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Total War 日耳曼】( 32 )

沃坦神 & 弗麗嘉

沃坦神 (Wōdanaz)

e0040579_1614194.png沃坦神(Wotan),日耳曼語Wōdanaz ,是盎格魯-撒克遜和歐洲大陸的古日耳曼多神教中的神祇,其實就是指北歐神話的「戰神」、「知識神」」、「勝利之神」、「詩歌之神」等等的「奧丁」大神(Óðinn)



沃坦神呈現出一匹馬,一隻鳥和一個人的頭部,通常認定為一種早期形式奧丁。

e0040579_9314798.jpg


e0040579_9433710.jpg7世紀時,發現一個的文德爾頭盔板的奧丁。

奧丁神話又有了雙肩上棲息著兩隻烏鴉,分別是代表「思維」的福金(Hugin)及代表「記憶」的霧尼(Munin)。

祂們是奧丁的眼線,會將每日所見的物向主人報告,當別的神祇飲宴時,奧丁便思索「思維」和「記憶」告訴祂的話。

古日耳曼認為沃坦神是靈魂的領導者,幫助他在戰場中接引亡魂的就是奧丁的侍女──女武神。

Wōdanaz有瘋狂的,激烈的,猛烈的、憤怒的的意思。日耳曼人也稱他是「粗野的獵人」、「瘋狂的軍人」。

他被描繪成一位巨人,掌管智慧,哲學,藝術和詩歌。

他有勇敢的自殘傾向,以上吊自盡的方式懸掛在世界之樹上9天9夜為自己獻祭,為換取智慧之井的井水犧牲了一個眼球。

※請珍惜生命:台灣全國自殺防治中心

祂提供粗獷風格的戰鬥做法,後來演變成的日耳曼狂戰士,常身披熊皮或狼皮,不持武器,以狂暴之姿衝鋒陷陣 。

沃坦神是日耳曼人戰爭和勝利的守護者。有名的雷神索爾是他兒子~

e0040579_48152.png


ROME2派系蘇維比(suebi )使用沃坦神為標誌。

弗麗嘉 Frijjō

e0040579_17213461.png 弗麗嘉( Frijjō)是北歐眾女神中排位第一的女神,掌管婚姻與家庭。

也是日耳曼人早期的家政婦女神、 愛情女神。她是沃坦神的妻子,也是戰神泰華茲和雷神索爾的繼母。

e0040579_17391151.jpg弗麗嘉統治著世界上的所有和女性有關的東西,從編織、縫紉、紡織到烹飪等手藝,到孕育和生產的所有奧秘。

作為沃坦神的皇后,她在智慧和威嚴上都與他相稱。

日耳曼人也給弗麗嘉獻祭,來保證社會秩序、婚姻幸福以及子孫安康。

由於弗麗嘉掌控著宇宙的秩序,日耳曼戰士的母親會向她祈禱並為她們的兒子縫製防護服,希望弗麗嘉女神能保佑她們的兒子在戰鬥中平安康健。

人們認為弗麗嘉也是位女預言家,她可以知曉未來但卻很少向人揭示未來。

星期五便是由弗麗嘉的名字命名。

e0040579_17281211.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14 16:11 | 【Total War 日耳曼】

弗里斯 (Frisii)

e0040579_13354327.jpg弗里斯(Frisii)是古老的日耳曼部落,居住在須德海和埃姆斯河低窪地區之間。分布於萊茵河與埃姆河之間的沿海地帶。

他們主要是農業和養牛為生,他們會跟羅馬與其他日耳曼人簽署僱傭條約,做為提供羅馬輔助兵團或加入反羅馬的陣營。

e0040579_214326.jpg


西元前12年,德魯蘇斯(Nero Claudius Drusus)海陸軍遠征降服了弗里斯人(Frisii)與巴達维人(Batavi),並擊敗卡烏基人(Chauci)於威悉河(Weser)的出海口附近。

他深入到日耳曼境內,遠赴北海,並逼弗里斯人每年繳稅給羅馬。

但是德魯蘇斯給予弗里斯人比較溫和的稅項。

巴都黑娜森林之役

e0040579_1683732.jpg然而,後來的羅馬弗里斯總督黑輪尼烏斯(Olennius)提出牛皮革必須符合野牛皮革質量標準嚴苛的稅項。

但是弗里斯人養的牛牲畜皮革沒有弗里斯蘭野牛的大小,而且在這地區野牛也很少.....

這下子繳納不出稅項者,首先就抽取弗里斯人的牛群,再來就沒收他們的土地,最終 還要他們的妻子做抵押,他們不得不賣掉自己的孩子給人當奴隸繳納稅款。

西元28年,官逼民反,弗里斯人已經受夠了導致了起義。 他們絞死了羅馬士兵與羅馬稅史,然後他們圍困躲在佛利蘭(Flevum)堡壘的黑輪尼烏斯

羅馬上日耳曼尼亞省(Germania Superior )總督盧修斯‧阿帕羅尼魯思 (Lucius Apronius),帶著第3奧古斯塔軍團 (Legio III Augusta )前來鎮壓弗里斯人。

這位盧修斯‧阿帕羅尼魯思是治軍嚴格的人,在西元20年以懲罰第3奧古斯塔軍團 (Legio III Augusta )在努米底亞鎮壓塔克法里纳斯(Tacfarinas )叛亂打敗仗,由以十一抽殺律(Decimation)抽籤決定,將抽出者鞭打至死而聞名。

弗里斯人撤退進入巴都黑娜(Baduhenna )森林,此森林現在荷蘭的海洛(Heiloo)附近 。

第3奧古斯塔軍團進入巴都黑娜森林後,遭到伏擊,900人陣亡,400人互相殘殺而死,計損失1300人。(The Battle of Baduhenna Wood )

不知道出於何種原因,一向霸道的羅馬人沒有尋求報復,此事就被擱置。

擊敗羅馬人的巴都黑娜森林之役在相鄰的日耳曼部落之間口耳相傳成為日耳曼的民族英雄,弗里斯人的威信大大提高。

弗里斯人的消失

西元47年,弗里斯人與卡烏基人(Chauci)、切盧斯克人(Cherusci)聯合在比利時高盧地區掠奪。

羅馬將軍科布洛(Gnaeus Domitius Corbulo )帶領羅馬第5軍團(Legio V Alaudae 「雲雀」) 和15軍團(LEGIO XV Primigenia 「命運女神」)前來討伐,他們不願與羅馬人正面對抗,帶著財物逃之夭夭。

