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Total War 日耳曼】( 32 )

日耳曼

Germania
e0040579_7502457.jpg

e0040579_214326.jpg




古歐洲就連日耳曼這種相對來說在歐洲算較為野蠻的地區,西元前1000年左右就已經進入了鐵器時代了 ,武器和工具普遍使用鐵製,比中國地區早了近一千年。

古羅馬人將日耳曼尼亞分為兩個部分,即萊茵河以西及以南、由羅馬人佔領的小日耳曼尼亞和萊茵河以東的大日耳曼尼亞。

地名來自高盧語,由羅馬共和國統帥凱撒最先使用,以指代萊茵河以東的居民,意為「鄰居」 。

西元前58年,小日耳曼尼亞這裡的高盧貝爾格人被凱撒擊敗。但是「上日耳曼尼亞」與「下日耳曼尼亞」的名稱未出現在凱撒的《高盧戰記》中。

西元前12年,羅馬帝國皇帝屋大維都開始征戰大日耳曼尼亞,並委任日耳曼尼庫斯提比略管理該地區。

至西元6年,羅馬人已控制易北河以西的日耳曼尼亞地區,計劃繼續征服整個地區並將其併入羅馬帝國疆域。

西元9年,日耳曼人在條頓堡森林戰役中擊敗羅馬人,使羅馬人的計劃破滅。

隨後,屋大維以萊茵河和多瑙河為依託建立起帝國的邊界。

日耳曼人認為只有戰場逃兵、怯戰者、叛國者以及同性戀者罪需處以死罪。

其他不甚嚴重之罪,包括搶劫、殺人則處以罰款。

罰金可以以牛或其他形式的財產償付,一半用於賠償受害者家屬,剩餘的納給地方首領或國王。

西元83與260年間,羅馬將小日耳曼尼亞分為兩個行省:下日耳曼尼亞省(Germania Inferior 相當於今天荷蘭、比利時,首府科隆)和上日耳曼尼亞省(Germania Superior 相當於今天的瑞士和法國的阿爾薩斯大區,首府美因茨)。

羅馬帝國建立了3段日耳曼長城防備日耳曼人南侵..........

日耳曼民族解析
辛布里戰爭(Cimbrian War)

e0040579_13374386.png


蘇維比部落(suebi )

e0040579_20214752.jpg


日耳曼蘇維比族-阿里奧維司都斯的霸道
BC58 孚日戰役(Battle of Vosges)
遷移西班牙-加利西亞王國
Battle of Nedao

e0040579_1336367.png


切盧斯克部落(Cherusci)



德魯蘇斯 西日耳曼大作戰
AD9 條頓森林之戰
羅馬帝國日耳曼大反擊
AD16 羅馬條頓森林復仇之役-威悉河、安古里瓦莱戰役
馬科曼尼戰爭

e0040579_8195164.png


其他

神鬼戰士電影裡開頭大戰日耳曼蠻族的羅馬軍團
日耳曼長城(Limes Germanicus)
卡爾克里澤的羅馬騎兵軍官的面罩
AD28 巴都黑娜森林之役
三世紀危機之日耳曼人大進擊
羅馬軍團步兵時代之終章~阿德里亞堡之役
日耳曼法 神明裁判
沃坦神 & 弗麗嘉
泰華茲 (Teiwaz)
e0040579_1559215.png

血誓者 (Bloodsworn)
狂暴戰士(Berserker)
夜襲獵人(Night Hunters)

歌德人

e0040579_556116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8-18 16:39 | 【Total War 日耳曼】

羅馬帝國 日耳曼長城

羅馬帝國 日耳曼長城
Limes Germanicus


e0040579_2464065.jpg


e0040579_1582399.png



e0040579_17461391.png羅馬帝國 日耳曼長城是一條功用類似於防線的長城。

古羅馬人將日耳曼尼亞分為兩個部分,即萊茵河以西及以南、由羅馬人佔領的小日耳曼尼亞和萊茵河以東的大日耳曼尼亞。

在西元83與260年間,小日耳曼尼亞又被分為兩個行省:下日耳曼尼亞省(Germania Inferior 相當於今天荷蘭、比利時,首府科隆)和上日耳曼尼亞省(Germania Superior 相當於今天的瑞士和法國的阿爾薩斯大區,首府美因茨),和雷蒂亞(Raetia )行省從其他不服從帝國統治的日耳曼蠻族間隔開來。

在長城全盛時期往北可延伸到萊茵河的北海出海口,往南可與 雷根斯堡(Regensburg) 附近的多瑙河相連接。

除了在美因茲(Mainz )與 雷根斯堡(Regensburg )之間有一段缺口之外,萊茵河與多瑙河形成了兩道天然屏障,,防止了由日耳曼地區對帝國的大規模入侵.

日耳曼長城主要分成三段




e0040579_6111526.png


下日耳曼防線:由近北海的卡特韋克(Katwijk)至萊茵河下游流域.

e0040579_6121789.jpg


上日耳曼防線:由賴因布羅爾(Rheinbrohl )附近的萊茵河流域延伸到陶努斯山區(Taunus Mountains), 在從美茵河(Main River)流域到梅爾騰貝格( Miltenberg ), 最後七十公里接近筆直地從奧斯特布林肯(Osterburken) 南部連接到洛爾希(Lorch) 地區.

雷蒂亞(Rhaetian) 防線:從洛爾希(Lorch)往東至多瑙河流域的艾寧(Eining)(克爾海姆 Kelheim附近).

