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2 朝鮮宣祖李昖「首都奪回計劃」

朝鮮宣祖李昖「首都奪回計劃」
抗日大反攻
臨津江、龍仁大慘敗


漢城失守

在彈琴台之戰,朝鮮國第一強將申砬戰死後,朝鮮主力被小西行長消滅,朝鮮軍士氣全無,朝鮮宣祖李昖「以空間換取時間」,從漢城(首爾)逃往開城。

負責漢城首都防衛的都元帥金命元只有1000多人在漢城濟月亭佈防。

1592年5月2日,日本軍數萬軍勢逼近漢城,金命元戦意喪失,丟棄火炮往臨津逃跑,副元帥申恪也逃入山巒跑往京畿道北部的楊州。

漢城府防衛留都大将李陽元,聽到金命元申恪逃跑,也放棄都城往楊州撤退。

宣祖李昖的逃離,遭到京城民眾的痛罵.........

成為無政府狀態的首都,人民開始暴動放火掠奪,搶劫景福宮,先焚燒存有公私奴婢文籍的掌隸院、刑曹二處官衙,然後進入內帑庫爭搶寶物。

暴民並在景福宮、昌德宮、昌慶宮中舉火,將歷代寶玩以及文武樓、弘文館所藏書籍、春秋館所藏曆代實錄、《承政院日記》、以及前朝文獻史稿「燒盡無遺」。

當時葡萄牙傳教士路易斯‧弗洛伊斯也有「漢城民眾絲毫沒有感到恐懼和不安,反而是帶著親切和誠意向士兵們分發食物,打著手勢招呼著問有什麼必要品缺乏的嗎,看見是日本人的便送上食物」這樣的記載。

日本軍無血占領漢城。

5月4日、驚慌失措的宣祖李昖在平壌「行幸」,重新整頓敗軍,向各道下達勤王詔令。

日本軍待在漢城10日以上,讓朝鮮軍有時間重整防御態勢。

朝鮮軍隊將物資全部用船運往臨津江北岸,其餘無法運送的盡數燒毀。南岸民屋也一起燒毀,又將船只全部聚集到北岸,朝鮮實行了焦土政策,讓日本軍無法得到渡河的任何資材。

宣祖李昖以為了京畿道和黃海道持續募兵這樣的理由,寬恕金命元放棄首都的罪,命令他去臨津江固守。

金命元在京畿道和黃海道徵兵,加上咸鏡北道兵使申硈李薲李薦邊璣等約千人合流,總算有了諸将20名、兵力達7,000名的程度。

5月12日金命元乘船往江南出撃,於碧蹄等地以伏兵遊撃日本巡邏隊,成功斬殺了一些,讓金命元有了一些抗日自信。

還有,從楊州方面返回的李陽原李鎰申恪金友皐等逃跑諸將帶領士兵5,000名,也到大灘駐屯著,朝鮮軍總兵力已有12000人。

日本第2軍加藤清正變換為先鋒,5月10日左右,離開漢城出發,經過坡州,到達了臨津鎮,不過,臨津江水位深而且江流也快,找不到船無法渡行,對岸還是敵人的防備,只好停在臨津江南岸。

隨後小西行長的第1軍、黑田長政的第3軍也隨之而來。

北進的日軍都抵達了臨津江,但是由於朝鮮方面的渡河防止政策而無法渡河,被迫停下了腳步。

為此,小西行長開始對朝軍進行和平交涉,提出了「假途伐明」的要求,但被朝鮮軍拒絕。

e0040579_11183224.jpg


臨津江之役

這時宣祖李昖為放棄漢城是不是過急而感到懊悔,想要洗刷丟掉京城的汚名。

1592年5月7日-8日間,朝鮮水軍將領李舜臣在玉浦、合浦、赤真浦海戰擊敗日軍,日本水軍在面對朝鮮水軍靈活機動的殲滅戰術的時候,固守跳船接舷戰戰法,被李舜臣遠射程的炮擊,幾乎毫無還手之力。

