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 騰衝戰役-日本騰越守備隊

1944 騰衝戰役
日本騰越守備隊 死守玉碎
2000 vs 49000
1944年6月27日~9月13日


e0040579_156560.jpg1942年初,日軍進攻緬甸。

當畹町失守,日軍直逼騰越(騰衝)、龍陵而來時,地方官員逃離,騰越全城3萬人在混亂中疏散,5月10日,292名日軍在混亂之中佔領了騰越城。

5月5日,日軍部隊已達惠通橋頭,中國遠征軍工兵營長張祖武炸毀惠通橋,國軍與日軍隔怒江對峙。

滇緬公路被日軍截斷後,援華物資只能由美軍航空隊及中國民航通過「駝峰航線」輸送,運費昂貴,風險極大。

為重新控制滇緬公路,中國駐印遠征軍和英、印軍於1943年10月下旬聯合發起了對緬北日軍的反攻。

駐印軍反攻初具成果之後,1944年4月17日,中國遠征軍作出了強渡怒江反攻計劃。

5月5日,怒江東岸保山縣中國遠征軍長官司令部,司令長官衛立煌召開了會議。

傳遞參謀總長何應欽渡江攻擊的命令。

右翼為第20集團軍主攻騰衝(日本稱為騰越の戦い),左翼為第11集團軍主攻松山、龍陵。

而日軍主力集結龍陵,騰越與松山做為龍陵左右的防衛網,以阻斷英美援蔣的滇緬公路。

騰越城建於明代,又稱「騰衝」,位於騰越平地的中央,四周是城牆,城牆大致呈四方形,高約5米,寬約2米。

城牆的外側由石頭築成高而且厚,內側由泥土築成,兼有大盈江及飲馬水河環繞東西北面。

在騰越城僅有的平地周圍全是高山,南面約2千米是2百米高的來鳳山,西面約3—4千米是寶鳳山,北面約4千米是高良山,另外東北方約2千米還有飛鳳山。

在這些山中,最重要的就是南面的來鳳山。因為從來鳳山上可以直接俯視整個騰越城,所以騰越守備隊很自然地就把那裡預設為敵人可能進攻騰越城的戰略要地。

騰越市包括騰越城約有人口4萬,是怒江地區重要的戰略要地。

日本56師團計劃在遠征軍反攻之際,首先在騰北(騰越北方)地區各個擊破第20集團軍的主力,然後把主力轉移到龍陵方面,消滅第11集團.。

正當日本56師團主力向龍陵方向轉移之時,被授命在騰北打持久戰的藏重康美大佐,按照前述計劃,開始逐漸收縮戰線,6月14日退到橋頭街,15日又退到江苴街和瓦甸地區。

騰越守備隊

22日,隨著守備隊主力陸續到達騰越周圍,歩兵148連隊長藏重康美大佐完成了騰越守備隊的集結及對其的控制。

e0040579_1372885.gif
騰越守備隊長蔵重康美大佐歩兵第148連隊為主體,加上第18師團第114聯隊密支那戰役残留者,這114聯隊100人在密支那戰役血戰80日,最後還是戰死於騰越城。

6月22日藏重康美大佐重新配置兵力。縮小外線、主力在騰越城周邊集結、構築陣地。

飛鳳山陣地=第3大隊宮原春樹少佐 (第3大隊主力、速射砲1門、野砲1中隊)

来鳳山陣(地桜、松、梅陣地白塔高地)= 成合盛大尉 (速射砲1門、歩兵第6中隊、第2機関銃中隊1個小隊)

宝鳳山陣地=歩兵1個小隊岡崎均少尉 (混成歩兵1個小隊、機関銃1挺迫撃砲1門)

城壁、東営台陣地=歩兵1個大隊早瀬千歳大尉(混成歩兵3個小隊、連隊砲2門、速射砲2門、機関銃2梃)

高良山陣地=副島秋義准尉(歩兵第9中隊の1個小隊、第2機関銃中隊1個分隊)

予備隊=第2大隊長日隅太郎大尉(歩兵第5中隊基幹)

