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資源回收( 30 )

三国演義模組測試版

Khalid ibn al-Walid Mosque
أبو سليمان خالد بن الوليد بن المغيرة المخزوم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EWK7vJtB78
e0040579_17494640.jpg

伊斯蘭教早期著名軍事將領。麥加古萊什部落人。原為麥加貴族艾布·蘇富揚的部下,早年曾參加麥加多神教徒挑起反對穆罕默德的吳侯德和壕溝等戰役。629年初到麥地那歸信伊斯蘭教,同年參加栽德率領的部隊攻打拜占廷帝國屬地敘利亞,在穆厄泰(Mu’tah)戰役中栽德戰死後,他率殘部突圍返回麥地那,穆罕默德為表彰其英勇,賜“安拉之劍”稱號。630年,哈立德隨穆罕默德攻克麥加。632年,穆罕默德逝世,被哈里發艾布·伯克爾任命為司令官,在短短數月之內橫掃半島,迅速征服了各部落,平定阿拉伯半島的暴動,戰功卓著。
633年,哈立德率軍征服伊拉克,占領希拉城。後率軍轉赴敘利亞,任敘利亞阿拉伯軍最高統帥。

636年8月在雅穆克河戰役中,以較少軍隊大敗拜占庭軍隊,重占大馬士革,征服敘利亞北部趁勢攻陷安條克、阿勒頗等軍事要塞。


大馬士革戰役是阿拉伯帝國向西征服,奪取敘利亞地區的重要戰役。633年,阿拉伯軍隊進攻敘利亞,與拜占廷皇帝希拉克略展開激戰,哈里發阿布·伯克爾派遣人稱“安拉之劍”的大將哈立德·本·瓦利德率軍增援,哈立德於633年深秋率領阿拉伯騎兵部隊在巴勒斯坦死海南部窪地與東羅馬軍爆發第一次交鋒,以步兵為主的東羅馬軍在完全由騎兵組成的阿拉伯軍面前毫無抵抗能力全軍覆沒。


哈立德決定親率八百精銳橫跨大沙漠,直插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從背後襲擊拜占廷軍。經過十三天的急行軍,哈立德率軍突然出現在大馬士革東北方,並與北上的阿慕爾部隊會師,受命統一指揮在敘利亞境內作戰的阿拉伯軍隊。



奧馬爾一世(634—644年在位)當選第二任哈里發,稱為「真主使者的繼承人的繼承人」,從此開始擔任了穆斯林軍隊的總司令。他指揮將領率領貝都因人為主的穆斯林軍隊進入敘利亞地區,接連擊敗拜占廷軍隊,636年攻陷大馬士革,兩年後進軍耶路撒冷地區;繼而分兵東西兩路,展開全面進攻。東線接連攻破波斯軍隊防線,佔領了伊拉克和伊朗大部地區;西線繼續連敗拜占廷,順勢佔領巴勒斯坦和埃及。

634年至635年,哈立德在艾紮那代因和貝桑地區兩次打敗拜占廷軍,直抵大馬士革城下。在圍困半年以後,大馬士革被迫開城投降。次年春,拜占廷皇弟西奧多拉斯率軍十余萬,力圖奪回大馬士革。哈立德主動撤出城市,然後於8月20日在耶爾穆克河谷大戰中打敗敵軍,並殺死西奧多拉斯,複奪大馬士革,控制了整個敘利亞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EWK7vJtB78


636年8月在雅穆克河戰役中,以較少軍隊大敗拜占廷軍隊,重占大馬士革,征服敘利亞北部。


公元636年,經過精心籌劃,哈立德集中所有能調集的阿拉伯騎兵共計2萬5千人,與20萬東羅馬援軍在雅穆克河爆發決定東羅馬和阿拉伯兩個國家命運的決戰。由於長途跋涉和水土不服,臨時征調的東羅馬軍隊戰鬥力嚴重下降,同時其最重要的士氣已經蕩然無存。哈立德采取集中兵力,利用阿拉伯軍都是騎兵善於騎射的特點,利用沙暴為掩護,向東羅馬軍隊發起大規模集團沖擊。結果,東羅馬軍隊陣亡超過7萬,先鋒統帥王弟提奧多拉戰死,東羅馬軍全線崩潰。希拉克略皇帝已經無力回天,被迫摔殘部撤退,撤退至敘利亞邊界時哀嘆道:“美麗的敘利亞,永別了。”


638年進占耶路撒冷。他一生轉戰各地,功績卓著。據說他因給一個詩人賞1萬金幣,而於639年被第二任哈里發歐麥爾革職。卒於霍姆斯,一說卒於麥地那。

I've fought in so many battles seeking martyrdom that there is no spot in my body left without a scar or a wound made by a spear or sword.
And yet here I am, dying on my bed like an old camel
May the eyes of the cowards never rest
我已經打了這麼多仗尋求殉教有在我的身上沒有任何斑點不留疤痕或矛或刀做了一個傷口。然而,我在這裡,死在我的床上像個老駱駝。願懦夫的眼睛從不休息。哈立德·本·瓦利德Khalid ibn al-Walid [ 哈立德的墓碑上描繪了50勝利的戰鬥中,他指揮不敗(不包括小仗)的列
[PR]
by cwj36 | 2006-10-25 21:50 | 資源回收

三国演義模組測試版

喀裡多尼亞Calgacus

His speech is often quoted as "they make a desert and call it peace


Whenever I consider the origin of this war and the necessities of our position, I have a sure confidence that this day, and this union of yours, will be the beginning of freedom to the whole of Britain. To all of us slavery is a thing unknown; there are no lands beyond us, and even the sea is not safe, menaced as we are by a Roman fleet. And thus in war and battle, in which the brave find glory, even the coward will find safety. Former contests, in which, with varying fortune, the Romans were resisted, still left in us a last hope of succour, inasmuch as being the most renowned nation of Britain, dwelling in the very heart of the country, and out of sight of the shores of the conquered, we could keep even our eyes unpolluted by the contagion of slavery. To us who dwell on the uttermost confines of the earth and of freedom, this remote sanctuary of Britain's glory has up to this time been a defence. Now, however, the furthest limits of Britain are thrown open, and the unknown always passes for the marvellous. But there are no tribes beyond us, nothing indeed but waves and rocks, and the yet more terrible Romans, from whose oppression escape is vainly sought by obedience and submission. Robbers of the world, having by their universal plunder exhausted the land, they rifle the deep. If the enemy be rich, they are rapacious; if he be poor, they lust for dominion; neither the east nor the west has been able to satisfy them. Alone among men they covet with equal eagerness poverty and riches. To robbery, slaughter, plunder, they give the lying name of empire; they make a solitude and call it peace


に「裏切り者め!」って罵られて切腹させられてるんですけども。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Martin Niemoller)為了讓世人記住納粹屠殺猶太人的歷史教訓寫了一段話:

「起初他們德國納粹黨追殺共產主義者,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我不說話;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不是猶太人,我不說話;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不是工會成員,我繼續不說話;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還是不說話;

最後,他們奔向我來,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蛇龍Aegiads,一個氏族從斯巴達人波伊俄提亞的descendance的。 Drakon的(龍),也是傳說中的始祖斯巴達

The Snake-Dragon of the Aegiads, a clan that had descendance from the Sparti people of Boeotia
Drakon (Dragon) was also the legendary primogenitor of Spartans

Athens: The letter A (alpha, for Athens), or the owl (Glaphx, the owl was the symbol of goddess Athena the patron goddess of Athens) , or the Medusa's head (when Perseus killed Medusa, he dedicated her beheaded head to Athena's temple in Athens)

字母A(阿爾法)貓頭鷹是雅典的守護神女神雅典娜女神符號
美杜莎的頭(珀爾修斯殺死美杜莎,他獻給她的斬殺頭雅典娜寺廟在雅典)據說,在遠古時代,雅典有沒有靠山,但波塞冬和雅典娜都希望在他們的保護下採取城市。 為了解決問題,宙斯提出的較量 - 取兩個可以給城市最珍貴的禮物,將是它的守護神。 在當天委任宙斯,波塞冬與雅典娜會見城外的平原上。 海神先介紹了他的禮物 - 他就把他的三叉戟到地面,從溝槽跳起來一口水井。 不幸的是,水,鹽,而不是多好飲用或灌溉。 當輪到雅典娜,她跪在地上挖一個小洞,她在其中種植了橄欖枝。 分支開始增長,而且內的時刻,它是一棵參天大樹,帶有成熟的果實。 她的禮物被認為更為有用,確實是。 雖然橄欖油被廣泛視為現在作為和平的象徵,在當時,它意味著生存。 橄欖樹提供食品,石油,住房和燃料火災。 因此,雅典娜成為雅典的守護神,並把她的保護下的城市。

在雅典貓頭鷹,她是最經常被描繪身穿戰士的頭盔。 在最早版本的硬幣,她的臉上有一些區分的功能,頭盔更比繪製。 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的面容變得更為詳細,繪製在其所有的榮耀和頭盔。 最新一期的古希臘錢幣的標誌之一是雅典娜的眼睛 - 開放角的形狀和方向,讓臉更逼真的外觀。



西西里奴隸起義

First Servile War
公元前135-132年的第一奴隸戰爭又稱第一次西西里奴隸起義,一個不成功的叛亂


起義是由西西里的恩納城的奴隸首先發難,自稱是先知的他的敘利亞人 攸努斯(Eunus)成為起義領導者。


e0040579_20333570.jpg西里西亞人克里昂(Cleon)成為其軍事指揮官。

在第二次布匿戰爭中 迦太基人被驅逐。 來自羅馬的投機者湧入西西里島炒地皮,以低廉的價格買下了大片的土地並強行佔領西西里人的房子

西西里島的奴隸開始搶劫,貧窮了幾十年西西里人 日益緊張終於爆發了戰爭。

二十萬男性和女性作為他的追隨者,可能包括兒童。先知的攸努斯(Eunus) 他是一個先知和魔術師之間的奴隸。

雖然仍然是一個奴隸,他的主人僱用他作為藝人座談會 。 他會把一個戲法的的手魔術表演,其中包括噴火。 沒有實際參與戰爭站在隊伍的最前面的突擊,吹火從他的嘴裡,。名字安提阿哥King Antiochus,誰統治敘利亞的塞琉使用的名稱,並呼籲他的追隨者,人數約70,000,

