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カテゴリ:【Total War 島津 】( 17 )

島津 Total War

e0040579_2158165.png

島津四兄弟 九州制覇を目指す


e0040579_2158285.jpg



三州統一

1554 岩劍城戰役-島津三代

1561 廻城合戦-島津貴久

1566 小林城戰役

1572 木崎原戰役-島津義弘

e0040579_1405628.jpg


九州制覇

1577 耳川戰役-島津四兄弟

1584 沖田畷戰役-島津家久

1586 岩屋城戰役-島津忠長

1587 戸次川戰役-島津家久

1587 根白坂の戦い-島津四兄弟

1592 梅北一揆-島津歳久

1597 泗川戰役-島津義弘

1598 露梁海戰 -島津義弘

1599 庄内之亂-島津忠恒

1600 關原大戰-島津義弘

関ヶ原合戦後~島津氏為何沒有被處罰?

1879 琉球國滅亡

「島津惟新(義弘)の戦法は、騎馬入れ、長柄鎗の業を用いず、諸士すべて鉄砲を携え持ち、鉄砲一色にて敵陣を打ち崩すのを第一とする」

秦氏後裔-惟宗氏
東郷重位示現流
島津軍的1000兵哲學
宝暦治水事件
福昌寺

e0040579_1485964.jpg


e0040579_10503146.gif
:「釣り野伏せ、捨てかまり、繰り抜き、車撃ち」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5-29 20:34 | 【Total War 島津 】

1561 迴城合戰

e0040579_2158165.png


島津鶴羹事件 大隅征伐
1561 迴城合戰


e0040579_18262919.jpg南九州島津家與大隅国肝付本家一直嚴重對抗,延續到戰國時代。

島津第14代当主島津勝久時,收島津氏分家伊作家的伊作忠良(後來的島津忠良)為養子,因勝久、忠良父子不和。

島津家分裂為兩派島津宗家派與伊作家派,彼此互相攻伐,肝付和島津之間的緊張情勢才稍獲紓解,雙方和睦。

天文八年(1530),大隅肝付家本宗16代当主肝付兼続(1511~1566)基於跟伊作忠良的盟約出兵協助在加世田、市來之戰中大破宗家島津實久,薩摩島津氏終合於伊作忠良手中。

伊作忠良為「島津氏中興の祖」─島津忠良,他有優秀的四個孫子(義久、義弘、歳久、家久 )

肝付庶出家叛亂

天文十年(1532),封在大隅北部、領地和島津家相接的領帖木、 加治木城的叔父肝付兼光之孫肝付庶出家肝付兼演一反父祖的立場,與大隅北部本田氏等豪族聯合起來對抗島津家。

庶出家肝付兼光又號召百引、安楽、蓬原等城反叛主家肝付兼続,被肝付兼続一一攻略平息。

肝付兼続成為大隅半島第一勇将,名聲大為轟動。

島津貴久畏於肝付兼続的武名將姐姐御南嫁給兼続,與肝付氏結秦晉之好。。

天文十八(1549)島津貴久的家老伊集院忠朗攻擊加治木城時,遭到肝付兼演鐵炮攻擊,不太有名的肝付氏似乎才是最早使用鐵砲於實戰(黒川崎の戦い)。

鐵砲於實戰,「通說」是1554年 的岩劍城戰役由伊集院忠朗提議使用鐵砲作戰。

由於家臣北鄉氏與島津相通,肝付兼演不敵而降。天文二十三年(1554),島津軍又大舉攻入肝付領地,奪加治木城。

肝付兼演與兒子肝付兼盛從此臣服於島津家。

肝付 伊東聯合

e0040579_1964398.gif另一方面,肝付兼続也開始著手平定大隅半島,頻頻侵攻南方大姶良的禰寢氏逼其從服,於天文七年壓迫禰寝清年讓出高隈城。

並且修繕領內的39所城塞、鋪設本據高山城所處的國見山到內之浦的道路以促進領內海運的興盛。

同時,島津貴久義久父子弘治三年成功擊破蒲生氏後,支配西大隅,領土擴張至肝付家西鄰。

島津姐夫的擴張令肝付兼続大為不安,因此讓長男肝付良兼與日向大名伊東義祐之女成婚締盟。

永祿元年,肝付兼続聯合伊東義祐攻略位於日向飫肥的島津庶家島津忠親

肝付兼続負責出兵都城攻打北鄉時久,翌年肝付兼続轉向侵奪島津忠親的支城松尾城。

逼迫日向島津豊州家島津忠親逃亡薩摩。

1553年、肝付兼続讓位與嫡男肝付良兼,但仍掌握實權。

肝付兼続將大隅半島北部領国化,肝付氏成長為戦国大名。

島津鶴羹事件

e0040579_1658314.jpg雖然肝付兼続伊東義祐勾搭,還暗算了日向島津豊州家,但表面上島津、肝付兩家還是友好沒有撕破臉。

但事實上,雙方都不滿在心,隱忍沒有爆發...........

永祿四年(1561年),據說是因為年初的酒宴宴席之中島津氏重臣伊集院忠朗不斷邀勸肝付的家臣藥丸兼將吃下鶴羹,而鶴正是肝付家的家紋(対い鶴喰若松),因此雙方家臣出現激烈的口角衝突。

e0040579_170328.gif:「我們島津鶴羹裡保證沒有添加順丁烯二酸的說。」


伊集院忠朗是故意挑釁,做為入侵大隅開啟戰端。此舉果然惹火一直觀看的肝付兼続

同年4月肝付兼続便以此鶴羹事件為理由宣稱島津氏不尊重肝付家,兩家就此決裂。

迴城合戰

之後肝付兼続外結日向伊東家為奧援、內引伊地知重興禰寢重長兩家相助興兵攻打由島津治左衛門鎮守的迴城。

島津貴久聞訊派出其弟島津忠將、嫡男島津義久領兵1000往援,島津忠將自領200兵擔當先鋒。

肝付兼続得知島津軍來援的消息後決定於竹原山伏擊島津忠將島津忠將於馬立布陣,雙方在竹原山遭遇,島津忠將部隊在肝付軍的偷襲下崩潰,忠將本人連同50名家臣戰死,島津義久知道叔叔忠將戰死,無奈下只好收攏敗兵撤退。

肝付兼続也在竹原山之戰中獲得勝利後一鼓作氣讓一族中的老將叔祖父肝付兼名在拜領佩刀進行夜襲一舉奪下迴城。

在迴城合戰期間、肝付兼続要跟妻子御南離婚,不過,御南堅決不接受離婚。

1562年,肝付兼続肝付竹友攻打島津家的志布志城,城主島津忠朝敗走,志布志郡落入肝付兼続手中,並與伊東義祐一同出兵包圍飫肥城,

此時其肝付家石高總計12萬石,他又與 薩摩北部的菱刈氏、日向真幸院的北原氏聯合與島津家作戰。大肆擴張領地,構築了肝付家史上最大的版圖。

敗亡

e0040579_20154030.gif肝付兼続在志布志建築隠居所,隠居生活依然處理政務與出陣打擊敵軍。

永禄7年(1564年)肝付兼続在日向福原戰勝島津忠親,永禄9年(1566年)與歸順島津方北郷時久交戰又獲得勝利。

但是1566年11月14日,受到島津貴久大反攻,島津重臣伊集院忠棟包圍高山城,寡不敵眾,肝付氏居城高山城落城,兼続長子肝付良兼逃至別府原遭圍殺戦死。

11月15日,肝付兼続在志布志城附近隠居所聽到兒子戰死的消息,一代肝付英雄肝付兼続在志布志城附近大慈寺自殺。享年56歲。

之後元亀2年(1571年)垂水城主伊地知重興救援肝付氏,擊退島津軍,肝付氏第18代当主肝付兼亮聯合日向伊東氏,誓言為父報仇繼續反抗島津氏。

天正元年(1573),義久派島津征久島津忠長出陣大隅。

島津軍在西俣城大敗肝付軍,並在同年12月包圍肝付家最後一道防線-大隅豪族安樂間寬的牛根城。

高山城內在親島津氏的家臣們與義母御南反對繼續抵抗島津氏,肝付兼亮当主之位被廢,追放日向国。肝付兼護(肝付兼続的三男)被擁立為肝付氏第19代当主

翌年(1574)一月,牛根城陷落,肝付家眼看大勢已去,肝付兼護聽從了島津家新納忠元的勸告,正式臣服於島津家。

後來,基本已經沒落的肝付家又因為繼承權的問題產生混亂,天正8年12月(1581年1月)高山城領地遭到没收,徹底成為島津氏的家臣

大名肝付氏滅亡。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5-29 20:10 | 【Total War 島津 】

