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地利的國歌

奧地利的國歌(The national anthem of Austria)



1791莫扎特在臨死前19天譜寫了這曲“康塔塔舞曲”,原曲的名字叫《讓我們拉起手來》。後成為奧地利國歌。

Land der Berge, Land am Strome

山的土地,河的土地

Land der Berge, Land am Strome,
Land der Äcker, Land der Dome,
Land der Hämmer zukunftsreich!
Heimat bist du großer Söhne,
Volk begnadet für das Schöne,
Vielgerühmtes Österreich,
Vielgerühmtes Österreich!

Heiß umfehdet, wild umstritten,
Liegst dem Erdteil du inmitten
Einem starken Herzen gleich.
Hast seit frühen Ahnentagen
Hoher Sendung Last getragen,
Vielgeprüftes Österreich,
Vielgeprüftes Österreich.

Mutig in die neuen Zeiten,
Frei und gläubig sieh uns schreiten,
Arbeitsfroh und hoffnungsreich.
Einig laß in Bruderchören,
Vaterland, dir Treue schwören.
Vielgeliebtes Österreich,
Vielgeliebtes Österreich.

群山巍峨,江河浩蕩,
尖塔高聳,禾苗滿望,
鐵錘揮舞,前程無量。
你是偉大子孫的祖國,
你是善良人民的故鄉,
奧地利聲名遠揚,奧地利聲名遠揚。

頑強戰鬥,踴躍爭先,
你是一顆堅強的心,跳躍在大陸中間。
你誕生在古老的年代,肩負崇高的使命,
奧地利久經考驗,奧地利久經考驗。

闊步向前,自由無礙,
勇敢地跨進新時代,愉快地勞動,
相信未來。祖國,我們團結無間,
同聲歌唱,信誓為祖國盡忠效力,
最親最愛奧地利,最親最愛奧地利。

德意志老大哥~
奧地利的興衰
通婚變得十分強大
打起仗來七零八落.....


奧地利帝國是一個中央集權的統一帝國(1804年—1867年)。但19世紀中葉以後,這個帝國被削弱了許多。

哈布斯堡家族的政治聯姻雖然使奧地利成為政治暴發戶,但也帶來不思進取的心態,特別是從西班牙引入的保守思想,對其未來發展沒有好處。

1806年,拿破崙戰爭中,神聖羅馬帝國被迫解體,而在此兩年前,弗蘭茨一世(即神聖羅馬帝國的弗蘭茨二世皇帝)宣佈自己為奧地利帝國的皇帝,統治範圍是以奧地利為中心的哈布斯堡王朝世襲領地。

弗蘭茨一世發起了五次反拿破崙的神聖同盟,頭四次都被打敗,而且大大削弱了奧地利的國力,間接導致日後普魯士的崛起。

弗蘭茨一世被迫以和親的方式,把女兒瑪麗·路易莎嫁給拿破崙。弗蘭茨一世在拿破崙倒台後,立即主持召開了維也納會議,成立了維也納體系和神聖同盟,以恢復歐洲的舊「秩序」,以抵消拿破崙宣揚自由主義的影響。

1859年的義大利獨立戰爭使它在義大利的勢力被削弱,1866年的普奧戰爭迫使它退出德意志邦聯,同時匈牙利對維也納的統治也非常不滿。

在帝國的其它許多地區民族主義思想也不斷加強。匈牙利對奧地利的統治不滿出於多種原因,其中之一是奧地利在俄羅斯帝國的支持下對1848年匈牙利革命的鎮壓。

1867年,為了化解普奧戰爭失利對帝國的衝擊,奧地利帝國又調整為二元君主國──奧匈帝國,奧匈帝國是匈牙利貴族與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在爭取維持原來的奧地利帝國時所達成的一個折衷解決方法,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奧匈帝國解體。

戰敗後的奧匈帝國被分割,其中原先內萊塔尼亞的一部分形成了今天的奧地利共和國。戰敗的奧地利被禁止與德國合併。1938年,納粹德國實現了德奧合併,奧地利到二戰結束前都受其統治。

擊敗法西斯勢力後,同盟國軍事佔領奧地利,直到1955年奧地利國家條約簽訂為止。在宣佈成為永久中立國之後,佔領軍撤軍,奧地利獲得獨立。

1989年,東歐共產主義政權解體後,奧地利逐漸參與更多的歐洲一體化進程。奧地利於1995年加入歐盟,又於1999年加入歐元區。




:「奧地利」WTFM STEAMWTFM 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9-11-21 03:21 | 【奧地利Total War】


