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崙軍事語

拿破崙的軍事語錄,是在他死後從其書信、手令和日記等文獻中摘錄出來編輯成書的。

  全書共收語錄115條。

  書的最早版本,據說刊印於1827年;巴黎安寨琳出版社在1830年再版時,定名為《戰爭語錄》。

  當時的版本,只收語錄78條,每條都附有注釋。
  注釋內容大要是引證戰例所作的若干說明。
  這項工作,是由法國陸軍布爾諾將軍完成的。
  1847年,法國柞美尼書局出版了一種新版本。新版增加了37條語錄,每條之後也都附有注釋。
  語錄的編排,看來並無特定次序,顯得有些零亂,增訂本更為明顯。

  拿破崙軍事語錄出版以後,很快被譯成各種文字,受到業界各國的普遍重視,曾在西方軍界廣為流行並引起了廣泛的討論和研究。

  一些國家把它定為現役軍官和軍校學生的必讀材料。
  一百多年以來,這本語錄對於資產階級軍事思想和作戰原則的發展,產生過一定的影響。
  隨著歷史的演進,拿破崙軍事語錄的意義和作用,也在不斷變化。

  由於現代武器的發展和使用,現代指揮和作戰方法的不斷革新與日臻完善,以及現代軍隊在素質上的變化和數量上的增加有些語錄早已過時,在今天並沒有多大實用價值。

  但是,這些語錄畢竟是拿破崙幾十年戰爭經驗的總結,反映了一定歷史條件下軍事實踐的客觀情況。

  歷史已經證明,拿破崙用兵作戰的原理原則,有它歷史的繼承性和時代特點,有它自己的獨特風格。

  所以,拿破崙的軍事語錄,對於探討軍事學術的發展和借鑒戰爭的經驗教訓來說,仍是具有一定價值的。

  

第1條

  一個國家的疆界,是由大河、山脈或沙漠構成的。這些都可成為行軍的障礙,其中最難克服的是沙漠,其次為山脈,廣闊的河川居於第三位。

第2條

  作戰計畫應考慮到敵人可能採取的每一個行動,並制定必要的應付措施。
  作戰計畫可因環境的變化、將領的才智、部隊的素質,以及戰場的地形而加以修訂。

第3條

  進入敵國作戰的軍隊,可能其兩翼都有中立地區或天然障礙(如河川山脈等)作為屏障,或者只有一翼獲得屏障,或者兩翼都將暴露。

  當兩翼都有屏障時,統帥所要注意的,只是防止正面被突破,只一翼有屏障時,要依靠有屏障的這個側翼;如果兩翼都已暴露,則應將部隊向內集結,不使他們脫離中心。

如果說,保護兩個暴露的側翼已夠困難,那麼,一旦整個軍隊分成了兩個或三個部分,而要保護四個或六個暴露的側翼,勢必困難更大。

  在第一種情況下,作戰線既可選在左翼,也可選在右翼;在第二種情況下,作戰線應該依靠有屏障的一翼。

在第三種情況下,作戰線的選擇必須與大軍正面的中心點相適應。不過,在上述三種情況下,都要沿著行軍軸線設置據點或加強陣地,其彼此處離應為五日或六日的行軍路,這樣建立起糧襪和軍火的補給站,組織輜重隊,便於部隊的供應或整編,從而縮短其作戰線線。
  
第4條

  攻入敵國的大軍由兩個或三個部隊組成、而且分別由不同的路線開進時,預定會師的地點絕對不可距離敵軍太近,出為敵軍可能先於我集中力量,不但可以阻我部隊會師,而且可以對我各個擊破--這是一條重要原則。
  
第5條

  作戰應當條理化,要有一個明確的目標,而且戰爭的進行務必遵循兵法的原理和法則。作戰所用的兵力,要與預期遭遇的困難強度相適應。
  
第6條

  在戰爭開始時,前進與否的問題需要慎重考慮;但是一經採取攻勢,必須堅持到底。實行後撤,無論技巧如何,定會全降低軍隊的士氣,因為已把成功的機會讓給敵人,自己卻失去了這個機會。

而且,撤退所招致的人員和物資損失,遠比最激烈的戰鬥為大。在戰鬥中,敵我雙方的損失總是大致相等,而在撤退時,損失全在自己一方。這就是兩者的區別。
  
第7條

  一支軍隊,無論晝夜都須具有全力抵抗的準備。因此,士兵必須時刻不離他的軍械和彈藥;步兵要同炮兵、騎兵和指揮官經常保持聯繫;軍中各師都要作好準備,以便隨時相互協助,進行支援和掩護。

  在宿營或行軍中的部隊,務求經常處在有利於作戰的地點,兩側需有妥善的掩護,威力較大的武器應當配置在適宜的地點,以備隨時加以使用。

  當部隊成縱隊行進時,應派出前衛和側衛擔任警戒,向前方和左右兩方進行搜索,同時要保持足夠的距離,使大軍本身能夠及時展開進入作戰位置。

第8條

  一個司令官每日自問幾回:“如果敵軍在我前方或左方右方出現,我該如何處置?“如果他對自己的問答感到困惑,那麼他的部署一定不妥,應該予以改正。
  
第9條

  軍隊的力量與力學中的動力相似,是品質與速度的乘積。快速的行軍,能夠提高軍隊的士氣,足以增加取勝的機會。
  
第10條

  如果一支軍隊在數量上處於劣勢,騎兵和炮兵都較敵軍為弱,那麼,指揮官必須避免全面戰鬥。人員數量的不足,可用進軍的速度來彌補,炮兵的缺乏,應以適當的機動來抵償;騎兵的劣勢,則靠選用有利的陣地來消除。在這種情況下,士兵的精神狀態是一個極重要的因素。

