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靈頓第二次英馬(馬拉地)戰爭


威靈頓確定他必須大膽動作才能擊敗數目上佔優勢的馬拉地帝國(他判斷一場漫長的防禦戰爭回毀滅他的軍隊)。在1803年8月8日,他的軍隊在後方集結完畢(總共有24000人),然後他下令拔營,進攻最近的馬拉地堡壘。堡壘在被步兵攻進火炮在城牆上打的一個缺口後投降。控制了這個堡壘威靈頓就能擴展控制區到哥達瓦裏河以南(the river Godavari)。


之後威靈頓分兵兩路,來繼續追擊和確定馬拉地軍主力位置[由斯蒂文森上校(Colonel Stevenson)帶領的第二支部隊要小得多]。威靈頓正準備在9月24日重新會合,不料他的情報部門報告馬拉地主力部隊的位置——在靠近亞薩耶(Assaye)的兩條河之間。

如果他等待第二支部隊到達後發動進攻,馬拉地人就能夠及時地撤退,所以威靈頓決定立即發動攻擊。在9月23日,威靈頓帶領他的部隊到達了凱特那河(the river Kaitna)的淺灘上,也宣告了亞薩耶之戰的開始(Battle of Assaye)。

在渡過淺灘後,步兵被排成幾支橫隊向馬拉地步兵前進。威靈頓命令他的騎兵突襲在村子側翼的馬拉地軍。在戰鬥中威靈頓自己也在敵方火力之下:他連死兩匹坐騎,這使得他不得不再找一匹新的。在一次緊要關頭,威靈頓重組他的部隊並命令麥克斯韋爾上校(Colonel Maxwell,之後在進攻中被殺)攻擊馬拉地軍東部,而他自己則帶領對敵軍中央的進攻。


一個參加了此次進攻的軍官後來寫道:“將軍一直都身處戰況最為激烈的地方……直到我們的士兵收到再次前進的命令,這一仗的結局才明朗起來。”敵軍在承受了大約6000人的傷亡後潰退了,而英軍付出了傷亡1584人的代價。


威靈頓由於士兵的慘重傷亡而感到心神不寧,說他希望“我不希望再看到我的部隊在9月23號那天那樣受到如此慘痛的傷亡,即使收到了很大勝利”。但在多年後他聲稱這一戰是他曾指揮過的最好的一場戰鬥。

雖然馬拉地軍隊受到了沉重打擊,但是戰爭還在繼續。幾個月後的12月,威靈頓進攻了一支更大的敵軍,但他再一次取得了勝利——驚人地用己方361人傷亡換來了敵軍5000人的損失。他另一次對加維爾加爾(Gawilghur)敵軍要塞的攻佔,與萊克上將(General Lake)在德里(Delhi)的勝利一起迫使馬拉地人簽訂和解條約(到一年後戰爭才真正結束)。

他的傳記作者認為威靈頓在印度的經歷對他的人格和戰術方面有十分重要的影響,使他學到了將被證明是對贏下半島戰爭至關重要的軍事手法。這其中也包括他通過操練和命令對紀律的強調。


更重要的是他確立了他對通過偵察和間諜活動獲得情報的重視。他的個人品位也提升了,包括穿白色長褲、黑色緊身短上衣、黑森靴(Hessian boot,黑森士兵最先穿的有穗狀飾物的高幫皮靴,後來也稱為Wellington)和黑色雙角帽(那將會在之後成為他這種著裝風格的同義詞)。

威靈頓開始厭倦了印度的生活,他說:“我在印度供職比其他任何一個人能在別的地方呆的時間還要長。”在1804年6月他申請以准許還家作為他在印度供職的獎勵。

在9月他被授予巴斯騎士團騎士勳位。當他在印度供職期間,他攢下了42000英鎊的錢財(這在當時是一筆相當可觀的數目),這其中主要是他戰鬥勝利獲得的獎金。

當他大哥的印度總督任期在1805年3月結束後,這對兄弟一起返回英格蘭——諷刺的是,航海期間(那時還蘇伊士運河還未通)威靈頓在小島聖海倫那曾短暫停留,就住在後來拿破崙一世被流放後住的那幢房子裏。回到家後,威爾斯利家族被迫保住他們在印度時的英軍職位。

威靈頓在1805年參加了失敗的英俄聯軍對北日爾曼的遠征,他指揮一個旅到了易北河。在奧斯特利茨戰役後,軍隊一無所獲地返回了國內。

1805年9月,剛剛從印度歸來、還沒什麼名氣的威靈頓,到戰爭大臣辦事處請求新的指派。在等待室裏,他遇到了海軍中將納爾遜。

當時納爾遜在尼羅河之戰與及哥本哈根之戰的勝利已經使他成為了一位傳奇人物。遇到威靈頓之前他剛在西印度追逐了法國土倫艦隊幾個月。

談話開始之後納爾遜幾乎是唱獨角戲,沒完沒了地說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連威靈頓都覺得有些“無聊與愚蠢”("vain and silly")。而威靈頓說的某些話使得納爾遜估計到他可能是個重要人物。

納爾遜便從等待室裏溜出來打聽這位年輕將領的姓名,並在回到等待室時改變了語氣,以他出色的的洞察力與想像力與威靈頓討論戰事與英國的戰略。

接下來半小時,威靈頓在與納爾遜進行了一次愉快的談話。這是這兩個人唯一的一次會面——僅僅七個星期後,納爾遜就在特拉法加之戰中犧牲了。

威靈頓得到了個好消息:由於他的新頭銜和身份,他從凱蒂•帕肯漢的家人那裏得到了與她結婚的許可。在1806年4月他倆結婚。

1807年,由於威靈頓作為一名低級指揮官參加了對丹麥遠征(第二次哥本哈根戰役),他被升為了中將。同時在1806年,他做了6個月托利黨在下議院中小鎮Rye的代表。一年後,他被選為下議院中代表維特島紐波特市(Newport ,Isle of Wight)的議員,有兩年的任期。

他也作為內閣中主管愛爾蘭事務的官員(Chief Secretary for Ireland)供職了兩年。在1807年4月他成為了樞密院成員。但是他的政治生活當他前往歐洲大陸時突然停止了,他前去參加伊比利亞半島上對抗法軍的軍事行動。
[PR]
by cwj36 | 2009-03-05 08:00 | 【威靈頓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