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ほっ」と。キャンペーン

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カテゴリ:【土耳其Total War】( 7 )

土耳其改革之路


Nizam-ı Cedid
(New Order) 新秩序
1826年6月14日「吉祥事件」
消滅土耳其Janissary禁衛兵團


有「近東病夫」之稱的土耳其在比「東亞病夫」中國早百幾年,就受到西方列強挑戰,自1699年與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Habsburg Austria)簽下卡爾洛夫奇條約(treaty of Carlowitz)此條約的簽訂是鄂圖曼帝國第一次向歐洲各國割讓土地,土耳其國運從此一直走下坡。




但要等到18世紀中葉,黑海北部沿岸的克里米亞半島(Crimean Peninsula)被俄國佔去後,才開始意識要改革,引入法國專家改革軍隊及西方軍事技術。

為了爭奪蘇丹權位的宮廷鬥爭使鄂圖曼政治混亂。蘇丹的血統繼承原則使得歷代蘇丹的子孫們都以激烈的生死角逐來決定最後的繼承者,奪取了權位的蘇丹也極力限制和迫害自己的兄弟子侄,以鞏固自己的地位。

凡認真研究過鄂圖曼歷史的人都能注意到,鄂圖曼的前10任蘇丹個個聰明有為,是馳騁疆場的英雄。但後來的統治者又大多無能和墮落。

據統計,蘇萊曼大帝之後的17位蘇丹,多數是無能之輩,他們在位的平均時間只有13年,還不到早期的10位蘇丹執政期的一半。這並非出於巧合,而是由於土耳其實行的一種撫育和選擇制度所決定,這種制度不可能產生有為的統治者。

1603年後,為保證王朝的延續,在位蘇丹採用軟禁方法將自己的兄弟關在內宮。這種深宮生活培養不出勤奮有為的統治者,只能養出軟弱無能的享受者。

而且,他們出“禁閉”之前不得養育子女,於是,新蘇丹登極時根本不可能有子女,而當他們去世時,子女都還沒有成年,這就造成了寵臣和內宮長期當權的局面。

因此,10代以後的蘇丹不再有能力控制自己的臣民,國家大權旁落於後宮女眷或權臣“帕夏”(pasa)手中,蘇丹則成為被操縱的傀儡,國勢也越來越弱。

近代土耳其的改革最先由軍事改革入手(1792—1807年),發起改革的是蘇丹謝里姆三世(III.Selim)。向西方學習、從事改革的思想也在這一時期逐漸滲入土耳其社會。

「新秩序」
Nizam-ı Cedid


然而歷史地看,土耳其改革可以上溯到更早時期。儘管穆斯林極端蔑視基督教文化和思想,但他們還是從歐洲的發展中看到了可供借鑒的東西。

法國大革命的爆發,使得新蘇丹塞里姆三世可以乘著全歐列強都在緊張地對付法國這個難得的時機,策劃並實施規模宏大的改革鄂圖曼武裝部隊的方案,目的在於將軍隊的技術裝備、訓練和技巧都提高到西歐國家軍隊的水準。

由於早期土耳其軍校中基本使用法語課本,聘用法國教官,謝里姆三世投入改革的軍界骨幹人物,包括他自己,基本上是親法派。

他也經常通過大維齊爾與法國國王交換意見,瞭解法國發生的騷動和法國建立“新秩序”的情況。後來,法國“新秩序”名詞成了土耳其改革方案的總稱。

謝里姆三世還派出專使前往歐洲考察,並收集有關歐洲各國的情報。專使回國後,呈遞了一份關於歐洲尤其是奧地利政治、軍事、社會等方面情況的報告。

1791年,當鄂圖曼軍隊正在回師途中時,謝里姆三世給軍政和宗教界的22位高級人員下了一道命令,要他們就造成帝國衰弱的原因發表意見,並提出改革建議。

其中兩位基督教徒順應蘇丹的命令,以“拉伊哈”(Layiha,一種奏摺形式,類似1789年法國的陳情書)形式做了答復,提出了在鄂圖曼土耳其實行軍事改革的主張。但怎樣進行軍事改革,各派卻有不同意見。

保守派想通過恢復土耳其黃金時代的軍事辦法來弘揚鄂圖曼的軍事榮譽。

浪漫主義者和妥協派則打算以法國為師,將法蘭克式的訓練和武器逐步引進現有軍隊中,他們強調,這實際是在恢復鄂圖曼的光輝過去。

激進派認為舊的軍隊已經無法改革,他們呼籲蘇丹建立一支徹底按照歐洲方式進行訓練和裝備的新軍。

後一種徹底按照歐洲方式進行訓練和裝備的新軍的主張雖然在宮廷中遭到辱駡,卻正是謝里姆三世本人所傾向的。

謝里姆三世立即將之訴諸行動,下令成立一個由改革派人士組成的委員會,連續頒佈一整套後來被稱為“新秩序”的新訓令和新條例,包括各省總督官制、地方稅收、穀物交易管制的條例等,其中最重要的是按照歐洲方式訓練與裝備新式正規化步兵軍團(Nizam-ı Cedid)。

為籌措改革經費,還專門成立一個財政局,對已收回的和被沒收的采邑封地,以及煙、酒、咖啡等商品等實行徵稅。

耐人尋味的是,“新秩序”Nizam-ı Cedid最初是指新制度各項條例,後來卻幾乎變為專指在這個制度下建立的正規軍隊的名稱了。

儘管如此,謝里姆三世還是使自己的新式軍隊發展到了一定規模:到1806年,他所建立的這支軍隊已發展到2.5萬人。




他們戴著貝雷帽,穿紅色制服著馬褲,背著來福槍,在遠離首都的郊外由法國教官和已經歐化的土耳其教官指導著進行現代化的操練。儘管謝里姆三世小心謹慎地躲避保守勢力對改革的抵制,仍然沒能頂住宗教保守勢力和禁衛軍兵團的聯合進攻。

1805年巴爾幹顯貴們反對謝里姆三世在當地徵兵,發動了暴亂。謝里姆三世被迫將新軍團撤出該地區,誘發了1807年禁衛軍兵團大規模騷亂。

謝里姆三世被迫退位(1808年),禁衛軍兵團推舉其弟穆斯塔法四世(Mustafa IV)即位。,改革夭折。但他點燃的改革之火,卻從此在土耳其燃燒起來。

1808年,支持謝里姆三世的軍隊進軍首都君士坦丁堡,要求謝里姆三世復位,穆斯塔法四世拒絕,更殺死了謝里姆三世穆斯塔法四世自己隨即也死於亂軍之手。

帝國的再生

e0040579_1551425.jpg穆斯塔法四世之後登上蘇丹寶座的是有「土耳其的彼得大帝」之稱的麥哈邁德二世(II.Mahmut)。

麥哈邁德二世是謝里姆三世的堂弟,一方面受過傳統的鄂圖曼式王室教育,熟知土耳其語和伊斯蘭語、宗教和法律、詩文和歷史。

另一方面,由於一直與退位後的謝里姆三世軟禁在一處,因而受到了謝里姆三世改革思想的較多影響,但他對西方並不瞭解。作為王室的唯一倖存者,是禁衛軍兵團和宗教保守勢力將他扶上了蘇丹寶座,因此麥哈邁德二世幾乎完全處於保守勢力的控制下。

加上當時土俄矛盾複起,塞爾維亞的民族起義和希臘的民族獨立運動的新動向,他在即位18年後(1826年)方將理念中的改革付諸實施。此前他已不動聲色地將政府各重要崗位換上了自己的忠實臣僚,只待適當時機出現。

  麥哈邁德二世改革也是從建立新式軍隊著手。1826年春天,他在安納托利亞民兵的保護下,宣佈建立新正規軍的命令,稱其為“毛來姆•愛希金吉”(意為受過訓練的衛兵),埃及總督應召派來了所需的教官。

為了避免重蹈謝里姆三世覆轍,麥哈邁德二世下令在禁衛兵團中抽調人員補充新軍,同時使用已經西化的穆斯林擔任新軍教官。

這樣,1826年6月14日麥哈邁德二世巧妙地得到了禁衛兵團上層軍官和烏萊瑪的贊同,並在宗教領袖穆夫提支持下鎮壓了士兵反對改革的暴亂,趁勢正式解散各地的禁衛軍兵團(Janissary 耶尼切里兵團),鎮壓的第一天就有10000名禁衛軍當日被殺,與該兵團有密切關係的教派組織貝克塔什托缽僧團亦被取締。

麥哈邁德二世鎮壓禁衛軍兵變的炮轟,對禁衛軍來說自然是一場噩夢,對改革派來說,則意味著障礙的掃除。正因如此,那次血腥鎮壓被捧為「吉祥事件」(The Auspicious Incident),而曾經是土耳其禁衛軍聖地的卡拉格基派修院也漸漸被廢棄,改用,遺忘。