第11條

  使部隊分散在相隔很遠的幾條路線上行動而又彼此失去聯絡,是一個錯誤,而且會接著引起另一個錯誤。各分遣部隊只能獲得第一天的作戰命令,以後的行動就要看主力所遭遇的情況來決定。

這樣可能產生兩種結果:或因等候命令而造成時間上的損失;或者自己隨意行動。這兩者都非所宜。因此全軍各分遣部隊應經常保持緊密聯繫,不給敵軍有從間隙滲入的機會。這是一條應該遵守的原則。

如因某種理由未能遵守這條原則,各分遣部隊就應個別獨立行動。此時,要朝著指定的會合地點推進,遇事不可猶豫,無需等候新的命令,並應儘量避免遭受敵軍的個別攻擊。

第12條

  一個部隊應該只有一條作戰線。這條原則務須謹慎保持,非另有重要理由,否則不可放棄。

第13條

  在行軍中,一個部隊的各部分之間應該保持何種距離,地形、環境和目標情況而定。

第14條

  在山地,到處都有天生險要的堅強據點。指揮官一定要避免攻擊這種據點陣地。在這種作戰中表現技巧,就是控制敵人的側翼或後方,迫使敵軍不戰而退,放棄其陣地,或者逼他躍出陣地,為想攻擊我方而自動出來應戰。

  在山地戰中,進攻者常常處於不利的地位。因此,即使在進攻性的戰爭中,也應採取以守為攻的戰法,逼迫敵人敵人向我方攻擊。

第15條

  在作戰中,一位將領所要注重的首要職責,就是保持部隊的尊嚴和榮譽;維護人員的安全與完整無損,可作次要考慮。不過,為了達成前一目的的勇往直前精神和堅忍不拔作風,同樣也是達到後一目的的最好手段。

  實行退卻,指揮官不僅要失去部隊的光榮,而且通常還要損失比兩場戰鬥更多的人員。這就說明一個道理:只要軍中人員勇敢,你就不用氣餒。勇敢的行為可以獲取勝利,同時也應該得到勝利。

第16條

  絕不做敵人希望你做的事--這是一條確定不移的戰爭格言。理由很簡單,因為敵人希望你這麼做。所以,應當避免進入業經敵軍搜索和研究過的作戰場地,同時更須注意,不要進入敵人築有防禦工事的地區。根據這條原則,又可得一推論:對於一個可以迂回攻取的陣地,決不要從正面去攻擊。

第17條

  在行軍或野戰中,為了避免同強於自己的敵軍對抗,部隊指揮官必須經常覓建防禦陣地,剛時每晚構築掩體、壕構。如不採用適當的方法,則一般的天然陣地並不能保障一個部隊同一支數量優勢的敵軍進行對抗。

第18條

  據守不良陣地而又遭到敵人優勢兵力的襲擊時,平庸的將領必以撤退來求安全。但是一個卓越的司令官則不然,因其具有勇敢堅毅精神,反而可能向前迎擊敵人,這樣將使敵人感到困惑。

如果敵人猶豫不決,則能幹的將領就可借此謀操勝算,至少可以調動部隊以爭取時間,並可利用夜間來挖掘壕溝掩體,或者撤向較為有利的陣地。這種勇敢行為可以保持部隊的榮譽,對於部隊戰鬥力的影響殊為重大。

第19條

  從防禦轉入進攻,這個變換在戰法上是一種極為巧妙的行動。

第20條

  一個指揮官不應離棄其作戰線。不過,當環境有此要求時,則做得如何轉移作戰線,便是戰爭中一種最技巧的運動。一個部隊若能技巧地改變作戰線,則可欺騙敵人,使其無法知我後方和弱點之所在,因而無從對此進行威脅。


第21條

  部隊拖帶攻城縱列和運送大批傷病人員時,應採取到達基地的最短路線。

第22條

  在陣地上宿營的技術,也就是在該陣地部署作戰的技術。為此,要使所有炮隊配置得當,能夠隨時進行發射;所選陣地應能不受其他陣地的控制,而且還要不被迂回,並有可以瞰制和掩護鄰近陣地的位置。

第23條

  一個指揮官在佔領一個有受敵人包圍威脅的陣地時,一定要迅速集結部隊,反以攻勢行動威脅敵人。如果他認為必須撤退,則採取這種作法可以防讓敵人調動兵力來襲擊他的側翼。

第24條

  有一條軍事格言應當永遠記住:營地務須遠離敵人,並且妥為掩護。當敵人可能隨時出現時,應該更加注意。如此,則可以在敵人來攻之前集結自己的全部力量。

第25條

  兩軍對壘,一軍在被迫後退時只有一橋可通,而另一軍可以自由地退至週邊任何一點,這時的後者自然佔有一切的便利。處此局勢,統率前者的將領,應該勇敢果斷,予敵猛擊,並針對其側翼進行運動作戰。

