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匈牙利攻略-1396尼科堡戰役


鄂圖曼土耳其「閃電」「霹靂」「雷神之鎚」


巴耶塞特一世大破匈牙利之役-尼科堡戰役

(Battle of Nicopolis)



西元1389年,在科索沃會戰中,鄂圖曼土耳其帝國軍擊敗巴爾幹各國聯軍,從而最終獲得了多瑙河以南的控制權。標誌著以塞爾維亞為首的對鄂圖曼土耳其人擴張抵抗的基本終結,從此防禦歐洲的重任就落到了傳統東歐軍事強國匈牙利的肩上。

此後匈牙利人堅守多瑙河一線135年之久,1396年尼科堡戰役(Battle of Nicopolis)就是這一場曠日持久戰爭中的第一次大規模戰役。

在科索沃戰役中穆拉德一世(Murad I)1389年6月在科索沃之戰中被潛入軍中刺客暗殺。接替陣亡的穆拉德一世(Murad I)即位的鄂圖曼新君主,「閃電」巴耶塞特一世(Bajazet)

e0040579_6201543.jpg巴耶塞特一世(左圖 土耳其語:Bayezıt, 又稱Yıldırım, 「閃電」; 阿拉伯語: بايزيد الأول; 大約1354年–1403年)是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蘇丹,他的執政時期是從1389年到1402年。他於他父親穆拉德一世被暗殺之後登上蘇丹寶座,並立即將其弟弟Yakub處以絞刑,以防止他籌劃政變。

匈牙利國王,盧森堡大公西吉斯蒙德(Sigismund of Luxemburg)。在得到西方的十字軍援助之後,西吉斯蒙德在1396年發動了第二次保加利亞戰役。

西方聯軍跨過多瑙河,攻克了Widdin 和Rahova,殺光駐守的土耳其軍隊,然後向中保加利亞最大的城市尼科堡(Nicopolis)前進。然而之後西方聯軍緩慢的速度使得土耳其人有充足的時間做出反應。

巴耶塞特一世命令其駐歐洲軍隊在亞洲主力到來前不得擅自出擊,他自己則召集亞洲軍隊跨過達達尼爾海峽並最終在軍事重鎮安德里亞那堡(Adrianople)集結起自己的全部力量。之後巴濟紮得率領軍隊通過強行軍逼近了尼科堡,當西吉斯蒙德的偵察騎兵發現土耳其人的時候,他們距離尼科堡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

西歐基督教聯軍包括了來自西方的眾多十字軍,其中主要來自法國,也有不少來自德國,義大利和波蘭,甚至還包括少量的英國騎士。十字軍騎士大約有6000人。而西吉斯蒙德則拿出了匈牙利軍隊的主要精銳部隊,50000到60000騎兵是一個可信的數字。

巴耶塞特一世的土耳其軍隊以及塞爾維亞盟軍的總兵力可能與之相差不大。

巴耶塞特一世在抵達尼科堡以後,選擇了防守的態勢。他對地形非常熟悉,選擇了尼科堡以南4英里的一處高地,在陣地的兩翼都有可以隱藏預備隊的溪穀。巴耶塞特一世在主力的前面設下了三道防線:

第一線-是雜牌的輕裝弓箭騎兵,弓騎兵的後面是大量削尖的木樁組成的工事,而木樁的後面是大批的雜牌輕步兵弓箭手。

第二線-在第一線防線的後面,是鄂圖曼土耳其人的主力封建騎兵。

第三線-西帕希騎兵和塞爾維亞重騎兵分別隱蔽在主力騎兵的兩翼作為預備隊。

巴耶塞特一世的計畫是用前面的那些雜牌軍作為誘餌引誘西方聯軍騎兵進攻,當對方在混戰中受到損失並且次序陷入混亂的時候再用自己嚴陣以待的主力騎兵從三個方向發起反攻從而決定勝局。這個計畫充分表現了巴耶塞特一世老練沈著謀定後動的用兵風格

西吉斯蒙德也是一位有能力的統帥,他的計畫是先用自己的弓箭輕騎兵進攻,在掃清道路並且確定奧斯曼主力位置以後再投入己方強大的重騎兵。

從事後的發展來看,這個計畫頗有成功的可能。原先負責偵察任務並且在戰前發現土耳其軍的瓦拉濟亞(Wallachia)王子自告奮勇率領輕騎兵打頭陣,這正與西吉斯蒙德的計畫不謀而合。

然而狂妄自大的法國騎士們拒絕了這個合理計畫。法國騎士聲稱他不遠千里跑道這裏來不是為了當後衛的。

法國人煽動說:“國王(西吉斯蒙德)是想獨佔第一擊的榮譽”,並且立即命令自己的掌旗官率隊出發,多數法國騎士都跟著走了。

最終法國騎士丟下其他軍隊獨自走上了戰場,而被氣壞的西吉斯蒙德也顯然沒有緊緊跟上去的意思。這樣在戰鬥開始前,西方聯軍就自己先來了個內訌。

勇猛的法國騎士直接向鄂圖曼土耳其軍隊的第一道防線發起了進攻。第一線的土耳其弓騎兵在發射了兩輪箭雨之後就向左右兩側撤退,露出了之前由於視線被擋而一直沒有被發現的第二線木樁工事以及工事後面的第三線步兵弓箭手。運動到兩翼的輕騎兵則迅速組成兩個戰鬥群包抄法軍的側翼。