這次土耳其歷史上的「吉祥事件」,使禁衛兵團作為一支反對西化改革的有組織武裝不復存在。

麥哈邁德二世將新軍指揮權交給一位被稱為“塞拉斯克”的官員,請來歐洲教官訓練,使用歐洲人編寫的教材。普魯士在土耳其人對新軍的訓練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並促進了兩國雙邊關係的發展。

在海軍整頓方面,麥哈邁德二世主要依靠美國船舶專家和英國海軍顧問。麥哈邁德二世還建立了幾所技術學校和軍醫學院,在這些學校使用法語授課。

同時還經常派送畢業生去歐洲深造,軍隊內新型軍官的數量因此不斷增加,他們在後來成為土耳其改革的重要力量。

但16世紀以後,由於新的戰爭方法和戰爭技術的發展,蒂瑪爾騎兵在戰爭中不再具有優勢,領取薪俸的正規隊伍成了土耳其軍隊主力。於是,國家將一些蒂瑪爾(軍事領地)收歸皇室,交給包稅人經營,國家從包稅人手中收繳稅款,以充軍用。

麥哈邁德二世的改革就是將餘下的蒂瑪爾都納入國家管理體制。據統計,當時土耳其境內的蒂瑪爾總數大約2000多個,除部分人員被編入騎兵大隊外,餘下人員每年消耗養老金就達12萬帕斯。

而維持一支1.2萬人的新軍,一年僅需3.4萬帕斯。雖然包稅人對已成為皇室領地的蒂瑪爾管理得不好,稅收也不理想,但這一舉動至少強化了中央集權,加強了蘇丹對地方的控制,對進一步消滅封建因素至關重要。

雖然麥哈邁德二世在土耳其進行各種改革也得到一定的成果,但此時的土耳其帝國有嚴重的内憂外患,麥哈邁德二世的晩年為西方列強,尤其是俄羅斯強取豪奪所苦。

在第8次俄土戰爭(1828~1829),俄國利用希臘獨立戰爭,進一步南下亞,直逼君士坦丁堡。最後俄國獲得多瑙河口及其附近島嶼和黑海東岸。

麥哈邁德二世在俄土戰爭以及與埃及總督穆罕默德‧阿里入侵軍的戰爭中連遭失敗,巴爾幹半島的民族獨立運動澎湃高漲,結果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喪失了阿爾及利亞、比薩拉比亞、希臘等大片屬地。

最後麥哈邁德二世健康惡化,1839年6月30日得肺結核病去世。長子阿卜杜勒.麥吉德(I.Abdülmecit 1839-1861)繼位。

麥哈邁德二世近代化改革延續了土耳其帝國的生存使其不致於滅亡,對日後土耳其坦志麥特(Tanzimat語意為「再次改革」)改革有很大的影響。

坦志麥特變法

坦志麥特推動社會現代化發展和減低回教教士影響的一系列改革(1839~1876)。這一系列改革的第一步(1839)是尋求轉變政府對待人民和財產的方式,並改革徵稅和徵兵政策。

坦志麥特後來的改革(1856)建立一個世俗的學校體系和一套新的法律制度。雖致力於政府行政的中央集權化,但因所有的權力集中在蘇丹身上而未果。在承諾民主改革的同時,通過了1876年的憲法,試圖避開歐洲勢力的干涉。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II.AbdülHamid1876~1909)蘇丹在位期間坦志麥特(Tanzimat)改革運動達到最高潮。在推動第一部鄂圖曼憲法(目的在阻止外國干涉內政)十四個月後,土耳其的君主立憲運動被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終止,之後開始他的暴君政治。

土耳其放棄立憲又死抱這些「土學為體、西學為用」而未觸動根本的改革跟失敗的中國的洋務運動一樣並未從根本上改變土耳其的落後面貌,當然更沒有扭轉帝國的衰落趨勢。

1876年,中國仍在談「中學為體、西學為用」、「師夷長技以制夷」;土耳其已嘗試落實憲政,試圖從制度方面改革土耳其,但土耳其先走100年也沒有用,最終還是與中國同一下場,到20世紀初要與中國,一同派留學生到澈底西化成功的日本學習。

阿卜杜勒.哈米德二世利用泛伊斯蘭主義(Pan-Islamism)結合帝國外部的穆斯林力量,漢志鐵路(Hejaz Railway)就是由世界各地穆斯林出資修築。

土耳其人民由於對他的專橫統治不滿,又憤於歐洲人干涉巴爾幹半島諸國(Balkans)的事務,1908年爆發青年土耳其黨(Young Turks)的革命,推翻其統治。(網整)




دولت ابد مدت("永恆之國")

[PR]
by cwj36 | 2013-11-20 16:11 | 【土耳其Total War】

希普卡山口戰役

希普卡山口戰役
Battle of Shipka Pass




希普卡山口(Shipka Pass)是保加利亞中部巴爾幹山脈的山口。海拔1334公尺。是保加利亞和土耳其之間的主要通道。

俄土戰爭Russo-Turkish War (1877–1878)中兩軍在此發生4次激戰的戰場。1877年7月Joseph Gourko率四個俄國軍團穿越了多瑙河和進入保加利亞。於7月17日南北2路夾攻土耳其4000人守軍,土耳其守軍不敵撤出希普卡山口,希普卡山口被俄國佔領。有了希普卡山口,俄軍匯合後進行「 普萊文之圍」(Siege of Pleven)。



1877年8月21日土耳其大將蘇萊曼•巴夏集結 38,000 名部隊欲奪回希普卡山口,在中央小山土俄爆發刺刀肉博戰,土耳其犧牲10000多人戰敗撤退。由於蘇萊曼(Suleiman Pasha)失敗的無能指揮因此他也被稱作「希普卡劊子手」(Shipka butcher)

1877年8月21日土耳其蘇萊曼再度進攻,仍被俄軍擊退。

1878年1月9日,土耳其維西爾•巴夏(Vessil Pasha)發動40,000人做第4度冬季總攻擊,遭俄軍66000人包圍,土耳其軍4000人傷亡,36000人投降,俄國打開直接威脅君士坦丁堡之路。
[PR]
by cwj36 | 2009-08-10 10:34 | 【土耳其Total War】

鄂圖曼(奧斯曼)土耳其帝國

1299年 – 1922年
دولت عالیه عثمانیه




e0040579_2072547.jpg鄂圖曼(奧斯曼)土耳其人(簡稱土耳其人)為突厥人的一支,原居中亞,信奉伊斯蘭教。

13世紀初遷居小亞細亞,副屬於魯姆蘇丹國,在薩卡利亞河畔得到一塊封地。

1293年想獨立的土獨份子酋長鄂圖曼一世(Osman I,1259-1326)乘魯姆蘇丹國瓦解之際,打敗了附近的部落和東羅馬帝國,自稱埃米爾,1299年獨立建國。

穆拉德一世(Murad I,1359-1389年在位)時,改稱蘇丹。1324年,他們奪取東羅馬帝國的布魯薩,並定都於此。從此被稱為鄂圖曼帝國,這支土耳其人也被稱為鄂圖曼土耳其人。

鄂圖曼一世之子奧爾汗統治時期(1326年 - 1360年在位),建立了常備軍,並且吞併了羅姆蘇丹國的大部分地區。1331年打傷了東羅馬帝國皇帝,攻佔了尼西亞城;1337年奪取尼科美底亞,將東羅馬帝國的勢力逐出了小亞細亞。奧爾汗改稱「總督」(Bey)。

1349年,奧爾汗用2萬騎兵打敗了塞爾維亞,佔領亞得里亞堡,並遷都於此,改名「埃迪爾內」。

1360年,穆拉德一世(Murad I)即位後立即著手組織對巴爾干的征戰,因為此時的巴爾干形勢對自己十分有利。拜佔庭帝國日薄西山,治權不超過君士坦丁堡及其附近一隅土地;巴爾干的重要國家塞爾維亞面臨分裂,保加利亞自1330年被塞爾維亞戰敗後元氣未復;在地中海東部和海峽地區有巨大經濟政治利益的威尼斯和熱那亞經常處於明爭暗鬥之中。

1363年,穆拉德一世攻佔埃迪爾內,接著又佔領保加利亞的普洛夫迪夫。驚恐之下,匈牙利、塞爾維亞、保加利亞、瓦拉幾亞組織聯軍反擊,但在1364年的馬查河戰役中被人數處於劣勢的鄂圖曼軍隊擊潰。

此後的東南歐各國更抵抗不住土耳其人的攻勢,節節敗退。1389年6月,6萬鄂圖曼軍隊同由塞爾維亞、波斯尼亞、匈牙利、瓦拉幾亞、阿爾巴尼亞、波蘭、捷克人組成的10萬聯軍在科索沃原野(塞爾維亞東南部普里什蒂納城附近)進行決戰。