第26條

  面對一主力量集中、交通便利、而又通信設備良好的敵軍,卻使自己的各部隊分散作戰,彼此失去聯絡——這是違背兵法原則的。

第27條

  一個部隊被迫撤離其第一線陣地時,各縱隊在後方的集結地點,應有足夠遙遠的距離,以免遭受敵人的干擾,因為各縱隊在重新集結之前遭受襲擊,那將是最壞的事情。

第28條

  在戰鬥前夕,不要派出任何支隊,因為在夜間情況或許產生變化,敵人可能撤退,也可能因有強大援軍開到而對我方發起攻擊,所以,先期的部署可能造成險惡的後果。

第29條

  一個指揮官決心進行會戰,就要迅速集結部隊,不可有所忽略,有時,僅只一個營的兵力也會成為勝敗的關鍵。

第30條

  在敵人陣地前作側翼行軍,是最輕率而違反兵法原則的事情,特別是當敵人佔據高地而被迫在其山麓之下成單列行進時,則更為嚴重。
[PR]
by cwj36 | 2009-10-29 17:45 | 拿破崙的軍事語


第31條

  計畫決戰之時,應該儘量使自己掌握所有取勝的機會,如果對手是一位傑出的將領,那就尤其應該如此,因為一旦戰敗,不論身處何地,縱然還有大量的補給品,而且離設防陣地也不遠,戰敗者總是倒楣的。

第32條

  前衛的任務,不僅在於向前推進或向後移退,而且要進行靈活的搜索。前衛應以輕騎兵組成,而以胸甲騎兵充當預備隊,並以有炮兵支援的步兵營作為後援。

因此,前衛應由精選部隊組成,其將領、軍官和士兵,都要熟知擔當此種任務所必需的戰術。一個未經訓練的部隊擔當此一特種任務,只有引起麻煩。

第33條

  除非據有隘路彼端出口,則以輜重和重炮部隊進入隘路,實屬違反兵法原則。因為這樣,一旦需要撤退,將會遭遇嚴重困難,甚至全部遭受損失。此等部隊,在己方尚未控制隘路出口以前應該留置後面並有妥善掩護的地點。

第34條

  構成作戰正面的各個單位之間,絕不應當留下可使敵人從中突入的空隙。這是一條兵法原則。如想誘敵落入陷阱,當然屬於例外。

第35條

  同屬一軍的各部隊宿營時,其位置排列應能進行相互支援。

第36條

  敵軍如有河流掩護,而且沿河設有若干橋頭堡陣地,則不可攻擊其正面,因為這樣將使己方部隊暴露於敵前,有遭受截成幾段而被擊破的危險。

應該以梯次縱隊接近河道,這樣,敵人只在攻擊最前面的一個縱隊時,才可不受側翼被襲的威脅。同時,要以輕便部隊進佔河岸,渡河地點一經決定,就應急速推進,架設橋樑。但是必須注意,渡河點應與先鋒梯隊保持相當距離,以便迷惑敵人。

第37條

  只要奪得一個可以控制對岸的陣地,也就有了保障渡河的有利形勢。如果該陣地可以配置大量的炮兵武器,那就尤其有利。

但是,河面的寬度如果大於600碼(一碼等於0.914米),則有利條件將要減少,因為這時炮兵火力不能達到對面河岸,敵人守衛部隊仍可掩護其陣地,並不會暴露在渡河的支援火力之下。

此時,如果奉命渡河,擔任掩護架橋任務的先頭部隊抵達對岸時,有可能為敵軍的炮火所殲滅,因為敵人沒在離橋400碼距離的炮兵,可以向此區域發射非常猛烈的火力,同時,敵方炮兵處在1000碼以外,不會遭到渡河軍炮兵火力助反擊。

因此,敵人在炮兵方面完全佔有優勢。在此種情況下,除非進行偷襲,可以乘敵不備,或者在河中有小島可以用作掩護陣地,或者利用河道四處的兩側部署炮兵,可向對岸的突出點進行集中射擊,否則,對於這樣寬闊的河流,決不可以實行強渡。

  如果河面寬度在120碼以下,己方炮兵能夠控制對方河岸,則渡河部隊將受到掩護,獲得很大益處。在此情況下,不論河道凹處如何小,敵軍都將無法阻止架橋。

這時守軍方面的將領即使最為精幹,能夠洞察對方的計畫並率領部隊趕到渡河地域,也只不過能對敵軍利用橋樑渡河進行一些阻擾而已。這時,橋樑實際上就是一條危險的隘道。守軍將領應使其部隊對著橋端作半圓形配置,並與對岸炮兵保持600碼到800碼的距離,以免陷到炮兵射程之內。

 
第38條

  阻止攜有架橋裝備的敵軍渡河,是很困難的。當守河部隊的目的只在於掩護另一部隊實施包圍行動時,司令官應該作出判斷如果確信無法阻止敵軍渡河,則應立即撤退,以便迎擊敵人,迎擊地點必須選在原來守衛的河道與將欲掩護的地點之間。

第39條

  在一六四五年的戰役中,杜倫尼將軍及其部隊遇到了優勢敵軍的包圍,被迫渡河,撤回到菲力浦斯堡。萊茵河上沒有橋樑,他便利用河道與該城之間的地段,對渡河後的部隊進行整頓。

