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M CLAN 風林火山覺醒者

wtfm.exblog.jp

羅馬元老院絕不能容忍一個國王獨裁-布魯圖

與羅馬共和國共存亡 ~
刺凱英雄 -布魯圖


「因為凱撒愛我,我為他哭泣;因為他幸運,我為他高興;因為他英勇,我崇敬他;但因為他有野心,我殺死他。

我用眼淚回報他的爱,用歡樂慶祝他的幸福,用尊敬纪念他的英勇,而用死亡制止他的野心 。 這裡有誰願意自甘卑賤去做奴隸? 」

「我愛凱撒,我更愛羅馬」

布魯圖(Brutus, Marcus Junius),這是一個革命的姓,它的光榮來自共和國的首任執政官,趕跑羅馬最後一個國王的那個老布魯圖。



他也是羅馬共和國最後的悍衛者與刺客。

刺殺獨裁者凱撒的布魯圖,就是出自這位共和國的締造者的家族。

謠傳說馬可.布魯圖是凱撒的兒子。

原因是在他出生前後的那段時間,凱撒是他母親的情人。這樣無聊的猜測對布魯圖有過什麼影響說不準,史上只有記載他說過這樣的話:「既使我父親(凱撒)再回到地面上來,我還是會重新將他殺死的。」

布魯圖的父親在前77年被龐培殺害,由此他與龐培結下了宿怨。

儘管如此,在前49年凱撒與龐培的內戰中,布魯圖還是倒向了龐培一方,因為此時龐培已然成為貴人派的領袖。

首先,布魯圖在龐培在法薩盧慘敗後投到凱撒一邊,凱撒沒有追究什麼。

事實上,他寬恕了所有這些投降的敵人,凱撒還在其他方面袒護他,不惜忽視自己的公正名聲,在布魯圖喀西約(Gaius Cassius Longinus蓋烏斯·卡西烏斯·朗基努斯)競爭大法官職位的時候,凱撒曾公開這樣表示支持布魯圖

最後在元老院,當刺客們亮出匕首時,凱撒開始還試圖抵抗.......

在受了布魯圖的一劍之後,才徹底絕望而倒下,據說他還說了這樣的話:「什麼?也有你,我的孩子!("Et tu, Brute?" )」莎翁的名劇中有過同樣的描述。

羅馬共和國自蘇拉以來,共和制一直在擁重兵的獨裁者的陰影下搖搖欲墜,無休止的內戰,一次次將更強有力的人物競選出來,國家無法說服他們,軍隊被帶進羅馬,公敵被宣佈和捕殺,共和政府束手無策,國家陷入恐怖。這些軍閥的爭鬥,只有一個目的,就是自己在國內的絕對地位。

當關於凱撒想當國王的謠言最盛的時候,在神廟裏老布魯圖的雕像上發現了秘密的紙條:“布魯圖,難道你受賄了嗎?”“布魯圖,難道你死了嗎?”“在現在這個時候你應該是活著的!”“你的子孫有辱於你!”

馬可‧布魯圖有一次到元老院去開會,路上遇到喀西約喀西約一把抓住他的手:
喀西約:「如果那些諂媚之徒提出法案,推舉凱撒為國王,我們怎麼辦?」
布魯圖:「我將缺席。」
喀西約:「我的好布魯圖啊,如果我們以大法官的資格被招往那裏去,我們又將如何?」

「我將至死保衛祖國。」布魯圖回答。

喀西約於是擁抱他,謀殺的計畫就這樣定下來了。

密謀者聚集了足夠的人以後,喀西約布魯圖同時也該把凱撒部將安東尼幹掉,布魯圖表示受懲罰的只應是暴君本人,不應把這一行動擴大為黨爭。

在密謀刺殺凱撒的行動中,雖然喀西約是主要煽動者,他以誅弒暴君為由說服了諸多元老,但是布魯圖才是這群刺客們的首領,他們自稱為解放者(Liberatores)。



在他們都宣了誓之後,等到一次會元老院議的機會,他們就把凱撒殺死了。

殺死凱撒之後,羅馬發生騷動,安東尼耍手腕與謀殺者周旋,元老院發生了辯論,最後下令赦免所有參與謀殺的人,為凱撒舉行公葬,宣讀遺囑,最戲劇化的一幕就這樣揭開了:

布魯圖喀西約先邀請來了許多平民,布魯圖開始發表演講,向他們指出凱撒帶兵進入羅馬,並且高踞獨裁官之位這樣一些蘇拉式的行徑。

指出羅馬被他破壞的自由和傳統。呼籲公民們不要忘了共和國的光榮,而這光榮是怎樣受到威脅的。他,布魯圖不得不作出行動來。

演說很成功,人民歡聲雷動,布魯圖和他的朋友成了羅馬的英雄,他們從避難的山上下來,人民答應第二天幫助他們。

第二天是凱撒的贊禮,按照慣例,宣讀遺囑:當公眾聽到凱撒將自己的花園贈給羅馬公民,並送給羅馬城中每個活著的羅馬人一筆錢,他們有些傷心了;當他們聽到謀殺者中的狄西摩斯.布魯圖,在遺囑被凱撒指為自己的第二繼承人的時候,他們憤怒了。

