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海軍名將-凱馬爾

鄂圖曼土耳其海軍名將 Kemal Reis
Ottoman-Venetian Wars
威尼斯海軍剋星
1511年海難葬身





e0040579_1439585.jpg凱馬爾‧列伊斯,真名是Ahmed Kemaleddin 【列伊斯是艦隊官職稱號,一般指艦長或艦隊指揮】(Kemal Reis, 1451-1511),土耳其海盜,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海軍將領。他是著名的海軍將領兼地圖學者,皮里‧列伊斯的叔父。後者跟隨他參加了他海軍生涯的大部分軍事行動。

凱馬爾1451年出生於希臘愛琴海濱的小城加里坡利。他的父親阿裏來自喀拉曼(位於小亞細亞半島的Islam小國,1468年被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征服)。

凱馬爾最初在Euboea 地區總督的私設艦隊裏服役,開始了他的海軍生涯。1487年,他奉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蘇丹巴耶濟德二世之命前去救援位於伊比利亞半島的格拉納達埃米爾國。

他率領艦隊在格拉納達南部的馬拉加停泊,並讓土耳其陸軍部隊登陸。在成功佔領了數個城鎮並抓了很多俘虜以後,他又率艦隊調頭北上馬略卡群島,襲擊了島嶼沿岸的居民點。

在其後的1490年-1492年之間,他又多次前往安達盧西亞,除了出色地完成軍事任務以外,他還帶了許多因為遭到宗教迫害而希望逃離西班牙的回教徒和猶太人前往土耳其。正是這些回教徒和猶太學者帶來的新理念和新技術,使日後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變的強盛。

1495年,凱馬爾因功被巴耶濟德二世授予海軍將領的頭銜,正式成為帝國海軍的一員。在此期間巴耶濟德二世正下令建造一種可載700人,配備有當時最先進加農炮的新式戰艦“Goke”作為他的海軍旗艦。之後共有兩艘此艦型的戰艦下水,一艘被授予布拉克‧列伊斯(Burak Reis)指揮,另一艘則成為了凱馬爾的旗艦。




凱馬爾的旗艦Goke


1496年10月,他率領一支由5艘加萊槳船,5艘弗斯特(一種輕型槳帆船),1艘三桅帆船和若干艘小船組成的艦隊從伊斯坦布爾出發前往塔倫托海灣。1497年1月他在墨西拿登陸並于伊奧尼安海捕獲了多艘威尼斯共和國的戰艦。

1497年5月,他又奉巴耶濟德二世之命護送一支商船隊以防止佔據羅德島的聖約翰騎士團的襲擊。凱馬爾僅用了兩艘三桅帆船,三艘弗斯特槳船的兵力就擊退了對手,並俘獲了對方的一艘三桅帆船。

為了封賞他的赫赫戰功,蘇丹又賜予了兩艘新的大型加萊槳船給他。從此,凱馬爾艦隊的實力大增,開始以離小亞細亞半島不遠的Chios島作為基地,與威尼斯和騎士團的海軍作戰。1498年4月,他率領艦隊前往愛琴海諸島,隨後在克里特島登陸並佔領了沿岸的威尼斯居民點。

3個月後他的艦隊帶領了大約300名前往麥加的朝聖者在埃及登陸,並向馬穆魯克蘇丹帶去了400,000杜卡特金幣的國禮。在一個叫阿布•卡比的港口附近,凱馬爾遭遇了葡萄牙人的艦隊。在經過了兩天的激戰後他成功俘獲了對手一艘蓋侖帆船及一艘三桅帆船。

他此時或許還不知道,大約在同一時間,這個被他狠狠修理了一番的對手已經成功繞過非洲大陸並到達了印度的卡利卡特;他更不能預見, 11年後,回教聯合艦隊將在離卡利卡特不遠的第烏洋面上,遭受一次前所未有的慘敗。

佐西歐海角戰役(Battle of Zonchio )


