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49 )

高盧 (Gaul)

高盧 (Gaul)

e0040579_447383.png在大統帥 奧古斯都派系裡的高盧( Gaul),其實指的是加利亞 盧格敦高盧 ( 拉丁語 :Gallia Lugdunensis ),又名里昂高盧 ,成立於西元前87年 ,後來是羅馬帝國的一個元首行省 ,位於今日法國的北部布列塔尼半岛及中部地區。
[PR]
by cwj36 | 2010-09-02 20:02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圖羅奈

圖羅奈人 Turones

e0040579_1143121.png


圖羅奈人(Turones 拉丁語Turoni )是高盧凱爾特族的一支。但據學者托勒密認為他們是日耳曼圖林根人 ,與凱爾特人在現代法國中西部盧瓦爾河之間的雜交產生的混血族。

高盧語“TURO”,意思是「腫大、堅強」 ,另一種可能的翻譯是「旋轉,不斷變化的」 ,法國安德爾-盧瓦爾省的舊省圖海納(Touraine)省以此族來命名。

在西元52年,根據凱撒的「高盧戰記」記載,圖羅奈人在那年年初叛亂,並加入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起義。

因此,圖羅奈人有可能參與在阿瓦利肯圍城戰(Siege of Avaricum)中外圍的高盧援軍。

當阿萊西亞之役時,他們派遣8000人的軍隊與皮克通人(Pictones)、巴黎士人(Parisii)一起參加圍攻凱撒

戰爭失敗後,他們沒有受到凱撒的寬大處理,被俘虜的圖羅奈人被驅逐到義大利當奴隸。

提比略統治時期,最後一個反叛的高盧人Julius Sacrovir的起義 。 圖羅奈人是羅馬軍隊的輔助軍團。

在西元1世紀的時候圖羅奈人的首都圖爾就已經成為古羅馬帝國管轄下的一個城市並被命名「凱撒的堡壘」(Caesarodunum)。

之後在4世紀的時候,又改回來高盧時期的名稱,而後慢慢轉變成為現在的城市名稱--「TOURS」(圖爾)!

此地土地肥沃被稱為「法蘭西的花園」。
[PR]
by cwj36 | 2009-11-24 05:08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加利西亞 (Gallaeci )

加利西亞 Gallaeci

e0040579_20235719.png加利西亞人(Gallaeci )是凱爾特人,居住在現在伊比利亞半島的西北角,大致相當於現在是西班牙加利西亞、阿斯圖里亞斯自治區與葡萄牙北部境內。

這裡有歐洲西部海岸巨石文化,數以千計的巨石古墓分佈在沿海岸地區並發展出青銅時代的「卡斯特羅文化」(Castro culture )。

加利西亞人顯然深受盧西塔尼亞(Lusitani)人影響,使用與盧西塔尼亞相同的語言。

加利西亞人有好戰精神,婦女經常寧願死亡也不願被俘,他們用野獸的內臟占卜吉凶。

加利西亞人居住是一種村子稱為Castrus( hillforts ),其大小不等的小村莊,不到一公頃,大型的hillforts超過10公頃,名為“Oppida”或“Citânia”。

e0040579_1684321.jpg


第二次布匿戰爭期間,迦太基漢尼拔聘請當地加利西亞人僱傭軍一起去義大利與羅馬作戰。

迦太基衰亡後,羅馬對於曾幫助漢尼拔的伊比利亞凱爾特人展開報復,向西方內陸地區全面侵略。

羅馬人收取西方伊比利亞凱爾特人部落重稅與一定數量的穀物, 剝削和勒索達到極端的程度,終於引起部份盧西塔尼亞人群起反抗,爆發「盧西塔尼亞戰爭」(Lusitanian wars 西元前155-139年)

一開始羅馬執政官加爾巴(Servius Sulpicius Galba )答應給他們肥沃的土地平息暴亂,並宣稱他們將仍然是羅馬的忠實盟友。

他誘使盧西塔尼亞人離開自己的家園,卻偷偷摸摸派派盧庫盧斯(Lucius Licinius Lucullus)在3個地點集結埋伏羅馬軍,對他們的婦女和兒童展開屠殺,屠殺超過1萬人,很少盧西塔尼亞人逃脫這場血腥大屠殺,但在倖存者之中有個叫維里亞圖斯(Viriathus)的人,展開對羅馬人的反擊。

盧西塔尼亞人這下全部覺醒,羅馬人卑鄙無恥,殘酷沒有誠信必須付出代價。一場長期的游擊戰爭於是展開...........

維里亞圖斯號召之下,加利西亞人當然也參加起義,幫助盧西塔尼亞人打壞蛋羅馬人,

羅馬派將軍布魯圖斯‧加利蘇斯(Decimus Junius Brutus Callaicus)前來鎮壓.......

盧西塔尼亞戰爭的最後一年(西元前139年),維里亞圖斯在睡夢中被內奸所殺,起義軍群龍無首,最後被擊敗解散........

