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的寵兒-馬塞納元帥

勝利的寵兒
馬塞納:「只要還有一點亮光,我就不願撤走,
否則,這些奧地利無賴傲氣大盛。」


馬塞納(Andre Massena)

馬塞納是一位熟練的戰略家和有才能的戰術家,他性烈如火,這使得他在戰鬥中勇往直前、不惜一切代價去爭取勝利。

e0040579_10491265.jpg拿破崙曾評價他的元帥們,認為馬塞納功勞最大。

不可一世的拿破崙曾稱讚馬塞納為:「在我的軍事帝國裡最偉大的名字(the greatest name of my military Empire)

他在西班牙的失敗主要是身體不佳和沒有指揮全權。威靈頓說:「我敢說,在我以往的作戰經歷中,還沒有一位比他更好的人。」

但他缺乏管理才能,也不關心軍紀。他在進攻時往往缺乏周密的考慮。事實上,多數法國將來被拿破崙提升為法國元帥前都曾在他的麾下服役與磨練,法軍軍官們對此晉升之路稱之為「大馬塞納工作」(great Masséna at work)

薩丁尼亞出身背景

1758年5月6日,馬塞納出生在當時屬於薩丁尼亞王國的尼斯 ,他的父親是義大利後裔。他的父親死於1764年,和他的母親改嫁後,他被送到親戚家扶養。

1771年,13歲的馬塞納出海謀生,在船上當過侍應生。1775年參軍加入皇家義大利團,開始了漫長的14年軍旅生涯。

1789年,馬塞納娶一外科醫生之女後,以中士軍銜退役。退役後以走私為生。

1791年,在大革命的感召下,馬塞納再次參軍,由於其對義大利風土人情的熟悉,被任命為義大利軍團上尉嚮導官,

馬塞納不久被選舉為國民自衛隊上校團長1793年2月因其薩丁尼亞出身本應被解職,但因其豐富的當地地理知識而被留下來。

1792年4月革命戰爭爆發,馬塞納和他的營被部署在薩丁尼亞王國義大利半島西北領土皮埃蒙特邊境。 馬塞納繼續他的訓練營,準備它的戰鬥,希望會被納入正規軍。

1793年9月7日--12月19日參加了對土倫的包圍戰。因為自己的戰功和上級軍官的大量被清洗和逃亡,1793年12月,馬塞納升為少將,繼續到義大利軍團服役。

勝利的寵兒

1794年4月6日,率1個旅包抄盤踞在海拔6200英尺的騰達山隘的奧地利-撒丁王國聯軍陣地的側翼,截斷了敵軍的退路,使義大利軍團獲得了4月攻勢的勝利。

1795年11月的冬季戰役中,指揮義大利軍團三個師中的一個。11月25日,在著名的萊昂之戰中獲勝,從而收復了前任軍團司令克勒曼在6月喪失的大部分失地。但並沒有得到軍團司令舍勒爾的稱讚。

1796年4月,拿破崙擔任軍團司令後,馬塞納受命指揮軍團的前衛部隊19000人。他的師成為了令人眼花繚亂的1796年義大利戰役的一支關鍵性力量

義大利戰役的勝利使馬塞納獲得了「勝利的寵兒」( l'Enfant chéri de la Victoire )的綽號。

其中最能表現他指揮才能的當屬裏沃利戰役中的聖馬克教堂戰鬥:1月14日上午9時,在奧軍不斷用新銳兵力反擊下,法軍儒貝爾師瀕臨崩潰,馬塞納奉命從維羅納急行軍趕來增援。

但奧軍勒斯格南師從巴爾多山邊緣,沿著狹窄的峽谷潛行到法軍前衛團側翼,發動了突然襲擊,打得這個團驚慌逃竄,潰退的浪潮眼看就要波及因此失去掩護的另一個團。

這時,已經趕到戰場的馬塞納奔到團長面前,痛責他和其他軍官是膽小鬼,玷污了法國的榮譽,並用佩劍亂打他們;隨後,他全速策馬馳向那兩個驚慌失措的團,命令他們擋住敵人。

這些身經百戰的勇士們頓時冷靜下來,端起刺刀將偷襲的敵人打退。及時趕到戰場的馬塞納師於上午10時發動了反攻,使法軍取得了決定性的勝利,一共殲敵15000人,其中俘虜7000人,並繳獲了幾乎所有的大炮。

