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0 関ヶ原裏切苦命3人組

1600 関ヶ原裏切苦命3人組
赤座直保
小川祐忠
朽木元綱


1600年(慶長5年),松尾山是関ヶ原戰場上非常重要的位置,石田三成理當派大谷吉繼島左近能信賴的人配置於松尾山才對。

但是小早川秀秋就是隨意地佔領了松尾山陣地,可能一開始就抱著「騎高山看馬相踢」的心態,一個重要的戰略位置,卻是石田三成德川家康都不信任的人站著,小早川秀秋的決斷,將左右石田與德川的命運。

小早川秀秋(15600人)在戰前答應幫助西軍石田三成得到關白職位也與東軍德川家康約定內通,這就不詳述,連石田三成大谷吉繼也都提防著他,德川家康也不放心他。

基本上小早川秀秋要攻擊誰是依看戰況何方有利的情勢來決定。

大谷吉繼為預防小早川秀秋的叛變,在松尾山下配置脇坂安治(1000人)・赤座直保(600人)・小川祐忠(2000人)・朽木元綱(600人)4隊準備反制小早川秀秋

小早川秀秋寝返之際,大谷吉繼的直屬兵600人,制止小早川軍,和從前線返回的戶田勝成平冢為廣合流,沿著松尾山2、3度擊退小早川秀秋軍達500公尺,雙方進入拉鋸戰。

還使東軍在小早川「監視役」奥平貞治重傷不久身亡。

e0040579_353974.jpg


然而正在旁観的脇坂安治赤座直保小川祐忠朽木元綱4隊4,200人的突然「寝返」,才大出大谷吉繼意料之外。

平冢為廣360人孤軍奮戰小川祐忠戰死,戶田勝成也被脇坂、赤座、小川、朽木夾擊而陣亡。

加上東軍藤堂高虎京極高知的助攻,大谷軍陣列混乱壊滅,造成大谷・平塚・戸田諸将討死,西軍崩潰。

在慶長5年8月1日脇坂安治透過舊友山岡景友(秀吉的御伽衆,秀吉死後接近徳川家康)給了徳川家康表達我是你那邊的人之書状。

e0040579_1224556.jpg


徳川家康透過藤堂高虎請他留在西軍陣營,保住淡路洲本安堵3萬3千石,等待機會「裏切」。

所以小早川秀秋吉川廣家脇坂安治的「裏切」是經過德川家康「認證」過的。

赤座直保小川祐忠朽木元綱為何「裏切」?

這3人的「裏切」的原因,西軍不知道為什麼?東軍也不知道為什麼?

有一說他們也是經過藤堂高虎的說服,但顯然事後論功不行賞被推翻此說法。

真正原因應該是看到小早川秀秋倒戈,產生的牆頭草行為。

雖然他們立下関ヶ原戰役最賣力與最大奇功,但是這種臨時投機行為的「裏切」沒有經過「認證」,特別的不忠不義,引起徳川家康的不悅。

3人都以戰前沒有表達站在東軍一方為理由,不認其功勞。

朽木元綱還算好,據說西軍開始敗退時才偷偷送交家康一封寝返書状,德川家康大笑認為:「這也叫寝返,這也差太多了吧!(そなたの様な者が 寝返った所で 大差はない」),近江朽木谷2萬石被減封9550石。

最倒楣的是赤座直保(越前今庄1萬2千石)、小川祐忠(伊予今治7萬石)做了白工被「改易」,沒收所有領土。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1-18 03:20 | 【Total War 東西軍】

吉川廣家 按兵不動
「宰相殿の空弁当」


関原大戰裡其實有2大裏切り者,最有名當屬小早川秀秋,另一個就是吉川廣家

他們都是毛利家偷樑換柱的「兩川體制」(小早川、吉川)第2代的成員。

毛利元就→毛利隆元(毛利元就的長子)→毛利輝元
吉川興経→吉川元長(毛利元就的二子)→吉川廣家
小早川繁平→小早川隆景(毛利元就的三子)→小早川秀秋(羽柴秀俊)

而當時西軍毛利總大將毛利秀元(毛利元就的四子 穗井田元清之長男 ,5歲時卻成為堂兄輝元養子)是毛利輝元的養子,搞「裏切り」的吉川廣家小早川秀秋都是他的「叔叔輩」!!

毛利元就→穗井田元清(毛利元就的4子)→毛利秀元

e0040579_1950591.jpg


(吉川廣家 裏切り者 按兵不動)


慶長五年(1600年)三成起兵反抗家康,爆發關原之戰。毛利輝元石田三成安國寺惠瓊等人推舉為西軍的總大將。

作為毛利筆頭家臣的吉川廣家獲悉後大為憤怒。

吉川廣家深信秀吉死後德川家康已是「次之天下殿」,天下已經傾向家康,與家康抗戰只會滅亡毛利家,遂與安國寺惠瓊發生激烈的爭論,並搬出祖父元就「不求天下,只求守成」的遺命。

當時除了廣家,還有益田元祥穴戶元次熊谷元直椙森元緣等人反對加入西軍。

結果,安國寺惠瓊以已答應石田三成為由,毛利輝元將會加入西軍。

吉川廣家德川家康親善,偷偷摸摸派人以「毛利家從來便無意與德川家為敵,根本不是真的想加入西軍」為由,和德川家進行停戰談判。

吉川廣家與徳川的重臣井伊直政榊原康政本多忠勝等極秘単獨停戦進行交渉,締結「毛利家不參加戰鬥」的密秘約定,以換取毛利家領地一百二十萬石的安穩。

e0040579_275024.jpg


特別在9月14日、関ヶ原決戦前日広家將福原・粟屋兩位重臣的親人2人當作人質,毛利家發誓戦闘不参加書状送交黒田長政

吉川廣家自己進入大坂城(大阪市中央區大阪城公園)的西之丸,擔任守備工作,派出毛利輝元的養子毛利秀元擔任毛利軍總大將,吉川廣家為「輔佐」兼「先鋒」參加關原之戰。

1600年9月15日.....

関ヶ原戰爭時,毛利軍在家康本陣背後的南宮山布陣。而毛利秀元(15000人)的陣地是在南宮山山上、吉川廣家(3000人)則因為擔任毛利軍先鋒的緣故,將自己的陣地佈置在山腰裡。

不知道已經達成停戰協議的總大将毛利秀元,決定毛利全軍從南宮山出擊,從背後直撲德川軍。

可是,擔任先鋒的叔父吉川廣家,不管毛利秀元如何要求,卻一動也不動地杵在原地

為了確實傳達命令,毛利秀元派出安國寺惠瓊(1000人)負責傳令,安國寺惠瓊因為曾與吉川廣家吵架,派家臣椎野道季前往質問。

椎野道季:「吉川大人!戰場上講究的就是氣勢,為何不趕快一鼓作氣,進攻德川軍?」

吉川廣家如此回答:「戰場上最重要的就是時機,我現在正在等待那個時機。」

椎野道季:「還要等到何時?現在正是您所說的時機啊!時機稍縱既逝,切勿自誤」

吉川廣家:「哼~(無視狀)」

吉川廣家不但不理會毛利秀元要求總攻擊的命令,也不肯把陣地讓出來,讓後頭的毛利秀元安國寺惠瓊長宗我部盛親長束正家部隊,可以越過他的部隊,向德川軍發動攻擊。

據說當時吉川廣家用紅色十三馬簾(婆々羅)馬印,擋住毛利秀元等人,紅色十三馬簾是加藤清正在朝鮮蔚山城被明朝大軍圍城時,吉川廣家前往救援,加藤清正認為他的三引両馬印不夠醒目,就把他使用的銀色九本馬簾給吉川廣家使用。

吉川廣家增加為十三本再塗成紅色,是為「赤の十三馬簾(婆々羅)」馬印。

e0040579_7544187.jpg


毛利秀元氣的七竅昇煙,眼看東西軍戰況膠著,只要毛利軍發動攻擊,直取德川家康本陣,東軍就完蛋了!

