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0 金ヶ崎之戰

1570 織田「金ヶ崎大撤退」
若狭討伐的幕後
浅井「殿」被降級的忿怒
信長是當時任何人都認為會滅亡的人物


若狹武田 

永祿九年(1566)年8月,足利義秋(足利義昭)到達若狹小浜郡要求姐夫武田義統助其上洛。

武田義統正陷於與獲得朝倉氏支持的長子武田元明京極龍子的丈夫)的家督爭奪戰之中,根本無力支持足利義秋上洛;深感失望的足利義秋於9月前往投靠越前朝倉氏。

武田義統一死,永祿十一年(1568年)朝倉氏立即出兵若狹,並以保護為名將家督武田元明從若狹強制移住(日文拉致 意為綁架)一乘谷城,在事實上結束了武田氏對若狹的統治。

永祿11年(1568年)4月15日,足利義秋在越前舉行元服禮,由朝倉義景擔任加冠役。同時由於「秋」字不吉利,改名「義昭」。

但是朝倉義景仍然不幫助足利義昭上洛。

在朝倉家重臣明智光秀的介紹下,前往尾張國,尋求管領斯波氏的有力家臣織田信長的幫助。

永祿11年(1568年)9月,織田信長擁護足利義昭上洛,義昭成為室町幕府第十五代征夷大將軍。

若狭討伐

元龜元年(1570年)2月末,因為織田信長以將軍名義為兩度要求朝倉義景上京,但多被義景拒絕,於是與信長對立。

織田信長忿怒因而發動「越前侵攻」。

但是近代日本研究,這是將軍足利義昭計畫為救出被朝倉氏綁架軟禁的武田元明,要求織田信長所發動的「若狭討伐」。

在信長寫給毛利元就的書状(『毛利家文書』)中出陣的理由是:「對若狭国武田氏的處罰(若狭国武藤を成敗する)」。

其他史料如『言継卿記』也有記錄:「往若狭參上(若州へ罷り越す)」。

1570年4月,織田信長在邀請各方大名姉小路賴綱北畠具教德川家康畠山高政一色義道三好義繼松永久秀上洛後,突然集結近3萬兵力,大軍浩浩蕩蕩從近江坂本出陣。

浅井備前

e0040579_1831423.jpg


織田信長雖然沒有邀請浅井長政出兵,但是寫了書信給妹婿浅井長政,信中姉小路賴綱北畠具教德川家康等都有加上「殿」的尊稱。

e0040579_18335885.jpg


卻將浅井長政從大名的浅井「殿」降級,直呼他為「浅井備前」,似乎把他當成下屬之「細漢ㄟ」(台國語譯)。

並把浅井家視同織田領域引起浅井父子的不滿。

據說被織田信長看成「細漢ㄟ」,令獨立意識非常強烈的浅井氏無法忍受,深感受辱。

織田信長表面上是攻打若狹武田氏,而若狹根本是朝倉氏的地盤,淺井家與信長在阿市婚姻條件中,淺井家有提出「不跟朝倉開戰」的誓約(朝倉への不戦の誓い)。

織田信長遊走誓約邊緣的曖昧,也令淺井家有破卻盟約的懷疑。

從留下的朝倉氏文書與朝倉氏在江北築城状況來看,最近的研究有一種新的見解,顯示當時的朝倉氏與浅井氏不是屬於同盟關係,而是浅井長政屬於朝倉義景麾下的武將(郡司級)。

而且在一乗谷城內,與其他朝倉氏重臣一様,也有浅井氏的邸宅,浅井氏地位只是比若狹武田氏好些,北近江與若狹都是朝倉氏的勢力範圍。

金ヶ崎城

e0040579_14555341.jpg由於當時若狭守護武田元明被朝倉氏「拉致」到一乗谷居住,武田氏表面臣服朝倉氏,但分成分成2派,武田一族與一部分武士親朝倉反信長立場,粟屋氏等重臣則反朝倉私通織田信長

