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爾遜Total War】-特拉法加海戰



英國海軍名將納爾遜陣亡曲-特拉法加海戰

帆船時代末期最大規模的一次海上決戰




「英倫企盼著人人都恪盡其責!」
(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




【YouTube】:Battle of Trafalgar

法國大革命後,英國組織數次反法同盟,企圖撲滅法國革命之火。

1805年秋,第三次反法同盟形成,拿破崙迫使西班牙同法國一道,準備渡海進攻英國。
拿破崙為了消除英國的威脅,決定避開英國海軍,用其精銳的陸軍直接登陸進攻英國本土。為了調虎離山,把強大的英國海軍從本土牽走,法國艦隊在大海上和英國海軍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

但由於一系列戰略、戰術的失誤,法國海軍上將維爾納夫(Pierre Charles Villeneuve )率領的法、西聯合艦隊被封鎖在加的斯港(Cadiz)內。英國立刻派海軍名將納爾遜(Horatio Nelson,1758年-1805年),去徹底解決法、西聯合艦隊。

1805年10月19日,法西聯合艦隊駛離西班牙加的斯港,企圖通過直布羅陀海峽前往地中海,配合拿破崙在意大利的軍事行動。這時,納爾遜已等候在加的斯以西的特拉法加海域。

納爾遜的艦隊和法、西聯合艦隊相比,戰列艦總數是27對33;火炮總數是2,148對2,568;官兵總數是17,000對30,000,處於明顯劣勢。

納爾遜毫無懼色,成竹在胸。他回到自己的船艙,靜默禱告,並將下面的禱告詞記錄在日誌上:

「“乞求我信仰的上帝,賜予我的祖國和整個歐洲一次偉大而光輝的勝利;乞求不要有任何的失措使勝利蒙上陰影;乞求勝利之後英國艦隊體現出卓著的仁慈和寬宏精神。至於我自己,我將生命承諾給創造我的上帝,乞求他保佑我報效國家的努力。我個人的命運,以及我為之奮鬥的正義事業的命運,今天都交與上帝決定。”」

上午11點50分,以勝利號為首的英國艦隊駛進法、西聯合艦隊的大炮射程,立刻有八、九艘法國戰艦向勝利號舷炮齊發,以矯正射角。數百顆炮彈陸續落在勝利號周圍,激起無數道浪柱。勝利號就在這些此起彼伏的浪柱中穿行,慢慢向法、西艦隊逼近。

1805年10月21日拂煦,著名的19世紀規模最大的一場海戰—特拉法加海戰(Battle of Trafalgar) 就此拉開序幕。

參戰的法西聯合艦隊有戰艦33艘,英國艦隊有戰艦27艘。

:法西聯合艦隊還有7艘非戰列艦的巡洋艦,所以其實共計有40艘喔!!!】

法西聯合艦隊由優柔寡斷的法國副海軍上將維爾納夫指揮。當他得知英艦緊追而來時,卻慌亂得無法決定到底要駛回加的斯港,還是折向北部迎戰。

等到他下定決心要迎戰之際,聯合艦隊的海軍軍官都巳無心戀戰,整個艦隊也次序大亂,無法組成完整隊形了。

在英國方面,納爾遜雖然只有27艘軍艦,但軍紀嚴明、官兵訓練有素、有多次實戰經驗。

為了以更快速度截擊敵艦,防止它們在戰爭一開始之際便掉頭撒離,納爾遜違反了一貫的海戰法則,即各艦以側舷火力面向敵方排成一線,逐步向敵方接近的方法。

特拉法加海戰開始時海面上風平浪靜,英國艦隊只是在洋流的推動下,以2節的速度緩慢前進。從雙方艦隊彼此發現到交火,整整6個小時過去了。英國艦隊的幾艘主力艦後甲板上,樂隊不停地演奏。小艇在戰艦之間穿梭,傳遞著艦長們的相互問候和鼓勵。

e0040579_11134991.jpg而水兵們在各自的崗位上享用早餐和午餐,時不時探頭望一眼遠處的敵艦。納爾遜身穿海軍中將的制服,胸前佩戴四顆大型將星和勳章,按照慣例站在四分之一甲板(Quarter Deck)上。

他身邊簇擁著多年的朋友 - 勝利號艦長哈代(Thomas Hardy),秘書斯科特,軍醫比蒂(Dr. Beatty),和巡洋艦隊司令布萊克伍德(Blackwood)。

眾人深知法國戰艦上密佈狙擊手,都為納爾遜的安全感到擔心,不停地勸他換一件不起眼的衣服,都被納爾遜婉拒。

納爾遜向其通訊官,帕斯科中尉下令,發出非常有名的「英倫企盼著人人都恪盡其責!」這個訊號旗戰令。

納爾遜獨創性地運用一些不同顏色和圖形的信號旗溝通艦隊之間的聯繫,現代海上通用的國際信號旗(亦稱「萬國旗」)即由此演變而來,成為了戰勝法國艦隊的重要因素。

他的這個旗號為「英倫企盼著人人都恪盡其責!」(England expects that every man will do his duty),已成為英國人日常生活中所熟悉和慣用的習語。