戰役開始,塞國的拉扎爾公爵率軍緊逼土軍,酣戰之際,塞國封建主米洛奇·奧比利奇潛入敵營殺死穆拉德一世,其子巴耶塞特接替指揮。戰鬥異常激烈,最終以聯軍慘敗而告終,許多將軍被俘並遭殺害。

科索沃戰役結束了多瑙河以南地區對土耳其的抵抗,塞爾維亞淪為鄂圖曼附庸。穆拉德在位30餘年,使其國土面積擴大了5倍。

他是一位卓越的軍事家,組建了一支紀律嚴密、生氣勃勃的軍隊,在向西擴張中幾乎所向無敵。同時,他也是一位政治家,用聯姻等手段擴大了在亞洲的領土。他為日後土耳其的進一步擴張奠定了基礎。

他的兒子巴耶塞特一世即位後,把擴張的主要精力轉向東方,數年之內疆土已達幼發拉底河上游。這時,西方國家的封建主和教會意識到東方“異教徒”的威脅,開始發出團結抗敵的呼聲。

1396年,他們組成了一支龐大的十字軍,參加者除匈牙利國王西吉斯蒙德領導的匈軍、瓦拉幾亞和波斯尼亞軍隊外,還有來自英、法、意、德、捷等國的騎士,總數在6—10萬之間。

十字軍分兩路進攻鄂圖曼國土,9月初在尼科波爾(尼科堡戰役)會合,準備攻佔該城。24日,土軍在此以南4—5公里處佔領陣地,把步兵配置在高地上,並以木柵掩護,輕騎兵在步兵之前,重騎兵位於高地之後。十字軍紀律敗壞,傲慢輕敵。

法國騎士不待整個軍隊做好戰鬥準備就向土耳其弓箭手展開猛攻。土弓箭手故意後撤,將法國騎兵引入步兵陣地,使其遭受重大損失。

爾後,土重騎兵由兩翼夾擊法國騎士,將其擊潰,接著又各個擊破其餘部隊,大敗十字軍。被俘的近萬基督徒除重金贖回24人外均被殺害。尼科波爾戰役鞏固了鄂圖曼在多瑙河以南的統治。

1393年起,鄂圖曼開始對君士坦丁堡持續圍攻,迫使拜佔庭帝國同意在城內修建穆斯林區、清真寺,任命伊斯蘭法官,對鄂圖曼的年貢增加到1萬金幣,鄂圖曼在君士坦丁堡近郊有駐軍權。

此時正大力擴張的帖木兒與鄂圖曼人在小亞細亞相撞。1402年在安卡拉(Ankara)會戰,鄂圖曼軍隊大敗,國王巴耶塞特和一個兒子被俘。從此鄂圖曼土耳其在亞洲的勢力受到沉重打擊,並為爭奪王位發生內戰。

直到穆罕默德二世即位(1451年)後,鄂圖曼土耳其中興。他做了兩年的準備後,于1453年開始圍攻君士坦丁堡。穆罕默德二世率30萬大軍進攻君士坦丁堡

經過53天激烈的戰鬥,在5月29日終於攻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遷都君士坦丁堡,隨即更名為伊斯坦堡,東羅馬帝國滅亡。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奪下君士坦丁堡之後,威望在回教國家中急劇上升,影響力日益增加。此後30年間經由不斷擴張領土的戰爭,1463年征服波士尼亞;1478年臣服克里米亞汗國

1479年征服阿爾巴尼亞,使塞爾維亞、摩利亞、瓦拉幾亞、波斯尼亞、阿爾巴尼亞先後併入帝國。在亞洲地區,也兼併了許多地方,統一了安納托利亞高原。

西元1512年蘇丹塞利姆一世(Selim I )即位,繼續擴張領土,於查爾迪蘭戰役(Battle of Chaldiran)與伊朗薩非王朝( Safavids)交戰獲勝。兩年後塞利姆又率領14萬大軍、300門大炮進攻波斯,在查爾迪蘭與波斯騎兵決戰,波斯戰敗,土耳其因此佔領大不里士,次年又奪取庫爾德斯坦地區。這兩次戰役鞏固了鄂圖曼帝國東部邊界。

西元 1516年6月塞利姆率艦隊襲擊敘利亞沿海,8月24日在阿勒頗附近的達比克草原與埃及決戰,埃及蘇丹馬穆魯克死亡。

此役之後,土耳其陸續佔領阿勒頗、大馬士革、耶路撒冷、加沙等地,於西元1517年1月底進入開羅,消滅了馬穆魯克王朝。敘利亞、巴勒斯坦、埃及、努比亞地區全部併入鄂圖曼土耳其的版圖。

征服埃及的結果,土耳其取得埃及和紅海兩岸的領土,掌控了印度到地中海及紅海的商路,鄂圖曼帝國的蘇丹在回教穆斯林中取得至高無上的威望。

塞利姆一世開始,土耳其蘇丹即自稱哈理發,居於回教世界的領袖地位。塞利姆一世為維繫其地中海的海上霸權,在金角灣興建新船廠建造150艘兵船。

隨後麥加、麥地那也相繼被佔領,蘇丹自稱是「兩個聖城的僕人」,成為穆斯林世界的首腦哈里發。

蘇萊曼一世(1520年 - 1566年在位)時期,國力達到鼎盛。蘇萊曼一世被尊為「大帝」。

1521年,佔領貝爾格勒;1529年圍攻維也納;1555年進占兩河流域。到1574年,勢力達到黎波里、突尼斯和阿爾及利亞。版圖包括巴爾幹半島,小亞細亞,南高加索,庫爾德斯坦,敘利亞,巴勒斯坦,阿拉伯半島部分地區及北非大部,形成地跨亞,非,歐三洲的大帝國。

由於鄂圖曼土耳其的擴張,戰事不斷,打斷了東西方之間的貿易,使得西歐往東方的交通不時受阻。而帝國向過境商人征高額稅收,是原產東方的香料、茶葉等商品價格昂貴的原因之一。

豐厚的商業利潤是西歐各國尋找去東方的新航路的主要誘因之一,從而導致了地理大發現的到來。

蘇萊曼一世之子塞利姆二世綽號「酒徒」,能力平庸。國勢開始衰落。「婦人蘇丹制」(1570∼1578),政權由宮中后妃執掌。 1571,土耳其海軍遭「神聖同盟」軍擊敗。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興衰


17—18世紀,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奧地利帝國,俄羅斯帝國交戰迭遭失敗,勢力轉衰。1695年—1878年9次的俄土戰爭又失去大片土地。

19世紀初,境內民族解放運動興起,巴爾幹半島諸國先後獨立;英,法,俄,奧爭奪帝國領土。

第一次世界大戰中,參加同盟國方面作戰,失敗。戰後又遭列強宰割。

1918年,穆罕默德五世暴斃,馬哈茂德繼位成為穆罕默德六世。當時的鄂圖曼帝國已奄奄一息,60萬士兵戰死或被俘,200萬人負傷,戰爭引起的饑荒和瘟疫奪去無數人的生命,青年土耳其黨政府也如風中殘燭,搖搖欲墜。

穆罕默德六世登基後的第一件事便是下令解散國民議會,親自主持朝政,並不顧一切地向協約國乞和。

1918年10月30日,土耳其被迫與協約國簽訂和約。此後,英法意希聯軍佔領土耳其大片領土,企圖肢解鄂圖曼帝國,盛極一時的土耳其面臨亡國滅種的危險。

當時的英國首相勞合‧喬治說:「我們用不著為土耳其將從(國際政治)舞臺上消失而惋惜。」

在民族存亡的嚴重關頭,以凱末爾為首的土耳其民族抵抗運動舉起了反抗的大旗。

穆罕默德六世內心是默許這一行為的,雖然英國人強迫他宣佈凱末爾運動為“叛亂”,軍事法庭缺席宣判凱末爾死刑。

出動“哈里發軍”參與協約國對起義軍的鎮壓,但穆罕默德六世暗示“哈里發軍”指揮官在前線作戰不要賣命,甚至慫恿部下向凱末爾起義軍倒戈。

1921年1月 ,大國民議會通過憲法,改國名為土耳其。1922年11月1日,廢除蘇丹制,結束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歷史。

1922年11月17日,當凱末爾的軍隊即將開進伊斯坦布爾前,穆罕默德六世與其幼子登上英國軍艦逃走,宣告存活了624年傳國36代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滅亡。

直到上船的那一刻,穆罕默德六世仍堅信自己還會回來,此後他輾轉於馬爾他、義大利、法國、突尼斯,中間多次寫信給土耳其總統凱末爾,希望能回到祖國,哪怕放棄皇位也在所不惜,但這些信均石沉大海。