布魯圖斯‧加利蘇斯在現代葡萄牙北部杜羅河附近屠殺南方的加利西亞的人民,處罰他們幫助盧西塔尼亞人。

西元前137年,加利西亞人團結起來做最後的反抗。

羅馬將軍布魯圖斯‧加利蘇斯(Decimus Junius Brutus Callaicus)與60,000加利西亞人在杜羅河決戰,加利西亞人戰敗。

羅馬元老院授予布魯圖斯代表「征服加利西亞」的「Gallaicus」的稱號。

布魯圖斯‧加利蘇斯結束軍事活動後,羅馬人已經控制杜羅河和米尼奧河再加上可能的擴展到沿海和內陸之間的領土。

西元前61年,羅馬凱撒第二次入侵加利西亞。

有證據表示,反羅馬人的勢力從此開始結束,加利西亞人大規模入伍作為羅馬軍團的輔助兵團 ,據估計超過三分之一的羅馬輔助部隊來自伊比利亞半島西北部的部落。

這也是後來西元前26至19年爆發的坎塔布連戰爭,羅馬打起來非常棘手的原因,他們非常熟悉羅馬人的戰術,使皇帝屋大維都必須親征。

羅馬皇帝戴克里先在第3世紀中,將加利西亞獨立成為一個行省。

在西元411年,已經遷移到現代法國南部的日耳曼人蘇維比族,穿越比利牛斯山脈 , ​​進入伊比利亞的加利西亞地區 ,形成了自己的蘇維比王國(Kingdom of the Suebi )。

西元416年,後到的西哥德人也入侵伊比利亞半島,且主宰了大部分半島,但蘇維比王國仍保持其獨立性,直到584年,西哥德國王Leovigild ,入侵蘇維比王國將其滅亡。
[PR]
by cwj36 | 2008-11-20 05:39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貝爾格人的反抗
阿克松奈河戰役


e0040579_7471511.png


貝爾格人

貝爾格(Belgae)人居住面積大致在現代比利時地區範圍內,他們大多數是日爾曼人的後代,在很古的時候就渡過萊茵河來,因為這裏的土地肥沃,便把原來住著的高盧人逐走,自己定居下來。

古英語的動詞belgan “憤怒”就是來自貝爾格(Belgae)人的戰鬥狂暴特性。

當全高盧都受到辛布里人(Cimbri)和條頓人擾騷時,只有貝爾格人能擋住他們,沒讓他們侵入自已境內。為此,每當追憶那些往事時,貝爾格人便自認為在軍事上有極大的權威和聲望。

貝爾格人害怕一旦全部高盧被凱撒征服後,羅馬軍隊就會去征討他們。

其次,他們還受到某些高盧人的煽動,這些高盧人中,一部分是因為既不願日爾曼人在高盧多耽擱,同樣也不喜歡羅馬軍隊在高盧過冬和長期駐留。

另外一部分是由於天生好亂成性,輕舉妄動,盼望出現新的政權。煽動者中還有這樣一些人,因為通常在高盧,有很大勢力的,或者有力量能雇傭軍隊的,就可以佔有王位,這些人認為要是在羅馬共和國的統治之下,他們就難以達到目的了。

貝爾格人正在徵集兵員,並且正在把軍隊向一個地方集中。

凱撒出兵

西元前57年,凱撒感到不能再猶豫,在內高盧徵集了兩個新的軍團(第13、14軍團),馬上帶8個軍團著向比利時地區進軍。糧食準備好以後,就移營前進,大約經過15天,就到達貝爾格人邊境。

他出其不意到達那邊,其速度之快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貝爾格人中離高盧最近的雷米(Remi)人,派他們國內的首要人物依克契烏斯安德康樸求斯擔任使者,來見凱撒,願意歸順羅馬,把糧食和其他物資支援凱撒

雷米人提供其餘的貝爾格人都已經武裝起來的情報,住在萊茵河這一面的日爾曼人也都跟他們串通一氣。

e0040579_2283020.jpg


e0040579_7491766.png


在他們中間,畢洛瓦契(bellovaci)人在勇敢方面、勢力方面、以及人數方面都最佔優勢。

可以徵集起10萬軍隊,他們答應從這個數目中選出6萬人來支持這場戰爭,但卻要求把整個戰爭的指揮大權交給他們。

e0040579_7471511.png


蘇威西翁內斯(suessiones)人是雷米人的緊鄰,佔有一片極遼闊豐饒的土地,他們有過一位叫狄維契阿古斯的國王,曾經是全高盧最有勢力的人,統治了這些土地中的絕大部分,甚至連不列顛島也包括在內。

現在的蘇威西翁內斯人,由蓋爾巴(Galba)擔任國王,由於他的正直和謹慎,,答應出5萬兵士,在全體同意之下。已經把這次戰爭的指揮權授給了他。

e0040579_654136.png


答應出5萬數目的還有納爾維人(Nervii),這被認為是貝爾格人中間最野蠻的一族。商人向來沒法接近納爾維人,酒和其他近於奢靡的東西,他們絕不允許帶進去,納爾維人認為這些東西能夠消磨他們的意志,減弱他們的勇氣。

他們都是不喝酒卻極粗野、極勇悍的人,宛如「貝爾格人中的斯巴達」。

e0040579_7525093.png


阿特雷巴特(Atrebates)人出1萬5千人,其首領康明烏斯(Commius)後來在西元前52年阿萊西亞攻防戰中率領30萬人幫助阿維爾尼(Averni)酋長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

e0040579_7572820.png


莫里尼(Morini)人出2萬5千人,他們居住在現在法國北端帕斯-加來海峽省,栽培亞麻並用亞麻布做船帆,出口羊毛、鵝、豬肉、鹽 、魚醬,莫里尼族後來在阿萊西亞攻防戰也派出約5000人救援維欽托利

阿姆比安尼(ambiani )人出1萬人、門奈比(Menapii)人出7千人、卡來幾(caletes )人出1萬人、維略卡薩斯(veliocassi)人和維洛孟都依(Viromandui)人同樣也出1萬人、阿杜亞都契(aduatuci )人出1萬9千人,

至於通常都被混稱為日爾曼人的孔特魯西人、厄勃隆尼斯人和卡洛西人、拜曼尼人,據說都答應出4萬人。

貝爾格人聯盟,號稱30萬聽起來真是聲勢浩大。

凱撒的策略

為了免得在同一時期跟敵人這樣龐大的貝爾格人聯盟兵力作戰,必須設法把敵人的軍隊分開。凱撒的策略是要盟友埃杜維族(Aedui)能夠入侵畢洛瓦契人的領土,開始蹂躪他們的土地,讓他們分裂。

e0040579_4112916.jpg


埃杜維(Aedui)人首領狄維契阿古斯接受凱撒的策略帶領軍隊入侵畢洛瓦契人領域。

阿克松奈河戰役(Battle of the Axona)