長宗我部盛親長束正家數度派出傳令,詢問毛利秀元為何不發動攻擊?但毛利秀元又不好意思跟這兩位傳令使者承認,自己指揮不了這位吉川家的叔叔吉川廣家

尷尬的毛利軍總大將毛利秀元只好跟使者胡扯說,毛利軍不發動攻擊的原因是:

「現在、我們正在吃便當(今、兵に弁当を食べさせている!)便當吃完後就會開始攻擊」

これは編年譜に「秀元兵卒ニ糧ヲ食セシムト称シテ時ヲ移ス、故ニ世之ヲ伝ヘテ宰相殿ノ穀弁当ト云ヘリ」と記述されており。

西軍就在松尾山陣地小早川秀秋的叛變、與南宮山吉川廣家阻擋毛利軍的袖手旁觀下,輸掉關原會戰!而日本戰國時代史上,因為毛利秀元當時的官位是宰相,所以把毛利軍按兵不動這件事,稱為「宰相殿的空便當」(宰相殿の空弁当)。

e0040579_23282226.gif


吉川廣家弄巧成拙,毛利120萬石被德川家康減封剩周防、長門後,他成為支籓岩国藩的始組,但被毛利家臣團視作出賣本家的內通者「裏切り者」「本家を売った男」,受盡到毛利家臣的白眼。

e0040579_13343378.jpg


吉川廣家具足與黑塗鲶形兜(吉川史料館)

特別是在關原之戰被嘲笑為「宰相殿の空弁当」毛利秀元,據說終身沒有寬恕叔叔廣家。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1-17 13:37 | 【Total War 東西軍】

東軍的濫妨狼藉現場

日本明治時代對於織田擊敗今川的桶狹間之戰,日本陸軍以織田信長迂回奇襲説為中心、近年又以信長公記的記錄正面攻撃説為主流。

但從其他史料中發現,徳川家康其實有對桶狹間之戰發表過評論:「今川軍在搶劫中,疏忽大意所致(今川軍が略奪し、油断していた)」。

日本戰國時代士兵掠奪行為稱為「乱取り」,大名們通常默認會他們的乱暴狼藉,甚至作為獎勵。搶農作物(苅田)、女人、兒童(子供)當奴隸販賣。強姦女性,抵抗則殺之的惡行。

九州島津氏、相良氏,甲斐的武田氏等等,甚至越後上杉謙信也都有縱容「乱取り」的記錄。

大坂夏の陣図屏風全圖

描繪1615年的「大坂夏の陣図屏風」(大阪城天守閣蔵。重要文化財)是由黑田長政在戰後繪製。

其中透露出從5月7日~8日大坂城往淀川方面逃命敗的残兵與民衆被德川軍士兵「乱取り」的「濫妨狼藉の現場」的情形。

e0040579_1253178.jpg


德川士兵打算奪走正在裸足逃亡婦女紅色的包包。

e0040579_1294494.jpg


兵士抓男人搶行李荷物

e0040579_1214485.jpg


殺逃兵落武者狩,搶女人,似乎媽媽在安撫哭泣害怕的女兒。

e0040579_1210402.jpg


神情歡愉的兵士們包圍年輕女子.....嘿嘿嘿。

e0040579_12121640.jpg


野盜們趁火打劫

幕府在戦争結束後發佈「落人改あらため令」,命令在大坂城外所略奪的人馬上解放。

這使得東軍快樂的掠奪被大潑冷水,以接到幕令的蜂須賀軍為例就釋放了177( 50 奉公人、町人76、兒童51)人,但是蜂須賀軍大為抱怨與抗議這行之有年的類似軍公教合法福利竟被剝奪(「自軍の人取りはすべて戦場の行為であり、合法だ」)。

據以估計東軍入大坂城在城內城外抓男女當奴隸應該有相當數量,大坂之陣後、徳川幕府馬上下達「人身売買停止令」以安民心。

e0040579_811545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1-13 12:46 | 【Total War 東西軍】

1615 大坂夏之陣-岡山之戰

1615 大坂夏之陣最後決戰
岡山之戰


西元1615年(慶長20年)5月7日

5月7日天色未明時,準備最後決戦的5萬豊臣軍從大坂城出發,在現在大阪市阿倍野區(天王寺口)到平野區(岡山口)開始構築迎撃的野戦築城陣線。

約15萬的德川幕府軍也在拂曉時方往天王寺口與岡山口兩方集結,往大坂城方向進軍。

豊臣軍岡山口佈陣:

豊臣軍岡山口以大野治房(豊臣秀頼的奶媽大蔵卿局之次子)為主將,旗下配屬大野治胤(豊臣秀頼的奶媽大蔵卿局之三子)、新宮行朝岡部則綱等,

周圍支援軍(後詰)御宿政友山川賢信北川宣勝堀田盛高等計4,600布陣。

天王寺口與岡山口全軍後詰在四天王寺北東後方有大野治長(豊臣秀頼的奶媽大蔵卿局之長子)、七手組(速水守久、真野頼包、青木信重、伊東長次)部隊(計15,000)布陣。

其中「七手組」(ななてぐみ)是豊臣秀吉所創設的旗本衆(親衛隊),有七隊長、御馬廻七頭之稱。主要擔任大坂城警護任務與朝廷儀隊。

晩年豊臣秀吉任命的組頭引退後,他們的子嗣繼承,但養尊處優的2代的戦闘力已經明顯低落。

岡山口豊臣軍是大坂城的豊臣氏的衛隊軍,天王寺口豊臣軍則是由浪人組成的傭兵部隊。

德川幕府軍岡山口佈陣:

岡山口德川總大將:第2代征夷大将軍徳川秀忠

先鋒:前田利常本多康俊本多康紀片桐且元等計20,000人。

第二陣(二番手):井伊直孝藤堂高虎勢計7,500加上細川忠興(兵数不明)。

一説在第二陣後有第三陣(三番手):黒田長政加藤嘉明(兵數不明)参陣。

後方本陣是徳川秀忠本陣,兵力23,000人。

本陣再後面有後備軍:徳川義直(徳川家康第9子,徳川御三家之尾張徳川家始祖)、徳川頼宣(徳川家康第10子,徳川御三家之紀州徳川家始祖)

e0040579_4403038.jpg


岡山口戰役

在岡山口的徳川秀忠聽到天王寺方面銃聲大作,發出進撃命令。

大野治房勢與前田利常勢交戦時......................

天王寺口徳川松平忠直先鋒軍崩潰,危及老爸徳川家康本陣,徳川秀忠急派二番手的井伊直孝藤堂高虎前往支援,離開了秀忠軍團。

大野勢趁機突破前田勢,往秀忠本陣急襲。

秀忠本陣最前線的旗本土井利勝雖是江戶重臣,但卻不懂用兵之道,戰鬥經驗全無,立即潰敗、徳川秀忠與老爸徳川家康本陣同様發生大混亂。

徳川秀忠本想親自提槍殺敵卻被安藤重信阻止,當時本多正信也勸諫指出:「依大局來看,我們將會取得勝利,不用將軍親自出手。」(「大局的に見れば味方は勝っており、将軍様が自ら手を下す必要はありません。」)。

黒田長政加藤嘉明勢緊急往徳川秀忠周圍集中護駕。秀忠的旗奉行三枝昌吉拿旗往敵軍中衝去,徳川秀忠潰散的部隊才回流集結。

土井利勝激勵士兵展開反撃。近臣參謀建議維持陣線不後退,這時再度轉戰回來的「井伊の赤牛」井伊直孝軍也返回撃退大野治房軍。

大野治房看情形不利,收兵準備往大坂城内撤退。

此時,做為天王寺口與岡山口兩方面的援軍大野治長與七手組正等待總主帥豊臣秀頼出馬提高全軍士氣,但是要說服淀殿豊臣秀頼出陣卻得不到允許,不久天王寺口真田信繁戰死,大野治房在岡山口敗退。