1923年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國建立。

1926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末代蘇丹穆罕默德六世在義大利孤獨地死去,他留給後人的遺言是:「我最大的哀傷不是退位,而是離開祖國。」







:「包包頭們活了600多年的帝國真是不簡單」........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5-22 11:54 | 【土耳其Total War】

1672 卡緬涅茨-波多利斯基圍城戰



【YouTube】Pan Wołodyjowski / Oblężenie Kamieńca Podolskiego cz.2/3

【YouTube】Pan Wołodyjowski / Oblężenie Kamieńca Podolskiego cz.3/3

Polish–Ottoman War (1672–1676)開幕戰

西元1672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大將阿哈邁德(Köprülü Fazıl Ahmed)與蘇丹穆罕默德四世 (Mehmed IV )帶領80000大軍入侵波蘭-立陶宛連合國烏克蘭領域卡緬涅茨-波多利斯基利沃夫城。

卡緬涅茨-波多利斯基戰役(Battle of Kamianets-Podilskyi )又稱卡緬涅茨-波多利斯基圍城 ( Siege of Kamianets-Podilskyi) 。

卡緬涅茨-波多利斯基是有名的「波多利亞之鑰」( key to Podolia 併入俄羅斯帝國後設波多利亞省,首府就是卡緬涅茨-波多利斯基。 )有堅強的堡壘與1500名波蘭精銳部隊。

雖然卡緬涅茨堡壘1500名波蘭軍英勇抵抗2星期後,終因寡不敵眾,援軍無法到達在國王命令下,8月27日波蘭城防軍投降。

「波蘭之獅」約翰三世 ·索畢斯基(Jan III Sobieski)因為兵力微弱,無力抵制土耳其的攻擊,只好與穆罕默德四世議和。

波蘭-立陶宛連合國丟失了「波多利亞之鑰」在 1672年10月18日簽訂布查奇和平條約 (Peace of Buczacz 布查奇 位於烏克蘭),波蘭-立陶宛連合國每年需向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繳納22,000金幣 (ducats).

約翰三世 ·索畢斯基君子報仇忍氣吞聲等到1683年9月,從各國集結的7萬基督教聯軍在傳奇般的"Lion of Lechistan."約翰三世 ·索畢斯基波蘭翼騎士領導下在最前線首先突破土耳其陣線,擊破圍困維也納城的穆罕默德四世的鄂斯曼土耳其20萬大軍。





穆罕默德四( Mehmed IV ,1642~1693)

e0040579_1939492.jpg  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第十九任蘇丹(1648~1687在位)。全名穆罕默德•本•易卜拉欣•本•艾哈邁德。在其父易卜拉欣被廢黜後即位,時年僅6歲,朝政先後由其祖母和母后主持。

  在穆罕默德四世被扶上王位的最初8年裏,朝廷貪污腐敗,各地叛亂不斷發生。

1656,與威尼斯艦隊作戰,鄂圖曼帝國艦隊慘敗,僅8艘逃回,90多艘或沈或降,是帝國海軍舊裝備和舊戰術的標誌。

自1656年由祖籍阿爾巴尼亞的柯普呂律(Koprulu)家族出任首相後,政局有所改觀。第一任首相穆罕默德•柯普呂律(1576~1661)採取嚴厲措施,5年內處決約3萬名貪官污吏、不法軍人和謀叛分子,整頓和恢復了國內秩序,將宗教基金改撥世俗用途,緩解了財政危機。

自1663年起,穆罕默德四世開始以伊斯蘭教正統派領袖的身份,指揮對歐洲各基督教國家的征戰。但因帝國內傷嚴重,財力匱乏,戰績每況愈下。

1663年進攻奧匈帝國,敗於中歐聯軍,被迫簽訂為期20年的和平協定,土耳其蘇丹從此不再具有廢立東歐各國君主之權。

1669~1676年間,雖曾一度戰勝波蘭, 自威尼斯人手中奪取克里特島。

但在1677年以後,先後戰敗於俄國、威尼斯和奧地利,失去克里米亞、希臘和匈牙利等大片領土。尤其1683年,再次圍攻維也納,耗費國力甚大。

1687年11月,穆罕默德四世以治國乏能、不稱回教君主之職等罪名被廢黜。其政治、軍事上的失敗,標誌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進一步衰落。

「土耳其加油」..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13 19:05 | 【土耳其Total War】

帝國全軍破敵時代裡的土耳其蘇丹s



e0040579_19262499.jpg穆斯塔法二世(II.Mustafa)

AD1695-AD1703
共8年

穆斯塔法二世企圖阻止奧地利軍隊進入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並於1697年親自重新征服匈牙利。他在桑達戰役(Battle of Zenta)中完全被薩伏依的歐根親王打敗而從這事件中,穆斯塔法二世開始與奧地利展開和談。

1699年,被迫簽訂割地的《卡爾洛維茨和約》。穆斯塔法二世割讓了匈牙利和川西凡尼亞予奧地利,割讓摩里亞采邑予威尼斯共和國並從波蘭的波多利亞撤軍。

而在他在位期間,彼得大帝由土耳其人手中奪取了亞速海的黑海要塞(1697年)。西方列強乘機通過不平等條約攫取各種特權。

同時,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蘇丹的專制統治,激起人民強烈不滿。1703年的變法失敗後,穆斯塔法二世同年被罷免。



e0040579_19372165.jpg艾哈邁德三世(III.Ahmet)

AD1703-AD1730
共27年

艾哈邁德三世是穆罕默德四世的一個兒子,他的哥哥穆斯塔法二世於1703年退位後他登基。由於當時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與俄國的關係日趨緊張,艾哈邁德三世靠近英國。

1709年瑞典國王查理十二世在波爾塔瓦戰役戰敗後逃亡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受到艾哈邁德三世的保護。

1711年他的軍隊徹底包圍了俄軍(第3次俄土戰爭 1710~1711)。,這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對俄作戰的歷史上最大的勝利了。

俄國彼得一世親征失敗,亞速重歸土耳其。

1715年鄂圖曼帝國佔領了伯羅奔尼撒半島上的莫里亞。莫里亞本來是威尼斯共和國的領地,由於威尼斯與奧地利之間有聯盟,因此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此舉導致了它與奧地利之間的戰爭。在這場戰爭中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未能取勝。

1716年夏,鄂圖曼土耳其海軍圍攻科福島,但是被威尼斯擊退。1717年奧地利佔領貝爾格勒。在英國和荷蘭的幫助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於1718年與奧地利達成了巴沙洛維茲和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得以保存莫里亞半島,但喪失了匈牙利。

艾哈邁德三世任內發生帕特羅納‧哈利爾起義。1730年,土軍在伊朗戰敗的消息傳到首都,成為起義的導火線,人群在巴耶塞特廣場集合舉事,得到群眾的廣泛支持。之後起義者廢黜艾哈邁德三世,另立其侄麥哈邁德一世為蘇丹。


e0040579_19354032.jpg麥哈邁德一世(I.Mahmut)

AD1730-AD1754
共24年

任內爆發 第4次俄土戰爭(1735~1739),俄國於1735年向土耳其宣戰,目的是奪取黑海北岸和克里木半島。

1736年俄軍攻克皮列科普,焚燬克里木汗國首都,另一支俄軍佔領了亞速,亞速再次歸俄國所有。

マフムトは1754年、金曜礼拝から戻った直後に心臓発作のため死亡した。




e0040579_19335645.jpg奧斯曼三世(III.Osman)

AD1754-AD1757
共3年

he hated music, and sent all musicians out of the palace


女性嫌いのあまり、その姿を見ないために宮中で鉄製の靴を履いており、スルタンの勘気に触れることを恐れた女たちはその靴音を聞くや逃げ失せたといわれている。

また音楽嫌いで、彼の治世中は宮中での音曲一切が禁止されていたという。




e0040579_19325160.jpg穆斯塔法三世(III.Mustafa)

AD1757-AD1774
共17年

穆斯塔法三世被幽禁在後宮27年,1757年奧斯曼三世的嗣子死去才被選為繼承人即位。

任內爆發第5次俄土戰爭(1768~1774) 。俄國武裝入侵波蘭,渡過德涅斯特河,連敗土軍,控制了摩爾多瓦和瓦拉幾亞,另一支俄軍佔領了克里木半島。

俄國波羅的海艦隊更在黑海戰役中擊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艦隊。俄國獲得了第聶伯河和南布格河之間的地區和刻赤海峽,打通了黑海出海口。

穆斯塔法三世試圖改革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軍隊和國家管理體系來使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能夠與西方歐洲國家相抗爭。

為此他聘用外國軍官來改革步兵和炮兵,並開設了數學、導航和科學院。但是此時鄂圖曼帝國已經相當虛弱了,所以他的改革措施沒有任何效益。

他的體制改革計劃立刻遭到了保守的禁衛軍和阿訇(伊斯蘭教教長的尊稱)的反對。

穆斯塔法三世知道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虛弱,因此他試圖避免戰爭,無奈地看著葉卡捷琳娜大帝吞併克里米亞。但由於俄羅斯繼續在波蘭擴張,使得穆斯塔法三世無法繼續忍耐,因此他在死前不久相俄羅斯宣戰。

