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腕-蘇爾特元帥


鐵腕—蘇爾特元帥

e0040579_1210428.jpg尼古拉•讓•德•迪烏•蘇爾特(Nicolas Jean de Dieu Soult,1769—1851年):達爾馬提亞公爵,法國的“最受尊敬的老人”。有鐵腕(the Hand of Iron)之稱。

蘇爾特1769年3月29日生於聖-阿曼-德-貝斯蒂德,他的父親是一位法律公證人。其父死後,迫於生計而於1785年4月16日參軍。

蘇爾特鎮定自若的特點以及對工作極其負責的態度贏得了其同事的普遍讚譽,因而提升很快。

1791年升擲彈兵中尉,1793年升上尉,任步兵機動戰術教官。不久任梅塞勒軍團司令儒爾丹將軍的副官。1793年他奉命率部強攻奧軍在馬瑟爾的營地,這是他第一次作戰。

儒爾丹對他十分器重,於1794年1月29日提升他為上校。不久調任勒弗夫爾旅長的參謀長,並參加了1794年6月26日的弗勒呂斯之戰。作戰中,他處事冷靜,身先士卒,因此在11月被提升為準將,時年25歲。此後他繼續擔任已經升任師長的勒弗夫爾的參謀長,並在1799年4月晉升少將。

當勒弗夫爾受傷回國休養時,任該師的師長。5月率該師併入新成立的多瑙河軍團,在軍團司令馬塞納的指揮下,參加了6月4—7日的第一次蘇黎士之戰和9月26日的第三次蘇黎士之戰,表現出色,充分展示了其軍事天賦。

1800年,隨馬塞納赴義大利軍團任職,並晉升中將。在與占絕對優勢的奧軍的戰鬥中,於4月13日率部突擊敵軍,在右腿負傷後被奧軍俘虜。

在馬倫哥會戰後獲釋,並返回法國療傷。傷癒後被任命為皮埃蒙特軍隊司令,負責平息了該國奧斯塔地區的反法起義。

1801年,任塔蘭托及奧特蘭托佔領軍司令,1802年又被任命為執政衛隊四上將之一。由於衛隊在紀律和訓練方面的卓越表現,拿破崙於1803年任命他為聖奧默爾駐軍總司令,實際上是負責為未來的戰爭秘密訓練一支精銳。

1804年5月19日晉升法蘭西帝國元帥,時年35歲。

1805年8月,蘇爾特作為第四軍(28000人)軍長參加第二次法奧戰爭。

在烏爾姆會戰中奉命穿過奧格斯堡南進,渡過伊勒河以切斷烏爾姆奧軍與南部的交通線。當奧軍的斯潘根師向南突圍時,在梅明根被蘇爾特攔截,全部被殲,其中有5000人和10門大炮被俘獲。

法軍佔領維也納後,蘇爾特繆拉元帥的騎兵軍、拉納元帥的第五軍奉命北渡多瑙河追擊庫圖佐夫的俄奧聯軍。

為完成這個任務,三位元帥一起走上維也納城北大橋,謊稱兩國已經停戰,要與守橋的奧斯貝爾公爵談判。在奧地利人信以為真時,預先埋伏在橋頭灌木叢中的法軍突擊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控制了大橋。

奧斯特裡茨會戰

在12月2日的奧斯特裡茨會戰中,蘇爾特的第四軍無疑是主角:先是“盡可能丟臉的”匆匆撤出奧斯特利茨村和普拉岑高地這兩處要地;留下一個師堅守右邊防線。

他自己則帶著兩個師借著濃濃的晨霧的掩護,潛入歌德巴赫溪東岸;在拿破崙一聲令下後,率領兩個師攻佔了幾乎沒有人防守的普拉岑高地,攻入聯軍的心臟。

第四軍居高臨下地發揚最大火力,先後擊潰了反撲的聯軍第二縱隊和第四縱隊,並在近衛軍、第一軍和擲彈兵師的增援下開始反攻,徹底粉碎了聯軍的中央,激戰中庫圖佐夫受傷,奧地利皇帝和俄羅斯沙皇也狼狽逃走。

