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馬的不列顛威爾士戰爭

羅馬的不列顛威爾士戰爭
凱爾卡拉都可戰役
Battle of Caer Caradoc


西元43年,羅馬帝國入侵不列顛.........

英格蘭南部的卡圖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意思為戰鬥領袖)號召凱爾特人反抗,首領 庫諾貝利努斯死後,卡拉塔庫斯(Caratacus)與他弟弟圖茍杜姆斯(Togodumnus)繼續反抗羅馬,在梅德韋河戰役( Battle of the Medway)、泰晤士河戰役,弟弟圖茍杜姆斯戰死,卡拉塔庫斯被迫率領殘部逃亡威爾士。

威爾士的德梅泰人 (Demetae)、奧多維塞人(Ordovices)、西盧爾人(Silures)、科爾諾維人(Cornouii)、和得西安格利人(Deceangli)受到卡拉塔庫斯的鼓動,合力揭竿舉事,卡拉塔庫斯成為領袖,阻擊羅馬軍隊的向西推進。

e0040579_15195921.jpg


(威爾士凱爾特部落分佈)


凱爾卡拉都可戰役

西元51年羅馬派兵彈壓,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 帶領第9軍團 (Legio IX Hispana)、第20軍團(Legio XX Valeria Victrix)約21000人前往威爾士。

卡拉塔庫斯告誡他的威爾士同胞,這場戰鬥將是「贏回自己的自由或被羅馬人永遠奴役的戰爭」。

威爾士聯軍中以奧多維塞人(Ordovices)、西盧爾人(Silures)最有戰鬥力。

e0040579_2053536.jpg


雙方在卡爾斯維斯的塞文河(River Severn)與蒂姆河(River Teme)邊激戰(Battle of Caer Caradoc),羅馬帕布里烏斯 的戰術和裝備對威爾士凱爾特聯軍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

卡拉塔庫斯在塞文河邊凱爾卡拉都可高地建造粗糙的石頭牆防線,建立總部。

羅馬統帥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本不願意攻擊凱爾特防線,但他手下卻有高度戰鬥熱情要求渡河攻擊。

威爾士聯軍在河道邊,開始射擊渡河的羅馬人....

在石頭與弓箭的襲擊下,羅馬軍團用龜甲陣保護過河,羅馬人分三路突破了威爾士聯軍防線。

雙方展開血腥的肉博戰,裝備劣勢的武器的威爾士凱爾特聯軍撤退到山頂,但羅馬緊追不捨.......並用鑿子拆除凱爾卡拉都可高地城牆。

e0040579_1334054.jpg終於,卡拉塔庫斯與威爾士凱爾特聯軍再度失敗。

卡拉塔庫斯的妻子兒女全被羅馬人俘虜,族人投降,他單身北逃到英格蘭北部向卡蒂曼杜女王尋求政治庇護,結果被卡蒂曼杜女王轉交給羅馬人。

卡拉塔庫斯獨自逃脫,北上英格蘭北部的布列甘提, 向卡蒂曼杜女王尋求政治庇護,結果被卡蒂曼杜女王轉交給羅馬人。

卡拉塔庫斯作為戰利品送往羅馬, 雖然他是俘虜,卻被允許到羅馬元老院說話,他發表希望羅馬元老們能「寬大處理他」的演講。

有人問他對羅馬城的印象,他酸溜溜的說:「羅馬有這麼多的財產,卻還覬覦我們可憐的帳篷?」

他的演講深受羅馬元老們同情,他被赦免,並允許他與家人住在羅馬。

凱爾卡拉都可戰役後,威爾士南方的西盧爾人(Silures)仍繼續以游擊戰對付羅馬,他們甚至擊敗過羅馬第2軍團 ,使得第2奧古斯塔軍團必須以建造羅馬堡壘防禦。

西元52年,不列顛總督帕布里烏斯因意外死亡,總督由捷拉斯(Aulus Didius Gallus)接任,捷拉斯持續鎮壓西盧爾人。

目前還不清楚是否西盧爾人(Silures)實際上是在軍事上打敗或者與羅馬達成協議,直到西元78年才臣服於羅馬。

The Romans in Wales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9-09 10:10 | 【Total War 不列顛】

卡拉塔庫斯的反抗

奧魯斯·普勞提烏斯
羅馬不列顛征服的開始
卡拉塔庫斯的反抗


西元40年代,不列顛政局混亂。

英格蘭東南部的卡圖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意思為戰鬥領袖)取代特里諾文特人成為不列顛東南部最強大的統治者,掌控了原先特里諾文特人的首都卡姆羅敦睦(Camulodunum)。

他的統治對其鄰居阿特雷巴特人構成了威脅,後者是凱撒的前盟友康明烏斯的後人

西元40年, 卡利古拉皇帝計劃進攻不列顛,但根據《 羅馬十二帝王傳 》,其舉止異常,卡利古拉的軍隊行進到英吉利海峽時,卡利古拉命令他們停止前進,到沙灘上去撿貝殼。

現代歷史學家認為這是卡利古拉在懲罰士兵們曾發起的暴動或只是由於其個人的神經錯亂。不過即使如此,這次的行軍還是為後來克勞迪斯(Claudius)皇帝的入侵打好了基礎。

例如卡利古拉在Bononia (今濱海布洛涅 )建造了燈塔。

e0040579_1414626.png


卡圖維諾尼人首領庫諾貝利努斯(Cunobelinus)的兒子卡拉塔庫斯(Caratacus)完成征服鄰國阿特雷巴特(Atrebates)王國。

阿特雷巴特(Atrebates)王國是西元前30年康明烏斯(Commius)在阿萊西亞攻防戰(Battle of Alesia)失敗後,率領阿特雷巴特人在不列顛所建立的王國。

阿特雷巴特國王威利卡(Verica) 逃到羅馬哭訴,威利卡名義上是羅馬的盟友。

因此,這提供了新登基的羅馬皇帝 克勞迪斯 , 征服不列顛的藉口。

西元43年,羅馬皇帝克勞迪斯再次發起了軍事行動以重新任命被驅逐的阿特雷巴特人國王威利卡 奧魯斯·普勞提烏斯(Aulus Plautius )被授予全權掌控4個羅馬軍團 ,總兵力達到20,000人,此外還有同等人數的補給隊。

這4個軍團是:

第二奧古斯塔軍團
第九西班牙軍團
第十四雙子軍團
第二十瓦勒里婭勝利軍團

其中第二軍團是由後來的四帝內戰成為羅馬皇帝的維斯帕先 率領......