1554 岩劍城戰役

e0040579_2158165.png

島津三代參戰
義久、義弘、歲久的初陣
日本戰國鐵炮實戰第一炮
1554 岩劍城戰役 支配西大隅


反島津連合

e0040579_4255975.jpg1538年的加世田合戰後,「島津家的中興之祖」島津忠良結束了島津家分裂的現狀,統一薩摩,中興島津家,島津家開始試圖恢復島津家舊領大隅、日向(薩隈日の三州統一)。

島津忠良在1550年隠居加世田城,兒子島津貴久成為島津宗家第14代家督島津勝久的養子,並繼承島津宗家成為第15代家督。

他的孫子就是有名的四兄弟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歳久島津家久

大隅國內從古就有許多國人眾,不受守護職的支配,亦因此成為島津氏擴大領土的最大障礙。

尤其在薩摩、大隅國境一帶的涉谷一族的蒲生家勢力頗強,拒絕降服於守護島津家。

蒲生家為了防衛自己的本據蒲生城(龍水城),在蒲生城附近修築了岩劍、松坂、北村、帖佐4座支城防備島津家。

蒲生範清並聯合薩摩的東郷氏、入来院氏反抗島津家。

天文23年(1554年)9月,降服於島津氏的加治木城城主肝付兼盛(肝付庶出家肝付兼演之子,宗家是肝付兼續)受到蒲生範清入来院重嗣菱刈重豐等連合軍的攻擊。

島津三代參戰

為了救援加治木城,島津貴久出兵2000,進攻岩劍城。

島津貴久老父島津忠良,弟弟島津忠將,兒子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歳久,也隨之出征,這一戰也是義久、義弘、歲久的初陣。

守衛岩劍城的是同為涉谷一族的祁答院家,城主為祁答院良重祁答院良重傳說是射箭高手射(弓射の達人),還喜歡養馬,屬於日本戰國武將「戦上手」級的人物(雖然不有名...lol)。

但是祁答院良重練習射箭常以兒童為箭靶,對看不順眼的家臣就任意放逐等許多橫暴的行徑。

岩劍城本身非常險要,位於姶良郡南面的岩劍山上,山高150公尺,北、西、東三面都是斷崖,有難攻不落的「險城」之稱。

就連島津家身經百戰的爺爺島津忠良看到岩劍城天然形成的險要地勢,也不禁對孫子3兄弟發出「要攻下岩劍城,你們三兄弟大概要有一人陣亡(「三兄弟のうちの誰かが死なねば落ちまい」)」的感歎。

城中駐守的是由以勇力聞名大隅的城主祁答院良重和蒲生家大將西俁盛家率領的500城兵。

島津軍戰略

島津家軍分為二路:

一路支隊由島津貴久之弟島津忠將率領,攻打岩劍城北面的帖佐城以牽制蒲生兵力。

一路主力則由薩摩內城出發,於9月12日推進至岩劍城北的「狩集」佈陣,同時派遣伊集院忠朗等一部分兵力至岩劍城東北的「日當平」設立分陣。

9月13日晨,義久、義弘兄弟率隊從「狩集」向鹿兒島灣西岸一帶的「白銀坂」推進。

家中大將梅北宮內大輔和宅間與八衛門等鹿兒島眾和川邊眾焚燒了白銀坂附近的村莊,刺激守軍出戰。

果然一部分守軍中計出擊,被義久、義弘兄弟擊退。

日本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鐵砲實戰

9月14日晨,由帖佐城迂回而來的島津忠將用兵船50餘艘逆岩劍川而上在城東登陸,慌亂中移兵補防的守軍被島津忠將裝備了種子島鐵砲的鐵砲隊攻擊,敵船也以鐵砲還擊。

形成了日本在1543「鉄砲の伝来」後,日本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鐵砲實戰。

在此之前,鉄砲都拿來打獵用。

一說,天文17年2月(1548)武田信玄村上義清戰爭時,開始使用鉄砲隊。

但島津接觸鐵砲比較早,「通說」1554 岩劍城戰役是日本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鐵砲實戰較可信。

最近的研究在天文十八(1549)島津貴久的家老伊集院忠朗攻擊加治木城時,遭到肝付兼演鐵炮攻擊,不太有名的肝付氏似乎才是最早使用鐵砲於實戰(黒川崎の戦い)。

但是,真正讓鐵砲一舉成名的,卻是20年後的天正3年(1575)的 長篠合戰。

「釣り野伏せ」的雛形

島津義弘又擊潰試圖進入岩劍城的帖佐城援軍勢,擄獲敵船10艘,展現初陣亮麗戰果。

頗受損失的祁答院軍重整防務,依仗地勢和島津軍展開了相持拉鋸戰。

9月20日,在城東麓待機的島津義弘率先取得突破。

他以500足輕佯作割取城下農田中秋熟的禾稻,吸引守軍出城爭搶,然後由埋伏的300鐵砲和弓箭手施以攻擊,成功的奇襲擊潰守軍一部。

義弘此戰使用的伏擊戰法「麥刈」,被認為是日後島津家著名戰術「釣り野伏せ」的雛形。

二十九日晚,義久、義弘兄弟奉命潛至帖佐城附近的星原,義弘故技重施,再次以「麥刈」誘出帖佐城守軍予以痛擊,受重創的守軍逃回帖佐閉門不出,義弘兄弟成功切斷了帖佐對岩劍城的增援。

平松決戰

e0040579_4275047.jpg


此時,得知岩劍城危在旦夕的蒲生範清匆忙放棄對加治木城的圍攻,率兵2000返回救援。早有所料的島津貴久得知蒲生援軍逼近,即率義久、義弘兄弟主力撤圍應敵。

十月一日夜,蒲生範清趕到池島佈陣,與城兵呼應意圖夾擊島津軍,雙方遂在岩劍城北的平松展開激戰。

「車撃ち」鐵炮戰術

在島津家家臣伊集院忠朗的提議下,島津軍首度在岩劍城攻略上使用鐵砲。並使用先進的「車撃ち」鐵炮戰術。

「車撃ち」圖源:知りたい歴史その答えはここにある

e0040579_428103.jpg


首先鉄砲隊分成5列(數列)進軍。

e0040579_4282641.jpg


最前第1列開火後、最後第5列発砲準備完成,在橫(側)滑出來快跑到最前列開火。

e0040579_428401.jpg


第1列開始清鎗填充火藥,第5列開火後,最後第4列発砲準備完成,再橫(側)滑出來快跑到最前列開火。

第4列開始清鎗填充火藥,最後第3列発砲準備完成,再橫(側)滑出來快跑到最前列開火。

這樣一列一列輪流重覆操練,開火→清鎗填充火藥的鐵炮射擊法,像車子咕嚕咕嚕(ぐるぐる)迴轉。不停的前方前進的射擊,(如果採守勢後退的情形也可一邊倒車一邊射擊。)稱為「車撃ち」。

蒲生反島津連合軍,遭到島津「車撃ち」戰法被打的節節敗退。

在鐵炮冒出的黑煙掩護中,島津義弘一馬當先,冒著敵軍的弓箭和鐵砲率先殺入敵陣,「繰り抜き」(取特定目標、去除)敵方大將祁答院重經(祁答院良重長男)追到高桶川加以斬殺。

此戰島津軍大獲全勝,祁答院重經以下,城將西俁盛家等50多位名武士被討死,蒲生範清則兵敗逃回蒲生城。

蒲生氏 岩劍城最後的抵抗

岩劍城守軍在得知援軍慘敗的消息之後,士氣低落,島津軍趁機再次發動攻勢。

10月2日,島津義弘在叔父尚久的掩護下縱火攻破了城西口,破城已僅是時間問題。

最後階段的籠城時,戰況慘烈到連婦女都把化粧道具(?)投入戰鬥,但實在寡不敵眾。

祁答院良重主従捨棄岩剣城本部祁答院(現薩摩川内市祁答院町)逃亡,岩剣城落城,残存的岩剣城女子從城的断崖跳下自殺。

10月3日,島津貴久率軍進入空城,並舉行了慶祝酒會。至此,岩劍城攻略以島津完勝告終。

之後,岩剣城城代由島津義弘擔任,因為岩剣城的立地不方便,島津義弘在山麓建「平松館」,祁答院良重據帖佐城・平安城繼續抵抗島津貴久的侵攻。

島津貴久其後繼續大隅國的攻略。弘治元年(1555年),攻打帖佐平佐城,翌年弘治2年(1556年)攻打松坂城。

蒲生氏在接連失去支城的壓力下,放火燒燬本城的蒲生龍ヶ城,逃到祁答院氏。最終於1557年完全降服蒲生家。

貴久因此成功佔據及支配西大隅,方便島津氏日後繼續擴大領土。

e0040579_10503146.gif
「釣り野伏せ、捨てかまり、繰り抜き、車撃ち」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5-29 14:11 | 【Total War 島津 】