  對於工兵部隊的官員來說,這裏有一個關於構築要塞和橋頭堡的教訓:在加強陣地與河道之間,應該留出一段空間,使部隊在進入陣地以前能夠進行整頓,否則,可能發生危險。

  部隊自美因茲撤退時,遭到了敵軍的追擊,當時處境十分危險,因為過橋渡河所需時間即已超出一日以上;同時,在加塞爾的加強陣地太小,整個部隊進入該地以後,實在過於擁擠。所以,加強陣地與萊茵河之間,應該有一個400碼的距離。

  在大河邊上構築橋頭堡時,應該參照此一原則,不然,將無助於一支後撤部隊的渡河運動。學校裏講授的橋頭堡構築方法,只能適用於渡程較短的小河。

  (*杜倫尼(1611.9.11-1675.7.27),法國將軍,一六四三年升為元帥,曾多次擔任法軍統帥,在幾次重大戰爭中立過不少戰功,帶兵勇效果斷,長於戰術,是十七世紀中葉的法國名將。)

第40條

  要塞的效用,在進攻戰中和防禦戰中是一樣的。要塞本身雖然不能直接捕獲敵軍,但對於一個獲勝的部隊來說,它卻起著阻滯、騷擾、削弱和困擾的作用。

第41條

  有效圍攻一地,可以採取兩種方法。第一種,首先擊潰掩護部隊,把他們逐出陣地,迫其殘部退至某種天然障礙如山脈或大河以外。做到這一步以後,應即派遣斥候部隊進至天然障礙附近,直到完成圍攻任務、全部佔領該地為止。

  實施圍攻的指揮官,如欲在敵人援軍到達以前避免與之進行會戰,而力求儘先攻克所圍敵陣,則可採取第二種方法。行使此種力法,必須備有攻城設備,具有預計圍攻時日所需用的彈藥和糧食,充分利用高地、森林、沼澤與河流等等有利地形,同時構築攻城堡壘和築壘陣地。

  此時,因為沒有溝通己方補給基地的迫切需要,所以只須注意阻住敵人的援軍。為達到此目的,指揮官應派出斥候部隊,使其與敵人援軍保持接觸。該部應當遮斷敵人援軍的進路;如遇敵人偷偷進入重圍,則應攻其側翼或後方。由於擁有利用攻城堡壘來構成戰線的優越性,指揮官可以抽調部分兵力同敵援軍作戰。所以,在敵人援軍面前施行圍攻,須有攻城堡壘作為掩護。

  如果圍攻方面軍力強大,在圍攻地點留下四倍於守軍的部隊以後,其餘還足以與敵人援軍相等,那麼,此一剩餘部隊可向超過一日行程的遠處進軍。

如果所剩部隊較敵援軍為少,那麼他們離開圍攻地點的眨離,不應超過一日行程。這樣,一旦遭受攻擊,即可返歸原來陣地,而且也易於獲得支援。

  如果圍攻部隊和斥候部隊合起來也只等於敵人援軍的兵力,則圍攻部隊必須完全留在原來陣地之內或其附近,並以最大的努力進行圍攻活動,以求取得勝利。

第42條

  富奎爾斯說:“攻城時,絕不可在自己的防禦壁壘陣地裏坐待敵人,而要進行出擊。”這話是錯的。戰爭中沒有絕對的事情,並非毫無例外,在自己防禦壁壘陣地裏等候敵人,不能認為都是錯誤的方法。

第43條

  反對構築攻城壁壘陣地和野戰工事的人,無異於自己削弱本身的實力,因為他放棄了各種輔助性的手段。這種野戰築城,不但經常有用,而且實屬必需。

  不過,野戰築城技術應該予以改進。戰爭中的這一重要技術部門,自古至今進步很小,今天的某些技術甚至還不如二千年以前。工程部隊的官兵,應該努力改進本身的技術,要把這門技術提高到與別種技術同一水準之上。

第44條

  在形勢不許可留下足夠的防衛部隊、因而難以守住設有醫院和彈藥倉庫的設防城鎮時,指揮官至少應以一切可能辦法保住“衛城堡壘”,使其遭受突然襲擊。

第45條

  築有工事的陣地,能夠保護守軍抗拒敵人。不過,這有一個時間的限度。對此一段時間以後,陣地工事將被摧毀,這時駐守部隊可以棄械投降。對於這一點,所有文明國家都表同意,至於守軍將領應該抵抗到何種程度方可求和,則意見並不統一。

  但是,也有一些將領並不以此為然。維拉斯就是其個之一。他認為守軍將領絕不應該向敵投降,而要堅守到最後關頭;在無法防守時,應將工事炸毀,利用黑夜突圍出去;即使不能將工事破壞,亦要率領部隊突圍。採用這種辦法自我解救的司令官,往往能保全其守備兵力的四分之三,以與大軍會合。

  (*維拉斯(1653-1734),法國元帥,曾是一位頗有戰績的名將,但是未有任何理論著作。)

第46條

  築城地域的主要功用,在於保障寧死不接受屈辱條件的駐守部隊得以退而不潰。因此,當駐守部隊要求獲得自由、否則拒絕投降時,同意此一條件而取得一個堡壘,是值得的。

對於這種決心死守的駐守部隊,與其冒險去猛攻,還不如給以自由釋放的保證,准許他們作光榮的投降。

第47條

  步兵、騎兵與炮兵,三者相倚為用,均須相互協作。因此,對於它們的配置務求穩妥,要在一旦遭受突襲時能夠互相支援。

第48條

  步兵列陣時,不應多過兩列,因為在多層重疊排列中,步槍不能發揮效力。大家都已公認,自第三列發射的步槍火力,不僅已欠準確,甚至危及前兩列的己方人員。

  在重疊兩列的陣形中,每九人成一班,個別之間的間隙為兩碼,每一個班的側後二十四碼處,應留置預備人員一名。

第49條

  把步兵排和騎兵排混合在一起使用,不僅無益而且有害。

騎兵失去機動力,則所有行動均受牽累,其衝擊力也就消失殆盡。步兵本身亦將遭受危險,因為騎兵出動以後,步兵即已暴露,勢必陷入沒有支援的狀態。掩護騎兵的最好方法,就是支援它的側翼

