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 08月 11日 ( 1 )

1930 霧社1027戰爭
Mona Rudao Total War
戰死吧! 賽德克‧巴萊




在滿清據台時期,台灣的南島原住民擁有自己的土地、人民及管理權。他與清國劃定界線稱之為隘勇線,也就是國界之意,台灣有十分之九的土地並非在清國統治之下,也就是在隘勇線外。

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族群,對「霧杜抗日事件」留有不同的註釋,而說故事的每個人似乎也有不同的版本。但可以確定的是,「霧杜抗日事件」是一段悲壯的泰雅族人抗日史實。

以發生在1871年牡丹社事件為例,日本琉球宮古島五十四人被原住民殺害,日人向滿清政府交涉,滿清軍機大臣吏部尚書以「生番既屬我國化外,問罪不問罪,由貴國來裁奪」。這就是清國官方對台灣土地的看法。

這條隘勇線隨著漢人大量的移民也開始推進,但日本人來了之後局勢為之大變。

霧社地方為泰雅族賽德克亞人共有十二社的原住民同胞中,以瑪黑步(Marhebo)、勃阿倫(Balun)、合可(Hogo)、羅得福(Loutoff)、太羅萬(Taloman)、束庫(Suku)等六社為中心,並由瑪里多社酋長的莫那魯道(Monar-Dao)所領導。

莫那魯道是世襲頭目,其父魯道巴伊曾多次抗日,但皆未能成功。  

這段悲壯的故事,長期湮沒在台灣史的底層裡,一直未被重規。這是因為涉及了弱勢的「原住民史」、「台灣史」而或「日本史」的複雜情感,難有學者投入探查,使得這可歌可泣的抗日事件,像迷霧般的充滿著謎團。

莫那魯道(Mona Rudao)1882年出生於霧社,他是台灣塞德克族(泰雅族中的一個分支)馬赫坡社的大頭目,為馬赫波首領魯道巴伊(Rudao Bai)的長子。

於1930年10月27日領導霧社族人起義抗日,爆發震驚島內外的「霧社事件」,1930年12月1日,莫那魯道持槍自盡。 

1915年日本對台灣原住民強力鎮壓後(1910年~1915年日本實行「五年理蕃計劃」),霧社即成為山地模範部落。

霧社位於南投縣仁愛鄉,終年氣候涼爽,山翠水碧,世外桃源,交通發達,是日本人控制中央山脈的重要基地。日本人在此設立學校、郵局、警察局、旅館、醫療機構、樟腦會社等。
 
日本人認為台灣既歸屬日本,土地及森林資源當然亦屬於日本,所以限制原住民的生活空間及授獵空間。

在霧社一帶大興土木準備充份開發山林資源,並且利用原住民從事各種勞役工作,勞役工作非常辛苦,比如要求原住民把砍下來的樹扛回來,以避免損壞樹枝,而勞役工作未能配合原住民農耕及打獵期,使其農耕活動及授獵活動受到影響。

日本人又故意到原住民發源聖地「西仔希克」去採伐建築用材,如此種種是故,讓原住民對日本人埋下仇恨。
 
另外,日人為了防止原住民抗日意識,並且加強對原住民的控制,所以鼓勵駐在山地的日本警察和原住民頭目的女兒結婚,也就是「和蕃」政策。

然而,日本警察對原住民婦女常有始亂終棄的情形,例如莫那魯道的妹妹特娃斯魯道(遭日本警察近藤儀三郎遺棄)即遭此不幸,莫那魯道因此痛恨日本人。

還有,日本人極不尊重原住民婦女,時常玩弄原住民婦女,甚至欺騙原住民婦女至日本從事賣娼工作,使得原住民對日本人的仇恨更是加深。

如此種種,終於讓原住民同胞忍無可忍,決定在1930年10月27日起義。1930年10月27日,日本政府為紀念北白川宮能久親王死於台灣而舉行「台灣神社祭」,霧社地區照例舉行運動會,泰雅族人認為這是發動起義的好時機。