凱撒在阿克松奈河,在那邊安下營寨。同時還派帶著6個營,留在河的對岸,凱撒命令他造一座壁壘和壕溝防衛著的營寨,命副將撒比努斯(Quintus Titurius Sabinus)駐守。

貝爾格人聯盟開始攻擊離河不遠的雷米人城鎮卻攻不下來。

因此,他們在市鎮附近略事停留、蹂躪了雷米人的田地、並把所能趕到的全部村莊和房舍付之一炬後,用他們的全部兵力向凱撒的營寨趕來,在相距不遠處,安下營寨。

這個營寨,就它的炊煙和火光來推測,貝爾格人聯盟的兵力果然相當浩大。

凱撒最初因為敵軍人多勢眾,又一向負有驍勇善戰的聲譽,決定避免跟他們作戰,只在每天進行的一些騎兵接觸中,試探敵人究竟勇悍到什麼程度。

e0040579_4494747.jpg


他就在山的兩側面各挖了一道大約為四百羅步的橫截的壕塹,壕塹兩端都建有碉堡,把他的作戰機械佈置在那邊,免得把軍隊布列下來以後,數量上占極大優勢的敵人,會乘戰鬥正吃緊時從側面來包圍他的軍隊。

這些佈置完畢之後,他除了把最近徵召來的第13、14兩個軍團留在營中,以備必要時調出來作援軍之外,

其餘6個軍團,都在營寨前按戰鬥的陣列佈置下來。敵人也同樣把他們的軍隊引出營寨,布下陣勢。

羅馬軍和貝爾格人聯盟之間,有一片不很大的沼澤。

貝爾格人聯盟等候在那邊,想看羅馬軍是否涉渡過,而羅馬軍也只嚴陣以待,企圖在敵人敢於首先涉渡過來時,乘他們在混亂中攻擊他們。

貝爾格人聯盟立刻從那地方急急趕到羅馬軍營寨後方的阿克松奈(Axona)河去。他們在那邊發現了渡口,就試探著把他們的一部分軍隊渡到對岸來。

貝爾格人聯盟的打算是:如有可能,就突擊攻下凱撒的副將撒比努斯(Quintus Titurius Sabinus)坐鎮的那座營寨,拆斷橋樑,如果做不到這點,也可以破壞對我軍作戰極有助益的雷米人的領土,阻礙我軍給養。

凱撒撒比努斯那邊得到了消息,就派他的全部騎兵、輕裝的奇米底亞人、投石手和弓弩手從橋上過河,向他們趕去,在那邊發生了非常激烈的戰鬥。

羅馬軍攻擊那些正在困難地渡河的貝爾格人,殺掉他們大部分人。

當貝爾格人勇敢地跨過同伴的屍體企圖渡河時,被大量的飛箭與標槍擊退,最前面的已經渡過來的一批人,也被撒比努斯的羅馬騎兵圍困殲滅。

虎頭蛇尾

貝爾格人聯盟這時知道無論襲擊市鎮也好、渡河也好,都已沒有希望,又看到凱撒的羅馬軍龜縮不前進到對有利的地方去和他們作戰,加上他們自己的糧食供給不足。

因此,貝爾格人聯盟召開全體會議,決定各人最好還是回到自己國裏去,誰的領土首先遭到羅馬軍隊入侵,大家就從各地趕到那邊去救援,這樣,便可以不在別人的領土上,而在自己的領土上作戰,利用本土的資源供應軍需。

除了別的一些原因之外,還有一個理由在促使他們作出這樣的決定:他們已經知道狄維契阿古斯的埃杜維人已經到達畢洛瓦契人的領土,再也沒法說服畢洛瓦契人多留片刻,遲一點去援助自己的同族。

這樣決定後,貝爾格人聯盟就在第二更時吵吵鬧鬧地衝出營寨,亂成一片,既沒有一定的佇列,也沒有什麼號令,因為各人都想管自己搶到行軍途中最前面的位置,好急速趕回家去。

因而他們的撤退乍看竟像是潰散一樣。

凱撒馬上就從他的偵探人員那邊得知這消息,但因為沒有瞭解他們撤退的理由,深恐有埋伏,故而把他的軍隊和騎兵留在營中不出動。

天明時,這消息得到偵察部隊證實貝爾格人聯盟撤退,凱撒才派騎兵去騷擾他們的後隊。

貝爾格人聯盟形同解散後,凱撒建立攻城機器,集中力量擊破蘇威西翁內斯(suessiones)人,盟主蓋爾巴投降,送出2個兒子給凱撒做人質。

畢洛瓦契人、阿姆比安尼也接著向凱撒投降。

隨後,凱撒追逐納爾維人,納爾維人責駡和怪怨其餘的貝爾格人甘心向羅馬人屈膝投降,拋棄世代相傳的英勇。

他們聲明自己絕不派代表到凱撒這裏來,也不接受任何講和條件。

差點讓凱撒喪命的薩比斯河戰役(Battle of the Sabis)就要登場。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7-12-08 10:03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e0040579_3451233.jpg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 72 BC - 46 BC),是高盧最強大凱爾特民族(Celts)阿維爾尼人(Arverni)部落的年輕貴族,領導自由高盧的起義。

維欽托利在賽爾特語中是“武士之王”的意思。

維欽托利曾經在凱撒(Julius Caesar)的軍隊服務過,學習到羅馬人豐富的作戰經驗和技能;他足智多謀,英勇善戰,同時也具有一般高盧人少有的頑強與沈著。經過鼓動,他成功地將大多數高盧人聚集在反抗羅馬、爭取自由的旗幟下。