1797年3-4月,他率所部向維也納挺進,但由於受到了無恥掠奪被佔領城市的指控而調回巴黎。

1798年2月,重新回到義大利軍團,但其軍隊因未發軍餉而發生嘩變,並將他趕走。11月,他被調往瑞士軍團。

1799年拿破崙遠征埃及,反法聯盟組第二次聯盟趁機反攻北義大利。

蘇黎士戰役

1799年3月25日,在儒貝爾軍團被擊敗後,馬塞納接替儒貝爾擔任瑞士軍團司令。5月,任新成立的多瑙河軍團司令,隨即和聯軍展開了著名的三次蘇黎士戰役

第一次,1799年6月4日,奧將霍策查理大公率領55000人進攻蘇黎士,馬塞納指揮45000名法軍打退了奧軍,但由於奧軍兵力佔優勢,加上擔心瑞士人是否忠誠,他率部於6月7日主動放棄蘇黎士,撤向阿裏河。

第二次,8月14日,馬塞納擊敗了追趕的查理大公所部,並乘勝追擊,準備收復蘇黎士,但未能突破奧軍防線。

第三次,由於查理大公奉調前往荷蘭增援英將約克公爵的俄英聯軍,他的部隊調走後留下的空缺由正在義大利作戰的俄國元帥蘇沃洛夫所部接替。

馬塞納抓住戰機,派部將萊庫爾布率12000人搶佔了蘇沃洛夫必經之地--聖特哈爾德山口,把俄軍擋在瑞-意邊境。

9月25日,馬塞納親自率領的33500名法軍打敗了留守蘇黎士的俄將科薩科夫(Alexander Korsakov)率領的20000聯軍,使其傷亡8000人,損失100門大炮,法軍損失只有聯軍的1/2。

此戰後,聯軍被趕過了萊茵河。導致俄羅斯退出第二次反法聯盟 。

熱那亞之圍

1799年11月22日"霧月政變"後,馬塞納任義大利軍團司令。這是一個艱難的位置: 他的部隊只有36000人,而且分佈在長達180英里的阿爾卑斯防線上,卻要對付奧軍主力95000人。

拿破崙的計畫要求馬塞納盡可能長期地將奧軍主力釘死在皮埃蒙特地區,以便法軍精銳的預備軍團能從阿爾卑斯山背後對其迂回包圍。

1800年4月,奧軍總司令梅拉斯元帥率60000人突然進攻。從4月3-10日,馬塞納率領法軍頑強地將敵人擋在利古爾山,但在奧軍增兵迂回後,法軍被迫撤退。

4月6-20日,法軍進行了堅苦卓絕的戰鬥,但實力上的懸殊使一切努力歸於失敗。4月24日,馬塞納和大約12000名法軍被包圍於熱那亞。

4月29日,馬塞納向拿破崙第一執政發去了最後一封信:「請看在上帝的份上救救我!陸海兩面皆受封鎖......我只有30天的口糧。」

情況確實非常嚴峻:陸上有兩倍於己的奧軍,海上有基斯勳爵的英國分艦隊。因此,儘管馬塞納發起一連串堅決的反衝擊,仍不能突破聯軍的嚴密封鎖。

奧軍力圖迅速迫使馬塞納投降,以便大軍西指,進入保王黨勢力範圍根深蒂固的法國南部,對法蘭西共和國來個南北夾擊。

當奧軍發現難以破城時,就加緊了封鎖,城中糧食一天比一天緊張。到了5月27日,人們開始大事搜求狗、貓、鼠用以充饑。每當守軍出擊時,就有大批饑民跟著出去,割些野菜、樹葉回去煮了吃。