騰越守備隊總兵力約 2025名。

中國雲南遠征軍第20集團軍

第20集團軍總司令霍揆彰,副總司令方天
第53軍周福成(軍長,趙鎮藩繼任) 第116師趙鎮藩(師長,劉潤川繼任)  
第130師張玉挺(師長,王理寰繼任)
輜重團劉寶華

第54軍方天(軍長,闕漢騫繼任)1944年4月第14師、第50師調入緬甸,同年8月編入新6軍序列 第198師葉佩高(師長)
配屬第36師李志鵬(師長)
配屬預備第2師顧葆裕(師長) 

高炮第49團3營  
第8軍山砲​​營  
輜重團雷震波  
工兵第2團林松  
通訊部隊

中美第14航空隊:p-51、 B25

雲南遠征軍總兵力49,600名。中日兵力差距達25倍以上。

e0040579_922672.jpg中國軍隊有美械,大多無視美國人的技術和勸告,戰術拙劣,缺乏愛護武器觀念,頗令美軍聯絡員不勝感慨。

美軍聯絡員對中國軍隊戰鬥作風的批判如下:「中國軍隊的團長不能向直接支援的炮兵部隊要求火力支援,而要通過師司令部來要求,故當炮兵實施掩護射擊時,已失去了價值。即使炮兵射擊也不能準確地夾叉目標,發射間隔往往長達5分鐘。

中國士兵不愛護武器,用火箭筒在雨中進行射擊,由於雨淋,這種兵器經不住一天使用。

步兵漫不經心地操作掛在腰帶上的手榴彈拉火環,常令位於近旁的美國人膽戰心驚。

彈藥被無限制地浪費,兵器由於不間斷地使用和保養不善,短時間即告報廢。戰場上的武器、彈藥是如此使用,而補給站與第一線的距離卻相距甚遠,武器易損件的生產地竟遠離戰線 12000英里。

通過這些事實即可察覺,衛立煌將軍麾下75000名官兵的實戰能力令人遺憾,頗為低下……」

而美式火箭筒和火焰噴射器都是剛剛研制出來的新武器,美國太平洋戰場的麥克阿瑟部隊和中國遠征軍幾乎同時列裝。

但在騰衝和松山戰鬥中,這2樣攻堅利器其實中國士兵都沒有發揮出應有的效能,因為中國士兵能掌握使用方法的人太少,選拔不出適合的兵員學習,學習了也只能達到「粗通」的低水準。

本來就對戰場技術動態變化格外敏感的日軍,稍稍吃虧後即有針對性地以狙擊和逆襲戰術反制,常常讓中國士兵丟下利器犧牲,就越來越找不出會用的人。

師團抽調步兵第3大隊

隨著藏重部隊的後撤,藏重部隊正面的中國第20集團軍的主力(5個師)也緊隨而至,並在黃坡頂、酒店一線集結兵力,補充損耗,恢復戰力,一部分兵力已前進到了藏重部隊的前沿陣地,開始了進攻準備。

這一時期,由於日本56師團主力成功地與被圍困的龍陵守備隊取得了聯絡,接著又要準備參加蚌渺會戰,所以急需進一步聚集兵力,為此,56師團竟然要求騰越守備隊抽調有力的兵力進行支援。

藏重大佐根據松山祐三師團長的要求,無奈決定將守備隊可以稱為骨幹兵力的步兵第3大隊(宮原大隊)主力抽調給56師團。

宮原大隊於6月27日早晨從騰越出發,向主要決戰戰場龍陵轉進。

隨著宮原大隊的調走(宮原春樹大隊長龍陵戦死。),騰越守備隊原來的配屬就發生了變動。

兵力嚴重不足的藏重大佐只好決定放棄由宮原大隊防守的飛鳳山陣地。

據第20集團軍總司令霍揆彰回憶:「54軍以迅雷之勢攻占寶鳳山,56軍主力由騰北上下馬場轉至騰東飛鳳山附近,所遺陣地由53軍延伸,迄之江日,我53軍一舉攻占飛鳳山,54軍亦於同日肅清寶鳳山。於是我已打破騰越屏障,三面迫近城郊矣」。

高良山陣地

中國軍於6月28日6點,開始向來鳳山陣地炮擊,6月28日7點,又向東營陣地炮擊。

首先遭到攻擊的是高良山陣地,守備高良山陣地的副島秋義準尉和他的手下25人遭到了從東北方向進入飛鳳山的第198師2個營的攻擊.,雙方展開了激烈的槍戰,相互交雜在一起苦戰了3天。