克里昂。 克里昂在戰鬥中下跌,,“在一個洞穴中避難,在那裡他隨後被抓獲。被抓獲Eunus,但他去世之前,他可能會受到懲罰。

在起義軍屢次擊敗島上的羅馬軍隊後,起義被抵達的更強大的帕布里烏斯Rupilius 羅馬軍團撲滅。路比里乌斯(Publius Rupilius)用残酷的手段镇平


。奴隶们捣毁庄园,但不侵犯小农,因而得到贫苦农民的同情和支持。据罗马历史学家狄奥多罗斯记叙,起义者曾达20万人。起义军屡败罗马军队,占领了西西里东部和中部许多城市,建新叙利亚王国,设民众会和议事会。至公元前132年,起义被罗马执政官鲁皮留镇压下去,克里昂阵亡,攸努斯被俘后死于狱中。


第二次奴隸戰爭對羅馬共和國在西西里島的奴隸起義失敗。 戰爭持續了從公元前104年至公元前100年。

蓋烏斯領事馬呂斯招聘對在山南高盧 Cimbri他最終成功的戰爭。 他要求從庇推尼寄居的的國王尼科梅德斯第三羅馬附近的亞省的支持。

來自羅馬的意大利盟友的其他部隊,由於不提供簽約的說法,羅馬稅吏意大利無力支付他們的債務奴役。

馬呂斯任何聯盟/友好的意大利頒布法令,應該被釋放,如果他們是在羅馬奴隸制。

約800名意大利西西里奴隸被釋放,令人沮喪的許多非意大利人,誰想到他們會被釋放,以及,許多這些被遺棄的錯誤地相信他們的主人已被釋放。

叛亂爆發時,他們奉命回奴役由總督。 的奴隸由Salvius的名稱在的腳步Eunus ,爭取自己的權利和民選領導人這次叛亂。 他承擔了的名稱Tryphon,從Diodotus Tryphon , 塞琉古王朝的統治者。


第二次起义爆发于公元前104年,因西西里总督受贿中止释放奴隶而触发。赫拉克利亚城奴隶首先发难,拥立萨维阿斯为王,号称特里丰。

后来,起义军与雅典尼昂领导的另一支起义队伍在特里奥卡拉城汇合,达3万众,并定都于此,设立了议事会和民众大会。起义军转战西西里各地,屡败罗马军。

特里丰死后,雅典尼昂统率全军。公元前 101年(一说公元前99),雅典尼昂在决战中阵亡;余部坚持战斗,但终归失败。

西西里两次奴隶起义沉重地打击了罗马奴隶主阶级的统治,并对当时小亚细亚、黑海北岸等地的奴隶起义产生一定的影响。[1]


他積累了含有成千上萬的軍隊訓練和裝備的奴隸,包括約2,000名騎兵和步兵20,000,並加入了由一個Cicilian名為Athenion的西西里島西部和他的手下。

的羅馬執政官Manius Aquillius很大的努力後,才平息了叛亂。 這是第二次在羅馬共和國一系列的三個奴隸起義 ,但由同一虐待奴隸在西西里島和意大利南部的推動。


:“波里比阿,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情。但是当我想到有一天别人也会对罗马城下达同样的命令时,我就禁不住要发抖。”
[PR]
by cwj36 | 2006-10-24 10:23 | 資源回收

三国演義模組測試版(6)

東 Saxons


埃塞克斯 ( 英語 : 埃塞克斯 ),意即「東撒克遜」(東 Saxons),是撒克遜人建立的盎格魯-撒克遜王國,它可能於公元6世紀初期建立。這個王國的王族祖先可以上溯到歐洲大陸上日耳曼人所尊崇的主神沃登(奧丁),這也是其他的盎格魯-撒克遜王國的統治者所聲稱的。

埃塞克斯王國的領土範圍包括現在英國的埃塞克斯郡 、 米德爾塞克斯郡 、 哈特福德郡大部以及倫敦 。大約在604年,埃塞克斯國王塞伯特在他的叔父——肯特國王埃特爾伯特的影響下,接受了基督教 。但他一死去,繼起的國王就驅逐了倫敦主教梅利圖斯 ,王國很快又恢複了異教的信仰。不過在653年,國王西格伯特又向諾森布里亞國王奧斯維提出派遣傳教士到本國傳教的請求,奧斯維向埃塞克斯派遣了塞德,塞德使埃塞克斯再次信奉了基督教,並在王國境內建立了教堂。在伍爾夫赫爾為麥西亞王期間,埃塞克斯承認了麥西亞的宗主權,從此便開始了埃塞克斯為周邊強國支配的歷史。

825年,埃塞克斯和其它東部盎格魯-撒克遜王國一道,臣服於韋塞克斯王國,並作為韋塞克斯的一個伯爵領地。886年韋塞克斯和丹麥人的和約,使得埃塞克斯淪為丹麥法區的一個部分,但在917年為韋塞克斯國王長者愛德華收複。埃塞克斯伯爵領地最著名的伯爵是比爾特諾特 ,他在991年的麥爾東戰役中陣亡。

西 Saxons

威塞克斯 ( 英語 : 威塞克斯 )其實就是「西撒克遜」(西 Saxons)之意,是盎格魯-撒克遜人的一個王國。其立國的時間大概是495年 ,開國者據說是率族人登陸英格蘭漢普郡沿海地帶的塞爾迪克 。

到了塞爾迪克的孫子塞夫林 (在位期間560年 - 593年 )時,撒克遜人的定居點已經遍布希爾騰山脈 ( en:Chilterns ),原先的居民凱爾特人則被撒克遜人從泰晤士河上遊河谷和塞文河下遊之間的區域驅逐出去,但塞夫林本人卻被撒克遜人放逐。

直到8世紀末,威塞克斯王國一直處於強國的陰影下——先是肯特,然後是諾森布里亞,最後是麥西亞。不過這一時期威塞克斯也並非毫無作為,國王卡德瓦拉 (在位期間685年 - 688年 )對鄰國開展了幾次成功的戰役,他的繼承者因尼一方面向西面的不列顛人小王國擴展領土,一方面迫使肯特進貢。因尼死後,韋塞克斯陷入了混亂狀態中。

丹麥人入侵和統一英格蘭

埃格伯特在位時( 802年 - 829年 ),威塞克斯的國勢再次振興起來,他成為了全英格蘭的宗主。不過他的繼承人被迫放棄了一大部分霸權以集中精力來防禦丹麥人的入侵。

到了阿爾弗雷德大王統治時,威塞克斯的歷史和英格蘭的歷史聯系起來,到了10世紀長者愛德華 、 阿塞爾斯坦 、 埃德蒙一世 、 埃德雷德相繼為威塞克斯國王時,威塞克斯逐漸對包括丹麥法區在內的整個英格蘭建立了鞏固的統治。

丹麥二次入侵

在和平者埃德加平靜的統治後,新國王愛塞烈德二世 (在位期間978年 - 1016年 )無法抵抗維京人的入侵,維京人首領、丹麥國王克努特於是在英格蘭建立統治(1016年- 1042年 )。

克努特家族消亡後, 懺悔者愛德華恢復威塞克斯的統治,但他也是英格蘭最後一位威塞克斯王系國王(1042年- 1066年 )。愛德華死後不到一年,英格蘭遭諾曼人征服。


南 Saxons
薩塞克斯 ( 英語 : 薩塞克斯郡 ),意為「南撒克遜」(南 Saxons),撒克遜人建立的盎格魯-撒克遜王國,它的領土範圍在今天英國東南部威爾德地區的南部。薩塞克斯王國在5世紀末期建立(按照傳統的說法是在477年),其建立者是撒克遜人的首領埃勒 ,他在幾次戰役中打敗了凱爾特人 ,建立起一個短暫時期內的軍事霸權。

但是人們對這個國家早期200年的歷史幾乎一無所知,7世紀末時,這個王國還是信奉異教,直到約克主教聖威爾弗里德在王國傳教(681-686年),才使這個王國的民眾信奉了基督教。

685-688年時,韋塞克斯國王卡德瓦拉征服了薩塞克斯,而在卡德瓦拉以後為王的因尼統治期間,薩塞克斯繼續臣服於韋塞克斯。771年時,麥西亞的奧發已經將包括薩塞克斯王國在內的鄰國征服,從那時起直到825年,薩塞克斯一直處於麥西亞的統治下。825年時,薩塞克斯和其它東部盎格魯-撒克遜王國一道,臣服於韋塞克斯王愛格伯特。



中 Saxons


米德塞克斯 ( Middlesex )是英國的一個歷史上的郡 ,位於東南英格蘭 。現在米德塞克斯的大部分地區和伯克郡 、 赫特福德郡和薩里郡的部分地區共同組成了大倫敦地區 。在1831年,米德塞克斯是英國面積第二小的郡。隨著倫敦都市規模的逐漸擴大和人口的增加,米德塞克斯的大部分地區都被劃入了大倫敦地區,而其他地區則劃入赫特福德郡和薩里郡。
[PR]
by cwj36 | 2006-10-12 15:48 | 資源回收

DM8.0試玩(RTW)截圖

為了祭祀神祇而舉行的體育競技並不限於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前者是在祭祀宙斯,然而也有為了祭祀波塞冬舉行的伊斯特米亞競技大會[5](Isthmian Games)、在德爾斐為阿波羅舉辦的皮媞亞競技大會(Pythian Games)、紀念大力士神海格力斯的尼米亞競技大會(Nemean Games)。


地峽運動會 Isthmian Games
科林斯
科林斯地峽運動會(每兩年一次在科林斯地峽舉辦僅次於奧林匹克的地峽運動會) 從228 BC或BC 229起,羅馬人被允許參加比賽。伊斯特米亞競技會”(Isthmian Games)在鄉間聖地科林斯地峽(Isthmos)舉行,這一地峽是伯羅奔尼撒半島(Peloponnesian Peninsula)與希臘中部的狹窄陸地連接處[3] ,故該競技會又稱“地峽運動會”。競技會就在該地峽附近的城市科林斯(Corinth)主辦,直至公元前146年科林斯城被羅馬人毀壞為止。此後運動會一度移至西基翁(Sicyon)舉行。公元前40年,科林斯再度取得主辦權,到公元40年,運動會回到地峽舉辦。
伊斯特米亞競技會是泛希臘運動會(Panhellenic Games),是古希臘四大周期性賽事之一,在奧林匹克周期的第一年和第三年春天舉行。伊斯特米亞競技會為敬獻海神波塞冬(Poseidon)和英雄帕萊蒙(Palaimon)而舉辦。早在公元前十一世紀,地峽就有波塞冬的祭祀場所。波塞冬神廟建造於公元前七世紀早期,地峽運動會則開始於公元前582年。