1566 小林城戰役

e0040579_19265123.png


1566 小林城戰役
米良重方死守小林城
島津大潰退


飫肥城

日向伊東氏第十代家督伊東義祐與日向島津豊州家(薩摩島津氏分家)爭奪日向國飫肥地區(日本国宮崎県の南部日南市)的土地,事實上在此之前他們兩氏爭戰此地已有70年之久。

伊東義祐與南大隅的肝付氏結盟,制定飫肥城攻略計劃。從天文十年(1541)開始,28年間,伊東、島津兩氏曾大戰8回合。

到永禄十一年(1568)時,島津豊州家5代當主島津忠親因飫肥城被伊東軍包圍,薩摩島津宗家也決定飫肥地區,因此島津忠親只好交出飫肥城,逃回薩摩。

完成佔領飫肥城的目標後,由伊東義祐三男伊東祐兵(伊東氏中興之祖)為飫肥城城主。

飫肥城有天然良港油津港,掌握飫肥南部之地後,給伊東氏極大的經濟利益。

伊東義祐以此壓倒之勢,以佐土原城為根據地向日向國擴張,擁有48座支城,號稱「伊東四十八城」,尤其鄰近的禰寝、肝付、伊地知、新納、本田、北原、入来院、祁答院、東郷、菱刈、相良等諸氏都臣服或通好。

朝廷也給予伊東氏歷代最高的従三位官位,是伊東氏最強盛的時代。
 
但是志得意滿的伊東義祐晩年,開始奢華,並沉迷於京風文化荒廢政務,佐土原城(現宮崎県宮崎市佐土原町)有「九州の小京都」之稱。

真幸院爭奪

e0040579_23435388.png之後,伊東氏又企圖將日向国西南部的真幸院地區納入勢力範圍。

古代日向国有5郡8院的領域區分,由「宮崎郡」、「臼杵郡」、「児湯郡」、「諸県郡」、「那珂郡」5郡與「真幸院」、「三俣院」、「穆佐院」、「新納院」、「飫肥院」、「土持院」、「櫛間院」、「救仁院」8院構成。

真幸院是現在宮崎縣南部山區地域舊名。

約現在的「のえびの市、小林市、高原町」的總稱。是日向肥沃穀倉地帯。

當時真幸院領主是北原氏北原兼守,他是伊東義祐的女婿,他死後、南方的島津氏,北方的相良氏等都想争奪此地。

島津義久降服北原氏後,島津氏佔領真幸院中心地帶的加久藤城、飯野城,並派島津最強戰將島津義弘駐守此處。

對此,伊東氏也佔領真幸院的三之山地帶與加久藤、飯野島津軍對峙。

小林城

伊東義祐為奪取真幸院肥沃穀倉地帯完全支配日向国,就必須把島津氏控制的飯野地區攻略下來。

永禄9年(1566年)伊東義祐命令須木城主米良重方在飯野地區前線基地小林村建築「三ツ山城」(後來的小林城)。



「三ツ山城」的西方、北方、東方被岩瀬川(現・石氷川)所圍繞是天然的壕溝,南方是無法攀登的懸崖絕壁,利用天然要害建造難攻不落之城。

一開始稱為三ツ山城(三ノ山城),但是附近也有一座北原氏的三ツ山城(小林市・細野),為避免混淆,所以改名依位於小林村就改為「小林城」。

e0040579_20102193.jpg


小林城築城開始後約半年後的永禄9年(1566年)10月26日(一說永禄10年(1567年)10月25日),島津氏決定在城築成前破壞這個麻煩的小林城。

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歳久3兄弟動員20000多兵大軍進攻小林城。

伊東軍從菱刈氏那裡得到島津進攻小林城的情報,伊東軍勇敢的出城野戰,但是敗陣,退回防禦機能還沒完成的小林城內籠城。

島津義久攻入城大門大手口,島津義弘攻入水ノ手口、島津歳久從窪谷口南方攻入小林城。

結果,雙方在小林城內大激戦,城的内堀與外堀都被雙方的屍體填埋,島津軍攻入城內到處放火,大肆破壞,城内牛馬200頭也被燃燒的火炎焼死。

不久在小林城的伊東守軍在城主米良重方與弟弟米良重矩的奮戰只剩下本丸,還沒淪陷。

島津大潰退

正當島津義久島津義弘島津歳久3兄弟面露微笑等待小林城落城時,從稻荷山方向來自須木城的伊東援軍抵達,島津軍在小林城米良重方與援軍夾擊下,阿多中務末弘又左衛門尉椎原助十郎等島津將領討死。

連戰神級的島津義弘也被打成重傷,島津軍潰退。

伊東氏苦戦勝利守住小林城。

小林城戰役戦死者數量不明,但是2萬島津軍一定死傷慘重,日後島津4兄弟的祖父島津忠良(日新斎)與老爸島津貴久都有弔唁雙方的戰死者吟詠的「南·無·阿·彌·陀·佛」和歌。

由於島津軍進攻小林城的失敗,加上元龜二(1571)年6月23日,薩摩的島津貴久去世。

1572年、伊東義祐聯絡肥後的大名相良義陽,率伊東軍3000多人聯合入侵飯野地區是為「木崎原合戰」。

而當時留守飯野城的島津義弘部只有300人,加久藤城的守軍由義弘的妻子廣瀨氏率領把關則更少,僅有50人。

e0040579_14474577.jpg


(三山城就是小林城)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5-29 01:04 | 【Total War 島津 】

九州「桶狹間」—木崎原合戰

e0040579_2158165.png


1572 島津義弘

「九州の桶狭間」戰役-木崎原合戰
島津義弘 插旗‧伏兵大奇襲
300破3000的奇蹟


伊東、相良聯軍

e0040579_22185711.jpg元龜二(1571)年6月23日,薩摩的島津貴久去世。

従三位的日向霸主「三位入道」伊東義祐認為這是發動進攻真幸院地區的好機會,於是一面聯絡肥後的大名相良義陽,一邊在真幸木葉置陣,以伊東祐安為總大將,開始集結兵力準備隨時發起攻勢。

然而沒等伊東義祐出手,同年秋,大隅的肝付氏聯合禰寢·伊地知兩家率先出兵攻打島津鹿兒島及櫻島野尻村。

雖然聯軍的這番進攻最終失敗,但也牽動了島津氏在飯野地區的防務,伊東義祐在真幸院地區小林城(三ツ山城)最前線佈置重兵。

由於島津氏東邊都是烽火兵力分散,致使在翌年伊東、相良聯軍攻打飯野之時,島津義弘麾下可用之兵不過300餘而已。 當時島津軍狀態:

飯野城-島津義弘,總兵力300人。
加久藤城-島津義弘妻子廣瀨氏,總兵力50人。

元龜三(1572)年5月初,伊東氏在小林城集結兵力。3日半夜,伊東祐安揮軍妙見尾,兵鋒直至島津義弘防守的飯野城。

同時,伊東祐信伊東祐青伊東又次郎等青年武士率軍繞過飯野城,奇襲加久藤城。伊東軍兩路總計兵力3000人。(伊東記載為「覚頭(加久藤)合戦」)