卡西烏斯·狄奧(Dio Cassius 西元155 - 235)的「羅馬史」提到第九軍團的將領是格涅烏斯·候斯迪烏斯·蓋塔(Gnaeus Hosidius Geta)和維斯帕先的兄弟提圖斯·弗拉菲烏斯·薩比努斯(Titus Flavius Sabinus) 。

歷史學家歐特羅皮烏斯則提到了軍隊中有格涅烏斯·塞提烏斯·薩圖爾尼努斯(Gnaeus Sentius ) 。

e0040579_13493178.jpg


e0040579_22473418.png奧魯斯·普勞提烏斯的主要兵力分三批登陸,出發點一般被認為是現在法國的濱海布洛涅一帶,主要登陸點則可能是Rutupiae (今肯特郡東岸的里奇伯勒 )。

但實際上兩者都沒有確切證據證實, 只有些許考古發掘物的年代與之相符。

一些歷史學家認為路線是從濱海布洛涅到索倫特 ,登陸點靠近Noviomagus( 奇切斯特 )或南安普頓 ,這些地方之前都是由維瑞卡統治的。

還有另一種說法是從萊茵河河口到里奇伯勒

三路從海岸前進,並梅德韋河會師 。

羅馬宣佈給予不列顛南部部族「維持部族的獨立自主」這一交換條件與帝國結盟並協助其入侵的埃西尼人(Iceni/Eceni)、阿特雷巴特人和雷格尼人(Regni,古英格蘭南部沿海的王國)應有的獨立權和自治權。

e0040579_2144913.jpg

(卡拉塔庫斯雕塑)


梅德韋河戰役

縱使卡圖維諾尼人號召凱爾特人反抗,而「凱奸」埃西尼人則是羅馬的盟友,多布尼人已不戰而降,特里諾文特人因為凱撒的第二次遠征時,與卡圖維諾尼人結下樑子,不參與反羅。

羅馬人還獲得了西部杜姆尼部落的投誠。羅馬這外交攻勢對卡圖維諾尼人士氣與聲勢是一大打擊。

卡圖維諾尼人預期羅馬軍團會在肯特郡海岸登陸.....

這時卡圖維諾尼人首領庫諾貝利努斯中風死後,卡拉塔庫斯與他弟弟圖茍杜姆斯(Togodumnus)繼續反抗羅馬。

e0040579_7264972.png卡圖維諾尼人集合80,000人在現代英國肯特郡羅切斯特(Rochester)附近梅德韋河邊( Battle of the Medway)。

卡圖維諾尼領袖卡拉塔庫斯認為,羅馬人將無法越過沒有渡橋的梅德韋河,因此非常粗心的羅馬軍的對岸露宿。

奧魯斯·普勞提烏斯派遣日耳曼巴達維亞輔助軍團在夜幕的掩護下偷偷摸摸渡河,巴達維亞人是居然可以穿著全套的盔甲和武器來游泳渡河的部隊,他們可能使用某種浮力裝置,推測是用他們的木製盾牌作為一個"獨木舟"漂浮游泳過河,建立了橋頭堡。

卡圖維諾尼人遭到巴達維亞人突擊, 維斯帕先率領第二奧古斯塔軍團趁機過河,並工程師開始架橋。

奧魯斯·普勞提烏斯接著部署自己剩下的兩個軍團過河。 雙方激戰2日, 卡圖維諾尼人損失5000人後敗退。

泰晤士河戰役

梅德韋河戰役失利後,卡圖維諾尼人又集結於首都卡姆羅敦睦(Camulodunum)以南的泰晤士河佈防, 皇帝克勞迪斯派出增援,包括投石器和大象。

日耳曼巴達維亞輔助軍團又故技重施,偷偷摸摸渡河並建立一個羅馬橋頭堡。

在隨後的戰鬥中,卡拉塔庫斯的弟弟圖茍杜姆斯戰死,卡圖維諾尼人領土全部淪陷,卡拉塔庫斯被迫率領殘部逃亡威爾士。

剩餘的11個不列顛尼亞南部小國紛紛向羅馬人投降,這見於已消失的「克勞狄斯的凱旋門」(Arch of Claudius )殘磚上的記載。

而這,也標誌著歷時將近四個世紀的羅馬帝國統治不列顛的時代的正式開始。

e0040579_742143.jpg


(Caratacus Stone卡拉塔庫斯之石)


不列顛行省(Romano-British)

維斯帕先率領第二奧古斯塔軍團往西侵略,第九西班牙軍團 往北侵略控制亨伯到塞文河河口一帶.........

奧魯斯·普勞提烏斯成為羅馬不列顛行省的首任總督,直到西元47年時,他被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替換。

奧魯斯·普勞提烏斯返回羅馬時,得到乘坐雙馬戰車,穿著紫色長袍和戴著桃金娘的花圈
,稱之為「OVATIO」(鼓掌小勝利,比Triumphus規格小)凱旋榮耀。

克勞迪斯皇帝還親自走到他的身邊迎接。

由於帝國對不列顛行省的管理實際上屬於以壓倒性的軍事力量進行的武力統治,所以此後的每一任不列顛尼亞總督和軍團長人選除了文官系大貴族出身的第一任總督奧魯斯·普勞提烏斯之外,基本上都從身份和社會榮譽較高的、具備豐富戰鬥經驗的高級軍人中選定。

成為羅馬帝國行省的20年後,卡圖維諾尼人當年的王都卡姆羅敦睦(Camulodunum,即科爾切斯特)已經成為了專供帝國退役軍人居住的殖民城市。

在向凱爾特人課以重稅的同時,羅馬帝國還要求不列顛各個轄地內的部落及王國全部改制為羅馬式的行政單位(即“Civitas”,意為“政治意義上的城市或城邦”),接受羅馬帝國的法制管束。

此外,為了斷絕不列顛各個王國王室的存續,羅馬人不僅不願給予當初以維持部族的獨立自主這一交換條件與帝國結盟並協助其入侵的埃西尼人、阿特雷巴特人和雷格尼人應有的獨立權和自治權,還使用武力將這些盟友們的土地強制並入了行省的管理範圍內。

種下後來西元61年埃西尼布狄卡大起義的火種............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9-09 10:10 | 【Total War 不列顛】

羅馬帝國入侵不列顛

羅馬帝國入侵不列顛

e0040579_423967.jpg


西元41年,羅馬皇帝卡利古拉(Caligula)被懷恨在心的近衛軍大隊長卡西烏斯·卡瑞亞(Cassius Chaerea)刺殺身亡。

卡西烏斯·卡瑞亞常受到卡利古拉以「普里阿普斯」(Priapus 希臘神話中的生育之神)與「維納斯」(男性太監的俚語 )的言語侮辱,(卡西烏斯·卡瑞亞年輕時曾在戰場上受傷,生殖器功能喪失。)

這告訴我們嘲諷別人「那話兒」不行,就算是皇帝也可能會沒命的....lol

近衛軍找到卡里古拉的叔叔時年50歲的克勞狄斯,擁護他為皇帝........