比賽項目分為三大類。賽馬是其中最重要的部分,因為波塞冬是這一項目的保護神。此外還有競技項目,公元前五世紀以後還有文藝比賽。

起初,賽事的優勝獎是松枝冠,到公元前五世紀為幹芹菜制成的花冠所取代。這項運動會的參與者來自整個希臘世界。然而,伊利斯(Elis)的居民卻被禁止參加地峽運動會。因此,伊利斯人從未成為大滿貫賽事的總冠軍。到公元一世紀,伊斯特米亞競技會中出現了女子比賽項目。

伊斯特米亞競技會在古希臘特別是古羅馬時代常常被用作濃重政治色彩的集會,那是因為地峽連接著大海和陸地,是個天然的會議場所,另外科林斯與伊利斯和德爾斐(Delphi)相比是個更大更重要的城市

伊斯特米亞競技會的形成來源於傳說中的一次葬禮紀念。據說一位名叫伊諾的婦女被暴怒的丈夫追逐到懸崖邊,只好帶著兒子米利克爾特斯(Melicertes,又作:帕萊蒙,Palaimon)縱身跳下,雙雙罹難。

男孩的屍體由海豚馱到伊斯特米亞,被科林斯國王希西弗斯(Sisyphus)發現並埋在海神波塞冬的松林中。所以,伊斯特米亞競技會的獲勝者習慣佩戴用松枝編造的花環,以紀念這個死去的男孩,同時表達對海神的無限敬仰。

伊斯特米亞競技會的其他創建背景版本也有認為是為了歡慶科林斯暴君希普塞盧斯(Kypselos)之死的慶祝會,或則是由英雄提修斯(Theseus)創立的。

公元前8~前6世紀,科林斯不僅有發達的農業,而且過境貿易很興旺。科林斯的陶器享有盛名,造船和航海業都有很大發展。科林斯先後建立了許多殖民地,如敘拉古、科爾居拉、波提狄亞、安布拉基亞等。

公元前8世紀至前7世紀中期,巴希阿德斯家族把持城邦政權,實行貴族寡頭統治。希普塞盧斯(約公元前657~前627年在位)推翻巴希阿德斯家族,建立了僭主統治。其子佩里安德爾當政時(約公元前627~前586年),科林斯國勢昌盛,為了便於科林斯灣和薩羅尼科斯灣之間的貨物運轉,修建了用石頭鋪砌的連接兩個港口的大道。文化、藝術、建築都很繁榮。

約公元前 581年,僭主政體被推翻,代之而起的是少數富人掌握政權的貴族政體。公元前6世紀後期,科林斯加入了伯羅奔尼撒同盟

尼米亞運動會 (Nemean Games)4大泛希臘運動會之一,尼米亞或阿爾戈斯每兩年(或每三)舉行。

據說是慶祝海格力士,擊敗了尼米亞獅子獻祭運動會; 尼米亞山谷舉行。勝利者以野芹菜枝加冕。

另一個神話傳說,為一個叫俄斐爾忒斯(Opheltes)的男孩的葬禮後舉行的競技會 。男孩被一條蛇勒死
e0040579_0404763.png這個男孩後來被稱為阿耳刻摩洛斯(Archemorus 死亡的前身)。故事大致是這樣的:在「七雄攻忒拜」的途中,阿耳戈斯人來到尼米亞,因口渴需要尋找水源。

埃斯庫羅斯的希臘悲劇神話「七雄攻忒拜」底比斯國王俄狄浦斯 ,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娶了自己的母親
戀母情結

兩個兒子, 厄忒俄克勒斯和波呂尼刻 ,以避免流血事件,同意輪流統治底比斯厄忒俄克勒斯

厄忒俄克勒斯拒絕下台,因此,波呂尼刻阿耳戈斯 ,並娶了阿耳戈斯國王的大女兒阿爾琪柯成為國王阿德剌斯托斯的女婿。提出的Argives的軍隊(由同名七隊長)採取底比斯武力。共七位英雄率領七支軍隊遠征底比斯以幫助波呂尼克斯奪回王位。

遇到一個婦女許普西皮勒(Hypsipyle),她懷里抱著主人的男孩俄斐爾忒斯,這男孩是尼米亞國王呂枯耳戈斯(Lycurgus)和王后歐律狄刻(Eurydice)的孩子。

許普西皮勒為了把阿耳戈斯英雄們帶到泉水那裡,就暫時把男孩放在一片野芹菜上。眾人離開的時候男孩被一條毒龍吃掉了。

後來阿耳戈斯人返回這里發現了慘劇,七雄之一的希波墨冬(Hippomedon)殺死了毒龍。

為了紀念這個男孩,阿耳戈斯人的統帥阿德剌斯托斯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並舉行了競技會。後來在涅墨亞地方這個競技會每三年召開一次,這就是涅墨亞競技會的起源。

然而,他們被稱為已經只存在自公元前6世紀(從公元前573或更早)。 獲獎者收到阿爾戈斯野生花圈芹菜的葉子 。
在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戰鬥後,波呂尼克斯與厄忒俄克勒斯決定單獨決鬥。厄忒俄克勒斯一劍刺中了波呂尼克斯的腹部,以為取得了勝利,在彎腰揀拾兄長的武器時被垂死的波呂尼克斯一劍刺死。

波呂尼克斯曾想讓臨死的俄狄浦斯回到底比斯鞏固自己的統治,俄狄浦斯詛咒:“你無法毀滅你父親的城市,你和你弟弟必然會躺在你們自己的血泊之中。”現在這詛咒變成了現實。

雙方都認為自己一方才算勝利。阿耳戈斯軍想再攻打忒拜,但忒拜軍隊在觀看決鬥時仍保持著戰鬥的隊形,向亂作一團的阿耳戈斯軍隊殺來。阿耳戈斯軍隊慘敗潰退。

七英雄遠征忒拜之戰後,俄狄浦斯的家族幾乎被完全毀滅。


Pythian Games

皮提亞競技會[2] (The Pythian Games)於公元前586年首次在德爾斐(Delphi)舉行,[3] 德爾斐被古希臘人看作世界中心,那里坐落著太陽神阿波羅的祭壇,也是女預言家皮提亞(阿波羅神諭的宣示者[4] )的寓居之地,競技會因此得名。[2]
皮提亞競技會是古希臘四大周期性賽事之一,其規模僅次於奧林匹克競技會(古代奧林匹克運動會),競技會每四年一屆,在奧林匹克周期第三年的夏天舉行。該競技會雖然之後引入了體育比賽,文藝活動仍是最重要的內容,並首先在賽會中舉行。[3]
最初的優勝獎勵是一頂月桂枝冠,後來變為蘋果枝冠。由於皮提亞競技會在周期性賽事中的突出地位,它成為其他賽會的榜樣。公元前300年以後,準皮提亞競技會(iso-Pythian games)獲準在地中海地區的其他城市舉辦。[3]
2創建歷史編輯“皮提亞競技會”中古希臘人的獻祭儀式[5]在德爾斐,太陽神阿波羅曾經殺死名為派森(Pytho,意為“大蟒”)的惡龍。為了敬獻阿波羅(Apollo),德爾斐建立了祭壇,因其神諭而聞名世界。阿波羅祭壇始建於公元前十世紀。起初,為阿波羅吟詠贊歌的比賽每八年一屆在此處舉行。公元前586年,圍繞這一聖地控制權的鬥爭在附近的城市克里薩(Crisa)與鄰邦同盟(聖地周圍十二個部族組成的同盟,宣誓捍衛阿波羅祭祀活動的利益)之間展開。鄰邦同盟控制了德爾斐聖地,並在比賽中增加了文藝活動( 在早期女性也被獲準參加)以及體育競技項目。因此,公元前586年成為皮提亞競技會的起始年代。[3]
公元前586年的競技會獲勝者將獲得物品的獎勵,在公元前582年開始優勝獎勵更改為更有榮譽性質的月桂枝冠,月桂枝冠來源於古希臘“阿波羅和達芙妮”(Apollo and Daphne)的神話故事。[6]
[PR]
by cwj36 | 2006-08-02 17:54 | 資源回收

哥特戰爭(376-382)
Gothic War (376



費列德根Fritigern

在夏天和秋天的376幾萬[ 引文需要流離失所的哥特和其他部落的]抵達多瑙河畔 ,在羅馬帝國的邊境,從請求庇護匈奴 。 Fritigern中,一個領導者Thervingi ,呼籲羅馬皇帝瓦倫斯被允許與他的人定居在南岸的多瑙河 ,他們希望找到躲避匈奴人,誰缺乏過廣河力的能力。 瓦倫斯允許這一點,甚至幫哥特人過河,[ 引文需要可能是在要塞] Durostorum (現代錫利斯特拉 ),保加利亞。 惊慌失措的哥特人看见自己的田园和村庄被焚毁,家人惨遭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对于匈奴人的兵员数量、作战实力、快速行动和残酷无情,不仅感到畏惧而且更要夸大其辞。除了带来恐惧以外,匈奴人尖锐刺耳的喊叫、粗鲁古怪的动作以及丑陋畸形的容貌,更引起人们的惊愕和厌恶。

整个民族接受弗里提根(Fritigern)和阿拉维乌斯(Alavivus)的领导,枉其仓卒向着这条大河的河岸前进,恳求东部的罗马皇帝给予保护。

瓦伦斯结束高卢战争,赢得相当的荣誉和成就以后,带着大批人马穿过亚细亚的疆域,最后将行宫设置在叙利亚的首府。

瓦伦斯派往多瑙河驻守的文职官员和武将,送来重要的情报资料(367A.D.),据报北方激起强烈的动乱,局势极为不安,匈奴人是个来历不明的民族,极其邪恶凶狠,入侵的行动业已摧毁哥特人的武力。前来恳求收容的群众原本是好战的土著,惨遭打击以致尊严扫地以后,被逼来到多瑙河岸,人数络绎不绝,占有长达若干里的正面。他们高举双手,声泪皆下,痛悔以往的不幸和当前的危险,认为获得安全的唯一凭借,完全寄望罗马政府的宽大处置,并且郑重提出声明,只要皇帝仁慈为怀,允许他们恳殖色雷斯的荒地,他们有懔于责任道义和受恩之深重,必定自我约束,严守国家法律,防卫帝国疆域。



瓦倫斯承諾哥特人在羅馬軍隊耕種的土地,口糧和保護foederati 。 他的主要理由會很快接受哥特人進入羅馬領土是提高他的軍隊的規模,並獲得一個新的稅基,以增加他的國債[ 來源請求 ]哥特人是被允許越過多瑙河是無情的選擇:弱,老了,體弱多病的人留在對岸自生自滅對匈奴[ 來源請求 ]那些越過人應該有自己的武器,沒收違法所得; [1]然而,羅馬人,負責接受賄賂,允許哥特人保留自己的武器。 [2]

