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 12月 29日 ( 1 )

帕提亞行省的挫敗

西元117年 圖拉真
帕提亞行省的挫敗


圖拉真令一支分艦隊順流南下巴比倫,他本人率軍加入西線沿著幼發拉底河山谷前進的羅馬艦隊。

很快他們就進入了巴比倫尼亞境內,途中沒有受到任何反抗,因為奧斯洛斯一世(Osroes I of Parthia)的統治已經被本國民眾的反抗鬥爭所推翻。不久羅馬軍隊就來到了塞琉西亞附近。

這個城市在人口和財富上都可以與埃及的亞歷山大城媲美。該城的希臘人未經抵抗便迎接圖拉真入了城。

塞琉西亞是與河對岸的帕提亞首都泰西封一起成為雙子城。

圖拉真計劃開挖一條運河以連接幼發拉底河與底格里斯河,這樣他就可以把他的幼發拉底河艦隊經運河進入底格里斯河南下。

但是他勘查後發現幼發拉底河地勢比底格里斯河高,他擔心開挖後會使幼發拉底河形成洪水順地勢而下導致幼發拉底河無法通航,於是他放棄了計劃。

他使用搬運機械把戰船拖著穿過分隔兩條河的狹窄地段(幼發拉底河流入一片沼澤地然後以某種水道與底格里斯河相連);然後他渡過底格里斯河經過短暫攻城後占領了泰西封(Ctesiphon)。

圖拉真還俘虜了奧斯洛斯一世的王冠和一個沒來得及逃走的女兒,奧斯洛斯一世本人僅以身免。

帕提亞行省化

這是羅馬人第一次占領泰西封,皇帝圖拉真意氣風發,,他宣布吞並帕提亞,將之變為羅馬行省。

圖拉真將帕提亞行省化,帕提亞的分封貴族們對他的這項政策大為不滿,不久它的惡果就將表現出來。

圖拉真被元老院任命為大將軍並被賦予「帕提亞征服者」的名號。元老院還尊奉了他一大堆榮譽頭銜,同時保證他回來後會獲得他希望得到的凱旋式。

圖拉真躊躇滿誌,順流而下又攻占了蘇撒,於西元116年初夏兵抵波斯灣。

底格里斯河入海口的島國查拉塞尼國王阿塔姆貝魯斯圖拉真投降並表示效忠,此時圖拉真的功業達到頂點,他是第一個到達波斯灣的羅馬皇帝(也是最後一個),當此之時羅馬帝國也擴張到了空前絕後的地步。

圖拉真率軍來到海邊,當他看到遼闊的大海和起航前往印度的船隻,他說:「如果我還年輕,我一定要去印度並征服它。」

不過他覺得不久他也將會遠征到比亞歷山大還遠的地區,到那時他將會繼續寫信給元老院介紹他新的遠征及其成果。

圖拉真的軍事行動成功將羅馬帝國的疆域擴至最大,東起兩河流域,西達不列顛的大部分地區,南至埃及、北非,北抵萊茵河和多瑙河以北的達契亞。

西元116年夏圖拉真率軍北返到達巴比倫。他去那裡部分是因為它的名氣——儘管那那現在除了土墩、石塊和遺址外已經無法辨認了——部分是因為亞歷山大最後死在那裡。

他在巴比倫祭祀並奉獻犧牲。想必圖拉真本人以為遠征應該結束了,然而他的想法是個錯覺。

鋒火四起

還在圖拉真在大海邊感慨和後來回師北返的時候,他早先公布的吞並帕提亞為行省的政策就引起了廣泛的反抗。

帕提亞的各個貴族們割據為王的舒服日子已經很久了,連帕提亞國王也不能干涉自己的權力,現在自己的封地變成了羅馬的行省,手裡的權威損失殆盡,這是他們所不能接受的。

帕提亞奸細們到處煽風點火,所有被征服地區很快便到處發生了混亂和騷動,尼西比斯、敖德薩、塞琉西亞和阿貝拉都加入了叛亂,原先各地的羅馬駐軍和衛戍部隊也遭到驅逐和屠殺。

另外,帕提亞的軍隊並未因戰爭受到很大的削弱;奧斯洛斯一世雖然一敗再敗,但他的軍隊卻還保持著完整性。

現在這支軍隊由國王的弟弟米特拉達梯(Mithridates IV of Parthia)和他的兒子薩納特魯西斯(Sanatruces )率領著進攻羅馬的新占領區和支持者。

圖拉真是在巴比倫了解到各地發生的反抗的,他先是派盧西烏斯馬克西穆斯前去鎮壓反叛者和迎接米特拉達梯的挑戰。

盧西烏斯率軍重新攻下了尼西比斯,包圍並最終占領了敖德薩,羅馬人為了殺一警百展開野蠻的屠城行動,最後一把火把它燒為平地。

塞琉西亞也被埃盧西烏斯·克拉魯斯朱里烏斯·亞歷山大占領並被劫掠一空。

馬克西穆斯則與米特拉達梯交戰,但卻被擊敗並陣亡了,圖拉真得知情況後立即率軍對付米特拉達梯軍隊。

雙方於西元116年夏秋之際在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某個地點展開決戰。圖拉真的軍事指揮能力確實極強,戰役結果帕提亞軍全軍覆沒,薩納特魯西斯戰死,米特拉達梯隻身而逃。