Battle of Kunersdorf
庫勒斯道夫戰役




腓特烈大帝:「讓朕死了吧!…我已沒有任何資源了,而且,說實話,我相信一切都輸了,我實在不該在這場毀滅中苟活下來…」

1759年普魯士東南西三面與敵人對峙。

東線俄軍總司令換了薩爾特科夫(Saltykov)上將,主力有6萬人。腓特烈自己領兵擋在奧地利統帥道恩薩爾特科夫之間,阻止俄軍南下或者奧軍北上會師。

但是在俄軍當面,普魯士東線守將多納將軍節節敗退,腓特烈焦躁起來,派威德爾(Wedel)將軍接替,強逼著威德爾以28,000普軍進攻薩爾特科夫的6萬人。

7月23日,威德爾在Battle of Kay(或Paltzig)中失敗,損兵8,300人,東線危急。

腓特烈留弟弟亨利親王鎮守原地,警戒道恩元帥,自己帶兵北上,渡奧得河迎擊俄軍。

同時,道恩本人雖然不動聲色,但是他分出18500奧軍交給勞頓將軍指揮,讓他北上與薩爾特科夫的俄軍主力會合。



e0040579_9214547.jpg勞頓(Loudon)將軍,是奧地利方面,湧現的傑出的青年將才,當年曾經想投入普魯士軍隊,但是腓特烈大帝看錯了他,拒絕接納勞頓為普魯士效命。有點像項羽與韓信的味道。

8月12日,59,100人普魯士軍和59,500人俄奧聯軍之間爆發庫勒斯道夫戰役

庫勒斯道夫戰役,腓特烈在不熟悉地形的情況下,以劣勢兵力魯莽發動進攻,結果成為他生涯最慘的一次失敗。

腓特烈低估對手勞頓薩爾特科夫,戰前偵察不力,普魯士軍隊素質變壞也很關鍵:經過連番大戰,戰爭開始時紀律嚴明訓練有素的普魯士士兵,差不多全都損失掉了。

為了彌補普魯士人力不足,腓特烈不得不把各次戰役中俘虜的德意志各邦(包括奧地利)的士兵補充進軍隊。魯士軍隊依靠棍棒和體罰維持紀律。

庫勒斯道夫戰役俄奧軍的防線是東北-西南走向,奧俄軍已佔據較高地點。

腓特烈以芬克將軍的一個軍在北方俄軍左翼頂端列陣佯攻,同時集中主力於正東和南方進攻。

但是這次腓特烈的攻勢過於魯莽,戰前偵察不力,他不知道,他所選擇的進攻點,實際上是聯軍防禦最強的部分,而且防線正面有一片池塘,地面鬆軟,不利於作戰。

上午11點半,普魯士主力發動炮擊,60門重炮分成3個炮兵群,猛轟聯軍戰線,俄軍40門大炮被炸毀。

普魯士步兵在腓特烈為斜形戰術進攻時首創騎馬炮兵(horse artillery)推進火炮掩護下,最初一小時進展順利,粉碎聯軍5個超大編制的團,拿下Muhl-Berge突出部。



騎馬炮兵(horse artillery)