有了這麼多的人在這麼小的面積,飢荒襲擊了哥特,羅馬無法與他們要么被許諾的食物或土地供應他們; 他們趕到哥特人進入由武裝的羅馬駐軍包圍的臨時存放區。 世界上只有足夠的糧食留給羅馬駐軍,所以就乾脆讓哥特人挨餓。 羅馬人提供了一個嚴峻的選擇:奴隸的狗肉交易(通常是兒童和年輕女性)。

Marcianople

當Fritigern呼籲瓦倫斯的幫助,他被告知,他的人會覺得食物和貿易在遙遠的城市的市場Marcianople 。 有沒有辦法,有些哥特人的長途跋涉南下的死亡行軍 ,失去了體弱多病的老沿路徑。

當他們終於到達Marcianople的大門,他們被城市的軍事要塞禁止和拒絕入境; 要雪上加霜的是,羅馬人企圖失敗宴會期間暗殺哥特領導人。 開放式的反抗開始的。


哥特人的主體花了376和377的早期,其餘附近的多瑙河從鄰近地區掠奪食物。 羅馬駐軍能夠保衛孤立的堡壘,但全國大部分地區易受哥特式的掠奪。

在冬末377戰爭開始認真,柳林之戰The Battle of the Willows (377)其結果是一個血腥的平局


並會持續六年前的和平將被恢復了382剩下的哥特南移,從多瑙河到Marcianople,旁邊出現了近阿德里安。


羅馬的反應是送瓦倫斯下力,以滿足並打敗哥特人。

阿德里安堡

在378瓦倫斯北遷從君士坦丁堡和被擊敗(和自己的生命)在阿德里安堡(378)之戰 (今埃迪爾內 )。 這場勝利給了哥特人的自由漫遊的意願,掠奪整個色雷斯為378,其餘的379哥特人遇到唯一的光線羅馬性和先進的西北部到達西亞 ,掠奪該地區。

Battle of Constantinople (378

皇帝瓦倫斯的遺孀準備防守,也加強了城市撒拉遜人,其中在戰鬥中表現優異。

有人說,哥特人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撒拉遜戰士之一怒氣沖衝地離開了全市赤裸,slaugthered敵人和喝血從斷頭哥特的脖子。 [2] [3]其他來源認為,哥特人居然放棄了攻擊,因為他們大大寡不敵眾。 [4] [5]

最後, 哥特人沒有進入城市,退到色雷斯 , Illyrium和達契亞 。 [6]

在380哥特人分為Terving和Greuthung因為飼養提供這麼多的困難,軍隊中的一部分。


該Greuthungi北遷到潘諾尼亞 ,他們被西方打敗皇帝格拉提安 。 根據Tervingi Fritigern南移和東馬其頓 ,在那裡他們把“保護費”,從城鎮和城市,而不是直接解僱他們。

Battle of Thessalonica

帖撒羅尼迦戰役戰鬥了在夏季或秋季380通過Fritigern的哥特和羅馬軍隊領導的狄奧多西一世 。复溶後阿德里安堡 ,東羅馬軍隊再遭重大挫敗。 狄奧多西退到帖撒羅尼迦投降行動,以西方皇帝,控制格拉提安 。

在381,西部帝國的力量推動了哥特回色雷斯,在那裡終於在382和平作出10月3日。


戰爭結束時,哥特人殺死了羅馬的皇帝,摧毀了羅馬軍隊和荒廢的大片羅馬巴爾幹地區,其中大部分沒有恢復。 羅馬帝國曾在第一次協商與帝國的邊界內的獨立的蠻族部落和平解決,這種情況在一代之前想都不敢想。

這個教訓是不輸於其他部落,以及哥特人自己,誰也不會保持和平太久。 在一百年的西方帝國會崩潰的帝國被瓜分成野蠻王國繼續入侵的壓力下。
[PR]
by cwj36 | 2006-07-19 01:32 | 資源回收

Strategikon

東羅馬帝國,西方史學界又稱作“拜占庭帝國”,起始時間說法不一,即使從公元395年東西正式分野算起,到1453年亡於奧斯曼土耳其,也持續了一千多年。這期間東羅馬帝國扼守歐洲的東南大門,承受了波斯、阿瓦爾、斯拉夫、薩拉森、突厥等等異族的輪番衝擊,如同中流砥柱,社稷綿延千余年,堪稱世界歷史的奇跡。這個奇跡,應該歸功於東羅馬帝國先進的軍事理論和軍隊建設。

後人研究東羅馬帝國的軍事思想,必讀書目之一就是東羅馬帝國皇帝莫里斯(Maurice582 – 602 在位) 編撰的Strategikon,直譯為《戰略學》,實質是東羅馬軍隊戰術條例的匯編,也有一些指導思想。現在我們就通過這本書的有關內容,來了解東羅馬帝國的戰術思想。
一書以教育其將領,意爲“將軍之學”。1770年,法國人梅齊樂在翻譯毛裏斯的Strategikon一書時,根據其書名創造出“Strategy”一詞,並于1777年在自己所著的《戰爭理論》一書中首次使用。這即爲“戰略”一詞現代軍語的起源。

莫里斯最初作為秘書進入政府。578年任駐守東方的帝國軍隊司令官。因反擊波斯人戰功輝煌,被提比略二世皇帝選為繼承人。582年8月5日即帝位,他的努力,以防止查士丁尼一世 大帝國解體,12個章節軍界作為唯一成熟的聯合兵種的理論,中世紀年來最重要的軍事文本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 。

1. 東羅馬的戰爭理念


歐洲從古典時代開始,就一直崇尚堂堂正正的決戰,注重鬥力,輕視鬥智,戰術也大多圍繞著如何在陣戰中發揮自己的長處,遏制對方的長處這個論題。

古羅馬的費邊避免會戰,立刻成了西方軍事史上的名人,他的戰略也美其名曰“費邊戰略”。

這種直截了當的軍事思想現在還能在國際西洋棋裡管窺一斑。

相比之下,東方文化的軍事思想就非常註重謀略和詭計,最高度的總結是孫子的名言“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東羅馬大概是整個歐洲受東方文化影響最深厚的國家,因此戰爭理念出色的攻擊力和靈活詭譎的戰術思想。也在歐洲獨樹一幟。

《戰略學》一書有這樣的原則性闡述:“一艘船沒有舵手就無法航行,一支軍隊沒有戰略戰術就無法擊敗敵人。如果有了正確的戰略戰術,再加上上帝的保佑,就能擊敗實力更強的軍隊。

許多不通兵法的人認為,戰爭勝負取決於士兵的數量和勇氣,這是十分謬誤的。一個統帥應該專著於戰術和指揮,而不是在募集大量軍隊上面浪費時間。”

該書尤其唾棄盲目謀求決戰的思想:“無論敵人眾寡,期望在開闊戰場上正面搏鬥擊敗敵人的思想非常危險,不惜代價來換取空洞的榮耀是很荒謬的想法 . . . 一個優秀的統帥不會投入決戰,除非看到非常好的戰機 . . . 他應該等待觀察,捕捉戰機,在敵人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攻擊。”


《戰略學》裡面有整整一章專門論述如何運用詭計,這裡摘錄一節精彩片段:“一個明智的統帥,同敵人決戰之前都要仔細觀察研究敵人,防備對方的強項,利用對方的短處。如果敵人騎兵眾多,就毀壞附近的水草;如果敵人兵力強大,就斷絕他們的後勤補給;如果敵軍由多個民族組成,就通過賄賂和承諾瓦解其陣營;如果敵人有分歧,就策反他們的將領;如果敵軍依賴長矛,就引誘他們進入破碎的地形;如果敵人依賴弓箭,就引誘他們進入開闊地,然後逼近肉搏;如果敵人行軍紮營缺乏掩護,就日以繼夜地發動偷襲;如果敵人輕剽,缺乏紀律和韌性,就佯裝攻擊,然後拖延,等待敵人氣勢衰竭,再突然進攻。”


《戰略學》第11章討論各民族的特性和戰術,這一章體現了東羅馬軍隊非常善於學習敵人的長處,尤其是學習一側邊疆的敵方戰術,用來對方另一側邊疆的敵人。

比如東羅馬從西方法蘭克人和倫巴第人那里學習衝擊戰術,用來對方東方的波斯人和斯基泰人;同時學習東方遊牧民族對弓箭的使用,來對付歐洲軍隊。這種東西方的融會貫通,造就了東羅馬重騎兵特有的火力突擊戰術。

2. 東羅馬重騎兵戰術


東羅馬的重騎兵和歐洲傳統的鐵甲騎兵截然不同,是火力和突擊混合的新型兵種。

東羅馬的重騎兵的基本戰術單位是Tagma,相當於騎兵營,兵力在200到400之間;三個以上騎兵營組成一個團(Moira),三個以上的團組成一個師(meros)。

貝利撒留的私人秘書普羅科比尤(Procopius)這樣描述東羅馬騎兵的裝備:“我們的弓箭手都是騎兵,騎術精湛,頭戴鐵盔,身披鎖甲,小腿佩戴鐵質脛甲,左側懸掛一柄長劍,右側是箭囊;他們善於在近距離格鬥中揮舞長矛和標槍,他們的弓十分強勁,他們能夠在任何狀態、任何姿勢射箭,前進、後退、向前、向後、向兩側等等;他們將弓弦拉至右耳,而不是胸前,發射的羽箭勁力十足,只有最堅固的鎧甲才能抵擋。”


東羅馬騎兵戰術陣形,前面兩排是長矛手,裝備一面小盾牌,戰馬的面部頸部胸部也有片甲保護。

長矛手身後是弓箭手,以高射角提供壓制火力。

東羅馬重騎兵沖鋒的時候通常以密集隊形,後排的弓箭手仰天發射羽箭,此時火力密集是首要,準確性尚在其次。

當敵軍注意力被從天而降的密集羽箭所吸引,忙於遮擋而隊形散亂時,東羅馬騎兵已經衝到眼前。


東羅馬騎兵的戰馬訓練非常嚴格,《戰略學》一書寫道:“戰馬不但應該習慣平坦開闊的地形,而且應該習慣起伏破碎覆蓋植被的山地,能夠快速上山下山。只有這樣,作戰時才不會被地形阻礙。” 東羅馬騎兵同時也接受步兵訓練,一旦戰馬陣亡,戰鬥力依然不減。這樣訓練有素的部隊,數量不會太多,自然需要依靠靈活的戰術出奇制勝。