加久藤城攻城戦

伊東軍3000人雖然這個數目並不算大,但是當時留守飯野城的島津義弘部只有300人,加久藤城的守軍由義弘的妻子廣瀨氏率領把關則更少,僅有50人。

由於通往加久藤城本丸的路徑相當狹窄,伊東軍原本的計劃是採取突然襲擊的方式攻其不備。結果卻令人哭笑不得。

隱秘前進的伊東軍卻因為天黑及主將的指揮不利,誤將山伏樺山浄慶邸宅的石垣認成了本丸的城牆,居然朝浄慶的邸宅發起進攻。

浄慶父子三人一邊大聲喊叫通知城中守軍敵情一邊無所畏懼地迎擊來犯的伊東軍,最後寡不敵眾,三人皆英勇戰死。

然而樺山浄慶父子的死戰為守城軍爭取到了反應時間。

當時守城的主將是島津義弘的夫人廣瀨氏,在家老川上忠智的協助下,守軍頑強地擋下了伊東軍的攻勢。

另一方面,伊東軍在城下民家放火。因為是夜間,衝天而起火光被飯野城的島津家臣注意到了,並通知島津義弘

e0040579_14474577.jpg


二八坂 插旗疑兵

得知伊東軍進犯的島津義弘下令遠矢良賢率一部先發援助加久藤城,然後動員城中民眾在飯野城周山林廣插旗指物,以做疑兵之用。

隨後令有川貞真留守,並以狼煙急告新納忠元往大口、馬関田城等城支援,

派出遠矢良賢60人增援老婆的加久藤城, 命五代友喜鐮田寬棲40人分別埋伏於白鳥山麓的野間門及木崎原附近的鳥越待機,又令村尾重侯埋伏於伊東軍撤退的必經之地古溝,切斷伊東軍後路。

島津義弘則帶領剩餘約130騎繼續前進飯野城與加久藤城之間的大明寺二八坂一帶。

而加久藤城方面的伊東軍因為攻城失利。直至天明,伊東軍見周圍諸城的援軍逐漸趕至,只得先行撤退,與後繼的伊東祐安部會合後開始朝白鳥山麓撤退。

誰知白鳥神社的光嚴法印糾集眾門徒配合五代友喜部,在林間敲響鍾鼓,故意遮掩著發出聲響,讓伊東方錯誤地認為山中有大量伏兵。

不敢輕易上山的伊東軍只得調頭,越過飯野城南的池島川,抵達木崎原(現宮崎県えびの市)。

相良軍中計

南九州的五月本是梅雨天氣,在晴天天氣濕熱。伊東軍駐紮木崎原,等候相良軍的加勢。

不過伊東祐安等人並不知道,相良軍中了島津義弘早先布下的疑兵計謀,居然被飯野城周遭山林滿山的旗指物嚇得不敢繼續進軍。

池島川-九州之桶狹間

苦候援軍不至的伊東軍士兵悶熱難當,伊東祐安在確定了白鳥山麓方向並無島津追兵的情況下下令全軍卸甲後入池島川洗浴休憩。

義弘的斥候沢田八専看到伊東軍在池島川卸除武裝洗澡消暑的情報,趕緊通報島津義弘。

如同織田信長知道今川義元在桶狹間休息的消息,得到這個情報的島津義弘當機立斷,帶領麾下50騎越過川內川向毫無戒備的伊東軍發起突擊。

面對突如其來的打擊,伊東軍的反應可說是非一般的遲緩。

3000大軍竟然被區區50人逼退了半里之地。終於回過神來的伊東祐安島津義弘兵少,命落合源左衛門伊東新次郎兩隊返攻義弘。

島津義弘領軍奮戰,雖驍勇非常,然而終歸敵我懸殊,陷入危境。

日後,島津義弘在《惟新公禦自記》中清楚地記下了當時的情況是何等凶險。

「久戰之敵軍待於此地意欲一戰、呼聲震天、一同襲來。故己方軍兵為其勢所迫、散於左右前後。予旗本中敢舍身之勇士十四、五騎與之交戰。予自問難逃此劫、故輕生死、敵有敢來犯者,必取其首級也。」—(《惟新公禦自記》)

久留半五左衛門、遠矢良賢、富永刑部、 野田越中坊、鐮田大炊之介、曽木播磨六名勇將誓死守衛在主將島津義弘身旁,全部玉碎,島津義弘依然死戰不退。

伊東軍有勇士名長嶺彌四郎者曾衝到義弘跟前,舉刀直斬義弘頭顱。

幸好一旁有持木盾的輕卒抬盾相阻,義弘才逃過一劫。

長嶺彌四郎隨即被左右圍上的島津軍士所殺。隨後,島津義弘又斬殺了年十八歲的伊東軍大將伊東祐信。但局面上依然對義弘不利。

白鳥山 釣り野伏せ形成

就在島津義弘岌岌可危之際,白鳥山麓的五代勝衛門和鳥越的鐮田寬棲兩隊伏兵殺出,伊東軍逐漸不敵。

伊東軍登上白鳥山、白鳥神社座主・光巌上人僧侶與農民合300多人、鉦・太鼓大響、還樹立很多白幟假裝島津軍旗。讓山上佈滿「疑兵」。

此時,島津方的援軍,栗野的鐮田政近及吉松的新納忠元終於趕到。

伊東軍再也抵擋不住,開始後撤。結果的「釣り野伏せ」戰術形成、伊東軍隊伍開始混亂崩潰。

島津義弘領軍追趕,有「日州第一槍突」之名的槍達人柚木崎正家和另一勇士比田木玄齋合力斷後(伊東軍の殿軍)。

柚木崎正家全力一槍刺向島津義弘面部,本可將其一擊殺之。

誰料島津義弘的坐騎「膝付栗毛」突然屈膝導致丹後守必殺的一槍僅僅刺中了島津義弘的護兜。

最終柚木崎正家比田木玄齋均被島津義弘親手擊殺(《淺川新左衛覺書》)。

e0040579_1592438.jpg


伊東祐安決死

伊東祐安的嫡子伊東祐次與祐安的弟弟伊東右衛門約160人向小林城反方向山丘逃跑時、遇到新納忠元150騎兵,兩人討死。

後退之中,伊東軍大將伊東祐安聽聞隨軍出陣的兒子伊東祐次已戰死於亂軍中,悲憤之餘,伊東祐安又自覺愧對伊東義祐信任,心生死念,於是轉身再度殺入島津軍中。侍從持原甚左衛門尉舍命相隨。

在斬殺澀谷貞國澀谷重直兄弟後,伊東祐安力竭,也死於亂軍之中,持原甚左衛門尉隨後亦戰死。

失去了大將的伊東軍終於全線崩潰。

島津軍在島津義弘的帶領下趁機掩殺,亂軍中打殺伊東又次郎落合兼置米良重方(小林城主)等伊東軍大將,取得大勝。

伊東軍在木崎原之戰中大敗,島津義弘以十分之一的兵力擊破,而躑躅不前的相良軍在探得伊東軍潰退的消息後也只能撤回了領地。

伊東慘敗

木崎原一役,島津方損失263人,伊東軍死幹部級武士128人,武士250餘人、雑兵560多人。

然而,島津義弘充分利用地利與人和的優勢,在天時不利於我的情況下創造出了以300破3000的奇跡。

木崎原戰敗後,日向一國的霸主伊東氏的統治基石,開始動搖了產生眾叛親離的「伊東崩」(伊東崩れ),伊東「惣四十八城」支城主紛紛離反,伊東義祐如喪家之犬一般舉家逃亡豐後大友家。

天正4年(1576年),島津氏終於達成薩摩、大隅、日向三州統一的悲願。

這也是後來引發日本戰國の十字軍,大友宗麟的向日向發動「聖戰」的遠因。

(來源:網路收集與日文維基)

日本戰國の十字軍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5-28 21:02 | 【Total War 島津 】

1599 庄内之亂

伊集院氏的哀歌
1599 庄内之亂


伊集院忠棟之死

慶長4年(1599年)3月9日,在伏見城島津邸島津忠恒(島津義弘之子)把島津家筆頭家老伊集院忠棟給斬殺了。

伊集院忠棟是島津氏差一點就九州制覇的功臣。豊臣秀吉九州征伐之際,知道豊臣氏與島津氏兵力差距太大認最早提出降伏主張,

根白坂之戰島津敗退,他成功勸服島津義久臣服,又自願剃發作爲人質為島津氏的存續做出貢献。

戰後處分從豊臣秀吉那裡直接得到日向肝付一郡。作爲島津家宿老負責與豐臣家聯系,和石田三成等奉行關係密切。

但是也因為與豊臣氏走太近,成為島津氏裡「顧人怨」的人物。

文禄3年(1594年)、島津家領内實施太閣検地,伊集院忠棟豊臣秀吉那裡得到直接命令跳過島津義久成為知行配分者,拿著朱印將原屬北鄉家的日向諸県郡庄内領地8萬石劃歸己有,把年幼的北郷忠能(北郷時久戰死)轉封到了薩摩,引起島津家中衆人的極大不滿。

