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矢の訓

江戶時期參考中國故事
改寫的故事-「三矢の訓」




日本弘治三年(1557年),毛利氏三兄弟中,毛利隆元35歲,吉川元春28歲,小早川隆景25歲。

毛利元就本打算把家督的位置讓給毛利隆元,但是毛利隆元反對父親的隱居。

毛利隆元,深得家臣的愛戴,遺憾的是能力不如文武全才的兩個弟弟。

毛利元就擔心自己死後兄弟三人不團結,就想出了用《三矢の訓》來教育他們。

在決定毛利家命運的嚴島,毛利元就交給三兄弟每人1支箭,隆元、元春、隆景都折斷了,可是無論誰,讓他把3支箭合在一起折,都沒有成功。

萬事要齊心合力,這是毛利家的家訓。

後來毛利元就把領地的軍政編制為3個兵團,自己和隆元是第一軍團,主管對九州的攻防,吉川元春的兵團主管山陰的攻防,小早川隆景的兵團主管山陽的攻防,就是這樣一族的團結,使毛利家控制了關西(中國)十國。

可惜毛利隆元在41歲時突患重病身亡,1571年在毛利元就死時,把家督的位置讓給了嫡孫(毛利隆元之子)毛利輝元

臨死前,毛利元就把三個軍團長叫到跟前,反覆叮嚀了當年的《三矢の訓》,這三個人當時都立下了誓言,要團結一心才能克敵制勝。

以上是毛利氏「三矢の訓」的故事,但是「三矢の訓」不是真實的。

「三矢の訓」最早出現在元文年間(1735-41)左右的書物『前橋旧蔵聞書』巻五。

此後在湯浅常山『常山紀談』、大槻磐渓『近古史談』、岡谷繁実『名将言行録』等書都有記載「三矢の訓」,明治15年(1882)元田永孚著『幼学綱要』將「三矢の訓」做為小孩子修身教科書。

到了日本明治20年代中「三矢の訓」列入教科書,還有挿畫描述,大正時代「尋常小学読本」依然還有這個故事。

到了明治維新時(400多年以後),毛利元就的後人長州藩主毛利敬親為了紀念這個故事,還在居城茨城建立了「三矢の訓」的雕像。

這個和同類的故事,如中國魏書「吐谷渾伝」中記載的吐谷渾威王阿柴的折箭教子,後有成吉思汗的母親訶額侖講給成吉思汗及其5人兄弟們折箭的故事。

在西方伊索寓言上也有存在著3人折棒故事,「三矢の訓」實際上是江戶時期依參考中國故事改寫杜撰的傳說逸聞。

而一說,「三矢の訓」來源於弘治3年(1557)講求「共同」、「一致團結」的毛利元就「三子教訓状」之演變而編寫的「創作」。

e0040579_1153378.jpg


(山口県防府市毛利博物館・毛利元就三子教訓状)