東羅馬騎兵的作戰陣形有幾個特點。

首先是分為鋒、衛兩部分。三分之一的部隊是前鋒,以鬆散隊形排列在兩翼;其餘部隊是後衛,在中央以密集隊形排列。

當敵軍遭到突擊部隊衝擊潰散以後,東羅馬前鋒騎兵就散開追擊,而後衛部隊以保持隊形緊緊跟在後面。

歐洲古典時代的步騎兵協同,最大的弱點就是騎兵追擊以後,擔任防守任務的步兵遠遠落在後面,這樣步騎脫節,容易被各個擊破。東羅馬軍隊的防守部隊具備和進攻部隊一樣的機動能力,因此解決了這個問題。


東羅馬騎兵的進攻戰術,非常強調攻其不備。

《戰略學》一書寫道:“恰到好處的攻擊敵人側後,比正面衝擊更加有效 . . . 即使敵人兵力占優也不要將所有部隊集結在正面,派遣部隊攻擊敵人的兩翼和後方,單純依靠正面攻擊十分危險。”


東羅馬騎兵已經超出了歐洲傳統騎兵的定義,實質上是一個混成兵種,具備多種作戰效能,既能遠距離進行火力壓制,又能沖擊敵陣,實施追擊,還能夠下馬步戰,堪稱精英部隊。

東羅馬帝國在西元六世紀建立的這支新型軍隊,直到500年以後才有蒙古騎兵和馬穆留克騎兵予以超越。1. 祝福旗幟-戰鬥開始前的一兩天,每個Mercrch (Meros 的長官,指揮大概6000-7000人)應當安排戰旗的祝福並呈給各隊的旗手

2. 編制十人隊-諸Tagma(大概300人)的長官應該將麾下士兵編制成十人隊

3. 搜集情報-或通過源源不斷拍出的哨兵,或通過巡邏隊,或通過間諜,應當盡一切可能搜集有關敵人的行動,組織,兵力等情報,憑此避免不必要的“驚喜”

4. 用演講鼓勵士兵-在便利的時間里,士兵們應該根據meros 或者 moira (1000-2000人) 租期起來,(並非在同一時間地點集中所有人)將兩應當通過演講來古塔特悶,重述昔日的勝利,許諾來自皇帝獎賞,以及獎勵他們忠心的報酬。具體的命令怎應該另外有有關人員筆頭上發送給個個Tagma (看樣子拜占庭軍隊每300人起碼要由一人識字…..南漠之羽)

5. 巡邏隊捕獲的敵人-當有敵營士兵被巡邏隊捕獲,或者叛逃到我軍時,那麽倘若該士兵體格健壯,裝備優良
那麽應當暗中地遣往他處,倘若俘虜形態猥瑣不堪,那麽切勿忘記將其在全軍前扒光示眾,迫使他們公開乞討赦免。讓我軍士兵認為敵人全部都如這些俘虜一般不堪(….俘虜也就罷了…..投降的也這樣….太不厚道了….南漠之羽)

6. 處罰罪人-激戰即將道臨的時期,應當命令 諸Tagma的長官切勿苛刻的對待士兵,避免在處罰在最近幾天犯紀的士兵。反而應當謹慎處理可能有怨氣的士兵。對於個別棘手的頑固分子,應該找借口將另遣他處,以保證他們不會叛逃並將軍事情報泄露給敵人。與敵人同族的士兵應當戰鬥很早以前就被遣散,盡量避免讓他們與自己的同胞作戰。(….看來犯錯誤的話要專門找戰鬥前夕 –奸笑中….)

7. 保養,戰馬,營寨-激戰臨近時應當做好戰敗的預防措施一邊在最歡情況下縮小損失。應該預先集備能維持士兵與馬匹數日的糧草與水,並在合適的地點建造堅固的營寨。

8. 像Merarch詢問戰場情況-將軍應當**所有的Merarch並設計作戰的計劃,考慮作戰低點

9. 馬匹-應提到下達命令 在戰鬥前的晚上第一次號角響起時,各級軍官必須率戰馬到水源處飲水。倘若人忽略這項任務,他麾下的戰事可能將在戰鬥時落後

10. 馬鞍袋-應提到下達命令所有士兵在組隊點攜帶一壺水(酒則不允許),以及裝有一兩磅面包,大麥,或者肉的馬鞍袋。不論勝負這些都會派上用場。戰敗的敵人經常會撤退到要塞之中,因此我軍常常需要在外過夜 或 安排埋伏,或者一直廝殺到傍晚。隨身攜帶幹糧保證士兵不需要中斷任務

11. 面對陌生的敵人-倘若我軍與強勢卻陌生的敵人作戰,士兵們有可能會因為面對未知而感到緊張。在此情況下,應當避免當即與敵人作戰. 為了安全起見,在正面沖突以前應該派遣少部經驗豐富的輕裝士兵偷襲敵軍的支部。倘若我軍有所斬獲,那麽我軍大多其他士兵會將此戰國當生自身優勢的證明並克服自身的恐懼。。

12. 行軍時遇到突襲-倘若在處於不利地形或時間之時遭遇突襲,那麽我軍當避免戀戰,集中精力**部隊並企圖占領適合安營紮寨的地點。然後拖延戰鬥時間直到時間或者地點變得對我們更有利。這不代表我們是在逃跑,只不過是在避免一個不利的作戰環境

13. 營寨-當敵軍考軍我方軍營時,尤其是如果戰鬥估計按照Scythian方式作戰的話。我們則有兩種選擇,倘若我軍打算留在營寨中等待敵人,那麽應當收集並在軍營中儲存足夠馬匹一到兩天的草料。倘若我軍打算轉移到其他營地,那麽應該隨身攜帶一天量的草料一同帶往新的軍營。倘若與敵軍與距離已經很近了那麽最好在行軍過程里收集草料,應為一旦安營紮寨後將不會再有收集的機會。(尤其是如果敵人的騎兵數量多余我軍的話

14. 不再戰鬥時細節敵軍營地和屍體-在戰鬥尚未完全結束前西街敵軍的輜重,營地或者遺體非常危險甚至是具有災難性的。士兵應該預先就被警告,並且在軍法中明確的列出,類似的行動絕對是被禁止的。常常原本勝利的士兵就是因為提前搶掠而敗北甚至被剿滅。在戰場上無規律的分散就等於被殲滅

15. 敵人的同族- 與敵人種族相同的士兵應該在戰爭開始很早以前就被從軍隊中分出並遣往他處,以避免關鍵時刻的叛變
[PR]
by cwj36 | 2006-07-07 17:57 | 資源回收

甲申政變又稱甲申革命、甲申事變、開化黨政變。

1884年(甲申年)12月4日(農曆10月17日)在朝鮮王朝發生的一次武力政變。一稱之「甲申事變」、開化黨的「三日天下」

開化黨,朝鮮王朝末期政治派別。別稱獨立黨。

1876年,日本以武力強迫朝鮮簽訂「江華條約」,打開了朝鮮的國門。1882年,隨著「朝美修好通商條約」的訂立,朝鮮的門戶全面開放。

1881年時,李氏朝鮮派30多名貴族子弟組成「紳士遊覽團」,前往日本考察,這些貴族子弟目睹了日本明治維新之後的嶄新景象,嘆為觀止,深受感觸。

金玉均1882年2月から7月まで日本に遊学し、福澤諭吉の支援を受け、慶應義塾や興亜会に寄食する。留学生派遣や朝鮮で初めての新聞である『漢城旬報』の発行に協力。

他們對比朝鮮國內食古不化,遂產生了脫離清朝,改革國政,使朝鮮趕超日本的志向。於是“紳士遊覽團”中的大部分成員逐漸結成所謂的「開化黨」。

亞洲各國由於受日本明治維新強盛崛起的影響,尤甚是中國與朝鮮有識之士,思索救國救民的道路,皆欲以日本為榜樣,改革以圖國家的生存。

在朝鮮宮廷內的青年貴族官僚(兩班)金玉均朴泳孝為中心形成開化黨,主張朝鮮與日本聯合,擺脫清朝控制,走自主獨立的近代化道路。

主張「外結日本,內行改革,聯日排清,脫離中國,宣布朝鮮獨立,實行君主立憲」,因此又被稱為親日派或獨立黨。

「開化黨」與漢獨份子孫中山都受日本黑龍會幫助。


金玉均
徐載弼是韓國首任總統李承晩的老師。
朴泳孝為朝鮮王朝‎哲宗的駙馬後來出使朝鮮的中國使節馬建忠建議朴泳孝以太極旗作為朝鮮國旗,而這面太極旗作為大韓民國的國旗一直沿用至今。
洪英植

同一時期,閔妃(明成皇后)慫恿高宗放棄鎖國,採取開化政策,引入日本勢力,並扶植親信出任要職,其間與大院君互鬥不斷,事件頻傳。

之後閔妃逐漸與親日的改革開化派勢力漸行漸遠,偏向親華,利用清軍勢力掃除政敵以求掌權。”,清朝慈禧太后罢免了恭亲王奕訢而起用醇亲王奕譞来辅政。醇亲王是清德宗(光绪帝)的生父,而闵妃集团认为这是清廷释放高宗生父大院君的预兆,便开始对清朝离心。

1884年、金玉均・朴泳孝らが中心となり、福沢諭吉邸を拠点に、慶應義塾(現・慶應義塾大学)の関係者が全面協力し、密かに武器弾薬を送って彼らに決起を促し、更に福沢の紹介で井上馨外務卿を通じて横浜正金銀行から朝鮮政府に資金を融通するなど革命工作を進める。50名程の朝鮮人留学生が留学し、後藤象二郎や花房義質、竹添進一郎、副島種臣などの薫陶を受け、陸軍からは三浦梧楼や岡本柳之助が暗躍した。日本の援助で甲申政変を起こし政権を握ったが、清の介入で3日で失敗し金玉均・朴泳孝らは日本に亡命した。

1884年11月,金玉均、朴泳孝等和日本駐朝公使竹添進一郎密議政變,得到竹添進一郎的支持。

12月4日,洪英植的京城典洞郵政局舉行開業典禮,晚間開設宴會,朝鮮大臣紛紛出席,金玉均令人在王宮內放火多次後成功,閔妃外戚閔泳翊外出查看火災時遭開化黨人砍傷。

閔泳翊逃回宴會現場,引起大亂,出席宴會的守舊派大臣紛紛逃離現場,使開化黨的暗殺計劃未能成功。金玉均、朴泳孝、徐載弼、徐光範等人遂又進入王宮,指使內應在宮內製造爆炸,趁機挾持國王李熙,將其遷入景佑宮。