1499年1月,凱馬爾率領艦隊從伊斯坦布爾出發開始進行對威尼斯的軍事遠征。同年六月他遇上了由達烏德‧帕夏率領的,準備前來與之匯合的另一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艦隊。此時他已經擁有了67艘加萊槳船,20艘加里奧托槳船以及其他多達200艘小船的戰力,足夠與威尼斯海軍進行一場大規模的對決。

僅僅在一個月以後他就獲得了這個機會。1499年8月12日,他的艦隊在經過佐西歐(Zonchio)海角的時候遇上了由安東尼奧‧格裏馬尼(Antonio Grimani)率領的47艘加萊槳船與20艘加里奧托槳船的威尼斯艦隊,兩軍隨即開始了交戰。

雙方一共在8月12日,20日,22日,和25日四天進行了大規模焦火。這是當時擁有西方最強海軍實力的兩大烈強的正面對決,雙方在海占中均運用了大量的火炮,使這場海戰成為了有史可考的第一場大規模使用海軍加農炮的戰例。

e0040579_17251815.jpg當戰局進行到最關鍵的時刻,兩艘威尼斯的卡拉克帆船,一艘由安德里亞‧洛丹(出身自在威尼斯頗有影響力的洛丹家族)指揮,另一艘由阿爾班‧達梅爾指揮,成功圍住了鄂圖曼土耳其分艦隊指揮官布拉克‧列伊斯的旗艦並展開接弦戰。

布拉克見座艦無法脫身,便命令部下點燃火藥庫,決定與兩艘敵艦同歸於盡。

三艘戰艦隨即發生了劇烈的爆炸,並燃起熊熊烈火,三位提督也同時命喪黃泉,成為了海戰中最淒壯的一景。

:「勇哉!!!!土耳其真好漢!布拉克好樣的~」



(Battle of Zonchio 1499)


布拉克的戰死使凱馬爾喪失了一個重要的臂膀,但是失去了兩位重要指揮官的事實對威尼斯艦隊的士氣打擊則更為巨大。

凱馬爾很快重整旗鼓,利用兵力上的優勢對士氣下跌的威尼斯艦隊展開包圍攻擊,最終贏得了勝利。

安東尼奧‧格裏馬尼逃回威尼斯,被元老院以戰敗罪逮捕問責,但是不久即被釋放,後來甚至還在1521年當選為威尼斯總督。

凱馬爾則因為這一場勝利而名聲大噪,巴耶濟德二世再次下令從戰利品中抽出10艘威尼斯槳帆船賜予他作為這次輝煌勝利的獎賞。

1499年10月,威尼斯元老院立刻委任另一名海軍提督接替安東尼奧的職位,率領艦隊進攻勒班多,以報前次海戰的戰敗之恥。勒班多被威尼斯艦隊佔領,但是很快又被聞訊趕來的凱馬爾重新奪回。

凱馬爾下令艦隊在勒班多駐紮下來進行補給和船隻修理,一直在此待到了1500年5月。隨後他將艦隊開往科孚島炮擊島上的城鎮,並於8月,也就是前次海戰勝利後整整一年,再次在勒班多附近海域擊敗由安東尼奧的繼任者指揮的威尼斯艦隊,史稱第二次勒班陀海戰(Second Battle of Lepanto)。

戰勝威尼斯艦隊以後,他乘勝追擊,一舉奪下了被稱為“防衛威尼斯共和國的雙眼”(two eyes of the Republic)的墨西拿和科羅尼兩座要塞,並在此擊沉了一艘威尼斯槳帆戰艦“利紮”(Lezza)。

從此,威尼斯不僅在希臘的海面上一蹶不振,連在北義大利的本土也開始受到鄂圖曼土耳其陸軍的威脅。

1501年1月,凱馬爾的艦隊從伊斯坦布爾出發,在航行途中於摩裏亞附近登陸。雖然此舉並沒有作出很明顯的軍事意圖,但還是引起了威尼斯駐科孚島的軍隊司令的高度警惕,他宛如驚弓之鳥地命令所有前往黎凡特地區的威尼斯艦隊立刻返航,以加強威尼斯在摩裏亞的防衛力量。