於是莫那魯道率領6個部落的族人,趁著清晨破曉時分,山地警察及其家眷尚在酣睡之時,首先發難,其後兵分多路,分成數隊陸續襲擊日本人所在據點,並切斷所有對外交通及通訊設備。

1930年10月27日上午,霧社的公學校來來往往的湧進了許多人,這其間包括了日本的能高郡守和台中州警務部理番課的顧問多人。

他們都是當日運動會的觀禮貴賓,只是當他們寒暄熱攏對著太陽旗幟緩冉上升之際,誰都沒預料到這也是他們命喪黃泉之時。

就在那頃瞬之際,隨著莫那魯道的大聲叱喝,埋伏於運動場附近集合了馬赫波社、波亞侖社、蘇克社、荷歌社、塔洛灣社、吐羅多夫社六社的勇士們手拿各種利器,挾以山海之勢嘯乎衝殺進了會場。頃刻間風雲為之色變,在驚悚與戮聲中,太陽還沒落山,太陽旗已垂然落下。

134日本人毫無倖免的全遭屠殺,其中大多數是平民。

霧社的事件震驚了整個台灣,更震驚了整個日本。

第13代日本台湾總督石塚英蔵立即下令調派台灣各地軍警進攻霧社,經過三晝夜的激戰,日方傷亡慘重,隨之即而增援人馬,並策動熟悉山形而未參與反抗的所謂「味方番」泰雅部落組成襲擊隊,復而更加派飛機,投擲催淚瓦斯彈,根據口述了解,當時賽德克族人人都在哭,哭得痛苦得要命。

如果是毒瓦斯的話是致死不是哭,強調毒瓦斯是誇大日本的惡行。

此一抗暴事件爆發後,「台灣總督府」緊急調派台灣各地之警察與軍隊進攻霧社,鎮壓起義山胞。29日,日本人攻克霧社,抗日原住民分成兩線退守部落,莫那魯道率領其中一線於31日在馬赫坡社與日人對決。

到11月2日馬赫坡社被日人佔領後,起義原住民退入山中苦戰;為了避免消耗糧食,並且讓勇士無後顧之憂和日人對抗,彈盡援絕的泰雅族人最後選擇了投崖自盡。

其間甚多婦孺為免勇士有所顧慮已逕先投環上吊,裡中包括了莫那魯道的妻子巴干‧瓦利斯

12月初,對日作戰已經超過40天,勇士們陷入飢寒交迫、彈盡援絕的窘境,莫那魯道見大勢已去,懷著悲壯心境的莫那魯道在槍殺兩名自己的孫子後,合著妻子巴干的投環屍首,舉火連屋一起燒盡,之後攜著長槍一人進入渺無人跡的深山持槍自盡。

他的遺骨於1933年被入山的獵人發現,運出後先於能高郡守公開陳列,再轉至到台北帝國大學土俗人種學研究室供學術研究。

1236名泰雅人,最後只剩298人生還。事實上日軍傷亡輕微,沒有電影「賽德克‧巴萊」所呈現如此大批的死傷。

霧社事件後日人以蕃制蕃的方式,蠱毒不同族群的泰雅族人去殺害起義抗日的遺族,集體戮殺抗日遺族214名,取回101個首級,對殺人者給予獎賞並與日警拍照。

其獎賞的方式為: 起義頭目之首級賞200圓、壯丁一個100圓、婦女30圓、幼兒20圓。

「霧社起義事件」結束後,又連續發生1931年「悲似丹事件」,1932年「大關山事件」及「逢阪分駐所襲擊事件」等。

前仆後繼都是原住民系台灣人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不得不採用以卵擊石的方法,奮起抗日。