在一系列給葉卡捷琳娜大帝(凱薩琳大帝)的信中伏爾泰卻描寫穆斯塔法三世為「肥胖和無知」


e0040579_19302815.jpg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I.AbdülHamid)

AD1774-AD1789
共15年

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為蘇丹艾哈邁德三世的兒子,在其生命的頭43年,他一直按照帝國的傳統被其兄長和前任穆斯塔法三世監禁在後宮中(這一腐朽的制度始於蘇丹塞利姆二世)。當穆斯塔法三世去世後,阿卜杜勒·哈米德被官員們從監禁地拉出來,繼承了蘇丹和哈里發的稱號。

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是最早在衰落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推行改革的蘇丹之一,他在18世紀中試圖建立一支使用現代武器的新式軍隊。

但所有改革的努力都因日益腐化的新軍和西帕希(封建騎兵)的反對而流產。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鎮壓了發生在敘利亞的反叛活動。

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統治時期,歐洲列強繼續向老邁的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發起衝擊。俄國企圖攫取整個克里米亞。

從1787年開始直至去世,阿卜杜勒·哈米德一世被捲入一場與俄國和奧地利的災難性的戰爭中。この戦争においての戦況不利の最中の1789年、64歳で死去し、後を甥のセリム3世が継いだ。


e0040579_19283991.jpg謝里姆三世(III.Selim)

AD1789-AD1807
共18年

謝里姆三世登基後,是土耳其真正想卯起來改革變法的開端。

任內爆發第6次俄土戰爭(1787~1791),俄國黑海艦隊擊敗了土耳其艦隊,控制了黑海,俄國獲得南布格河和德涅斯特河之間的地區。從此,黑海北岸全部處在俄國統治之下。

戰爭結束後,謝里姆三世痛定思痛立即進行行政和軍事改革。重點是仿傚歐洲軍制,廢除土耳其禁衛軍 (Janissaries)組建西洋式軍制Nizam-ı Cedid新軍;改組海軍,擴建船廠;開辦新式陸軍學校和海軍學校;設立12人的咨議會,處理重大政務等。

謝里姆三世的 改革遭到地方封建領主及保守派的反對。此後內外戰端疊啟,1798年拿破崙法軍入侵屬地埃及,1804年塞爾維亞人民發動起義,1806年俄土再次開戰。

1807年,反對謝里姆三世改革的守舊派穆斯林禁衛軍發動政變,廢黜謝里姆三世,推舉其弟穆斯塔法四世(Mustafa IV)即位。

1808年,支持謝里姆三世的軍隊進軍首都君士坦丁堡,要求謝里姆三世復位,穆斯塔法四世拒絕,更殺死了謝里姆三世穆斯塔法四世自己隨即也死於亂軍之手。

繼位者麥哈邁德二世(II.Mahmut)承繼謝里姆三世改革精神實行以軍事改革為主的一系列西歐化改革。促使土耳其帝國再生。



西洋式軍制Nizam-ı Cedid


:「在ETW再現土耳其榮光吧~」......................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06 18:30 | 【土耳其Total War】

帝國:全軍破敵-1683維也納圍城戰

法國路易十四的陰謀
哈布斯堡王朝的危機


1683法王鼓動鄂圖曼土耳其帝國
再次入侵維也納!!
波蘭王約翰‧索別斯基率領"為了懲罰異教徒土耳其人而降臨的天使"- 翼騎士來援~


【YouTube】:The Battle of Vienna

從十六世紀初起,法國外交政策的核心之一就是聯合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牽制身兼西班牙國王,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和奧地利國王三個王位的哈布斯堡家族(House of Habsburg)。路易十四繼承了這一政策,不斷鼓動土耳其人進攻奧地利,土耳其人卻忙於內亂,無法響應。

路易十四的算盤是這樣打的:一但維也納被攻佔,哈布斯堡家族的實力大減,則他就可以稱霸日爾曼了。

一直到1680年代初,奧地利統治下的匈牙利人造反,並向土耳其人求援,土耳其蘇丹穆罕默德四世認為時機已到,決定入侵奧地利。

e0040579_10555888.jpg土耳其近衛軍在阿德里安堡集結後於1683年3月31日出發,穆罕默德四世帶著他的整個朝廷和後宮(光宮女就裝了一百輛大車),與軍隊一起開到貝爾格萊德。

更多的軍隊源源不斷地從東西方各個省趕來,最後達到了24萬之眾,包括土耳其人,斯拉夫人,摩爾達維亞人和克裏米亞的韃靼人,另有7萬托克力親王(Tokoly)指揮下的匈牙利叛軍,這是自1529年蘇萊曼一世率領30萬人圍攻維也納之後歐洲基督徒所面對的最大威脅。

當時只有法國陸軍超過40萬,但路易十四顯然不會為他的死敵哈布斯堡家族的命運擔心,相反,一隻法軍被派往法德邊境,對外宣稱是防範土耳其人的威脅(法國和土耳其人之間隔著整個神聖羅馬帝國,直線距離超過800公里),但更可能是想在奧地利崩潰時和土耳其人分贓。

蘇丹本人留在貝爾格萊德,由大宰相卡拉‧穆斯塔法帕夏(Kara Mustafa)率領主力沿著多瑙河向維也納進發,一路上只遭到零星的抵抗。他們的目標將是維也納,布拉格,羅馬,最終飲馬萊茵河。

其中一位土耳其將領向部下許諾,佔領羅馬後,騎兵們可以將聖彼得大教堂做為他們的馬廄——這將是世界上最豪華的馬廄。

面對如此嚴峻的形勢,歐洲各國除了聯合起來別無它法。奧地利的皇帝開始四處尋求盟友,結果出聲的多,出力的少。與奧地利同屬哈布斯堡家族的西班牙正和法國在南佛蘭得交戰,無法脫身,出了點錢意思一下,羅馬教皇,葡萄牙和義大利各邦也出錢不出人。

波蘭國王索別斯基和德意志的一些公國,其中實力較強的有巴伐利亞公國和薩克森公國,答應派出軍隊。但也有很多選擇坐壁上觀,保持中立的,包括正在崛起的勃蘭登堡選侯。

e0040579_10575877.jpg就像提到滑鐵盧不能不提到威靈頓公爵一樣,維也納戰役也和約翰‧索別斯基(John Sobieski)的大名緊緊地連在了一起。

索別斯基於1629年出生在當時波蘭東南部(在現在的烏克蘭)的一個貴族世家,家族的傳統之一就是與韃靼人和哥薩克人無休止的戰鬥。索別斯基在19歲時第一次繼承了這個傳統,此後他的一生,做為一個偉大戰士的表現,遠超過做為一個明智的政治家。

1658年,索別斯基進入由各地方議會選出的代表組成的波蘭大議會,議員們都是權傾一方的領主,彼此之間爭權奪勢,互相敵視,任何一個議員都可以行使否決權,他們唯一的共同點就是不服從中央政府,堅持地方割據。所以議員們總是想選一個外國人當波蘭國王(通常是法國或德國人),以確保他既無興趣也無力量搞什麼削藩,中央集權的玩意。

1660年,法國貴族卡斯米爾當選波蘭國王,一部分反對派議員就煽動軍隊造反,索別斯基選擇了站在國王這一邊,並被授予波蘭的最高軍銜——大元帥,受命鎮壓叛亂。

六年後,叛亂剛平息,新的威脅又在東部邊境出現,索別斯基迅速募集八千人(由於中央政府只有一個虛名,無錢無兵,大部分費用都出自索別斯基自己的腰包),擊敗了企圖入侵的韃靼人,凱旋回到華沙,被視為民族英雄。

在索別斯基的整個軍事生涯裏,他一次又一次地以劣勢兵力取勝,使土耳其人和韃靼人聞風喪膽。但戰場上的勝利總是無法保持,各處軍隊不斷的反叛,手下將領們反復無常的倒戈,讓索別斯基窮于應付。

1672年,土耳其人開始顯露出對波蘭的野心,但波蘭的諸侯們忙於內鬥,無人理睬索別斯基的警告。在任的波蘭國王卡瑞巴斯恨索別斯基遠甚於恨土耳其人,他與土耳其蘇丹簽訂了一個秘密協定,企圖使波蘭成為土耳其人的附庸。