這次勝利大大改善了羅馬人面對的局面,帕提亞人放棄了再與羅馬人進行主力決戰的想法。圖拉真重新收復了大部分反叛地區。

西元116年年底圖拉真重返了泰西封,他吸取了教訓,放棄了要將帕提亞並為行省的想法,任命帕塔馬斯佩特斯為帕提亞國王並把王冠戴在他頭上,成為傀儡統治者。

帕塔馬斯佩特斯奧斯洛斯一世的兒子,但是早年與他父親反目後流亡羅馬,他這次陪同圖拉真一起出行。

哈特拉城戰役

現在羅馬人的兵力分布在沿亞美尼亞山區直到波斯灣的600英里各處,漫長的補給線面臨一些頑固反叛城市和據點的威脅,圖拉真決定首先拿下占有重要戰略位置的哈特拉城(Hatra)。

西元117年初圖拉真親自率軍來到阿拉比亞攻擊哈特拉人,這些人之前已經反叛但是一直未被鎮壓。

這個要塞城市既不大也不繁榮,周圍的環境又主要是沙漠,既缺少水資源,當然也沒有樹林和草料。但此要塞城市內壁和外壁周長近4英里(6.4公里),並有超過160個防禦塔。

這種不利的環境卻為該城提供了保護,利用大規模軍隊攻城是不可能的。當地無法支撐數量如此多的軍隊的補給。所以圖拉真必須在補給耗盡之前拿下城市。

然而哈特拉人表現得極其頑強,不管是圖拉真還是後來的塞維魯斯都無法攻破它的城墻。圖拉真甚至派出騎兵向前猛衝城門,但是他的企圖失敗了,攻擊者被趕回營寨,而且圖拉真皇帝本人騎馬督戰時也差點被擊中受傷。

盡管他脫去了他的帝王服飾以免被認出;但是敵人注意到他引人注目的行為舉止,從而懷疑他的身份,於是向他射擊並擊中了他身邊的一個禁衛軍騎兵。

圍城期間經常打雷下雨,閃電、暴風雨、冰雹經常襲擊羅馬人以至於他們覺得像受到了猛攻一樣。時間一長,士兵們水土不服,疫病流行,戰鬥力大減。

圖拉真本人也因天氣太熱中暑而病倒了,最後他被迫撤圍回軍。

後方大叛亂

初期的勝利之後 羅馬人面對過長的戰線開始感覺吃力這個時候他在病床上聽到後方出了大亂子:後方行省的兵力都已經集中在自己的麾下,現在這些行省兵力空虛。

在帕提亞間諜的煽動下,昔蘭尼的猶太人首先造反,推舉安德烈為首領推翻了當地羅馬和希臘人的統治。

他們甚至吃俘虜的肉,用他們的血塗抹全身,穿他們皮做的衣服;許多人被鋸死;另一些人被扔給野獸,或被迫像角鬥士一樣互相搏鬥,大約有22萬人被殺。

塞浦路斯人希羅德自稱大王並占據了銅礦,猶太人則在以彌賽亞自居的阿特米翁領導下攻擊異教徒,屠殺當地的羅馬和希臘居民;叛亂很快延伸到了沿海,引起了亞歷山大的屠殺和猶太的起義。

圖拉真被迫分兵給盧西烏斯一部分軍隊回軍鎮壓。

受哈特拉城防禦勝利的鼓舞,帕提亞人再次開始叛亂,圖拉真不得已抱病親率大軍再次鎮壓美索不達米亞的叛亂,他東奔西走到處鎮壓,雖然每次都取得了勝利,但是叛亂此起彼伏已經無法撲滅,帕提亞人甚至已經反對傀儡國王帕塔馬斯佩特斯而擁立自己的統治者。

病痛也更為嚴重地折磨圖拉真。他實在不能忍受,不得已任命養子哈德良統帥留在西亞的軍隊,自己起航前往羅馬。

西元 117年夏羅馬人歷經艱辛征服的亞美尼亞、美索不達米亞、帕提亞的大業很有可能化為泡影,圖拉真雖然很不甘心但是已經沒有什麽辦法,他曾設想先短暫撤退等待來年繼續入侵帕提亞。

但是他此時身體極度虛弱,圖拉真的部分身體已經癱瘓麻痹,全身水腫,很有可能是尿毒癥狀,所有的入侵計劃已不可能繼續執行。

西元117年8月。圖拉真還未回到羅馬就在西里西亞的塞林努斯城因尿毒症駕崩,死前任命哈德良為繼任皇帝。

圖拉真死後羅馬軍隊大部份撤退,奧斯洛斯一世輕鬆擊敗兒子帕塔馬斯佩特斯和光復失土與​​王位,哈德良忙於撲滅叛亂承認這個既成事實。

羅馬帝國再次退回圖拉真開戰前的邊界。
[PR]
by cwj36 | 2005-12-29 06:45 | -古羅馬資料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