豊臣氏在大坂城外野戰完敗,大勢已去。

之後,德川全軍混亂状態回復,以壓倒的兵力與火力推進狠狠打擊孤立無援的豊臣軍。

豊臣七手組英勇奮戰,疲勞至極的豊臣軍在午後3時左右終於壊滅,在唯一還能維持戦線毛利勝永指揮下引爆火藥阻止藤堂高虎等人的追擊,再阻擋井伊直孝細川忠興,豊臣軍才退回壕溝被填平的大坂城。

大坂落城

本丸以外壕溝早已填平,大坂城已經沒有防護能力。

真田軍壊滅後,午後4時松平忠直越前勢長趨直入大坂城,在大坂城本丸内部的内通者在天守閣放火。

5月7日深夜大坂城陥落。燃燒的烈炎照映夜空、連遠在京都的人都可以看到大坂方向的夜空紅紅的火光。

翌日5月8日,德川家康拒絕從脱出的孫女德川千姫為夫君豊臣秀賴免死的「助命嘆願」。

豊臣秀賴淀殿及身邊親信如大野治長大藏卿局等人一同躲在大坂城的山里丸的米倉裡自殺,勇將毛利勝永也自殺。

秀賴子豊臣国松脫出後被而被京都所司代板倉勝重逮捕,在京都的六條河原將國松與其乳母一同斬首。

是年慶長20年,豊臣氏滅亡,日本朝廷更改年號為「元和」。

e0040579_18404914.jpg


WTFM STEAM
WTFM 獵浪人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1-11-09 04:40 | 【Total War 東西軍】

博勞淵戰役

1614/11/29 博勞淵戰役
「橙武者」 薄田兼相


e0040579_4553246.jpg大坂城的西南方,木津川在中州分離出來的島嶼稱之為「博勞淵」。

1614年(慶長19年)豊臣軍建築博労淵砦連接木津川船場方面橋樑與大坂城連絡,駐紮薄田兼相米村六兵衛平子正貞等700人以防禦徳川軍。其中薄田兼相作為總大將全面負責指揮防務。

薄田兼相,本姓名為橘兼相,身材高大且力大無窮(怪力)的武士,據說曾在前太閣秀吉軍中任職,作為秀吉的“馬回眾”之一而立下戰功,曾打敗狒狒(ひひ)與退治山賊獲得了三千石的知行封地。

大坂籠城開始之後,薄田兼相作為豐臣氏的譜代家臣,理所當然的進入大阪城,成為了一軍之將。

但是進入1614年11月木津川口戰役、鴫野戰役、今福戰役等大坂城周圍要塞淪陷於徳川軍之手,博労淵砦的戰略地位已無關緊要。

豊臣軍原則上已放棄大坂城外圍要塞。而徳川軍為包圍大坂城,仍計畫清除「博勞淵」砦。

1614年11月下旬,在木津川口之戰中立得頭功的德川方大名蜂須賀至鎮,從逃離戰場的商人們口中得知了博勞淵守備鬆懈的消息,急忙向德川家康匯報,提出和自己的女婿池田忠雄共同出兵攻打該地的計畫,但並沒有馬上得到家康的許可。

隨後,德川的家臣藤田重信則向家康推薦道:「鄙人認為,還是由前田利孝、小笠原秀政、淺野長重三家大名共同出兵比較妥當……」。

對於這樣的建言,老謀深算的家康同樣沒有採納。對於他來說,要統帥由數十家貌合神離的大名組成的大軍,要依靠的不光是運籌帷幄的兵法,還需要高超的御下之道。

於是,他先派水野勝成永井直勝堀直寄三隊人馬在博勞淵砦對面木津川中的狗子島建立陣營,並先後派遣本多忠朝水野勝成永井直勝前往破壞博勞淵砦的水上柵欄。

最後,才接受了最終完成破壞任務的永井直勝的建議,任命石川忠総為大將,于1614年11月28日在狗子島南面的葦島佈陣,統領兩個小島的諸部,並由淺野長晟擔任總後援隊。

對於這樣的安排,曾在先前的木津川口之戰中立下頭功的蜂須賀軍來說是難以接受的,他們就駐紮在博勞淵對面的木津川口砦,暗暗策劃著同時發動進攻。

11月29日淩晨,石川軍趁満潮時從葦島出發,渡河向博勞淵砦進攻,但遭到了守軍的鐵炮射擊而損失慘重。

但仍然有數名德川軍士兵躲在被燒毀的破船中,順水漂流到博勞淵岸邊登陸,與守軍展開戰鬥,造成了不小的混亂。

緊接著,從狗子島出發的九鬼守隆隊有三艘船在北面靠岸,同時從木津川口出發的蜂須賀軍從南面登陸,博勞淵的守軍遭到三面夾擊。

薄田兼相買春中

而在此危機時刻,擔任總大將之職的薄田兼相竟然不在戰場之上—他前一夜私自離開了陣地,在神崎的一個娼妓家中宿醉,直到現在還沒有回來呢!

沒有總大將指揮的豐臣軍很快全面潰敗,大多數守軍在撤退中戰死,守將之一的平子正貞也中了池田軍的池田忠雄埋伏而被殺。

橙武者

此戰之後,在妓女家中得知戰敗消息的薄田兼相隨殘兵一起逃回了大坂城。

他雖然依靠自身譜代家臣的地位而沒有受到嚴厲的軍法處置,卻因此遭到了敵我雙方將領的蔑視,被冠以「橙武者」之名。

薄田兼相跟在鴫野戰役被上杉軍大量的鉄砲發射鳴響聲未接戰便嚇退的渡辺糺(豊臣秀頼長槍指導師父)一樣,被引為笑話。

e0040579_222195.jpg「橙武者」的意圖是來自鏡餅(かがみもち)上方的一顆柳橙,鏡餅是日本過新年時,用以祭祀神明的一種用米飯做的糕餅(年糕),或說是一種麻糬,一般而言,鏡餅為大小兩個圓盤狀之餅相疊而成。

鏡餅的上方往往會放上一顆柳橙。因為橙在日語的諧音有「幾個世代」之意,故用以比喻健康永恆的家庭,世世代代繁榮昌盛。

但冬天裏的橙雖然外表好看,卻因為尚未成熟而完全不能食用,只能被當作正月裏的裝飾物。也就是說,薄田兼相雖然看起來相貌堂堂,卻是和正月裏的橙一樣「中看不中用的東西」。

翌年5月上旬道明寺之戰、薄田兼相後藤基次真田幸村隊等迎戰幕府軍。

此時,薄田兼相為洗刷武士最大屈辱,抱定悲壮覚悟。

『俺は橙武者じゃない。この戦いでそれを証明しなくては。たとえ死んだとしても、、、』。
[PR]
by cwj36 | 2010-12-10 04:57 | 【Total War 東西軍】

1614大坂冬の陣-今福戰役

美男子 木村重成的初陣
1614大坂冬の陣-今福戰役


e0040579_7421539.jpg


1614年(慶長19年)大坂冬の陣期間,大坂城東北方大和川的北岸今福村,南岸是鴫野村。這個地域是低窪的濕地帯,軍隊只能在堤防上行動,周圍都是不好作戰的水田。

豊臣軍在今福村堤防上3個地方挖壕溝與設置4重的柵欄由矢野正倫飯田家貞 統領300兵守備。徳川家康為了要在今福村築陣城成為指揮部,命令奪取佐竹義宣上杉景勝分別奪取今福・鴫野村。

