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盧戰爭的導火線

高盧戰爭的導火線
赫爾維第族大遷移


奧爾吉托利科斯的野望

e0040579_3574630.png


e0040579_175672.png赫爾維第人(Helvetii)是盧高凱爾特部落之一,原居住於瑞士高原,奧爾吉托利科斯(Orgetorix)是高盧赫爾維第人(Helvetii)的富裕貴族。

在西元前61年奧爾吉托利科斯在貴族中策劃了一個陰謀,勸誘赫爾維第族人帶著他們的全部資財,離開自己的領土。

他宣揚因為赫爾維第族的勇武超過所有一切人,所以要取得全高盧的霸權,是件極為容易的事。

要說服他們這樣做原本不難,因為赫爾維第人的領土,四周都被大自然限制著。

東面是極深的大河流-萊茵河,把赫爾維第人的領土與日耳曼人隔開。

西北面又是高峻異常的汝拉山,盤亙在塞廣尼人和赫爾維第人之間。

南面是勒茫納斯湖和羅唐納斯河,把赫爾維第人和羅馬行省隔開著。

e0040579_350567.gif


在這種環境中,赫爾維第族活動起來自然不能太寬敞,就要攻擊鄰邦也不很容易,因而使他們這種好戰成性的人,感到非常苦惱,所以他們準備遷移去山北高盧。

奧爾吉托利科斯的勢力一煽動,他們就決定預備啟程出發所需要的東西,盡可能地收買大量的牲口和車輛,又多多益善地播種了大量穀物,以便旅途中有充裕的糧食供應,還和鄰近的各邦建立了和平與友誼。

他們認為兩\2年時間就足以完成這些準備,因而用法律規定在第3年出發。

奧爾吉托利科斯被選出來負責籌備這些事情,他就自己擔起了到別族出使的任務。

在這次旅途中,他說服了塞廣尼人(sequani)卡泰孟塔羅第斯(Catamantaloedes)的兒子卡司幾克斯(Casticus),他的父親曾經擔任塞廣尼族長多年,羅馬元老院贈給過他「羅馬人民之友」的稱號,叫他去攫取他父親以前執掌過的族長之位。

同樣,他又說服了埃杜維(Aedui)人首領的弟弟杜諾列克斯(dumnorix ),不要服從羅馬的鞭策,還把自己的女兒嫁給他做妻子。

他使他們相信,這是極容易做到的事情,因為他本人也將取得赫爾維第族的大權,毫無疑問,赫爾維第人是全高盧最強有力的國家,他保證一定會用他的資財和他的軍隊,幫他們取得王位。

奧爾吉托利科斯杜諾列克斯卡司幾克斯互相表白誠意,設下了盟誓。

他們希望在取得政權後,就能以這最有力、最堅強的三個族的力量,佔據全高盧。

在西元前58年,奧爾吉托利科斯正計劃建立自己政權的計劃,卻遭到了告發。

依照赫爾維第人的習慣,該讓奧爾吉托利科斯戴著鐐銬,聽受審問,如果他被判有罪,隨著便應該受火焚之刑。

在預定審訊的那天,奧爾吉托利科斯把他所有的家屬都從各地召到審判的地方來,數達萬人之多,他還把數目同樣很大的全部被保護人和債戶都召了來。

就依靠這些人,他才逃了出去,沒受到審問。

赫爾維第首領們從四鄉召集起大批人準備討伐奧爾吉托利科斯,他卻在此時忽然死去,他可能被殺害或在自己的營地內的糾紛被殺。

赫爾維第族大遷移

他死後,赫爾維第人對離鄉他遷的計劃,仍舊毫不鬆懈地作著準備。

最後,當他們認為一切準備工作都已就緒時,就燒掉自己所有的12個市鎮,400個村莊,以及其餘的私人建築物。他們除了隨身攜帶的糧食以外,把其餘的也都燒掉,

這樣,便把所有回家的希望斷絕乾淨,只有拚命冒受一切危險去了。

他們又命令各自從家裡、帶足夠3個月用的磨好的糧食上路。

他們勸誘他們的鄰居勞拉契(Rauraci )、都林忌人(Tulingi )和拉多比契人(Latovici)採取同樣的措施,也燒掉自己的市鎮和村落,和他們一起出發。

e0040579_5424788.png


都林忌人古資料是稀缺的,僅有資料出現於凱撒的「高盧戰記」。

e0040579_5443688.png


勞拉契(Rauraci )也是小群凱爾特人。

e0040579_547745.png


他們並攻擊諾累耶的波伊(boii )人,強迫他們參加聯盟。

至少有30萬人參與這次大規模移民,其中四分之一的具有戰鬥能力。

他們要離開自己的家鄉,一共只有兩條路可走。

一條通過塞廣尼人的領域,在汝拉山和羅唐納斯河之間,是條狹窄而又崎嶇的道路,單列的車輛通過都很勉強,還有一座極高的山俯臨著它,因此只要很少人就可阻擋他們。

另一條路要通過羅馬共和國的控制下的山南高盧行省,比較平坦和便利,但此路屬於被羅馬人征服的阿羅布洛及斯人(Allobroges)領域之間的羅唐納斯河,也有幾處淺灘可以涉渡。