整條長城總長度為568公里, 包含了至少60座要塞與超過900座瞭望塔。

整條防線最脆弱的地區便是現代的美因茲(Mainz )與 雷根斯堡(Regensburg )之間的缺口, 超過300公里長的缺口能使敵人在此地區大規模的集結軍隊與物資而不必依賴水運。

因此,羅馬帝國將大量的將軍隊與防禦設施部署在缺口周圍的要道與高地上。

西元9年, 羅馬軍團在條頓(Teutoburg )森林慘敗之後,羅馬皇帝奧古斯都(屋大維)下令在帝國邊境建造長城。

剛開始的時候帝國依萊茵河與多瑙河沿岸到雷蒂亞(Rhaetian) 搭起眾多土墻, 後來防禦體系逐漸完備而行成了上下相連接的防線。

e0040579_733225.jpg


屋大維死後的西元14年至西元70年間,羅馬帝國在日爾曼的疆界大抵上維持在萊茵河與多瑙河上游的長城內。

上日耳曼防線的北部長城有肥沃的法蘭克福平原,一座邊境要塞(Moguntiacum),黑森林南部與幾個零星的據點為羅馬所有. 北部防線在軍團的堅守下一直維持到帝國滅亡。

然而相較之下,上日耳曼防線南部防線卻沒那麼幸運了,萊茵河與多瑙河的上游地區河道較窄且水淺,日耳曼蠻族很容易就能跨過。

過長的戰線增加了防守的難度,再加上防線在今日現代巴登(Baden)和符騰堡 (Wurttemberg ) 地區之間有一個向內的銳角突出部,使得邊疆的防禦出現了一個很大的缺陷。

在羅馬人的眼中,防線以東的日耳曼人常常被認為是些積弱不振又未開化的蠻族,再加上法國東部阿爾薩斯- 洛林地區(Alsace Lorraine )的臣屬於羅馬的人民有向東日耳曼遷移的趨勢,帝國漸漸開始鼓吹東進的軍事政策以擴張防線範圍並併吞一直是帝國隱憂的突出部地帶。

維斯帕先(Vespasian)繼尼祿( Nero)之後成為皇帝後,帝國便開始一連串的東侵。

西元74年的時候,帝國開始了第一次進攻,入侵了巴登(Baden)並修建了聯絡萊茵河的斯特拉斯堡(Starsbourg)要塞與多瑙河上游城市烏爾姆(Ulm)的軍事道路。

西元83年,羅馬新皇帝圖密善(Domitiany)再度下令東侵,軍團一路征伐到美因茨的建立摩古恩提亞庫姆(Moguntiacum)要塞以東,而帝國再次擴張的同時也在佔領區建立了系統性的防衛網,在長城周圍蓋起了無數的碉堡並加大了後方支援要塞的規模。(眾多碉堡之中最出名並且經過數次重建的便是薩爾堡(Saalburg)要塞,成為今日的世界遺產之一.)

e0040579_7144728.jpg


新建立的長城據推算涵蓋了奧登瓦爾德(Odenwald)山區與內卡河(Neckar)河上游,此後長城成為了帝國聯絡龐大日耳曼新佔領區的重要工具。

隨後的羅馬皇帝,諸如哈德良(Hadrian)與安東尼庇護(Antoninus Pius), 繼續入侵日耳曼。

據信在安東尼庇護在位的時候,帝國修建了最後一段長城,搭建了羅馬在日耳曼的最前線。

羅馬對日耳曼的征伐終於在這最後一面墻下停下了腳步。今日所保存下來的城牆絕大多數都是這個時代的產物。

這座最前線的的防禦工事主要分成兩種類型.第一種稱作「普法爾格拉本」(Pfahlgraben 意為樁壕),由削尖的木樁、柵欄、壕溝與土堤組成,保存得最好的一段在薩爾堡附近,它有一段很特別,近乎幾何地筆直伸向南方。。

e0040579_17451225.jpg


(「普法爾格拉本」Pfahlgraben)


第二種稱為「托於菲爾斯毛」(Teufelsmauer 意為「魔鬼牆」),的絕大部份都是以石牆為基礎,提供較為可靠的保護。

從「普法爾格拉本」結束的地方開始近乎筆直的向西伸向多瑙河,在雷根斯堡附近的海因海姆與多瑙河會合。

e0040579_1759919.jpg

(「托於菲爾斯毛」Teufelsmauer )


這座防線維持了將近100年,但從西元2世紀的開始,日耳曼對羅馬所造成的軍事威脅越來越大,羅馬軍隊因其有限的兵力開始對防守長城感到吃力。

在大約西元250年的時候,羅馬在萊茵河東邊與多瑙河北邊的領土已全數淪陷,西元3世紀的時候,帝國對日耳曼各部族的凌厲攻勢已經無力抵抗,羅馬放棄了「上日耳曼防線」,並全面退守至萊茵河、伊勒(Iller) 河與多瑙河沿岸,邊牆也隨之失去了作用。

從此以後,各防線的補給與聯絡改由移動快速的小船(navis lusoria)擔當,設置瞭望塔的在戒備森嚴的關口,做為檢查哨。

e0040579_18551732.jpg


然而,羅馬帝國在接連的蠻族入侵以後,國力大幅衰退,在日耳曼的長城與防線也在帝國滅亡前後瓦解了。

日耳曼長城其實沒有辦法阻擋日耳曼人大規模的入侵,它只是作為一個早期預警系統,威懾小規模的襲擊。

邊牆被遺棄以後,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處於默默無聞的狀態,任憑風吹雨打。就如同許多古代遺址一樣,邊牆的許多部分都被當地的居民拿去做建材。

後來,考古學家開始對邊牆進行了研究,發掘出了不少東西,大多都藏在薩爾堡附近的博物館裡。德國政府曾數次出資維護和修復邊牆。

(特別感謝William Wang翻譯)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7-17 02:49 | 【Total War 日耳曼】