這時離羅馬城非常遙遠的不列顛,卡圖維諾尼人首領庫諾貝利努斯(Cunobelinus)的兒子卡拉塔庫斯(Caratacus)完成征服鄰國阿特雷巴特(Atrebates)王國。

阿特雷巴特國王威利卡(Verica) 逃到羅馬哭訴,威利卡名義上是羅馬的盟友。

因此,這提供了新登基的羅馬皇帝 克勞迪斯 , 在西元43年征服不列顛的藉口。

e0040579_854037.jpg


英格蘭南部: AD43 卡拉塔庫斯的反抗
威爾士 :AD47 凱爾卡拉都可戰役(Battle of Caer Caradoc)
英格蘭北部:AD57 維納提烏斯的反抗
英格蘭中部:AD61 第九軍團的被殲滅戰
英格蘭中部:AD61 惠特靈大道戰役(Battle of Watling Street)
蘇格蘭: AD83 格勞庇烏山戰役 (Battle of Mons Graupius)


e0040579_2223042.gif


皮克特人(Picti)

厄皮蒂(Epidii)
喀里多尼亞 (Caledones)
Carnonacae ()
Caereni ()
Cornovii()
Creones ( )
Decantae)
Lugi ( )
Smertae ( )
Taexali ( )
Vacomagi ( )
Venicones ( )



Selgovae

奧多維塞(Ordovices )
西盧爾(Silures)
科爾諾維(Cornouii)
得西安格利(Deceangli)

卡圖維諾尼(Catuvellauni)
特里諾文特(Trinovantes)


e0040579_22575862.jpg

(沃爾默羅馬征服不列顛紀念碑)


Head Hurlers
Areani

e0040579_1153146.png西元前1500年左右,歐洲最落後的不列顛在都已經越過銅器時代進入鐵器時代,同時的商王朝,要不是有發現文字,農具還使用石頭,有些歐洲史家因此嘲笑中國,在中國一直到戰國以前事實上根本就還是石器時代。

羅馬入侵不列顛後的西元122年,哈德良皇帝為防禦北部皮克特人反攻,保護已控制的不列顛島的人民安全,開始在今英格蘭北面的邊界修築一系列防禦工事,後人稱為「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

哈德良在138年去世後,即位的安東尼放棄了這條邊境,向前推進在北方160公里處蘇格蘭境內新建了一條邊牆,即「安東尼長城」。

這條邊牆長60公里,新建了比哈德良長城更多的堡壘。但安東尼無法征服北部的部落,所以在164年,當馬克奧里略繼位時,放棄了安東尼長城,重新以哈德良長城為邊境。

這條邊境一直保持到羅馬軍隊撤出不列顛。

4世紀蠻族入侵不列顛,羅馬放棄了不列顛行省,城牆成為廢墟。

羅馬對不列顛的統治近400年之久,史稱「羅馬征服」(Roman Conquest)時期。

但是羅馬並沒有佔領不列顛全部,而僅僅是英格蘭的大部分。

羅馬征服者在其佔領地區修築不少軍用公路,其中有些公路一直保存到現在。

他們修造哈德良長城與城堡和要塞,有些後來發展成為城鎮。他們建立了莊園,使用奴隸,耕種大量土地。

在羅馬統治下,大多數不列顛人淪為奴隸或成為沒有自由的農民。

羅馬的官吏、商人和莊園主對不列顛人進行嚴重的剝削,徵收重稅,引起凱爾特人的仇恨與不斷的武裝起義。

羅馬對不列顛的統治是不鞏固的。

到了5世紀,羅馬帝國開始瓦解,對不列顛的統治也於西元410年左右隨著羅馬兵團的撤退而結束 。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7-18 12:24 | 【Total War 不列顛】

不列顛

e0040579_2243429.jpg



「To robbery, slaughter, plunder, they give the lying name of empire; they make a solitude and call it peace 」

(搶劫,屠殺,掠奪,這就是他們所謂帝國的名稱,他們製造廢墟並稱之為"和平"。 )

喀里多尼亞 Calgacus

凱撒入侵不列顛

e0040579_6234756.jpg


坎蒂(Cantiaci)
貝爾格(Belgae)
杜姆尼 (Dumonii)

羅馬帝國入侵不列顛

e0040579_341513.jpg

e0040579_237457.png埃西尼(Iceni )
波狄卡女王



AD43 卡拉塔庫斯的反抗
AD47 凱爾卡拉都可戰役(Battle of Caer Caradoc)
AD57 維納提烏斯的反抗
AD61 惠特靈大道戰役(Battle of Watling Street)
AD83 格勞庇烏山戰役 (Battle of Mons Graupius)

e0040579_5215670.jpg


羅馬第2軍團
羅馬第9軍團
羅馬第14軍團
羅馬第20軍團(Legio XX Valeria Victrix)

羅馬步兵楔形(wedge)陣
羅馬帝國不列顛行省
安東尼長城
圓屋
Badbury rings
皮克特人(Picti)
厄皮蒂人(Epidii)

卡圖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特里諾文特人(Trinovantes)

奧多維塞(Ordovices )
西盧爾人(Silures)
科爾諾維人(Cornouii)
得西安格利人(Deceangli)

奧魯斯·普勞提烏斯(Aulus Plautius )
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
蘇埃托尼烏斯(Gaius Suetonius Paulinus )
阿格里科拉(Gnaeus Julius Agricola)

e0040579_1716321.pngGaius Suetonius Paulinus
菘藍
旺茲沃思盾Wandsworth Shield)、巴特西盾(Battersea Shield)
威特姆盾(Witham Shield)
滑鐵盧頭盔

e0040579_234421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5-05 02:40 | 【Total War 不列顛】

惠特靈大道戰役

惠特靈大道戰役
Battle of Watling Street


惠特靈大道戰役於61年或62年發生在羅馬的不列顛行省。

交戰雙方為由布狄卡(Boudica)女王領導下的土著不列顛人民和由蓋烏斯·蘇埃托尼烏斯·保利努斯(Gaius Suetonius Paulinus ,在西元59年接替病亡的昆圖斯Veranius )指揮的羅馬軍隊。

儘管人數上眾寡懸殊,羅馬仍舊取得了一次決定性的勝利,並付出了小得多的代價。

這場戰役標誌著不列顛南部對羅馬統治不列顛的反抗結束,羅馬在此的統治一直延續到410年,羅馬軍團撤出不列顛為止。

歷史學家在研究這場戰役時不得不完全依賴羅馬史料。

戰場地點之謎

e0040579_237457.png戰役發生地尚不清楚,不過大多數歷史學家認為戰場位於「倫底紐姆」(Londinium)和「維洛科尼烏姆」之間(Viroconium什羅普郡的佛洛克西特),在現今所知的惠特靈大道上。

惠特靈大道這個名字實際上是盎格魯撒克遜人時代對這條路的稱呼,因此現在為這場戰役取的名字實際上是錯誤的。

儘管塔西佗給出了一個簡潔的描述,沒有一位歷史學家知道這場戰役的確切發生地。惠特靈大道附近的地區都有可能是戰役發生地。

e0040579_10565236.png一個傳說宣稱戰役發生在倫敦的國王十字大街,儘管這個地方的地貌特點與塔西陀的描述不符。

大多數人傾向於英格蘭中西部的一個地點。那個地方恰好位於惠特靈大道上,夾在倫底紐姆(Londinium)和維洛科尼烏姆(什羅普郡的佛洛克西特)之間。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似是而非的地點像Manduessedum(現代的曼切特),靠近沃里克郡的亞瑟斯頓,還有一個靠近萊斯特郡的高十字的地點也有可能。