因為在今福村只能在堤防上行動,佐竹義宣以最精銳的「本陣備」的單位指揮1,500前往今福村。

11月26日拂曉,兇悍的佐竹勢發動今福村攻撃,佐竹麾下涉江政光戸村義國一口氣連破1、2、3柵直逼第4柵,守將矢野正倫飯田家貞相繼討死。

木村重成初陣

e0040579_1291850.jpg


在城內聽了這個情況的木村重成,招來自己的部屬,前往今福村。

木村重成的母親便是豐臣秀賴乳母的宮內局卿,重成從小就生活在大坂城裡秀賴的身邊,作為秀賴的小姓生活。

而也許是由於同飲著一個女人的乳汁的緣故,重成和豐臣秀賴自由便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木村重成本身也是一位才華出眾的年輕人,他的相貌被評價為「膚色白淨,黑眉如黛,雙目雖細卻炯炯有神……」。據說,他曾隨淀君身邊重要的女管之一大藏局卿一起出使駿府,一路身著女裝,都沒有被人發現,因而被認為是當世的美男子。

21歲的木村重成首次被提拔為一軍之主將,守備八丁目口,但其實沒有任何實戰經驗。

今福村之戰是木村重成的初陣。美男子仗著膽大就衝出城去。

看了木村重成來援,看到豐臣軍的數目逐漸增加的佐竹軍往第2柵欄後退。木村軍在那裡打算乘勝追擊,不過,遭到在對岸鴫野地的「不義」上杉軍鐵炮射擊,只好躲在堤防下掩避,無法推進,佐竹軍部將涉江政光站在陣前激勵士兵抵禦木村隊的進攻。

在大坂城天守菱櫓觀望戰況的豐臣秀賴後藤基次後藤基次說:「這樣下去在今福的戰鬥會失敗。」

豐臣秀賴命令後藤基次:「幫助重成(重成を助けろ)」

後藤基次「教學」

後藤基次率領3000人出擊。在朝鮮戰爭就有武名的後藤基次來到堤防,看到躲在堤防下害怕上杉軍鐵炮的木村重成「菜鳥軍」。

「打戰就要像這樣!(戦いはこうするものだ)」,後藤基次舉起鐵炮親自示範在堤防上站起來向上杉軍射撃。

看了後藤基次的示範,木村重成與士兵們受此鼓勵一齊站上堤上射擊,上杉軍反過來隱藏躲到堤下去。

後藤基次跟重成說:「秀頼主公命令你跟我交接防務」

「菜鳥」木村重成跟「老鳥」後藤基次說:「如果交替步調凌亂會被敵人乘機利用吧?。這是我的初陣無論如何也要打下去」

美男子木村重成說什麼也不撤退。

知道木村重成打死不退的心意,後藤基次說:「(all right all right ) U 木村軍在此繼續向上杉軍射撃。 ME 我派人從堤下攻撃」,後藤基次組織300名敢死隊命他們攀著木板從水上偷偷浮沉進撃。

一顆子彈

這時佐竹軍前線部隊正好交替,士兵正在堤防上集合,後藤基次帶著木村重成冒著上杉軍的炮火繼續往佐竹軍本陣前進。

佐竹軍被打個措手不及往第1柵方向後退。此時對岸上杉軍陣營中射來一顆子彈,打中後藤基次左臂,但後藤基次似乎沒事一樣繼續作戰。

涉江政光在佐竹軍本陣柵前重整軍勢。當涉江政光指揮下,一時穩定了豊臣軍的進撃,藏在水底的基次300敢死隊突撃開始,佐竹軍再度後退,涉江政光被狙撃陣亡。

獲知前線崩潰,涉江政光戰死的佐竹義宣大為忿怒,親自拔刀指揮指揮也無法止住敗勢,連旗本隊都開始崩蹋。

陷入絕境的佐竹義宣只好再向上杉軍求救。

已經在鴫野村撃退豊臣軍的上杉景勝堀尾忠晴榊原康勝等德川軍火速前往救援,從側面開始攻擊。

豊臣軍看德川軍勢力大振決定撤退、返回大坂城。

重成與青柳

今福戰役雖然是不分勝負,無功而返,但作為初次上陣的重成,其武勇果敢的表現在全軍上下廣為流傳。

重成們雖然沒能奪回今福砦,但也打擊了佐竹軍的勢力,討取了佐竹家的猛將涉江政光,立下了戰功。

也許是作為童年密友的關係吧,秀賴給予重成以高度的評價,賜予其感狀和名品肋差,並稱讚他是「日本無雙の勇士」。

後來木村重成謙虛地向真田幸村後藤基次請益作戰之道,在後來的真田丸戰役中也有勇敢的表現。

大坂冬の陣之後暫時的停戰,「七手組頭」(豊臣秀吉創設的旗本衆)之一真野頼包來替的女兒青柳向木村重成提親

木村重成整日軍務繁忙,而且也不知什麼時候會戰死沙場,回絕了這婚事。

真野頼包說身處亂世,不能沒結婚就死去,木村重成非常感動,之後,重成與青柳這兩人郎才女貌,情投意合,很快,在1615年1月7日,結為了夫妻。

然而可悲的是,木村重成和他的這位美麗的妻子,實際上只度過了不到4個月的幸福生活,就因為大坂夏之陣的爆發而終成訣別。
[PR]
by cwj36 | 2010-12-01 19:38 | 【Total War 東西軍】

1614 大坂冬の陣
真田幸村 紅色的咆嘯
真田丸‧大坂城南戰役


e0040579_7231455.jpg


慶長19年(1614年)年10月,浪人真田幸村(真田信繁)在大坂城豐臣家的召唤下,拿了豊臣家黄金200枚、銀30貫帶領父親真田昌幸的舊臣們參戰,逃出九度山進入大坂城,入城時真田軍統一穿著紅色的鎧甲(真田の赤備え)。

大坂城的西方臨木津川連接瀬戸内海,北邊有天満川、淀川,東有大和川的支流平野川環繞,東西北受惠於地形有堅強的防御力。

只有南側是廣闊的平地,防御施設只有堀(壕溝)而已,是大坂城唯一弱點所在。

豊臣家決定籠城作戰後,審視戰略佈局,後藤基次真田幸村二人向豊臣家上層(應指力主大坂城籠城豐臣家宿老大野治長派)提出在南側出城口的「丸馬出」築成「出丸」以防德川軍攻擊的提案。

豊臣家上層通過這個提案,但不知要交給誰防守?

不被信任的真田幸村

後藤基次真田幸村都要爭取防守城南的平野口「出丸」。兩雄之間為競逐此位開始產生裂縫。

當「出丸」在構築之時,這時城內謠傳『幸村堅持要去城南,是為了與哥哥真田信之取得聯絡,把敵兵放入城』。

因為真田家的家風在戰國江湖中一向以搖擺投機聞名,所以大坂城內許多人相信此謠言。

聽到這謠言的後藤基次說:「真田幸村要去出丸,是為了戰鬥,說這種謠言的人真是白癡笨蛋!」本來跟真田幸村爭搶城南「出丸」防衛的後藤基次為表示信任真田幸村,退出「出丸」指揮官的競選。

因此此「出丸」命名為「真田丸」。

有點相信謠言的豊臣家上層大野治長跑來問後藤基次:「真田幸村真的不是徳川軍的内應?」

此時、後藤基次正色的說:「幸村殿不是那種人。他只是愛現,想華麗地大大的活躍留下武名!」

但這不能解除大野治長的疑慮,為防範當年關之原戰役西軍小早川秀秋陣前謀反的事件再生,大野治長在「真田丸」與大坂城接壤的平野口處建築更堅固的枡形虎口,並置10000名士兵以防真田幸村「寝返」。

真田丸

e0040579_3152012.jpg


真田丸位於大坂城南東隅平野口的外側。

本是大坂城南東隅平野口由外枡形開始向水壕或者空溝外側移動,最終形成一個獨立的曲輪(丸馬出)。

e0040579_2016364.gif真田丸是由馬出曲輪改造成「出丸」的扇形城砦,所謂馬出曲輪(丸馬出) 是用土壘在虎口外側圍成半圓形的曲輪(間隔出來的空間)。

