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 07月 07日 ( 2 )

Strategikon

東羅馬帝國,西方史學界又稱作“拜占庭帝國”,起始時間說法不一,即使從公元395年東西正式分野算起,到1453年亡於奧斯曼土耳其,也持續了一千多年。這期間東羅馬帝國扼守歐洲的東南大門,承受了波斯、阿瓦爾、斯拉夫、薩拉森、突厥等等異族的輪番衝擊,如同中流砥柱,社稷綿延千余年,堪稱世界歷史的奇跡。這個奇跡,應該歸功於東羅馬帝國先進的軍事理論和軍隊建設。

後人研究東羅馬帝國的軍事思想,必讀書目之一就是東羅馬帝國皇帝莫里斯(Maurice582 – 602 在位) 編撰的Strategikon,直譯為《戰略學》,實質是東羅馬軍隊戰術條例的匯編,也有一些指導思想。現在我們就通過這本書的有關內容,來了解東羅馬帝國的戰術思想。
一書以教育其將領,意爲“將軍之學”。1770年,法國人梅齊樂在翻譯毛裏斯的Strategikon一書時,根據其書名創造出“Strategy”一詞,並于1777年在自己所著的《戰爭理論》一書中首次使用。這即爲“戰略”一詞現代軍語的起源。

莫里斯最初作為秘書進入政府。578年任駐守東方的帝國軍隊司令官。因反擊波斯人戰功輝煌,被提比略二世皇帝選為繼承人。582年8月5日即帝位,他的努力,以防止查士丁尼一世 大帝國解體,12個章節軍界作為唯一成熟的聯合兵種的理論,中世紀年來最重要的軍事文本之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 。

1. 東羅馬的戰爭理念


歐洲從古典時代開始,就一直崇尚堂堂正正的決戰,注重鬥力,輕視鬥智,戰術也大多圍繞著如何在陣戰中發揮自己的長處,遏制對方的長處這個論題。

古羅馬的費邊避免會戰,立刻成了西方軍事史上的名人,他的戰略也美其名曰“費邊戰略”。

這種直截了當的軍事思想現在還能在國際西洋棋裡管窺一斑。

相比之下,東方文化的軍事思想就非常註重謀略和詭計,最高度的總結是孫子的名言“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東羅馬大概是整個歐洲受東方文化影響最深厚的國家,因此戰爭理念出色的攻擊力和靈活詭譎的戰術思想。也在歐洲獨樹一幟。

《戰略學》一書有這樣的原則性闡述:“一艘船沒有舵手就無法航行,一支軍隊沒有戰略戰術就無法擊敗敵人。如果有了正確的戰略戰術,再加上上帝的保佑,就能擊敗實力更強的軍隊。

許多不通兵法的人認為,戰爭勝負取決於士兵的數量和勇氣,這是十分謬誤的。一個統帥應該專著於戰術和指揮,而不是在募集大量軍隊上面浪費時間。”

該書尤其唾棄盲目謀求決戰的思想:“無論敵人眾寡,期望在開闊戰場上正面搏鬥擊敗敵人的思想非常危險,不惜代價來換取空洞的榮耀是很荒謬的想法 . . . 一個優秀的統帥不會投入決戰,除非看到非常好的戰機 . . . 他應該等待觀察,捕捉戰機,在敵人沒有防備的時候突然攻擊。”


《戰略學》裡面有整整一章專門論述如何運用詭計,這裡摘錄一節精彩片段:“一個明智的統帥,同敵人決戰之前都要仔細觀察研究敵人,防備對方的強項,利用對方的短處。如果敵人騎兵眾多,就毀壞附近的水草;如果敵人兵力強大,就斷絕他們的後勤補給;如果敵軍由多個民族組成,就通過賄賂和承諾瓦解其陣營;如果敵人有分歧,就策反他們的將領;如果敵軍依賴長矛,就引誘他們進入破碎的地形;如果敵人依賴弓箭,就引誘他們進入開闊地,然後逼近肉搏;如果敵人行軍紮營缺乏掩護,就日以繼夜地發動偷襲;如果敵人輕剽,缺乏紀律和韌性,就佯裝攻擊,然後拖延,等待敵人氣勢衰竭,再突然進攻。”