第50條

  騎兵的襲擊,在戰役初期、中期和末期,都是同樣有利的。只要有機會,騎兵就要對敵步兵的側翼進行襲擊,當步兵進行正面作戰時,更須如此。

第51條

  擴張戰果與阻止潰敗敵軍的集結,是騎兵的職責。

第52條

  騎兵比步兵更需要炮兵,因為它不能使用槍炮,僅能以刀矛作戰。為了適應此種需要,才有騎炮兵的誕生。所以,無論在實行進攻、據守陣地、或者集合之時,騎兵都不應該脫離炮兵

第53條

  在行軍中或在陣地上,炮兵的大部分應該配置到步兵師和騎兵師裏,其餘則可留作預備隊。每門炮除隨車攜帶的彈藥補給外,還應另備炮彈三百發,此數約為兩次會戰的消耗量。

第54條

  炮兵應配置在最有利的陣地上,在不妨礙火炮安全的原則下成儘量接近步兵與騎兵之線。炮陣地應取居高臨下的有利地形,能向各個方向發射,不要使其左右兩方受到地形的障礙。

第55條

  一位將領只要有辦法取得糧秣,能供應其部隊的需要,就應避免將其部隊駐紮在補給來源地區。

第56條


  好的將領,好的軍官,好的組織,好的訓練,好的紀律,可以形成一個好的部隊。這與為何而戰無關。

  不過,狂熱的信仰,愛國的情緒,民族的光榮等等,亦能感召青年參加部隊,並能增強部隊的戰鬥力。

第57條

  一個國家如果沒有軍官幹部和軍事組織作基礎,就很難建成一支軍隊。

第58條

  作為一個軍人,首要的本質在於堅決承受疲勞和艱苦,勇敢僅屬其次。經受貧困和匱乏,是對一個良好軍人的訓練。

第59條

士兵決不可拋離下列五樣東西:武器,彈藥,背包,四天以上的糧食和作工的用具。如果認為必要,可以減輕背包的重量,但是要使士兵經常把它帶著。

第60條

  應該採取各種辦法鼓勵士兵留在軍隊服役。對老兵予以特別關注,即有可能達到此一目的。薪餉應按服役年數照比例增加。老兵的待遇如不高於新兵,則是很不公平的.
[PR]
by cwj36 | 2009-10-02 23:48 | 拿破崙的軍事語


第61條

  臨戰前的訓話,並不能使士兵勇敢,老兵不願意聽,新兵則在第一聲炮響時把一切都忘光了。

不過,解釋和辯論亦有用處,那便是在作戰過程中用來消除謠言和詆毀,維護營中的良好士氣,提供露營的談話資料。因比,印發日令要能適應這種要求。

第62條

  帳篷有礙于健康,對於士兵還是以露營為好。睡時以足向火,其熱力可使睡處土地迅速乾燥。幾塊板子或兒捆草,即可用來檔風。

  可是,對於必須用筆書寫和判讀地圖的官員來說,幕營還是必要的。因此,校級軍官應給配備帳篷,並月指令他們不得宿於一般的房屋之內。

  帳篷是敵軍參謀人員的觀測對象,易使敵人獲得我方兵力數量和陣地位置的情報。不過,成二列或三列露宿的部隊,在遠處看來僅見煙霧,與天然霞霧沒有多大區別,會使敵人感到困惑。同時,露營中的火堆數目也是不可能統計的。

第63條

  從俘虜口中獲得的資料,應當審慎估計。一個士兵所知的情況,很難超出本連以外。一位軍官所述的材料,至多只能反映其所屬師的陣地與動向。

所以,擔任指揮職務的將領,不應該輕信俘虜的口供,要使自己對於敵軍陣地位置的推斷正確,必須用己方前衛的報告加以對證。

第64條

  在戰爭中,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統一指揮。因此,在同一個國家單獨作戰時,只能有一支軍隊,在一條戰線上行動,而且僅僅委派一位司令官進行指揮。

第65條

  一位指揮官如果想在辯論與會議中尋求決策,必將導致古往今來的一種後果:作出一個最壞的決斷。這個決斷也許是謹慎的,僅也幾乎是最懦怯的。所以,就指揮官來說,真正的智慧在於堅毅的決心。

第66條

  在戰爭中,有些事情的重要性只有統帥一人知道,而且,只有他一人利用自己果敢的決心和卓越的智慧,才能制勝和克服所有的困難。

第67條

  除了城堡守軍以外,不能授權將領和軍官依照與敵媾和條件實行棄械投降。如果准許那樣作,則將招致危險的結果,顯得軍中容許懦夫與怯者的存在,致使勇敢的人走向歧路,足以毀壞一個民族的尚武精神。