科布洛沒放過他們,科布洛佔領弗里斯人領土,建立一個監控弗里斯人的堡壘,強迫弗里斯人建立羅馬式的參議院,然後要他們遵守羅馬的法律。

西元54年,弗里斯人佔領靠近羅馬邊界的萊茵河地區,準備建立 房屋和播種農地。 羅馬人試圖勸說他們離開,甚至邀請2個弗里斯人酋長到羅馬 面見皇帝尼祿

尼祿下令要他們離開。 2個弗里斯人酋長回去後,拒絕撤離,羅馬人把不肯離開的弗里斯人全部殺死。

西元69年爆發巴達維亞起義(Revolt of the Batavi),弗里斯人也參加,這次他們聯合圍困维提拉(Vetera)。

摧毀了上次征服他們的羅馬第5軍團(Legio V Alaudae 「雲雀」) 和15軍團(LEGIO XV Primigenia 「命運女神」),終於報了仇。

羅馬動員12個軍團才將巴達維亞起義鎮壓下來。許多戰敗的弗里斯人被驅逐到羅馬作為「laeti」(即羅馬時代的農奴 )。

西元250年, 弗里斯人居住地的地下水位上升和風暴潮淹沒一些地區。 在該地區的涼爽,濕潤的氣候轉變的情況使這裡的居住環境更加惡化。

西元296年,大部份的弗里斯人被羅馬人命令往法蘭德斯搬遷當農奴 ,之後從歷史記載中消失。

在第3和第4世紀弗里斯蘭人口穩步下降,到5世紀的人口急劇下降。 沿海土地在接下來的兩個世紀中基本上無人居住。

當居住地環境條件改善後,收到大量湧入的新移民,大多是撒克遜人 ,住在這裡的人最終會被簡稱為“ 弗里斯蘭 “(Frisians)人,可是他們不一定是古弗里斯人的後裔。

e0040579_16333891.jpg


在5世紀初,法蘭克人成為在該地區最重要的族群。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28 16:50 | 【Total War 日耳曼】

哥德人的崛起

Goths

e0040579_23241621.png日耳曼哥德人(Goths)源於「Guton」一詞源於北歐斯堪的納維亞語,哥德人從今日的斯堪地納維亞半島南部、日德蘭半島那裡開始,約西元前100年哥德人越過波羅的海,然後轉移到拉吉伊人(Rugii)的居住地"Ulmerugi” ,將他們驅逐到波羅的海南部沿海,也征服了鄰近汪達爾人。

西元238年,這個半遊牧民族在下莫西亞(Lower Moesia)省——保加利亞北部——與羅馬人發生了第一次的接觸。

於是在250年,爆發了第一次哥德戰爭。在這次戰爭中,哥特人在其國王克尼華(Kniwa)領導之下,包圍了費利婆里斯(Philippolis)城,贏得了一次巨大的會戰,破壞了整個地區,據說一共殺人在十萬以上。

以後,在258年,他們侵入了西爾卡西亞(Circassia)和喬治亞(Georiga)。4年後,他們又進到艾費沙斯(Ephesus),把世界七奇跡之一,Artemis的神廟 也毀壞了。

5年之後,他們又與希魯里人(Heruli)一路,坐了5百艘小船,渡到了波斯普拉斯海峽,占領了拜占庭,不僅使柯林斯、斯巴達和阿哥里斯(Argolis)都滿受蹂躪,而且連雅典也包括在內。

最後希臘人毀滅他們的船,才把他們向北驅逐,趕出了馬其頓的境外。

但是2年之後,他們又來啦,人數還要更多,據說一共有32萬人。結果在萊沙斯發生了一場大戰,才阻止了他們的進展,據說他們一共損失了3萬人。

以後,哥德人因為被封鎖在巴爾幹山地中,他們被饑餓所苦,才開始被迫向羅馬皇帝克勞第亞斯二世(ClaudiusⅡ)投降,充當“同盟軍”(Foederati)。他們放棄了達西亞,自從270年,他們與羅馬人之間建立了和平關系,相安無事快有100年之久。

在4世紀時,他們分裂為東哥德人和西哥德人... “

由於匈人入侵哥德人控制的地區,成功制服了許多哥德人,但也造成哥德人的大遷移入侵西羅馬帝國。

e0040579_2238414.gif


東哥德人”原來自稱“Grvtvngi Avstrogoti”,意思是“沙灘哥德人”,因為他們住在第聶澤河附近的沙質海灘上。

而“西哥德人”則自稱“Tervingi”,意思是“森林居民”,因為他們居住在達西亞的森林裏。

也有人說,「東哥德人」(Ostrogoths)就是原來奧斯特羅高塔麾下的部落,而「西哥德人」原來自稱Vesvgothi,意思是“優秀的哥德人”。

也有以烏克蘭的德涅斯特河(Dniester River)劃分了他們,河東的叫東哥德人,河西的叫西哥德人。

e0040579_16162487.png派系使用「雷神的錘子」,雷神(Thor、妙爾尼爾Mjölnir)是哥德人主要信仰之神。

雷神之錘是北歐神話中最強的武器,有「粉碎」的意思,也擁有復活的力量 。


西哥德人

e0040579_22484417.png


Gothic War (376–382)
阿德里亞堡之役
阿拉里克劫掠羅馬城
沙隆戰役
哥德人的最後之王-羅德里克(Roderic)
最後的西班牙西哥德國王-ARDO

東哥德人

e0040579_22523783.png


涅德戰役
東哥德王國
Gothic War (535–554)
[PR]
by cwj36 | 2013-08-17 22:23 | 【Total War 日耳曼】

拉吉伊 (Rugii)

拉吉伊 Rugii

e0040579_10154655.png拉吉伊人(Rugii)是在西元一世紀左右,從挪威西南部拉尼亞遷移的東日耳曼部落,並從那裡再遷移到多瑙河流域,佔領波羅的海的南部海岸, 波蘭西北部。

ROME2派系拉吉伊使用麋鹿為代表,可能是指他們來自北歐。

這個部落的名字來源於古斯堪的納維亞語的黑麥、稞麥(rye),'rugr',也暗示為"黑麥農民"。

另外不確定性和爭議的是聯想到西歐異教徒的避難所呂根島(德國在波羅的海最大的島嶼 )上拉尼人(Rujan斯拉夫族)的部落。

拉吉伊人攜帶短刺劍和圓形盾牌,必須服從鄰居哥德人的權威。

e0040579_111890.jpg


4世紀初,大部分拉吉伊人向南移動,定居於潘諾尼亞(現代匈牙利),控制了諾里奇(Norici)人。

他們後來被匈奴攻擊,被匈奴王阿提拉脅迫拉吉伊人參加西元451年卡塔洛尼亞平原戰役(Battle of Catalaunian Feild),這是阿提拉第一次重大失敗,結束了他的無敵聲譽。

拉吉伊人遷移到波希米亞和下奧地利。

阿提拉死亡後爆發內戰,西元454年尼達歐之戰(The Battle of Nedao)中屬於日耳曼聯軍的拉吉伊人獲得勝決定性的日耳曼勝利 ,匈奴帝國完全瓦解。

拉吉伊人領袖 法南科奇烏斯(Flaccitheus),擊破羅馬對諾里庫姆(Noricum )行省的控制。 西元 467年,法南科奇烏斯建立了拉吉伊王國。後與東哥德人的頻繁衝突。

法南科奇烏斯死後由兒子斐勒奇烏斯(Feletheus)繼任,西元476年,斐勒奇烏斯支持奧多亞塞(Odoacer屬Scirii族 )的Foederati雇傭軍發動叛亂,奧多亞塞乘勝進軍羅馬,將西羅馬皇帝羅慕路斯‧奧古斯都放逐,西羅馬帝國滅亡,奧多亞塞成為義大利的第一個日耳曼蠻族國王。