7月4日,藏重康美命令他們撤退,副島秋義準尉首先讓受傷的士兵撤退,而他自己和留守的士兵大多數都堅持到了最後直至戰死。

7月4日,中國軍開始向騰越城的中央門進行炮擊。

當時日軍早已破譯中國軍電報密碼,因而得知中國軍的動向。

7月8日,根據日本56師團監聽到的情報,騰越城對面的第20集團軍向上級報告︰「預備第2師、第36師、第198師,第130師正在進入進攻位置,7點基本完成了攻擊準備。」 也就是說,敵軍再經過大約20天的各種準備之後,基本就能完成他們預定的進攻準備工作。

中國軍的計劃是︰預備第2師及第36師沿馬站街—騰越公路前進,從騰越城的西北方,向騰越城推進;第198師經白家河、酒店,向高良山正面推進。

另外第116師和第130師則沿隴川江南下,到達孟連附近,擺出在騰越南面,阻斷龍陵公路的陣勢。

7月8日,第36師從西面,預備第2師和第116師分別從西南面和東面向「來鳳山陣地」和「禮儀台陣地」開始了大規模的火力偵察。

7月10日,日本守備隊在來鳳山的桜、松、梅陣地與白塔高地對猛烈襲擊來鳳山的中國軍進行了有力的反擊,並將進攻之敵擊退。

中國第1次總攻擊

據日本監聽破譯到的電報︰「衛立煌嚴令第20集團軍司令,要求他務必於7月20日發起對騰越城的總攻” 7月23日8:30,遠征軍的第一次總攻擊開始了。預備第2師向白塔高地和櫻陣地發起了進攻,第36師緊連著預備第2師的左側,向東營陣地發起了攻擊,第116師則從東面,向禮儀台陣地及滿金邑陣地發起了攻擊。」

然而這些進攻的中國部隊,早在知道軍情的藏重康美大佐守備隊頑強抗擊下,都付出了很大的損傷而被擊退,退回到了他們原來的攻擊陣地。

根據無線電的監聽,關於這次戰鬥,預備第2師顧葆裕是這樣向上級報告的︰「本次戰鬥,因為沒有美軍空軍的協助,沒有火焰噴射器和黃磷彈,對來鳳山的進攻缺少成功的把握,加上不斷增加的傷亡,進攻因此受到了挫折。」

「黃磷彈」是生化武器,彈體內填充的磷葯,遇空氣即開始自燃直到消耗完為止會將皮膚和血肉全部燒光,只剩下骨頭,因為「黃磷」有劇毒,所以也被用來製造為農藥或殺蟲劑等等。

隨後,7月26日,中國軍以57架戰鬥機和轟炸機組成的聯合空軍,另外還使用了大量的火焰噴射器,以來鳳山為重點,對「來鳳山陣地」開始進行全面徹底地轟炸和猛烈地掃射,一天所投射的炸彈多達5000餘枚。

盡管來鳳山陣地的守備隊為迎擊進攻的中國軍進行了拼死頑強地抵抗,但由於遠征軍一線的進攻部隊採用輪換人員,連續進攻的人海戰術,整日對來鳳山陣地執拗地進行著反覆不停地攻擊,使來鳳山陣地的守備隊絲毫沒有喘息時間,就連修復被毀壞的工事的時間也沒有,終日被激烈的炸彈轟炸,死傷人數不斷增加。