特殊的情況要求特殊的毅力。一個武裝部隊的抵抗行動愈是堅忍不拔,其獲救或突圍的可能性也就愈大。付許多似乎不可能辦成的事,卻由一些堅毅果敢的人完成了,他們都是視死如歸的。

第68條

  如果允許軍官在戰場上向敵求和,在有利於他們自己和其部隊的條件下放下武器,而使整個軍隊蒙受損失,那麼,對於君主、人民和統帥來說,都將得不到安全的保證。

自己臨危退避,致陷友軍於更加危險的境地,顯系一種卑鄙行為。此種行為應遭嚴禁,應宣佈為可恥,應處以極刑。

凡在戰爭個藉媾和以求生存的將領、軍官和土兵,都應區別情節輕重處以不同刑罰。發出投降命令和服從此一命令的人,同樣都是叛國犯,應受極刑處分。

第69條

  只有在一種情況下可以允許做俘虜,這就是個別被擊,而且已不能再使用自己的武器。在此種情況下,談不到講條件,顧不得講榮譽,這才是一種被迫投降行動。

第70條

  一個佔領別國的將領,其行止必須處處小心。如果過於嚴酷,他將激怒放人並激增其數目;如果過於寬柔,則易燃起一種放縱性的期望,更有助於戰爭中淩辱和苦悶氣氛的增長。一個征服者要懂得輪番施用嚴厲、公正與仁慈的手段,以鎮壓或防止暴亂。

第71條

  一位將軍如果利用他在替國家服務時所得的情報去倒戈叛國,將國防機密獻於外人,那實在是罪無可赦。這種罪過將被每一種宗教、道德和榮譽信則所譴責。

第72條

  一位統帥因為執行了遠離戰區、未明戰事近況、或根本不知戰況的君主或首相所下的命令,以致在戰爭中鑄成錯誤時,他是不能推脫責任的。因此,任何一位統帥在執行命令時,如果知道計畫不妥或有失敗危險,就應向上陳述理由,請求修訂計畫,並不惜在最後以辭職力爭,甚至寧死不屈可,也不要使自己成為毀滅自己部隊的工具。

  任何一位統帥,明明知道將要遭到失敗而仍然按照上級命令進行作戰,那就是犯罪。他在此時應該拒絕遵從命令。只有在上級發令人於發今當時親身處於戰場的情況下,軍令才要求絕對服從。因為在這種情況下,發令人可以即時聆聽反對意見,並且可向執行命令的將領作出必要的解釋。

  然而,當一位統帥接到來自君主的絕對命令,並預料將讓敵人獲勝而使自己失敗時,他對此一命令是否應該服從呢?答案應是一個“不”字。如果統帥明白此一奇特命令的理由,當然是應該遵照執行的,否則,就應拒絕。

第73條

  一個統帥最主要的條件是冷靜的頭腦,要能接受各種事物的正確印象,決不為好消息或壞消息所迷惑。
  在每一天的過程中,統帥將會先後或同時對各種事物取得印象。他應該對這些印象區別輕重予以分類和記憶,進行公正的分析比較,然後作出正確合理的判斷。

  有一些人,由於其生理上和精神上的特殊,往往只注意到某些細節便主觀地擬構全圖,使事物蒙上幻想的色彩。這種人無論具有多好的學識、才能、勇氣,以及其他良好品質,終究不適宜於統率軍隊,不能指揮大軍作戰。

第74條

  熟悉兵要地志,善於進行搜索與偵測,注意命令的傳達,能將一個部隊的複雜軍事行動簡單明瞭地顯示出來--這些都是勝任參謀長所必要的條件。

第75條

  炮兵指揮將領應明瞭全軍的作戰行動,因為他負有給軍中各師供應武器、彈藥的責任。他還要同前線的各炮兵指揮官保持聯絡,經常獲得全軍動態的情報,並據此決定主要炮兵陣地的配置。

第76條

  巧妙地對隘道和渡河點進行勘察,尋找可靠的嚮導,詢問村中的牧師和驛站站長,迅速地與居民建立關係,派出間諜,檢查郵件並翻譯、摘出有關內容,一旦統帥率領大軍到達能立即回答其所有問題——以上就是前衛指揮將領必須完成的任務。

第77條

  統帥以自己的經驗和天才指導作戰。戰術、部隊調動方法,以及工兵、炮兵的科學知識,都可以從書本中求得。

但是大戰術學僅能從經驗和戰史的研究中去獲取。古斯達夫—阿道夫、杜倫尼與緋特烈大帝,也像亞歷山大、漢尼拔和凱撒一樣,都是遵循間一原則作戰的。

  保持軍中各部隊間的團結一致,沒有脆弱而易受敵人侵襲的地方,能向重要地點作急速的運動——這是三個致勝的原則。

  同時,應以戰勝的威力進行懾服,使同盟國不敢叛離,使被征服的國家和人民對我服從。

第78條

  反復閱該記載亞歷山大、漢尼拔、凱撒、古斯達夫——阿道夫、社倫尼、尤金和菲特烈這些著名統帥的有關戰役的文獻,使自己效法他們。這是成為偉大統帥和尋求兵法奧秘的唯一途徑。進行這種研究,你就會得到啟示,就會拋棄那些與偉人們所堅持的原理背道而馳的規則。

