殲滅條頓騎士團的決戰-1410坦能堡會戰


狂飆東歐不可一世的條頓騎士團

經此一戰淪為成為波蘭的附庸


e0040579_0531990.jpg1226年,波蘭國王之子、馬佐維亞公國首領康拉德公爵(條頓騎士團成員)的領地也遭到普魯士人襲擊,而甫從東地中海地區退回歐陸的條頓騎士團也轉移到了普魯士,開始了對普魯士的征討。

當時的普魯士人,並不屬於德意志種族,而是屬於和拉托維亞人、立陶宛人一樣的波羅的海種族。

以此為契機,條頓騎士團在普魯士地區發動了為時近200年的東征運動,先後建立托倫、馬林堡、庫爾姆、埃爾平等要塞,普魯士成了條頓騎士團的地盤,德意志人、波蘭人、立陶宛人和歐洲其他民族紛紛前來移民。條頓騎士團迫使其皈依基督教,使用德語。

1346年,條頓騎士團從丹麥人手中奪取愛沙尼亞,控制了波羅的海東岸的全部出海口。

1370年波蘭王室絕嗣,1386年波蘭國王的女兒海德維希嫁給立陶宛大公,波蘭與立陶宛聯合,此後對扼守其出海口的條頓騎士團發動了一連串的進攻。

1410年7月15日,著名的坦能堡會戰(Battle of Grunwald 格林瓦爾德會戰 德國文獻中稱為坦南貝格會戰)爆發。

e0040579_17405394.jpg波蘭-立陶宛聯軍3.9萬人在波蘭國王指揮下,在坦南貝爾格和格林瓦爾德附近和條頓騎士團約2.7萬人的軍隊遭遇並展開決戰。

7月3日,波—立—俄聯軍在波蘭國王弗瓦迪斯瓦夫二世亞蓋洛率領下,從切爾溫斯克地域向馬林堡(馬爾堡)進發,途經格林瓦爾德地域時與條頓騎士團團長烏爾裏希·馮·雲金根率領的騎士團主力遭遇。

條頓騎士團(2.7萬人)由德法等國騎士和雇傭兵(瑞士人、英國人等)部隊組成,總兵力為51個旗。

聯軍(3.2萬人)由波蘭、立陶宛、俄羅斯(其中包括烏克蘭和白俄羅斯)、瓦拉幾亞、捷克—摩拉維亞、匈牙利和韃靼部隊組成,合編為91個梭鏢騎士隊。

7月14日,聯軍於盧本湖畔的森林中集結,發現敵人後立即展開戰鬥隊形。聯軍戰鬥隊形由2公里正面上的三線組成。

立陶宛(Lithuania)大公維托夫特率領立陶宛—俄羅斯40個梭鏢騎士隊在右翼展開,王家元帥茲比格涅夫率波蘭42個梭鏢騎士隊、俄羅斯7個梭鏢騎士隊和捷克2個梭鏢騎士隊在左翼展開。右翼還配有韃靼騎兵。聯軍陣地的右翼和後方為沼澤地和馬爾沙(今馬蘭澤)河,左側為森林,不易接近。

條頓騎士團在2.5公里正面上成兩線配置,右翼為利希滕施泰因指揮的20個旗;左翼為瓦倫羅德指揮的15個旗;16個旗為預備隊(第二線)。條頓騎士團部署在高地上,居高臨下,迫使敵人沿坡向上攻擊。雙方的臼炮和弩手在陣前佔據了發射陣地。

