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2日本特設師「第106師団」

特設師「第106師団」
萬家嶺迷路的軍團


1937年7月,中日戰爭爆發,日本師団緊急在平時常備師団外,戦時動員新編成師団稱之為「特設師団」,在番號加100編成為特設師團,如派往上海作戰的特設師「第101師団」由在東京召集的手工業者居住區的工匠作為中心部隊,通常特設師是日軍甲種、乙種師團外的第三流裝備部隊。

特設師「第106師団」於1938年(昭和13年)5月15日編成。

由留守熊本的第6師団(明)歩兵第113連隊為核心,再召集南九州地熊本、大分、鹿兒島、宮崎四縣的預備・後備役現職教員、警官、鐵道員、商人等等在當地進行訓練整補後編入第11軍準備參加武漢會戰。

熊本的甲種第6師団從日俄戦争以來就很有名。

尤其是被認為是「南京大屠殺」的兇手谷壽夫中將 (南京大屠殺期間谷壽夫其實不在南京),就曾經掌管第6師団,後由稲葉四郎中将接任,武漢會戰後派往太平洋參加瓜島爭奪戰,主力被派往索羅門群島以北的布干維爾島與美軍作戰,留下歩兵第113連隊在熊本。

「特設師団」軍紀有些紊亂,因為他們大多是高年次召集兵,接近40歲的「大叔」。

他們跑在第一線前面當炮灰時,因為補給停滞會因為飢餓而沒有軍紀,這些日本中年大叔可能在憲兵沒看到的時候,搞起調戲中國小姑娘,「強行借用」平民雞鴨鵝豬的行為。

特設師「第106師団」師団長由松浦淳六郎中將擔任,他曾是日本陸軍歩兵学校長,二・二六事件後日本整粛軍中人事被冷凍許久。

「第106師団」歴代師団長:

松浦淳六郎 中将:1938年(昭和13年)5月16日 - 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中井良太郎 中将:1939年(昭和14年)5月19日 - 1940年(昭和15年)3月9日

所属部隊

參謀長 秋山義隆大佐
参謀 成富政一

歩兵第111旅団 山地亘少將

歩兵第113連隊(熊本 龍6734)田中聖道大佐
歩兵第147連隊(都城 静11964)園田良夫大佐

歩兵第136旅団 青木敬一少將

歩兵第123連隊(鹿児島)木島袈裟雄大佐
歩兵第145連隊(大分)市川洋造中佐

騎兵第106連隊
野砲兵第106連隊
工兵第106連隊
輜重兵第106連隊
師団通信隊

e0040579_14595790.jpg


在1938年5月徐州陷落後,日本政府計劃大規模入侵漢口及攻佔武漢,以消滅中國軍之主力,另一方面,中國亦在準備武漢週邊的部隊整訓以及防線規劃,因而在武漢附近集結了超過一百萬的軍隊、大約200架飛機及30艘軍艦防守武漢。

日本在武漢會戰前的御前會議中所說,要給蔣介石政府最後致命的一擊,迫使中國投降,不願再見到「帝國雄師百萬受制於中國」。

中國甚至6月9日於鄭州花園口自行炸開黃河堤壩,稱為「花園口決堤事件」。自己寧可淹死80多萬中國人民也要阻延日軍對武漢的進攻.....

武漢會戰日本中支那派遣軍分長江以北、長江以南2路進攻武漢:

中支那派遣軍 - 司令官:畑俊六大将

長江以北第2軍 - 司令官:東久邇宮稔彦王中将

第3師団 - 師団長:藤田進中将
第10師団 - 師団長:篠塚義男中将
第13師団 - 師団長:荻洲立兵中将
第16師団 - 師団長:藤江恵輔中将

長江以南 第11軍 - 司令官:岡村寧次中将

第6師団 - 師団長:稲葉四郎中将
第9師団 - 師団長:吉住良輔中将
第27師団 - 師団長:本間雅晴中将
第101師団 - 師団長:伊東政喜中将
第106師団 - 師団長:松浦淳六郎中将
第17師団歩兵旅団 - 旅団長:鈴木春松少将

武漢會戰 長江以南

其中特設師「第106師団」編入第11軍 岡村寧次中将行列,參與武漢會戰 長江以南路線作戰。

而中國「第九戰區」由薛岳軍團防守。

8月20日,日軍特設師「第101師団」從湖口橫渡鄱陽湖增援,突破第25軍王敬久軍長防線,攻佔星子,

特設師「第106師団」7月26日攻佔九江, 岡村寧次第11軍主力則一路往武昌前進.....

