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靈頓半島戰爭

在之後動盪不安的幾年裏,威靈頓通過他的謹慎小心、對“後坡防禦”的熟練運用以及“以橫對縱”戰術的使用,在歷史上確立了他的位置。

從1789年起,法國被大革命搞得天翻地覆(這估計是英國人的觀點,譯者),拿破崙在1799年控制了政權,到達了歐洲權利的顛峰。

在1807年,他最終發動了對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入侵。第二年,當威靈頓正準備指揮一支軍隊去委內瑞拉與拉丁美洲的愛國者米蘭達將軍(Francisco de Miranda)合作;當西班牙人的起義引發了半島戰爭的時候,他的任務被改變並被派往了葡萄牙。

1808年威靈頓在Roliça村之戰(Battle of Roliça)和Vimeiro之戰(Battle of Vimeiro)擊敗了法軍,但他在後一場戰鬥結束之後被剝奪了指揮權。達爾林普爾將軍(General Dalrymple)堅持要威靈頓來簽署辛特拉協定(Convention of Sintra,這協議約定不列顛皇家海軍將把法軍與他們的戰利品一起運出里斯本)。

之後,威靈頓被召回英國接受調查庭(Court of Enquiry)的調查。結果是他同意了簽署初步停火協議,但他沒有簽署辛特拉協議,於是他被宣告無罪。

與此同時,拿破崙自己也來到了西班牙,他帶來了他的老兵來撲滅起義。而不列顛半島派遣軍的新主帥約雖然戰事進行得並不順利,但是英國和葡萄牙(他們最早的盟友)已經準備好要與法國和他的盟友決一死戰[這是與災難性的瓦爾赫倫遠征(Walcheren expedition)相比——這次遠征是當時英國冒失地進行的軍事行動的典型]。

威靈頓給卡斯爾雷勳爵(Lord Castlereagh)寫了一張關於葡萄牙防務的備忘通條,強調了控制山區邊境的重要性並提議將里斯本作為主基地——因為皇家海軍的支援可以使它的防禦牢不可破。

卡斯爾雷和內閣認可了他的意見,並將他指為葡萄牙英軍總指揮,並將他們的人數從10000增加到了26000人。翰•莫爾爵士(Sir John Moore)在1809年1月的科倫納之戰(Battle of Corunna)中陣亡了。

在快速地補充人員後,威靈頓在1809年4月發動了攻勢。在第二次波爾圖之戰(Second Battle of Porto)中他在光天化日之下渡過杜羅河(the Douro river),突襲並趕走了波爾圖的法軍。之後他與由Cuesta中將指揮的一支西班牙軍會合進軍馬德里。

他們原計劃攻擊維克多元帥,但拿破崙的哥哥約瑟夫•波拿巴搶先支援了維克多,並進攻塔拉韋拉,但在此戰中被擊敗。由於這,他被封為“塔拉韋拉和威靈頓的威靈頓子爵”(Viscount Wellington of Talavera and of Wellington)。

由於蘇爾特元帥威脅他們的後方,英軍被迫撤至葡萄牙。由於在整個戰役中西班牙軍拒絕提供他們承諾的補給並不告知他蘇爾特的動向,威靈頓再沒有信任過西班牙軍的承諾和物資供應。

1810年,由馬塞納元帥指揮的一支新擴充的法軍入侵葡萄牙。英國國內和軍隊內部的看法一致是消極的,認為他們必須得撤出葡萄牙了。

但威靈頓先在布薩科(Buçaco)阻滯了法軍,接著通過他壯麗的防禦工事—托裏什韋德拉什防線(Lines of Torres Vedras)擋住了他們的去路,傑出地在絕對保密的條件下集結了軍隊,並且還有皇家海軍保護這側翼。在6個月後,受阻且糧草已盡的法軍入侵部隊撤退了。

威靈頓追擊並在幾次小規模的戰鬥以及Sabugal之戰後將法軍的大部分部隊趕出了葡萄牙,除了一支部署在阿爾馬達(Almeida)並正遭圍攻的小部隊。

1811年,馬塞納殺了個回馬槍,企圖救援阿爾馬達的部隊,但威靈頓在豐特斯-德奧尼奧羅戰役(battle of Fuentes de Oñoro)擊敗了法軍。

與此同時,威靈頓的部將貝爾斯福德子爵正在阿爾布艾拉之戰(Battle of Albuera)中竭盡全力對抗法軍蘇爾特元帥的“南方軍團”。

在5月,威靈頓由於他的功勞被昇為上將。法軍放棄了阿爾馬達,但仍在兩個西班牙城堡——羅德里戈(Ciudad Rodrigo)與巴達霍茨(Badajoz)駐防,牢牢卡死穿過山區進入葡萄牙的道路。