「Foederati 」是蠻族提供蠻族戰士服務於羅馬軍隊的傭兵互助條約。起初,羅馬補貼他們金錢或食品的形式。但第四和第五世紀稅收收入減少,foederati雇傭軍,被允許定居在羅馬領土上成為領主。

西羅馬的滅亡,引起東羅馬帝國的震驚。奧多亞克並沒有稱帝或再立一個皇帝,他在名義上效忠於東羅馬帝國,於是自稱“義大利國王”。

東羅馬帝國皇帝 芝諾挑撥斐勒奇烏斯奧多亞克之間的矛盾, 奧多亞塞隨後入侵拉吉伊王國,在現今維也納附近徹底擊敗拉吉伊軍。

奧多亞克抓獲斐勒奇烏斯和他的王后,並於西元 487年在拉文納(Ravenna)處死。

兩年後( 489),東羅馬帝國又唆使受羅馬影響很深的東哥德王狄奧多里克(Theodoric)帶兵攻入義大利。

拉吉伊人加入狄奧多里克軍入侵義大利擊敗奧多亞塞為國王復仇。

在義大利的東哥德王國裡 ,他們保持自己的管理權,並且避免與哥德人通婚。

在西元6世紀時,拉吉伊人消失。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17 11:01 | 【Total War 日耳曼】

西元16年
羅馬條頓森林復仇之役
威悉河、安古里瓦莱戰役


e0040579_16425927.jpg

(羅馬大將日耳曼尼庫斯大復仇)


西元12年,羅馬帝國日耳曼尼亞總督也是皇儲提貝留被召回羅馬,當地的新任總督是提貝留的侄子、日耳曼人的第一位征服者德魯蘇斯之子日耳曼尼庫斯 (Drusus Germanicus, NeroClaudius. ),這個與對手海爾曼同齡的年輕將領要比他的叔父提貝留大膽得多。

西元14年羅馬大將日耳曼尼庫斯從今荷蘭鹿特丹附近出發,經海上入維斯河,逆流而上,深入敵境。

他也入侵在條頓堡森林中消滅羅馬軍團的日耳曼族之一的馬西(Marsi )族領域,在上魯爾河的馬西族正在舉行慶祝女神Tanfana的盛宴,整族的人都喝醉,日耳曼尼庫斯發動殘酷的襲擊,施行無差別屠殺了許多部落。

在次年夏天日耳曼尼庫斯以萬分沉痛的心情憑弔了條頓森林戰場,並掩埋了部分早已化為白骨的屍體。

當時日耳曼切盧斯克族的條頓森林戰役英雄海爾曼與馬考曼族的馬波德因送返條頓森林戰役被砍下頭的瓦盧斯總督的首級回羅馬而鬧翻,爆發內鬥,實力大受損傷。

海爾曼想聯合所有的日耳曼民族,一舉把羅馬人趕過萊茵河,統一全高盧。

於是海爾曼派人給馬波德送去了條頓堡森林戰役被砍下頭的瓦盧斯總督的首級,表明自己希望雙方結盟,討伐羅馬侵略軍,共分高盧之意。

馬波德認為羅馬畢竟是老牌強國,海爾曼只不過是個走運的暴發戶,一場條頓森林戰役的勝負並不足以改變雙方的實力對比,所以竟把海爾曼的戰利品瓦盧斯的頭送返羅馬安葬。

此舉惹毛了海爾曼,雙方大打出手,從西元14年初一直打到西元16年.........



威悉河戰役

日耳曼部落一直避免與羅馬作正面大規模攻擊戰,這時日耳曼尼庫斯多次深入到日耳曼領土,迫使日耳曼部落聯盟煩躁求戰,切盧斯克族的海爾曼被迫必須面對日耳曼尼庫斯的侵略。

西元16年,在威悉河附近 (Battle of the Weser River),海爾曼終於決定「抗羅」率領55000 日耳曼戰士對全副武裝的堅守羅馬軍團發動正面攻擊。

海爾曼本佈陣於威悉河的右岸,日耳曼尼庫斯則率領8個軍團(總兵力約5萬)與輔助同盟軍前進威悉河。

羅馬軍越河前夕,海爾曼軍撤退.....

e0040579_15512082.jpg


羅馬巴達維亞輔助軍團(羅馬的日耳曼人傭兵Batavi)則越河偷偷繞道海爾曼軍左翼,卻遭到海爾曼發射大量箭矢的攻擊,並從3方出擊圍攻,巴達維亞輔助軍團圍成圓陣抵抗。

巴達維亞輔助軍團指揮官戚理瓦倫塔(Chariovalda)試圖突破敵人的防線,但都失敗,日耳曼尼庫斯派出騎兵救援方才讓巴達維亞輔助軍團逃出重圍。

日耳曼尼庫斯越過威悉河在平原建立野戰工事,從一個日耳曼逃兵中知道,在夜間,海爾曼將發動夜襲攻擊羅馬陣營。

深夜時分,黑壓壓一片的日耳曼人慢慢接近羅馬軍營,但是海爾曼發覺羅馬人已經有警戒,放棄夜襲攻擊。

第二天早上,海爾曼主力佈陣在一片茂密的森林之前,旁邊是山,形成一個口袋,就等羅馬軍團入甕。

海爾曼則率領精銳埋伏佈於全軍左側翼林中,意欲包抄羅馬軍。

羅馬日耳曼尼庫斯的第一線是高盧人和親羅馬的日耳曼人組成的輔助部隊,後面是弓箭手群。

再接著是四個主力軍團與日耳曼尼庫斯所在的騎兵團,後面是其他4個軍團。

5萬日耳曼戰士瘋狂的正面攻擊日耳曼尼庫斯的羅馬軍團,雙方血戰11小時,直到夜幕降臨,海爾曼胳膊受傷,試圖重振戰鬥未果,10,000 - 20,000日耳曼戰士死亡或受傷,海爾曼軍殘餘逃入森林躲避追兵。

取得勝利後,羅馬人把日耳曼的武器收集起來形成一個山丘狀大聲歡呼 ,因為已經是冬季,日耳曼尼庫斯撤回萊茵河防線,羅馬下令日耳曼尼庫斯返回羅馬接受凱旋表揚。

e0040579_16172560.jpg


安古里瓦莱戰役

這時西元16年,海爾曼把怒氣指向馬考曼族的馬波德身上,雙方再度內戰。

羅馬大將日耳曼尼庫斯乘虛而入,從西北偷襲切盧斯克族的大後方。海爾曼慌忙回師應付羅馬軍。

海爾曼在安古里瓦莱(Angrivarii)建立一條土牆防線(The battle of Angrivaran's Wall ),這地方是一個由威悉河潮濕的平原和森林、大沼澤形成的狹隘封閉地形。(Battle of the Angrivarii)

海爾曼也在路旁埋伏,準備重演條頓森林之役,但這次日耳曼尼庫斯已經有提防,使用投石器與「蠍弩」(scorpion)猛射大型箭矛與火石,埋伏的海爾曼軍敗退。

接下來日耳曼尼庫斯羅馬軍團迫近安古里瓦莱土牆防線。日耳曼尼庫斯呼喊:「囚犯是無用的,只有消滅敵人才能結束戰爭。」

羅馬人有更好的武器和作戰策略使海爾曼陷入絕境。

安古里瓦莱土牆防線部署到日耳曼人無法使用他們的長矛,他們被迫陷入混戰,而羅馬短劍能夠利用其更大的靈活性,羅馬人用劍刺打他們的臉,日耳曼人大多沒有戴著保護頭部的頭盔。

