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爾當


儒爾當(1762—1833):

儒爾當於1762年4月29日出生於利摩日,是一名外科醫生之子。1778年4月2日,16歲的儒爾當在雷島兵站入伍,加入歐克塞爾團,並作為志願軍赴美參加美國獨-立戰爭。

1782年返回法國後被解除兵役,一度成為布商,從事小本經營,背負行囊沿街叫賣。1789年7月,大revolution開始後加入國民自衛隊。

1791年10月當選為中校,時年29歲。1792年11月6日參加熱馬普戰役。在11月18日的內爾溫登之戰中表現突出。1793年5月晉升準將,7月晉升少將,時年31歲。在9月8日的翁斯科特之戰中負傷。

9月13日,代替因戰敗被處死的胡沙德將軍任北方軍團司令,奉命解救被反法聯軍包圍的莫伯日要塞。10月15—16日,儒爾當率領的45000名法軍和薩克斯-科堡將軍率領的30000名奧-荷聯軍在瓦蒂尼交戰,儒爾當用主力迂回聯軍左邊,迫使聯軍放棄圍攻東退。

此戰法軍損失5000人,聯軍損失3000人;雖然法軍損失較大,但是達成了戰役目的,為莫伯日守軍解了圍,

據說他在此戰中還利用了熱氣球偵察敵人的動向。不久,儒爾當因為拒絕了進行冬季戰役的命令(部隊補給嚴重不足,主動進攻毫無希望)被解除指揮權並被勒令退役。

1794年3月,又重返戰場,任摩澤爾軍團司令。當時,交戰雙方主力正在里爾地區進行毫無結果的流血戰鬥,儒爾當率領遠在摩澤爾河的部隊經過阿登山區向西朝列日和那慕爾開進。

他們餓著肚皮行軍,一路上只靠搶劫來維持生活,但終於趕到了那慕爾。儒爾當根據情報和遠處的炮聲判斷:法軍主力的左翼,正在沙勒羅瓦陷入苦戰。

於是,他沒有按照原來的命令去圍攻那慕爾城,而是改變決心,從西南方向朝沙勒羅瓦開進,迂回敵人的側翼,前出到了敵人的後方。

6月12日,法軍包圍了沙勒羅瓦,加上原有的桑布林-梅斯軍團,法軍達75000—80000人。在毫無希望的戰鬥後,守軍於25日投降。

守軍投降的第二天,聯軍總司令科堡趕到,雖然來晚了一步,科堡將軍仍然決定進攻以挽回戰局。他把沿途收集的部隊共46000人分成五路縱隊攻擊沙勒羅瓦城外的法軍。

儒爾當把自己的部隊聚集成圓陣,其圓周長度長達32公里。

這次在弗勒留斯(沙勒羅瓦東北14公里)舉行的會戰相當有名,戰鬥也是非常激烈的(雙方共死傷10000人以上)。

法國人在這次會戰中擁有絕對的優勢:不僅使敵人在戰略上喪失了平衡,而且迫使敵人只能投入一部分兵力,在這部分兵力(指科堡將軍的部隊)被擊敗以後,整個反法聯軍也接著實行了總撤退。

儒爾當在追擊中渡過魯爾河,並肅清了萊茵河左岸的殘敵,奧地利人從此永遠放棄了比利時,法國人佔領了荷蘭,萊茵河成為法蘭西共和國的界河。

1795年,儒爾當率桑布林-默茲軍團約10萬人在科布倫次(今屬德國)與奧地利元帥克勒費的約10萬聯軍對峙。9月6日,儒爾當打破了僵局,渡過緬因河後攻佔了法蘭克福。但10月初在霍施特被奧軍擊敗。

這是因為萊茵-摩澤爾軍團司令皮什格魯將軍的叛變:他被保皇黨收買,投奔聯軍並洩露了作戰計畫。1796年6月10日,為了讓莫羅將軍能夠入侵巴伐利亞,儒爾當受命渡過萊茵河,吸引了奧地利查理大公的部隊北移。完成使命後,他率部撤過萊茵河。

查理大公命令沃滕斯萊本將軍率領36000人監視儒爾當,自己去迎擊莫羅。但儒爾當立即重渡萊茵河,擊敗沃滕斯萊本,並和莫羅形成對查理的夾攻之勢。

但是,儒爾當沒有把對查理的攻勢堅持下去,轉而全力攻擊沃滕斯萊本,這就給了查理進攻法軍後方的機會。

8月24日,27000名奧軍急行軍至安貝格爾,攻擊儒爾當的右邊防線;與此同時,沃滕斯萊本率殘餘的19000人也向儒爾當的正面發動反擊。法軍損失2000人,奧軍只損失500人。

