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テゴリ:【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49 )

埃拉維斯契 (Eravisci)

埃拉維斯契 Eravisci

e0040579_11303477.png埃拉維斯契人(Eravisci)是凱爾特人。

歐洲古代歷史文獻很少提到關於埃拉維斯契人,但現代考古發現,他們是一個有高度文明的凱爾特人部落,他們曾經用鐵,裝飾他們的陶甕,甚至鑄造自己的硬幣。

從大約西元前50年到西元前20年,發現埃拉維斯契人鑄造了一系列硬幣。

在西元前3和4世紀埃拉維斯契人佔領匈牙利的多瑙河流域。

他們主要居住在在如今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蓋勒特山(​​Gellért Hill)上。

埃拉維斯契人稱為「阿卡因克( Ak-ink)」。

在西元前1世紀羅馬人入侵後在此建立羅馬的軍事基地,「 Ak-ink」改稱為「阿昆庫姆(Aquincum )」,控制多瑙河右岸的一個重要水路和陸路路口。

在西元102和107之間的第一和第二次戰爭的一段時間, 羅馬圖拉真皇帝劃分成潘諾尼亞為西部的上潘諾尼亞Upper Pannonia (Pannonia Superior),首府是卡農圖姆 (Carnuntum)

東部為下潘諾尼亞(Lower Pannonia),首府是阿昆庫姆(現在的布達佩斯) ,下潘諾尼亞包括現今匈牙利 , 塞爾維亞 , 克羅地亞 ,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的部分。

e0040579_12165631.png


羅馬佔領的埃拉維斯契人文化依然強勁。

在 凱爾特人的墓碑浮雕,禮服和珠寶上找到這方面的證據。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19 12:39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斯科迪斯奇 (Scordisci )

斯科迪斯奇 Scordisci

e0040579_23233773.png 斯科迪斯奇人 (Scordisci ) 是凱爾特部落,居住在現今塞爾維亞的領土上。

但是歷史學家一直爭論不休,斯科迪斯奇人的種族歸屬。 有的稱他們為凱爾特人 ,色雷斯人或伊利里亞人或是這3族人的混種組合。

西元前3世紀上半葉,高盧人大舉入侵巴爾幹時代,最後有些凱爾特人 定居於薩烏斯(Savus)河與多瑙河匯合處的西爾米烏姆(Sirmium)之東。

留在此地 凱爾特人與 控制了各種潘諾尼亞部落的地區他族的混合種族,因此文化政治上屬於強勢的凱爾特,他們就成為了「斯科迪斯奇人」。

斯科迪斯奇人建築Singidunum(現在的塞爾維亞首都 貝爾格萊德)、Taurunum ( 現在的澤蒙)2個要塞。

西元前120~115年左右,斯科迪斯奇人也受到來自北方日耳曼部落辛布里人(Cimbri)的攻擊。

日耳曼辛布里人部落擊敗斯科迪斯奇人一直打到貝爾格萊德附近,又再往西遷移 。

途中對斯科迪斯奇到處燒殺擄掠,最有名丹麥國寶的Gundestrup大鍋就是搶劫斯科迪斯奇得來的。

e0040579_23341486.jpg


斯科迪斯奇人有飲血的習俗。 也有活人生祭的儀式,他們處死囚犯獻給戰神(貝羅納和火星)。

前2世紀末至前1世紀初,他們驅逐特里巴利( Triballi)人,與羅馬馬其頓行省變成鄰居, 他們經常劫掠馬其頓,迫使那裡的許多羅馬總督疲於奔命的同他們作戰。

西元前75年, 馬其頓總督蓋尤斯,對入侵巴爾幹的斯科迪斯奇人,道爾西人(Daorsi) , 達契亞和其他部落盡可能驅逐去多瑙河附近。

e0040579_23949.jpg


斯科迪斯奇人圍困錫薩克 (Segestica)城 失敗,使斯科迪斯奇人企圖控制達爾馬提亞和潘諾尼亞西南部的希望破滅。

斯科迪斯奇人無法向西發展, 一度把注意力轉向羅馬默西亞省,攻擊包括道爾西人與一些西部色雷斯部落。 另一方面他們並沒有放棄攻擊潘諾尼亞,西元前119年,雙方又爆發錫薩克第二次圍攻作戰。

從西元前141年開始斯科迪斯奇人又不斷侵襲羅馬馬其頓行省。

塞爾維亞西部山區有羅馬人的Heracleae要塞,和兩個羅馬軍團駐紮在那裡,指揮官是卡托 (Gaius Porcius Cato)。

這個邊界要塞上,羅馬人偵測出斯科迪斯奇人蠢蠢欲動的味道。

他們準備對Heracleae要塞攻擊,斯科迪斯奇人不會像傳統凱爾特人蠻幹,他們會採用更微妙和成功的策略。

斯科迪斯奇人利用一小群馬兵,假裝驅趕著牲畜,挑起卡托一個致命的錯誤。

卡托命令羅馬軍團從要塞出動去追剿"野蠻人",結果羅馬軍團變成比斯科迪斯奇人騎兵圍攻的目標。

隨之而來的是羅馬軍一口一口被吃掉的大屠殺,損失800多人,羅馬指揮官卡托兵敗逃跑,可是羅馬當局沒有懲罰他兵敗責任,指控他在馬其頓的敲詐貪污,被判處有期徒刑並處以罰款,最後卡托流亡西班牙。

一時之間,斯科迪斯奇人在馬其頓行省到處蹂躪,直到西元前107年被魯弗斯(Minucius Rufus)驅逐。

後來雄心不死的斯科迪斯奇人結合馬埃第人(Maedi)和道爾西人不時進犯馬其頓 ,甚至 攻入德爾福地區大肆掠奪寺廟財寶。

直到西元前88年,羅馬終於克服了他們,並把他們打回多瑙河。

西元前56和50年之間,斯科迪斯奇人被達契亞人擊敗,成為附庸。

在此之後,斯科迪斯奇人像洩了氣的氣球,一落千丈。

這種下降的政治局勢,不是因為與羅馬戰爭的結果,而是他們的內部的裂解,特別是親潘諾尼亞(Pannonians)的部落,變得更加強大和政治獨立。

西元前15年羅馬第2任皇帝提比略, 終於完成制壓斯科迪斯奇人 ,在羅馬帝國統治下獲得某種程度的地方自治權力,羅馬將他們編組為羅馬高山族僱傭軍。

西元86年達契亞人入侵時期 ,羅馬第4弗拉維安費利克斯軍團 ( Legio IIII Flavia Felix),又稱「第四幸運弗拉維安軍團」( Fourth Lucky Flavian Legion ), 進駐Singidunum (現代貝爾格萊德) 以監控斯科迪斯奇人。

圖拉真皇帝統治時代,斯科迪斯奇人成為羅馬公民,他們不再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政治單位存在,斯科迪斯奇人地區被分割納入潘諾尼亞 、默西亞、達契亞3羅馬行省之中。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18 02:44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因蘇布雷 (Insubres)

因蘇布雷 Insubres

e0040579_748637.png因蘇布雷人(Insubres)是義大利北部山南高盧區最強大的凱爾特民族。

西元前400年左右,當時凱爾特人分支因蘇布雷人(Insubres)已經在定居現在米蘭與倫巴第大區。

凱爾特人入椐的北部意大利(山南高盧),又以帕杜斯河(今波河)為界,分作山北高盧(Transpadana Gaul)和山南高盧 (Cispadana Gaul)。

北義大利的凱爾特人來自阿爾卑斯山以北,同山外高盧有著密切的淵源關係。e0040579_7445269.jpg

可能由於自身的人口過剩,或為日益興起的日耳曼人所排擠,加之受義大利地區古老文明的誘引,凱爾特人從很早時候起就開始移居該地。

對義大利的持續入侵,無疑構成了凱爾特人大規模歷史性擴張和遠征運動的一個重要部分。

這場凱爾特人入侵主要是在大約公元前500~前400年之間展開的,但也可能是在此稍後時期。

大規模入侵時期高盧差不多1/3的部落都服從於比圖里吉人首領安比加圖(Ambicatus)。

安比加圖派遣其外甥貝洛維蘇(Bellovesus)和塞哥維蘇 (Segovesus)率領兩支移民隊伍分別遷移北意大利和赫爾辛尼亞森林(多瑙河上遊一帶)