最後,蘇爾特率領所部衝下高地支援南邊的法軍,將南線的聯軍也徹底擊潰;至此,聯軍已經完全潰敗。由於蘇爾特卓越的指揮藝術,拿破崙稱讚他為“歐洲最好的戰術家”。

第四次反法同盟戰役

1806年10月,蘇爾特率第四軍(35000人)參加了與普魯士的戰爭。10月8日,第四軍在霍夫與普軍首次交鋒,普軍的陶恩齊恩師不敵,被迫退到北面30公里的施萊茨,結果又撞上了法國第一軍,在前後夾擊下損失慘重,法軍旗開得勝。

10月14日,蘇爾特率領第四軍作為法軍右面軍,參加了耶拿會戰,他的作戰成功對整個戰役勝利起了主要作用。

12月26日,參加了在普烏圖斯克之戰。在1807年2月7日,他指揮所部迂回俄軍左邊的防線,迫使俄軍放棄埃勞鎮。

在次日的會戰中,他與奧熱羅元帥的第七軍從正面進攻,由於突然風雪大作,逆風進攻的法軍幾乎睜不開眼睛,以致損失慘重、敗下陣來。俄軍乘機反撲,一度收復埃勞。在蘇爾特的建議下,皇帝沒有撤退,而是堅守陣地,直至深夜,俄軍終於敗退。

在6月10日沒有決定意義的海爾斯堡之戰中,六個法國軍團在堅固的要塞面前血戰一天而毫無進展,最後在蘇爾特與達武元帥的第三軍迂回守軍右邊後,俄軍才主動撤退,此戰第四軍遭受了重大傷亡,但沒有休整就在繆拉元帥統一指揮下,直趨柯尼斯堡,於6月16日攻佔了這個俄軍在普魯士的最後據點。

當在弗里德蘭會戰中慘敗的俄軍逃到這裏時才發現要塞換了主人,只得繼續向北敗逃,有如決堤的河水,一瀉千里。

西班牙

1808年6月,蘇爾特被封為達爾馬提亞公爵,並受命指揮第二軍(20000人),該公爵名稱他大為不滿,因為他覺得他的正確的名稱是奧斯特裡茨公爵。

後來隨皇帝開赴西班牙。11月10日,蘇爾特在西班牙北部的布林戈斯大敗貝爾韋德拉所率的埃斯特雷馬杜拉軍(18000人),西軍損失3000餘人,30門大炮有20門成了法軍的戰利品,布林戈斯也被法軍佔領。蘇爾特在入城後,隨即率領法軍以勝利者的姿態進行搶劫和屠殺。

一位法國軍官寫道:「教堂和修道院的墳墓全都被掘開,因為據說裏面有大批寶藏。”當時服役於法軍的塞古爾伯爵則做了如下回憶:“……我可以看到在大路上和附近的田野裏都橫七豎八地堆滿了昨晚被殺的西班牙人的屍體……房門被強行打開,街頭上儘是撕碎的衣服和毀壞的傢俱。」

然而法國人沒能得意多久,12月10日,約翰•摩爾爵士率領的英國遠征軍開始進攻孤立的蘇爾特軍,當時蘇爾特的部隊只有18000人,而英軍有28000人,蘇爾特只得趕緊向正在馬德里的皇帝求援。

12月21日,雙方的騎兵在薩哈貢遭遇,法軍被擊敗。12月24日,在得知拿破崙來援後,摩爾向西面的海港城市拉科魯尼亞撤退,以便危急時從海上撤走。

由於德意志情況不穩,奧地利蠢蠢欲動,皇帝於1809年1月17日回國,嚴令蘇爾特繼續追擊英軍,力求全殲。

1月16日,得到內伊軍支援的蘇爾特在埃爾維那村趕上了英軍,一場激戰,摩爾陣亡,英軍損失6000餘人,但其主力則乘船脫逃。

葡萄牙

在趕走英國人之後,蘇爾特率法軍25000人,擊潰了拉羅曼納將軍所率的西軍,並順勢進入葡萄牙,一舉攻佔其北部城市布拉加。隨後向葡萄牙主要港口城市波爾圖發起攻擊,以傷亡500餘人的代價,於3月29日將其佔領,而葡萄牙軍隊則損失了8000餘人。