日本大坂陣図屏風等的繪圖則都將真田丸畫成方型的「角馬出」。

真田幸村得自1600年(慶長5年)父親真田昌幸指揮第二次上田城戰役時,利用「馬出」的戰術經驗。

e0040579_14191439.gif真田丸從東到西長約142公尺,南北約221公尺。

真田丸堀(壕溝)的東側是水堀(水壕溝)深6~8公尺,戰術上不必要的橋樑被全部破壊。

西側是空堀(空壕溝),在壕溝與塀牆斜面之下在中間設2層「柵」。

連結「八丁目口」、「谷町口」木村重成長宗我部盛親等12,000人以上豐臣軍城防空堀戰線。

真田丸中央最先端是是水掘,以9公尺塀牆團團包住整個真田丸,塀牆每1.8公尺就有6個「鉄砲狭間」(射擊孔)。

重要位置有箭櫓、井樓等的高建築。

真田幸村還挖了與大坂城連絡用地下道(抜穴),總兵力5000人配置。

當敵軍攻擊時與「八丁目口」「谷町口」防線可成十字砲火射擊,形態機能屬於武田流築城術。

大坂城南側豐臣軍城防

大坂城南側豐臣軍城防由西向東依序是:

「松屋町口」(大野治長)→「谷町口」(織田長賴)→「八丁目口」(長宗我部盛親)→「真田丸」(真田幸村)。

真田丸後面的「平野口」有木村重成明石全登,與豐臣旗本隊(七手組)監視著真田丸。

真田丸以南的篠山有個叫小橋(おばせ)村的丘陵上,真田幸村也派兵守備(囮作戦)。

豐臣軍南側總兵力17000人

e0040579_7451673.jpg


德川幕府軍迫近

1614年11月11日以後,號稱20萬的德川軍慢慢縮小對大坂城的包圍網,11月30日豊臣野戰軍放棄所有殘存支砦,全部撤退回大坂城。

德川家康主力迫近城南,距離城1500公尺的地方設置柵欄,架起了德川龐大軍勢。

e0040579_7472854.jpg


德川軍城南佈陣

大坂城南側德川軍圍城軍由西向東依序是:

伊達政宗藤堂高虎松平忠直(10,000)→井伊直孝(4,000)→榊原康勝前田利常(賜姓松平12,000) →南部利直

前線兵力約26000人。

徳川家康本陣設在住吉,徳川秀忠本陣設在平野。

12月1日,徳川家康到城南視察判斷強攻只會損失慘重,命令正對著真田丸的前田利常:「不能急於攻城。你首先在陣地挖塹壕,堆築土壘,那防線要以大砲擊碎」。

另外藤堂高虎利誘大坂城內南条元忠,以伯耆一國為條件,南条元忠做為德川軍內應,約定攻城時破壞大坂城塀柱,放德川軍入城。

(不過南条元忠充當內應的事,卻被渡邊糺發現,在大坂城内千畳敷切腹處死。)

前田利常開始挖壕築壘,不過,前田利常施工從真田丸的望樓上一目了然。

真田幸村決定阻止下令駐守篠山的小橋真田軍鐵炮隊狙撃前田利常陣中増員施工的工兵與以威力射撃。

前田軍有100人被真田軍鐵炮隊擊斃。真田幸村持續數日間干擾前田利常的工事。

德川秀忠的命令

1614年12月2日,徳川秀忠本多正信前田利常陣中下達「本営將往岡山移動,奪取篠山」命令。

前田利常接到命令,於翌日4日凌晨2點,派本多政重隊前往掃蕩盤據在篠山的真田軍,本多政重以為將有一場激戰,沒想到提早察覺前田軍動態的真田囮部隊早已撤離。

前田利常本多政重隊無法順利攻佔篠山,又加派横山長知隊與山崎長徳隊增援。

2隊一見本多政重不花吹灰之力就搶先立功,横山長知隊與山崎長徳隊突然想襲擊真田丸,但天仍然未明,視線不良,這2隊竟在真田丸附近迷路。

迷路的前田軍

而在真田丸內的真田軍雖然看到這2隊前田軍,卻沒有攻擊。

横山長知隊與山崎長徳隊還在「鬼打牆」迷路中,但佔領篠山的本多政重卻看到這2隊像呆子般在真田丸附近搞不清楚方向,緊急率隊前往要拉回這2隊。

這時真田軍有一士兵認為是攻擊的好機會向真田幸村請示可否開火射殺,真田幸村搖搖頭,示意大家繼續小眠片刻。

等到本多政重火速趕到真田丸附近,3隊靠攏,準備一起撤退回篠山,真田幸村叫醒眾士兵站在城牆上大叫:「前田家的各位:你們不是正在忙包圍篠山嗎?是來打獵的嗎?還是被槍炮聲驚嚇全都跑錯方向?如果有空暇就在小城玩玩吧!」

聽到真田幸村提到前田家之名又語多譏諷,沈不住氣的前田軍部将奧村榮頼大怒率領部屬就想找攀登牆垣的地方,横山隊與山崎隊也跟進,這時安靜的真田丸發出猛烈的炮火。

轉瞬間前田軍被射殺倒成一片,奧村榮頼也被擊中身受重傷。

本多政重無奈只好加入攻擊。真田丸的彈雨使前田軍無法前進。

e0040579_7463653.jpg


八丁目口・谷町口戰鬥

看到真田丸發生戰鬥,按捺不住的井伊直孝松平忠直也發動對八丁目口・谷町口的攻擊,破壞城壁外柵,潜入空堀內。

這時豐臣軍發生了意外的事故。

突然傳來爆炸聲,是石川康勝的士兵火薬箱掉落爆炸。

這爆炸聲使藤堂高虎誤以為是內應南条元忠在破壞大坂城牆,也興奮的加入戰局。

藤堂高虎馬上遭到彈雨的歡迎。

就這樣本來只是「佔領篠山的小行動」變成一個拖一個幾乎全面攻擊的攻城戰。

在大本營調度的後藤基次判斷明確,增兵八丁目口・谷町口。

木村重成率軍把越過空壕內2重的柵欄的井伊·松平軍,在空壕進退不的情況下,德川軍士兵全被殺光。

而且,在井伊·松平軍橫側的真田丸也瞄準射擊他們,井伊·松平軍遭到十字火網交叉射擊,撐不下去的井伊·松平撤退,留下500多人死傷者在當場。

十字火網

e0040579_7481355.jpg


真田幸村的14歲的兒子真田幸昌和部將伊木遠雄隊從真田丸西門出擊,擊破松倉重政寺沢広高軍。

德川松平忠直軍又殺了回來,再度遭到十字火網交叉射擊,松平軍死傷慘重而退。

經過前面的激戰,豐臣旗本隊(七手組)知道真田幸村是「自己人」不再監視真田丸,也從「平野口」經真田丸殺出幫助真田軍。

真田野戰軍某種程度給以德川軍嚴重打擊後,見好就收,返回了真田丸。

南部利直軍、前田軍第三備富田重政也趕來助陣攻擊真田丸,因為這次攻擊,事出突然,德川軍全沒有帶來竹束和盾,根本無法推進。

前田軍在真田丸空堀死了一堆人後狼狽撤退。

此城南戰爭一直持續到正午還在進行。後藤基次長宗我部盛親北川宣勝明石全登隊等與真田丸的真田幸村一齊重複猛射撃敵軍,徳川軍死傷人數愈來愈多,相對的豊臣軍卻沒什麼死傷者。