奉勤王詔令的全羅道巡察李洸率領全羅道、忠清道5萬援軍北上,準備包圍漢城。

5月13日權徴(京畿道巡察使)上奏日本軍現在疲弊,我方海戰大捷,南方李洸5萬大軍北上,應該展開反攻。

這時宣祖李昖也認為收復漢城雪恥的好機會,催促金命元渡河攻擊,合圍漢城。

但是金命元的12000名士兵分別屯駐於臨津江北岸的5個防禦據點中,金命元認為李洸5萬大軍根本就是數量龐大的烏合之眾,現在渡河總攻擊是錯誤的。

日軍繼續想跟朝鮮為交涉,這期間日軍將臨津江至坡州一帶的兵力全部撤走以打消朝鮮方面的顧慮,臨津江南岸只留下了少數的部隊。

防禦使申硈看到加籐清正密秘撤退,向上面報告交渉是假的,敵方想退却保護漢城才是真的。

權徴再跟宣祖李昖上奏,請求渡河總攻擊,宣祖李昖同意,但是金命元依然不動。

這下宣祖李昖火了,派諸道都巡察使韓應寅在軍議宣達王命,不渡河攻擊則斬。

助防将劉克良提出異議,說渡河是危險的「輕舉妄動」,這惹毛了申硈拔劍做勢要砍殺劉克良

劉克良說:「我不是怕死,怕誤了國家大事。」,憤而離席,率先帶領部隊渡河,這下臨津江北岸的朝鮮軍全渡河總攻擊。

朝鮮軍渡河上岸後,一路圍攻加藤清正的前哨高地,一路李陽原申恪往螃蟹嶺阻敵,朝鮮先鋒騎兵往坡州追擊。

已經前往坡州的加藤清正主力得到急報,馬上回師臨津江南岸。

朝鮮先鋒騎兵在坡州的汶山邑一帶遭到叢林中的日軍伏擊,驚慌失措逃竄,許多騎兵落馬身亡。

由於日軍這一突如其來的反擊,已經渡河的朝軍頓時陷入混亂,劉克良申硈進言撤退,申硈拒絕後戰死,劉克良也隨之戰死,朝鮮軍向四方大潰逃。

被逼到岸邊背水一戰無路可逃的朝鮮軍在日軍「撫で斬」之下跳崖的跳崖,跳河的跳河,在臨津江南岸被日軍全殲。

在北岸坐鎮的金命元韓應寅,見此大慘敗情況相視無語,韓應寅驚嚇到一時休克,此役戰死朝鮮軍達5000人。

同一期間李陽原在楊州附近游擊,副元帥申恪加入到李陽原的部隊中在螃蟹嶺殺死400名所屬不明日軍小部隊,成為此役唯一的勝利。

申恪不追隨直屬上級金命元,讓金命元很不滿,趁機以「不服從之罪」上奏朝廷,宣祖李昖正為大敗惱火,一時不察,下命令處死唯一有戰果的人。

日軍雖然在臨津江一戰中獲勝,但苦於沒有渡河手段,無論如何也無法渡過臨津江,不得不一直等到5月27日知道在臨津江上游獲得船隻以後,於28日渡過臨津江,江防的李薲所部一箭未發就跑了。

29日攻占開城,日軍再度開始北進攻擊。

早已深入朝鮮腹地的日軍部隊,完全無視了日本海軍的慘敗,繼續向前推進。

龍仁大慘敗

而在漢城方面,6月初李洸的5萬大軍來到龍仁,龍仁位於王京以南,是都城的門戶。

軍議時,權慄告誡李洸「倭賊已占據險要之地,勢難仰攻,今主公掃境入援,國家存亡,在此一舉,務必持重以圖萬全,不可與小敵爭鋒,徒傷神威。」

權慄又提出現在應當直渡祖江,以逼臨津,如此則西路自然穩固,而且也可以確保糧道暢通。

要先占據有利地形,然後養精蓄銳,等待朝廷的命令,相機而動。

李洸卻置之不聽,認為日軍已大舉北上,漢城防衛空虛,只有區區1萬人的宇喜多秀家軍隊,現在是光復首都,提振民族士氣的良機,並責備權慄囉嗦又膽小,如果害怕可以不進攻。

當時防守漢城近郊龍仁的是水軍的脇坂安治,本來在九州到釜山之間做海上運輸,後投入陸軍支援,僅有兵力1000人左右。

e0040579_8433873.jpg


(脇坂安治防衛陣地:北斗門山與文小山)