有跡象表明,城中居民業已準備造反。只是由於馬塞納命令部下,凡遇有4人以上聚集在一起的,就可以開槍射殺,才免於出事。

最後,援盡糧絕的馬塞納只好派人與聯軍接洽,表示願意讓出熱那亞,條件是讓法軍體面地撤出。

這時,法國大軍已經出現在奧地利人的背後(由於消息斷絕,馬塞納還不知道),梅拉斯急令負責圍攻熱那亞的奧特將軍放棄包圍前來會合,但是奧特不願放棄唾手可得的戰果,為了儘快得到熱那亞,他答應了法國人的條件。

雙方約定的撤離日是6月4日,這一天,重視榮譽的馬塞納根本不理會投降的說法,他只是通知奧特,說他的軍隊將離開熱那亞,如有阻擋,他們將用刺刀殺出一條血路。

於是,8000名餓得半死的法軍,打著軍旗,排著戰鬥隊形,通過了奧軍的陣地,退過瓦爾河。

馬塞納在熱那亞拖住奧軍主力一個半月之久,保證了法軍主力迂回包圍戰略的成功,儘管他已失去了熱那亞城市,但馬塞納給拿破崙給了寶貴的時間,使得拿破崙獲得6月14日馬倫哥戰役勝利 。

因此,馬塞納受到了拿破崙的嘉獎。但不久被拿破崙解職。

帝國元帥

1804年馬塞納重新穫得成為皇帝的拿破崙的信任,1804年10月18日,成為法蘭西帝國18位元帥之一,時年46歲。

1805年9月,本來已經退休的馬塞納被拿破崙請回,率65000人的義大利軍團參加第二次法奧戰爭,承擔了在波河河谷牽制查理大公優勢兵力(95000人)的艱巨任務,保證了拿破崙在烏爾姆殲滅奧軍6萬餘人。

查理大公於10月28日在卡爾迭羅山脊向義大利軍團發起攻擊,雙方各傷亡6000人,不分勝負。當查理大公聽說烏爾姆慘敗的消息後,立即北撤以救援維也納,但為時已晚。而且在馬塞納的牽制下,他連奧斯特裡茨戰役也沒趕上。

1806年7月--12月,平定了保王黨在卡拉布裏亞的叛亂。1808年由於裏沃利戰役中的功勞被封為裏沃利公爵,但在一次打獵意外中一隻眼睛被拿破崙射瞎。

埃斯林親王

1809年2月21日,任第四軍軍長,包括四個步兵師和一個輕騎兵師,共35000人、68門大炮。4月20日雷根斯堡戰役後,受命作為法軍先鋒不惜一切代價,對奧軍馮-席勒男爵的部隊窮追猛打,打通由多瑙河南岸通往維也納的捷徑。

5月2日,馬塞納在強渡特勞恩河時,遭到席勒的頑強抵抗,雙方展開一場血戰,結果奧軍傷亡6000多人,被迫放棄陣地,而法軍也傷亡近5000人。擊破席勒軍後,馬塞納一路如入無人之境,於5月13日佔領奧地利的首都-維也納。

5月22日,在阿斯本-埃斯林戰役中,馬塞納擔任後衛頑強阻擊奧軍的追擊。由於他的部隊最先投入戰鬥,此時已經整整一天,士兵們疲乏之極。

為了鼓舞士氣,這位英勇的元帥不時地大聲喊道:「只要還有一點亮光,我就不願撤走,否則,這些奧地利無賴傲氣大盛。」馬塞納經過堅韌的抗擊,終於掩護了最後一批法軍撤出戰場。

7月5--6日的瓦格拉姆之戰中,在一輛馬車上指揮作戰,因為他已經受傷而不能騎馬。他指揮左翼頂住了進攻,保證主力粉碎了奧地利查理大公軍隊的左翼和中軍,從而決定了第三次法奧戰爭的結局。

1810年1月因在阿斯本-埃斯林戰役中的戰功被封為埃斯林親王

葡萄牙遠征

1810年4月17日,馬塞納任葡萄牙軍團司令,拿破崙從西班牙的30萬法軍中撥出65000人由他指揮,任務是把英軍從葡萄牙趕走,但拿破崙卻忽視了遠征部隊後方的安全保障。