岡村寧次留下特設師「第106師団」與「第101師団」企圖攻佔德安,奪取南昌,以保障西進日軍的南側安全。

位於鄱陽湖邊的德安是贛北地區最為重要的交通樞紐就如同南昌以北最為重要的一道關卡一般,進可出而逼近,退可保九江,是南潯路上最為的重要門戶,一旦德安失守,則南昌門戶洞開。

故而德安的前哨陣地-馬回嶺很重要。

由於特設師「第106師団」與「第101師団」作戰兵力以裝備差的特設師為主力明顯不足,在突破金官橋後被中國軍擋在馬回嶺。

第1兵團總司令薛岳以第4軍余漢謀、第66軍葉肇、第74軍俞濟時、第29軍宋哲元等部協同第25軍王敬久在德安以北的隘口、馬回嶺地區與之激戰,雙方成膠著狀態。

特設師「第101師団」,無法突破隘口鎮中國軍防線,師团長伊東政喜受傷,下屬101聯隊長飯冢國五郎戰死,被迫停止進攻隘口鎮。

而特設師「第106師団」113聨隊長田中聖道大佐也戰死於馬回嶺。

萬家嶺迷路

e0040579_21391365.jpg


9月底,日本為解決此僵局,由空中偵查機所得情報,德安西面沒有中國軍隊駐防。

日軍特設師「第106師団」奉岡村寧次命令,意圖從萬家嶺一帶穿插突破中國軍陣線,特設師「第106師団」團長松浦淳六郎 派出日軍第106師第123團、第145團、第147團、野砲兵第106連隊、工兵第106連隊和第101師步兵第149聯隊(甲府 津田辰參大佐)組成迂迴攻擊部隊合計7088人由青木敬一率領孤軍深入,進至德安西面萬家嶺地區。

山岳地帯輓馬砲兵前進極為困苦,因此將野砲分解一門由150兵運搬,3天也只運8門炮入山,天氣炎熱加上行軍疲勞,竟然還有人得到霍亂。

歩兵第136旅団青木敬一曾任台灣澎湖島要塞司,因地圖問題而迷路,迂迴攻擊部隊在萬家嶺群山中「鬼打牆」繞不出去。

結果被中國吳奇偉軍部偵察隊發現竟然有日軍在萬家嶺活動,薛岳大喜過望逮到落單的日軍,連忙指揮第4軍余漢謀、第66軍葉肇、第74軍俞濟時等部從側後迂迴,將其團團包圍。

青木敬一趕緊在張古山到雷鳴鼓一帶建立防線。

9月20日,薛岳招來徳安周邊砲兵火力支援,参謀成富政一中佐被炸死。成富政一是満州国愛新覚羅溥傑留学日本時的教官。

10月7日,中國軍又調整兵力,發起全線總攻青木敬一迂迴攻擊部隊。

松浦淳六郎要求日本軍機轟炸支援,中國74軍陣地慘遭轟炸死傷慘重。

74軍作為主攻部隊奉命攻擊日軍在萬家嶺地區的核心陣地張古山,中國74軍第51師多次猛攻均未得手,後305團團長張靈甫從山後偷襲,並親率突擊隊從山後偏僻小道襲占張古山。

74軍張靈甫攻佔張古山,青木敬一反奪無力,日軍喪失制高點,大部防衛於在雷鳴鼓劉村的青木敬一司令部附近。

青木敬一在孤立無援、補給斷絕之下,雷鳴鼓,田步蘇、箭爐蘇幾個據點忍受飢餓、彈薬缺乏,僅靠日軍空投補給少量醫薬品、彈藥以維持。

歩兵第145連隊市川洋造中佐負傷,小隊長、中隊長與隊員幾乎全部陣亡,步兵第123聯隊歩兵、第147連隊、第149連隊死傷都超過一半,工兵第106連隊隊長茶村秀男中佐也戰死,更糟糕的是傳染病開始漫延~。

日軍司令部研判「106Dノ攻撃力ハ 既ニ 破断界ニ達シタ。」,「破断界」是物理學用語,本指金屬因外在壓力衝擊或金屬疲勞耐久度已達限界會突然崩壊的程度,也就是106師團迂迴攻擊部隊已經達到「師團支隊全滅」的境界。

10月9日,薛岳令各部組織敢死隊,全力要消滅青木敬一所部....

岡村寧次下命令絕不能讓「特設師団」迂迴攻擊部隊全滅,第27師團一旅團部增援接應第106師團,然而在萬家嶺西面白水街地區被第20集團軍等部阻擊。

10月10日中國國慶日當天,在馬回嶺的特設師「第106師団」本部以及前來援救的伊東政喜第101師團、第27本間雅晴師團,也發動瘋狂總攻擊衝破中國軍防線,日本飛機狂轟爛炸,三方敵人來勢洶洶前來雷鳴鼓插香,薛岳所部各軍無法抵擋.....

「天爐戰法」,煞時變「北港香爐」,薛岳宣佈「見好就收」,自軍逃之夭夭....

而奄奄一息的青木敬一106師團迂迴攻擊部隊,最後抱持「絕命絕體」的決心衝破葉肇的第66軍,突圍逃出萬家嶺。

讓敵軍脫逃卻厚臉皮的薛岳在正為武漢快要丟掉而焦頭爛額的蔣介石上報「大捷」,中國方面史稱第106師團「剩餘1500人」突圍,宣傳單位更加油添醋全殲了「日本整整2個師團(含101師團)」,謂之為「萬家嶺大捷」。

而萬家嶺失利只是日本武漢大勝利裡的一顆無關痛癢小沙粒......