雙方繼續殺戮,日耳曼人再度慘敗收場,羅馬騎兵大肆追殺逃兵。

安古里瓦莱戰役中,海爾曼隻身逃走,他懷孕的妻子圖斯內爾達被俘虜,瓦盧斯所部三面羅馬軍團第18.19軍團的鷹幟鷹旗中的兩面也被繳獲。

日耳曼尼庫斯再度撤兵之後,海爾曼又把怨氣發在馬考曼族的馬波德身上,雙方整軍再戰,這次海爾曼大獲全勝,

而羅馬許諾的救兵卻遲遲不到,各附屬民族紛紛轉而投靠海爾曼,一度強大的馬考曼王國瞬間土崩瓦解。

海爾曼依然屹立不搖,卡蒂人首席長老阿德甘達爾魯斯(Adgandestrius)主動向羅馬人提出用毒藥將海爾曼毒殺的計畫。

但羅馬皇帝提貝留拒絕了這個提議。

西元17年,日耳曼人的英雄海爾曼還是遭到暗殺身亡。

在西元42年的羅馬入侵中,日耳曼紹克人(卡烏基人 Chauci)給羅馬人送還了瓦盧斯軍團的最後一面第17軍團的軍旗。

羅馬終於洗刷條頓森林的恥辱!

e0040579_23265723.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25 16:43 | 【Total War 日耳曼】



e0040579_14452675.jpg

e0040579_15165726.png條頓森林之戰主戰場卡爾克里澤(Kalkriese)遺址發現的羅馬騎兵軍官的面罩(Imperial face-mask), 面罩它是由鐵製成,表面覆蓋白銀。

而白銀表面已被剝去。

西元9年,日耳曼切盧斯克族部落(Cherusci)首領海爾曼(Hermann)就是羅馬軍隊裡日耳曼騎兵的首領,他設計羅馬3個軍團進入他的陷阱.........

因此在ROME2條頓森林之戰中他戴著羅馬騎兵軍官的面罩出現也還算是合理。

不過海爾曼的造型通常是戴著飛翅的頭盔~

卡爾克里澤博物館



e0040579_222711100.jpg


西元1988年開始以來,德國考古界在卡爾克里澤面積17公里範圍內發掘出超過5,500 羅馬兵遺骸,羅馬劍和匕首、部分標槍和長矛、箭鏃、彈石、頭盔碎片、士兵的涼鞋,皮帶等軍事裝備。

甚至還有發現女性用的珠寶首飾、髮夾和胸針。

e0040579_1549186.png

e0040579_02899.pn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24 14:45 | 【Total War 日耳曼】

e0040579_214326.jpg


德魯蘇斯(Nero Claudius Drusus)的哥哥是羅馬帝國第2任皇帝提貝留,兒子是大將日耳曼尼庫斯,他也是皇帝克勞迪烏斯皇帝卡利古拉的祖父。

德魯蘇斯最初被屋大維皇帝派去在阿爾卑斯山的拉埃提亞(Raetian)打擊當地土匪。

在西元前13年,德魯蘇斯再被派去管理高盧人平息高盧人的騷亂。

西元前12年北海沿岸征伐

西元前12年日耳曼斯卡姆布里族(Sicambri後來的法蘭克人)進入高盧,攻擊羅馬的定居點。當年凱撒擊敗了厄勃隆尼斯人(Eburones)時,他邀請斯卡姆布里族參戰。

斯卡姆布里族搶奪了厄勃隆尼斯人大量的牛,奴隸和掠奪。 凱撒曾讚揚斯卡姆布里族:「這些人是天生的戰爭和襲擊者,沒有沼澤或河流可以制止他們。」

但是斯卡姆布里族叛服無常,條頓森林之役時他們也參加海爾曼的起義。

德魯蘇斯調動他的軍隊,橫跨萊茵河在利珀河(Battle of the Lupia River)打敗了侵略者斯卡姆布里族。

那年晚些時候,他海陸軍遠征降服了弗里斯人(Frisii)與巴達维人(Batavi),並擊敗卡烏基人(Chauci)於威悉河(Weser)的出海口附近。

他深入到日耳曼境內,遠赴北海,並逼弗里斯人每年進貢。

西元前11年的征伐

屋大維皇帝作為回報,宣布德魯蘇斯擁有「大將軍」(Imperator)的稱號 ,次年他被授予凱旋,以及地方總督,德魯蘇斯似乎有成為屋大維接班人的態勢。

西元前11年他又擊敗了烏斯佩特人(Usipetes),馬西人 (Marsi ),羅馬控制了的威悉河上游。開始了征服西日耳曼。

西元前10年的征伐

在西元前10年,日耳曼卡蒂族(Chatti)與斯卡姆布里族(Sicambri)聯合攻擊羅馬德魯蘇斯的防地,遭到擊敗,他再次打敗卡蒂族,然後準備入侵馬考曼族,但是羅馬軍方禁止他橫跨萊茵河。

西元前9年的征伐

西元前9年,切盧斯克族(Cherusci)、斯卡姆布里族(Sicambri)與蘇維比族(Suebi)釘死20羅馬的百夫長在十字架上締結同盟,又被德魯蘇斯擊敗,俘虜沒收了他們的財產並將其族人賣為奴隸。

德魯蘇斯近一步征服了馬提雅契人(Mattiaci ),並深入易北河附近擊敗馬考曼(馬科曼尼Marcomanni)和切盧斯克(Cherusci)。

他成為第一個到達威悉河(Weser)和易北河流域的羅馬將軍。馬考曼人見勢不妙,族人向東撤退。

德魯蘇斯返回到羅馬的到上日耳曼尼亞行省長的榮譽。他前往上任沿途再度擊敗卡蒂族,又開始計劃入侵馬考曼領域。

墜馬身亡

德魯蘇斯將軍任日爾曼尼亞行省長,他在抵達目的地之後,還沒有來得及好好慶祝一番,便突然死於一次意外的墜馬事故。

事故發生後一個月,屋大維命令提貝留接替他的日耳曼防禦。

有趣的是,他死亡不久之前,他寫了一封信,跟兄長提貝留抱怨屋大維的統治風格。

德魯蘇斯的遺體帶回羅馬城,他的骨灰存放在奧古斯都陵墓內。

e0040579_2572453.jpg


他的軍團在現在美因茨以他的名義建立豎起了大理石榮譽紀念碑(Drususstein ),直到現在仍然有殘存遺跡 。

他開了一條通過令人畏懼海西森林(Hercynian forest)的通道,海西森林,是古希臘人對波希米亞(Bohemia)也就是今天的捷克共和國境內的森林的稱呼,那兒曾經是被一片從萊茵河綿延到易北河(Elbe)的廣闊森林所覆蓋的地區。那裏是一片廣闊、黑暗、杳無人跡的森林。

對於森林以外的人們來說,這就是危險的象徵,是邪惡的精靈們陰森、黑暗、令人生畏的居所。

德魯蘇斯建立了超過500堡壘和2座由艦隊守衛2座橋樑。

日耳曼諸族被德魯蘇斯震懾而達成和平,但是德魯蘇斯死亡後,和平時光不長於一年。切盧斯克族領導的日耳曼聯軍殲滅了3個羅馬軍團在條頓堡森林之中......