1812年,威靈頓終於佔領了羅德里戈並在入冬時打了法軍一個措手不及。之後他快速轉向南方,包圍了巴達霍茨,然後在一個血腥的夜晚攻下了它。

看到猛攻巴達霍茨的代價——城牆缺口處成堆的屍體之後,他無法再保持鎮靜,痛哭了起來。

他當時的軍隊是一支在各個師都有由貝爾斯福德重組的葡萄牙軍支援的英軍。他開始進軍西班牙,然後在薩拉曼卡之戰(Battle of Salamanca)中趕走了法軍,但這一戰中法軍一個輕微的部署失誤給了英軍顯而易見的優勢。那是威靈頓在半島的最大一次作戰。

威靈頓帶著與敵人相等的聯軍兵力,終於發現了一個機會,可以遮斷敵軍的左翼。他一面派遣白金漢(Pakenham)那一個師經由遠距離的側行軍去迂迴敵人,自已則攻進法軍左翼與中央的間隙之內,最後再用騎兵衝鋒,遂將法軍左翼全部殲滅。馬蒙特損失一萬五千人(一說一萬三千),聯軍所付的代價為傷亡六千。

  西班牙國王約瑟聞馬爾蒙戰敗,放棄馬德里撤退。威靈頓沒有去追擊馬爾蒙的敗兵,為了政治上之目的,逕向馬德里進軍,於八月十二日進入這個西班牙首都,俘虜法兵一千七百人,奪得火砲一百八十門,俘獲無數物資。

這一天,就成為半島長期戰爭的轉捩點。自是之後,主動始終操在同盟之手

(這是自1799年來50000數量級的法軍第一次被擊退)這場勝利解放了西班牙首都馬德里。作為獎勵,他先是被封為伯爵,然後是侯爵,並被給予了全西班牙聯軍的指揮權。

他試圖攻佔連接馬德里與法國道路上的重要堡壘布林戈斯城堡,但由於缺少攻城軍械而失敗。同時法軍放棄了安達盧西亞(Andalusia),並將這些部隊與其他的兵力集結,試圖動搖英軍部署。

威靈頓巧妙地撤出了他的軍隊並與羅蘭德•希爾(Rowland Hill)的部隊會合,一同撤回了葡萄牙。(蘇爾特元帥事實上在12月擁有數量優勢,但他對進攻猶豫不決,因為擔心威靈頓作為英軍總司令兵員充足。)不管怎樣,在薩拉曼卡的勝利迫使法軍從西班牙南部撤軍,而馬德里的短暫丟失也不可挽回地重創了西班牙傀儡政府的聲望。

1813年,威靈頓發動了新的攻勢,威脅法軍交通線。他從布林戈斯北方的山區出擊,而且出乎法軍意料地將補給線從葡萄牙移到了西班牙北方海岸線上的聖坦德(Santander)。他親自帶領一支小部隊佯攻法軍中心,而主力部隊[由湯瑪斯•格雷姆爵士(Sir Thomas Graham)指揮]從法軍右路迂回,導致法軍不得不放棄馬德里和布林戈斯。

威靈頓繼續從側翼包圍法軍戰線,追上並在維多利亞之戰(Battle of Vitoria)徹底擊潰了約瑟夫•波拿巴國王的軍隊,他的軍銜也因此被升為陸軍元帥。

這場戰鬥成為了貝多芬作品《威靈頓的勝利》(Wellington's Victory, Op. 91, Wellingtons Sieg oder die Schlacht bei Vittoria)的主題。

但是,英軍士兵違反紀律搶劫法軍放棄的馬車而不去追擊逃敵。這個極為惡劣的破壞紀律的行為使得威靈頓火冒三丈地寫信給巴瑟斯特伯爵:“我們供養了些地上的渣滓來當兵。”

在攻佔了潘普洛納(Pamplona)和聖塞巴斯蒂安(San Sebastián)的兩個小堡壘和在比利牛斯山脈(Pyrenees)、畢達索亞(Bidassoa)和尼維爾(Nivelle)擊敗蘇爾特元帥重組的法軍後,威靈頓侵入法國南部。

尼夫河之戰(Battle of the Nive)勝利後,他孤立了巴約納(Bayonne)城堡並在奧塔斯(Orthez)之戰和圖盧茲(Toulouse)之戰中擊敗了蘇爾特。在蘇爾特撤出圖盧茲後,馬上傳來了拿破崙戰敗退位的消息。之後拿破崙被流放至厄爾巴島(Elba)。

被當作一個凱旋的英雄,威靈頓被封為威靈頓公爵,到現在這個爵位還一直被他的後代繼承著。(由於在半島戰爭期間威靈頓沒有回過英格蘭,他所有的爵位都在一場罕見地持續了一整天的典禮上授給了他。)他很快被指為駐法大使,然後取代卡斯爾雷勳爵(Lord Castlereagh)作為聯合王國的首席全權大使參加維也納和會。

他在和會上堅持主張保持它作為歐洲均勢重要砝碼的地位。在1815年1月2日,當巴斯騎士團擴編時,他的巴斯騎士團騎士身份被升為了大十字騎士
[PR]
by cwj36 | 2008-01-01 09:24 | 【威靈頓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