凱撒聞訊後,意識到羅馬人處境險惡,決定改變在冬休期間不出戰的慣例,率軍抵達起義的中心地區阿浮爾尼。

凱撒利用快速的行軍,迅速攻下維隆諾鄧納姆、欽那布姆和諾維奧洞納姆等地,初戰告捷。

維欽托利在首戰失利後決定改變戰術。

他竭力避免與敵人正面交鋒,而是堅壁清野,用一切手段阻止敵人獲得草料和糧食,甚至不惜大批燒毀高盧人自己的村舍。

維欽托利的戰術大獲成功,羅馬人嚴重缺糧,不得不忍著極度的饑餓作戰。為了取得給養,羅馬人向全高盧最美麗、最富裕的阿瓦利肯( Avaricum)展開猛攻。

維欽托利主張撤退,但其他高盧人不願放棄如此豐厚的財產,決心堅守。事後表明,這完全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高盧人雖然進行了頑強的抵杭,終於不敵,全城4萬居民中僅有800人逃生,其餘全部被殺。凱撒乘勝進軍,與起義軍在阿爾尼的及爾哥維亞對峙。


..

..

高盧阿維爾尼(Arverni)部落軍

由於維欽托利早就預料到阿瓦利肯的不可守,他的威信反而因為這次失敗而大大提高,更多的高盧人開始站到他的一邊。

實際上,高盧各個部落終於認識到,只有聯合起來才能對抗羅馬。

與此同時,羅馬人在高盧眾叛親離,就連先前對他們非常忠誠的埃杜維人(Aedui 高盧(Gaul)中部的塞爾特部落。占據後來勃艮地(Burgundy)絕大部分。)也準備加入到起義軍一方。

凱撒不得不分兵前去阻止,士兵們疲於奔命,勞累不堪。在這種情況下,羅馬人向及爾哥維亞(Gergovia),發動進攻,高盧人則給予有力的反擊。

維欽托利在城外紮起一座空營迷惑羅馬軍隊,而將主力部署在兩側的山坡上。

羅馬軍隊輕易地攻佔這座營壘,進而撲向及爾哥維亞城池。這時維欽托利突然從兩翼發動攻擊,擊敗了羅馬軍隊。

此戰羅馬部隊陣亡一千人,其中包括46名軍官,凱撒遭遇到自征服高盧以來的第一次慘敗。


.

高盧埃杜維(Aedui)部落軍

這次及爾哥維亞勝利使高盧人大為振奮,他們發現原來凱撒也不是不可戰勝的,起義的範圍迅速擴大。

為了統一行動,高盧各族在畢布拉克德召開全高盧大會,共同推舉維欽托利為高盧統帥。

凱撒在高盧北部停留了幾個星期,招募了數千日爾曼騎兵,這樣他的部隊就包括十個軍團和大量僕從部隊,一共6萬大軍。

維欽托利派一支部隊去攻打普羅旺斯,調動凱撒南下救援,準備在路上伏擊凱撒大軍。

維欽托利並不指望能夠一舉消滅凱撒,他打算放過羅馬大部隊,而攻擊他們的後衛和輜重車隊。可惜高盧人被勝利衝昏頭腦,把維欽托利的部署丟到九霄雲外,他們一望見羅馬軍隊的身影就不顧一切地衝了上去。

遭到突然襲擊的羅馬軍隊立刻收縮行軍隊形,組成一個巨大的正方形空心防線,將輜重車隊夾在中間。高盧人的進攻如同海浪撞擊岩石一樣,絲毫無法撼動羅馬戰陣。

這時留在週邊的羅馬和日爾曼騎兵開始從側後攻擊高盧人。進退維谷的高盧軍隊頓時崩潰,四散而逃。



維欽托利被迫退往阿萊西亞要塞,羅馬人旋即將要塞牢牢圍困。

阿萊西亞城內只有一個月的存糧,維欽托利於是做出了一個決定,成為他個人名譽上的唯一污點。維欽托利把城內的老弱婦孺全部驅趕出城。

這些人向羅馬人哀求,願意賣身為奴,請他們收留,遭到拒絕。結果他們在兩軍陣前的無人地帶風餐露宿,哭告無門,沒有幾天就盡數餓死。

當阿萊西亞被圍時,高盧各部迅速籌集援軍,在阿萊西亞被圍困兩個月以後,高盧15萬援兵終於到齊,各路援兵推舉康明烏斯(Commius)為統帥,開始了一場驚心動魄的攻防戰。

但他們沒有聽從維欽托利的要求,調集全部力量,而是有所保留。戰鬥異乎尋常地激烈。維欽托利拼命向外突圍,週邊的高盧援軍則力圖在羅馬人的包圍圈上打開缺口。

羅馬人高超的作戰技術和豐富的經驗起了決定性作用。他們兩線作戰,對阿萊西亞的包圍圈始終巋然不動、戰鬥的結果以高盧人的潰敗而結束。

為了挽救剩下的高盧士兵的性命,維欽托利隻身前往凱撒大營,束手就擒。第二天,凱撒舉行了隆重的受降儀式。他自己端坐在高台之上,投降的高盧人在他面前魚貫而過。

最後出現的是維欽托利,他穿著自己最華麗的戰袍,坐騎也經過精心梳理;他策馬來到台前,繞台一周,然後跳下馬來,解開身上的鎧甲扔在地上,最後安詳地坐在凱撒的腳邊一動不動,直到被羅馬士兵帶走。

高盧人有組織的抵抗到此結束。維欽托利他在面對失敗時表現出視死如歸的英雄氣概,令人欽佩。

高盧武士之王維欽托利被囚禁6年後,在西元前46年作為凱撒的戰利品拉到羅馬遊街,然後於大庭廣眾之下被處以絞刑。
[PR]
by cwj36 | 2006-12-11 02:32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凱爾特人的獵首行為