納爾遜將艦隊分成兩支大隊,都用船頭對準敵方,排成兩條直線,由他坐鎮的旗艦“勝利號”(Victory)率領第一支隊,由西邊一艘接一艘的插向敵陣中央。

並由納爾遜的副指揮官海軍將領科林伍德(Collingwood)旗艦"皇家君主”號(HMS Royal Sovereign),率領15艘戰列艦,朝西南方向迂迴突入敵陣,牽制敵陣後方,令聯合艦隊首尾不能相顧。

他同時也下令各艦艦長,當與敵艦接觸混戰時(melee),都必須拋開各種戰爭法則,而應該根據當時利害形勢,依靠自己的判斷力,臨場做出各種攻擊的決定,他說:“任何艦長,一旦將他的軍艦和敵艦緊密靠近,都不會犯太大的錯誤”(No Captain can do very wrong if he places his ship alongside that of the enemy)。 

這種遵循大戰略向敵陣靠近,然後在點對點接觸時各自為政,讓各艦長發揮所長的指揮方法,對現代戰爭和管理策略都有很大的啟示。





納爾遜發出了他最後的訊號,「再近一點接敵」(engage the enemy more closely)。

兩方艦隊最終在特拉法加海面(西班牙西南方)相遇,當納爾遜的支隊直線插入敵陣後,每一艘英艦都用側舷炮火向兩邊的敵艦還擊,然後各自尋找敵艦展開決定性的接舷戰。

由於納爾遜率領的左側縱隊向北偏離了2度,科林伍德的右隊率先接敵。

科林伍德的旗艦皇家君主號從112門炮的西班牙戰艦“聖安娜”號後面切入敵陣,先以左舷火力猛轟聖安娜號的船艉,然後向左轉,緊緊靠在聖安娜號的右舷,與之激烈炮戰,一時間兩艘戰艦都消失在濃密的硝煙中。

納爾遜的勝利號稍後幾分鐘才衝進敵陣,在這之前,勝利號一炮未發,就已經中彈數十顆,傷亡50多人,其中包括納爾遜的秘書斯科特

勝利號從維爾納夫乘坐的旗艦“布桑托爾”號(Beaucentaure)的後面突入,距離如此之近,勝利號上的水兵可以伸手夠著布桑托爾號懸掛在船艉的旗幟。

勝利號船艏的兩門68磅短筒炮向布桑托爾號的船艉發射一顆實心彈加一筒內裝500顆鉛彈的霰彈,接著左舷50門火炮用雙發彈齊射,將布桑托爾號的船艏徹底摧毀,而兩層火炮甲板上的官兵非死即傷,海戰剛開始布桑托爾號就完全失去了戰鬥能力。

這時在勝利號的正前方,接替指揮的74門炮的法國戰艦 敬畏號(Le Redoutable)擋住去路。

勝利號徑直撞向敬畏號,船首斜桅插進敬畏號主桅和副桅之間,生生將其頂出了佇列,為後面的英艦打開一個缺口。然後勝利號向左轉舵,靠在敬畏號的左舷旁,兩艦發生激烈戰鬥。

e0040579_1022436.jpg法艦敬畏號(Redoutable)的艦長盧卡斯(Lucas)是一個很有心計的人。在土倫港裏被圍困的兩年裏,盧卡斯無法有效訓練麾下官兵的操炮技巧,但他因地制宜,花大力氣訓練他們的狙擊本領。

盧卡斯敬畏號的桅杆和甲板上佈置了數百名火槍手,這些人在十幾米遠的距離上以猛烈的火力襲擊勝利號甲板上的官兵,造成很大傷亡。

納爾遜的座艦“勝利號”(HMS Victory) 和法國的敬畏號接舷,正當英國官兵準備衝上敵艦展開肉搏戰時,納爾遜冒著密集的彈雨,依然堅持站在四分之一甲板上鼓舞士氣。

下午1點30分,敬畏號後桅杆上的一個狙擊手發射的鉛彈擊中納爾遜。子彈打入他的左臂,並穿入他的脊椎骨,穿過左肺,造成重傷。

【YouTube】納爾遜中彈研究

但此時,英艦第一支隊的所有軍艦都巳成功突入了聯合艦隊的中央,而科林伍德的第二支隊也從後方向敵陣中央收攏。

特拉法加海戰到此已經演變為一場混戰。在方圓數海裏的海面上,60多艘戰艦糾纏在一起,混戰中雙方的戰艦都彈創累累,慘不忍睹。

英艦官兵的訓練素質和高昂鬥志此時起了決定性的作用。當法、西戰艦桅杆被毀時,多半降旗投降;英艦官兵在這種情況下會想方設法找別的戰艦拖拽,或東拼西湊架設起備用的風帆繼續戰鬥。

納爾遜躺在船長室裏對前來看望的艦長哈代說:“他們到底把我了結了…我的脊樑骨被打穿了。” 納爾遜知道自己已經無救,對軍醫比蒂說:“你去救治別人吧,你幫不上我什麼忙了。”