相傳貝洛維蘇就是親領因蘇布雷人(Insubres)入侵意大利,隨其同行的還有比圖里吉人、安德斯人、阿維爾尼人、塞農人、埃杜維人、卡爾努特人、安巴利人、奧勒西人等高盧諸部。

作為義大利的新來者,山南高盧各部按其各自利益,不同程度地捲入了此後半島上錯綜複雜的軍事政治角逐。隨著後來羅馬勢力的持續擴張,這種衝突也愈趨白熱化。

因蘇布雷人與羅馬人主要有2大戰役:

泰拉蒙戰役(Battle of Telamon)

e0040579_20335389.jpg


西元前232年,羅馬軍團驅逐塞農人並瓜分其土地。

由於唇亡齒寒,面對羅馬的反擊,到了西元前225年,波河流域的最大部族因蘇布雷人與波伊人結盟,同時說服了附近的若干部落,並用金錢雇傭了大批蓋薩塔依人(Gaesatae)高盧傭兵準備共同入侵義大利,平分掠奪的戰利品和占領的土地,新的高盧人大舉入侵義大利再度登場。

e0040579_2483059.png蓋薩塔依人完全相信戰神卡繆拉斯(Camulus)。

蓋薩塔依戰士赤裸相信得到了諸神的保護,裸體進入戰場,只會增加敵人的不安。認為受到祝福的戰士根本不需要衣服。

因蘇布雷酋長布里托馬圖斯(Britomartus)率領的一 支由5萬步兵、2萬騎兵和戰車兵組成的入侵者高盧大軍,他們亞得里亞海岸南下不久,就轉向西,進入了亞平寧山區,越過重山峻嶺後,突穿羅馬人佈置的防線,竟從東面侵入富饒的伊托魯里亞地區,攻入了意大利西北部。

因蘇布雷人沿途燒殺擄掠,羅馬人大驚失色,羅馬城內人心惶惶,羅馬執政官伊密利烏斯·巴佩斯(Lucius Aemilius Papus)率領羅馬軍團與因蘇布雷人在泰拉蒙(Telamon)附近對峙....

e0040579_20513264.png


此時在撒丁島的羅馬軍也接到了因蘇布雷人等高盧人大舉入侵的情報,本在撒丁島鎮壓暴亂的執政官雷加魯斯(Gaius Atilius Regulus)的率領下乘船返回義大利,在比薩港登陸後,便沿海岸的大道南下趕往羅馬。

當他們行至泰拉蒙(Telamon)附近時,雷加魯斯發現了一小隊高盧騎兵,並將他們全部捕獲。

經過審問高盧俘虜,雷加魯斯了解了羅馬軍的情況,並知道他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將高盧軍夾在了兩支羅馬軍的中間了。

機不可失,雷加魯斯當機立斷,命部下火速搶占前面的一個平緩的制高點,占據有利地形阻擊高盧軍。

因蘇布雷聯軍驚見被包圍,決戰已經無法回避,就將全軍分成兩半,背靠背排出兩列戰陣,分別面向南北兩個羅馬軍,他們的戰陣兩翼則由優勢的騎兵鎮守。

為了打開退卻的通路,因蘇布雷聯軍首先以優勢的騎兵對雷加魯斯發動了強攻,試圖攻占羅馬占領下的高地。

雷加魯斯依靠地形的優勢,集中所有騎兵拼死抵抗,在激戰中雷加魯斯陣亡,屍體被砍成肉醬,首級被送往高盧統帥處示眾,以激勵士氣。

但是雷加魯斯軍團死守的高地並沒有失守,伊密利烏斯·巴佩斯發現凱爾特人在猛烈攻擊高地,知道了情況,下令全軍出擊。

羅馬軍的投射的標槍對沒有像樣盔甲護身的因蘇布雷聯軍造成了相當的傷害,他們的騎兵和戰車兵終於被擊潰,於是因蘇布雷聯軍的兩翼暴露無疑,南北兩面的羅馬軍不失時機地完成了對因蘇布雷聯軍的合圍。

面對訓練有素的羅馬士兵投擲標槍,因蘇布雷聯軍表現出了大無畏的英勇氣概,因蘇布雷、人波伊人堅守陣地,蓋薩塔依人赤裸上陣,揮動著劣質的刀劍,前僕後繼地衝殺,他們的小盾牌對羅馬標槍提供的保護很小,很多人被標槍射死。

漸漸地,羅馬軍的包圍圈越來越小,連續的盾牌像一面墻一樣將高盧士兵推壓到了一起,他們失去了活動的空間,長劍沒有尖鋒的刀劍既無法刺傷敵人,也沒有地方揮動。

而羅馬士兵則從盾牌後面將精煉的短劍連續刺出,不斷抽刺凱爾特人的小肚肚,4萬因蘇布雷聯軍便這樣陣亡了,其中有些是見大勢已去自刎身亡。

因蘇布雷酋長布里托馬圖斯(Britomartus)、蓋薩塔依人(Gaesatae)高盧傭兵統帥阿納羅埃斯圖斯(Aneroestus)、康科里塔努斯(Concolitanus)也力竭戰死。另外有一萬人被俘。

羅馬軍也由於因蘇布雷聯軍的殊死抵抗而損失慘重。有歷史學家認為泰拉蒙戰役是戰車在歐洲大陸的戰爭中最後一次使用的戰鬥記錄 。

此戰一般被看作凱爾特勢力在義大利由盛而衰的標誌。

克拉斯迪烏姆戰役(Battle of Clastidium)

e0040579_1352672.png西元前222年,因蘇布雷人的新酋長維利多馬魯斯(Viridomarus)素來強悍不羈,派10,000人攻擊山南高盧( 現義大利倫巴第大區 ,在帕維亞省) 克拉斯迪烏姆(Clastidium現在的卡斯泰焦CASTEGGIO)的羅馬堡壘 。

羅馬執政官馬克盧斯(Marcus Claudius Marcellus 殺死著名發明家阿基米德的人)率領羅馬軍團前往山南高盧救援。

維利多馬魯斯親率數千因蘇布雷騎兵截擊馬克盧斯,雙方列陣完畢,穿著精美盔甲的維利多馬魯斯單槍匹馬出陣,要與馬克盧斯單挑決鬥。

e0040579_21593074.jpg經過3次馬上來回的對砍,最後馬克盧斯拿起標槍刺穿他的對手,提取從這個敵人的閃耀著黃金和白銀盔甲,才知道他宰了因蘇布雷人的酋長。

馬克盧斯獲得羅馬的武勇封號-「Spolia Opima」。

Spolia opima是古羅馬將軍單騎與敵將決鬥,殺死敵軍所奪得的武器, 被稱為羅馬歷史上最負盛名的榮譽封號,羅馬歷史上得到「Spolia Opima」只有3人。

酋長被KO,因蘇布雷人趕快撤退.........