災難還沒有結束,9月3日,儒爾當的30000名法軍在維爾茨堡與查理大公的44000名奧軍決戰,法軍大敗,損失3000人和7門大炮(奧軍損失1500人),並毫無秩序的撤過了萊茵河,甚至過河後仍在繼續潰逃。因此,迫使已經攻入巴伐利亞的莫羅無法發展勝利,也只好跟著撤退回來。

此戰之後,將軍們對儒爾當失去了信任,他只好棄軍從政,1797和1798年兩度當選“五百人院”主席。1798年底,他又重返軍隊擔任多瑙河軍團司令。

1799年3月,他率軍渡過萊茵河,攻擊查理大公的右邊。起初有一些進展,但查理大公拼死抵抗,並調來其餘的軍隊,從而佔據了優勢。

3月25日,46000名奧軍和38000名法軍在施托卡赫會戰。法軍主動進攻,使奧軍損失6000人,自己只損失3600人,但攻勢最後失敗了,多由平民組成、缺乏紀律的法軍開始動搖。

儒爾當乘夜幕降臨時撤退,這次退卻組織得很好,沒有損失撤過了萊茵河。隨後,儒爾當辭職,其部隊交由馬塞納將軍率領。

此後,儒爾當再次被選入元老院,並在11月9日的霧月政變中反對拿破崙。拿破崙成為第一執政後赦免了他,並任命他為步兵和炮兵總監。

1800年被任命為皮埃蒙特總督。1802年任義大利軍團司令。1804年被封為帝國元帥,時年42歲。1806年成為那不勒斯國王約瑟夫(拿破崙之兄)的參謀長。

1808年隨約瑟夫(被封為西班牙國王)前往西班牙。在此他感到從未有過的困惑和失望:“西班牙軍隊每當一打散,馬上就會重新組織起來,居民一看見法國人就逃走。我們的軍隊在自己的刺刀以外,就什麼也控制不了。”在一次又一次失敗面前,他失去了勝利的信心。

1809年7月,因為在塔拉韋臘之戰失敗(實際上此戰失敗是因為先鋒維克多元帥搶功所致)而被免職。

1811年任馬德里總督。1812年10月拒絕接受南方軍團司令的任命,因為他知道自己無法指揮那幾位驕橫跋扈的元帥。1813年,再次擔任約瑟夫的參謀長。

這時,他已經51歲,健康日趨衰退,要他去領導那些難以駕馭的將領,支撐一個搖搖欲墜的王朝,擔負這種需要極大魄力的任務,是完全不適宜的。

這年5月,英國的威靈頓將軍調集106000人的聯軍(英軍52000人、葡軍29000人、西軍25000人)東進,而儒爾當手中只有45000人,不要說進攻,就是防禦也很困難。法軍只得一路東撤,期待與另兩個軍團會合。但威靈頓大膽迂回敵後,率領大軍翻越坎塔布連山,打算一舉截斷法軍退路,全殲法軍主力。

6月18日,聯軍將法軍堵在了維多利亞盆地,雖然援軍未到,但約瑟夫見已無退路,只得倉促迎戰,而儒爾當由於意見不一,和西班牙國王約瑟夫大吵一架後閉門不出,使得法軍更是群龍無首。

6月21日,在英軍的猛攻下,法軍大敗,丟掉了幾乎所有軍需物資和大炮。連儒爾當的鑲金元帥杖也被英軍繳獲。

威靈頓將這珍貴的戰利品呈獻英國攝政王,從而使自己得到了元帥的稱號。儘管儒爾當對維多利亞的災難不負有責任,但他還是被迫退出現役。

1814年拿破崙退位後,他宣佈支持路易十八,因此受到褒獎。1815年,他重歸拿破崙麾下,受封為法國貴族,並被委任為萊茵軍團司令。

拿破崙再次退位後,他重新投效路易十八,負責主持對內伊元帥的軍事審判,並與莫爾蒂埃、馬塞納、奧熱羅三位元帥一起確認了內伊所稱的法庭無權對其審判的要求,但仍挽救不了內伊的性命。1830年7月出任外交大臣。1833年11月23日,儒爾當在巴黎去世,享年71歲。

儒爾當是一位勇敢、合格但不傑出的指揮官。同時,他是一位能幹的組織者和行政專家。他思考周密,條理清晰,但缺乏魄力,且重名而不易被人控制。

有人認為他如果專心從政也許比他從軍更好,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否認他在同時代軍人中首次採用了間接路線戰略並獲得了成功,雖然他在執行這個戰略時只是自發的而且不夠堅決。
[PR]
by cwj36 | 2009-01-11 15:28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