這個小插曲事件充分說明,凱馬爾在威尼斯人眼中,儼然是一個令人望而生畏的海軍戰神了。

凱馬爾果然沒有辜負威尼斯人的“期望”,又在1501年5月率領小部分艦隊襲擊了一支運送建築材料的威尼斯艦隊,結果俘獲了艦隊指揮官吉羅拉莫‧比薩尼

在這次小遭遇戰中奪得的戰利品甚至包括了一面象徵威尼斯共和國守護神的聖•馬可旗幟!其後,正如先前每次海戰勝利後一樣,凱馬爾迅速掃蕩了附近的所有威尼斯的要塞和城鎮,俘獲了所有停泊在港口內來不及逃走的威尼斯船隻。

終於,在1503年,威尼斯共和國在來自陸路和海路的雙重威脅下,不得不派遣使臣向鄂圖曼土耳其帝國求和,歷時4年的土耳其—威尼斯戰爭宣告結束。正是在這4年的時間中,凱馬爾的表現大放異彩,一步一步地邁向他人生的最頂峰。

在與威尼斯的戰爭中取得絕對優勢以後,凱馬爾又開始把目光投向了西地中海世界。

1501年6月,他和他的侄子皮裏‧列伊斯率領著36艘加萊槳船和弗斯特槳船前往第勒尼安海,攻擊皮翁比諾領主亞科波‧阿皮亞諾和教皇國將領凱撒‧波吉耳(Cesare Borgia,教宗亞歷山大六世之子,教皇國的雇傭兵統帥,以暗殺和殘暴聞名。馬基維利在《君主論》中對他推崇備至,他同時也是達文西的贊助人之一)的軍隊。

土耳其軍隊在皮阿諾薩島登陸並很快佔領了該地,獲得很多俘虜。以此島作為基地,凱馬爾的陸戰部隊又在皮翁比諾登陸,搶劫了周邊數個城鎮。

凱撒‧波吉耳雖然能在義大利諸城邦中叱吒風雲,但是對強大的土耳其艦隊也是毫無辦法,任憑凱馬爾掠得豐厚的戰利品以後揚長而去。

搶掠了皮翁比亞地區以後,凱馬爾又掉頭向西,先後經過了撒丁尼亞島和馬略卡群島,搶劫了沿岸的城鎮。在加泰羅尼亞沿岸他俘獲了一艘西班牙船隻,在清查戰利品的時候有兩樣東西吸引了他的注意:一頂做工精巧的羽毛頭飾和一塊從未見過的黑曜石。

據船上的一個俘虜交待,這些東西來自大西洋的另一邊新發現的南美洲大陸。這個俘虜告訴凱馬爾,他曾經是克里斯多夫‧哥倫布的部下,去過加勒比群島三次,並把一幅據稱是哥倫布本人親手繪製的加勒比群島地圖獻給了凱馬爾

這幅地圖引起了凱馬爾的侄子,皮里‧‧列伊斯的極大興趣,並成為他以後繪製世界地圖的重要資源。

凱馬爾的艦隊繼續南下,在1501年8月穿過直布羅陀海峽,進入大西洋。穿過直布羅陀海峽後他向西南方向航行,在加納利群島中的幾個島嶼遇到了西班牙守備部隊的零星抵抗,最後沿著摩洛哥海岸返回地中海,沿途又在利比亞海岸搶掠了幾艘熱那亞和威尼斯的商船,等回到伊斯坦布爾的時候,已經是1502年3月的事情了。

這一次跨越直布羅陀海峽的遠航,使凱馬爾瞭解到了在舊大陸的另一邊存在著另一塊新的大陸的事實,也給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人帶來了更多新的地理知識。

他的侄子皮里‧列伊斯也在這次航行中對地理知識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在航行過程中記錄了許多珍貴的航海筆記,為他以後的地圖製作和航海指南的編寫提供了大量寶貴的素材。

