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TFM CLAN 風林火山武部省

wtfm.exblog.jp

1878 滿清帝國在臺灣-「加禮宛事件」

2007 撒奇萊雅 第13個臺灣原住民族
Sakizaya
滿清帝國種族屠殺「加禮宛事件」


撒奇萊雅族大頭目被清軍刮肉千片凌遲處死
撒奇萊雅族人逃亡後受阿美族保護
族名消失了129年


e0040579_13244960.jpg


e0040579_1445686.jpg撒奇萊雅族世居於花蓮奇萊平原(即花蓮平原),勢力範圍約在立霧溪以南,木瓜溪以北,大約包括了今日花蓮縣新城鄉、花蓮市及吉安鄉三個地區。

目前有3個主要部落分佈在花蓮,分別是位在花蓮市國福里及德安里、瑞穗鄉馬力雲社以及壽豐鄉水璉部落。

主要根據地在今日四維高中附近,稱作「達固湖灣」(Dagubuwan),清代時稱為「竹窩宛」。

一般外族開始接觸撒奇萊雅族,會將族名「Sakiraya」誤以為地名,通常以諧音「奇萊」稱呼。因此,所在地的平原稱作「奇萊平原」,而位於附近中央山脈的高山也稱作「奇萊山」。

包括西班牙、荷蘭、清朝、日本、中華民國的地圖與文獻均予沿用。

1636年,在西班牙統治的文獻紀錄上已有撒奇萊雅族。

當時,西班牙統治臺灣北部及東北部,在此區域劃分三省,其中即包含了撒奇萊雅族居住地。

荷蘭東印度公司曾派出多次探險隊至臺灣東海岸探尋金礦產地。

1638年探險隊報告撒奇萊雅居住地出產金礦,東印度公司因此派兵進逼,與撒奇萊雅族發生多次衝突。

撒奇萊雅族在這段時期取得奇萊平原領導地位。

但為了保衛既有領域,與清軍發生多次大規模武裝衝突。

1878年,清廷招募福建居民至台灣後山開墾,移民人數眾多。

清朝軍隊駐營在「鵲仔埔」(今大漢技術學院附近)靠近加禮宛社群,常有侵擾部落之事發生。光緒四年(1878)的三、四月間,在美崙溪北邊的加禮宛社群因官軍招搖撞騙,又按田勒派,詐索噶瑪蘭族人不少金錢;又發生官軍購買土產時過於欺壓,且有凌辱婦人之事發生。

在忍無可忍之下,負責捍衛部落安全的噶瑪蘭族戰士展開一連串截住官兵請糧文書、突襲營房、毀壞水井、攻擊營哨等游擊隊式的突襲戰役,此一連串的舉動被清朝視為挑戰統治權威,因而提高加禮宛社群地區的緊張情勢。

隸屬福建巡撫的台灣清吏陳輝煌(蘇澳南二營與叭哩沙臺勇營)長久以來,又欺壓撒奇萊雅族,引起撒奇萊雅族不滿,即悄悄與噶瑪蘭族竹窩宛社密謀反清,並於6月19日首先攻擊「七結社」,北方的清軍營寨「鵲子舖」,後遭清軍反擊,撒奇萊雅戰敗四散逃逸,史稱「加禮宛事件」。

1878年9月6日(西曆10月1日),清軍以現代化武器發動無情的攻擊,軍隊行進時被加禮宛社主戰派得知戰情即刻率領戰士前往南方欲通知鄰近的撒奇萊雅族,不幸路途中被清軍截擊陣亡。

撒奇萊雅族頭目古穆得巴吉克被俘,被清軍綁在大樹上處以慘忍的刮千刀凌遲,而頭目夫人則被夾在兩塊茄冬大樹幹中間,清兵數人站在樹幹上跳躍活活把人壓碎。

當時清軍更強迫附近未參與戰事的南勢阿美與七腳川等社群在旁觀看這慘絕人寰的極刑。

撒奇萊雅族固湖灣部落被火燒焚燬。

戰役後清軍強行進入兩族部落捉拿青壯年,綑綁後集中於美崙溪畔全數屠殺。當時情勢相當緊張,見時機不妙的撒奇萊雅族部落族老令15、16歲年輕人(約400人)每人騎一頭牛連夜逃往南方。

這場戰役不幸造成4、5千名族人的死亡,兩族人原居土地也流失,民族力量急遽萎縮成為流浪的民族,影響至為深遠。

為避免被清軍報復及滅族,撒奇萊雅族開始流離失所或隱居他族,從此消失在歷史紀錄中而被認為是在清末消失滅絕的原住民族。

日本對臺灣原住民進行民族分類,因撒奇萊雅族人鑑於對昔日衝突事件受創的記憶刻骨銘心,選擇隱姓埋名,而被歸為阿美族。

依地理區分為奇萊阿美族

1990年7月,撒奇萊雅族長老帝瓦伊·撒耘校長(漢名:李來旺,1931年10月13日-2003年9月24日,生平曾以40多年時間蒐集撒奇萊雅語及撒奇萊雅史料,於花蓮恢復舉辦祭祖大典。

帝瓦伊·撒耘於2003年於慈濟醫院過世,刺激族人決心重建自己的文化。

2004年7月10日開始民族正名運動。

並於2005年10月13日向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正式申請。

根據原住民族委員會委由國立政治大學民族學系進行研究調查認為撒奇萊雅族為單一民族,其語言與阿美語無法溝通,文化和生命哲學都與阿美族不同,同時族群區別明確,未被阿美化或漢化。

族人估計,擁有撒奇萊雅血統的人數超過2萬,而在正名後願意恢復族籍的,也有將近5千人,未來他們都將成為全台灣第13個原住民族。

「百年復活 永遠莫忘」

2007年1月17日獲得臺灣的官方承認

成為第13個臺灣原住民族。



撒奇萊雅族頭目黃德勇發表正名宣言:

「自一八七八年,花蓮奇萊平原上的達固湖灣部落燒毀之後,撒奇萊雅已經流浪了一百二十九個年頭。在這段漫長歲月裡,隱藏身分投靠阿美族,不敢說族語、也不敢承認自己。

太陽的光芒牽引著撒奇萊雅的子民,燃燒薪火、引領回家的路途。祖靈的呼喚,催促團結一心,牽引撒奇萊雅族的子孫復名、說族語。

如今,我們回家了、真正回家了,撒奇萊雅族就是我們的家,我們的名字。今天在這裡,我們不會忘記阿美族至高的情誼,永為撒奇萊雅族所感念與尊崇。」

e0040579_16511315.jpg
:WTFM全軍破敵陣線
[PR]
by cwj36 | 2007-03-03 01:21 | 【台灣 Total W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