之後西元前221年,因蘇布雷人被迫屈辱的接受與羅馬結盟。

在第二次布匿戰爭(218∼201BC)中因蘇布雷人又起來反抗羅馬,援助迦太基將軍漢尼拔

迦太基勢力退去後,西元前194年因蘇布雷人明確地向羅馬臣服結盟 ,保持一定程度的自主權但逐漸在城市聚落的興起中去了自己的民族性。

加上羅馬建立許多大道,條條大路通羅馬,北義大利的凱爾特人的羅馬化進程大大加快。

在西元前89年,因蘇布雷人獲得拉丁公民身份,並在西元前49年,因蘇布雷人成為羅馬公民。

米蘭最初被因蘇布雷人(Insubres)稱為Medhlan。後來羅馬人征服該地後,稱它為Mediolanum。米蘭因此成為羅馬帝國最繁榮的地區之一,並在286年至402年成為西羅馬帝國的首都。

ROME2因蘇布雷派系採用高盧式金屬頸環(torque)為代表圖案。
凱爾特人戰鬥衝鋒時都會發出可怕的戰嚎噪音,頸部掛著高盧式金屬頸環發出閃光,恐嚇他們的敵人

e0040579_0122986.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17 00:21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埃杜維(Aedui)

埃杜維 Aedui

e0040579_70322.png


(埃杜維 馬的錢幣)


e0040579_5574385.png 埃杜維(Aedui)是凱爾特人 ,居住在今天的法國索恩河和盧瓦爾河之間 ,其領土包括現在法國索恩-盧瓦爾省 , 科多爾省和涅夫勒省的勃艮地(Burgundy)的大部分。

西元前6世紀,高盧人因為人口過剩 ,埃杜維人跟隨傳奇高盧王貝洛維蘇(Bellovesus)越過阿爾卑斯山攻擊義大利的伊特拉斯坎(Etruscans )的6個凱爾特部落之一。

之後,埃杜維人退回汝拉山脈以北。在凱撒的時代,他們與羅馬人交往往榮獲與羅馬人互稱「兄弟」的親屬稱號。

凱撒到高盧後,埃杜維人(Aedui)最先表示歸順,並充當凱撒征服高盧的幫兇,從而在羅馬人的扶植下取得了高盧的霸權。

埃杜維與鄰近的塞廣尼族長期不合,衝突的原因是 索恩河和商業貿易通行費糾紛。

e0040579_985215.gif


此時的埃杜維(Aedui)內部其實分裂為兩大派系,一個是由狄維契亞古斯(Diviciacus)領導的親羅馬派,另一個是由他弟弟杜諾列克斯(Dumnorix)領導的反羅馬派,後者尤其厭惡凱撒杜諾列克斯(Dumnorix)壟斷了松河的酒類貿易,非常富有,他同時還是德魯依,德魯依在凱爾特社會有著崇高的地位。

根據凱撒的記載,杜諾列克斯(Dumnorix)有很強的政治野心,他不僅僅是為了反羅馬而反羅馬,他的實際目標卻是成為埃杜維的國王。

而埃杜維(Aedui)是羅馬在高盧的重要盟友,羅馬必須採取必要的干預行動來阻止杜諾列克斯(Dumnorix)企圖反抗羅馬。

而當時全高盧各邦,就分為兩個集團,一個集團的領導權由埃杜維人掌握,另一個由阿維爾尼人(Averni)掌握。

多年以來,他們之間一直在激烈地爭奪霸權。

e0040579_1952577.jpg


西元前58年,赫爾維第人掠奪埃杜維人的領土,凱撒同意出兵幫助埃杜維人,得到入侵高盧的藉口。

凱撒指揮5個軍團,以最快的方式穿越阿爾卑斯山,在阿拉爾戰役(Battle of Arar)突擊赫爾維第人成功。

為了與赫爾維第人抗戰,凱撒每天都在催促埃杜維人答應供應的糧食。

埃杜維人卻一天一天只管拖延,一會兒說在徵收了,一會又說在集中了或就在路上了等等。

凱撒看到自己實在被埃杜維人敷衍搪塞得太長久了,而該發糧食給軍隊的日子又已迫在眉睫時。

他就召集起埃杜維人的領袖狄維契阿古斯列司古斯,這是埃杜維人的最高首領,在人民中間掌握著生殺大權,埃杜維人稱之為「執法官」,每年選舉一次。

凱撒很嚴厲地斥責他們,因為糧食買既買不到,田裡也收不起,在這樣緊迫的時機,敵人又這樣靠近,他們竟不加以援助,特別因為這次戰爭,主要是由於埃杜維人的籲請才進行的,所以他才更加嚴厲地責備他們袖手旁觀。

列司古斯供出狄維契阿古斯的弟弟杜諾列克斯(dumnorix ,娶了赫爾維第族奧爾吉托利科斯(Orgetorix))的女兒)是阻擾提供糧食的「內鬼」。

杜諾列克斯遭到凱撒警告與監視。

赫爾維第人在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被凱撒殺個大敗。

同年埃杜維(Aedui)陷入內亂,它鄰近的敵對部落,阿維爾尼(Arverni)和塞廣尼(Sequani)在西元前71年向埃杜維(Aedui)宣戰,塞廣尼(Sequani)還邀來日耳曼蘇維比人(Suebi)的雇傭軍。

西元前63年,埃杜維人和塞廣尼人的日耳曼蘇維比僱傭兵對兵戎相見,在馬格托布里加戰役(Battle of Magetobriga)吃了敗仗之後,被迫不得不把自己國內最尊貴的人交給塞廣尼人做人質,還要用誓言束縛自己的國家:不得索回人質、不得向羅馬人求救、不得拒絕永遠服從他們的權力和統治。

埃杜維人還是遣使羅馬元老院 ,向他們的傳統盟友與「兄弟」援助請求援助。赫爾維第人投降後,大多數高盧部落都去向凱撒祝賀,並尋求與他會面。

埃杜維人代表團領袖狄維契亞古斯凱撒請求凱撒幫忙對付塞廣尼與日耳曼蘇維比人。

日耳曼蘇維比人(suebi ) ,西元前59年羅馬共和國為攏落日耳曼人的領袖是阿里奧維司都斯(Ariovistus),給他「日耳曼之王(king of Germans)」與「羅馬之友」的稱號。

凱撒認為埃杜維人是羅馬的「兄弟」,比羅馬的「朋友」日耳曼蘇維比人還要親近,兄弟有難,凱撒一定要幫「兄弟」的。

這也是羅馬將軍凱撒處理完赫爾維第人(Helvetii)遷移事件後,以他們要求的援助作為延長他在高盧的繼續作戰征服賴著不走的藉口。

終於在西元前58年,控制塞廣尼人的日耳曼阿里奧維可都斯拒絕與凱撒談判,雙方爆發孚日戰役(Battle of Vosges),阿里奧維司都斯戰敗逃亡。

凱撒勝利後,塞廣尼人臣服於埃杜維人。

西元前54年凱撒第二次征高盧,為了怕杜諾列克斯搗亂,把他與他的部屬作為人質,當時凱撒要渡海遠征不列顛,杜諾列克斯以對大海的恐懼和宗教的原因造反失敗,在試圖從凱撒的營地逃脫時被打死,死前大喊:「一個自由的男人和一個自由的國度的公民(a free man and a citizen of a free state).」

西元前52年,阿維爾尼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召集他的高盧民族支持者對抗羅馬人,凱撒在高盧最堅強的盟友埃杜維族領袖孔維克多列塔維叛變投向阿維爾尼,參加阿萊西亞攻防戰(Battle of Alesia)反抗羅馬。

阿萊西亞攻防戰,由於高盧人失敗,整個高盧落入凱撒之手,埃杜維人降服。

羅馬皇帝屋大維在索恩-盧瓦爾地區設立命名「奥古斯托杜努姆」(Augustodunum 歐坦 ),為埃杜維人集中居住地。成為羅馬的「结盟城邦」(civitas foederata)。

e0040579_19224533.jpg在西元 21年埃杜維人「奥古斯托杜努姆」領導人Sacrovir起來反抗 羅馬皇帝 提比略,但他們很快就失敗。

西元48年時 埃杜維貴族精英,越來越羅馬皇民化,「奥古斯托杜努姆」高盧社區成為第一個被允許有羅馬元老院山北高盧(Gallia Comata)省的參議員名額。

ROME2派系埃杜維(Aedui)使用埃杜維錢幣以馬的圖案,做為代表埃杜維。

但是高盧親羅馬的埃杜維(Aedui)族圖騰其實是野豬,埃杜維族使用野豬可以在高盧各部族敵我的混戰做為識別的標誌。

在ROME2中卻把野豬給了阿維爾尼人(Arverni)。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15 19:43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泰里斯(Tylis)