而近年來發現戰場在北安普敦郡境內可能性最高。

距現今北安普敦郡的托斯特東南兩英里的一個低地也是一個戰役發生地的候選。在2009年,赫特福德郡阿斯維爾附近的阿爾堡河畔也被提出認為可能是戰役的發生地。

2010年5月,新出版的一本書提出北安普敦郡的斯托教堂 (Church Stowe)乃戰役真正發生之地。

布狄卡起義

e0040579_10561181.png在西元43年,羅馬人入侵不列顛東南。這次征服是逐步進行的,有些王國被攻佔了,其他的則作為羅馬的同盟國被保留了名義上的獨立。

在這些屬國中有一個王國被稱作埃西尼(Iceni )王國,他們住在今日東英格蘭 的諾福克(Norfolk)。

他們的國王,普拉蘇塔古斯(Prasutagus)是羅馬人的傀儡,在遺囑中把土地分給他的女兒們來求得保有他們的獨立。

但是在西元61年或者稍早些時候當他死了之後,羅馬當局他的遺囑以及他太太布狄卡的統制不合法,在他死後收歸他的領地沒收貴族土地

羅馬人奪取了他們的土地並且羞辱了他們一家。

他的遺孀布狄卡遭到鞭打,他們的女兒們甚至遭到了強姦。

羅馬的包稅人要求收回債務,然而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向埃西尼人徵收了沉重稅務。

當羅馬不列顛總督蘇埃托尼烏斯正在對摩拉島(island of Mona,今日北威爾斯的安格爾西Anglesey島)作戰,摩拉島是德魯伊宗教中心,他們在海岸線上派凱爾特戰士駐紮,他們當中的女性戰士,在風中頭髮吹起在火把照明下,宛如鬼魅。

德魯伊教士在他們之中,喊出可怕的咒語,向天舉手,這嚇壞了羅馬的士兵...

但嚇完之後,在蘇埃托尼烏斯一聲令下,羅馬軍摧毀島上凱爾特人的神殿和聖林(梅奈大屠殺The Menai massacre ) , 蘇埃托尼烏斯得到波狄卡領導的埃西尼人發動了起義而撤離摩拉島。

埃西尼人和他們的鄰居特里諾文特人結成了聯盟。

他們的卡圖維拉尼王國過去的首都卡姆羅敦睦(Camulodunum,即科爾切斯特)現已淪為羅馬退役老兵的安置地。

他們為了進一步打擊特里諾文特人,羅馬人甚至向他們徵收一筆費用以修建一座紀念前任皇帝克勞迪的廟。

起義者攻入並毀滅了科爾切斯特,殺死了所有來不及逃亡的人。

波狄卡女王和她的軍隊向倫底紐姆(Londinium,也就是今日的倫敦)方向進軍,而蘇埃托尼烏斯和他的先頭部隊已搶先一步趕到了倫底紐姆,他意識到他沒有足夠兵力來保衛這座城市,於是下令疏散群眾,並燒毀城市,不給起義者留下任何補給。

e0040579_17382230.jpg


羅馬史學家塔西陀宣稱任何沒有撤退的居民都遭到了屠殺。

倫底紐姆在波狄卡起義失敗後迅速擴大,並迅速成為羅馬不列顛行省最大的城市取代了科爾切斯特。

1萬VS10萬

e0040579_1842129.jpg

波狄卡女王的大軍仍在圍攻維魯拉米翁(現今的聖奧爾本斯)時,蘇埃托尼烏斯已經集結了他的軍隊。

駐紮在不列顛的4個軍團中,根據塔西佗的記載,他集結在麾下的兵力有第14「蓋米納」軍團,第20「瓦勒利亞」軍團的一個分遣隊以及一些輔助部隊,共計約一萬人。

另外2個軍團,即駐紮在埃克塞特附近的第2「奧古斯塔」軍團沒有成功地和蘇埃托尼烏斯會師;而第9「西班牙」軍團還在馳援科爾切斯特的路上。

波狄卡埋伏起來將羅馬赫赫有名的第9西班牙軍團(Legio IX Hispana )幾乎徹底殲滅於科爾切斯特,使羅馬軍方大驚。

然後布狄卡占領並毀滅另一座羅馬聚居地 Verulamium(現代的聖奧爾本斯St Albans)。

由於第9西班牙軍團慘敗,眾寡懸殊,蘇埃托尼烏斯只有小心選擇作戰地點,但是第9西班牙軍團慘敗,第2軍團竟沒有趕到,蘇埃托尼烏斯只有第14和第20軍團的兵力一萬人.........

他選擇了現代北安普敦郡的斯托教堂 (Church Stowe)附近一條狹窄的峽谷,背後森林環繞,而前方則是廣闊的平原。

峽谷這樣的地勢保護著羅馬軍隊的兩翼,森林則阻止了對羅馬軍隊後方的襲擊。

狹窄的正面削弱了人數優勢,廣闊的平原使得任何伏兵成為不可能。

這位指揮官把軍團以密集隊形放在正面,持輕武器的輔助部隊置於後方,而騎兵則布置在兩翼等待波狄卡女王的10大軍來到。

戰前激勵

戰前,雙方統帥往往向軍人演講以激發他們的士氣。

e0040579_11361094.jpg這場戰役的50年後,塔西佗向我們講述了布狄卡對他的追隨者的演說:

羅馬的傲慢帶給我們的只有危險。他們褻瀆神聖,奪去少女寶貴的童貞。一個羅馬軍團(指第9軍團)敢於對抗我們已經滅亡了,其餘的都躲在自己陣地裡。

他們將無法維持,我們不是贏得這場戰役,就是滅亡,這就是我,一個女人,將要做的。


儘管不列顛人集結了一支可觀的力量,但是據說裝備簡陋。

埃西尼人將他們的馬車隊放在戰場的後方,這樣他們可以讓自己的家屬看到自己取得一場預料中的壓倒性勝利,這些婦女們發出可怕的喊叫。

兩位日耳曼人酋長,辛布里人之王伊奧里克斯和蘇維匯人之王阿里維斯塔斯也在對抗蓋烏斯·馬略和尤利烏斯·凱撒的戰役中做過同樣的事,很遺憾的是,他們都失敗了。

塔西陀也記錄下了蘇埃托尼烏斯向他的軍團的致辭:

不要理會那些蠻族發出的喧鬧,在他們的陣列中女人多於男人。

這群野蠻人不是軍人——他們甚至沒有被恰當的裝備。我們過去已經擊敗過他們,當他們看到我們武器感覺到我們的鬥志時,他們將崩潰一瀉千里。

團結一致。投出你們的標槍,然後衝鋒;用盾把他們撞倒,再用劍了結他們的性命。

忘了戰利品,只要抱有必勝之心就會得到更多。


儘管塔西佗和那個時代的史學家一樣,喜歡為這種情況配上自己編造的演講詞。在這蘇埃托尼烏斯的演講顯得非常生硬而又直白,看上去不像是編的。

塔西陀的岳父,未來的不列顛總督格涅烏斯·尤利烏斯·阿古利可拉那時正在蘇埃托尼烏斯軍中任職,可能比較精確的報導了那場戰役。

這使得蘇埃托尼烏斯在書中的演講風格相比起來與書中其他演講的風格迥異。

標槍與楔形陣

布狄卡率軍號稱10萬大軍,平行推進向軍團發動進攻,在羅馬軍面前狹小的開闊地上遭到了第一輪猛烈的打擊。

在距陣前30米處,布狄卡起義軍的步伐為羅馬軍「皮魯姆」重投槍的齊射一而停滯。

這種標槍撞上物體後便會彎曲,使得它無法再被扔回來,敵人的盾上插上了這樣的沉重的東西就會使得盾無法使用而不得不在沒有盾的保護下戰鬥重投槍的第二輪齊射接踵而至,每位羅軍團步兵攜帶有兩根投槍。