第79條

統帥需要首先決定的,是如何對付敵人,要尋求辦法去克服敵人用以對付我軍的各種障礙。決定一經作出以後,就要竭盡全力以求制勝。

第80條

  率領前衛或後衛的指揮官,要在不危及本身的條件下阻擋敵人,設法遲滯其行動,迫使敵人只能緩慢地推進。欲達到此目的,必須運用戰術。對於戰術的運用,騎兵比步兵更需要,前衛和後衛比其他部位的部隊更需要。

第81條

  要在一個人身上發現偉大將領所具備的各種品質,那是很難得的。最為理想的是,一個人的機智和才能能與性格或勇氣相互均衡。果能如此,也就與眾不同。若勇氣過人而才智不足,則易於魯莽從事而缺乏深謀遠慮;反之,若才智雖優而勇氣不夠,那他又會不敢毅然實行其計畫。

第82條

  一個偉大將領的重要戰功,不可能郡是由機會或命運造成的,而總是天才與計畫的結果。

第83條

  統帥對於戰敗者,務須不給休息的機會。

第84條

  一位行動既無準則又無計畫而見猶疑不決的將領,縱然所領軍隊在數量上優於敵人,但是臨到戰場,反會處於劣勢。這是幾乎沒有例外的。猶疑不決和準備不足,會在戰場上招致必然的失敗。

第85條

  軍團內的工兵指揮官,應能設計、擬議和領導部隊的一切築城工作,所以特別需要有良好的判斷力和淵博的學識。

第86條

  騎兵將領必須具備實際的知識,知道一分一秒的重要性,並有奮不顧身的勇氣,而不依賴好運。

第87條

  被俘的將領不能再發命令,服從其命令者亦為罪犯。

第88條

  重騎兵為了支援輕騎兵,可以配置在前衛、後衛或側翼,也可作為預備隊,都應同時並進。

第89條

  在進攻戰或防禦戰中,把騎兵留作預備隊而待到會戰末期才加以使用,這說明對於步騎聯合作戰的衝擊力一無所知。

第90條

  騎兵的力量完全在其衝力。不過,並不是單靠速度一項便可獲得成功。序列,團結一致,以及預備隊的巧妙運用,也都關係重大.
[PR]
by cwj36 | 2009-09-28 13:49 | 拿破崙的軍事語


第91條

  軍中騎兵的比例數:在弗郎德勒或德國境向,應為一於四之比;在比利牛斯山和阿爾卑斯山山區,可為一於二十之比;在義大利或西班牙,則為一與六之比。

第92條

  進行會戰也和實施攻城一樣,其技巧就在於集中大量火力攻克一點。戰鬥開始以後,攻方如能出敵意外,集中炮兵火力災然射擊其一選定地點,那麼,必能攻佔該點。

第93條

  步兵品質愈好,愈要愛惜使用,並以優良的炮兵予以支援。
  精良的步兵無疑是軍隊的骨幹,不過,若強使他們長期同優勢的炮兵作戰,則會使他們士氣瓦解而招致失敗。一位擁有精良步兵而又善於運用戰術的將領,雖在炮兵方面劣於敵人,仍有可能在戰役的某一期間獲得成功,但是待到會戰的決戰之日,他會深切感到炮兵不足之苦。

第94條

  一個由三萬五千至四萬人組成的軍團,應能於數日之內構築好得以抗擊雙倍敵軍進攻的陣地。當他們擁有堅強的堡壘或大的河流作掩護時,更應如此。

第95條

  戰爭中充滿著奇襲的偶然機會。一個將領固然應該遵照一般原則進行作戰,但切不可放過奇襲致勝的機會。這就是天才的表現。

  在戰爭中,僅有一個有利的時機,唯有具備天才的人才能把它抓住。

第96條

  一位將領在會戰過後的次日仍然保存行未經使用的部隊,那他幾乎是失敗的。
  要想獲得最大的戰果,必須動用所有的人員。到了完全勝利的次日,已經不再有什麼障礙,僅憑戰勝者的聲威,即可保證獲得新的勝利。

第97條

  戰爭法則要求:一個分遣部隊應避免同業已獲得若干勝利的敵軍主力進行單獨作戰。

第98條

  一位將領出敵不意地反擊圍城敵軍隊時,如能因敵猝不及防而使自己爭得幾天準備時間,那他就應利用此一時間建立壁壘防線。這樣,他便增強了自己的地位,在一般情況下,就是獲得了新的力量因素,達到了新的威力水準。

第99條

  在戰鬥中,要塞守將必須堅守到最後一個小時,他無權任意判定情況,如果情勢並非萬不得已即主動投降,那他應受死刑。

第100條

  在戰鬥或戰役過程中,投降部隊媾和條件中的有利部分,總是為媾和者本身所享受,而其苛刻有害部分,常由君主及軍中其他人員來承當。這種自己避免危險而使他人陷於更大險境的作法,是—種懦怯行為。