因此島津家中上上下下都不満忠棟,暗罵其為「佞人」、「国賊」。

但是島津義久的繼承人島津忠恒斬殺伊集院忠棟的原因推測是:

島津氏宗家相續之際,也就是決定下任繼承人選時,伊集院忠棟竟然推舉義久次女的老公島津彰久,雖然島津彰久於文禄4年(1595年)就病死於巨済島,但是島津忠恒因此懷恨在心對忠棟非常憎悪。

而且、島津忠恒在朝鮮之役出陣時,忠恒的遠征軍,常常得不到薩摩的補給。島津忠恒懷疑是沒出陣的伊集院忠棟在背後搞鬼

伊集院氏在伏見城的屋邸竟然比島津氏宗家屋邸還大間,一直有伊集院氏要取代島津氏宗家的風聲。

據『庄内軍記』(東京大学史料編纂所蔵)則記錄伊集院忠棟抱持據有薩摩国・大隅国・日向国三州的野望,石田三成早已知道伊集院忠棟打算毒殺島津忠恒的計劃,忠恒得到消息後先下手爲強。

趁義久、義弘不在時,島津忠棟召喚伊集院忠棟到府邸,當場斬殺。

伊集院忠棟是豊臣政権試圖培植從島津氏家臣中獨立出來的日向都城8萬石的儲備大名,遭到斬殺就根本表現出對豊臣氏反逆之心。

斬殺事件後,石田三成送問責信到島津家、島津義久回辯白信給三成:「那是忠恒的單獨犯行」。

島津忠恒被送到高雄山神護寺「謹慎」(監禁)。忠棟的妻子移送東福寺。

當時掌握實權的徳川家康以「反逆主君的家臣被判處斬(主君は反逆した家臣を成敗できる)」的理由與豊臣氏唱反調(「成敗」日文是裁判、懲罰、處斬的意思。)

徳川老狐狸支持忠恒的行為,結果島津忠恒被釋放回島津邸。

庄内之亂

e0040579_20591730.jpg伊集院忠棟被殺之時,忠棟的嫡子伊集院忠真正在日向庄内都城近郊的大川原山進行狩獵。

慶長之役、泗川之戰伊集院忠真部隊斬殺明軍6500以上的首級,是島津軍中的猛將。

一得到父親被斬殺跑回與一族與家臣開會,決定徹底抗戦,對島津氏宗家舉起反旗。

慶長4年(1599年)閏3月3日,島津義久下令遮斷往日向都城的通行。

島津義久還要日向地區島津氏家臣交出不是伊集院忠真那邊的人的起請文(向神佛發誓的文書)。

伊集院忠真另一方面請求島津另一個大當家島津義弘出面調停。

6月18日送交川上忠智島津義弘的書状。

伊集院忠真說:「父親死後,想馬上跟義久主公表白,打算遵守義弘與忠恒公的命令,但是義久主公完全不理會,還封鎖往庄内的通行,想把我們伊集院氏全部毀滅。」。

這似乎透露出真正要消滅伊集院一族的幕後黑手就是-島津義久

但是島津義弘只勧告伊集院忠真投降。

日向都城12外城防衛網

e0040579_21484748.jpg


日向庄内都城地區是以都之城為本城、恒吉城、梅北城、志和池城、梶山城、勝岡城、山之口城、月山日向城、安永城、野々美谷城、末吉城、山田城、財部城等12個外城守衛,是非常不容易攻打之地。

伊集院忠真加強各外城防御,配置一族與家臣等自己的人馬固守。庄内軍記錄,「忠真的兵力約2萬人」,但実際上只有8千人左右。

高城町史記載,那些外城甚至不是伊集院氏直屬的兵力,鄰近的加藤清正伊東祐兵還偷偷摸摸提供物資援助。

因此加藤、伊東兩家都受到島津氏的抗議。

島津忠恒出陣

徳川家康許可島津忠恒回國參與鎮壓庄内伊集院氏的叛亂,6月到達鹿児島,以東霧島金剛佛作寺作為本営進攻庄内。

島津氏一門、重臣都跟隨著未來繼承人島津忠恒

特別是想奪回舊領地的北郷氏特別勇猛。庄内軍記記載島津忠恒兵力高達10萬人、実際約3萬到4萬人左右。

徳川家康也派家臣山口直友為使者前往促進雙方和睦未果。

九州諸大名如島津豊久秋月種長伊東祐兵相良長毎高橋直次高橋元種太田一吉立花宗茂小西行長都準備支援島津氏。

但是除了島津氏一門島津豊久已經出陣外、實際只有秋月種長高橋元種太田一吉出兵,其他大名聽說是島津氏不願他們介入他們的家亂,甚至懷疑有些是準備來幫倒忙的而拒絕。

島津忠恒緒戦就攻下山田城。

再攻佔恒吉城,之後戰爭進入膠着状態,忠真側據守安永城的智将白石永仙等非常活躍,使島津軍死傷慘重。

島津忠恒在野之美谷與志和地城之間的森田佈陣陣,對志和地城實施斷糧戰略(兵糧攻め)。

伊集院忠真無法往志和地城輸送食糧,城内糧食斷絕。

島津義久出陣攻擊、財部城(鹿児島県財部),但攻不下來。

伊集院忠真降伏

老狐狸徳川家康再度派山口直友為使者遣進行調停。

山口直友拿出從義久與忠恒那裡的保證書:「忠真投降的話,仍然是家臣(家忠真が降伏すれば今までどおり召抱える。)」,促使伊集院忠真降伏。

「召抱」日文的意思「雇為家臣」之意。伊集院忠真可不是呆子,面對心狠手辣的義久與忠恒,他希望不受島津支配,提出希望到別家大名服務,但是島津忠恒決不同意。

慶長5年(1600年)2月6日、志和地城糧食斷絕降伏。其他外城也陸續降伏,在都之城的伊集院忠真無奈只好接受家康調停,伊集院忠真島津義弘的次女,成為島津氏的一門眾,於3月15日降伏。

降伏後、伊集院忠真移到頴娃(1萬石)、後又移到帖佐(2萬石)。

日向庄内都城地區重回舊領主北郷氏手上,「庄内之亂」和平收場。

翌年慶長6年、島津家發出一向宗禁止令(義久、義弘、忠恒連名正式發佈)薩摩藩使用了殘酷的「石抱き」拷問石裂體酷刑對付一向宗,從此之後九州一向宗進入「隱れ念仏」的原因。

這個政策據說是伊集院忠棟是熱心的一向宗門徒的関係。

伊集院氏一族粛清血案

「庄内之亂」終結後、忠恒對忠真持續警戒。事実上忠真還對肥後国加藤清正派出密使請求討伐仇敵的要求。

但是帶著密書的密使伊集院甚吉卻把密書交給島津忠恒。忠恒也給徳川家康看,家康對於忠真的逆心也感到憤怒。

另外,島津氏為防範伊集院氏,在関ヶ原戰役前夕,寡兵的島津義弘再三催促增兵,本來就反對出兵的義久、忠恒竟置之不理,讓島津義弘差點在関ヶ原掛掉。

関ヶ原戰後的慶長7年8月17日(1602年10月2日),島津忠恒上洛請罪之際,命令要伊集院忠真同行,主從邊走邊玩,在日向国野尻狩獵時、伊集院忠真遭到淵脇平馬「誤射」死亡。

同日忠真的老母與弟弟三人也被殺死。這是島津忠恒主導的滅門血案。

:「忠真,我可憐的女婿!」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1-27 23:21 | 【Total War 島津 】

島津軍的1000兵哲學

島津軍的1000兵哲學
関ヶ原~島原の乱


e0040579_42234100.jpg


因為文祿元年(1592)島津家臣梅北國兼因為反韓戰而發動「梅北一揆」,使島津軍在「文禄の役」参陣時遲到,當時島津統帥島津義弘被眾將嘲諷為「日本第一的遲陣」(日本一の遅陣)。

慶長5年(1600)島津家當時因為剛結束島津忠恒斬殺藐視他的重臣伊集院忠棟而爆發的伊集院氏「庄内の乱」,而無法大量出兵関ヶ原。

島津義弘只帶了1,000多人代表前來助陣,被西軍首腦們看到這麼少的軍隊非常驚愕,對島津義弘如此沒有誠意十分不滿,無視他的存在,西軍潰敗後,島津軍敵中突破逃跑,事後島津氏裝乖,推說全是島津義弘個人行為,與島津氏無關,獲得德川家康「不起訴」處分,領土完全沒有丟失。