日耳曼法─神明裁判

日耳曼法 神明裁判
「神會保佑說真話的人」


日耳曼法最早確立了歐洲的司法決鬥制度(Trial by ordeal)。

日耳曼人是古代歐洲的一個大部族,羅馬時代主要分布在羅馬北面,被羅馬人稱為蠻族。

早期日耳曼人除口耳相傳的習慣外,沒有其他法規。每當審判案件,都要回憶祖先遺教,征詢故老記憶,一切以具體生活關係為依據,而不以抽象的法規為準繩。

整個訴訟過程都訴諸實際行動, 宣誓、決鬥和神明裁判,是判定是非的通常方法。

是非對錯都由「神明」決定。

對於罪行的處罰,只看行為,不管動機。

日耳曼古法甚至有:「偷竊有罪,搶則無罪。」(日耳曼人古老格言:能以血換,不以汗取。)

處罰甚至可以用於動物。

在日耳曼人的觀念裡,習慣法是永恒的、不可改變 的,如同「已經說過的話或已經做過的事是不能改變的」一樣。

國王也應該遵守習慣法。

e0040579_9592040.jpg日耳曼法律亦稱「蠻族法」,在證據認定上,最初採用火灼、水浸等神明裁判制度,神判法主要有熱鐵法、熱水法、冷水法、吞食法、摸屍法和決鬥法等幾種形式。

如熱鐵法迫使被告將手浸入沸水,或抓住燒得通紅的鐵塊 ,手未被沸水鐵塊燙傷,則會被判為「無罪」。

而「決鬥法」更是荒謬 ,決鬥時訴訟雙方都持一把特制的斧子和盾,一直鬥到有一方喊 「膽小鬼」為止,戰敗的一方將被處死。

決鬥法最初用於解決所有的爭議,後來只局限於比較嚴重的刑事案件。

決鬥法通常只適用於自由人,老人、婦女、兒童和病人可以付錢找人代他們決鬥。

西元4世紀起,日耳曼人開始大量湧入羅馬,最終滅了西羅馬帝國,其各個分支紛紛建立自己的王國,比如法蘭克王國、勃艮第王國等。

西元5世紀至9世紀是歐洲早期封建制時期,這些日耳曼國家的法律被後世統稱為「日耳曼法」。

西元501年,勃艮第國王耿多巴德鑒於在訴訟中偽證泛濫,明令在審判中可以通過決鬥認定案件事實,由此掀開司法決鬥的歷史。

根據規則,決鬥中獲勝一方的陳述被認為是事實,而敗北一方或不敢參加決鬥一方的陳述則被認為虛假的。

其依據是,「神(泰華茲 Teiwaz 日耳曼人的戰神)會保佑說真話的人」。

司法決鬥制度自從被勃艮第國王確立後,逐漸被日耳曼諸國普遍仿效,在以後約600年間成為歐洲一種重要的司法手段。

但10世紀以後,羅馬天主教逐漸取得對世俗的領導地位,一些神學家認為,司法決鬥違反了基督教非暴力與和平原則,不符合基督教教義,而且憑武力定訴訟勝負,對弱小者不公平,於是教皇多次提出禁止司法決鬥。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1-06 19:18 | 【Total War 日耳曼】

日耳曼入侵高盧
蘇維比人(suebi ) 日耳曼之王
阿里奧維司都斯的霸道


e0040579_3283037.jpg


埃杜維族的哭訴

西元前58年,凱撒處理完了赫爾維第族大遷移的事情後,高盧埃杜維(Aedui)族首領狄維契阿古斯(diviciacus)又帶領高盧各族來向凱撒哭訴。

全高盧各邦,分為兩個集團,一個集團的領導權由埃杜維人掌握,另一個由阿維爾尼人(Averni)掌握。

多年以來,他們之間一直在激烈地爭奪霸權,以致阿維爾尼人和塞廣尼人(sequani)竟花錢雇來日耳曼人。

e0040579_350567.gif


埃杜維人和塞廣尼人的日耳曼人僱傭兵對兵戎相見,在吃了敗仗之後,被迫不得不把自己國內最尊貴的人交給塞廣尼人做人質,還要用誓言束縛自己的國家:不得索回人質、不得向羅馬人求救、不得拒絕永遠服從他們的權力和統治。

e0040579_256346.png日耳曼人第一次渡過萊茵河來的大約有1萬5千人,後來這些粗魯而又野蠻的人愛上了高盧的土地、文化和富庶,又帶過來更多的人,至今在高盧的日耳曼人已達12萬左右。

日耳曼人的領袖是阿里奧維司都斯(Ariovistus),他是日耳曼蘇維比人(suebi ) ,西元前59年羅馬共和國為攏落他給他「日耳曼之王(king of Germans)」與「羅馬之友」的稱號。

ROME2採用沃坦神(Wotan)為蘇維比派系代表圖案,日耳曼語Wōdanaz ,是盎格魯-撒克遜和歐洲大陸的古日耳曼多神教中的神祇,其實就是指北歐神話的「戰神」、「知識神」」、「勝利之神」、「詩歌之神」等等的「奧丁」大神(Óðinn)。

e0040579_9314798.jpg


蘇維比人(suebi )族名來源是借用一個凱爾特語為「流浪者」之意,他們穿獸皮,在河流中沐浴,並禁止飲酒。

畜牧業和狩獵是他們謀生的主業,他們只允許交易出售他們得到的戰利品,沒有什麼貨物出口。他們沒有私有土地,也不允許駐留在一個地方超過一年。

蘇維比戰士梳理自己的頭髮向後或側邊,綁成一個結 ( Suebian knot),據稱是為了在戰場上的出現時,以比敵人更高,更令敵人肅然起敬的目的。

有打蘇維比結也是自由人的象徵,愈富有的貴族的髮結還編的愈巧妙。

e0040579_4143555.jpg

蘇維比髮結(Suebian knot)

