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4 明荷澎湖大戰

荷蘭提督雷爾生攻澳門失敗~
為了面子佔領澎湖島
荷將高文律據守澎湖3年
明朝發兵交戰7個月
荷蘭戰敗卻得到臺灣


西元1603年(萬曆三十一年),荷蘭海將韋麻郎(Wybrandt van Waerwijck)率領艦隊到巴達維亞,派出Erasmus和Nassau兩艦至中國沿海,再次與明廷商議打開貿易,但是沒有結果。

韋麻郎就改變方式,試圖以強大的武力打開中國貿易大門。

1604年6月從根據地馬來半島東岸的大泥(Patany)出發,7月中旬到達廣東海岸,先欲取得葡萄牙人佔領的澳門,因葡萄牙人獨佔了中國絲綢、瓷器的貿易,利益極大,所以先攻澳門,但是未能成功。同年八月七日轉到平湖(澎湖),在奸商李錦潘秀等的引導下,乘島上無人防守而侵入佔領。

韋麻郎 以避暴風雨而到達澎湖這件事大肆宣揚,自以為是,決定先佔據澎湖建立城堡當做基地,再以此向明廷交涉開放中國的貿易。

但是他所提的貿易交涉立即遭福建總兵施德正拒絕,都司沈有容下令他及其艦隊自澎湖撤退,韋麻郎不得不退出佔領了一百三十一天的平湖(澎湖)。這是荷蘭人第一次佔領澎湖的經過。

1622年(明天啟元年)4月10日在爪哇巴達維亞荷蘭總督顧恩(Jan Pieterszoon Coen)命提督雷爾生(Cornelis Reyrsz)率領艦隊十二艘遠征澳門,奪取葡萄牙在中國壟斷 的瓷器與絲製品獨佔利益。此時的澳門有葡軍三百人,船艦約四艘。

英國與荷蘭二國並簽訂軍事同盟,將針對葡西兩國的殖民地進行各種攻擊行動,而現在葡西兩國幾乎將全部力量放在南北美洲的廣大土地上,相對地,遠東地區的軍力顯著薄弱。

澳門很有可能是下一個攻擊目標。

荷蘭人的進攻有一百三十六名在澳門登陸戰中陣亡。另有一百二十六名受傷,四十名被俘。此役荷軍大敗,顏面盡失。

在海戰方面,澳門的砲台發揮了力量,有一艘荷艦被被擊沈。

不論海戰、陸戰皆失利,英人憤恨不已,認為荷方洩漏軍情,不肯再與荷軍合作,自行將四艘戰艦帶離。

雷爾生在澳門吃了兩個大敗戰,盟軍亦棄他而去,雖然掌控全國最精華的海軍,卻連一個小小的澳門也吃不下來,只覺得前景一片茫茫,不知何去何從,更不敢回到巴達維亞,因此苦惱異常。

副將高文律(即Kobenloet,或云係荷蘭人職官名稱,待考。有能Governor知事之譯)於是建議艦隊北行,佔據無人防守的澎湖群島。高文律建議並提醒在1604年韋麻郎提督為了開拓與中國的貿易,就曾佔領過澎湖群島。

1622年7月11日,雷爾生大軍轉從紅木埕登陸,進入無人防守的澎湖島。七艘軍艦外加戰士九百人,以澎湖為根據地四出掠奪。

在各離島上,荷人強俘了四千多名中國百姓作為奴工,另有戎克船三十艘、漁船六百餘艘。八月起將強擄來的漢人奴工強迫在澎湖本島風櫃尾北邊建築紅木埕要塞(現在的馬公 附近),周圍有120丈,城的面積為180平方公尺。

不僅在澎湖本島同時也於金龜頭、蒔裹、白砂、漁翁、八罩諸島興建類似城堡,要塞城堡大都為方形每邊約56公尺,是標準的荷蘭式方形城堡。城堡四角另築有三個突出的稜堡,稜堡上設置大砲二十九門,以為長久據守之計。

整個要塞利用最原始的土牆築成,歷經三個月於同年十一月建造完成。漢人奴工被虐待過度勞累而死者達一千三百餘人。

剩下未死的漢人奴工二千五百人,加上海盜的掠奪品,皆被雷爾生當作禮物送給巴達維亞荷蘭總督顧恩

這些任意捉來的漢人兩人一綁,強制勞動,等築完城後,再把這些漢人當做奴隸賣到巴達維亞。荷軍在輸送漢人奴隸的途中,全然不顧其生死。

例如,從記錄中得知,從澎湖島上船共有270名漢人,抵達巴達維亞者僅有137名,其他不是忍受不住虐待痛苦而死亡,就是因生病而活活被投入海中;顯見十七世紀歐州人道德觀完全以利益為依歸。