慶長19年(1614)大坂冬の陣時,豐臣秀頼寫信給薩摩藩大名島津忠恒請求出兵抵抗德川,島津忠恒回覆:「已經向豐臣家奉公過了(指其父島津義弘參戰関ヶ原)」(豊臣家への奉公は一度済んだ)拒絕。

島津国内發生許多內政問題,有颱風與火山爆發等天然災害,慶長14年(1609年)開始,薩摩藩不斷派兵侵略琉球,「天下普請」建築鹿児島城(鶴丸城)又要幫德川氏出錢出力修城,一方面進行籓政改革(外城制、門割制),但改革不順利,財政窮迫。

慶長12年(1607年)島津忠恒拍家康馬屁,最早向江戶派遣妻子作為「參勤交替」的先驅。表示對德川家的忠誠。

因為侵略琉球與伯父島津義久有爭執,家臣團統制也不順。

結果島津忠恒竟沒出兵大坂,「島津謀反」的風聲一時甚囂塵上。

e0040579_17544226.jpg島津忠恒必然是哭訴國內困難重重請求家康諒解,可能平常馬屁拍很多,從琉球方面進貢不少中國珍品還有妻子在江戶當人質,德川家康竟不追究。

但薩摩藩受到小倉藩的監視。

慶長20年(1615)大坂夏の陣時,為消除「島津謀反」疑慮,島津忠恒率領5萬大軍全力出征,拼命想辦法北上,因為天氣惡劣,結果到達平戶(長崎縣)時,卻聽到「大坂城已經陷落」,島津軍又沒參加大坂夏の陣。

島津軍又...............「遲陣」啦。

沒參加大坂夏の陣的島津忠恒,卻在『旧記雑録』活靈活現的記載大坂夏の陣中東西軍雙方的戰鬥過程,並稱真田幸村是「真田日本一の兵」。

島津家在大坂冬の陣,大坂夏の陣都沒參戰,直到爆發寛永14年(1637年)九州「島原の乱」,這下離家近,天氣好,島津家應該可以好好表現了。

可是要死不死,島津忠恒卻在此時病死,他本人又不參戰了。

正在江戶當人質的兒子島津光久歸籓繼承家督也沒參戰。

最後薩摩鹿児島藩派家臣山田有栄率僅僅1,000人參戰。

而「島原の乱」當時的幕府討伐軍總計高達 125,800人。

縱觀從関ヶ原之役開始到島原の乱,島津氏給西軍有實戰性質出兵1000人,也給東軍有實戰性質出兵1000人。

島津氏的軍略真是高啊..............lol

e0040579_0564857.gif
(德川家康):「日本戰國時代最奸詐的是遲陣之王島津氏,不是我~」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1-20 04:07 | 【Total War 島津 】

関ヶ原合戦後~島津氏為何沒有被處罰?

e0040579_2158165.png

関ヶ原合戦後,徳川家康論過行罰西軍大名們。
 
毛利輝元本是安芸、周防、長門、石見、備後、出雲、隠岐7国120萬5千石大大名減成周防、長門2國僅36萬石的大名。

上杉景勝由会津120萬石變成只剩1/4的出羽、米沢30萬石。

西軍大名們受到厳厲減封,唯一沒有被減封的只有薩摩的島津氏。

島津義弘在関ヶ原合戦最後敵中突破,僅帶50幾名士兵突圍,逃到堺時與立花宗茂一起從海路逃走。

最初,德川家康下令九州加藤清正黒田如水進攻薩摩,但是他們2人似乎含含糊糊沒有積極的動作。

e0040579_21552944.jpg


慶長5年9月30日(1600年11月5日)家康召集九州的黒田、立花、鍋島、加藤全部大名兵總動員出陣從肥後水俣進軍「島津征伐」。

對此島津軍也總動員準備北上做最終決戦,島津軍往薩摩、肥後國境區域佈陣。

島津軍的指揮官也是戦国屈指名將島津家當主島津義久,島津軍士氣極為高昂。

九州緊張氣氛到達最高潮,又是一大決戦。

這時德川家康希望著國內的穩定,怕豐臣家旁系諸侯趁機又舉起反旗,陷於長期得苦戰,而且島津軍不好對付是德川家康親自體驗過的,

薩摩離江戸又太遠,大遠征廢時曠日,再加上大坂的豊臣家如果抽後腿那完蛋的就是德川氏了。

另外,也有海外貿易的考慮。

家康希望與明朝貿易,但是明朝自豊臣秀吉朝鮮遠征以後,就斷絕與日本來往。

只有靠琉球間接的貿易,而對琉球有影響力的島津氏的存在有其必要。因此下定決心對島津氏全面戰爭,不是上策。

所以德川家康態度軟化,11月12日突然又以「天氣不好」的理由發佈島津討伐軍撤退命令。

而11月22日在島津氏方面,島津義久也表達了對徳川家恭順之意,準備退隱讓島津家久(島津義弘的三男)繼任。

經過井伊直政福島正則的說情,德川家康同意不討伐島津氏,但島津義弘必須親自上京都謝罪,島津氏方面以沒有確定新家督島津家久的安堵的問題推托。

討伐戰變成外交戰,而且之後2年雙方依然在交渉中.....

德川家康又再三要島津義弘上洛不得,德川家康忽生一計,要島津義弘來伏見城就任守備一職,但是遭到戰死在伏見城的鳥居元忠家族的反對而作罷。

島津氏也提出島津義弘已經被流放到奄美大島,說:「義弘本人現在根本不在家,無法通知到本人」(「義弘には蟄居を申しつけ既に奄美大島へ流してあります。」)。

德川家康愈聽愈氣,這下子德川家康改要義弘之兄島津義久上洛謝罪。

e0040579_2150194.jpg


本來無事的島津義久惹火燒身........島津氏方面陸續提出是因為島津義久年紀老了無法遠行(「遠方につきなかなか出て行けません)、準備當中(「いま上洛に向け準備中です。」)、修理道路(「道路が悪く今、道を修理中です。」)、沒錢上洛(「手元不如意(金がない)で出掛けられません。」)等各式各樣理由搪塞德川家康

島津家官方發表:「這是義弘的個人行動,當家的義久與一族都不認同,不該處分島津家(義弘の行動は個人行動であり、当主の義久および一族は承認していないから島津家そのものに処分はしない)」

島津義久也以「上洛是忠孝不能兩全的做法」為詞反對,義久的家臣也都反對上洛。

德川家康忙於戦後處理,眼睜睜看著島津2兄弟在他面前「裝嘯ㄟ」,謝個罪竟然還理由一大堆。

最後島津義久以生病為由,以島津家久代表伯父義久上洛的書状送上(「病のために上洛できないため、代わりに忠恒が上洛する」)。

本來想整人的德川家康被島津「看誰來謝罪?」的把戲折騰了快2年也累了,終於同意由島津家久上洛謝罪。

島津家久避諱家康名改名「忠恒」,慶長7年(1602年)島津忠恒12月上洛謝罪,終於得到面子的德川家康親筆寫下起請文,薩摩・大隅・日向諸県郡60萬石仍屬於島津氏。

結果島津家躲過改易的命運,本領安堵得以保全,島津氏也在徳川氏統制之下。

島津氏進入「三殿体制」,表面是島津家久執政,實際上島津義久島津義弘2兄弟依然抓住主權不放。
 
徳川家康因為沒有武力征服島津氏而感到遺憾、臨終之際,遺言交代將他遺體面向薩摩的方向埋葬。

就算死後也要盯著西國,成為關東地區的守護神。

260年後徳川家康的擔憂實現,薩摩籓發動倒幕運動,推翻了德川幕府。
[PR]
by cwj36 | 2013-01-15 14:36 | 【Total War 島津 】

日本戦国の十字軍-大友宗麟

(施工中)

日本戰國の十字軍
大友宗麟的日向「聖戰」




「高城川の戦い」「高城川原の戦い」

大友宗麟本名大友義鎮,出生於豐後國府內城。父親大友義鑑原本有意將位子讓與義鎮的同父異母弟塩市丸,因而欲廢嫡長子大友義鎮

在1550年(天文19年)反而被支持義鎮的重臣們謀反,將塩市丸及其母親殺害、大友義鑑亦負傷後去世,這次政變被稱為『二階崩之變』。

大友宗麟遂於當時21歲繼承大友氏豊後及肥後國領主的地位。

最初大友宗麟歸依佛教禅宗,後來篤信基督教(屬天主教派),最後受洗成為日本有名的基督教大名「キリシタン大名」。

當時北九州仍是許多神社、寺院的勢力範圍。即便是家督改宗了異國的宗教,家臣的排斥是必然的!