德魯蘇斯他的家庭被授予世襲的尊貴的“格馬尼庫斯”稱號,德魯蘇斯之子日耳曼尼庫斯 (Drusus Germanicus, NeroClaudius)更是為了羅馬報仇雪恥,收回在條頓堡森林喪失的3個鷹柱。

屋大維德魯蘇斯寫了一個傳記,但是沒有留傳後世。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05 03:39 | 【Total War 日耳曼】

e0040579_222711100.jpg



Battle of the Teutoburg Forest
Quintili Vare, legiones redde!


e0040579_17513738.jpg


在萊茵河以東,多瑙河以北的廣袤土地上,居住著一個以游牧,捕獵為生的日耳曼民族。

兩千多年前的歐洲中北部,氣候比現在寒冷得多。

在嚴酷的氣候和惡劣的生存條件下磨礪出來的日耳曼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他們意志堅強,耐力驚人,是天生的獵手和戰士。

和羅馬的文明世界相比,日爾曼人的社會非常原始。

日耳曼人沒有文字,沒有歷史,他們穿獸皮制成的袍子,婦女能織一些粗糙的亞麻布。

在整個日爾曼尼亞,只有不足九十個定居點可以勉強稱作是城鎮。

日耳曼人住的是名副其實的草房,由原木搭建,干草敷頂,見不到一塊石頭,磚塊或瓦片。日爾曼人通常是家徒四壁,唯一值得一提財產的是他們數目龐大的牛群。

日耳曼男人性情暴烈如火,在和平時期,除了打打獵以外,他們基本不事勞作,整天酗酒解悶,而由婦女和老人承擔起所有的生產活動。一有戰事,他們立刻復甦,摩拳擦掌,躍躍欲試,仿佛衝鋒的號角是世上最悅耳的音樂。

日耳曼人原始的生產方式無法供養這麼多游手好閑的人,於是很多人加入羅馬軍團當雇佣兵。每到饑饉的年份,日耳曼人就必須大規模遷徙逃荒,因而定期和周邊民族發生衝突。

日耳曼人雖然是典型的蠻族,但卻擁有非常刻板的道德觀。日耳曼人的社會非常尊重婦女,遇到大事婦女都要參與意見。

日耳曼人是嚴格的一夫一妻制,很注重夫妻之間的忠貞不渝,這和羅馬人放浪不羈的男女關係形成鮮明對比。

日耳曼婦女有不輸於男子的堅毅和強悍。

她們通常隨軍出征,在營地裡為男人們縫衣做飯;無論戰況多麼危急,她們都鎮定自若,倘若戰敗,她們會毫不猶豫地自殺以保貞操。

羅馬史學家塔西提(Tacitus)評論日耳曼婦女,說她們非常可敬,但一點也不可愛。

羅馬名將提貝留 - 也是未來的羅馬第二位皇帝 - 征服了萊茵河到易北河的廣大地區,作為日耳曼尼亞省並入帝國。

羅馬在日耳曼尼亞採取軟硬兼施的政策,對各個部落的貴族加以籠絡,授予羅馬公民權,而傑出者甚至被吸收進羅馬騎士團(Equestrian Order),這是相當高的榮譽。

許多日耳曼部落首領就這麼被收買,積極和羅馬統治者合作。

海爾曼的叛意

e0040579_11142622.png日耳曼切盧斯克族部落(Cherusci)首領海爾曼(Hermann, 拉丁文名為Arminius阿米尼烏斯)和他的兄弟就是被羅馬人挑中的少數精英之一。

ROME2派系切盧斯克族使用「三重泰華茲符號(Multiple Tiwaz runes )」,泰華茲代表戰神。

海爾曼在他的青年時期曾住在羅馬作為人質,他在那裡接受軍事教育,通曉拉丁文,並獲得羅馬公民權, 成為同化成功的“好羅馬人”。

拉丁文名Arminius其實暗藏原始日耳曼語 erminaz( IRMIN ),意思是「偉大的」。

海爾曼年僅27歲,加入羅馬軍隊在巴爾幹半島作戰,因而對羅馬軍事機器的優缺點一清二楚。他的兄弟被羅馬生活方式的豪華與精致所征服,對羅馬忠心耿耿。

海爾曼卻絲毫不為所動,視羅馬的榮華富貴如同糞土。他心中充滿愛國主義的使命感,苦思冥想尋求一個掙脫羅馬枷鎖的良方。

機會終於來了,潘諾尼亞省的土著起來造反,奧古斯都屋大維不得不把他的養子,羅馬名將提貝留(Tiberius)從日耳曼尼亞調去鎮壓,提貝留突然調離日耳曼尼亞。

提貝留精明強幹,對日耳曼人的習性了如指掌。他對日耳曼人的監控滴水不漏,讓海爾曼不敢越雷池半步。

他的離去使很多日耳曼人鬆了一口氣,而新任總督瓦盧斯(Varus)的疏曠給了他們不少活動空間。

e0040579_1058393.jpg瓦盧斯(-左圖Publius Quinctilius Varus)西元前8年左右,在羅馬非洲省的總督,在轉任敘利亞執政時,統領4個軍團,他施行苛政和高稅收引發猶太人大規模民變,後來被調回羅馬。

瓦盧斯靠娶屋大維姪女的裙帶關係,依然是皇帝面前紅人。

他的生活習慣異常荒淫放縱,來到再被調往上日耳曼尼亞省當總督後也沒有半點收斂。

羅馬官兵於是上行下效,軍營裡武備廢弛,妓女成群結隊,整天鶯聲燕語,淫亂不堪。

這種景象激怒了許多日耳曼人,他們不能容忍自己的土地遭到如此玷污。

西元9年,海爾曼乘此機會暗中聯絡,爭取到很多部落馬西人(Marsi )、卡蒂人(Chatti )、 布鲁克特里人(Bructeri )、卡烏基人(Chauci )、斯卡姆布里人(Sicambri)的支持,準備起事。

瓦盧斯統帥羅馬17.18.19三個羅馬軍團,加上僕從部隊,有2萬之眾。羅馬17.18.19三個羅馬軍團最早在西元前49年,凱撒行軍去西班牙途中時圍城支持龐培馬西利亞城所建立。