雷爾生佔據澎湖,為了掙回顏面,一方面連絡漢人海盜李旦,並派船艦二艘,鬼鬼祟崇地出現於福建漳州沿海的峿嶼附近,阻擋中國船往來馬尼拉,阻礙西班牙人的貿易,企圖獨霸台灣海峽,以達成海上絲路的龐大利益。

明廷由各州府的報告得知紅毛人在澎湖及海上的各種暴行,並不了解為何紅毛人如此大膽向明廷挑戰,只知深懼紅毛人勢力伸入華南,即下令設法防患未然。

福建巡撫商周祚雷爾生撤出澎湖,雷爾生置之不理。

繼任巡撫南居益知道非以武力驅逐不可,態度轉為強硬,遂召總兵俞咨皋(抗倭名將俞大猷之子)商議對策。

福建巡撫南居益及福建總兵俞咨皋皆採取武力對抗,並採用海上巨寇鄭芝龍來對付紅毛番,以資對抗自已海上武力的不足。

最後決定於1623年(天啟三年)9月5日,施行「海禁」。並在翌年1624年1月2日,下令福建總兵俞咨皋、守備王夢熊,率領兵船至澎湖,登陸白沙島,與荷軍接戰。

俞咨皋率兵二千,欲自白砂灣的東方鎮海港登岸,但船一接近白砂灣,荷蘭軍艦便施以砲擊,若離開,荷艦則不予追擊。俞咨皋苦不堪言,無法將兵士送上岸。

隨即向巡撫建議應另以明軍兵船攻擊荷船,取得海上優勢,好讓大軍可登陸,則驅逐在澎澎的紅毛人當不日可成。

鄭芝龍因荷蘭人以澎湖為基地擴大海盜行為。並搶奪了懸有鄭芝龍令旗的二艘商船而接受明朝招安攻擊荷蘭人。

鄭芝龍採聲東擊西之策看到誘導所有荷艦齊集,即進行攻堅行動,雖然不能一舉將荷蘭軍驅逐出澎湖,但重要的是一種牽制行動,並讓俞咨皋率兵自白砂灣的東方鎮海港登岸。至此聲東擊西之策奏效,明軍得以登陸,再以強大的陸軍向荷蘭施壓。

在中國軍隊的攻擊下,高文律守將率荷軍約1000人大部龜縮于媽宮澳,一部分固守風櫃尾。

為全殲敵軍,福建省巡撫大量增兵(總兵力達1萬人、兵船200艘),于8月從紅木埕、文澳、西衛向荷軍發起總攻。

俞咨皋面對有堅強防禦的荷蘭城塞採用「籃堡進攻法」。

籃堡是用竹木製成約150公分立方的大籃,其內裝砂土、石子,底部常置圓棍以利推動搬運,這是一個超級大盾牌,白天士兵在籃堡後方十分安全,亦可隨時出擊,夜晚將籃堡推動前進,荷蘭人莫可奈何。

『澎湖廳志』記載道:

紅木埕城要塞「 砲樓堅緻如鐵,巡撫南宮益,遣兵攻之,賊首高文律拒守不下,官軍以藥轟之,樓傾下海。」

西元1624年,巡撫南宮益、總兵俞咨皁統率三軍與荷軍苦戰七個月,炸毀紅毛城,終於收復澎湖,奮戰抵抗荷將高文律(Kobenloet)等十二人被補。

此一戰役,明軍共動用兵船二百隻,交戰七月,耗軍費達十七萬七千餘兩,明軍生擒荷軍守將高文律。其餘荷蘭殘兵敗將倉皇逃往臺灣南部。

這樣,中國軍隊雖以雄厚兵力到處壓制荷軍,但荷軍亦堅守城塞,並由海上的艦砲掩護射擊,不肯撤退。

荷將高文律後被被送往北京斬首。

彭島既平,果將高文律等解京,明朝熹宗皇帝還『祭告郊廟,御門受俘,刑高文律等於西市,傳首各邊,以昭示天下』。

明廷為了提早結束戰局,擬定下面的兩個講和條件,出示於雷爾生,若是荷軍放棄澎湖並需拆除城堡。

一. 明廷不干涉荷軍佔領台灣。
二. 默許荷蘭商船來華從事通商貿易。

雷爾生亦提出要求,需將封鎖澎湖的鄭艦撤離,才肯接受明廷提議,將澎湖的城塞和砲台等自動毀壞。

荷蘭於1624年8月26日(天啟四年七月十三日)轉移至「大員」(台灣島),攜同駐台灣第一任長官馬蒂孫克從台江的鹿耳門(現時的安平港口,當時荷蘭人稱為Walvis Been)登陸,開始殖民台灣南部三十八年。
[PR]
by cwj36 | 2008-06-11 09:41 | 【明 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