然而在當時,不管是凱馬爾,還是皮里,抑或是坐在伊斯坦布爾王宮裏的巴耶濟德二世可能都還未意識到,這些新的地理知識對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來說意味著什麼。

當他們還在依仗強大的海軍實力和威尼斯人為了爭奪中近東貿易份額而打得不可開交的時候,伊比利亞半島上的兩個小國已經悄然崛起,並即將改變這個世界的格局…………

返回伊斯坦布爾以後,凱馬爾馬上又投入到與威尼斯的戰爭中,但是這一次他遭到了失敗。為了奪回極具戰略價值的Lefkada島,威尼斯出動了由博內德托‧佩薩洛吉亞科莫‧佩薩洛兩兄弟指揮的龐大艦隊,再加上由Prégent de Bidoux 率領的法國艦隊和少數拉古薩和騎士團的船隻組成的聯合艦隊,基督教聯軍在Lefkada島附近擊敗了土耳其海軍,並摧毀了凱馬爾在島上建築的要塞。

海戰失利的凱馬爾立刻意識到改進軍事裝備的重要性,於是他返回伊斯坦布爾,投身於一批新式戰艦的建造中。

1503年5月新戰艦完工下水,但是凱馬爾卻染上了重病。為此他整整花了兩年時間進行休養,錯過了這期間發生的大部分戰事。

恢復元氣以後凱馬爾參加了幾次針對羅德島騎士團的戰役,並佔據了數個愛琴海島嶼。此後他率艦隊西向經過西西里島,然後再次來到西班牙的東南海岸。在這個地方他最後一次把為數眾多受西班牙宗教迫害的猶太人和摩爾人帶上船。

在返航途中他搶劫了幾艘熱那亞人的船隻,但是釋放了船上的大部分人,因為這些人幾乎沒有任何實戰經驗,對他幫助不大。在回到愛琴海的時候他佔領了一個由保羅‧西蒙尼駐守的威尼斯要塞,並擊潰了博內德托‧普裏烏利率領的威尼斯艦隊。

1507年8月,凱馬爾奉命前往埃及援助馬穆魯克蘇丹抗擊在紅海的葡萄牙艦隊。此時的葡萄牙在印度洋的勢力已經漸漸壯大,並不斷襲擊馬穆魯克的商船。

凱馬爾在此待到了1508年2月,而後回國參加對聖約翰騎士團(既醫院騎士團,土耳其人攻入羅德島之後,醫院騎士團退守到馬爾他島繼續頑抗)的戰爭。1509年2月他與巴巴里海盜庫托格魯‧穆斯裏希丁聯手攻佔了騎士團大本營羅德島上的一些城鎮,俘獲了多艘船隻,給聖約翰騎士團造成了沉重的打擊。

聖約翰騎士團從此一蹶不振,但是在主城堡駐守的數千騎士的頑抗仍然讓土耳其海軍無計可施。直到1523年這個島嶼才最終被蘇萊曼一世征服。

1509年底,凱馬爾‧列伊斯率領艦隊再次駛入第勒尼安海域並在利古裏亞海岸登陸。在此進行了數次搶掠活動。

他於1510年9月被蘇丹召回,受命統率一支裝載著大量木材,槳手和加農炮的運輸艦隊前往埃及,以援助馬穆魯克海軍在印度洋與葡萄牙人的戰爭(此時回教聯合艦隊早已經在第烏海戰中遭受慘敗,新任的葡國印度總督阿方索‧阿爾布奎克正在印度洋大肆擴展勢力)。

當1511年初他的艦隊航行到納克索斯公國(位於愛琴海上的群島)領地附近時,一場罕見的巨大風暴襲來。凱馬爾艦隊指揮官的旗艦不幸在暴風雨中沉沒,與同船的部下一道葬身海底。(網收)

:「土耳其海軍也曾風雲過喔~」..............................................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10-21 12:50 | 【土耳其篇】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