大友宗麟為了基督教傳教,而破壞了當地的寺院和神社,於是領地人民也開始排斥,於是大友家圍繞宗教的糾紛開始連續發生著。



1570年(元龜元年)繼續與毛利軍交戰,此外於今山之戰中,龍造寺隆信擊敗其弟大友親貞率領的六萬大軍。

1576年他傳位給長男大友義統、隱居至丹生島城,實際上仍掌控實權。

大友宗麟在42歲時在耶穌會宣教師沙勿略(Francis Xavier)接受洗禮,教名為「唐‧法蘭西斯柯」(Don Francisco「ドン・フランシスコ」),正式成為基督教教徒。

大友宗麟非常好色,常去京都找妹妹玩(美女を探し),只要看上眼的美妹都要想辦法送上床,耳川戰役前的7月,大友宗麟看上家臣的人妻(一萬田親実の妻 後來的一萬田夫人),又要略奪,但是因為基督教教義的約束乾脆與正妻奈多氏離婚。(八幡奈多宮大宮司の家系であり、宗麟のキリスト教入信が原因で離婚。 )

天正5年(1577年),日向的大名伊東義祐於木崎原合戰被島津氏打敗,引起「伊東崩」。伊東義祐與子伊東祐兵往友好関係的大友氏投靠。

大友宗麟計劃第二度對日向進攻!以奪回日向大名「伊東義佑」的領土為藉口,發動「聖戰」,協助伊東家「再興」。

然而大友宗麟的真正目的,是要在日向構築天主教的理想國,「基督的王國」(キリスト王国)。

而且大友宗麟的孫子大友能乘居然看上了伊東祐兵的夫人松壽殿,於是密謀殺死伊東義祐伊東祐兵

幸虧有人暗中就此消息透露給了伊東義祐。義祐知道在大友的豐後是混不下去了,於是在家臣河崎駿河守和阿喜多夫人的幫助下,偷買了一艘小船,帶著親族20餘人逃離了豐後前往四國。

但是,由於大友家内部因為大友宗麟對基督教狂熱的傾倒,引發他與信仰不同的家臣團之間產生不協和。

大友重臣立花道雪認為開戰時機尚早於是強烈反對。此時大友軍因大友宗麟對基督教的狂熱,被基督教教義「不可殺生」所惱,他的武將也戦意低落等問題發生。

合戦前夕的大友軍軍議中,田北鎮周是主張與島津開戰的主戰派,田原紹忍(親賢)則認為應與島津軍和睦交渉的主和派。

田北鎮周因為不服島津軍已經展開挑釁,大友軍與島津軍終須一戰,力主出兵日向,田原紹忍最後也支持出征。

大友軍軍師角隈石宗反對出戰,但決策是開戰,只好抱持死之覚悟,將自身寫的兵法書全部焼毀後,以「血塊の雲が頭上を覆っている時は戦うべきでない」心情出陣。



翌年、大友宗麟大友義統決定討伐宿敵島津氏率領45000人大軍遠征日向。

終於,大友宗麟以自己為總大將,帶領大友軍4萬軍勢,往日向開始南下,大友宗麟以乘船進行移動,船的帆上畫著金邊裝飾的大紅色十字架,就好像是「十字軍」一般。

大友宗麟由陸路南下了的本隊,也立著十字架的旗移動。另一方面,收到大友軍南下的通知,島津家也緊急聚集軍勢。



高城圍困

11月初,島津家久山田有信進入防守高城(宮崎県児湯郡木城町)。

財部城:城主川上三河守

e0040579_0494218.gif


大友軍佈陣:

高城的北側野久尾陣: 田北鎮周
川原陣: 筑後勢諸将
城東松原陣側: 佐伯宗天
東方的谷瀬戸川沿岸: 星野鎮種

總大將由田原紹忍在宗天設立本陣。

10月20日,高城包圍之勢完成

大友軍以45000兵圍高城的島津軍,島津家久山田有信頑強抵抗下,大友軍久久無法攻下。

大友宗麟與カブラル等教徒且在「牟志賀」設立本陣,大友宗麟並建起了聖堂,於內「祈禱」。

大友軍因為缺少了大友宗麟在前線坐陣,將領之間發生不和。

国崩炮擊

大友宗麟從葡萄牙傳教士的手裡,輾轉購得二門佛狼機(フランキ)大砲。

大友家拿到這二門威力強大的大砲後,因為它發射時的巨響有如天崩地裂,而命中處草木不存,遂把它命名為「國崩大砲」(国崩し)

是當時歐洲最新鋭大砲,遺憾的是国崩的攻撃高城時,因為射不上高城,沒有效果而做罷。

大友軍開始使使圍城斷糧攻略。

松原の陣

e0040579_122541.gif


11月11日,島津軍別動部隊由上井覚兼前往高城方向。

島津軍主力的先遣隊偷偷摸摸上了小丸川的南松原台地上。

島津軍埋伏準備襲擊大友輸送隊(荷駄),破壞奪取大友軍輸送補給物資,在大友本陣看到松原補給站被攻擊,連忙派兵支援。

島津軍的游擊戰成功,松原の陣被焼毀。

大友決戰前內訌

11月12日 島津軍本隊(島津義久隊 兩萬五千人)、根白坂上(陣之内)到着。

田原紹忍(贊成出征但到了戰場慎重派)、佐伯宗天田北鎮周(主戰派)之間,就常因固執己見不合。

松原被焼毀後,大友方展開軍議,田原紹忍佐伯宗天因為島津義久島津義弘高城援軍來到,不願輕易與島津決戰。

田北鎮周嘲諷他們是膽小鬼,力主與島津軍決一死戰。

因兩方激烈口角,軍師角隈石宗出面打圓場,先贊賞田北鎮周的勇猛,但決戰事關大友勢全軍命運,不能因血氣之勇,而冒然出擊,還是要先請示宗麟公,請田北鎮周冷靜。

田北鎮周在軍議中,提議決戰遭到否決,怒氣沖沖返回營地,打開酒桶放任士兵大吃大喝一頓。

釣り野伏戰法

早晨時憋著滿肚怒氣的田北鎮周率領部隊,強行渡過大友軍和島津軍間的小丸川,對島津軍發動突擊。

強行渡河時,先鋒斎藤鎮実吉弘鎮信陣亡。

跟隨田北軍的部隊也不斷地渡行過河,結果無法控制田北鎮周行動的田原紹忍大友軍本隊,也只好參加攻擊。

就這樣,大友軍的一齊攻擊開始!

e0040579_1282510.gif


剛開始大友軍占優勢、由於島津部將伊集院忠棟的冒進,充當島津軍的誘餌先鋒「真的」潰走,兇猛的大友還把島津方的指揮官北郷久盛殺死。

因為大友軍追撃陣形拉長,埋伏已久的島津義弘心中竊喜。

勝利的大友軍往島津軍在根白的本陣攻入,深入島津陣地。大友軍一口氣渡河,就在水上戰鬥。

島津義弘高呼:「今日之戰,不取首級,斬了就丟!(今日の戦では、首を取らずにひたすら斬り捨てよ!)」



右翼島津義弘軍,就對渡河的大友軍一齊做鐵砲攻擊、然後由島津武士持野太刀橫腹突入敵陣。大友軍前鋒開始崩潰。

島津軍誘敵深入,不斷從側翼夾擊田北鎮周角隈石宗佐伯宗天等部,大友軍將領被島津軍猛烈的鐵炮隊射擊之下,紛紛陣亡。

大友軍中了島津義久的「釣り野伏」戰法而全線崩潰。

三方面夾攻,大友軍崩潰、田原紹忍命令全軍退卻。

這時高城川的河水開始上漲,渡河敗走更為困難,大友軍慘敗,3000人大半敗走溺死於耳川的急流中,逃避不及的人全被島津軍砍死。

高城的島津家久也從城出陣!夾擊大友軍田原紹忍本隊。

大友軍田原紹忍總崩潰中,蒲池鑑盛與三男蒲池統安率領直屬兵約1000人往島津氏本營逆襲,蒲池父子一起壯烈戰死。

敗走的大友軍,唯一仍保有組織統率整然的退却部隊只有長倉祐政隊。長倉祐政本是伊東氏的舊臣,掩護本隊撤退。

長倉祐政與他2個兒子(次男、六郎)於斷後殿軍時自害。

e0040579_1511569.gif


「基督的王國」夢碎

在「牟志賀」禱告的大友宗麟獲悉耳川大敗,失神的將十字架掉落慌忙撤退。

「耳川合戦」改變了九州的戰局。原本從屬於大友家的秋月種実(筑前国)、龍造寺隆信(肥前国)等北九州勢力聽到耳川大友家的大敗,再次叛亂!