《戰略學》第11章討論各民族的特性和戰術,這一章體現了東羅馬軍隊非常善於學習敵人的長處,尤其是學習一側邊疆的敵方戰術,用來對方另一側邊疆的敵人。

比如東羅馬從西方法蘭克人和倫巴第人那里學習衝擊戰術,用來對方東方的波斯人和斯基泰人;同時學習東方遊牧民族對弓箭的使用,來對付歐洲軍隊。這種東西方的融會貫通,造就了東羅馬重騎兵特有的火力突擊戰術。

2. 東羅馬重騎兵戰術


東羅馬的重騎兵和歐洲傳統的鐵甲騎兵截然不同,是火力和突擊混合的新型兵種。

東羅馬的重騎兵的基本戰術單位是Tagma,相當於騎兵營,兵力在200到400之間;三個以上騎兵營組成一個團(Moira),三個以上的團組成一個師(meros)。

貝利撒留的私人秘書普羅科比尤(Procopius)這樣描述東羅馬騎兵的裝備:“我們的弓箭手都是騎兵,騎術精湛,頭戴鐵盔,身披鎖甲,小腿佩戴鐵質脛甲,左側懸掛一柄長劍,右側是箭囊;他們善於在近距離格鬥中揮舞長矛和標槍,他們的弓十分強勁,他們能夠在任何狀態、任何姿勢射箭,前進、後退、向前、向後、向兩側等等;他們將弓弦拉至右耳,而不是胸前,發射的羽箭勁力十足,只有最堅固的鎧甲才能抵擋。”


東羅馬騎兵戰術陣形,前面兩排是長矛手,裝備一面小盾牌,戰馬的面部頸部胸部也有片甲保護。

長矛手身後是弓箭手,以高射角提供壓制火力。

東羅馬重騎兵沖鋒的時候通常以密集隊形,後排的弓箭手仰天發射羽箭,此時火力密集是首要,準確性尚在其次。

當敵軍注意力被從天而降的密集羽箭所吸引,忙於遮擋而隊形散亂時,東羅馬騎兵已經衝到眼前。


東羅馬騎兵的戰馬訓練非常嚴格,《戰略學》一書寫道:“戰馬不但應該習慣平坦開闊的地形,而且應該習慣起伏破碎覆蓋植被的山地,能夠快速上山下山。只有這樣,作戰時才不會被地形阻礙。” 東羅馬騎兵同時也接受步兵訓練,一旦戰馬陣亡,戰鬥力依然不減。這樣訓練有素的部隊,數量不會太多,自然需要依靠靈活的戰術出奇制勝。


東羅馬騎兵的作戰陣形有幾個特點。

首先是分為鋒、衛兩部分。三分之一的部隊是前鋒,以鬆散隊形排列在兩翼;其餘部隊是後衛,在中央以密集隊形排列。

當敵軍遭到突擊部隊衝擊潰散以後,東羅馬前鋒騎兵就散開追擊,而後衛部隊以保持隊形緊緊跟在後面。

歐洲古典時代的步騎兵協同,最大的弱點就是騎兵追擊以後,擔任防守任務的步兵遠遠落在後面,這樣步騎脫節,容易被各個擊破。東羅馬軍隊的防守部隊具備和進攻部隊一樣的機動能力,因此解決了這個問題。


東羅馬騎兵的進攻戰術,非常強調攻其不備。

《戰略學》一書寫道:“恰到好處的攻擊敵人側後,比正面衝擊更加有效 . . . 即使敵人兵力占優也不要將所有部隊集結在正面,派遣部隊攻擊敵人的兩翼和後方,單純依靠正面攻擊十分危險。”


東羅馬騎兵已經超出了歐洲傳統騎兵的定義,實質上是一個混成兵種,具備多種作戰效能,既能遠距離進行火力壓制,又能沖擊敵陣,實施追擊,還能夠下馬步戰,堪稱精英部隊。

東羅馬帝國在西元六世紀建立的這支新型軍隊,直到500年以後才有蒙古騎兵和馬穆留克騎兵予以超越。1. 祝福旗幟-戰鬥開始前的一兩天,每個Mercrch (Meros 的長官,指揮大概6000-7000人)應當安排戰旗的祝福並呈給各隊的旗手

2. 編制十人隊-諸Tagma(大概300人)的長官應該將麾下士兵編制成十人隊

3. 搜集情報-或通過源源不斷拍出的哨兵,或通過巡邏隊,或通過間諜,應當盡一切可能搜集有關敵人的行動,組織,兵力等情報,憑此避免不必要的“驚喜”