這時蘇爾特本應與維克托元帥協同佔領里斯本,但兩人卻因為個人恩怨而各自為戰。

尤其是蘇爾特在攻佔波爾圖後飛揚跋扈,不可一世,於是有些葡萄牙貴族向他獻媚,慫恿這位法國元帥自立為王;而躊躇滿志的蘇爾特竟未加拒絕,他得到一個綽號-“尼古拉國王”,這更使得他與其他幾位元帥貌合神離。

5月12日,威靈頓率領的英葡聯軍(英軍2萬餘人,葡軍3萬餘人)利用法軍的麻痹大意,渡過法軍後方的杜羅河突然襲擊,蘇爾特措手不及,在3個小時的戰鬥後即潰不成軍,狼狽逃離波爾圖。

此戰法軍損失6000餘人,丟棄了58門大炮和幾乎全部輜重;更讓蘇爾特惱火的是途中遇到了內伊的部隊,早就看不慣蘇爾特的內伊嘲笑他帶著的是一群拿槍的烏合之眾,氣得他拔出佩劍,要與內伊決鬥,雖然被雙方將領勸解。

但此後兩人形同仇敵,彼此都不放過任何機會在暗中給對方搗亂。

在11月19日的奧康納會戰(Battle of Ocana)中,蘇爾特挽回了部分名譽,他率領的30000名法軍摧毀了阿雷薩加(Juan Carlos de Areizaga)將軍率領的53000名西軍,西軍有4000餘人被殺,15000人被俘,而法軍僅損失1700餘人。

11月29日他再敗帕爾克將軍所部,西軍損失3000餘人,丟棄9門大炮。1810年初,蘇爾特率領4萬餘人離開馬德里主動出擊,到2月份,整個佔領了安達盧西亞省並鞏固了法國在這裏的統治。

1810年2月5日 (至1812年8月24日) 圍攻西班牙海軍基地加的斯(Siege of Cádiz),但徒勞無功。

1811年3月11日又拿下了西葡邊境的重鎮巴達霍斯,如果他率部由此西進,可直逼里斯本,讓威靈頓的托里什韋德拉什防線(Lines of Torres Vedras)成為無用之物;但他卻戀棧西班牙的財產,拒絕支援正在防線前苦戰的馬塞納元帥,致使他的這位老上級最終戰敗。

馬爾蒙元帥接任了馬塞納的職務後,為了籠絡蘇爾特,促使其出兵,允許他在安達盧西亞聚斂了大筆財富。搶劫一百五十萬法郎價值的藝術品,一位歷史學家稱他為“ 世界一流的掠奪者。”

但戰機已經失去,英將貝雷斯福特率軍包圍了巴達霍斯,力圖拔除這個據點,解除里斯本東面的威脅。

5月16日,阿爾武埃拉戰役(Battle of Albuera)為打破英軍的包圍,蘇爾特試探攻擊聯軍(32000人,其中英軍7000人);法軍擊潰了西班牙軍隊組成的聯軍右邊的防線,但對訓練有素的英軍步兵的攻勢卻被挫敗,法軍在損失了8000人後撤退,而聯軍的損失為7000人。

此後蘇爾特只得退守安達盧西亞,徹底失去了進軍葡萄牙的機會。在1812年7月22日馬爾蒙戰敗於薩拉曼卡後,蘇爾特拒絕了約瑟夫國王的命令,徑直退向巴倫西亞,致使英軍輕取馬德里。

不過英國人也犯了錯誤,威靈頓在對布林戈斯的圍攻(9.19—10.22)中由於低估了守軍,久攻不下,蘇爾特和馬爾蒙乘機集中兵力反攻,迫使聯軍撤出馬德里,並損失了7000人。

但是缺乏戰略眼光的約瑟夫國王不顧蘇爾特的勸告,執意要重返馬德里恢復王位,沒有繼續緊追聯軍,結果威靈頓得以擺脫追兵,撤到西葡邊境。

1812年年底,由於中歐戰雲密佈,蘇爾特被調到德意志地區任近衛軍指揮官,並參加了1813年5月20—21日的包岑之戰。

再回西班牙

但在6月12日,由於西班牙戰局惡化,他又再次奉命回到西班牙收拾殘局。7月11日,蘇爾特出任駐西班牙法軍總司令,拿破崙命令他收復西班牙和葡萄牙,這是一個不實際的任務。