更為嚴重的是,此時強大的中國遠征軍的一部份已侵入到來鳳山和騰越城之間的中間地帶,形勢逼得守備隊不得不放棄「來鳳山陣地」。

為此,7月27日傍晚,藏重大佐決定撤退,放棄來鳳山桜、松、梅陣地與白塔高地,讓來鳳山剩餘的守兵撤到了騰越城的城牆陣地。

這樣一來,雙方的戰場就從城外的高地,直接轉移到了城牆邊,守備隊從外圍作戰轉入守城作戰。

騰越城的攻防和守備隊的戰鬥 騰越城的防御配備及防御設施概要如下︰

e0040579_112740.jpg


城牆的南半部及英領事館陣地及各城牆角都修建了用石頭和混泥土制成的碉堡,周圍圍著鐵絲網,鐵絲網的前方,構築了簡易陣地。

各個牆角的上面,均設置了用泥土和木材修建的半遮蓋的火炮掩體和機關槍掩體。

另外在城牆的下面,還建造了6個防空壕(兼做棲息所)。

騰越城內各主要街道的周圍,均建造了簡易遮蓋式的陣地,這些陣地用交通壕所連接,並在各處都修建了防空壕,「好心的」日軍竟還讓城外的居民轉移,以清除重要區域的射擊障礙。

此時日本騰越守備隊只剩1300名 。

7月28日,藏重大佐接到師團長的命令,命令騰越守備隊在日本56師團主力進行龍陵會戰期間(當時中國第11集團軍正圍攻龍陵),一定要死守騰越。 「第33軍の龍陵会戦間、 騰越を死守せよ」

這期間,佔領了來鳳山的中國第54軍,企圖進一步進攻騰越陣地。

為此,中國軍依靠運輸機加緊進行空中運輸,運輸機冒著連日的降雨天氣強行飛行,一天往返飛行好幾趟。

8月2日早上,中國軍開始對騰越陣地進行炮擊,發射的炮彈多達3000餘發。

另一方面,中國軍在約60架戰鬥機的協作下,第36師向南西城牆發起了攻擊,其他各師也隨著加強了對騰越城的包圍,並各以一部分兵力從各自的正面,向守備隊發起了攻擊。

中國軍每次進攻的時候,都是先用炸藥炸城牆,試圖炸開城牆後用火箭炮或者火焰噴射器向陣地射擊,以達到強行進攻的目的 ,雙方的戰鬥就越來越激烈....

8月3日,中國軍終於攻破了南西角的據點,一部分中國軍從這個突破口衝進了城內。

然而到了晚上,日軍立即對這股侵入的中國軍軍進行了反擊,很快又就將他們擊退到了城外。

8月4日下午,中國軍利用利焰噴射器,集中火力對南西角進行猛攻,試圖以強大的火力一舉攻下南西角陣地,但在日本頑強的反擊下,中國軍的進攻又一次被擊敗。

當天晚上,中國軍又組織挺進爆破班衝入陣地與守備隊展開肉搏戰,雙方經過3次激烈爭奪,中國軍在日軍嚴密的防守下,沒能攻破騰越守備隊的警戒網,最後還是被騰越守備隊擊退。

當天夜裡,日方通過破譯的電報獲悉,第54軍軍長闕漢騫向上級報告:「連日來經過多次肉搏式的進攻,但我軍只是白白付出無謂的犧牲,希望得到空軍的有力協助,炸毀城牆,形成突破口,以便於我軍進攻。另外還請求空運2萬枚手榴彈。」

8月5日,美國陸軍第14航空隊就派了15架B—25轟炸機,對騰越城牆整天進行轟炸,他們在炸彈上綁上磨尖的鋼條。當美軍在飛機上扔下炸彈時,磨尖的鋼條就能「釘」在城牆巨石上,準確地炸毀城牆。致使騰越城牆有13個地方被炸塌。

e0040579_1622922.jpg


(1944年8月,美軍飛機轟炸騰沖,炸毀了騰沖城墻:箭頭所指處。)


中國地面部隊趁機從這些突破口向城內發起了數次猛攻,但每次都被日軍所擊退。日軍一邊阻擊敵軍的進攻,一邊努力堵塞被炸開的洞口。

8月6日19點左右,中國軍的32架飛機再次對守備隊進行空襲,同時地面部隊也對城內陣地開始了猛烈地炮擊,並向南門及南西角發起了攻擊。

雙方慘烈的近戰在狹窄的地域內反覆進行。

中國軍一旦被擊退,馬上更換新的兵源,立即發起新一輪地攻擊。面對如此接連不斷地攻擊,騰越守備隊卻沒有能夠替換的部隊,傷亡也隨之不斷增加,日本的抵抗力在急劇下降。

8月7日,預備第2師又從守備來鳳山的部隊中抽調了一個團的兵力增援第36師。

8月8日零點,南西角和南東角的據點完全被中國軍攻破,8月9日,約5000敵軍試圖從這2個突破口衝進城內。

日本守備隊拼死抵抗,竭力反擊,終於又把進攻之中國軍擊退到了城外。

據破譯的第36師李志鵬當天向上級發出的戰況報告︰「我們冒著連日降雨的天氣,對城內陣地發起了猛烈攻擊,但由於敵軍拼死頑強的抵抗,進攻未能奏效,目前戰鬥兵力減少了一個團約400人,戰力嚴重下降。」