這個賣國行為的暴露最總喚醒了波蘭人,大家紛紛集中到索別斯基旗下。索別斯基以他一貫的軍事天才,閃電般攻入土耳其帝國境內,大敗土耳其人。

第二年,索別斯基被選為波蘭國王,此後十年波蘭都保持著和平。

1683年初,索別斯基不顧路易十四施加的政治壓力,與他一向討厭的奧地利結成反土耳其同盟,因為他的看法和路易十四相反:土耳其人首先是對全歐洲的威脅,其次才是對哈布斯堡家族的威脅。

當時奧地利守軍的司令是洛林公爵查理五世,他手下只有可憐的2萬4千人,不到對方的十分之一。野戰顯然是不可能的,公爵決定在城內留下一萬多步兵和炮兵,加上一個團約六百名胸甲騎兵(cuirassier) ,自己率領其餘的騎兵駐守郊外,等待許諾中的援兵。

當土耳其人的前鋒在維也納以南七十公里處出現時,奧地利皇帝利奧波德一世帶著全部宮廷人員,跑到了幾百公里之外。

留下來的人在城防司令施塔海姆貝格伯爵指揮下以一種狂熱的速度進行圍城戰的準備,年久失修的防禦工事被修復,大炮被運上牆頭,守衛部隊是查理公爵留下的一萬一千正規軍,加上六千名市民組成的志願軍,維也納大學的學生和各個行會的手工業者們也按軍隊的編制組織起來,婦女們則負責後勤工作。

土耳其人開始在城外燒殺搶掠,卻沒有去干擾維也納人的備戰。

7月14日,土耳其人的主力抵達了,圍著維也納城紮下半圓形的大營,主攻方向將集中在Burgbastei和Lowelbastei之間,那裏恰好是防禦工事最堅固的地方,倒不是土耳其人賤骨頭,而是只有在這個區域,工兵們在挖掘攻城壕時可以不受地下水的干擾。

土耳其近衛步兵加利亞尼和其他精銳部隊負責這個地段,北邊是巴爾幹部隊,南邊是來自亞洲和非洲部隊。

正當土耳其司令穆斯塔法在維也納城下邊飽覽明媚的景色,邊慢騰騰地準備圍城時,查理公爵迅速向匈牙利叛軍發起進攻,在普雷斯堡(Pressburg)擊潰了它。

然後查理公爵向北渡過多瑙河,以避開土耳其人的鋒銳,他留下一隻部隊防守河上的克連(Krem)橋,克連橋位於維也納東北70公里,是維也納附近多瑙河上唯一的橋。

現代的維也納市橫跨多瑙河兩岸,但當時的老城很小,在多瑙河南岸,而所有可能的援軍都將來自多瑙河以北。所以查理公爵臨走前下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守住這座橋。穆斯塔法同樣瞭解克連橋的戰略意義,派了一萬五千人的部隊去佔領它。

但奧地利胸甲騎兵在Dunewald親王,一位參加過三十年戰爭的老兵率領下發起衝鋒,迫使土耳其人丟下大約一千具屍體,逃回大營。

通過頭幾天向維也納城的進攻,穆斯塔法已經明白這場圍城戰勢將曠日持久。雖然土耳其人的攻城技術已經從十五十六世紀的頂峰滑落下來,但在1669年圍困克立特島的首府康迪時,他們證明了自己仍然是歐洲最好的攻城戰專家之一,也許僅次於法國人。

可是穆斯塔法這次過於自信了,他似乎認為土耳其大軍的規模就足以嚇得維也納人獻城出降,因此沒有帶來足夠的攻城重炮,而佈置在維也納城頭的三百門大炮的強大火力又使土耳其步兵難以靠近城牆。

看來現實可行的辦法就是將攻城壕慢慢地挖到城牆下,埋炸藥把城牆崩掉,同時用圍困和襲擾讓維也納人彈盡糧絕。

土耳其工兵在由法國的沃邦訓練出的工程師指導下,慢慢地將攻城壕挖到城下,然後放置炸藥一點點地破壞週邊的防禦工事,同時加利亞尼不斷地進行攻擊。維也納城內的水和食物的供應逐漸不足,守軍一天天被削弱,街頭的屍體無人掩埋,痢疾和其他疾病開始蔓延。

但守軍仍保持著高昂的士氣,六百名胸甲騎兵,因為戰馬缺乏馬料,只好徒步作戰。其中六十人在他們的戰馬還沒餓倒前,向土耳其人的戰壕發起了最後一次衝鋒,殺了不少敵人,但有一半人沒能返回,包括他們的團長,一顆子彈射穿了他的胸口。

困在維也納城裡的基督徒決定向波蘭討救兵,但必須先找出一名會講土耳其話的信差,才有可能瞞過城外的土耳其大軍。

曾在土耳其經商多年的波蘭裔士兵寇爾斯奇(Fanz George Kolschitsky )請纓上陣,他以流利的土耳其語騙過敵軍,並游過多瑙河向波蘭國王求救,寇爾斯奇因立下功績而被封為「帝室的傳令」,戰後並被贈與一間房子。

9月4日,穆斯塔法得到情報,一隻七萬人的援軍正從霍拉布龍(Hollabrunn)朝維也納趕來,馬上命令克裏米亞的可汗北上攔截,絕不能讓援軍度過多瑙河。

但援軍已經過了河,向維也納挺進,這只聯軍裏包括洛林的查理公爵的二萬七千名奧地利人,索別斯基的二萬名波蘭人,其餘人來自薩克森,巴伐利亞和瑞典。查理公爵負責計畫和協調聯軍的行動,但作戰的總指揮是索別斯基,因為他是波蘭國王,地位最高。

9月9日晚,查理公爵接到索別斯基的一封信,索別斯基在信中懇請他加快速度。這時土耳其人已經成功地在防禦工事中打開了幾個缺口,把攻城壕挖到了主城牆下,維也納的陷落看來是不可避免了。

9月10日夜裏,查理公爵率軍推進到卡倫堡山(Kahlenberg),在一個被土耳其人燒毀的修道院內建立了指揮部,三枚信號彈在空中爆炸,維也納城內和城外的人都明白,援軍已經到了。已接近絕望的守軍欣喜若狂,馬上用三聲炮響作出回應。

11日白天,土耳其大宰相穆斯塔法,他總是拒絕相信有人敢來解維也納之圍,因此對週邊毫無防備,現在正用懷疑的目光觀察著基督徒的聯軍在維也納森林慢慢展開。

他現在必須在一個不利的地形下面對內外兩隻敵軍了,不過沒關係,他仍然擁有兩倍以上的兵力優勢,只要能擊敗聯軍,維也納必會不戰而降。

根據當事人的回憶,11日的夜晚溫暖宜人。第二天太陽升起時,兩軍擺好了陣勢,被後世稱為維也納戰役的決戰即將展開。索別斯基將波蘭人擺在右翼,中間是來自德意志各邦的聯軍,左翼是查理公爵指揮的奧地利軍隊,他們面對的是擁有絕對優勢兵力的敵軍。

榮譽首先歸於查理公爵,他先拿下了卡倫堡山,接著三個義大利胸甲騎兵營擋住並驅散了斯帕西,土耳其騎兵之花的反擊,再次發起衝鋒,他們的氣勢壓倒了土耳其人,通往維也納城的道路打通了。穆斯塔法不得不從中央和左翼抽調兵力以堵住右翼的缺口。



索別斯基抓住這個良機,命令聯軍的中央和右翼發起進攻。富有傳奇色彩的波蘭翼騎士(Hussars)衝在最前面,他們一度被包圍,又殺了出來,並在德國步兵支持下,一舉衝破敵軍的陣線。

西元1683年9月12日,經歷15小時的殺戮,土耳其人被擊敗了,在戰場上留下了遍地屍體,300門大炮,無數的驢,馬,羊和駱駝。 土耳其2萬餘人戰死,損失300門火炮和全部戰旗。

維也納一戰失敗後,土耳其帝國被迫轉入防禦,維也納自此標誌著土耳其人向歐洲進軍的最西點。並逐步撤離中歐。

【YouTube】Husaria-Polish cavlary

維也納人向他們的解放者歡呼致意,約翰‧索別斯基達到了威望的頂峰。

利奧波德一世狼狽地返回都城時,發現大家在教堂裏高唱:“上帝祝福你,約翰!”

