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那

支那一詞,意為中國。其詞源出印度,時見於古代僧侶翻譯的佛經,意為思想之國或說是「秦國」的梵文化,並未涉及任何歧視,反而是敬稱。在中國、日本都時常使用。日本有中國地方(毛利元就活躍的地方),在江戶時代以後,更常以「支那」稱中國,避免混淆。

18世紀初,日本學者在學習蘭學(荷蘭學)時,將「支那」一詞與西方詞彙「China」對應起來,作為其在日語中的梵音譯詞。(China」英音譯詞則為チャイナ)。

明治維新後,「脫亞入歐」的思潮在日本日益興盛,原乃佛教用語的「支那」一詞開始在日語中大面積地替換原有對中國的各種稱呼。

自此,「支那」一詞在日語中逐漸脫離了其佛教用途,成為「脫亞入歐」的副產品,並逐漸衍生出貶義。

在日語中,該詞的漢字寫法與中文一致:「支那」,假名為「しな」,羅馬字拼寫法一般有兩種:「shina」(平文式羅馬字)或「sina」(訓令式羅馬字)。

孫文黃興宋教仁秋瑾等中國革命黨人幾乎都稱「中國」為「支那」。

1913年7月,因應辛亥革命成功,公私文書中又得由「清國」改為「中華民國」,所以日本政府明文規定:今後不論中國的國號如何變化,日本均以「支那」稱呼中國。

如今,中日等國的民族主義者對使用該詞是否在帶有敵意上存在爭議,一般的共識是:以個人身份屢次地或者在正式場合使用「支那」稱呼中國,或稱呼中國人為「支那人」,會引起大多數中國人的不滿。

唐朝日僧空海《性靈集》、元朝日僧虎關師鍊《元亨釋書》、清初新井白石《西洋紀聞》、清中葉日僧大玄《淨土頌義鈔探玄鈔》,清末佐藤信淵《混同秘策》等書均使用支那,從未間斷。

在江戶幕府末年明治維新初年也使用「支那」一詞來稱呼中國。另外由於過去日本還以「漢」、「唐」、「明」等方式稱呼,都是中國朝代的名稱,為了確定對中國的稱呼,便普遍使用音譯之「支那」來稱呼中國。

一如明治維新志士高杉晉作的漢詩「單身嘗到支那邦,火艦飛走大東洋。交語漢韃與英佛,欲捨我短學彼長」,文中「支那」非但不含貶意,反有欽羨之情。

當時日本政府在正式場合把中國稱為大清國或大清帝國,比如把甲午戰爭稱為日清戰爭。在一般的民間報刊,則多把中國稱為「支那」,把甲午戰爭稱為日支戰爭。

甲午戰爭令日本開始躋身東亞地區強權的行列,而中國的國力則進一步衰弱。

中國當時的留學生,尤其是反對清朝統治的革命家們,也以「支那」標誌出身國。

1902年,章太炎等在日本東京發起《支那亡國二百四十二年紀念會》。

1904年,宋教仁在東京創辦了名叫《二十世紀之支那》的雜誌。梁啟超在1899年寫的《憂國與愛國》中也有日本人稱中國人為「支那人」的紀錄。

另如孫中山的革命夥伴,日本人梅屋庄吉,在辛亥革命成功後在日本發起成立「支那共和國公認期成同盟會」,敦促日本政府承認中華民國,此時的「支那」也顯然沒有侮辱之意。

1912年宣統帝退位中華民國成立之後,由於中國沒有完全統一,處於軍閥割據之下,「中華民國」這個國號並沒有立即得到世界各國的承認。

1913年7月,日本政府明文規定:今後不論中國的國號如何變化,日本均以「支那」稱呼中國。

日本將中華民國稱為「支那共和國」,也始於此時,直接譯自中華民國自定之英文「Republic Of China」。

日本國內有領土稱「中國」,為了避免混淆也是原因之一,自江戶時代就開始設法區別。

日本不用「中國」的另一個原因是夷夏之辨,因為「中國」這個詞明示「中華之國」才是中央之國,這樣日本就成了「東夷」。

1919年五四運動之際,一些中國愛國志士上書政府,要求日本不得使用「支那」或「支那共和國」的說法。中國政府與日方交涉未果。

1932年日本官方在中華民國政府的要求之下,改以「中華民國」代替「支那」在官方文書的稱呼,但民間報刊仍稱中國爲「支那」。

1937年發生七七事變,中日爆發全面戰爭。日方把七七事變叫做「支那事變」。

整個抗日戰爭期間,日本官方也把中國叫做「支那」,以示對抵抗中的國民政府的不承認。

1930年代受到中國政府抗議,日本已決定在外交正式場合棄用,但是「支那」一詞依然為日本內部上下廣泛使用,屢見於公家文書。

1946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日本政府向全國發出〈關於迴避使用支那稱呼之事宜〉的通告,此後「支那」這個詞完全從日本政府的公文、教科書、報刊雜誌中全面退出。

由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以支那稱呼中國,所以中國人將「支那」視為對中國的一種蔑稱。由於「支那」是蔑稱,于右任主張將「印度支那」(印度和中國之間的一個半島)稱為「中南半島」。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語中的支那是指整個謀求佔領的中國,那時候說的支那人,為中國領土之中國人,而在戰時海外華人如英屬馬來亞、新加坡、荷屬東印度之華人亦被囊括在內。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日本政府接受中華民國國民政府的要求,發布《關於迴避使用支那稱呼之事宜》,自此以後,媒體、教科書、官吏、公文對支那的稱呼並無禁止。現在這個用語在日本私下的場合常使用。

日本戰敗後完全接受中國的條件,日本政府官方在公開場合不再使用「支那」一詞。

然而現在,一些日本的右翼分子,如東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就在公開場合說「支那人」。有時日本右翼政客也用英文 China 的日語發音チャイナ,作為折中說法。

從甲午戰爭開始,日本因為侵略的關係增加了「支那」一詞的敵我意識。另外在關於二次大戰的話題上也會使用「支那」一詞。

在中文裏「支那」一詞也還由於歷史關係沒有被徹底淘汰,如地理名稱「印度支那」。但以支那一詞作為對中國地域之代稱則已全面消失。

如今,中日等國的民族主義者對使用該詞是否在帶有敵意上存在爭議,一般的共識是:以個人身份屢次地或者在正式場合使用「支那」稱呼中國,或稱呼中國人為「支那人」,會引起大多數中國人的不滿。
[PR]
by cwj36 | 2006-09-19 20:03 | 【日本幕末維新】


風林火山(WTFM )Total War網戰大台灣國「進出」日本國網路無料租界文章資料庫~超級非常大東亞共榮圈,這裡是WTFM國jp使館區【非中文 大台灣民国漢字版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