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藍旗



美麗的藍旗
The Bonnie Blue Flag



e0040579_1194067.jpgThe Bonnie Blue Flag 原係1810年9月23日,移民者在西班牙美洲殖民地西部佛羅里達為反抗西班牙政府並且宣告獨立的一個短命的西佛羅里達共和國 (Republic of West Florida)國旗。

" bonnie" 是蘇格蘭語,意思是美麗的( beautiful)。

美國南北戰爭爆發後,1860年12月20日,南卡羅來納州脫離聯邦時此旗又被採用。它的旗幟是藍色的,中心有一顆星。五週後,該州採用新旗以代表它作為南部邦聯一員的地位,旗是藍色的,左上角有一棵矮棕擱樹和一輪新月。是美國內戰時期南方非官方的國旗。

1861年9月,哈里‧麥卡錫(Harry MaCarthy) 在新奧爾良學院為慶祝第一德克薩斯志願步兵團的成立編寫出一支歌成為南卡羅來納州旗歌-美麗的藍旗(The Bonnie Blue Flag ),這支歌很快風靡南方,並成為南方邦聯的國歌。

Hurrah! Hurrah!
For Southern Rights, Hurrah!
Hurrah for the Bonnie Blue Flag
That bears a Single Star!


我們是一群兄弟、我們是土裏生土裏長,
為誠實勞動而得的財產,我們共同奮戰;
我們的權利受威脅時,吶喊便從遠近升起,
萬歲!為了飾有一顆星的美麗的藍旗。

(合唱)
萬歲!萬歲!為了南方的權利!萬歲!
萬歲!為了飾有一顆星的美麗的藍旗。

只要聯邦信守她的職責,
我們就會像朋友兄弟一般友好公平;
但是,北方現在背信棄義想損害我們的權利,
我們要高高昇起飾有一顆星的美麗的藍旗。

首先是勇敢的南卡羅來納表明崇高的立場,
然後是亞拉巴馬來和她手聯手,
緊接著是密西西比、喬治亞和佛羅里達,
我們都高舉起飾有一顆星的美麗的藍旗。

你們是勇敢的人,聚集在正義的旗幟下,
德克薩斯和美麗的路易斯安那都參加我們的戰鬥,
戴維斯是我們敬愛的總統,史蒂文斯是難得的政治家,
現在都聚集在飾有一顆星的美麗的藍旗下。

勇敢的維吉尼亞,老資格的自治領,讓我們為她歡呼,
她終於將自己的命運和年輕的邦聯連在一起,
現在其他州受到她榜樣的鼓舞,
也準備高舉起飾有一顆星的美麗的藍旗。

那麼歡呼吧,孩子們,歡呼,痛快地喊吧,
阿肯色州和北卡羅來納現在都出來啦;
我們還要為田納西州高聲歡呼,
美麗的藍旗上一顆星已增到十一顆。

為我們的邦聯歡呼吧,我們強壯又勇敢,
就像古時的愛國者,我們為拯救傳統而戰,
我們寧死也不甘屈服受辱,
為飾有一顆星的美麗的藍旗歡呼吧。


:「Hurrah! Hurrah!

絕不讓台巴子有好日子過,為了KMT的Rights~ Hurrah!

Hurrah for the dirty Blue Flag !

That bears a Single Sun!」

:「Hurrah! Hurrah! ~JOIN WTFM Star~」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0-25 10:45 | 【美國?戰Total War】

1864年7月30日 彈坑戰役

美國南北戰爭彼得堡之圍
Siege of Petersburg
彈坑戰役(Battle of the Crater)