此書予隆元元春隆景吾兒 右馬頭 毛利元就

你們3人心意相近,我今日能有這時光寫信給你們,心中甚喜。

我曾多次叮囑你們,維繫毛利氏家名(毛利の苗字)之事,務須牢記心底,時刻不忘。

元春隆景已繼承了他家之名,但這只是一時之事,若是忘卻吾族根本所在,雖不會立刻招致災妄,卻乃完全不正確之事。

今在此提及,也許他人會認為是愚不可及的事吧。雖然如此,為父還是不得不說。以你們三人現今的關係,略有一絲不和即會引致共同的滅亡。

就似往代故人一般,失國喪命之事亦屢見不鮮。你們既是我的子嗣,我這一生樹敵甚多,也深為敵人所怨恨。即使此生不為人所滅,此等厄運也難保不會降臨到你們頭上。

但若是你們3人保全了性命,卻有辱家名;亦或一兩人苟全於世,而吾族家聲不復,那都是讓人悲哀莫名的事情哪。

隆元宜與隆景元春三人同心協力,治平家國。若是能做到這一點,我尚有何憂?隆景與元春若望本家穩固繁盛,亦需善治各自之領(小早川氏、吉川氏)。

而今元春隆景一心掛繫著各自所領的治理固然很好,但切不可離散人心使本家衰微,此事你們2人須牢記心中。

為父上次也說過,元春隆景的意見,隆元既或不贊同也宜聽取,兄弟間切重互相忍讓;而隆元的意思和裁斷,哪怕是心中不甚贊同,元春隆景也應遵從。

長幼有序,當依從此理。

早年元春隆景還在家中的時候,與福原、桂等家臣一般,列在家臣中聽從調令,一般的服從隆元的指令。

現在你們倆繼承了別家家名,均為家督之尊了,也還是希望你們記得那段時光,服從兄長的指示。到了你們的兒子,我的孫兒輩的時候,也希望大家都記著我今天的話,同心協力。

那樣的話毛利、小早川和吉川3家,就能繼續存續下去了。為父心中是這樣希望的,不過在這樣的亂世,一切都無法確定吧。

你們要記得按時祭奠母親妙玖

為父也很掛心嫁到宍戶家的五龍(五龍局),你們3人同心合力固然是我的期望,但要是把五龍和女婿隆家(宍戶隆家)不當做自己人,為父就不免深有遺恨了。

家中稚子尚在弱齡,多有體弱多病之輩,若是長大成人明智通情理的話,亦不妨讓他們分守領地。話是這樣說,不過依為父看來多半是庸碌無用之徒吧。

的確是這樣的話怎麼對待就交給你們了,為父也不需多說。今日就在此信中將我平日所慮明白告訴你們了。要是你們三個把本家與五龍家(即宍戶氏)的關系也看得那麼疏淡,(忘卻一母所生的情義的話),為父可要說你們不孝順了。

我們殺了很多人,一定是會遭報應的吧。每次想到這些,內心都不免深覺羞恥。

你們也要注意身體,愛惜性命。要是本家的殺戮必遭果報,那為父希望一切報應都到我元就這一輩人身上就好了。

在我20歲的時候,你們的伯父興元公就過世了。

到如今已經過去了40多年,我也61歲了。在此期間,人生中的波濤風浪從未停息,而自家與其他大名的明爭暗鬥也沒有停止過。即便如此,為父卻也熬到了今天,的確是有點不可思議啊。

我的身體到現在還算強健,才智亦略強於他人,行事正當且恭事神佛,凡事順從必然之理,今世也算是十分理想了。一切務求心安,今生謹求平安,身後事也希望能夠平靜吧。一切順理而行,不必強求太多。

還記得我11歲的時候,在猿掛城河內前守井上元兼居處遇到一位雲游高僧,十分莊嚴的宣念佛號,講授經文。這時杉太夫人也十分恭敬的拜聽經文,把我帶到高僧面前,請師傅一同教導。

自從那時起直到今日,我都會在每天清晨高聲念佛號十遍,乞願後世的福祉,今生都會保留著這樣的習慣。為父是遵從古時的習慣,將心中的祈願面向朝陽祈禱。

而為父希望你們3個也這樣做,每天是面向朝陽也罷,面向明月也罷,虔敬的祈願。

我們一族曾受嚴島大明神之恩,多來年一直虔誠的敬奉嚴島神社。

最初的時候準備在折敷畑交戰,戰鬥剛要開始的時候,從嚴島來的使者石田六郎左衛門尉帶來了御供米和卷數書,這是嚴島大明神加護我族,告訴我戰鬥一定會勝利的預示。

之後我們就向著守備嚴密的嚴島進發了。

接近嚴島時突然發現了3艘敵人的船,戰鬥就此開始。那一戰我軍討取的敵軍首級幾乎從嚴島的城塞一直排到城麓下了。

那時我想,“今天在嚴島的勝利,一定是以後更大勝利的前兆吧。”在我離開嚴島的時候,感到十分的幸運,有嚴島大明神的保佑真是令人安心啊。

所以我希望你們也虔敬的供奉嚴島大明神。

以前有很多想說的事情,今天終於寫出來了,我很高興。能把心裡的話告訴你們,真的很開心啊。

可能有些重覆的,也可能還有寫漏的字或者是假名用錯了的地方,希望你們自己揣摩看懂。

此上謹言。

弘治三年 霜月廿五 元就(花押)




e0040579_13455210.jpg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5-30 13:15 | 【Total War 毛利 】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