蘇爾特面對威靈頓的9萬部隊,而他手下只有53000人能夠投入戰鬥。在此後陸續發生的比利牛斯山區的戰鬥中,法軍雖使盡渾身解數,但回天乏術。

先是在索芬倫之戰(7.26—8.1)中失利(法軍損失13000人,聯軍損失7000人);接著英軍在8月底攻佔了法西邊境重鎮聖塞瓦斯蒂安。

10月7日,威靈頓率部橫渡達索河向法國進軍。而蘇爾特的部隊不斷被抽走增援皇帝,已不足5萬人,只能盡力遲滯聯軍。

11月10日,蘇爾特企圖圍殲在尼維爾的一支英軍分遣隊,威靈頓趕來增援,雙方損失都很慘重,聯軍的45000人中損失了5300人,法軍的18000人中損失了4500人。

最後法國人支持不住了,蘇爾特只得在丟棄了59門大炮後逃走。1814年2月27日,養精蓄銳後的威靈頓再次發動攻擊,從水陸兩路進攻法國的奧爾泰茲(Battle of Orthez)

蘇爾特在損失了4000人後棄城逃往圖盧茲以避免被圍殲。威靈頓在3月17日攻佔波爾多後轉向圖盧茲(Battle of Toulouse )進發。

4月10日,聯軍發起強攻,在付出了6700人傷亡的代價後攻佔該城,蘇爾特損失了4000人,但威靈頓並沒有達到殲滅其的目的。兩天後,得到拿破崙退位的消息,雙方停戰。

變節的榮光

12月3日,拿破崙退位後,他宣布自己是保皇黨 ,蘇爾特就任波旁王朝陸軍大臣,但他在內心仍然忠於拿破崙

拿破崙復辟後,蘇爾特又一次宣布自己是拿破崙黨 ,拿破崙任命他為北方軍團參謀長,這被認為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因為蘇爾特性情疏懶,缺乏條理,不適合擔任參謀長這個需要謹慎精細的位置,而更適合做一名戰地指揮官。

在1815年戰役期間,他老是犯錯,給法軍的調動造成了很大麻煩;在滑鐵盧會戰時,由於他具有與威靈頓作戰的豐富經驗,提出了集中兵力消滅英軍的建議,可惜由於皇帝的輕敵而未被採納。

參謀長蘇爾特元帥以前數次敗於威靈頓手下,知道威靈頓不是泛泛之輩,力勸拿破崙召回格鲁希元帥的部隊合力攻擊威靈頓,拿破崙破口大罵:「你以為威靈頓能打敗你便是一個優秀將軍嗎?我說你知,他只是一個差勁的將軍,英軍全部是差劣的部隊,我覺得我吃一頓早餐比要想法子對付他們更重要。」(You think because Wellington defeated you that he must be a great general, I tell you he is a bad general, that the English are poor troops, and that affair will be no more serious than eating one's breakfast.)。

波旁王朝再度復辟後,蘇爾特於1816年1月被流放至塞爾多夫,直到1819年被允許回國。

1820年恢復其元帥軍階。1830—1834年任陸軍部長。1839年任外交部長。後兩度出任內閣總理(1832—1834年和1840—1847年)。1840—1845年,他再度出任陸軍部長。

1840年,當拿破崙的遺體運回巴黎時,他最後一次瞻仰了拿破崙的遺容。1847年9月15日退休後,他接受了最後的榮譽——成為法國歷史上僅有的四個大元帥之一。

1848年,當法王路易菲力普被推翻,蘇爾特再次宣布自己是共和黨人。1851年11月26日,病逝於自己的莊園蘇爾特堡,享年84歲。

蘇爾特是一位優秀的戰術家和稱職的戰略家、卓越的訓練專家和管理者。在危急時刻,他能鎮定自若,並迅速果斷地提出對策。他的缺點是政治投機、貪財,而且性格高傲,與人無法相處。

雖然在同威靈頓作戰中因為行動遲緩而被打敗,但他仍是皇帝在西班牙戰爭中最好的指揮官,而且如果在1813年以前他就被授予最高指揮權的話,戰果會更佳。在後來的從政期間,他得到了法國人的厚愛,甚至以前的敵人也敬重他。
[PR]
by cwj36 | 2009-01-08 11:49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