他們頻繁的突襲高盧人居住的萊茵河地區,也介入高盧人之間的爭鬥。

高盧塞廣尼人引狼入室,其實比埃杜維人更為悽慘,塞廣尼人事實已經被阿里奧維司都斯控制。

阿里奧維司都斯佔據了塞廣尼人的3分之1領土(約現在法國的阿爾薩斯地區),這是全高盧最富饒的土地,而現在,他卻又要塞廣尼人另外再讓出3分之1來,因為幾個月以前,2萬4千日耳曼人又來到他這邊,要讓出地方來給他們住。

阿里奧維司都斯極為傲慢、極殘酷地進行著統治,把最尊貴的貴族們的孩子索去作為人質,這些人質略微做了一些未經他點頭同意的事情,就得遭到各種各樣的慘刑。他是一個粗野、任性、殘暴的人,對他的統治誰也沒法忍受下去。

凱撒認為羅馬元老院雖然給了阿里奧維司都斯「國王」和「友人」的稱號。但高盧埃杜維(Aedui)族,羅馬元老院給了「兄弟」、「親人」的稱號。

「兄弟」、「親人」受到日耳曼「友人」的奴役和統治,甚至他們還有人質落在阿里奧維司都斯和塞廣尼人手裡,這對羅馬這樣一個堂堂大國說來,不免是他本人和國家的一種恥辱。

如果日耳曼人逐漸把渡過萊茵河看作一件習以為常的事情,大批大批地湧入高盧來,對羅馬人民來說,將是一件危險不過的事,何況像他們這樣粗野橫蠻的人,絕不肯安分守己,一旦佔有全高盧,就會衝進羅馬的行省,再從那裡蜂擁奔向意大利,特別因為塞廣尼和羅馬行省之間,只隔了一條羅唐納斯河。

根據這種種情況,凱撒認為非迅速採取行動不可,而阿里奧維司都斯表現出來航那種自高自大、不可一世的態度,也是件難於忍受的事。

因此,凱撒決定跟阿里奧維司都斯談判。

阿里奧維司都斯的霸道

阿里奧維司都斯認為在高盧取得的安身之處,是他們自己讓出來的,人質也是他們自願給的,取得貢賦是戰爭的權利,這是戰勝者慣常加給被征服者的。

他沒有把戰爭硬加給高盧人,而是高盧人對他作戰,全高盧各邦都起來攻擊他,在他對面旗鼓森嚴地紮下了營寨,但他們卻被他一戰便擊敗並且征服了。

他決不會把埃杜維人的人質還給他們,如果他們能夠履行先前的話,每年交付貢賦,他也不會無緣無敵對他們和他們的盟邦作戰。

反之,埃杜維人如果膽敢違背這些約定,羅馬人的「兄弟」、「親人」頭銜,絕幫不了他們的忙。

阿里奧維司都斯拒絕與羅馬行省的總督-凱撒談判。

凱撒對他的警告,說他不會坐視愛埃杜維人受到的傷害。

阿里奧維司都斯傲慢回應是:「沒有誰和他作戰不是自取滅亡的。凱撒只要願意,盡可一試,領教一下戰無不勝的日耳曼人」。

同時蘇維比人住在萊茵河沿岸的100個部落,正在試圖渡過萊茵河。

凱撒決定必須迅速採取行動,否則,一旦新來的這股蘇維比人和阿里奧維司都斯原有的部隊一聯合起來,就將更難抵禦。

於是,儘可能迅速地準備起糧草以後,就急急地向阿里奧維司都斯的地盤趕去。

雙方將爆發BC58 孚日戰役

e0040579_2534563.pn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1-02 11:47 | 【Total War 日耳曼】

孚日戰役

e0040579_256346.png孚日戰役
Battle of Vosges


西元前58年,日耳曼蘇維比族領袖阿里奧維可都斯拒絕與凱撒談判,他的日耳曼聯軍由阿魯得斯人(Harudes)、馬科曼尼人(Marcomanni)、得里布契人(Triboci )、凡奇內斯人( Vangiones)、納美特斯人(Nemetes )、優杜西人(Sedusii)和蘇維比人組成的7萬大軍。

另外他的同族100個蘇維比人部落正由他的兄弟納蘇(Nasua)和西嚜博里魯斯(Cimberius )帶往萊茵河邊集結,準備前來支援阿里奧維可都斯

ROME2Caesar In Gaul中有凡奇內斯人( Vangiones)、納美特斯人(Nemetes )2派系。

e0040579_11192992.png


凡奇內斯人( Vangiones)


e0040579_11202360.png


納美特斯人(Nemetes )


凱撒帶領軍團要去塞廣尼人處找阿里奧維可都斯,幫高盧人出頭。

凱撒接到報告說阿里奧維可都斯也已經帶著全軍趕去佔領塞廣尼人最大的市鎮維松幾甌(Vesontio 貝桑松 Besançon),離開他的領域已有3天路程。

凱撒急行軍盡全力防止日耳曼人佔領維松幾甌。

因為維松幾甌儲藏著大量的戰備物資,而且地勢險要,有很好的天然屏障,特別利於戰守,杜比斯河(Doubs river)差不多像圓規那樣繞整個市鎮一週,只留下一個缺口,恰巧有一座極高峻的山封閉著這個缺口,這座山的兩面山腳,都一直伸到河邊。

有一道城牆包圍著這座山,使它變成一個堡壘,跟市鎮連戌一片。

凱撒日以繼夜的向那邊趕去,先行佔據了維松幾甌後,就在那裡安下守衛部隊。

恐懼

在維松幾甌城內,這時羅馬軍中士氣低迷,傳說日耳曼人的身材魁偉,勇敢非凡,從戰場上逃跑,放棄自己的盾牌,被日耳曼人認為可恥的行為,而且1個日耳曼人可以砍死好幾個身材矮小的羅馬人,森林又很遼闊,羅馬軍人都害怕軍糧供應不上或被切斷。