矯詔稱清軍作亂,要求日軍支援王宮。日軍藉此機會佔領朝鮮王宮,開化黨人又矯詔誘騙守舊勢力大臣入宮覲見護駕,伺機暗殺,李祖淵、韓圭稷、趙寧夏、閔泳穆、閔台鎬等被殺害

。開化黨宣布改革,內容有朝鮮獨立,廢除向清朝進貢,改革內政、改革稅制,廢除門閥制度,廢除宦官,庶民平等;以才擇人,以人擇官等。

12月6日在守舊勢力要求下,袁世凱、吳兆有、張光前等率領清軍突入朝鮮王宮,擊敗開化黨人和日軍,將李熙解救。

竹添進一郎事敗後,自焚使館,率部逃亡仁川的日本領事館,甲申政變結束。洪英植被百姓所誅,其餘開化黨人均流亡日本。

「朝鮮独立党の処刑」では「金玉均、徐載弼、徐光範の父母妻子は2月2日を以て南大門に絞罪に処せらる。」

獲得了隨時可派兵到朝鮮的特權,清兵撤出朝鮮,為日後甲午戰爭埋下定時炸彈。

鮮開化黨成員家屬被朝鮮政府殺害

福澤諭吉日本應該放棄中華思想和儒教的精神,而吸收學習西洋文明脫亞論 。

e0040579_9452956.gif金玉均(韓語:김옥균,1851年-1894年3月28日),字伯韞,號古筠。是朝鮮王朝的政治人物。出身忠清南道。

日本の明治維新を模範とした清朝からの独立、朝鮮の近代化を目指した。

1883年には借款交渉のため日本へ渡り、翌1884年4月に帰国。清がベトナムを巡ってフランスと清仏戦争を開始したのを好機と見て、12月には日本公使・竹添進一郎の協力も得て閔氏政権打倒のクーデター(甲申事変)を起こす。

事件は清の介入で失敗し、わずか3日間の政権で終了した。井上角五郎[1]らの助けで日本に亡命する。日本亡命中には“岩田秋作”と名乗っていた[2]。頭山は翌年、半島から長崎にたどり着いた金玉均と神戸の西村旅館で会い、支援のため当時の金で5百円を渡した。

日本では東京や札幌、小笠原諸島などを転々とした後、上海に渡る。

1894年3月28日、上海で閔妃の刺客洪鐘宇(ホン・ジョンウ)[3]にピストルで暗殺された。遺体は清国軍艦咸靖号で本国朝鮮に運ばれ凌遅刑に処された。

洪鍾宇は金玉均暗殺の刺客に抜擢される。フランスから帰国した洪鍾宇は、甲申政変に失敗して日本に亡命中の金玉均に接近、彼を上海に誘引して、東和洋行ホテルで暗殺する。

清国警察の尋問に対して、洪鍾宇は「自分は朝鮮王の勅命で行動しており、金玉均は親日派として、逆賊であり清国の敵でもある」と、堂々と弁明した。

彼は形式的に逮捕されたが、朝鮮の外交努力で釈放された。

金玉均の死体は、清国軍艦で朝鮮に返され、死後に死刑宣告を受け、四肢を裂かれ、頭は市場に晒された。帰国した洪鍾宇は朝鮮王高宗の歓迎を受け、高官要職に就いた


その遺体はバラバラにされ、胴体は川に捨てられ、首は京畿道竹山、片手及片足は慶尚道、他の手足は咸鏡道で晒された[4]。

e0040579_9482878.png


金玉均の妻子については処刑された[6]とも逃亡したとも噂され行方不明であったが、日本は探偵を送ってその捜索を始めた。

1894年12月、当時東学党の乱(甲午農民戦争)を鎮圧中の日本軍が忠清道沃川近傍で金玉均の妻と女子を偶然発見して保護した。

その時の2人は実に憐れむべき姿だったという。後に京城に護送して朴泳孝、徐光範が預かることとなったが、妻子は金玉均が暗殺されていたことも知らなかった。


e0040579_9491897.jpg
犬養毅、頭山満らの支援で東京の青山霊園の外人墓地に墓が建てられた。

墓碑には朴泳孝の撰文、興宣大院君の孫である李埈鎔の書で以下が刻まれている。

嗚呼、抱非常之才、遇非常之時、無非常之功、有非常之死

暗殺者の洪鐘宇は逮捕後に朝鮮政府の交渉により釈放された。

帰国後に高宗から激賞され、守旧派の一員として要職に就き、開化派を弾圧した。だが甲午農民戦争後に日本が圧力を強めたことから1903年に失脚して済州島に流され、1913年に貧困のうちに没した


 「本日據京城楠野瀨中佐來報,七日夜王宮之陰謀敗露,朴永孝因圖謀不軌遭通緝,徐光範隱身匿跡,朴氏已由當地逃往日本,其他同派者多遭免職。」
[PR]
by cwj36 | 2006-06-21 20:36 | 資源回收

1532
1534

1538年


天文元年(1532年)、今川氏豊の居城とされる那古野城(名古屋市中区、のちの名古屋城)を奪い、ここに居城を移して愛知郡(現在の名古屋市域周辺)に勢力を拡大した(ただし那古野城奪取については天文7年(1538年)説もある)。



織田信長天文3年5月12日(1534年6月23日




e0040579_1621307.gif永正年間(1504年~1520年)頃、清洲三奉行の一家「織田弾正忠家」当主の織田信定(その父織田良信ともいう 信定は岩倉城主織田敏信の弟で)が、尾張国の海西郡を手中に治めた際、大中臣安長の屋敷跡に勝幡城を築城したといわれる。

勝幡城の規模は東西205m、南北216m、二重の濠を備えた城であったようです。勝幡城は室町時代の形式の館であったとされます。

この地は元々「塩畑(しおばた)」と呼ばれていたが、縁起が悪いという理由で信定または織田信秀が「勝ち旗」の意で「勝幡」と改名したといわれる。

城のすぐそばを流れる日光川、三宅川、領内川などの水運を利用できました。織田家が勢力を伸ばすことが出来たのは、経済力の豊かな津島の商人を抑えていたからだとされています


e0040579_1612337.jpg永正12年(1515年)、今川氏親は遠江国で尾張守護の斯波義達と戦い勝利し、斯波氏の威は衰えた。大永年間(1521年 - 1528年)に氏親は今川氏の一族である今川那古野氏の領地だった尾張国那古野の地に城を築き(那古野城、後の名古屋城)、末子の氏豊を今川那古野氏の養子として入れ城主とした。

氏豊は斯波義達の娘を娶り斯波氏と姻戚の関係になった。那古野氏は明徳 - 応永年間に今川仲秋が尾張守護となったときに尾張国に代官として封じられた今川氏の一族(仲秋の庶子とも)で、氏豊はその家の養子となったとされている

斯波義統の妹婿

那古野城説の根拠は一つの伝説によるものです。天文元年(1532年)当時、那古野城の城
主は駿河の守護、今川氏親の子供の氏豊でした。

応仁の乱で尾張の守護、斯波氏や守護代の織田氏は二つに分裂し力は弱体化、駿河の今川氏が愛知群に深く入り込んでいました。


 今川氏豊は大の連歌好きである事を聞きつけた織田信秀は連歌を学び、那古野城で催される連歌会に度々出席しました。あるとき、氏豊は信秀に「勝幡城から那古野城までの往来は大 変であろう。」と那古野城内に小さな屋敷を構える事を許されました。


享禄5年(1532年)、勝幡城主織田信秀の奇計によって兵を城に侵入され、城を落とされた。『名古屋合戦記』によると、氏豊が連歌を非常に好み、そのことに目をつけた信秀が那古野城に催される連歌会に足繁く通い何日も逗留するようになり、氏豊に信用されるようになった。信秀が城の本丸に窓を開けるが、氏豊は夏風を楽しむ風流のためだろうと信頼しきっていた。ある日、信秀は城内で倒れ「家臣に遺言をしたい」と頼み、同情した氏豊はこれを許し、信秀の家臣が城内に入った。その夜、信秀はにわかに城内に引き入れた手勢を使って城に火を放ち、城の内外から攻め寄せて城を乗っ取ってしまった。氏豊は命乞いをして助けられ、女方の縁を頼って京に逃れた。

信秀はその屋敷に兵を忍ばせ、城の内と外から攻撃して氏豊を那古野城から追い出し、城を手に入れました。

 しかし信秀が那古野城を奪った年には諸説あり、実のところよくわかっていません。この頃の尾張には資料があまり無いからです。

天文2年(1533年)、尾張国に下向した山科言継と飛鳥井雅綱が勝幡城で織田信秀ら織田家家中に蹴鞠の指導をした際に今川竹王丸(氏豊)も招かれていたと『言継卿記』に記されていることから[1]、那古野城の奪取の時期については天文7年(1538年)年説もある

 一方勝幡城説ですが、この勝幡城は1504年に信長の祖父、織田信定によって築かれました。以来信長の家である織田弾正忠家の本拠地として、那古野城に移るまで存続しました。そして信秀が那古野城に移ると廃城になったと言われています。しかし信秀がいつ那古野城を手に入れたか判らないのでそれまでの本拠地である勝幡城で生まれた、ということになります。



 那古野城と勝幡城は約12キロほど離れています。その間には川が多く、二つの城の間の行
き来は非常に不便だったと思われます。このことから商業地の津島を支配下に置いた「織田弾正忠家」の経済力が窺える。

『尾州古城志』によると、天文3年(1534年)に信秀の嫡子・織田信長は、この勝幡城で産まれたと記されている(那古野城という説もある)。)。


弘治元年(1555年)、信長は主家の大和守家を滅ぼして清洲城を奪取すると、拠点を那古野城から清洲城へと移し、城代の武藤掃部を尾張野府城へと移した。それにより次第に衰退して、やがて勝幡城は廃城となった。


那古野城を奪われた後、駿河に帰らず京に逃れた理由は不明で、今川家の家督争いの花倉の乱にも関与していない。


そのため氏親の子ではなかったのではないかという説もある。また、弘治3年(1557年)3月、山科言継は駿府から京へ帰る途中、駿河国藤枝で「今川那古屋殿」に病気見舞いの使者を遣わしている(『言継卿記』)が、この「今川那古屋殿」を氏豊とみれば、那古野城を追われた後、一時京に逃れたかもしれないが、最終的には義元の許に迎えられたと考えられる。義元の尾張侵攻の目的の一つとして、氏豊の旧領地回復及び那古野城の奪還をあげる考え方がある(参考文献参照)。
[PR]
by cwj36 | 2006-03-16 19:48 | 資源回收