但是特設師「第106師団」的確損失慘重不僅讓第106師團一度幾乎失去戰鬥力,許多中級軍官陣亡。

特設師「第106師団」原有23440人,但到了10月初僅存15889人

南昌會戰

e0040579_1329661.jpg日軍佔領武漢之後,為鞏固其佔領地,維護長江中下游交通運輸線之安全,決定發動南昌會戰。

而中國軍還來不及沉醉於「德安萬家嶺大捷」,10月底一聽武漢失守,中國軍隊紛紛「轉進」,第101師終於攻克德安。

接下來,1939年(昭和14年)3月日本華中派遣軍由第11軍司令官岡村寧次指揮,調集包括第6、第101、第106、第116師團等近12萬兵力,在海軍和航空隊配合下,以一部牽制中國鄂南湘北部隊,主力則於3月向南昌進攻。

為提高第三流部隊特設師團進攻的強度和速度,岡村寧次提供第11軍直屬的大部分「坦克」,組成了一支擁有135輛「坦克」和若干保障車輛的「坦克」集群部隊,開創日軍在中國使用「坦克」集群作戰的先例。

其實這些所謂「坦克」,指的是由牽引車改裝的「九四式軽装甲車」這種鐵罐頭機槍戰車,非常容易擊破。

本是第三流部隊特設師「第106師団」、「第101師団」(師団長是斎藤弥平太)竟享有了日本甲種師團的待遇。

中國第9戰區代司令長官薛岳指揮所屬部隊10個軍33個師共計20萬人在南昌展開防禦再次對抗這被宣傳已「被全殲日本2個師團」。

此次特設師「第106師団」重創之後進行將近4個月的整補後,參加1939年(昭和14年)3月20日的南昌會戰,日軍向南昌進攻,

中國第九戰區副司令長官羅卓英將軍率部迎戰,日軍第106師團與101師團及重炮兵第6旅團在南昌附近修水防線共250門火炮成功的帶給薛岳軍沉重的打擊

重炮轟擊後日軍使用「坦克」突破中國防線,中國32軍和第49軍與日軍展開激戰,傷亡慘重,被迫向後撤退。

e0040579_1163161.jpg但是南昌地區連日陰雨綿綿,道路泥濘,許多鐵罐頭「坦克」發動機進水,頻頻發生故障。

不僅整個「坦克」車隊前進速度緩慢,而且有不少單車掉隊。

為收容掉隊的「坦克」,日軍不得不停留。修好了卻又發現所攜帶的油料所剩無幾,「坦克」無法動彈。

結果日軍特設師「第106師団」、「第101師団」還是要「靠自己」去奮鬥...........

3月24日,日軍第101、第106師團攻陷萬家埠、奉新,並向高安、安義前進,逼近南昌。

日軍逼近南昌時,74軍趕到南昌西邊的高安作戰,主動向日軍發起進攻

日軍第106師團與上次德安之役的51師153旅305團團長張靈甫再次仇人相見,這次在雲頭山,張靈甫右腿遭到特設師「第106師団」子彈(一說炮彈)擊中負重傷,最後送到香港醫治,不幸成為「跛腿將軍」。

隨後第106師團與101師團轉向攻陷南昌,驚慌失措的薛岳誤以為日軍會有「很多坦克」攻城,竟然放棄南昌棄城而逃,而南昌最終落入日軍第106師團與101師團之手。

4月21日,中國軍評估日軍新佔南昌,陣腳未穩,於是由第19、32集團軍的20個師開始反攻南昌。

32集團軍傷亡重大,第29軍軍長陳安寶中將,並在指揮作戰時中彈犧牲。

薛岳評估繼續攻擊,損耗過大,建請軍事委員會准許停止進攻,反攻南昌作戰於是於5月9日宣告中止。

e0040579_19163150.jpg


日軍攻佔南昌後,以第101師團留守南昌,以第106師團置於南昌以西,並以一部沿湘贛公路西進追擊,於4月2日攻陷重鎮高安。至此南昌會戰即告結束。

5月時,洗刷了萬家嶺恥辱的特設師「第106師団」團長松浦淳六郎 ,調回参謀本部,由中井良太郎接任。

番號廢止

南昌會戰後,特設師「第106師団」、特設師「第101師団」都預計調回日本本土;特設師「第106師団」在調回本土前最後被派遣到華南地區,於12月20日編入第21軍進行汕頭地區的掃蕩作戰。

特設師「第106師団」於1940年3月9日解散,整補其它部隊,4月此師團此師團番號正式廢止。
特設師「第101師団」則更早在1939年11月7日解散、翌1940年2月25日番號正式廢止。

師團番號「永久缺番」。而且特設師「第106師団」、特設師「第101師団」從頭到尾都沒有代號。

不過特設師「第106師団」所屬歩兵第113連隊在1940年(昭和15年)復活 再編成、再度軍旗拜受前往參加拉孟・騰越戰役與救援龍陵守備隊與中國雲南遠征軍作戰。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4-06-07 13:36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