此次征討日耳曼人一定會失敗。

凱撒聽到這些傳言召集了一個會議,把所有各個百人隊的百夫長都召來。他激烈斥責他們。

凱撒說連赫爾維第人(Helvetii)也常常跟日耳曼人交戰,不僅在赫爾維人自己的領土上作戰,甚至還跑到對方的領土中去,一再擊敗他們,而赫爾維第人則早就被證明不是羅馬軍的敵手。

凱撒還故意說「就算只剩第10軍團跟著,他還是照樣繼續前進!」。

這番話一說,全軍的情緒都極奇妙地發生了變化,

其他第7、第8、第9等軍團產生好勝心也要求馬上投入戰鬥的巨大熱情和渴望。

第10軍團因為得到凱撒的好評,首先通過他們的軍團指揮官們來向他道謝,並向凱撒保證,他們已經作好一切戰鬥準備。

其他各軍團也通過他們的指揮官和首列百夫長,也紛紛向凱撒請櫻出戰。

e0040579_14404572.gif


談判

阿里奧維司都斯知道凱撒到來孚日地區,就派使者來到他這裡,說:凱撒過去所要求的會談,現在他可以同意了,因為凱撒現在離他近了些,他認為這樣做已經毫無危險、凱撒沒有拒絕這個建議,認為他終於恢復了理智,所以才能把過去拒絕過的要求,又主動答應下來。

因而凱撒懷著很大的希望,認為阿里奧維司都斯可能看在自已和羅馬人民對他的極大恩惠面上、在瞭解了他的要求之後,會改變自己的倔強態度的。

但是阿里奧維司都斯要求凱撒不要帶步兵到會談的地方去,他深恐中了暗算,被包圍起來,雙方可只帶騎兵到場,否則他就不參加會談。

凱撒既不願意有任何枝節橫插進來,可以給他們作為破壞會談的藉口,又不敢冒險把自己的安全托付給高盧騎兵,就決定一個最萬全的辦法,他把所有高盧騎兵的馬都抽出來,讓給最得他信任的第10軍團的兵士們騎上,以便在萬一發生什麼變故時,他可以有一支最親信的衛隊。

這也是羅馬第10軍團的稱號「騎士」(Legio X Equestris) 的原因。

凱撒阿里奧維司都斯曉以大義,但是阿里奧維司都斯凱撒的要求回答得很少,卻對自己的勇敢大加吹噓。

當這些事情正在會談時,凱撒得到報告說:阿里奧維司都斯的騎兵,正在走近那土墩,朝羅馬騎兵靠攏,並向羅馬軍投射矢石。

凱撒結束了會談,回到自己的軍隊那邊,命令他們無論如何不要向敵人回擊。

因為他雖然明知經他挑選出來的軍團士兵和敵人騎兵交鋒,毫無危險,但還是認為不應當動手,免得敵人被擊敗之後,會說他們是被他借談判之名騙來加以包圍的。

不久,雙方第2次談判,凱撒派出2名使者,阿里奧維司都斯不見凱撒本人前來,大怒說「你們為什麼到我這裡來?是不是來當間諜的?」

在羅馬使者想要發言時,阿里奧維司都斯把他們鎖了起來。

對峙

同一天,阿里奧維司都斯把他的營寨向前移動,在離凱撒的營地不遠的一座山下安紮下來。

就在這第二天,阿里奧維司都斯又領著他的軍隊越過凱撒的營寨,在更接近的距離處安下營,想借此把從塞廣尼和埃杜維族處運來支持凱撒的糧食和供應截斷,餓死羅馬軍。

凱撒就在蘇維比人紮營的那地方之外,離開他們的營寨大約600步左右,選擇一個適於紮營的地方,把自己的軍隊分成3列。

他命令第一、第二兩列武裝戒備,第三列構築工事。

阿里奧維司都斯派去6千輕裝步兵和全體騎兵,用以威脅凱撒,並阻止羅馬軍構築工事。

儘管這樣,凱撒還是按照事先擬訂的計劃,命令兩列軍士阻擊敵人,第三列完成了工事。營寨的防禦工事完成後,他留下兩個軍團和一部分輔助部隊,把其餘的四個軍團仍帶回大營。

這天之後接連5天,凱撒每天都把他的軍隊領到營寨前面,按戰鬥的陣勢佈置好,如果阿里奧維司都斯想作戰,好讓他隨時都有機會。但阿里奧維司都斯在這些日子裡,一直把他的軍隊關在營裡不出來,只以騎兵天天作些小接觸。

凱撒不解阿里奧維司都斯為何這麼多天不出陣,後來從日耳曼戰俘哪裡得到原來日耳曼人中有一個習俗,作戰有利與否,要由他們族裡的老奶奶們經過占卜,請教過神喻之後再宣佈。

老奶奶們說:「如果在新月出來以前作戰,神意不會讓日耳曼人得勝。」,其實阿里奧維司都斯是在等待100個蘇維比人人部落援軍。

e0040579_1131465.png


凱撒進攻

由於補給的威脅,凱撒決定進攻,在兩個營中各自留下大致足夠防守的兵力之後,在小營前把全部軍團面對敵人布下陣來。

因為凱撒的軍團士兵比起日耳曼人來要少得多,就借輔助部隊壯壯聲勢。

他自己則把軍隊分為3列,一直向蘇維比人的營寨推進。

蘇維比人終於被形勢所迫,也把7萬日耳曼軍隊開出營寨來,阿魯得斯人(Harudes)、馬科曼尼人(Marcomanni)、得里布契人(Triboci )、凡奇內斯人( Vangiones)、納美特斯人(Nemetes )、優杜西人(Sedusii)和蘇維比人,一族接一族隔相等的距離佈置下來。