泰里斯 Tylis
e0040579_831913.jpg


e0040579_94688.pngROME2派系泰里斯(Tylis)是凱爾特人在色雷斯地區建立的王國約現在保加利亞東部。

這要從凱爾特人(高盧人)入侵巴爾幹半島說起。

據有關記述,凱爾特人佔領了北方的伊利里亞與潘諾尼亞,並將其作為基地後,緊接而來的是對馬其頓、色雷斯、希臘地區的入侵。

約西元前298年時,有一支凱爾特人侵者曾進抵今保加利亞一帶,遭遇馬其頓人。

結果,被馬其頓國王卡山德的軍隊擊敗於哈伊莫斯山 (今巴爾幹山 )。

稍後不久,由坎鮑勒斯(Cambaules)統領的第2支凱爾特人隊伍,似乎已達色雷斯。

西元前279年,趁馬其頓內亂之際,凱爾特人又起兵數萬人,開始大舉入侵巴爾幹。

其兵力分作三路:塞雷思里奧斯(Cerethrios)率東路軍,進攻位於保加利亞一側的特里巴利人(Triballi),特里巴利人為巴爾幹古代色雷斯人的一支。

博爾吉奧斯(Bolgios) 率西路軍,穿越伊利里亞,由今莫納斯提爾附近進入馬其頓,敗殺其王托勒密‧塞勞諾斯

後來馬其頓由受到軍中士兵歡迎而要被擁為國王的索斯提尼斯(Sosthenes of Macedon)領導擊敗了博爾吉奧斯

西元前279年的夏天最著名的一支是由布倫努斯(Brennus 不是西元前387 年入侵羅馬城的布倫努斯)和阿西喬里烏斯(Acichorius)率領的中路軍,突破培奧尼亞(Paeonia) 從色薩利直撲希臘腹地,猛攻溫泉關,不克,遂繞關口進至德爾斐,始為希臘埃托利亞聯軍擊退,布倫努斯兵敗自盡。

凱爾特人在希臘各地劫掠,破壞慘重,但由此卻在政治上促動了一個具有希臘化時代特徵兆的國家聯盟形成,以合力抗阻凱爾特人的進襲。

布倫努斯的其餘殘部,則由另一首領科曼托里烏斯(Comanrius)帶領,移至哈伊莫斯山脈斜坡一帶駐留下來,並取得了對於鄰近色雷斯部落的控制權。

這個群落以Tylis(泰里斯)今保加利亞卡贊利克附近為中心,其勢力曾南伸至亞德里亞堡盆地,向北抵達多瑙河,後漸接受了希臘文化,建立凱爾特人在色雷斯的王國。

此外,那些在人煙稠密的希臘本土難覓容身之所的凱爾特入侵者,則可能擴散到了巴爾幹半島其他地方,乃至更偏於東北方一帶的僻遠之地。

布倫努斯麾下的凱爾特軍隊還有一支隊伍,則由萊昂諾里奧斯(Leonnorios / Leonnorius)和盧塔里奧斯(Lutarios / Lutarius)率領,從希臘折向東方,於西元前278年橫渡赫勒斯滂(今達達尼爾)海峽,進入小亞細亞,他們被稱為“加拉太人”(Calatae)。

泰里斯王國,其實凱爾特人是少數民族,在色雷斯的步兵稱為「Galathraikes」,在ROME2泰里斯中稱為「高盧-色雷斯戰士(Gallo-Thracian Warriors)」,他們拿著拉登長劍,托克環(TORCS)不只是繞在脖子上,手臂上也有環。


e0040579_983158.png


利西馬其亞戰役(Battle of Lysimachia )

此時,馬其頓本土陷入索斯提尼斯與各自為政的實際空位狀態。

而在希臘的安提柯二世(Antigonus II Gonatas)決定先接受蓋利博盧半島上利西馬其亞(Lysimachia 亞歷山大大帝部將利西馬科斯在在西元309年建造)城的求助。

在色雷斯鄉間基本遭到毀滅性的劫掠和同化後,這座色雷斯原國都利西馬其亞成了野蠻人海洋裡的一葉孤舟,遭到一支數量巨大的凱爾特人的圍攻。

西元前277年,安提柯二世從海路出發,在利西馬其亞附近登陸。

安提柯二世利用凱爾特人對海洋缺乏了解的特點,先在海邊紮下營寨,派人向他們挑戰。

當繼任泰里斯王的塞雷思里奧斯(Cerethrius)率領凱爾特軍到來的時候,發現海邊的馬其頓軍營已經廢棄,馬其頓軍隊已經不見蹤影,海邊擱淺著馬其頓的艦隊。

以為對手怯戰逃亡的凱爾特人毫無紀律的掠奪軍營中殘存的物資,並且開始攻擊這些艦船的時候,安提柯二世埋伏的軍隊出現兵奇襲了這些已經紀律混亂的泰里斯軍。

在海邊被包圍的這些泰里斯軍逃無可逃,大部被殲,剩下的投降並且被改編成輔助軍隊。

這次勝利給安提柯二世帶來了如此巨大的威望,現在他終於宣布自己有權繼承父親德米特里一世的馬其頓王位。

安提柯二世打敗索斯提尼斯,剿撫並用迅速重新占領了馬其頓本土後,現在安提柯成為了馬其頓、希臘大部和色雷斯一部的統治者,後世才將稱他為「安提柯二世」。

泰里斯一直持續到西元前193年(一說前212),凱爾特人統治了近60年才被色雷斯人攻滅。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13 19:45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塞廣尼(Sequani)

塞廣尼 Sequani

e0040579_16404966.png塞廣尼(Sequani)是在今法國索恩河、羅納河和德國萊茵河之間的廣大地區的高盧凱爾特人。塞廣尼意為「水上居民」。

主要城市在韋松蒂奧(今法國貝桑松)。

在羅馬帝國的統治下,塞卡尼人屬於比利時高盧區。錢幣上的圖案以野生動物居多。

塞廣尼與鄰近的埃杜維(Aedui)不合。衝突的原因是阿拉爾和商業貿易通行費糾紛。

e0040579_985215.gif


此時的埃杜維(Aedui)內部分裂為兩大派系,一個是由狄維契亞古斯(Diviciacus)領導的親羅馬派,另一個是由他弟弟杜諾列克斯(Dumnorix)領導的反羅馬派,後者尤其厭惡凱撒杜諾列克斯(Dumnorix)壟斷了松河的酒類貿易,非常富有,他同時還是德魯依,德魯依在凱爾特社會有著崇高的地位。

根據凱撒的記載,杜諾列克斯(Dumnorix)有很強的政治野心,他不僅僅是為了反羅馬而反羅馬,他的實際目標卻是成為埃杜維的國王。

而埃杜維(Aedui)是羅馬在高盧的重要盟友,羅馬必須採取必要的干預行動來阻止杜諾列克斯(Dumnorix)企圖反抗羅馬。

而當時全高盧各邦,就分為兩個集團,一個集團的領導權由埃杜維人掌握,另一個由阿維爾尼人(Averni)掌握。

多年以來,他們之間一直在激烈地爭奪霸權。

就在埃杜維(Aedui)陷入內亂時,它鄰近的敵對部落,阿維爾尼(Arverni)和塞廣尼(Sequani)在西元前71年向埃杜維(Aedui)宣戰,塞廣尼(Sequani)還邀來日耳曼蘇維比人(Suebi)的雇傭軍。

西元前63年,埃杜維人和塞廣尼人的日耳曼蘇維比僱傭兵對兵戎相見,在馬格托布里加戰役(Battle of Magetobriga)吃了敗仗之後,被迫不得不把自己國內最尊貴的人交給塞廣尼人做人質,還要用誓言束縛自己的國家:不得索回人質、不得向羅馬人求救、不得拒絕永遠服從他們的權力和統治。

而塞廣尼人不得不把阿爾薩斯(Alsace)地區讓給蘇維比王阿里奧維司都斯

埃杜維人還是遣使羅馬元老院 ,向他們的傳統盟友請求援助。

高盧塞廣尼人引狼入室,其實比埃杜維人更為悽慘,塞廣尼人事實已經被蘇維比王阿里奧維司都斯控制。

阿里奧維司都斯佔據了塞廣尼人的3分之1領土(約現在法國的阿爾薩斯地區),這是全高盧最富饒的土地,而現在,他卻又要塞廣尼人另外再讓出3分之1來,蘇維比王阿里奧維司都斯招來2萬4千日耳曼人又來到塞廣尼人這邊,要讓出地方來給他們住。