這些部隊是提貝留親手訓練出來的,戰鬥力非同小可。他明白以日耳曼人目前的軍事實力,根本無法和羅馬人進行會戰。

唯一可行的方案是利用特殊地形打一場伏擊戰。

為了不讓瓦盧斯發覺他的意圖,海爾曼和其他部落首領經常前來拜見上日耳曼尼亞省(Germania Superior)首府美因茨 的瓦盧斯總督,表示臣服。

他們投其所好,請瓦盧斯仲裁各部落的糾紛。

瓦盧斯果然中計,興致勃勃地按照羅馬法的慣例一一決斷,炫耀他的學識和口才。海爾曼看見瓦盧斯對他信任有加,知道時機成熟了。

這時西元9年正值秋季,連綿的暴雨使道路泥濘難行。

羅馬軍隊嚴重依賴後勤,在這種條件下行軍機動性會大受限制。

海爾曼讓北部的一個部落公開起事,誘使瓦盧斯前去鎮壓。

切盧斯克族的貴族塞格斯特斯(Segestes 他的女兒與海爾曼私奔)告密警告海爾曼將謀反,但是瓦盧斯認為他們岳父女婿有恩怨,塞格斯特斯是誣告,不與理會。

瓦盧斯這時依然認為海爾曼是他親密的盟友,他居然向海爾曼咨詢行軍路線,於是海爾曼將伏擊地點選在了條頓森林。

條頓森林(Teutoburg Forest)位於現在德國西北部的利伯郡,這個地名保留到今天。條頓森林是一塊高地,其中河谷縱橫。地勢起伏很大,不少地段道路在峽谷中穿行。

這裡生長著高大茂密的橡樹林,灌木很少,人馬可以在林中穿行無阻。

e0040579_4231771.jpg


條頓森林的地貌到今天都沒有多少改變,地圖上顯示的一些地名,比如“勝利場”( das Winnefeld), “白骨巷”( die Knochenbahn),和“殺戮谷”( der Mordkessel),還能讓我們依稀看到當年血戰的影子。

瓦盧斯大軍終於出發了。他們沒有按照常規行軍,而是把所有的瓶瓶罐罐都帶上,組成一支龐大的載重車隊,隊伍後面還跟了一大群妓女和小販,好像不是去打仗,而是去郊遊。

羅馬人的行軍路線起初還都是平原,但漸漸地勢開始起伏,泥沼開始遍布,讓羅馬人每前進一步都要費盡力氣。這樣瓦盧斯大軍慢慢地開進了條頓森林,不知不覺地進入了海爾曼的包圍圈。

進入條頓森林以後,道路變得越來越狹窄泥濘。

瓦盧斯大軍的隊伍漸漸越拉越長。就在這時,日耳曼人的攻擊開始了。無數的長矛(fremae )、弓箭和彈子從道路兩旁的樹林裡射出,毫無防備的羅馬士兵紛紛倒下。

受到突然襲擊的羅馬士兵沒有慌亂,他們迅速豎起盾牌,收縮隊形,企圖組成方陣迎敵,但是這裡根本沒有空間給他們組成任何慣常的戰鬥隊形。

羅馬大軍且戰且行,終於到達一塊比較開闊平坦的地方,瓦盧斯下令紮營。於是羅馬士兵冒著箭雨迅速修建起一座標準的羅馬營壘,據壘堅守。入夜,日耳曼人退了回去。

第二天清晨,羅馬軍團在大營外組成戰鬥隊形,想和日耳曼人決戰。

海爾曼約束部下,決不出戰。

卡爾克裏澤

e0040579_14444215.jpg


不得已,瓦盧斯只好下令撤營,繼續前進。

這回日耳曼人沒有再襲擊他們。瓦盧斯大軍蹣跚而行,來到一座名為卡爾克裏澤(Kalkriese 現今奧斯納布呂克)峽谷之前。

海爾曼事先讓人砍倒了幾10棵大樹,擋住了羅馬人的去路。

羅馬工兵忙碌半天,勉強清理出一條小徑,雖然能容羅馬士兵通過,但那些馬車就只能捨棄了。

得到丟棄馬車的命令,羅馬士兵立刻離開自己的隊列,爭先恐後地爬到馬車上去取自己的貴重物品,完全不顧長官的呵斥,片刻之間羅馬大軍亂成一團。

海爾曼看到時機已到,下令總攻。

在雷鳴般的吶喊聲中,日耳曼人像山洪爆發一般從森林裡衝了出來,海爾曼帶領一批勇士揮舞著寬刃重劍衝在最前面。

被金銀細軟壓彎了腰的羅馬士兵被一片一片地砍倒。瓦盧斯看到事情不妙,下令撤退,但來時容易去時難,羅馬軍隊此時被分割成幾部分,羅馬士兵僅僅是靠著常年艱苦訓練形成的本能,組成形狀各異的密集隊形,且戰且退。

從雨霧中衝出的無數日爾曼人像螞蟻攻擊長蛇那樣,先是把首尾相距達5000米的羅馬大軍迅速分割成上百段,然後再慢慢地一口一口吃掉。

許多走投無路的羅馬將士逃入沼澤,被無情的泥潭全部吞沒。

日耳曼人的衝擊一波接一波,漸漸越來越多的羅馬士兵倒在泥淖裡,羅馬軍團的隊形變得越來越鬆散。落單的羅馬士兵根本不是日耳曼人的對手,幾乎全部被屠殺,連投降的機會都沒有。

在雙方持續激戰了兩天一夜之後,絕望的55歲的瓦盧斯總督看到大勢已去,害怕被日耳曼人俘虜,於10日傍晚和部分高級軍官一起用寶劍自殺身亡。

剩餘的羅馬士兵依然相當頑強的戰鬥,一幫老兵在一個小山丘上組成一個環形防線,打退了日耳曼人一次又一次的衝鋒,一直堅持到天黑。

這些人挖的防御工事和塹壕。到傍晚時分,戰鬥已經基本結束了。2萬羅馬士兵中,只有不足百人生還。

在羅馬學者塔西佗記載中,許多犧牲的軍官他們的骨頭被煮熟,日耳曼人作為他們的土著宗教儀式的一部分,放入花盆裡。 然而,其他軍官被要求贖金,倖存的一些羅馬普通士兵則被奴役。

西元1988年開始以來,德國考古界在卡爾克裏澤面積17公里範圍內發掘出超過5,500 羅馬兵遺骸,與主要件軍事裝備。

屋大維的哀嚎

瓦盧斯大軍覆滅的消息傳到羅馬,屋大維深受打擊。

根據羅馬史學家卡修斯(Dion Cassius)記載,皇帝屋大維接到報告後痛苦不堪,扯爛自己的長袍,以頭撞牆,拒絕理頭髮,嘶聲喊道︰「瓦盧斯!把我的軍團還給我!(Quinctilius Varus, give me back my Legions!")」等稍稍平靜下來後,屋大維立刻意識到事態的嚴重。

瓦盧斯的3個軍團,是日耳曼尼亞和羅馬之間的主要屏障,如果日耳曼人乘勝進軍羅馬,他將無兵可用。

為了以防萬一,屋大維下令立刻招募一支軍隊。

羅馬人此時已經過慣了安逸的生活,沒人願意去送死,幾天過去了居然無人應招。不得已,屋大維下令征兵,35歲以下男子10抽1,35歲以上15抽1,抗拒不從者籍沒財產。即使如此,仍然沒有多少人站出來。