美國南北戰爭1864年6月,北軍格蘭特將軍率軍進攻通往南方首都的鐵路樞紐彼得堡(Siege of Petersburg)。此時已接近戰爭尾聲,南軍資源幾近枯竭。



【電影冷山(Cold Mountain )裡的彈坑戰役】

南軍李將軍在極短的時間內,北佛吉尼亞軍團構築了一條從冷港延伸至彼得斯堡以南、綿延20英里的大型塹壕陣地。

同樣畢業於西點 (1843年)的格蘭特當然看得懂南軍的把戲。

他命令波托馬克兵團同樣也構築了一套沃邦式塹壕體系。

事實上,北軍主持修築塹壕工事的首席工程師正是「馬漢塹壕防禦理論」的得意門生—詹姆斯‧聖克菜爾‧奠頓

雙方都構築了標準的雙環線塹壕陣地和鋸齒狀交通壕。

為了抵禦炮火,工兵們構建出更有效的防彈牆,沙包和枕木被用於加固壕體。

為便於射擊,前牆內側修建了“射擊踏台”(fire-step)。

這些壕溝越挖越寬,最後甚至能通行馬車,其上還覆蓋著避彈木板。

士兵們還發現,修築工事剩餘的枕木、鐵條散亂在陣地前能有效阻擋敵人。

這些雜亂的障礙物不久就被改造成了鐵制尖樁或鹿砦。

雙方依託塹壕對峙,令北軍進攻陷於僵局。

戰前曾是煤礦工程師的亨利‧普萊桑特斯中校突發奇想,他提議挖一條更深的地道,通到南軍塹壕下方,實施爆破,以打開戰線缺口。

普萊桑斯特的地道於7月28日完工。

7月30日早上,普萊桑特斯中校親自點燃導火索。

據說導火索中途熄火,第48連隊2個勇敢的士兵鑽進地道再次點燃了引線。

歩兵攻撃前夕,北軍主攻將領伯恩賽德(Ambrose Everett Burnside)堅持不用為此次任務特殊培訓的黑人軍隊,而強行要改用未經訓練的白人軍隊。

午前4時44分巨大的爆炸在南軍塹壕中炸出一個長52 公尺寬24公尺深9公尺的大坑(這個著名的彈坑至今仍保留在當地),250~350名南軍士兵當場被炸死。
  
這麼大的爆炸場面令雙方都大為震驚。

然而,南軍反應較為迅速。

威廉•馬洪少將拼湊了驚魂未定的士兵前往封堵。

最好笑的是伯恩賽德的白人軍團數以萬計的衝鋒時卻跌入一個被自己炸開的彈坑,互相雜踏,如自掘墳墓般被南軍擊斃於坑內,北軍死亡數字高達5300人。

此戰南軍損失1032人,而北軍卻折損5300人,其中半數死在彈坑處,史稱「彈坑戰役」(Battle of the Crater)

然而,彈坑戰役未能取得決定性突破,彼得堡城下的塹壕戰此後又僵持了10個月。直到次年4月2日,南軍在其他地區均告失利,李將軍才匆匆撤出陣地。

7天後,李將軍率部投降,南北戰爭宣告結束。

e0040579_722372.jpg

[PR]
by cwj36 | 2009-07-10 00:13 | 【美國?戰Total War】



(First Battle of Bull Run)

Stonewall Brigade
傑克森如石牆般屹立不倒?
傑克森「龜起來」不動只會站在那裡的石牆?


1862年3月14日,美國南方邦聯軍-北維吉尼亞軍團正式成立。

將軍有兩個大將,分別把他們派往左和右翼,詹姆斯·隆史崔特(James Longstreet)為右翼(又名第一兵團,First Amry Corps),石牆傑克森(Stonewall Jackson)為左翼(又名第二兵團,Second Amry Corps)

北維吉尼亞軍團左翼兵團中又以「石牆旅」(維吉尼亞第一旅)是美國南北戰爭中的THE BEST BESR BEST~

e0040579_1441465.jpg湯瑪士·喬納桑·「石牆」·傑克森(Thomas Jonathan "Stonewall" Jackson,1824年1月20日或21日—1863年5月10日),美國內戰期間著名的南軍將領。他不幸在1863年錢斯勒斯維爾戰役中被己方軍隊誤傷後併發肺炎而死。

有部分歷史學家認為,如果以戰績作比較,湯瑪士‧·喬納桑是美國內戰中唯一的英雄。

石牆傑克森的「石牆旅」(Stonewall Brigade)之名的由來是從第一次馬納沙斯之役(First Battle of Bull Run 又稱 第一次牛奔河之役於1861年7月21日發生在維吉尼亞的馬納沙斯和牛奔河附近)南北戰爭中的重要戰役而來。

7月、北軍爾溫‧麥克道威(Irvin McDowell)將軍率領32,000名北軍南下。皮瑞‧波利加德畢(Barnard Elliott Bee, Jr)將軍率領28,000名南軍迎撃。

7月21日第一次馬納沙斯之役開戰。因為北軍大砲佔領了馬修山,並阻止了波利加德將軍軍團的前進。皮瑞‧波利加德畢將軍的軍團正在往後撤退,傑克森(真名為湯瑪士·喬納桑Thomas Jonathan) 將軍立即與一批維吉尼亞軍團趕到戰場。