8月9日以來,第20集團軍的運輸機活動突然變得十分頻繁,還加強了對城內終日不休地連續炮擊,但地面部隊卻按兵不動,如此,藏重康美判斷︰敵軍一定在進行兵力補充,並為更大的進攻做準備工作。

8月12日的晚上,日軍決定對佔領城牆的中國軍進行夜間偷襲,把佔領城牆據點的敵軍從城牆上趕下去,將被佔領的據點奪回來。

根據破譯的電報,當天的戰鬥情況,36師師長李志鵬是這樣向上級報告的︰「12日的晚上,城內的敵人對我師第108團所佔領的城牆陣地發起了猛烈的反擊,我軍與來襲之敵進行了頑強的抗爭,經過數小時的激烈槍戰,我軍傷亡慘重,不得已只好從陣地後撤。傷亡包括營長及以下官兵約500人」

中國遠征軍500人全部陣亡被從城牆上被擊退以後,中國軍終於開始在西南及東南角附近挖掘坑道。

藏重康美 陣亡

8月13日,由中國24架戰鬥機和轟炸機組成的聯合機隊,在騰越上空悠然地來回飛翔,並對騰越城各陣地進行連續不斷地掃射和轟炸。

在當天的掃射和轟炸中,位於東門的守備隊本部被命中,數枚大型炸彈將包括藏重康美大佐,148聯隊掌旗手北原一中尉在內的32名守備隊官兵炸得粉碎。

藏重大佐戰死後,太田正人大尉成了守備隊的指揮官。

太田正人大尉原來是第9中隊的中隊長,作戰十分英勇,因多次受傷住院,後在聯隊本部當隊副。

中國第2次總攻擊

8月14日,中國軍似乎是想擴大前一天的戰果,從7點就開始向守備隊進行猛烈的炮擊,中國遠征軍對騰越城的第2次總攻終於開始了。

也就是說,敵軍在經過一周時間的進攻準備之後,霍揆彰在得到有力的火炮和飛機支援的基礎上,試圖施放煙幕彈,利用雲梯翻越城牆,或者利用坑道對城牆進行爆破,對騰越城起人海的攻勢,雙方苦戰了數小時艱難的拼搏,戰到中午,日軍終於成功地挫敗了中國第20集團軍的進攻。

8月15日早晨,第198師就開始對北西角的拐角樓陣地及北東角的飲馬水陣地發起了進攻,不過這些進攻的中國軍同樣被騰越守備隊擊退了。

8月16日,遭到很大損傷並被擊退的第198師主力,將進攻方向轉移到南西角方向。

至此,中國軍將進攻的重點完全轉移到了南西角,並集中兵力向南西角陣地再次發起了進攻。

面對中國軍排山倒海似的反覆猛攻,不管日軍如頑強也難以抵擋,最後不得不放棄陣地。

這期間,中國軍對日軍的打擊力度不斷加大,騰越守備隊的損失也不斷增加,特別是從南門附近和南西角的3個突破口不斷向前推進,並不斷擴大佔領地的中國軍,使守備隊幾乎沒有了自己的地盤。

太田正人前前後後共發起了3次夜間偷襲,但結果都未能成功。

由於騰越守備隊在南西角陣地的守軍全部被殲,8月17日下午,中國軍便從南西角及南門西側陣地的突破口陸續衝進城內,終於騰越城的一角落入中國軍之手。

而且連日來,美中第14航空隊依然在戰場的上空盤旋,控制著騰越城的上空。

同時,盡管按照日本第33軍司令官的命令,日軍必須死守到軍主力前來解圍為止,也就是說要堅守到10月上旬,但根據目前的現狀,守備隊要堅持到軍主力的到來,確實不太可能了。