台灣民眾黨開始以電報發送揭發文件至國際組織、友邦與日本政府,終引發日本朝野派員來台調查。

最後石塚英藏總督及總務長官(總督府民政首長)、台中州知事(州長)等數位在台最「層峰」先後遭到解職下台。
 
今日霧社(屬南投縣仁愛鄉)當地設有霧社事件紀念公園,其中就有莫那魯道的雕像,以紀念他的事蹟;另外2001年新臺幣20元硬幣亦採用他的肖像。  

霧社地區的泰雅人,認為其祖先誕生於巨木之中,故在面對死亡煎熬時,選擇上吊於巨木之下,讓靈魂回歸祖靈。

從當時日人所拍攝的照片可以看到,一棵樹木吊死了很多人,悲慘不已。 

莫那魯道屍體沒有完全腐化,一半變成木乃伊,在霧社事件4年後,被狩獵的山胞發現,日人將其送到台北帝大當作人類學標本。

1973年臺灣將其遺駭恭回霧社安葬,並建有霧社起義碑,以供世人永遠緬懷。

莫那魯道曾經在大正初年被安排到日本本土去參觀,他見識過東京的現代化,看過日本的軍校與軍事設施,他知道大日本帝國的實力。

可是他為何敢帶領族人對日本在地的官憲如此痛下一擊?他不是在搞革命,他沒有講一些政治空話。

他們是在外來政權的高壓殖民統治下,受盡屈辱、受進蹂躪,忍無可忍,最後將生命豁出去,寧為玉碎,不為瓦全。與其沒有尊嚴的活,不如莊嚴的死。

霧社事件中充滿著「死的哲學」,他們讓欺負他們的日本官憲血濺司令台,但在敵不過日本的高砲、機槍與毒氣之下,他們選擇死亡,不受日本凌辱。

他們群起上吊在樹上,去和他們的祖靈契合;深受日本教育的族人花崗一郎以切腹、花崗二郎以上吊,解答了他們兩難的角色;莫那魯道最後進入深山上吊,讓日本人耗費時日才找到他的屍體。

活下來的及投降的族人,被迫遷往霧社西邊數十公里,能高郡北港溪右岸,通稱「川中島」(清流部落)。

隨著日本對外戰爭情勢的臻於高峰,在皇民化運動展開之際,警務機關在蕃社建立了取代舊頭目的新勢力「蕃人青年團」,透過對蕃社青年的精神教化與皇民思想改造,成功地培養了一群支持總督府施政的「先覺者」,殖民者教化的威力也嚴重威脅到部落社會的傳統秩序。

諷刺的是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以山地青年為對象而展開的日本「高砂義勇隊」招募活動以被洗腦的塞德克族參加者最多。

e0040579_403330.gif莫那魯道死亡的哲學,顯然不是曾被後藤新平譏笑為「怕死、愛錢、愛面子」的一般平地漢人所能了解。

臺灣2011現在這個統治集團以前講大話要我們消滅共匪,現在卻一天到晚散佈失敗主義、「投降主義」、製造害怕戰爭的怯懦氣氛,說台灣人民公投會刺激中共,將引發兩岸不安。

他們竟然淪落到可以拿敵人來斲喪台灣人民的鬥志,進而來進行政治鬥爭。這群政客的心態,和莫那魯道哲學,真有天淵之別。

我們不是要鼓勵暴虎馮河的「義和團」心態,但是,今天,認同依然混亂的時代,台灣人忍受「中華民國」統治60多年,對外面臨中國1800顆飛彈的武力威脅,對內又有舊勢力復辟的「中華臺北」政客集團在腐蝕我們人民的鬥志,還有「國軍、共軍都是中國軍」的錯亂國防,正進行著"聯共滅臺"陰謀。

因此,莫那魯道的抵抗外侮的抗暴精神與死亡哲學,在此時此刻顯得更加有意義。(網整)



FOR TAIWAN FREEDOM!!!

建島成一國,莫負臺灣土。


[PR]
by cwj36 | 2011-08-11 03:59 | 【台灣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