坦能堡會戰是從騎士團的臼炮齊射開始的,但騎士團的炮火並未給聯軍造成重大損失。

韃靼騎兵和維托夫特的第一線軍隊向十字軍騎士左翼發起進攻,但被條頓騎士團瓦倫羅德的騎士擊退。維托夫特的第二線和第三線軍隊投入戰鬥,但又被條頓騎士團擊退,且遭追擊。

波—立—俄聯軍右線崩潰戰情危急。此時奧利格爾多維奇公爵率領俄羅斯斯摩棱斯克3個梭鏢騎士隊挽救了危局。

他們沒有離開戰場,而是英勇抵抗,牽制了瓦倫羅德部分兵力。這時,波蘭各梭鏢騎士隊向十字軍右翼發起了猛烈衝擊,突破了利希滕施泰因軍隊的正面。

波軍的順利衝擊,俄國軍人的勇敢,以及他們在條頓騎士團對瓦倫羅德騎士作戰中的智謀,幫助立陶宛梭鏢騎土隊阻止了敵人的追擊,爾後轉入進攻。條頓騎士團機動性差,墨守成規,士氣低落。

俄羅斯、立陶宛各梭鏢騎士隊同心協力擊潰了瓦倫羅德騎土軍。左翼的波蘭、俄羅斯、捷克軍隊以及前來增援的立陶宛、俄羅斯各梭鏢騎士隊合圍了條頓騎士團利希滕施泰因騎士軍,並予以殲滅。



(1410坦能堡會戰)


條頓騎土團團長雲金根命令預備隊進入戰鬥,但亞蓋洛卻派出第三線軍隊與之迎戰,全殲條頓騎士團。騎土團團長雲金根以下所有指揮官全部戰死。

此戰之後,條頓騎士團走向衰落。1440年,波美拉尼亞和普魯士各城市宣佈加入漢薩城市同盟,脫離條頓騎士團,他們要求加入波蘭,並要求波蘭國王為他們提供保護,1454年,條頓騎士團為了對付漢薩同盟和波蘭爆發了“十三年戰爭”1454年9月18日,十三年戰爭中的佐吉尼斯戰役爆發。條頓騎士團(9千騎兵、6千步兵)大敗波蘭軍隊(1.6萬騎兵及數量不詳的步兵)。波蘭軍隊戰死達3000人,條頓騎士團僅傷亡100人。

1462年,條頓騎士團被波蘭擊敗,騎士團總團長被俘,1466年,騎士團再次被擊敗,條頓騎士團就此無力再戰。

1466年結束戰爭的《托倫條約》(Dorn)規定,條頓騎士團除賠款600萬格羅申外,還要將普魯士一分為二,西普魯士併入波蘭王國,東普魯士仍由條頓騎士團統治,要對波蘭國王稱臣,成為波蘭的附庸國。

16世紀後,普魯士人同化於德意志等民族,所使用的普魯士語也逐漸消失。由於條頓騎士團的"熱心教化",在中古盛期以前由異教波羅的族(普魯士人)盤據的普魯士一名,至近代西洋史上,「普魯士」一詞卻由波羅的海族轉變為道道地地的德意志民族。

條頓騎士團對普魯士的征討,除了奠下德意志在普魯士地區的基礎外,還種下了波蘭與普魯士-德意志世仇的根源。

e0040579_134684.jpg「向東進軍」的十字軍軍事行動,雖然隨著中古時代的結束,而沒落。但是,在思想上,「向東進軍」卻始終沒有從普魯士-德意志人的腦海中褪去。

普魯士-勃蘭登堡從一開始就不忘與其東鄰波蘭交手(雖然總是打打停停),波蘭的三次瓜分,在某種程度上,就是受到這種思想的影響。

到了二戰,納粹德國便以東歐為其「生存空間」之所在,希特勒的《我的奮鬥》中對斯拉夫人的唾棄,無疑地很大程度是受大十字軍征討的啟發。

相對的,受侵略的斯拉夫人與波羅的人也對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波蘭王國為了抗禦不斷東擴的條頓騎士團,便與立陶宛大公國組成君合國。俄羅斯更是一直在東歐尋求「緩衝空間」,以避免遭到來自西歐的直接攻擊。

Poland-Lithuania vs. Teutonic Order
[PR]
by cwj36 | 2006-11-25 22:59 | 【教皇、騎士團篇】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