安東尼把這些都看在眼裏,決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

他已經被推選出來作葬禮演說,這時站起來了——

他和布魯圖不一樣,他表情豐富,帶著嚴肅和猶豫的面容宣讀那些宣佈凱撒為國父,為神聖不可侵犯的法令,歷數凱撒的偉大的征服,寬容的政策,對羅馬人民的好處……

後來幾乎是發了魔一樣,束起長袍,高舉雙手,聲明凱撒是神的後裔。

在這樣的情緒下,他竟然將屍體暴露出來,用長矛挑起凱撒的長袍,它血跡斑斑,上面被刺穿了很多洞,在空中搖盪,下面是人民的哀歌合唱。

人們的怒火就這樣被安東尼完全引燃了,下面的事情很自然的是:

布魯圖和喀西約逃往馬其頓,兇手的房屋被燒毀,一些人僅僅因為與兇手同名被暴民殺掉了……

凱撒親姪子屋大維繼承了凱撒的姓和遺產,回到羅馬來和安東尼爭吵,後來達成妥協,開始一致為凱撒復仇:先是,他們擊敗並殺死了在高盧擁有重兵的狄西摩斯.布魯圖軍,解決了一大威脅。

接著,他們和雷必達聯合起來,組成後三頭同盟,在羅馬宣佈公敵,清掃對頭立即對共和派展開大屠殺和清洗,以西塞羅(MarcusTulliusCicero,西元前106—前43年)為首的元老貴族幾乎被斬盡殺絕,聚斂軍費;做了這些後,他們就要去追殺那兩個首凶了。

布魯圖喀西約分別在馬其頓和敘利亞招兵買馬,當雙方開到馬其頓腓立比(Battle of Philippi)戰場上的時候,布魯圖喀西約這邊已經是一支擁有12個軍團兵力的軍隊了這裏面大部分還是跟過凱撒的老兵,給養充足,還有一支艦隊。

布魯圖成為「Imperator」(大元帥、統帥等,音譯為英白拉多)。

屋大維安東尼的聯軍有8個軍團,但是受著饑餓的威脅,他們的援軍和給養得靠船從海上運過來。

戰鬥是殘酷的,雙方都是羅馬身經百戰的精兵,結果無論輸贏,損失大致相當。

結果是令人悲傷的,第一次腓力比戰役,儘管布魯圖擊潰了屋大維,奪下了他的軍營,安東尼的海上援軍也被災難般的命運摧毀,但是喀西約的軍隊卻遭受了失敗,軍營也被安東尼攻下,這不是不可挽回的事情,而又聽到布魯圖已經戰敗的假消息,喀西約卻由於感到強烈的恥辱,出人意料的自殺了。

布魯圖無疑深受打擊,他撫屍痛哭,稱喀西約是「最後一個羅馬人"the Last of the Romans」,然後下令秘密安葬。

布魯圖深知敵人的困境,巨頭們的軍中已經沒有糧食。在這種情況下,他寧願不作戰,因為和饑餓的軍隊拼命是危險的。

可是,在那些對不作戰而取勝的方式感到恥辱的軍官和士兵面前,他妥協了。

結果,共和國的最後希望和布魯圖自己,都由於這致命的溫和而被徹底葬送了。

兩軍再次戰鬥十分激烈,一方除了戰勝別無他路,一方的士氣同樣高昂,可是盛氣和熱情壓不倒生存的欲望,布魯圖終於失敗,帶著殘剩的4個軍團逃到山中。

他沒有放棄希望,他問他那些為自己的輕率而羞愧的軍官,他們是不是還願意衝出去恢復自己的軍營?他們給了自己的將軍一個不應該的答復,說不應該放棄最後一點和解的希望。

於是布魯圖轉身對朋友說:「如果他們是這樣想的話,我對我的祖國已經沒有用了」。

布魯圖叫來一個僕人用劍刺入腰部,布魯圖死亡。

西元前42年,凱撒死後第三年,安東尼布魯圖的屍體火葬,遺灰送還布魯圖的母親;他剩下的戰友或自殺或陣亡,餘下的士兵,被屋大維和安東尼瓜分。

十二年後,安東尼在埃及自殺,內戰結束,羅馬迎來了久違的和平。

三年後,屋大維成為“奧古斯都”,羅馬共和國結束。

在法國大革命時期,雅各賓俱樂部裏擺著四個人的胸像,布魯圖盧梭並列其中。


by cwj36 | 2007-11-05 11:34 | 【Total War 羅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