塞廣尼人已淪落為半奴隸的地位,阿里奧維司都斯極為傲慢、極殘酷地進行著統治,也把塞廣尼人最尊貴的貴族們的孩子索去作為人質,這些人質略微做了一些未經他點頭同意的事情,就得遭到各種各樣的慘刑。

他是一個粗野、任性、殘暴的人,對他的統治誰也沒法忍受下去。

終於在西元前58年,日耳曼阿里奧維可都斯拒絕與凱撒談判,雙方爆發孚日戰役(Battle of Vosges),阿里奧維司都斯戰敗逃亡。

凱撒勝利後,塞廣尼人再度臣服於埃杜維人。

西元前52年,阿維爾尼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召集他的高盧民族支持者對抗羅馬人,凱撒在高盧最堅強的盟友埃杜維族領袖孔維克多列塔維叛變投向阿維爾尼,羅馬要塞廣尼人繳交糧食,但是塞廣尼人已經交給埃杜維人,羅馬一再催逼,

塞廣尼人也反了,跟著參加阿萊西亞攻防戰(Battle of Alesia)反抗羅馬。

凱撒又獲得勝利,塞廣尼人臣服於羅馬。

屋大維統治時期,塞廣尼人居住區成為貝爾吉卡(Belgica)的一部分。

後來,當羅馬不再能有效保護高盧居民後,塞廣尼人慢慢合併,就是後來的勃艮第王國(Kingdom of Burgundy)。

e0040579_1655396.jpg


塞廣尼人的馬車輪錢幣,在凱爾特神話中車輪又代表雷神 (Taranis)。

e0040579_16404966.png
e0040579_1833188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8-09 09:10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凱爾特人的野豬崇拜

歐洲最古老的居民是凱爾特人,雖然凱爾特人世界在覆蓋了歐洲西部和中部,它沒有政治的統一,文化影響力無法擴張。儘管凱爾特人的武力入侵也曾讓希臘與羅馬深感煩惱。

古代羅馬、希臘人記錄凱爾特人有獵頭習慣(認為是可能容納人的靈魂)將敵人頭的釘在牆壁或讓那些頭在馬的脖子上晃來晃去的習慣。

e0040579_14125968.jpg


凱爾特人崇拜兇猛的動物,如龍、公雞、熊、狼、 豹、野猪(Wild boar)等。

其中野豬兇猛,代表膽量、力量、智慧和戰鬥兇猛,是代表戰士的符號。因凱爾特人普遍崇拜野豬,至今在米蘭老城區的中心位置仍舊可以看到一個野豬的浮雕。

東方的中國、日本人遠古時候也是崇拜野豬。

e0040579_14122365.jpg野豬也是祭司德鲁伊奉獻給女神阿登娜(Arduinna)的祭物,且出現在多個凱爾特及愛爾蘭神話的故事。

高盧女神阿登娜命名詞源來自比利時阿登森林,形象是一位年輕女子,穿著短上衣的騎野豬女獵手。

祂是凱爾特人的月神與森林之神,掌管森林與森林裡的動物,保護獵人與平衡人類與野豬之間的關係。

古代高盧(法國)地區各凱爾特部族都有野豬崇拜,高盧親羅馬的埃杜維(Aedui)族圖騰就是隻野豬,埃杜維族使用野豬可以在高盧各部族敵我的混戰做為識別的標誌。

e0040579_14295693.jpg

他們的武器擊打他們的盾牌發出可怕的噪音,然後將劍高高舉起以野豬突進的作戰方式衝鋒陷陣,獵取敵人頭顱。

e0040579_473910.png


那麼ROME2的阿維爾尼人(Averni)派系圖示是野豬,其實也不是錯誤,阿維爾尼人也是凱爾特當然也崇拜野豬,但是這派系標誌不太嚴謹,從阿維爾尼人族騰錢幣中顯示與馬比較有關係。

e0040579_233796.jpg


這可能是考量玩家統一高盧後能使用諸族共同崇拜的標誌-野豬。

另外高盧雄雞(La Coq gaulois),羅馬帝國把今天法國這個地方叫做高盧(Gallia),把住在此地的凱爾特人叫做Gallus,而它在拉丁語裏的另一個意思是「公雞」。

在中世紀前期無人把公雞與高盧作做如此聯繫。

後來屬於日耳曼人之一法蘭克人入侵高盧,他們特別崇拜好鬥的公雞~剛好公雞也是凱爾特人的動物崇拜之一。

e0040579_3283079.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4-07 02:58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高盧戰爭的導火線

高盧戰爭的導火線
赫爾維第族大遷移


奧爾吉托利科斯的野望

e0040579_3574630.png


e0040579_175672.png赫爾維第人(Helvetii)是盧高凱爾特部落之一,原居住於瑞士高原,奧爾吉托利科斯(Orgetorix)是高盧赫爾維第人(Helvetii)的富裕貴族。

在西元前61年奧爾吉托利科斯在貴族中策劃了一個陰謀,勸誘赫爾維第族人帶著他們的全部資財,離開自己的領土。

他宣揚因為赫爾維第族的勇武超過所有一切人,所以要取得全高盧的霸權,是件極為容易的事。

要說服他們這樣做原本不難,因為赫爾維第人的領土,四周都被大自然限制著。

東面是極深的大河流-萊茵河,把赫爾維第人的領土與日耳曼人隔開。

西北面又是高峻異常的汝拉山,盤亙在塞廣尼人和赫爾維第人之間。

南面是勒茫納斯湖和羅唐納斯河,把赫爾維第人和羅馬行省隔開著。

e0040579_350567.gif


在這種環境中,赫爾維第族活動起來自然不能太寬敞,就要攻擊鄰邦也不很容易,因而使他們這種好戰成性的人,感到非常苦惱,所以他們準備遷移去山北高盧。

奧爾吉托利科斯的勢力一煽動,他們就決定預備啟程出發所需要的東西,盡可能地收買大量的牲口和車輛,又多多益善地播種了大量穀物,以便旅途中有充裕的糧食供應,還和鄰近的各邦建立了和平與友誼。

他們認為兩\2年時間就足以完成這些準備,因而用法律規定在第3年出發。

奧爾吉托利科斯被選出來負責籌備這些事情,他就自己擔起了到別族出使的任務。

在這次旅途中,他說服了塞廣尼人(sequani)卡泰孟塔羅第斯(Catamantaloedes)的兒子卡司幾克斯(Casticus),他的父親曾經擔任塞廣尼族長多年,羅馬元老院贈給過他「羅馬人民之友」的稱號,叫他去攫取他父親以前執掌過的族長之位。

同樣,他又說服了埃杜維(Aedui)人首領的弟弟杜諾列克斯(dumnorix ),不要服從羅馬的鞭策,還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做妻子。

他使他們相信,這是極容易做到的事情,因為他本人也將取得赫爾維第族的大權,毫無疑問,赫爾維第人是全高盧最強有力的國家,他保證一定會用他的資財和他的軍隊,幫他們取得王位。

奧爾吉托利科斯杜諾列克斯卡司幾克斯互相表白誠意,設下了盟誓。

他們希望在取得政權後,就能以這最有力、最堅強的三個族的力量,佔據全高盧。

在西元前58年,奧爾吉托利科斯正計劃建立自己政權的計劃,卻遭到了告發。

依照赫爾維第人的習慣,該讓奧爾吉托利科斯戴著鐐銬,聽受審問,如果他被判有罪,隨著便應該受火焚之刑。

在預定審訊的那天,奧爾吉托利科斯把他所有的家屬都從各地召到審判的地方來,數達萬人之多,他還把數目同樣很大的全部被保護人和債戶都召了來。

就依靠這些人,他才逃了出去,沒受到審問。

赫爾維第首領們從四鄉召集起大批人準備討伐奧爾吉托利科斯,他卻在此時忽然死去,他可能被殺害或在自己的營地內的糾紛被殺。

赫爾維第族大遷移

他死後,赫爾維第人對離鄉他遷的計劃,仍舊毫不鬆懈地作著準備。

最後,當他們認為一切準備工作都已就緒時,就燒掉自己所有的12個市鎮,400個村莊,以及其餘的私人建築物。他們除了隨身攜帶的糧食以外,把其餘的也都燒掉,

這樣,便把所有回家的希望斷絕乾淨,只有拚命冒受一切危險去了。

他們又命令各自從家裡、帶足夠3個月用的磨好的糧食上路。

他們勸誘他們的鄰居勞拉契(Rauraci )、都林忌人(Tulingi )和拉多比契人(Latovici)採取同樣的措施,也燒掉自己的市鎮和村落,和他們一起出發。

e0040579_5424788.png


都林忌人古資料是稀缺的,僅有資料出現於凱撒的「高盧戰記」。

e0040579_5443688.png


勞拉契(Rauraci )也是小群凱爾特人。

e0040579_547745.png


他們並攻擊諾累耶的波伊(boii )人,強迫他們參加聯盟。

至少有30萬人參與這次大規模移民,其中四分之一的具有戰鬥能力。

他們要離開自己的家鄉,一共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條通過塞廣尼人的領域,在汝拉山和羅唐納斯河之間,是條狹窄而又崎嶇的道路,單列的車輛通過都很勉強,還有一座極高的山俯臨著它,因此只要很少人就可阻擋他們。

