也懶的管。

10月16日在天津的日本人開始乘船回國了,11 月11 日,該旅團向中國第十一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繳械。
獨立混成第2旅團的戰士們也安全的回到了日本。

張家口一戰,在蘇軍人員處於17倍優勢,坦克裝甲車處於200倍優勢,火炮處於100倍優勢的情況下,還是在最合適蘇軍發揮武器裝備威力的無遮無攔的空曠的大草原上,蘇軍竟然拿只有2條戰壕的由新兵組成的日本輕步兵毫無辦法,連續3天的攻擊全部失敗,連任何一處中隊級別陣地都沒有奪取,
その響兵団と駐蒙軍に終戦翌日の8月16日思いがけないことが起きていた。陸軍省は8月15日に阿南 惟幾(あなみ これちか)陸軍大臣が敗戦の責任をとり介錯を拒み自刃(割腹:午前5時半→午前7時10分絶命:享年58)した。その後任に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の下村定大将が選任され、それに伴い現地の事情を考慮せず根本博中将が現職を兼ねて北支那方面軍司令官となる。
[PR]
by cwj36 | 2010-03-11 19:06 | 火之城

M2TW1.02版慢動作超特寫

中国嘉德2014年秋拍上海巡展e0040579_23284248.jpg這位歷史祕件的藏寶人就是海嵐.里昂((Hyland“Bud”Lyon,1908~1973)

此人十七歲到二十六歲在好萊塢當跑龍套的演員,他聰明好學,也做過特技演員、賽車選手及修車師,成了一位專業的飛機維修師,1935年他追隨心儀的女藝人狄.克萊拉(Dee St.Claire)到了中國上海。

他熟識一些在上海的美國人和外僑,任職於他們創設的中國航空公司,但始終鬱鬱不得志。

不到一年,在他正要返回美國時,卻因緣際會巧遇張學良,並被聘任為機械師與飛機副駕駛師.

不久,安兵諫事件爆發,張學良曾委託海嵐指任其妻趙一荻及幼子張閭琳的貼身侍衛.

其後五年,張學良在上海服刑,而海嵐受託協助趙一荻母子處理家務.

1941年,海嵐離開待了7年的中國,帶著裝載其個人文件及相片的六大箱行李,以及受張家所託的儲存私密物件的保險箱返回洛杉磯.從此音訊杳然。

8月14日上午,中國炮手在外灘試圖轟擊日本“出雲”號軍艦,但是炮彈誤落cathy(地名)和宮殿旅館(今南京路外灘的和平飯店)之間,大約400人被炸死炸傷。

同日下午,中國空軍轟炸位於虹口的日本海軍陸戰隊司令部以及吳淞口、黃浦江上的日艦,有一枚炸彈誤落大世界門口,約1300人被炸死炸傷。完整的死屍在跑馬廳路(今武勝路)排了足足六排,破碎的屍體裝了二十幾輛卡車,史稱“大世界墜彈慘案”。


e0040579_2336215.jpg


e0040579_23425081.jpg中國空軍烏龍誤炸後,上海街頭屍横遍地,照片中站立者為里昂。
[PR]
by cwj36 | 2007-04-08 04:10 | 火之城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