屋大維大怒,為此殺了一批抗拒兵役的人。

最後還是提貝留趕回來,招募退役的老兵為骨幹,再解放一批奴隸充入軍中,才勉強湊成兩個軍團。

如此巨大的恥辱,第17、18、19不再出現在羅馬軍隊的戰鬥軍團序列。

值得慶幸的是日爾曼人並沒有打過來。屋大維在痛定思痛以後,決定以萊茵河為界,同日爾曼人劃河而治。

羅馬帝國的領土擴張到此為止,以後的400年都是在努力守成而已。

此後羅馬軍隊為了復仇幾次渡過萊茵河,入侵日耳曼尼亞,和海爾曼的聯軍互有勝負,但始終未能重新征服這個桀驁不馴的民族。

條頓森林之戰以後6年,屋大維去世,終年76歲。

條頓森林之戰10年以後,年僅37歲的海爾曼被自己的族人(卡蒂人首席長老Adgandestrius)用毒藥暗殺。

他懷孕的老婆圖斯內爾達(Thusnelda 蠻族的俘虜雕像)被他老爸塞格斯特斯(Segestes)告密出賣,而被羅馬人抓獲,所以她的兒子圖梅利庫斯(Thumelicus),被羅馬當局圈養長大,在拉文納訓練成一個角鬥士,在滿20歲之前死在一場角鬥士競鬥中。

e0040579_159115.jpg


(圖斯內爾達 蠻族的俘虜雕像)


e0040579_1103894.jpg瓦盧斯的首級在各個西日耳曼部落中旅行了一遍之後,被富於同情心的馬考曼族國王馬波德送回羅馬安葬。

而他下屬的屍體則永遠地留在了戰場上:2萬多個頭顱被懸掛在條頓堡森林大道兩側的樹梢上,直到離戰場5里外的地方,都能發現他們被剝得精光的屍體。

這裏是歐洲被研究得最徹底的古代戰場,直到1988年,一個英國考察隊還在此處挖掘出過大量的武器、數百枚銀幣、以及一些羅馬軍人、戰馬、騾子的完整骨架。

有趣的是,海爾曼和自由高盧的維欽托利一樣,沉寂1800年後又成為炙手可熱的人物。

剛剛完成德國統一的德皇威廉為了迎合如火如荼的民族主義情緒,1839年表彰海爾曼為德意志民族英雄。

1875年,一座巨大的海爾曼雕像在條頓森林豎立起來,這座雕像至今仍然完好,供無數後人憑吊。
[PR]
by cwj36 | 2013-03-01 02:32 | 【Total War 日耳曼】

辛布里戰爭

北歐日耳曼人入侵
西元前2世紀 辛布里戰爭
Cimbrian War


e0040579_15563128.png


西元前120~115年左右,原居住在現今的丹麥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南部的日耳曼部落辛布里人(Cimbri)因不明原因(可能是由於氣候變化、人口過多)向南遷徙。

他們的鄰居條頓人(Teutones)、阿姆博人(Ambronen)很快加入他們的遷徙。

e0040579_719544.png


西元前113年,他們來到多瑙河岸的諾里庫姆(Noricum),住在這裡的陶里西人(Taurisci ),是羅馬的盟友。

因為無法擊退這些新的侵略者,陶里西人向羅馬請求援助。

羅馬共和國派遣執政官卡爾波(Gnaeus Papirius Carbo)帶軍隊去對付他們,結果遭到辛布里人埋伏攻擊( Battle of Noreia),灰頭土臉的逃回羅馬。

西元前110年前後辛布里人渡過萊茵河,通過高盧部落和鄰近地區已擾亂了此地區權力的平衡,他們還煽動或挑起如其他部落反抗羅馬共和國。

西元前107年,高盧族赫爾維第人(Helvetii)就與羅馬人發生衝突,赫爾維第人的幾古林尼部(Tigurini )在現在法國波爾多附近的布迪格拉(Battle of Burdigala)殺死了執政官盧契烏斯‧卡休斯(Lucius Cassius Longinus)與副將盧契烏斯‧畢索(Gaius Popillius Laenas ),

畢索他就是凱撒的岳父盧契烏斯‧卡爾普林穆斯‧畢索的祖父。慘敗的羅馬戰俘還遭到不得不低頭和從牛軛下通過的恥辱。

西元前106年,日耳曼人衝入了高盧境內,攻占了陶洛撒(Tolosa)。

阿勞西奧戰役(Battle of Arausio)

西元前105年春天,辛布里人、條頓人、和阿姆博人突然又離開了羅訥河上遊,沿著河岸向南前進。他們此時估計並不知道,有史以來規模最為龐大的羅馬野戰軍正在不遠處等著他們。

10月初,歐洲歷史上空前規模的兩支軍隊在阿勞西奧(Arausio)城南的羅訥河中遊河谷內相遇了。

日耳曼方面總人數約為30萬,其中能夠戰鬥的成年男子約有15萬左右,主帥是辛布里國王波伊奧里克斯(Boiorix),副帥是條頓國王條頓伯德(Teutobod)。

對日耳曼人忍無可忍的羅馬共和國派出自第二次布匿戰爭以後最大的羅馬軍力16個軍團,總共12萬大軍,由執政官曼利烏斯(Cn. Manlius)與凱皮歐(Servilius Caepio) 率領前往阿勞西奧(Arausio)羅訥河迎戰辛布里人。

但是凱皮歐曼利烏斯互不信任對方,他們在羅訥河的兩邊各自豎立獨立軍營。 ​

凱皮歐 求戰,而曼利烏斯要先談判。而當曼利烏斯與辛布里國王波伊奧里克斯(Boiorix)談判有所進展時。

10月6日對岸的凱皮歐卻單方面的發動攻擊,然後被辛布里與條頓人殲滅,凱皮歐逃跑。

倒楣的曼利烏斯,眼見凱皮歐被消滅,又無法渡河撤退,當辛布里與條頓人洗劫完凱皮歐的軍營,曼利烏斯的軍團也跟著覆沒,曼利烏斯逃出但他的兒子戰死。

羅馬軍16個軍團掛掉,80000多人死亡~使羅馬遭受了坎尼會戰以來最慘重的失敗。羅馬城內恐懼氣氛彌漫,無法再組建起一支像樣的軍隊來保衛羅馬。

可是奇蹟出現了~

大勝的辛布里人卻進入西班牙,而條頓人停留在高盧,他們都沒有南侵。

這給了羅馬人的時間來重新組織和選出羅馬的救星馬略 (Gaius Marius),激發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馬略軍事改革 。

已經連任四次執政官的馬略奉命指揮山北高盧境內(法國東南部)的戰事,而卡圖路斯((Quintus Lutatius Catulus)則負責山南高盧方面。

直到西元前102年,辛布里人與為條頓人準備會合準備入侵意大利。

在西班牙繞了一圈的辛布里人為什麼他們再次集合入侵意大利仍是一個謎。一說辛布里人被凱爾特比利亞人(Celtiberians)擊敗,又退回了高盧。

條頓人和阿姆博人進入納爾波高盧,經濱海阿爾卑斯(Maritime Alps)山脈進入意大利。

而辛布里人則轉向北面,通過瑞士,以求越過布勒納爾(Brenner)隘路。

兩支兵力擬在山南高盧地區會合。

事實證明,辛布里人與阿維爾尼人(Averni)部落發生衝突,並經過艱苦鬥爭,所以無法立即行軍到意大利。

埃奎亞·塞克斯提亞戰役(Battle of Aquae Sextiae)

重整4萬羅馬士兵的馬略決定先對付條頓人和阿姆博人,他在埃奎亞·塞克斯提亞(Aquae Sextiae)現在普羅旺斯艾克斯,建立了一個要塞化的高地營地,引誘阿姆博人攻擊。

日耳曼人靠人多,真的上勾發動猛攻....