第101條

  防禦性的戰爭並非沒有攻擊;同樣,進攻性的戰爭也不是沒有防禦,即使其目的在於突入敵境和侵入其國家,情況也是一樣。

第102條

  迂回或包圍敵人的側翼時,須不脫離本部隊——這是兵法所教導的規律。

第103條

  精通野戰築城的學術,有百利而無一害。

第104條

  只要是能容兩個人落腳的地方,無論在哪個季節,一個部隊總可通過。

第105條

  戰鬥序列不能單以地形條件來作決定,而應考慮到整個環境。

第106條

  側翼行軍應當避免;非採用不可時,行程要盡可能縮短,儘量提高速度。

第107條

  瓦解和完全摧毀一個部隊的事情,沒有比戰勝後的掠奪更為厲害的。

第108條

  對來自敵方的讚譽應抱懷疑態度;只有在敵對形勢終止以後,方可接受對於某位名人的稱許。

第109條

  戰俘已失去為其本國作戰的身份,所以,他們要靠解除其武裝的國家以榮譽和恩惠來保護。

第110條

  征服者應以精神手段來維持佔領區的治安,並可通過其原有的社會與行政組織來實行。拘留人質是最有效的辦法之一。為了收到效果,必須多收人質,選擇當地有名望的人物加以拘禁。同時,要使居民知道,他們如果背信違約,將叫此等人質立即受死

第111條

  地理情況,平原或山區生活,教育及訓練,對於一個部隊的性格來說,其影響是大於氣候的。

第112條

  所有偉大將領所以能夠完成豐功偉業,全在於遵循兵法的規律與自然的法則。那就是說,他們能夠巧妙運用,使方法與目的、努力與障礙之間,能有合理的關係和密切的配合。

不管其事業如何崇高,成績如何偉大,他們成功的原因,都是由於遵循了這些規律和法則。他們都想使戰爭變成一種真正的科學;他們成為我們偉大模範的原因,也就在這裏。我們必須模仿他們,才有希望使自己接近他們。

第113條

  海軍戰術的第一條原則是:每個艦長都應該在指揮將領發出攻擊今後立即採取行動,攻擊敵艦,參加戰鬥,並支援鄰近艦艇。

第114條

  一般地說,陸上戰鬥損耗的兵員要比海戰為多,陸戰也較危險。艦隊中的海軍士兵,在每一戰役中只須作戰一次,而陸軍士兵則須天天作戰。

海軍士兵在海上戰鬥中所經受的疲勞和危險,總比陸軍土兵少些。海軍土兵不會遭受饑渴之苦,其寢室、廚房、醫院及藥房等,都是經常同在一起的。

  法國和英國的海軍艦隊,由於紀律要求保持清潔,而且從經驗中學到了保健方法,所以患病兵員的人數也比陸軍為少。

  不過,除了作戰中的危險以外,海軍士兵還將遭遇海洋生活的危險性。但科學已使海洋生活的危險性大大減少,所以,仍然不能與岸上的危險性,諸如遭逢叛亂、受敵伏擊和被敵突襲等等相比擬。

第115條

  統率部隊的陸軍將領與指揮艦隊的海軍將領,應該各有不同的才能。統率陸軍部隊所要求的才能,是天生的;指揮海軍艦隊所必需的才能,可以僅僅從經驗中獲得。

  陸上戰法的運用,是一種天才或靈感的藝術;在海上則談不到什麼天才或靈感,每樣事情都是實質性的,可以按經驗來辦。

一位海軍將領只須知道一種科學,即有關航海的科學。陸軍將領則須懂得所有的科學,要具有博學多才的本領,應利用一切的經驗與知識。

  一位海軍將領不須作任何揣測,他知道敵人的實力與所在的位置。一位陸軍將領永遠不會知道敵方的確切情況,無法看清楚敵軍和斷定其具體位置。

陸上兩軍對峙時,地形上的極小起伏,很小的一個樹林,都可隱蔽一部分軍隊,就是最有經驗的人,也無法確定究竟是已經目睹敵軍的全部還是只看到四分之三。

陸軍將領要用思想來進行推理判斷,要以一種靈感來觀察、瞭解和判斷事物。海軍將領只要具有經驗就夠了,任何有關敵人的情報他都不會不知道。

  加重一位陸軍將領的困難的問題,還有人馬糧襪的補給。如果這個工作按照補給官員的意見去辦理,那麼部隊將寸步難行,更談不到進行遠征。這個問題海軍將領不會遇到,因為海軍所需的補給品都已帶在身邊。

  一位海軍將領不需要進行搜索、勘測地形和研究戰場。印度洋、美國近海、英吉利海峽,即是汪洋大海,永遠是一個流質的平原。技術高一著的,可以在利用風向或預知氣候方面占點優勢,但這種才幹可以從經驗獲得,也只有從經驗中才可以獲得。

  一位陸軍將領從來就無法預知行將作戰的戰場。他的印象與觀感,要靠靈感取得。他不會有肯定性的情報資料。求得敵軍確切地點的各種現象,要靠機遇獲取,無法從經驗中得知。能夠立即掌握住戰地與該地域一般性質的關係,實在需要一種不平凡的本領。

最後,還需要有一種叫做“軍事慧眼”的天賦。所有這些,一個偉大的陸軍將領均須具備。不過,通過地形圖上的注釋,進行識圖教育,依靠習慣,都可以對此獲得便利。

  一位海軍統帥對其艦長們的倚重,比一位陸軍統帥對其將領們的倚重更為需要。陸軍統帥可以來由統領部隊前往任何據點,糾正錯誤行動。

海軍統帥的個人影響,只局限於自己旗艦上的官兵。由於信號的接收可能受到煙霧阻礙,而且風向時常變化,整個艦隊雖在同一行列,受風情況有時各有差異,所以,海軍艦隊的各級指抨官,更需要隨機應變和主動工作。
[PR]
by cwj36 | 2009-09-16 22:41 | 拿破崙的軍事語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