西元前58年3月28日,他們認為那些新被羅馬人征服的阿羅布洛及斯人,對羅馬人還不一定太有好感,也許可以說服他們借一條路給自己通過他們的領土,不然就用武力強迫他們這樣做。

因此在已經準備好一切出發用的東西之後,他們就約定此日,大家都趕到羅唐納斯河上會齊。

凱撒的拒絕

當這事報告給正在羅馬的凱撒,這個遷移軍事威脅高盧南部的穩定,而且會阻斷羅馬與西班牙的陸路連繫。

當時只有一個軍團在山南高盧 ,當赫爾維第人企圖取道通過羅馬行省時,他迅速離開羅馬,以盡可能快的速度趕向外高盧,到達日內瓦。

赫爾維第首領南梅友斯維盧克洛久斯派使者向凱撒說他們的目的只是想借道穿過行省,絕不作任何傷害,因為除了這條路以外,再沒別的路可走,求他答應他們的要求。

凱撒想起執政官盧契烏斯·卡休斯曾經被赫爾維第人殺死,他的羅馬軍隊也在被擊潰以後,還被迫鑽了軛門,因此認為決不可答應他們的要求,也不相信像赫爾維第人這種心懷惡意的人,如果給了他們通過行省的機會,絕對會肆意破壞。

但為了要取得一段間歇的時間,好讓凱撒新徵召的部隊集中,凱撒就回答使者說:他要化幾天時間考慮一下,如果他們希望得到答覆,可以在4月13日再來。

到了4月13日,凱撒破壞羅唐納斯河的橋樑還建立壘牆,拒絕赫爾維第人通過,赫爾維第人無法前往山北高盧,只好改往北走與塞廣尼人談判。

e0040579_4283867.gif


赫爾維第掠奪埃杜維

埃杜維人的貴族杜諾列克斯利用他的影響力,說服的塞廣尼人允許赫爾維第人遷移通過其領土。

赫爾維第人保證塞廣尼人不阻止赫爾維第人的通行,赫爾維第人在路過時也不為非作歹,或者肆行破壞。

在那時候,赫爾維第人軍隊,穿過那條狹谷和塞廣尼人的地界,到達埃杜維人的邊境阿拉爾河(river Arar 現代索恩河 )。赫爾維第人用聯結在一起的木筏和船隻,渡過阿拉爾河,但赫爾維第人卻蹂躪著埃杜維人的田野。

好心沒好報的埃杜維人(Aedui)不能抵擋這些侵入者,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財產,埃杜維2個首領狄維契阿古斯列司古斯就派使者到凱撒這裡來告狀求助。

凱撒出兵-阿拉爾戰役

凱撒同意出兵幫助埃杜維人,得到入侵高盧的藉口。

凱撒接到偵察人員的報告說,赫爾維第人的部隊4分之3已完全渡過阿拉爾河,大約還有4分之1日在阿拉河東岸,他們是赫爾維第人的幾古林尼部(Tigurini)。

凱撒指揮5個軍團,以最快的方式穿越阿爾卑斯山,凱撒在夜裡率領3個軍團,直撲向敵人尚未渡河的幾古林尼部。

他在他們都身負重荷、來不及防守之中遭到凱撒的攻擊,殺掉他們一大部分,其餘的都四散逃走,躲進最近的森林裡去。

阿拉爾戰役(Battle of Arar)是高盧戰爭的第一場戰役。

這場戰鬥完畢後,為了追擊赫爾維第人的其餘部隊,凱撒命令在阿拉爾河上造起一頂橋來,帶著自己的軍隊渡了過去。

凱撒軍團的突然到來,使赫爾維第人大為驚異,因為他們看到自己花了20天時間才困難地渡過來的河流,凱撒卻只花1天就過來了。

赫爾維第人再度與凱撒談判,赫爾維第人領袖狄維果派使者對凱撒這樣說:「如果羅馬人願意和赫爾維第人講和,他們願意到凱撒所指定、並且要他們住下來的地方去。但是如果凱撒堅持要戰爭,那末,凱撒必須記住羅馬人以前的災難和赫爾維第原先的勇敢。至於凱撒趁他們冷不防的時候攻擊,這是因為當時已經過了河的那些人不能來援救他們同胞的緣故,決不可以因此便把自己的勇敢估計得太高,或者輕視起赫爾維第人來。」

凱撒要赫爾維第人如果願意給他人質,讓他知道他們能保證履行自己的諾言,同時,如果他們自己和他們的同盟使埃杜維人和阿羅布洛及斯人受到的損害,都能得到賠償,他還是願意和他們講和的。

狄維果回答說:「赫爾維第人從祖先起就定下了規矩,一向只接受別人的人質,從不把人
質交給別人,羅馬人自己就是這件事的證人。」。

因此談判破裂,赫爾維第人為切斷羅馬軍隊的糧食供應,爆發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

比布拉克特戰役(Battle of Bibracte)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2-08-06 02:38 | 【Total War 凱爾特世界】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