土耳其大宰相卡拉‧穆斯塔法帶著敗兵,帶著土耳其人在歐洲空前失敗的恥辱逃回貝爾格萊德,發現面對著的是盛怒的蘇丹,被處死刑。

索別斯基想乘勝追擊,但波蘭軍隊再一次嘩變,他只好返回了華沙。

索別斯基終其餘生致力於建立一個世襲的王朝以阻止波蘭分裂,部分由於自己兒子們的內鬥,部分由於地方勢力的強大,他的努力失敗了。

1696年索別斯基死後,又一個外國人-薩克森選侯奧古斯塔成為波蘭國王。在不到一百年的時間裏,波蘭被它的三個強鄰-普魯士,奧地利,俄羅斯三次瓜分,於1795年滅亡了。

其中奧國統治波蘭人是最開明的,保留波蘭文化,不效普魯士和俄羅斯在波蘭原有土地上分別全面德化和俄化,也許這就是奧國人酬謝波蘭昔日解維也納重圍的大恩吧!。

另一位勝利者查理公爵,始終未能從路易十四手裏奪回自己的領地-洛林,但他的後代通過聯姻,在半個世紀後登上了神聖羅馬帝國和奧匈帝國的皇位,一直延續到一戰結束。

在無數寄給奧地利宮廷的賀信裏,最著名的一封來自路易十四。對這次維也納和哈布斯堡王朝的得救,自認為至高無上的路易十四屈尊用了一個特殊的詞:奇跡。

西元1683年的這一年,滿清帝國福建水師提督施瑯大叛將進攻臺灣,鄭成功之孫鄭克塽投降,臺灣第一個漢人政權東寧王國滅亡。(WTFM網路整理)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7-12-02 09:48 | 【土耳其Total War】

決定拜占廷衰敗命運-曼西克特會戰

塞爾柱土耳其人帝國榮光時代
  
曼西克特會戰(Battle of Manzikert)是西元1071年7月4日,塞爾柱突厥人和拜占庭帝國在小亞細亞東部亞美尼亞地區進行的一場激戰。

1050年,拜占庭女皇死後,帝國更加沒落。

宮廷掌握著大權,許多制度廢馳,外表的奢華日盛一日,而交通和邊防卻日漸腐朽。鄉村中人口日益減少,以致無法徵募兵員,連雇傭兵也沒人出雇傭經費,加之皇親貴族整日揮霍無度,國庫一空如洗,更無人過問軍隊,因而城塞工事荒廢,一切裝備儲藏也就與日減少了。

此時,塞爾柱人又開始向西進攻。1055年攻克巴格達,並迫使哈里發授予吐格利爾拜格“蘇丹”(注:意即權威的人。以後其他伊斯蘭國家的統治者也沿用這一稱號)的稱號,在這裏建立龐大的塞爾柱突厥帝國。

當拜占庭東方各行省受著塞爾柱人的侵襲時,匈牙利人也從西方蹂躪拜占庭行省。拜占庭帝國受到兩面攻擊,開始還頗有對抗的勇氣,但是西線的攻勢咄咄逼人,迫使他們不得不首先派兵對付匈牙利人。

這樣,就使東方的塞爾柱人順利地向西挺進。他們沿底格裏斯河前進,一舉征服摩蘇爾。

e0040579_1603374.jpg1063年,吐格利爾拜格去世,他的侄兒阿爾頗‧阿爾斯蘭(Alp Arslan)繼位為蘇丹。

1065年,塞爾柱人在軍事統帥尼佐姆率領下,再次進入亞美尼亞,成功地奪占亞美尼亞的首都阿尼城。

接著向南到達耶路撒冷,向西推進到卡帕多西亞。每到一處,燒殺搶劫,農莊和種植物被燒被毀,水井也被填死。塞爾柱人的行為嚴重威脅著整個小亞細亞的安全,連農人也感到不安。

但是,拜占庭帝國內部一直忙於跑馬燈一樣的皇權承繼,無人過問邊防,眼看著帝國的領土被一塊塊割去。

1067年,羅曼努斯四世(Romanus IV DIOGENES)繼位。他是軍人出身,而他的故鄉卡帕多西亞又被塞爾柱人侵佔,所以他即位後就決定徵集軍隊,對付塞爾柱人。

羅馬拉斯在敘利亞境內的腓尼基,集中了一支具有“國際”性質的雜牌部隊,其中有馬其頓、亞美尼亞、保加利亞、法蘭克等八九個國家的士兵。1068年,羅曼努斯四世率領這支部隊向塞爾柱人進攻。

但是,塞爾柱人採取的是遊擊戰術。他們迅速機動,迅速退卻,避開對方的主力,進行周旋,伺機出擊。羅曼努斯四世率兵南轉北調,捕風捉影,結果一無所獲。1069年1月,被迫回到君士坦丁堡。

不久,羅曼努斯四世(右圖)接到報告,敘利亞的凱撒裏亞遭到搶掠,要求迅速支援。正在卡帕多西亞的羅馬拉斯接到報告,立即前往。可是,當他趕到那裏時,塞爾柱人已經撤走了。

羅曼努斯四世沒有追著,就回渡幼發拉底河,準備向北到凡湖一帶。那知途中他們的前衛部隊卻遭到塞爾柱人的襲擊。

塞爾柱人襲擊拜占庭的前衛部隊後,就反轉向西。羅曼努斯四世受到損失,很不甘心,率兵緊追,在西利西亞地區北部的赫臘克利亞截住了塞爾柱人。

可是靈活的塞爾柱人很快又突破重圍,撤到敘利亞北部的阿勒頗。

1070年,拜占庭西方又出現戰事。諾曼人侵入義大利南部的阿普利亞地區,情況危急。羅馬拉斯被迫放棄東方的戰事,親自趕往救援。

羅馬拉斯走後,塞爾柱人又活躍起來。他們擊敗了羅曼努斯四世留在東方的拜占庭軍隊,俘獲他們的指揮,繼而又引兵向北,一舉攻佔曼西克特城

正在義大利的羅曼努斯四世聽到曼西克特城的陷落,大為憤怒。

1071年初,他渡海來到敘利亞,在那裏重新徵集一支相當數量的兵力。這些士兵具有一定的作戰技能,但是大多數是傭兵,紀律鬆弛,難以制約。

羅曼努斯四世率領這支軍隊,迅速向北。他相信蘇丹還在亞美尼亞地區,所以決定先收復凡湖西北被塞爾柱人占領的曼西克特和該城南面約50公里的基拉特作為基地,爾後再繼續擴張。

為此,他分兵兩路,一是以法蘭克傭兵為主體,準備攻取基拉特﹔另一部分由羅曼努斯四世率領,以攻克曼西克特為目標。

其實,羅曼努斯四世的估計完全錯了。蘇丹這時並不在亞美尼亞,而是在敘利亞。

蘇丹得知羅曼努斯四世已到達亞美尼亞的消息後,就立即率領身邊頗少的一部分部隊,取道摩蘇爾,迅速到達凡湖以南,庫爾德斯坦山脈東側。在那裏又召集了一部分部隊和當地民兵。

同時由於塞爾柱人不善於守衛城池,所以堅守在曼西克特城的部隊就主動退出和蘇丹會合。

此後,他們以最高速度前進。在凡湖以東約二百公里的小鎮,又得到一部分援軍。接著,阿爾頗阿爾斯蘭蘇丹率領約四萬人的大軍沿凡湖南岸向西,到達基拉特城。

羅曼努斯四世已經順利地占領曼西克特。這時他也在集中兵力。他命令拜占庭全部重裝步兵主力立即前往援助,同時派一部分兵力到亞美尼亞北部地區搜集補給。

正在基拉特地的蘇丹,通過偵察得知拜占庭重裝步兵主力就要來到。他便派一部分兵力向西到達卡帕多西亞境內的馬拉提亞,襲擊拜占庭軍隊的主力,以吸引敵人。

他自己則率領主力立即向曼西克特。他知道羅曼努斯四世正從曼西克特向基拉特開進,遂準備迎戰羅曼努斯四世。

正在前進中的羅曼努斯四世這時完全不知道塞爾柱人的主力部隊已經到達亞美尼亞境內。毫無警覺的拜占庭前衛部隊在途中突然遇到一支龐大的軍隊,倉促間未來得及准備,就遭到慘敗。

羅馬拉斯從逃兵的報告中得知情況,如夢方醒,急忙派兵命令援兵和搜集補給的部隊立即趕來。可是由於他們已被塞爾柱人的另一部分兵力牽制,所以當他們接到羅曼努斯四世的命令後,不但沒有趕去支援,反而向相反方向越走越遠。

羅曼努斯四世這時的兵力衹有二三萬人左右,和阿爾頗‧爾斯蘭(Alp Arslan)蘇丹相比,顯然處於劣勢。

阿爾頗‧爾斯蘭蘇丹見此便派人向羅曼努斯四世提出和談要求。羅曼努斯四世卻堅決拒絕。他堅信,盡管塞爾柱人佔有優勢,但他們一貫奉行遊擊戰的原則,從來沒有勇氣和他們進行過一次會戰,這次也不例外。

他向蘇丹的來使說,衹有蘇丹親自到他的帳中求降,並同意撤出亞美尼亞,以後不再來犯,那才有考慮和談的可能,否則,他決不考慮。

蘇丹聽了這話,勃然大怒。這樣,本不想與拜占庭正式會戰的塞爾柱人,現在已無可避免一戰了。

1071年7月4日,雙方引兵出陣,展開隊形。羅曼努斯四世將他的近衛軍和首都部隊配置在中央,由他本人指揮,左右兩翼分別由騎兵擔任,另外在整個陣勢前面配置了一條騎兵戰鬥線,在後方還用雇傭兵組成了一個強大的預備隊。這是完全按照他們的戰術教範的規定部署的。