但是腓特烈不知道,這是勞頓深知愛進攻的腓特烈而設下的圈套,這個突出部後面有一條山谷形成天然障礙。

普軍若繼續進攻必須越過這條山谷,奧俄軍就在山谷周圍站穩腳跟,憑險據守。

腓特烈如果不繼續進攻,將保有勝利的戰果,但這顯然不是腓特烈的格調。

普軍正面攻不上去,開始投入騎兵預備隊再攻,騎兵將軍塞德利茨受傷被抬出戰場

第二任騎兵指揮官符滕堡親王又受傷撤出戰鬥。

第三任騎兵總指揮Platen中將變換攻擊點,將主力越過乾涸的池塘進攻,結果陷於鬆軟的地面,俄奧騎兵乘勢在炮火掩護下反攻,普軍陣形大亂。

腓特烈的連換兩匹坐騎都被擊斃,一發子彈擊中腓特烈胸部,正好打在他的金質鼻煙盒上,腓特烈死裏逃生。

e0040579_18372843.jpg勞頓薩爾特科夫的步兵從高處出擊,配合佔優勢的騎兵,打的普魯士軍節節敗退。

普魯士此次「首創」的騎馬炮兵丟失172門大砲, 6,000人陣亡,13,000受傷,26,000人大潰逃。

騎馬炮兵「馬拉炮」移動炮位攻擊的「創舉」雖然在庫勒斯道夫戰役慘敗,但此後歐洲各國軍隊紛紛採用騎馬炮兵。

腓特烈眼看大勢已去,獨自站在一個小山丘上,把配劍插在地上。

沮喪的望著普魯士崩潰的陣線,這是腓特烈生平最大慘敗,不願離開。

腓特烈騎兵衛隊長帶領200普魯士皇家騎兵終於找到在小山丘上的發呆的腓特烈,在一再苦勸說服之下,才帶離開這位想尋死的普魯士國王。




「腓特烈大帝的滑鐵盧~」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1-14 13:43 | 【奧地利Total War】





Maria Theresa of Austria
歐洲戰國 哈布斯堡出美女
老公不當皇帝誓不休

「上帝的憐憫使我得以堅強,
使我能夠在他為我安排的布滿荊棘、痛苦和淚水的道路上徘徊前進;
就算打到最後,我寧可脫光,
也絕不讓出西里西亞!」
——瑪麗婭·‧特蕾西婭

奧地利之母-抗普女皇


e0040579_12375924.jpg瑪麗婭·‧特蕾西婭(1717—1780年 左圖15歲時),奧地利女大公,匈牙利女王,波希米亞女王(1740—1780年在位)。

卡爾六世在他的長女瑪麗婭公主出生後,便將洛林公爵的次子弗蘭茨‧斯蒂芬帶到維也納,與瑪麗婭一起青梅竹馬長大,並於1736年因「恋愛結婚」。

瑪麗婭出自無與倫比的哈布斯堡家族,憑藉尊貴的血統得到了奧地利、匈牙利、波希米亞三頂王冠。

而她也在戰爭與和平時期都取得了流芳後世的成就,使她的名字同18世紀的中歐緊密地聯結在一起。

作為德意志民族中唯一一位女君主,她的繼位充滿了艱險。她的父親查理六世膝下無子,只有兩個女兒。

為了使榮耀的哈布斯堡家族的統治延續下去,他費盡了心機,在1713年頒佈了《國事遺詔》,規定當國王無男嗣時,女兒也可繼承王位。

他在位的後半段將促使《國事遺詔》為歐洲各國接受作為他外交上壓倒一切的重點,甚至不惜為此犧牲了若干領土。

幸運的是,瑪麗婭繼位之後的表現沒有辜負她父親的一番苦心。當她在1740年即位後,便引起了德意志邦聯內外的干涉,巴伐利亞選侯阿爾伯特(查理七世)宣佈,女性沒有繼承權,他才是神聖羅馬帝國皇位的繼承者。

因為單獨按照男系計算的話,阿爾伯特與查理六世的親緣關係最為接近。

巴伐利亞選侯阿爾伯特得到了法國、普魯士、薩克森的支持,儘管這些國家都曾宣佈過承認《國本詔書》,各路大軍向奧地利的邊境猛撲過來。

瑪麗婭的對手中包括18世紀歐洲最傑出的軍事家之一的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大帝。腓特烈大帝他是瑪麗婭最凶惡的敵人。

e0040579_13343017.jpg戰爭初期形勢險惡,西里西亞、波希米亞等地相繼失守。但這也給初出茅廬的女皇一個證明自己能力的機遇。她首先取得了匈牙利的擁護,贏得了內部的一致支持,同時與英國結盟,獲得了經濟援助。

她甚至以暫時承認普魯士對西里西亞的佔有為代價,瓦解了普魯士與法國、巴伐利亞的同盟,局面終於逐漸扭轉,1742年西線轉入反攻,法國、巴伐利亞軍隊被趕出奧地利境內。

最終在1748年簽訂了和約,瑪麗婭失去了富庶的西里西亞,但獲得了交戰各國對她和她的丈夫帝位的承認。

(:「啥絕不讓出西里西亞啦 ~瑪麗婭說讓要脫光!不守信用~連脫都沒脫..好想看..嗚)))」)