這時,中國軍主力在確保所佔南面城牆陣地的基礎上,專心地進行著再次進攻的準備。

中國第3次總攻擊

8月19日,中國预2師、198師、36师、116師各部主力「奮勇向前」。由南面城牆下城突入市區,開始了對騰越城的第3次總攻擊。

中美的戰鬥機利用騰越的飛機場,直接協助遠征軍進行地面戰鬥。

而中國軍的地面部隊則從城內的南西角向東北方向推進,給日軍帶來極大的壓力,日軍唯一能有效的夜襲戰術,也隨著眼下兵員的傷亡不斷增加和體力的大量消耗,越來越難以實施。

傍晚,日軍不得不退到舊的野戰醫院附近,與中國軍形成對峙狀態。

中國第36師,還有預備第2師、第198師集中了這樣強大的兵力,對守備隊發起了反覆不斷的猛烈進攻,試圖一舉攻入守備隊的陣地。

不過,中國軍的進攻表現地十分謹慎,每前進一步,他們就修築一處工事,可以說採用了一種利用交通壕,一步一步擴張陣地的戰術。

當中國軍切斷了騰越至龍陵的公路後,馬上又從第103師抽調了一部分主力,以增強對騰越的進攻,試圖以強大的攻勢,攻陷騰越。

但騰越守備隊進行了拼死的抵抗,用盡了最後的力氣,終於把進攻的大批中國軍擊退了。

城內的巷戰要比野外作戰慘烈的多,被敵軍追逼到城內東北角的守備隊官兵們,只能隱蔽到被猛烈的炮火毀壞掉的破房屋里和爛瓦礫中,承受著城中劇烈不斷的炮彈的爆炸聲,忍耐著中國軍使用的火焰噴射器的交叉掃射,。

8月20日,太田正人發出電報︰「藏重大佐戰死後,面對如此重大的責任和處於如此嚴峻的形勢下,小官誠感能力有限,也很慚愧。我們現在最希望得到的是手榴彈,希望能盡可能地給予我們手榴彈的補充為盼。」

8月21日,空襲的中國飛機增加到了100架,發射的炮彈達1萬5千發。這一天,城牆被炸開了7個地方,下午就只剩南東牆,南城牆已經被敵軍佔領。

日軍僅剩640人(其中步兵約100人,傷員約100人),糧食已經很少,彈藥特別是手榴彈幾乎用完了。

e0040579_1142213.jpg根據現有的兵力,騰越守備隊的配備如下:

南正面︰日偎大尉及其所屬300人
北東面︰高木中尉及其所屬120人
北西面︰早瀨大尉及其所屬70人
守備隊本部和醫院︰太田大尉及其所屬約150人

中國遠征軍在第3次總攻擊中,佔領了騰越城3分之1的地盤,取得勝利的敵軍趁勢於8月22日,由第198師主力從西門附近,向原來的英國領事館周圍的陣地進行連續攻擊,隨後,中國軍又發起了對日軍的全面進攻。

8月24日23點,西門陣地終於落入敵手,為此,日軍的防御能力幾乎損失了一半。

8月25日11點,很久沒看到的有日本「日之丸」標誌的12架戰鬥機突然出現在騰越城的上空,向城內的日軍投下500枚手榴彈和醫療物品。

騰越日軍興奮不已,原本是讀賣巨人職棒捕手吉原正喜(圖右捕手)伍長特別活躍,他投擲手榴彈又遠又準,當日在夜幕的掩護下靠近西門的中國軍隊被手榴彈反擊死傷慘重。

中國第4次總攻擊

e0040579_16592865.gif8月25日,雲南遠征軍第4次總攻擊集中全部火炮向城內轟擊,試圖進一步攻破城內防線,當時日軍正面的守兵已有100人被敵軍所分裂。

