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砸了滑鐵盧之役的法國元帥-內伊



Michel Ney

內伊最後遺言:『"兵士諸君、這是我最後的命令!

我的號令向我心臓射撃,對不當的判決表示抗議"』



e0040579_10422563.gif米歇爾 內伊(Michel Ney)是拿破崙手下最著名的元帥之一,被稱為Le Rougeaud(「red faced」或「ruddy」紅臉子)和le Brave des Braves(「the bravest of the brave」勇士中的勇士),驍勇善戰的傳奇式英雄。出身於手工業工人家庭。

內伊在早年是一位理想的軍長和後方保衛專家。

他難以置信的勇敢無畏贏得了其士兵的愛戴,自然,敵人對他十分畏懼。作為指揮官,他主動性很強,但過於鹵莽和衝動。

他在最後幾年的表現無疑受到了俄國戰役痛苦經歷的影響,再加上他並不適合擔任軍長以上的指揮位置,因而犯了許多錯誤。

滑鐵盧的失敗儘管不是他的全部責任,但也負有重要責任。

內伊1769年1月10日出生於阿爾薩斯的薩爾路易士,其父是一名啤酒桶修理廠主。從小開始學習修理啤酒桶,但他對此不感興趣,於1787年12月參加了第五騎兵團,事實證明,內伊是一位優秀的騎手、勇敢的劍客。他的優點很快受到上司的重視,並得到迅速提拔。

1792年被任命為瓦爾密軍的中尉。後隨北方軍團參加1792年的耶拿佩斯之戰。1792年10月-1793年7月,任克蘭德將軍的副官,1794年4月12日升為上尉。

1794年轉入薩布裏-埃特-梅塞軍團,在美因茨包圍戰中肩部受傷。

由於他作戰異常勇敢,1796年8月15日,27歲的內伊被執政官授予準將軍銜,但他不願意接受。1797年4月19日在吉爾赫堡之戰中取勝,但第二天被奧地利軍隊俘虜。兩個星期後,霍克將軍通過交換讓他回到軍隊。

1799年3月升為少將,此次他再次試圖拒絕。1799年5月4日轉入馬塞納將軍的多瑙河-瑞士軍團,指揮輕騎兵。

5月27日在溫特瑟爾之戰中三次負傷,一次傷腿,一次傷腳,一次傷手。後轉入莫羅將軍的萊茵軍團。1800年12月在霍恩林登戰役中大顯身手。

1802年1月1日,得到拿破崙的器重,擔任全法國騎兵總督察長。9月任駐瑞士軍隊總司令兼大使,以應付可能發生的叛亂;返回法國後,任駐坎佩尼-蒙特利爾軍團司令,表面上是防止英國的入侵,實際上負責訓練作為法國精銳的30000名"大軍"士兵。

1804年5月19日,35歲的內伊被授予帝國元帥稱號。1805年8月,作為第六軍(21000人)軍長參加第二次法奧戰爭,負責在多瑙河北岸包圍烏爾姆的奧軍。

但是代理大軍團指揮的繆拉元帥愚蠢的讓內伊軍渡河至南岸,使包圍圈出現了一個缺口,有20000奧軍乘機突圍。

幸虧內伊在北岸留下了部分軍隊,在亞貝克阻擊突圍奧軍,俘虜3000人。由於被這場阻擊戰拖延,突圍奧軍被追擊的法國騎兵追上,遭到毀滅性打擊。

第二天10月14日,內伊奉命攻佔烏爾姆東北6英里處埃爾欣根村和附近的多瑙河大橋,這也是由於繆拉那愚蠢的命令而被奧軍控制的唯一退路,15000名奧軍配備40門大炮據守於此,而一個6000人的奧軍師已經由此突圍。