在偉大騎士精神的鼓舞下,勇敢(或者說魯莽)的法國騎士直接向那些正指向戰馬胸部的尖利木樁發起了衝鋒。

許多騎士直接被釘死,更多的則被弓箭射倒,受傷的人不計其數。然而大部分騎士還是衝過了這些木樁(大約是從間隙穿過或者越過,也可能挑開了一部分木樁)。雖然衝過去的騎士完全失去了隊形,還是把第三線的土耳其輕裝弓箭手殺的四處逃竄。只怕這些本以為躲在木樁後面能很安全射箭的雜牌軍們做夢也想不到還有瘋子能這麼硬衝過來。

大約巴耶塞特一世也沒有想到幾千名法國騎士就突破了自己的三道防線,不過誘餌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

如今的法國騎士們不但傷亡慘重,隊形混亂,而且處於背對木樁的不利境地。抓住這個有利時機,位於主陣地的奧斯曼主力——-封建騎兵發起了衝鋒,於是雙方展開了一場殊死的肉搏。一方的長矛和長劍對上另一方的長矛,釘頭錘和彎刀,誰也不肯後退一步。最後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儘管承受了慘重的傷亡,法國騎士卻擊退了這次進攻。

然而尚未等他們有時間喘口氣重新組織一下,巴耶塞特一世又派出了自己最後的王牌。一直隱蔽在側面,身披鎖甲的西帕希近衛重騎兵向已經精疲力盡的法國人發起了側面攻擊。表現搶眼的法國十字軍劫數難逃,被徹底打垮。

許多人戰鬥到最後,其中包括許多法國貴族將軍。另外一些人則被從受傷或者是疲憊的戰馬上打落成為俘虜。只有極少數逃脫。

整個戰鬥過程中,西吉斯蒙德率領的基督教聯軍主力都沒有參與。可能因為戰鬥過於迅速,更大的可能是被激怒的國王決心讓法國人自生自滅,然後獨立進行自己的戰鬥。戰後法國人大罵匈牙利人是“叛徒”和“膽小鬼”,當然這個指責沒有道理,因為是法國騎士自己丟下主力前進,而匈牙利人在晚些時候勇敢的進行了自己的戰鬥。

不過平心而論,不到6000人的法國騎士與10倍於己整個鄂圖曼土耳其人軍隊(除了土耳其人的盟軍塞爾維亞重騎兵)進行了交戰。直到巴耶塞特一世拿出西帕希近衛重騎兵後方才落敗,確實顯示了強大的實力。除了訓練有素外,先進的鎧甲可能是更主要的原因。另一方面,西吉斯蒙德雖然是不錯的統帥,卻缺乏王者的氣度。如果他能不計前嫌的緊跟在法國人後面發起進攻,只怕戰役結果將會改寫。

西吉斯蒙德率領匈牙利騎兵向戰場開進的時候遇到了一些受傷和無主的戰馬迎面而來,從而昭示了前哨戰的悲劇。

西吉斯蒙德並沒有退縮,而是率部奮勇投入了戰鬥。實際上這時候的局勢對西方聯軍並不算糟糕。土耳其人的三道防線都被擊破,原先隱蔽的西帕希近衛騎兵作為一支伏兵的作用也已經不復存在。奧斯曼軍隊只能匆忙重新集結起來準備面對兵力與自己不相上下的基督教聯軍主力。

西吉斯蒙德的匈牙利騎兵直接從正面發起攻勢,輕易的打垮了勉強集結起來的雜牌輕步兵弓箭手們,然後與鄂圖曼騎兵(應該包括主力封建騎兵以及西帕希近衛重騎兵)正面交戰。

激戰正酣之時,匈牙利軍隊突然遭到大批身披鎖甲重騎兵的側翼突擊。這當然是巴濟紮得留下的最後一支伏兵,即Stephen Lazarevitch率領的塞爾維亞重騎兵

e0040579_913544.jpg西吉斯蒙德的軍旗倒下了,匈牙利人潰逃了,最先逃跑的是率先請戰又率先逃跑瓦拉濟亞王子。匈牙利軍隊逃回營地,然後直奔停泊在多瑙河邊上的補給艦隊,人人都想著逃命,幾乎是一潰千里。

西吉斯蒙德被扔上一艘加里船,順多瑙河而下來了個出黑海逃往直達君士坦丁堡,戰前強大的匈牙利軍主力在一天中煙消雲散。

尼科堡戰役是長達百年的土耳其—匈牙利之戰的第一幕,本來也完全可能成為最後一幕。因為匈牙利軍隊的精華在尼科堡幾乎全軍覆沒。

若非巴耶塞特一世「重亞輕歐」對亞洲事務的異常興趣,匈牙利的乃至整個基督教東歐的前景都將十分黯淡。然而巴耶塞特一世似乎更關心征服小亞細亞的那些塞爾柱突厥酋長們。而他的東方擴張最終給自己帶來了災難。

巴耶塞特一世激怒了東方更加強大的帖木兒帝國,因為前者收容了後者的敵人並且入侵了其在亞美尼亞的勢力範圍。

1402年在安卡拉戰場上,兩大強權「閃電」巴耶塞特一世帖木兒軍隊相遇。開始「閃電」巴耶塞特一世戰敗不幸的終章。造成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陷入了長達數十年的內戰。
[PR]
by cwj36 | 2006-11-29 06:20 | 【土耳其篇】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