這樣的的標槍戰術打亂了不列顛人的陣腳,而且不列顛人許多都是上身裸露,無法抵擋標槍。



當不列顛人正陣腳大亂時,蘇埃托尼烏斯下令全軍以羅馬標準楔形陣全線出擊。

每個軍團的大隊形成一個三角形,前尖通常是百夫長一人,帶領士兵帶著盾牌衝入到敵人隊伍中。

羅馬第14軍團的楔形陣的箭頭深深的插入了起義軍中推擠,擅長揮舞長劍就想砍一大排敵人的凱爾特人和日耳曼人因為長劍打擊面太小,變得沒什麼作用。

憑藉著嚴格的訓練,良好的盔甲和武器,他們很快在局部取得決定性優勢。

而騎兵的加入更是擴大了優勢。布狄卡號稱的10萬大軍不久兵敗如山倒......

e0040579_1824217.png


當他們失去優勢後,這群不列顛人試圖撤退,然而他們的退路為結成環形的馬車所阻斷,很快這段路便淪為人間地獄。

當羅馬步兵前進時,騎兵從兩翼參與了對不列顛人的屠殺。

羅馬人屠戮的不僅是戰士還有女人、小孩,甚至還有馱獸。

塔西佗根據謠言認為戰役傷亡的羅馬人僅400人,而死於此役的不列顛人達8萬之多。然而關於這場戰役的所有資料都被現代歷史學家認為有所誇大。

據塔西陀所言,布狄卡是服毒自盡的。而卡西烏斯·迪奧則說波狄卡女王是病死的,並得到了厚葬。

後來........

羅馬皇帝尼祿親自授予第十四”Martia Victrix”頭銜( Martia 代表好戰 Victrix代表勝利)。讚譽十四軍團為全軍第一,進入生涯中最輝煌時光。

駐紮在埃克塞特附近,奉命平定波狄卡起義,卻沒有趕上這次戰役的第二軍團長官博恩尼烏斯·波斯圖穆斯(Poenius Postumus)由於沒有讓手下獲得搶奪戰役功勛的機會,被逼自刎身亡。

據說尼祿皇帝為波狄卡女王起義所震驚,甚至考慮過全面撤離不列顛。但是起義因此役而決定性失敗後,羅馬統治一直延續了下去。

擔心蘇埃托尼烏斯的暴政會掀起更大規模的叛亂,尼祿更換了新的總督。繼任總督為普布利烏斯·佩特羅尼烏斯·圖爾普林尼烏斯

波狄卡女王起義的失敗僅僅確立了羅馬在南不列顛的統治。北不列顛仍處於不穩定狀態。

蘇埃托尼烏斯丟掉了不列顛總督官位後,在西元69年支持「四帝戰爭」的奧托(他殺害了伽爾巴之後,成為四帝戰爭第二位羅馬皇帝) ,他是奧托的皇家軍事顧問,在貝德里亞庫姆戰役(Battle of Bedriacum),奧托戰敗自殺,他被新羅馬皇帝維特里烏斯逮捕,從此下落不明。

(主要來源:英文維基)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4-16 10:30 | 【Total War 不列顛】

愛伯塔尼人 (Ebdanians)

e0040579_1505884.png


愛伯塔尼人Ebdanians

e0040579_4304216.png愛伯塔尼(Ebdani )在愛爾蘭東部海岸地區,大致在現代愛爾蘭首都都柏林北部,屬於凱爾特蓋爾(Gaels)族。

在1世紀初,羅馬和希臘對於愛爾蘭的知識幾乎是「無知」的狀態。

西元前600年這裡的凱爾特部落就已經進入哈爾施塔特文化(Hallstatt culture 青銅器與早期鐵器)時代 。

愛伯塔尼出現在羅馬地理學家托勒密(西元90 -168)地理指南書中,也是當時歐洲對愛爾蘭的愛伯塔尼唯一記錄。

e0040579_4455382.png


當時的愛爾蘭,古稱「海伯尼亞」(Hibernia),有許多凱爾特部落居住其間,海伯尼亞氏族(Hibernian clans)似乎是愛爾蘭當時的凱爾特人統治階級。

由於凱爾特人沒有文字,由德魯伊口述歷史,要尋求 愛爾蘭凱爾特部落的歷史只能靠考古發現。

塔西佗的岳父阿格里科拉(Gnaeus Julius Agricola)就任不列顛總督於西元82年曾計劃入侵愛爾蘭,據說愛爾蘭有個「高王國」(High King of Ireland ),其王子庫赫蘭(TúathalTechtmar)遭到放逐,請求羅馬不列顛總督助其奪回王位,但這一直沒有在羅馬官方歷史上證實過,而阿格里科拉也沒有入侵愛爾蘭。

愛伯塔尼可能就是這個傳說中的「高王國」,在Delvin河口的發現通道式墳墓系統,至少有8個墓葬,傳聞是庫赫蘭與貴族埋葬的地方。

考古學家還在英格蘭西北部切斯特 發現了一個巨大的羅馬時代軍事堡壘,竟然是為防止愛爾蘭人的入侵,顯然愛爾蘭人有海盜活動。

1996年愛爾蘭考古學家在離都柏林附近僅2公里之遙的Drumanagh發現「羅馬堡壘」遺址與裝備羅馬軍團的遺骸,進一步證明了羅馬人的確是在戰鬥中被當地族人擊敗。

令人驚訝的發現,羅馬的軍事行動實際上可能真的發生在愛爾蘭,而以前一直沒有被歷史學家記錄證實過。

e0040579_1732825.jpg


在遺址挖掘出獨特的羅馬長袍,頭巾和軍靴與兵器,西元1世紀時,阿格里科拉入侵愛爾蘭「傳說」,有可能是真的。

阿格里科拉被皇帝圖密善召回羅馬後,羅馬人離開愛爾蘭,部份駐軍被凱爾特人屠殺。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8 19:12 | 【Total War 不列顛】

喀里多尼亞 (Caledonians)