凱爾特人的獵首行為

e0040579_9103363.png獵首(headhunting),又稱「獵頭」,台灣原住民稱「出草」,中國古籍作「馘首」。

古代歐洲凱爾特人的獵首行為也與宗教相關,但具體目的至今不明。

e0040579_9205627.png古羅馬人和古希臘人均有記載關於凱爾特人將敵人的首級用釘子釘於自家牆上或懸掛於馬脖子晃來晃去炫耀的的習俗。

蘇格蘭的凱爾特蓋爾人將這一習俗延續了很長的時間,可能在皈依基督教後才被擯棄。

在日耳曼人和伊比利亞人部族中亦有獵首習俗,但原因至今仍未能查明。

凱爾特人與台灣塞德克族都有收藏敵人首級的風俗,在歐洲的凱爾特人實行獵頭,頭被認為容納一個人的靈魂,人的頭部是崇敬高於一切,凱爾特人認為頭是人類的靈魂,情感的中心以及生活本身,其他的權力和神性的象徵。

凱爾特人認為砍掉敵人的頭,如此敵人之靈魂將成為部落一員,除增強族群力量外,避免日後敵人靈魂蠱惑其親友繼續遭害,因而是壯大自己、削弱敵人的重要行動,人類學上稱此為「髑髏崇拜」

人體頭部的崇拜則構成了整個凱爾特人生活的各個方面持續的主題,精神和時間以及被切斷的頭可以被認為是最典型和普遍的宗教態度。

在戰鬥中,擁有一個敵人的頭顱或數個頭顱,可以增加戰士的威望與聲譽。

另外在不列顛的凱爾特人殺一個人後,割下他的首級,放到石灰中,待其乾燥,然後在戰場中扔向敵人。

e0040579_984742.jpg


這聽起來很可怕,但證明確實凱爾特人就是這麼做!但是不會成為一種稱為「擲顱兵」(Head Hurlers)的兵種,擲顱屬於個人行為,一般是不太可能拋出他們的戰利品。

強大的凱爾特戰士,非常看重他收集的頭。石灰是一種防腐劑,能瀼死人頭顱不會腐爛並保持了更長的時間。

投擲死人頭顱被認為是對敵人一個重大侮辱,可以造成敵人心理負擔與恐懼~

但侮辱是死傷不了敵人的,不過頭顱上的石灰,確實會影響敵人皮膚與眼睛,可以算是非常古早的生化武器。

古代居住在比利時地區的凱爾特人發動侵略鄰居的戰爭時,會殺死所有的男子,並斬首數百人。

他們把頭顱放在一個木製平台上排起來,警告該地區的其他部落。

其實人類獵頭族很多,古中國人、台灣原住民、日本人、阿富汗的努里斯坦人、古印度的阿薩姆人和那加蘭人、緬甸人、婆羅洲人、印度尼西亞人、菲律賓人、密克羅尼西亞人、美拉尼西亞人、紐西蘭毛利人、亞馬遜平原與美國大平原地區的印第安人、奈及利亞人、歐洲的凱爾特人和斯基泰人到近代太平洋戰場美軍都有獵首行為。

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盟軍(主要是美軍)士兵在太平洋戰場上曾大量收集日軍陣亡士兵的頭蓋骨作為戰利品或饋贈親友的紀念品。

e0040579_3334882.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6-11-10 10:59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Transalpine Gaul 山外高盧-外高盧阿爾卑高盧行省-法蘭西王國

Cisalpine Gaul 山南高盧-南阿爾卑高盧行省-併入義大利


高盧(拉丁文為Gallia)

e0040579_7575038.jpg古代西歐地名。

高盧分為兩大地區:

山內高盧(山南高盧),即阿爾卑斯山以南到盧比孔河流域之間的義大利北部地區。

山外高盧(山北高盧),即阿爾卑斯山經地中海北岸,連接比利牛斯山以北廣大地區,相當於法國、比利時以及荷蘭、盧森堡、瑞士和德國的一部分,這一地區通常也泛稱高盧。

古代高盧地理通常指山外高盧(Transalpine Gaul),周圍以阿爾卑斯山脈、萊茵河、庇里牛斯山脈為界。

西元前58-西元前51年,凱撒(Juliu s Caesar)完成羅馬對高盧的征服,羅馬同化的影響在其南部尤其深刻,羅馬法一直使用到1789年。西元5世紀隨著羅馬人逐漸撤離,日耳曼族殖民地變成獨立的王國。

在克洛維(Clovis)和查理曼(Charlemagne)的統治下表面上實現了統一。其後,經過多次變遷,高盧(其最東面的領土除外)發展成為中世紀的法蘭西王國。

山南高盧(Cisalpine Gaul)位於阿爾卑斯山脈以南,亞平寧山脈以北。西元前201-西元前191年被羅馬人征服,西元前42年併入羅馬。

凱撒利用人民對他的愛戴進行上訴,結果不但統管了伊利孔 (Illyricum) 和南阿爾卑高盧 (Cisalpine Gaul) 兩省,也在阿爾卑高盧 (Transalpine Gaul) 的省長去世後,取得了該地的統治權。

西元前 58 年,凱撒離開自己的領地前往高盧,不僅希望贏得新國土,更希望贏得政治同儕的敬重。西元前49年凱撒 越過有名的盧比孔河 ( 義大利中北部一河流,為古羅馬與其殖民地 山南高盧(Cisalpine Gaul )的界河),進軍羅馬,擊敗了古羅馬元老院統帥龐培(Pompey ) 。