1756年,戰爭狼煙再起,但這一次對陣雙方組合大變,奧地利、法國、俄羅斯三個龐然大物歷史性地站在同一條戰壕上,而普魯士則和英國結盟。西里西亞是歐洲大陸上爭奪的焦點。

e0040579_13112567.jpg這一次,有了兩個陸上大國的幫助,奧地利優勢明顯,儘管腓特烈大帝打出了一系列奇跡般的經典戰例,仍改變不了精盡力竭的命運。

眼看奧俄兩軍將直搗柏林,普魯士亡國不遠,卻因為俄國女皇葉麗薩維塔突然病逝,繼位的彼得三世倒向普魯士一邊,使得腓特烈大帝死裏逃生。

瑪麗婭的勝利打了折扣,最終簽訂了和約(1763年),雖然沒有能夠收回西里西亞,但也體面地維護了奧地利和哈布斯堡家族的榮譽。

這兩場戰爭給了瑪麗婭很大的名氣,但她對歷史的影響還不止於此。在18世紀,“開明專制”成為歐洲流行的政治時尚用語。

瑪麗婭也不甘落伍,以“開明專制”為旗號進行了一系列改革,在中央成立了「公共及宮廷事務督導部」以統一管理所有領地的行政和財務,成立「國務會議」作為最高諮詢指導機關,各職能部門都置於其下。

這是加強中央集權的措施。社會經濟方面,取消地主擔任國家收稅人的權利和領主裁判權等特權,同時減少農民的勞役地租和代役租的數量等。這些措施,緩和了地主和農奴的矛盾,也增加了國家財政收入。

在此期間,奧地利的政府收入增加了近65%。農奴制一直是束縛中東歐國家社會經濟發展的一大痼疾,女皇雖然沒有宣佈廢除,但已經為此作好了鋪墊。瑪麗婭還開始了教會改革,主要是迫使主教們向皇帝效忠,而不是向羅馬教皇效忠。

探討瑪麗婭和她丈夫弗朗茨‧約瑟夫的關係是十分有意思的。瑪麗婭將奧地利、匈牙利、波希米亞三頂王冠戴在自己頭上,而給丈夫留下了「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這個虛名。

歐洲歷史上的女王,有不少在婚後自願將大權讓與丈夫,但瑪麗婭則一直牢牢將丈夫和朝政大權都掌控在自己手裏,心慈手軟的弗朗茨在政府中影響微弱。

「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弗朗茨雖無政治實權卻是一個無人能及的多情種子,經常和活躍在維也納舞臺上的舞女及歌劇演員們眉來眼去,還與宮廷命婦們保持著長期的曖昧關係。

儘管皇后心懷惱怒,而且實際上她掌管著奧地利和匈牙利的實權,但她仍然沒辦法拴住自己那難以琢磨的丈夫的心。於是,對臣民們進行道德管制的想法佔據了她的頭腦。

被丈夫背叛的瑪麗婭化悲憤為力量,瑪麗婭一心想為後世子孫留下婚姻的典範,成立的「貞潔委員會」。這個以維護道德風紀為目的的員警組織深入全國各地,一時間,風紀巡警遍佈全國,他們潛入劇院、社交聚會,甚至是私人住宅裏進行偵察。

不論是誰,只要有一丁點兒被懷疑是違反公共道德的行為就會遭到逮捕,而被控敗壞當地民風的外國人則會被驅逐出境。據說瑪麗婭本身也是委員會的一員,她喬裝打扮地走遍維也納的各個角落搜尋在外遊蕩的丈夫。

為了起到殺雞嚇猴的作用,所有犯有道德敗壞罪的人都會受到嚴懲。犯人們被鎖在城門邊的石柱上,坐在自己排出的汙物裏。這一鎖就是幾個星期或幾個月,全靠好心的路人施捨吃喝他們才能活下去。

然而這種刑罰卻起到了相反的作用,被鎖在那裏的罪犯不但沒有遭到恥笑和蔑視,反而被人們當成了英雄人物,維也納市民們對這些疑似偷情的老公好生款待。

(:「哇娘冽~這套制度應該也施行臺灣去中國經商的包二奶的老公.lol」)

1765年,弗朗茨去世,瑪麗婭與長子約瑟夫共同治國,兩人在很多問題上意見相左,這使女王十分苦惱。

瑪麗婭主張有節制的改革,而約瑟夫的改革願望更加強烈,他主張立即宣佈帝國境內的農奴為自由人,而不是僅僅改善他們的處境,還主張實行全面的宗教寬容政策。這些目標後來都得以實現。