若狹靠近近江国的湖西地域的逸見氏更是早以投靠織田信長成為織田氏家臣団的「若狭衆」。

但2派都期待能有「武田家再興」的機會。

打通琵琶湖西的信長,率領大軍一口氣到達若狭與越前国境,4月24日進入私通已久的武田譜代重臣粟屋勝久的居城国吉城(美浜町佐柿)。

織田信長入城後在此召開軍議,並表揚了連續多年對抗朝倉氏的粟屋勝久的功績。

出了国吉城的織田信長、自信満滿的進入敦賀,在朝倉氏的手筒山城與金ヶ崎城正面的妙顕寺構築陣地。

手筒山城從中世戰國時代就是金ヶ崎城的支城,位於金ヶ崎以南的手筒山(171.3m)。

雖然沒有金崎城那樣有名,但是手筒山城城池堅固超過金ヶ崎城。

守備手筒山城的是金ヶ崎城主(敦賀郡司)朝倉景恒

從手筒山城的主郭可以看到現在的敦賀湾、敦賀市内、舊北陸道,還能縱覽金ヶ崎城全容貌,山脊稜線與金ヶ崎城連繋著。

手筒山城的山勢不高,不過卻很險峻,唯一可以攻擊的是東南方的斜坡。

25日織田信長發動攻勢,織田軍好幾次攻擊都被朝倉景恒的手下疋田右近擊退。

朝倉軍利用斜坡的優勢抵抗由下往上的織田軍,村井長賴被鐵炮擊中負傷,前田利家率領的織田敢死隊拼命靠近才攻進去城內攻,奪取了1370敵兵性命,織田軍的損失應該更多。

e0040579_2224896.jpg守備的朝倉景恒在手筒山城陥落後,退守金ヶ崎城。

金ヶ崎城是位於敦賀平原北東部海抜86公尺的中世山城,從天筒山西山脊稜線尾根突出於敦賀湾的小半島。

在源平合戦時期就已經築城,「太平記」時代,新田義貞曾在此籠城與足利軍有許多激戦。「梅松論」記載金ヶ崎城是「無雙的險要地方(無双の要害)」。

金ヶ崎城現在城跡仍殘留著堀切痕跡等遺址。

朝倉氏時代,金ヶ崎城是敦賀郡司所在地,「郡司」本來的意思是從中央派出的地方官,到了戰國時代大多是地方豪族武士引用的官名,此城乃敦賀郡司之居城。

結果26日朝倉景恒織田信長「説得」,金ヶ崎城無血開城。

他逃回一乗谷城,因此朝倉景恒被朝倉眾臣指責「朝倉之恥(朝倉名字の恥辱なり)」、「無法堵住的天下大笑話(天下のあざけりを塞ぐによんどころなし)」、「窩囊不中用(不甲斐無し)」,不久鬱悶死去。

其實在朝倉景恒於敦賀作戰時,朝倉義景與一門衆的朝倉景鏡朝倉景健為爭奪出陣序列,故意推遲了向景恒的援軍,

洋洋得意的織田信長攻下朝倉氏敦賀郡的手筒山城,金ヶ崎城無血開城,朝倉軍放棄半個敦賀郡,主力撤走往狹窄防御地形的木ノ芽峠一帯強化。

淺井長政的裏切

當織田・徳川連合軍準備越過木芽峠(木の芽峠)時,織田信長妹婿兼義弟的淺井長政舉起反旗派兵支援朝倉。

從海津進出,往疋田方面織田軍背後前來.......

織田信長原以為與他締結姻親的淺井氏至少會袖手旁觀,沒想到淺井氏還是背棄織田信長幫助朝倉。

淺井氏舉起反旗後,由於淺井家所統治的近江北部正處在織田軍後勤與增援的隘口,同時進軍路線正與朝倉成夾擊之勢。

信長稱為「大惡人」的松永久秀得到近江大名淺井長政有「不審な動き」(可疑的活動)舉起反旗的諜報,緊急告知織田信長

信長妹お市送的両端打結的小豆袋、「袋の鼠」則是逸話。

織田信長(37歳) 對淺井長政(26歳)的背叛非常惱怒,展開「金崎大落跑」(「金ヶ崎の退き口」)。

織田信長羽柴秀吉池田勝正明智光秀殿軍阻斷敵人追擊。

朝倉義景派堂弟朝倉景鏡追擊織田軍。

織田信長狼狽不堪的帶著10名隨隊,沒有沿著危険琵琶湖岸逃跑,而是靠著近江豪族朽木元綱協助走朽木谷山道返回京都。

朽木元綱本是浅井方部将,又是「大惡人」松永久秀說服他讓織田信長無事通過。

京への到着は4月30日(6月3日)。

近代研究

日本近代研究金ヶ崎之戰有一些新的見解,此戰本質是由手紙魔将軍足利義昭所企劃,為救出朝倉氏綁架(拉致)軟禁的武田元明

幕府奉公衆的諏訪俊郷松田頼隆革島越前守,兵船集結準備接應武田元明(『革島文書』)。

織田信長攻佔金ヶ崎城後認為達成目標,解放武田元明之事就先告一段落,織田軍開始撤退,並沒有發生非常可怕的「金ヶ崎の退き口」之事。

這下手紙魔将軍足利義昭火了,寫密信給淺井父子......述說.三好、朝倉、石山本願寺、武田的「信長包囲網」成形,織田信長將陷入四面楚歌之窮地。

強敵環視的織田信長是當時任何人都認為會滅亡的人物,淺井父子認清局勢。

在『安芸毛利元就宛覚書』(毛利家文書)記載:「浅井備前守別心易色之由、帰洛之途中へ告来候」,織田信長是在撤退回京都途中才知道淺井長政挙兵。

日本學者研究,金ヶ崎城之戰期間,淺井軍根本都沒有出兵,淺井長政應該是信長破壞雙方誓約才「裏切」,而且還很正人君子的「裏切」,沒有出兵包抄信長大哥的織田軍。

無論如何,淺井、朝倉是站在一起,或者是終於被手紙魔足利義昭拖下水,信長的「殿中御掟21條」等於廢了將軍足利義昭,這算那門子的「幕府再興」!?

足利義昭忿恨之情不言可喻。

之後,6月19日織田信長率軍從岐阜出發討伐妹婿淺井長政

6月28日爆發姉川合戰。

至於那位本來要解救的目標若狭武田元明,在朝倉氏滅亡後,獲得解放,被安置在若狭国支配者織田氏重臣丹羽長秀的家臣中。

1582年6月本能寺之變時,為回復若狭守護,武田元明招集舊屬參加明智光秀的行列,山崎之戦後在高島海津法雲寺遭到丹羽長秀謀殺(或自殺),享年21歲。

武田元明正室京極竜子(京極高次之妹)後來被豊臣秀吉納為側室。

e0040579_17313467.jpg

(武田元明之墓)




WTFM STEAM
WTFM 論壇WTFM FB揭示板

[PR]
by cwj36 | 2013-06-27 00:55 | -古代日本-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