e0040579_11435584.png全軍四周都用自己的四輪車和輜重車團團圍住,婦女和兒童通常也放置在貨車上。

這種作法它真的對日耳曼戰士的影響目前還不清楚,日耳曼婦女鼓勵自己的男人拼命,很少真正走上戰場,她們的尖叫聲,據說可以使「敵人失去勇氣」。

可能當時的日耳曼人加強心理戰的想法,他們必須取得勝利,不然他們的婦女和兒童也將隨族人全軍覆沒。

e0040579_14274510.gif


凱撒觀察到日耳曼人左邊是較弱的部分,所以他就在羅馬軍團右翼指揮。

在戰鬥的號令一下,羅馬軍猛烈向敵人進攻時,蘇維比人的推進也極為突然和迅速,速度快到使羅馬軍連向敵人投擲標槍的機會都沒有。他們只能拋掉標槍,手接手地用劍迎戰。

蘇維比人很快就按照他們的習慣,結成方陣來迎接羅馬軍的劍擊,這時,羅馬軍中有許多人都跳到敵人的方陣上去,用手拉開盾,從上向下刺傷敵人。

當蘇維比人的陣列左翼被羅馬軍擊退並驅散時,蘇維比人的右翼仍以大量兵力緊緊地壓迫著羅馬軍。

統率騎兵的普布利烏斯.克拉蘇(Publius Licinius Crassus 3巨頭克拉蘇的兒子,戰死於卡萊之役)看到這情況,就把第三列軍隊派上來幫助手忙腳亂的羅馬前線。

於是,戰鬥又重新恢復,所有的蘇維比人開始轉身逃走,2翼崩潰,一直逃到萊茵河才停止。

有些蘇維比人努力泅水渡過了河,或則尋得小船,逃出性命。

阿里奧維司都斯也是其中之一,他看到一隻繫在岸邊的小船,借此逃了出去。塔西佗則認為阿里奧維司都斯從戰鬥中逃離,丟棄自己的盾牌,「是可恥的日耳曼人,像懦夫似的淹死了」。

其餘的蘇維比人全部被羅馬軍追上殺死。

阿里奧維司都斯有兩個妻子,都在逃奔中死去。他的兩個女兒,一個被殺,一個被俘。

這場戰事的消息傳過萊茵河,已經到達河邊的100個蘇維比人部落聽到阿里奧維司都斯大敗的消息後,開始轉頭撤退。

凱撒在一個夏季中完成了兩個重要戰役。

e0040579_1195582.gif


在現在德國南部的蘇維比人歷經與羅馬、東歌德人之間的不斷戰火,西元409-585年,蘇維比人遷移到伊比利亞半島建立蘇維比王國(Kingdom of the Suebi 或Gallaecia王國),直至被西哥德人所滅。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1-02 11:46 | 【Total War 日耳曼】

納爾維 (Nervii)

e0040579_654136.png


e0040579_441465.jpg


納爾維 Nervii
「貝爾格人中的斯巴達」


e0040579_1622262.jpg


e0040579_1841279.png納爾維(內爾維 Nervii)人是最強大的貝爾格人(Belgic)的部落之一,屬於日耳曼血統。

納爾維人居住在現代比利時 ,包括布魯塞爾 ,並向南伸展到法國海諾爾特的中央部分。

他們雖然屬於日耳曼族,但文化卻是溶入凱爾特文化,是「凱化」的日耳曼人。

ROME2採用日耳曼民族的吹號角(Blowing horn)或喝號角(Drinking horn)為納爾維族的代表。

e0040579_2283020.jpg


納爾維人,這被認為是貝爾格人中間最兇猛野蠻的一族。

凱撒在高盧戰記記載商人向來沒法接近納爾維人,酒和其他近於奢靡的東西,他們絕不允許帶進去,納爾維人認為這些東西能夠消磨他們的意志,減弱他們的勇氣。

他們不喜歡外貿,有沒有商人階層。

然而,凱撒得到信息是與考古證據有所矛盾的。

納爾維人,他們出口的糧食和其生產的陶瓷(赤土黑)器,不可能不跟商人打交道以流通商品。

e0040579_18124934.jpg


凱撒在高盧戰記記載納爾維人沒有騎兵,他們建立籬笆(Hedge)形成一個屏障以抵抗騎兵。

他們都是不喝酒卻極粗野、極勇悍的人,宛如「貝爾格人中的斯巴達」。

西元前57年,納爾維人參加貝爾格人聯盟,阻止高盧全被羅馬的凱撒征服。

納爾維人對抗羅馬人事跡詳見:

貝爾格人的反抗

薩比斯河戰役(Battle of the Sabis)

在薩比斯河戰役戰鬥中最後納爾維人幾乎全軍覆沒,首領波陀奧耶多斯(Boduognatus) 率領的納爾維戰士奮戰不懈。

當納爾維人最前列的人陣亡時,旁邊的人便馬上站到倒下的人上面,在他們的屍體上戰鬥,當這些人也都倒下,他們的屍體積成一堆時,活著的人就把它們當做壁壘,站在上面向羅馬軍發射武器,或者攔截羅馬軍發出的標槍,再投擲回來攻擊羅馬兵。

凱撒認為這些敢於渡過大河、攀登高岸、闖人形勢不利的地方的納爾維人為英勇無比的人,稱他們為「英雄」。

最後納爾維人由羅馬援軍包圍殲滅,首領波陀奧耶多斯也戰死。

殘餘的納爾維婦女、兒童一起安頓在河口和沼澤地帶的老年人派使者來見凱撒,向他投降。

在談到他們這個族所遭到的慘運時,據說,他們的6百個長老只剩下3個,能持武器作戰的6萬男子中,大約只剩下500人。

後來臣服於羅馬的納爾維人也在羅馬軍團服役。

在蘇格蘭的安東尼長城發現的銘文與文物上發現,西元2世紀的堡壘上曾駐紮隸屬羅馬軍的納爾維族500人。

e0040579_19372167.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2-12 04:04 | 【Total War 日耳曼】