阿姆博人攻擊時都會齊喊戰鬥口號“Ambrones!”震天價響, 條頓國王條頓伯德(Teutobod)的部隊在後,共有12萬日耳曼大軍。

日耳曼人依靠人海戰術,可怕的勇氣,與羅馬指揮官的失誤,給他們帶來勝利。

可是這次他們遇到的是精明的馬略馬略隱藏了4000名羅馬伏兵於森林中。

4000名羅馬伏兵從背後襲擊條頓人,條頓人和阿姆博人陷入混亂和潰敗。被殺9萬,俘虜2萬,而馬略自身損失不到1000人。

條頓國王條頓伯德送往羅馬凱旋遊行示眾,羅馬市民慶祝他的失敗,然後被羅馬人處死。

維爾切萊戰役(Battle of Vercellae)

當山北高盧的局勢已經穩定之後,馬略回到羅馬,再次被選為執政官。

馬略在羅馬接到卡圖路斯在維羅納(Verona)敗績,並退到波河流域的消息之後,便於西元前101年又出征去援助他。

馬略卡圖路斯會合在一起,總兵力只有5萬,渡過了波河,發現辛布里人正在維爾切萊(Vercellae),辛布里國王波伊奧里克斯(Boiorix),帶著21萬辛布里大軍正在劫掠這裡的財富。

維爾切萊是塞西亞河匯合處附近的平原地方,馬略展示了羅馬軍事改革的力量,辛布里人全軍覆沒,波伊奧里克斯戰死,損失14萬人,被俘6萬人。

辛布里人的女人為了不被羅馬所俘虜,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然後自殺。辛布里人自此漸漸消失於歷史中。

辛布里人戰爭的結束,標誌著蘇拉馬略和之間的鬥爭開始,最終導致羅馬的內戰 。

e0040579_183636.jpg


e0040579_10504983.png在rome2派系辛布里使用「瑟那诺斯」(Cernunnos 科爾努諾斯),祂是凱爾特人的生育之神,為什麼使用凱爾特神當日耳曼辛布里派系圖騰並不清楚。

e0040579_1554551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8 07:17 | 【Total War 日耳曼】

夸地(Quadi)

e0040579_14442781.png


夸地(Quadi)

夸地(Quadi)人是較小的日耳曼部落,很少有人確切知道他們的來歷。羅馬帝國稱呼他們為多瑙河“邊疆的人” 。

根據塔西佗的記錄 ,只提到夸地人與他的鄰居馬科曼尼人 ,都有好戰的精神。

他們居住在摩拉維亞和西部的斯洛伐克 ,在日耳曼尼亞的東部邊緣。

e0040579_7345546.jpg


他們鄰近的到了北方的武里(Buri) ,東面有凱爾特波伊( Boii)人,南部是羅馬的潘諾尼亞省,西面是馬科曼尼部落,西北是廣大日耳曼蘇維比部落與盧基聯盟。

在西元166 - 169 年,馬科曼尼聯盟形成時,夸地人並不想淌著混水,但是羅馬爆發安東尼瘟疫,羅馬帝國總死亡人數估計在500萬,嚴重削弱了羅馬帝國。

與此同時,中歐地區也發生民族 大遷徙,哥德人向西移動,施加壓力於其他日耳曼部落。

武里 ,雅濟吉斯 (Iazyges),羅克索拉尼人 (Roxolani)和蘇維比(Suebi )、汪達爾人等許多其他部落部落,他們要一起越過多瑙河,侵入達契亞。

夸地人希望避免自己的麻煩,允許這些部落通過入他的領域侵入羅馬版圖,最後看到大家搶的這麼爽,也加入馬科曼尼聯盟入侵行列,與羅馬帝國爆發「馬科曼尼大戰」(Marcomannic Wars 或German and Sarmatian War 西元166-180 )。

「馬科曼尼大戰」使羅馬的皇帝馬可奧勒留對多瑙河地區的控制非常頭痛。

夸地人與馬科曼尼人,搶劫亞得里亞海延岸,獲得越過多瑙河其他部落的援助圍攻意大利北部的阿奎萊亞城(Aquilea ),雖然被擊退,但帶給羅馬極大的損失。

馬科曼尼被羅馬降服後,馬可奧勒留設法與一些沿多瑙河的部落,包括夸地人展現出和平的態度。

但在西元172年,皇帝馬可奧勒留馬上翻臉不認人,發動了大規模的攻擊進入馬科曼尼境內,然後藉口「夸地人幫助馬科曼尼難民」,攻擊夸地人居住地。

夸地首領阿里甌嘉魯司(Ariogaesus)展開反擊,在這年6月中在斯洛伐克包圍羅馬軍團,這個羅馬軍團是赫赫有名的羅馬第12軍團閃電軍團。

羅馬第12軍團於西元前58年由凱撒在高盧時,徵集羅馬人的軍團。

羅馬第12軍閃電軍團成立後高盧戰爭、凱龐到屋安內戰中,幾乎無役不與。

但是他們被夸地人包圍,嚴重缺水,整個軍團都快渴死幾乎被迫投降,突然天空下起陣雨來,發生了「雨奇蹟」(miracle of the rain),鼓舞羅馬第12軍團擊敗了夸地人,在馬可.奧理略勝利柱上有雕刻神明張開雙臂讓大雨傾盆而下的此「雨奇蹟」事件。

e0040579_6233234.jpg


羅馬雖然沒有攻下夸地人而撤退,但夸地人內部發生政變,阿里甌嘉魯司遭到廢黜由親羅馬的浮魯提魯斯(Furtius)繼任領袖。

阿里甌嘉魯司後來被捕獲,但是馬可奧勒留沒殺死他,被送到埃及亞歷山大城流亡。

西元174年末,夸地人降服,他們被迫交出人質,並提供軍隊給羅馬當輔助軍隊,羅馬軍直接駐紮在他們的領土上。

在西元179-180年夸地人再度叛亂, 馬可奧勒留一路追趕夸地人,深入到大日耳曼,不幸西元180年3月17日病死於潘諾尼亞。其繼任者康茂德對追求戰爭的興趣不大,最後和談收場。

西元374年,夸地人入侵羅馬帝國,瓦倫提尼安一世(Valentinian I 最後的西部大皇帝與東部的瓦倫斯並列皇帝),率軍迎戰,在雙方和談時,因夸地人使節的態度,他們堅持要羅馬人拆除羅馬堡壘,才願意撤退,讓瓦倫提尼安一世氣到血管爆裂暴斃於軍中。

夸地人受到新興勢力匈人的威脅,夸地人開始分散,西元 406 - 407 年間一部份加入汪達爾人西遷跨過萊茵河去了西班牙,一部份留在原地受匈人控制,直到西元568年 ,他們參加倫巴第人入侵義大利的行列,

最後夸地人族群在波希米亞消失,可能溶入斯拉夫人群中。
[PR]
by cwj36 | 2011-09-18 12:53 | 【Total War 日耳曼】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