8月27日,得到了盼望已久的手榴彈的守備隊官兵們,繼續進行著英勇的奮戰,但這次戰鬥後,使本來就剩下很少的兵力又減少了一半。

東北角正面的中國軍,用2個營的兵力,對守備隊發起了多次不停的反覆進攻,但每次都以付出很大的傷亡為代價,最後中國軍不得不撤退而告終。

這一時期,日本第33軍正在為轉入對龍陵的中國第11集團軍的進攻而積極地進行準備,他們期待著9月3日與日本第2師團和第56師團聯合發起的這次進攻。

蔣介石察覺了日軍「斷作戰」的企圖,立即給遠征軍發了一份督促電報說「國軍名譽的榮辱,真的就決定於今天的你們了。」(據破譯密碼所得)

根據蔣介石的督電,第20集團軍於8月30日下午,對騰越守備隊發起了一場進攻以來規模最大的進攻。

從8月31日的早上,遠征軍就特別加強了對南東角正面陣地的進攻,戰鬥異常激烈,中國軍增加了大約400人的兵力,對南東城牆陣地大舉發起強行襲擊,很快到處就變成了一場混戰,守備該陣地的官兵大部分戰死和身受重傷。

9月1日2點,南東角陣地終於失陷,落入中國軍的之手。

此時,騰越守備隊的日本148聯隊軍旗仍然飄揚在城內。

9月1日以後,戰場一下變得十分沉靜。遠征軍正在做最後總攻擊的準備。

日軍也乘機利用這短暫的喘息時間,把剩存的兵力集中起來,主要加固中央正面的陣地的防守。

當時,日軍的陣線是從東門南面100米經中門到西北角100米一線以北,大約半個騰越城。兵力減少到只有太田大尉及其手下其所剩官兵350人。

日本最後70人「萬歲衝鋒」

最後的總攻於9月5日拂曉正式開始。

中國軍集中了各種火炮,以守備隊中門陣地為重點,一起進行猛烈的轟擊,伴隨著激烈的炮擊,空軍也和地面部隊相呼應,對守備隊進行全面攻擊。

如此凶猛激烈的攻擊,以排山倒海之勢,如潮水般狂奔而來,使守備隊有一種馬上就要被吞沒和被壓倒的可怕感覺。

e0040579_1149363.jpg 當天16點左右,守備隊的第一道防線,在中國軍潮水般的攻擊下,終於被攻破了。

這樣一來,西北角陣地立即就被孤立起來了。

9月9日,守備隊被趕到了東北角陣地,也就是聯隊本部的附近。

這一天,蔣介石發出訓令︰「一定要在9月18日之前(國恥紀念日),把騰越城奪回來。」

9月11日左右,太田正人大尉的兵力只剩下大約70餘人。

這一天的4點,太田大尉向上級發了一封電報︰「敵軍增加了大量的兵力,以位於城內東北角的聯隊本部為中心,呈圓形戰鬥陣型,強行向我方陣地逼壓,我們試圖以最後的血戰進行抗擊,但由於敵人的火力太猛,我們沒有必要的物質器材,只能依靠鋼盔掩蔽在工事中,傷亡又不斷增加,無論怎樣努力,局勢已十分困難。」

當天10點,太田大尉又接著發了一封電報︰「現在敵軍已逼近到守備隊陣地前80米的地方,雙方戰鬥異常激烈。已於9月11日9點命令銷毀軍旗,命令官兵作最後的奮戰。官兵含淚奉燒了軍旗,表示願意血戰到底,絕無怨言。祝兵團武運長久。」

9月12日6點,太田正人大尉給師團長發出以下最後一封電報︰「根據現在的情況,要想再堅持一個星期是很困難的。我們決定在聯隊長陣亡整整一個月後的那天,即9月13日,做最後的果斷突擊,以此消除怒江作戰以來心中的鬱憤,也為最後軍人的榮譽再次爭光。請再次體諒在敵軍炮火絕對控制下,忍受著敵人旁若無人壓制中官兵們的心情吧。」之後,守備隊銷毀了無線電密碼本和無線電發報機。

9月13日,已經死守80日的太田正人大尉率領殘存的所有兵力,向中國軍發起最後「萬歲衝鋒」,結果騰越守備隊全部玉碎。

第20集團軍軍長霍揆彰向遠征軍司令官衛立煌報告︰「9月14日,騰越日軍的抵抗已徹底終止。」

中國軍付出陣亡9,168人,戰傷10,200餘人的代價。
[PR]
by cwj36 | 2006-10-08 13:30 | 【WW2專區】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