內伊不孚眾望,以無比的英勇拿下了這個據點,俘虜3000人,繳獲20門大炮,殘敵退回烏爾姆。至此,烏爾姆被圍得水泄不通。10月20日,烏爾姆奧軍全部投降。

接著率20000人在阿爾卑斯山阻擊查理大公約翰大公率領的從義大利返回救援維也納的奧軍主力80000餘人,迫使其只得繞道由匈牙利撤回奧地利,而在途中又被馬塞納元帥的義大利軍團截擊,這支大軍終於未能趕上奧斯特裏茨戰役,從而保證了法軍贏得這場關鍵性的大會戰。

11月攻佔因斯布魯克。1806年仍作為第六軍軍長參加法普戰爭,10月14日參加耶拿戰役,本來奉命在第四軍右翼展開,但當他發現第五軍的左翼空虛時,便像往常一樣帶著3000精兵不顧一切地迅速衝到那裏,佔領了關鍵性的海雷根村,打亂了霍恩洛厄親王的反擊計畫,但也使自己陷入重圍。

迫使還沒有作好決戰準備的拿破崙用僅有的兩個騎兵團預備隊來援救他,第五軍也從正面攻擊策應,經過反復爭奪,內伊終於站穩了陣腳。

這時,繆拉元帥的騎兵軍和內伊第六軍的主力趕來,在數量上佔優勢的法軍終於取勝。此後在追擊被打敗的敵人途中,內伊佔領了埃爾富特,並迫使馬格德堡要塞投降。

1806年12月,拿破崙本來準備休整和補充部隊,來年春季再戰,可是內伊的鹵莽行動破壞了這個計畫:由於第六軍駐地人煙稀少,難以滿足軍隊就地補給的需要,內伊擅作主張,派出一支部隊突襲北面較為富饒的地區以奪取給養,結果給俄軍造成錯覺,以為法軍開始進攻,俄軍隨即全面反擊,將第六軍擊敗,直到第一軍來援,才遏制了俄軍的攻勢。

拿破崙只得放棄休整計畫,在冬季惡劣的天氣中繼續向俄軍進攻。

在1807年2月8日的艾勞戰役中,內伊的第六軍擔任警戒,監視敵人右翼的普魯士軍隊。從3月-5月,他堅守古特施塔特一線,頂住了五倍於己的奧軍的強大攻勢。在6月14日的弗裏德蘭戰役中,內伊擔任右翼。

當接到拿破崙的命令:「跑步前進!迅速拿下該城並控制城後的橋樑!」後,猛將內伊於下午5時15分以難以置信的兇猛發起了強攻。

e0040579_10522238.jpg據當時參戰的一個副官稱,內伊此時表現得「像是戰神的化身」。

第六軍以弗裏德蘭鎮中教堂的尖頂為目標,勇猛地衝向敵人,把驚慌失措的俄軍擠壓到了三面環水的口袋裏,雖然俄軍困獸猶鬥,逐街逐屋地死拼,但法軍更勝一籌,最終取得完勝。

1808年6月6日,內伊被封為埃爾欣根公爵。9月,內伊率第六軍隨皇帝遠征西班牙,並取得了一系列作戰的勝利。

1810年在馬塞納元帥手下轉戰葡萄牙,1811年3月撤退中,奉命斷後,但因和馬塞納不和,一路爭吵不休,結果被免去軍長之職,奉調回國。返回法國後指揮包羅格尼守軍。1812年入侵俄羅斯期間,任第三軍軍長。

8月2日在克拉斯尼之戰中遭到俄軍襲擊受傷,但仍然忍著傷痛參加了8月18日的斯摩棱斯克之戰。19日,內伊在瓦盧迪諾發現俄軍主力,一面報告拿破崙,一面進攻敵人,俄軍在其英勇的猛攻之下遭到重創。