血腥效果1.4-TheBloodMod v1.4

Legio XX Valeria Victrix

羅馬第20瓦萊里婭勝利軍團可能在西元前31年,由「奧古斯都」屋大維創立。野豬作為其軍團標誌 ,參加羅馬對西班牙、伊利里亞 和日耳曼入侵的軍事活動,


e0040579_2340577.jpg




它仍然活躍在全省,直到4世紀,至少開始。 主要駐紮地在凱爾特人的土地Cornoviiㄉ德瓦Deva Victrix ,現在的切斯特Chester 。

從25到13年BC。坎塔布連大戰

e0040579_23483480.jpg軍團然後轉移到伊利里庫姆 ,並記錄在軍隊提庇留作業對馬科曼尼於公元6。從那裡,他們被撤回來打潘諾尼亞起義 。 在伊利里亞,他們分別由伊利里庫姆州長馬庫斯·瓦勒留Messalla Messallinus ,誰可能給他的家族( 氏族 )名稱瓦萊里婭的軍團。 雖然understrength,他們設法擊敗為首的叛亂分子的Daesitiates的巴托 。 [1] ,羅馬第20軍團從不列顛派遣到中歐出戰日耳曼人,獲得瓦萊里婭勝利的稱號。

「瓦萊里婭」在現在歐洲匈牙利和克羅地亞 。


的災難後內翻於公元9,XX 瓦萊里婭VICTRIX搬到日耳曼劣勢 ,並根據在Oppidum Ubiorum ,然後轉移到Novaesium在現代的網站諾伊斯在Tiberius的統治。


西元43 年羅馬第20瓦萊里婭勝利軍團是入侵不列顛4個軍團之一,其他3個軍團為第2奧古斯塔軍團(Legio II Augusta)、第9西班牙軍團 (LEGIO IX Hispana )、第14雙子軍團(Legio XIV Gemina)。

團是四連其中一個克勞狄斯 入侵英國,在43,這也是這兩個軍團打敗之一Caratacus在CAER道克之戰 ,在這之後,從公元50年代,它被安營在Camulodunum ,有幾個單位Kingsholm橄欖球在格洛斯特和駐軍在Wroxeter 。 [2]在公元60或61的XX幫放下女王的反抗Boudica經路由後Ordovice越過的Menai海峽在威爾士摧毀德魯伊“聖林在58 , [3] [4] 軍團然後根據在德瓦VICTRIX 。

在這四個皇帝的一年 ,軍團站在Vitellius 。 有的單位就跟著他去羅馬 。 公元78-84,軍團是一部分Gnaeus朱利葉斯·阿格里科拉的活動,在布里塔尼亞和喀裡多尼亞北部,建成基地Inchtuthil 。 公元88軍團回到南方,佔領Castra Devena( 德瓦VICTRIX ),它保持了至少兩個世紀。

第二十是參與建設的軍團之中哈德良長城 ,和石頭祭壇紀念他們在工作中發現喀裡多尼亞表明,他們在建立一定的作用安東尼牆 。

在篡位皇帝在位Carausius和Allectus (公元286-293和293-296)的XX 瓦萊里婭VICTRIX仍然活躍。 沒有進一步的信息,此期限之後被稱為學者認為,XX軍團仍然駐紮在英國的時候篡位君士坦丁三世拉了大量的軍隊從那裡一年407大陸上的他注定競選。


他曾經是隸屬陸軍的戰鬥機駕駛員。戰爭結束以後,瀧山費盡力氣才找到了一份可以餬口的工作。就在這時候,小笠原清出現在他面前。

「前往台灣,就先預付20萬元。」小笠原開出的條件,對當時每個月收入不過7000元的瀧山來說,實在極具誘惑力。

瀧山和:陸軍少佐:化名:周名和。自1951~1959年。
瀧山和被蔣中正總統指名來台的事蹟:

中日戰爭期間,瀧山在南滿、鞍山機場擔任104戰隊飛行隊長時,曾經發表一篇:

「中日戰爭是兄弟鬩牆」氣勢激昂的演說:「此刻,我們與蔣介石的國民黨作戰,只不過是兄弟間之鬩牆罷了,我們真正的敵人理應是蘇聯和美國,才對呀!」。

這段演說傳到國民黨陣營,所以蔣中正總統特別指定邀請,此後10年,瀧山和酒井一直致力於強化中華民國空軍的工作。
瀧山問小笠原:「若是我拒絕呢?」

小笠原表情不變地說道:「現在朝鮮正在爆發戰爭,你應該知道有不少前軍人為了清除地雷而被派到那邊去吧?要是你拒絕的話,我們就借麥克阿瑟的手,把你派到那邊去。」

對方選中了自己,關於這一點,就連瀧山自己也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就在他動身前往台灣之前,他前往四谷宅邸,拜會了身為「保證人」的岡村寧次;但岡村只說了「我想把責任託付給像你這樣的年輕人,請你務必要協助蔣介石」,至於其他更詳細的事情,則一概未提。

 二0一二年冬天,我在位於田園調布高級住宅區一隅的某間喫茶店裡,和前陸軍少佐隴山和見面。瀧山的記憶力,好到完全無法讓人想像他已是高齡九十六歲的老翁;甚至連事件發生的日期,他都能正確無誤地記得清清楚楚。瀧山是繼系貨公一之後,我所見到的第二位至今仍存活於世的白團成員。

  瀧山是隸屬陸軍的戰鬥機駕駛員。一九三九年︵昭和十四年︶的話門罕事件中,他參加了和蘇聯之間的空戰,是位出戰超過百回仍能安然歸來,經驗老到的熟練飛行員。

  提起諾門罕事件時,瀧山是這樣講的:

  到最後,我們在蘇聯壓倒性的物資戰力面前,幾乎是無計可施。老實說,一想到我居然活過了那場戰爭,就忍不住鬆了一口氣。

  不只是陸戰,就連日本一開始占有優勢的空戰,也在蘇聯陸續投入新銳戰鬥機與優秀飛行員,以及不斷增援物資彈藥的情況下逐漸被逆轉。被迫節約彈藥的航空隊不得已只能與敵機近身纏鬥;瀧山的許多同僚就在這種情況下遭到敵機狙擊,最後墜落在蒙古的大地上。

  終戰的時候,瀧隴山正在高松的航空部隊。身為參謀,他只能一邊按捺著心裡的憤憤不平,一邊把物資和燃料交給美軍;等到一九四六年眼睜睜看著一萬名隊員四散分飛之後,他才從收拾殘局的任務中解脫出來。



[PR]
by cwj36 | 2005-12-21 03:49 | 資源回收

當時拜占庭人對十字軍暴行的描述說:「他們把奉祀上帝的處女用以滿足貪色青年的淫欲。他們不但掠奪皇室財富,毀壞貴族和平民的財物,而且還一定要殘暴地打劫教會,甚至打劫教堂的用具,把祭壇上的銀製品打得粉碎,打劫聖所,並掠走十字架和聖者的遺物。」

羅馬教皇負責了拉丁帝國的宗教事務,拜占庭東正教被置於從屬地位。第四次東侵徹底暴露了十字軍運動的真實目的,揭穿了它的所謂“聖戰”的本質。
十字軍強盜的殘暴行徑,拜占廷昔日的繁榮一去不復返了。

1198年,初登大位的羅馬教皇英諾森三世號召發動新的十字軍戰爭(英諾森三世出身於義大利孔蒂家族,據說這個家族至今為教會貢獻了九位教皇),但是君主們並沒把教皇的“聖諭”當回事。

當時英國和法國這一對老冤家彼此正打的死去活來的;德國人早就看不慣教皇的頤指氣使,此時也正熱衷於搶奪教皇手裏的權力;而且,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的失敗,也使西歐的君主們喪失了對穆斯林再一次發動戰爭的興趣。

然而事情的發展在1199年出現了轉機。法國中北部紐利的一位教士富爾克的一次繪聲繪色的佈道演講,使聆聽演講的基督徒熱情高漲,他們索性借一次騎士比武大會將十字軍組建起來。

大會主辦者叫蒂博三世,是一位香巴尼的伯爵,他也因此成為十字軍的首領。不過這位伯爵次年就死了,來自義大利蒙費拉的伯爵博尼費斯頂替了他的空缺。

博尼費斯的家族有一些人是東方十字軍的幹將,在第三次十字軍戰爭中的那個康拉德是他的兄弟,前耶路撒冷王國國王鮑德溫五世是他的侄子。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既定的攻打目標是埃及薩拉丁,可是最終倒楣的卻是拜占廷帝國。其實拜占廷栽在十字軍手裏早已不是第一次,在以往的十字軍戰爭中,拜占廷就曾經屢屢被十字軍順手牽羊。不過這次“牽羊”對它來說卻是致命的。

這次十字軍戰爭名義上是由西方基督教會策動的,但是教會很快就喪失了對十字軍的實際控制權。

十字軍組建好之後,頭領博尼費斯及德國皇帝派人前往威尼斯和熱那亞等共和國,商談請它們派船運兵到埃及事宜。十字軍之所以求助於它們,就是希望利用他們的大船從海上東征埃及,因為走陸路實在太費時、費力,當然奪回耶路撒冷也在計畫之中;而那些城市商人們也是有錢支助戰爭的。

一些商業城市特別是熱那亞,似乎對與穆斯林打仗並不感興趣,但是威尼斯共和國答應有償地出船運輸三萬三千五百名十字軍和四千五百匹戰馬(代價是八萬五千銀馬克以及分得包括土地在內的戰利品的50%)。

其實埃及當時是這些義大利城邦的重要商業夥伴,讓十字軍把埃及搞成烏煙瘴氣的,義大利商人們當然是不高興的。



1201年,十字軍的人馬如約來到威尼斯,人數比預計的要少一些,然而他們在威尼斯遇到了麻煩。

老奸巨猾的威尼斯瞎眼總督恩裏科·丹德羅,以他們付不出早先答應的巨額船運費用為藉口,拒絕送他們上路,威尼斯人甚至還在利多島設障攔截十字軍。其實威尼斯人是另有所圖的。

在恩裏科·丹德羅和威尼斯人的威逼、遊說下,十字軍決定改變初衷,幫助他們攻下亞得里亞海的港口城市薩拉(即紮達爾,位於今克羅地亞)。這座港口城市曾經在威尼斯人的管轄之下,不過這時佔有這座城市的是匈牙利人。於是倒楣的匈牙利人又一次成為十字軍的犧牲品。

為了與十字軍拉攏關係,這位元瞎眼老總督甚至還在聖·馬可大教堂舉行過一次參軍(即參加十字軍)表演秀。這樣,以所謂的聖戰為藉口的十字軍這回連最後一塊遮羞布也不要了,索性為威尼斯人當起了雇傭軍,只要雇主給好處,沒有什麼不可以幹的。