雖然羅曼努斯四世的兵力比較薄弱,但他充滿著勝利的信心。

因為他們的中央方陣是按羅馬人的龜形陣佈置的,重步兵排成十六列縱隊,第一列把防護盾連在一起,以後各列則把防護盾頂在頭上。在重步兵後面是弓弩手,他們的箭是從前列防盾之間發射出來的。

一旦對方的陣勢被他們騎兵衝亂,重步兵隨即以縱隊實施突擊。進攻的順序是,先投擲槍矛,再用劍斧展開肉搏,最後是弓弩手的射擊。

騎兵和步兵、突擊和射擊,都有密切的配合,這種戰術本身無疑是十分傑出的。但是,這時的軍隊和查士丁尼時代相比,在軍事素質上已經差多了。

由於幾十年的宮廷鬥爭,軍隊無人過問,加上不正常的財政壓縮,使軍隊裝備減弱,士兵士氣消沉,紀律鬆弛,缺乏作戰勝利的信心和勇氣。

拜占庭軍隊組織編制是完善的。但是由於軍隊內部的腐化,拜占庭軍隊的戰鬥力已經大為降低,兵源大部分是從外國雇來的,部隊中士兵缺乏對將帥的忠誠和服從,指揮都是公式化的,所有的將領都完全是照著書本行動。

實際上,這時拜占庭的陸軍就好像是一個臭雞蛋外面的硬殼。

塞爾柱人的軍隊成份主要是騎兵弓弩手,使用的兵器除了弓箭以外,還有長矛和劍,這是典型的亞洲輕騎兵戰術。他們的戰鬥部隊根本無組織可言,每一群人各有自己的頭領,彼此間也時常發生磨擦。

他們自由成性,僅僅服從一個最有能力、最勇敢的領袖,一旦失敗,馬上就有散夥、叛變的危險。他們沒有什麼嚴格的戰鬥隊形,作戰的目的衹是為了搶劫、發財和能夠得到更多的遊牧地。

因此,如果拜占庭帝國是處於繁盛時期,他們自然不是帝國的對手,事實上,就在這個時刻,阿爾頗‧爾斯蘭 (Alp Arslan)蘇丹也擔心,面對拜占庭軍隊嚴密的陣勢,進行正規的決戰,可能也難獲得成功。

為了提高他的威望和聲譽,激勵士兵士氣,防止變亂,他把軍隊的指揮調度大權交給他的太監、將軍塔勞格,命令他:「不勝利就砍頭!」

他本人則把自己的弓箭丟掉,換上一把劍和一柄錘,把馬尾巴編成小辮,穿上一件白袍,塗上香粉,然後對士兵們說:「假如我戰敗了,這裏就是我的墳墓。」

戰鬥開始後,塞爾柱人的騎兵和弓弩手首先拍馬向前,在一定的距離上搭弓放箭。拜占庭軍隊左右兩翼騎兵受到射擊,還未遭到多大傷亡就叫喊難以抵擋,堅持不住了,有相當數量的人開始逃跑。

中央騎兵雖然勉強堅持著發起衝鋒,可是猛烈的射擊使他們無法接近。許多馬匹被射死射傷。

羅曼努斯四世看到騎兵不能發揮作用,命令重裝步兵出擊。重裝步兵高舉盾牌,陣勢嚴整,冒著箭雨向前。

塞爾柱人的騎兵弓弩手面對步步進逼的拜占庭方陣,矢箭毫無效果,被迫放棄射擊,迅速撤走。

這時已是黃昏,撤退的塞爾柱人很快消失在茫茫的草原上。拜占庭軍隊前不靠村,後不著店,人員馬匹都找不到飲水。想繼續前進到基拉特城,又怕中敵伏擊。

於是,羅曼努斯四世決定向後退卻。可是,當他們的部隊剛調整好開始撤退時,塞爾柱人趁機趕來,突然發起猛烈攻擊。羅曼努斯四世立即命令部隊停止後撤,準備反過來迎戰敵人。

而預備隊總指揮不但拒絕服從命令,拒絕抵抗,反而率軍退走了。騎兵預備隊撤走後,前面步兵便失去掩護。塞爾柱人的輕騎兵立即繞過敵人的側翼,集中全力攻擊拜占庭軍左翼後方的步兵。

拜占庭左翼士兵受到打擊遂放棄抵抗,各自逃跑。

右翼士兵看到友鄰紛紛逃遁,也自行退卻。塞爾柱輕騎兵順利發展,接著把攻擊力量對向中央陣線暴露的兩翼和背後。

中央陣線雖然處於孤立無援的地位,但面對塞爾柱人的圍攻,堅持奮勇拼殺直到天黑。羅曼努斯四世也表現出極大的勇敢精神。

戰馬被敵人砍死,自己也負了傷,仍堅持戰鬥,直到被敵人俘虜。最後,中央陣線在塞爾柱人左衝右突之下,結果被殺得一個不剩。

第二天,羅曼努斯四世被送到阿爾頗﹒阿爾斯蘭蘇丹的營帳,被迫簽訂和約,並同意支付重金作為賠款,賠款分五十年償還。

羅曼努斯四世被釋放了,可是,就在羅曼努斯四世被俘後的幾天裏,君士坦丁堡發生了政變。

撒凱約翰杜卡斯奪取皇權,羅曼努斯四世立即集中了有限的兵力,企圖討伐,結果反落入叛軍手中被害致死。

蘇丹得知羅曼努斯四世的死訊後,便又繼續向小亞細亞擴張,1072年,阿爾頗﹒阿爾斯蘭病死,他兒子馬立克即位。塞爾柱帝國達到極盛時期,帝國的東部不但包括布哈拉、撒馬爾罕,而且擴張到錫爾河以東的喀什噶爾,西部佔有大馬士革、耶路撒冷和小亞細亞,直抵地中海東岸。

塞爾柱人每到一處所遺留下來的衹是一片荒涼,樹木被砍倒,城鎮付之一炬,到處是殘斷的屍體。塞爾柱人撐著帳幕,帶著羊群在這些地區自由來去,正好如當年他們的祖先在沙漠中逐水草而居的情形一樣。

曼西克特會戰使羅曼努斯四世的軍隊遭到慘重損失,對於拜占庭帝國來說,它是致命的一擊。拜占庭帝國就此喪失了亞洲軍區,從而使其喪失了最佳兵力來源地。

此後不得不全部雇傭傭兵,而雇傭兵一方面要花許多錢,更重要的是這些雇傭兵都很難駕馭,結果使拜占庭內部利用這些可以買賣的傭兵發生一連串的叛變和內戰,加之外敵四面侵逼,使帝國內外交困,處於極端困難的境地。

1081年4月,日爾曼傭兵叛變,攻入並洗劫君士坦丁堡,拜占庭進入了科穆寧王朝時代

科穆寧王朝建立後,封建制度已完全確立。對邊境上的外來勢力勉強抗擊,保住了大部分領土。

但已失去經濟上的優勢地位,貨幣貶值,商業優勢被威尼斯等鄰國所取代。

1204年第四次十字軍東侵,攻陷君士坦丁堡,在拜占廷領土上建立西歐封建主統治的拉丁帝國,祗有尼西亞﹑伊庇魯斯﹑特里比松三小國繼承拜占廷的國統,不斷與拉丁帝國作鬥爭。

1261年,尼西亞皇帝巴列奧略家族的邁克爾八世(1259~1282在位)滅拉丁帝國,恢復拜占廷帝國。

復國後領土大大縮小,國力衰微。巴列奧略王朝內訌嚴重,內戰頻仍。由於封建主的殘酷剝削,1342~1349年爆發了吉洛特起義

而11 世紀末,塞爾柱帝國分裂,其中,在小亞細亞形成羅姆素丹國,在東部 12 世紀形成花剌子模國. 1194 年花剌子模滅塞爾柱國家。

後來蒙古又滅花剌子模,鄂圖曼人也是一支不大的突厥部落, 13 世紀初因蒙古西征西遷小亞細亞,依附於塞爾柱突厥人建立的羅姆素丹國

1299 年鄂圖曼( 1299 ~ 1326 年)獨立,這個新國家就被冠以鄂圖曼的名字,稱這支土耳其人為鄂圖曼土耳其人。

14世紀初鄂圖曼土耳其興起,不斷侵犯拜占廷領土,量後使其居於君士坦丁堡一隅之地。

另一群突厥人鄂圖曼蘇丹穆罕默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拜占廷帝國滅亡。
[PR]
by cwj36 | 2005-09-27 10:39 | 【土耳其Total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