但由於俄軍增援部隊不斷趕到,內伊軍久攻仍未攻下陣地;而負責包抄俄軍的朱諾將軍又指揮不力,貽誤了戰機,致使俄軍主力脫逃,法軍功虧一簣。

在9月7日的博羅季諾戰役中,他和達武元帥一起指揮中央部隊,經過幾個小時的強攻,終於依靠數量上的優勢攻佔了俄軍的中央陣地。

從莫斯科後撤(10月19-11月29日)期間,擔任後衛,不斷與俄軍作戰,以其巨大的勇氣和卓越的戰術技巧贏得崇高的聲望,並獲「最勇敢的紅臉鬥士」的綽號。

在11月16-17日的拉徹沃之戰,內伊的6000後衛被俄軍主力包圍,只能孤軍奮戰,他們被逼到第聶伯河邊,內伊不顧一切地指揮部隊強渡,由於冰層不厚,很多人掉進河裏淹死或凍死,大炮也丟了一半,最後率800人突圍。

在11月26-28日的別列津納河之戰中,33000名法軍遭到64000名俄軍的進攻,內伊和烏迪諾元帥在右岸拼命抵抗奇恰戈夫海軍上將的進攻,力保橋頭堡不失,斷後護衛拿破崙和殘軍逃走。

內伊是最後一位離開俄羅斯的法國人。由於他在俄羅斯的功績,1813年3月25日,被封為德,拉,莫斯科瓦親王。

1813年5月2日,內伊作為第三軍軍長參加呂岑之戰。上午11時,在遭到俄普聯軍64000人的突然進攻後,奉命不惜一切代價堅守陣地,牽制住敵人。

整個下午,戰鬥異常激烈,雙方都傷亡慘重,但第三軍還頑強地守在陣地上,內伊還親率騎兵發起了幾次有力的衝擊。當時在聯軍中的英國卡斯卡特勳爵描述說,法軍顯然下了決心,要固守那些村莊,因此形成一個據點多次得而復失,雙方都付出極大代價的局面。

下午5時30分左右,援軍終於趕來,法軍贏得了最後勝利。5月20-21日的包岑之戰中,奉命指揮左翼軍團,包括二、三、五、七軍和兩個騎兵師,共85000人。

由於內伊行動遲緩,再加上有兩個軍(二、七軍)戰前被皇帝調去攻擊柏林,以致未能完成對普軍的包圍。此戰也暴露了內伊缺乏戰略眼光的缺點。

8月,由於吃了敗仗的第十二軍軍長烏迪諾元帥要求辭職,皇帝派內伊接替,並命其完成攻克柏林的任務。事實證明這是一場悲劇。

9月6日,內伊軍團在鄧尼維茨村與普軍遭遇,他的戰術部署比烏迪諾還要糟糕,被陶恩奇斯將軍徹底擊潰,幸虧黑夜降臨,才避免全軍覆沒,但已經傷亡9000人,被俘15000人,丟失了80門大炮。

內伊坦白地向皇帝報告:"我完全被打垮了。"在10月16日-19日的萊比錫戰役中,負責指揮第三、四、六、七軍,阻擊北路的布呂歇爾元帥的西里西亞軍團。

由於他指揮失誤,胸無全局觀念,拆東牆補西牆,導致北線法軍被聯軍擊退,而大約15000人的法軍卻在整整一天中來回奔跑於戰場上,沒有放過一槍。人們認為,這是那一天中最大的不幸。

e0040579_10453229.jpg1814年的法國戰役中,內伊作為青年近衛軍(16000人)軍長,參加了所有重要戰鬥,最後,他作為元帥的代言人,於1814年4月4日要求拿破崙退位。

內伊歸順路易十八後,內伊任第六軍區司令官兼貝薩坎總督,被封為法國貴族,授予聖路易勳章。

1815年3月,拿破崙在法國登陸後,內伊受命阻止他,並發誓:

「"用鐵籠把拿破崙押回巴黎!"。」

但是,在部下紛紛投奔拿破崙,拿破崙又親書一封勸降信的情況下,內伊再次投奔到拿破崙的麾下。

因為對當年逼宮行為的愧疚,內伊跪在拿破崙面前可笑地告白:

「"我愛您,皇上!不過,生為祖國之子,……我被迫跪在那頭肥豬(指肥胖的路易十八)面前接受聖路易十字勳章!您不來,我們也會把他趕走。"」

在進入比利時作戰的北方軍團中,內伊擔任左翼指揮官,在6月14日的林尼之戰中,他又犯了老毛病,違背拿破崙讓他放棄與英軍作戰,迅速增援打擊普軍右翼的命令,企圖與威靈頓一決勝負,而置大局於不顧,最終,拿破崙未能殲滅普魯士軍,英軍也全身而退。

6月18日的滑鐵盧之戰,內伊任戰場指揮。他的指揮毫無技巧可言,步兵、騎兵、炮兵缺乏配合,只知蠻衝硬打。

大量的內伊龍騎兵團預備隊白白地犧牲在英軍的步兵方陣前。衝鋒中,內伊的坐騎換了五次,但因為沒有派足夠的步兵和炮兵支援而全部失敗了。

【YouTube】:內伊騎兵大戰英國步兵方陣(infantry square)
內伊5000騎兵衝鋒銳不可當的愚行,損失慘重,但他們實際上已從英軍方陣之間透過並奪佔了某些重要炮兵陣地。但英國騎兵反攻,還是把內伊逐退。

內伊摘掉帽子,光著腳,臉被炮火熏得焦黑,扔掉肩章,大聲吼道:"過來吧!看一看一個法國元帥是如何死的!",率部屬向敵人發起了最後的衝鋒,但再次失敗。

至於內伊為何要在滑鐵盧用騎兵攻擊?有些學者研究可能是內伊在俄羅斯戰場期間得到「精神受創後壓迫症」 (簡稱PTSD 焦慮症的一種情況)影響到內伊的邏輯思考,導致行動與經驗錯亂。

滑鐵盧之戰下午6:00,拿破崙在做一次突破威靈頓正面的賭博,他命令內伊再做一次攻打拉海聖的企圖。

英國拉海聖守軍已彈藥耗盡,內伊成功的打下此據點。下午7:00,拿破崙將其最後的精銳王牌-8個營的老禁衛軍交給內伊去做突破威靈頓戰線的最後企圖。

內伊卻沒把這寶貴的老禁衛軍預備隊兵力用來擴張在拉海聖的缺口,卻把他們分成兩個密集縱隊,又親自率領向左方進攻英國禁衛軍據守的地段。

雖然法軍炮兵給與重大的支援,但英國把步兵臥伏在高地後面,法國炮彈若在硬地可以產生嚴重的跳飛效果,但現在都陷入雨後浸溼的滑鐵盧戰場前坡鬆土中。

所以威靈頓步兵仍屹立不搖,直到內伊軍進到20碼內,才突然排槍齊射,發出具有極大摧毀性的火力。於是法國老禁衛軍不支潰退。

拿破崙耗盡最後預備隊,注定拿破崙失敗的命運。

滑鐵盧戰爭失敗後,內伊返回法國退役。8月3日被波旁王朝逮捕,押送巴黎,12月4日內伊接受審訊。

據說路易十八非常不爽內伊曾發誓要「用鐵籠把拿破崙押回巴黎!」,卻反叛投奔拿破崙,授意審判團在12月6日被判處內伊死罪。

1815年12月7日內伊在巴黎第6區盧森堡公園內附近被槍殺,為了法國元帥的尊嚴,他拒絕戴上眼罩,並對行刑士兵說:「你難道不知道我二十多年以來眼睛都是直視著槍彈嗎?

他們並允許由內伊自己下令開火槍斃自己,時年46歲。





內伊最後遺言:「兵士諸君、這是我最後的命令。我的號令向我心臓射撃,對不當的判決表示抗議。我為法蘭西打了一百次仗,沒有一次調轉槍對著她…士兵們,開火!

:「歐洲將相勇~首推米歇爾內伊~BUT他原來"有病"~」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4-27 10:42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