5月28日,馬塞納趕到西班牙的薩拉曼卡就職,他的部下有雷尼埃的第二軍、內伊元帥的第六軍和朱諾的第八軍。6月初,馬塞納為率部入侵葡萄牙,首先攻打西葡邊界重鎮羅德里戈

7月10日,法軍攻克羅德里戈要塞,西軍損失5400餘人。8月27日,阿爾梅達守軍投降,法軍長驅直入。指揮英葡聯軍的英國將軍威靈頓子爵極力阻止馬塞納的進軍:首先,全部銷毀法軍必經地區的糧食。

其次,在布薩卡以東地區進行頑強抵抗,以確保部隊安全撤退。對此,馬塞納考慮欠周,他試圖以直接衝擊的方法來克服,結果損失了4500人,而英軍只損失了1300人,主力退到了從1809年冬季開始構築的「托裏什韋德拉什防線」(Lines of Torres Vedras 位於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以北)。這條防線橫切著塔霍河與海岸之間的那個山地半島,正好成了里斯本的屏障。

10月14日,也即是開戰4個月之後,法軍只前進了約320公里。當馬塞納來到防線前時,不禁大吃一驚:這一野戰要塞由三條巨大的築壘區組成,綿延48公里,配置600門大炮,防線後面是34000名英軍、30000名葡軍、6400名西軍。

馬塞納吸取了布薩卡之戰的教訓,不再輕舉妄動,轉而固守陣地。事後威靈頓曾贊許這一決策,認為這位法國元帥不僅勇猛,而且頗有智謀,使得他利用防線消耗法軍的計畫未能實現。

但法軍日子並不好過,由於遊擊隊切斷了補給線,法軍非戰鬥減員極為嚴重,而在西班牙的蘇爾特維克托都坐視不理,未對處於困境中馬塞納提供任何幫助。

1811年2月19日,馬塞納考慮到處於半饑餓狀態的法軍已經無法再支持下去,不得不後撤50公里,退到塔霍河上的聖塔倫。但他並未死心,而是千方百計企圖引誘英軍進攻,但威靈頓不為所動。

1811年3月3日,馬塞納被迫撤退了,當飽受饑餓的殘餘部隊撤到西班牙時,已經損失了25000人,其中,8000餘人被俘,15000人死於疾病和饑餓,只有2000人是戰死的。

在這次戰役中,西班牙遊擊隊起了決定性的作用,因為正是他們使馬塞納大軍長期困守,無法得到後方的補給,最後只能不戰自退。

法軍雖已撤出葡萄牙,但仍在其境內保留了阿爾馬達作為據點,可以抵擋一陣,阻止英軍攻擊西班牙。在英軍包圍了阿爾馬達後,馬塞納決定再度入侵葡萄牙,以解阿爾馬達之圍。

威靈頓得悉後,遂屯兵於西葡邊界的豐特斯-德奧尼奧羅,準備予以迎頭痛擊。

最後一戰

1811年5月3日,馬塞納在豐特斯-德奧尼奧羅(Battle of Fuentes de Onoro)指揮了他軍事生涯中的最後一場大會戰。

豐特斯-德奧尼奧羅戰役,他率領48000法軍進攻37000聯軍,威靈頓用以後在滑鐵盧大放異彩的步兵方陣阻擊法軍騎兵,用馬拉炮兵群機動打擊法軍,騎兵攻擊法軍炮兵。

結果不分勝負,法軍損失2700人,英軍損失1800人。

但對於馬塞納來說,一切都結束了。馬塞納被召回巴黎向憤怒的拿破崙解釋他的行動,拿破崙對他不能打敗威靈頓大為不滿,派馬爾蒙元帥接替了他。

而取得優勢的威靈頓在西葡邊界大聲抱怨馬塞納啟程前往法國時順便拿走的葡萄牙和西班牙巨額的黃金。

以後馬塞納由於年老體衰退出現役,拿破崙第一次退位之後保持對波旁與拿破崙之間中立的態度。1815年百日王朝期間曾擔任馬賽軍區司令。滑鐵盧戰後,反對處死內依元帥。

1817年,馬塞納卒於巴黎,享年59歲。
[PR]
by cwj36 | 2006-09-23 10:46 | -拿破崙時代-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