哈里(Arii)

e0040579_14463462.png

哈里(Arii)
夜襲獵人
Night Hunters


e0040579_9314777.png

塔西佗的年鑑有描述 日耳曼盧基人(Lugii)聯盟,其中他提到了其中5個最強大的族群: 哈里(Harii )、 赫爾維科納(Helveconae) 、馬尼米( Manimi )、赫利俄斯( Helisii)和納哈內維利(Nahanarvali )。

盧基人聯盟應該就是這個混合日耳曼凱爾特部落聯盟的殘存。他們對波蘭中部和南部的普熱沃斯克(Przeworsk)文化 做出了貢獻。

西元91-92年,羅馬皇帝圖密善在位期間,盧基聯盟與羅馬結盟,他們要求羅馬對付他們的的西方鄰居抵抗日耳曼 蘇維匯部落的侵略。

羅馬皇帝杜米仙曾派出100人騎兵隊以支持盧基聯盟。

到了西元2世紀時,羅馬皇帝馬可·奧勒留與日耳曼、薩爾馬提亞人所組成的聯盟爆發馬科曼尼大戰(Marcomannic Wars 或German and Sarmatian War),盧基聯盟依然站在羅馬帝國那邊。

Harii就是ROME2皇帝版的派系Arii~

哈里人有恐怖幽靈般的軍隊....「夜襲獵人」(Night Hunters)

他們屬於西日耳曼人,Harii語源來自「狼勇士」,奉獻給早期日耳曼「沃坦神(Wodan)」沃坦神是北歐神話的「戰神」、「知識神」」、「勝利之神」、「詩歌之神」,也是「狼神」,在ROME2裡算是隱形「忍者」單位。

哈里人是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狂熱的戰士部落,是蘇維比部落(suebi ) 中最強的一分支。

如果在戰場上遇到了哈里夜襲獵人,那就會相當恐怖。

e0040579_22363636.jpg


他們的身體幾乎是全裸的,僅覆蓋身體的生殖器部位(ROME2則有穿長褲),盾牌和武器都塗上了黑色顏料,實施人們恐懼黑夜的心理戰,並達到最大暗黑保護色效果。

e0040579_22341510.jpg


羅馬歷史學家塔西佗這樣評價哈里人:「……更不用說他們的力量了,我所列出的日耳曼部落的任何人都無法超越他們的力量,他們很會通過技巧和時機利用天生的野蠻本能。」

因為夜襲獵人的盾牌和身體都是黑色的,他們選擇了在沒有月光的夜晚戰鬥,利用恐怖和幽靈般恐懼的陰影,他們神出鬼沒引起恐慌,沒有敵人能夠承受這樣幽靈般的軍隊所發動不能預料的夜襲。

在所有的戰鬥中,遭受哈里夜襲獵人攻擊的人首先眼睛因為黑黝黝的情境下而失去功能,身心都已先被擊敗。


WTFM STEAM
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0-10 17:39 | 【Total War 日耳曼】

血誓者 (Bloodsworn)

血誓者
Bloodsworn


e0040579_10411265.png血誓者(Bloodsworn),日耳曼社會中的榮譽意識非常強,必須殺掉一個敵人才算開始履行其出生的義務,以致於一些人在沒有殺掉一個敵人之前,被認為不配作為一個部落的成員,或者對不起他們的父母。

年輕的卡蒂人(Chatti )部落的勇士(Jugunthiz Hattisku)在這方面尤其特別,他們在戰場上殺掉第一個敵人之後才可以剪短他們的頭髮和鬍子。

因此,蓬亂的毛髮可以看做在戰場上證明自己還沒殺過人的菜鳥,不算是男人的標誌。

他們的武器也很陽春,通常是棍棒,渴望能迅速而徹底地打殺死一個人,趕快脫離「沒殺過人」的罪過與恥辱,這樣才對得起父母與部落。

e0040579_12102255.jpg


他們把戰鬥血誓以鐵環做為象徵戴在他們的脖子,不能卸下。

不過,據說有一些最勇猛的卡蒂老兵(Dugunthiz Hattisku 當然不拿棍棒,通常是拿長劍、戰斧)在殺死不少敵人後仍將他們那長長的鬍子留下,繼續做血誓者。

他們不屑穿鐵甲,寧可披著長長的鬍子狂甩衝鋒,甚至在他們鬍子都變白以後都沒有剪掉,還會站在敵人的屍體上對自己自殘,變態的割出可怕的血痕來驚嚇敵人。

日耳曼血誓者大都是第一次的初陣者成人儀式,在戰鬥中往往是排在第一線當先鋒打頭陣。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10-04 14:19 | 【Total War 日耳曼】

狂暴戰士(Berserkers)

Berserkers
狂暴戰士


e0040579_653951.pngROME2裡$700元的狂暴戰士「Berserkers」兵種單位是指「披着熊皮、狼皮的狂暴者」,起源於北歐維京人(意指北方人)是震驚歐洲的蠻族,羅馬人所稱日耳曼人中最後一支。