西元前6世紀時,高盧的主要居民為克爾特人,羅馬人稱之為高盧人。高盧的西南部住有伊比利亞人,東南部住有利古裏亞人。

西元前1世紀,高盧人社會仍處於原始公社的解體階段,部落的氏族貴族擁有大片土地和許多牲畜,破產的平民則依附於氏族貴族。

西元前2世紀,羅馬人侵入高盧,征服高盧南部,建立了納爾博南西斯行省。西元前58~前51年,高盧的其餘部分又為G.J.凱撒率領的羅馬軍隊所征服。

屋大維統治時,把高盧分為4個行省。西元1世紀末~2世紀,高盧經濟繁榮,農業、紡織業、冶金業均有發展。

城市中點綴著羅馬式的建築物,如神廟、凱旋門、競技場和劇場,羅馬式公路貫穿高盧全境。奴隸制莊園廣泛流行。

羅馬皇帝克勞狄一世統治時期(西元41~54年),高盧地方貴族開始進入元老院,逐漸和羅馬統治階級合流,促進了高盧的同化。高盧人民在羅馬的重稅政策和高利貸的壓榨下,生活艱難,幾次起義。

3世紀,羅馬奴隸制度危機波及高盧,引起高盧商業和手工業衰落,城市凋敝,並不斷遭到日耳曼部落的襲擊。

三世紀時高盧人巴高達運動曾經一度脫離羅馬帝國獨立。5世紀初,高盧形勢急劇惡化,勃艮第人侵入萊茵河西岸。418年,西哥特人以帝國同盟者身分獲得高盧西南部阿基坦。

486年法蘭克人征服高盧北部。6世紀中葉,法蘭克人統治整個高盧後改稱法蘭西,高盧之名遂廢。

羅馬時期高盧行省的中心在南方的里昂,巴黎只是一個小規模的定居點,而且集中在左岸。

法國第二大城---里昂城(Lyon),位於法國東南;城中著名的Gallo-Romain「高盧羅馬博物館」,乃是瞭解法國上古高盧歷史不可或缺的觀光勝地。

e0040579_7582528.jpg凱撒的高盧戰記第一句話便是:「高盧全境分為三部份」;而里昂,羅馬古名盧格敦Lugdnum,此一建於西元前四十三年的三高盧羅馬行省的首府(羅馬將法國地區泛稱為高盧,將該地原住民稱為高盧人。

凱撒征服高盧之後,羅馬將此地分為三個高盧行省,盧格敦恰為首府),的確有豐富的歷史遺跡,極高的文物價值,自來即為法國對於羅馬文物的考古首都。而高盧羅馬博物館更竭力收藏了全法國,主要集中以隆河省的考古文物,以為展示重點。

羅馬三世紀危機之巴高達運動




羅馬第3世紀危機時高盧地區之奴隸、隸農、貧民發動起事,史稱巴高達運動( Bagaudae又稱Bacaudae戰士之意)

約西元284 年開始千瘡百孔的羅馬帝國民怨沸騰,奴隸起義風起雲湧,最著名的是高盧人掀起的“巴高達”(意為戰士)運動,起義者以農民當步兵,牧人當騎兵,轉戰各地,使統治者膽戰心驚。類似官逼民反上梁山當強盜英雄的抗暴政運動。

西元408年,羅馬統帥撤拉率領一支隊伍自高盧回意大利,路經阿爾卑斯山隘,突然被巴高達戰士截擊,全部戰利品均落入巴高達戰士手中。

巴高達實行“把奴隸主變成奴隸”的政策,不斷向羅馬官吏發動進攻,受到奴隸們的熱烈擁護。

5世紀初,一位戲劇大師編了一個喜劇,在許多地區演出,就形象地反映了當時巴高達運動的深得民心。

劇情是這樣的:主人公家境貧寒,窘于生計。他祈求家中的守護神給他找個安居樂業的場所,神對他說:“你最好是到羅亞爾河一帶當‘強盜’。那裡的人公正無私,你投奔那裡,就可稱心如意了。”

羅亞爾河一帶正是巴高達活動的勢力範圍;所謂“當強盜”就是勸人們去作一名巴高達戰士。隨著西羅馬帝國的滅亡,各日耳曼蠻族王國的建立,巴高達運動才從歷史中消失。
[PR]
by cwj36 | 2006-06-24 07:39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塞爾特人(Celtics)死節

萬聖節是起源於塞爾特人(Celtics)死節
塞爾特族人(即古高盧人與目前的蘇格蘭人, 愛爾蘭人等)

萬聖節這個字起源自天主教教會,每年的11月1日,是天主教慶祝諸聖的節日。

而在萬聖節前夕,是塞爾特族人(即目前的蘇格蘭人, 愛爾蘭人等)的年度豐收祭典,象徵著一年的結束,以及新一年的開始。
 
萬聖節其實不是基督徒的節日,要追尋其根源,就要回到主前三百年的北歐、西歐及英倫一帶。住在那裡的塞爾特人(Celtics),信奉一種神秘宗教,是供奉死神Samhain,而十月卅一日是他們的新年除夕。

他們的祭司稱為德魯伊特(Druids),把這天稱為「死節」,拜祭死神,招喚邪靈及在年來死人的靈魂。他們作法,叫人充滿恐懼,引至疾病、毀壞和死亡,從而操縱克爾特人的生命。