波利加德畢將軍的軍團撤退至維吉尼亞軍團附近,傑克森正在調整陣線與指揮部署大砲,並開始反擊。

波利加德畢將軍向他的兄弟說:「There is Jackson standing like a stone wall. Let us determine to die here, and we will conquer. Follow me.」

「石牆」·傑克森的稱號是來自波利加德畢將軍「Jackson standing like a stone wall.」

戰後有人研究波利加德畢將軍作戰日誌認為戰役第2天傷重而亡的波利加德畢將軍是在嘲諷傑克森當時應該加入戰鬥而不是守在那裡「龜起來」像個不動只會站在那裡的石牆,試圖重新鼓舞自己的軍隊能再度集結 。

但多數人寧願相信他指的是傑克森屹立著像不倒的石牆。

:「俺才不會說友軍將領為啥靜態的石牆啊~至少說兇猛的滾石..lol」

此時,北軍步兵在大砲的掩護下推進,南軍亞瑟康明斯上校率領之維吉尼亞33軍團的二等兵(第一排)就趴下,第二排則跪下,而眾將軍就挺胸站住,北軍首先開火,不少將軍(南方)應聲而倒,南軍們就起立開火。

他們原是要等候康明斯上校的下令才可衝鋒,但他們都急於殺敵而一一自行衝鋒,亞瑟康明斯上校只得下令全線進攻。

石牆傑克森在遠處看到後,就深知要訓練士兵的紀律。而南軍亞瑟康明斯上校的33軍團亦幾乎全滅。

:「傑克森你又用看的..你.又.又「石牆」啦...lol」

北軍步兵再次在大砲的掩護下推進,石牆傑克森的維吉尼亞第一旅就開始迎戰。雙方開火後第一旅就衝鋒殺敵,這一次十分成功,北軍被打敗,馬修山失守,大砲被搶。

石牆傑克森和他成立的軍旅在這戰役中一舉成名,開始被稱呼為石牆旅(Stonewall Brigade)。但石牆傑克森常稱石牆旅為「維吉尼亞第一旅」。

戰後數天,石牆傑克森在一平原上與第一旅的士兵說:

e0040579_14424543.jpg「各位行了萬里路,充分表現了對他人財產、權利的尊重,證明了你們不是只會打仗的士兵,也願意全心保護善良百姓……

在雪倫多亞的軍隊中,你們是第一旅;在波多馬克各的軍隊中,你們是第一旅;在第二兵團中,你們是第一旅;在你們將軍的心裏中,你們永遠是第一旅……以第一旅的身分名垂青史。」

石牆傑克森的名字甚至被北方華府人用於止小兒夜啼:「“不要哭了,再哭石牆來了”。」

アメリカの歴史を代表する勇将の1人-Thomas Jonathan

:「不要哭了,再哭破輪來了」......................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1-13 11:46 | 【美國?戰Total War】

「Come on 54~」
麻薩諸塞州自願步兵團第54兵團
美國第一支黑人軍隊


e0040579_19421477.jpg電影「光榮戰役」(Glory)是描述美國南北戰爭時期,北軍年輕新將領勞勃修上校( (Robert Gould Shaw )帶領訓練美國鮮為人知的第一支黑人軍隊-麻薩諸塞州自願步兵團第54兵團(54th Massachusetts Volunteer Infantry)上戰場的真實故事。

此片對一支鮮為人知的黑人兵團獻上敬意,他們之所以被歷史所忽略,完全是因為當時的種族歧視。

這支全由黑人組成的兵團,是麻薩諸塞州自願步兵團的第54兵團,由白人勞勃修上校 (Robert Gould Shaw )自願領導,他將700名來自下層社會的黑人,訓練成精良的戰鬥部隊,雖然南北戰爭是替黑人爭取權益。