4. 用演講鼓勵士兵-在便利的時間里,士兵們應該根據meros 或者 moira (1000-2000人) 租期起來,(並非在同一時間地點集中所有人)將兩應當通過演講來古塔特悶,重述昔日的勝利,許諾來自皇帝獎賞,以及獎勵他們忠心的報酬。具體的命令怎應該另外有有關人員筆頭上發送給個個Tagma (看樣子拜占庭軍隊每300人起碼要由一人識字…..南漠之羽)

5. 巡邏隊捕獲的敵人-當有敵營士兵被巡邏隊捕獲,或者叛逃到我軍時,那麽倘若該士兵體格健壯,裝備優良
那麽應當暗中地遣往他處,倘若俘虜形態猥瑣不堪,那麽切勿忘記將其在全軍前扒光示眾,迫使他們公開乞討赦免。讓我軍士兵認為敵人全部都如這些俘虜一般不堪(….俘虜也就罷了…..投降的也這樣….太不厚道了….南漠之羽)

6. 處罰罪人-激戰即將道臨的時期,應當命令 諸Tagma的長官切勿苛刻的對待士兵,避免在處罰在最近幾天犯紀的士兵。反而應當謹慎處理可能有怨氣的士兵。對於個別棘手的頑固分子,應該找借口將另遣他處,以保證他們不會叛逃並將軍事情報泄露給敵人。與敵人同族的士兵應當戰鬥很早以前就被遣散,盡量避免讓他們與自己的同胞作戰。(….看來犯錯誤的話要專門找戰鬥前夕 –奸笑中….)

7. 保養,戰馬,營寨-激戰臨近時應當做好戰敗的預防措施一邊在最歡情況下縮小損失。應該預先集備能維持士兵與馬匹數日的糧草與水,並在合適的地點建造堅固的營寨。

8. 像Merarch詢問戰場情況-將軍應當**所有的Merarch並設計作戰的計劃,考慮作戰低點

9. 馬匹-應提到下達命令 在戰鬥前的晚上第一次號角響起時,各級軍官必須率戰馬到水源處飲水。倘若人忽略這項任務,他麾下的戰事可能將在戰鬥時落後

10. 馬鞍袋-應提到下達命令所有士兵在組隊點攜帶一壺水(酒則不允許),以及裝有一兩磅面包,大麥,或者肉的馬鞍袋。不論勝負這些都會派上用場。戰敗的敵人經常會撤退到要塞之中,因此我軍常常需要在外過夜 或 安排埋伏,或者一直廝殺到傍晚。隨身攜帶幹糧保證士兵不需要中斷任務

11. 面對陌生的敵人-倘若我軍與強勢卻陌生的敵人作戰,士兵們有可能會因為面對未知而感到緊張。在此情況下,應當避免當即與敵人作戰. 為了安全起見,在正面沖突以前應該派遣少部經驗豐富的輕裝士兵偷襲敵軍的支部。倘若我軍有所斬獲,那麽我軍大多其他士兵會將此戰國當生自身優勢的證明並克服自身的恐懼。。

12. 行軍時遇到突襲-倘若在處於不利地形或時間之時遭遇突襲,那麽我軍當避免戀戰,集中精力**部隊並企圖占領適合安營紮寨的地點。然後拖延戰鬥時間直到時間或者地點變得對我們更有利。這不代表我們是在逃跑,只不過是在避免一個不利的作戰環境

13. 營寨-當敵軍考軍我方軍營時,尤其是如果戰鬥估計按照Scythian方式作戰的話。我們則有兩種選擇,倘若我軍打算留在營寨中等待敵人,那麽應當收集並在軍營中儲存足夠馬匹一到兩天的草料。倘若我軍打算轉移到其他營地,那麽應該隨身攜帶一天量的草料一同帶往新的軍營。倘若與敵軍與距離已經很近了那麽最好在行軍過程里收集草料,應為一旦安營紮寨後將不會再有收集的機會。(尤其是如果敵人的騎兵數量多余我軍的話

14. 不再戰鬥時細節敵軍營地和屍體-在戰鬥尚未完全結束前西街敵軍的輜重,營地或者遺體非常危險甚至是具有災難性的。士兵應該預先就被警告,並且在軍法中明確的列出,類似的行動絕對是被禁止的。常常原本勝利的士兵就是因為提前搶掠而敗北甚至被剿滅。在戰場上無規律的分散就等於被殲滅

15. 敵人的同族- 與敵人種族相同的士兵應該在戰爭開始很早以前就被從軍隊中分出並遣往他處,以避免關鍵時刻的叛變
[PR]
by cwj36 | 2006-07-07 17:57 | 資源回收