喀里多尼亞 Caledones

e0040579_9223932.png


e0040579_2132647.jpg

喀里多尼亞(Caledones)是現在英國的蘇格蘭地區古名,喀里多尼亞意谓「强硬者」 。

這裡住著許多凱爾特部落 (斯默泰人、凱雷尼人、卡若納凯人、瓦科馬吉人、波雷斯迪人等), 他們組成聯盟,羅馬人稱為「喀里多尼亞聯盟(Caledonian Confederacy) 」,其中包括彩繪紋身的皮克特人(Picts)。

e0040579_10372089.pngROME2遊戲中,命名為 「Painted Ones」的兵種單位其實就是皮克特人。

羅馬人稱皮克特人為「被彩繪者」或「背刺青者」,此外菘藍的莖、葉可以做藍色的染料;根可入藥,稱為板藍根,但長期使用可能對腎臟不好。

e0040579_1594923.jpg西元83年,喀里多尼亞聯盟的領導人卡加庫斯(Calgacus 凱爾特意思是"藏有刀片")是一個民選的戰爭領袖。

著名羅馬史學家塔西佗記載這位喀里多尼亞領袖有紅色的頭髮和長長的四肢。

自從西元60年,波狄卡女王起義失敗後到維斯帕先(Vespasian)皇帝即位以來,羅馬在不列顛都不曾採取大規模的軍事行動。

直到四帝內戰結束,維斯帕先皇帝統一帝國之後,新任羅馬總督才採取了積極的行動,他們掃清了不列顛境內最強大的部落布列甘提人(Brigantes)和西魯瑞斯人,使得整個行省真正徹底的納入羅馬治下。

西元78年夏,塔西佗的岳父阿格里科拉(Gnaeus Julius Agricola)就任不列顛總督,一上任便發動攻勢,先剿滅了叛亂的鄂多色末斯人,順勢一鼓作氣又拿下了蘇埃托尼烏斯(Gaius Suetonius Paulinus )曾經攻陷而因波狄卡起義不得不放棄的安格爾西島。

在治理政務方面,他採用恩威相濟的方針,一方面不時出兵襲擊不服的不列顛人,向北擴張領土,建立了所謂的阿格里科拉防線,另一方面大力推行羅馬化政策。

西元82年,他甚至打算髮動對愛爾蘭的入侵,但因故未能行動。

第二年夏,阿格里科拉進一步向北推進,在這次行動中採取了水陸並進的戰略,喀里多尼亞聯盟武裝了所有適齡戰士準備與羅馬人大戰一場。

喀里多尼亞聯盟盟主卡加庫斯對著所有喀里多尼亞戰士發表戰前演說譴責:「敵人如果富裕,羅馬人就變得貪婪;敵人如果貧困,他們就變得自大。不管東方或西方,都無法滿足這些羅馬人的飢渴。羅馬人搶劫,屠殺,掠奪,這就是他們所謂帝國的名稱,他們製造廢墟並稱之為"和平"。 」

格勞庇烏山戰役(Battle of Mons Graupius)

西元84年初夏,聯合起來的喀里多尼亞諸部落準備在格勞庇烏山給羅馬侵略者以痛擊。

當羅馬軍隊發現格勞庇烏山已被佔據,雙方開始戰鬥

根據塔西佗的記述,共計8000人的輔助部隊部署於中央,3000騎兵放在兩翼,羅馬軍團部署於陣地前作為預備隊。

對羅馬軍總規模的估計從17000到30000不等。儘管塔西佗談到有11000輔助軍團及4個騎兵大隊部署的狀況,正規羅馬軍團的兵力尚不明確。

卡加庫斯領導的喀里多尼亞人,據說兵力超過30000人。

e0040579_932242.jpg


喀里多尼亞聯軍居高臨下,第一排被部署在平地上,而後排則沿著地勢逐次上升, 陣型呈馬蹄鐵形。

在一陣短暫的對射之後,阿格里科拉下令輔助部隊接近敵人。

這部分輔助部隊由大約4個大隊的巴達維亞人(Batavians)和兩大隊的佟古累人(Tungri)劍士團組成。

喀里多尼亞人很快就被大批殺傷,山腳的部隊,無論是步兵還是騎兵還是戰車都被輔助軍團所蹂躪,崎嶇不平的地形限制了騎兵和戰車的發揮。

e0040579_981966.jpg


山頂的喀里多尼亞人部隊見狀企圖迂迴,兩端都被羅馬騎兵阻擊,阿格里科拉派出一支羅馬騎兵溜到後面進行反包圍。

喀里多尼亞人多雖然將羅馬軍團包圍,卻被堅強的羅馬軍團殺的全線潰退,喀里多尼亞人企圖進入附近的山嶺以求庇護,尋求反攻的機會,卻遭到了嚴密組織的羅馬軍隊與騎兵無情的屠戮。

e0040579_91457.jpg


根據記載,羅馬正規軍團在整場戰役中作為預備隊沒有被投入戰鬥。

塔西佗誇張的記載,羅馬僅以區區360名輔助軍團士兵的生命就換取了1萬喀里多尼亞人的陣亡。

第二天早上羅馬的斥候遍尋不見逃跑者的蹤影,這剩下的2萬人跑得無影無蹤了.......

在這場最後之役後,卡加庫斯消失不見於史冊。

阿格里科拉宣稱他已征服了所有不列顛部落。很快他就被圖密善召回羅馬調往吃緊的萊茵河前線,不列顛總督的職務也被交卸給薩魯斯特·盧庫盧斯

得了這樣一場輝煌的勝利,阿格里科拉竟然沒有任何的加官進爵,因此有人認為這是塔西佗或者阿格里科拉炮製出來的假勝仗。

e0040579_1153146.png西元142年羅馬皇帝安東尼皮烏斯(Antoninus Pius)命令在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 )以北的蘇格蘭南部在築起一道長城,稱為「安東尼長城」(Antonine Wall )。

安東尼長城延著蘇格蘭南部福思―克萊德地峽,東起福思灣,西至克萊德河,長達約63公里(39英里),大約3米(10英尺)高5米(15英尺)寬。

城上有19個碉堡。

代表羅馬帝國的最北端的邊境屏障。

安東尼皮烏斯花了12年來完成此長城,但僅僅在20年後的西元162年後安東尼長城被棄置,羅馬軍隊又退防回哈德良長城內。

哈德良長城和長期駐紮在不列顛的數個正規軍團就是喀里多尼亞人抵抗力量遠未消滅的力證。

西元175年,羅馬派來薩爾馬提亞騎兵5,500人,抵達不列顛抵達,西元180年薩爾馬提亞騎兵越過哈德良長城 ,違反與喀里多尼亞人的和平約定,爆發最嚴重的戰爭。

不列顛總督馬塞勒斯最終再派員與喀里多尼亞人簽署和平條約 。

西元208年,羅馬塞維魯(Septimius Severus)皇帝意圖征服喀裡多尼亞 。

他御駕親征, 加強哈德良長城,並奪回安東尼長城,但是喀里多尼斯人的游擊戰術給予羅馬沉重的傷亡。

210年末,塞維魯病倒,並於次年年初在艾伯拉肯(約克)去世,羅馬人又撤回到哈德良長城內。

羅馬人從來沒有完全佔領過喀里多尼亞,這使得後來的蘇格蘭人都很自豪在那個羅馬人橫行歐亞的時代沒被羅馬統治過。

e0040579_1582689.pn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7 03:53 | 【Total War 不列顛】

杜姆尼 (Dumonii)