約瑟夫積極參與俄國、普魯士瓜分波蘭的陰謀,瑪麗婭曾表示反對,但這並不妨礙她在1772年也分得了份量不小的一份。

從13世紀魯道夫一世時代起延續到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奧地利一直是中歐舉足輕重的大國。瑪麗婭通過兩場艱苦的戰爭維持了這個國家的強勢,也維持了中歐政治軍事力量的平衡,並通過一系列的改革,使奧地利趕上先進國家的潮流,尤其是在終結落後的農奴制方面有功。

e0040579_12495869.jpg瑪麗婭治國的同時還為國家生了16個孩子,她的兒子不是當國王就是做皇帝,女兒嫁到歐洲各國不是皇后就是女王,所以又有「歐洲丈母娘」和「奧地利國母」之稱。

她的老公對政治不感興趣,她只好在一邊生孩子一邊治理國家,主政時期成為奧地利歷史上最強盛的時期。

當然還有一件事與她有關,神童莫札特就是在六歲時被她發現並一直資助成為音樂大師的。

瑪麗婭最著名的幼女瑪麗‧安托瓦內特(左圖12歲時 1755年11月2日-1793年10月16日)即法皇路易十六的王后,1793年因叛國罪被送上斷頭台處死,同丈夫一道死於法國大革命

:『我可憐漂亮的女兒~竟被斷頭~』

1780年11月29日瑪麗婭病逝於維也納。與她最愛的丈夫弗蘭茨‧斯蒂芬合葬於哈布斯堡家族教堂。

納粹德國第二十二志願騎兵師 也命名為瑪麗婭·特蕾西婭師。(網整)

「Maria UP~Maria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9-01-14 09:39 | 【奧地利Total War】


七年戰爭中
常常.......以『眾』擊寡~^^
"電"的普魯士「軍事天才」腓特烈大帝
哇哇大叫的....
奧地利的拯救者-道恩元帥


【YouTube】Austrian Army

e0040579_15561183.jpg利奧波德·約瑟夫·加拿夫·道恩(Leopold Josef Graf Daun, Fürst von Thiano (Count Leopold Joseph von Daun or Dhaun,1705年9月24日— 1766年2月5日),又名利奧波德·約瑟夫·馮·道恩或道恩,奧地利陸軍元帥,生於維也納。

道恩的祖、父兩代都是從軍的,這令他從小就對軍事產生興趣。他於1718年在開始於他父親在西西里的團中從軍。

道恩在波蘭王位繼承戰爭中攀升至上校,又在1737年至1739年與鄂圖曼帝國作戰中升至少將。

及後在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中,道恩充分發揮出他小心謹慎的領導才能。他參與過查圖西茨會戰,又在多瑙河岸的戰爭中表現出色,受到了Traun的提拔,擔任後衞,在霍亨弗里德堡戰役索爾戰役中參與指揮,同年晉升至中將。

他在尼德蘭Battle of Val的表現奧地利大公瑪麗婭·特蕾西婭(Maria Theresa of Austria)的充分肯定,令他成為了維也納司令官及金羊毛騎士,在1754年授予元帥軍銜。

正當在七年戰爭爆發前,他在重整奧地利陸軍中下了很大苦功,並在威尼奴爾斯塔特成立了陸軍軍官學校。布拉格戰役之後,奧地利野戰軍撤退,布拉格被圍困。

維也納改派戰爭會議主席,老資格的道恩出任總司令,此後,道恩在整個七年戰爭中,都是普魯士的最大的對手。

道恩出任總司令後,快速在6月間就全面恢復率軍解救布拉格。

1757年6月18日,道恩的以堅固設防抵擋腓特烈大帝的普軍進攻,腓特烈過於低估了敵人道恩,普軍是向上仰攻,數量上又處於劣勢,陷入苦戰之中。

戰至近晚,普軍投入最後的預備隊-貝費恩的8個營,但是沒有料到奸巧的道恩元帥也正在此時投入強大的預備隊反攻,晚8點,普軍被擊退回到大道。普軍損失 14,000人,布拉格解圍。