他置兵於北斗門山與文小山,各500人左右,韓日兵力比是50:1。

脇坂安治是「賤ヶ岳の七本槍」之一,在龍仁城的北斗門山上修築小壘,十分堅固。

e0040579_8301866.jpg


6月5日先鋒白光彥李時禮率眾數千,逼近日本人的堡壘,胡亂射箭。

看到日軍很少,兩人遂產生輕敵之意,但是日軍鐵炮厲害,很難再前進。

權慄勸誡說:「小心謹慎,不要輕舉妄動。等待大軍來臨之後,再戰也不遲。」,但是他們兩人不聽,夜襲了大半夜,累個半死,沒有攻下。

朝鮮軍疲憊不堪開始休息,這時脇坂安治竟然發動「反夜襲」。

脇坂軍傾巢而出,朝鮮兵再無氣力迎敵,只得各自逃生。

白光彥等倉皇欲走,被日軍追上,一刀砍死。

白光彥的死,令朝鮮軍士氣大衰,鬥志喪失。

e0040579_11375387.jpg天亮之後,脇坂安治讓「反夜襲」士兵守北斗門山陣地,率領300多士兵名從山谷張旗而下,衝殺在前列的日本野太刀,不要命地衝向朝鮮軍陣。

其中最前3人日本野太刀一揮,雖然還沒殺死一個人,但氣勢卻嚇壞了數千名朝鮮先鋒軍。

圍攻北斗門山的士氣低落的朝鮮軍見狀,無不心驚膽戰,立即潰散,如山崩潮退,無法遏止。

圍攻北斗門山的大潰逃,讓防守小文山陣地的日本兵也殺出欄腰砍殺朝鮮軍。

面對5萬大軍荒腔走板大敗退,李洸的軍官王景祚,拔劍斬殺退卻的士卒。

但是兵敗如山倒,潰逃的朝鮮兵反而簇擁著王景祚的手臂,沒命地一路狂奔到全州。

脇坂安治見機緊緊追襲。

朝鮮軍拋棄輜重器材,四處奪命而走。

5萬大軍主帥李洸奔回全州,慶尚道巡察使金睟奔向慶尚右道,統將們都扔下士卒,獨自逃命去了。

龍仁之戰,全羅、慶尚兩道5萬之眾,面對不到1000名日本人,朝鮮竟然丟魂奪魄,潰不成軍。

脇坂安治以1:50擊潰朝鮮軍,讓豐臣秀吉稱讚,讓他率領水軍去討伐李舜臣

對危險有非常敏銳直覺的宣祖李昖聞大慘敗悲哀莫名,在群臣哀號聲「陛下,賜臣等去死一死吧!」中宣佈朝廷將再「播遷」。

再度「以空間換取時間」,「內禪」於次男(庶子)光海君李琿,從平壌逃往義州,留下金命元尹斗壽守平壌城。

另一方面,宣祖派人向明朝求救兵,並要求到遼東「内附」借住一下。

宣祖李昖已作逃入明朝遼東,準備「死於天子之國」之計,明神宗知道後非常不悅,但同意從宽奠堡劃出一大塊地區,讓李昖流亡於此。

在群臣「陛下,賜臣等去死一死吧!」一致反對哀號聲中,宽奠堡是明朝與女真爭戰之地,比距離還很遠的日軍還危險,對危險有非常敏銳直覺的宣祖李昖最後決定還是留在義州,不去遼東了。

16世紀的朝鮮戰爭結束後........

明遼東的副總兵李如梅(李如松之弟 碧蹄館﹑蔚山倭城敗將)與宣祖李昖評論日本與女真強弱道:「此賊(女真)精兵七千,而帶甲首三千。此賊七千,足當倭奴十萬。西北雖有韃子(蒙古人),皆不如此賊!....」(朝鮮李朝實錄)

李如梅拍宣祖李昖馬屁瞎打屁,意思是說這7千滿洲韃子那麼強,如同有10萬倭寇的兵力,您宣祖李昖都能對付沒有問題,不用再怕那小日本鬼子來犯~~

宣祖李昖認為女真比倭寇可怕,當時如果傻傻去遼東宽奠堡「内附」,豈不是「九死無生」,留在義州還有「九死一生」的機會。

顯然兩個被日本擊敗的人說完鄙視日本軍的大話後相視而笑~朝鮮與大明天朝聯手「天下無敵」啊~

直到1619 大金國獨立建國戰爭-薩爾滸之戰,「大明朝鮮」聯手又被人打個頭破血流.......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7-03-04 17:49 | 【朝鮮Total War】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