德魯伊特祭司在十月卅一日,會挨家挨戶索取各種奇特食物,初時是自己享用,後來是在死節用來供奉死神。

如果村民拒絕給予食物,他們會咒詛這一家,歷史記錄這家庭在一年內有人死亡。

這種風俗流傳到今天,便是孩子登門索取糖果,不然就會咒詛人家。這就是trick-or-treat的意思。

德魯伊特祭司會拿著一個大蕪菁,把裡面挖空,在外皮上刻上人的面孔,代表他們所倚靠施咒的邪靈,這邪靈是巫師打發的精靈。蕪菁裡頭點燃蠟蠋,在晚上逐戶叩門時用作燈籠。

德魯伊特祭司相信精靈會附在蕪菁裡,幫助他們把符咒施放在那些拒絕他們要求的家庭身上。

當這風俗在十八、十九世紀傳到美國,蕪菁並不普遍,便用南瓜代替。所以死節的起源跟基督教是風馬牛不相及的。

一如以往,死節是屬於魔鬼的。

羅馬皇帝君士坦丁信主後,立基督教為國教。君士坦丁下令全國人民都要皈依基督教,由於教會無法消除民眾的異教風俗,只有把部份風俗聖化,特別是十月卅一日的死節。

在第八世紀,羅馬教皇定十一月一日為萬聖日(All Saints' Day),來記念教會史上一切殉道的聖徒。這樣,十月卅一日便是萬聖日的前夕。後來All Saint's Day 變成All Hallows Day,而hallows是「神聖」的意思,十月卅一日便是萬聖夜(All Hallows Evening)。
[PR]
by cwj36 | 2005-08-24 12:21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比布拉克特戰役

比布拉克特戰役
Battle of Bibracte


e0040579_2302012.gif


西元前58年,赫爾維第人掠奪埃杜維人的領土,凱撒同意出兵幫助埃杜維人,得到入侵高盧的藉口。

凱撒指揮5個軍團,以最快的方式穿越阿爾卑斯山,在阿拉爾戰役(Battle of Arar)突擊赫爾維第人成功。

赫爾維第人再度與凱撒談判,赫爾維第人領袖狄維果(Divico)派使者對凱撒這樣說:「如果羅馬人願意和赫爾維第人講和,他們願意到凱撒所指定、並且要他們住下來的地方去。但是如果凱撒堅持要戰爭,那末,凱撒必須記住羅馬人以前的災難和赫爾維第原先的勇敢。至於凱撒趁他們冷不防的時候攻擊,這是因為當時已經過了河的那些人不能來援救他們同胞的緣故,決不可以因此便把自己的勇敢估計得太高,或者輕視起赫爾維第人來。」

凱撒要赫爾維第人如果願意給他人質,讓他知道他們能保證履行自己的諾言,同時,如果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同盟使埃杜維人和阿羅布洛及斯人受到的損害,都能得到賠償,他還是願意和他們講和的。

狄維果回答說:「赫爾維第人從祖先起就定下了規矩,一向只接受別人的人質,從不把人質交給別人,羅馬人自己就是這件事的證人。」

雙方因此談判破裂,戰火持續進行....................

凱撒從山南高盧行省以及從埃杜維人(Aedui)和他們的同盟那裡集中來的全部騎兵,約達4000多騎,全都派做前鋒,觀察赫爾維第人究竟向哪個方向進軍。

羅馬騎兵對赫爾維第人的後軍釘得過分熱心了些,竟在地形不利的地方跟赫爾維第人的騎兵交了一次手,羅馬損失了不少騎兵。

這場戰鬥鼓勵了赫爾維第人,因為他們只用500騎兵便驅走羅馬許多騎兵,他們更放心大膽地在羅馬軍團面前停留下來,屢次以挑釁羅馬軍,以求一戰。

凱撒約束自己的部下不准應戰,他認為目前光只要牽制住敵人,不讓他們劫掠、採收和破壞就夠了。就這樣繼續行軍了大約15天,羅馬軍的前鋒和赫爾維第人的後軍,相距始終很接近。

同時,凱撒每天都在催促埃杜維人答應供應的糧食。

埃杜維人卻一天一天只管拖延,一會兒說在徵收了,一會又說在集中了或就在路上了等等。

凱撒看到自己實在被埃杜維人敷衍搪塞得太長久了,而該發糧食給軍隊的日子又已迫在眉睫時。

他就召集起埃杜維人的領袖狄維契阿古斯列司古斯,這是埃杜維人的最高首領,在人民中間掌握著生殺大權,埃杜維人稱之為「執法官」,每年選舉一次。

凱撒很嚴厲地斥責他們,因為糧食買既買不到,田裡也收不起,在這樣緊迫的時機,敵人又這樣靠近,他們竟不加以援助,特別因為這次戰爭,主要是由於埃杜維人的籲請才進行的,所以他才更加嚴厲地責備他們袖手旁觀。

內鬼

列司古斯供出狄維契阿古斯的弟弟杜諾列克斯(dumnorix ,娶了赫爾維第族奧爾吉托利科斯(Orgetorix))的女兒)是阻擾提供糧食的「內鬼」。

凱撒在查詢中又發現,幾天以前騎兵戰鬥之所以遭到挫折,也是由於杜諾列克斯和他的騎兵首先敗退下來的原故。

因為埃杜維人派來支援凱撒的騎兵是由杜諾列克斯領導的,他們一退,就使其他的騎兵也都驚慌起來。

凱撒杜諾列克斯召到自己面前來,當著他兄長的面,把自己要責怪他的那些事情都告訴了他,無論是他自己知道的還是他本國所控告的,都向他說了,同時還警告他。

以後任何時候都必須避開一切嫌疑。特別向他指出:過去的一切是看在他的兄長狄維契阿古斯面上,才原諒他的。杜諾列克斯凱撒派人監視。

西元前54年凱撒第二次征高盧,為了怕杜諾列克斯搗亂,把他與他的部屬作為人質,當時凱撒要渡海遠征不列顛,杜諾列克斯以對大海的恐懼和宗教的原因造反失敗,在試圖從凱撒的營地逃脫時被打死,死前大喊:「一個自由的男人和一個自由的國度的公民(a free man and a citizen of a free state).」