另一條路要通過羅馬共和國的控制下的山南高盧行省,比較平坦和便利,但此路屬於被羅馬人征服的阿羅布洛及斯人(Allobroges)領域之間的羅唐納斯河,也有幾處淺灘可以涉渡。

西元前58年3月28日,他們認為那些新被羅馬人征服的阿羅布洛及斯人,對羅馬人還不一定太有好感,也許可以說服他們借一條路給自己通過他們的領土,不然就用武力強迫他們這樣做。

因此在已經準備好一切出發用的東西之後,他們就約定此日,大家都趕到羅唐納斯河上會齊。

凱撒的拒絕

當這事報告給正在羅馬的凱撒,這個遷移軍事威脅高盧南部的穩定,而且會阻斷羅馬與西班牙的陸路連繫。

當時只有一個軍團在山南高盧 ,當赫爾維第人企圖取道通過羅馬行省時,他迅速離開羅馬,以盡可能快的速度趕向外高盧,到達日內瓦。

赫爾維第首領南梅友斯維盧克洛久斯派使者向凱撒說他們的目的只是想借道穿過行省,絕不作任何傷害,因為除了這條路以外,再沒別的路可走,求他答應他們的要求。

凱撒想起執政官盧契烏斯·卡休斯曾經被赫爾維第人殺死,他的羅馬軍隊也在被擊潰以後,還被迫鑽了軛門,因此認為決不可答應他們的要求,也不相信像赫爾維第人這種心懷惡意的人,如果給了他們通過行省的機會,絕對會肆意破壞。

但為了要取得一段間歇的時間,好讓凱撒新徵召的部隊集中,凱撒就回答使者說:他要化幾天時間考慮一下,如果他們希望得到答覆,可以在4月13日再來。

到了4月13日,凱撒破壞羅唐納斯河的橋樑還建立壘牆,拒絕赫爾維第人通過,赫爾維第人無法前往山北高盧,只好改往北走與塞廣尼人談判。

e0040579_4283867.gif


赫爾維第掠奪埃杜維

埃杜維人的貴族杜諾列克斯利用他的影響力,說服的塞廣尼人允許赫爾維第人遷移通過其領土。

赫爾維第人保證塞廣尼人不阻止赫爾維第人的通行,赫爾維第人在路過時也不為非作歹,或者肆行破壞。

在那時候,赫爾維第人軍隊,穿過那條狹谷和塞廣尼人的地界,到達埃杜維人的邊境阿拉爾河(river Arar 現代索恩河 )。赫爾維第人用聯結在一起的木筏和船隻,渡過阿拉爾河,但赫爾維第人卻蹂躪著埃杜維人的田野。

好心沒好報的埃杜維人(Aedui)不能抵擋這些侵入者,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財產,埃杜維2個首領狄維契阿古斯列司古斯就派使者到凱撒這裡來告狀求助。

凱撒出兵-阿拉爾戰役

凱撒同意出兵幫助埃杜維人,得到入侵高盧的藉口。

凱撒接到偵察人員的報告說,赫爾維第人的部隊4分之3已完全渡過阿拉爾河,大約還有4分之1日在阿拉河東岸,他們是赫爾維第人的幾古林尼部(Tigurini)。

凱撒指揮5個軍團,以最快的方式穿越阿爾卑斯山,凱撒在夜裡率領3個軍團,直撲向敵人尚未渡河的幾古林尼部。

他在他們都身負重荷、來不及防守之中遭到凱撒的攻擊,殺掉他們一大部分,其餘的都四散逃走,躲進最近的森林裡去。

阿拉爾戰役(Battle of Arar)是高盧戰爭的第一場戰役。

這場戰鬥完畢後,為了追擊赫爾維第人的其餘部隊,凱撒命令在阿拉爾河上造起一頂橋來,帶著自己的軍隊渡了過去。

凱撒軍團的突然到來,使赫爾維第人大為驚異,因為他們看到自己花了20天時間才困難地渡過來的河流,凱撒卻只花1天就過來了。

赫爾維第人再度與凱撒談判,赫爾維第人領袖狄維果派使者對凱撒這樣說:「如果羅馬人願意和赫爾維第人講和,他們願意到凱撒所指定、並且要他們住下來的地方去。但是如果凱撒堅持要戰爭,那末,凱撒必須記住羅馬人以前的災難和赫爾維第原先的勇敢。至於凱撒趁他們冷不防的時候攻擊,這是因為當時已經過了河的那些人不能來援救他們同胞的緣故,決不可以因此便把自己的勇敢估計得太高,或者輕視起赫爾維第人來。」

凱撒要赫爾維第人如果願意給他人質,讓他知道他們能保證履行自己的諾言,同時,如果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同盟使埃杜維人和阿羅布洛及斯人受到的損害,都能得到賠償,他還是願意和他們講和的。

狄維果回答說:「赫爾維第人從祖先起就定下了規矩,一向只接受別人的人質,從不把人
質交給別人,羅馬人自己就是這件事的證人。」。

因此談判破裂,赫爾維第人為切斷羅馬軍隊的糧食供應,爆發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

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6 02:38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阿瓦利肯圍城

比圖里吉人(Bituriges)
BC52 阿瓦利肯圍城戰
Siege of Avaricum


e0040579_925254.png


e0040579_5132856.jpg


阿維爾尼(Averni)族長維欽托利(Vercingetorix)曾經在凱撒的部隊中擔任騎兵將領,因而對羅馬軍隊有相當深刻的認識。

高盧起義後在首戰失利後,維欽托利決定改變戰術。

他說服高盧各部族採用焦土戰略,他竭力避免與敵人正面交鋒,而是堅壁清野,用一切手段阻止敵人獲得草料和糧食,甚至不惜大批燒毀高盧人自己的村舍。

e0040579_5302240.jpg

(高盧族群分佈)


維欽托利的戰術大獲成功,羅馬人嚴重缺糧,不得不忍著極度的饑餓作戰。西元前52年凱撒糾集6個軍團,然後揮師南下,追逐維欽托利的主力部隊。

為了取得給養,羅馬人向全高盧最美麗、最富裕的阿瓦利肯( Avaricum)展開圍攻。

凱撒知道阿瓦利肯(現代布爾)是的高盧比圖里吉人(Bituriges)的最大和最好的城鎮,他相信,如果他能攻下阿瓦利肯城,整個比圖里吉部落就會投降。

維欽托利,主張撤退並摧毀阿瓦利肯城,但比圖里吉人不願放棄如此豐厚的財產,決心堅守。事後證明,這完全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比圖里吉族人相信他們能夠捍衛自己的阿瓦利肯城,維欽托利則不願入城防守。