看到攻城不利的情況,徳川秀忠派出好幾個軍使命令各隊撤退,但戰鬥一開始卻很難收拾。徳川軍各將都想搶功,互不相讓似乎都沒聽見。

最終的德川家康使者來到,喝令停戰,井伊直孝軍首先撤退、其他軍隊才紛紛後撤。

午後三時德川軍撤退完畢

知道了最後發展出這種鳥事的前田利常對部屬無視命令冒然進攻真田丸,感到忿怒命令部隊從篠山撤離、將本陣移往後方的木野村。

叱責

德川家康將本陣從住吉移到茶臼山陣城,徳川秀忠從平野移到岡山。

真田丸‧城南戰役德川軍死傷2000人,松平忠直井伊直孝分別受到家康父子的嚴厲叱責。

出戰各將輕率的行動也被德川家康痛罵了一番,並且嚴命以後,必定要使用竹束與鐵盾防衛。

真田幸村後藤基次惡作劇偽造南条元忠的書信傳給藤堂高虎,會有士兵騷動,趁亂可攻入大坂城。

翌日5日黃昏,豐臣軍織田長賴的士兵發生爭吵,半信半疑還搞不清楚南条元忠已死的藤堂高虎,見獵心喜率軍安然越過大坂城牆,遭到織田長賴軍猛烈攻擊,連婦女與小孩也丟出石頭瓦礫助戰。

最後,藤堂高虎狼狽逃竄被長宗我部盛親在後追殺。

真田幸村巧妙的心理作戦挑弄徳川軍、後藤基次敏銳的敵軍動態洞察力、木村重成以下各隊協力合作,豊臣軍獲得勝利。

但是,不久之後,德川家康的大筒(大砲)將改變了一切......

e0040579_164368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10-11-29 05:41 | 【Total War 東西軍】

1600 9/14 杭瀬川挑釁戰

1600 9/14 杭瀨川挑釁戰
島清興 士氣回復法




西軍的「德川家康恐懼症」

慶長5年(1600年)9月13日徳川家康進入岐阜城、當天夜裡家康的馬印・旗幟與鐵炮親衛隊・使番(在戰場傳令與監察、派去敵營的使者)等密秘先向赤坂前進。

翌日14日凌晨,徳川家康本人才從岐阜出陣、以稲葉貞通加藤貞泰為嚮導越過長良川,經過神戶、池尻在正午前進入赤坂陣地。

家康着陣的消息傳來,西軍因內部凝聚力不如東軍團結,部份西軍發生士兵陣前逃亡事件相繼發生。

e0040579_818166.jpg


三成的家老島清興(通稱島左近 另有勝猛、友之、清胤、昌仲之名 軍旗:鬼子母善神十羅刹女)與蒲生賴鄉發出「家康仍在與上杉景勝作戰,不可能這麼快來」的謊言安定軍心,更說那德川旗是金森長近的法印旗。

西軍軍心方才暫時安定不少

宇喜多秀家小西行長的偵察兵卻回來報告看到在徳川家康旁邊的貼身侍衛持筒頭-渡邊守綱(又稱渡邊半蔵)在赤坂,確認徳川家康已經來了。

西軍士兵們臉上頓時越發蒙上一股不安的憂色。(這到底是什麼部隊啊?XD)

島清興 割稻子挑釁

為此事態憂慮的石田三成家老島清興進言為回復士氣,只好展示戰力,誘敵出戰並且必須打場勝戰才行。

石田三成同意去探探東軍虛實。

島清興蒲生賴鄉帶領500人從大垣城出陣、宇喜多秀家部屬明石全登帶800兵後備支援。

島清興軍分成2隊,一隊隱藏一部份士兵在笠木村付近草叢裡做為「伏兵」,島清興帶另一隊從池尻口渡過杭瀬川,故意跑到東軍中村一栄軍面旁若無人的收割稻子。

中村軍本来是由駿河府中城主中村一氏出陣,但中村一氏突然在7月17日病死、由弟弟中村一栄代替指揮参陣,在美濃有打下犬山城的功績。

e0040579_8262136.jpg


中村一栄的左邊有有馬豊氏軍佈陣著。在中央遠方看上去略微高的高地就是家康岡山本陣(現勝山)。

島清興一邊割稻一邊還跳舞挑釁中村軍,中村與有馬軍看的怒氣沖沖,突然從中村軍柵欄內衝出一長槍足輕勇士,一槍捅死3個島清興士兵。

島清興軍也擊弊這個中村兵還出言譏諷,忍無可忍的中村家的家老野一色頼母帶兵出擊,島清興隨便應戰,野一色頼母猛攻,島清興邊打邊退卻,渡過杭瀬川「竄逃」。

忿怒的野一色頼母也追擊渡過杭瀬川,尾隨在後中村一栄也率軍支援,結果隱藏在草叢的島清興伏兵躍出,斷了中村軍的退路。

前後夾攻

「竄逃」敗退的島清興突然轉身攻擊中村軍,不畏弓箭火槍交織火網,中村軍遭到前後夾擊,野一色頼母在亂戦中戰死。

有馬豊氏看見中村軍陷入危機,也衝出柵欄急行救援,在混戰中、有馬軍部將稲次右近也被蒲生賴鄉殺死,

西軍明石全登帶800後備隊迂回到有馬軍近距離射擊位置,明石全登鐵炮隊集中射撃,中村有馬軍陷入苦戰。

在岡山本陣眺望戰鬥從頭看到尾的德川家康,從一開始的心情愉快,直到看到東軍中埋伏被西軍「電」,眉頭深鎖氣的大罵:「大戰之前,打這種沒營養的小戰,損失士兵,搞啥鼕鼕?!(大事の前に、かかる小戦をなし、兵を損じるとは何事)」派遣本多忠勝命令有馬豐氏及中村一榮撤退。

雖然是小戰,但是西軍士氣方面終於大為提升。

隔日關原大戰時,西軍僅以3/1的兵力對抗德川全軍初期竟然依然不敗。(西軍其他3/2不是觀望就是叛變!)

e0040579_4563838.gif
:「治部少に過ぎたるものが二つあり 島の左近と佐和山の城」
[PR]
by cwj36 | 2010-11-06 16:08 | 【Total War 東西軍】

石田三成大戰略-
1600 「濃尾平野決戰構想」
織田秀信 最後的織田軍


在往「会津(上杉)征伐」途中,因717「大坂の異変」,德川家康舉行「小山評定」会議中,諸將們決議「為支持家康公,應該討伐石田三成(家康公に味方し、石田三成を討つべし)」。

為測試東軍中豐臣氏的顧恩大名忠誠度,德川家康躲在後方,讓東軍中豐臣顧恩大名的軍隊先行。

慶長5年(1600)8月14日左右,東軍先遣部隊往福島正則居城・清洲城(愛知県清須市)集結。

黒田長政池田輝政山内一豊堀尾忠氏加藤嘉明井伊直政本多忠勝等來到清洲城。

木曽川河的對岸是屬於西軍控制的城市群,如果冒進容易變成大戰。

因此東軍諸將決定在這裡等德川家康出陣。

石田大戰略-「濃尾平野決戰構想」

e0040579_2065478.png


e0040579_15375534.jpg東西軍在關原大決戰,並非石田三成本來的計畫。

石田三成原本是要利用廣大濃尾平野,實施「濃尾平野決戰構想」。

西軍準備「以木曽川做為最前線來作戰」。在尾張與美濃的境界,木曽川是濃尾平野最大的大河。

它的背後是長良川與揖斐川等河川,自然形成3道防衛線防衛,周邊屬於西軍城池呈半圓形排列。

只要西軍能做到互相支援,等大軍集結完畢在此濃尾平野與德川家康一決死戰。

但此戰略容易兵力分散,遭各個擊破。

而且西軍看似人數眾多,但是石田三成能指揮的動的士兵只有自己的6000人,兵力顯然不足。


濃尾平野三條河半圓形城池群防線:

犬山城: 石田貞清(三成女婿)
岐阜城: 織田秀信
竹ヶ鼻城: 杉浦重勝
高須城: 高木盛兼
福束城: 丸毛兼利

而這些西軍城池的包裹的軸心就是大垣城(城主・伊藤盛正)。

石田三成請求伊藤盛正讓出大垣城,8月11日石田三成半強制的以6000人入駐大垣城。以後,大垣城成為西軍重要指揮據點。

福束城、高須城的淪陷

8月11日的夜晚,參加東軍征伐會津的的美濃的武將·德永壽昌(松之木城主)和市橋長勝(今尾城主),經過清洲急忙地返回居城。

然而,那個時候美濃國的大部分城主都變成西軍。德永壽昌市橋長勝到福束城催促丸毛兼利參加東軍。但被丸毛兼利拒絕。

因此、福島正則下令德永壽昌市橋長勝於8月16日進攻福束城。

丸毛兼利出城應戰,石田三成也從大垣城援軍支援,但不幸被擊敗潰走,敗軍逃往大坂。

此後、徳永・市橋聯軍攻下福束城又攻下高須城,長良川與揖斐川之間的南美濃地方落入東軍之手。

東軍三城三路攻略計畫

e0040579_16293517.jpg清洲城東軍開始岐阜城攻略計畫。

主要分二隊:

一隊由福島正則為先鋒,包括細川忠興藤堂高虎黒田長政加藤嘉明井伊直政本多忠勝等,渡過木曽川,向竹ヶ鼻城攻擊,等攻下竹ヶ鼻城再往岐阜城。

一隊由池田輝政為先鋒,包括堀尾忠氏山内一豊一柳直盛浅野幸長等,由河田(一宮市河田~川島町河田)渡河,直接攻向岐阜城。

他們等待與福島正則隊會合,集合35000兵力圍城。

另外派出別働隊由中村一榮等攻擊犬山城。

竹ヶ鼻城戰役

這個竹ヶ鼻城就是天正12年(1584年)小牧・長久手之戰時期,豊臣秀吉用水攻攻下的那個竹ヶ鼻城。

這時竹ヶ鼻城城主是織田秀信配下的杉浦重勝,8月22日上午6點左右,當時杉浦重勝正在木曾川右岸布陣中,福島正則在下游的加賀野井村(羽島市加賀野井)聚集船和筏子渡河,迂迴到杉浦重勝背後。

杉浦重勝得知後,驚慌的帶隊離開返回竹ヶ鼻城、來不及進城者被福島正則軍追上,造成大混亂慘死在城門前。

首先竹ヶ鼻城「三の丸」就被福島軍攻破,雙方展開激烈戰鬥,防守「二の丸」的毛利廣盛梶川三十郎,跟福島正則本來就是舊識的關係,經過勸降,放下武器同意開城。

但是本丸的城主杉浦重勝與36名士兵依然不降。從上午10點到下午4點左右不停的激戰,城兵全都戰死,杉浦重勝放火燒燬本丸,壯烈的切腹殉城。

米野戰役-最後的織田軍

織田秀信最初曾答應參加「会津征伐」,但因為出發太遲,1600年,關原之戰前夕,織田秀信拜見豐臣秀賴獲得200枚黃金及2000至3000石的兵糧。

石田三成以美濃及尾張兩國領地勸誘織田秀信加入西軍。

織田秀信就是「三法師」,清洲會議時由羽柴秀吉排除織田信雄織田信孝主張扶持年紀還很小的那個小baby,成為織田家繼承人。

清洲會議後大家都幾乎忘了他,這時他已經21歲了。

織田秀信亦積極佈署西軍在美濃的勢力,遠藤胤直稻葉貞通等人亦加入西軍。

織田秀信獲悉東軍決意進攻岐阜城後,在岐阜城開軍事會議,部屬大半主張「與大垣城取得聯絡並籠城作戰」,但織田秀信似乎想效法祖父在桶狹間奇襲的偉業,不顧家臣的反對,決定在出城在木曾川迎擊東軍。發出「木曽川まで出て一戦する」的宣言。

8月21日東軍池田輝政浅野幸長山内一豊18000人先進部隊向美濃国羽栗郡河田島村(現各務原市川島河田町)進軍,準備渡過木曽川。

在對岸的美濃国羽栗郡米野(現笠松町)有織田軍百百綱家飯沼長資,各2500人。
木造長政1000配置於中野村,佐藤方政1,000人配置於新加納村做為機動部隊。

織田秀信則率領1700人在後面中山道的焰魔堂佈陣。織田軍以二重的防戦網佈陣,總兵力9000人。

當時東軍將領看到織田秀信穿著豪華絢爛具足兵裝,驚訝的彷彿看到織田信長再世(東軍の兵は「祖父信長公にさも似たり」と驚いたと言う。)

8月22日明方、池田輝政下令強渡木曽川。西軍鉄砲隊開始射擊渡河的池田軍(河田木曽川渡河の戦い),東軍不顧銃彈亂飛,強行渡河,終於在米野堤邊上陸。不料一上岸,飯沼長資率部奮戦渡過河的池田軍並殺死一柳家家老大塚権太夫

石田三成也緊急派遣河瀨左馬助率兵1000支援織田秀信,分別駐守在焰魔堂後面的瑞龍寺砦及稻葉山砦。

但是雙方兵力實在差太多,冨永勝吉討死,陷入苦戦的百百・木造鐵炮隊邊打邊退往芋島(岐阜市芋島),然後逃回岐阜城。

按《關原軍記大成》記載,此戰東軍殺敵700多人,生捕54人。米野合戰戰敗後,在焰魔堂的織田秀信亦撤退回城,此時織田軍因部隊士氣低落,不少士兵乘機逃走。

e0040579_13402220.jpg


岐阜城一日落城

池田輝政順勢包圍岐阜城,而攻陷竹鼻城的福島正則亦連夜急行率兵支援池田輝政包圍岐阜城。

8月23日早朝、福島正則攻入岐阜城下街道、與從芋島方向來的池田輝政先陣發生搶功衝突。但雙方很快和解,又繼續分開攻城。

福島正則軍勢從大手道的七曲口攻擊,遭木造長政父子抵抗,池田輝政軍勢湧入百曲口遭百々綱家的抵抗。

城將木造長政激勵將兵士氣、以必死之心防衛岐阜城、岐阜城死傷者愈來愈多,岐阜城城兵不得不往後退卻。

福島正則在上格子門與織田軍展開激烈銃擊戰,當銃擊戰接近二の丸(下台所)門時,門内火薬庫(煙硝蔵)發生爆炸,織田猛將飯沼長資被火燒傷陣亡。

e0040579_13405540.jpg

e0040579_13411014.gif


(岐阜城東軍攻城)


石田三成援軍河瀨左馬助的1000兵亦在瑞龍寺砦及稻葉山砦被東軍浅野幸長消滅。

武蔵砦、本丸七間箭倉繼續激烈戰鬥,和田孫大夫戰死。岐阜城攻防戦接近尾聲。

織田秀信在受到連續打擊下,終於戰意全失而開城投降。秀信的弟弟織田秀則自殺,落城時最後的38家臣切腹,崇福寺內有用秀信家臣38人切腹時的床板做的「血天井」。

原本織田秀信打算切腹自殺,而東軍將領也要向德川家康求情饒織田秀信一命,卻被福島正則一口拒絕,夠義氣的福島正則說「到底是信長的嫡孫啊(さすが信長の嫡孫也)」願用自己的戰功抵織田秀信一命。

織田秀信與側近14人由池田輝政的士兵包圍護送下山,進入円徳寺。在此解除武具、剃頭髮送往知多半島。岐阜城攻防戦一日內結束。

關原之戰結束以後,屬於西軍的織田秀信岐阜13萬石俸祿被沒收並被流放到高野山,5年後過世,織田氏本家斷絕。

東軍突進赤坂 西軍美濃最前線崩塌

大垣城的石田三成在岐阜城攻防戰最後關頭,西軍小西行長島津義弘援軍來到,石田三成派重臣舞兵庫進佔長良川右岸的重要渡口-河渡。

石田三成小西行長也在澤渡村(現大垣市東町付近=揖斐川右岸)佈下防禦陣地、打算掌握中山道。

另外派島津義弘守住墨俣,防守東軍從清洲城往大垣城的美濃路。

知道岐阜城落城的消息、徳川家康命五男武田信吉浅野長政留守江戸城,9月1日徳川家康帶約33000人軍團出陣,走東海道往大坂方面而西上。另一方,德川秀忠帶38000走中山道進發。