科林戰役道恩元帥擊敗普軍,道恩元帥擊敗「軍事天才」腓特烈大帝成為他的軍事生涯中的首作,更因此被瑪麗婭·特蕾西婭授與了大十字勳章。

1757年,他由曾派出哈迪克中將的一支3,400人小隊成功偷襲柏林,挫普軍軍心。後又連續大敗奧古斯都·威廉 (布朗斯維克-貝費恩)的普軍並俘獲之,更攻陷了西里西亞首府佈雷斯勞及其幾乎全境被佔領。

腓特烈大帝聞聽噩耗後留下還軍北返,在洛伊滕會戰大敗其司令查理·亞歷山大 (洛林親王)。

道恩在這次敗績後正式代替了查理全權指揮奧軍。在霍克齊戰役中老謀深算的道恩元帥在10月14日乘夜以8萬大軍成4路縱隊偷襲普軍營地,打響霍克齊戰役。

當時腓特烈大帝還在睡覺,根本未加防範,普軍措手不及。

道恩勞頓將軍(Loudon)率四個師搶攻,普軍Krockow少將率騎兵反攻陣亡。

普軍凱斯元帥聞報,急忙帶親兵趕往戰場組織抵抗,為普軍主力展開爭取時間,結果凱斯身中兩槍當場陣亡。

另一位普魯士元帥,莫里茨親王也身受重傷,被抬下戰場。因為凱斯和莫里茨的抵抗,普軍爭取到時間,好不容易組織起後衛線,收攏殘兵,交替掩護著撤出戰場。這是普魯士的一場大敗,損失9,000人以上,包括兩位元帥。

凱斯陣亡之後連屍體都沒能搶回,還是奧地利代為埋葬的。莫里茨親王重傷再也沒有康復,他在戰後被護送回柏林的途中,遇到奧軍攔截被俘,不久才被腓特烈贖回。

1759年8月12日的庫勒斯道夫戰役腓特烈大帝又與道恩元帥對上,俄奧騎兵乘勢在炮火掩護下反攻,使普軍陣形大亂,腓特烈大帝的兩匹坐騎倒斃,一發子彈擊中腓特烈胸部,正好打在他的金質鼻煙盒上,腓特烈死裏逃生。

普魯士「軍事天才」腓特烈大帝又被道恩元帥打到抱頭鼠竄是其平生最大慘敗。

因俄將薩爾特科夫道恩之間嚴重不和令俄奧兩軍未能夾擊柏林,給了普魯士一線生機。

1760年夏季以後,奧軍在各戰線上多番受挫,1760年11月3日奧軍與俄國遠征分隊會合,會師於薩克森境內,共53,000人,屯兵於奧得河以西,托爾高城下,面向南方擺開陣勢。11月3日,托爾高戰役開始。

普軍將領齊騰突然兵鋒一轉,向西北方向衝進奧軍缺口,以本身4個騎兵旅,加上薩爾登(Saldern)將軍的近衛騎兵旅,猛攻道恩主力。北方許森(Hulsen)將軍率領第二和第三縱隊最後趕到的兵力,也發動最後的突擊,正好與齊騰形成前後夾擊奧軍。

這時奧軍總司令道恩元帥突然受傷,代司令奧唐納(O' Donnell,愛爾蘭人)看到陣地已不可守,下令總退卻。

道恩托爾高戰役中受傷,被送回維也納。

後來普軍又在博克施道夫戰役中逼使道恩指揮奧軍全線退卻。

e0040579_15563846.jpg

道恩元帥一直擔任司令直至戰爭結束,並在戰後大力重整奧地利軍隊。

1762年瑪麗婭·特蕾西婭委派他為奧地利陸軍大臣(president of Hofkriegsrath)。

瑪麗婭·特蕾西對他的評價很高,道恩元帥表現了很優異的指揮能力和冷靜慎重的用兵態度,重挫歐洲最強悍的腓特烈大帝大軍, 稱道恩為「奧地利的拯救者」(救了她的國家"saviour of her states." )。

奧地利第五十六步兵團亦是以道恩的名字命名。(網整)

彼の用兵は消極的に過ぎる、としばしば批判もされている
ではその慎重な作戦がプロイセン軍を苦しめている面もあり

v:抗普女皇-瑪麗婭·特蕾西婭



「道恩元帥別75腓特烈大帝~My Teacher~><" 」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2-05 15:56 | 【奧地利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