在英艦的猛烈炮火之下,聯合艦隊一時之間都亂成了一團,一艘接一艘的投降或被擊沉,而後方剩餘的十艘,見大勢巳去,都迅速的逃離了戰場。當英國艦隊獲得勝利之際,重傷的納爾遜也隨著斷氣了。

納爾遜最後的遺言是:“感謝上帝,我已經履行了我的職責。”

法西聯合艦隊司令維爾納夫布桑托爾號癱瘓以後,打出旗號命令擔任前衛的10艘戰艦掉頭趕來支援。

由於風力不足,這10艘艦花了很長時間才掉過頭來,向英艦逼近。此時接過指揮權的科林伍德立刻命令6艘英艦倉促組成一道戰列線擋住去路。

法、西艦隊前衛的指揮官杜馬諾阿(Dumanoir)喪失鬥志,認為海戰已經失敗,率領這10艘戰艦逃回西班牙卡迪茲港

經過幾個小時的血戰,法西聯合艦隊旗艦降下帥旗,艦隊司令維爾納夫被俘,西班牙海軍將領丘魯卡格拉維納陣亡。

在特拉法加海戰中,英國取得巨大勝利,其軍艦無一損失;法國軍艦被擊沉8艘,被俘15艘。

納爾遜英勇無畏,能征善戰,每次作戰都身先士卒,命令旗艦率先攻入敵陣,而且為了激勵將士士氣,經常在甲板上直接指揮作戰,因此多次身受重傷,人送綽號「殘疾將軍」。

納爾遜被法艦「敬畏」號上的步槍手擊中身亡時,年僅47歲。

英國皇家海軍為他發喪時,全體水兵都在帽後綴上兩條黑紗,表示悼念和敬重。自此以後,英國海軍士兵帽就正式綴上了兩條黑色飄帶。表示悼念和敬重。

從此,英國海軍士兵帽就綴上了兩條黑色飄帶,世界各國建立海軍時,參考英國皇家海軍的服裝式樣,把兩條黑色飄帶的裝飾也學過去了。

納爾遜的敵人拿破崙對納爾遜也是推崇備至的,當聽到納爾遜的死訊後,拿破崙當即命令在每艘法國的軍艦上,都應掛上納爾遜的畫像,一是為紀念他,同時也是以他作為法軍學習的榜樣。

這從一個側面也反應出拿破崙所具有的統帥氣質和大將風度。此後不久,隨著蒸汽動力戰艦的出現,一個新的時代就要到來了。

帆船時代之正規戰法是縱隊接敵,採平行作戰,易使敵人逃避,無法殲滅。納爾遜戰法能把握戰機,主動奇襲迫敵決戰,使敵首尾不能相顧,而達成殲滅戰果。

戰列艦最早出現在17世紀中葉,當時的三桅風帆戰列艦主要由多艘列成縱隊戰列線進行炮戰,因此而得名。

18世紀,戰列線戰術(亦稱線式戰術)成為海戰的主要戰術。18世紀末~19世紀初,戰艦裝備了發射實心彈的榴彈炮和爆炸彈的加農炮,艦隊的機動能力和艦炮射程﹑威力進一步提高,交戰雙方艦隊以縱隊形式的戰列線在更遠距離進行舷炮戰。

納爾遜是英國海軍史上最先擯棄當時盛行的線式戰術並開創海上機動戰的將領之一,他在戰術創新上以無人能與之匹敵而享有盛名。

英國艦隊擯棄了戰列線戰術,採用機動戰術,以戰術群進行穿插分割,首先攻擊敵方旗艦,取得了勝利。

納爾遜戰法以少勝多,特拉法加海戰大勝,成就之大堪稱空前,納爾遜之戰術天才令人嘆服。

特拉法加海戰是帆船時代末期最大規模的一次海戰。 此役之後法國海軍精銳盡喪從此一蹶不振,拿破崙被迫放棄進攻英國本土的計劃。這場戰爭真正確立了英國海上霸主的地位,從而把世界帶入了“英國世紀”。

為了重振海上雄風,拿破崙從1807年又開始在歐洲大陸各個主要港口大量建造戰艦,法國海軍在數量上又一次超過了英國皇家海軍。但這種強大是紙面上的,法國根本無法為這支龐大的艦隊配備足夠的水手 - 整個歐洲只有丹麥能夠提供一些高品質的水手。絕大多數戰艦最後爛在港口裏,沒有出海過一次。

1814年,拿破崙從俄羅斯敗退回來以後,將大批海軍官兵和船廠工匠編入陸軍,法國海軍到此已經名存實亡。

英國取得持續100多年的海上優勢。



"親吻我,哈代(英國海軍'勝利號'艦艦長)"
" 不要把我丟下船,照顧好我"可憐的漢密爾頓夫人"
"感謝上帝,我完成了我的使命"
"喝水、喝水、搧風、搧風、按摩、按摩"。



:我艦「敬畏」號那個幹掉納爾遜的神射手到底是誰?................WTFM留言板
[PR]
by cwj36 | 2008-03-25 11:07 | 【納爾遜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