十字軍得到回報是,免除十字軍欠下的巨額外債(使用威尼斯的船隻以及在威尼斯吃住的花費),分享戰爭成果。正所謂 “吃人家的嘴短”。

1202年10月,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從威尼斯出發,他們帶了70餘艘戰船和約150艘貨船,由海路向薩拉殺來。殺戒一開就於11月24日輕而易舉地拿下了這座城池。

匈牙利人也是信奉西方基督教的基督徒,它的國王甚至還曾經“舉起十字架”表示宣誓效忠。“舉起十字架”在當時具有特殊的含義,這意味著“舉起十字架”者自願成為十字軍的一員,加入到消滅異教徒的行列。

薩拉的居民將印有十字架圖案的旗幟懸掛在城頭,以及各家各戶的窗外,以此表明他們與十字軍不僅是同一個上帝的子民,而且是同一個教會的信眾。但是這根本無濟於事。

就這樣,十字軍在狡猾的威尼斯人的威逼、利誘之下,上了這些奸商的賊船。雖然威尼斯人以索取巨額欠費為威脅,使這些十字軍不得不充當殺人越貨的流寇,不過威尼斯人給他們以平分戰利品的回報,也足以令負債經營的十字軍們垂涎欲滴了。

十字軍的頭領博尼費斯在打薩拉之前不知何故離開隊伍,跑到斯瓦比亞的一個表兄弟菲力浦那兒,幾年前被推翻的拜占廷皇帝以撒二世的兒子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也在那兒避難。

不知這種巧合是有意的安排還是純粹的偶然。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以替十字軍向威尼斯人返還所有費用為條件,要求博尼費斯幫助他打回拜占廷當皇帝。對此,博尼費斯感到盛情難卻,因為阿曆克塞·安吉盧斯答應的條件挺優厚,拒絕實在有點兒可惜。

博尼費斯在心裏打起如意算盤,他想奪回兄弟康拉德早先在拜占廷所擁有的領地,這個康拉德曾是早年的拜占廷皇帝曼努埃爾二世的女婿,後來失寵被老婆的娘家人給驅逐了。

另外,阿曆克塞·安吉盧斯以拜占廷的東方正教歸附於西方基督教為誘餌,請求教皇支持他父子反對篡位的拜占廷皇帝阿曆克塞三世;而且他還搬出在德國當皇帝的姐夫,說和十字軍幫助他回去復位。

博尼費斯和阿曆克塞·安吉盧斯是在科孚島與十字軍匯合的。

當威尼斯人得知阿曆克塞·安吉盧斯和博尼費斯的主意之後,他們欣然支援這個計畫。這些年來威尼斯人時常受到拜占廷的進攻,沒少吃虧,商業活動也受到制約。

教會下面的教士也積極說服十字軍攻打拜占廷。他們認為信奉東方正教的拜占廷與穆斯林關係曖昧,在第三次十字軍戰爭中還與薩拉丁結盟,對十字軍抱有敵意,而且在第二次十字軍戰爭中既不出工也不出力,所以應該讓這個邪惡的國家長長記性。

1203年5月末,十字軍從安德羅斯島向君士坦丁堡進發,6月底,他們的船隊就把拜占廷的艦隊給打垮了,7月初進抵君士坦丁堡的城防要處金角灣。當十字軍開進到拜占廷的都城君士坦丁堡城下的時候,城內的老百姓並未打開城門夾道歡迎阿曆克塞·安吉盧斯的歸來。

因為與十字軍沆瀣一氣的阿曆克塞·安吉盧斯在國民心中形象太差,他們寧可支持現任的篡權者當皇帝,也不喜歡他這個與可惡的十字軍勾搭在一起的流亡者。不過現任皇帝阿曆克塞三世表現也實在太差,這個傢伙在十字軍圍攻君士坦丁堡的過程時候,席捲國庫財物,攜眷逃往色雷斯了。

於是十字軍用刀劍把阿曆克塞·安吉盧斯按在君王的寶座上。這樣,一個引狼入室的傢伙搖身一變成了阿曆克塞四世,擔任被廢黜的老爹以撒二世的輔帝。

可是雇別人打仗是要花錢的,阿曆克塞四世的登基使得原本被阿曆克塞三世席捲過一回的國庫變得更加空空如也。

君士坦丁堡人對十字軍的憎恨是顯而易見的,來到城裏的十字軍時常受到敵意的攻擊,而十字軍更是打砸搶的行家裏手。

阿曆克塞四世不得不設法平息混亂,出面請十字軍到金角灣對面安營紮寨。然而即使如此,十字軍仍然進城興起暴亂,直至把君士坦丁堡城區燒去一片,他們還為放火找出一個理由——那裏有一座清真寺

人們當然痛恨阿曆克塞四世這個“拜”奸,一個叫阿曆克塞·杜卡斯·摩祖弗羅斯的臣子索性把阿曆克塞四世給掐死了,而以撒二世不久也死了,於是阿曆克塞·杜卡斯·摩祖弗羅斯自行加冕成了新皇帝——阿曆克塞五世

死了冤大頭阿曆克塞四世,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可不答應,因為他是十字軍的財神爺,他們送他回拜占庭執政就是為了獲取豐厚的報酬。

他這一死報酬豈不沒了著落?於是在1204年春天,十字軍和威尼斯人在簽定瓜分拜占廷的協議後開始攻打君士坦丁堡。

新皇帝阿曆克塞五世讓他的軍隊到城外列隊,擺出一幅要玩兒命的架勢。阿曆克塞五世的軍隊雖然素質不行,可是人數比對手多的多。

看到拜占廷人在城外黑壓壓展開一大片,十字軍們頓時心虛一大節,甚至連做飯挑水的火夫都把水壺當頭盔扣在頭上站在隊伍裏充數。就在這個時候,阿曆克塞五世竟然鬼使神差地命令自己的部隊撤回到城裏,真不知他心裏是怎麼想的,可能他自己心虛不敢硬撐。



十字軍開始攻城,阿曆克塞五世果然是一個懦夫,他被嚇的乾脆趁夜扔下城池,步阿曆克塞三世的後塵逃跑了。儘管守軍進行了殊死的抵抗,但還是招架不住敵人兇猛的進攻。

4月13日,十字軍從城牆的缺口打進來,先是佔據西北角一片區域,隨即就放起大火燒出大片的灰燼和瓦礫。與此同時,從海上攻城的威尼斯人也爬上君士坦丁堡的城頭。君士坦丁堡終於失守了。

失守之後的君士坦丁堡迎來了歷史上最黑暗的日子,野蠻的十字軍在城裏連續洗劫數日,光熊熊大火就燃燒了三天三夜。聖索非亞大教堂的金碧輝煌令這些身綴紅十字的野蠻人瘋狂。他們把大門上的金銀裝飾硬是給剝了下來,把鑲有金銀珠寶的聖壇砸碎,為的是得到珠寶,把銅像扔進熔爐鑄成錢幣。

他們還把騾馬牽進神聖的教堂馱運戰利品。他們把君士坦丁堡的住宅、宮殿都被踏為平地,就連教士和修女的住屋也不能倖免。

亞歷山大時代最偉大的藝術品之一部分——青銅飾金的四匹駿馬,被威尼斯人從君士坦丁堡賽馬場運走,成了威尼斯聖·馬可大教堂拱門之上的裝飾物(現在遊客看到的是贗品,原品靜靜地躺在教堂內部的存儲間裏。)。

這四匹駿馬在18世紀曾經被拿破崙擄掠至巴黎,擺放在盧浮宮門前不遠處的“小凱旋門”上;不過法國人在1815年不知何故又把它們還給了威尼斯。那些隨十字軍而來的教士們,儘管他們脖子上掛著十字架,也爭先奮勇地參與劫掠。

著名的君士坦丁堡圖書館在哄搶中被付之一炬,珍貴的雕刻、抄本化為灰燼。搶劫和破壞過後接著便是屠戮,住在這座城市的基督徒和無辜居民慘死無數。

他們甚至還幹起挖墳盜墓的勾當……就這樣,一座世界上少有的歷史文化名城、原本擁有40萬人口的大都市——偉大的君士坦丁堡,劫後已然是廢墟一片,近千年的文化遺產從此萬劫不復。

君士坦丁堡大劫過後,勝利者開始瓜分拜占廷,這是十字軍與威尼斯人早就預謀好的。

受益最大的是威尼斯人,他們不僅占去拜占庭帝國八分之三的領土,而且愛琴海和亞得里亞海沿岸許多港口被劃在威尼斯商人的名下,他們還得到了克呂特島,甚至在君士坦丁堡最主要的街市區也有他們的國土,按照威尼斯總督的話說,他是“拜占廷帝國八分之三的君主”。從此,威尼斯當上了地中海的商業霸主。

十字軍則以君士坦丁堡為中心建立了一個拉丁帝國。但是財大氣粗的威尼斯人並不信任十字軍頭領博尼費斯,於是佛蘭德斯的伯爵鮑德溫九世,在1204年5月16日被推上這個十字軍拉丁帝國的第一任統治者的寶座。

博尼費斯則跑到希臘東北部建立了一個臣屬的薩洛尼卡王國

此外,十字軍還建有兩個附庸於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國的國家,即雅典公國亞該亞(伯羅奔尼薩斯)公國。

羅馬教皇也不甘寂寞,英諾森三世雖然表面上先是斥責幾句,但是很快就為十字軍的行為找出理由。

他說君士坦丁堡發生的事情是“拜占廷人對基督教背教的天譴!”於是新任命的君士坦丁堡大主教,拿著教皇的委任狀堂而皇之地走馬上任了,西方基督教的神杖終於戳在東方的君士坦丁堡的土地之上。

拜占廷帝國已經分崩離析,1265年前後的拜占庭帝國這時已經三分五裂了流亡貴族成立反十字軍政權:尼西亞帝國(Empire of Nicaea)、伊庇魯斯君主專制國(Despotate of Epiros)和特拉比松 (Trebizond)三國與拉丁王國同立。

其中拜占廷一些餘黨逃亡到尼西亞建立了尼西亞帝國。人們通常把尼西亞視為拜占廷的繼承和延續,因為它在57年後的1261年8月滅掉了仇家——十字軍的拉丁帝國,重新恢復了以君士坦丁堡為中心的拜占廷帝國,建立拜占廷巴列奧略王朝(1261—1453年)。

當然這與熱那亞人的幫助分不開,因為熱那亞人的商業活動受到威尼斯人和十字軍的排擠,他們於是轉而以海軍和金錢支持尼西亞帝國。

不過由於第四次十字軍戰爭的嚴重衝擊,這個重新站起來的拜占廷帝國以後的日子也是國運日衰,一蹶不振,直至被奧圖曼突厥人徹底打敗。
[PR]
by cwj36 | 2005-10-04 10:37 | 資源回收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