但是他們不但要抵抗南方敵軍,還得應付北軍中白人袍澤的排擠,最悲微低賤的工作總是落到他們頭上,但是他們仍盡忠職守、毫不退縮。

1863年,54兵團在一場南加州的戰役中,受命攻打一個1000名南軍防守的華格納堡(Fort Wagner)的碉堡,這場戰役使他們死傷慘重,半數以上為國捐軀。

勞勃修上校只有25歲,卻要承擔一個與他年齡並不相稱的艱巨的進攻指揮任務。

但他堅信自己堅定的信仰與在哈佛接受的良好教育會幫助他圓滿完成進攻並最後回到父母身旁。

此外,他也確信他在黑人士兵中的崇高威信會讓他的黑人弟兄在接下來的進攻中捨身一搏。

進攻之前,喬治‧克羅克特‧史壯(George C. Strong )準將向黑人士兵打氣喊話說:「有沒有人認為他最終不會長眠於此嗎?」

54團的黑人士兵高喊著:「沒有!」隨後將軍指著隨軍衝鋒的旗手問到:「If this man should fall, who will lift the flag and carry it on?(如果這名士兵倒下了,誰來高舉大旗?)勞勃修上校沒有片刻猶豫,出列說:「I will(我會)。」

上校的承諾頓時引起了全團震耳欲聾的歡呼聲的歡呼,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的上校會跟著他們一起衝鋒,一起把軍旗插在堡壘上。這群無所畏懼的男子漢,即將投身到火熱的旋渦地獄。

e0040579_2141748.jpg


華格納堡,正好位於一處面對海洋的沼澤。

整個堡壘週邊由30英尺高的沙坡保護,並且在沙坡之上,南軍還用沙袋和棕櫚條作為阻隔物以抵擋北軍的進攻。

整個堡壘共有14門大炮,其中有一門當時最大口徑的10英寸炮,還有一些128磅炮。

此外,整個堡壘還有1700餘人

1863年7月18日的清晨,北軍的海軍開始炮轟華格納堡。(Second Battle of Fort Wagner)

54團的黑人士兵們把火槍抗在右肩上,開始了小步跑。

勞勃修上校隱約看到了堡壘後有南軍,下令加快速度。

而防守的南軍看到北軍衝上來之後,用大炮全力轟擊54團。

許多黑人士兵被炮火和彈片擊中倒下,但勞勃修上校還是堅決不撤退繼續帶領部隊向前奔跑。

當部隊到達最後狹長的100碼的呈V字的開闊地時,勞勃修上校命令全體上刺刀,全團快速衝鋒。

南軍在此時開始用火槍射擊,命中率相當高,54團傷亡慘重。

e0040579_19482752.jpg


整場戰鬥最激動人心與悲壯的時刻已經到來,經過了在死亡開闊地的全速衝鋒。

54團剩餘的黑人士兵包括他們的團長都已經到達了堡壘下的齊腰深的護城河裏,他們躲在被削尖的鹿砦後面,被上方的南軍火力打的無法前進一步。

越來越多的黑人士兵被南軍的火槍打死,有的南軍炮兵甚至直接把炮彈射向護城河。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勞勃修突然站起身擎著星條旗,面對密集的火力,以無比的勇氣攀上了堡壘外的傾斜沙坡,毫無懼色的揮舞著劍大聲的喊道:「Come on (或Forward), Fifty-Fourth Forward!!(衝鋒,54團!衝鋒!!)”」



勞勃修上校在衝了幾步之後就被南軍火槍射中,身中3彈倒在了血泊之中。

就在這一刻,54團全體士兵被震撼了,他們實在無法相信他們崇敬的上校就這樣死了。

在短暫的頭腦空白之後,所有的黑人士兵憤怒了,他們開始組成列隊向上射擊,為死去的上校和黑人弟兄報仇,有的士兵開始攀爬沙坡。

此時,年僅23歲的C連的威廉卡尼( William Carney)中士看到了倒在地上的星條旗,馬上衝上前站起,高舉起國旗向前揮舞衝鋒並高聲叫到:「Boys, the old flag never touched the ground!(弟兄們,這面旗永遠不會倒下)」。隨即,就被子彈擊中了大腿和胸口,但中士仍然舉著國旗,揮舞著。