阿瓦利肯城是易守難攻的城市, 有河流保護和一個龐大的沼澤,那裡只有一條狹窄的通路可以到達阿瓦利肯。

凱撒在阿瓦利肯城外安營扎寨,於沼澤狹窄的入口,開始建立兩座可以移動的攻城塔。用「蠍弩」(scorpion)掩護了攻城階梯的修造。

e0040579_5281946.jpg


當攻城塔快要完成時,,維欽托利移動部隊靠近阿瓦利肯城北15里成立2個陣營。維欽托利的陣營在沼澤區內,讓羅馬人無法攻擊。

維欽托利派出游擊部隊集中伏擊任何羅馬派出去覓食的部隊。當凱撒的偵查兵報告維欽托利陣地所在,他決定攻擊的新營地。

結果彷彿是一個重大戰役即將爆發,但是因為沼澤的隔離與雙方沒有人願意冒風險移動,凱撒維欽托利各自撤兵。

維欽托利返回到他的陣營,由於他沒有與羅馬作戰,被其他人指控背叛高盧軍隊,高盧軍隊產生矛盾爭執,被迫在軍營內捍衛自己的安全。

羅馬人很快就缺乏補給物資,部分原因是維欽托利的這些騷擾攻擊,但更令人擔憂,因為埃杜維(Aedui)與波伊(boii ),羅馬最寶貴的高盧盟友,不願意提供物資給凱撒

前者是因為他們已經悄悄地加入了維欽托利的起義,後者是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任何食物可以供給。

e0040579_531496.jpg


破壞大突擊

比圖里吉人有許多經驗豐富的礦工與熟練的鐵匠,這給了他們需要的技能對付羅馬的土堆。

當羅馬人試圖用抓鉤拉斷石頭牆壁時,比圖里吉人也用自己的機器拖住的羅馬抓鉤。

當羅馬人企圖在牆下挖隧道時,高盧礦工也挖自己隧道。

圍城的第25天,羅馬造的攻城階梯土丘(SiegeTerrace)長330英尺,越來越接近城牆,等待移動的攻城塔移往阿瓦利肯城牆就可登城作戰。

午夜剛過,羅馬人發覺土丘突然下沉。 高盧人挖土堆下的隧道,並放火焚燒坑木,隧道坍塌。

攻城階梯土丘必須有一些木柱支撐,高盧人從上面再澆油上,企圖燒毀攻城土丘,而在同一時間, 高盧軍衝出的土堆兩側的大門突擊。

經過數小時的烈焰與突擊,造成羅馬陣營造成極大的混亂,但最終,在羅馬軍隊的反攻,高盧的攻擊失敗,企圖放火燒毀土堆也告失敗,羅馬人迅速恢復被破壞的土堆。

翌日,阿瓦利肯的比圖里吉高盧軍決定試圖逃離阿瓦利肯,穿越沼澤與維欽托利會合。

這一計劃需要保密,其中阿瓦利肯的婦女懇求士兵不要放棄她們。婦女的哀求聲驚動了羅馬的斥候,意識到穿越沼澤與維欽托利會合計劃已經外洩的比圖里吉人放棄了疏散計劃。

第二天,凱撒圍攻阿瓦利肯城的第27天。

在一個暴風雨的掩護下,羅馬軍成功地推著攻城塔,士兵從攻城階梯土丘到達了城牆的頂端。

城破大屠殺

高盧人撤退到城中心,形成一個楔形陣,決心戰鬥到底。凱撒的軍隊集結城內後,並沒有馬上攻擊高盧人的楔形陣,他們只是站在哪裡「看著」高盧人。

恐懼感襲擊了阿瓦利肯城的高盧人,突然高盧士兵四散逃亡試圖衝出城門,結果當然遭到羅馬軍團無情的殺戮。

一向寬大的凱撒憤恨的下令屠殺阿瓦利肯的居民,包括婦女和兒童,全城4萬居民中僅有800人逃生。

阿瓦利肯落城後,維欽托利設法恢復高盧軍隊的士氣,一個鼓舞人心的講話,他很快就得回在圍困期間失去了部隊的信心。

更重要的凱撒失去了他的騎兵的最佳來源之一,高盧埃杜維(Aedui)人終於放棄了他們長期親羅馬的態度,並加入了起義,凱撒面臨著一個更加強大的高盧部落聯盟。

e0040579_537494.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4 05:12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薩比斯河戰役

薩比斯河戰役
Battle of the Sabis


e0040579_654136.png


西元前57年,虎頭蛇尾的貝爾格人聯盟瓦解.......

納爾維(Nervii)人責駡和怪怨蘇威西翁內斯(suessiones)人,畢洛瓦契(bellovaci)人、、阿姆比安尼(ambiani )人陸續向凱撒屈膝投降,拋棄世代貝爾格人相傳的「英勇」。

他們聲明自己絕不派代表到凱撒那裏,也不接受任何講和條件。

凱撒帶領第7、8、9、10、11、12、13、14軍團(42000)越過納爾維人(Nervii)的境界,行軍3天之後,從俘虜口中得知薩比斯河(Sabis 現在德國北萊茵-威斯特伐利亞)離開他的營寨已不到10羅里,全部納爾維人(Nervii)都集中在一渡過河的地方,等待羅馬人來。

e0040579_441465.jpg


跟他們在一起的還有他們的鄰邦阿特雷巴特(Atrebates)人和維洛曼杜伊(Viromandui)人,他們都是被納爾維指揮官波陀奧耶多斯(Boduognatus)說服來跟他們在一起,準備在這場戰爭中碰運氣的。

同時他們還在盼望著已經在路上的阿杜亞都契(aduatuci )人的軍隊。

婦女們和看來年齡不適於作戰的人,都集中在一個有沼澤阻礙、軍隊難於通行的地方。

凱撒知道了這些事情,就派偵察部隊和百夫長們前去選擇宜於紮營的地方,當時跟著凱撒一起行軍的有大批投降過來的貝爾格人和別的高盧人。

後來才從俘虜們口中得知,在那些日子裏,他們看到了羅馬軍通常的行軍方式。

就乘夜趕到納爾維人那邊,告訴他們說:在羅馬軍的一個軍團和另一個軍團之間,插有大量輜重隊,當前面的一個軍團已經進入營寨,其餘的軍團還隔著一段距離時,乘機攻擊那些身負行囊的士兵,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情。

擊潰他們之後,奪走羅馬軍的輜重,其餘的羅馬軍團就不敢再相持下去。所以納爾維人集結在薩比斯河準備伏擊羅馬軍。

納爾維人還有一項從古傳下來的習慣,即促使他們採納送情報的人所提的建議,因為他們自古以來就沒有騎兵,直到現在為止,他們對它還是不很熱心,他們所有的力量,全在步兵上面。

為了便於阻止鄰國的騎兵進人境內劫掠,他們把半切齊的嫩枝彎著插向地下,不久它就向四面八方滋生許多繁茂的小枝,茅茨和荊棘也密密地夾雜著叢生在裏面,很快就長成一道城牆似的藩籬,為他們構成一條很好的防禦工事,人不但沒法穿過,連窺探也不可能。

羅馬軍在進軍途中很受到這種藩籬的阻礙,因而他們就認為這是一個不可輕易放棄的計畫。

凱撒選來紮營的地方,形勢是這樣的:那邊有一座山,山坡勻稱地向下降落,直抵薩比斯河邊。

河邊又升起另一座同樣坡度的山,正好面對著上述的那一座,山腳下是空曠的平地,再上去就有森林掩蓋著,因此不易窺見它的內部。

納爾維人就躲在這些密林中。

凱撒佈陣

在空曠的地方,只有在沿著河的地方可以看到一些騎兵哨崗。

凱撒派騎兵走在前面,讓其餘的軍隊緊緊跟在他們後面,但進行的方式和次序卻和貝爾格人報告給納爾維人的不同。

因為凱撒的習慣,在他接近敵人時,以6個輕裝的軍團(7、8、9、10、11、12)當做先鋒,放在前面,全軍的輜重都跟在他們後面,然後以新近徵召的2個軍團(13、14)放在最後面掩護全軍和保衛輜重隊。

羅馬軍的騎兵和射石手、弓弩手,一過河就和敵人的騎兵交鋒起來。

納爾維人時而退回藏在密林中的自己人那邊去、時而又衝出林來攻擊我軍,羅馬軍追趕退走的敵人時卻不敢越過那片可以遙望到的空曠地帶。

這時,羅馬軍走在前面的6個軍團已經測量好工事,開始為營寨建築防禦工程。

e0040579_13122369.jpg


游擊戰

當羅馬軍的第一批輜重隊被躲在林中的那些納爾維人看到時,這就是他們事先約好同時進攻的時刻——他們就在森林中布好行列和陣勢,彼此鼓勵了一番之後,突然以全部兵力猛衝出來,攻擊羅馬的騎兵。