色薩利同盟

e0040579_0291957.png


色薩利同盟(Thessalian League)
色薩利騎兵
「菱形編隊」的發明


e0040579_14283978.png約西元前700年的希臘北部,由色薩利(Thessaly)人諸部落、城邦組成色薩利同盟(Thessalian League),最早被稱為「Aeolia」,聯盟設有軍事領導人稱為「太加斯(Tagus )」。

當時色薩利同盟被拉里薩 (Larissa)的阿雷烏阿斯家族(Aleuadae)等少數貴族掌握政權,不過形式是實行民主憲法。

在西元前480年的夏天,波斯人入侵色薩利。

阿雷烏阿斯族長索拉克斯(Thorax )見風轉舵投降了波斯。

伯羅奔尼撒戰爭時期,色薩利同盟站在雅典那方。

在伯羅奔尼撒戰爭結束後,色薩利同盟另一個斐拉埃家族(dynasts Pherae) ,逐漸崛起,得到權力和影響力。

西元前371年斐拉埃城邦僭主傑森(Jason of Pherae)統一不團結的色薩利各邦, 控制訓練有素的傭兵部隊,以及著名的色薩利騎兵。

在希臘以非法手段取得政權者建立的獨裁統治,這樣的統治者被稱爲「僭主」。

傑森擁有超過8000名得騎兵,不低於20000 名的重裝步兵。

根據斯特拉博解讀的神諭來說「色薩利的馬,斯巴達的女人和從神秘阿瑞賽莎飲水的男人」,是希臘最好的三樣東西。

不管後兩樣是不是真的,但是色薩利的重騎兵無疑是受過最好的訓練,移動快速並受希臘和馬其頓軍隊尊敬。

e0040579_11454695.png色薩利騎兵聞名於世的招式是使用「菱形編隊」(Rhombus formation) ,據說就是由傑森發明的。

「菱形編隊」具有優異的4個點操作性,可迅速改變其移動方向。

色薩利同盟遂成為希臘北部的強大政治勢力。

但是西元前370年,傑森就被暗殺,斐拉埃家族內部撕裂自相殘殺,沒有維持統治色薩利太久的時間。

一陣混亂之後,直到傑森的兒子斐拉埃的亞歷山大 (Alexander of Pherae)繼承王位,並於西元前369年至西元前358年統治斐拉埃城邦。

亞歷山大統治期間,四處征戰,引起色薩利內部與其他不同城邦的紛亂。

亞歷山大的妻子聯合她的兄弟發動政變殺死亞歷山大

他的屍體被扔在街頭,慘遭人民蹧踏羞辱。

斐拉埃勢力大為消退後,阿雷烏阿斯族為再度控制了色薩利。

但隨著馬其頓(Macedon)在希臘北部興起,色薩利同盟勢力衰落,西元前404年後,阿雷烏阿斯族與斐拉埃的僭主發生衝突,招致馬其頓的介入,不斷企圖染指色薩利。

西元前342年爆發希臘第三次神聖戰爭期間,福西斯(Phocis)城邦的奧諾馬爾庫斯(Onomarchus)領導皮奧夏與色薩利起來對抗馬其頓。

他們與馬其頓國王腓力二世交戰於克羅庫斯平原 ,色薩利同盟派出色薩利騎兵助戰奧諾馬爾庫斯

但是,馬其頓腓力二世擊敗奧諾馬爾庫斯,同時吞併了色薩利後,把色薩利分為4個總督轄區( tetrarchies ),在西元前344年,色薩利同盟終為馬其頓所滅。



該色薩利騎兵也成為了馬其頓軍隊的一部分,許多色薩利騎兵參加了亞歷山大大帝的戰役,在馬其頓亞歷山大大帝征戰期間,色薩利騎兵分隊大概有2000人伴隨他,他們通常被派去左翼,以防敵軍右翼騎兵長矛攻擊。

第一次馬其頓戰爭結束後,馬其頓失利,喪失了騎兵重要來源色薩利地區......

色薩利後來成為了羅馬的馬其頓行省的一部份 。

之後,色薩利又在鄂圖曼帝國統治達4個半世紀,於1881年3月26日成為現代希臘的一部分。

e0040579_16511315.jpg
:無限期支持WTFM按讚活動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06-07-07 17:03 | 【WOS 斯巴達的震怒】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