由於勞勃修上校和中士的英勇表現,54團的黑人士兵猶如猛虎下山,攻上了堡壘的牆頭。

威廉卡尼中士也因為這一英勇壯舉,成為了美國歷史上第一位被授予榮譽勳章的黑人。

越來越多的黑人士兵攻入了堡壘,南軍陸續從堡壘的牆頭撤到了堡壘內部進行抵抗。

此時,54團的3個上尉已經陣亡了2個,剩下的一個帶領著剩餘的士兵衝進了堡壘內部。

當喬治準將看見54團佔領的堡壘的外牆之後,立刻下令讓康涅迪格州第6團的300人馳援。

增援的白人部隊,紐約48團、賓夕法尼亞第76團、緬因州第9團、賓夕法尼亞第76團他們根本無法跨越那道土坎,並在那裏待上5分鐘。

喬治準將無奈只得下令撤退。在撤退的時候,南軍開始了回擊與追擊,致使北軍再遭重創。



1863年7月18日晚10點30分,華格納堡攻防戰結束。

整場戰鬥北軍共傷亡了1500多人,54團陣亡了281人,145人受傷,還有48人失蹤。

為了表示對北軍的羞辱, 勞勃修上校被剝光了衣服和他的黑人士兵一起被埋在了華格納堡下的集體墳墓。

南軍指揮官強森·海格德為了羞辱他,將他的遺體與黑人士兵同葬於萬人坑,而不像其他陣亡軍官被送回北軍陣地。

他曾經對被俘虜的北軍軍官說:「如果他是領導白人的軍官,我本可以將他厚葬;所以他活該與這些黑鬼葬在一起。」

不過,勞勃修的父親聽到消息後,卻說這樣的死法才是光榮而正義的,他在對軍醫林肯·史東(Lincoln Stone)的書信中提到:「我們不該把他從這些忠勇無畏士兵的臥倒處移走;就我想像所及,再也沒有比此處更神聖的墓地,因他身處於這些忠心而犧牲奉獻的勇士們之間,我們也想不到更適合與他齊葬的人們了。他們是絕佳的守墓人!」

由於54團的出色表現,國會開始下令在全國組建黑人步兵團,在南北戰爭中,共有18萬黑人在北軍中服役。

林肯總統也承認這些黑人士兵扭轉了戰爭的局勢。

e0040579_22433797.gif
:「come on 54~黑人終於當USA總統啦」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9-01-07 10:30 | 【美國?戰Total War】

1863年7月3日皮克特衝鋒

Pickett's Charge
皮克特:「李將軍~我的師團沒了...」


美國南北戰爭1863年蓋茨堡之役,7月2日,南軍李將軍(Robert Edward Lee)雙線發動大規模攻勢,同時襲取北軍喬治·米德將軍的左右兩翼。雙方於小圓頂(Little Round Top)、魔鬼穴、麥田、桃園、東墓園嶺、及寇普嶺各處展開激戰。

米德靠著內線作戰的優勢移防守軍,並打退南軍的進擊。

7月3日午後3時左右、砲火靜止12,500人南軍歩兵從陣地出現,李將軍對聯邦軍陣線中心發起「皮克特衝鋒」(Pickett's Charge),由李將軍的重要手下喬治·皮克特(George Edward Pickett)少將指揮15,00名南軍正面攻向平原後方的石牆。但最終敵不過北軍頑強的炮火反擊,失去一半的軍人。



北軍的防線於一稱為『天使』的低矮石柵處,一片灌木叢的北方,曾暫時動搖斷裂,但增援部隊迅速補上缺口,擊退南軍的進攻。

南軍三個師的兵力死傷殆盡。



「皮克特衝鋒」是蓋茨堡之役最後的高潮,據說此次衝鋒的令人震驚的高傷亡率甚至連李將軍都深受震憾,當部隊敗退時,李將軍策馬在傷亡慘重的子弟兵間穿梭,口中不停說道:「這都是我的錯,弟兄們,這都是我的錯」。

ピケットの突撃は大量殺戮になった。北軍の損失は戦死、負傷あわせて約1,500名だったのに対し、南軍は損失率50%以上に昇った。

ピケット師団の損失は2,655名(戦死498名、負傷643名、負傷した後の捕虜833名、負傷せずに捕虜681名)となった。

ペティグルー師団は約2,700名(戦死470名、負傷1,893名、捕虜337名)になると推計された。トリンブル師団の2個旅団の損失は885名(戦死155名、負傷650名、捕虜80名)だった。

ウィルコックスの旅団は200名、ラング旅団は約400名と報告した。攻撃中の損失全体は6,555名であり、そのうち少なくとも1,123名は戦場で戦死し、4,019名は負傷し、かなりの負傷兵が捕虜になった。

南軍の捕虜総数はその報告書から推計するのは難しい。北軍の報告書では3,750名をを捕まえたことになっている。

皮克特衝鋒
Pickett's Charge (Part 1)
Pickett's Charge (Part 2)
Pickett's Charge (Part 3)
Pickett's Charge (Part 4)
Pickett's Charge (Part 5)
[PR]
by cwj36 | 2009-01-06 08:35 | 【美國?戰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