古斯堪的納維亞語「serkr」是外套的意思,「ber」由熊毛皮的意思。又有Berzerk(狂暴化)來自bare-chested(裸胸)一詞。

戰士戰鬥前很可能服用某種藥物進入一種狂怒的狀態,令自己陷入半裸、覆以梭織短巾狂暴如惡魔的戰鬥方式,並像動物一樣嚎叫,瘋狂到會咬他們的自己的盾牌。

狂暴戰士砍下他們遇到的一切,而不區分是朋友還是敵人。但狂戰士在狂戰士之怒消退後會立刻陷入虛脫的狀態。

好武的日耳曼戰士認為戰爭時如果能蒙奧丁神庇佑,便能夠得到一股擁有熊之精神、狼之勇猛的「起乩」力量,亦即「Berserker rage」,而在戰場上所向披靡,成為「狂暴戰士」(Berserker)。

狂暴戰士不穿護甲,相信自己刀槍不入,完全不顧後果的憤怒進行戰鬥,使得他們非常難以對付,因此殺死一個狂戰士也會被認為是最英勇的舉動。

羅馬軍隊中有士兵穿著狂暴戰士的披肩就是因為他們認為這些披肩就像是從高大瘋猛的日耳曼狂戰士身上得來的獎賞,並被羅馬人當做英勇和威望的象徵。

歐洲中世紀初,維京人從斯堪地那維亞半島的故鄉散佈各地,維京人自海上龍船(因雕刻在船頭首船尾的龍頭得稱)突襲。

他們燒殺擄掠,在任何嚴整的抵抗軍力組成之前就撤退,但卻漸漸變的膽大。

最後他們佔領了歐洲的重要區域並定居下來。

維京人起初是異教徒,毫不遲疑的屠殺基督教教士,洗劫教會財產。由於懼怕他們的殘忍兇暴,維京人常常被比作來自地獄的惡魔。

同時,他們是傑出的工匠、水手、探險家和商人。

維京人的軍備中特別令人不安的是狂暴戰士。到了12世紀,有組織的狂暴戰士已經消失。

在13世紀的冰島史學家斯諾里·斯蒂德呂松曾經如此描述:「哈拉爾一世(Harald I)的禁軍中有狂戰士,即使用武器也傷不了他們。」

又有一說:

Berserker此字在英語之中為「狂暴戰士」的意思。字的起源是當時北歐蠻族在作戰之前需先喝下大量啤酒,藉以麻痺肉體忘卻疼痛,才能在戰場瘋狂殺戮...
ber指「啤酒」.....^^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30 07:28 | 【Total War 日耳曼】

泰華茲 (Teiwaz)

「泰華茲樹園」
Grove of Teiwaz


e0040579_1756425.pngROME2的「泰華茲樹園」(Grove of Teiwaz)

泰華茲(Teiwaz)也叫「提爾」(Tyr),北歐神話中的英雄,也是日耳曼人的戰神,在沃達納茲(Wodanaz)發現權利之符之前也是早期的天空之神,以箭頭做為符文。

e0040579_1874739.png箭頭其實是Tyr的「T」的符文變型。

常以多個泰華茲符文或者堆放在一起成一棵樹狀的護身符。

如林德霍爾姆護身符(Lindholm amulet)與在斯堪的納維亞西蘭島發現的西元500年刻有三重泰華茲符文金屬薄片。

泰華茲是奧丁之子,其母親可能是女神弗麗嘉,另外一說是薩迦女神所生。

e0040579_18342429.jpg


泰華茲是唯一敢於嘗試並能束縛住魔狼芬里爾(Fenrir)的神。

眾神曾兩次使用巨大的金屬鏈試圖綁定可怕的魔狼芬里爾,但都被芬里爾掙脫。

芬里爾還嘲笑愚蠢的眾神......

e0040579_2314841.png眾神請北歐矮人(dwarf)精心制作的牢不可破的「格萊普尼爾」(Gleipnir)繩索,「格萊普尼爾」繩索由貓的腳步聲 、女人的鬍子 、山的根、熊的 強筋 、魚的呼吸、鳥的唾沫製成

此繩索跟絲綢緞帶一樣薄,它比任何鐵鏈的束縛力還強。

眾神又來誘騙魔狼芬里爾,雖然諸神向芬里爾保證如果掙脫不開,會幫他鬆綁,但芬里爾已知諸神們心懷不軌,因此不肯輕易就範。

這時泰華茲以自己的右手作為保證,放入魔狼的口中,芬里爾因此相信諸神才甘願被縛。

e0040579_18411092.jpg


但當他發現自己上當後,就憤而咬斷了口中的手臂,泰華茲因此成了獨手的神。

芬里爾在也在「諸神的黃昏」前夕掙脫「格萊普尼爾」繩索的束縛.....

「諸神的黃昏」(Ragnarök)是北歐神話預言中的一連串巨大劫難,包括造成許多重要神祇死亡的末日大戰。

芬里爾與父親兄弟妹妹一起加入了與諸神為敵的隊伍。

e0040579_20133742.jpg在與奧丁的決戰中戰勝,芬里爾吞噬了「眾神之父」奧丁,隨後被奧丁之子維大(Vidar森林之神)一腳踩住芬里爾的下額,兩手抓住狼的上顎,最後把芬里爾撕為兩半,報了父仇。

泰華茲則和「海姆冥界」的地獄巨犬加姆(Garmr)血戰,最後同歸於盡。

e0040579_2382259.png日耳曼人一直相信泰華茲對於戰鬥的結果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所以他們向他獻出了許多戰利品,包括囚犯。

爭論也由他通過決鬥裁判法來裁決。

杜里人部落(Hermunduri tribe ,蘇維比部落(suebi )的分支也向泰華茲獻出了許多人祭。

星期二「Tuesday」便是由泰華茲(Teiwaz)的名字呼應而來。

e0040579_11142622.pngROME2派系切盧斯克(Cherusci)族也就是在西元9年於條頓森林殲滅17.18.19三個羅馬軍團的日耳曼部落,使用「三重泰華茲符號(Multiple Tiwaz runes )」做為其派系圖騰。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9-20 19:47 | 【Total War 日耳曼】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