杜姆尼 Dumonii

e0040579_2141477.png杜姆尼人(Dumonii)是古代居住於英格蘭西南半島德文郡和康沃爾郡的凱爾特部落,凱爾特語是「居住於深深的山谷裡的人」。

e0040579_17254454.jpg


其族名來源自凱爾特母親之神「達努」(Domnu、Danu),又稱「深的女神」 (the goddess of the deep),祂能癒合感情受到的傷害的人。

不列顛英格蘭在杜姆尼人與埃西尼(Iceni )之間有幾個部落國度,包括卡圖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 Catuuellauni )、雷格尼人(Regni / Regnantes)、坎蒂人(Cantii / Cantiaci)、杜羅特里吉人(Durotriges)、特里諾文特人(Trinovantes / Trinobantes)、多布尼人(Dobunni)、貝爾格人(Belgic),還有個西元前30年時,康明烏斯(Commius)率領阿特雷巴特人在不列顛建立的王國的阿特雷巴特( Artrebartes)。

其中以英格蘭東南部的卡圖維諾尼人勢力最盛,卡圖維諾尼人在ROME2遊戲中並沒有出現,他們的領域在杜姆尼人與埃西尼人之間,因為埃西尼有過轟轟烈烈的反羅戰爭,且英格蘭西南部杜姆尼人在反羅戰爭中乏善可陳。

所以在此先介紹卡圖維諾尼人轟轟烈烈的反羅戰爭。

卡拉塔庫斯

西元前54年,凱撒第二次遠征不列顛時,就與卡圖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意思為戰鬥領袖)的國王卡西維隆努斯(Reign of Cassivellaunus)率領不列顛人頻繁利用輕步兵、騎兵和戰車的靈活性展開了見縫插針的遊擊戰,但因為一次損失慘重的失敗偷襲,他最終還是不得不向凱撒屈膝求和。

恰好此時歐洲的高盧地區也發生了反抗羅馬共和國統治的起義,後院起火的,凱撒只好與不列顛人簽約停戰,再次收兵撤回大陸。

自此之後足足一個世紀,羅馬軍隊再也沒有踏上不列顛的土地。

西元40年,卡圖維諾尼人首領庫諾貝利努斯(Cunobelinus)的兒子卡拉塔庫斯(Caratacus)完成征服鄰國阿特雷巴特王國。

西元43年,阿特雷巴特國王威利卡(Verica) 逃到羅馬哭訴,威利卡名義上是羅馬的盟友。

因此,這提供了新登基的羅馬皇帝 克勞迪斯 征服不列顛的藉口,派出奧魯斯(Aulus Plautius)、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 陸續征服不列顛。

e0040579_1414626.png


奧魯斯調集第2奧古斯塔軍團(Legio II Augusta)、第9西班牙軍團 (LEGIO IX Hispana )、第14雙子軍團(Legio XIV Gemina)、第20瓦萊里婭勝利軍團 (Legio XX Valeria Victrix)與輔助軍團約20000人渡海。

卡圖維諾尼人號召凱爾特人反抗,而愛西尼人則是羅馬的盟友,多布尼人則未打先降。

在卡圖維諾尼人庫諾貝利努斯中風死後,卡拉塔庫斯與他弟弟圖茍杜姆斯(Togodumnus)繼續反抗羅馬。

在現代英國肯特郡羅切斯特附近爆發梅德韋河戰役( Battle of the Medway)中,卡圖維諾尼人攻擊奧魯斯要過河的羅馬軍團,激戰2日, 卡圖維諾尼人損失5000人敗退。

之後,雙方又在泰晤士河接戰,弟弟圖茍杜姆斯戰死,卡圖維諾尼人領土全部淪陷,卡拉塔庫斯被迫率領殘部逃亡威爾士。

西元47年,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接替奧魯斯成為不列顛羅馬統帥。

e0040579_22253350.jpg卡拉塔庫斯在威爾士煽動威爾士凱爾特諸部落起來抵抗羅馬。

帕布里烏斯前往威爾士鎮壓,卡拉塔庫斯的妻子和女兒被捕,兄弟們都投降羅馬。

詳細請看:德梅泰 (Demetae)

但是卡拉塔庫斯獨自逃脫,北上英格蘭北部的布列甘提, 向卡蒂曼杜女王尋求政治庇護,結果被卡蒂曼杜女王轉交給羅馬人。

卡拉塔庫斯作為戰利品送往羅馬, 雖然他是俘虜,卻被允許到羅馬元老院說話,他發表希望羅馬元老們能「寬大處理他」的演講。

有人問他對羅馬城的印象,他酸溜溜的說:「羅馬有這麼多的財產,卻還覬覦我們可憐的帳篷?」

他的演講深受羅馬元老們同情,他被赦免,並允許他與家人住在羅馬。

回到主題 杜姆尼人

回到杜姆尼人,羅馬軍團根本沒入侵過英格蘭西南部,約西元78年羅馬人才涉足此區,杜姆尼人保留高度自治權。

直到西元600年左右,東撒克遜人入侵此地,此地有許多亞瑟王傳說。

e0040579_2234435.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6 22:38 | 【Total War 不列顛】

德梅泰 (Demetae)

德梅泰 Demetae

e0040579_2243429.jpg


e0040579_4531594.png德梅泰人(Demetae)是古代居住在英國威爾士西南部彭布羅克郡 卡馬森郡的凱爾特人。

他們的起源是不明朗的,德梅泰部落的名字來源可能來自他們的部落的守護戰士神Demetos Dyfed,祂也是醉酒神。

古老的凱爾特戰士傳統會喝醉了才去實踐戰鬥,起酒瘋打起來才狂猛。

e0040579_1558627.jpgROME2派系德梅泰採用伊波娜( Epona )騎馬圖案,祂是凱爾特騎馬女神, Epona 意為「偉大的馬」。

她經常被描述為一個騎著馬的女人,馬鞍旁邊還有一匹小馬,代表著她還是一名豐收女神

英格蘭東南部的卡圖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意思為戰鬥領袖)首領庫諾貝利努斯(Cunobelinus)的兒子卡拉塔庫斯(Caratacus)完成征服鄰國阿特雷巴特(Atrebates)王國。

阿特雷巴特(Atrebates)王國是西元前30年康明烏斯(Commius)在阿萊西亞攻防戰(Battle of Alesia)失敗後,率領阿特雷巴特人在不列顛所建立的王國。

阿特雷巴特國王威利卡(Verica) 逃到羅馬哭訴,威利卡名義上是羅馬的盟友。

因此,這提供了新登基的羅馬皇帝 克勞迪斯 , 征服不列顛的藉口。

西元43年,羅馬帝國入侵不列顛.........