比布拉克特

凱撒帶領6個軍團離開埃杜維人最大、積儲最充裕的市鎮比布拉克特 (Bibracte)去追逐赫爾維第人。

但他考慮到糧食缺乏的問題必須解決,就轉過頭來撇開赫爾維第人,趕回比布拉克特。

這件事被高盧籍騎兵的一個什長部下的逃兵們報告了赫爾維第人首領狄維果(Divico) 。

狄維果認為自己可以把羅馬軍隊的糧食切斷,於是改變原來的計劃,掉過頭來,緊釘著羅馬的後隊,開始攻擊。

凱撒注意到這事,把他的軍隊撤到比布拉克特附近的一座山上去。派騎兵去抵擋敵人的進攻爆發高盧戰爭第2場戰役-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

凱撒佈陣

這時,凱撒把四個老的軍團,第7、8、9、10軍團分成三列陣(Triplex Acies)佈置在半山腰裡。

把第11、12軍團2個軍團和全部輔助部隊,被安置在山頂上,這樣就好像整座山上到處都布了軍隊,同時他又命令把全軍的行囊都集中放在一起,由處在高處的部隊負責守衛。

e0040579_22232714.jpg


狄維果佈陣

赫爾維第人帶著他們的全部車輛跟蹤追來,也把他們的輜重集中在一起,15000人的波依人 (Boii)和都林忌人(Tulingi)做為後軍。

赫爾維第人驅走羅馬騎兵之後,結成極密集的方陣,一點都不囉嗦直接向羅馬軍的前列衝來。

放馬一戰

凱撒首先把自己的坐騎一直送到老遠看不見的地方,後來又命令把所有別人的馬也都這樣送走,讓大家都面對著同樣的危險,不存逃脫的希望,然後對士兵們鼓勵了一番之後,遣他們投入戰鬥。

羅馬兵士們踞高臨下,擲下標槍,很容易地驅散了敵人的方陣。

高盧人散亂之後,羅馬士兵們拔出劍來,朝他們衝殺過去。

高盧人的盾,大部分被標槍一擊中就穿透了,而且因為鐵的矛頭彎了過來,緊箱在盾裡,拔既拔不出來,左手纍纍贅贅地拖著它作戰又不方便,一時很受阻礙,於是,許多人在把手臂搖擺了很久仍沒法擺脫它之後,就寧願拋掉盾,露著身體作戰。

羅馬兵靠近對方,同時利用大盾護住自己的左半身,羅馬人會盡可能地拉縮小雙方的距離,從而壓縮高盧人的空間,使高盧人的長劍無用武之地,並發揮羅馬短劍在近身格鬥中的長處,如兇狠的刺殺。

利用短劍刺殺高盧人沒有防護的大腿和腹股溝是羅馬人常用的攻擊手段,但有時羅馬人也會用短劍劈砍卸掉高盧人的胳膊。

總之,羅馬人雖然在身材上遜於高盧人,但優良的裝備和良好的訓練使羅馬人在陣地戰中壓倒後者。

最後,赫爾維第人因為受傷纍纍、支持不住,開始撤退,向離當地的一座小山逃去。

等赫爾維第人佔有那座小山時,羅馬軍緊追其背後。

赫爾維第人的夾擊

e0040579_22391288.jpg


赫爾維第人做為後軍掩護著敵人後方的15000波依人 (Boii)和都林忌人(Tulingi)軍,掉過頭來攻擊羅馬軍隊敞開著的側翼,包圍住羅馬軍團。

已經退上山的赫爾維第人看到羅馬軍團後面被友軍包抄,重新立定下來,開始作戰。羅馬軍團轉身來,分成兩面分開應戰。

第一列和第二列抵抗小山下來的赫爾維第人、第三列抵抗後面的波依人 (Boii)和都林忌人(Tulingi)。

戰鬥就這樣分為兩面。激烈進行著,直到赫爾維第人再也擋不住羅馬軍的攻擊時,一部分開始退到山上去,一部分集中到他們的輜重和車輛那邊。

儘管這場戰鬥從上午一直延長到傍晚,在整個戰鬥過程中,卻沒有看到任何赫爾維第人轉過身去逃走。

深夜

輜重附近,直到深夜還在進行戰鬥,赫爾維第人把車輛排列起來當作壁壘,站在高處向羅馬軍進攻的人投射矢石,另有些人則躲在戰車和四輪車之間,朝上發出梭標和投槍,殺傷羅馬軍。

e0040579_22504682.jpg


戰鬥持續很久,輜重和營寨終於為羅馬軍佔領。

奧爾及托列克斯的女兒和一個兒子,都在那邊被羅馬軍俘獲。約有13萬人從這場戰鬥中逃出,他們通宵趕路,整夜一刻不停,第4天到達林恭內斯人境內。

羅馬軍因為有的士兵受了傷,還有些陣亡者要掩埋,停留了3天,沒追趕他們。

凱撒派使者送信到林恭內斯人(Lingones)那邊去,命令不准把糧食和其他物資接濟他們,如果接濟他們,他就要以對付赫爾維第人同樣的方式對付他們,林恭內斯人害怕,不敢接濟赫爾維第人。

投降

赫爾維第人丟掉輜重,又得不到林恭內斯人接濟,因為一切給養都感到缺乏,狄維果不得不派使者來向凱撒求降。他們在路上遇到凱撒,投身在他腳下,含著眼淚低聲下氣地懇求講和。

凱撒吩咐他們留在現在所在的地方等他到來,他們聽從了。後來凱撒到了那地方,向赫爾維第人索取人質、武器以及逃亡到他們那裡去的奴隸。

戰後統計,赫爾維第人總數是26萬3千、都林忌人是3萬6千、拉多比契人是1萬4千、勞拉契人2萬3千、波依人3萬2千,這些人中,能拿起武器來作戰的約有9萬2千人,合起來總數為36萬8千人。

其中能夠返回故鄉的,依照凱撒的命令作的統計是11萬人。

這次赫爾維第族大遷移約有228000人死亡。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5-08-24 08:22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