羅馬軍很快就被擊潰,陷入混亂。

納爾維人又用難於想像的速度奔到河邊。讓羅馬人一時看起來似乎林中、河邊、以至我們身邊,到處都是敵人,他們甚至還以同樣的速度趕上山去,衝向羅馬軍的營寨和那些忙於築工事的人。

這一來,凱撒就得在瞬息間做好許多事情,戰旗要升起來全面備戰。

軍隊的佈置,與其說是根據正常的戰術要求,還不如說是因為受到地形、山的坡度和時間的限制,沒奈何才這樣安排的。

e0040579_93942100.gif


羅馬左翼陣線

處在戰線左翼的第9和第10軍團的士兵,正好和也處在這邊的阿特雷巴特人(Atrebates)相遇,擲完標槍之後。很快就把這些已跑得很乏力、氣都喘不過來、而且負傷累累的阿特雷巴特人,從高地趕回河中去,又在他們竭力渡河;不暇應付時趕上去用劍砍死了一大批人。

第9和第10軍團也毫不猶豫地渡薩比斯河追去,趕到一個地形不利的所在,跟重新站定下來抵抗的敵人再次交鋒,又一次把阿特雷巴特人逐走。

羅馬中央陣線

同樣在羅馬中央陣線,第11和第8,也擊敗和他們遭遇的維洛孟都依人(Viromandui),離開高地,一直殺奔到薩比斯河的岸邊。

羅馬右翼陣線

e0040579_12594249.gif


當羅馬第9、10、11、8軍團都殺過河,右翼的第12軍團、第7軍團成為躲在森林的納爾維人獵殺的目標。

波陀奧耶多斯的側攻

全部納爾維人,在他們的最高指揮官波陀奧耶多斯(Boduognatus)領導下,都急忙向羅馬右翼趕去,一部分開始包圍這第12、第7兩個軍團,另一部分向那山頂上的營寨攻去。

就在那時候,羅馬騎兵和跟他們在一起的輕裝步兵,即前面說過的在敵人第一次衝擊時被擊退的那些人,正在退回營寨時,恰好迎面碰上敵人,重新又向別的地方選去。

在營寨後門和山脊最高處的軍奴們,看到羅馬軍乘勝追過了河,正要搶下來收集戰利品時,回頭一看,卻見敵人已經在我軍的營寨中走動,急忙四處逃竄。

高盧人分心肆虐凱撒的營地,殺死傷員,奪取鷹旗和收集財物。

第12、第7兩個軍團受到沉重的壓力,而且幾乎處在被圍困之中,軍奴們、騎兵們、射石手和管米底亞人也紛紛四散逃生時,便認為羅馬軍的處境已經絕望,急忙逃跑,報告他們國裏的人說,羅馬人已經被打敗和潰散了,他們的營寨和輜重也已經落到敵人手裏。

凱撒在鼓勵了第10軍團之後,緊急向右翼趕去。

凱撒到達第12軍團,看到自己的部下正受到沉重的壓力,第12軍團所有連隊標誌都集中到一個地方,軍士們也都擁擠在一起,使自己的戰鬥受到了妨礙,第四營的全部百夫長都已陣亡,掌軍旗手人也被殺掉,連標誌軍旗都已失落。

其餘各營的全部百夫長,幾乎不是負傷便是陣亡,另一方面,敵人卻只管在正面從低處向上進攻,同時還衝擊兩面側翼。看來形勢已經十分危急,而且前線沒有任何可以動用的後備力量。

高盧戰記裡多次提到第12軍團的首席百夫長普布留斯·塞卡斯修斯·巴庫魯斯(Publius Sextius Baculus),這人非常英勇,簡直是不死戰神!

凱撒稱讚他為「最強男人(fortissimus vir)」

在戰局已經危急,在沒有預備隊可用的情況下,身受重傷的巴庫魯斯就從戰線後面的一位戰士手裡搶了一面盾牌(他沒有攜帶盾牌),前進到戰線的前線,呼喚各百夫長的名字,鼓勵其他戰士,他下令,把隊旗向前線移,各百人隊把隊形展開,這樣才有空間施展他們劍。

因為他的出現,第12軍團戰士們重新燃起了希望鼓起了勇氣。

凱撒看到在他近旁的第7軍團,同樣受到敵人的沉重壓力,便指示軍團指揮官們逐漸把兩個軍團連接起來,背靠背地兩面朝著敵人作戰,在高處結成一方形口字陣防禦。

這樣一來,士兵們互相掩護著對方,不再擔心背後受到敵人包圍,開始更堅強地站定腳跟,更勇敢地作戰。

但是納爾維人兇猛異常,凱撒與第12、7軍團命在旦夕.........

援軍

同時,在大軍後方保護輜重的13、14兩個軍團,一聽到戰鬥的新情況,立刻加快腳步趕來。

山上的敵人馬上就望見他們。這時已經佔領敵人營寨的第十軍團司令提圖斯‧拉比弩斯 (Titus Labienus, 他的父親是昆圖斯(Quintus Labienus ),後來投效龐培,指揮騎兵,死在蒙達戰役),也從高處看到我軍營寨中發生的事情,就派第10軍團來救援。

第10軍團他們從奔逃的騎兵和軍奴口中知道了形勢是那麼危急、軍團和統帥的處境又是那麼兇險時,就盡其所能地加快速度奔過來。

他們的到達,使形勢起了極大的變化,第12、第7兩個軍團軍中即使因傷躺倒的人,也竭力倚在他們的盾上重新戰鬥起來。

軍用軍奴,儘管自己沒有武器,看到敵人慌亂,也不顧對方有武器,照樣撲上前去。騎兵們也希望以自己的勇敢來洗刷掉潰逃的恥辱,就在所有戰鬥的地方一馬當先搶到軍團士兵的前面去。

接著第11、8、9、13、14軍團也來支援,最後納爾維人反而被羅馬援軍包圍.........羅馬的蝎弩和輕弩,弓箭手拋射武器投向密密麻麻納爾維人。

被包圍的納爾維人儘管生還的希望已經微乎其微。卻仍顯示出非常的勇敢。

當納爾維人最前列的人陣亡時,旁邊的人便馬上站到倒下的人上面,在他們的屍體上戰鬥,當這些人也都倒下,他們的屍體積成一堆時,活著的人就把它們當做壁壘,站在上面向我軍發射武器,或者攔截羅馬軍發出的標槍,再投擲回來攻擊羅馬兵。

凱撒認為這些敢於渡過大河、攀登高岸、闖人形勢不利的地方的納爾維人為英勇無比的人,稱他們為「英雄」。

最後納爾維人由羅馬援軍包圍殲滅,波陀奧耶多斯戰死。

阿杜亞都契人(aduatuci ),當他們以全部兵力趕來援助納爾維人時,得到了這場納爾維人被殲滅的消息,就在半路上掉頭回家,放棄了全部市鎮和要塞,把所有的財物都集中到一處被自然條件極好地捍衛著的市鎮裏去,後來詐降,被凱撒擊敗後有5萬3千多人被販賣為奴。

勝利

殘餘的納爾維婦女、兒童一起安頓在河口和沼澤地帶的老年人派使者來見凱撒,向他投降。在談到他們這個族所遭到的慘運時,據說,他們的六百個長老只剩下3個,能持武器作戰的六萬男子中,大約只剩下500人。

凱撒命令布普布利烏斯.克拉蘇(3巨頭之一克拉蘇的大兒子)帶一個軍團去征討文內幾人、文內裏人、奧西蘭米人、古裏阿沙立太人、厄蘇維人、奧來爾契人、雷東內斯人這些連接大洋的沿海各邦——向他報告說;所有這些國家都已被收歸羅馬人民的權力和管轄之下。
[PR]
by cwj36 | 2011-03-20 10:45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