卡圖維諾尼人號召凱爾特人反抗, 庫諾貝利努斯死後,卡拉塔庫斯與他弟弟圖茍杜姆斯(Togodumnus)繼續反抗羅馬,在梅德韋河戰役( Battle of the Medway)、泰晤士河戰役,弟弟圖茍杜姆斯戰死,卡拉塔庫斯被迫率領殘部逃亡威爾士。

e0040579_1414626.png


(英格蘭凱爾特部落分佈)


威爾士的德梅泰人、奧多維塞人(Ordovices)、西盧爾人(Silures)、科爾諾維人(Cornouii)、和得西安格利人(Deceangli)受到卡拉塔庫斯的鼓動,合力揭竿舉事,卡拉塔庫斯成為領袖,阻擊羅馬軍隊的向西推進。

e0040579_15195921.jpg


(威爾士凱爾特部落分佈)


凱爾卡拉都可戰役

西元51年羅馬派兵彈壓,雙方在卡爾斯維斯的塞文河(River Severn)邊激戰(Battle of Caer Caradoc),羅馬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 的戰術和裝備對威爾士凱爾特聯軍取得了壓倒性的優勢。

卡拉塔庫斯在塞文河邊高地建造粗糙的石頭牆防線,羅馬統帥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本不願意攻擊凱爾特防線,但他手下卻有高度戰鬥熱情要求渡河攻擊。

在石頭與弓箭的襲擊下,羅馬軍團用龜甲陣保護過河,並用鑿子拆除石城牆。

羅馬人突破了防線,雙方展開血腥的肉博戰,威爾士凱爾特聯軍撤退到山頂,但羅馬緊追不捨.......

終於,卡拉塔庫斯與威爾士凱爾特聯軍再度失敗。

卡拉塔庫斯的妻子兒女全被羅馬人俘虜,族人投降,他單身北逃到英格蘭北部向卡蒂曼杜女王尋求政治庇護,結果被卡蒂曼杜女王轉交給羅馬人。

當其他威爾士凱爾特繼續以游擊戰對付羅馬人時,德梅泰人似乎甘願成為羅馬人的附庸,羅馬人也接管他們的黃金開採活動。

西元78年,威爾士最強悍的奧多維塞人反抗羅馬人並摧毀了一個羅馬騎兵中隊。

此時 塔西佗的岳父阿格里科拉(Agricolae)即任為羅馬駐不列顛總督,出兵擊敗奧多維塞人的起義,征服了威爾士。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6 16:17 | 【Total War 不列顛】

布列甘提 (Brigantes)

布列甘提 Brigantes

e0040579_1292586.png布列甘提人(Brigantes)是居住在現代英格蘭北部約克郡地區的古凱爾特人。

布列甘提人原定居於歐洲大陸今博登湖附近、以今奧地利西部布雷根茨和德國南部肯普滕為中心的地區,後來大概由此遠徙不列顛。

e0040579_1244179.jpg 族名可能來自Brigantia女神,意思是「升高」。

羅馬人的入侵以前沒有書面記錄,因此,布列甘提人的歷史是不清楚的,只知道是已經存在一個凱爾特政治實體。

而不列顛凱爾特人允許女性投身戰場並擁有個人財產,部落首領是女王,只有被女王選為丈夫的男子才能成為國王的社會規則,以及不列顛諸島各部落盛行的沒有性別歧視的首領選舉制度,都讓已經進入父系社會和奴隸制國家的羅馬人驚訝不已。

ROME2派系布列甘提採用現在英國北約克郡丹威營(Stanwick Camp)發現的「馬面具」。

丹威一直是布列甘提女王卡蒂曼杜(Cartimandua)前夫維納提烏斯(Venutios)的叛軍據點。

西元前54年,凱撒的第一次遠征英國時,英格蘭東南部的卡特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意思為戰鬥領袖)就號召凱爾特諸部落起來反抗羅馬人。

西元43年,羅馬克勞迪安皇帝派帕布里烏斯(Publius Ostorius Scapula) 入侵不列顛期間,凱爾特人為保衛家園紛紛起來反抗.......

e0040579_751831.jpg英格蘭東南部的卡圖維諾尼人(Catuvellauni 意思為戰鬥領袖)首領庫諾貝利努斯(Cunobelinus)起來反抗,布列甘提人的女王卡蒂曼杜(Cartimandua)也加入聯軍,但是他們遭到擊敗。

卡蒂曼杜女王

布列甘提人的女王卡蒂曼杜(Cartimandua)見羅馬太強大了與老公維納提烏斯(Venutios)都認為應該與羅馬人締結條約,奉行親羅馬政策。

卡蒂曼杜的親羅馬政策引起布列甘提人一連串的起義,西元48年,羅馬人幫助卡蒂曼杜女王遂行鎮壓。

之後,抵抗羅馬入侵的英雄盟主庫諾貝利努斯中風,無法率領族人。

庫諾貝利努斯之子卡拉塔庫斯(Caratacus)繼續率眾以游擊戰術 抗禦羅馬人的入侵,失敗後被迫逃亡威爾士。

卡拉塔庫斯在威爾士煽動威爾士凱爾特諸部落起來抵抗羅馬,羅馬再派兵鎮壓,卡拉塔庫斯的妻子和女兒被捕,兄弟們都投降羅馬。

e0040579_793074.jpg


但是卡拉塔庫斯逃脫北上布列甘提, 向卡蒂曼杜女王尋求政治庇護,結果被卡蒂曼杜女王轉交給羅馬人。

卡拉塔庫斯作為戰利品送往羅馬, 雖然他是俘虜,卻被允許羅馬元老院到說話,他發表希望羅馬元老們能「寬大處理他」的演講。

有人問他對羅馬城的印象,他酸溜溜的說:「羅馬有這麼多的財產,卻還覬覦我們可憐的帳篷?」

他的演講深受羅馬元老們同情,他被赦免,並允許他與家人住在羅馬。

卡蒂曼杜女王獲得羅馬巨大財富的獎勵。

維納提烏斯

但是這種出賣凱爾特人的行徑使卡蒂曼杜女王的老公維納提烏斯(Venutius)憤而與卡蒂曼杜離婚。

e0040579_7549.jpg卡蒂曼杜馬上與她的貼身武士 威婁卡土斯 (Vellocatus)再婚。

西元57年,卡蒂曼杜的前夫維納提烏斯(Venutios)不滿卡蒂曼杜的親羅馬政策聯合外邦起來反叛,想推翻卡蒂曼杜,被羅馬不列顛總督捷拉斯(Aulus Didius Gallus ,帕布里烏斯死後接任 )派出卡西烏斯(Caesius Nasica )率領羅馬第九軍團(Legio IX Hispana)擊退。

維納提烏斯趁著西元69年羅馬「四帝之年」的內亂不穩定,再度攻擊布列甘提,卡蒂曼杜向羅馬請求軍隊援助,羅馬只能派送輔助的部隊。

卡蒂曼杜逃亡了,讓維納提烏斯控制了布列甘提王國進行與羅馬隊抗的戰爭。 從此以後,卡蒂曼杜女王就消失了。

羅馬內亂結束後,皇帝維斯帕先開始征服布列甘提西元71年,維納提烏斯被擊敗於蘇格蘭角(Battle of Scotch Corner),布列甘提臣服,但是羅馬的統治情勢不穩。

但是戰爭歷經到西元2世紀的西元122年幾才完成征服,哈德良長城(Hadrian's Wall) 的建立最初目的也是為防範布列甘提人與其同盟。

在卡塔拉克托尼厄姆(Cataractonium)、奧利卡納(Olicana)和韋諾維韋厄(Vinovium)均有堡壘的建立。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6 01:30 | 【Total War 不列顛】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