幸虧大友氏還有立花道雪高橋紹運「大友兩壁」支撐。

島津氏は一連の戦いによって九州内に拮抗する敵はなくなり、九州南部(薩摩・大隅・日向)の支配を確固たるものとした。島津氏はこの大勝利後、大友氏の後ろ盾を失った球磨の相良氏を降伏させ、

從大友家叛離。與大友家媾和的龍造寺家,也認為大友家弱化,重新開始對大友領地的進攻。

大友宗麟的霸業好比長篠合戰的武田勝賴一樣,因受到耳川之戰中許多主力將領死亡的打擊,勢力急速衰退,無力再與龍造寺隆信島津義久爭雄,其建立基督教王國的野心亦告幻滅。

求助豊臣秀吉

うした中、天正14年(1586年)。宗麟は意を決して京に上り、当時天下を手中にしていた豊臣秀吉に拝謁します。

宗麟の要請をうけた豊臣秀吉の介入によって退却を余儀なくされ、遂に秀吉に恭順することになる。
壮麗な大坂城を目の当たりにし、また、黄金茶室接待まで受けた大友宗麟は、すっかり秀吉に魅せられて、府内に戻っていったといいます。

やがて、秀吉の軍が九州に向けて進発を開始。

主要圖檔來源:佐土原城 遠侍間
[PR]
by cwj36 | 2011-04-05 19:49 | 【Total War 島津 】

關原大戰以「前進的方式」撤退-島津義弘

e0040579_23411438.jpg

鬼石曼子-島津義弘
日本突圍之神 島津義弘
Shimazu Yoshihiro
九州男兒最強兵!!!敵中突破


e0040579_23395342.jpg


島津義弘(しまづ よしひろ1535年8月21日-1619年8月30日)是日本安土桃山時代的大名,島津氏第十七代當主,島津貴久的次男,母親是雪窗夫人。

幼名又四郎,官位為兵庫頭、待從、參議。其後更被贈回正三位。育有兒子久保、忠恆、萬千代丸以及忠清。

島津義弘於薩摩國伊作龜丸城出生,幼名又四郎,最初因為義昭的諱名改名義珍,後來改名義弘,第一場的戰爭是與附近大名的聯合軍在岩戰城交戰。

1572年島津義弘木崎原之戰中,義弘以三百兵擊敗3000伊東軍,威名遠播。在此後在耳川之戰水俁城之戰中,也是作爲主力引導島津軍取得勝利。

1587年,豐臣秀吉率領12萬餘人大軍,並在豐前登陸,進行九州征伐時。島津軍退陣,島津義久投降、島津氏保住了薩摩的大隅兩國的領地。

島津義久這時候機剃髮,改名為龍伯,家督由其弟島津義弘繼承。這年、島津義久決定上洛向秀吉表明了服從的心態。

島津義弘成為家督後,他為秀吉參與對朝鮮的攻略,文祿和慶長兩次戰役也有參與,前線的戰功也有不少,以鬼石曼子自稱(石曼子日語中與島津讀法相同)。

1597的慶長之役中,島津義弘隨軍出戰朝鮮。泗川之戰中擊敗明朝援軍,勇名傳到了當時的明朝京都。

當中以露梁海戰最為激烈,朝鮮水軍大將李舜臣在此戰役被島津艦隊在混下戰死,日本侵韓部隊得以安全回國。

1600年關原之戰

西元1600年關原之戰本來支援東軍的行動,但是在出發後打算進入伏見城,但是被城主鳥居元忠拒絕,。島津義弘一怒決定投靠西軍。島津義弘參加了對伏見城的進攻。

落城後,已經66歲的義弘拒絕了入城守備的任務而隨軍東征。

但是在關原戰場中,大大名島津家島津義弘只帶了1,000多人前來助陣,石田三成西軍首腦們看到這麼少的軍隊非常驚愕,對島津義弘如此沒有誠意十分不滿,無視他的存在。

島津家當時可能因為剛結束因斬殺伊集院忠棟而爆發的伊集院氏「庄内の乱」,而無法大量出兵。

在接獲德川軍西進的軍議中,島津義弘提出應該盡快夜襲德川家康在岡城的本陣,遭島勝猛否認,認為夜襲太不光明正大,島津義弘感到惱火並決定退出,不插手此次作戰。

島津義弘島津豐久竟在戰地,保持「中立」,不分東西軍,靠近島津陣地就開火。

石田三成不斷苦苦哀求,不出擊就是不出擊。

一直旁觀的島津軍沒有交戰直到西軍幾乎瓦解的時候才作出突圍,失去從後脫離戰場的機會,陷入東軍包圍。

66歲戎馬一生的島津義弘,覺悟可能要命喪於此,準備殺入德川本陣與德川家康同歸於盡。

島津豐久阿多盛淳的勸說下,島津隊決定做出一個非常大膽的決定,就是以「前進的方式撤退」,當島津軍開始前進之時,東軍的福島、本多、井伊、松平各隊向島津隊追擊。



捨て奸 敵中突破

島津義弘率1600人以鋒矢陣,先突破福島正則陣線,使用「捨て奸」戰法,在三萬德川軍本陣前突破重圍。

所謂「捨て奸」戰法,就是以作為主將的替身,『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方式,阻礙對方的追擊。

是當己方軍隊撤退時,事先沿路先留下小部分兵力,埋伏在追兵必經之處。

e0040579_105666.jpg當追兵抵達時,先以鐵砲射擊追兵的指揮官,造成敵軍混亂後,再衝向追兵進行白刃戰。

也就是盡量遲滯敵軍,掩護我軍撤退的戰法。

要完美地實踐這個戰法,部隊中的鐵砲配置率要高、射擊技術必須精良。

最重要的是,因為負責殿後的部隊生存機率可以說是零,所以必須擁有高度的忠誠心。

為了阻截德川軍的追兵,先是島津義弘姪子島津豐久進言現在前後都是敵人,從數萬的敵軍縫細中來「敵中突破敢行」。

島津豐久並自願擔任殿軍來「捨て奸」,擊退了小早川秀秋的追兵,但是被井伊直政隊殲滅,島津豐久英勇犧牲。

島津軍前進到鳥頭坂,義弘麾下的阿多盛淳穿上義弘的陣羽織偽裝替身(影武者)又擔任殿軍來「捨て奸」,阻截井伊直政隊。

阿多盛淳大喊「本兵庫頭 ,武運已盡,現在切腹給你看!」(兵庫頭、武運尽きて今より腹を掻き切る」),井伊直政看著看著突然發現根本不是島津義弘,才知被耍了。

再接著,義弘麾下后醍院宗重(喜兵衛)隊擔任殿軍再來「捨て奸」,阻截井伊直政松平忠吉兩隊,也全部戰死。

而德川軍當中,井伊直政松平忠吉受到流彈所傷,德川四天王之一本多忠勝因座騎被擊中而墜馬。

e0040579_1317585.jpg


不久德川家康命令眾人停止追擊島津軍,島津軍正式逃離戰場,但是他們最後大概只有五十多人成功逃離戰場,由伊勢經過伊賀、大和前往堺乘船返回九州。

至於戰後島津領地的問題,最終在其兄的干涉下,以純粹是島津義弘的行動為理由,加上德川家臣井伊直政極力求情,得以免罪,保住了領地,由島津忠恆繼承家督。

傳說老衰的島津義弘的晩年,食膳的放在眼前,都會呆若木雞,側近的人製造者戦場喧鬨吶喊的聲音,瞬間島津義弘就會回過神來,獨立吃完飯。

自此,島津義弘在加治木隱居,入道改稱惟新,於1619年死去,一共有13名家臣跟隨殉主。享年85歳。

法名為妙圓寺殿松齢自貞庵主。

辞世の句:「春秋(しゅんじゅう)の 花も紅葉も 留まらず 人も空しき 関路なりけり」

e0040579_10503146.gif
:「Join {WTFM} CLAN...................」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02-28 23:38 | 【Total War 島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