岐阜城攻下後黒田長政藤堂高虎田中吉政等軍往河渡方向前進。

長良川在此區域又稱為「河渡川」,黒田長政等到達河渡川,看著大河河面像是無法渡過的,一時也找不到舟筏。但是突然有人涉水大叫「河川意外的淺啊」,因此東軍士兵們快速強行渡河。

在川岸防衛的舞兵庫西軍看到東軍竟然安然渡河的氣勢全面後退,石田三成小西行長全軍撤回大垣城。墨俣島津義弘隊也不戰而退回大垣城。

黒田長政東軍趁勢又越過揖斐川,一口氣越過大垣城衝到「赤坂」佈防,石田三成美濃最前線構想被突破。

慶長5年(1600)9月15日,石田三成在関ヶ原設下精密佈置的必殺之陣,等待德川家康的到來,決定天下的決戰「関ヶ原の合戦」準備登場。

e0040579_13383268.jpg


e0040579_556284.gif
:「筑摩江や 芦間に灯す かがり火と ともに消えゆく 我が身なりけり 」

e0040579_16511315.jpg
:無限期支持WTFM按讚活動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0-11-05 14:42 | 【Total War 東西軍】

1600 伏見城戰役

伏見城 石田三成的強襲
三河武士玉碎戰
西軍血祭 鳥居元忠


e0040579_4342461.jpg慶長5年(1600年)決定天下誰屬的関ヶ原合戰勃發前夕,伏見城戰役是其前哨戰。

會津大名上杉景勝挑釁德川家康,無視家康上洛命令,因此家康在京都召集大名準備討伐會津的上杉景勝德川家康在6月8日離開伏見城,向會津進發。

當德川主力離開後,留守伏見城的主要將領有鳥居元忠松平家忠等,共1800多人。

甲賀衆甲賀作左衛門岩間光春深尾清十郎等協助籠城,甲賀忍者約60名。

當得知家康討伐會津後,石田三成大谷吉繼等人在近江起兵討伐家康。

此外三成與增田長盛等為首的五奉行連署了彈劾家康的條文。

從幼時起就跟隨家康的老臣鳥居元忠,他對今日的事早有相當程度的覺悟,已先同德川家康灑淚而訣別了。

西軍的第一個目標是伏見城,7月18日總大將毛利輝元也下令伏見城開城投降,但遭到了鳥居元忠拒絕,元忠下令部下死守城池。

e0040579_2171786.jpg


伏見城城防佈置:

本丸: 鳥居元忠
西の丸: 内藤家長、内藤元長、佐野綱正
三の丸: 松平家忠、松平近正
治部少輔丸: 駒井直方
名古屋丸:甲賀作左衛門、岩間光春、
松の丸:深尾清十郎
太鼓丸:上林政重(此人是茶商,卻幫忙守城)

1800伏見籠城軍抱著決死覚悟,與鉄炮200挺。

西軍派遣了攻擊總大將宇喜多秀家,副將小早川秀秋毛利秀元島津義弘長宗我部盛親長束正家鍋島勝茂約計40000兵力投入此戰役,當西軍到達伏見城後,立即對伏見城進行圍城。

島津義弘本來接受德川家康援軍要請率領1,000人準備援助伏見城,但入城時卻被鳥居元忠懷疑有詐拒絶,島津義弘一怒之下決定加入西軍,不久也參加伏見城包圍軍行列。

7月19日西軍開始攻城。由於伏見城是由豐臣秀吉時期所建造巨型城池,很難在短時間之內攻陷。戰況在最初數天內陷入膠著狀態,兩軍緒戰在23日爆發激烈的銃擊戰。

甲賀眾叛變

26、27、28日的攻勢也是徒然,29日石田三成親自從佐和山趕來激勵攻圍軍。

30日,以鐵砲四度開火發動凜冽攻勢。

鳥居元忠早在西軍圍攻前,就在伏見城天守貯蔵了許多鉛塊可以製鋳銃弾,所以伏見城有許多彈藥量。

而且甲賀衆傭兵有許多鐵炮射撃高手,在城壁對西軍準確的狙擊,造成西軍攻城很大的麻煩。

所以石田三成舉行對伏見城對付甲賀衆狙擊手的軍議。

当時、西軍長束正家軍隊中也有甲賀衆傭兵。

有一名叫鵜飼藤助建議以甲賀家族人員做為要脅,脅迫伏見城甲賀衆「裏切り」(叛變),

7月30日,石田三成馬上命鵜飼藤助射箭(綁著矢文)到伏見城內,甲賀衆深尾清十郎得知甲賀眾的妻小將會以磔刑處決,並看到長束正家軍押著甲賀衆家族成員數十人在城外空曠地準備開始處刑。

終於使城內的甲賀眾叛變,守備松の丸的深尾清十郎開始放火燒城,西軍衝進城內展開激烈的白刃戰。

伏見城 城破

伏見城城兵殺到只剩350人,四處奔跑應戰。然而,40000人與不滿400人相比,相差實在太多了,戰死者不斷增加。

8月1日西軍突破了松之丸,開始入本丸攻擊,松平家忠內藤家長松平近正相繼戰死。

e0040579_1125308.jpg守衛本丸的鳥居元忠奮戰,三度衝出本丸殺敵再返回本丸。

鳥居元忠最後乾脆將本丸的大門打開,離門際七八間(一間相當,約合1.818公尺)的距離,鳥居軍最後300人拔出武士刀、等待最後本丸決戰時刻的來臨........

當敵軍開始殺過來時,鳥居元忠還很幽默的大喊:「一人要死也要找個敵人墊背,這是當武者的志氣,我在三方ヶ原腳受過傷,逃跑很不方便(笑),各位想走的話,後門開著呢!」

(鳥居元忠在三方ヶ原の戦い與諏訪原城合戦時腳足曾負傷、從此以後歩行多少有些障害。)

最後的鳥居軍聽聞後,一同殺敵抵死不降。

鳥居元忠戰到精疲力盡疲靠在門口玄関處,雑賀重次(一說鈴木重朝)拿著長槍踏越地上死骸過來,鳥居元忠:『我是鳥居彥右衛門,取了我的首級,就是你的戰功。』62歲的元忠一邊說著,一邊脫下甲冑,敞開衣襟。

鈴木重次神色鄭重地收起槍來,等著鳥居元忠完成武士的切腹,才砍下鳥居元忠的首級。

本丸有二個門被踢開,但鳥居軍一個人也沒逃跑,全部戰死或自殺「玉砕」,血水滲入地板。

血天井 三河武士之鑑

元忠的屍首被送往大坂城京橋口曝曬。伏見城就被大火燒毀,在伏見城熊熊燃燒的烈焰之中,老將鳥居元忠壯烈地自刃陣亡了。石田三成整整用了12天才將伏見城攻下。

関ヶ原合戰勝利後,德川家康因鳥居元忠的忠節被譽為「三河武士之鑑」。

由於鳥居軍血水滲入地板,加上許久無人清理屍首,最後血漬無論如何都清洗不掉,當時的血漬地板在伏見城拆構後,床板被送往京都市の養源院、宝泉院、正伝寺、源光庵、宇治市的興聖寺做天井。

e0040579_2444447.jpg


今日養源院仍有當年的血漬地板改建的天井,人形血漬歷歷在目,人稱「血天井」。
[PR]
by cwj36 | 2010-11-01 10:39 | 【Total War 東西軍】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